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先生文集/卷1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五 文山先生文集
卷十六 集杜詩
卷十七 
本作品收錄於:《文山先生文集

目录

卷十六[编辑]

集杜詩[编辑]

自序[编辑]

余坐幽燕獄中無所為,誦杜詩,稍習諸所感興,因其五言,集為絕句。久之,得二百首。凡吾意所欲言者,子美先為代言之。日玩之不置,但覺為吾詩,忘其為子美詩也。乃知子美非能自為詩,詩句自是人情性中語,煩子美道耳。子美於吾隔數百年,而其言語為吾用,非情性同哉?昔人評杜詩為詩史,蓋其以詠歌之辭,寓紀載之實,而抑揚褒貶之意,燦然於其中,雖謂之史可也。予所集杜詩,自余顛沛以來,世變人事,概見於此矣。是非有意於為詩者也,後之良史尚庶幾有考焉。歲上章執徐,月祝犁單閼,日上章協洽,文天祥履善甫敘。

(是編作於前年,不自意流落餘生,至今不得死也。斯文固存,天將誰屬?嗚呼!非千載心不足以語此。壬午正月元日,文天祥書。)

社稷第一[编辑]

(三百年宗廟社稷,為賈似道一人所破壞,哀哉!)

南極連銅柱(《送李晉肅入蜀》),煌煌太宗業(《北征》)。始謀誰其間(《苦熱呈陽中丞》)?風雨秋一葉(《故李光弼司徒》)

理宗、度宗第二[编辑]

先帝弓劍遠(《送譚二判官》),永懷侍芳茵(《送汝南郡王璡》)。今朝漢社稷(《喜達行在所》),為話涕沾巾(《送司馬入京》)

誤國權臣第三[编辑]

(似道喪邦之政,不一而足,其羈虜使,開邊釁,則兵連禍結之始也。哀哉!)

蒼生倚大臣(《送韋中丞之晉》),北風破南極(《北風》)。開邊一何多(《前出塞》)!至死難塞責(《吳侍御江上宅》)

瀘州大將第四[编辑]

西南失大將(《客居》),帶甲滿天地(《送遠》)。高人憂禍胎(《山寺》),感歎亦歔欷(《羌村》)

襄陽第五[编辑]

十年殺氣盛(《北風》),百萬攻一城(《遣懷》)。賊臣表逆節(《往在》),胡騎忽縱橫(《嚴公武》)

荊湖諸戍第六[编辑]

長嘯下荊門(《春日梓州登樓》),湖行速如鬼(《塞蘆子》)。門戶無人持(《水檻》),社稷堪流涕(《西閣呈元三十二》)

黃州第七[编辑]

(始謂虜以襄陽船自漢入江,後乃知虜之未渡,蘄、黃已先降,故其渡也,襄漢蘄黃之船皆在焉。)

桓桓陳將軍(《北征》),東屯大江北(《行官張望》)。化作虎與豹(《夏日歎》),楚星南天黑(《晚登上堂》)

陽羅堡第八[编辑]

(夏貴自陽羅堡之敗,順流而下,沿江南岸縱兵放火,歸廬州,解甲。當是時,其心已無國矣。似道建督至江上,夏貴不得已出見,斬以釁鼓,東南再造之機也。失此不圖,社稷為墟。哀哉!)

日色隱孤戍(《發秦州》),大江聲怒號(《大雨》)。朝廷任猛將(《又上後園》),宿昔恨滔滔(《送王砅便南海》)

京湖宣閫第九[编辑]

(開慶己未,江陵閫帥自上而下,奔救鄂渚,令朱禩孫任宣閫,乃自鄂渚走還岳陽。朱與夏通任長江之責,一上而一下,使中流蕩然,虜安行入無人之境,國安得不亡?嗚呼痛哉!)

正當艱難時(《送樊侍御漢中》),豈無濟時策(《遣興》)
連檣荊州船(《雨》),悠悠回赤壁(《過南嶽入洞庭》)

渡江第十[编辑]

(常時江水風波,不可狎視;虜渡江時,水乃鏡平,豈非天哉!)

濟江元自闊(《行次古城泛江》),輕船下吳會(《逢劉簿弟》)。南紀收波瀾(《衡州縣呈陸宰》),吾將罪真宰(《劍門》)

鄂州第十一[编辑]

(先時李雷奮為郡守,十月以臺論罷,至是無正官。張宴然以城降,金湯重鎮,正風寒中而去正守,當國者獨何心哉?)

鄂渚分雲樹(《過南嶽入洞庭》),春城帶雨長(《入行軍六第宅》)。惜哉形勝地(《懷鎮水居》),河嶽空金湯(《入衡州》)

江州第十二[编辑]

戎馬暗天宇(《送魏六丈交廣》),落日九江流(《送李功曹荊州》)。元惡迷是似(《入衡州》),化作長黃虯(《奉同郭給事》)

安慶府第十三[编辑]

岸轉異江湖(《過南嶽入洞庭》),江水流城郭(《春日梓州登樓》)。鴟鴞志意滿(《病柏》),山鬼獨一腳(《懷台州鄭尹》)

魯港之遁第十四[编辑]

(己未鄂渚之戰,何勇也!魯港之遁,何衰也!人心已去,國事瓦解,當是時惟豪傑拔起,首禍之權奸無救禍之理。哀哉!)

出師亦多門(《後出塞》),水陸迷畏途(《贈鄭十八賁》)。蹭蹬麒麟老(《贈射洪李四丈》),危檣逐夜烏(《過南嶽入洞庭》)

建康府第十五[编辑]

亭亭鳳凰台(《鳳凰台》),江城孤照日(《登牛頭山亭》)。胡來滿彤宮(《往在》),驅馬一萬匹(《北征》)

相陳宜中第十六[编辑]

(魯港敗後,陳宜中當國,首斬殿帥韓震脅遷之議,差強人意。宜中實無經綸,至秋託故遁歸。及不得已,十月再來,則國事去矣。哀哉!)

蒼生起謝安(《宴王使君宅》),翠華擁吳嶽(《壯遊》)。可以一木支(《水檻》),俯恐坤軸弱(《青陽峽》)

召張世傑第十七[编辑]

(京師內空,賴張世傑一軍自荊湖至。)

詔發西山將(《送郭中丞》),熊虎亙阡陌(《贈王思禮司空》)。笳鼓凝皇情(《贈左僕射嚴武》),佳氣向金闕(《北征》)

鎮江之戰第十八[编辑]

(張世傑率舟師趨金山,約殿帥張彥自常州陸出京口,揚州兵出瓜洲,三路交進,同日用事。既而揚州失期,先出取敗,常州竟不出。世傑多海舟,無風不能動,江水平,虜以水哨馬往來如飛,遂以潰敗。嗚呼!豈非天哉!)

海潮舶千艘(《送王砅使南海》),肉食三十萬(《昔遊》)。江平不肯流(《陪王使君泛江》),到今有遺恨(《壯遊》)

將相棄國第十九[编辑]

(丙子正月十八日,虜至皋亭山。是夜四鼓,宜中逃,翌日,世傑逃。)

扈聖登黃閣(《贈嚴八閣老》),大將赴朝廷(《草堂》)。胡為入雲霧(《送高司直閬州》)?浩蕩乘滄溟(《橋陵韻呈縣官》)

京城第二十[编辑]

當寧陷玉座(《往在》),兩宮棄紫薇(《詠懷》)。北城悲笳發(《夏夜歎》),失涕萬人揮(《送盧十四弟》)

京城二十一[编辑]

黃屋朔風卷(《故秘監蘇源明》),園林殺氣平(《送郭中丞太僕》)。宮殿青門隔(《送賈閣老出汝》),永懷丹鳳城(《送覃二判官》)

陵寢第二十二[编辑]

五陵花滿眼(《別何邕》),霜露在草根(《閬州東樓》)。冥冥子規叫(《法鏡寺》),重是古帝魂(《杜鵑》)

陵寢第二十三[编辑]

旄頭彗紫微(《衡州縣呈陸宰》),蚩尤塞寒空(《奉先縣永懷》)。愚智心盡死(《聽何氏歌》),漂蕩隨高風(《遣興》)

江陵第二十四[编辑]

(高達,京湖名將。己未解圍鄂州,賈似道許以建節,竟不與,而移以與呂文德。達怨望久矣,至是為京湖制置以城降,宣閫不能制。城初陷,朱祀孫仰藥不得死,既而亦降焉。)

聞說江陵府(《陝隘》),今又降元戎(《客居》)。甲外控鳴鏑(《贈王司空思禮》),肩輿強老翁(《王十五前閣會》)

淮西帥第二十五[编辑]

(夏貴既失長江,惟恐督府有成,無所逃罪;又恐孫虎臣以後進為將有功,總統出己上,日夜幸其敗覆。督府既潰歸廬州,竟不出,朝廷屢詔勤王,若罔聞知。國亡,乃以淮西全境獻北為己功焉。於是貴年八十餘矣,老而不死是為賊,其貴之謂歟!)

借問大將誰(《後出塞》)?戰骨當速朽(《前出塞》)。逆節同所歸(《詠懷》),水花笑白首(《送王砅使南海》)

揚州第二十六[编辑]

(李庭芝在揚州十餘年,畏怯無遠謀,惟閉門自守,無救於國。及景炎登極,以為首相,乃引兵輕出,渡海南歸。朱煥尋以城獻虜。哀哉!)

城峻隨天壁(《白帝城》),明來但自守(《潼關史》)。士卒終倒戟(《贈王司空思禮》),仰望嗟歎久(《九成宮》)

京湖兩淮第二十七[编辑]

(東南兵力,盡在江北,金城湯池,國之根本。高以荊州降,夏以淮西降,李死,淮東盡失,無復中原之望矣!哀哉!)

荊揚風土暖(《秋行官張望》),大城鐵不如(《潼關吏》)。泰山忽破碎(《登慈恩塔》),流落隨丘墟(《五盤》)

景炎擁立第二十八[编辑]

(予自蘇州歸闕,建議出二王於閩廣。及虜至,二王方出宮,蘇劉義、陸秀夫遇二王於溫。時陳宜中海船泊清嶴門,諸人往邀之,共圖興復。益王始建元帥,及張世傑自定海至,同趨三山。以五月一日,益王登極,改元景炎。)

漢運初中興(《述懷》),扶顛待柱石(《入衡州》)。疇能補天漏(《寄岑參》)?登階捧玉冊(《往在》)

福安府第二十九[编辑]

崔嵬扶桑日(《幽人》),闊會滄海潮(《桔柏渡》)。傾都看黃屋(《送班司馬入京》),此意竟蕭條(《贈韋左丞》)

幸海道第三十[编辑]

(自三山登極,世傑遣兵戰邵武,大捷,人心翕然。世傑不為守國計,即治海船,識者於是知其陋矣。至冬聞警,即浮海南去,天下事是以不可復為。哀哉!)

天王守太白(《九成宮》),立國自有疆(《前出塞》)。舍此復何之(《後遊修覺寺》)?已具浮海航(《壯遊》)

景炎賓天第三十一[编辑]

(御舟離三山,至惠州之甲子門駐焉。已而遷宮富場。丁丑冬,虜舟來,移次仙澳,與戰得利。尋望南去,止川,景炎賓天,蓋戊寅四月望日也。嗚呼,痛哉!)

陰風西北來(《北征》),青海天軒輊(《送從第亞》)。白水暮東流(《新安吏》),魂斷蒼梧帝(《贈秘書監李邕》)

祥興登極第三十二[编辑]

(戊寅四月十七日,衛王登極於川。)

浮龍倚長津(《別蔡十四著作》),參錯走洲渚(《入衡州》)。蒼梧雲正愁(《登慈恩塔》),初日翳復吐(《法鏡寺》)

祥興第三十三[编辑]

(六月,世傑自川北還,至崖山止焉。厓山乃海中之山,兩山相對,延袤中一衣帶水,山口如門。世傑以為形勝,安之。)

南遊炎海甸(《送魏六丈》),沃野開天庭(《橋陵韻呈縣官》)。真龍竟寂寞(《雷》),乾坤水上萍(《衡州送李大夫》)

祥興第三十四[编辑]

(己卯正月十三日,虜舟直造厓山,世傑不守山門,作一字陣以待之。虜入山門,作長蛇陣對之。二月六日,虜乘潮進攻,半日而破,死溺者數萬人。哀哉!)

弧矢暗江海(《草堂》),百萬化為魚(《潼關吏》)。帝子留遺恨(《過南嶽入洞庭》),故園莽丘墟(《逃難》)

祥興第三十五[编辑]

(世傑於戰敗後,乘霧雨晦冥,以數舟遁去。)

朱厓雲日高(《遣過》),風浪無晨暮(《懷台州鄭司戶》)。冥冥翠龍駕(《雨》),今復在何許(《宿清溪驛》)

祥興第三十六[编辑]

(初,行朝有船千餘艘,內大船極多。張元帥大小船五百,而二百舟失道,久而不至。北人乍登舟,嘔暈,執弓矢不支持。又,水道生疏,舟工進退失據。使虜初至行朝,乘其未集,擊之,蔑不勝矣。行朝依山作一字陣,幫縛不可復動,於是不可以攻人,而專受攻矣。先是,行朝以遊舟數出,得小捷。他船皆閩浙水手,其心莫不欲南。向若南船摧鋒直前,閩浙水手在北舟中,必為變,則有盡殲之理。惜世傑不知合變,專守法,嗚呼!豈非天哉!)

六龍忽蹉跎(《別唐十五誡》),川廣不可溯(《送汝陽王璡》)。東風吹春水(《送程錄事》),乾坤莽回互(《懷台州鄭司戶》)

祥興第三十七[编辑]

幽燕盛用武(《昔遊》),六合已一家(《後出塞》)。眼穿當落日(《喜達行在》),滄海有靈查(《喜晴》)

祥興第三十八[编辑]

客從南溟來(《客從》),黃屋今在否(《留別張使君》)?天高無消息(《幽人》),未忍即開口(《述懷》)

祥興第三十九[编辑]

南嶽配朱鳥(《望北》),地軸為之翻(《晦日尋崔戢》)。皇綱未為絕(《北征》),雲台誰再論(《覽柏中丞官制》)

陳宜中第四十[编辑]

(丁丑冬,御舟自謝女峽歸川,陳宜中船相失,莫知所之。)

管葛本時須(《別張十二建封》),經綸中興業(《述古》)。有志乘鯨鼇(《送王砅使南海》),南紀阻歸楫(《贈李光弼》)

張世傑第四十一[编辑]

(世傑得士卒云,每言北方不可信,故無降志。閩之再造,實賴其力。然其人無遠志,擁重兵厚資,惟務遠遁,卒以喪敗。哀哉!)

南國卷雲水(《舟中苦熱》),黃金傾有無(《遣懷》)。蛟龍亦狼狽(《溪漲》),反反復乃須臾(《草堂》)

張世傑第四十二[编辑]

長風駕高浪(《龍門》),偃蹇龍虎姿(《病柏》)。蕭條猶在否(《止水遣懷》)?寒日出霧遲(《早發射洪》)

蘇劉義第四十三[编辑]

(蘇,京湖老將。雖出呂氏,乃心專在王室,永嘉推戴,實建大功。後世傑用事,志鬱鬱不得展。其人剛躁不可近,然能服義,終始不失大節。厓山與其子俱得脫,亦不知所終。)

驊騮事天子(《送高司直》),龍怒拔老湫(《送韋十六評事》)。鼓枻視青旻(《寄薛三郎中》),烈風無時休(《登慈恩塔》)

曾淵子第四十四[编辑]

(曾淵子,元貶雷州,御舟南巡,復與政事。厓山之敗,曾欲赴水,為蘇父子所留,同得脫。其家竟沒虜。後還五羊,有人見其子雷郎者焉。哀哉!)

子負經濟才(《別唐十五》),鬱陶抱長策(《貽華陽柳少府》)。安得萬里風(《夏夜歎》),南圖回羽翮(《送嚴公入朝》)

江丞相萬里第四十五[编辑]

(先生居饒州,虜入城,先生投府第中池水死。其弟萬頃,於廳事上被執殺死。哀哉!)

星折臺衡地(《送蘇州李長史》),斯文去矣休(《送王信州厓北》)
湖光與天遠(《過洞庭》),屈注滄江流(《奉同郭給事》)

趙倅昂發第四十六[编辑]

(虜至池州,倅昂發蜀人,夫婦自經死。)

風雷颯萬里(《大雨》),大江動我前(《水會渡》)。青衿一憔悴(《衡州縣學》),名與日月懸(《陳拾遺故宅》)

將軍王安節第四十七[编辑]

(常州敗,虜生獲王安節,不屈而死。虜謂:過江以來,武人忠義者,惟王安節一人。安節乃節度使王堅子也。)

激烈傷雄才(《金華山觀》),直氣橫乾坤(《別李義》)。 惆悵汙血駒(《別張建封》),見此忠孝門(《柏中丞降官制》)

李安撫芾第四十八[编辑]

(肯齋先生,蜀人,寓居衡陽。乙亥留夢炎為潭帥;夢炎歸相,始起先生為代。先生倉卒運掉城守甚備。及城陷,先生殺其家人,乃自焚死。哀哉!)

殺氣吹沅湘(《入衡州》),高興激荆衡(《李八判官》)
城中賢府主(《課伐木》),千秋萬歳名(《夢李白》)

李制置庭芝第四十九[编辑]

(庭芝得爰立之命,引兵至泰州,為虜所困。泰州孫九賣城,庭芝被執,誅於揚州市。雖無功於國,一死為不負國矣。)

空留玉帳衛(《送嚴公》),那免白頭翁(《陪章留後》)
死者長已矣(《石壕吏》),淮海生清風(《送高司直》)

姜都統才第五十[编辑]

(淮東猛将,揚州前後主戰皆其人也。及泰州破,被執,虜愛其才勇,啖以官爵,不肯降,罵諸負國者,臨刑含血以噴,罵虜不絶口,其英風義烈,淮人言之無不傷歎。惜哉!)

屹然強冠敵(《贈王司空》),古人重守邊(《後岀塞》)
惜哉功名忤(《薛大保》),死亦垂千年(《義鶻》)

張制置珏第五十一[编辑]

(蜀之健将,元與昝萬壽齊名。昝降,張獨不降,行朝擢授制閫,未知得拜命否?蜀雖糜碎,珏竟不降,為左右所賣,珏覺而逃遁,被囚鎖入北,不肯屈,後不知如何?)

氣敵萬人将(《楊監畫鷹》),獨在天一隅(《遣懷》)
向使國不忙(《九成宮》),功業竟何如(《别張建封》)

陸樞密秀夫第五十二[编辑]

(字君實,文筆英妙,自維揚幕入朝。京師陷,永嘉推戴有力;及駐厓山,兼宰相,凡朝廷事,皆秀夫潤色綱紀之。厓山陷,與全家赴水死。哀哉!)

文彩珊瑚鈎(《奉同郭給事》),淑氣含公鼎(《張九齡》)
烱烱一心在(《嚴武》),天水相與永(《渼陜西南臺》)

勤王第五十三[编辑]

(甲戌冬,詔天下勤王,予守章貢,首應詔,意同志者當接踵而奮,已而竟無應者。予遂以孤軍赴闕,世事不濟,殆由於此。哀哉!)

出師亘長雲(《後岀塞》),盡驅詣闕下(《往在》)
首唱恢大義(《衡州縣學》),垂之俟來者(《蘇源明》)

蘇州第五十四[编辑]

(予領兵赴闕時,陳宜中歸永嘉,留丞相夢炎當國。夢炎意不相樂,岀予以制閫,守吳門。尋以獨松事急,陳丞相、留丞相、陳樞密文龍連書趣还宿衛,予不得已行。未㡬,姑蘇陷。哀哉!)

嵯峨閶門北(《北遊》),朱旗散廣川(《餞裴二端》)
控帶莽悠悠(《送韋十六評事》),惨淡陵風煙(《草堂》)

拜相第五十五[编辑]

(予自吳門還,遣守獨松,戍餘杭。丙子正月初二日,除知臨安府,辞不拜,引輕兵至闕,陳大義,不得見。十八夜,宜中逃。次日早,予除樞密使;午拜丞相、樞密使、都督諸路軍馬。然事已無及,無可奈何矣。予不敢當亡國之名,請有危難捐軀而已。)

我來屬時危(《九成宮》),朝野色枯槁(《送長孫待御》)
倚君金華省(《張九齡》),不在相逢早(《贈射洪李四丈》)

岀使第五十六[编辑]

(初,宜中蒙蔽外庭,如遣使北軍求議和約,見伯顔於長安堰,已而不如約。故虜徑至高亭山,要以相見,宜中遂逃。上下皆莫知其詳。予既辞相印不拜,遂奉上命,以議和為名,在虜营,虜強以降。余見伯顔,開陳大義,詞氣慷慨,虜頗傾動,尋留不遣。而丞相吳堅、右丞賈餘慶、同知樞密院謝堂以下,竟自納款。余責伯顔留使失信,及数虜罪惡,以死自誓,而一無所及矣。痛哉!)

隔河見胡騎(《前岀塞》),朝進東門营(《後出塞》)
皇皇使臣體(《寄崔部事》),詞氣浩縱横(《春陵行》)

發京師第五十七[编辑]

(自國都失守,應降表及行下省札播告歸附皆不敢使余聞知。予居虜中,欲求速死,虜衛守甚嚴,務為塗塞耳目。二月八日,大臣吳堅、賈餘慶、家鉉翁、刘岊皆以祈請使為名下船詣北庭,虜忽驅余並行。余不肯往,被其捽迫,不得已行。至謝村,㡬逃去。)

東下姑蘇臺(《壮遊》),揮涕戀行在(《北征》)
蒼茫雲霧浮(《發秦州》),風帆倚翠盖(《凼人》)

去鎮江第五十八[编辑]

(余至京口,北行有日矣。余欲引决,同行士杜滸曰:「且逃。逃不獲,死未晚也。」遂謀走真州。時江中皆北船,偶物色一空船在虜籍外,捐重貲約之。二月晦日夕一更後,予約同行十一人潜岀邸,挾刃自随,不濟則自殺。幸而安行無虞,遂泝流而上。虜船綿亘江上,㡬不得出。三月朔抵真州,今而後喜可知也。)

京口渡江航(《送許八十遺》),窮途仗神道(《送魏六丈》)
蕭條向水陸(《入衡州》),雲雨白浩浩(《送長孫侍御》)

至真州第五十九[编辑]

(余至真州,登城四望,徘徊感歎。守苗再成慷慨有志畧,聞余言,踴躍思奮。余即作書報制閫李庭芝及約淮西夏貴,又作諸州太守書,約以興復。苗守遣人四岀導意。两日久,與余講進取方畧,使天命再宋。是行也,中興之機也。一人狐疑,事乃大繆。惜哉!)

萬里長江邊(《送高司直》),去國同王𥺤(《蓬泉驛》)
青山意不盡(《上牛頭寺》),皇天照嗟嘆(《舟中苦熱》)

行淮東第六十[编辑]

(李庭芝聞余至真州,以為來說城,遣使数十輩來涖殺予。苗再成不肯,然不得不岀予以自白。以上巳日紿余岀城門,閉城不答。余欲赴濠死。未㡬,苗遣五十人送行。行五十里,布刃於野,詰問甚久。使一語可疑,即為草間血矣。其人信余言,為之歎惋,送至州境。夜至揚州西門,欲扣城入,前却數四。四人逃去,余與七人走荒野空屋中。是日,虜萬騎自屋後過,幸而苟免。自是變姓名,趨高郵。初五,夜行屡迷失道。旦虜哨,各鳥獸竄伏。縳去一人,殺傷一人,又幸喜脫余。時日夜在死亡中,驚惴危懼,飢餓無聊,人生逆境有如此者。哀哉!)

客子中夜發(《赴奉先縣》),月照白水山(《彭衙行》)
悲辛但狂頋(《懷鄭十八戶處》),浩蕩前後間(《清溪》)

自淮歸浙東第六十一[编辑]

(余高郵道中遇哨得脫,行数十里,匍匐不能行。幸遇村夫,雇倩籮擡入郡。又有被傷者,扶持強行,血衣淋漓,見者傷惜。初七日,至郡,地分官盤詰甚至,稱制置司有報「文丞相來說城」,合一路覺察,不納南來人。余等既變姓名,地分官見有傷者,不疑,聽下船去。沿途歴盡艱險,得至泰州城下。伏十餘日,趍通州。自下船後,哨騎或隔五里,或隔十里,驚惶連日。逹通州城,反覆詰問,數日不納。不得已,從地分官吐實語。太守楊思復遂得覆䕶,主圃子,内大舟中,然後以海舟送歸浙東。船中遇風波,屡覆,又遇賊追逼数四。是行寄一生於萬死,不復望見天日。至永嘉,惟存六人。)

北走驚險難(《彭衙行》),十步一回首(《相從歌》)
碧海吹衣裳(《又上後園山脚》),掛席上南斗(《别張使君》)

至福安第六十二[编辑]

(益王以天下兵馬都元帥、衞王以副元帥建號於永嘉,随趍三山開府。予四月八日到永嘉,則元帥舟去已一月矣。亟使副守李珏驛報行府,陳丞相即遣人來議擁立事,余深贊大議。五月一日,登極,予以觀文殿學士侍讀,召赴行在。二十六日至行都,即再相。然國方草創,陳宜中尸其事,專制於張世傑,余名宰相,徒取充位,遂不敢拜,議岀督。)

握節漢臣回(《鄭駙馬》),麻鞋見天子(《述懷》)
感激動四極(《嚴武》),壮士淚如雨(《聽楊氏歌》)

福安宰相第六十三[编辑]

(余至通州,地分官以制置司文移為說,甚作難阻。余不得已,吐實以通楊帥守思復,乃云諜報「許浦有馬根尋文丞相」,甚信余言,不直制司。予然後得楊守存恤,遂遵南歸。及過明州東門,有列岸数百艘,初不知為虜把隘船也;後問之東門道士,云是目虜頭目,見船過,聞左右曰「此何船?」皆以漁舟對,遂得善去。嗚呼危哉!楊守為余言「欲得海船数百艘,當約許帥文德擁兵勤王」,慨然有誓清之志。予至永嘉,即詳報陳丞相,不以為信,乃遣毛浚之通州,而不以告余。浚至通州守問予何以無書,遂發怒,浚㡬不免。浚岀,而通遂降虜矣。惜哉!)

紛然喪亂際(《柏中允制》),反覆歸聖朝(《鄭䖍》)
秉鈞孰為偶(《贈李八判官》),扶顛永蕭條(《李光弼》)

南劍州督第六十四[编辑]

(始余至永嘉,留一月候命。永嘉及台、處豪傑皆來自獻,願從海道作戰守規模。予至福安,欲还永嘉謀進取,廟謨不以為然,遂議開督于廣。廣陷,乃出南劍開府,聚兵財為收復江西計。于時,幕府選辟皆一時名士。宜中既棄臨安,及三山登極,欲倚世傑復浙東西以自洗濯,所以阻予永嘉之行。後取定海兵敗,李珏為制閫,衆方思用予,悔已不及,惜哉。)

劍外春天逺(《送班司馬入京》),江閣鄰石面(《蕳嚴雲》)
幕府盛才賢(《次古城店》),意氣今誰見(《白馬》)

汀州第六十五[编辑]

(予在劍,朝廷嚴趣之汀。十月行,十一月至汀州,而福安随陷,車駕幸海道矣。事會之不齊如此,哀哉!)

雷霆走精銳(《送樊侍御》),斧鉞下青冥(《送李大夫》)
江城今夜客(《出郭》),惨淡飛雲汀(《薛判官》)

梅州第六十六[编辑]

(予至汀,汀守[1]可疑,汀兵非素所拊循,寇兵自贛、自劍交至。丁丑正月,行府遂引兵趨漳州、龍巖,謀入衛漳、潮,道阻。三月入梅州,時麾下頗不循法,斬二都統,軍政一新焉。)

楼角凌風逈(《東楼》),孤城隱霧深(《野望》)
萬事随轉燭(《佳人》),秋光近青岑(《伐木》)

贛州第六十七[编辑]

(五月引兵自梅出嶺時,贛吉兵皆來。會六月大捷於雩都,進攻興國縣,縣返正。於是,駐屯遣大兵攻贛州,又以偏師岀吉州。贛諸縣皆復,虜號令惟行於城中。吉水、永豐、萬安、永新、龍泉以次皆復,臨、洪、袁、瑞莫不響應,詣軍門請約束者相継。興國、黄州新復,皆來請命。汀州有偽天子黃從,斬首至府,上下翕合,氣勢甚盛,天若祚宋,則是舉也。幸而一捷,國事垂成之候也。)

崆峒殺氣黑(《壮遊》),灑血暗郊垌(《薛判官》)
哀笳曉幽咽(《留花門》),石壁断空青(《西閣》)

江西第六十八[编辑]

(行府偏師岀吉州者,戰于鍾步,不利;攻贛兵不幸相継而敗。行府孤立,時處置安撫鄒㵯聚兵数萬在永豐境,行府引兵就之;會其軍亦潰,而虜自後追及不可支,雖人謀之不臧,殆天意之未順,每一念此,氣殪欲絶。哀哉!)

東望西江永(《第觀》),高義在雲臺(《建封》)
到今用鉞地(《草堂》),霜鴻有餘哀(《金華山》)

江西第六十九[编辑]

旄頭初俶優(《将適江陵》),義士皆痛憤(《草堂》)
乾坤空峥嵘(《畫鶻》),嚮者留遺恨(《空靈岸》)

復入廣第七十[编辑]

(行府敗於江西,收散兵復入汀,尋岀會昌,入安逺,趨循州,是冬屯南嶺。戊寅二月,岀惠州海豐縣,駐於麗江涌,遍遣使沿海訪問車駕。六月,翠華至厓山,行府移船澳。八月,進少保信國公,職任依舊。行府欲赴闕,張世傑阻隔於中,不果行。)

東浮滄海漘(《薛郎中》),南為祝融客(《詠懷》)
漂轉混泥沙(《柴門》),迫此短景急(《龍門》)

駐惠境第七十一[编辑]

朱鳯日威垂(《北風》),羅浮展衰步(《詠懷》)
北風吹蒹葭(《秋行官張望》),送此齒髮暮(《雨》)

駐潮陽第七十二[编辑]

(十月引兵趋潮陽,稍平羣盗,人心翕然。)

寒城朝煙淡(《吳侍御宅》),江沫擁春沙(《逺遊》)
群盗亂射虎(《雷》),回首白日斜(《熹晴》)

同府之敗第七十三[编辑]

(十一月,諜報虜大衆至漳泉。度势不敵,移屯将趋海豐,為虜騎追及於中道。時行已数日,不為備,倉卒潰散,遂被執。)

送兵五千人(《北征》),散足盡两靡(《種萵苣》)
留滯一老翁(《雨》),盖棺事則已(《奉先縣》)

行府之敗第七十四[编辑]

(自國難後,行府白手起兵,展轉患難,東南跋涉萬餘里,事不幸不濟,然臣子盡心焉爾矣,成敗天也,獨奈何哉!)

翠盖蒙塵飛(《詠懷》),仗鉞奮忠烈(《北征》)
千秋滄海南(《張九齡》),事與雲水白(《王思禮》)

南海第七十五[编辑]

(今被執後,即服腦子約二两,昏眩久之,竟不能死。及至張元帥所,衆脅之跪拜,誓死不屈。張遂以客禮見。尋置海船中,守䕶甚謹。至厓山,令作書招張世傑。手寫詩一首復命,末句云:「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青」,張不強而止。厓山之敗,親所目撃,痛苦酷罰,無以勝堪。時日夕謀陷海,而防閉不可出矣。失此一死,困苦至於今日,可勝恨哉。)

開帆駕洪濤(《遣遇》),血戰乾坤赤(《送李判官》)
風雨聞號呼(《草堂》),流涕灑丹極(《别蔡著作》)

南海第七十六[编辑]

南海春天外(《送叚功曹》),秪應學水仙(《舟中》)
自傷遅暮眼(《寓目》),為我一澘然(《李使君》)

至廣州第七十七[编辑]

(自厓山至五羊,壮哉!郡真形勝之國也。往年虜平其城,收復後不能完整為守,國計哀哉,吾國之無人乎?)

南方瘴癘地(《雷》),白馬東北來(《白馬》)
長城掃遺堞(《李弼》),涙落強徘徊(《鄭附馬楼臺》)

至南安軍第七十八[编辑]

(予四月二十二日離五羊;五月四日岀梅嶺,至南安軍,錀置舟中。予不食,擬至虜陵得瞑日,庶㡬首丘之義云。)

短日行梅嶺(《哭李常侍》),天門欝嵯峨(《别唐誡》)
江西萬里船(《春夜留宴》),歸期無奈何(《何将軍山林》)

過章貢第七十九[编辑]

崆峒地無軸(《送從弟亞》),江山雲霧昏(《别李茂》)
萍漂忍流涕(《入行軍六弟宅》),故里但空存(《後岀塞》)

至吉州第八十[编辑]

掛颿逺色外(《雨》),緬邈懷舊丘(《破船》)
江水風蕭蕭(《桔柏渡》),烏啼滿城頭(《發秦州》)

吉州第八十一[编辑]

泊舟滄江岸(《課伐木》),身輕一鳥過(《送蔡師魯》)
請為父老歌(《羗村》),歌長撃樽破(《屏跡》)

吉州第八十二[编辑]

戚戚去故里(《前岀塞》),我生苦飄零(《通泉驛》)
回身視綠野(《送李校書》),伹見西嶺青(《揚旗》)

過臨江第八十三[编辑]

(自離南安軍,五日而至廬陵,七日過臨江,八日至豐城。余雖不食,未見其殆。衆以飲食交相逼迫,予念既過鄕州,已失初望,委命荒濱,立節不白,且聞暫止金陵郡,岀坎之會,或者有隕自天未可知也,遂復飮食,勉狥衆情。初衆議以予漸殆,欲行無禮,掩鼻以灌粥酪,至是遂止,乃知夷齊之心事,由其獨處荒山,故得行其志耳。)

獨帆如飛鳴(《贈蘇傒》),清江轉山急(《早發射洪》)
回首白雲多(《何将軍山林》),山寒夜中泣(《龍門鎮》)

過隆興第八十四[编辑]

(隆興自陷沒後,忠義奮起,㡬於返正,屠㓕殆盡,過而傷之。)

臨江久徘徊(《山寺》),再讀徐孺碑(《張九齡》)
交遊颯向盡(《餞裴二端公》),到今耆舊悲(《病橘》)

江行第八十五[编辑]

畏途随長江(《白沙渡》),萬里滄茫水(《憶鄭南玭》)
遊子去日長(《成都》),壮心不肯已(《戯贈友》)

江行第八十六[编辑]

江水東流去(《陪王侍御宴》),浮雲終日行(《夢李白》)
别離經死地(《鄭附馬池》),飮啄愧殘生(《草堂》)

江行第八十七[编辑]

蕭蕭白揚路(《李邕》),死人積如丘(《遣興》)
大江東流去(《成都》),蒼山旌斾愁(《韋評事》)

江行第八十八[编辑]

連山暗烽燧(《送從第亞》),川谷血横流(《送樊侍御》)
揮泪臨大江(《送韋諷》),上有行雲愁(《遣興》)

江行第八十九[编辑]

(六月六日過隆興。十二日至金陵,囚邸。八月二十三日渡江北行。事會多有可慨,尚何言哉?)

朔風飄胡雁(《遣興》),江城帶素月(《聽楊氏歌》)
安得覆八𬈑(《客居》),滂泥洗吳越(《喜雨》)

北行第九十[编辑]

(八月二十六日至揚州。九月初一日,哭母小祥於邳門外。初九日,至徐州弔項羽故宮地,登黄楼臺,讀子由賦。十二日至沛縣,縣有歌風臺。十五日至東平府。十七日至高唐州。十八日過平原。二十日至河間府。二十一日至保定府。)

浮雲暮南征(《前出塞》),我馬向比嘶(《日沙渡》)
荆棘暗長原(《園官送莱》),子規晝夜啼(《客居》)

北行第九十一[编辑]

清秋望不極(《野望》),中原杳茫茫(《成都》)
游子悵寂寥(《桔柏渡》),下馬古戰場(《遣興》)

北行第九十二[编辑]

浮雲連海岱(《兖州城楼》),寒蕪際碣石(《昔遊》)
落景惜登臨(《杜侍御江楼》),人煙渺蕭瑟(《北征》)

北行第九十三[编辑]

平野入青徐(《兖州城楼》),桑柘葉如雨(《昔遊》)
信美無所適(《成都》),沉思情延佇(《雨》)

北行第九十四[编辑]

乾坤㡬反覆(《蘇侍御渙》),乘凌惜俄頃(《渼陂西南臺》)
懷古視平蕪(《遣懷》),令人發深省(《奉先寺》)

北行第九十五[编辑]

游子無根株(《贈李四文》),世梗悲路澀(《送程錄事》)
關山雪邊看(《秋行官張望》),愁思胡笳夕(《喜逹行在所》)

至燕城第九十六[编辑]

(十月一日至燕城。越五日,送千戶所枷禁。十一月初一日,蘇枷。初九日,領赴北庭引問。余不跪,抗詞不屈。尋復還獄待死,以至今日云。)

往在西京時(《往在》),胡星墜燕地(《别唐誠》)
登臨意惘然(《登惠義》),千秋一拭涙(《酧薛判官》)

至燕城第九十七[编辑]

浩蕩想幽冀(《夏日歎》),行行郡國遥(《野望》)
天寒落萬里(《遣興》),回首向風颷。

至燕城第九十八[编辑]

百年不敢料(《龍門閣》),先後無醜好(《遣興》)
絶境與誰同(《送裴二》),飄泊南庭老(《舟中》)

入獄第九十九[编辑]

陰房鬼火青(《玉華宮》),白日亦寂寞(《昔遊》)
自非曠士懷(《登慈恩塔》),居人莽牢落(《送樊侍御》)

入獄第一百[编辑]

天黑閉春院(《大雲寺》),今如罝中兔(《懷鄭司戶》)
人間夜寥閴(《夜聽許十誦許》),永日不可暮(《夏夜歎》)

入獄第一百一[编辑]

行行見羈束(《寫懷》),斯人獨憔悴(《夢李白》)
欲覺聞晨鍾(《遊奉先寺》),青燈死分翳(《宿鑿石浦》)

入獄第百二[编辑]

劳生共乾坤(《寫懷》),何時有終極(《别贊上人》)
燈影照無睡(《大雲寺》),今夕復何夕(《贈衛公處士》)

入獄第一百三[编辑]

眼前列杻械(《草堂》),熊掛玄蛇吼(《上水遣懷》)
夜看豐城氣(《詠懷》),朝光入甕牗(《晦月》)

入獄第一百四[编辑]

徘徊虎穴上(《寄贊上人》),吾道正羈束(《觀水漲》)
落日将何如(《宴歴下亭》),清文動哀玉(《别薛判官》)

懷舊第一百五[编辑]

(自百五至百九,皆懷念故人為王事而沒者,固多不能盡紀,嗚呼哀哉!自百二十六至百三十八,皆師友之際、同列之情,死生契闊,不能自已也。)

風塵淹白日(《寄第五弟》),乾坤霾漲海(《将適江陵》)
為我問故人(《送高司直》),離别今誰在(《懷灞上遊》)

懷舊第一百六[编辑]

天寒昏無日(《石龕》),故鄕不可思(《赤思》)
訪舊半為鬼(《贈衛處士》),惨惨中膓悲(《送方書記》)

懷舊第一百七[编辑]

故園花自彂(《憶弟》),無復故人來(《昔遊》)
乱離朋友盡(《遣懷》),幽珮為誰哀(《雨》)

懷舊第一百八[编辑]

故人入我夢(《夢李白》),相視涕闌干(《彭衙行》)
四海一塗炭(《逃難》),焉用身獨完(《垂老別》)

懷舊第一百九[编辑]

中夜懷朋友(《宿清溪驛》),百年見存沒(《鄭公䖍》)
風吹蒼江樹(《雨》),寒月照白骨(《北征》)

金應第一百一十[编辑]

(承信郎路分金應,元備筆扎使令,性剛知義,随勤王入京。余陷虜,左右星散,惟應無叛去志。在鎮江得同脫,狼狽淮東,備嘗艱苦,至通州,以憂欝病死,葬城下。哀哉!)

追随三十載(《送顧文學》),艱難愧深情(《羌材》)
何處埋爾骨(《鹿頭山》),呼號傍孤城(《懷鄭司戶》)

張雲第一百一十一[编辑]

(路鈐張雲,元吉州敢勇将官,随閫勤王。余既陷虜,張雲引兵自婺建劍汀歸里,虜已據吉城。雲不勝憤,七月引所部袭虜於南柵門,擊殺甚衆。本為散退之計,會天明戰渴,赴江飲水,尋被衝溺死。使能少忍,當為吾用。哀哉!)

痛憤寄所宣(《義鶻》),四方服勇决(《北征》)
壮士歛精魂(《客居》),里巷猶嗚咽(《赴奉先縣》)

劉欽貢元第一百一十二[编辑]

(字敬德,吉州貢士,素有志氣,好功名上下今古,健於議論。余開府汀城,敬德來寧都就招諭使鄒㵯,會虜暴至,竟死乱兵中。同時死者,鞠華叔、顔斯立、顔起巖,皆郡之英俊,能為時立事功者,天生人才若此,曾未施一技速折乃爾。哀哉!)

文章日自負(《蘇公源明》),去家死路傍(《上後園山脚》)
高視見覇王(《劍門》),感子故意長(《贈衛處士》)

吕武第一百一十三[编辑]

(環衛官吕武,太平人,面旗為軍。余陷虜,應募随從北行。其人勁烈,面折人,觸忌諱不避;然忠鯁,人皆服之。余與同脫鎮江,行淮東,患難中賴以自壮。及開府南劍,遣其結約江淮道,尋阻武間關。数千里即余於汀梅。挺身寇寨,化賊為兵,方将率数千人出江西,以無禮於士大夫,遭横逆死。死之日,一軍為流涕。哀哉!)

疾惡懷剛腸(《壮遊》),世人皆欲殺(《不見》)
魂魄猶正直(《南池》),回首肺肝熱(《鐵堂》)

鞏宣使信第一百一十四[编辑]

(團練使、都統招諭使鞏信,荆湖老将,沉勇有謀,奉朝命引所部随府。予自興國趋永豐,虜追在後,於東固方石嶺下大戰,信據險堅立不動,中数箭死,土人葬之,如生。尋奏贈清逺軍承宣使,立廟戰所,而迄未有以慰忠魂也。哀哉!)

壮士血相視(《嚴公武》),斯人已云亡(《楊監草書圖》)
哀哀失木狖(《吳侍郎江上宅》),夜深經戰場(《北征》)

張秘撰汴第一百一十五[编辑]

(秘閣脩撰、廣東提舉督府参謀張汴,蜀人,嘗為二吳客佐荆湖幕,習兵事。予自贛勤王,汴即入幕;開督後,領䄂一府,知無不為。空坑之敗,秘撰易軍士皂衣伏草中,死乱兵。後鄒處置得其尸,棺歛焉。哀哉!)

入幕旌旗動(《别魏侍郎》),揮翰綺繡揚(《汝陽王璡》)
煙霧蒙玉質(《赴奉先縣》),斯人今則亡(《遣興》)

繆朝宗第一百一十六[编辑]

(環衛官、知梅州繆朝宗,淮人,有意氣,嘗為常熟邠氏客,從余於平江。予歸福安,自婺間道來相從。精練幹实,孜孜奉公,軍府器械,悉岀其手。空坑之敗,自經於山間。哀哉!)

空荒咆熊羆(《課伐木》),摧殘沒藜莠(《枯棲》)
平生江海心(《破船》),其人骨已杇(《喜晴》)

閩三士第一百一十七[编辑]

(督機秘書謝杞、督幹架閣許由、督幹架閣李幼節,閩士之秀,皆登科。杞,太學名士。空坑之敗,不知所終。哀哉!)

俊逸鮑参軍(《憶李白》),優游謝康樂(《石櫃閣》)
豺虎正縱横(《久客》),南行道彌惡(《青陽陜》)

諸幕客第一百一十八[编辑]

(督府架閣吳文煥、督遣林棟等,皆閩士,有幹實,宣劳幕府。空坑之敗,被執,尋遇害。哀哉!)

入幕未展才(《贈李八判官》),辛苦在道路(《送高司直》)
回首一茫茫(《送李判官》),風悲浮雲去(《遣興》)

趙太監時賞第一百一十九[编辑]

(直寳章閣、軍器太監、督府参議官、江西招討副使趙時賞,宗室,有志氣,首宰旌德,以一縣抗虜,数有功。京師陷,入閩行朝,擢知邵武軍,以棄城罪去。自余開督,随府典兵数将,偏師以當一面,神采明雋,議論慷慨。空坑之敗,走之吳溪,尋被執於隆興,遇害。哀哉!)

豪傑貴勲業(《送殿中楊豊》),宗支神堯後(《贈李入判官》)
平生白羽扇(《嚴武公》),欝結回我首(《述懷》)

劉沐第一百二十[编辑]

(宣教郎、督府機宜帶行大府寺簿刘沐,字淵伯,予隣曲朋友,從勤王補官。予陷,淵伯領諸軍還。及予歸國,淵伯收部曲赴府,會於汀,專将一軍,為督帳親衛,沉實有謀,圓機應物。凡江西忠義,皆淵伯所號召,晝夜酬應,精力不倦。會病劇,乍起。空坑之敗,不得脫,遇害於隆興。長子同日刑。次子貢元,死空坑乱兵。余收其第三幼子,亦沒於廣。哀哉!)

王翰願卜隣(《贈韋左丞》),稽康不得死(《遣興》)
落月滿屋梁(《夢李白》),悲風為我起(《金華山觀》)

孫㮚第一百二十一[编辑]

(宣教郞、帶行監官告院、知吉州龍泉縣孫㮚,予長妹夫也。予引兵岀贛,其邑人奉㮚以邑返正,尋為親黨所陷,遇害於隆興。哀哉!)

故人有孫宰(《彭衙行》),義均骨肉地(《餞裴二端分》)
連為糞土叢(《往在》),揮手灑衰泪(《别建封》)

彭司令震龍第一百二十二[编辑]

(宣教郎、帶行大社令、知吉州永新縣彭震龍,予次妹夫也,性跌宕,喜功名,起兵随勤王。及歸,郡邑已陷。乃結湖南諸峒豪傑,謀興復。余岀江西,即以縣返正,虜遣軍攻之,其親黨内應,被執,遇害於郡城。哀哉!)

堂上會親戚(《送李校書》),可憐馬上郎(《白馬》)
呻吟更流血(《北征》),干戈浩茫茫(《南池》)

蕭從事燾夫第一百二十三[编辑]

(從事郎蕭燾夫,永新人,工詩與字,從予山中。久,其兄敬夫詩尤豪俊,亦嘗客吾門。燾夫從勤王得官,及歸,贊彭司令收復鄉邑,規以正道。予至興國,詣府白事,意氣慷慨。邑城陷,兄弟俱不免。哀哉!)

灑翰銀鈎連(《陳合遺故宅》),翩躚山顛鶴(《西閣曝日》)
惨淡鬪龍蛇(《喜晴》),及兹歎冥漠(《青陽候》)

蕭架閣第一百二十四[编辑]

(督幹架閣監軍蕭明哲,字元甫,吉州貢士,性剛毅,遇事有膽氣,明於大節。予至汀梅,來從督府幕。及出江西,監贛縣義兵收復萬安縣,尋復龍泉。行府敗,元甫入野陂,連結諸寨拒虜。被執,死於洪。哀哉!)

諸生舊短褐(《橋陵》),張目視寇讐(《送韋評事》)
高義終焉在(《送王信州》),白骨更何憂(《得弟觀書》)

陳督幹第一百二十五[编辑]

(督幹監軍陳子敬,贛人,以貲力雄鄉里。舊從予逰。行府至汀,子敬招集義兵置屯皂口,以㩀贛下流,以遏虜船往來。及行府攻贛,子敬行其謀,功效甚著。行府敗,舉兵黄塘,連結山寨,不降。重兵袭潰,不聞所終。哀哉!)

挺身艱難際(《送韋評事》),虎穴連里閭(《課伐木》)
高天意悽惻(《送韋諷》),同盡随丘墟(《謁文公上方》)

陳少卿第一百二十六[编辑]

(帶行太府少卿、福建提刑督府参議官陳龍復,泉州老儒,號清陂先生,丙辰登科,沈厚朴茂,有前輩風流,平生所歷州縣皆以清儉著名。余開府南劍,辟入幕,老成重一府,尋遣往漳潮計事。行府自江南再入廣,先生聚兵循梅,來會後分司潮陽,應接諸路。四方豪傑,翕然響應,積糧治兵,行府由是趍潮陽。及移屯為虜所追袭,先生遂不免,時年七十三。哀哉!)

卿月昇金掌(《江陵送高大卿》),老氣横九州(《送韋評事》)
前輩復誰紀(《李公邕》),吾道長悠悠(《發秦州》)

鄒處置第一百二十七[编辑]

(兵部侍郎、江東西處置副使督府参贊軍事鄒㵯,字鳯叔,吉水人,慷慨有大志,以豪俠行臺郡間,從予勤王,補武資至将軍。景炎換文以寺丞領江西招諭副使,聚兵寧都,氣勢甚盛。寧都被執,變姓名為卜者,虜不知其為招諭使也,入贛城得脱。尋聚兵永豐、興國間,行府奏授江西安撫副使,統兵数萬攻興國縣。尋會行府,至縣返正,别軍復永豐,進授江東西處置副使,屯兵永豐境上,以烏合,一日而潰,行府失助,於是有空坑之敗。哀哉!)

東郊暗長戰(《吳侍御江上宅》),死地脫斯須(《将適江陵》)
庾公興不淺(《張九齡》),居然屈壮圖(《别蘇溪》)

鄒處置第一百二十八[编辑]

(行府再入廣,奏以公充都督府分司,置司永豐、興國間,接應江淮。虜自隆興遣大兵攻袭,公萬死一生,備經艱難,竟得脫。引江西兵入廣,會行府於潮陽。及移屯,公為殿事。岀不虞虜至麾下,火急自剄,扶入南嶺,踰十日死。是行,公所将皆江西頭目,以取行府為名。使行府入江西,十萬衆立辦,天之未啓中興也,奈何!公有子甚俊,先卒,家人散失無餘。公嘗謂予「欲立富田鄒氏子為嗣」,不果,至是絶。哀哉!)

方當用節鉞(《相中允》),不返舊征魂(《東楼》)
凄凉餘部曲(《送郭中丞》),發聲為爾吞(《别李義》)

劉監簿第一百二十九[编辑]

(宣教郎、帶行軍器監簿、督府機宜刘子俊,字民章,吾鄉之傑也,嘗領漕貢。余開督興國,民章來計事。行府敗,民章收散兵於洞源,接應諸郡縣;尋引軍入廣道,遇虜潰亡。未㡬,再招集,與鄒處置同詣行府,會於潮陽。越二十日,而行府敗,民章被執,莫知所終。哀哉!)

艱難奮長戰(《潼關吏》),高義薄行雲(《畫街行》)
死為殊方鬼(《客堂》),三夜頻夢君(《夢李白》)

劉監簿第一百三十[编辑]

秀氣衝星斗(《贈李八丈》),壮筆過飛泉(《李十五丈》)
舊遊易磨㓕(《汝陽王璡》),魂傷山寂然(《妻子入蜀》)

蕭資第一百三十一[编辑]

(閣門路鈴蕭資,本書吏也,小年給使令,稍長通文墨,圓機善處事,性和厚,上下信爱。予家先避地入廣,資於難中扶持盡力。及行府江西之敗,衛護大夫人,全督府印有功。後在兵間,調和諸将,應府中碎務,皆其領攝,腹心之良也。潮陽移屯,道遇虜,資以病体被害。哀哉!)

王當風雲會(《病栢》),謝爾從者劳(《遣興》)
感恩義不小(《送廬侍郎》),魂獨委蓬嵩(《送王砅》)

杜大卿滸第一百三十二[编辑]

(司農卿、廣東提舉招討副使督府謀官杜滸,字貴卿,丞相立齋之姪也。性剛猛,為遊俠京師。予北行,滸願從。鎮江之脫,滸之力也。匍匐淮甸,衛護艱虞,忠劳備盡。嗚呼!可謂義士。)

昔沒賊中時(《送韋評事》),中夜間道歸(《後出塞》)
辛苦救衰朽(《遭田父泥飲》),微爾人盡非(《北征》)

杜大卿滸第一百三十三[编辑]

(滸從予南還,佐府南劍,尋遣往台温招集兵財。福安陷,相失,滸趍行朝。久之,奉朝命至行府。值江西之敗,又與跋涉艱難者年餘,及得府移屯潮陽,滸護海舟,尋趍厓山,與行府遂隔。及厓山潰,滸并陷焉。余至五羊,滸來見,病無復人形,在虜網羅中,無所容力,尋聞死焉。哀哉!)

高随海上查(《夜宴》),子豈無扁舟(《寄薛郎中》)
白日照執袂(《送樊侍御》),埋骨已經秋(《破船》)

徐榛第一百三十四(詩闕)[编辑]

(正将徐榛,温州人,其父官湖北,榛往省,迷失道歸。行府後生,精練以筆扎,典機密,小心可信。予被執,榛得脫,自惠州來五羊,願從北行,扶持患難,備殫忠款。道病,至豐城,死焉。)

林檢院琦第一百三十五[编辑]

(宣教郎、督機檢院林琦,閩士。余屯餘杭時,琦結集赭山忠義,捍禦海道,得官。及南劍開府,琦來,外有文采,内甚忠实,数随患難,劳而不怨。及行府潮陽之敗,琦不能脫;虜屯惠境,逃去,尋又被獲。虜遇之不以禮,至建康,病死。虜自謂「琦不肯自爱,如於沿道浸水,務自殘㓕」之類,琦可謂不降其志者矣。哀哉!)

時危挹佳士(《貽柳少府》),惨淡随回鶻(《北征》)
佯狂真可哀(《不見》),死淚終映睫(《李光弼》)

曾先生第一百三十六[编辑]

(秀峰曾先生鳯,予師也,太學釋褐,累遷監丞。會京師亂,走衢。衢尋陷。及景炎登極,衢添倅蕭雷龍首倡返正,先生自衢來劍,随行府之汀。丁丑春,以梅州添差通判将行,會行府移屯,先生挈家避地於汀之鄉落。六月,以病死。其子三貴,自吉來奔喪,不能返喪。幸其一家歸至瑞金,三貴復病死於道。先生妻亦卒,惟女在,不知所之。先生遭值虜難,以清文粹德一不施於世,流落以死,家乃俱喪,哀哉!)

江海日凄凉(《遣興》),賢聖盡蕭索(《西關》)
西河共風味(《衡山縣學》),顧步涕横落(《郭代公故宅》)

鄧禮部第一百三十七[编辑]

光薦,字中甫,予郡人。自虜度嶺及廣陷,避地深山,適強寇至,妻子兒女等匿暗室,寇無所暏,焚其居,十二口同時死。中甫随駕至厓山,除禮部侍郎。己卯春,除學士院權直。未数日,虜至,厓山潰。中甫赴海,虜舟拔出之。張元帥待以客禮,與余俱岀嶺,别於建康。嗚呼!中甫禍難之慘不減予,而獨免北行,幸而脫歸,為管寧,為陶潜,不亦善乎?)

南宮無故人 才名三十年(《問鄭景文》)
江城秋日落(《贈侍郎四舅》),此别意蒼然(《送韋書記》)

家樞密鉉翁第一百三十八[编辑]

(則堂先生家鉉翁,蜀名家,有學問,舉動必以禮,朝中老成,典刑也。當國都不守,先生簽書,樞密見虜,持正議,左丞相吳堅、右丞相賈餘慶以省札遍告天下,令以城歸附,先生不押字。虜自省中脅以無禮,公不為動,竟末如之何。後以祈請使為名,群詣北庭,既至,上書申祈請之議,忤北庭意,留燕邸,已而移漁陽,又移河間,如我朝羈置,特官給飲食而已。余過河間,得一二相見,先生風采非復宿昔,而忠貞儼然,使人望而知敬。嗚呼,其可謂正人矣。)

岀處同世網(《鄭公䖍》),高誼邁等倫(《别蔡著作》)
異方驚會面(《送韋别駕》),慰此真良臣(《寄唐使君》)

墳墓第一百三十九[编辑]

(予甲戌春自衡陽憲節歸赴贛州,省拜墳墓。及乙亥五月,奔祖母喪,至門以起復。六月望日,岀從戎事,與宗族鄉黨永訣云。)

别離已五年(《贈蘇四》),不及祖父茔(《後園山脚》)
霜露晚凄凄(《岀郭》),痛哭松風廻(《北征》)

宗族第一百四十[编辑]

西江接錦城(《送李粛》),山陰一茅宇(《遣興》)
宗族忍相遺(《送崔都水》),乾坤此深阻(《宿清溪驛》)

母第一百四十一[编辑]

(先母齊魏國大夫人,盖自虜難後,弟璧奉侍赴惠州,弟璋從焉。已而之廣,之循,之梅。余來梅州,母子兄弟始相見。既而魚軒岀江西,尋復入廣。夫人遊二子間,無適無莫,雖兵革紛優,處之怡然。戊寅,行府駐船澳,弟璧仍知惠州,弟璋復在侍夫人藥。八月,两國之命下,時已得疾。九月七日寅時,薨逝,弟璧卜地於惠、循之深山間。不肖孤已矣,未有返葬夫人期,不知二弟何時畢此大事?身陷萬里縲絏中,歲時南望嗚咽云。)

何時太夫人(《送李校書》),上天回哀眷(《大雨》)
墓久狐兔隣(《汝陽王璡》),嗚呼淚如霰(《白馬》)

舅一百四十二[编辑]

(予以楚囚過西昌,聞舅家杌檓,自是南望孤雲,每念我母,不勝渭陽之情。)

萱草秋已死(《從孫濟》),歲暮有嚴霜(《北遊》)
落日渭陽情(《送翁統軍》),涕淚濺我裳(《貼華陽李少府》)

妻第一百四十三[编辑]

(丁丑八月十七日空坑之敗,夫人歐陽氏、女柳娘、環娘、子佛生、環之生母顔、佛之生母黄並陷失,尋聞自隆興北行,惟佛生已死,人世禍難有如此者,哀哉!)

結髮為妻子(《新婚别》),倉皇避乱兵(《破船》)
生離與死别(《别賀蘭銛》),回首涙縱横(《示宗文宗武》)

二女第一百四十四[编辑]

床前两小女(《北征》),各在天一厓(《送高書記》)
所愧為人父(《赴奉先縣》),風物長年悲(《送楊監入蜀》)

次子第一百四十五[编辑]

渥洼騏驥兒(《送李校書》),衆中見毛骨(《送魏六丈》)
别來怱三載(《四松》),殘害為異物(《北征》)

妻子第一百四十六[编辑]

妻子隔絶久(《述懷》),飄颻若埃塵(《寄薛郎中》)
漠漠世間黑(《贈蜀僧》),性命由地人(《懷鄭司戶》)

妻子第一百四十七[编辑]

世乱遭飄蕩(《羌村》),飛藿共徘徊(《昔逰》)
十口隔風雪(《赴奉先縣》),反畏消息來(《述懷》)

長妹第一百四十八[编辑]

(余長妹適孫氏,不幸孫氏傾覆,家沒入燕。妹奉孫氏生母,携子肖翁、約翁及一女,零丁孤苦,客食萬里。妹雖患難中,侍飬撫教,各盡其所,可謂賢矣。哀哉!)

近聞韋氏妹(《元日》),零落依草木(《佳人》)
深負鶺鴒詩(《得舍弟消息》),臨風欲痛哭(《閬州東楼》)

長子第一百四十九[编辑]

(予二子,長曰道生,姿性可教,不幸乱離,随家飄泊。空坑之敗,能脫身自全,鍾爱於大夫人。以疾,後大夫人六十日死於惠陽郡治中,生十三年矣。哀哉!)

大兒聦明到(《刘少府山水障》),青歲已摧頺(《昔逰》)
回風吹獨樹(《樊侍御》),吾寧舍一哀(《赴奉先縣》)

二女第一百五十[编辑]

(予六女,長定娘,次柳娘,次環娘,次監娘,次奉娘,次寿娘。丙子定娘、寿娘以病死於河源之三角。丁丑,柳娘、環娘陷。惟監娘、奉娘得存,戊寅潮陽之敗,復死亂兵中。哀哉!)

癡女飢咬我(《彭衙行》),欝沒一悲魂(《遣懷》)
不得收骨肉(《佳人》),痛哭蒼烟根(《送樊侍御》)

弟第一百五十一[编辑]

(余二弟,長璧,次璋。璋自船澳奉母喪趍惠州,别;璧来五羊,别。自是骨肉因緣堕寥廓矣。哀哉!)

兄弟分離苦(《送弟頻》),凄凉憶去年(《倚杖》)
何以有羽翼(《夢李白》),飛去墮爾前(《彭衙行》)

弟第一百五十二[编辑]

棣華晴雨好(《和宋太少府》),風急手足寒(《水會渡》)
百戰今誰在(《憶弟》),羈捿見汝難(《寄弟》)

弟第一百五十三[编辑]

沙晚鶺鴒寒(《寄弟豊》),風吹紫荆樹(《得弟消息》)
忍涙獨含情(《郭中丞》),江湖春欲暮(《宴胡侍郎》)

弟第一百五十四[编辑]

不見江東弟(《元日示宗武》),急難心惘然(《義鵠》)
念君經世乱(《送班司馬入京》),臥病海雲邊(《所思》)

次妹第一百五十五[编辑]

(予次妹自永新歸寧,不與彭氏之難,乱離中随母、两國夫人上下。自船澳奉喪趍惠陽,兄妹不復見矣。哀哉!)

大際傷愁别(《岀郊》),江山憔悴人(《送孟倉曹》)
團圓思弟妹(《又示两兒》),傳語故鄉春(《贈别何邕》)

思故鄉第一百五十六[编辑]

(自一百五十六至一百六十二,共七首,皆思故鄉、懷故山之情。余始創文山,其間水石竹木,蕭然有輞川、盤谷之趣,盖将終焉。承平時,鄉曲賓朋日夕宴聚,樂以忘憂,真人世之清福。今思之,非惟平生故人半為塵土,而故鄉萬里并隔世外,惟死則魂識歸吾故鄉耳。哀哉!)

天地西江逺(《送崔侍郎》),無家問死生(《憶舍弟》)
凉風起天末(《憶李白》),萬里故鄉情(《江楼宴》)

第一百五十七[编辑]

江漢故人少(《贈弟贊善》),東西消息稀(《憶弟》)
異花開絶域(《遊何将軍山林》),野風吹征衣(《别贊上人》)

第一百五十八[编辑]

老夫悲華年(《聴楊氏歌》),天涯故人少(《送弟》)
每望東南雲(《遣興》),决眥入飛島(《望岳》)

第一百五十九[编辑]

人生無家别(《無家别》),親故傷老醜(《述懷》)
剪𥿄招我魂(《彭衙行》),何時一樽酒(《憶李白》)

第一百六十[编辑]

春水滿南國(《遣寓》),惨淡故園烟(《陳拾遺》)
三年門巷空(《遣興》),永為隣里憐(《草》)

第一百六十一[编辑]

迢迢萬里餘(《前岀塞》),絶域誰慰懷(《贈李五丈》)
我圃日蒼翠(《雨》),回首望两厓(《柴門》)

第一百六十二[编辑]

春日漲雲岑(《過津口》),故園當北斗(《月》)
窈窕桃李花(《喜晴》),紛披為誰秀(《九日》)

第一百六十三[编辑]

(自一百六十三至一百九十一,共二十九首,雜然寫其本心。)

陶潜避俗翁(《遣興》),龎公竟獨往(《雨》)
明明君臣契(《牽牛織女》),牢落吾安放(《鄭公䖍》)

第一百六十四[编辑]

吳楚東南坼(《登岳陽楼》),風雲地一隅(《地隔》)
蹉跎暮容色(《重過何氏》),不敢恨危途(《北風》)

第一百六十五[编辑]

風煙渺吳蜀(《柴門》),雲帆轉遼海(《後岀塞》)
喪乱紛嗷嗷(《遣寓》),尚愧微軀在(《與嚴二奉礼别》)

第一百六十六[编辑]

驚風翻河漢(《有懷》),鶉首麗泥塗(《将適江陵》)
吾衰将焉託(《遣懷》),愁絶付摧枯(《北征》)

第一百六十七[编辑]

陰風千里來(《吳侍御江上宅》),驚浪滿吳楚(《雨》)
世事两茫茫(《贈衞處士》),飄泊欲誰訴(《又雨》)

第一百六十八[编辑]

平生方寸心(《舟中苦熱》),誓開玄冥北(《後出塞》)
歲暮日月疾(《寫懷》),我嘆黑頭白(《酧薛判官》)

第一百六十九[编辑]

今吾抱何恨(《贈别》),恨無匡復姿(《送樊侍郎》)
含笑看吳鈎(《後岀塞》),回首蛟龍池(《詠懷》)

第一百七十[编辑]

天長眺東南(《鄭公䖍》),衰謝多酸辛(《汝陽王璡》)
丈夫誓許國(《前岀塞》),直筆在史臣(《李公光弼》)

第一百七十一[编辑]

天衢陰峥嵘(《赴奉先縣》),歲寒心匪他(《送嚴使君》)
平生獨往願(《立秋後題》),零落首陽阿(《過宋之問舊荘》)

第一百七十二[编辑]

濟時肯殺身(《寄唐使君》),惨淡苦士志(《送李大夫》)
百年能哉何(《别唐誠》),終古立忠義(《陳拾遺故宅》)

第一百七十三[编辑]

絶域三冬暮(《送十七舅》),垂老見飄零(《送李大夫》)
林氣森噴薄(《過郭代公故宅》),意鍾老栢青(《送程錄事還鄉》)

第一百七十四[编辑]

仰看八尺軀(《别張建封》),不要懸黄金(《蘇公源明》)
青青歲寒栢(《枯拔》),乃知君子心(《張九齡》)

第一百七十五[编辑]

小人困馳驟(《九日》),後生血氣豪(《遣懷》)
世事固堪論(《園官送芙》),我何随爾曹(《飛仙閣》)

第一百七十六[编辑]

天地日蛙蠅(《張九齡》),劳生苦奈何(《餞嘉州程都督》)
聊欲從此逝(《送樊侍御》),人少豺虎多(《别唐誡》)

第一百七十七[编辑]

男兒生世間(《後出塞》),居然成濩落(《赴奉先縣》)
鵉鳯有鎩翮(《寄唐使君》),虹蜺就掌握(《揚旗》)

第一百七十八[编辑]

鵉凰不相待(《暇日小園》),白魚困密網(《過津口》)
但訝鹿皮翁(《遣興》),㝠㝠任所往(《蘇少保》)

第一百七十九[编辑]

威鳯高其翔(《尋崔戢》),老鶴萬里心(《遣興》)
脫略誰能馴(《薛少保》),兀兀遂至今(《赴奉先縣》)

第一百八十[编辑]

天寒霜雪繁(《赤谷》),蕭蕭北風勁(《羌村》)
高鳥黄雲暮(《送殷参軍》),斗上捩孤影(《義鶻》)

第一百八十一[编辑]

乾坤沸嗷嗷(《送王砅》),名繋朱鳥影(《張九齡》)
寥落寸心違(《送何侍御》),斯文亦吾病(《早發》)

第一百八十二[编辑]

儒冠多誤身(《贈韋右丞》),識字用心苦(《阮隱居》)
斯文憂患餘(《宿鑿石浦》),欝欝流年度(《雨》)

第一百八十三[编辑]

名賢慎出處(《自施州歸》),志士懷感傷(《贈李四丈》)
猶殘数行涙(《登牛頭山》),引古惜興亡(《壯遊》)

第一百八十四[编辑]

讀書破萬卷(《贈韋右丞》),許身亦何愚(《赴奉先縣》)
赤驥頓長纓(《述古》),健兒勝腐儒(《草堂》)

第一百八十五[编辑]

蕭條四海内(《别唐誡》),慷慨有餘悲(《水檻》)
路逢相識人(《前出塞》),開懷無愧辞(《詠懷》)

第一百八十六[编辑]

高歌激宇宙(《衡山縣學》),歲晚寸心違(《贈韋贊善》)
忠貞負冤恨(《李公邕》),姦雄多是非(《詠懷》)

第一百八十七[编辑]

丈夫四方志(《前出塞》),喪乱飽經過(《寓目》)
清心聴鳴鏑(《聴許十誦詩》),衰老强高歌(《别唐誡》)

第一百八十八[编辑]

茫然阮籍途(《早發射洪》),益歎身世拙(《北征》)
零落蛟龍匣(《李公光弼》),開視化為血(《客從》)

第一百八十九[编辑]

天地有逆順(《崔少府》),惘然難久留(《發秦州》)
當歌欲一放(《尋崔戢》),河漢聲西流(《登慈恩塔》)

第一百九十[编辑]

萬古一死生(《詠懷》),誰是長年者(《玉華宮》)
我何良歎嗟(《塩井》),短褐即長夜(《遣興》)

第一百九十一[编辑]

高官何足論(《佳人》),寂寞身後事(《夢李白》)
物理固自然(《塩井》),願聞第一義(《謁文公上方》)

歎世道第一百九十二[编辑]

(自一百九十二起至二百,泛然為世道感歎。)

古來遭喪乱(《西閣滕日》),丈夫多英雄(《牽牛織女》)
悠悠委薄俗(《入衡州》),豈非吾道東(《贈蘇四》)

第一百九十三[编辑]

蝮蛇暮偃蹇(《簡崔評事》),猛虎慿其威(《遣興》)
真宰意茫茫(《遣興》),六合人煙稀(《北風》)

第一百九十四[编辑]

黎民困逆節(《登㐮上堂》),殘孽駐艱虞(《過南岳》)
孰云網恢恢(《夢李白》),自及梟獍徒(《草堂》)

第一百九十五[编辑]

眼中萬少年(《别張建封》),得志行所為(《詠懷》)
白馬蹴微雪(《遣興》),追随燕薊兒(《王公思礼》)

第一百九十六[编辑]

客從何鄉來(《病栢》),挾矢射漢月(《留花門》)
殺身傍權要(《三歌》),門戶有旌節(《遣興》)

第一百九十七[编辑]

關河霜雪清(《送逺》),故人亦流落(《送裴五赴》)
夷歌奉玉盤(《楊六判官》),悲君随燕雀(《贈何邕》)

第一百九十八[编辑]

漁陽豪俠地(《後出塞》),北里富熏天(《遣興》)
快馬金纏轡(《送從弟亞》),但遇新少年(《遣懷》)

第一百九十九[编辑]

南北逃世難(《逃難》),始聞蕃漢殊(《草堂》)
天下今一家(《鹿須山》),中原有驅除(《留花門》)

第二百[编辑]

茫茫天造間(《宿花石戍》),高岸尚為谷(《水檻》)
百川日東流(《别贊上人》),勢閱人代速(《觀山川水漲》)


 卷十五 ↑返回頂部 卷十七 
PD-icon.svg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1. 汀州郡守,黃棄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