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中子中説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 文中子中説 卷第二
隋 王通 撰 宋 阮逸 注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三

中說卷第二

天地篇        阮  逸  注

子曰圎者動方者靜其見天地之心乎天圓動地方静人動静之中也

中也者心可見矣子曰智者樂其存物之所爲乎物之所存我從而利之故樂

仁者壽其忘我之所爲乎我忘厥功物將自化故壽子曰義也清而

姚義傳未見清絜而端莊靖也惠而斷李靖本名藥師其舅韓擒虎伏其善論兵惠物而勇断

也和而博竇威字文蔚竇后從兄也和容而博識収也曠而肅薛収躰曠而志肅

也明而毅賈瓊通明而果毅淹也誠而厲杜淹字執礼隋隱太白山來斈於子誠慤而威

玄齡志而宻房喬字玄齡隋彦謙之子也志精而用宻徴也直而遂魏徴字玄成直道而

大雅深而弘温大雅字彦弘量深而寛弘叔達簡而正陳叔逹字子聰陳宣帝之㓜子也簡

静中(⿱艹石)逢其時不減卿相然禮樂則未備靖彦博皆為僕射威爲内史令

淹爲御史大夫玄齡爲司空徵爲太師大雅叔逹皆為尚書是皆卿相也然各有二德而未成全才故曰礼楽未備或曰董常何

人也子曰其動也𫞐權変才也其静也至至極性也其顔氏之流

動之微者其庶幾乎尽之極者其屡空乎叔恬曰山濤爲吏部拔賢進善時

無知者身殁之後天子出其奏于朝然後知羣才皆

濤所進如何子曰宻矣山濤字巨源為吏部典選十餘年天下稱為得士然吏非吏隠非隠是宻而已

仁乎似忘所爲子曰吾不知也李宻見子而論兵宻字法主襲爵爲公与楊玄感

謀乱自謂能兵子曰禮信仁義則吾論之孤虚詐力吾不與

孤虚兵家之術李伯藥見子而論詩伯藥字仲規徳林子也論南朝詩子不

荅伯藥退謂薛収曰吾上陳應劉下述沈謝魏應璩劉公幹梁沈

約謝靈運分四聲八病四声韻起自沈約八病未詳剛柔清濁各有端序

語健爲剛旨逺爲柔縹逸則清質實則濁(⿱艹石)塤箎塤土音剛而濁箎竹音柔而清周礼小師掌塤說上平底

六竅箎横吹七孔而夫子不應我其未逹歟薛収曰吾嘗聞夫

子之論詩矣上明三綱下逹五常風化夫婦三綱之首也吟詠情性五常之本也

於是徴存亡辯得失故小人SKchar之以貢其俗君子賦

之以見其志貢告也SKchar緑竹則知衛風SKchar板屋則知秦俗鄭六卿餞韓宣子宣子曰吾以知鄭志聖人

采之以觀其変設采詩官今子營營馳騁乎末流齊梁文弊之末也

是夫子之所痛也不荅則有由矣子曰學者博誦云

乎哉必也貫乎道文者苟作云乎哉必也済乎義

本為道義内史薛公見子於長安退謂子収曰河圖洛書

盡在是矣汝往事之無失也薛道行時爲内史侍郎知文中子聖人謂八卦九疇尽則

子曰士有靡衣鮮食而樂道者吾未之見也奢罕

子謂魏徴曰汝與凝皆天之直人也徴也遂凝也挺

遂果行也挺謂廷特(⿱艹石)並行於時有用捨焉遂行挺執子謂李靖曰凝

(⿱艹石)容扵時則王法不撓矣不撓李靖問任智如何

子曰仁以爲已任小人任智而背仁爲賊盗亦有道君子

任智而背仁爲亂攻異端害也薛収問仲長子光何人也

子光字不耀逰于河東人問者書老易二字爲對王績有仲長先生傳子曰天人也収曰何謂

天人子曰眇然小乎所以屬於人曠哉大乎獨能成

其天以形言之則人以道言之則天礼曰安則乆乆則天賈瓊問君子之道子曰必

先恕乎曰敢問恕之說子曰爲人子者以其父之心

爲心孝則知父之慈爲人弟者以其兄之心爲心弟則知兄之友推而

逹之於天下斯可矣至孝近王至悌近霸推王道於天下可謂君子子曰君子

之學進於道済天小人之學進於利營一楚難作使

使召子子不往謂使者曰爲我謝楚公楊玄感襲封楚国公㪯𥠖陽叛

故曰難作天下崩亂非至公血誠不能安苟非其道無爲

禍先非應天順則禍而已李宻問王霸之略子曰不以天下易

一民之命易爲輕易之易一民至細也不可以天下之大輕小民之命李宻出子謂賈

瓊曰亂天下者必是夫也幸災而念禍愛強而願勝

神明不與也竟叛伏誅子居家雖孩孺必狎其使人也

雖童僕必歛容子曰我未見知命者也命天命也德合於天而心

復於性是謂知命孔子五十而知天命孟子曰盡其心則知性知性則知天易曰窮理盡性以至於命是則命非性無能知者文中

子歎知性者尚少故曰未見知命者也子曰不就利不違害不強交不苟

四者惟義所在惟有道者能之有道子躬耕或問曰不亦

勞乎子曰一夫不耕或受其飢且庶人之職也舜在畎畒志存

天下聖賢躬耕盖職其俗亡職者罪無所逃天地之間吾得逃乎

即農四民何逃子藝𮮐登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嵗不過數石以供祭祀冠婚賔

客之酒也成禮則止子之室酒不絶用有節礼不闕薛方士

問葬方士未見子曰貧者歛手足冨者具棺槨孔子謂子路曰歛手足形

而葬顔回有棺無槨封域之制無廣也古不封不樹孔子謂不可不誌也故封之後代因有丈尺之制

不居良田古者不以死傷生不以厚爲禮帝王陵惟漢文

及唐太宗无珍宝盗不發陳叔逹問事鬼神之道子曰敬而逺之

不敢无之逺謂不敢有之問祭子曰何獨祭也亦有祀焉有𥙊焉有

享焉三者不同古先聖人所以接三才之奥也周礼祭天

曰祀祭地曰祭祭宗廟曰享異其名言神道幽奥礼冝分也分而接之則配天而天人統和逹兹三者之

說則無不至矣祭多名不出三才之奥耳叔逹俛其首因問祭得天人之道故俛

首思之甚子曰王猛有君子之德三焉其事上也宻其接

下也温其臨事也斷猛字景略爲符堅相議赦而青蠅泄之宻矣兵至鄴而逺近恬然温矣先黜尸

素然後㪯賢断矣或問蘇綽子曰俊人也曰其道何如子曰行

於戰國可以強行於太平則亂矣蘇綽字令綽後周文帝時爲尚書掌機宻

長於筭術申韓之斈厚於用法非正道故云太平則乱問牛弘子曰厚人也牛弘字里仁隋

文時作相宣勑而口不能言時稱其質重故曰厚人子觀田魏徴杜淹董常至子曰

各言志乎徴曰願事明王進思盡忠退思𥙷過直而遂好

淹曰願執明王之法使天下無寃人誠而厲常好平刑

曰願聖人之道行於時其動𫞐常也無事於出處其静

子曰大哉吾與常也可与𫞐可与至其道入性命矣子在長安曰歸來

乎今之好異輕進者率然而作無所取焉仁壽四年長安謁文帝

見公卿異端輕率丈辝不根道義苟媚其主使无所取治焉遂歸子在絳程元者因薛

収而來元門人未見子與之言六經元退謂収曰夫子載

造彞倫一匡皇極微夫子吾其失道左見矣𣈆尚虚言至南

朝淫靡左道変雅天下遂乱續經旣造人文乃正子曰蓋有慕名而作者吾不爲

虚名失實叔恬曰文中子之教興其當隋之季世皇家

之末造乎將敗者吾傷其不得用將興者吾惜其

不得見其志勤其言徴其事以蒼生爲心乎時門人千

數至卿相者十餘人盖蒼生受賜多矣文中子曰二帝三王吾不得而見

也捨兩漢將安之乎之往大哉七制之主其以仁義

公恕統天下乎(⿱艹石)文帝感緹縈去肉刑義(⿱艹石)武帝殺釣弋防后族之乱公(⿱艹石)明帝不許管陶求郎恕(⿱艹石)

章帝救楚王徙者是也其役簡其刑清君子樂其道

人懷其生四百年間髙祖至獻帝四百一十六年天下無二志其

有以結人心乎終之以禮樂則三王之舉也礼樂者王道淳則㪯

漢雜霸道故不及三代子曰王道之駁乆矣禮樂可以不正乎

礼論樂論所以正之大義之蕪甚矣詩書可以不續乎續詩續書所以明之

子曰唐虞之道直以大故以揖讓終焉堯直讓舜大也必也有

聖人承之何必定法以聖承聖何其常法之有其道甚闊不可格于

(⿱艹石)无聖安能格及夏啇之道直以簡故以放弑終焉湯直伐桀簡也

也有聖人扶之何必在我我謂我君其道亦曠不可制于

(⿱艹石)有姦臣則無君之心難制矣如有用我者吾其爲周公所爲乎

承則承可以扶則扶此周公之爲子燕居董常竇威侍子曰吾視千載

巳上聖人在上者未有(⿱艹石)周公焉其道則一而經制

大備一謂堯舜湯武一歸于道也公羊傳曰周公何以不之魯欲天下之一乎周也大備謂設官分職制礼作樂也礼曰礼噐

是謂大備大備盛德也後之爲政有所持循一本作脩漢史作循吾視千載而

下未有(⿱艹石)仲尼焉其道則一而述作大明謂吾道一以貫之是也述

詩書作春秋所以明周公也礼曰述者之謂明後之修文者有所折中矣无位則修而取中焉

千載而下有申周公之事者吾不得而見也時異事殊千載

而下有紹宣尼之業者吾不得而讓也子曰常也

其殆坐忘乎顔子坐忘遺照静不證理而足用焉静則本性也本性則不待外徴

物理而後致用也如此則當其无有證之用思則或妙妙謂幾微也知幾其神神妙万物不思而得坐忘是也董

生雖不證理而未能无思故曰思則或妙以解上文其殆之義李靖問聖人之道子曰無

所由亦不至於彼門人曰徴也至或曰未也門人惑

子曰徴也去此矣而未至於彼巳離中賢之見然未至上哲之性或問

彼之說子曰彼道之方也逹者无方未逹者迷焉故設之以方使趍於彼也必也

無至乎待至彼然後見道亦未爲逹者也猶一隅以知三隅是亦有隅也大方无隅而神无方聖人与神道並行无所

至无不至董常聞之恱知道自至門人不逹(⿱艹石)房魏尚未至彼安能无至故不逹董常

曰夫子之道與物而來與物而去致知在格物物格然後知至是以來而應之(⿱艹石)

与俱來去則忘之(⿱艹石)与俱去道之應物如是无方非至𧷤惟幾妙乎万物則安能通其去來哉來無所從去

無所視去來旣通則何有來何有去薛收曰大哉夫子之道一而已

无所來去混然圎神(⿱艹石)大衍之一不可得而見子謂程元曰汝與董常何如程

元曰不敢企常常也遺道德遺猶忘也道大而无所道德髙而无所德是忘也

也志仁義志求仁則仁志求義則義无志則无得是志矣子曰常則然矣而汝於

仁義未數數然也數數頻也其於彼有所至乎由専至一隅故也

曰董常時有慮焉時謂時中也雖未能不思而得不勉而中然思則或妙慮必時中其餘

則動静慮矣其餘程薛房魏軰慮非時中然㑹其有動静則慮之耳猶顔回三月不違仁其餘日月至焉而已

子曰孝哉薛收行無負於幽明牧父道衡非辜見戮收遁於首陽山以免此行全幽

子於是日弔𥙊則終日不𥬇哀未或問王隱隱字處叔

多知西都舊章撰晉書文躰混漫義不可解世不甚傳子曰敏人也其噐明其才冨

其學贍或問其道子曰述作多而經制淺其道不足

稱也噐謂才斈而巳(⿱艹石)加之識則三長具可以知道矣子謂陳壽有志於史依大

義而削異端壽字永祚著三囯志善叙事𥘉王沈撰魏書韋耀續成之壽乃具吴蜀三囯変史稱志大抵簡畧存

其大謂范寗有志於春秋徴聖經而詰衆傳范寗字武子爲榖梁

集解謂左氏失誣公羊失俗榖梁失短皆詰正於道耳詰奚吉反子曰使陳壽不美於史

遷固之罪也史記雜黄老之道壯姦雄之詞漢書又模範紀傳愈加文飾是史筆之罪也使范寗

不盡美於春秋歆向之罪也劉向理榖梁劉歆好左氏各守一家而不能貫聖經之本

是古斈之罪也裴晞曰何謂也子曰史之失自遷固始也記

繁而志寡但務廣記而不原聖人教化之志春秋之失自歆向始也棄

經而任傳但争衆傳而不原聖人𫞐衡之法子曰蓋九師興而易道微

淮南王聘九人明易者撰道訓二十篇號九師易三傳作而春秋散公羊髙榖梁喜左丘明皆孔子

賈瓊曰何謂也子曰白黒相渝能無微乎白黒渝正色渝弋朱

是非相擾能無散乎是非SKchar正道故齊韓毛鄭詩之末也

后蒼所傳爲齊詩韓嬰所傳爲韓詩毛鄭詩毛萇注鄭玄箋也大戴小戴禮之衰也二戴因曲臺記

論於石渠成礼記戴德號大戴戴聖號小戴書殘於古今孔安国家藏科斗尚書以今文易之劉歆别得古本

奏立古文尚書詩失於齊魯斉轅固生治詩爲博士齊人宗之魯申公漢𥘉為儒斈魯人宗之於是有斉魯

汝知之乎賈瓊曰然則無師無傳可乎子曰神而

明之存乎其人聖性神受天縱无師苟非其人道不虚行人能弘道必也

傳又不可廢也傳之在師得之在己所傳有限所得旡窮故周公師天下仲尼自得之仲尼師万世仲淹自得

之皆神契其道不尽由師明矣孟子曰君子之深造於道也欲其自得之自得之則居之安居之安則取諸左右逢其原然斈不可

无師而得之不由師也子謂叔恬曰汝不爲續詩乎則其視七代

損益終懣然也七代注見上懣昏也懣七困反子謂續詩可以諷可以

諷時政逹下情可以蕩可以獨處蕩條欎結獨処无邪出則悌入則孝

上四德備矣則孝悌動天地感鬼多見治亂之情治之情樂乱之情哀文中子曰吾

師也詞逹而已矣聖人不煩文惟逹意而已或問揚雄張衡子曰古

之振竒人也其思苦其言艱揚雄作太玄經及倉頡訓纂沈黙精思好斈竒字張衡行

渾天及地動儀如揚雄之斈大抵好竒多艱苦曰其道何如子曰靖矣艱苦而竒未足適変盖守

靖而子曰過而不文不文犯而不校有功而不伐君

子人哉子曰我未見見謗而喜聞譽而懼者子曰冨

觀其所與与貧則仁与姦則賊貧觀其所取取於義則安取於利則危逹觀其所

好賢則治好佞則乱窮觀其所爲爲善則生爲惡則死可也四者可以知人不頃多察或問

魏孝文子曰可與興化後魏元氏名宏始都洛陽修文物制度太和詔冊帝自爲之可与㒷文化

銅川夫人好藥子之子始述方伎術非事親不暇爲也芮城府

君重隂陽子之兄也爲芮城令陜州縣名芮而銳反子始著曆日且曰吾懼

覧者或費日也聖人与天地合德安在推步隂陽蓋以事兄之心始著星曆恐門人拘忌妄習灾福故特云懼

費日而已子謂薛知仁善處俗知仁未見処俗謂能隨俗而処以芮城之子妻

之子曰内難而能正其志引明夷彖同州府君以之文中子髙

祖名彦爲同州剌史内難未詳子曰吾於天下無去也無就也惟道之

從中



中說卷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