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先生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一 文山先生全集 卷第十二
宋 文天祥 撰 景烏程許氏藏明刊本
卷第十三

文山先生全集卷之十二   文集

  樂語

   宴交代寜國孟知府致語

粉省望𭅺來向𩀱溪領牧玉堂學士將從五馬歸班文章

太守兩風流新舊使君同意氣三生結習千里逢迎筮吉

日以交龜秩𥘉筵而式燕共惟某官一中體叚萬卷工夫

風來湖靣月到天心眼小衡峯勘破是間造化胸吞震澤

充開裏許䂓模静觀時仁意無邉自得䖏生香不斷那許

山房獨樂便須朝歩髙騫淡月踈星繞建章歩凌紫界燕

寢清香森𦘕㦸駕熟朱𨎚東遊方喜於行春西嚮又歌於

來暮好是當年孟夫子肯爲今日謝宣城况也江雲鄰哉

雩水鳯凾飛下又傳岳牧得詞人熊軾馳來重見神仙遊

碧落少遲表選即㸔中環我判府報政趍朝及時受代子

孫永好非徒契結金蘭賔主相歡要是味同草木說賣劍

買牛故事誦無𥜗有袴新謡真成官羽相宣正好豆籩

踐地衣綉毯風䄂瑶琴海棠開後燕子來時猶自青春未

减楊柳舞低桃花歌徹莫令紅影堂揺且從容東野雲龍

更領㑹醉翁山水陽坡SKchar好此畨賸講齊盟西掖花香他

日重尋舊約某等四工樂部執藝台堦上奉清歡下陳俚

 玉堂學士催班鷺粉省潜𭅺趣佩麟來徃神仙同碧

 落後先岳牧總詞人陽坡共喜SKchar時及朝路相期柳

 色新握手論交𢬵一醉東風散作滿城春

   宴交代湖南提刑李運使致語

錦帳尚書𭅺手持金節綉衣直指使面授銀龜二十年虎

榜同盟第一叚熊湘佳話豆籩𥘉秩英簜增輝某官紫薇

垣裏星辰太華峯頭霜雪黄簾緑幕閉朱戸天子門生氷

壼玉衡懸清秋神仙人物挿天髙雲霄閥㧞地起湖海樓

湧翠浪流玉虹璽書𣺯𣺯拊翠濤拍青璧琴轡垂垂依然

彈壓舊江山總是快活新條貫綸巾羽扇便追赤壁功名

流馬木牛要做中原事業了却燕然山勒石歸來文德殿

宣麻我提刑同㸔長安花新聽衡陽鴈茅舎竹籬玉堂金

馬到䖏無心青天白日芝草鳯凰舊時相識自是平生管

鮑合成一會蕭曹共讀禮樂字三千好吞雲夣澤八九瀟

湘雨煙寺鍾洞庭月遥㸔八靣玪瓏蓬萊盞金蕉業海山

螺散作九州𭭕喜某等叨居伶部幸際華筵欲𦔳𭭕顔敢

陳韻語

  河漢𩀱星㑹使槎分明徹夜照長沙轡絲暁轉金龜

  影衣綉春随錦鵲花雲杏舊隂浮緑浄野萍新韻度

  朱華明年共侍蓬萊宴回首丹墀日未斜

   宴朱衡守致語

粉省郎星來坐朱陵堂上綉衣公子相逢紫盖雲邉麾節

同春豆籩永夕某官寳劍𩀱峯意氣錦機五色文章北斗

丹梯我玉皇香案吏西方雲界公佛地位中人旗盖東西

雲龍上下羅軒冕朝天闕秉刀尺賛仙䑓荒政七州秘閣

常平再見勝㳺三峽吏部刺史重來移太薇垣二十五星

照祝融峯九千餘丈朝𣗳夜濤入詠汀蘭岸芷生香桒麻

深燕雀成須信隂崖轉䁔虎豹逺蛟龍遁從今後户無塵

桍樗歌春脚方新絲綸閣天風又下我提刑交情四海王

事一家石鼓話頭謾對芳洲杜(⿱艹石)玉堂何意要歸茅屋梅

花一堂聚㑹天人千里逢迎地主細話巴山雨共酌古酃

春好将席上𭭕聲散作人間和氣鮮鯽銀絲香芹碧澗小

對歌筵宫花玉仗御水金溝同催宣宴敬陳古語𦕅賛𭭕

  翩翩紫馬絢銀潢春入梅花新雨香牛斗劍芒浮翼

  軫岷峨佩影度瀟湘東南麾節精神合上下風雲意

  氣長且爲緑酃拚一醉傳呼聮轡覲明光

   宴湖南董提舉致語前知瑞州

碧落使君來坐皇華堂上綉衣公子相逢紫盖雲邉二十

年虎榜同盟第一叚熊湘佳話招呼風月酹獻豆籩共惟

某官精神緑水天河節操丹崖鐡筆一椿獨老霜皮⿰氵㽞

黛色叅天𩀱萼齊芳紅杏𠋣雲碧桃和露挿天髙雲霄閥

㧞地起湖海樓心白玉堂肘黄金印劍池丹井提携翠越

風流天柱祝融脱活青雲標格盡道常平老子移来上界

神仙英簜照空霜飛暑路鋒車度暁煙傍衮衣我提刑同

㸔長安花共聽衡陽鴈風雲一氣朱結綬貢彈冠車馬同

途翰卜隣邕識靣霄漢瞻佳士瀟湘逢故人共談禮樂字

三千好吞雲夣澤八九度斗牛跨麟鶴𬓛期交注樽罍縹

鸞鳯拏虎螭勲業同刋𢑱𪔂某等叨居伶部𦕅獻工歌

  西風八月楚江濵争㸔星槎會漢津露濕紅綾旗影

  舊雲連翠簜轡華新東西杜(⿱艹石)洲連月先後瑞芝堂

  上春囬首瓊林𢬵一醉使還總是鳯池人

   宴交代權贑州孫提刑致語

太守奉親歡迎綵鷁使臣領牧新收銀莵班行兩度𬓛

䑓群百年交好豆籩酹獻金石綢繆某官一𬓛禹穴氷霜

萬丈剡溪玉雪淡墨慈恩塔光射斗牛妙音遂萊宫清諧

韶鳯入領圜橋冠帶出聴湓浦琵琶捫左角歴天田記方

流䟽玉水旌旗日暖下太㣲垣裏星辰鼓角雲和種干越

亭前花木𥜗袴方歌夜雨幨帷又轉春風白馬金盤陀摩

娑贑石三百里玉節青絲䌫約束江城十一州金池與玉

節相輝綉斧共朱𨎚出色崆山絶䖏移來琴鶴髙寒廉水

光中洗出劍刀清净岩開暁日灘蟄晴雷小駐英凾歌虹

流吟翠浪快持荷槖飛鳯尾來虎頭我判府勇撤楚車新

依冀部白雲舎近移來簾綉輿藤先月䑓髙記得朝花院

柳喚起十年膠⿰氵𭝠盡歸一日樽罍麾節同春笙歌永夕海

山螺金蕉葉散爲八境和風禁𫟍鳯青瑣闈行共九天清

露某等叨居伶部敢獻俚歌

 麾節東南㑹一堂蘭亭昨日記流觴六絲星度銀潢

  影五綵春浮玉翠香院柳舊雲懐燕語野苹新雨挹

  虹光鳯池對秉他年事佇㸔天街接佩璫

   又宴前人致語

粉省望𭅺綉衣弭節碧山學士綵䄂分符好㸔翠浪乗虹

重酌㢘泉飛雪某官凾𨵿老子姑射仙人金鍾氷壼玉衡

精神流麗青天鳯凰芝草表裏光明昔爲天子好門生今

是玉皇香案吏移下半空水鏡清照鄱湖鎔成萬疊氷花

春浮贑石澄江分一道老氣横九州明弼堂中快活條貫

籌思樓外逺大䂓模發揮清獻江山張主濂溪風月人行

膮日吏立秋霜使節上青霄有華冠盖吏部提英鍳佇入

鈞樞我判府金石交情塤箎王事上堂拜家慶方報行春

知府見監司來依先月更醉燈前花雨共㳺雪外煙林肯

爲二千石徘SKchar散作十一州𭭕喜鮮鯽銀絲香芹碧澗小

對歌筵宮花玉仗御水金溝同催春宴某等敢陳吉語上

賛台顔

 簾影晴絲落舞茵崆峒雲晚聚星辰翠虹光度樓䑓

  月香燕先浮霄漢春一道清風華轡逺𩀱江緑水綵

  衣新相逢屢有朝花約又㸔貂蟬會紫宸

 上梁文

   山中堂屋上梁文

戴符尋𨼆乆矣買山潘岳奉親昉兹築室未説胸中之全

屋姑營面北之一堂凡𥝠計之綢繆皆上恩之旁薄自昔

園林䑓舘之勝難乎溪山泉石之全瑯琊兩峯似大行之

盤谷建陽九曲𩔗武夷之桃源然而有窈而深者無曠而

夷有清而厲者無雄而峭所在罕并於四美其間各檀於

一長而况索之於杖屨之餘去人逺甚未有納之於戸庭

之近奉親居之主人白髪重闈綵衣四世出随園鵠付軒

冕於何心歸對林烏𮗜簟瓢之有味頃闢上㳺之叢翳偶

逢小𨼆之坡陀江村八九家得重洲小溪澄潭淺渚之勝

山行六七里有詭石恠木竒卉美箭之饒攀飛雪而窺空

谾度脩蕪而陟穹巘雲奔虎闘根穴相呀斗折蛇行嵁巗

差互㸔輞川𦘕如登南垞過華子岡讀黄溪詩如上西山

至𡊮家渚其遐詭足以騁懐而遊目其深靚足以飬道而

棲真自天作之非人力也未爲仙翁釋子之所物色惟有

樵童牧豎之相徃來偶然幻出種竹齋見山堂尚欲敝爲

拂雲亭澄虚閣先生酒壼釣具無日不來夫人歩輿䡖軒

有時而至乃(⿱艹石)波濤洶歘雪月紛披煙雨吐吞虹霞變現

将使山間四時之樂盡爲堂上百𡻕之娱啜菽水盡其𭭕

先廬固在得諼草植之背别墅何妨乃相南隅乃規中奥

有護田一水排闥兩山之𫝑得栽芋百區種魚千里之基

問之隂陽天與我時地與我所(⿱艹石)有神物水増而廣山増

而髙不管相如四壁之蕭條且作樂天三間之瀟洒窓中

列岫庭際俯林舎北生雲籬東出日或積𡈽室編蓬戸或

通竹溜縳柴門宛然林壑坻島之中更有花木樓䑓之意

眼前突兀見此屋人生富貴何須時苟美苟完爰居爰䖏

謳吟月露供燕喜之詩判斷煙霞愽平反之𥬇何必瑶池

崑崙閬風玄圃方是神仙不須終南太華天台赤城亦云

山水𬒳褐而環堵卻𮜿而杜門彈琴以詠先王之風髙卧

自謂羲皇之上不知老将至𦕅復得此生今日幽居便可

號爲秘書外監他年全宅亦無華於昌𥠖先生小住郢斤

齊聴巴唱

 東 紅日照我茅屋東繞盡湖隂橋上㸔世間無水

        不流東

    南   說與山人住水南江上梅花都自好莫分枝北

        與枝南

    西   隄東千頃到隄西徃來各任行人意湖水東流

        江水西

    北   濁酒一  杯北窓北白雲去住總何心或在山南

        或山北

    上   莫道青山在屋上青山一疊又青山有錢連屋

        青山上

    下   試㸔流水在屋下他時戱綵𦘕堂前福禄來崇

    更來下

伏願上梁之後千山𭭕喜萬竹平安舉夀觴和慈顔兒童

稚齒昆弟斑白濯清泉坐茂木虎豹逺迹蛟龍遁蔵隂陽

調而風雨時神祗安而祖考樂一新門戸永鎭江山

   山中𠫊屋上梁文

舎一𤱔之白雲巳開别業屋四圍之流水更啓前榮發揮

巳定之規模展拓方來之閥閲有相之道廼績于成主人

未了書癡頗有山癖先人之敝廬在苟安風雨之餘慈母

以輕軒來亦愛園林之近頃斸蒼苔之地昉营諼草之堂

雖環堵之間粗云具體然闔廬之制未畢全功相恊厥居

聿來胥宇階戺所以行僎价屏著所以肅賔嘉不日成之

以時可矣是用戒良梓筮吉辰茀蚴蟉於水端架蜿蟺於

雲表然後翼之以廡承之以門移石而立庭臯通泉而周

戸外清湍峻嶺爲不斷之藩垣野草幽花作自然之丹雘

老之将至訖可小休昔晦翁愛武夷而不能家歐公卜頴

水而非吾𡈽余何爲者乃幸得之未問君王便比賜鑑湖

之宅何須将相方謀歸緑野之堂凡與同工齊聽善頌

  東 日光穿竹翠玲瓏茅屋柴門在半峯風𬒮

    欲挹浮丘翁

  南 水靣沙邉緑正㴠道人爲作小蒲庵山上

     仙風舞檜杉

  西 雨過横塘水滿隄漁簑背雨向前溪水聲

     秋碎入簾幃

  北 澄碧泓渟㴠玉色夜深山月吐半壁誰來

    共枕溪中石

  上 亂峯深䖏開方丈風雨戸牗當塞向五更

    暁色來書幌

  下 門前白練長江㵼鼓吹却入農桒社翠浪

    舞翻紅䆉稏

伏願上梁之後山輝川媚神比天同俾𦒿俾艾俾熾俾昌

壽母多祉爰居爰䖏爰𥬇爰語君子攸寕自此定居永爲

安宅

   代曾衢教秀峯上梁文居香城𥘉任衢教日永新歐陽楚方自其邑買見屋

    除拆浮江而來

兒𭅺偉香城㧞地爲廬陵之名山大厦連雲新廣文之甲

第結廬在人境幽居近物情竊以買宅買鄰元號千百萬

之價有廬有屋或待三十年之勤未有不崇朝之間而能

使二美之具誰爲之地乃有此竒一片乾坤澹菴先生之

里隔墻鍾𪔂文昌兄弟之家况方其何蕃之在齊巳有爲

戴公而起宅至今日歸之斯受亦有數行乎其間川浮陸

運以無遺水到渠成而甚易移彼置此換舊添新疑半天

之飛來忽平地而卓起尋引䋲墨規矩曰用舊人丹雘𡍼

塈垣墉特其餘事多𦔳之至不日而成彼有室築而道謀

此則事半而功倍我府愽才高一柱胸洞八窓大學舘中

飛黄騰去大成殿下釋褐歸來安能欝欝居乎是以汲汲

如也向時荼壘曾冩千萬間之心此日䂓模便作十二樓

之様由柯山而徑上遡木天而横飛何官不爲餘地甚綽

青山如許𦕅且號工部草堂緑野後來以此爲大祝𠫊事

輙陳韻語共舉脩梁

 東 穹秀峥嵘華盖峯卓筆雲霄天下獨曹劉班馬

        避詩鋒

    南   翡翠英中碧玉篸一  抹罘罳生𦘕色府中氣𧰼

        巳潭潭

    西   鄰有文昌瑞色齊乃祖紹興光價在重嘘真氣

        磔鯨鯢

    北   山腰帶曵清江曲滄江歷歷現𩀱魚彷彿黄金

        繋横玉

    上   一朶紅雲只尋丈瓊樓髙䖏不勝寒轇輵乾坤

        夌萬𧰼

    下   不是求田并問舎要令突兀在眼前俯拾八荒

    歸廣厦

伏願上梁之後閥閲增髙室家嚮用堂前龜鶴親見金桃

天上麒麟聯輝玉𣗳大耐官職自立門庭以無媿於前脩

用永傳於佳話

  公牘

   與湖南大帥江丞相論秦冦事宜劄子

某于犯師SKchar輙有申請秦冦之在廣西SKchar動二十五郡爲

梗累年去年破賀之富川官民荼毒不細經司不問今破

我永明殺死知縣殺傷縣尉主學捲去縣印屠居民擄婦

女掠去財物継而又破永明之下澤又冦我江華移其所

以毒廣西者施之湖南此而不討失刑莫大廣西以前獨

力不䏻捕㓕今何幸湖南肯與會合宿兵以待師期朝廷

之主張方新言路之指陳甚力此掃清巢穴之一機爲兩

路官民舒洩𡨚憤不可失之時也前經帥不足望滿望新

經帥之來不料意見參差施行矛盾兹得經司牒報捕賊

以官授賊以職犒賊以酒賞賊以錢凡懐忠憤無不弹指

自昔化賊爲民固有稱爲盛徳事者盖賊有出於田里之

饑荒激於官吏之貪黷弄兵之情出不𫉬巳故仁人䖏之

念其爲赤子姑惟安之勿庸勝之今秦冦招募無徒建置

将校横行兩路嘯聚千群𢦤天子之命吏刼公府之鑄印

殺人盈野罪如丘山既非脅從又非烏合渠魁縱有求降

之説官司亦在不受之科而况𥘉無出首之真情僅取改

過之文状謾曰囬郷而安業何曾束身以歸官得之廣人

所云一靣受招一靣刼殺刑政無章宜其至此天下之大

𫝑相維所仗者義而巳(⿱艹石)名義不著大之不可以立國小

之不可以立家今𮗚廣西成何宇宙先生不忍斯人之𡍼

炭一再調兵必欲罪人斯得然後巳此真扶持人極綱維

世変盛心之所推也但今來廣西既作此可𥬇舉措未必

不以龔遂渤海之事自詭上感聖聽本路冐然進兵非惟

蹊徑不熟乏隅總郷𨗳之𦔳有悔吝之慮亦恐隣閫反以

本路爲張皇壊其兒戱之前功或者隂設䧟穽今直須申

審朝省㸔指揮如何朝㫖主招諭本路只得撤兵後有衝

突廣西當任其咎朝㫖如以招諭爲不然自是督兩路㑹

合至時湖南不求廣西而廣西自當約湖南共事此利害

自是坦然謹具公申欲望備申朝省仍乞鈞翰與當揆啇

訂必須計一例断行下曰招則招曰捕則捕使人無中立

之疑則亦無事後之悔所有永明縣見駐劄有使閫之兵

有本州之兵有謝隅官之義丁約近千人日費春陵供憶

比來徐守巳費支吾郡力凋薄亦爲可念今髙節所部兵

(⿱艹石)到山前不過又是坐食愚意謂不(⿱艹石)𠉀朝㫖行下確

討捕然後調徃今乞且喚回髙節一行軍兵歸營聴𠉀朝

命某非敢違使閫約束本司去山前頗近的見利害如此

恃師門相與之真故敢傾臆以請拱聴䖏分以慿尊守

   提刑節制司與安撫司平冦循環曆

某猥以迂踈承乏湘臬適值冦發昭賀兩路弗寜兹承大

使丞相與廣西經略都承選将調兵各以重僚爲之督是

行賊不足平矣某偶以職事𫉬忝與聞奉令承教於兩閫

間自是無虚日公移失㡬宻𥝠櫝近文貌求其脉絡貫穿

報應迅速莫(⿱艹石)循環曆爲便司存以紫袋從郵置徃來去

潭日有半去桂可三日從其中而禀命焉庶㡬昔人道二

國之言無私之義云耳某謹書於曆首爲序

十月十三日某荐凖牒報大閫調兵一千人以宇文帥叅

王環衞任其事甚盛㪯也自秦冦之作廣西前此調兵不

過五百人以下去年吕師方調一千人而皆委之小小将

校氣势单泊不能爲功今南窓調三千人以唐貮軍督之

以趙緫制統之而使閫與之掎角大作規模賊授首行有

日矣事関西戸國家之所嘉頼豈直兩路之所𮐃福而巳

然聞之兵家利鈍不䏻逆覩蜂蠆有毒困獸猶𨶜語曰臨

事而惧好謀而成某𢾗月以來聀思其SKchar亦頗采取衆議

薄有管見及今山前之所當行者因悉𢾗之於前乞賜鈞

一秦孟四者累㩀山前探報其狡兎之窟稱在賀州管

 下地名下界然實無一定可攻之巢穴亦無一定可

 擊之隊伍前此經司非不起兵臨之然兵來則賊散

 兵去則賊聚見吾强則避之知吾弱則乗之方官軍

 之始至也整齪精明部分齊一問冦則失之矣無可

 蹤跡者而秦之黨或爲平民買賣於軍市之間甚者

 秦孟四亦在焉及淹旬越月之後我軍氣竭意衰䦨

 珊零落冦則忽以百十軰突出草舎以掩我軍從前

 徃徃憤軍蹶将大率坐此今兩閫㑹兵鼓行而前冦

 出故智必且散去及其乆也則有乗虚襲我之憂此

 一不可不知也

 一秦孟四所出𣳚巢穴䖏其山重岡復嶠連跨數州林

 翳深宻薈蔚延袤山猺木客聚族其間将四靣而褁

 之則山脚綿亘無合圍之理将赭山而蹙之則林木

 䟽曠無延燎之𫝑我軍望之遥遥空駐山下而彼之

 軼出他境猖獗自如且如近年嘗遣二将曰吴曰孫

 屯駐屏山者年餘僅能免静江境内之擾而不能禁

 昭賀諸州之剽掠是也我軍(⿱艹石)入其巢捜原剔藪豈

 不甚快然彼又竄入大山愈去愈逺迄不可誰何如

 近年蕭路分日張者提兵徑擣其巢而不𫉬一人是

 也今兩閫兵力甚重非前此千百人單弱之比雖山

 𫝑連延不可合圍只是一歩䟎一歩可直造其所謂

 下界者然吾極其辛苦得至其間彼則又巳遁散且

 兵在山前又無救於彼之横出此二不可不知也

 一所在平冦専藉𡈽人惟今廣西則不然方秦冦之起

 也某村𬒳害訴於閫閫爲之調兵巳而賊不可追撒

 軍而去未㡬則冦巳復至尋讐於所訴之家曰汝敢

 訴我從而盡殺㓕之官不能爲之主而適重其荼毒

 自此應有𬒳刼者皆不復告官此一𩔗是主人畏賊

 而不敢與爲敵者也又秦冦所至攫剽財物之外出

 其餘以散之貧者善良𬒳害惡小䝉利是以郷井間

 畧無𬒳髪纓冠之義常有幸灾樂禍之心此一𩔗是

 𡈽人喜賊而不復與爲讐者也今兩閫㑹兵而前(⿱艹石)

 無𡈽人嚮導是猶肓者索途何徃而可然由前言之

 則或平民畏冦後禍而不欲爲我軍之用或惡少以

 冦爲恩而不樂爲我軍之役縱强而驅之未必不首

 䑕二三陽順官而隂附賊此䖏最是誤事此三不可

 不知也

 一今日之事全在兩路督捕察前三者之弊各作一䇿

 䖏之必使有以避三者之病然後一舉而得志不然

 必堕賊計中南方用兵如今日大舉者自有數此行

 必須如狄武襄之於儂蠻了事而後可巳君子作事

 謀始則籌之也可不熟而講之也可不精乎

 一聞有張虎者石壁甞遣之将兵㡬擒秦孟四常有張

 大䖝來我便怕之語(⿱艹石)取賊之所怕者表而用之亦

 破賊膽之一也張虎者近爲郭察所劾押下邕筦効

 用今以鈞閫求之以属王環衞使之以功𥙷過其人

 勇悍有餘必能自効此上計也

 一今自湖南入昭賀有兩𡍼一曰全州灌陽自灌陽入

  昭賀皆經縣鎮即近日𬒳擄去䖏而去秦孟四下界

  巢頗逺一曰道州永明自永明入昭州界曰平源便

  是賊巢自平源至下界賊寨連珠相望其去秦孟四

  巢甚近今兩督捕先合啇量打併附和諸賊此𨚫宜

  以告諭爲先告諭之説以爲兩路之所誅者惟秦孟

  四汝曹脅從在不殺之科(⿱艹石)得一寨下我軍直是不

  殺則所謂連珠賊寨必從風而靡非惟可以離賊之

  黨因而用之則擒秦孟四或在此徒未可知也但一

  賊寨來䧏其中有老㓜有財物軍人不免殺戮攫挐

  此須督捕總統先明秋毫無犯不殺一人之令使降

 者以我爲信則可此𭣣捕之第一機也

 一昨來使閫所調不過戍寨一百人又令本司擇将當

 時頭势稍輕所以且差桂文政總統桂雖淮将體統

 不爲嚴重故鈐束倍𮗜費力向甞以紊鈞聴乞賜改

 差未蒙垂許今幸王環衛此來即當抽回桂文政盡

 以其兵付王環衞伏乞鈞照

 一髙節二百人今在全州灌陽駐劄合係王環衞總統

 伏乞鈞照

 一聞諸軍取十六日戒嚴以行二十後可到衡陽應平

 冦之説筆舌所不盡者𠉀宇文帥叅王環衞相㑹又

  得對面較量伏乞鈞照

 大使司囬

萬里承示循環暦讀之綱目備具公而㡬宻之周防𥝠而

文貌之簡約甚徑便也所當遵而守之

十月十六日報十三日所批畫如後

 一來示前四畫備見臨事好謀詳謹之至巳即語之帥

  叅計議其至明䑓必親從節下求啇確

 一所諭張虎者使䑓旣聞其可用必詳審之矣但其人

  爲言路所劾朝㫖押下邕筦自效本司(⿱艹石)只求之桂

  閫恐桂閫亦必以申取朝㫖爲辭且桂閫(⿱艹石)知其人

 可用彼必自取而用之亦應未必肯以與我也但得

 其能辨此賊則州來在吴猶在楚正不必付王環衞

 也更惟髙明裁之

 一行師之道亦須任事者擇利而行當令就節下决所

 嚮

 一抽併桂路分一項軍人付王環衞此具見使司欲使

 歸一之意𨚫亦須王環衞至使司熟議然後聴使司

 䖏分

 一髙節一項三百人前此係聽使司調用亦合更俟王

 環衞議之惟使司所䖏分

右報如前其詳巳共帥叅計議籌之當以靣控也

萬里糊𡍼𦘕鴉不宜載之於櫝輙次第所爲對口占以

授賛此筆者膚率必在所恕也萬里

十月二十二日

 一二十一日宇文帥叅王環衞至衡是日留議軍事至

  三鼔而别二十二日早軍巳行

 一前此奉大閫之命調戍寨兵四項共二百人令本司

 擇將本司遂差杜通判督捕桂路分總統此一時也

 今則大閫調兵千人輟元僚貴將以行與廣兵大爲

 掎角此又一時也以事體論之所合抽回桂路分盡

  以其兵属王環衞又須令杜通判解督捕職事盡以

  軍務属之宇文帥叅庶㡬事𫞐盡属大閫司存不過

  奉行㫖揮每事無所專輙此則尊大閫之體也而宇

  文丈之來傳諭鈞意與其所以自䖏一切欲使其與

  聞某以職事而言則盗賊正属司存固自無以諉其

  責但當如廣西章憲之所以自䖏者章憲但爲其憲

  司之所能爲(⿱艹石)軍事皆是經閫任之章不與知也今

  某自有章憲様子豈敢事事干與犯僣越之誅而宇

  文丈堅謂長沙去山前迢逓報應不免遲緩恐誤事

  機必欲凢事從本司予决行又謂鈞意所望正如此

 某舊出門墻先生待某如子弟某亊先生如父師今

 不自意以一節趍走閫部之内適門戸間有酹應以

 子弟自命則所當爲父師代勞豈所敢辭者然事固

 有輕重大小難於槩言今巳與宇文丈断應山前文

 字申到本司在某可以予决不犯專輙者某徑自區

 䖏報山前却申大閫照㑹其有非司存所得擅䖏者

 則取鈞筆㫖揮如此不失門墻奔走之𧨏又不失大

 閫崇重之體所有靣與宇文丈講論數項今一一乞

 鈞㫖速作施行

 一桂路分巳牒報從王環衞調用乞作批牌鈞判更劄

 付桂路分照應庶一切出於閫命而後事體歸一桂

 文政只是衡州路分名位尚小鈞判中或加一𫞐攝

 名色在路分向上者以寵之盖旣减其實姑華其名

 鼓舞之術也

 一宇文丈自謂以客軍深入實不知地分賊情苦不容

 本司解杜通判督捕職事以爲杜文任事數月講切

 諳熟今日正要資其用欲以同督捕䖏之又道州錢

 糧倍費支吾山前(⿱艹石)有不継立見利害須得一人通

 融於其間則杜通判其人也此説亦甚有理欲乞徑

 作批牌鈞判令杜通判充同督捕職事兼督發錢粮

 官却望鈞筆褒拂數旬庶其樂於趍事赴功此一大

 節奏也

 一近日道州只供億戍寨二百人錢粮巳自斷續可憂

 今驟添千餘人劵食支遣小郡氣力何以堪之(⿱艹石)

 念其痛痒先與區䖏将來必坐困乏𨵿係不細昨得

 倉漕書亦閔然及此不知還可申明朝廷於苗糴内

 作一道理否先生冩與都堂必無不從乞鈞照

 一山前事體重大臨機喝犒爲費不貲恨司存寡薄不

 能出氣力問之宇文丈所携似少宇文丈子細應非

 妄費者望更那融發下(⿱艹石)干就山前凖備(⿱艹石)無所於

  用仍是庫中之物宇文丈於此甚以爲憂而不敢請

  軍無財士不來軍無賞士不徃勝負之㣲𫞐所係某

  不敢不備言之取鈞㫖

 一應山前事宜凢可以𦔳臨事好謀之槩悉從大帥叅

  環衞亹亹道之不必以瀆鈞聽者皆不布於此乞鈞

  照

 大使司回

十月二十九報二十二所批教者畫一如後

 一勦𭧂除𠒋固在兵力之强尤在心力之一前此或招

  或捕議論未一故使此賊得延旦夕之命今旣一於

  討矣所謂選将調兵餽糧本司當思一一措置但司

  存於山前逺而使䑓爲近周匝體探量度應酹惟使

  司恊一是望來示以廣西經憲爲比非所願聞鄭丙

  爲廣西憲激厲流人世堅立功贖罪卒擒賊章憲

  果以是爲心前所謂張虎者豈不能率以自效徃徃

  南窓不以是勉章憲耳萬里舊見胡致堂與張紫巖

  書云永明之冦未平桂郴之盗方作帥司兵力不支

  憲司計無從出未甞不嘆當時旣不强於力又不一

  於謀致使䑕軰猖獗今官軍氣势巳合我軰心事素

  孚崇䑓可徑予决者毋以迹嫌本司所合施行者却

 望賜報庶不致乆以賊貽中朝之SKchar幸甚

 一杜通判桂路分各以䖏之兼職見之公移矣師克在

 和更望嚴賜勉勵總統不總統均是要立功督捕同

 督捕均是要敵愾宇文叅議及王環衛之行也萬里

 甞以是語之矣

 一道州錢糧前已申到巳劄令其於有係官錢内那融

 應副却與備申朝省出豁又考之前比例係是運司

 措辦并告之公朝其申檢亦巳見之公移矣

 一宇文總督所携備用錢特司存遣兵之舊比政恐支

 遣未敷見議措置樁管俟其申到便與科撥也

 一山前事宜凢有可以運掉扶植者切望徑自行下總

 督司等是王事等是僚属政不必以本司差官爲礙

 餘有誨日拱俟垂示萬里

十一月𥘉五日

 一當來廣西止有秦孟四一火賊只因稽於勦捕致上

 下相挺於是遍昭賀境皆冦今㩀山前連日所申則

 秦孟四巳遁杳不知其蹤跡如近日廣西所報禽毛

 丫頭唐督捕所約夾攻倪崇七桂路分所申打扶靈

 源寨皆枝葉去䖏而渠魁則失之矣某前甞畫禀以

 此冦必祖故智逃散今乃果然重兵爲錢糧所牽無

 持乆之理班師則禍本仍存頓兵則吾力不繼此事

 大欠結束今宇文帥叅王環衞兵此時方至山前且

 㸔申來如何

 一秦冦實未易驅除(⿱艹石)下得細宻工夫千百人亦可取

 (⿱艹石)只持堂堂之陣則髙飛逺舉無如之何今廣西旣

 失了秦賊㸔來諸軍逢一賊村便打遇一賊寨便攻

 此等相挺脅從却使得招諭前日之所謂招諭乃是

 姑息之政(⿱艹石)兵臨其境告以禍福使䧏宜有必下之

 理此時(⿱艹石)憤招安之非䇿只一槩殺去却又欠斟酌

 主其事在廣西本路又不得而專大閫以爲如何

 一本路所仇者秦冦耳今兵入廣之後秦不可蹤跡於

 是亦不免到一䖏攻一䖏恐壊生靈過多而失吾尋

 𬽦於秦賊之意草間SKchar兎無盡㓕之理大要只當去

 其渠旣失其渠所在而專泛及於其他心甚念之大

 閫何以䖏此

 一廣西備白劄子所陳牒報本路全州有塩田峒秦小

  九窟穴在其中此事誠有之陳廵檢者與賊通此則

 未必可信訪聞此峒形如葫廬前尖後濶所以秦小

  九入而㩀之盖以其地形險巧故𭔃迹於其間而前

 後則不擾全州之境賊不欲召兵意将以自存也今

 亦安知秦孟四不竄其間但其地旣有一夫當𨵿萬

 夫莫前之𫝑未容䡖於進攻須以術而後可破之前

 日見王環衞申将來乗破竹之𫝑一掃空之詞氣(⿱艹石)

 容易然凢言語輕率便有取敗之道當一靣報山前

 子細調用仍與全州𡈽人宻議措置(⿱艹石)不甚煩兵力

 尤爲上上䇿也伏乞鈞照

 大使司回

十一月𥘉七日領十一月𥘉五日所批曆備悉本司去山

 前逺不(⿱艹石)使司去差近所報當得其實一行出師皆

 難坐籌隃制向巳申諭帥叅及王環衞在行者遇機

 應變先申使司一聽行下(⿱艹石)一一從本司施行則不

 貴巧遲矣王事一家政不必以形迹拘也嗣有當從

 啇確者即垂示如前所批則高明自了了矣萬里冗

 不及親染

十一月十八日

 一秦冦竟無蹤跡分曉公文中或曰在大明村小明村

 或曰在大花山或曰在螺溪源南上坪或曰在南團

 平山白石山脚其説不一巳難信慿今得王總統報

 直謂二十餘日秦孟四全無風路則兩路用兵以來

 此賊之出𣳚可謂神矣大槩平賊全要地脚𡈽兵之

  謂也今本路以客軍望望而前固巳失之廣西爲地

  主而全無地人問探雖東兵甚多要亦徒孟浪耳某

  前甞采之南士皆謂秦賊狡猾詭秘之甚見吾强則

  避之知吾弱則乗之固甞畫一塵徹鈞聽矣今果出

  避他所則日下工夫止當探實秦孟四所在然後可

  言進討不然泛泛而徃果何所爲廣西牒報謂湖南

  兵不當越界深入止宜在兩界上伺俟會合殆有所

  激而云今巳報山前且回兵駐泊湖南界上一靣遣

  人𨵿㑹唐督捕探問秦孟四所閃着實(⿱艹石)秦賊有的

  所唐倅有宻約方可鼓行而前縁兵在昭賀境内則

 糧運在路亦不無憂虞偶或爲賊所梗立見狼狽是

 以回師界上乃十分持重之舉亦巳語之僉舎載之

 公文當必先徹鈞覽不免專輙仰乞鈞察

 一廣西昨報本路義丁生事可畏遇人則殺遇屋則燒

 遇財則搶此軰素不知紀律所至殘賊可惡巳行下

 杜督捕桂路分嚴與禁戢今續得廣牒以義丁越界

 深入肆行刼殺大不可令衆庶見只得抽回縁昨來

 桂路分𥘉遣之時止有二百兵故須義丁爲𦔳今使

 閫調兵旣多則亦不須此軰吾運掉自有餘故抽回

 義丁者所以随時取中也伏乞鈞照

  一扶靈源打寨之舉頓𮗜泛泛當來本路止於問罪秦

  賊朝廷㫖揮所討亦秦賊耳諸軍在扶靈源枉費辛

  苦一畨可謂失本㫖是𭛠也王總統申來是一説桂

  路分申來是一説見之宇文帥叅㸃對二将𮗜巳㣲

  不和又義丁乃桂路分所彈壓而廣西累有云云今

  旣抽回義丁則桂路分亦不當更任事巳别作禀議

  名色喚桂路分赴司而其本兵則令戍将髙成統之

  一則二将(⿱艹石)果不和末流必費䖏置不(⿱艹石)解於其㣲

  一則以其不能鈐轄義丁即奪其職亦御諸将之㣲

  𫞐也伏乞鈞照

 一道州供億委有可憂縁自七月以來郡中巳極其剗

 刷至近日𮗜運幹之術漸窮雖曰於有管錢米内通

 融支遣然苗糴亦自無多此豈可動不得巳盡指凖

 爲劵米亦無可繼之䇿(⿱艹石)劵錢一項一日須三百千

 則十日三千緡其何所措畫而可徐守不幸末路當

 自重擔秋冬間無日不病此月十二日忽至大故雖

 有數行焉而其困於憂勞亦云至矣甚可痛念今幸

 而王守巳來數數過從欲脱而去之前日得其肯徃

 約二十四日可交事忽得徐守訃山前生劵間斷中

 間新守未到巳前有數日無官主張於是亟差教授

 護印而以十日軍劵責都副吏以𥝠財應副違從軍

 制此從𫞐甚不得巳之行移也今旣抽回義丁約千

 人旣可爲道州解小半支吾然尚有千四五百兵留

 竟上軍劵不可謂少頃刻不容稽違方來者亦不知

 所措使閫雖申朝廷從運司應辦然㫖揮遲速未可

 必今合有救急之䇿不全仰於道州(⿱艹石)因循䖏之則

 道州必有一日乏絶誤事此時噬臍何濟於難此最

 𨵿係幸先生深入思慮亟謀所以救此某不勝拳拳

 一全州塩田峒爲秦小九所㩀其峒地形險絶未易以

 兵力取昨王總統申來云俟回軍掃清言之甚易某

  殊未以爲然今得宇文帥叅公文果亦訝其輕發山

  前得宇文丈以審重持之亦大濟事此峒中百姓皆

  耕他人之田田主皆在峒外秦小九不過𭔃巢其間

  峒民元不随從之爲冦儘可從土人上作工夫某近

  巳得一全州𡈽豪與之計事巳畫爲三説或誘或逐

  或擒於中忽濟焉則禍本㧞矣柯倅赴全州迂道來

  訪巳悉計授之(⿱艹石)不動聲色而集事又羅飛之於晏

  九五也伏乞鈞照

 大使司回

十一月二十日荅十八日所批畫于後

 一秦賊蹤跡兩路皆不得其的大率擒賊無出地脚之

 説此李愬用李祐取吴元濟之䇿也以地分言之廣

 西督捕司體探爲便此中旣出兵㑹合亦不當專諉

 其責須是重賞購募𡈽人爲之嚮導問探全在軍前

 審察其人而用之又恐因此反落賊計故不欲見之

 公移今使司因廣中文移檄回竟上駐劄固便於運

 餉然(⿱艹石)俟廣西的報而後遣兵使其果知秦賊所在

 則彼欲自取之以爲功其肯先聞于我乎回軍竟上

 以示持重厚募土人以啚進取二説並行計之善者

 也

 一廣西所報義丁越界生事恐或有之但此項義丁元

 與桂路分所部軍叅錯在彼不應縱容如此借使桂

 路分受欺於其黨杜督捕亦豈得全然不知本司頗

 疑其説故只行下道州宻切契勘或謂廣西以我兵

 旣入彼界連日攻打頗𫉬賊徒又無軍前申説廣将

 陳明見賊不捕遂爲此説不欲本司兵在彼特借義

 丁騷擾之名併欲退我師耳盖在彼則自欲飬冦於

 我則欲害成或出于此今義丁旣巳放散固西人之

 所欲但恐自此脱有緩急再調又難惟髙明審之

 一道州錢糧切切在念且如軍劵增支一項本司巳行

 下總督司於随軍錢内移支但所憂者朝廷科降之

 命猝未得分曉又撥一項錢赴軍前恐本州或有不

 繼今總督司與之暫時挨那支遣近又從司存剗刷

 别項窠名少應本州乏絶以俟朝廷之命方此䧏遣

 巳見之公移矣兹承開論敢詳以聞

 一塩田峒近見軍前所申欲乗破竹之𫝑談何容易同

 官唐書記説塩田雖號曰峒而實非峒其間多是富

 人所居今秋亦有領舉者只擒秦小九一人政不須

 如此鄭重今台諭𡈽豪三説巳得要領矣

 一永明之冦自廣閫易招安之説爲㑹兵之舉其名甚

  正且疊承諄諭不容不發兵應之桂去賊近兵又先

  發更不俟本軍之至故秦賊得以逃散今廣兵遇賊

  不捕本司軍連日攻打終未得其要領使司檄回境

  上又抽回桂路分放散義丁而柯倅自徑回舂陵豈

  逆料此賊爲終不可得故示以班師之漸耶重兵屯

  駐不容越境而問可否之㡬須要早决(⿱艹石)果不可以

  月日圖當早議撤戍只慮撤戍之後賊復猖獗則本

  司有諸䖏戍寨之例斟酌留兵亦可行也使司去山

  前稍近事體必所深悉幸細籌之萬里不克親染乞

  恕

十一月二十六日

 一數日前諸䖏報來事體襞積一則道州以糧道爲苦

  山前謂昭賀路梗宜𭔃糧於扶靈源口殊𮗜未便一

 則我軍連日或打扶靈源或打申家峒於秦賊不相

 干而陣亡石損者多恐攻撃不巳或落賊姦非細故

 也一則義丁不依紀律人衆難於加刑廣西報得旣

 可畏而宇文督軍中來亦云然恐末流猖獗難制一

 則道州以供億爲病𮗜巳窘束不可當如人數可减

 亦是爲道州畧省人數之一端一則王總統與路分

 所申扶靈源事言語參差見之宇文丈㸃對𮗜巳有

  釁昨與帥叅議以髙成易之宜及此時舉行元說所

  以本司一畨區䖏事宜欲諸軍駐界上欲義丁且抽

  回欲桂路分來禀議此一時也累日不見山前報來

  繼得曆中鈞批則未以所行爲照某退伏自念殊坐

  專輙方議所以禀承鈞命今得宇文帥叅申到則巳

  提兵越昭賀入静江之南團與督捕聲迹相聞矣㩀

  備𫐠陳忠所報云南團十八村村老陳状乞免洗蕩

  自認捉出秦孟四則是秦孟四巳見端的所在村老

  旣認捉出此即鈞諭所謂地脚者𨚫有可望捕𫉬之

  期自今我軍如唐督捕之說與廣軍同在南團四路

 匝住不容透漏以待村老捉其渠魁是機鋒相湊漸

 有着落此又一時也即巳飛報山前旣是唐督捕有

 明報秦賊有實跡一靣乗機進取矣

 一義丁昨者抽回爲在昭賀境生事且前無秦賊可攻

 故随時施宜如此今既同大軍深入静江見匝住南

 團賊路則此時亦無縁可以抽回矣巳飛報山前盡

 從便宜調用如仍前生事作過則照元行放散仍十

 分丁寜頭目極意鈐束以自贖矣

 一昨以秦賊無蹤跡檄桂路分赴司禀議靣授方畧今

 髙成暫總本軍不曽明其有過今𮗜鈞意亦不欲抽

  囬亦巳報桂路分旣是山前巳見秦賊蹤跡不妨乘

 機集事如未離軍不須禀議復徃

 一以前言之秦孟四杳無風路我軍深入真有未便以

 今日言之村老旣認捉出秦孟四我軍又巳得廣回

 報向前㑹合𫉬賊有期班師有漸累月爲此憂窘今

 𦆵得伸眉耳

 一杜通判聞徐守之訃篤同官之𧨏歸理其後事申來

  云一見新太守即復徃山前此時想巳離春陵矣

 一凖牒報巳借道州二萬芝楮二千石米中流一壼爲

 濟不小昨見道州申來謂山前一日支錢二百貫米

  百石以此數凖之使閫所借之錢可支七八日所借

  之米可支二十日今𮗜𡻕前此事須可結束姑以𡻕

  前約之尚有三十餘日道州儘有米特錢未有從出

  使閫所申朝廷從運司應辦(⿱艹石)早晚便得回降道州

  尚庶㡬焉

  一塩田峒之事昨巳靣與柯𫞐郡議以𡈽豪誘之或誘

  或逐或擒只消得如此措置却未見柯𫞐郡申來容

  更宻叩之

  一伏凖使閫行下議置寨留屯此乃是湖南防制廣冦

  之第一䇿聞全道州邉廣去䖏無𡻕不避冦大抵兵

 來則去兵去則來 以爲苦(⿱艹石)建寨更戍有數百人

 常在界上則廣冦無敢復犯湖南此一勞永定之䂓

 模非但禦今日秦冦而巳是議也王判官壵當與董

 倉漕言之倉漕巳見報㑹王判官到司巳與靣議見

 歸道州與王守條畫申來今不待道州有請而使閫

 計慮巳及之此事甚計𦂳切不論秦冦巳𫉬未𫉬此

  一舉乃是爲湖南永乆保障之計公文申折甚詳更

 在鈞意裁䖏

 大使司回

二十九日荅二十六日所批畫一于後

 一承報軍前所申事與前日䂓模又異大率兵難隃度

 只得随機應變使十八村村老果能任責束縳渠賊

 以來則撤戍可期豈非深望度此兩日必有捷報尚

 快聞之亦須宻諭山前所認捉出秦賊者是真秦冦

 乃可

 一留屯之議本司固有舊比今詳公移尤爲縝宻不妨

 行下道州及宇文總督一靣啇議庻𫉬賊之後便可

 摘留兵将伺其回報又從靣審訂之

 一科撥一事巳甞三申公朝至今未凖回降見議申催

 更得使司備道州所申與之申請亦一𦔳也

 一餘説不殊前禀髙明區畫巳得其當矣萬里别巳專

  布

 後先生授将校以計擒秦孟四冦遂平道體堂書

  文判

   宣州𭄿農文

太守到郡踰月𬒳命造朝辭𠃔不免且旦夕去矣猶以職

事得出郊與爾農父老告語一次因記李叅政莊簡公名

光曾守此土後有一帖云僕頃守宣州今巳二十八年東

望𩀱溪疊嶂之勝感嘆而巳因見諸父老爲祝率勵子弟

爲士爲農仰事俯育爲忠爲孝戮力以事田疇先時而畢

租稅立身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名以顯父母是所望也李叅政去郡巳乆尚

拳拳於宣人如此今太守與爾父老方此相䖏⿺辶䖏然去之

其拳拳又可知因取李叅政之意衍爲𭄿農五詩又别爲

五詩以寓戒酌酒與爾父老誦之爾父老其以轉語郷曲

子弟能從吾戒而不爲惡即能從吾𭄿而爲善矣他日太

守在他所遇宣人來必問曰爾父老安否爾農曽從吾𭄿

戒否爾等尚勉𣃼以副太守去後之思

 第一𭄿爾勤耕作布種及時休落魄惟有鋤頭不悮人

  飽食暖衣良快樂

 第二𭄿爾行孝弟敬重爺娘比天地前人做様後人㸔

  滴滴相承簷溜水

 弟三𭄿爾勤教子有子讀書家道起(⿱艹石)还飽暖不知書

  十萬荘田不禁使

 弟四𭄿爾常修善糶米救荒極方便但從心上做隂功

  管取兒孫多貴𩔰

 弟五𭄿爾了王租莫教人喚作頑都年年早納早𭣣鈔

  那有公人來呌呼

 弟一戒爾莫妄状須知官府難欺誑從來反坐有專條

  重者徒流輕者杖

 弟二戒爾莫避役旣有田園那避得今朝經漕明朝倉

  到底費錢又何益

 弟三戒爾莫拒追擔刀使捧欲何爲有事到官猶可說

  殺人償命悔時遲

 弟四戒爾莫尤頼故殺子孫罪名大縱逃人禍有天刑

  害人不得畨自害

 弟五戒爾莫奪路做賊不休終敗露斬斫徒配此中來

  能得㡬錢受此苦

   湖南憲司咸淳九年隆冬踈决批牌判

本司照朝省指揮見以𨺚冬委官諸州縣踈决凢情輕當

放釋者從所委官逐名㸃對取判施行其有情理重惡累

經踈决及恩赦不原而手足未經槌折膂力正自精强者

與其幽囚於牢柵之中駸尋而死不(⿱艹石)驅於極邉𬒳堅執

銳庶㡬死中求生此一種人請所委官令項分剔作一状

指實申來以慿喚上赴司審視發徃荆蜀淮海古之强兵

猛将得之於盗賊髠囚者正自不少此亦推明國家忠厚

之一事也取各官遵稟申

   断配典吏侯必𨺚判

近世以來天下以吏奸爲病士大夫臨事惴惴然惟恐吏

之欺巳馭之以束縳事無大小一切以法䋲之當職以爲

不必立的無罪不必尋有罪不必恕爲得之矣本司諸吏

頗似謹畏從前固有違慢者當職諒其不及每每止於薄

懲爾軰非但不敢欺直不忍欺可也侯必𨺚何爲者輙敢

於呈押之時脱套花字於行移之後揍掇公文𩔰然靣謾

行其胸臆此非先有無忌惮之心而後動於惡乎送之有

司自稱為無他情弊殊不思情莫惡於脱套弊莫大於揍

掇豈必計嘱取受而後謂之情弊哉㸔來此吏於諸吏中

頗機警而膽最大以小人之小有才不施之於奉公而施

之於罔上(⿱艹石)以姑息行之留此人在案中将來必爲司存

無窮之蠧矧所犯関係䑓綱雖欲恕之不可得也侯必𨺚

决脊杖十五刺配千里州軍本當更搥碎右指以爲箝𥿄

尾作弊者之戒姑以𧷢状未明特免㫁訖長枷䑓前五日

押發仍牓

  委僉幕審問楊小三死事批牌判

使職一日㫁一辟事今日㸔楊小三身死一欵㸔頗不入

不能無疑一則當來無大𦂳要驟有謀殺似不近人情二

則殺人無證只㩀三人自說取安知不是揑合三則捉發

之𥘉乃因楊小三揣摩而訴三名何爲三名恰皆是㐫身

似不入官信今文字巳圎只争一行字則死者配者一成

而不可變矣今仰僉㕔一㸔此欵盡夜入獄喚三名一問

(⿱艹石)問得果無翻異明日便㫁如囚口有不然只得又就此

上平反文字是宻封來忽然而徃人所不𮗜則囚口得矣

   平反楊小三死事判

律諸謀殺人巳殺者斬從而加功者絞又律故殺人者斬

又律諸同謀共毆傷人者各以下手重者爲重罪元謀减

一等從者又减一等至死者随所因爲重罪今楊小三之

死也施念一捽其胸塞其口顔小三斧其脇羅小六撃共

吭其𢡖甚矣再三差官審䆒則三人者於楊小三元無深

忿特其積怨之深欲伺其間而共捶打之則謂之同謀其

毆至死宜不在謀殺之例顔小三者施斧於脇肋之間爲

致命是下手重者也然其不用斧之鋒而止以斧腦行打

是殆非甚有殺心者羅小六雖不加之以縊楊小三亦必

以肋㫁致死然始也謀毆之終也遂縊之是其心䖏以必

死非獨下手重而巳是故以下手論之顔小三之先傷要

害當得重罪以誅心論之羅小六獨坐故殺不止加功准

法皆當䖏死以該咸淳八年明禋霈恩特引貸命顔小三

羅小六各决SKchar杖二十刺配廣南逺悪州軍施念一於同

謀爲元謀於下手爲從合减一等决SKchar杖七十刺配千里

州軍牒州照㫁訖申

   門示茶陵周上舎爲訴劉𫞐縣事判

孟子曰有人於此其待我以横逆則君子必自反也我必

不仁也必無禮也此物奚宜至哉此君子䖏巳法度也子

曰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賢者子貢曰禮居是邦不非其

大夫此君子居郷法度也今茶陵劉𫞐縣申周監税父子

爲豪强把持且謂不法不可枚舉必非無故而爲之辭者

使周監税父子果善人也則曰我無是事何恤人言閉門

逺嫌人誰得以瞷我如此則䖏巳居郷皆得之矣今因𫞐

縣所申周上舎不勝其忿訐其短以相攻撃一則曰劉某

二則曰劉某自反之君子肯然乎不非其大夫當如是乎

抑大學曰有諸巳而後求諸人無諸巳而後非諸人併備

詞帖劉權縣果如所訴則宜盡與改更布過失於境内洗

手以勤公砥行以爲如此而盗賊不畏威豪強不屏迹吾

不信也仍門示周上舎宜知自愛








文山先生全集卷之十二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