數奇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數奇篇
作者:李翱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38

禽滑厘問於子墨子曰:「魯氏有叔侄同處者,叔曰無恒,侄曰數奇。數奇強力能施,儉以厚人。凡魯氏有大事,父叔兄弟所不能集者,數奇皆盡身以成之;親戚之喪在野者,數奇往葬之;姑姊妹之無主失時者,數奇皆取而嫁之;其或不能自存者,數奇買田宅以生養之。凡數奇之祿,朋友故舊、緦麻小功之親,無不皆周也。仕於齊,積功當遷,辭不受,請以與其叔,無恒因得官。遠近之親,莫不歡以賴之,獨無恒以為不足於己。無恒有妾曰善佞,畜私夫以生子曰不類,數奇愛不類如其子。無恒久乃告數奇曰:‘不類非吾子,他人之子也,汝勿以為弟。’數奇驚曰:‘叔父得無誤乎?’無恒曰:‘吾察之詳矣,有驗存焉。’數奇之從父妹笑曰:‘孰不知之?雖然,叔父之為人也無常心,其後必悔,悔則兄受謗,為不仁而棄弟矣。盍請契焉。’數奇以為然,因質於無恒,無恒遂裂帛具書其然之故,與數奇以為信。既而數奇仕於蜀,無恒果複以不類為子,愛之加於初。數奇至,固爭之,無恒大怒,告人曰:‘帛書非吾意,數奇強我以為。’無恒惡數奇之不順己也,毀而敗之,冀有惡名於時。數奇終不怨,其自行如初。敢問為數奇者,宜奈何而可?」子墨子曰:「數奇絜身而去可也。」問曰:「侄舍叔而去,義乎?」子墨子曰:「有大故,雖子去父可也,叔侄何有?古公欲立王季曆,太伯、仲雍知之,遂適吳不返,避嫡以成父誌。晉獻公信驪姬之讒,將立奚齊,太子申生不去,終被惡名,雉經以死,且陷其父於惡。公子重耳奔翟逃禍,卒有晉國,霸天下。故重耳為孝,而申生為恭。無恒之惡數奇也深矣,不去,後必相殘,陷無恒於大惡。孰與去而皆全,以追太伯、仲雍、重耳之跡而行乎?雖子逃父可也。」問曰:「數奇可以不去而盡從無恒之所行耶?」曰:「不可。從道不從父,從義不從君,況叔父乎?無恒之所行無恒也,如皆從之,是陷無恒於惡,數奇將何以立?」禽滑厘以子墨子告於數奇,數奇遂適東夷,東夷之俗大化。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