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集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文山集
作者:文天祥 宋

御題文山集  

忠義根心莭烈身,宋家終始一全人。文山不獨嘉其藝,題句為師千古臣。
奔波江海竟南迴,一木難支大厦摧。丞相却原入師返,那辭浮語致人猜。[1]
苗李守城入不容,操戈室裏避其鋒。二人[2]設弗狥忠莭,豈免千秋闢險兇。[3]
黄冠如願轉難評,[4]莫若從容就義精。子不知終弟受職,應難地下見其兄。[5]

提要[编辑]

等謹案,文山集二十一巻,宋文天祥撰。天祥字履善,又字宋瑞,廬陵人。寶祐四年登進士第一,官至少保右丞相、兼樞密使。封信國公,督兵潮州被執,死柴市。事迹具宋史本傳。天祥平生大節,照耀今古,而著作亦極雄。贍如長江大河,浩瀚無際。其廷試對策,及上理宗諸書持論剴直尤,不愧肝膽如鐵石之目。故長谷真逸,農田餘話曰:宋南渡後,文體破碎,詩體卑弱。惟范石湖、陸放翁為平正。至晦菴諸子,始欲一變。時習模彷古作,故有神頭鬼面之論。時人漸染既久,莫之或改。及文天祥留意杜詩所作,頓去當時之凡陋。觀指南前後録可見不獨忠義冠于一時,亦斯文間氣之發見也。生平有文山隨筆數十大冊,常以自隨遭難後盡失之。元貞大德間,其鄉人搜訪編為前集三十二巻,後集七巻,世稱道體堂刻本。考天祥有文山道體堂,觀大水記稱自文山門入,過障東橋為道體堂云云。則是堂本其里中名勝,而鄉人以為刋板之地者也。書中有原附跋語九條,並詳載本事頗可以資考論。明初其本散佚,尹鳳岐從内閣得之重加編次,為詩文十七巻。起寶祐乙夘,迄咸淳甲戌,皆通籍後。及贛州以前之作,江西副使陳价廬陵處士張祥先後刻之,附以指南前録一巻。後録二巻則自德祐丙子,天祥奉使入元營,間道浮海誓師閩粤,羈留燕邸,患難中手,自編定者。吟嘯集則當時書肆所刋行,與指南録頗相複。出紀年録一巻,亦天祥在獄時所自述。後人復集衆說以益之,惟集杜詩以世久,單行未經收入,今亦各著於録至原本,所載序記碑銘之類乃其家子孫所綴録,冗雜頗甚,今並從刪削。乾隆四十六年十二月恭校上  

總纂官 紀昀 陸錫熊 孫士毅  

總校官 陸費墀 

目錄[编辑]

[编辑]

  蓬菜春宴聚文星多荷君恩錫百朋四座衣冠陪賀監一時梁棟盛呉興圖書光動青藜杖人物温如古玉升好是木天新境界螢窻容我種金燈(古玉升見隋律厯志)   送曹大著知廣德軍   暫屈瀛洲客來臨汭水民山川歸史記岳牧屬詞人館舎朋簮舊都門祖帳新儒林官可紀何止更稱循   贈秘書王監丞   君不見祕書外監賀放翁鏡湖一曲髙清風又不見太子師傅兩疏氏東門祖帳羅羣公人生晩節良不易頽波直下誰障東使人知有在我者二三君子為有功我公金華山下住赤松安期白雲處風骨細瘦真神仙急流勇退不肯顧我昔山中想風采幾回擊節歸田疏適來追陪水蒼佩親見辭歸白當路御筆擢公領蓬山師表玉立東宫官兩年苦口一去字未許鷗鷺從公閑瑶池深深鎖策府玉皇宫闕僑其間暫分赤符管下界半空雲氣常往還多少持麾辭上國悠悠風塵見此客莫作尋常太守看疏賀以來偉人物夜瞻婺女次舎中一點光明射南極公歸眠食重調護世道尚憑公氣力   題莆陽卓大著順寧精舎三十韻   人生天地間一死非細事識破(闕)實八九分地位趙岐圖夀藏杜牧擬墓誌祭文潛自撰荷鍤伶常醉此等蜕浮生見解已不易齊物逍遥遊大抵蒙莊意聖門有大法學者必孔自知生未了了未到知死地原始則返終終始本一致後來得西銘精藴發洙泗吾體天地塞吾氣天能帥一節非踐形終身莫繼志舜功禹顧養參全潁錫類伯奇令無違申生恭不貳聖賢當其生無日不惴惴彼豈不大觀何苦勤興寐吾順茍不虧吾寧始無媿人而有所忝曠達未足智卓哉居士翁方心不姿媚蒙讒以去國七年無怨懟風雨三間茅松楸接蒼翠斯立亦樂哉未老先位置宇宙如許大豈以為敝屣當其歸去來致命聊自遂天之生賢才初意豈無為民胞物同與何莫非已累君方仕於朝名髙貴所萃乾坤父母身方來日川至西銘一篇書順事為大義請君觀我生姑置末四字   送卓大著知漳州   蓬山隔風雨芸觀司陽秋厭作承明直出為漳浦遊問俗便桑梓過家拜松楸錦堂事相儷棠舍隂易留向來瀾蠡間何物輒負舟翻覆十年事行止隨坎流倘來豈不再遲取終無尤太守執此往邦人庶其瘳昔予援西銘期子以前修願覿弘濟學四海放一舟   陸氏登三閣源明出一麾清聲先漳浦便道拜長基赤子歌來暮同寅賦去思西銘功用大竚驗順寧詩大陸登三閣源明出一麾臨軒親策後上冢過家時秋色呉山外春風漳水涯斯文交獨厚羌賦送行詩(此初詩也不及用今附見此)   和蕭安撫平林送行韻(逢辰字應父樞密檢詳江西安撫)   得失元來赴塞翁何心桃李問東風人皆有喜榮三仕我尚無文謝五窮秘苑固知朋可正畏途猶恐甲方衷欲酧長者殷勤祝坎止流行學四忠   和朱衡守約山韻(渙字行父大理寺丞)   昔人一出正朋字今我慚非行祕書人様相看願元祐詩章甚雅突黄初競言汲黯猶須復或謂顏愚亦可如把酒對花姑勿論春行後長莫妨徐   題玄潭觀雲浪閣用誠齋韻   棄官學道勾山許學到至人本無怒赤子■〈角戟〉■〈角戟〉如魚頭不堪妖孽腥上流鉗鍵長潭鉄柱立摩挲穹石寳劔濕當時豈忍如是觀毒流不可開眼看英風凜凜萬古寒   玄潭觀和龔宰韻晉代何曽谷此陵到今樓觀隠居停幻成鷗鷺乾坤闊淘盡魚龍雲水腥仙有神功叅造化人將故事入丹青我來欲去長橋孽祠下徘徊夜乞靈   送朱制幹象祖   一官贅漫任如何屢疏箋天氣不磨宋祚萬年陳大計周圖五字訂前訛重尋范老憂時著旁竪文公衛道戈投匭近年殊不少有人説似此君麽   送三山林溶孫歸省   束書遊京師孤雲瞻太行辭歸慕何蕃捨養殊歐陽山林乾坤靜菽水曰月長好味諸公詩勝讀寒泉章   京城借永福寺漆臺口占似王城山(名孟孫字長翁後太常丞)   心如明鏡臺此言出浮屠後來發精義并謂此臺無此臺已是贅何況形而器圓釋正超然點頭會意思多謝城山翁一語迎禪鋒顧我塵俗人與物方溶溶   景定壬戌司户弟生日有感賦詩   夏中與秋仲兄弟客京華椒柏同歡賀萍蓬可嘆嗟孤雲在何處明嵗却為家料想親闈喜中堂自點茶   梅   梅花耐寒白如玉干涉春風紅更黄若為司花示薄罰到底不能磨滅香   香者梅之氣白者梅之質以為香不香鼻孔有通窒我有天者在一白自不易古人重伐木惟恐變顏色大雅久不作此道豈常息詩翁言外意不能磨滅白   暑布送王廷舉用蕭敬夫韻   平生涼薄資埏陶誤大窰誰知此石恠愈沃乃愈焦崑崙織火鼠頓易鶉衣飄榮我絲蘿附免此蒲柳凋服之雪漫白長袂風摇摇表之以霧縠緣之以烟綃振衣從姬滿佩玉遊西瑶   髙人不烟火跳出天地窰掀然立千仞塊視金與焦香袂佛雪冷紫髯逐風飄摩挲冥雲樹豈隨羣卉凋但知仙骨輕不學倒影摇人間盡描貌妙不在生綃揭斗斟天漿霞衣却瓊瑶   題陳國秀小園   席地自乾坤半樹閲今古池館豈不寛每換牡丹主園公非隴傭獨捎占春風弄影不在多嗅香知乃翁   長鶴展輕翮逺棲松桂林故宇入清夢盤盤亦苦心中林風月賖十畝團幽隂林下有奇士繞柱從之吟   題靜山   地得一以寧凝然者巻石嵁巗及培塿異形不異質古之能定者悟此為一極春榮秋以悴一嵗百態出鳥鳴花落句此意誰與詰所以尼丘人仁智不廢一萬象此緯經死灰彼何物明發此乎遊參入觀水術   贈拆字嗅衣相士   水火坎離紫陽怪滑波皮骨長坡駭解州得解解中膠費家卦鋪同一解唫字從金詩反窮貝何為分田何同黄絹幼婦我自樂竹犬多事鴉鶴翁   阿英薫蒸透肌理不潔未蒙好西子芙蓉浪中薔薇水蘇合蜣蜋忘彼已馬嵬新韈鈎新月腥臊千年天地裂是間曾著鼻孔麽梅香竇臭無如何   贈閭丘相士   急流勇退識真臞昔有麻衣撥地爐我亦愛君雲水趣莫言雷雨起江湖(言余遇水則發故云)   贈神目相士   道茂數遁甲長房得役鬼風鑑麻衣仙地理青烏子擇術患不精精義本無二奇哉夢筆生熊魚掩前氏   贈鏡湖相士   五月五日揚子江心水鑄作道人雙瞳子吾面堞子大安用鏡照二百里   贈秋月葉相士   急流勇退神仙跛蹩龍鍾將相借問華山山中何似天津橋上   贈曽蘭谷相士   許負眼禰衡口巧言甘莠言醜   贈月洲相士   月洲月眼閲人多且道西州事若何朱紫貴人皆好命不知中有孔明麽   贈劉矮跛相士   鍊石為形鏗金為音世方好圓癡守方心隂陽絪緼人一氣質善惡之微證於聲色意所欲發雖吾不知彼美子劉洞其先幾骯髒難合今世道病如子所言生稟已定戅夫勇士往往一偏以視妾婦豈不猶賢洪範德三二曰剛克會其歸其好是正直學問工夫氣質用微汝能觀形安知其餘   子術已定吾情已成子執子術吾安吾情   媻姍三尺軀舉止如不揚瞻視照肝膽音吐何琅琅君看水中鳬不及鶴脛長昔聞夔憐蚿未聞一足僵萬物各自適形色安足量子言良有理與子持酒漿   贈梅谷相士   當年夀陽額春風點顏色後來廣平腸氷雪峙氣骨世人識花面識花還自淺花有嵗寒心清真堅百鍊君家在梅谷自詭知梅熟須得花性情不假花頭目莫説和羮事花被和羮累突兀烟水村我梅自林氏   贈碧眼相士   蒼蒼垂天雲靈照行下土秋江浸草木魚鰕歴可數睂山老麻衣偷入此阿堵色界只點頭從人道吾瞽   贈鏡齋徐相士   鄒忌不如徐公美引鏡自窺得真是門下食客纔有求昏昏便與妻妾比徐家耳孫却不然自名一鏡京師市世人無用看青銅此君雙眼明秋水君以無求游公卿勿令此鏡生瑕滓堞子大面何難知從今光照二百里   贈鑑湖相士   瘦竹凌風弄碧漪山光雲影共熹微月黄昏裏疎枝外認取半天孤鶴飛   贈趙神眼   一絛一褐髯如鐵神為秋水眼為月欲從壺子覔三機劔首終然吹一吷   贈桂巖楊相士   榮悴紛紛未可期夕多未振已朝披得剛難免於今世行好須看有驗時萱晝堂前惟有母槐隂庭下豈無兒好官要做無難做身後生前是兩岐   宣州罷任再贈   貧賤元無富貴思泥塗滑滑總危機世無徐庶不如卧見到淵明便合歸流落丹心天肯未崢嶸青眼古來稀西風為語巖前桂若更多言却又非   贑州再贈   此别重逢又幾時贈君此是第三詩衆人皆醉從教酒獨我無爭且看棋凡事誰能隨物競此心只要有天知自知自有天知得切莫逢人説項斯   贈彭别峯太極數   手把先天已後書當來一畫本全無白雲山下泠泠水自在人間太極圖   贈黄生銀河數   乘槎人從天上來天上知有君平術黄生能談君平書不知曾認支機石   贈楊樵隠應炎談命   莘郊一介堯舜君民薇山二難百世忠清富春耕叟涕洟雲臺終南遯士仕宦梯媒是數公者俱以隠名木石一跡霄淵異情九華山人賣樵江湖請算世間幾種樵夫   贈葉大明   大明標榜葉氏子自稱後村門下士誤言木吉孛為灾後村曽發一笑來其師流傳説如此寧知禍福乃不爾犀腰貂首徒勞人甘藜豢藿無苦辛我生有命殊六六木孛循環相起伏袖中莫出將相圖盡洗舊學讀吾書   贈舒片雲   麻源謫仙人嘘呵成隂陽向來懷袖間冉冉天孫裳一夕大雷電六丁下取將仙人乘風來帝鄉又從膚寸起飛揚仙術亦如此天機神翕張有時行渾天周游十三萬里強往來仙馭不可韁正恐問命人望氣蓬萊隔渺茫   贈彭神機   挽強二石徒碌碌學到穿楊精藝熟百發百中無虛弦百中一跌前功辱彭君絶識透黄間不師逢羿師珞琭天度三百六十強一算不容失正鵠吾聞天機難語人往來了了拈衆鏃君姑藏用凝於神矢口莫輕談禍福   贈劉忠樸   檻何為折劔何借鬚肯為拂糞肯嘗馬公布衾王公飯石家錦障丁家香忠邪佞邪兩無定一琱一璞異其性忠樸先生躔法髙古今四者豈關命五九六餘能善惡鐵算不是并州錯便從忠樸問如今忠果能忠樸誰樸   贈金稱   我有一叢籬下花黄金滿眼無人拾夜看璇璣度玉衡猿啼雨外青山濕   贈余月心五首   月之所在謂之身朝市山林幾様人靜看一輪如此潔莫將身著軟紅塵   我生之辰月宿斗如何謗譽由箕口月明只合酌眼看斗亦何須挹漿酒   月比於人歴世多纔圓又缺幾消磨只因受用長生藥嗟爾死蛙如月何   一種黄州月曹蘇善惡幾吾磯連月釣此月是邪非   子心月其明子術星之數為月詰衆星不知何以故   贈涂内明   老云五色令人盲面壁不視佛慧生彼皆去眼絶人偽孰知涂者出天成有口能談貴人命有耳能聽貴人聲此中一片光明藏嗜欲淺處天機深   贈一壺天李日者   汝南市人眼壺小天地大誰知賣藥翁壺寛天地隘李君血肉身大化中一芥天度三百餘滿腔粲著蔡仙翁以過謫長房以術敗造化多漏泄鬼神爭訝怪君歸視斯壺口匏深覆葢得錢且沽酒日晩便罷賣   贈蕭巽齋   未有大撓書先有伏羲易古人尚卜筮今人信命術八卦與五行皆自河圖出易中元有命道一萬事畢卦義六十四蕭君得其一江湖旅瑣瑣談命以巽入人情愛委曲(闕)嫌棘棘言言依忠孝君平意未失我生獨骯髒動輒(闕)是有(闕)流行誰隕復誰詘安能從兒女朝夕談昵昵(闕)卦有人(闕)不妨(闕)賣直   贈曽一軒   磨蝎之宫星見斗簸之揚之箕有口昌黎安身坡安命(闕)生無不有我有斗度限所經適然天尾來臨(闕)雖非(闕)涉一年見錦紛雜揉吾家禄書成巨編往往日者迷(闕)一軒曽正德其説已在前五年隂陽造化蕩晝夜世間利(闕)非偶然未來不必更臆度我自存我謂之天   贈龔豫軒數術   挾筴考休徴巫甘邁何追君亦布靈草乃復探其微載觀河洛書今也休明時天髙鳯鳥翔擊拊遨以嬉   贈尅擇徐吉甫   東望會稽山穆陵鬱岧嶤卜壤藏劔履伯也昭其勞昔者遊仙人龍耳致君王君家世其傳芳踵疇可量青囊落君手辯語如流河尋雲履髙阜湯湯俯長波朔風渺天垂萬里草離離安得結方軌為君起遐思   贈魏山人   君不見而家直臣犯天怒身死未寒碑已仆又不見而家處士承天渥閉門水竹以自樂雲仍妙叅曽楊訣謂余地宅誰優劣小煩穏作子午針靈於已則靈於人   贈老菴廖希説   短屐平生幾兩穿錦囊真得當家傳山中老去稱菴士天上將來説地仙面皺不妨筋骨徤舌存何必齒牙全金精深處苓堪飯更住人間八百年   彭通伯衛和堂   理身如理國用藥如用兵人能保天和於身為太平外邪奸其間甚於寇搶攘守護一不謹乘間敵益勍古有黄帝書猶今六韜經悍夫命雄喙仁將資參苓羽衣為其徒識破隂陽爭指授别生死錚然震能名道家攝鉛汞膚腠如重扄到頭關鍵密六氣無敢嬰君方建旗鼓不敢走且驚他時櫜吾弓閉門讀黄庭   贈適菴丹士   本是儒家子學為方外事此身恨鳬短有意求蟬蜕猶留鼎餘藥還授人間世從君卧山中共談弘景祕   贈劉可軒寫真   燕頷鳶肩都易寫從前只道點睛難近來阿堵君休問燈下時將頰影看   慧和尚三絶   畫我郎潛先帝時而今白髪漸參差若交傳入都人眼疑汝前身妙善師   傳神   風雪衡山涕滿膺懶殘不管自家身殷勤撥火分煨手却有工夫到别人   相   花光老矣墨婆娑無賴梅花一白何為問西來宗旨道世間色相是空麽   畫   象奕各有等級四絶品四人髙下   螳臂初來攫晩蟬那知黄雀沫饞涎王孫挾彈無人處一夜琱盤薦玳筵   右一為周子善言蕭耕山能勝二劉不覺敗於子善子善又敗於我   射虎將軍髪欲枯茫茫沙草正迷塗小兒謾取封侯去還是平陽公主奴   右二為耕山言老夫敗與子善也   坐踞河南百戰雄少年飛槊徤如龍世間只畏兩人在上有髙公下慕容   右三為劉淵伯言所畏者惟吾與子善   擊柱論功不忍看築壇刑馬誓河山當年絳灌知何似只在春秋魯衛間   右四為劉定伯言與淵伯上下也   贈樂軒彭善之   吾家小黄溪其間石甚巨可冩歸來辭可刻盤谷序晉唐文章手誰敢以自負異時此重來煩君作玉筯   贈墨林曹大崧   巍峩幼婦碑伶俜七步詩又得墨林墨淋漓凑作曹家三絶奇   贈刋圖書蕭文彬   蒼籀書法祖斯氷篆家豪昔人鋒在筆今子鋒在刀收功棠谿金不禮中山毛囊錐脱穎出鐫崖齊天髙   題周山甫錦綉段   客從西北來遺我錦綉段上有雙鳯凰文彩何燦燦置之筴笥中嵗月亦已晏天孫顧七襄雷電下河漢鳯凰忽飛去遽然失把玩貧家機杼寒秋蟲助子嘆   還梅村詩軸   迺翁聖俞君瑰辭燦琳琅吾鄉歐陽子逸韻諧宫商人物雄中原園囿盛洛陽醲郁追皇風詭恠抑晚唐雲仍四方志生長百戰場憂國杜少陵感興陳子昻我亦青原人君遺明月光掩巻不能和握手談肝腸   贈羅雪厓樵青   蕭蕭山下人閉門衣裘單春心動溪谷曉起捫松看   題得魚集史評   男兒生作事豪傑死留名天運常相禪江流自不平百年多險夢千古有閑評諸父淵源在吾猶及老成   題彭小林詩藁(其父號雅林)   晚識宗文憶浣花刪餘今見雅名家牙籤料理西風讀共笑鍾山説老鴉   題玉聲甫松坡樵苦唱後   倚柯睨蒼髯短蓑挾風雨談道誰我知對奕者其侣狂吟發悲調谷鳴相律吕扊扅豈不怨寧售大夫股長鑱斸仙苓穫薪為吾煮   題毛霆甫詩集   雲澗美毛霆甫詩也 英英白雲在澗之濆彼美人兮其德孔純 英英白雲在澗之阿彼美人兮其思孔多白雲英英澗水泱泱彼美人兮顧大且昌 雲澗三章章四句   送趙王賔三首   風流不比賀家狂瀟灑黄冠意更長自有武夷溪九曲鑑湖何必問君王   蕭然被褐不求知歸倚溪船理釣絲却笑荆山空自售未應有智不如葵   嬾從原上訪桃花又不青門去種瓜傳得神仙蟬蜕法君如覓我問烟霞   又送前人琴棋書畫四首   不知甲子定何年題滿柴桑日醉眠意不在言君解否壁間琴本是無絃   琴   我愛商山茹紫芝逍遥勝似橘中時紛紛玄白方龍戰世事從他一局棋   棋   蔡邕去後右軍死誰是風流入品題只少蛟龍大師字至今風骨在浯溪   書   欲覓龍眠舊時事相傳此本世間無黄金不買昭君本只買嚴陵歸釣圖   畫   題延真羅道士玉澗   雙巖夾方流知有至妙藴山石發清暉草木得餘潤泉源皆寳氣樵牧駭潛蜃仙翁獨危坐華池養水性神澤温而栗骨峭老益勁苔磯枕泓碧時有魚出聽糜瓊飯潺湲冲淡意無眹   聽羅道士琴   斷厓千仞碧下有寒泉落道人揮絲桐清風轉寥廓飄飄襟裌舉氷紐不禁薄紫烟護丹露雙舞天外鶴   吾聞泗濵磬暗合角與徴又聞天樂泉淨洗箏笛耳如何碧一泓乃此并二美藍田滄海意請問玉溪子   聞居和雲屋道士   一樽聊共此時心文字追誰落醉吟仙子樓臺脩竹外行人冠葢畫橋隂一年芳草東風老五日空江夜雨深且作蘭亭歡喜集更論誰後又誰今   遊集靈觀(時奉祠禄)   小洞烟霞國重陽風雨秋歐公嵩嶽步朱子武夷舟香火真吾職觥籌且此遊龍山馬臺事糠粃舊王侯   題凝祥觀   前路風塵走且僵我來一日此徜徉歐公自是遊嵩觀迂叟元非過太行始信神仙還有國不知蠻觸是何鄉世間如此紛紛者贏得山林作道場   遊青原二首   鍾魚閒日月竹樹老風烟一徑溪聲滿四山天影圓無言都是趣有想便成縁夢破啼猿雨開元六百年   空庭横螮蝀斷碣偃龍蛇活火叅禪笋真泉透佛茶晚鍾何處雨春水滿城花夜影燈前客江西七祖家   題碧落堂(知瑞州日)   大厦新成燕雀歡與君聊此共清閒地居一郡樓臺上人在半空烟雨間修復盡還今宇宙感傷猶記舊江山近來又報秋風緊頗覺憂時鬢欲斑   和龔史君韻(名奇知瑞州日)   淡和心事葛天民回首歸來清渭濵長倩君房孫子行道原義仲軰流人一生受用忘非是萬事升沈等故新近日貞元朝士少蒲輪有命出楓宸   餞新班弟   送君天上去當户理瑶琴萬里白鷗逺千山黄葉深江空行路影日暮倚門心若見西湖雪灞橋人正吟   别弟赴新昌   十載從遊久諸公講切精天淵分理欲内外一知行立政須規範脩身是法程對床小疏隔戀戀弟兄情和韻送逸軒劉民章(庚午科名子後)   少日屠龍事已勞送人千里發江濤蓬萊地近風方細閶闔門開日正髙春裏看花須欵欵雨中剪韭且陶陶金吾已辦長安月雙鳯扶雲立海鼇   題宣州疊嶂樓   初曰照髙樓輕烟在疎樹峨峨逺岫出泯泯清江去簷隙委殘溜屋隅連宿莽薈蔚互低昻熹微分散聚城郭諒非昔山川儼如故童鬒已零落姝顏慰遲莫沈沈澹忘歸欲歸重回顧   題宣州推官廳覽翠堂前宣州推幕李君於其廨作亭梅聖俞以覽翠名之而為之記今去之二百餘年碑埋沒久矣天台陳君客實來發而得之復表之亭上江山如昨翰墨宛然盧陵文某時守兹土既為作顏間二字復詩以志之   都官自楚産文采光陸離當年從事君如與山川期嵗月忽已適天球落塵土豈曰無嘉賔過者不我顧誰令赤城子發坎出方珉靈物必復見其見乃以人回視城南端飛甍俯蒼蒨物理有屈伸流峙豈云變寥寥南樓月至今有遐音千年一解后共調風中琴亦欲結方軌擥茝事幽尋行行且言邁踟蹰思何深   登雙溪閣   碧落神仙宅當年庾謝來烟雲連草樹山水近樓臺萬雉銀釭舉干鴉鐵騎回梅花衣上月把玩為徘徊   題呉城山   龍行人鬼外神在地天間彭蠡石砮出洞庭商舶還秋風黄鵠闊春雨白鷗閑雲際青如粟河流接海山   貧女吟四首   柴門寒自閉不識賞花心春笋粹如玉為人拈繡針   春   竹扇掩紅顏辛苦紉白苧人間羅雪香白苧汗如雨   夏   西風兩鬢鬆凉意吹伶俜百巧不救貧誤拜織女星   秋   巧梳手欲氷小顰為寒怯有時衿肘露頗與雪爭潔   冬   名姝吟   丈夫至白首鍾鼎垂功名未有朱門中而無絲竹聲與主共富貴不見主苦辛名姝從何來婉孌出神京京人薄生男生女即不貧東家從王侯西家事公卿吾行天下多朱紫稀晨星大都不一一甚者曠數城如何世上福冉冉歸娉婷乃知長安市家家生貴人   東方有一士   萬金結遊俠千金買歌舞丹青映第宅從者塞衢路身為他人役名聲落塵土他人一何傷富貴還自苦東方有一士敗垣半風雨不識絲與竹飛雀滿庭户一飯或不飽夜夢無驚寤此事古來多難與俗人語   和故人韻   去嵗湟中穀醫瘡咸糶新一言堪救藥三秩敢貪嗔自是仁由已休論哲保身當時若瘖黙何面見鄉人   人情嗟愈變世法合何如氣以心平定才因意廣疎時行或時止無咎亦無譽第一嚴交際琴紳敢不書   賦吉州隆慶寺塔火   玉塔穿空不可梯剨然霹靂暗招提四城决破呉胥眼一炷然成漢卓臍風雨滿山連地捲鬼神現世覺天低時人子細回頭看萬事悠悠落日西   寄故人劉方齋   溪頭濁潦擁魚蝦笑殺漁翁下釣差棹取扁舟湖海去悠悠心事寄蘆花   題髙君寳紺泉   渟渟巖下泓澄碧落梧影寒瑶披清猋殘月照濎濙俯淵測浮雲流日蕩苕潁向來滄浪歌孺子不可(闕)載霑衣上塵懷古意深永招招素心人相期發深省   題曾氏連理木   后皇嘉樹生僪佹四衢五衢合一軌德澤純洽八方一乘木而王固如此大明香琴橘真觀玉華李一時圖傳傳奇觀榮華過眼轉九易惟有武城宅前樹不知何年已連理從來縣官不以聞武城子孫世傳美人言協氣薰嘉生此家孝友陶協氣朱門多少鎖喬木百年瞬息滋一喟焉得鼎鼎為輪囷受命不遷相曽氏傳聞此木更八世方遇麻陽大夫記誠齋先生字麻陽誠齋又幾年却入青螺地輿志比來徹當路表名連瑞里有日捧圖上嘉禾靈草共青史物生隠顯殆有時展如之人亦應爾楩楠杞梓雖奇生繼此廬陵城北不止稱三瑞   題滕王閣   五雲窻户瞰滄浪猶帶唐人翰墨香日月四時黄道闊江山一片畫圖長迴風何處搏雙鴈凍雨誰人駕獨航回首十年此漂泊閣前新柳已成行   題黄岡寺次呉履齋韻(名讚丞相)   長江幾千里萬折必歸東南浦驚新鴈廬山隔晩風人行荒樹外秋在斷蕪中何日洗兵馬車書四海同   龍霧洲覺海寺次李文溪壁間韻(名昴英侍郎)   闍黎鍾後訪團蒲江色漫漫晝欲晡一笛梅邊何滿子干蓑蘆外筆頭奴急風吹鴈還家未新雨生濤到海無本是白鷗隨浩蕩野田漂泊不為孤   題鍾聖舉積學齋   東家築黄金西家列珊瑚嘆此草露晞良時聊斯須古人重孜孜殖學乃菑畬彼美不琢琱櫝中竟何如空同白雲深君子式其廬棐几照初陽垂籖動凉嘘方寸起岑樓一勺生龍魚辰乎曷來遲競諸復競諸   題顔景彛八窻玲瓏   我闥無纖埃風日自清好面面有芙蓉何如交翠草   吾聞開十牖不及一户明泰宇有天光八荒盡夷庚   予鄧峒(闕)巽齋歐陽先生為淦鄧峒賦詩以孝子慈孫望於人先生之盛心也敢不拜辛敬賛鄧君勉之   乃翁猶旅殯霜露幾焄蒿日與清江逝雲連桂嶺髙時無郭元振夢有令狐綯目斷方田墓招魂我欲騷   題陳正獻公六梅亭   相府亭前梅六株四圍香影護琴書月華猶帶玉堂色風味曽分金鼎餘五柳門前空寂寞三槐堂上竟蕭疎惟渠不變凌霜操千古風標只自如   題古磵(為里人張伯義作)   市腰石有千年磵石眼泉無一日乾天下蒼生應有望不知龍向此中蟠

  ●欽定四庫全書   文山集巻二  (宋)文天祥 撰  ○   文山即事   宇宙風烟闊山林日月長開灘通燕尾伐石割羊腸盤谷堪居李廬山偶姓康知名縂閑事一醉棹滄浪   出山   日日騎馬來山中歸時明月長在地但願山人一百年一年三百餘畨醉   闢山寄朱約山   一笠一蓑三釣磯歸來不費買山貲洞天福地深數里石壁湍流清四時樵牧舊蹊今可馬鬼神天巧不容詩先生曽有空同約那裏江山未是竒   山中即事   攜壺藉草醉斜陽白鶴飛來月下雙蘆葉西風驚别浦芭蕉夜雨隔疎窻千年帝子朱簾夢一曲仙人鐵笛腔若問山翁還瘦否手持漁竹下寒江   宿山中用前韻   南山之隩北山陽羽扇輕風共影雙畫槳菰蒲明月笛青燈蟋蟀白雲窻半生逰子成行債一夜佳人作别腔倚釣重來此簔笠梅花十里雪空江   山中   滄洲棹影荻花涼欵乃一聲江水長賴有篿風堪斫膾便無花月亦飛觴山中勢已驚東晉席上人多賦晚唐何處魯羮不可飯蚤■〈扌弃〉泉石入膏肓   山中謾成柬劉方齋(名夢桂居南湖太師公玄孫)   東風解凍出行嬉一鬨烟塵隔翠微自有溪山真樂地從來富貴是危機二三輩行惟須醉多少公卿未得歸明日主人酬一座小船旋網鱖魚肥   山中載酒用蕭敬夫韻賦江漲   拍拍春風滿面浮出門一笑大江流坐中狂客有醉白   物外閑人惟奕秋晴抺雨粧縂西子日開雲暝一滁州忽傳十萬軍聲至如在浙江亭上逰   山中立夏用坐客韻   歸來泉石國日月共溪翁夏氣重淵底春光萬象中窮吟到雲黑淡飲勝裙紅一陣絃聲好人間解愠風   山中和韻   白扇揮殘暑青鞋踏嫩晴花床尋小隠石鼎引長鳴紗帽有時去酒壺惟意傾山僧癡與坐閑却瘦彌明   山中自賦  (闕)門外蒼松一水脩不必清髙逼巢許祗教瀟灑勝由求空花自滿三千界老樹相看五百秋坐有鷹揚人物在怕牽昨夢上漁舟   入山即事   江流風■〈氵虢〉■〈氵虢〉雲薄雨絲絲上馬忙呼繖廵簷静看棋露天厨作濘沙地水生池秉燭留前夕兹逰更絶竒   山中感興三首   載酒之東郊東郊草新緑一雨生江波洲渚失其足青春豈不惜行樂非所欲采芝復采芝終朝不盈匊大風從何來竒響振空谷我馬何玄黄息我西山麓   山中有流水霜降石自出驟雨東南來消長不終日故人書問至為言北風急山深人不知塞馬誰得失挑燈看古史感淚縱横發幸生聖明時漁樵以自適   桃花何夭夭楊桞何依依去年白鳥集今年黄鵠飛昔為江上潮今為山中雲江上潮有聲山中雲無情一年足自念況復百年長但存松栢心天地真茫茫   山中呈聶心逺諸客   誰入山來問野舟一篙花外渡深流小顰風樹蹁躚鶴淺約湍沙浩蕩鷗湖上有時思洛社人間何處不滁州徘徊才是黄昏候短笛先吹月上樓   再用前韻   黄葉婆娑上釣舟喚回舊夢到江流多情政自憐檣燕兩鬢終當付野鷗未説離懐向南浦須知詩意在夔州朔風昨夜吹沙急早覺寒聲戰玉樓   山中六言三首   兩兩漁舟摇下雙雙紫燕飛回流水白雲芳草清風明月蒼苔   鶴外竹聲簌簌座邊松影疎疎夜静不收棋局日髙猶卧紗厨   風暖江鴻海燕雨晴簷鵲林鳩一段青山顔色不隨江水俱流   用蕭敬夫韻   庭院芭蕉碎緑隂髙山一曲寄瑶琴西風逰子萬山影明月故鄉千里心江上斷鴻隨我老天涯芳草為誰深雪中若作梅花夢約莫孤山人姓林   山中   烟雲開窈緲荆棘剪離披蠟屐上下齒竹枝長短詞半山江色透獨樹午隂遲世上兒孫老有人猶看棋   倐忽當年遇蒙茸幾度披水霞明晝巻草樹幻騷詞鳥過目不瞬江流意自遲世人空黑白一色看坡棋   竹花   黄家紫家鬬魏姚夷齊玉立青蕭蕭便是人間小天地不特水上作萍漂   夜歸   市橋燈火未闌珊一簇人家樹影間想把神仙爭羨我不知我正羨渠閒   八月十六日見梅   廣寒殿裏玉樓開那得孤山處士來半夜西風半身影夢中騎得雪驢回   和蕭秋屋韻   蘆花作雪照波流黄葉聲中一半秋明月嬋娟千里夢扁舟汗漫五湖逰星辰活動驚歌笑風露輕寒敵拍浮贏得年年清賞處山河全影入金甌   月夜   月到中天雲劃開斷橋幻出玉樓臺夜深一鶴掠舟過疑是坡仙赤壁來   江行   日日看山好山山山色蒼忘機鷗下早戀廐馬行忙松曉清風濕荷秋流水香短蓑吹鐵笛年嵗大江長   紙帳   紙帳白如雪上有坐客影一白不自由黑光蕩無定人倦影已散依然雪花瑩須臾秉燭眠相忘心目静   為劉定伯索油蕨   我欲登山去采薇江南秋雨正霏霏仙家解有逡巡手一筯西風落翠微   山中小集   江山閑勝賞萬戸不須留客醉客多事吾詩吾自酬夕風吹絳蠟春色漾黄流賔客歸來夜滁翁無此逰   新年   梅花枕上聴司晨起綰金章候拜親喜對慈顔看鋪鬢髪雖疎脱未如銀   生日和聶吉甫(五月初二日)   青蒲花未老黄竹笋初生細詠詩工部閑評字率更大江流日影時鳥説春榮共作千年計身謀政自輕   生日和謝愛山長句(松老字伯華)   余屏跡山間誦昌黎三星行政自多感亦何有於初度客謝愛山翩然逺來貽我長句嘘拂而繅藉之者至矣倚歌而和愧不成章   寓形落落大塊間嘘吸一氣自往還桑弧未了男子事何能局促甘囚山昔年此日作初度賔客如雲劇歡舞今年避影却閉門捧觴自夀白頭母故人憶我能逺來虹光滿袖生瓊瑰一桮相屬慰岑寂使我發笑愁顔開簸揚且聴箕張口丈夫壯氣須衝斗夜闌拂劍碧花寒掘首相期出雲表   生日謝朱約山和來韻   元豐五年正月日洛中耆英佳話出當時韓公七十九歡噱賡酬老吟筆偉然冠劍照孔鸞鮐背鳩杖蒲輪安韓公而下文寛夫相髙以夀不以官洛塵已隨流水急雲仍相逢松下石顧我行輩真我來兼謩故事强安排約對青山共長乆醉歌要賡滁州守願隨後社著深衣闌風伏雨從是非便令攜樽西墅去山花山烏為歌舞招招瑶毋來庭闈拍手共笑偷桃兒吾山陂陀白雲滿猿鶴司我北門管紫霞隔斷雞犬聲下有琥珀滋長齡向來福地七十二此亦清髙仙地位朝逰昆侖暮空同駕風鞭霆迎我公丹厓翠壁千萬丈與公上上上上上   生日山中和蕭敬夫韻   山深不用結涼棚風起江蘋暑氣輕處士林泉自今古男兒弧矢付豪英客來不必籠中羽我愛無如橘裏枰一任蒼松栽十里他年猶是茯苓生   與朱古平飲山中和蕭敬夫韻(古平名埴字聖陶丙辰賦魁大傳倅)   江山自足飲千杯况有如今此客哉石室只還湖守住蘆峰曽屈晦翁來酒酣剰有詩酬唱步倦何妨車往回逰徧此山方可别北厓莫遣曉雲開   所懐   英英香蕙瑩朝華收拾東風作一家燕語鶯啼春又夏燈花剔盡暗窻斜   山中偶成   白鶴飛來牽我衣東風吹我下漁磯常年祇為青山誤直草君王一詔歸   次約山賦杏花韻   名花韻在午晴初雨沁臙脂臉更敷蒲驛莫妨娯刺史錦坊豈不勝中書時無艶曲臨軒縱公莫巍壇韞匵沽春老緑隂青子近東風來往一吹嘘   贈南安黄梅峰   清淺風流聖得知黄昏歸鶴月來時嶺頭更有髙寒處却是江南第一枝   送人往湖南   鴈拖秋月洞庭邊客路凄涼野菊天雲隔酒尊横北海風吹詩史落西川夜深鬼火千山雪春後鵑花一柱烟為我祝融峰上看朝暾白處禮逢仙   題張景召簿尉梅墅并餞入南   喚醒三影燕支魂一枝半樹専黄昏江南暗香鬱不住霜風吹入羅浮村疎枝不入輞川畫暗香不到東山棋雲階一枕梨花夢參横月落無人知   和謝愛山晚吟韻日晚與客散步因誦夕陽雖好不多時之句謝愛山欣然賦之余亦率然口占以和亦一時之樂也   日落未落天滄浪懸厓掛壁留餘光紫烟翠霧空迷茫颼颼度壑松風長牛背短笛吹歸忙飄飄逸興空悠揚襟懐灑落萬慮亡須臾薄暝山色藏長歌浩浩相激昻淡雲弄月微昏黄   别謝愛山   緑綺知音早青燈對語遲那知今雨别又重故人思山隔詩情逺雲含客思悲小樓今夜笛莫向月中吹   君今拂衣去我獨枕書眠一片過林雨數聲當戸蟬情長空有恨吟苦不成篇後會知何日西風老鴈天   和胡琴窻(名目宣字徳昭)   買得青山貴似金瘦笻上下費沈吟花開花落相闗意雲去雲來自在心夜雨一江漁唱小秋風兩袖客愁深夾堤密與栽楊桞剰有行人待緑隂   七月十三夜用燈牌字韻凑成一詩與諸賔一笑   赤壁當年賦子虛西風忽復到菰蒲蟾蜍影裏千秋鑑蟋蟀聲中七月圖詩思飄飄入雲漢歌聲隠隠動江湖萬家蕭鼓連燈火見説年來此事無   病中作   嵗月侵尋見二毛劍花冷落鸊鵜膏睡餘吸海龍身瘦渇裏奔雲馬骨髙百忌不容親酒具千愁那解減詩豪起來大作屠門嚼自笑我非兒女曹   又二絶   瞿塘隘處真重險勾漏波前又一灘世事不容輕易看翻雲覆雨等閑間   病中忽悟通真理静處専尋入定工雨汗淋頭都不管須臾知氣自冲融   又賦   一病忽兩月蓬頭夏涉秋形羸心自壯手弱筆仍遒昨夜燈如喜今宵蝶莫愁問誰驅五瘧正與五窮謀   一病四十日西風草木涼倚床腰見骨覽鏡眼留眶倦策吟詩杖頻燒讀易香夜深排果餌乞巧大醫王   又賦   病中心如故閑中事更生睡猫隨我嬾黠鼠向人鳴羽扇看棋坐黄冠扶杖行燈前翻自喜瘦得此詩清   驟雨知何處一溪秋水生苦吟肩鶴瘦多病耳蟬鳴隠几惟便睡挑包正倦行山深明月夜乞我半窻清   寄興逃吾病吟詩老此生風髙鴻鴈起晴乆鵓鳩鳴野樹辭秋落溪雲帶雨行晚涼便懶坐移傍竹隂清   借道冠有賦   病中蕭散服黄冠笑倒羣兒指為彈祕監賀君曽道士翰林蘇子亦祠官酒壺釣具有時樂茶竈筆床隨處安幸有山隂深宻處他年煉就九還丹   又賦   一畨潮信過時暫脱熬煎心似轆轤轉身如徽纆纒夜聴饑鼠嘯畫看伏雌眠急雨千山動應知為解弦(時以草果數百枚作枕遂得汗)   病甚夢召至帝所獲宥覺而頓愈遂賦   臥聴風雷叱天官赦小臣平生無害物不死復為人道徳門庭逺君親念慮新自憐螻蟻輩豈意動蒼旻   病愈簡劉小村   秋光沁人骨意氣曉來新古鼎龍團雪虛簷麈尾春商山奕棋老赤壁洞簫賔風月真倉扁招呼入屋頻   倦餘心似酒病起首如蓬黄竹斷橋雨白蘋長笛風僊僊鷗屢舞咄咄鴈書空孤負秋來眼閑挑爨下桐   夜坐偶成   蕭蕭秋夜涼明月入我戸攬衣起中庭仰見牛與女坐乆寒露下悲風動紈素不遇王子喬此意誰與語   簡琴窓雲屋竹軒諸友   世情千萬變險甚劍頭炊嗜傳姑成癖登山且作癡烟霞非疾痼泉石自心馳獨喜精神健山中剰有詩   用前韻留琴窻   百年矛上淅萬事枕中炊病苦還思老貪嗔未若癡雲低天欲動江長岸如馳明月西風健山頭賦别詩   又用韻簡李深之(名道大號深齋)   晩尊和月吸早飯帶星炊鵬鷃從髙下螳蟬任黠癡水澄神自止雲逺意俱馳門外誰車馬故人來課詩   早起偶成   澹澹池光曙沈沈野色秋片雲生北舍隻鴈過南樓有見皆成趣無言縂是愁芭蕉夜來水嚥罷自搔頭   又用韻   江山如有意天地可無秋夜月馮驩鋏西風王粲樓露蛩令我喜烟草為誰愁且醉桮中物相看尚黑頭   曉起   夢破風烟逈衾寒不自由鐘聲到枕曙月影入簾秋鴈過江山老蛩吟草樹愁整冠人共笑兩月不梳頭   逺寺鳴金鐸疏窻試寳熏秋聲江一片曙影月三分倦鶴行黄葉癡猿坐白雲道人無一事抱膝看回文   夜坐   淡烟楓葉路細雨蓼花時宿鴈半江畫寒蛩四壁詩少年成老大吾道付逶遲終有劍心在聞雞坐欲馳   和朱松坡   學醫未至大醫王笑殺年年折臂傷屏裏江山如出色亭皋松菊已成行細叅不語禪三昧静對無弦琴一張多謝嶺頭詩寄我滿園梅意弄春光   陳貫道摘坡詩如寄以自號達者之流也為賦浩浩歌一首   浩浩歌人生如寄可奈何春秋去來傳鴻燕朝暮出沒奔羲娥青絲冉冉上霜雪百年歘若彈指過封侯未必勝瓜圃青門老子聊婆娑江湖流浪何不可亦曽力士為脫靴清風明月不用買何處不是安樂窩鶴脛豈長鳬豈短夔足非少蚿非多浩浩歌人生如寄可奈何不能髙飛與逺舉天荒地老縣網羅到頭北邙一抔土萬事碌碌空奔波金張許史乆寂莫古來賢聖開丘軻乃知世間皆長物惟有真我難滅磨浩浩歌人生如寄可奈何春夢婆春夢婆拍手笑呵呵是亦東坡非亦一東坡   借朱約山韻就賀挂冠   身健尚堪松下飯眼明正好橘中棋青山有約當朱戸白首何心上粉闈栗里田園供雅興午橋鐘鼓賞清時晚來倦客秋江上坐看半天黄鵠飛   用前人韻賦招隠   釣魚船上聽吹笛煨芋爐頭看下棋賸有晚愁歸别浦已無春夢到端闈去年尚憶桃紅處好景重逢橘緑時珍重山人招隠意猿啼鶴嘯白雲飛   用前人韻招山行以春為期   掃殘竹徑隨人坐鑿破苔磯到處棋一水樓臺開曉鏡萬山花木放春闈雪中更有回舟興林下豈無燒筍時莫待東風吹桞絮眼穿籠鶴遶湖飛   翰林權直罷歸和朱約山韻   閑雲舒巻無聲畫醉石敲推一色棋試問挂瓢棲碧洞何如襆被卧彤闈夢中芳草還成路别後黄花又是時羞殺今年堂上燕片心寄與鴈南飛   慶羅氏祖母百歳羅氏慶門夀母百歳父老見所未嘗鄉里夸以為盛某既交朋升堂為夀退布席廳事與横舟昆弟子姪舉酒盡歡酒酣賦詩志喜也   麗日萱花照五雲升堂風采見乾淳蓬萊會上逢王母婺女光中見老人雨露一門華髮潤江山滿座緑衣新只將千歳求為夀更住人間九百春   拜羅氏百歳母之明日主人舉酒客張千載心賦詩某喜贊不自己見之趂韻   翠微三島近畫閣五雲横春水鷗聲滑夕陽鴉背明尊前持一笑花下卧餘酲曽見瑶池母不為虛此生   醉清湖上三日存叟獨不在坐即席有懐   石鼎吟方透瑶觴醉未闌疎林花密綴舊壘燕新安春半湖山好夜深江海寒王孫隔芳草初月正相看   羅山長存叟兄弟來謝宴山中(存叟名耕登科)   天開盤谷隠春到浣溪家一水樓臺影滿山桃李花春風寄横笛夜月擬乗槎政好逢佳客江空北斗斜   夀朱約山八十韻(九月十三日)   翠袖瓊樓八十翁平安曉宇看孤鴻五湖圖裏添彭祖南極光中約祝融日日青山醉春色年年黄菊飽西風鷹揚但願無施處臣老婆娑一釣蓬   夀朱約山八十三歳   八十餘翁雪滿顛深衣大帶耳垂肩磻溪回首今三載絳縣論心又十年歸去來兮真富貴美哉夀也活神仙門前燕雀紛如雨媿我白雲深處眠   賀秘書歐陽荀齋先生遷居(名守道字公權)   先生挾冊當菑畬不待辛勤有屋廬宅様只還齊里舊鄉風好似潁川居鏡湖今日賀外監瀛館前年虞秘書天下經綸猶一室時人尚敢説吾迂   挽李制帥二首(名遇龍字叔興)   上下荆淮劍氣雄進當全蜀凛英風將壇歃血金湯志白腹填天竹帛功治法征謀闗世道精忠定力簡皇衷傷哉生出瞿塘險翻落黄粱一夢中   世變江河渺未涯如公真是濟時危幾年荆益龍驤譽一日瀟湘鵬讖悲天下皆傳清獻節人心自有武侯碑郎君昔共慈恩約抆淚西風寄些詞   挽孫庸齋(樞密兄)   淮水竒人物樞星偉弟兄泰山開學譜雲谷發詩源委吏初行志修文莫返魂功名傳乆逺賴有二郎存   挽龔用和   結屋南陵三十秋田園舊隠隔江流鄜州避亂杜工部下澤乗車馬少逰名利無心付隍鹿詩書有種出烟樓長淮清(闕)難歸玉魂魄猶應戀故丘   挽萬監丞益之   文華時輩右質樸古風餘壁上春陵記屏間太極圖雲山居士屋風雪故人書一夢中觀化堯夫以後無   哭祕書彭止所(名方過丙辰省元)   人物孤中秘神山返異仙目穿陪紼處夢斷■〈月暴〉書年玉質應無死韋編豈不傳奠芻和淚遣此月向誰圓   挽潮守呉西林(名道夫字深源沒於潮)   凜凜千軍筆堂堂一面威荆流春浪湧峽樹暮雲飛素壁琴猶在中橋鶴不歸劒亭遺跡古豐石照山輝   傾葢歳年晚相知江海深春天思北樹夜雨話西林玉嶺生前夢中原地下心英雄凋落盡慷慨一霑襟   挽髙郵守晏桂山(名陶字復之秘書丞)   淮南已仙去桂樹鬱青青五馬賢聲望三丞舊典刑邦人多感嘆諸老半凋零何日持雞酒傷心請塟銘   挽鄢晉叔主簿(名晉同榜)   此君何坦坦回首杏園逰魂魄湘潭去聲名彭澤休百年中道短千里故鄉愁六子三方幼遺言可淚流   挽王叔逺   孟嘗生五日白首嘆遭逢燈火殘編雨虀塩短褐風八天下鵰鶚半水偃蛟龍原上諸生哭黄花衰草中   挽蕭帥機虎溪(名了翁字明可)   世以千金重誰能學隠君一門名似雨滿座客如雲志願生無恨聲華死有聞韓碑照原草含笑有斯文   挽朱尚書貔孫   一代文昌貴千年諫議名天球聲渾厚元酒韻和平巖穴思風采朝廷惜老成東西生死别江水淚為傾   挽太博朱古平   白氏賢司馬昌黎真學官江湖驚落筆朝野望彈冠天馬髙風骨秋鷹折羽翰萊庭人白髮烟雨萬松寒   鐵硯傷同志青燈憶舊逰臨軒朝鳯闕馳道聴雞籌魏野神仙宅元龍湖海樓西風一揮淚世事葢棺休   挽黎致政(黎探花祖)   楚峰天地濶四世百年家鶴髮垂袍葉龍孫上榜花詩書新雨露松栢老烟霞白馬蒼山路斯人忽已遐   古心江先生以舊弼出鎮長沙癸酉十月乙亥是為七十六歳門人文某以一節趨走部内謹擬古體一首為夀   炎圖啟丕運皇路熙以平蜿蟺發令姿有美洵一人鴻藻舒朝華大音鏘韶鈞黼珽麗三階火龍昭紞紘桓圭殿南服熊旂被金城曕彼鶉尾火翼軫宣其精祥鸞舞瑶席鳴鳯翔媧笙孟冬兆陽氣西北無浮雲駕言酌春酒可以寫我情揚旍下祝融躧履朝泰清嘉猷扇九垓還以遂古淳君子保金石所以永國成純嘏錫千歳綿綿贊休明   送張宗甫兄弟   楚觀登舟赴湖北試金螺曉氣照人寒手把天漿領佩環夜月送魚來赤壁秋風吹鴈發衡山東南折處旗花見牛女光中槎影還見説青年文賦好士龍一笑共雲間   衡州送胡端逸赴漕(號觀齋)   楚觀簷花曉舟人擊鼓東蛟龍噀靈雨鵰鶚展雄風此客雲霄士斯文造化工捷來君飲此我亦凱元戎)時八月十五日發兵討賊)   題楚觀樓   西風吹感慨曉氣薄登臨半壁楚雲立一川湘雨深乾坤横笛影江海倚樓心遺恨飛鴻外南來訪逺音   安序宋吏部來牧衡陽某將指聮事好也會以便郡歸養獲忝交承臨發賦詩湘水千里   傾葢年華晚行人早發湘白雲虹浪小明月燕花香南浦春何急巴山雨正長祝君加一飯我意為桐鄉   贈周東卿畫魚   觀君瀟湘圖起我濠上心短褐波濤舊秋雨■〈艹狐〉蒲深   某叨臬衡湘蒙恩以便郡歸養肯齋大卿實寓衡我十年前邦君也一再見間即分南北五言啟之所以致今舊雨之繾綣云(李肯齋名芾)   瀟湘一夜雨湖水十年雲相見皆成老重逢便作分嗁鵑春浩蕩回鴈曉殷勤江闊人方健月明思對君   幕客載酒舟中即席序别   故人滿江海逰子下瀟湘夢載月千里意行雲一方櫓聲人語小岸影客心長總是浮萍迹飛花莫近檣   用韻謝諸客和章   傳鼓發船去我秦君向湘持螯思太白占鵲問東方世味秋雲薄交情江水長相期天路曉陣馬度風檣   湘潭道中贈丁碧眼相士   自詭衡山道士孫至今句法有軒轅世人未見題堯廟盡把昌黎作寓言   收拾衡雲作羽衣便如屈子逺逰歸離騷忘却題天柱為立斜陽問翠微   咸淳甲戌第二朔予道儲洲里徐畋方諫自長沙來為别問客幾何曰半年矣臨别為賦   君為湘水燕我作衡陽鴈鴈去燕方留白雲草迷岸   和衡守宋安序送行詩并序   某將指罔功叨符便養初聮寅誼近依清燕之香末忝交盟親授朱提之印冠葢一時之盛事縉紳百世之深情别集殷勤歌詞鄭重夢回雲舍深懐萱草之詩思乏雪車謾和梅花之賦瞻言作逺覽擲為榮   玉立湘西第一州丹梯小為嶽雲留東風城郭人行樂春日旌旗公出逰便趂綈香摩碧漢莫嫌繡影挽清流兩君相見衣冠好記取兒孫好話頭   方共衡雲把酒魁春風吹向鬱孤臺鴈將回處驚帆落花未開時怯笛催别草可堪逰子去寄梅應為故人來臨行笑覔疑香譜十駕那追逸驥材   贈萍鄉道士道士   觀行人半似重相見古云性相近性豈不如面萬形本一世萬心方一殊世固難絶聖亦恐難絶愚   白髭行   憶昔守宣時白上一根髮去之四五年一化為七八今年客衡湘黑髭已多黄衆黄忽一白驚見如陵陽白髪已為常白髭何足恠歳月不可歇雪霜日長大世人競染緇厭之固足嗤誰服蘆菔湯避老亦奚為少老如春秋造物以為儔吾方樂吾天樂天故不憂   將母赴贑道西昌   重來鷗閣曉帆影漲新晴倚檻雲來去閉簾花送迎江湖春汗漫歳月老峥嶸手把忘憂草夔夔繞太清   快閣遇雨觀瀾   一笑登臨晚江流接太虛自慚雲出岫争訝雨隨車慷慨十闈桞周回千里魚故園隄好在夜夢繞吾廬   題鬱孤臺   城郭春聲闊樓臺晝影遲並天浮雪界葢海出雲旗風雨十年夢江湖萬里思倚闌時北顧空翠濕朝曦   子題鬱孤泉筦五湖翁姚濂為之和翁官滿歸里因韻贄别并謝前辱   巢龜君住好涌翠我來遲夜雨呼三韭春風試一旗飛花行客夢芳草故人思何日五湖上同看浴海曦   用韻謝前人   兹逰良解后吾道未逶遲斗埜横雙劍牛津直兩旗北風應小住明日便相思輸與君家近扶桑五色曦   翠玉樓晩雨   晩樓一曲轉梅花官事無多報放衙林木蔽虧烟斷續江流曲折雨横斜年華冉冉風前影歳莫悠悠客裏家一鴈近從沙背落更饒片雪入天涯   翠玉樓觀雪   矯矯臨清泚濛濛認翠微綈春生客袖鐵冷上戎衣桞眼驚何老梅花覺半肥新來有公事白戰破重圍   翠玉樓和胡端逸韻   客影魚千里年華桞十圍白雲棲石密黄鵠出烟微江海秋風老湖山晩日暉鬱孤臺上望野闊犢初肥   翠玉樓   昏鴉何處落野渡少人行黄葉聲在地青山影入城江湖行客夢風雨故鄉情試問南來信梅花三兩英   合江樓   天上名鶉尾人間説虎頭春風千萬岫秋水兩三洲客晩驚黄葉官閑笑白鷗雙江日東下我欲賦扁舟   西楚驚鴻晚東淮落木秋蒸相今石鼓句宛古宣州白日聊清賞青山縂舊逰不知滄海水何處接天流   皂葢樓   一水樓臺繞半空圖畫開蝸涎行薜荔雀影上莓苔碧落人千載青山酒一桮晚烟看不盡待月却歸來   石樓   曉色重簾捲春聲疊鼓催長垣連草樹逺水照樓臺八境烟濃淡六街人往來平安消息好看到嶺頭梅   馬祖巖   曽將飛錫破苔痕一片雲根鎻洞門山外人家山下路石頭心事付無言   禪闗   秋風吹日上禪闗路入松花第一彎只願四時烟霧少滿樓城閣見青山   吸江   絶壁千尋俯雪潭春花秋草自■〈髟上監下〉鬖當年誤著蒲團坐惹得人稱馬祖巖   塵外   半山風雨截江城未脱人間縂是塵中夜起看衣上月青天如水露華新   雲端   半空夭矯起層臺傳道劉安車馬來山上自晴山下雨倚闌平立看風雷   清江何漢英再見於空同讀歐陽先生詩感慨為賦   采芝雲滿山采檗瀑垂澗當年有清徽為寄南來鴈鴈去人已逝歳月剨云晏流水失聲音西河老憂患往日志士悲窮途行子慣君為梁宋逰我復江漢宦十年耿相逢千里欠一盼玄機寄糟粕美疢墮芻豢贈子歸東方聊薦呉興莧   送曽倅巖山官滿歸里(名大發贑倅)   春陵光霽落蒼苔葛水神仙立翠槐萬里雲霞騏驥路三年風月鳯皇臺興同老子復不淺歌曰先生歸去來庾嶺梅花開漸徧一枝就與寄蓬萊   和前人賦别   翠松三萬頃松雪著神仙桞院催金鑰江花送玉鞭曉巖雲壁立晩棹浪規圓未了醉翁事重尋潁上田   當年童子見今見二毛翁海月三秋别江雲一日同鷗心馳舍北龍尾曵天東定有延和奏南來寄一通   贈明脈蕭信叔   枚乗擅七發郭玉明四難微言起沈痼此道今漫漫云何東海生而乃緒真要砉然以神遇契彼鏡經妙我欲炊彫胡俯鑿菊水泉夀被方輿人六氣何由諐   贈林碧鑑相士   咸陽宫中四尺鏡照人五臓何烱烱桑田滄海千餘年百鍊依然化為鑛君從何處得此物鑄就雙瞳敵秋月向來照心今照形不事瀾翻三寸舌逺衝風雪肯我過看來猶未深知我我方蓑笠立釣磯萬事浮雲都勘破噫嘻吁只今神目鬼眼紛道途暗中許負應盧胡試問何如林家老碧鑑不知天津橋上復有龍鍾無   送吉州陳守解任   美人策良馬爼節螺江湄歳年忽晼晩桃李已成蹊遥遥一水間漫漫東與西晴川夾修楊行舟何能維朱鳳翔海山層漢揚音徽髙岡有梧桐駕言覽朝暉贈君以白雲白雲不我持贈君以明月明月不我攜白雲與明月逺道相追隨   贈蜀醫鍾正甫   炎皇覽衆草異種多西州為君望岷峨使我雙淚流向來秦越人朝落夕邯鄲子持鵲經來自西亦徂南江南有羈羽豈不懐故營何當同皇風六氣和且平   改題萬安縣凝祥觀   古道松花空翠香風前鬢影照滄浪飛泉半壁朝雲濕啼鳥滿山春日長須信神仙元有國不知蠻觸是何鄉道人横笛招歸鶴坐到斜暉上壁璫(相如逰獵賦華櫰壁璫注壁璫以玉為椽頭)   西昌倪氏有山谷書杜陵山水圖障歌作江山堂堂廢其後人以黄書求題跋感慨一絶   杜二已無黄九去長歌大字落江山百年風物今何似春水晩烟飛白鷴   山中再次胡徳昭韻   不將顔色汙黄金落得灞橋驢上吟是處江山生酒興滿天風雪得梅心觥籌堂裏春聲沸燈火林皋夜色深人世可能行樂耳重逰不用卜隂晴   人生桞絮鬬堅牢過眼春光歎伯勞蜀道謾傳千古險廬山方許一人髙眼前見赤徒妨道耳後生風未當豪明月蘆花隨處有扁舟自在不須篙   曽見尊前此客哉笑攜麈尾拂莓苔水邊飛鴈年年見湖上新亭日日來酹菊醉餘披草坐探梅吟罷帶花回北厓尚被剛風隔笑殺匆匆馬上桮   山中泛舟觴客   便作乗槎客蕭蕭骨髮清尊前山月過笛裏水風生半夜魚龍沸未秋河漢明雪堂眠二客夢與白鷗盟   病中作   六月廿四夜人間熱欲炊病懐如酒困倦睫似書癡夢與千年接心隨萬里馳客來相問訊寄語有新詩   山中即事   山中方雨笠天外忽晴絲夕釣江登練春行路布棋乾坤供俯仰歳月任差池有酒如澠在何妨日問竒   挽巽齋先生歐陽大著   徘徊西河上月落衆星稀哲人萎中道雨絶將安之昔者麗鴻藻玉振舍清暉名理軼晉魏雅言襲軻思連駕勤馳道並坐侍端闈及門懐燕婉升堂接逶迤方期黄鵠(闕)忽作朝露晞黔婁不葢體延陵有遺悲層阿翳寒樹平楚曖希微惟荒衣廣桞縞冠涕如縻水從章江去雲遶楚山飛已矣如有聞斯文不在兹   送劉其發入蜀   秋風凄已寒蜀道阻且長虎狼伏原野欲濟川無梁客從何處來云我之西方蕭蕭驌驦鳴熠熠湛盧光昔時榮華地今為争戰塲將軍揚天戈壯士發戎行江南有羈鳥悠悠懐故鄉駕雲與子逰雲天何芒芒   周蒼厓入吾山作圖詩贈之   三生石上結因縁袍笏横斜學米顛漁父幾忘山下路仙人時訪嶺頭船烏猨白鶴無根樹淡月疎星一線天為我醉呼添濛澒倦來平卧看雲烟   題羅次説竹巖摘藁   遊子西南來出門道何悠文章會有用意氣輕身謀紛紛食粱肉藜藿當其憂君看百川水何處不東流   挽劉知縣(名元髙字仲山實齋之子)   玉海淵源懿金閨步武髙功名千載意翰墨一時豪天馬含風滑秋鷹折羽毛相逢俱白髮流涕濕征舠

  ●欽定四庫全書   文山集巻三  (宋)文天祥 撰  ○   御試策一道   臣恭惟皇帝陛下處常之久當泰之交以二帝三王之道會諸心將三紀于此矣臣等鼓舞於鳶飛魚躍之天皆道體流行中之一物不自意得旅進于陛下之庭而陛下且嘉之論道道之不行也久矣陛下之言及此天地神人之福也然臣所未解者今日已當道久化成之時道洽政治之候而方歉焉有志勤道逺之疑豈望道而未之見耶臣請泝太極動靜之根推聖神功化之驗就以聖問中不息一語為陛下勉幸陛下試垂聽焉臣聞天地與道同一不息聖人之心與天地同一不息上下四方之宇往古來今之宙其間百千萬變之消息盈虛百千萬事之轉移闔闢何莫非道所謂道者一不息而已矣道之隠於渾淪藏於未琱未琢之天當是時無極太極之體也自太極分而陰陽則陰陽不息道亦不息陰陽散而五行則五行不息道亦不息自五行又散而為人心之仁義禮智剛柔善惡則乾道成男坤道成女穹壤間生生化化之不息而道亦與之相為不息然則道一不息天地亦一不息天地之不息固道之不息者為之聖人出而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絶學為萬世開太平亦不過以一不息之心充之充之而修身治人此一不息也充之而致知以至齊家治國平天下此一不息也充之而自精神心術以至於禮樂刑政亦此一不息也自有三墳五典以來以至於太平六典之世帝之所以帝王之所以王皆自其一念之不息者始秦漢以降而道始離非道之離也知道者之鮮也雖然其間英君誼辟固有號為稍稍知道矣而又沮於行道之不力知務徳化矣而不能不尼之以黄老知施仁義矣而不能不遏之以多欲知四年行仁矣而不能不畫之以近效上下二三千年間牽補過時架漏度日母怪夫駁乎無以議為也獨惟我朝式克至于今日休陛下傳列聖之心以會藝祖之心會藝祖之心以叅帝王之心叅天地之心三十三年間臣知陛下不貳以二不叅以三茫乎天運窅爾神化此心之天混兮闢兮其無窮也然臨御浸久持循浸熟而筭計見效猶未有以大快聖心者上而天變不能以盡無下而民生不能以盡遂人才士習之未甚純國計兵力之未甚充以至盜賊兵戈之警所以貽宵旰之憂者尤所不免然則行道者始無驗也邪臣則以為道非無驗之物也道之功化甚深也而不可以為迂道之證效甚遲也而不可以為速維天之命於穆不已天地之所以為天地也文徳之純純亦不已聖人之所以為聖人也為治顧力行何如耳焉有行道於嵗月之暫而遽責其驗之為迂且逺邪臣之所望於陛下者法天地之不息而已姑以近事言則責躬之言方發而陰雨旋霽是天變未嘗不以道而弭也賑飢之典方舉而都民歡呼是民生未嘗不以道而安也論辯建明之詔一頒而人才士習稍稍渾厚招填條具之旨一下而國計兵力稍稍充實安吉慶元之小獲維揚瀘水之雋功無非憂勤於道之明驗也然以道之極功論之則此淺效耳速效耳指淺效速效而遽以為道之極功則漢唐諸君之用心是也陛下行帝而帝行王而上而肯襲漢唐事邪此臣所以贊陛下之不息也陛下儻自其不息者而充之則與陰陽同其化與五行同其運與乾坤生生化化之理同其無窮雖充而為三紀之風移俗易可也雖充而為四十年圄空刑措可也雖充而為百年徳洽於天下可也雖充而為卜世過厯億萬年敬天之休可也豈止如聖問八者之事可徐就理而已哉臣謹昧死上愚對臣伏讀聖策曰盖聞道之太原出於天超乎無極太極之妙而實不離乎曰用事物之常根乎陰陽五行之賾而實不外仁義禮智剛柔善惡之際天以澄著地以靖謐人極以昭明何莫由斯道也聖聖相傳同此一道由修身而治人由致知而齊家治國平天下本之於精神心術達之於禮樂刑政其體甚微其用則廣厯千萬世而不可易然功化有淺深証效有遲速何歟朕以寡昧臨政願治于兹厯年志愈勤道愈逺窅乎其未朕也朕心疑焉子大夫明先王之術咸造在庭必有切至之論朕將虛已以聽臣有以見陛下遡道之本原求道之功效且疑而質之臣等也臣聞聖人之心天地之心也天地之道聖人之道也分而言之則道自道天地自天地聖人自聖人合而言之則道一不息也天地一不息也聖人亦一不息也臣請遡其本原言之茫茫堪輿坱圠無垠渾渾元氣變化無端人心仁義禮智之性未賦也人心剛柔善惡之氣未稟也當是時未有人心先有五行未有五行先有陰陽未有陰陽先有無極太極未有無極太極則太虛無形沖漠無朕而先有此道未有物之先而道具焉道之體也既有物之後而道行焉道之用也其體則微其用甚廣即人心而道在人心即五行而道在五行即陰陽而道在陰陽即無極太極而道在無極太極貫顯微兼費隠包小大通物我道何以若此哉道之在天下猶水之在地中地中無往而非水天下無往而非道水一不息之流也道一不息之用也天以澄著則日月星辰循其經地以靖謐則山川草木順其常人極以昭明則君臣父子安其倫流行古今綱紀造化何莫由斯道也一日而道息焉雖三才不能以自立道之不息功用固如此夫聖人體天地之不息者也天地以此道而不息聖人亦以此道而不息聖人立不息之體則歛於修身推不息之用則散於治人立不息之体則寓於致和以下之工夫推不息之用則顯於齊家治國平天下之效驗立不息之體則本之精神心術之微推不息之用則達之禮樂刑政之著聖人之所以為聖人者猶天地之所以為天地也道之在天地間者常久而不息聖人之於道其可以頃刻息邪言不息之理者莫如大易莫如中庸大易之道至於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而聖人之論法天乃歸之自強不息中庸之道至於溥博淵泉上天之載無聲無臭而聖人之論配天地乃歸之不息則久豈非乾之所以剛健中正純粹精也者一不息之道耳是以法天者亦以一不息中庸之所以髙明博厚悠久無疆者一不息之道耳是以配天地者亦以一不息以不息之心行不息之道聖人即不息之天地也陛下臨政願治于兹厯年前此不息之嵗月猶日之自朝而午今此不息之嵗月猶日之至午而中此正勉強行道大有功之日也陛下勿謂數十年間我之所以擔當宇宙把握天地未嘗不以此道至于今日而道之驗如此其迂且逺矣以臣觀之道猶百里之途也今日則適六七十之候也進於道者不可以中道而廢游於途者不可以中途而畫孜孜矻矻而不自已焉則適六七十里者固所以為至百里之階也不然自止於六七十里之間則百里雖近焉能以一武到哉道無淺功化行道者何可以深為迂道無速證效行道者何可以遲為逺惟不息則能極道之功化惟不息則能極道之證效氣機動盪於三極之間神采灌注於萬有之表要自陛下此一心始臣不暇逺舉請以仁宗皇帝事為陛下陳之仁祖一不息之天地也康定之詔曰祇勤抑畏慶歴之詔曰不敢荒寧皇祐之詔曰緬念為君之難深惟履位之重慶歴不息之心即康定不息之心也皇祐不息之心即慶歴不息之心也當時仁祖以道徳感天心以福禄勝人力國家綏靖邊鄙寜謐若可以已矣而猶未也至和元年仁祖之三十三年也方且露立仰天以畏天變碎通天犀以救民生處賈黯吏銓之職擢公弼殿柱之名以厚人才以昌士習納景初咸用之言聽范鎮新兵之諫以裕國計以強兵力以至講周禮薄征緩刑而拳拳以盜賊為憂選將帥明紀律而汲汲以西戎北敵為慮仁祖之心至此而不息則與天地同其悠久矣陛下之心仁祖之心也范祖禹有言欲法堯舜惟法仁祖臣亦曰欲法帝王惟法仁祖法仁祖則可至天徳願加聖心焉臣伏讀聖策曰三墳以上(云)(云)豈道之外又有法歟臣有以見陛下慕帝王之功化證效而亦意其各有淺深遲速也臣聞帝王行道之心一不息而已矣堯之兢兢舜之業業禹之孜孜湯之慄慄文王之不已武王之無貳成王之無逸皆是物也三墳逺矣五典猶有可論者臣嘗以五典所載之事推之當是時日月星辰之順以道而順也鳥獸草木之若以道而若也九功惟敘以道而敘也四夷來王以道而來王也百工以道而熈庶事以道而康光天之下至于海隅蒼生蓋無一而不拜帝道之賜矣垂衣拱手以自逸于土階巖廊之上夫誰曰不可而堯舜不然也方具考績之法重於三嵗無嵗而敢息也授歴之命嚴於四時無月而敢息也澟澟乎一日二日之戒無日而敢息也此猶可也授受之際而堯之命舜乃曰允執厥中夫謂之執者戰兢保持而不敢少放之謂也味斯語也則堯之不息可見已河圖出矣洛書見矣執中之說未聞也而堯獨言之堯之言贅矣而舜之命禹乃復益之以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之三言夫致察於危微精一之間則其戰兢保持之念又有甚於堯者舜之心其不息又何如哉是以堯之道化不惟驗於七十年在位之日舜之道化不惟驗於五十年視朝之時讀萬世永賴之語則唐虞而下數千百年間天得以為天地得以為地人得以為人者皆堯舜之賜也然則功化抑何其深證效抑何其遲歟降是而王非固勞於帝者也太樸曰散風氣日開人心之機械日益巧世變之乗除不息而聖人之所以綱維世變者亦與之相為不息焉俗非結繩之淳也治非畫象之古也師不得不誓侯不得不會民不得不凝之以政士不得不凝之以禮内外異治不得不以采薇天保之治治之以至六典建官其所以曰治曰政曰禮曰教曰刑曰事者亦無非扶世道而不使之窮耳以勢而論之則夏之治不如唐虞商之治又不如夏周之治又不如商帝之所以帝者何其逸王之所以王者何其勞慄慄危懼不如非心黄屋者之為適也始於憂勤不如恭已南面之為安也然以心而觀則舜之業業即堯之兢兢禹之孜孜即舜之業業湯之慄慄即禹之孜孜文王之不已武王之無貳成王之無逸何莫非兢兢業業孜孜慄慄之推也道之散於宇宙間者無一日息帝王之所行道者亦無一日息帝王之心天地之心也尚可以帝者之為逸而王者之為勞耶臣願陛下求帝王之道必求帝王之心則今日之功化證效或可與帝王一視矣臣伏讀聖策曰自時厥後(云)(云)亦足以維持憑藉者何歟臣有以見陛下陋漢唐之功化證效而且為漢唐世道發一慨也臣聞不息則天息則人不息則理息則欲不息則陽明息則陰濁漢唐諸君天資敏地位髙使稍有進道之心則六五帝四三王亦未有難能者奈何天不足以制人而天反為人所制理不足以御欲而理及為欲所御陽明不足以勝陰濁而陽明反為陰濁所勝是以勇於進道者少沮於求道者多漢唐之所以不及唐虞三代也歟雖然是為不知道者言也其間亦有號為知道者矣漢之文帝武帝唐之太宗亦不可謂非知道者然而亦有議焉先儒嘗論漢唐諸君以公私義利分數多少為治亂三君之心往往不純乎天不純乎人而出入於天人之間不純乎理不純乎欲而出入乎理欲之間不純乎陽明不純乎陰濁而出入乎陽明陰濁之間是以專務徳化雖足以陶後元泰和之風然而尼之以黄老則鴈門上郡之警不能無外施仁義雖足以致建元富庶之盛然而遏之以多欲則輪臺末年之悔不能免四年行仁雖足以開正觀升平之治然而畫之以近效則紀綱制度曽不足為再世之憑藉盖有一分之道心者固足以就一分之事功有一分之人心者亦足以召一分之事變世道汙隆之分數亦係於理欲消長之分數而已然臣嘗思之漢唐以來為道之累者其大有二一曰雜伯二曰異端時君世主有志於求道者不陷於此則陷於彼姑就三君而言則文帝之心異端累之也武帝太宗之心離伯累之也武帝無得於道憲章六經統一聖真不足以勝其神仙土木之私干戈刑罰之慘其心也荒太宗全不知道閨門之恥將相之誇末年遼東一行終不能以克其血氣之暴其心也驕雜伯一念憧憧往來是固不足以語常久不息之事者若文帝稍有帝王之天資稍有帝王之地步一以君子長者之道待天下而晁錯輩刑名之說來嘗一動其心是不累於雜伯矣使其以二三十年恭儉之心而移之以求道則後元氣象且將駸駸乎商周進進乎唐虞奈何帝之純心又間於黄老之清淨是以文帝僅得為漢唐之令主而不得一儕於帝王嗚呼武帝太宗累於雜伯君子固不敢以帝王事望之文帝不為雜伯所累而不能不累於異端是則重可惜已臣願陛下監漢唐之蹟必監漢唐之心則今日之功化證效將超漢唐數等矣臣伏讀聖策曰朕上嘉下樂(云)(云)抑化裁推行有未至歟臣有以見陛下念今日八者之務而甚有望乎為道之驗也臣聞天變之來民怨招之也人才之乏士習蠱之也兵力之弱國計屈之也虜寇之警盜賊因之也夫陛下以上嘉下樂之勤夙興夜寐之勞悵嵗月之逾邁亦欲以少見吾道之驗耳俯視一世未能差強人意八者之弊臣知陛下為此不滿也陛下分而以八事問臣合而以四事對請得以熟數之於前何謂天變之來民怨招之也天視自我民視天聴自我民聴天明畏自我民明威人心之休戚天心所因以為喜怒者也熈寧間大旱是時河陜流民入京師監門鄭俠畫流民圖以獻且曰陛下南征北伐皆以勝捷之圖來上料無一人以父母妻子遷移困頓皇皇不給之狀為圖以進者覽臣之圖行臣之言十日不雨乞正欺君之罪上為之罷新法十八事京師大雨八日天人之交間不容穟載在經史此類甚多陛下以為今之民生何如邪今之民生困矣自瓊林大盈積於私貯而民困自建章通天頻於營繕而民困自獻助疊見於豪家巨室而民困自和糴不間於閭閻下户而民困自所至貪官暴吏視吾民如家雞圈豕惟所咀啖而民困嗚呼東南民力竭矣書曰怨豈在明不見是圖今尚可謂之不見乎書曰怨不在大亦不在小今尚可謂之小乎生斯世為斯民仰事俯育亦欲各遂其父母妻子之樂而操斧斤淬鋒鍔日夜思所以斬伐其命脉者滔滔皆是然則臘雪靳瑞蟄雷愆期月犯于木星殞為石以至土雨地震之變無怪夫屢書不一書也臣願陛下持不息之心急求所以為安民之道則民生既和天變或於是而弭矣何謂人才之乏士習蠱之也臣聞窮之所養達之所施幼之所學壯之所行今日之修於家他日之行於天子之庭者也國初諸老嘗以厚士習為先務寧收落韻之李迪不取鑿説之賈邊寧收直言之蘇轍不取險怪之劉幾建學校則必欲崇經術復鄉舉則必欲叅行藝其後國子監取湖學法建經學治道邊防水利等齋使學者因其名以求其實當時如程頤徐積吕希哲皆出其中嗚呼此元祐人物之所從出也士習厚薄最闗人才從古以來其語如此陛下以為今之士習何如邪今之士大夫之家有子而教之方其幼也則授其句讀擇其不戾於時好不震于有司者俾熟復焉及其長也細書為工累牘為富持試於鄉校者以是較藝於科舉者以是取青紫而得車馬也以是父兄之所教詔師友之所講明利而已矣其能卓然自拔於流俗者幾何人哉心術既壞於未仕之前則氣節可想於既仕之後以之領郡邑如之何責其為卓茂黄霸以之鎮一路如之何責其為蘇章何武以之曳朝紳如之何責其為汲黯望之奔競於勢要之路者無怪也趨附於權貴之門者無怪也牛維馬縶狗茍蠅營患得患失無所不至者無怪也悠悠風塵靡靡媮俗清芬消歇濁滓横流惟皇降衷秉彞之懿萌蘖於牛羊斧斤相尋之衝者其有幾哉厚今之人才臣以為變今之士習而後可也臣願陛下持不息之心急求所以為淑士之道則士風一淳人才或於是而可得矣何謂兵力之弱國計屈之也謹按國史治平間遣使募京畿淮南兵司馬光言邊臣之請兵無窮朝廷之募兵無已倉庫之粟帛有限百姓之膏血有涯願罷招禁軍訓練舊有之兵自可備禦臣聞古今天下能免於弱者必不能免於貧能免於貧者必不能免於弱一利之興一害之伏未有交受其害者今之兵財則交受其害矣自東海城築而調淮兵以防海則兩淮之兵不足自襄樊復歸而併荆兵以城襄則荆湖之兵不足自腥氣染於漢水寃血濺於寳峯而正軍忠義空於死徙者過半則川蜀之兵又不足江淮之兵又抽而入蜀又抽而實荆則下流之兵愈不足矣荆湖之兵又分而策應分而鎮撫則上流之兵愈不足矣夫國之所恃以自衛者兵也而今之兵不足如此國安得而不弱哉扶其弱而歸之強則招兵之策今日直有所不得已者然召募方新調度轉急問之大農大農無財問之版曹版曹無財問之餉司餉司無財自嵗幣銀絹外未聞有畫一策為軍食計者是則弱矣而又未免於貧也陛下自勞肝鬲近又創一安邊太平庫專以供軍此藝祖積縑帛以易賊首之心也仁宗皇帝出錢帛以助兵革之心也轉易之間風采立異前日之弱者可強矣然飛芻輓粟給餉餽糧費於兵者幾何而琳宫梵宇照耀湖山土木之費則漏巵也列竈雲屯樵蘇集爨費於兵者幾何而霓裳羽衣靡金飾翠宫庭之費則尾閭也生熟口劵月給衣糧費於兵者幾何而量珠輦玉倖寵希恩戚畹之費則濫觴也盖天下之財專以供軍則財未有不足者第重之以浮費重之以冗費則財始瓶罄而罍恥矣如此則雖欲足兵其何以給兵耶臣願陛下持不息之心急求所以為節財之道則財計一充兵力或於是而可強矣何謂膚冦之警盜賊因之也謹按國史紹興間楊么冦洞庭連跨數郡大將王燮不能制時偽齊挾北使李成冦襄漢么與交通朝廷患之始命岳飛措置上流已而逐李成擒楊么而荆湖平臣聞外之邉部不能為中國患而其來也必待内之變内之盜賊亦不能為中國患而其起也必將納外之侮盜賊而至於通敵冦則腹心之大患也已今之所謂敵者固可畏矣然而逼我蜀則蜀帥策瀘水之勲窺我淮則淮帥奏維揚之凱狼子野心固不可以一捷止之然使之無得氣去則中國之技未為盡出其下彼亦猶畏中國之有其人也獨惟舊海在天一隅逆雛穴之者數年于兹■〈風貝〉風瞬息一葦可航彼未必不朝夕為趨浙計然而未能焉短於舟疎於水懼吾唐島之有李寳在耳然洞庭之湖烟水沉寂而浙右之湖濤瀾沸驚區區妖孽且謂有楊么之漸矣得之京師之耆老皆以為此冦出沒倐閃往來翕霍駕舟如飛運柁如神而我之舟師不及焉夫東南之長技莫如舟師我之勝兀术於金山者以此我之斃逆亮於采石者以此而今此曹反挾之以制我不武甚矣萬一或出於楊么之計則前日李成之不得志於荆者未必今日之不得志於浙也曩聞山東荐饑有司貪市權之利空蘇湖根本以資之廷紳猶謂互易安知無為其鄉道者一夫登岸萬事瓦裂又聞魏村江灣福山三寨水軍興販鹽課以資逆雛廷紳猶謂是以扞衛之師為商賈之事以防拓之卒開鄉道之門憂時識治之見往往如此肘腋之蜂蠆懷袖之蛇蝎是其可以忽乎哉陛下近者命發運兼憲合兵財而一其權是將為滅此朝食之圖矣然屯海道者非無軍控海道者非無將徒有王燮數年之勞未聞岳飛八日之捷子太叔平符澤之盜恐不如此長此不已臣懼為李成開道地也臣願陛下持不息之心求所以弭冦之道則冦難一清邊備或於是而可寛矣臣伏讀聖策曰夫不息則久久則徵今胡為而未徵歟變則通通則久今其可以屢更歟臣有以見陛下久於其道而甚有感乎中庸大易之格言也臣聞天久而不墜也以運地久而不隤也以轉水久而不腐也以流日月星辰而常新也以行天下之凡不息者皆以久也中庸之不息即所以為大易之變通大易之變通即所以驗中庸之不息變通者之久固肇於不息者之久也盖不息者其心變通者其蹟其心不息故其蹟亦不息游乎六合之内而縱論乎六合之外生乎百世之下而追想乎百世之上神化天造天運無端廢微不可見充周不可窮天地之所以變通固自其不息者為之聖人之久扵其道亦法天地而已矣天地以不息而久聖人亦以不息而久外不息而言久焉皆非所以久也臣嘗讀無逸一書見其享國之久者有四君焉而其間三君為冣久臣求其所以久者中宗之心嚴寅畏也髙宗之心不敢荒寧也文王之心無淫于逸無遊于畋也是三君者皆無逸而已矣彼之無逸臣之所謂不息也一無逸而其效如此然則不息者非所以久歟陛下之行道盖非一朝夕之暫矣寳紹以來則涵養此道端平以來則發揮此道嘉熈以來則把握此道嘉熈而淳祐淳祐而寳祐十餘年間無非持循此道之嵗月陛下處此也庭燎未輝臣知其宵衣以待日中至昃臣知其玉食弗遑夜漏已下臣知其丙枕無寐聖人之運亦可謂不息矣然既徃之不息者易方來之不息者難久而不息者易愈久而愈不息者難昕臨大庭百辟星布陛下之心此時固不息矣暗室屋漏之隠試一警省則亦能不息否乎日御經筵學士雲集陛下之心此時固不息矣宦官女子之近試一循察則亦能不息否乎不息於外者固不能保其不息於内不息於此者固不能保其不息於彼乍勤乍怠乍作乍輟則不息之純心間矣如此則陛下雖欲久則證臣知中庸九經之治未可以朝夕見也雖欲通則久臣知繫辭十三卦之功未可以嵗月計也淵蜎蠖濩之中虛明應物之地此全在陛下自斟酌自執持頃刻之力不繼則悠久之功俱廢矣可不戒哉可不懼哉陛下之所以策臣者悉矣臣之所以忠於陛下者亦既畧陳於前矣而陛下策之篇終復曰子大夫熟之復之勿激勿泛以副朕詳延之意臣伏讀聖策至此陛下所謂詳延之意盖可識已夫陛下自即位以來未嘗以直言罪士不惟不罪之以直言而且導之以直言臣等嘗恨無由一至天子之庭以吐其素所蓄積幸見録於有司得以借玉階方寸地此正臣等披露肺肝之日也方將明目張膽謇謇諤諤言天下事陛下乃戒之以勿激勿泛夫泛固不切矣若夫激者忠之所發也陛下胡併與激者之言而厭之邪厭激者之言則是將胥臣等而為容容唯唯之歸邪然則臣將為激者歟將為泛者歟抑將遷就陛下之説而姑為不激不泛者歟雖然奉對大庭而不激不泛者固有之矣臣於漢得一人焉曰董仲舒方武帝之策仲舒也慨然以欲聞大道之要為問帝之求道其心盖甚鋭矣然道以大言帝將求之虛無渺冥之鄉也使仲舒於此過言之則激淺言之則泛仲舒不激不泛得一説曰正心武帝方將求之虛無渺冥之鄉仲舒乃告之以真實淺近之理兹陛下所謂切至之論也奈何武帝自恃其區區英明之資超偉之識謂其自足以凌跨六合籠駕八表而顧於此語忽焉仲舒以江都去而武帝所與論道者他有人矣臣固嘗為武帝惜也堂堂天朝固非漢比而臣之賢亦萬不及仲舒然亦不敢激不敢泛切於聖問之所謂道者而得二説焉以為陛下獻陛下試采覽焉一曰重宰相以開公道之門臣聞公道在天地間不可一日壅閼所以昭蘇而滌決之者宰相責也然扶公道者宰相之責而主公道者天子之事天子而侵宰相之權則公道已矣三省樞宻謂之朝廷天子所與謀大政出大令之地也政令不出於中書昔人謂之斜封墨敕非盛世事國初三省紀綱甚正中書造命門下審覆尚書奉行宫府之事無一不統於宰相是以李沆猶得以焚立妃之詔王旦猶得以沮節度之除韓琦猶得出空頭敕以逐内侍杜衍猶得封還内降以裁僥倖盖宰相之權尊則公道始有所依而立也今陛下之所以為公道計者非不悉矣以夤縁戒外戚是以公道責外戚也以裁制戒内司是以公道責内司也以舎法用例戒羣臣是以公道責外廷也雷霆發蔀星日燭幽天下於此咸服陛下之明然或謂比年以來大庭除授於義有所未安於法有所未便者悉以聖旨行之不惟諸司陞補上瀆宸奎而統帥躐級閣職超遷亦以夤縁而得恩澤矣不惟姦贓湔洗上勞渙汗而選人通籍姦胥逭刑亦以鑽刺而拜寵命矣甚至閭閻瑣屑之鬬訟皂隷猥賤之干求悉達内庭盡由中降此何等蟣蝨事而陛下以身親之大臣幾於為奉承風旨之官三省幾於為奉行文書之府臣恐天下公道自此壅矣景祐間罷内降凡詔令皆由中書樞宻院仁祖之所以主張公道者如此今進言者猶以事當間出睿斷為説嗚呼此亦韓絳告仁祖之辭也朕固不憚自有處分不如先盡大臣之慮而行之仁祖之所以諭絳者何説也奈何復以絳之説啟人主以奪中書之權是何心哉宣靖間創御筆之令蔡京坐東廓專以奉行御筆為職其後童貫梁師成用事而天地為之分裂者數世是可鑒矣臣願陛下重宰相之權正中書之體凡内批必經由中書樞宻院如先朝故事則天下幸甚宗社幸甚二曰收君子以夀直道之脉臣聞直道在天地間不可一日頹靡所以光明而張主之者君子責也然扶直道者君子之責而主直道者人君之事人君而至於沮君子之氣則直道已矣夫不直則道不見君子者直道之倡也直道一倡於君子昔人謂之鳳鳴朝陽以為清朝賀國朝君子氣節大振有魚頭叅政有鶻擊臺諫有鐵面御史軍國之事無一不得言於君子是以司馬光猶得以殛守忠之姦劉摯猶得以折李憲之横范祖禹猶得以罪宋用臣張震猶得以擊龍大淵曽覿盖君子之氣伸則直道始有所附而行也今陛下之所以為直道計者非不至矣月有供課是以直道望諫官也日有輪劄是以直道望廷臣也有轉對有請對有非時召對是以直道望公卿百執事也江海納汙山藪藏疾天下於此咸服陛下之量然或謂比年以來外廷議論於已有所未協於情有所未忍者悉以聖意斷之不惟言及乗輿上勤節貼而小小予奪小小廢置亦且寢罷不報矣不惟事闗廊廟上煩調停而小小抨彈小小糾劾亦且宣諭不已矣甚者意涉區區之貂璫論侵瑣瑣之姻婭不恤公議反出諫臣此何等狐鼠輩而陛下以身庇之御史至於來和事之譏臺吏至於重訖了之報臣恐天下之直道自此沮矣康定間歐陽修以言事出未幾即召以諫院至和間唐介以言事貶未幾即除以諫官仁祖之所以主直道者如此今進言者猶以臺諫之勢日横為疑嗚呼兹非冨弼忠於仁祖之意也弼傾身下士寧以宰相受臺諫風旨弼之自處何如也奈何不知弼之意反啟人君以厭君子之言是何心哉元符間置看詳理訴所而士大夫得罪者八百餘家其後鄒浩陳灌去國無一人敢為天下伸一喙者是可鑒已臣願陛下壯正人之氣養公論之鋒凡以直言去者悉召之于霜臺烏府中如先朝故事則天下幸甚宗社幸甚盖大道之行天下為公周道如砥其直如矢自古帝王行道者無先於此也臣來自山林有懷欲吐陛下悵然疑吾道之迂逺且慨論乎古今功化之淺深證效之遲速而若有大不滿於今日者臣則以為非行道之罪也公道不在中書直道不在臺諫是以陛下行道用力處雖勞而未遽食道之報耳果使中書得以公道總政要臺諫得以直道糾官邪則陛下雖端冕凝旒於穆清之上所謂功化證效可以立見何至積三十餘年之工力而志勤道逺渺焉未有際邪臣始以不息二字為陛下勉終以公道直道為陛下獻陛下萬幾之暇儻於是而加三思則躋帝王軼漢唐由此其階也已臣賦性疎愚不識忌諱握筆至此不自知其言之過於激亦不自知其言之過於泛冒犯天威罪在不赦惟陛下留神臣謹對   廷試前兩日先生苦河魚且不能食試之日丑寅間強起乗籃輿趨馳道外幾不能支吾至昕諸進士趨麗正門之旁門先生隨羣擁併而入頂踵汗流頓覺蘇醒至殿廊恭受御策題就題命意文思湧泉運筆如飛所對且萬言未時已出矣或謂有神物者盪滌其中以吐其竒是豈偶然之故哉道體堂謹書  ○封事   己未上皇帝書   十一月吉日敕賜進士及第臣文某昧死百拜謹奉詔獻書于皇帝陛下臣一介疎賤遭逢聖明猥以庸愚早膺親擢世道悠悠風塵流靡臣於其間盖嘗感激奮發以為由今之道無變今之俗一日有闗於天下國家之故懼無以辱使令杜門四年讀禮之外盖未嘗一日不思以自效也乃夏五陛下臨軒策士偶垂記憶起臣於家居進臣於仕籍臣伏被宸命感激不自勝追惟蒙恩之初阻於朝謝北望天路輒奉表以聞伏蒙聖慈許臣詣拜闕下徳至渥也臣就道以來不圖國事浸艱邊烽頓迫陛下引咎責躬改過更始召還舊徳斥去元姦凡可以當天意回人心者無所不用其至伏惟陛下不自神聖猶親灑宸翰誕布詔書庶幾中外臣庶危言極論以有補於今日之故陛下悔悟之意上通于天天下於此咸服陛下之勇臣甫及趨謝闕庭兩讀綸音為之哽咽下泣君臣之義與天地並立況臣蒙被厚恩非衆人比使於此時泯泯黙黙上負陛下内負帝衷尚何以飲食於戴履間哉是用不避斧鉞輒奮愚忠條其説以獻惟陛下財幸一曰簡文法以立事夫貴為天子冨有四海垂衣拱手以雍容於穆清之上至尊之體也不幸際時艱難兵革四起俯仰成敗呼吸變故此非用馬上治不濟今國勢搶攘固猶未至如馬上之急然冦入腹心事干宗社陛下為皇皇拯救之謀不得不略倣馬上治之之意今陛下焦勞於上兩府大臣黽勉於下君臣之間不可謂非日計軍實而申儆之者然尊卑闊絶禮節繁多陛下平旦視朝百官以次奉起居宰相搢笏出奏從容不踰時軍國大事此雖陛下日夜與宰相汲汲而圖之猶懼不蔇謀王斷國之設施尊主庇民之藴蓄豈能以頃刻交際而究竟之哉陛下退食之暇雖時出内批以與宰相商論宰相又時有奏報以出其建明然天下事得於面論者利害常決於一言筆墨所書或反覆數百言而不足事機交投寸陰可惜使宰相常有此等酧酢則一事之末固有費其日力者矣其於幾務豈不有所妨哉古者天子之於大臣或賜坐或賜食或奏事至日昃或論事至夜分凡皆以通上下之情為國家至計也賜茶之典五代時猶有之惟國初范質王溥頗存形迹此事遂廢陛下莫若稍復古初脱去邊幅於禁中擇一去處聚兩府大臣曰與議軍國大事陛下賜之欵密親是非可否於其間衆議惟允則三省畫時施行上下如一都俞吁咈之間必將有超然度外之舉天下何事不可為何難不可濟至於除授尤有闗繫且如近者重臣建閫之事方帥海門隨遷建鄴甫鎮建鄴又進上饒布置變換如奕棋然卯詔辰行奔命不給大者措畫之如此小者遷徙之更多人無定志事無成謀當此艱危豈不誤事繼自今始陛下宜與大臣熟議某人備某職某人任某事人物權衡當而後用朝廷命令奠而後發如此則觀聴者不至皇惑驅馳者不至遲回人知其令出惟行則無輕朝廷之心士大夫知其可以展布四體則鞠躬盡瘁而無觀望其於國事厥非小補又如用一人也或出於陛下之拔擢或出於宰相之啟擬中書已費行移後省方及書讀或有不當又至繳駁比其不繳駁也則書黄經下其人徑受命矣臺諫始從而有所指陳是致國論紛紜而内外職守遷移如傳舎施之平時雖有體統用之今日恐悞事機臣愚以為陛下宜倣唐諫官隨宰相入閣故事令給舎臺諫從兩府大臣日入禁中聚議其有不可應時論難不使退有後言如此則國事無聚訟之譏宸命無反汗之失事會無濡滯蹉跌之悔豈不簡便易行哉若夫中書乃王政之所由出宰相之重又天子之所與論道經邦而不屑其他者也今宰相來於倉卒之中而制千里之難立於敗壞之後而責一旦之功此雖敏手不能以大有為須是博采四方之謀旁盡天下之慮而後不僨於事側聞軍期文書填委叢積宰相以其開誠布公之嵗月弊弊焉於調遣科降之間侍從近臣且日不暇相接矣諸葛亮以區區之蜀抗衡天下十分之九究其經濟大要則曰集衆思廣忠益今衆思不暇集忠益不暇廣宰相不得已竭其一心役其兩耳目日與文書期會相尋於無窮此豈其才之不逮哉我朝三省之法繁密細碎其勢固至此也栁宗元有言失在於制不在於政為今之計惟有重六部之權可以清中書之務今六部所司絶是簡省其間長貳常可缺員莫若移尚書省六房隷之六部如吏部得受丞相除授之旨而行省劄兵部得禀樞密調遣之命而發符移其他事權一倣諸此而又多置兩府屬官如檢正都承之類使知蜀事者置一員知淮事者置一員知諸路事者置若干員兩府日與其屬劘切講畫以治此冦而文書行移不與焉如此則大臣有從容之暇可以日見百官以及四方賢俊酬應簡則聰明全心志壹則利害審塞禍亂之路開功名之門當自此始惟陛下思之二曰倣方鎮以建守今天下大患在於無兵而無兵之患以郡縣之制弊也祖宗矯唐末五代方鎮之弊立為郡縣繁密之法使兵財盡闗於上而守令不得以自專昔之擅制數州挾其力以爭衡上國者至此各拱手趨約束巻甲而藏之傳世彌久而天下無變然國勢由此浸弱而盜賊遂得恣睢於其間宣靖以來天下非無忠臣義士強兵猛將然各舉一州一縣之力以抗冦鋒是以折北不支而入於賊中與之臣識循環救弊之法盖有建為方鎮之議者矣失此不圖因循至今日削弱不振受病如前及今而不少變臣不知所以為善後計矣今陛下命重臣建宣閫節制江東西諸州官民兵財盡從調遣廟謨淵深盖已得方鎮大意矣然既有宣閫又有制司既有制置副使又有安撫副使事權俱重體統未明有如一項兵財宣閫方欲那移諸司又行差撥指揮之初各不相照承受之下將誰適從今日之事惟有畧倣方鎮遺規分地立守為可以紓禍且如江西一路九江興國隆興與鄂為隣朝廷既傾國之力以赴之姑所不論惟冦之至湖南者已宿堂奥此外八州其措置不容茍簡八州之中廬陵宜春最當衝要虜之為兵其法常有所避避入桂則出清湘避長沙則出衡陽今宜春見謂有兵惟廬陵猶此無備舎堅攻瑕棄實擊虛虜既以此為得策則夫避宜春而趨廬陵其計將必出於此州縣之事力有限守令之權勢素微虜至一城則一城創殘至一邑則一邑蕩潰事勢至此非人之愆若不别立規模何由戡定禍亂臣愚以為莫若立一鎮於吉而以建昌南安贑隷之立一鎮於袁而以臨江撫瑞隷之擇今世知兵而有望者各令以四州從事其四州官吏許以自辟見在任者或留或去惟帥府所為去者令注别路差遣其四州財賦許以自用自交事一日始其上供諸色窠名盡予帥府交事以前見未解數目亦許截留其四州軍兵見屬伍符者必寡弱而不振見行團結者必分散而不齊許於伍符團結之外别出措置收民丁以為兵彼一州之緊急者得三州稍寛緩之力以為之助三州之寛緩者得一州當其緊急而無後憂不出二三月如吉如袁其氣勢當自不同倣此而行之江東廣東無不可者夫郡縣方鎮之法其末皆有弊所貴乎聖人者惟能通變而推移之故郡縣所以矯方鎮之偏重方鎮所以救郡縣之積輕今郡縣之輕甚矣則夫立為方鎮之法以少變其委瑣不足恃之勢真今日之第一義也陛下一日出其度外之見不次拔數人之沈鷙英果者委以數鎮俾各為國家當一面則郡縣之間文移不至於太密事權不至於太分兵財得以自由而不至於重遲而不易舉旬月之間天下雷動雲合響應影從驅冦出境外雖以得志中原可也尚何惴惴宗社之憂哉三曰就團結以抽兵抽兵之説臣前已開其端而其節目未悉也請再陳之夫取兵於民周井田唐府兵之遺法也今使者四出分行營陣俾各處團結以自為鄉井之衛疾行之中此亦庶幾善步者然而無益也近時朝廷以保伍為意官府下其事里胥為里胥者沿門而行執筆以抄其户口曰官命而各為保伍也已而上其籍於官又從而堊通塗之壁取其甲分五五而書曰保伍如右所謂保伍者如此而已臣居廬陵往往有冦警則鄉里又起所謂義丁者一日隅總擊柝以告其一方曰冦至毋去諸而等各以某日聚某所習所以守望至其日也椎牛釃酒以待隨其所衣信其所持從而類編為之伍一匝乎村虛井落之間翕然而聚忽然而散則義丁者又止如此而已今朝廷命使以團結州縣奉旨而行移計其規為布置當有加密於臣所言者然某所若干人某所又若干人屬邑合狀帳申郡府郡府合狀帳申朝廷計其數目當自不少然其分也散而不一其合也多而不精故當其分則鄉村無以通於鎮市鎮市無以通於城郭虜突如其來彼一方者力不敵勢不支老弱未及揀教閲未及施雖有金鼓旗幟之物而未知坐作進退之節也雖有城池山澤之險而未知備禦攻守之方也且民之聚也使之自峙其糧自備其飲食則有所不能仰於官則無以給也有以給則又不能久也臣故曰無益也夫前所謂或千人或數百人此隅總一日能辦也今建言者不察其聚之易而用之難増兵之有名而拒冦之無實乃欲視其團結之多寡升降其官賞以為勸且意其一日之急或者可驅而他之賈誼有言皆非事實知治亂之體者也陛下忱能委數州立一方鎮莫若俾為帥者就團結之中凡二十家取其一人以備軍籍一郡得二十萬家則可以得一萬精卒例而行之諸州則一鎮新兵當不下二三萬州郡見存之租賦可以備兵食見存之財利可以備軍需古人抽丁之法或取之三家或取之五家今官收其米以就為養收其財以就為用既食其力不當又重役其人惟於二十家取其一則衆輕而易舉州縣號召之無難數月之内其事必集為帥者教習以致其精鼔舞以出其鋭山川其便習也人情其稔熟也出入死生之相為命也鋒鏑之交貌相識而聲相應也如此兵者一鎮得二三萬人當澟澟然不下一敵國今諸路列鎮則精兵雖十餘萬可有也太祖皇帝南征北伐所至如破竹計其兵曽不滿二十萬使吾於諸閫之外别得十萬精兵則何向而不可哉或曰國家經常皆用供億州縣財賦各有窠名今上流之兵未解江淮之餽如故使移此事力以給方鎮之兵如諸閫何嗚呼擇害莫若輕擇利莫若重臣盖籌之審矣夫京湖之路既梗則雖欲漕運而舟楫不能以前江廣之備既虛則雖有財賦而土地不能以自保與其束手無措以委輸於虜孰若變通盡利以庶幾虜之可逐也且夫江廣既全則吾之境内其惟正之供者尚多也陛下撫此厄運不得不勉自節縮曲為通融多方以濟諸閫之急支吾年時冦必就盡然後一正吾之郡縣一復吾之經常未晚也不然殆未知其所終惟陛下深思亟圖之四曰破資格以用人本朝用人專守資格祖宗之深意將以習天下之才世雖有賢明忠智之人英偉竒傑之士亦必踐敭之多涉歴之熟積勞持久而後得至於髙位養成逺大之器消弭僥倖之風人才世道胥有利賴然其弊也有才者常以無資格而不得遷不肖者常以不礙資格法而至於大用天下卒有變不肖者當之而有才者拱手熟視夫是以常遺國家之憂臣嘗見數年以來邊陲之間偶缺一帥陛下徬徨四顧弄印莫厲挨排應急不得已常取監司之風力者為之趙魏老不可以為滕薛大夫陛下非不知其然也他人資格或有未及而彼適可得之雖其才具容有不建然猶意境外無事以幸其不至於敗缺比其敗缺則倉皇變易常至於失聲色而後已嗚呼此平世拘攣之弊也今天下事勢潰決已甚一有蹉跌事闗存亡百夫不可輕擇將一壘不可輕畀守況其重者乎今自朝郎以上凡内之卿監侍從外之監司郡守紫朱其綬唱呵車盖而出者不知幾人使其中果有非常之材堪任將帥則是望實既優資格又稱一曰舉而置之萬夫百將之上誰曰不然然臣意陛下之未有其人也則夫宗社安危之機不可輕決於庸人而有資格者之手世之能辦事者固多矣三辰不軌拔士為相蠻夷猾夏拔卒為將事固各論其時也今何如時尚拘拘孑孑於資格之末臣觀州縣之間凡寮厎小官馳騁於繁劇之會者盖甚有之薦引之法浸弊於私而改官之格率為勢要者所據孤寒之中獨無可任大事者乎三嵗一貢士碌碌成事者衆而氣槩才識望于鄉里曽不得一名薦書抱膝隆中杖策軍門固皆逢掖章甫之流也夫今日之士他日之官也今日之小官他日之為公卿者也天下有事凡能擔當開拓排難解紛惟其才耳固有明知其人之有才而拘於資格之所不可則亦姑委棄之此豪傑之士所以痛心疾首於世變之會也陛下如建立方鎮收拾人才臣願明詔有司俾稍解繩墨以進英豪於資格之外重之以其任而輕授以官俟其有功則漸加其官而無易其位漢唐法度疎濶其一時人才常倜儻不羈本朝以道立國以儒立政則亦無取乎爾然至於今日事變叢生人物落落奈何不少變之哉至如諸州之義甲各有土豪諸峒之壯丁各有隅長彼其人望為一州長雄其間盖有豪武特達之才可以備總統之任一日舉之以為百校之長則將帥由是其選也其穎異通敏者引之於帷幄樽俎之密又從而拔其尤者委之以人民社稷之重則人才不可勝用也至如山巖之氓市井之靡刑餘之流盜賊之屬其膽勇力絶足以先登其智辯機警足以間諜使貪使愚使詐使勇則羣策羣力皆吾屈也昔之方鎮食其土地用其人民柎循其士大夫驅策其跅弛之士故雖以區區之地常足以與天下爭雄今雖未至於此然陛下髣髴而行之則吾規模意氣固已一變前日之弱矣惟陛下熟計之幸甚夫古之為天下國家者常有敵國相持之憂然而立乎四戰之衝雖將衂兵潰屢赴屢仆而其國終不可動由卓然有所立故也今陛下奮發神斷赫然悔悟所以洗舊汗更宿弊如雷霆風雨交馳並至而不可禦陛下亦求所以為自立矣而未得其方也自立之方臣前所獻之數條是已雖然臣意陛下未之能行則有説也何也悔悟之意未明也奸人當國指天下能言之士謂之好名譁競使好名譁競者常在朝廷則清議之福陛下必及受用事應不至今日惟浸潤膚受為毒已深而後陛下之人才盡逐陛下今既悔悟矣然鋒車所召率未及前日擯棄流落之人或謂陛下猶有畏其不靖共之意夫今日之禍亂靖共之報也陛下猶有愛於貌為靖共者邪此悔悟未明之一也三數年前縉紳之能出■論事者既為奸人所屏學校之士猶叩閽亹亹不自已奸人疾其為害已也託名學法重致意於禁書之一條而後陛下之言路盡塞陛下今既悔悟矣然食肉之徤未有能出一語以救陵遲之禍惟學校不憚懇懇以為言彼其所陳固有未盡切實者陛下何不擇其善者而施行歟此悔悟未明之一也今有人焉陷於酒色湛溺而不自知元氣日耗蝕於内客邪日衝擊於外四肢百骸幾至解體一日倐大悔悟自創其酒色之愆而使為朋友僕御者各得以勤攻已之短其為身謀幾晚矣然知湛溺之為病而猶諱其所從來則是病根固在也人非不知愛身彼諱病根而不肯決去者説其小而忘其大也陛下所以救社稷重於救身則夫病根所在何所顧惜而不之去歟髙宗皇帝以麥飯豆粥之苦植立東南百四十年太平之基陛下嗣無疆大歴服所以撫摩愛養培億萬年至天之休加用力焉不幸比者中外怨叛吾之赤子自延冦入室謀危國家盖至今日逺近為之荷擔宗社幾於綴旒天下之人追咎其失以為於聚歛之過而聚斂之事通國憤然怒罵以為倡於陛下左右之人夫此一人者竊弄威權工累聖徳其凶燄威惡蠧國害民者臣不能具數獨其攘臂聚歛招集奸凶為陛下失民失土以貽宗社不測之憂者其罪莫甚焉趙簡子命尹鐸為晉陽尹鐸曰繭絲乎保障乎簡子曰保障哉古之為天下計者不屑於其小而惟逺者是圖不快於目前之求而常恐其一朝之患故雖簡子區區之大夫尹鐸區區之小吏其所規為猶及於此國家之大不可以田舎翁自為也後之人君思以冨雄天下固有時出其聚歛之術然猶繭絲自繭絲保障自保障何物刑餘為謀不臧率天下以共向繭絲之的而保障之地亦不得免焉繭絲之毒不可忍而後保障之禍不可為陛下間者屢出内帑金帛分給諸司期有救於難然調度方殷兵革又不得息前日聚繭絲之得未什伯今日救保障之費盖千萬億秭而未有已也嗚呼誰生厲階至今為梗向使此人者不以聚斂斵伐祖宗涵洪寛大之仁蟊賊陛下神明英武之徳則必不妄籍民財以入修内司必不豪奪民産以實御莊必不諧價西園以布中外貪酣之寵必不交通南牙以開朝廷汚濁之門如此則奸人必不得竊據相位徧置私人如此則彊禦掊克之流必不得齒於縉紳玷於節鉞如此則各郡有賢守各路有賢監司必不侵漁以交結北司剥割以應奉内獻民心必無變宗社必無危今朝廷知江閫虐取漁舟故吾人為虜鄉導以至於此曽不知是數年間外之監司郡守求為交結應奉而一切不恤以失吾民戴宋無二之心者所在有之江閫之事偶著爾今論者追訟江閫之罪死有餘責則夫使士大夫貿貿焉為聚歛重失人心激天下以各懷怨叛如臣所指之人者一死詎足道哉且夫奸人之入相也使非此人者與之相為表裏以揜陛下之聰明密為游揚以開陛下之信用則賢者必不以好名中傷言者必不以譁競逐去學校之持公論者必不以諠横得禍士大夫之秉直節者必不以貪贓加罪朝廷清一言路光明邪人何自而赫張民瘼何自而壅鬲人離而陛下何以不覺冦至而陛下何以不知彼其依憑陛下恩寵以為奸人奥主故顛倒宇宙濁亂世界而得以無忌憚使陛下今日訟過於天地負媿於祖宗結怨於人民受侮於强敵則豈獨一奸人為之哉原情定罪莫重於奥主而奸人次之莊周曰兵莫潛於志鏌鎁為下言刺人而殺之不在於手而在於心不在於鋒而在所以用其鋒者奸人則鏌鎁也奥主則志也方今國勢危疑人心杌陧陛下為中國主則當守中國為百姓父母則當衛百姓且夫三江五湖之險尚無恙也六軍百將之雄非小弱也陛下臥薪以厲其勤斫案以奮其勇天意悔禍人心敵愾冦逆死且在旦夕或謂其人者鋪張驚憂以沮陛下攘冦之志處分脆弱將誤陛下為去邠之行居前日則曰我能為君充府庫以盜其權居今日則獻其小心出其小有材使陛下意其緩急可恃以固其寵向非陛下叅酌國論堅凝廟謨為效死不去之計則一日嘗試其説六師一動變生無方臣恐京畿為血為肉者今已不可勝計矣小人誤國之心可勝誅哉臣愚以為今日之事急矣不斬董宋臣以謝宗廟神靈以解中外怨怒以明陛下悔悟之實則中書之政必有所撓而不得行賢者之車必有所忌而不敢至都人之異議何從而消敵人之心膽何從而破將士忠義之氣何自激昻軍民感泣之淚何自奮發禍難之來未有卒平之日也千金之家得一僮奴稍足以稱其私雖害于而家未忍亟去況其人給事之嵗月已深乞憐之懇欵已熟陛下性資仁厚亦豈忍遽甘心焉然宗社之事重左右之恩輕蠧民誤國之罪深承顔順色之愛淺伏惟陛下以宗廟社稷之故割去私愛勉從公議下臣此章付之有司暴其罪惡明正典刑傳首三軍以徇如此而天下不震動人心不喜悦將士不感泣而思奮虜冦不駭愕而謀還是人心天理可磨滅也是天經地義可凘盡也臣所不信臣嘗讀諸葛亮出師表輒掩巻哀憤悲其用心亮之言曰宫中府中俱為一體陟罰臧否不冝異同若有作奸犯科及為忠善者宜付有司論其刑賞以昭平明之治亮將奬率三軍北定中原攘除奸凶興復漢室其於宫府之政宜若無與而獨區區以此為先者良以社稷安危之權國家存亡之故不在於境外侵迫之冦而内之陰邪常執其機牙此亮之所以深權内外本末之理而先窒其禍亂之源也今臣上自朝廷下至州縣所以分畫其規模纎悉其經緯以上助尊夏攘夷之一畫者已畧備矣而臣獻其狂愚於宋猶有感於亮之所言區區劣坊何敢引亮為證顧所以忠君愛國之心則亮之為也臣非不知疎逺之人指陳無狀干犯天誅罪在不赦且使幸赦之不誅則左右之人仇疾臣言亦將不免然臣所以不顧危亡寜以身犯不測之鋒者義命之際臣固擇之精矣方今社稷震動君父驚虞此所謂危急存亡之秋臣委質為臣與國同休戚親見外患如火燎原而内冦又復植根固流波漫則禍難無涯臣死亡正自無日與怵迫於權勢之威憂疑於一已之禍噤口結舌以坐待國家之難而後死孰若犯死一言感悟天聴如陛下以為狂妄而誅之臣固已自分一死萬一陛下察臣之忠聽臣之言以幸宗社則臣與國家同享其休榮等死之中又有生路此臣所以齎咨涕洟望闕懇悃而不能自已也臣冒瀆天威殞越震懼謹席藁私室以俟威命之下臣無任瞻天望聖激切屏營之至不備臣某昧死百拜上   此先生開慶己未伏闕書也先生丙辰狀元及第乃穆陵親擢舊例三魁唱名罷賜袍笏謝恩入幕賜御饌進謝恩詩出賜席帽於闕門外上馬迎入期集所者又名狀元局官給錢物供張皂隷等於此所聚同年待賔客刋題名小録賜聞喜晏進謝晏詩如此者一月然後率榜下士詣闕門謝恩謂之門謝門謝後命之初階内狀元授承事郎簽書某軍節度判官庭公事至後一科放進士榜則前一科狀元召入為秘書省正字名曰對花召此舊例也先生入期集所數日嚴侍有疾即謁告還邸侍藥未幾乃有失怙之變即持服扶柩歸里服除閉門度日後一科當對召日始除簽書寧海軍節度判官廳公事盖先生未除官而即持服故除初階先生上請未敢受官乞行門謝禮奉旨允己未冬造朝門謝適有江上之警應求言詔上此書不報而歸未幾又除簽書鎮南軍節度判官廳公事先生上請乞奉宫觀香火以安分守除主管建昌軍仙都觀未幾除秘書省正字誥辭云倫魁登瀛故事也然始進大率以虛名既久乃知其實踐爾則異是初以逺士奉董生之對繼以早官上梅福之書天下誦其言髙其風知爾素志不在温飽麟臺之召其來何遲語有云見大名難又云保晚節難爾其厚養而審發之使輿論翕然曰朕所親擢敢言之士可陞校書郎又陞著作佐郎兼景獻太子府教授值巨閹董宋臣再出用事於是上章極論遂出知瑞州此章見于後今畧敘其槩云道體堂謹書   癸亥上皇帝書   七月吉日具位臣文天祥謹昧死百拜獻書于皇帝陛下臣畎畝末學天賦樸忠遭逢聖明早塵親擢己未之夏陛下廷策多士記憶微臣俾佐京兆尹幕時臣不敢拜恩乞行進士門謝旨令赴闕其冬實來行禮適值冦難方殷江上勝負未決而全永衡且破于時京師之勢危如綴旒上下皇皇傳誦遷幸臣得之目擊忱恐六師以一朝而動京社之事關繫不細采之公論則謂冦禍起於憸壬之聚歛而憸壬用事則主於董宋臣至於遷幸一事宋臣張皇處分尤駭觀聴事勢至此死且無日臣忠憤激發叩閽上疏乞以宋臣尸諸市曹以謝生靈荼毒之苦指陳觸忤自分誅斥出闗待罪不報亟歸山林側聴聖裁臣章雖不付出施行而克亦不坐臣以罪非惟免於罪而已改命洪幕從欲與祠又寵綏之臣嘗以為區區父母之身既委而簡國矣陛下赦而不誅臣之再有此身是陛下賜之也感激奮發常恨未有一日答天地之造前冬誤辱收召畀以館職曽未幾時進之以著庭寵之以郎省臣之取數於明時者益以過多共惟聖徳日新朝無閑事臣得從事鉛槧悉意科條以無忘靖共爾位之訓忱幸忱荷兹者倐讀報狀宋臣復授内省職事臣驚歎累日不遑寧處繼傳御批洊畀兼職且使之上管景獻太子府臣備員講授實維斯邸此人者乃為之提綱當其覆出臣自揆以義且無面目以立朝況可與之聨事乎請命以去臣之分也然臣端居深念託故而去謂之潔身可也陛下未嘗拒言者言而當於可陛下未嘗不行臣不言而去則於事陛下之道為有未盡是用不敢愛於言伏惟陛下鑒臣之衷而幸聴焉臣伏讀國史竊見孝宗皇帝所以待執御者終始之際恩威甚明臣嘗以為自古人主寛仁莫如孝宗英斷亦莫如孝宗方曽覿龍大淵輩用事周必大言之龔茂良言之劉度言之鄭鑑袁樞言之言者日以盛而孝宗假以恩寵未嘗為之少衰孝宗豈咈誎者哉聖心寛仁未忍驟有所加也比其招權弄勢日益翕赫小心謹畏之態昵昵於前者迄不能掩其陰私傾險之迹或以見疎死或以坐罪廢英斷如此豈以寛仁而遂失之姑息哉開國承家小人勿用聖子神孫一守是法共惟皇帝陛下以聰明操制萬幾以神武經緯六合四十年間凡經幾大神亂幾大驚危人(缺)紘重新整頓功業逐日以新聲名隨風而流尚論聖徳三代以下之英主未能或之先也神明之下待御僕從罔匪正人旦夕丞弼厥辟固其所也惟是宋臣兇鷙慘毒不可嚮邇陛下曩以其小有才而假借之小人不足大受倚恃權勢無所不至戊午己未間天下指目共欲甘心臣冒死先為陛下言之陛下於此時猶有徘徊顧惜之意未即加罪也而縉紳學校交疏其惡伏闕投匭殆無虛日陛下始豁然大悟奪其大阿屏置畿郡中外鼔舞歌誦盛徳臣妄謂陛下之寛仁全似孝宗陛下之英斷亦全似孝宗漢家自有制度固應如是詩云維其有之是以似之雖然陛下禀天地沖和之全氣接帝王忠厚之上傳寛仁英斷雖並行而不相悖二者分數寛仁較多是以如此人者遂得以生全於覆載之内尋醫之旨未幾朝請之命復下今者又使之内居要地日覲宸光惟至聖為能寛裕有容有如此者然臣嘗聞之惟仁者能好人能惡人盖仁則無私無私故能好能惡聖人豈專以博愛為仁哉漢唐宦官之禍其後至於濫觴而不可救推原其初則起於時君一念之不忍是故古人之防微社漸不敢忽也語曰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宋臣前此誤國之罪陛下既赦之而勿問矣臣何敢追尤往事上瀆聖聰獨為方來計則嫠緯之憂不能忘情焉夫以陛下聖明在上孤雛腐鼠亦何敢晝舞夜號少作喘息其人心性殘忍羣不肖所宗竊恐復用之後勢燄肆張植根既深傳種益廣末流之禍莫知所届近者陛下親製十四規丕哉聖謨為萬世訃甚悉有如此事獨可以為小故無與於貽謀而濶畧之哉宋臣之為人臣實疎速亦安能以盡知之惟是天下之惡名萃諸其身京國閭巷無小無大輒以董閻羅呼之陛下之左右使令亦衆矣此名不歸之他人而惟此一人是歸則豈不召而自至也哉陛下毋以其退然謹願而謂其未必怙威生事也毋以其甘言卑詞而謂人言為已甚也千金之家強奴悍僕恣横閭里至其服役於主人之前固亦未嘗不小廉曲謹而可信也此事雖小可以喻大陛下儻察及此則亦何愛於此一人而閟惜英斷以重違天下之心哉伏望陛下稍抑聖情俯從公議縱未忍論其平生之惡以寘之罪亦冝收回成命别選純謹者而改畀之失一兵得一兵於國家事夫亦何損于以厭人心之公于以示來世之法于以防天下之禍於未然令聞令望施于無彊臣子之願莫大於此臣實何人輒上封章以仰及於萬乗之所親信蚍蜉撼木自速韲粉可謂愚甚然臣方備位中朝使其以厚禄餬口坐取遷擢豈不得計而臣子所以事君正義謂何世道升降之大幾國家利害之大故奈何坐而視之噤不發一語上負天子下負所學貽無窮羞此臣所以不敢強顔以留亦不敢詭辭以去忘其嬰鱗不測之危以冀陛下萬一聴而信之臣言得行宗社之利也臣之榮也如臣之積忱未足以仰動天聴坐受斧鉞九隕無悔謹杜門席藁以聴威命之下臣無任望闕瞻天激切屏營之至不備臣昧死百拜   輪對劄子   臣早以書生遭遇先皇帝親擢事先皇帝垂十年恨無涓埃補報天地陛下龍飛繼運移忠以事聖明永肩乃心臨鑒在上比者臣來自外藩待罪戎監陛下親御宸墨進之經筵臣學殖凋蕪循牆無路昔入侍氈厦切見天顔晬穆聖性謙虛雖如草茅之愚時賜訪問臣感激殊遇亦既得以悉數於前矣猥當轉對伏念臣職在講讀今日聖學闗天下治忽不細輒因封事畢吐其衷臣聞聖人之作經也本以該天下無窮之理而常之以擬天下無窮之變天地無倪陰陽無始人情無極世故無涯千萬世在後聖人亦安能預窺逆觀事事而計之物物而察之然後世興衰治亂之故往往皆六經之所已有凡六經垂監戒以為不可者小犯之則闗安危大犯之則決存亡如赴水火之必斃如食堇葛之必毒是何哉聖人知有理而已合於理者昌違於理者僵所貴乎帝王之學惟能不悖乎大經無蹈乎其大戒而已嗚呼聖人所以為萬世慮者豈不甚智所以為萬世戒者豈不甚仁矣哉書曰民可近不可下予視天下愚夫愚婦一能勝子而後世猶有以民為黔首以覆其宗為天下笑者書曰内作色荒外作禽荒詩曰亂匪降自天生自婦人而後世猶有昭陽華清霓裳羽衣以階漁陽之禍者書曰謹乃儉徳惟懷永圖又曰不作無益害有益不貴異物賤用物而後世猶有蒲萄天馬甲帳翠被以致四海蕭然者臣嘗嘆夫自聖經以來時君不聞大道之要生人不被至治之澤秦至五季千數百年間犯六經之顯戒者相望史冊聖人立為大經大法以幸萬世藐然未有聞焉豈不惜哉惟皇上帝畀矜斯文孔孟微言至我朝周程張朱始大闡明如朦斯發先皇帝表章四書尊禮儒先為往聖繼絶學為萬世開太平穆考之廟稱為理宗陛下親得精一之傳而日就月將緝熙于光明斯道斯民解后千載先皇帝欲為唐虞三代之治殆留與陛下使了此事臣覩陛下自踐作以來畏天尊祖親親仁民敬大臣體羣臣尊其所聞行其所知何往非學今朝廷清明宫府齊一大法小廉罔越厥志不可謂不治矣然臣切怪去年寒燠失常四方或以旱告今年星文示變雨雹見妖近者積陰為寒皆名咎證漢人縱閉之學必謂一證主一事臣不能曉此但即其影而想其形因其流而疑其源豈人所不知己所獨知之地陛下猶有當反之六經者乎陛下日御經筵正道正言嘗接于耳而又内庭不廢觀書傳曰多識前言往行以蓄其徳陛下盖有之矣臣愚更願陛下虛心體認切已省察每誦一義善可以為法即驗之身曰吾嘗有是乎無則勉之每説一事惡可以為監即揣之心曰吾嘗有是乎有則改之言則慮其所終行則稽其所敝豈惟制治于未亂保邦于未危充道學之用經綸天下之大經範圍天地之化而不過行而帝行而王以卒先帝主張道統之事業臣何幸身親見之哉書曰兢兢業業一日二日萬幾夫一日二日之間亦未至即有萬事然一事不謹則萬事之幾自此而兆故撥亂本塞禍源無一息不當用功兢兢業業所謂必有事焉者也惟陛下留神

  ●欽定四庫全書   文山集巻四  (宋)文天祥 撰  ○内制   擬進御筆為馬丞相趙僉書上奏留平章   書曰三人占則従二人之言蓋占取其同自二人之同推之卿士庶民無往不同者師相欲去二府以為不可去是千萬人皆以為不可去矣朕自師相有請寝食不為安朕必不能違衆心師相亦必不忍違朕心嗚呼尚鑒時忱永綏在位師相其聴之哉所請宜不允   又擬   周公相成王終身未嘗歸國孟子當齊世不合故致為臣蓋常情以去就為輕惟大臣以安危為重茍利諸國皇恤其身若時元勲為我師相先帝付託大義所存太母留行前言可覆胡為以疾而欲告休惟醫藥所以輔精神惟安身所以保家國古者之賜几杖雖當七十而不得引年我朝之重辯章雖過九旬而尚使為政勉釐重務勿困眇懐所請宜不允   此先生直翰林院時代言一二也留平章二批已進呈御前賈似道有聞嫌所擬無過褒之辭且怒不先呈已諷諭别直院官改作進呈批出竟不用先生所擬先生即引先朝楊大年在翰林草詔以一字不合真宗聖意明旦援唐故事學士作文書有所改為不稱職當罷因亟求解職丐祠引去賈似道以漆木史作字至先生勉留大畧云直院援楊大年故事豈非亦有大年性氣邪如此者在先朝以為異後來皆以為常近日馮王二直院所擬未嘗不反覆更定既曰天子私人又豈不通商量只如每年春帖自有一等忌諱字面上每令似道諭詞臣再三改定諸公亦惟知謹承上意直院特未知之耳幸不必過為突兀而有遐心至叩率幾台照先生貼名繳還來槧又上第二章力丐祠束擔出國門而臺疏罷命出矣先生有詩曰當年祗為青山誤直草君王一詔歸是也道體堂謹書   擬冊立皇太子文   皇帝告曰朕弗克于徳嗣先人宅丕后三十有七年夙興夜寐怵惕惟厲懼無以追配于前猷自厎不類迺季秋将有事明堂思惟皇天全付于有家繼繼承承於千萬年祖宗在天眷相惟兹蔽自朕志貽厥孫謀予一人有辭郊廟神祗祖考将安樂之皇帝曰猷具官皇子某爾忠孝豈弟少如夙成朕用疏爾王封衍爾賦畬欽迺服命克懋厥徳惟爾休昭事有嚴俾爾圭鬯薄海内外罔不咸一其冊為皇太子改名某嗚呼厥惟我前人造天丕基創守惟艱哉天難諶命靡常民罔常懐懐于有仁戒之哉爾惟親正人學于古訓罔逰于盤罔淫于逸罔以非道孫志罔以古之人無聞知尊徳崇道由仁義行乃若時守宗廟社稷以為祭主天地神人無疆惟休朕不失為知子爾亦有令名於戲欽哉  ○表牋   門謝表   臣某言伏凖省札五月二十八日三省同奉聖旨文某添差簽書寧海軍節度判官廳公事仍釐務臣以賜第之初未經門謝未敢秪拜劄命申乞指揮續凖省札七月十一日三省同奉聖旨令朝謝訖之任臣謹遵奉指揮詣闕廷朝謝者御大廷而發策式廣旁招奉清問以攄忠誤承親擢尚阻紫宸之謝遽叨黄紙之除曠世遭逢瞻天感激(中謝)臣切以賓興下詔同天地宗祀之彝科舉取人代造化爵賢之柄豈曰利人才之進取其間實天道之流行肆萬乘之臨軒受諸侯之貢士占小善者率以録咸造在廷取一人焉拔其尤必有名世豈應庸 可在蒐羅臣禀質既凡聞道尤淺才非洛陽之年少偶玷薦書學非廣川之大儒遽塵舉首自叨異數亦既三年囘思臚唱之蒙恩莫與鳬趍而奉表有懐就日無路箋天方傍徨於丘園乃寵綏其禄秩輒請展為臣之禮幸許修詣闕之恭兹蓋伏遇皇帝陛下徳體乾行道符常久世更三紀逺追成周式化之風嵗啓後庚近接藝祖開基之運凡際風雲之會咸依日月之光遂令一介之姓名亦被九重之記録臣敢不誓堅素守勉企前修自揆讀書非為晉生温飽之計願言竭節用副上心忠孝之期臣無任瞻天望聖激切屏營之至謹奉表陳謝以聞   湖南提刑到任謝皇帝表   帝庭敷命昭闢四門天牧播刑誤頒一節申以遄驅之旨疇兹已試之庸周隰載馳漢條具布中謝伏念臣本無他技惟有孤忠兩朝特達之知洊塵清要十載行藏之跡祗自悔尤雲雷之義方屯天地之心已復當元日達聰之始在皇華遣使之中聖恩靡許於祝釐臣職敢稽於行道瞻蓋高而下耳冀用譽於折肱兹蓋恭遇皇帝陛下道協重華仁周四表崇徳廣業合乾轉坤翕之功折獄致刑得震動離明之用遂令承乏復忝司平臣敢不祗若咨詢對揚欽恤陳時臬事尚弘康乂之圖受王嘉師永迪明清之訓   謝皇太后表   司平楚甸命出嚴宸告至周原恩歸慈極敢敷睿訓仰謝徽音中謝伏念臣一介寒微兩朝知遇傾葵向闕初無補於使令啜菽杜門祗自深於觀省當元日會同之始拜公朝拂拭之仁言遣使臣往陳臬事華省遄頒於趣旨叢祠竟播于俞音勉臣子之驅馳見吏民而宣布兹蓋恭遇夀和聖福皇太后陛下心超有極道合無疆長信怡愉賛炎圖之昌運太任肅穆開蒼籙之隆平宜擇攸司俾敬爾獄臣敢不丕承欽恤誕布慈仁乂我黎民尚想無刑之治于其王母敢忘介福之元   謝皇后牋   君子審官道隆儷極皇華遣使命出治朝徳意具宣忱勤告至中謝伏念臣疎庸一介遭遇兩朝早綴班行嘗忝金科之屬繼乘使傳復塵繡指之行曲成每戴於釐明退食難逃於吏議不圖元會復錫恩言■〈扌攵〉拭起家往陳時臬驅馳在道寅奉天威涖止攸司欽哉乃職兹蓋伏遇皇后殿下徳侔坤地位正家人闗雎之化既行用之天下象魏之法使布正自王宫爰取踐更載叨詳讞臣敢不靈承欽恤祗若平反無刑以乂黎民誕敷聖化式敬以長王國永誦徽音   皇太子生日賀皇帝表   大夏長贏坤二女之紀季千秋似續震一索之揆初瑞彩縁車歡顔丹扆中賀恭惟皇帝陛下徳流芑水業茂蘿圖夀富多男積善必有餘慶本支百世命吉在厥初生記甲觀之瑞分占乙禖之祚逺臣縻身軫埜戴目心星誦億子之宜君首歌周雅祝萬年之為父更續唐詩   賀皇太后表   福于王母際南面之昌期天以神孫娛東朝之永日晝堂瑞節長樂歡聲中賀恭惟夀和聖福皇太后性藴沖和仁培靜夀思齊所以聖也以御于邦螽斯宜爾子孫克開厥後皇皇穆穆繼繼承承臣迹滯騏原心馳鳯闕本支百世播緜瓞之聲詩怡愉萬年衍含飴之福慶   賀皇后牋   坤后廣生式協二陽之月震男揆度載逢一索之期慶衍蘿圖喜充椒掖中賀恭惟皇后殿下道柔配地徳厚承天以御于家為今京室之婦則樂有子如古周南之風百世本支萬年福禄臣迹縻牡轡心賀燕謀占斯干之詩已符吉夢美思齊之徳益嗣徽音   皇子進封左衛上将軍嘉國公賀皇帝表   乾父垂仁茂積蘿圖之慶震男鍾美肇基茅土之邦百世可知四方來賀中賀洪惟昭代愛立親親粤有舊章禮優貴貴昉祥符之七載侈慶國之初封綺仗分班璲珪疏寵庸表人倫之厚適觀王室之彊式于今休監于成憲恭惟皇帝陛下福培周厚和緝堯雍寳厯無疆方萬年而受祐金枝有煒期億子以宜君錫以嘉名汗其大號地營東井詔爵五之最穹天拱北辰炳心三之相照克昌厥後長發其祥臣有蹇牡騑阻隨虎拜祉歌子施遥陳皇矣之詩道盡君嚴願賛家人之易   賀皇太后表   東朝保艾方隆堯母之仁西國分茅式篤文孫之慶兩宫喜色萬宇歡聲中賀恭惟夀和聖福皇太后陛下徳厚慈元神怡長樂尊之至也上承視膳之勤宜爾繩兮下適含飴之趣瑶池日永玉葉春濃臣逺被繡衣隃瞻綵仗于其王母知介夀之來崇佑我後人願丕圖之有衍   賀皇后牋   坤稱乎母儼家服於椒塗震索而男赫龍光於茅土長秋喜色方夏歡聲中賀恭惟皇后殿下含弘承天博厚配地祥鍾長發熾商後於有娀音繼思齊培文昭於太姒圭瑑焜煌於綺仗芾朱輝映於褘衣臣逺驟華原隃瞻蘂殿想宜君之穆穆茂對王休侈多子之繩繩載歸后美   皇女進封同夀公主賀皇帝表   乾見大人道夙隆於乾體巽為長女命爰寵於巽申喜溢宫庭歡騰海宇中賀竊惟興君之際必有積善之餘播在正風則曰王姬之美陳于小雅是為女子之祥無非歌福禄之同于以表國家之盛恭惟皇帝陛下和順而理温柔以容苞體深仁既茂緜爪之瓞岡陵厚積復培穠李之華始封爰遴於嘉名遐祉永齊于聖夀臣跡縻使事身隔賀班親愛如家遥賛人倫之厚肅雍迪教遹觀王道之成   賀皇太后表   周家福禄積由任姒之仁堯母聖神親覩娥英之慶宫闈盛典海宇歡聲中賀恭惟夀和聖福皇太后陛下南極景光東朝綦貴有功寳祚既開聖子之傳流澤銀潢爰毓天孫之瑞賛初封於沁水同上夀於瑶池臣逺玷皇華隃瞻長樂怡愉太后諒承婉娩之娛雍肅王姬益表儉慈之教   賀皇后牋   坤萬物之資生實蕃慶積巽一索之謂長昉對命申喜氣宫闈歡聲海宇中賀恭惟皇后殿下闗睢孝敬芣苡和平灼灼宜家夙範華桃之懿雍雍成徳茂鍾穠李之英賁然錫沁水之封展也同長秋之夀臣逺縻苞杞遥睇塗椒風以周南仰化原之洵美觀于堯女願母道之浚明   知贑州到任謝皇帝表   九重選牧錫類天寛千里承流奉親地近昉共侯度丕戴王休中謝伏念臣某才本空疎分安孤苦身逢盛代夙自厲於丹心家有重親晚相依於白髪頃叨漢傳往即楚封何敬非刑粗殫審克不遑将母私切懐歸嘗懇懇以陳情冀高高之従欲遄蒙異渥特畀近麾繼肹常以趣征已鞠躬而祗上禄及一門之微賤恩同大造之生成兹蓋伏遇皇帝以堯舜之資行曾閔之道嗣寜王之大歴毖我成功奉太后之萬年與天齊夀遂使忝求芻之寄亦獲共啜菽之歡臣敢不老老及人親親為政由家達國期興讓以興仁以子移臣寓為忠於為孝   謝皇太后表   東朝鴻慶介夀無疆南國虎符便親有命荷中宸之渙寵望慈極以皈忱中謝伏念臣一介迂疎兩朝遭遇昔備殫於敭歴無以逾人頃間任於驅馳不遑将母質内懷於鳥哺遂上徹於蟻忱果分二水之麾爰易三相之節惟壤地接故可以供菽水之職惟土風習故可以盡芻牧之心自省叨隃若為報稱兹蓋恭遇夀和聖福皇太后陛下徳光堯母功配周姜夀錫萬年享怡愉之福化流四海推慈身之仁遂令下吏之僥榮獲以邇封而就養臣敢不祇承徳意諼布恩言服膺錫類之詩益崇美化拜手牧民之訓隃賛徽音   謝皇后牋   慈極承天恩深錫類庶車易地職重分符布聖徳之中和便親闈之温凊中謝伏念臣起繇孤逺積有迂疎骯髒半生於事君而何補驅馳近嵗以将母而未能屬為養以陳情荷畀矜而従欲三湘納節二水授麾囘刺史之車庶乎為子捧郡守之檄専以為親僥冐實多糜捐曷稱兹蓋恭遇皇后殿下道隆坤厚徳配乾仁大雅思齊媚周姜而穆穆長秋備禮奉漢母以愉愉遂令疎逺之微臣亦效旨甘於便壘臣敢不恪恭侯度茂對王休崇闗睢巻耳之風迪惟懿則篤南陔白華之行施及遐萌   夀崇節本州賀皇帝表   天子有親備四海九州之奉封人祝聖同萬年億載之期凡屬照臨舉同呼舞中賀恭惟皇帝陛下剛健中正緝熙光明燭六合而耀八紘功參天地躋三皇而軼五帝道御家邦紹巍巍蕩蕩之勲盡尊尊親親之養怡愉誕節光大前聞臣獲布寛條幸逢盛際鵷鸞阻綴莫旅賀於東朝螻蟻傾忱惟仰瞻於南極   賀皇太后表   於萬斯年慈宸有慶誕彌厥月祖佛同生旒冕敬共縉紳舞蹈中賀恭惟夀和聖福皇太后陛下道超太始徳厚重坤闗睢周南之風夙陶美化思齊文王之母懋著徽音袗衣初奏於薰絃宫珮畢朝於慈扆親下衮龍之拜載揚韶鳯之音呼萬嵗者三歡騰朝野等百世而上福衍子孫臣叨守魚符莫陪鴛序我百而爾九十諒喜溢於舉觴心一而臣三千第神馳於拱極   賀皇后牋   太姒之嗣太任星重慈極長秋之朝長樂天介夀祺流慶九霄比隆千古中賀恭惟皇后殿下明章徳範陶冶化風大練厚繒訓四方之節儉宵衣旰食侑五位之勤勞肖似徽音婉愉誕序厚符坤地吉萃家人臣逖守遐邦忻逢華旦仰瞻帝闕莫陪振鷺之班下與邦民同被闗睢之化   夀崇節兵馬鈐轄司賀皇帝表   天子盡敬事親丕昭瑞節臣下歸美報上同祝脩齡覆載兩間頌歌四洽中賀恭惟皇帝陛下克勤克儉無怠無荒堯以是傳道莫高於虞舜文所以聖徳益顯於大任有開麗水之祥適際瑶池之會臣屬縻戎鍵阻綴班聨北面而朝恍天威之尺五南山之夀效臣子之呼三   賀皇太后表   金闕日長尊處宸闈之極玉巵春滿誕膺法駕之朝凡在式圍率均擊壤中賀恭惟夀和聖福皇太后陛下心逰恬淡徳著慈仁隆周召之風人倫既正養黄老之性母道獨尊皇穹申方至之休夀命衍無疆之筭臣猥分郡組共貳戎韜迹逺觚稜帷幄隃瞻於長樂忱同葵藿笙璈第想於承華   賀皇后牋   坐於少廣慶慈極之誕彌朝于寝門助聖人之教愛宫庭溢喜宇宙同和中賀恭惟皇后殿下瑞應俔天光昭遡日正始基化歌二南芣荇之詩視膳問安備六寝褘褕之禮協朱明之律吕鏘綵仗之珮環驩奉玉巵禮同黼扆臣濫紆州紱通領兵符聆舜樂之九成遥瞻南面效堯階之三祝竊比華封   乾會節本州賀皇帝表   一人天拱適符龍御之亨萬國雲従共慶虹流之瑞系隆宗社福被寰瀛中賀恭惟皇帝陛下曰睿曰聰乃文乃武金甌有永紹寜人大寳之休翠蹕早朝娛太后萬年之夀當嵩呼之華旦總夢月之佳辰兩宫同時千載盛事臣猥叨分竹彌切傾葵奉玉巵之恭阻綴班於北闕通銀臺之奏但申頌於西崑   賀皇太后表   六龍御極增光長發之詩萬國同心推本思齊之聖驩騰宫壼和塞堪輿中賀恭惟夀和聖福皇太后陛下曰希曰夷爰清爰靜以天下養備百禄之熾昌與元氣遊葆六根之純粹海内樂唐虞之化宫中頌任姒之音臣切預承流遥伸歸美冬温夏清禮嚴東面之朝日升月常福等南山之祝   賀皇后牋   黼扆端臨交上華封之祝御深内助仰承京室之規喜溢六宫和薫八表中賀恭惟皇后殿下靜専成性徽懿秉姿珥簮進庭燎之箴雞鳴有度弓韣奉高禖之祀燕翼發祥際上帝生商之辰懋塗山興夏之徳仰占七政日月並明俯鑒四方岡陵齊夀臣分符江右化被周南首賛乾亨體天行之不息更祈坤載協地道之無疆   乾會節鈐司賀皇帝表   龍首庶物覩大徳之照臨虎拜萬年對王休而蹈厲堪輿協氣海宇頌聲中賀恭惟皇帝陛下神聖整齊武文經緯諸福畢至一登再登三登我武維揚五伐六伐七伐虹者載臨於盛旦鳯音遥想於明庭臣通領鈐符恪共官次葵傾觀闕阻陪就日之班花覆簮紳隃謝需雲之宴   賀皇太后表   天下傳歸于子降寳冊之鴻名聖人教愛以親上玉巵之曼夀非常之慶嘉頌攸同中賀恭惟夀和聖福皇太后陛下沖澹頥神儉慈孚化輔佑先帝夙殫巻耳之勤愉佚東朝允著思齊之聖防前殿紀誕彌之旦正羣方傾就望之忱肆應鳯輦之朝親下龍綃之拜臣屬縻戎鍵阻綴班行現五色之雲知獻占於太史舞兩階之羽諒增喜於慈顔   賀皇后牋   上萬嵗之夀咸頌聖人形四方之風實基王化凡居持載罔不驩呼中賀恭惟皇后殿下生禀靜柔安行雍肅躬河洲采荇之潔列聖顧歆翼寝門視膳之恭慈顔和懌合坤其順遡日而明欣聆嵩嶽之呼並受華封之祝臣俯共武服仰賛夀觴星之逺天之高陛莫瞻於九級漢之廣江之永詩但誦於二南   皇子賜名本州賀皇帝表   家有嚴君托中興之昌歴天以聖子作大國之宗藩喜溢宫闈慶闗宗社中賀恭惟皇帝陛下懋昭聖徳厚正人倫保天命以宜君四方無侮貽孫謀而翼子百世可知爰錫嘉名載敭大號敬哉有土肇基二水之邦格于皇天式應三星之曜俾耆而艾長發其祥臣縻跡侯方傾心魏闕監王成憲願垂謨烈之休啓我後人益壯本支之盛   賀皇太后表   東朝介福式彰母道之尊南國分封庸迪孫謀之吉兩宫交慶百世彌昌中賀恭惟夀和聖福皇太后陛下長樂怡愉大庭遊衍養以天下日永瑶池正于家人春生玉葉賛苴茅於浯水壯緜瓞於宗藩臣逖在侯方阻瞻宸仗思齊所以聖遥頌徽音皇矣莫若周益隆世徳   賀皇后牋   母資坤徳之生椒塗襲慶男正家人之吉茅土分封宗社延洪宫闈闓懌中賀恭惟皇后殿下承天光大法地靜專成美化於周南言能逮下嗣徽音於京室于以御家屬聖子之勝衣賛嚴君之錫爵臣逺縻外服阻造内班正風俗以厚倫永歌后徳輔皇王之維辟丕傒孫謀   皇子賜名鈐司賀皇帝表   天佑我家篤生聖嗣國有鉅典肇建宗藩社稷靈長神人孚洽中賀恭惟皇帝陛下禮行貴貴愛立親親撫寳厯之昌期萬年福禄演銀潢之慶澤百世本支爰重燕謀載頒鴻號于疆于理地營浯水之邦有翼有馮星拱周廬之衛克開厥後俾熾而昌臣逺縶戎韜隃瞻文石施于帝祉徳已動於監觀保我後生命更歌於夀考   賀皇太后表   堯母怡愉介于景福湯孫岐嶷錫以嘉名慶衍宗祊歡隆慈極中賀恭惟夀和聖福皇太后陛下爰清爰靜曰希曰夷佐先帝之中興鷄鳴有度膺嗣王之孝養燕翼成謀爰鍾受於緑車乃分封於赤社臣恪恭武服阻造王庭以御于家隃賛思齊之徳克開厥後佇成皇武之功   賀皇后牋   坤稱乎母作徳配天震索而男建邦有土慶成宗社喜溢宫庭中賀恭惟皇后殿下芣苡和平闗睢孝敬嗣母徽於京室在廟在宫明子道於家人正内正外歡動勝衣之拜光昭夀社之封臣共武有嚴稱班云逖風以周南之化踰賛螽斯烝哉豐水之謀遹觀燕翼   皇帝登寳位本州賀皇帝表   天作之君表冠倫之大聖父傳於子昭立嫡之至公歴數維新神人胥協中賀恭惟皇帝陛下以周元子為舜重華大徳生知聰明以臨齊荘以敬一人有慶進退可度容止可觀積素厚而孫謀深謳歌同而神器定無為而治有道之長臣叨領虎符隃瞻龍御建皇極而王天下幸際昌期開明堂而朝羣臣聳觀初政   賀太皇太后表   肇聖徳之龍飛運開昌歴垂孫謀之燕翼功出慈宸九廟尊安八紘抃蹈中賀恭惟夀和聖福太皇太后陛下道光任姒行邁塗莘範肅東朝性適含飴之樂規重南面養親視膳之榮光昭嫡統之傳丕衍皇家之慶臣叨紆守紱阻適賀班頌皇帝上萬年永言齊夀佑寜人之大歴尚克圖功   賀皇太后表   震出麗天重明繼序坤稱正位一統蒙休基祚斯皇幅貟胥慶中賀恭惟皇太后陛下輔佐先帝憂勤王家思媚周姜履肅雍於京室訓貽禹子服勤勞於塗山瑞昭南面之符光疊東朝之矩臣屬縻侯服隃企慈帷嫡統無疆已慶大横之兆嗣徽有秩尚稽小毖之謀   皇帝登寳位鈐司賀皇帝表   乘時御極宣日月之重光居嫡宅尊大春秋之一統幅員愛戴宗社安强中賀恭惟皇帝陛下仁孝生知聰明時乂踐寧王之丕祚大歴維新奉文母之徽音皇天有慶宜首正飛龍之御以上承翼燕之貽無疆維休有相之道臣濫巾戎轄阻簉朝班五百嵗而生幸親見聖萬億年其永不替惟王   賀太皇太后表   兆協大横運在當命之聖謀貽小毖功歸太上之慈嫡統延洪皇圖鞏固中賀恭惟夀和聖福太皇太后陛下躬基美化教闡徽音彤管光華配豐功於祖烈練衣朴素示懿訓於孫謀聿新歴服之傳式副簾帷之託臣司戎共貳望闕呼三庶民近天子光忻逢昌歴太極為元氣母永迪初基   賀皇太后表   震主宅尊光紹寧王之命坤元居正遹彰大姒之音一統親傳萬邦胥慶中賀恭惟皇太后陛下功侔持載徳備含弘風化二南衍傳家之忠厚本支百世肇繼序之聖明大春秋正嫡之書應日月重光之運臣屬兼鈐紱阻造軒帷在天利見大人已孚文命介福于其王母長詠思齊   謝皇帝登極赦文表   日月重離開國家之休運雷雨作解溥天地之至仁萬邦咸休一人有慶中賀恭惟皇帝陛下堯文光宅舜徳出寧神聖為君丕受皇天之命春秋立嫡聿昭正統之宗爰肆眚於端門示湛恩於熈代臣猥分銅虎隃企金雞大人繼照四方聳觀初政皇極敷錫五福苐奉寛書   太皇太后加尊號本州賀皇帝表   御丕圖於南面順應天人崇徽冊於東朝重增宗社億年縟典萬國懽心中賀恭惟皇帝陛下皇極之宗人倫之至性同符於堯舜達孝升聞訓一本於姜任徽音有秩紹寧王之明命彰祖后之尊稱臣分牧有嚴承休胥■〈礻卞〉介福于王母難名太上之功肖徳以神孫願共無疆之號   賀太皇太后表   鴻名揚厲用彰重慶之尊龍扆繼承懋舉盡倫之制明廷孚號寰宇傾心中賀恭惟夀和聖福太皇太后陛下徳備儉慈教修愛敬佐我烈祖成天保之憂勤訓于神孫示思齊之雍肅粹美翟褘之服增華琬琰之章臣屬守銅符欣侍寳冊同御延和之殿誕頌前猷尊居慈福之宫永言至養   賀皇太后表   統繼堯天重華協徳位隆文母太姒嗣音寰宇休明内庭肅穆中賀恭惟皇太后陛下行高配地秘大補天輔先帝以重光憂勤夙至肇嗣王之丕緒福禄方來奉寳冊於重闈夀皇圖於覆載臣屬縻郡紱阻簉廷紳咸曰太皇已慶元和之夀願言帝母永肩長樂之名   太皇太后加尊號鈐司賀皇帝表   皇圖嗣慶著母道於重坤鉅冊稱尊告王庭而大渙宫闈增重宗社蒙休中賀恭惟皇帝陛下徳為聖人孝治天下侍宣仁之聴斷元祐同符禀慈福之起居紹熈儷美播無為之懿號隆太上之徽音臣猥介戎鈐聳觀國典思齊文母既彰有徳之雍雍於赫湯孫願共厥聲之穆穆   賀太皇太后表   離日方升光傳龜寳坤元重慶肇建鴻名福萃三宫歡騰八表中賀恭惟夀和聖福太皇太后陛下佐佑皇祖怡愉東朝徳配姜任植丕基於蒼籙功高馬鄧扶洪業於炎圖宜效美於思齊大歸尊於長樂臣偶叨戎轄阻綴朝班丕哉烈丕哉謨共傒嗣王之政得其名得其夀載揚太上之休   賀皇太后表   晉大號於重闈位隆長樂紹丕基於萬世慶本慈元命肅治朝禮行廣内中賀恭惟皇太后陛下頤神沖澹履行靜專美紹思齊宜毓文王之聖訓垂訪落實開成后之謀賛重慶於御簾推有尊於臨制臣猥分戎轄隃聴恩綸望少廣之宸居莫班獸舞頌長秋之夀歴同播鴻名   皇太后加尊號本州   賀皇帝表嗣王受此丕基光膺明命文母介以繁祉祗奉嘉名典冊流輝幅貟有慶中賀恭惟皇帝陛下一人出震五位乘乾玉寳金相嗣延洪之大歴寳禕羽翟奉雍肅之徽音光進瑶編重增鼎祚臣叨分虎壘隃望龍墀保佑恩深已際大明之運怡愉樂永更揚齊夀之休   賀太皇太后表   毓正神孫方布應門之詔位尊祖后復隆京室之稱重慶萬年丕休四海中賀恭惟夀和聖福太皇太后陛下性超太上徳應黄中元祐大功法宣仁之鞠育紹熙新政燕慈福之起居宜旌坤極之嘉名式趾太任之芳躅臣屬分侯服欽誦王綸天子必有所尊已光載籍聖徳無加於孝長戴兩宫   賀皇太后表   坤稱正位訓迪嗣王渙號揚庭尊歸文母簾帷介福社稷垂榮中賀共惟皇太后陛下徳著憂勤躬行慈儉虞嬪觀于媯汭宻賛聖謨后稷生於姜嫄美鍾神胄晉長信尊尊之號嗣思齊秩秩之音臣忝守藩維阻趍軒陛得其名得其夀幸同萬國之歡宜爾子宜爾孫永頌兩宫之慶   皇太后加尊號鈐司賀皇帝表   重明以繼大人瑶圖垂慶介福而于王母玉冊有光瑞溢簾帷重闗宗祏中賀恭惟皇帝陛下敬仁成性歴數在躬惟后綏猷蹈堯舜之孝弟因親教愛奉任姒之肅雍宜申慈極之尊式表聖倫之至臣叨兼兵轄隃企陛簾賛長信之徽稱已光漢制頌塗山之丕訓益大禹功   賀太皇太后表   嗣皇奉冊尊歸長信之名祖后宣猷夙迪思齊之訓萬年集慶八表蒙休中賀恭惟夀和聖福太皇太后陛下徳邁維莘道高于汭金車玉路備三世之典章寳翟珍禕示六宫之法度美慈宸之疊矩揚大號以同符臣兼領戎鈐竦聆郵綍徳夀早朝之典已慶淳熙延和同御之功益歌元祐   賀皇太后表   文母克昌厥後光紹皇圖大徳必得其名慶隆寳冊四方來賀百志惟熙中賀恭惟皇太后陛下隂教齊家慈元正位推為美化邁周召之二南著在徽音紹姜任之大雅宜膺渙號增重坤稱臣適貳韜鈐聳聆綸綍踐其位行其禮莫重尊親求厥寧觀厥成遹追來孝   大行皇帝升遐本州慰皇帝表   堯父宅尊春秋鼎盛杞天吿墜逺邇震驚降割非常銜哀罔極恭以大行皇帝神聖文武濬哲温恭萬千嵗怡愉恪盡東朝之養十一年寅畏遹祗上帝之威期夀考之惟休俄憂勤而積疢詎圖大漸驟至遐征望欲斷於遺弓命忍傳於憑几中慰恭惟皇帝陛下有仁有孝盡制盡倫克念先猷根聖人之至性誕承慈訓服天下之通喪願少抑於孝思以永綏於神器臣屬縻守紱哀捧告書莫伸奔問之恭徒切攀號之痛   慰太皇太后表   雞鳴問寝方慈極之深居龍去遺弓忽皇輿之新陟宫闈震悼海宇摧傷中慰恭惟夀和聖福太皇太后陛下徳備周姜道光堯母東朝垂訓曾不改於儉慈南面積憂遽忍違於温清驟罹國疢諒切聖懐少寛憑几之思式副御簾之託云云   慰皇太后表   皇靈新陟變撫遺弓儷極永懐悲興捐玦六宫哀痛九宇摧傷中慰恭惟皇太后陛下坤道宅中家人佐正脱簮而諫期共濟於中興綴衣于庭忍遽聞於末命雖委裘之悲至切而定鼎之託方新願制■傷永綏敷遺云云   大行皇帝升遐鈐司慰皇帝表   王宜日中方慶垂衣之治父有天下遽傳憑几之言宗社憫凶幅員哀痛共以大行皇帝王道正直帝徳簡寛奉長樂之清温丕昭仁孝聴邇英之勸誦遹紹文明方嗣服於萬年胡委裘於一旦烏號罔極龍御何追中慰共惟皇帝陛下聖徳升聞孝思永慕重華協帝方遏宻於八音冢宰總官将諒隂於三祀願少紓於聖抱以弘濟於皇圖臣逖領戎昭哀傳國疚阻伸奔問惟重摧傷云云   慰太皇太后表   嚴宸居正痛晏駕之奄聞慈極宅尊悵早朝之遽隔哀傳海宇悲結簾帷中慰恭惟夀和聖福太皇太后陛下徳厚承天恩深與子夙行恭儉聖方頌於思齊晚享怡愉變忍聞於顧命諒聖情之結戀鑒輿志之攀號願抑慈懐永謀孫翼云云   慰皇太后表   變興梧野九土烏號悲結椒塗六宫縞哭宅憂罔極降割何深中慰恭惟皇太后陛下志紹徽音躬行美化冬温夏清佐孝養於東朝海潤星暉演慶源於中壼驟撫鼎湖之戚奚堪與極之哀願抑慈懐聿扶新政云云   百日慰皇帝表   烏號浸逺九土同悲駒隙易流十旬如隔撫時哀疚易月徬徨中慰恭惟皇帝陛下歴數有歸羮牆如對雖擗踊哭泣曷勝父子之情而朝覲謳歌當慰臣民之望願節宅憂之制益成繼志之圖臣承乏偏城阻趍嚴陛云云   慰太皇太后表   烏號銜恤悵再隔於月逰龍寝闕朝恍十周於日浹流光何涷哀思欲摧中慰恭惟夀和聖福太皇太后陛下宫壼宅尊簾帷託重雖道揚王命不勝慈極之懐然燕翼孫謀當念皇圖之本願體臣民之戴少寛朝夕之思云云   慰皇太后表   雲升梧野頓隔千秋日短蓂階駕言十浹委裘禍迫捐玦哀深中慰共惟皇太后陛下教盡人倫慶隆母道雖易月以日難窮伉儷之悲然薦子於天正重攜持之託願俯従於中制用式副於羣情云云   期年慰皇帝表   追玉几之遺言制嚴易月服練冠於初祭哀重感時霜露深悲乾坤罔極中慰恭惟皇帝陛下孝治天下統承先王雖見堯於牆克篤終身之慕然纉禹之服所期大器之安願従禮制之宜少副輿情之望臣屬縻藩屏阻造闕庭云云   慰太皇太后表   訓予命汝易月有嚴練而慨然周星何短哀承遺制痛結慈衷中慰恭惟夀和聖福太皇太后陛下徳紹宣仁功侔明肅天經地義扶嫡統於方新日邁月征悵宸旒之愈逺願勉従於衆志姑少抑於至情云云   慰皇太后表   悲捐玉玦痛極呼天祭服練冠制嚴易月乘雲浸逺濡露何堪中慰恭惟皇太后陛下徳佐先猷慶鍾神胄雖徬徨虞汭望欲斷於蒼梧然婉變周姜任方隆於京室願少寛於哀抱用丕賛於鴻圖云云   再期慰皇帝表   龍湖未逺可傷易月之喪駒隙幾何已舉再期之制羮牆如在霜露孔哀中慰共惟皇帝陛下道盡人倫位隆世嫡雖終身慕父難窮至性之悲然億載怡親方疊慈顔之養願重承休之託少寛追逺之懐臣隃綴藩宣阻班軒陛云云   慰太皇太后表   終天巨釁降割一朝易月通喪寓言再嵗仙逰未逺慈抱難居中慰恭惟夀和聖福太皇太后陛下功在先朝志勤内治雖變生憑几悵闕問於鷄鳴然寄重垂簾方稽謀於燕翼願抑無疆之恤益昌有大之休云云   慰皇太后表   望斷乘雲悵龍驂之浸邈制嚴易月愧鳯厯之再周凡屬幬持式同追慕中慰恭惟皇太后陛下承天功大與子仁深雖悼舜陟方不替蒼梧之望然開周嗣歴方隆豐芑之休願少抑於哀悰用永綏於神器云云  ■〈衤覃〉祭慰皇帝表   龍御何之方切綴衣之痛駒隂未逺已驚釋禫之期易月従宜感時增疚中慰恭惟皇帝陛下恭黙思道愛敬事親天作之君當周艱而即命日致其孝将舜慕以終身願寛追逺之至情丕慰含生之顒望臣濫承郡紱阻綴朝班云云   慰太皇太后表   衮衣萬嵗痛隔終天禫服一朝權従易月感時憂戀率土盡傷中慰恭惟夀和聖福太皇太后陛下徳著寳禕功藏金匱撫鼎湖之龍去子保何追懐豐水之燕貽孫将有衍願副普天之望式紓慈極之悲云云   慰皇太后表   宫車輟駕浸逺翠華國典行權恍終素蹕託言釋禫胡忍免喪中慰恭惟皇太后陛下夙著脱簮驟罹捐玦雖梧雲不返永為褘翟之傷然芑水方來共徯簾帷之助願釋居諸之感俯従遐邇之情云云   賀皇帝聴政表   思皇烈考誕受寳龜於穆嗣王甫攽治象慈簾保佑熈政闓明中賀共惟皇帝陛下徳實天生動為世則入于翼室稱元子以宅宗出自應門會諸侯而作誥欽奉怡愉之訓爰親兢業之幾既兩宫垂拱以無為宜四海謳歌而來覲臣屬縻郡國隃戀闕庭御延和殿之正朝願光祖烈奉紫雲樓之盟誓第守藩條   賀太皇太后同聴政表   綏夀而右文母高拱慈宸肖徳而有神孫共臨幾政徽音洋溢光訓昭宣中賀恭惟夀和聖福太皇太后陛下功邁塗山徳高媯汭施于帝祉已深慶錫之源保我後生益衍夀寧之福章憲垂簾於天聖宣仁稱制於延和紹昔大猷為今懿範臣屬縻守紱欣聴俞綸太易太始太初莫測無為之化四門四聰四目共觀有道之朝   天瑞節本州賀皇帝表   龍出御天重華于帝虹書流渚長發其祥萬姓驩呼三辰擁佑中賀恭惟皇帝陛下聖徳克肖天性自成光北斗之樞篤生黄帝美南山之夀誕命文王節届千秋時維九月臣縻身侯度拜手王休三千臣同心永言華夀五百年生聖敬賛河清   賀太皇太后表   聖王垂拱萬年方開燕翼太皇怡愉億載親見虹流海宇春輝宫闈日永中賀恭惟夀和聖福太皇太后陛下身基美化徳著慈元正位而定家人功高配祖介福而于王母慶積貽孫律協素商節書金籙臣濫膺藩屏阻賀簾帷假樂命之慶春秋之鼎盛思齊聖也同日月之離明   賀皇太后表   龍徳方升祥書載震燕禖有慶福萃重坤旗翼光華幅員熙洽中賀共惟皇太后陛下道侔博厚徳備仁明虞汭來嬪女于舜帝周京作配生此武王方觀日上於扶桑隨虹流於華渚臣濫叨一障隃企千班大域中王既祝華封之夀為天下母願齊西極之年   天瑞節鈐司賀皇帝表   謳歌與子方開捧日之祥福禄宜王初紀流虹之慶光生宗社歡溢堪輿中賀恭惟皇帝陛下天徳生知乾元首出載震載夙膺天地之珍符繼聖繼明正春秋之嫡統當瑶光之瑞節際金顥之昌辰臣分虎有嚴抃鼇欲舞呼玉巵之萬嵗隃賛王休進金鑑之千秋嗣殫臣職   賀太皇太后表   萬夀齊天思齊以聖千秋紀日長發其祥廣宇休揚重闈慶洽中賀恭惟夀和聖福太皇太后陛下以女堯舜為今姒任有典有則之貽輔于皇祖立政立事之凖訓乃文孫當月届于素商喜節書於華渚臣猥塵戎轄阻賀宸闈請祝聖人既效堯封之職亦右文母載賡周頌之章   賀皇太后表   辛嵗重光昔符夢日乾元首出今紀流虹歡溢華封慶歸長信中賀恭惟皇太后陛下徽音大雅美化二南徳配重華觀嬪于汭祥開長發立子生商扶暘谷之初升記高禖之載誕臣領鈐偏郡銜表明廷五百嵗河清既覩聖人之出三千年桃實願同王母之尊   大行皇帝諡號本州慰皇帝表   祀以配天致聖人之達孝廟可觀徳彰烈考之隆名典冊千年宗祧九鼎恭以端文明武景孝皇帝光宅天下簡在帝心敬直義方煥經天而緯地事名物應昭修政以攘夷大徳大功立親立愛自生民而未有熙鴻號於無窮中慰恭惟皇帝陛下離象重光乾龍首出聖盡倫王盡制始于家邦宗有徳祖有功行其典禮式崇徽譽昭對皇靈臣叨領虎符欽傳駿命告神明頌盛徳已觀國典之光薦郊廟揚洪休尚述侯邦之職   慰太皇太后表   居長樂之宫興懐鶴駕瞻顧成之廟肇錫鴻名大冊垂榮慈衷悼往中慰恭惟夀和聖福太皇太后陛下以天下養與元氣遊明肅臨朝親立仁皇之策宣仁在御永懐神考之思丕對皇靈昭升熙號臣屬縻侯紱阻慰宸簾云云   慰皇太后表   九疑陟逺莫返皇靈七廟升宗聿彰世徳洪名有赫哀抱彌深中慰恭惟皇太后陛下位正家人道隆坤母躬葛覃之節儉厥配有光秉清廟之肅雍于嬪增感於惟大冊肆對皇穹臣跡繫分符神馳望闕云云   大行皇帝諡號鈐司慰皇帝表   翼室宅宗考先王之制禮觚壇吿帝為烈考以易名大冊遹彰皇靈昭假共以端文明武景孝皇帝體元居正持盈守成端獨化之原文經天地明萬幾之理武定邦家景行有容孝思無極上可以配祖宗之徳下可以垂子孫之休中慰恭惟皇帝陛下弼我丕基鑒于成憲寧王克綏受命篤棐忱辭嚴父莫大配天荅揚光訓奉徽稱於宗祀昭縟典於明時臣通領戎昭竦承帝號堯萬世如見莫名巍蕩之功周諸侯來朝第賛肅雍之相   慰太皇太后表   盛徳之祀百世肇建嘉名太皇之夀萬年興懐縟典慈宸惻楚穹覆鑒觀中慰恭惟夀和聖福太皇太后陛下懿範兩朝仁恩四海為元氣母克篤貽孫育天下君忍聞祔禰裒時大號對越皇靈臣身貳戎鈐心懐國典云云   慰皇太后表   大徳得名尊歸昭考嗣王謀廟上奉徽音宗禰休揚宫闈愴極中慰恭惟皇太后陛下儉昭練服中協黄裳嗣任徳之肅雍思齊以聖名堯功之巍蕩煥有其章聿深羽翟之懐於赫觚壇之吿臣猥兼戎轄隃賛邦彞云云   冬至節本州慰皇帝表   一陽來復感駒隙之易流三祀諒隂悵烏號之浸邈愴深履韈悲著羮牆中慰恭惟皇帝陛下清明在躬恭黙思道水有源木有本方嚴祭祖之時霜既降露既濡不替思親之念少抑居諸之慟仰膺付託之隆臣逖守遐邦阻班嚴陛誦先王省方之戒願謹起居乘諸侯謀廟之忠聿懐奔走   慰太皇太后表   暖律吹嘘感一陽之初復慈簾擁佑訓三祀之通喪痛在宫闈情均海宇中慰恭惟夀和聖福太皇太后陛下徽音慈福懿範宣仁履韈迎長天休方至冕旒問寝子保奚追願少抑於慈懐以永綏於孫翼臣屬縻侯服隃企御闈云云   慰皇太后表   復陽在地氣應黄鍾坤徳承天悲深素鞸六宫增疚萬宇永懐中慰恭惟皇太后陛下長信宅尊思齊繼美手扶宫日坐占千嵗之長目斷臺雲尚想九疑之逺願紓哀於儷極以永翼於皇圖臣逖守江城隃瞻禁闕云云   啓■〈歹賛〉慰皇帝表三   年諒隂不言悲深翼室七月同軌畢至告啓菆塗逺日戒嚴終天增慕中慰恭惟皇帝陛下外勤謀廟内奉臨朝制爰舉於因山龍輴将駕情永懐於陟岵鳯紼奚追願寛劒舄之思益重基圖之託臣屬縻斗壘阻慰宸庭云云   慰太皇太后表   居長樂之漢宫永懐鶴駕卜會稽之禹穴垂戒龍輴悲結慈闈痛均薄海中慰恭惟夀和聖福太皇太后陛下憂勤徳備擁佑功高百世可知首正貽孫之則七月而葬豈勝思子之懐願東望以節哀重外朝之同御臣身縻乘障跡阻趍班云云   慰皇太后表   龍湖言逺椒掖永懐鳳輦戒嚴菆塗載闢六宫雨泣萬宇雷哀中慰恭惟皇太后陛下儷極勲高正家化洽撫軒皇之劒舄祔賁橋山奉舜帝之衣裳思藏梧野向軫乾坤之記願紓朝夕之忠臣身繫分符神馳攀紼云云   發引慰皇帝表   鸞車既駕陟岵哀深龍匣畢塗崇丘制舉新宫永閟翼室增傷中慰恭惟皇帝陛下思道諒闇送終哀慼居喪讀塟禮不愆復土之期因山不起墳尤切望陵之感兾少寛於孺慕以丕重於宗祧臣縻跡侯藩傾心宸陛云云   慰太皇太后表   日淪西極悵鶴駕之長逰天拱東朝痛龍湖之永閟重闈悲繫九土慕思中慰恭惟太皇太后陛下福備怡愉功高擁佑撫綴衣於翼室億世貽孫念加斧於畢塗千秋望子願抑思齊之感益昌小毖之謀臣叨領偏城阻趍慈陛云云   慰皇太后表   國謹重喪龍棺就殯禮襄大事鸞掖興懐海宇同哀山陵告備中慰恭惟皇太后陛下憂勤孔夙哀慼謹終媯汭居諸悵虞琴之已逺會稽咫尺望禹穴以奚追願紓既葬之悲式相維新之治臣承流有守伸慰無従云云   祔廟慰皇帝表   先帝之葬衣冠載虞神祐嗣王之奉宗廟丕祔皇靈昭穆用休典章備舉中慰恭惟皇帝陛下以舜大孝居商諒隂如慕如疑既畢因山之禮以享以祀載嚴升禰之恭勉承翼翼之容深抑煢煢之感臣屬縻牧訓阻奉駿奔云云   慰太皇太后表   嗣王宅恤奉先祏以升宗聖母思齊感皇靈而悼往禮容有赫祀事孔明中慰恭惟夀和聖福太皇太后陛下夀考維祺儉慈為寳佑我烈祖有典則以貽子孫保予沖人修宗廟以序昭穆祔既行於永紹哀少釋於慈元臣叨綴蕃宣阻班奔走云云   慰皇太后表   地隔丹洲畢舉九虞之際天臨濟廟昭升七世之宗檿主思皇椒闈若惕中慰恭惟皇太后陛下性鍾慈儉徳備憂勤嬪虞帝以曰欽陟方浸邈對文王之於穆率祀惟恭願紓坤極之思益衍乾符之慶臣屬縻民牧莫效侯朝云云   正旦慰皇帝表   王正書月景命維新靈徳在天孝思罔極運開厯數哀動几筵中慰恭惟皇帝陛下思道奉先與時更始王受同瑁祭不替於元辰帝見羮牆禮益嚴於上日願抑居諸之感丕承擁佑之恩臣屬守偏城阻趍嚴陛云云   慰太皇太后表   正月始和律更太簇昊天不弔痛在思齊歴數維新宫闈孔惻中慰恭惟夀和聖福太皇太后陛下為元氣母與太極遊孟春而戒遒人撫時其邁上日而受文祖擁治方新願寛丕子之思益重神孫之託臣屬縻宣化阻慰履端云云   慰皇太后表   羲日更新治開泰象虞雲浸逺悲在坤元駒隙易流烏號何及中慰共惟皇太后陛下光輔先帝敬授人時元會衣冠尚想熙明之政月游劒舄忍聞永紹之名願寛悼往之哀悰益撫履端之昌運臣屬縻一障阻慰三朝云云   改元賀皇帝表   春王會於三朝慶開景運皇天佑于一徳治紀初元正朔肇新乾坤有造中賀恭惟皇帝陛下春秋正始歴數在躬仰則定陵開三傳之丕祚近稽哲祖基七葉之昌期攽鳯歴以改絃衍鴻圖而卜鼎臣親逢更化適綴承流揚偉蹟鋪閎休恪共侯度撫太平應昌歴謹授人時   賀太皇太后表   天王一統為元載於正朔太皇萬年齊夀同御邦家日月重明乾坤更始中賀恭惟夀和聖福太皇太后陛下道符烈祖功擁神孫乾徳太平訓實承於昭憲元祐盛際政共聴於宣仁洊開更瑟之休實繫垂簾之盛臣叨承侯服丕奉慈宸基正始之風已新美化播思齊之頌永戴徽音   賀皇太后表   春秋以一為元歴開昌運闗睢之化正始本在慈宸正朔更新國家胥慶中賀恭惟皇太后陛下有娀長發大姒思齊齊夀以奉太皇徳惟子肖受福而于王母祐自天申宜渙號以繫年示同文而更始臣猥乘一障丕戴三宫當昌歴應休期已供侯服綏眉夀介繁祉益賛母徽   歴日謝皇帝表   乘龍御以紀年一元正始詔虎城而頒朔千里承休敬授人時對揚王命中謝恭惟皇帝陛下明哲作則歴數在躬欽若昊天熈春夏秋冬之績建用皇極協雨暘寒燠之疇乃誕布於成書以昭垂於新治臣蕃宣有恪播告惟恭錫厥庶民順中星而平秩佑于一徳歌化日之舒長   謝太皇太后表   嵗正孟陬一元改紀朝臨長樂萬國頒正春朔會同神人和洽中謝恭惟夀和聖福太皇太后陛下怡愉萬嵗擁佑一人肖徳而有神孫光膺昌歴受福而于王母丕輯■禧載頒協律之書式重垂簾之政臣欽承鳯紀誕布伏藩聴■〈虫解〉竹之龡誕敷和氣獻蟠桃之頌益賛夀眉   謝皇太后表   鳯歴頒春東朝介福虎城吿朔北面承休嵗定四時天佑一徳中謝共惟皇太后陛下思齊肅穆少廣怡愉訓示塗山歴開禹子教行渭涘紀協周王春朔攸同乾坤交泰臣承流下障奉令孟陬協和萬邦第賛定時之績嚮用五福益陳曰夀之休  ○疏   夀崇節本州進功徳疏   九龍吐水當摩耶産佛之辰萬嵗呼嵩上大母延年之請敬憑二氏仰賛千齡夀和聖福皇太后陛下恭願大安大榮至愉至佚慶雲五色現南極之祥光夀域八荒衍西池之長筭   鈐司進功徳疏   三寳曰慈南極衍太皇之福五兵不試西江陶聖化之風仗仙釋之殊因賛宫闈之丕慶夀和聖福皇太后陛下恭願位隆少廣筭等崐丘仰大慈尊誕節正同於盛旦得無量夀長生永協於先天   乾會節本州進功徳疏   聖瑞虹流開半千之休運官聨虎拜瞻尺五之清光靄玉翠之祥氛裒緇黄之妙果皇帝陛下恭願駿聲克廣龍徳方中地久天長夀命衍洪源之慶河清海晏皇圖鞏磐石之安   鈐司進功徳疏   天臨寳位夙開繞電之符地領玉鈐載慶呼嵩之祝謹率兵戈之屬虔修道梵之縁皇帝陛下恭願玉燭四時金湯萬里元龜大貝梯航來川岳之珍歸馬放牛旗葢壯東南之運   天瑞節本州進功徳疏   飛龍在天大横有兆流虹貫月景命維新演道梵之真詮崇聖明之瑞節皇帝陛下恭願維天其右如日之升五百嵗而生已開昌歴億萬年其永益鞏皇圖   鈐司進功徳疏   為天下君祥書帝武祝聖人夀歡動戎昭闡二氏之真科崇千秋之誕節皇帝陛下恭願泰元有相長數申休在辛嵗曰重光方升如日以乾元正五位多歴斯年   大行皇帝升遐本州進功徳疏   帝棄羣臣忍傳末命教宗二氏恭薦殊因慨極烏號戀深蟻慕大行皇帝伏願游神極樂觀化太虛十四聖之在天皇靈陟降億萬年之與子丕祚綿洪   鈐司進功徳疏   出宫駕晚縞素興哀望闕臺孤緇黄嚴薦恭裒冥福遹相宸逰大行皇帝伏願性悟真如道超無極成慶而垂萬世聿齊九廟之靈後天而彫三光長作百神之主   皇帝聖躬違和保安諸廟疏   天子萬夀詎期無妄之災臣人一心共徯有神之相惟帝齡之悠久實神貺之扶持名山大川尚鑒蘋蘩之意普天率土不勝葵藿之私   本州宫寺保安疏   皇極九五福合率土以傾心帝夀千萬年籲(慈尊昊天)而請命皇帝陛下伏願寅畏享國清明在躬王受命無疆惟休誕迎和氣天行健自强不息丕享脩齡   鈐司宫寺保安僧疏   惟聖宅尊共祝一人之慶以臣請命敬皈三寳之慈皇帝陛下伏願歴數在躬神明其徳九五福曰夀丕享康寧億萬載齊天式臻永久   道疏   率土傾心均願聖人之夀籲天請命肅殫臣子之忱(同前)   大行皇帝遺誥本州成服道疏   道揚末命忍聞晏駕之音瞻仰昊天上訴遺弓之慟修崇冥果攀慕遐征大行皇帝伏願返于混元光我烈祖洋洋而在上降鑒臣民剡剡以揚靈永綏宗社   僧疏   捧九天之遺誥帝馭何追皈三寳之真乘臣心欲割   鈐司成服道疏   昊穹降割悵宸馭之上賓率土興悲望帝庭而哀籲虔資冥福遹相仙逰大行皇帝伏願靈徳昭回皇明陟降衣冠雖邈會烈祖以在天宗廟如存朝百神而為主   僧疏   昊穹降割慟玉仗之上賓率土興哀望金仙而仰籲虔資冥福遹相仙遊   本州成服滿散疏   制嚴易月痛君父之通喪望極乘雲薦(人神)天之勝(果典)露香跼蹐釋絰悲傷大行皇帝伏願堯性常存舜明不隔成慶而垂萬世聿齊九廟之靈後天而彫三光長作百神之主   鈐司成服滿散疏   捧易月之制書萬邦哀痛修升遐之冥果(三寳蓋明穹昊監觀)紀有嚴孝思罔極大行皇帝伏願羮牆不逺劒舄如生帝鄉而乘白雲真遊沖漠孫謀之注豐水遺澤深長   大行皇帝本州追嚴道場疏   惟新陟王悵皇靈之日逺演(大乘教無上法)資勝果於天遊悼痛彌深薦嚴有俶大行皇帝伏願性超(清淨沖素)徳邁(圓通希夷)生為帝没為神豐功不泯髙配天厚配地明徳無疆   鈐司追嚴道場疏   皇靈沖舉莫追汗漫之遊(淨業真如真誥昭宣)式薦逍遥之果終天哀痛率土慕思大行皇帝伏願陟降太虛超升無極儼橋山之劒舄云云  ○申省狀   辭免新除秘書省正字狀   具位文某照會十月二十六日伏凖省劄十月二日三省同奉聖旨文天祥除秘書省正字者某猥以疎賤叨被聖恩望闕瞻天莫知所措伏念某自叨親擢未歴外庸以讀書學従政之方以奉祠為書考之日方竊山林之暇敢圖臺省之登負乘非宜循牆無任伏望公朝特賜敷奏令某滿足宫觀兩考日祗被新命其於出處得宜庶幾無負聖明拔擢之意所有省劄未敢祗受除寄本州軍資庫外須至申聞者   再狀   具位文某照會於去年十月二十六日伏凖省劄十月二日三省同奉聖旨文某除秘書省正字者某伏念一介庸賤叨竊非宜加以従仕以來未有庸歴輒具狀申控乞候宫觀兩考滿日祇被新命十二月二十九日伏凖省劄十二月九日三省同奉聖旨不允某除已望闕謝恩擇日前來供職外須至申聞者   辭免知寧國府狀   具位文某照會伏凖尚書省劄子四月十七日二省同奉聖旨文某差知寧國府替朱應元缺者起家超躐望闕徊徨伏念某實無他腸粗有逺志昔年憂國冒當事任之難數嵗杜門寧悔身謀之拙屬明良之胥慶念岳牧之疇庸曾謂栖遲遽叨選用惟是某省愆已至貶秩猶新雖公論至久而愈明而丹書未謂之無過儻不量於出處是自速於顛隮欲望公朝特賜敷奏收囘成命改畀叢祠使某得以讀書養親安身寡過他有驅馳之日無非報效之年所有省劄已寄留吉州軍資庫未敢祗受須至申聞者

  ●欽定四庫全書   文山集巻五  (宋)文天祥 撰  ○書   回胡簽判請交割(除寧海軍節度判官廳公事日)   某仰徳襟期比布之竿牘顓飭謝言兹不贅吐首祈崇炯某幸甚區區此來得忝交代意者天將開攀附之縁使之拉湊一至於此惟是天賦偏於愚戅親見聖主懇焉求言意應詔者必有中今日之故側聽逾久無能為國家陳大計者私念上悔悟勇決如此而某蒙恩至厚他人既不言則雖疎逺豈容避其責是以積忱累日冒死投匭以冀一感悟天聽出闗席藁以來首領且不自保况茍官職乎髙誼不薄猶以同寀為情連屈軒車復畀翰墨一吏至又持公文以來周旋曲折無非眷愛某感激不自勝惟如前之義則有不可孤長者之意不敏謂何某尚留此待旨若數日後威命不下則是上憐其愚而寛宥之某當歸且念咎矣而非所敢望也所有添差簽判廳公用某一切不曽祇受或郡府不以某為不肖他有情文則恐吏輩為欺而亦某所不與知也本須具狀申府惟身為罪人不敢自擬於屬吏之列得於畫諾之次叙其衷情則某之受賜甚厚也臨風拳拳   賀吳提舉西林(已未)   某自九月赴京師時請叩門牆蒙警策備至妙語天然式相行色篋笥間至今耿耿有光氣第某解舟至豐城及聞新局肇更鄰麾茂畀細讀仕隠不同轍之句則雲駛月運舟行岸移轉瞬之間已成兩様雖然此非為明公榮也纓冠褰裳世道有賴焉某來上下以鄂鄂故為之■〈氵頃〉洞聞諸閫雲集而某正不多以此為不足慮獨賜教時則衡陽之事明公葢已及之而中外未之信某以十月晦至修門則聞聚毒已并流波浸漫秣陵荷擔之事葢凜凜已兩月中間新相至則又得月十日定帖耳然我之緩急往往視敵之起息為之則定帖者未可保也譬如一間屋前人放火已燒及旁舍僅僅得全宅未動卒急得一曉事人率衆拯救雖千百擔水未足以頃刻沃滅明公葢防火一大頭項也今事莫如袁吉之急袁已改畀明公而鄉里又得平林為重時有明公諸人必能一心同力以障潰堤之衝藉此無恐惟内間則病根未去履翁掣肘尚多雖言路大開而奸諛熏注之深搢紳多不能自拔徒聞應詔投匭則學校與布衣而已世變至此可為慨嘆某不量其愚輒上書論其事區區以為宗社有故死亡亦在旦夕不若犯危一言有及於今日之難其得禍與否不計也今出闗待罪已三日而上猶未見施行未知後命如何藉天之靈祖宗之休明公之庇得全首領而以周旋於義旅之後不勝願也而不敢望也封事藁止於一本付璧弟全録以呈似其疎狂知執事不笑且憐之否共惟節鉞交錫旌旗一新誼當専狀為慶顧世變至此明公方任大責重以與上下同憂患某不敢作平世語也惟明公亮之引筆嚮風拳拳不備   囘聶吉甫(號心逺)   某比道從鳴珂幸甚獲下膺龍之拜蒙眷愛稠渥侍樽俎間者連夕感激不自勝別後凡百餘日數千里行役貿貿於一來一往之間大可取笑伏承寳墨鐫教備至今天下大勢所以削弱不支實坐於文物制度之宻區區直欲割去繚繞使内外手輕脚便如此而後可以立國書中言規模大槩所以纎悉上下其説則未也朝廷若不鄙而行之則台諭欲列置一帥如古方伯連率者又當再商量也區區之心既不足以行於國退而欲為一鄉一宗之謀正將擇險以為依集衆以為安但事勢浩大不量其綿力而欲舉之善後與否視吾所及何如某乍歸冗劇使命日亟返姑此治報何當一日會晤以請所未聞   賀何縣尉(名時字了翁)   某頃掲掲入國時江皋祖帳為意腆甚感激之私不自勝別後不圖世變沄沄天下大事幾去某始而駭中而疑繼而憂憤又繼而大聲疾呼以至於流涕出血相去近百日而展轉變化以至若此事變可畏矣哉某學無涵養不能謹其所發倉卒來歸求為杜門循省之計藉慶雲在上以此月七日善達鄉國甫入境側聞一同桑梓若君實庇蔭膏澤之以廉革貪以明易暗以神竒變巽懦大冠縫掖交以程吳歸焉方謀奉狀至屏下而紫氣煌煌已移照鄰次交臂相失懐此悵怏當今事會方殷人才不競一杞二杞國家常病之今州縣之於執事亦此類也凋瘵餘洞之餘雖近於不可為而開繁破劇如長才得以自見可賀也吉水之為邑得之朋友見謂官錢無定額賦無正籍是以若此其竭澤也平林以鄉人為郡念此至熟也執事軍期之暇為之定制立數求為一定之經恵幸兹邑其庶幾乎   上丞相除(秘書省正字辭免不允)   正月吉日具位文某謹再拜奉書于某官某昨蒙朝廷不以不肖授秘書省正字職事某自念非才未有庸厯輒具狀辭控既而省札降不允之旨鈞翰重促行之命伏惟聖天子之所拔擢大丞相之所提撕徳至渥也某一介晚末跧伏深宻所知不出田里大丞相勒名鼎彛紀功太常坐於廟朝進退百官而佐天子出令下土之人求望其位貌聽其謦欬不可得也惟聞弓旌紛於阿澗束帛徧於巖野元徳碩望麟遊鳳集於省臺之上想望風采以為不圖此生獲見昇平如此詎意今者宸命收録於草茅鈞畫照耀於山谷恩光所被震悸不自持僕惟此舉不見於今世久矣夫大君宗子居天位者也宗子之家相理天職者也自一命以上所以輔賛大君彌縫家相者皆將以分奉天之責者也書曰天工人其代之又曰欽哉惟時亮天功又曰天命有徳天討有罪天叙有典天秩有禮韓愈曰天付人以賢知才能豈使自有餘而已忱畏天命而悲人窮也天命人事常判然不相侔而前言往傳動必以天為訓者人雖藐然萬物備於我茍為凡民則已大之為聖賢秀之為士天地民物孰非一已之責任重致逺皆性命之當然也由此觀之用人者非私於其人為人用者非私於其用近臣之得所為主皆所以事天也此意不明上之人操其公器大柄以自私曰吾能以富貴人下之人失其靈龜貿貿於勢利之途而不知返是以上不知以代天理物為職而無復有以貴下賤之風下不知以畏天悲人自任而無復有比之自内之義天地失位人極不立人物悖其性往往由此者多矣伏惟大丞相勲在王家意在人物方且以不滿假處功以不驕吝處才開忱布公集思廣益嘉與天下賢士大夫以為共理如僕庸愚亦得自列於兼收並蓄之下顧僕不足以稱所舉為大負而由先生此心天命之所流行國家之幸斯世之福也謙之九三勞謙君子有終吉先生之用心以之泰之九二包荒用馮河不遐遺先生之用人以之孟子曰古之人所以大過人者無他善推其所為而已矣由是而言自可比功於隆時垂號於無窮矣僕雖嵬瑣無足齒其於明時不敢自棄求所以無負上帝之衷仰承君相之恵將盡心焉某已於元日祇被新命謹別狀遵稟惟是屬有私役造闕之月日尚此遲之伏惟大丞相矜憫其情而原其後至之罪公爾忘私國爾忘家某之補報知遇將有日也下情不勝懇惻激切之至謹奉書不備   通廟堂(溥論承心制事)   某仰恃鈞慈直布心腹某昨歳四月遇先人本生母之喪以服制未定請之朝廷遂作假俟伺旨揮後來此申未及下而某得劾某以義起禮謂先人若存則於所生母當申心喪先人既已矣則某照承重例遂承心制自謂仁之至義之盡莫如此矣未幾龍溪友議板行天下謂某當有重服匿而不行一時聞者為之疑惑後巽齋歐陽祕書守道為或問衢州曽添教鳳為詳自二先生發此精義禮意昭然大明某竊聞龍溪友議印本以萬本閩廣遐陬莫不有之既不能家至户曉須得朝廷討論墳典禮意憣之邸報著以為令使天下知孝子慈孫之用心而不至為謗者所惑是以拳拳致請乞下太常討究一畨三月末旬伏領鈞翰特蒙先生照見曲折謂其所遇在禮之變所循為禮之正且如昨者臬申巳下禮寺某以為定禮典正流俗在此舉矣四月三日忽得承受人報備至寺狀所申乃引紹興休寧縣尉蔣永吉與寳元集賢校理薛紳為證直指為某合持齊衰三年嘻其誤矣聖人制禮自有隆殺其隆殺本之人情切詳蔣永吉之祖妾直下只有蔣永吉使蔣永吉而不服則其祖妾為若敖氏之鬼矣所以為孫者須持齊衰今先人之本生母自改適劉氏之家有劉氏子孫持重服則主祀固是他姓矣是以某體先人之心則只當承心制也况蔣永吉無祖母今則某有正祖母在堂何縁可為劉母持齊衰乎劉母之子既持齊衰某又自姓文何縁兩姓俱有齊衰之服乎又詳薛紳之母既稱為祖母萬壽縣太君王氏則是嫡祖母也當時朝廷止給假三日只從孫之本服所以薛紳再申指為先人所生母謂服不可絶也故有三年之制此正是承重孫又自與蔣永吉者不同也禮官不讀書不講義不明先王隆殺之意往往只據吏人檢至故事見有父所生母四字便謂事體一般鹵莽申上更不曽子細致辨於同異之間今且未須論某所得服如何且只論先人之服先人之母改適劉氏既有劉氏子為服且先人係出繼別位又非本位之比先人只當有心制不當有齊衰明矣若先人有齊衰則某當以齊衰先人有心制則某只合承心制豈有先人本等止有心制而某乃有齊衰之服乎朝廷所行便作萬世不刋之典毫釐之間所當致辨矧禮意粲然非有嫌疑又何難辨之有某承心制已一年矣今非畏有齊衰不願承服但可惜禮官如此討論萬一誤朝廷備據行下恐國朝會要上又錯添一典故不免貽將來朝廷無人之誚耳今看來禮官未必解事先生揆之本心若以為某見行之禮既安徑乞從都省點對行萬一已照寺狀施行亦乞改命庶不悖於人心天理之正而古聖人制禮之意得行於今其於綱常豈曰小補之哉   後朝命下許令承心制仍著為令道體堂書   通江叅政古心   某即時甘雨共惟宫使大叅相公先生芝山清逸珍館宴超天相有道鈞候動止多福某昨歳獲走一介詣舍人門下伏蒙鈞念勞苦有加祇服訓辭至今亹亹俯仰山林感慨年歳又若是其闊疏矣某官百年幾見一代共宗司馬居洛而相天子活百姓都人西其首而望張紫岩杜門白首而嗣皇嗟嘆用晩倚之以向中原先生今其人也上方舉元祐故事勤於夢卜旦夕爰立言人人同先生不以此覬於當世而當世以此祈於先生惟先生重愛眠食以幸世道某屏伏田野蒙賴鈞天之庇守先人墳墓幸無闕狀追惟兩年間口語横出先生進而廟堂退而江湖徳於其人如出一日傳所謂生死肉骨之情也報答已知言語抑末傾竭犬馬尚庶幾於門牆専人上狀百拜起居衮舄皇皇未遑納拜心之沄沄如此江水仰乞鈞照   通潭州安撫大使江丞相   某在門牆諸孫輩行中而所以蒙鈞天造就知愛綢繆獨出乎諸生之右然號為登門垂二十年而至今庭下無愈之迹古人負笈從師不間道路之逺某乃不能自拔如此殆不可對人言也兹者誠不自意先生手提玉鉞作鎮於重湖以南而某適以臬事一節奔走於賜履之内昔者詹企台階坐霄壤隔今乃得以詣大府受約束有一日斂板之便豈天殆為小子計乎某始以親老丐祠既趣旨下再請則瀆於是姑以單車出門葢馳驅數旬又須乞便郡歸養耳某四月八日辭膝下留廬陵城中始聞先生拜乾會節於清江亟亟追逐牙纛度宜春醴陵間所蹉跌片雲間耳兹専布狀重謝不敏且致恭先之悃叅謁邇只遡風距踊   與李復卿(長弟初赴臨安府司户日)   某比者吉蠲子墨祇詗涓房留連踰浹再拜答洒蒙不彼外感荷感荷兹專布區區之心璧弟不穎竊第奉常受官京兆初欲鞭策向上工夫故多求山林歳月以自為地事不可料欲緩得速東行且有日矣此弟雅欲致一朋友相此逺役大冠峩如大裙襜如服斯服者不少也而流俗薰蒸靈龜磨蝕區區所為例指以為迂而他求所謂不迂者抱膝長嘯寡和奈何執事氣藐餘子言根古人疇昔之日幸接光塵論議之末共為慨然其誠有得於同然者慿恃襟雅僭欲屈致崇峻以副前所期此弟天資每與義理合喪本心以求外物則自保其決無之惟是閎深博邃之學汪洋演迤之文日力方來正將從事執事與之處公餘得商略上下交闡互發他日此弟其殆非吳下蒙乎某敢不知自交際之道莫重乎其初輒拜此紙以將盟言聊資不腆別牋并致不敏萬萬控謝不逺   與孫子載(季弟與從弟從學)   某聞古者家有塾黨有庠士生其時而為師者非其家之父兄則其鄉之所與也是以不獨屑屑於言語文字之末而聖賢誠正修齊之學葢皆在所法焉小弟肩項相齊學無以大相過獨其性質之陋而未有以開通氣習之浮而未有以檢束故修業一事也進徳又一事也某於古者父兄之教既不克從事則鄉評之峻卓師範之尊嚴是於執事乎歸焉區區所以屈致之私間嘗致稟千金之諾敬聞命矣交游之道莫重乎其初禮有聘謹肅將以前并令二學生俯伏再拜以立庭下俾之有敬也   與胡觀洲季從   某童而習之授業解惑有所自來惟今父族母族衿佩而立受道者七人焉將同堂合席以私淑之輙恃鉗鎚之舊為此數子以北面請歳以緡錢百上之隷人禮有聘奉芝楮二十千明有初也吾未嘗無誨焉恵徼福於夫子謹謹奉狀伏乞台照   與楊學録懋卿(字景堯太學前廊)   某比僕僕來京師幸甚得下膺龍之拜辱賜之不鄙軫顧稠厚闗外之別江皋之餽所以致繾綣者尤甚感激不自勝第恨匆匆聚會不及為頃刻之情以慰滿連年契闊之雅回首天上瞻金拳拳兹有稟事朋友蕭文名來新新參之客也此企可入且身事端正無復頂冒異同之弊掲掲而來欲赴春參鄉同舍往往望白雲而歸其巋然為游學瞻仰惟執事耳其所參務本適在徳星躔次之側特來展先達之敬不揆道瀆道其至前得蒙與進稍與之温存使不致落莫區區之望也   回祕書巽齋歐陽先生   某因朱月窓來伏拜誨帖辱問璧弟意極拳拳近僥倖受縣一出師門玉成之造後生從政未知嚮風惟先生終教之耳金盌在質庫某處約之甚恨未能自取之乃勞先生厚費如此山林中亦無用此物先生儻乏支遣不妨更質愛用第常使可贖足矣吉甫一去連旬頗孤龍頭之約時且向熱矣奈何因便介到城伸紙行筆嚮風馳情   金盌乃先生為景獻太子府教授講經徹章上賜也巽齋借而質之故先生云然道體堂書   與前人   某尋常於術者少所許可而江湖之人登門者日不絶彼誠求飽暖於吾徒之一言吾徒誠閔其衣食之皇皇則來者必譽是故不暇問其術之真何似也先生之於應酧也亦然今是書之作為一星士姓朱名元炳字斗南號月窓則非前者之謂是誠有取於其術矣斗南吉水文昌鄉人去吾里三十起田間談命髙妙精絶盡奄同袍試以百十命應對如流而人品之大槩皆不差異哉術也問其所得何書則當汗漫於卜數家而其末也會歸於李吉甫林開之説吉甫之書人多有之以其深而不能詰若林開則人未有得其本者也斗南會二為一而又以所得於數十家者間出而證之斯其所以獨步也某既與之訂正二書又詩之以見意其別也欲詣門下求品題某告之曰先生品題甚易至之日為先生請十數命某也如此某也如彼為先生鋪陳之即先生亹亹豈惟品題先生心肯轉相汲引即子命通矣斗南曰諾探其中欣欣然殊無憚色他人泛泛得先生増重多矣未有如斗南肯以術而取先生之知者也是書也某何為而不作事出専白故不他及   與前人   某前月二十八日因朱月窓來逺迓草草一帖致起居不知是日正先生到家日也後聞稍避訪客住某寺久之然恐訪者即所在相尋亦未必能盡避也某九月十三日方及門值鄉榜未掲此一月中相過者有數近數日漸漸増多來者必數百里或百里不容不少款閒居寒薄殊不能支而妄有干請者紛然多不相亮甚以為苦先生昔者於應酧亦苦之今猶苦此否嘗蒙見示毎許人作一文如置一針胷次今某畏為文詞亦類此矣習懶亦是病先生以為何如念久闊尊候亟起援筆請所以誨朋友以某逺歸間有以羊麪問勞之者某不敢私輒以一羫一石獻之庭下某昨在宣州不敢攜木瓜宣州人不相忘近却有以此為意者知先生嘗須此為藥物謹并奉四枚一笑留頓幸甚   囘劉架閣會孟   某伏蒙専劄垂示先夫人誌銘伏讀驚愴靡已古心先生藻發清言垂光罔極慈靈有知含笑地下若此可以無媿人子矣逺日倐至栁翣載途追送傾城素車銜尾某於夫人契家子弟以故不能攀望引紼負負幽明不勝愧恨謹成些章一少紀哀愫以授挽者伏想隨車號痛涕如綆縻孝在顯揚願寛毁瘠臨紙下情凄切之至   囘衢教曽鳳先生(字朝陽號秀峯)   某數月於師門極間闊顧山水荒唐不自知年歳之運運闕禮多矣尚庶幾先生索之於形骸之外別後得二子丙寅戊戌庚戌丙子丁夘壬寅甲午丙寅命不知孰勝乍嚮風水即得三地此須具眼以為然則然向牛肉坑所結砌者今知其大謬為棄屣矣深之昨所問館成否何所固必新正詣清湖行禮亦不見訪往往泥哭則不歌之意非有他也屋見説漸就緒先生鼓舞倦矣宜作意身事悠悠何為行日可得聞否春和景明其間一造盤谷亦可遍觀先生所謂寳者更願撥剔而後來一來須十日乃可歸爾悉俟面賦此不能盡   囘李宫教應革(號肯堂)   某頃以附伯昻令姪書後未悉起居深之令弟來聞病目少寛為之喜幸日欲專价詳問飲食坐卧之節塵坌因循心甚愧之昔人云身在則有餘舉天下紛紛藉藉不如意事屛置度外專精神事醫藥靡有不濟恐吾目所受病方將驅除而又重以吾心之不寧是滋予疾也用敢於岐黄忠愛之外輒奉清心一方為獻願於大學第七章加三思焉偶璧弟有介歸就有京書達左右輒并遣前薄物將忱徒覺塵瀆臨風馳泝   與朱太博埴(號古平)   某山中相望數舍而逺乃心精微無往不通僕十年受用順境過當天道反覆咻者旁午七八月以來此血肉軀如立於砧几之上虀粉毒手直立而俟之耳僕何所得罪於人乃知剛介正潔固取危之道而僕不能變者天也僕誠不自意乃於寒舍千步外得一陂陀溪山泉石四妙畢具委曲周遭可十餘里葢其景趣兼盤谷環滁而有之而其曠逺縹緲或謂南樓劣焉騎馬囊飯朝往夕還率以為常而山外事一毫不接耳目矣僕嘗羨君家山水之勝幾欲作意植杖其間而未能也然自以為旦夕必償所願不知吾壺天可以屈公一來乎烟霞泉石此不足與俗子説處知音者自不同正恐不問主人徑造竹所余月心來拱被寳墨惡乎而不用吾情適凝祥觀蕭道士來訪其別也曰吾將造古平為之書以復命且道予懐而假道士為郵焉   某比及門即拜狀聞車騎在郊外正欲嗣訊韓星忽來偉然朶雲之贈故人渠渠勞苦行役諸兒那識此意曉起入山新流没岸棊聲未盡石骨依然人生往往如此盈虛消息道體流行仁者謂仁知者謂知可超然一笑承有訪剡之約上已前後擬山行數日須主人在竹所方可乗興分沙一席已戒白鷗退避矣呼燈走筆馳意泬寥   極有磊隗欲從執事傾倒一日雲山浩渺渺焉余懐忽拜羲獻帖宛然玉立之參前倚衡也垂諭前城李氏事讀之甚駭近有假為黄節幹者騙寫其家田莊鄉廨既見之發覺昭其迹於牆壁間矣曽鑑何人又肆無狀欺愚嚇聾一至此耶某平生所立謂何豈有退居林麓省咎敬威我自為我而青蠅紛紛每使惡聲至耳莫為而為莫致而致非命也耶勢不得不榜謹納一紙幸轉之李氏以破奸猾者之為使人日為此等救過之事不勝浩嘆某向者因及執事出處常誦伐木之詩今書所云猶若未悟稟答之次臨紙惘惘   回鄧縣尉中甫   某入山愈深於所尊敬嘻其闊矣前年足下以書議禮得一往復最後賜誨迄今不能報論其形跡何前之恭而後之倨歟坡云人情重往復不報生禍根后山云一詩已經年知子不我怨人之度量固有相逺執事知我宜可以無前日之事今通國識其用心由其未定而言辭之不可以已也如是自其定者而觀之輕重銖兩固皆當然言語文字幾乎閏矣昨書皆精義所發巻為一通謹而藏諸後有作者將為此興起客從巽齋來能言執事日從翁樂甚因款客坐亟亟援筆寫此悁結授客以轉之左右學之不加感慨年歳山澤雖逺尚惠一言臨風拳拳   與顔縣尉復古   某自春末得一夕承顔色接話言外此皆瞻仰之日追憶是數年來書筒無虛月分袂亦不太久未有如今之疏者也然私竊自解則曰此其迹為然不足深計知足下得我同然與否兹者恭承少迂蓬山之步暫為梅屋之游脂車有嚴滌篆伊邇豈勝贊慶執事自此開張清途摩拂碧落固其分也顧徼富貴利達以自致其身貴且重者崇論宏議所鄙者也不當薦是為賀惟邑於民社為最親惟少府於邑為最要平生學問藉是得以展布潘輿康寧千里迎奉調熊嗜苦式慰兹願是二事深足為年丈賀也某雅聞説者以某日戒途懐是惓惓將祖帳道周桮酒為壽屬有牽制不能來謹上狀并致薄禮以昭區區惟容頓是幸川平陸夷行者有相惟秋深殘暑未央更乞頥輔崇重以前三接九遷之寵隨軒徳輯伏想喜氣方來錫羨山則別後或有鄉邦驅策敢不下拜   某嵗抄得承便駛遺以瓌洒故人千里之情藹然可掬感鏤其如之何兹得嗣書於令弟來歸之便尤見崇篤喜審議論於帷幄之親出入於錢穀之會滿腔磊隗庶其有以自試矣來教自咎以為浸淪汨於俗吏之歸此意固超人一等孟子論仁賢而必望其有政事財用之效葢績用聲猷不可相戾本末一致焉得就此以遺彼自賢者徒以清浮為髙而無益於實然後小人得以事功自詭今日挽回君心轉移世道吾輩正不得不自力尚可以俗為尤乎伏惟尊同年其懋勉之須承刋委比於敬岩之前亦屢説項非某私於所親名徳如許區區欲自黙本心亹亹白有所不肯此老亦既有所許矣坐席未温遽為林麓之歸一場説話又付畫餅雖然長松在林利錐處囊翹翹傑傑旦夕諸公爭羅致不暇瑣瑣愛助何足為説某奉祠侍親頗於讀書有一日之樂朝市紛紜怨謗之府某雅欲退藏以逺罪咎賜教極得同然之真或政事有足為庸陋矜式毋惜刊曉一二因以具報情悃非筆可既専規嗣布   與聶吉甫   某於斯文契闊數年於此載酒問竒豈非夙心而相望百里離羣索居甚負此愧以其傾嚮輒私布之先人季子生二十年矣號曰學文實未知方有從弟一人同堂而習年相若而學相似也閣下沛然古作籍甚時名所欲北面而從事者衆區區欲使二子者私造化焉間者疑其不可諗之朋友故以為請不圖閣下不鄙夷而許之敢専書以聞閣下屑與之盟豈惟二子得以受教僕也不敏實嘉君子之賜援筆荒蕪臨風切切   某作別近一月是一月中稍從事魏晉間歌行若不能彷彿魏晉間人不可作那復問向上非獨自歎世代亦可感念安得英妙沈著如心逺即日執手共論此事某平生斯文幸甚此數月心迹相親近方自歎解后之晩而執事即欲舍而去之奈何僕恐於主賓之禮實有未盡輒托絜矩謝過并為弭節從容之請憐其至情不曰麾之門牆豈非三生之至願俟命切切   回王國智   某歳前作稟字輒致松栽之請專夫十餘虬孫載道一日塞破吾屋即乗天時遍布滿山矣異時車馬相過山神欣然迎拜必曰此吾東道主云擾甚布答膚率別作謝狀   與劉司户三異(號古桂)   某自別不獲奉起居忽聞小爽調攝昨見當風輒睡不禁生冷嘗憂其必爾看來衛生之書誠不可忽也心逺云來時及拜問已幸勿藥極以為喜暑天將理正未易某欲助數藥而不知當用何品謾遣芝楮百千為意且宜深自愛護候其可出見訪未為晚也南史正本遂可得否便中謾得介意為荷詗候草草他規嗣布   與胡端逸   自別後日在山間搜竒剔怪得二所曰閎微曰上下四方之宇幽閒曠邈超偉軒張其竒又在中磯兩峰之間之上君再來足以抵掌大笑翠晚又改曰浮嵐暖翠釣雪改曰六月雪特立改曰至大至剛以直我非好怪地適足以當之君謂如何新昌弟一介至門館穀之議諧矣專人導其來庭下請君蒞盟江南春小天和景明山靈川后畢獻萬狀欣然有應接佳客之意不逺二百里杖屨容與乎其間不亦可乎凌遽信筆未究欲言   與黄主簿景登(名瀛)   某輒有所請鄉州有俊傑士曰胡君名天牖端逸其字也十年前學校定交意其旦夕獵獵乗青雲而上尚遲決科葢其命然心甚敬且念之來山中聚首半月且留度重陽問其館穀則未有所嚮也此君有能賦聲於應用更髙好自修飭不為流俗足下若與處日從三益豈曰小補之哉其家事自好而嚴君主之端逸歳得百千上下則從人泰然矣萬一賔廡無虛席則明年君創員以料理之多費以取友美徳也端逸留山中若蒙雅報見及相其受幣而歸是所至願   與劉正伯(知瑞州日)   某江滸分攜流光如駛毎荒城雲合笛韻沈沈吾故人之思未嘗不往來於懐也秃筆鉗書曽無暇晷東風順翼乃有飛箋如之何不喜執事垂光虹蜺濯髪雲漢少須暇之駕秋濤而湘春錦矣燒尾光芒薦靈角尺山中猿鶴先侈光榮某癡事未了誤渥徴行三辭弗俞旨且俟代持其觚落不敏者如之何而任劇哉託愛宿昔不同他人何以教之因風馳泝   某久不交訊坐積尊仰忽蒙専价恵報寇事桑梓驚動南望惻然正具復間得鄉里信來乃聞十六日破王山次日破新安吾鄉必不免矣財物所未論屋廬所未論不知一鄉人命是時得脱與否未有嗣音為之哽咽已作書控倉使乞兵勦滅某即日交臬事當以滅寇為第一事毋慮尊公朝議近况想安適謹附拜一忱郎君新功日富次者且聯翩而上矣可慶可慶草草修染媿甚膚帥   回鍾叔玉三帖   某杜門避影久矣出山一事不到夢寐間聞命誤節湘羅笑人方循牆丐祠以安半菽倘拜俞音春晝花隂猿鶴飽卧亦五雲之宻蔭也衮褒渠渠餼禮郁郁固不敢當亦不得不拜草此稟酧尚規裔謝   某昨承令嗣於京相過眉目森秀真可喜也承以至徳觀牌為諭便筆偶已染就今謹封納切希視至   伏拜寳翰寵有臺餽塗抹無羊之詩珍重來牟之意我之懐矣我之懐矣親戚往來本無所不可受獨其名曰前日嘗為某事也若然敢不重拜以辭吾黨相與誼如一家緩急相赴情之所有而足言謝哉非曰不恭其所操挾如此薄言稟報未既由衷仰幾台亮   與隆興黎節判立武(探花)   某自大名震盪以來吾江西一佛出世引領願拜實不知前此固嘗坐下風而揖餘光也去年汗漫一出道過清疊解后捧檄歸省江皋草草相見道舊恍然驚喜過望至洪甚恨匆匆郵亭晤語外無從嗣集蹤跡展轉重見黄花所思天一方令人回首某恃氣類之同輒以士薦漕闈新貢元劉君子俊吾鄉清淑之英也所居門巷相接文學卓然可稱逺器今年以登仕得舉士者以為晩旦夕詣星臺下謂一世龍門以未執鞭為恥敢告賔榮許其漫刺見所未見劉君歸可以語人矣西雨南雲臨筆馳泝   與劉民章(子俊)   某自湘花別後其人如玉夜夢見之名網猶兔罝然不足以得横天之翼毎為咄咄三歎空同上得書乃知猶為修門客何留滯周南之甚耶詩云京洛多風塵素衣化為緇又云棲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青山屋上流水屋下歸來自有樂地乃欲以外物之盈虛為面顔之有無為執事者左計也乗興而返萬里足下可以逺道為諉乎某昨報舍弟令贊千騎之歸為奉薄贐想已稟達歸哉歸哉臨紙引領

  ●欽定四庫全書   文山集巻六  (宋)文天祥 撰  ○書   與梅制幹   自去年滄浪使者歸米氏真帖又三四往往多從景明便鴈來也洞門窈深雲山千里騎黄鵠跨白鶴恨不得一日共君其間風雅比興韶鈞交作長軸大册一再寄意而不倦鬼神閟吾山數千百年今而後衣被雲錦草木澤澤光價益倍章之三十二詩四時朝暮之變皆有其象獨以一詩當一境則有不相似者混萬顆珠璣作一片圖畫而江山無異辭矣謹頓首謝頓首謝子秀別三年漸成六考通籍金閨止爭浮圖一穎近書謂赴吏部銓將取一闕人豪如此猶落骰子選豈非朋友之責哉歳月易老功業宜壯早改官去即仗麾建節無滯碍男兒事庶幾哉某當年間亦大參差江西代者激為波濤使人彈指剥剥賴君之庇天日皦然今可以適吾山水之陶陶矣比詩云日日騎馬來山中歸時明月長在地但願山人一百年一年三百餘畨醉君念我悉度欲知我近况不敢不白某惓惓故人之意豈一飯而忘顧數百日内不能専一价附書殷郵又不敢信以是契闊詹仰充塞懐抱而未有以發也李彪請假歸道出琵琶亭下率然伸紙意之所至不擇言語臨書神爽飛動   與杜教授抑之(字伯揚號帶溪崇仁人李梅亭髙第)   辱早春第一帖逺佩意真毎一念吾弟輒思老成吾弟一出幸無他微執事教訓何以臻此不知菖蒲前後書琴得至山中否近來心思稍清頗得専意研討亦時不廢吟向嘗令吾弟訪問南史正本與晩唐百家詩想亦可得如未也執事試致意焉古桂留館中日得誦習毛詩因知求選於選止可為選之子孫求選於三百五篇則選之兄弟可進也相見當為執事傾倒之偶遣一价信筆布露馳泝雲表   回謝教授愛山四帖   雖塊坐深山於時髙人韻士鼎鐺獨無耳乎載酒問竒道之云逺徒有是心而未之能也不圖五鹽道院屈居仙客階蘭砌玉與亭芝相照映毎思吾仲取友必端未嘗不自歎獨學之陋手書寵貽清揚流動雖未見猶既見矣何時簮盍慰此忡惙臨風馳報書不盡言   寒簷積雨抖擻無悰得書而讀之昏眼為拭某落落白雲間一疇春緑自飯吾犢浮世榮辱事付之山外褒借所蒙君言過矣然醴露醲郁波及溝斷企瑞芝而遐眺佩金蘭之永好也美人一方書琴自適為誦停雲三過日於仲氏便价得書振衣快讀恍焉眉宇之迫吾睫可人不來蒼苔滿徑得無忘把酒看山時約耶西風逼人桂香浮動天池鯤化摶扶摇而上之捨愛山其誰屬魁巻紙一幅納之文房衣被琳琅騰翥光景楮生輩亦將侈其逢矣薄言占復掛一漏萬   山中度日如年落葉蕭蕭凉月墮砌起視寥泬安得知已握手長吟寫胸中之耿耿以相慰藉耶杪秋餘熱猶壯二豎者雖相戲而不吾虐予亦縱其所為倉扁輩未嘗屑屑然也久之不覺脱然去體是又不治之治有勝於劑餌者寵貽手札問勞渠渠故道其所以然而以復於執事   與廬陵劉知縣庭薦   采山釣水飲食於大夫之境三年于兹門無公事得至於百里之室幾於魚游江湖而忘江湖矣伏諗解印西歸揚舟東下昔者河陽之李今兹南國之棠諸父兄子弟服習長者教訓恨不留鎮此土雖然此一縣之望也縣私土子人無所不治是中都索包總有相道焉行矣僕將大其所觀某山深閉門杳無城郭信風傳令尹新舊之交未及馳慶乃承手書顓走告別江頭折栁奈何不敏為之慚對將命四壁空寒一無可為載月助者知心天逺解后何年詹泝風帆江空渺渺   與廬陵李知縣訦孫   某邑人也聞令尹之來不能隨父兄子弟迓千騎於郊外敢自訟以書惟髙明察之某兹審承命九天涖封百里初條甫下闔境爭驩諒為慶愜某官氣宇鴻明風猷駿厲脩程步武空萬馬以無前清水鋒鋩解千牛而不頓吾廬陵號壯哉縣詞訟雖繁而詩書之家衆版籍雖廣而期會之事省約之以清淨揵之以平易以公之才恢乎有餘地矣會成美錦遄趣温綸某骯髒一世之沈浮人也所占籍處在治所之南三舍而逺雞豚可千户民淳俗厚僕也相忘於漁樵而今而後其得一廛之託矣僕實何者首辱箋函以此事當路之尊貴則有矣區區何足以當之輒裁箋賀上并鍾鼎大名歸璧涓吏伏楮巻巻   與廬陵陳知縣堯舉   昨歳京華天作解后毎念晏公在陳歐公在潁二宋二蘇千里往訪竟日從容以某不才受知場屋且二十年良覿乃僅如此視子瞻子京諸公不知何地著愧匆匆汰去過荷逺將一目江空暮雲如水渭濱之首寧為他人回哉兹者伏審肅持鳳檢出宰螺山車馬實來旄倪胥舞伏惟驩慶先生聞多而學廣事熟而心精筆力千鈞捕龍蛇而搏虎豹雲衢萬仞騎麒麟而翳鳳凰未秣馬於天津乃著鞭於雷邑竹松林裏不妨編簡之尋桃李蹊邊細數枝柯之長小紆盤錯便起扶摇某閉門山中傳來邸報忽覩先生為吾邦一來古人重師友至有塗竄片言隻字以冀萬分益者鳴絃千室中有老門生在焉知公不能用其恝然矣惟素性疎孏無城市蹤跡謹避聲利不沽借於公私自今以往隂陽和風雨時曉猿夜鶴左花右竹吾君吾相之恩亦吾座主之恵也剽聞前茅在郊謹具劄子候迎臨風馳往   回樂安唐知縣元齡   深山中俯仰漁釣久闊時箋使者忽來計一往一返殆幾千里君之厚我感無有極他人作縣驚惴若不可以一日先生為之優游政聲洋洋乎盈耳難易殊絶葢必有為之本者旦夕細滿綸綍在道璧弟以斯文受知僥倖通政書來謂注邑當在春季繼此望洋方新尚賴教誨庶幾自淑刊曉寺記微奬予不及此惟平生於浮屠無所見非敢有所攘闢於其家數全不曽從事耳恃愛直布尚寛方命之誅嘉貺頓拜薄物非所以為報臨風悚仄   回劉運使應龍(號實齋)   比承一介使人陟我山麓問外自梅外來執事恵綏一日之好其與人也重以周則既感激所蒙致其多謝之私矣未數日從驛吏取近報伏審升班西閣移節南昌提封不隔於故家父老相誇於盛事仰惟慶愜某官揚休山立玉潤金相方其為御史也風采所撼聞者凜栗及其將指於楚越也滿腔惻隠人所不滿之處入麄入細之規模可以槩見歸來麟閣還本等地位已竊遲之西江涸鮒延首福星誰為朕行弄印未決公未至闕下就道相屬亦曰此公鄉里煩公歳月又將出少府節召公歸矣某嚮者得節亦曰鄉部後來召篤數月而不休嘗試思之近年如宏翁矩翁未嘗不漕本路而二老之所以鎮壓羣動者年徳位望自是過人而持斧之役旁午豪譁又非計使比也今執事繼二老芳躅仁聲賢聞之著於人久矣萬無不及惟有過之此所以宜賀而僕之所以亟拜此書也前茅出嶺聞已多日勢必馳上巽書歸鈞山以俟命上方屬意賢英亟疾其驅恵我江國臨書不勝瞻依之至(宏翁包宏齋名恢矩翁曽矩堂名穎茂)   耕釣山澤飯疏飲水不自知歳年之運運也使者維何云自南浦飛雲五朶居然下之寒谷隂崖冰霜積沍春風不擇地而至有如此者某官天和睟穆地望髙清夜占天文福星直斗牛之分薄蓬萊厭承明為桑梓此來鈞山之下雲霧濆薄油霖甘露流注乎大江之西部人歡呼吾父吾母帝曰勞止歸遂相予僕何幸身親見之某山人也其於當路厥有等威不敢屑屑竿牘致歳時之敬謙尊而光禮出倒置徳盛仁熟悚然稽首落霞孤鶩水天茫茫既不克傴僂請拜棨戟之下心之精微寄此函尺永言歸嚮江流知之   與袁守雷侍郎宜中(號省身)   某前年赴宣州道滕王閣下望山川英氣稽首人物欲擁篲造門而舟車異趣僅能拜書問花竹平安而已亡何蹤跡展轉不遑嗣音歸卧蒼苔益以疎闊其戀戀門牆之心固如水之必東也某比者伏閱邸報竊審小紆紫槖近擁銀符吏竦旌旗人傳襦袴共惟驩慶欽以某官抱經濟之祕稱磊落之豪青天白日鳳凰百年美瑞髙山深林龍虎一代傑魁上方寤寐仄席圖致太平甘泉舊臣不當越在逺服名藩歇馬姑曰起家徑執事樞旦夕有詔某庚午一出殊與戊辰相似去住匆匆取笑當世杜門深念益求寡過未知所以稱塞於知己之道君子不棄尚恵教之某久聞紫馬赴鎮空山不能専介申賀適逢過客輒寫其私以自附於大厦燕雀之後相望一方馳泝切切   與中書祭酒知贑州翁丹山(名合)   晨起冠帶輸寫積誠世俗竿牘曽是足為有道者言惟髙明索之形骸之外某青原白鷺書生耳童子何知乍習句讀凡先生之精神意氣粲然於言語文字公之天下以淑後學某皆嘗得以朝斯夕斯焉衣被遺餘曽不自意早以名知於人有我師焉生同吾世驅馳四方乃不得解后某日夜興起謂當何時而後得免於常人也流年堂堂實勞我心共惟某官孕光岳之精叅天地之運大忠大雅萊公文正之心不倚不偏伊洛考亭之學斯文落落上帝恵顧天門夜下龍虎章授公以柄轇轕璇璣經緯星辰公從兩制稍發蓄積然後坐之廟堂為天子興建禮樂洗千載房杜之陋太平之期適當今日某退歸以來有泉石十里足以為適浮空變態日過其前飯疏飲水自求吾志竊伏思念空同鬱孤如在屋角平生悁結云如之何輒因此時以姓名通之門下一言終身尚庶幾焉圜丘慶成上方親事少府出節必以公歸迎拜東帆螺江之滸以其時可矣山斗髙明臨風切切   某伏自空同玉節順江而東獲從中流迎候鷁首雄文鉅册間想象變化如髙山深林龍虎不測不圖解后遂拜堂堂風流雲散一別如雨金聲玉色夢寐以之自先生振衣登朝手提文印以照四海國家誥令典册燁然先秦西漢之上學校之士莫不從風興起彬彬郁郁爭自磨濯以正法眼作大宗師世無歐陽不當在弟子之列某知稽首矣主上尊徳樂道師用賢哲論思獻納日聞正言孔孟不得用於周光禹竟無益於漢才與誠合學與位偶儒者之遇未有榮於此時者也大學之功用至治之福澤何幸身親見之某疏脱之蹤分安山澤起家誤渥忽畀龍藩聞命彷徨莫知所自如聞天上聲光假借非一意若可與從事斯文者自古聖賢之佐英豪之輔莫不垂意人物薦進拔擢燮天功經人極罔不在此共惟盛心卓犖度越流俗而某則非其人也夜瞻紫微徒有頓首脩門懸隔久曠音題屬請事祠官冒馳一介輒鳴忡惙未即趍摳願言玉持金護為世道自力臨風切切   賀翁丹山兼憲   某熟視一世靡然風塵刀筆何從縱横旁午架漏於士民之上而世之言人材者率如是而已安得結輩落落參錯布滿天下使萬物吐氣僕嘗擊節於斯言悠悠空山誰與語此兹者喜審肅將繡節通涖銀符山川不改於空同風采一新於江右共惟某官淵源接乎諸老氣槩聞於當時人物眇然真中流之巨屏文章偉甚稱南渡之當家輩行諸公鈞樞十九夜半一札趣歸蓬萊以其時則晩矣上方式敬由獄乃眷西顧非有志念不足以洗冤澤物非有力量不足以懲暴詰奸故予環之寧遲而乗傳之若屑太平之責正在方來以公歸兮政枋焉往某碌碌不如人獨有愚戅不能改其素追記前年冒乗君子之器他不足道惟奸宄豪横稍稍鋤擊淺之為日月雖未得盡行吾志庶幾無失職之恨人情卑淺憚繩檢而樂姑息矧猶未免鄉人譁訛朋興以要其得罪於小人也果矣伏惟先生昨者不賜鄙夷心聲往來藹然氣類之意某誠不知何日得以執鞭下風勿覩除綸心目開朗我輩從事俗吏奪氣豈獨為一道賀實足自壯謹専人上狀頓稽庭下少伸門牆燕雀之悃蘋藻薄羞別紙惴悚   賀江東憲方逢辰(號蛟峯)   某當公在螭坳時嘗奉一紙書至于閣下書上未幾而公歸蛟峰矣譬諸草木臭味實同詹望雲山臨風切切某兹者恭審升撰秘丘宣威直指西臺與政葢嘗識潁濵之文東路洗寃亦以行濂溪之志六絲初駕一佛懽傳共惟某官色正而芒寒揚休而山立言語妙天下材稱一代之竒出處重本朝望在諸公之右自夾侍玉皇香案等而上之胡不均弘俾執事樞國家重更迭之制江湖一節煩公驅馳式敬由獄以長我王國公所學在此歸哉歸哉中詔在道某山林之下靜觀世故其於君子進退安得不致其巻巻芝山父老迎擁星軺以時考之可矣輒馳一介自附於門下燕雀江水東西心期天逺臨紙欲飛   賀前人除江西漕   某束書歸隠有釣遊之所曰盤中兩山對峙間以小溪日步溪上極目滔汩輒自以為晝夜不舍此溪水會有達鍾陵時而某塊守漁樵則曽此水不若耳昨孟君陞從畨昜遣介來嘗為書附申起居相望千里亦不知上徹果何如時也某兹者伏審班仍寳殿節峻冰臺貫索沈沈方轉芝山之曉使星冉冉又回南浦之春一水東西二天今昔伏惟歡慶欽以某官寒芒五緯絶岸孤峰生漢子陵之鄉雲山一日派唐處士之譜風雅百年雖已跨海而望蓬萊猶肯濡絲而諏原隰濓溪道脈雙井詩香流馬木牛既無媿於千古落霞孤鶩應可對於二公所謂旂常特吾懐袖某硉兀抱虛真無所用於世曩六轡使江之左毎依餘光以自映帶今也一畝之宫環堵之室囿徳宇而處自兹以往夜月如水猿鶴不驚田夫芸子各適所適則何啻如天之福郵傳所至不勝燕雀私情即日謹奉書為賀臨風馳泝   回許秘丞自(號果齋)   某火龍之歳從集英門綴行而出風流雲散回首參差不自意去年待罪闕下獲接英游心事流行日星垂而河漢流也湖隂送客風露滿衣移語崇朝英槩亹亹歸去來山中至今夜夢見之新昌小弟夙被奬知嘗寮之情終始一日伻來遞示五雲光怪照室此豈四海九州無情人耶鄉風九頓首尊年丈山立時行日光玉潔長樂鼓鐘西清帷幄終當著身風日不到處轇轕雲漢經緯星辰為天下開文明太平之運某被服光潤實與有焉某既還里閈入山讀書杳不知山外事天上故人重相顧念適逢便武輒謝所蒙餘祈為斯文珍重慰此引領   賀倪提舉普(號警齋)   某寄跡提封某水某丘童子所釣遊君侯實照臨之報政將一年矣某猶未能以民禮見自盤谷西南而望城郭在焉相對五雲輒移時不能去某兹審宸綍鼎來庾臺肇建讀皇甫記已蘇今日之疲民傳紫陽心又舉向來之荒政風行新令雷動歡聲欽以某官神驅五兵才入八面作真御史以直道而事君稱明監司行本心而澤物公來青原父母其人屬時常平弄印六服牧伯無以踰公者西江涸轍久煩公拯活嵗月少府出節中詔又冉冉出建章矣某自聽除綸即欲自附於門下燕雀側聞雅志引卻甚真上方倚賢者以共理烏乎能從臺治一新境内為動某甫及拂紙行墨以贊東注之盛嘻其晏矣世俗所以事尊貴以鱗畨從事公有道人也某不敢出此臨風飛動   與新知太平州趙月山(名曰起集英殿修撰川人)   某去年待罪闕下幸甚得一再交書幅中獨樂近在吳門入秋正擬專介候猿鶴起居會去國不果黄强立自竹所來相見於六和塔下逺蒙寄聲多謝故人厚意自是而入山愈深杜門掃軌無復南來鴈足矣璧弟學製新昌新年見告二月遣人詣門牆通問輒寄所思寫之竹筒既行伏覩除目欣審仍班内撰領榷東藩一札起家千乗載道共惟驩慶執事青天白日之質望之知為正人千兵萬馬之胸識者推為豪傑六合悠悠風埃滿目所謂江左管夷吾公其人也偃薄起伏如神龍天馬不可羈牛渚天門一瞬萬里亦足以發其中之所存矣天下事方有賴於公時來為之孰之能禦某夙昔荷相知出人一等以此不敢自菲薄一別十年浮雲進退何足為達者道而學不加長每每自憐久不見叔度鄙吝固宜自今得聞一言三日後刮目未知於吳下蒙何如也偶遇新昌便意其介尚或未行輒附賀狀并寫戀嫪萬分之一相望泬寥臨紙馳泝   某風雪殘年中使者以餽嵗至嘗草草拜狀竟未知果達籖房與否過年百二十日是間何限傾倒毛穎輩不任事姑寄一歎比審放纜長江休鞍盤谷執事自宦遊以來敭厯中外垂三十年曽無一日得從五畝花竹之樂金山鷗鷺甫此尋盟如負者之息其肩行者之休於樹一時瀟灑比軒冕束縛瞠乎逺矣浮雲滿山任其往來太虛真體皦然萬古某歸來兩年處積毁震撼之餘差幸天者之小定自有溪山足以逰釣漫不問其他有詩云日日騎馬來山中歸時明月長在地但願山人一百年一年三百餘畨醉欲知近况此其凢矣念人間清福莫如一閒幸而吾二人皆可以自適獨相去遼絶無從合并江東暮雲長長在眼輒專人奉問潭府居處之槩即辰夏氣方深共惟靜養淳和坐消熱惱神明護持式衍方來川至之福臨紙耿耿   與知言州江提舉萬頃號(古崖)   某兩年乎山中春猿秋鶴木食澗飲葢頹然世味之外者五雲繽紛麾節夾招摇厯勾陳而下青原白鷺浩有生意某甫與溪倪谷耄額手蒙幸乃大化驅之出束書就道修民禮公堂下俎豆春風簫韶夜月籍之以詩書禮樂之光多矣明公以洞庭五老之胸時雨一路曽未數月春旗霜艘風采軒豁所謂動摇山岳細事耳少須暇之棣萼棠隂先後醲郁夢寐五采衣被八紘持國弟兄盛事再見大江以西之父老子弟豈得以私我公哉某自解維江滸風濤回薄抵昭亭下是為子月丙寅大壊積枵觸手病敗雖日夜爬梳會肯綮然肓豎浸淫非匕劑可藥肘後寵靈公不我靳則宣殆庶幾乎惟故山松菊沐浴瑞露而隴蜀之望復切切微疇昔不至此某日墮倥傯神馳棨戟甫奉陟釐則已魯皋籍獨不愧於心乎嵗將新矣願言滿頌盤椒對揚綈絿此豈無委嚴立下風   某伏蒙公劄下問勸分仰見豈弟父母救民水火之盛心某實與邦人額手大賜某所居里凡千餘家常年家中散米一日不收錢諸大家以次接續賑糶可及三十日隔日一糶可當兩月此方儘可無飢他時不待勸率自是舉行明年係緊要年分或須使榜一申嚴之至期却當取稟但四竟委有可憂葢吾州從來以早稻充民食以晩稻充官租今年晩稻半虧顆粒並是入官之數早稻不過二三分則是民食十減七八此其所以皇皇也近見多有趍龍泉永新運糴者覺彼二處米亦有限縣大夫各私其土不肯透泄亦其不得已者此須使司示以意嚮使之斟酌放行庶彼此可以均濟最急莫如通贑州之米近同年李守恵書自謂年穀中熟米價日低某嘗答書云廬陵一歉異於常年田里憔悴不堪舉目惟章貢素無糴事而得嵗又偏鄉人顛頓者往往相率而趍治國民食闗係茍可通融兼愛秦晉公之恵也葢贑浮橋泄米之令素嚴田吉號産米而贑多山少田故為贑計不容旁及鄰郡今嵗事既相反又當通變此須古崖一書與李守通情俟得其要領然後大榜境内許人赴贑收糴此亦權宜之一策也區區管見姑復仁明後有利便又須陸續申控   某自聞琴鶴言歸即戒笋車擬送別於吉水新淦間初十日始得初八日申時寳翰則知去期甚速始意不可得遂即抖擻作詩馳諸使艎意必可相及僕自城還則知解維已三日臨風悵惋如失廬陵四竟皇皇流離入贑過吾鄉者無虛日豈弟父母久拂衣去之細民嗷嗷皆謂曷不留我公撫我妻兒婦女一無異辭此即公諭在人心不可磨滅處吾輩仕宦得如此即無愧漢循吏傳浮雲得喪何足較也某念受廛兩年當使君之行不得往送詩又不達歉負為如何亟函元詩并拜此紙從新昌璧弟處借一兵走詣潭府不知紫氣在芝山或在廬山邪引筆馳泝之至大丞相古心老師某不敢容易上問鈞履丐為轉道詹依巻巻   賀知吉州黄提舉器之(名鏞)   某宻依使天冰雪深山與猿鶴卧送流年繙故牘於左泉右石間非賜邪每飯牛頃必矯首畫戟下兹審郡揚帝璽節畀天囷千里光華一道鼓舞伏惟驩抃欽惟某官眼空四海胸著千年振代直聲鼓雷霆而潤風雨鎮浮定力載華嶽而繫星辰衣冠紫槖之神仙氣類青原之忠節旌麾一頓草木交輝地私二千石之陽和天薄十一州之福澤璀璨六絲之遣礌硠五袴之歌即賜召環遂髙聽履某受廛幸矣公朝念其久廢誤節湘行顛倒綉衣不堪重著陳情丐祠以安菽水之奉尚徼均弘俞音旦夕下俾得醉泉飽蕨水之北山之南地主之賜也於馳賀之次仰布其私干瀆峻清臨楮悚悚   與前人   某日者釋耒山中僕僕湘役走公堂修民禮且申假道之敬蒙主進吏位之堂上再三祖帳殷勤臺餽絡繹視廛氓且絶等至於開心見誠憂愛亹亹一洗世俗崖岸某鄙吝久矣微大雅無以發此意殆未許諸兒覺也小隊出郊追送作逺自違森戟雲樹渺然連日欲作書道歸戀之槩征塵在衣筆硯為廢偶宿分宜七里殘日入户輒寫綢繆風濤滔滔■〈婺,牙代矛〉緯忘食金護玉持世道將有嘉賴歸鴈草草尚謀裔襞   賀楊提刑允恭(號髙峯)   某昔者望七十二峯於洞庭之南以為嵩恒岱華類不可易見五峯三市之近皇華臨之遂得以相望下風未見猶既見矣迺今使帆凌空泝贑石而上僕家去大江濵可四十里天其予之以一日迎見之便慰此平生云胡不喜某兹者伏審庾政告功刑臺建節褰帷而問風俗猶昔四封持斧而行東南于今三命旌旗初動約束一新仰惟某官識透萬微才當八面陽道州撫字之政所謂吏師元刺史參錯之竒可布天下天子以公篤於倫紀使得以便綵衣堂上之奉乃眷西顧如此江水一節常平二節綉斧式敬由獄以長我王國平反一笑庶其在此公歸廟朝即典風化一家仁一國興仁尚觀大學之顯效某杜門掃軌知事常後忽里巷父老驩傳明使者將至伏櫪之駑躍躍鉦鼓往事如夢不足細陳某所深自幸賀者三間風雨託諸提封小人有母繼自今得安於其子之養是則君子錫類之賜服之無斁堂堂在目即聽匪伊輒以書先精神孤往   與吉州繆知府元徳   某昔侍同朝自詭相好兹不得又以繁縟為疏逺惟公勿深訝某行吟孤嶼回首吳山烟雨中書郵來往時從泓穎敘尊仰汰歸深宻姓字不到雲霞外分正如此非於名門有所簡也階符在望徒有稽首某兹者伏審朱轓春動紫馬星移民樂耕桑簡靜方安於晉國州稱富庶勤强更屬於張公兩地送迎二天今昔恭惟驩慶欽以某官霜明月湛玉潔冰清端嚴有大臣風澄不清而撓不濁循良入漢吏傳寛有斷而愛有威小停櫂於天津頻合符於江國嵗之不易民胡以生將甦青社之飢遂易淮陽之卧竟上爭杜衍雖去住之良難席前問賈生恐傳呼之已迅自天子所以我公歸某茅屋三間在萬山深處借書沽酒外一毫不以為公私撓獨蒔松百畝日騎牛叩角其間天恵仁侯自此吏不打門犬不夜吠猿號鶴嘯各適其適則某受賜多矣候迎之初不勝依倚謹具劄子自陳燕雀之私何當嗣狀   某屛居一廛耳目塗塞忽蒙公牘録示省札竊諗朝廷為李祕丞諸公有請特發諸項椿積賑我廬陵而賢太守敬共其事日夜講行之仰惟施仁發政朝廷甚盛恵也救灾恤患鄉曲諸公甚盛舉也承流宣化切切然惟恐一夫不被其澤君侯甚盛心也某嘉與鄉邦父老人士同一贊歎伏承不鄙特有下問以某之庸愚不足及此細玩諸公所陳如隨縣闊狹分撥米數如發糶之直只依元糴價錢皆旨揮之所已許而使府已遵而行之甚善至於户口之多寡編排之虛實此則各都各保之事所在都保委有奸欺然物之不齊物之情也若以太守屑屑為此計較恐末流必至多事此惟當嚴責之八縣宰宰若親民若其以實思及人為意必能周思熟慮以求稱塞明指傳所謂心誠求之雖不中不逺是也一縣各有一縣風俗一鄉各有一鄉事凡諸宰申請惟各從其便不患寡而患不均彼必自能斟酌通融而為之説惟吾行所無事自然所濟不細但縣之於郡往往勢分隔絶若專靠公文行移必有展轉遲滯之患若使府明諭諸宰此事今作一項措置不比公事常程每縣各給以數紫袋置循環厯其中使諸宰有所申明只於厯中絡繹稟請從書表司徑達君侯隨手應答如回朋友書信使為宰者得依時稟承其中便減吏奸八九分且閭里細微得常達於黄堂之前物來事至無不曲當是則布宣徳意之一大捷法也某不當出位僭越承問不敢不對或者千慮一得惟君侯矜其愚而勿罪之某繼此若有管見馮恃寛貰又得稟陳   回吉州西倅竇檢閲全器   某昨嵗待罪闕下明公騎鸞驂鳳下我青原相望寥廓不能以時刷翎振喙從燕雀來不圖天孫雲錦飛墮几格金聲玉色叅前倚衡固不以既見未見為間然也某官歛嶽翠以為神氣巻湘水以為波瀾駕蓮葉而味玉書仙芳纚纚搴芙蓉而弄斗柄道運堂堂長樂鼓鐘西清帷幄轇轕星辰經緯雲漢固其分也風月神螺小此盤礴緑綈方底王曰遄歸某旦旦為斯文屬目昨承使者之來即從脩門作意馳謝會匆匆去國出處殊科歸卧悠悠書尺盡廢光隂不堪把玩嵗年如許念厚意久不報矍然薰沐祇對主書耕釣一廛五風在上臨風詹泝之至   回江州李都承與(號南窓闗西人)   某頃風颿回薄自湖入江目穿髙牙恨臂不羽一棹從湓浦來五雲絢爛照映清越對桑落而飲故人之酒擊中流而聞夜覺之雞至今使人意氣激昻借力下風飽我蒲腹乃以丙寅視篆茇舍下塵埃抖擻末繇面謝軍將扣門斜封三道突入眼角臺餽便蕃綈袍之私何以持報共惟某官闗洛耆俊韓范聲名叅井鉞旗聯寳奎之錯落江淮草木被玉節之昭回吟嘯庾樓梅花噴薄老熊當道貉子不敢越一步夷猶岸幘蠡管莫涯方面詠不敢辭圭錫以須勒此堂堂燕然石在某漫浪出山落身枵瓠問官官靡問吏吏荒而民氣則憒憒未醒絲棼莫理如之何其淑後也明公恵念疇昔肘後丹訣其肯為某愛邪臨風切切亟拂吏坌具酬潦約嵗晩寒驕願言金玉體府壽此宗廟社稷之身宣豈無骫骳者三肅以請   某去年在宣州一江上下幸甚數數相聞然所甚恨者過湖口時不能轉江西四十里拜屏下共登琵琶亭以庶幾英豪之下風也未幾召去又未幾汰歸一出一處為天下笑知心千里外當亦謂何某比者伏審晉承宻旨升直淵圖詔璽申褒鋒車交趣共惟驩慶某官闗西遺老江表偉人﨑嶇諸葛之兵間氣吞河渭偃蹇元規之坐處目盡江淮天方祚宋襄戍解嚴公歸本朝坐帷幄老成謀國處置得宜使姦雄伐謀兵端不開將社稷實受其福某■〈婺,牙代矛〉緯小心一飯三禱屏伏深山幸不見棄於君子専使逺來持書問勞將意孔厚猿鶴為驚區區心拜髙誼而杜門齪齪未知所以為報也九江未除人想當宁急賢應不俟代某嘉與海内延頸大用倘得衣被餘光遂為太平幸民公賜大矣江空如許執筆茫然相望一方精神馳往   回潘檢閲   某伏以嵗華晼晩春事權輿共惟某官鏤玉晶熒凝旒簡注神之相之台候動止萬福某濃熏鵲尾酬敬腆施曩從集英殿門吾榜得人以執事重海臺沙合雲月相輝至今斗牛猶有光氣顧山林僻左繫鴈悠悠天際碧雲明發不寐千里眉目忽照宛陵為之跫然以喜欽以某官歛崑崙以為神氣捲溟渤以為波濤玉質金相宛乎無自眩之色泉清松茂浩然有難進之風乃今紬石室之祕藏為籕書而出色視周六典作宋一經南豐以史學稱進裁大典安定非他人比宜在經筵某鶴夢正臞起廢出坎循牆弗獲被命於征郡枵然虛真山凋水瘵處也敏手爬梳猶懼不蔇况不穎之尤者乎不規而頌非所敢望於同年也稟酬崖約寧不嗣音願言努力明徳對揚王休有昭亭委戒其敢不肅   回鍾編校堯俞(字君俞號方岩)   某曉汲凍清以贄萬一之謝首干穹勺某兩年山中風月晃朗望太乙光氣九霄吾書無翰不能時一飛到梅花月影忽疑是君而米家第二帖至矣施稠報眇自省歃如尊執事以黼黻雲漢之胸試金玉典墳之手駕輕就重拾級升髙此逢掖之至榮而搢紳之交羨曽子固晉裁大典為史學優胡康(闕)宜在經筵非他人比某鶴夢正寒大化驅之出自湖涉江風帆回薄四十程乃抵宣山凋水瘵眇兮愁予敏手爬梳猶懼不蔇况不穎之尤者乎髙明局外之見何以教之滿硯冰澌濡毫如帚尚規嗣音以寫繾綣   回吳制帥華(號恕齋)   某林慚澗愧貿貿此來幸甚在玉節照臨之末九華山下蹉跌望塵拜手雙魚分隔雲漢敢圖下士盛心超越昭代襄報鄭重閟位貌於不有方驚喜未定間五雲寵靈自玉麟堂翩然賁之所施所蒙非敵已以下所可得道徳之味流注翰墨使人之意也消恕齋先生允文允武之才有體有用之學以王謝之衣冠而接風流於江左以朱程之講貫而窺閫奥於魯東顧今吏道便熟袂帷成雲崇詩書而抑刀筆坐俎豆而行甲兵鐡壁東南公其天人也耶經制西事當在朝廷錫命師中不如歸衮某敢誦所聞某生也晩於一世封胡羯未之勝幸甚皆得下拜而於恕齋識獨早眷尤厚癸亥之望神皋戊辰之陪紫■〈士冖一保,上中中下〉又其後來事也今則以列郡而事崇垣何敢仰綴宿昔食芹之美豈無是心非所得僭詎謂臺餽駢羅光照下國自上而施之足以為徳某敢不三肅使人恭承嘉貺若夫以往復為禮則誼之所不敢出也謹三熏三沐祇酧主書干瀆清嚴臨風愧悚   回宣州洪倅   某馳想芝山屹立如鸞坡鳳閣代有英妙不自意天恵宛陵朱紱斯皇乃肯共堂下探梅清致亭亭雲月邀我敬山不後不先未有如斯之巧者也伏惟執事日光玉潔之襟繩直凖平之度車堅御良之材真所謂喬木百圍秀色干霄望清都太微之垣維尺有咫課丹峴緹屏之最當階而升胡尚綰於緋魚來同看於黄鶴意者康沂之歌愈出愈偉有相之道實畀之以藥石枵然郡政之闕者乎思昔潁水霄立其間而正獻以賢行佐理至今談者猶橋舌不下某於鄉之典刑無能為役而吾執事則真其人也前茅在道旗旄舒舒願疾其驅降此未見至於乗珠委貺鄭甚於先施覺光氣烱烱衝貫斗牛矣懼弗敢當亟鍾鼎而歸於瑶華之側區區甫此滌篆排冗占酧崖畧是恧

  ●欽定四庫全書   文山集巻七  (宋)文天祥 撰  ○   回吳直閣(履齋之子)   某少之時聞東南二石筍玉立九霄陵陽蒼蒼實為緑野午橋佳處鸞鶴神清縹緲何許老成逺矣尚有典型仰惟某官揚休山立之韻日光玉潔之襟文獻堂堂代有英妙未既見只神爽一方某卧青原山中驅馳良倦上恩俾郡越在鳴珂循走彷徨連符趣赴不量此來未知所以淑後喬木婆娑五雲絢畫尚祈薤誨俾就玉成某逺奉瑶音緘貺駢錦先施倒置曽是為容既什襲巾衍輒鐘鼎以歸太乙之府望履非遥臨風毣毣   與游提刑汶   某以良月之望舉棹東下江空見底乃章貢源頭諸水怒長未幾光燄五朶與空同雲俱來往颿順風航波瀾之澎湃灑石鐘之清越寵靈張王迄抵雙溪子月丙寅俯祇賤役瓣香西望敬謝所蒙明公巻其十二峯之神氣軒軒磊磊照耀東南以宰相才學宰相事天下久望其為家氊出色轡絲周道肯復倭遲恵露瀼瀼江之民幸矣如溥寰何會有温綸四輩馳下某不善為斵得郡復枵至之日視官官靡視吏吏荒民氣憒憒如也爬剔棼絲顧氣力所至終覺五技易窮肘後神竒不敢以望之他人惟故山松菊衣被綵雲亦已過數矧兹隴蜀徼恵未涯微疇昔不及此相望二千里外明月此心懇懇側釐掛一漏萬惟青陽將動綈緑光華式金式玉以副前禱此豈無骫辱戒為榮   與趙知郡孟藡(號菊山)   某頃從南浦亭邊抖擻般函道所蒙荷且矯首於太乙之府穹林宴坐縹緲絳霄江塗漫漫勞我宵栩執事以玉雪界之精神臨睨八極朝閬風夕玄圃識者猶竊遲之錦衣照道紫淦横舟蕩漾栁風嘘吸竹露澗阿樂矣如顒顒望嵗者何建章夜半尺一堂堂畫省紅雲著公髙處惟日望之某不善為斵得郡復枵以子月丙寅視篆昭亭下視官官靡視吏吏荒洗垢爬痒亦曰視吾氣力所至然山凋水瘵非刀圭可療肘後神竒恵徼大福某不敢以望他人也焚蕤瀹雪西鄉奉書以謝以祈鼎珍履絇願言金護玉持對揚王休臨風悁結   賀前人得盱守   某昨在宣州拜書亡何客攜琳琅來京師欣浣如對匆匆去國不成報襄歸里以來杜門深念又無從嗣音為謝徒有清夢夜遶金峯忽讀邸狀欣審丹鳳揚綸銀菟擁鎮八百國封爵莫如同姓之親二千石起家共讚惟良之牧先聲載道闔竟為春伏深歡抃欽以某官景緯光華仙潢清潤淮南桂樹了無貴介之風李白桃園綽有神仙之韻軒陛宜當於三錫轅和肯涖於十同睠惟東盱實介南服紅泉碧澗髣髴丹丘白玉紫烟參差綉陌聊商羊於朱紱供衎燕於清香大宗維翰价人維藩丕動袴■〈礻需〉之喜九卿執羔三公執璧言觀衮舄之歸某辱在眷知助喜百倍既不能振翎刷喙從燕雀來謹奉書寄便申慶迓兵當已在道不知開藩涓卜何日某尚當屢賀不一賀臨風馳泝   與趙監丞淇(號平逺)   某乃嵗之秋緹騎來山中嶽翠蒼寒琳琅照映章不成報内有欿然寧不嗣音僻左之以世道如許風起雲飛中夜人物之思為此耿耿上念井絡丹詔起家峽月棧雲先聲浩蕩葢有望木牛流馬再立武侯之事業又壁窺萬一意必與南山洎予秀諸公上下雲龍共此光明俊偉之舉縮手袖間臨睨天半此其大本領大經綸政不易涯之野水横舟蒼虬縹緲山君川后日有疏附即日恭惟台候萬福某漁隈半席自分小休誤渥自天俾尋庾謝舊盟意此是抆拭笭箵之陋耳三辟弗可乃以陽月之望束書出山涉重湖越大江整整四十日抵戍以是月丙寅祇賤事凋城敗屋枵然大瓠耳搔首踟蹰望洋氣縮維宣距鄴僅隔一雲東望熏香奉尺書候起處恵徼藥石立我沈痼梅花晴昊拄笏神馳   慰前人   某昔讀檀弓文子之喪既除喪而後越人來弔其居使之然也伏惟先太傅大丞相冀國公之喪既有日矣地不千里不能往弔一介奉禮今也而後能來死罪死罪嗚呼皇天祚宋國有元老數百年宗社之靈長千萬里風寒之險要蛟龍在淵虎豹在山屹然長城為此突兀天乎不使憗遺遽奪之去主上震悼傾動朝野伏想生平翹館之英俊舊日麾下之將士與夫二邊之百姓四塞之英豪見碑而淚望城而悲者不能已已矧夫家門之竒禍父子之至情攀擗奈何嗚呼痛哉某生也晩當公佩天下安危分不得勇往執鞭今而追恨則已無及獨念袖有瓣香歸依平生亦既不克為公壽惟有為天下慟哭敢西望靈輀揮淚百拜而獻之公而可作尚其我許嗚呼悲哉親喪所自盡也抑先王制禮之意是有節文士君子為孝之道在於顯揚伏惟執事重致意焉即日孝履支持某頓首奉狀起居臨紙哽塞   回安福趙宰與■〈扌岑〉(號勿齋)   某追記疇昔同到蓬萊慈恩之題杏園之宴吾以故不與焉然同年之情豈以四海九州為藐然哉王孫乃龍種世有籋雲鱗今不遡紫清上岧嶤顧得百里之地而君之簾隂晝寂千室鳴絃實鄰吾父母國人誦子産今其時乎某私獨念今天下豈有可為之縣縣不可為而可為者人如君者以可而臨不可於是知材具之超常流百倍矣長書下貽燁然春華溜若清風與我之厚昭仞至情多言不足以殫謝意也某守郡無補誤渥為郎縮縮循牆行且歸里當觀棠隂以與邦人共談政化之媺亟推吏塵具報記室揆諸來施不敏流汗   比一馬二僮日在泉石深處聞山外塵埃亦頗作惡坐對浮雲亦開口笑不自已耳君解墨綬去意紅光紫氣冉冉帝側乃猶廬陵客琅畫至前矍然起仰黄柑紅柚二美并貺杏苑論情我之懐矣冬江霜涸萬里安流目送征鴻知有順帆天際如駛伏楮拳拳中書不中書復字蕪纇併希錫察   回寧國交代孟兵部之縉   某去國之前一二日宣州弛征之命下某既為桐鄉百姓頓足起舞即拜書望雙谿疊障為賢主人賀吾輩讀書臨民正為今日行志凡此者各盡其分固非相與為賜也既汰斥歸里即閉門不與人事山巔水涯翛然獨往而使者忽持五雲來君子之有情於人也既勞問之將以厚禮復申其綢繆焉某誠不自知其何以得此也宣人歌舞賢侯之徳教冠冕像設祝廣成千二百年令公二十四考葢人心之天也某何人斯偶以一日出位言語乃得因見大夫以自附於去思之義某徳微以堪回首碧落山川鬼神猶有餘愧宣敗壊至矣弛之則期會散繩之則撫字虧公折回蟻封從容不迫期年而變古語不誣方今論選表無出潁川右者曷不均弘俾執事樞某一飯三禱使者之歸也謹東望重柭身心致敬陵峯堂下有日延見父老尚願道山林不忘之私與其所以不敢當之意進之惟命退之惟命某臨書不勝拳拳   回寧國陳節推容   去年闕下拜書稍得數數未幾聞捧檄校文不知陶鑄何處人物某自是即汰斥去閉門深山遂無復鱗鴻一日之便忽使者來山中欣得妙帖見示小録方知昨日衡鑑所嚮近想歸舟蕩漾彭蠡吾知心正在香爐峯白雲下耳宣之弛征執事首從臾之幸而集事僅足了吾輩之責非相與為賜也書來乃知宣人以此為多祠之以識其不忘之意怵惕於孺子之入井豈為内交要譽設抑桐鄉父老此意亦能使人感激耳宣為郡凋劇極力扶持幕畫間想見勞苦盤錯紏結以試利器天下事正有賴於方來耳某前冬一出去秋一歸進退行藏惟其所遇而無心焉今則奉親課子彈琴讀書流水青山悠然獨往不煩故人江雲渭樹之思也史記見貺家藏本皆不及尚當朝夕以稱所蒙明善録一部謾侑歸箋臨墨馳泝之至   與吳提刑觀   某頃待罪闕下薄奉函書襆被來歸嗣音杳邈上下人物感念世道未嘗不於門牆拳拳也某比者伏讀邸報欣審玉陛出綸綉衣移節夜醉長沙曉行湘水已著平反風酣章貢日麗崆峒更煩輕熟江湖相望原隰増輝某官宣慈而恵和髙明而正直義豐授受孔孟氏之淵源江左聲名王謝家之門第蚤立登於閶闔遄坐厭於蓬萊竹馬相呼春生襦袴星軺所至雨卧桁楊兹洊捧於英函乃肯臨於梓部刺史故人按事飲酒情法相當忠臣孝子畏道驅車君親交盡靡需席暖已趣詔温某杜門深山去城郭甚逺而於太和差近初謂旦夕使艎泝贑石而前可於快閣上下迎候一拜忽傳英蕩小駐青原某揆之始望則蹉跌矣瞻睇行臺輒易奉狀代敘燕雀之萬一若夫揚清激濁洗寃澤物閭閻欣欣無所患苦使屏退之蹤亦得從畎畝以自放適是則某之所自賀者也臨紙切切   與湖南陳提舉合(號中山)   某猶記乙丑之夏從江西提幹得往來行書江濶雲空年光如水每懐世道上下人物未嘗不中夜耿耿某兹者恭審奉少府節駕常平車衡嶽連雲逺挹海山之秀天囷麗漢近垂楚分之光原隰春深旌旗風動伏惟歡慶某前年與公同除郎去年與公同除節不才安得追附名勝自分却立下風猶幸時論不磨得公輩落落叅錯使民物吐氣國庶幾耳相望千里北斗在天何時執鞭寫此忡惙   回林學士希逸(號竹溪)   某夙有幸獲與介弟為寅恭因之有以詢居處著作之萬一不戚戚得喪而言語文章足以詔今傳後竹溪先生何憾哉一日之赫赫者多矣千載而赫赫者幾人為一日計者無千載也決矣云云   回贑守李宗丞雷應(號樓峰)   某偃薄林阿不虞使者之涉吾竟也迺自空同來顧我猿鶴米家書畫光怪滿山此豈四海九州同年無情者邪僕家青原深處實與君侯黄童白叟接畛而處自下車以來但見年穀獨登鼪鼯屏息不需數月報政赫然兹豈獨千里能事環君侯四境雞鳴犬吠晝夜相聞實共受賜僕也彈琴讀書於其間其賜多矣敢圖髙誼厚鎮撫之委貺盈箱非所當得睇瞻霄立頓首知歸吾鄉宰邑於使天之下者三人焉其一為陳行夫若羅子逺蔡濟甫皆曲江齊盟者奉令承教必有可觀廬陵一歉異於常年田里憔悴不堪舉目惟章貢素無糴事而得嵗又偏鄉人顛頓者往往相率而趍治國民食闗繫茍可通融兼愛秦晉公之恵也謹復書空山白雲無足持報薄言采藻臨風如馳   回交代湖南憲新除湖北漕李宗丞   某既専鱗幅奉起居猶有腹心不嫌裔擘某屏卧寛閒無復山外想公朝念其流落畀節起家使之繼明公印綬之後聞命憮然不知所為堂有重諼葢年耄矣湘行且千里舟車迎侍不堪顛頓是以懇悃丐祠冀便私養天髙聽邈促旨旦頒叱馭回車進退維谷將從鶴髪而來耶則非養志將又以香火請耶是何為者而為是瀆也謀之乃心稟之親老旦夕姑以旨甘屬弟輩單車將指以明不敢自棄於明時而復以不得將母重告之造命俟驅馳數旬即乞身以歸為臣子稍盡已分耳某於門牆知己論交非一日天又開之以奉令承教之機是其與四海九州之同年其有情益倍倫等誠不圖解后及此古之君子其為人也謀之必忠愛其人也惟恐其不入於徳故敢亹亹陳出處之槩惟執事啓誨而圖利之言不盡意臨風如馳   與江西黄提刑震   某幸托年盟夙依廛部竊跡萬山底衣被末光飲墜露餐落英粗安半菽公之餘也久疎晤寫滿目春雲一水盈盈遡詹河漢某兹者共審出綸鳳闕移節虎城春信初傳立變桁楊之舊天光下照重瞻禮樂之新依然故部之江山籍甚先庚之號令伏惟驩慶某官剛不吐而柔不茹寛有斷而愛有威發為文章正諧韶濩勁沮金石凜然節槩光垂虹蜺聲揚紫微早分潁川二千石之符就秉天囷十三星之節據案叱吏笑比黄河清開門賑飢功過中書考上久簡孟博登車之志公遂為勝之持斧之行春風遍地而狴犴虛夜月當天而鼪鼯伏載馳載驅維騏維駱靡憚周咨來游來歌如圭如璋言觀肆覲某避影杜門久矣不作山外想不圖元會之日上恩覃及流落畀相讞於珠玉之側虎鼠同器猿鶴笑人云云   回林司業應炎   某夢想巍巍堂堂於朝花院栁間追隨猶昨日事也玉烟劒氣轇轕崢嶸杳然在碧雲崔嵬之外江月流水實照沄沄某官以冰輪金井之心胸發黼黻火龍之光燄而又慥慥乎言行皦皦乎進退若汲長孺若陸敬輿若慶厯元祐諸賢充公之為表裏庶幾其無愧領袖斯文旗翼元命天下以此望公者殆人人同願玉立以需之某自歸來乎山中俯仰半菽不復得與四方書牘從事比從户曹黄文得誨函草木同味玉雪照心欣懌之餘感慨係之某踸踔之蹤何可為者大化驅之一節誤落湘雲避走陳情俞旨竟閟單車徊徨且此首涂行復求返吾屠羊而已渺渺天一方重此懸泝専容陸續貢敬   回信豐羅宰子逺名椅(號澗谷)   某去年聞雙鳬南上落落空山不如燕雀之為有情也大化驅人作江東客數月爬梳枵瓠未見端倪會誤恩召環洿班過當亡何狼狽而去葢疎闊以來居多道路之日出處乖方滋可為笑杜門息影中髙情厚鎮撫之専介持書勞苦臨風馳感可人天一方信豐山水邑見謂讀書松竹晝影滿簾著吟人其中所謂予方有公事此豈錢穀吏比耶勿需終更西清有詔璧弟何為者赴新昌且百日商蚷馳河未知攸濟恵徼如天之福寡過多取數矣贑瑞皆佳邑藹藹吉人鼎立空同真一時之盛當路或令舉所知某幸甚有以藉手薄言修布小附芹心非敢謂報倚筆詹泝   某臘前函書往來庶幾契闊之意年光冉冉驚見雙璧葢曽兄季囦専紀綱實來仰惟同年長者所以恵綏荒寒皆可感也某雲卧深山世意落落一起一仆非人為之上天葢髙匪怒伊教敬威念咎安得不力執事昔為之助喜今亦有以救其不逮乎敢請季囦值儒者之窮執事以氣類遇合所以位置之者寵甚萬間寒士公將溥其施於一時所謂兆足以行矣某為之歛袵新年喜雨燈前報命馳想一方臨紙悁悁   回羅子逺就賀除京榷   某俯仰歳年甚知聞間頃知巻斾來歸衣錦有爛且趣舍人裝于于然東矣亟欲擘箋所思雲頽鶴倦不可拈拾竟墮夢寐外時一動寥廓想江邊鷗鷺為之悵然忽得手書賁我空谷華衮流離辟易久之共審帝闕出綸天京司轄姑養簉鴛之望佇傳峩豸之音伏惟驩慶明公契古胸襟吞雲夢者八九外物瑣瑣遲速何心積之厚發之弘宇宙間華軌清貫將次第而取之以其時考之則過矣某風雨深山避影却走乃元會之日公朝以一節起其流落回首三湘驚心蕉夢請隷香火會更趣行■〈並上心下〉親以逺役為憚進退維谷莫甚此時旦夕黽勉拜命姑單騎之戍馳驅數旬乞身歸卧緜上同年有情不隔四海九州之逺毋金玉爾音冀一語以自壯拂拭過情非所敢當也占對梗槩尚猷嗣箋   某一之日既端拜敬謝芳題并報信豐簿攝雩之槩二之日謹遣介馳諸席間寅奉起居不敢繁敘首祈委鑑某昨歳入湘後墮身徽纆中詹泝宇下闊焉嗣音繼聞趣戒朝裝榮司京榷某念欲箋悦賀厦以申風雲發軔之慶一春屑屑行路浸墮因循既抵空同後潼川趙同年來為縣實在河陽舊桃李處鴻沙指爪猶記東西所以告新者甚厚因得切諗脩門近况大帶深衣長身玉立道徳福澤方來而未艾也吾鄉諸老行輩落落巋然靈光惟今澗谷先生依星辰傍日月一日騎麟翳鳳朝閬風夕玄圃勢正順耳某衯隂杏集素辱心期慕王陽之回車學毛義之捧檄得郡山深俯仰半菽君師天地之造知己錫類之餘也惟是求牧力緜未知攸淑回首蔽芾我愛桐鄉豈無一言益其故人并寄父老因風東向頓首以請   與汪安撫立信(號紫源)   某仰惟曠度絶人不作邊幅僕安得以書生刀尺從事髙明幸察之某昨者為髙安受容受察於玉斧之下公不以衆人畜我我實徳公未幾公去之而僕亦以憂患連年卧山中蹤跡跋■〈士冖田疋,上中中下〉未足為知心道也撫念江流人物如此未嘗不中夜耿耿某兹者伏審揚綸九陛建纛三湘人無異辭國有生氣共惟慶愜欽以某官名髙九牧氣葢羣公江左管夷吾足係英雄之望軍中范老子能寒寇賊之心往者金湯中流忠績簡在上方以南事為慮詔公方面隠然長城一代數人百年幾見公不得不力紀勳旂常歸衮廊廟自此等而上之某退在漁樵未忘■〈婺,牙代矛〉緯聞公此來為世道擊節偶逢黄君强立長沙使介率然上狀仰闖賀床强立名至道某昨嘗薦至館下强立每謂公以意氣動人能使人不愛其軀其感激知己可見今兹適在冀府從諸公遊公不以生客視强立强立奉筆墨以佐大閫豈直一日之長而已慿筆僭越向風如馳   回前人   某望五雲多處以駑劣下乗幸甚自託於禮樂之下風既奉儷函布親牘修大閫府之敬迺不我後先使者銜命即之於深山中翰墨陸離光動蔀屋拜而後敢讀讀已而亟拜居今天下論人物一方一曲之士隨世以就功名謂之無益於成敗之數可也當大方面建大將旗鼓使國有龍虎馬不敢南向其周公瑾祖士稚之流乎天子召拜樞近修勞還故事少府旦出節付以西北煩公辦此金戈凱馳歸衮廟堂作太平六典四海以此望公亦公志也某少也驅馳嘗有意事功雞鳴奮發壯懐固在然而亦少衰矣被旨行湘顛倒繡衣豈堪重著惟宿昔於門牆辱知己厚恵徼宇下恃此敢來適三月移卜先塋有山間之役受印之期尚在夏五竊聞四輩在道車馬有行色天殆嗇其一見之機乎何為屢得之而屢失之也追憶前年自直廬汰歸公以書存問推許不薄海内時流得此於名公者正恐無幾今承奬翰益佩巻巻江濤渺然事會何極何時執鞭寫此傾葢某臨風無任馳泝之至   與胡都承穎(號石壁)   某已端具儷櫝候敬籖房心之精微敢嗣陳之某於當代知名夙有取履結韈之願寄書梅外嘗寫我心逺道報襄如見顔色伏自牙纛巻零雨而還鴈闊湘深馳泝寥廓伏惟以任重道逺為心以難進易退為節巍巍堂堂卓然佩安危而繫輕重乃今聖哲馳騖上心焦然金城圖意師表微公孰與於斯追鋒在道不俟駕行矣某家畏壘山下麋鹿之與羣而猿狖之為曹也公朝起其流落山衣易繡舊夢恍然一節走趍幸在通徳里九轉寵靈亹亹肘後某行當掃門以請拜狀梗槩臨風巻巻某一節出山指碧雲崔嵬八風吹不動處知為神龍卧洛所也前者幸甚脱屨堂下進瞻芒寒適子之館授子之粲胸中經綸之竒傾倒敷露中夜慷慨音落九霄使人驚且喜今而後知宇宙間未嘗無劉玄徳輩某持以去岣嶁襟袖尚有萬丈光此殆未可與俗人言也某以疎決故一葦下長沙初約先拜見而後往帥垣下偶有牽制稍違息壤之舊今兹回棹潭濵將由便道單車負荆門屏之外輒遣一介先道其私幸豫戒猿鶴勿以俗駕為拒率然馳控倚卜面敘   慰饒州胡通判(石壁之姪)   某兹者不圖先令叔某官石壁先生遽捐里館風馳上征哲人云亡邦國殄瘁執事者骨肉至慟為國受弔撫孤大誼定力如山足可以對嶽雲之崔嵬矣顧惟某落落後出辱二阮之知乃在一日之間老仙用意慷慨與之上下今古撫念人物袖中瓣香僅僅拈出一再老仙所以命之者更在度外爨桐之音方希而化人之裾已不可追矣出聲慟哭悲不自持謹裒綴壹鬱賦為奠詞往者如生尚為我惻惟一賜宣燎豈勝感涕之至   與安撫李大卿芾(號肯齋)   某已専具儷櫝申敬記室私心梗槩不嫌裔襞某辱知愛門牆非一日之故風流雲散一別如雨毎一念此神爽飛馳江湖一雲本不甚相隔彼此出處解后參差至闊絶乃爾僕之罪多矣明公當世人物巻韜山林四方顒顒望其一出方時多艱■〈婺,牙代矛〉緯忘食然見王茂弘者固以為江左有管夷吾某有計日以俟鋒車耳某避影深山久不作馳騖想公朝念其流落畀節起家釋緜上耒而于征未知所以淑後幸甚區區走趍實在中台之里十年契闊一旦逢迎豈命物者開其親炙之機而惠顧之乎如聞閉門謝客雅意絶塵然待故人固自有情猿鶴必不我拒相望寖近凝泝如馳   回永州楊守履順(巨源之後)   某尚論一世人物紫朱其綬唱呵車塵若是者駢肩矣求其忠義貫日月處漢賊危疑之間臨大節而不可奪至於殺賊奴取纍纍金印此事付度外豈不凜凜大丈夫哉父老講傳百年間吾見先太師一人而已某官鍾岷峨之秀嗣彛鼎之勲忠臣之門天人之所共祐國士之器君相之所柬知石崖齊天唐中興頌功處也公來其間寧不感慨今蜀道難蜀道難公收拾羣人手揮天戈一節之還從甘棠刻第二頌旂常濯濯光于前聞人某何幸身親見之歸隠空山望湘雲千里不圖使者遽涉吾竟仰惟明公主張斯文經始棘院以相龍飛興賢之盛大張門顔使某也得執事從君侯所以厚我不同他人小人雖無能為役烏乎敢辭貢院二字僭易奉上進之退之惟命未諧握手往來心聲庶幾古道之槩臨紙拳拳   回林侍郎卿孫(號雲屋在臺時)   某從望闕山矯首五雲多處寖疎起居長沙少府傅仙恵書并繳貺琳琅之翰仰惟緇衣宛孌古道顔色為之歆拜傅仙不肯望然而來以書先訂出處此意亦頗謹重已遣禮聘之且告以初筮如九層臺基須令堅壯可耐靜以待次不失雅道未知傅仙何所嚮若其來訪敢不惟命戒之共   回前知衡州楊祕監文仲   某已端飭儷櫝致敬心之精微不嫌裔擘首祈垂烱某於足下非敢以氣類詭流俗之蹤尚想疇昔載色載笑相遇不同他人至今厯厯在夢時方孔艱荆吳多壘坐廟朝籌帷幄折衝俎豆正張趙韓范之事業湘水以西勤勞一障天子曰歸借徑斯文本色俾執事樞歎見之晩某閉闗念咎不復作馳騖想公朝出節誤及荒濵回顧黔驢曷對湘鴈趣命且攽單車于役稍盡君親之誼即尋香火之縁衡雲照人垂執鞭弭乃上天笙鶴不復顧雞犬矣所恃襟期有素且未忘甘棠則其居中庇之誨之某與蒸湘之人均利賴焉昂首慶雲伏楮耿切   與劉尚書黻   某夜拜文昌朝馳函敬感激亹亹不嫌裔擘首祈穹采某庚午待罪底班望英躔萬丈於絲綸閣天章潤色衣被青黄雋永味言稱於天下曰知己歸伏山阿分霄壤絶不敢以世俗書尺候主進吏熏香宣夜北斗以南共惟某官文章稷言而皋謨器度商彛而周鼎陶鎔帝皇轇轕造化燭六合蕩八垠吾道之福布濩流衍翠幄青瑣之從容文劒紫荷之凌厲由八座而間兩社使天下再見希文稚圭之風流某嘉與人士旦旦稽首某瓠落之蹤一意返哺夢寐不到山外公朝未忍捐棄抆拭而起之復令效湘節牛馬走煙霄流眄不進不止葢疇昔之盛心未 ■〈妆上心下〉也某始以私養丐閑廩天髙聽邈且趣之再奉明命以趍一之日甫履回鴈布宣徳意唯謹湘人尚力抵氣味俗輕生蘇息而調服之既竭吾力焉垂天之雲覆燾其上訖濟我後某為之夙夜願言因謝有祈臨風悁結   與陳察院文龍(號如心)   某夙在眷知屢牋契闊杓粲奎明經緯碧落曉夕詹馳伏惟執事以光明俊偉之胸負法家拂士之望鳳鳴朝陽萬物吐氣氊厦宻勿熈明日新陸贄處中汲黯居禁精神强而本根充外難不足平也上方屬以經濟俾執事樞某歴落之蹤豈堪使事公朝不忍終棄盡出嘘揚始以私計不使迎侍冒干閒廩趣旨且攽單車于役以五月一日受印司存既見父老具宣上徳意然兇猾相挺山凋水瘵扶持調習庶幾一日非晩且再陳情為歸養計侯誰在矣張仲孝友儷語循比藉手不足以當劒首之一吷臨楮無任   某輒有稟瀆某昔者以臬敗由書生本色只當在斯文一邊不應以刑獄為職故凡寛厚惻怛處人皆由之而不知其有不可以詘令甲者則譁然以為過當所處非其位故也自後諸公速有論列皆不實知其人不過以前疏潤色而為之辭某常願一日有以自見於天下使知吾所謂衡氣機者而未易遂也今年復除憲實不願就丐祠不遂鋭欲再請又念起自廢閒豈當童瀆已甚故且黽勉驅馳亦謂姑以平平處之可也既入竟乃知湖南風俗大不然某若以身事懲創靡然風采懼無以肅一路觀聽又坐失職故初至不免見之榜掲謹録本以達台覽夫如此初未嘗有嚴厲之事特示之以警戒之意葢於職分不得不然然才作此差遺便是惡滋味兩日刷具一路獄案數目甚多莫非劫掠嘯聚等事他時審覆既圓皆不容付之輕典某且獨奈何哉某此來不及侍親處此亦大不安俟疎決後惟有乞身歸養所恃知已肝膽相照臨書不憚傾倒念其久要其必有以教之嚮風巻巻之至   與鄧校勘林   某頃繇春中走赫蹏闖輦下知上徹五雲閣久矣一節奔走行役曠焉嗣音矯首河漢盈盈一水某蒙賴如天之庇以孟夏八日辭膝下五月朔吉受印於衡陽初見吏民既宣上徳意退坐棘木塵中與徽纆相爾汝為之弊弊焉江去湖不甚相逺始者殊不諗其風氣之悉至此始知尚力抵氣以血人為嬉九城一波莫障其瀾某以為怒之而不教非古祥刑意也見諸榜掲嚴而不為殘楚人亦頗為動悟其肯綮中也然某以書生為之非其本色不諒者衆此十年所以有申韓之謗以至于今日是安得而忘吹虀之想乎且重闈以老不得就養單車徬徨雲舎切切旦夕疎決後且即丐還屠羊使叱馭回車於君親兩不為失此其所以謝夙昔君子之教而庶幾乎年盟之盛心也厚徳錫類某恵徼福於宇下葢方新焉偶逢便武亟詗起居且敘其所以跛躄馳驅者遥對清切臨楮泝詹   與陳直院維善名合(號中山)   某隃睇紫霄寅致儷櫝心之精微敢嗣陳之某昨承鵲袍出使馹騎歸班嘗領廬山下所賜手書光氣垂虹下照空谷撫歳年而如雨恍河漢之一水也中山先生文運斤而成風氣振策而奔電元龍湖海突兀宇宙支架明堂曲摺萬丈光芒緯國典華帝制天下固以為未也大明奎璧晉執事樞使士者顒顒歌仲淹弼一夔一卨某落落青山自返吾哺公朝未忍捐棄畀之一節使與衡鴈相周遭草木吾味一引手馮翼之端出緇好某始以私計求閒廩聖恩閟俞且趣之載道遂以朔日見吏民宣徳意然楚俗尚力抵氣殺人為嬉撫存而調習之未易為力明公宿昔褰帷棠隂如屋五雲緯霄影落衡杜某為之夙夜願言因謝有祈臨風依遡   某頃侍親抵郡輒持尺素専貢紫清懐今雨之綢繆望下風而慷慨也璧弟來京師拜夫子之門黄河泰華天下鉅麗之觀璧也所遇多矣今天下稱文章大手筆落落可數平園西山諸老之風流散在三光五嶽間日月磅礴河漢經緯吾紫微公實當之南州之士僕將帥以聽某讀書涉獵筆墨空疎方青山蕭然水上之風猶若意會一行作吏此事便廢間於故牘中掇拾親親長長之説見於行事邇來千里民氣覺稍洽和書生不知向方能終不迂闊於事否昔人云未識意先感水火流燥記吾味久矣教思無窮勿替引之某豈勝惓惓   與曽縣尉先之(字孟參)   某自前拜書後回首鴈峰不勝拳拳水口吳權寨來及承手書備見繾綣故舊之意百單二歳之姥孟參發揚之安序表章之真足以為衡陽一段佳話某六月朔日祖母初度亦及與一城老者相周旋人生七十古來稀是以自七十為始千數百名中其最髙者為九十六延此母於堂進趍語言殊覺不衰惜未有過百者鄉間有羅提幹存叟祖母去歳滿一百歳某嘗偕朋友十餘人往拜之當時有詩歌成軸今年又百單一矣此是大家諸孫皆儒者提幹登科有福有壽又非衡嫗比劉守却未知某旦夕亦當為文以白之贑斗絶與湘問久相隔適有自建昌來者云五月二日廖恕齋過建昌知五月末主人到臺觀上矣司存事首尾闗繫無如孟參在恕齋必不能相舍安序權事半年添此繁劇想一旦釋重負甚以為喜某於賀恕齋書中已備道孟參一段人將爭出我門下此自無説但願足下斂以靜鈍守以亷朴一如平日則天下之竒材青雲之逺業也贑事稍簡親老以下俱平安亶出雲庇但有疲於竿牘以一人之寡應四方之多覺甚苦之鄉人相過者隨分處之亦不至甚相炒中間只一榜禁假託大者歸之臺小者聽之縣或以為得體贑只有出甲一項未易杜絶今春此輩在廣聞某新上皆急於歸就保伍乗其畏向之機近日未免先事諭曉度今冬可得安靖湘中既獲諸渠魁後想道州一帶已無事湘鄉諸處敓攘之風當是久已帖息兹因専介信筆傾倒薄芹并瀆向風如馳   與曽架閣   某曠不奉狀者累月杜門山居無由四方上下以相從於顧眄咳唾之末馳仰中得會李文復卿廉知起居之詳甚慰子曰茍患失之無所不至百千年間天地不位萬物不育推尋其咎常於患失之私基之閣下出其浩然之蓄積與當世之大人論成敗爭曲直言不合艴然竟去榮途引於前禍機怵於後而毅然不變由閣下自處則本心内事也自惴惴持固者觀之則豈不患此失哉歐公所謂我輩中人敬歎敬歎因復卿歸并介以有請先通判託孤於先侍郎先侍郎以其責歸之架閣事至重也執事不以某弟為不穎使昏名門講好以來涉四年矣中間嵗月雖多機會甚少以故告成吉禮猶切遲之獨至今日則造物若有巧於其間者執事當驅馳江淮而某赴闕就道執事巻風雲藏林壑而某恰亦骯髒來歸兩家初意誠不期有此暇也某方尋香火之縁自分閒散而執事氣宇葢諸公名聲動中朝扶揺九霄匪蚤伊莫則川駛月流舟飛岸奔非復有此之暇執事終先子之託而某了同氣之責今其時乎區區肺肝已具告之復卿并疏其事冀以闗徹幸執事終恵之   囘吉守王提舉佖(號敬岩)   某僻居林薄間望旌麾所涖逺在霄漢道徳朝望蔚乎輝光可仰而不可親是其分也迺蒙寵戒令有聞教之便忻快何如入冬暄寒相薄適有采薪之憂莫醻隆厚滋負皇恐謹具狀謝他容叅謁并敘區區   與廬陵龔知縣日昇號(竹鄉)   自螺水而東望西山廬阜與三江五湖如拱揖知蜿蟺扶輿有名勝宅其間相去蓬弱良覿差池北斗芒耀徒耿耿心目爾不自意桑梓幸會牛刀大手姑為此試共惟明和介潔之譽此邑不占已孚跂予望之艱難之秋得君子之政與拜燾覆之貺滌篆云俶未能躬闖賀庭謹具劄子代布忱悃非晩當圖稟謝不敏   與贑縣許權縣   惟廬陵與安成為比郡山川同在吉志今兹遂得自附於鄉黨之末幸甚休甚某往者於諸公間得聞政事一二有司敬謹莫重於獄後世茍簡幾以民命為戲濓溪為小官不肯殺人以奉其上東坡謂今人爭減半年磨勘雖殺人亦為之聖賢愚不肖之用心其異如此頗傳廉明與同州推官事前後照映辱在同里與切増氣銅章墨綬賁止空同一同風化姑此相屬奏最匪伊騰太清凌扶摇錢公之步武也某疇昔學技曽於名門子姪畧有相知者獨絇履末光未有下拜之日其如傾企何適陳文成甫來以為託身桃李之國輒拜此以識惓惓陳文并乞公庇也率然上狀未繇參侍仍冀自愛不貲之寳以須逺至   賀劉敬徳補入太學(名欽號絜矩)   兹審捷來南浦聲振西雍才名三十年説屠龍之老手冠帶億萬計快走馬之脩程儒榮有開士論稱服共惟驩慶某相期半生聞榜折屐無繇造慶謹奉顓函芝楮二百千敬為犒捷之助不腆皇恐臨風馳泝   賀鍾有謙補入太學(名山甫)   兹審冰闈獻藝璧水蜚聲月旦評中説八义之老手朝雲飛處艶三合之修名(下同)   與周徳甫(為季弟從弟聘)   某比者牽率朝從一相過兩日夜陪接議論之末極慰翹企獨恨去之匆匆未遑屬饜耳中間妄欲以二弟相累陶冶荷不鄙棄許之以相周旋甚幸甚休鄰敵相交則有盟市道相質則有劵吾徒相與一諾已足政不在要約區區也然君子義以為質禮以行之莘郊之幣際可而幡然雖虞人之微非其招不往非義無以將禮非禮無以昭義交際之道不以節文將之終必有弊况為弟子擇師乎此書之所以不敢廢也嵗禮之數息壤在前無俟贅述官楮一百貫顓人送上以少將聘致之敬告幸麾頓小弟差劣不可大脱鈐束燈前後早賜垂訪乃所願望觀徳聽教行有日矣尚及傾倒其餘

  ●欽定四庫全書   文山集巻八  (宋)文天祥 撰  ○書   與文侍郎及翁(號本心川人後參政)   某乆曠起居遞中連得誨帖仰佩至愛邸狀間屢見丐祠尊性樂在簡淡急流勇退仙風道骨人也但老文學為諸儒典刑真侍從為朝路風采上必不聼去耳舍弟璧來拜侍辱以家人進之得與教誨玉成實受尊賜某向在湘承命問一路書籍後某去之匆匆諸州來者不齊今約見存可二百冊贑書為一萬九千三百餘版亦已陸續印背别容一日專兵齎申某治郡以來書生迂闊之説頗有效驗祖母六月生日集城中内外老人自七十一至九十六為男女一千三百九十名犒恤有差老者既踴躍而少者始皆知以老為貴禮遜興行詞訟希省又風雨以時早禾甚稔晩稻亦可望諸縣民皆樂業無持梃為盜如宿昔者稍逭曠瘝皆尊誨所逮宗老去國後今寄居何處想甚清徤恥堂先生居霅川近況如何批示幸甚遇郵拜書不宣備   髙恥堂名斯得川人參政本心癸丑榜眼後來廬陵省其叔可則先生時年十八邑校簾試全篇論題曰中道狂狷鄉原如何冠榜遂通譜焉道體堂謹書   與楊大卿文仲   某頃繇岣嶁申敬羣玉之府爾後僕僕西還為空同之役一息半期海山一碧秋風凌凌翹企不勝五雲紛郁比審疏榮文石晉武頌臺制作一新搢紳交慶伏深歡抃某官貞元朝士西學宗師玉雪照天寒露清氷之操璧奎行世懸黎垂棘之光屬時訪落朝有老成眞天聖之蓍龜元祐之麟鳯也入告辰猷條天章十事寘之兩社以福溥寰某顒顒延睫烏哺萬山間於芻牧何補亦惟召父杜母之政是則是效蒙被吾味至于今兹璧弟來修門得親炙典刑以濯去舊意浸潤新雨愛其兄施及其弟此感殆未易名言也念間起居輒此馳泝空明并候所以教尚析金玉式副前禱   趙户部平逺   某嫋嫋秋風中若有天人嘘新雨而沐之者眄摇落之繽紛把鉅麗而舒巻則夏六月錦闈蛟龍字也西平有子惟我有臣春秋書曰季子來歸國人貴之麒麟遊泰畤鳯凰集阿閣之候乎朝廷清明再天聖元祐對揚訪落為東諸侯先洗耳琅琅為天下誦之某為養承乏于此何補芻牧所以朝夕其民亦惟親親長長之推庶幾萬一云耳諸邑大夫之相承通融一家痛痒一體緇衣之宜兮若田君尤所謂用吾情者執事惠以所知於此見田君益竒而某得納交幸也結幽蘭兮延佇此意襞積專猷嗣箋   某繇空同起睨海山虹氣緯霄靡罅不照吾石樓大地一粟也輒倚空明來詗起處惟偉人照以度外某惟明世雜遝英賢以綱紀生人金玉新政豈弟君子來游來歌經緯乎文武轇轕乎風雲伯塤仲篪叔出季處無非吉日車攻問眞實經濟臂指西北本在中書植之風聲旂常世世某拭目延和殿新綸之下烏哺且半期餐毎祗益媿耳旦夕歸命香火奉輕車歸即所安居中引重允然終惠之望泚筆廉泉馳訊碧落豈不嗣音更僕以請臨風無任悁結   與陳侍郎伯大(號篤齋)   某熏沐薇露闖敬髙寒惠徼五行俱下之矚某玉峽撑空水沙一碧神仙人弭節其間春花秋竹鐘鼓餘閒眞神龍深臥處也咫尺五雲不得時候猿鶴則吏鞅實丹黝之夜瞻明河自訟不置仰惟一代翔鸞神駿騰踔凌厲駕寥廓而振汗漫也舒為慶雲巻為清飈其磅礡帝所則福在海宇其夷猶山澤則望在廟朝六合一握天地一瞬也厥今訪落廟謀雲漢為章詔書出延和公且兩社某嘉與顒顒額手某區區烏鳥之情俯仰半菽枌陰蔽芾實持燾之宿昔拊摩凋疲曽薇芒忽而髮皤皤問亦念家旦夕皈命香火奉輕車即所安玻瓈一江光氣上下某服媚之無斁蕝禮寄之九霄間忘其蒙瀆倘沐涵茹幸甚   與宋衡州   某介倚心知不敢徒亹亹西曹道邊幅首祈紆省某自抵空同兩厪蜚翰忽殷勤以寫心折芳菲其寄逺春風千里著人如醉至如骫骳之作不足乎楊繅藉而琮璜之大好大慚退却三舍顧區區定交才數月宇宙意氣不啻平生忽飄風其相離不勝回首明河一方如耿耿何某官氷輪金井雪柏霜松西岷太白之精九霄經緯南平莫邪之氣萬丈光芒馳玉軼而坐朱陵轡華絲而當銀漢洗鼪鼯之窟穴飽鴻鴈之稻粱已收暴公子之威名小燕汲淮陽之清淨緑綈方底竚垂岣嶁之雲絳幘曉籌催傍觚稜之月某視郡印已十旬初至如人家風雨四壁逐處經理久之方成綸緒日來甘霔應期粗慰農望想福星所次時雨膏之早熟必已可卜恕齋新上以同里而講交承解后非偶然者逺想楚觀五雲衣冠玉立不任馳羨采采澗芹薄旌一髪不足當莞頓欲往從之湘水深三復是詩神爽飛越   與知江州錢運使   某日戴五雲茍且為治自省其私則統部中一支壘也等威有截不得以杏園宿昔自詭乃者辱不彼賜之書草本吾味篤實嘔喻畧分際之崇卑申度外之繾綣言念君子終不可諼兮某惟湓浦控上下流古用武之國陶士行庾元規諸公藉此以鷹揚江表虎視河洛乃今天移福星作鎮此土激西江蘇鮒轍屹長淮而斷鯨汲作宋長城真北平變化傑魁人也東南金湯施及虹翠隷也受賜多矣某私竊自念贑山長谷荒赤子龍蛇雜襲而處芻牧之責大恨不任而欲以詩書操强暴衣冠化力劔書生迂闊而不至敗缺者幾希明公回首曲江風誼一世果不以九州四海之人例視之則鞭辟其不迨包蓄其未間如天之福也某頓首下風以請謹馳一介上詗起居薄采空青以自附於潢汙有敬之誼犯嚴忸然控露潦畧   某撫摇落之繽紛泝空明而延佇龍光射牛斗福星出虛危殆一夕九起也某之為郡寔隷照臨月詗有典當不懈益虔寧不嗣音童瀆是懼五雲九霄凌倒景而下空同劔為清氷溥為膏雨地雖辟絶而天人顧復之益深豈無他人不如我同味之下塤篪五老之嶙峋襟帶九河之汗漫要其胸中磊磊落落倬彼雲漢為章于天者曽未究也忽而身作長城手提半壁嘉與一道桑麻而菽粟之西人之子幸則幸矣然大轡如濡王事一方孰與入坐中書經制天下聞延和殿議召公矣某强顔芻牧何補毫分目前四境無虞年穀粗豐皆澄清餘潤所覃也區區素餐是愧倘使者猶以故人未即舉法旦夕丐香火奉輕軒歸即所安徼福年盟尚終惠之逺道寵賚雜遝充庭翠玉春暉緹襲無斁謹具劄申聞伏覩新綸專容郵賀   與廣東曹提刑   某曉挹薇露注之赫蹏上之東壁府昭有敬也某惟紫微雲烟衣被炎海若經若緯紛郁輪囷施及虹翠間山媚川暉浩蕩何極隷也旦旦稽首欽以某官才足以截蛟剸犀文足以鏗鯨躍鳯力量足以扶巨鼇之贔屭東都韓吕家聲猷奕奕經濤如許更當坐玉關為天子當一靣綉衣霄漢尚逶迤五嶺間邪袖青冥之鈇鉞行黄道之星辰方底緑綈已落天半某丕戴五雲奉重諼空同小院烏鳥私情自揣逾分起視四境山長谷荒赤子龍蛇未易帖服越雞伏鵠卵何以克濟邇只臺容如靣鉄壁某恃此無恐郡中舊例以八九月間申嚴編氓出甲之禁往往此時兇儔陳脚已動履霜不戒堅氷奈何近者妄意預行曉揭使家至户曉人人知所避就今年僥倖梅關以南無一草一木之驚僕之責始塞榜檢求教吏師尚不彼發藥之某比為五羊羅僉判拜書强聒持寸莛撞巨鐘多見其不知量飛剡公車不俟終日明公有意天下士如此感拜盛心謹馳一价修詗節下謝已往而祈方來亹亹如也東望芙蓉玉立萬仞伏楮神馳   回汀州陳守   某惟自古民流為盜有受病淺者有受病深者淺者調其氣血時其餧飼不待針艾而病已除昔之人有行之者龔少卿施於漢之渤海是已深者參苓之所不能可湯熨之所不能瘳則大承氣湯証矣昔之人有行之者子太叔用於鄭之萑苻是已今者使部弭盜一事鼇峯先生豈弟之心髙明之識見諸已行者其成効固班班著矣賞一人而勸者百罰一人而戒者亦百春風之和秋霜之栗施及鄰境胥有嘉賴特在更酌其受病之淺深而斷以行之是殆非浮想懸度者所敢與知也贑之為州雖曰以五城兵馬鈐轄繫之銜顧建立司存本意不過為贑民出他境使郡將得行通制之權要其實則依然一列城也若有所徴調下郡稟承實視朝命謹布腹心以謝委戒之辱藁秸恐悚   與趙大卿孟傅(號松壑前知贑州)   某汲廉泉澡栗尾通忞忞主書吏昭初好也某昨從湘花間奉盈尺牘一舒泄其宿昔雲龍之私明河七襄流麗空碧地中之山謙水上之風渙十襲九緹至今耿耿光氣蓬萊水清淺縹緲環佩渴心湧泉一日千里某兹者共審玉宸渙寵金掌升班維城維翰維藩磐石大宗之續厥貢厥包厥篚綱維六府之司禁籞雲開神塗風動伏惟慶抃欽以某官祥源異稟若木殊輝綺綉揮揚汝陽天人之相龍虎變化北平魁傑之風勞侍從而厭承明經駘盪而出馺娑公不淮海之薄上為宣室之思玉珂金鑰之玲瓏花綬藻衣之舄奕徑摩馳道渙周卿六命之頒不出都門竚唐相九人之拜某頃單車馳岣嶁下鶴髪重重一夕九起效矉洗馬歴歴陳情君師天地之造為擇便州夫子奔逸絶塵乃使隷也瞠若乎其後雖鴻燕差池不克靣拜龜組然天開百世之好山川其忘諸惟是求牧力綿未知攸淑一規一隨賴有柯則在我愛桐郷不隔風雨肘後寵靈不彼而惠綏之此固憇堂中父老之所共望賜者也謹具劄子申詗起居未諧良晤願言金護玉持式副前禱應舊治要來敢請其凡   與前江西趙倉與椯(號端齋)   某澤露焚蕤闖敬五畝花竹下盡脫犢彛惟髙明垂詧某沐滕廛舊雨今十六七年立冀部下風則又六年僕以荒落之資跧伏於青原山中如商蚷馳河逺莫致之先生如驚雲遊龍舒巻九霄其步武不可俄度宜乎其欲往之而瞻望不可及也區區九十之親就養空同今綉衣洛社中輩行也間得訪問獨樂起處先生玩心神明之表游目日月之上蓄為清氛蒸為甘霖一日舉而措之沛然江河孰能禦之我有宗老為國之榦訪子落止以公歸兮某半生出處無足為明公道宿昔受教所以護持其元龜者至今不敢渝世人自有一種毁譽道眼自有一等髙下先生度外大觀謂其人竟何如也某因諗趙令君居中台之里又出門下値其良使函裒此墨少敘戀思臨楮馳泝   與吉州劉守漢傳   某澤頴祓蕤寫忞忞銅壺閣下昭鄰好也某日從郵置得澣我私盈盈一水間鼔宫宫動鼓角角動精神流注絶出筆墨町畦芳菲菲兮浩蕩何極欽以某官吐吞玉櫃之風烟披拂青藜之光燄卿雲甘雨舍天地之至和古栢蒼松炯雪霜而獨立小駐星河之棹頻分江國之符春靄袴■〈礻需〉神螺黼黻雨籠絃誦振鷺漣漪鈍為銛而頑為廉痿者膏而憒者醒兵衞森畫戟小宴清香衣冠拜紫宸佇班黄道某宿盟園杏又尾朝花蒙霧一廛稽首錫類朅來空同密倚五雲多處楚波之及晉魯柝之聞邾川媚山暉沐浴令雨則所以講信修睦者奈何以簡陋廢采采澗蘋以明有敬玻瓈一碧此心俱東   某日摩挲空翠端飭側厘以進之集古主書之側蓋於門牆辱好有三焉園杏之齊盟也朝花之末至也三間風雨託於君侯之土地也而豈但曰小國之於大國也有交鄰之道焉謙齋先生不以小人之美芹者為僭而察其明有敬之私是能容之其弘多矣介使踵來辭曰報聘庭實維旅芳菲彌章是何君子施禮之周執徳之信而僕何以當之抑傳有云長者賜不敢辭取數之多亦祗以媿贑去吉一水三百里而氣候風土習俗事事不同未春已花才晴即熱山川之綢繆人物之伉健大槩去南漸近得天地陽氣之偏看來反不可以刑威懾而可以義理動書生出其迂闊之説嘗試一二觀聴之間稍覺丕變奉令承教於君子尚願維今有聞以淑厥後廬陵之政識與不識皆云一佛出世山川出雲時雨流動此為霖之善者機也民歌路謡徹聞京師天子明聖恩光言逺某雖不敏尚能取皇甫公韻歌和之占謝之次寫其輪囷寧不嗣音如此江水   回吉州趙倅   某首春攜便符歸省道五臺下華裾葱蒨照我征衣雪跨氷懸灑灑清味至今彷彿宵栩間投膠沸糜不克闖屏星西來以修賀上之禮琳琅金薤忽落虹翠三過跫然以喜某兹者伏審緹軾行春畫堂開曉袖槐雲之五色俎樓月之千峰共惟歡慶某官瑶簴簫鐘秋濤瑞錦駕玉虹垂蒼兕凌紫清而上之固其所也鞙鞙佩璲乃翱翔石泉松雪間邪輿藤簾綉小燕屏題方底緑緹又看環召某視郡印十旬云云皆矞燾之賜也自省於涓曹正負不敏圓椷鄭重此禮奚宜至哉鯨錦巻還猶有餘媿折寄芳菲今雨何厚頓首拜嘉謹謝將命尚容專致厦成之慶   回袁州鄒倅   朱明逾半南薫之時共惟襦袴行春旌旗麗曉有燕有翼某對廉泉飭側厘東嚮以謝主書吏某頃叨節南馳得符歸省三峽烟雨中一再獲拜瑶林瓊樹之側亹亹吾味我心寫兮執祛幾何時明月千里惠而好我錯落華音下照虹翠赤脚踏層氷忘其執熱也共審龜臺借重鳯岳疑清時雨誦絃和風條教伏惟歡慶某官東山芝蘭之韻北斗梧竹之標朝發軔兮扶桑夕攬轡兮玄圃識者已竊遲之兩樓山水能久著神仙人邪竚文組之即眞以介圭而入覲某禊前一日奉重闈抵空同下既三閲月公事稍清得小遂半菽歡錫類之餘也實篚勤斯芳菲襲子新雨洒濯感在下風采采一芹效矉隴寄非所以報也馳遡一方   回臨江婁倅   夏鳴仲琯良苖懐新共惟風月滿樓江山入句百神僎价某焚蕤瀹露專謝中涓若兩廂氍毹五鼎芍藥無庸為仙人瀆某於東都韓吕家鼎鐺獨無耳乎頃一節湘行獲衡陽從廣文君亹亹簷花情味甚舂容也清江之上頡頏飛霞獨不得四方為雲追軼清絶琳琅金薤光墮玉虹執熱以濯我心寫兮欽以某官氷壺玉露之冷冷瑶林瓊樹之英英黄琮蒼璧之熒熒上之清都盛之紫微便當還家氊本色石泉松雪可久為麒麟係耶方底緑綈自天子所某將指罔功叨恩便養空同小院粗可從容半菽歡皆矞燾之賜惟芻牧之才單龍蛇之俗險凜乎未知攸濟渠渠逺道頌不以規既謝下風尚沐新雨畫堂髙處槐桂成行春蚓秋蛇覺我形穢明公不以覆瓿而顯設之鉅軸爛然一見頳發謹復將命不勝馳泝   回隆興熊倅震龍   某撫今雨露清風其契闊未有甚於此時者也俋色絲於浦碧追流水於爨焦其慰浣有甚於斯今乎澹圃先生以氷懸雪跨為風骨以鸞漂鳯泊為文章以規圓矩折為政事挈其堂堂著之髙處以經緯河漢舟楫江濤萬夫一喙也陳仲舉千載風流乃獨與歲寒結印倐霆轟飈怒而起有不磊磊落落者乎時來則為當仁無遜某雨别十年無非俯仰林烏之日祖母行年八十有七切切便養承乏此來公朝篤棐人紀之造而諸君子錫類之餘也第五閲朔于此塵而入鞅而出於民無絲分補行矣丐一縷香火縁奉輕軒以歸亹亹襟期明月千里折寄芳菲厚意不敢不拜薄將石間一髪非所以為美芹也廬陵廣文玉戛金鏗長沙識衡山簿猶昂昂雞羣之鶴中峰有以服乎兩峰觀者爲此膽慄何當簪盍上下慷慨目送征翰臨染馳去   與楊縣尉如圭   某他日上下紫淦間草木吾味未必無解后之雅者也廬陵少仙之庭數有英遊發軔其間而君年又不可及當官風采東西行者亹亹誦言知為清修知為縝栗培風慈飛霄漢一碧跂予望之某誤恩便壘夢繞松楸間伏戎于莽有乗虛而干法犯禁者霜臺遽以煩執事知敏手為可托也寒泉白骨蒙賴方新惟牽帥從者重愧重愧草草持慁高明臨染無任   回唐書記   某一節湘行得挹寳烟至氣於芙蓉池渌間亹亹吾味歡如平生岸花催路吹絮滿衣燁其五雲落我店月厚意久不報所思逺道回首愯然執事以瓊琚玉佩照映東西鸞凰先驅朝閬風夕玄圃可也赤雲瑞氣黄花歸期當仁勿遜某花朝前四日扺雲舍又十日奉重闈泝灘而上禊前一日抵空同郡事稍簡俯仰半菽皆矞燾賜也江湖寥落鴻影參差安得素心人相與數晨夕毎誦此詩明發不寐輙持只赤小澣我私采采澗芹臨風如結   回黄强立   某薄遊空同繾綣半菽故人知心千里寄瑶華音以繅藉之讀之宛然促膝接語也强立以排淮決漢之胸行駕風鞭霆之氣鑄為雄辭能使京師紙貴新豐舎中誦天下事一日騰上風聲千載某來此訟簡事稀餘力可及故讀四境倍稔絶南剽之跡皆五雲所照映也久缺報襄輒郵專筒薄將聊奉一笑   回文教(名寳)   某久徯亢宗無從通譜璧弟幸托年盟雲杏集中不知曽得納拜否己巳之歲千騎過廬陵有意來山中時某適赴鶴書取愧薜荔失此交情悵然一方之感書來空同陳誼天出欲往從之湘水深令人亹亹栁子厚謂南方之靈鍾而為石故有多石少人之諭某常以為未也地氣自北而南古有斯語意者人物之數斯文之運亦莫不然玉篸羅帶之勝中州山川所未有也磅礴鬰積而振發之以其時可矣吾宗丈寔當之乎令業方來雲湧川至樹之風聲快覩燄燄某半生落魄無足為宗盟道去年單車馳岣嶁下堂有重慈白雲間之陳情至於一再遂授今壘闔門就禄亶出過數力綿求牧未知向方宗丈宦遊海外坐隔一關一介相先是不以他人待同姓者委貺所及拜而受之薄物非所以報何當嗣音   與胡節推幼黃   某他日盤之中辱玉山朗然照之舉帆淩斗牛掛席拾海月已占吾成玉堂堂於此時矣空同落葉間快讀千佛喜見榜花雙峰巽山嶙峋蒼翠布濩轇轕何盛大如之國家三百年代有英傑樹之風聲五緯聚奎之符彪炳未已滅没草根者固復何限吾成王一大振起之青原劖空忠節生氣是則草木同味也隃計晝綉娛雙親時某當以奉祠歸里尚從郷稚耋候馬首遮慶兹襞赫蹏寫此茂恱亹亹薄將祗瀆   繳奏藁上中書札子(時吳復齋當國)   某惟軍國萬微日至黃閣不敢為竿櫝區區懼瀆威峻惟鈞宥是祈某頃罹人子之厄曽拜仁人親親之恩感激榮光永矢無斁不自意今春伏遇先生衮繡來歸為國柱石遂得密邇陶鈞以庶幾一日履屐之役幸甚莫大先生當國以來上迎聖主悔悟之機下慰蒼生蘇息之望所謂垂紳不動聲色而措天下於泰山之安先生有焉乃一日伏讀明詔許中外臣庶得實封言事皇心光明言路軒豁恭惟啓沃至深也某私念今事變至此衝决横潰使宗社有不測之憂者誰實為之病根在内膠結不去終不可以為國是以積忱具書先陳其愚慮之一而痛哭流涕終之人非不知愛身何苦如此冒死今日之事急矣懼其至於一旦則亦不免於死也惟是言輶如毛懼不足以感悟天聽尚賴先生徇通國之心出回天之力以措世道於清夷光晏之域某九殞無悔謹繳奏藁具申伏惟鈞慈俯賜鑒察   賀簽書樞密江端明古心   某夏五之月伏從下土切聽朝命共惟天子蒐選洪儒布滿侍從而先生以海内達尊居然冠文昌之首僕自惟念正人登崇天下誠幸誠賀不敢以草野有踈輒奉狀以為斯人之慶記史登録及徹巖視私心欣喜莫可涯涘山澤深逺與廊廟本不相接一日閭巷風傳歡呼則謂先生以某日踐政地參樞筦主上聖明君子終為大用莫不舉首加額以為其相天子活百姓遂在旦夕以一方推而放諸知懽欣交通人情莫不皆然人望有所宗而斯民之譽猶出於直道僕為之舞之蹈之中夜以思不能成寐夫以穹壤之大人倫之衆而先生之進大夫士庶民皆欣欣然相告如其父兄親屬之得用將有所利賴於己者此其心豈千金之所可得而家至户曉所能同哉我朝先正得此氣象惟前有范文正後有司馬公范自諫府以來以言事傾動中外後來出帥西邊入班兩地岩穴之士慕下風而望餘光蓋皆延頸企踵以庶幾其一日之為相司馬居洛中十餘年當時兒童婦女識與不識競曰司馬相公元祐初衞士之感泣都人之遮留其所由來者漸矣非一朝一夕之故也范公得經世之望司馬公得救民之望嘗恨士大夫所以積望於平日得望於當時蓋幾世幾年而後得此二公有心厭服天下之心口聳動時人之耳目而范公不及用司馬公不及盡用天之未欲平治天下其如之何哉今先生早以言語妙天下中以政事動中朝後以氣槩風度上結人主之知而下為四海所傾慕則先生都范馬之望於一身蓋二公之後又凡幾世幾年而後得此天下之所以責望於先生者豈與伈伈睍睍笑與秩終而同草木俱腐者同日而語哉方今西有叛將東自逆離而江淮與强敵為鄰强兵富財之道無所於講主上不得怡宰相以為憂其顯證莫過於此而學士大夫私相擬議痛心疾首以為方來無窮之變伏於不足慮之中而發於不測而不可禁者其幾尤切凜凛天下無事則代天理物之地猶可從事於牽補架漏以庶幾不至於敗缺不幸搶攘憂危之間倘非碩徳重名積孚於人心一日舉之以從民望則鎮服危疑收拾渙散精神氣勢未能一旦動天下之聽也今當揆身定大亂奠安方極不敢自以為功而方嘉與天下之賢者共圖久安長治之策先生從容於廟朝訏謨於帷幄則當揆所以隆體貌敷腹心未能或之先也酇侯所以舉代於平陽茂弘所以深器於安石其為天下國家計者甚悉豈曰身為功業而已哉則夫先生之一身其關繫於方來之世道誠重且大而閭閻之内父子骨肉私憂過計以為脫有倉卒則所以寄命而幸全者非先生疇依然則先生之望近世以來絶無而僅有者將范馬不及為之事先生將來雖欲逃之而不為其亦何辭以謝天地神人之所期哉僕鄙野無足道又執方不通於世修門之書毎視以為甚重而未敢輒發其於先生獨亹亹不倦自天下之公而言則僕之喜談樂道與人情若不相逺自一身之私而言則僕誠何人而辱先生特達之知此其所以伸紙行墨樂為四海誦其情而不自覺其僭且瀆也伏惟先生少垂察焉   某仰惟三台熒煌之精藐在雲漢下土之人夜詹額額曽無羽翰可飛簉於經天光耀之側間者不揆雖荒繆之筆墨時得以上登涓史而觀道徳聽教誨自謂未有疇昔則左右亦以其人為何如先生度越常情嘉惠後學采於窮約之素以為可進而教之廬陵之士凡來謁先生者未嘗不深念其姓名至於造化人物之地先生所以提撕薦進使之得以齒下士於朝則既有日矣乃者祕府之命從天而下空山不頴之蹤跡一日有聞於人自宰相鈞陶而言曽無所偏私而某心口相謂山澤之人何以及此是蓋有所從來而不敢忘也當泰之世必有均調皇極之輔深思逺計周及人物雖遐逺僻陋如不肖亦使之無所曠棄九二曰不遐遺得尚于中行今當揆以之泰之未成也必有一陽為之先而後衆陽之氣類隨其汲引以進今正人滿朝大抵以先生為朋來之倡至於晚陋亦得依乘以前初九曰拔茅茹以其■〈士冖果,上中下〉征先生當之屯之六二曰匪冦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二嫌於初不願為應徘徊不字至於十年某雖不足語此顧惟刼而從之者衆矣蓋至今日得先生為之宗主奉命驅馳惟此時為然某他無能為役至於守其本心不與流俗為軒輊以求上不負知已下不負嵬瑣之所存則或可無愧怍於此尚惟先生終斆之某欽惟新命亟應祗赴顧以未服外庸不敢即造朝班區區欲俟宫觀兩考批滿日徐拜恩渥蓋已顓狀控於朝矣諒先生當許可之遥睇清崇未即詹侍輙奉狀臨拜懇悃   與前人(時以前宰相帥湖南回)   某半生出門下幸甚乃從湖南以一節奔走閫部去年此時拜長沙壽星甫償分願潭衡相望郵置信宿奉令承教王事一家以父兄師弟子之情而行於連率方伯之際湘人或云前未見此比而某也受賜為不貲矣先生之入湘也某後三數日而來先生之出湘也某後三數日而去何其步亦步而趨亦趨也璧弟於臨江候迓使艎獨蒙一再予進所以愛之誨之不令兄弟無間然者曽不自意先生及豐城以下乃有門内之戚盛徳大業如山如河存神過化之學先生其講之也熟矣某所得郡去家一葦而近奉八十七之祖母與老母俱闔門長幼無慮二百指悉從官居糜費俸粟是皆公朝錫類之造郡事頗簡四方無竊發之告日來風雨亦以調順使茍禄之日得免曠瘝非大播之賜而誰賜秦孟四者久焉逋誅湖湘未了公事殊切介介比日來連得舊同官書閻計議駐兵永明誘孟四而生獲之為廣兵所奪尋且告斃經司取其尸寸斬以謝兩路先是田定二據平原秦小九據鹽田為秦孟四聲援引孟四以屠永明正田定二之為也抲倅權全州首禽二兇磔於市自二兇死而孟四遂不能免先生一畨出師其終條理如此孟四不死非但遺患南方其於根本關繫甚不細且得竣事功之在彼在此無足計也蕭獻可失其令嗣如塤廬陵生此士有數可為痛惜詹望泰階中夕九起薄言顧冩有懐忡忡伏乞鈞照   與吉守李侍丞芾(號肯齋)   某居廬陵南陬蓋受廛之最逺者也其於當世人物無所交際惟從田間側聽輿論則天下伯淳雖隔在僻逺烏得不聞風稽首吾州自前守去後無主宰幾一年舞鱔號狐郡政泥濁斯人無辜亦云甚矣執事不鄙下土惠然此來天開日明是在今日某實為郷國稱慶仰籍矞雲在上區區非才叨恩入舘極知負乗月朔嘗造州關印申免時聞千騎且入關某遂止旅間伺候攀迓前茅繼聞少展適頭目受病旋暈不可耐不得已載舟兼輿以歸相距兩月交臂失之不敏之咎其當如何方僥倖平復造謁以敘悃愊顓駛及門寵授翰墨山林踈賤之人乃得殊禮郡大夫之徳為不可及而某缺典之愧益加多矣祗誦來辱避席再拜有懐輪囷具嚴初櫝謹具劄子繳申職事之記所有台翰謹謹歸璧示不敢當也修布草率顓圖侍見以謝   回廣東曹提刑   伏以炎日正夏薫風自南恭惟某官玉節霄明華絲雲度穆清簡注穹壤棐扶台候動止曼福某瀹頴廉清通箋奎碧惠徼書月却立下風某遥企美蓉上挿牛斗儼繡衣之持斧屑璚靡以為粻弦鋪太和勿問元吉某欽以某官簫鐘鏗戛玉尺端方廬阜青蒼毓白石清泉之勝北斗魁傑挺碧梧翠竹之標或弭節於人間或彯纓於帝所既盤礴而鬱積復周遊以逍遥流水青山奪司馬尋春之志荒崖絶島行濂溪澤物之心欽哉刑之恤哉使也言有光也樓臺映白日絲轡小馳衣冠拜紫宸綸音遄下某起觀宣夜跂敬明河方濶焉北樹之題乃贈以南金之寵跫然三復愧此七襄某頃綴楚軺毎懐綿來牋天從欲回卭坂之車便地養親得江南之舎永惟錫類不隔善隣襞積阻心熒煌在目某袖分蕤露才劣錦雲雜下俚於九成發宗工之一莞隃瞻蓬翠工輯蕋珠氷桃碧藕之清凉福英禄華之郁穆臺容所戒鞭影是趨   回陳侍郎   某伏以回車卭坂請自效於林烏得郡江南取已捐之竹馬綢繆錦覆緹襲衮華恭惟某官麾斥八極之風雷巻懐九天之星斗古靈袖中之藁屢薦時賢温公洛下之評不遺人物遂使忝求芻之寄從而諧啜菽之私某半竹奚堪儷花甚寵想五畝青山之樂願請訂金懐四愁明月之詩曷酬贈璧謹具劄子申謝伏乞台照   與湖南交代廖提刑   某汲濂香裹側厘裔忞忞于主進吏昭交好也首祈■〈糹千〉省兹者伏審濡絲星轡弭節霜臺紫蓋撑空開雲烟之五色繡衣立漢灑冰雪於九州號令一新江山胥動恭惟某官金井玉淵之丰度簫鐘瑶虡之聲名老氣崢嶸吐鼇頭之山碧清文流灑貫龍影之潭星凡踐敭中外以來皆推行忠恕之學惟刀劍狃楚氛之惡賴旗旄指漢坂而驅于疆于理于南來宣王命其刑其罰其審曰惟民中汲湘水而滌瘡痍豁衡雲而燭幽枉禮樂遣使臣也於昭原隰之光衮繡歸我公兮遄任朝廷之重某頃從岣嶁下一拜狀後繼得旨以臬事屬之宋史君某遂於正月末解維而西先花朝之四日抵雲舍禊前奉重闈至空同上俯仰半菽皆矞燾賜也第念夙縁結習實開衣冠百世之好乃不克迎拜馬前面奉龜組江海契濶有足念者近得之東西行人始知■〈蜀攵〉節前玉節道盱境以時考之此際久建牙楚觀上矣某不勝為湖南一道賀舞後木人蕭然音節納之錦覆過者化之亦以自賀也某春杪得府第所遣荅書仰佩篤敘數月念念嗣音相望泬寥邃坐不敏慈想建臺有俶謹跽下風傾此襞積臨拜無任馳泝之至伏乞台照   與前浙西安撫李大卿肯齋   某頃從湘花間解維而西也故人意厚掉酒壺三十里而飲餞之風飄飄兮吹衣芳菲菲兮襲予呴喻篤緻一何勤也回首江空明月千里因念向留楚觀望午橋鐘鼓不隔簷陰從容玉麈曽不能以數數矧今去之汀洲杜若間蓬弱三萬不趐明河在天瞻仰夙夜如此悁結何某共以某官懸黎垂棘瑶簴簫鐘崢氷雪走雷霆精神麾乎八極沮金石諧韶濩文采被乎五音維今江濤正須人物外之而北門筦鑰内之而西府樞機亶惟老成具有經濟青山五畝未容寄傲之深黄道九天佇看傳呼之近某丕承矞燾先花朝之四日抵雲舍又十日奉重闈泝灘而上禊前抵郡抵賤事乍入沸糜不免轇轕既三閲月遂就簡平親老安徤如常半菽俯仰皆錫類之及惟起視四境山長谷荒赤子龍蛇未易帖服商距馳河凜乎其未濟教思無窮惟勿替宿昔重訓飭之泰寇一段某未了事而去日夜念此半年師旅數州抒抽為空疽根仍存憂曷有極今聞罪人斯得黨類悉就殱夷我愛桐郷屐齒為折顧撫摩凋瘵鎮定危疑湖嶺間方來正欠工夫耳洛中花竹平安悠然長思當必及之某數月念念專襞立起居及今方走一介不敏甚矣未繇佳晤暑氣方服願言金護玉持以副蒼生之望孤臺有委一唯鞭影所向某臨風馳泝之至   與劉吉州漢傳   某介恃薄雲之誼忘其爲瀆僭有願陳吾郷歐陽巽齋先生講學天出從遊滿門登科三十年獨處環堵晩見召擢一再登朝先生居之淡如也其修於家終日清言接引後進未嘗為儋石謀捐舘之日槖無贏貲諸生為集喪事悠悠人生惟死乃見真實嗚呼先生之風可使懦夫立也其子沒字資深世先生之學頽然布衣禁路諸公毎以郷先生殁而無澤為闕典有欲從化地言者人情好徳信不相逺先生不以貨財遺其子而資深亦復能守拙甘貧酷與乃翁相似區區謂文獻所屬吾輩當相與輔成之大監樂善若不及又於巽齋為庚午同朝儻念其孤侍分廩俸月資送之使先生有子不至乏絶非惟使為善者知勸而名公念舊下士之盛心所風厲逺矣某旦夕亦謀具辭幣聘資深至郡齋庶幾前軰之典刑斯文之宿昔念同志孰有如門牆者故輒以書至焉當暑紊聽慚汗瀋流伏乞台照   回兩淮制使李端明庭芝   伏惟龍虎魁傑手提鈇鉞重鎮東郊淮山崇崇江水不波施於南土隷也跽敬階符等威有截不圖親灑衮翰賁之榮光下土伏讀感激某仰承寵戒信豐趙宰真古大臣勤小之威心趙於某同年宿相厚今又得以郡邑聨好人事結習非偶然矧知出自晉公門下他日稱吾榜得人有所受之矣謹具劄子百拜控謝藁秸萬罪伏乞鈞照   回岳縣尉   惟中興之初先武穆王手扶天戈忠義與日月爭光名在旂常功在社稷天報勲勞克昌厥後雖百世可知也縣尉生北平龍虎家而又偉然植立誰不知敬幸出結習乃託一日之嘗僚刋諭批厯亦既欽承逺畀鱗緘為禮過矣   與洪端明雲巖(名燾)   十歲在湘中專人詣越拜起居遄沐報教以門牆一介之舊撫問所及勿替引之相望廓寥感戴不可言喻繼閱邸狀欣審端殿陞班安車就第于彊于理既了旬宣某水某丘逕歸遊釣恭惟驩慶欽以某官中朝耆舊前輩典刑早歲驅馳持國子華之並出晚年脫灑盤洲野處之所無今世浮沉畏途不知止足者勿論固有掛冠請老欲一日婆娑里門而不可得者先生袖手版還丞相天目山中逍遥野服獨立於得喪寵辱之表眞天人哉左轄頻虛上方側席只恐禁中朝出傳宣天使夕至未容公久作碧山學士耳某堂有重慈今年八十有七昨者將指而出牽於行路鶴髮不容迎養歲晚力扣化地乃畀麾章貢家園相去三百里一葦可杭闔門二百指皆仰禄焉此先生矞雲所覃某到郡後頗與郡人相安日來四境無虞早收中熟覺風雨如期晚稻亦可望惟是力綿求牧來自方長凜乎淑後先生襦袴舊譜出其一二以惠緩之蒙戴而行敢不知賜某於左右缺禮久矣謹寅奉赤紙申緑野平安之問采采澗芹犯嚴悚仄未卜誾侍願言觀頥視履益扶神明以慰中外屬望臨風拳拳   與贑州屬縣宰   顓有公稟保伍本領在於隅團比者郡家稟使者之命欲於十縣從新整刷一畨見之公文固已詳盡所謂差過隅團蓋所在積弊有公差者有買充者正在賢令尹用其明焉可因者因可革者革按之舊籍參之僉言一日而可決也使者屢問及此却望辦以敏手月末如期申來隅團定則保伍周保伍周則盜賊弭郡之所以蒙成也而縣亦職有利焉申嚴出甲榜比想皆已家至今有賞罰鏤搒煩更徧揭   回袁永州   某引首三吾環清匯碧神仙人居之坐隔千里方嘆衡鴈之參差緹騎秋風落我虹翠跫然瑶華音之在耳也恭惟某官以羔羊素絲為節槩以清霜紫電為精神以布帛菽栗為政事自擁千車來照二水發舒家學一二便足以破奸膽甦民氣期月而可百廢具興萬石山中遂為古潁川渤海郡眞刺史敏手也清廟訪落諸侯來朝風聲堂堂歸植千載某承乏便州僥倖娱侍庭空無事年穀粗登凡前此龍蛇之淵皆屏跡絶影要是忝教宿昔陰有以惠利之然親意亦復念家旦夕皈命香火歸哺山之南水之北矣逺道寄將有實其庭吾味之厚不翅懐連城而佩明月也臨風慷慨亟此馳謝尚猷緝繭申候起居伏乞台照   賀京尹曽尚書   某兹者共審露綸渙渥星履陞華東澗西瀍冠十連之元帥南昌北斗表六典之地官丹屏雲開紅牙日麗恭惟某官依乗日月吞吐江湖直氣摩空金天晶之錯落清規照世玉井水之紺寒自嵗歲於鸞聲遄峩峩乎豸角文章大手南豐先生政事十條小范老子出袖摩霜之鉞坐吟巻雨之簾眞侍從歸拜於甘泉慈父母來臨於京兆乃由太一徑陟文昌氷懸雪夸而朝望孚日暖潮平而民氣恱儼衣冠於建禮益鎮千■籌帷幄於延和遄歸兩地某喜傳除綍阻趂賀綦五緯明霄望龍泉之秋色九河流潤懐虹翠之春暉謹具劄子賀申伏乞台照   回曽知縣晞顔(號東軒後除御史)   某去秋知紫氣飛度鴈峯法不得相候西風徹棘新雨來車知必不我遐棄也未幾喜聞玉垣飛檄榮甚錦歸交臂參差殊重回首今年出湘之日乃千騎載入湘之時又不得相隨雞豚社中一數契濶相隔耿耿心知不圖帳犀逺持五雲下賁虹翠笔墨淋漓起敬英妙而繰藉所及不敢當不敢當某堂有重慈自髙安歸後十年不克迎侍昨嵗叨節本不能出請祠不獲命姑以單騎驅馳非其欲也轇轕白雲情表連上君師天地之造畀之便州非徼福頴遺端不及此千里逺將折寄何厚衣被重襲其宏多矣乍理摩沸稟對皋晏薄附芹心非所以為報也蓬萊玉雪小寘之松竹間會有新編倚布婁賀   回曹連推宗甫(名尹)   某瀹頴廉清起而謝所蒙東嚮亹亹一拜幾何年西方美人豈不夙夜飛鴻踏雪閴其廓寥去年漫浪行湘於東軒公甚相厚朅來入境又日從巖山先生遊獨於吾泰宇何其濶如也春榜既開聞謝家鳯毛世科盛事芙渠勝處僅隔庾梅毎念擘牋冩此襞積乍入沸糜中墮此不敏而琳琅金薤巻五仙雲氣下之言念知心喜而不寐吾泰宇以乾坤清氣皛皛銀河朝發軔兮咸池暯曝鱗於沃焦以其時可矣河陽幕中雲飛川泳老子倚胡床誇有此客佇由黄金臺徑上青瑣闥某單車馳岣螻下十閱月大行白雲繚繞清夢陳情一再天髙聽下畀以便符奉重闈抵空同三見蓂莢矣郡稍簡靜得遂半菽歡皆錫類所及也渠渠然頌不以規望塵辟易芳菲逺道第懐我私聞車馬行色且旦夕出領某倘未以罪去得握手道舊豈不快哉占謝蕝如馳遡一碧   回李本中   某一節稍踈聞問千里相望方賦所思得手書讀之展轉清話慰此契濶某數年以兒女講授為琴書累發初啓蔽作成方來三世交遊此意不敢忘去區區出山親老不任行役雲龍隔絶不得日奉從容本中獨處寒齋覺户外屨不至靜中倍有方冊工夫然門可張羅庖隷自放所以奉師者必甚■〈卤,夕代乂〉缺負愧奈何諭及小子年漸長當學聲律尤認眞至第此兒自以為得師甚欲從師學而學焉又念吾先人以賦起門重於改作貪賢且奈何今姑遵來教擇賦師為代但未知來年有意他出否倘有圖回某雖江湖懸隔豈無可效綿者拳拳此衷亦以屬之新昌弟唯命東西矣敬憑使稟控别牋薄物少寄芹私令祖困學老先生尊候多福侍邊乞道起居   回長沙傅縣尉合   某他日接玉泉於涓涓中去之十年君且撫汗漫神變化而為龍已髙言軋霄自當向上位置需雲岳翠不淹騰踔乎豸府知心貽書道君出處之槩廣文又緹襲琳琅以來目中將快見緇之好也敢不預戒行窩汛掃以俟雖然落木荒凉之境飄風潏蕩之蹤以君堂堂發軔而肯相從於庖俎問此意攜持琬琰者不屑也吾意不薄惟君熟裁之持對不敏切惟照寛

  ●欽定四庫全書   文山集巻九  (宋)文天祥 撰  ○啓   上權郡陳通判■〈山上咼下〉謝解(乙夘舉送時弟璧同薦)   是邦大夫賢者聿新道藝之賔興吾黨小子斐然得遇功名之主宰僧彌出法護之右越石居楚金之先人羨二難已叢百媿竊惟奎開我宋箕壽斯文堯叟以壯歲拏魁堯咨為之接武子由以弱冠登第子瞻至於聨芳孫何齊孫僅之名宋祁遜宋郊之榜韓家閥閱呉氏簪纓皆一時兄弟之傑然乃我朝科目之盛者甲於江右未若廬陵名耀帖金以一門而五董筆香氊墨不十歲而七劉或踵接於童科或肩摩於胄監輝煌簡冊雜還衣冠至今文水仁山猶想流風遺俗雖巫步亦期似禹然賜賢何敢望回如某者技等飛鼯才長縮蚓故家喬木借秭歸舊峽之陰宦録雲萍分白鷺餘波之潤勘皇祐牓帖久寒石室青氊閱癸丑狀頭曽入本心墨譜恐負前人之弓冶勉為今日之箕裘有嚴君焉唾棄萬年之諂味難為弟者誓齊兩到之英聲故唯諾怡愉之間皆切磋琢磨之地晨窻花露滴乾硯眼之鴝夜帳木油剔盡案頭之蠧以孝弟忠信為實地以功名富貴為飄風非六六餘子之儔有飄飄凌雲之氣自染指時文之鼎即梯身季考之階愈出愈竒頗類黄絹外孫之虀臼屢選屢中幾成翰林學士之葫蘆遂令伯氏吹塤仲氏吹篪過辱庖人繼肉廩人繼粟方嗟雌伏未遂雄飛適槐粟之揉黄偕棣華而拈采擲畨骰子同拏喝六之籌彎起弓弦共上中紅之垜天開雙眼地放一頭渴睡漢平白解嘲揶揄鬼分明束首二旬賜第皆以沈内翰相期十八奏名僉謂劉學士可繼使小子自此升矣皆先生進而教之兹蓋恭遇某官秀孕天台英蜚帝學萬乘器可擎唐桂五色線要補舜裳器古罍於盆盎之中韻黄鍾於雜優之地一從分刺名雖沂郡之王祥兩屈護麾實則潁川之黄霸斯民廣厦吾道泰山螺川醉多旨之春風燕寢樂近民之暇日政安赤子解弄挺之亂繩兵撫清人戟攘釵之横蘖雖借我二天之有幸恐尹京五日以趣還兹以題輿委之勸駕至若豆箕之朽質亦該花帖之榮恩是宜拂楮雪以牋誠候屏星而布謝誓當鞭策不負揄揚諒大賢何所不容知孺子尚或可教晉公得二俊才士不無汗赭於前修古靈薦三十餘人尚冀牙緋於後進   上倉守李愛梅謝解   執鞭而御於君風裁乆欽司隷推轂而輦其正天人幸遇翰林欲借方寸地吐氣而言敢操盈尺紙循廊而進切謂烏河陽方司鎮鉞石生隨就禮羅王豫章未下使車荀爽已騰辟剡蓋人非卞和玉閟石竅而世無伯樂駒困鹽車必假先容乃梯後進切念某策非魯客材僅莊林自垂髫逮二十年知肄業為第一事家庭自為庠序要祖廬江興學之風文字懶傍門牆帷準石室立言之法遥睇故家之木勉為良冶之弓子玉應而父金舂伯塤唱而仲篪和夜桉剪燈帳幾成墨凍窻呵筆火不思爐每因染教於芹香屢獲聨輝於萼集角能戰蟻占序榜朋社陽秋過許洛中之陸郷評月旦謂非呉下之蒙曩踏黄槐聊窺斑管合三萬餘於圍棘争六十八之帖花如小子者車載斗量况有司之沙披石汰誰謂燭几駒窻之際遽蒙黄鍾罍洗之褒風健鴒披騰北海一雙之鶚雲横鴈趐摶漆園九萬之鵬必侍郎氊筆嘘而送之則進士虎榜自此升矣兹蓋共遇某官百梅風格八桂雲仍羅眙門兵甲於胸中漱淮水淵源於筆下風檣陣馬不足為勇長吉之文章景星鳯凰快覩爭先王濬之名望早躋顯第徧歴要途嘗膺北闕之詔綸出領西江之衣繡兒童猶誦君實野老皆識元城惟虎城舊治嘗屈典麾故螺水重來又新持節蘇疲民於恩露清奸吏於壺氷坐念鉛為銛跖為廉安有書如絲官如眊粲連檣粧執樂舊句重賡繒閱庫粟埋梁新謡繼作兹屈皇華之使就延鳴鹿之賔某忝以釡箕玷兹玉笋敢不淬庖人之刄誓無荒陸氏之莊云云賀   呉丞相革   再登鉉路首冠鈞庭以進士為名臣兩朝倚重以儒宗為宰相四海具瞻天啓聖衷國有生氣某官洪深而肅括光大而直方喬嶽泰山微細悉歸於涵育青天白日奴隷皆知其清明頃天子以為股肱舉海内望其風采霖雨未浹而收斂神功泰階未平而韜閟光耀共借温公之歸洛猶期潞國之還朝偃逸藩維久鬱衮繡歸公之望均調鼎味復端鹽梅用汝之司公卿大夫交笏相慶兒童走卒舉手懽呼顧中外不謀同辭在古今未始多見斯人之望既切賢者之責方新維今言路之不通最為天下之大弊縉紳以開口為諱事城闕以遊談為危機如人一家情睽離而衆侮起如人四體氣壅底而百病生多故之由一類諸此枰更子改柁轉舟移惟從衆謀可以合天心惟廣忠益可以布公道盡解羣疑衆難之會克有榮名成功之休其惟我公望在今日某瞻依有素慕戀惟深適造闕以戒嚴聞揚庭而増抃以書上光範先伸賀厦之私於人見歐陽行展摳衣之敬其為懇切罔既敷宣   謝吴丞相   渙號揚庭方慶昭文之命蒙恩詣闕適修進士之恭喜當風雲際會之秋得囿天日照臨之下輒陳短淺爰叩髙明伏念某才不逾人學未聞道雖家庭唯諾之教動欲行其本心然山林朴野之資知無補於當世頃得備地官之貢遂及登天子之庭一第策名既有慚於負乗三年讀禮幾無意於驅馳宸命光華自天而下聖恩廣大如海斯涵遂令參京兆之謀仍許奉團司之表靖循僥冒端出庇存載冊戒行將下天威之拜彈冠稱慶遽傳公衮之歸重惟栁氏之碑曾辱燕公之筆讀聖主偏親之語佩教方新仰先生長者之風銘恩莫報矧復更新於弦轍自今密邇於鈞陶喜如其辭有莫能賛兹蓋共遇某官兩朝舊德一代偉人金鼎調元曾接沂公之轍玉龍擎重再持忠憲之鈞屬逢當軸之初與有得輿之慶某敢不勉攄素學圖報明時仰台宿之麗天既近輝光之照占赤雲而赴幕尚依覆燾之仁   先生之父革齋先生墓誌銘乃江古心撰履齋題蓋道體堂書   謝丞相(除祕書省正字日)   竊禄叢祠方重素餐之媿備員蓬館遽叨黄紙之除由大鈞之無垠故小子之有造輒攄短淺庸瀆髙深伏念某大江以西一介之下幼蒙家庭之訓毎欲行其本心長讀聖賢之書初何補於當世從事一研起身諸生偶遭際於聖明獲僥逾於科第君恩天大若為報稱之圖流俗波頽常有激昂之志當前年之赴闕適强冠之臨江親見主憂之時不勝臣辱之義陳師江滸悵無一障以宣勞奏疏公車倘冀九重之易聽奔命而歸田里舉目而盡干戈江逈川平非賴整頓乾坤之手糜沸雲擾幾無戴履天地之身骨肉幸全於山林頂踵皆歸於造化琳宫香火揆始分而已逾石室詩書尋初心而未究敢圖菲采獲備茹連使當登崇俊良之時而秉校雙圖籍之筆賢人在内幸無正朋字之譏世運方平雅有讀祕書之暇顧兹甚寵非所宜蒙有懐負乗之慚無任循牆之懼使之得進退之正所以報知遇之隆兹蓋恭遇某官勲在王家澤被天下圭瓚秬鬯侈召伯之來宣衮衣繡裳大周公之歸相既仗笞箠而定大難將興禮樂而開太平遂使乾清坤夷之餘轉為小往大來之會至如公選亦及凡材某敢不勉企前修恪持素節彦博未至堂上已先蒙許國之知器之既入舘中當不辱温公之薦其為懇悃罔既敷陳   謝皮樞密龍榮   領香火於祠宫幸書下考校丹鉛於冊府誤玷中除由泰階六符之光為廣厦萬間之地輒裁牘記仰謝鈞慈切以登羣玉山夙號麒麟之勝持三寸筆將刋魚豕之訛是為朝露之清班必極人材之公選我聞在昔公惟其人晏殊之學問楊億之文章仲淹之聲名器之之氣節苟非其類不在此科伏念某學不知方仕未能信尋千年之蠧簡早慕伊顔得一第之鵜梁終慚晁董深考國家之典毎由舘閣之途知負乗之懐慚恐顛隮之速咎故方筮仕已即丐祠尚口乃窮頗愛山深而林密觀頥自養徒羞月費以歲縻敢圖楓陛之疏恩俾處蘭臺而正字正恐不免耳其何以堪之靖循僥冒之由端出陶成之辱兹蓋伏遇某官清朝良弼名世大才燮贊化原大尊主庇民之道均調皇極普薦賢報國之心遂使疏庸與叨拔擢某敢不恪持素節勉企前修讀木天汗漫之書尚求指教陪丹地深嚴之幄何幸身親懇悃罙深敷宣罔既   謝何樞密夢然   范質傳衣曾侈和公之遇仲淹入舘復蒙元獻之知使諸公而與同升豈門生而不知報輒伸下悃庸叩中樞伏念某石室孤寒青原落魄幼被家庭之訓頗欲得其本心長讀聖賢之書初無補於當世從事一研起身諸生偶持觚翰於南宫獲遇鑑衡於北面鸞鳯杞梓舉集權公之門款段駑駘誤登伯樂之廐名姓雖塵於函丈足迹未造於仞牆山斗之望彌久而彌穹畎畝之蹤愈踈而愈隔閉門自守知尚口之乃窮遯世無求惟觀頥而自養凡竊禄奉祠之日皆省身念咎之時承明之廬著任之庭未嘗意想寂寞之濵寛閑之野遽拜寵光胡為乎來哉是有其故矣想木天之清峻望丹地以凌兢顧非麒麟鸑鷟之英其如亥豕魯魚之謬深有慚於負乗敢自己於循牆兹蓋恭遇某官名世鉅公清朝良弼持樞贊化共調傅鼎之梅報國薦賢不種狄門之李遂令公選亦及凡材某敢不勉企前修恪持素節就中書而見座主將求一介之先容以進士而為名臣尚賴終身之保任   謝江樞密萬里   領祠宫之香火敢望彈冠掌冊苑之丹鉛誤蒙推轂薦非由於識面事眞可以語人頂踵衘私額手奏記切以觀逺臣以所主孟子以言進退之閑遇大賢而相知韓公以為遭逢之盛蓋受恩非天下之所少而知己得君子之為難乃若初無左右之先容獨受門牆之隆遇以古道之相與尤人生之至榮伏念某才不逾人學未聞道雖家庭疇昔之教動欲行其本心然山林朴野之資知無補於當世執經而後承恩以來念景行在四海之達尊而科第非終身之能事頗欲自拔於常人之類庶幾無負於上帝之衷頃趨闕下之時適際江干之警主憂臣辱念我生之不時外阻内訌繄禍至之無日因撫躬而思奮遂投匭而獻言當時破腦而刳心何啻焦頭而爛額有倉卒等死之慮無毫髮近名之心六太息之陳豈曰賈生少年之過三十字之獻幸寛邭模東市之誅逮時事之既平滋人言之無據小體者戚其失措好事者髙其得名痛痒無知者以文采為賢操挟不正者以譁競為議匪躬之故俱莫諒於初心尚口乃窮嗟難行於直道既奉祠而竊禄顓閉門而讀書未可與俗人言姑盡吾分内事不謂見知於長者遂勤延譽於諸公承明之廬著作之庭未嘗夢想寂寞之濵寛閑之野遽沐寵光非華衮有一字之褒何弊帚増千金之重雖深慚於負乗然幸出於鈞陶永堅乃心欲報之德兹蓋伏遇某官清朝碩輔昭代真儒胸中括石渠東觀之藏海内仰天球河圖之瑞睠惟世道深屬我公整頓乾坤共屹江流之柱獻納日月入旋斗極之樞非徒耀不世之功名將有意太平之禮樂凡今小往大來之會多出前推後輓之功遂使踈庸例叨拔擢某敢不力持素節勉企前修稱彦博於都堂幸借郇公之譽薦仲淹於舘職敢忘元獻之知   賀江左相   大老造朝元台正席歸公有衮繡我來自東用汝作鹽梅王置諸左三台明概八表清夷洪惟我朝相業之隆莫如元祐家法之懿潞公平章軍國司馬實位昭文正獻議論廟堂微仲嘗升左轄或以學術眞純而輔君德或以人物直諒而當帝心續遺響於先秦兩漢之前文章鉅麗挺雄姿於黄河泰山之上器量崇深此自古之難兼蓋于今而獨見共惟某官行關百聖名塞兩間于前寧人期之以伊尹傅説今從學者尊之如韓愈孟軻尚論公之平生有報國之大節以君子不用為我恥以小人未退為已憂童兒婦女知其血忱搢紳大夫想其風采自其驅馳外服出入中朝洛中偃仰之年江上經營之日以至贊先皇之大政參嗣聖之初元賢與不賢一言定其可否用或弗用四海視以重輕卓然一時人望之宗展也三代王佐之事屬登庸之伊始問夢卜以孰賢朕安得斯人哉固無踰老臣者乃申帝指乃穆師言金甌覆崔相之名銀信趣鄴侯之覲朝士舉笏相賀都民遮道聚觀天子引見以勞歸東朝出饌以錫宴遂由政路徑秉國鈞先天下而憂斯能後天下而樂有聖人之任將以行聖人之時莫難得者海内相望之深最罕遇者君子氣類之合方今師維尚父右舉皋陶贊襄於都俞之間寅恊於和同之際鈞無垠而播物相天地理陰陽鼎有足於承君安國家定社稷昔講於洙泗者困道路之厄而學於河汾者抱禮樂之慚道之行歟時則可矣俾我后五三之盛眞吾儒千一之榮某猥在山棲欣逢庭冊親見上下龍雲之會豈從門闌燕雀之私陽翟歸耕回首舊時之學士徂徠作頌傾心今日之太平慶抃情深刋摩語淺   馬右相庭鸞(號碧梧)   紫宸播告金鉉登崇歸周公於東方來大老舉皋陶於右復得良臣九鼎尊安三靈開懌自馬服君之著姓至伏波氏之封侯燧進侍中特超居於外府璘遷僕射姑借重於將壇惟賔王起自書生在貞觀號為眞宰然以草茅之踈逺出於羈旅之遭逢未有親拔巍科素居清望布衣之極以一編為帝師都門之中不十年至相位於皇盛舉夐掩前聞共惟某官得聖人之和抱王佐之學髙山蓄泄有潤澤萬物之功太極渾涵無運用四時之迹自顒昂搢紳之日已雍容廟堂之風告后惟良有謀猷則順于外敬王如我非仁義不陳於前其出處不可瑕疵其喜怒未嘗形色龍潛羽翼栽培不世之風雲鼇禁絲綸醖釀後來之魚水先帝畱之為宰輔之備主上待之以師傅之尊徑邁羣公徧登兩社或主東聽之典故或參西事之經營鄴侯之跡大竒安石之名愈重兩宫明聖一老辯章既峻昭文之迁遂正集賢之拜朝家用元祐之故事學館獻慶厯之頌詩儒者之遇僅有而絶無天下之望方來而未已簡淡獨周於事物晦叔所以有立於潞國司馬之間忠恕不離於須臾堯夫所以無媿於正獻微仲之際前哲之風流未逺太平之幾會有開豈特輝簡冊於二百年之前直將植風聲於千萬世之下某喜傳鴉字驚起牛衣知廊廟之有人為國家而増氣昔通政府無書或詭於門人今誦相庥交賀敢遲於朝士其為抃蹈罔既刋摩   通章簽書鑑(號枕山)   兹者共審渙號明廷晉籌宥府風生黄道衛宸殿之凝嚴星度紫清煥斗杓之赫奕眞儒無敵中國有人竊惟我朝之盛明最繫君子之翕合永叔之參兵柄在魏國位平章之時堯夫之贊樞庭當潞公判重事之日于以笙磬治平之政于以塤篪元祐之功若稽前聞復見今日共惟某官知周而道逺仁熟而義精和風甘雨慶雲備四時之正氣髙山深林鉅谷名一代之魁人當屬者為小官之初已淵乎有大臣之器誰起諸國人之謗我衣而■〈礻昔〉之我田而伍之公眞大丈夫所為匪席可巻也匪石可轉也突兀南都之鐵壁巻舒滕閣之朱簾在江湖在朝廷時人望其大用為臺諫為侍從識者恨其已遲六飛之馬莊重而不馳萬斛之舟舒徐而後進厥今天助順而人助信大在廷而細在邊江漢沔水朝宗載揚我武夙夜基命宥密無競維人遂升兩社之班爰贊五兵之本宰相計安宗社太師時游廟堂參之以運籌帷幄之神輔之以折衝樽俎之密衣冠盛事具四方巖石之瞻衮舄一堂有三公鼎足之勢適觀大業丕建隆平某盥耳山棲傾心廷播親見天地雲龍之會非為門闌燕雀之私傳江兩宗派之圖敢云入社誦徂徠聖徳之句請繼作歌抃蹈之深敷棻則淺   賀倉守趙編修端齋   侯藩課最庾節陞華常平專斂散之功廉察展澄清之志有識交頌不謀同辭共惟某官璿泒清流玉班雅望早贊樞庭之畫遄躋府寺之崇結知前旒試庸外服幸甚趙大夫之日來臨歐六一之卿廟堂知其為循良田野誦其為豈弟二天不啻兩年于兹雖明公屢上丐閑之章而天子正深倚重之眷爰畀茶鹽之任聿増麾節之光鮮于一道福星式快輿情之望晉公三司眞使行膺御札之除某仰席庇休倍深欣抃大厦成而燕賀敢修奏記之恭六轡沃而駰馳實切執鞭之戀其為贊慶罔既敷宣   回瑞州羅權府   遥瞻松雪久羨檗氷簾捲西山撫輿圖於錦水書移東里醒午枕於桐郷寵委新編輝生棄弁天髙地逈諒碧落之知心日光月華看紫微之潤色謝私何限嗣敬以陳   回吉州繆守送端午端午   賜衣漸傳璽召昌陽薦俎忽沐珍頒行人賁然來思野老為之驚見某官心清於水仁行如春岐麥詠漁陽方騰善政角黍記荆楚尚念流風亦分百索之餘逺及一廛之陋某倐驚晼晚良感慇勤剪綵艾以為嬉强酧佳節對燈花而作報多謝故人   回朱約山賀生日   郷有達尊獲在嫡孫之行我生初度誤蒙大老之知庭實駢羅使華驚見共惟某官世間活佛天上壽星棄萬户如張子房而壽考逺甚頷諸孫似郭中令而精神過之尚憐蒲栁之新姿分以松椿之餘福既受賜矣細吟香山三十六之詩何以報之還祝崆同千二百之壽   餽朱約山嵗禮   歲無多子驚爆竹之倐來盤有五辛喜屠蘇之未至■〈日卷〉時大老萃止繁禧喧櫪馬散林鴉遥傳嵗頌臥籠兔横盤鯉聊見郷風   回前人餽歲   一壑棲遲不覺歲年之晚五雲飛墜頓生草木之春分四老之玉塵起初平之白石某官陽和著物壽極當霄門有垂車換桃符之新句庭多戱綵沸竹爆之驩聲猶推椒柏之芳馨散作茅茨之光寵某肅登嘉貺祗佩盛心嘆巷北之揶揄吾癡未醒祝樽前之强徤翁醉何妨   回前人賀生日   富公七十九歲嗟九老之不如潘岳三十二年覺二毛之已見方揆余之初度忽惠我以好音疇昔折輩行之謙從今悦親戚之話永為好也長歌白雪之章還以事之願壽青山之約   回彭知縣賀生日   潘岳閑居已覺二毛之見盧仝破屋忽驚三印之來愛之欲生錫以難老親戚情話若是綢繆宇宙吾生不勝感慨矧復贈我永言好之讀三星行誰解嘲於南斗壽八百歲尚徼福於彭城   回太和趙宰賀生日   三載淵明幸相望於五栁今年潘岳覺已見於二毛懐哉好音賀我初度愛之欲其生也忠焉能勿誨乎一鶴自隨約青山於未老双鳬何許感流水之相知   回太和趙尉賀生日   潘岳閑居已覺二毛之見盧仝破屋忽驚三印之來為此大小年之光異哉神仙尉之寵錫以難老愛之欲生陽春白雪之詞眞成寡和流水髙山之約安得相逢   回胡宣教賀生日   春華如水驚三紀之流光夏緑滿園又一年之初度方拾薪而煑瀑拈擷草以供茶敢意虛谷有來庭實錫之厨珍以起其牢落將之篚厚以申其慇勤門外桑弧自歎男兒之老里中羊酒敢忘親戚之情   回蕭子蒼賀造居   杜門掃軌方尋歸隱之盟依山結廬聊作奉親之計正辛勤於結構辱折寄於芳馨室虛分坱北之春庭實委繽紛之既想兒郎之歡喜共舉草堂謝介使之勤渠寄將梅驛   賀朱太傅得祠   楓陛疏榮蕋宫領秩平分風月暫横緑水之舟寄倣烟霞新入壺天之宇相羊得所進退有階共惟某官一世精英盛年華要春風滿座人知公掞之懐雲谷讀書我得晦翁之樂聞已速夔龍之武未容髙鴻鵠之飛某同志有人相期何許臥篔簹谷正尋白水之盟望麻姑山輒致黄冠之賀   送韋主簿成功赴宏詞科   徑辭矮屋前赴大科開五十難以試教官是名上等分十二體以取詞學尤見宏材慶熊魚之得兼觀龍象之第一某冬烘白昔晚歲相期乆此妙音不到蓬宫之處看君名第又光杏苑之年   回廬陵趙簿   投贄我輩蓬蒿正堪羅雀美人錦綉上有棲鸞懐哉六謙持此三過某官鳯其翽翽麟兮振振吹大乙之烟藜歘然特起織天孫之雲錦燁乎相輝有是簿耶自此升矣某細敲白石遥想緑綈看南山之雲惠而好我穿東郭之履欲往從之   回吉州陳守緯(台州人葉西澗表親大常丞)   分牧龍藩此非子坐退耕鶴隴乃得公書紛六轡之光華亶一廛之榮寵某官照人白雪有脚陽春蒙福凡十萬家民歌載路薦人至二千石相譜滿門籍甚嘘枯居然起廢某豈堪作吏眞足為垊儻一壑之無他維五雲之在上吟詩自樂退求元亮之心設榻相看徒感陳蕃之意稟酧不敏摧謝未央   賀前人除福建倉   藩條報政庾節敭綸雲閣森嚴上接神奎之府天囷明概下臨須女之虛天啓九遷民爭二竟共惟某官渾金璞玉甘雨祥風家有旂常籍甚東山之名姪身雖朱紫依然太學之儒生蚤騰駿馬於雲霄遂主神螺之風月人懐惠政帝有恩言奪南國之二天遺東甌之一佛常平典在武夷之文獻可尋宰相時來文穆之聲猷孔邇某退耕滕野喜趣曹裝輒持行李之恭庸展塗芝之慶事大夫賢者庶自附於攀轅以我公歸兮將不勝其賀厦其為頌抃曷竟敷陳   賀劉省元夢薦登科(辛未省元甲科第九人衢教)   蘭宫拔頴甲第傳臚過千曰俊過萬曰英人間徤筆第一為魁第九為弼斗北修名柯峰翠濕於飛纓泮水清摇於振鐸行撤皋比之席即歸鷺翿之班某正僻耕寛遂稽箋賀賦雲山之紅樹焉得往從摩石室之蒼苔不堪持贈   迎寧國交代孟知府   共審肅將一札言牧雙溪紫馬西來照旌旗而出色玉麟外遣覺篆籀之生輝上日先庚懽聲旁午竊深慶抃欽以某官羔裘豹裒玉質金相說書而動京師素積行祕書之學把麾而去江海重為賢刺史之勞少稽漢郡之三公嘉惠建州之千里某久哉望歲際此行春宛水明樓已敬虛於中舎昭亭簇騎敢先候於前茅謹具申聞伏惟丙照   除湖南憲通交代李樓峰(李改除漕)   東風一道喜鵲錦之生花元日十行愧牛衣之換繡幸甚葵丘之新好託於杏苑之舊盟一介施先七襄敢後共惟某官負宇宙之志出文獻之傳髙山深林世載其魁傑青天白日人知其清明地望接乎西平聲名垂於北斗瑶編玉牒參天上之神仙紫界粉牆隔人間之風雨盍鳴珮而登馺娑乃弭節而下崆同民五袴而牛瀆滿家米萬檣而蠶桑遍野屬凝旒之西顧遂持斧以湘行風動褰帷祝融七十二峯之雲曉星沉貫索太微二十五宿之芒寒江春洗蘅荰之愁庭晝臥桁楊之影方山摇而岳動俄斗轉而星移五丈原之流馬木牛運於樽俎八景畫之晩鐘沙鴈同是江山我公之二界無爭先君之四封如舊然而江濤如許原隰謂何温公嘆子駿之福星不宜居外文正服張公之大體引以歸朝爰重中權式光前軌某生而骯髒分也嶔﨑飲蘭露餐菊英哺烏有味裂荷衣焚芰製夢鹿何心毎為梁甫之吟有感長沙之賦曩於飛輓徒觸危機今見平郊猶驚曲木賴有同年之宿昔互為一日之交承春為秋先秋為春後甲入乙舎乙入甲家曲江會上之風流南岳雲邊之禮樂荆俗相傳於佳話蕭規幸淑於前猷睇駰駱之光華敢云並駕隨雲龍而上下儻許執鞭欣蹈之私誦言莫既   賀前人改除湖北漕兼知鄂州   日陛揚綸氷軺作屏北斗丹梯勾陳玉檻聨郎宿於天階渚宫碧樹巫峽青山迎福星於江夏光稠符玉色動轡絲共惟某官鐵馬行空金虬騖海離離珠璧府懸黎垂棘之光耿耿斗牛虛干將莫邪之氣洒翠竹碧梧之韻度發清霜紫電之神竒太微二十五星旌摇江漢祝融九千餘丈節倚雲霄當驅馳吟遣使之詩毎慷慨讀出師之表落落襄樊之事會悠悠江漢之風寒局面一新機神頓聳師垣制勝集忠益而開誠心帥閫請行從便宜而上方畧武承先志孰與明公乃峻氷臺乃陞寳庋練鵲錦之廉車改觀黄鶴樓之衞戟生風餉髙密之師借恂河内詔西平之子贊度淮堧節鉞合而氣勢張弓矛重而精神壯北伐歌功于六月中興刻頌於萬年樓船過洞庭旌旗直下閶闔開黄道衮舃遄歸某方恊寅衷喜傳卯詔界上爭杜衍想共戴於我公方面待乖崖將遂誇於吾榜行行會弁亹亹賀牀   賀前人生日   暢月先春福星初度朱綬錦艾聨赤壁之六絲蓬矢桒弧絢紫微之五色玉書吐燄繡紱生輝共惟某官風骨清剛精神大耐仙人駕黄鶴色照渚宫老子跨青牛氣浮函谷壽八荒而裒福律九寸以迎長棠陰照岣嶁之央十分翠曉桃影近蓬萊之水一朶紅雲其夙分碧落之香逺認瑶池之色一車以南一車以北軫軫相望千歲為春千歲為秋心心持壽   賀化池冬   舞雲門而奏至六琯函和占星壁之正中三階齊色芝香丹禁穀介黄扉共惟某官心見乾坤身扶元會御牀親捧耀五龍夾日之光寳鼎密調胚萬象皆春之意燦火城之鶴燄領圭舄於鴛行宜裒坱圠之和茂集陶鈞之福一陽出地露玉燭之光芒五色書天開金穰之瑞慶某叨繼乗軺之乏殊慚把繡之長絢色線於帝寰乃心上衮跂黄雲於仙韈莫尾賀綦頌詠情深敷棻喙短   賀化地正   帝堯授厯肇開平秩之端周公為師實主泰和之運光華絶席坱圠方維共惟某官玉燭際蟠鈞陶動植調元神鼎心包太極之春捧日扶桑色照蒼精之角條鬯東南之温厚塤篪上下之明良拜晉國大夫人慶祥符之真宰邁潞公平章事登元祐之昌期億載敬休八荒開壽某囿身洪播稽首獨班三陽君子泰來仰贊茹茅之盛四牡王事靡盬俯同苞杞之生致賀輪囷牋忱稿秸   賀簽書冬   晷躔南陸一線迎長星麗西樞三階齊色裒時茨祉穀我英髦共惟某官元會運之經綸天地心之槖籥黄雲乗韈肅劒履於大昕繡日補裳領衣冠於亞歲鼓舞黄鍾之雅陶鎔緹幔之温萬物生輝回餘光於草木八荒開壽鬯新渥於乾坤某承乏湘軺馳瞻魯觀芸香透暖尚憐采苦之寒梅意先春預闖和羮之候葵葵是祝草草奚殫   賀參政正(簽書樞密院兼)   東角耀芒開三朝之景運西樞齊色轉萬象之洪鈞碩輔均弘方輿錫羨共惟某官明謨贊化熙績亮天金鼎調元共斡太和之運玉衡測影首參平秩之功塤篪宥密之經綸鼓舞明良之際會薇歌中國壽細栁之春風花滿上林掲扶乗之曉日四方來賀三壽作朋某身逖馳驅神傾坱圠拔茅蓮茹言觀君子之風集杞方苞尚念使臣之逺輪囷致頌藁秸箋忱

  ●欽定四庫全書   文山集巻十  (宋)文天祥 撰  ○啓駢劄子   賀江丞相除湖南安撫大使判潭州   舊弼起家价藩建閫姬公相周而為左方遂明農召保分陜而守西又新維翰威行夷夏運在東南恭惟某官壽俊兩朝禮樂四代修名偉節以日月為明泰山為髙奥學精言為天地立心生民立命水火不爭於鼎鼐泥金各就於陶鈞本之身心暴秋陽而濯江漢措諸事業膺戎狄而懲荆舒起觀一世之安危端繫大人之出處當世道未寧之日正遼人相戒之時乃攽一道之玉麟乃授三公之金鵲謂捍荆門吞夏汭寄莫重於星沙豈挹浮丘拍洪崖閒可專於緑野安石起東山而苻秦潰孔明渡瀘水而孟獲擒維兹銀濤青壁之雄倚我錦艾朱綬之重功隱存於宗社書不盡於旂常三軍百姓之歡迎天開玉悵一馬二童之促召再築沙堤佐興唐虞誕保文武某及門甚晩知己何深薦不識面官毎嘆先生之古道自號報恩子豈在衆人之下風鳯凰出而羽毛朝蛟龍驤而雲氣族一日偃繙之際會同時誤節之走趨方當聖哲馳騖之秋無限師友從游之感孝子回車忠臣叱馭將交盡於君親司空副相太保上公惟深期於造化潔蠲拜下傾倒由中   賀前人除特進   碩輔在藩優恩加秩撫淳熈左相之舊鎮赫奕十連冠元豐特進之新衘巍峩一品星馳汗號雷動驩音恭惟某官耆壽具瞻宗師先覺東問典故西問文學錦堂丞相之規模公見庻僚府見監司潞國太師之度量維時台宿來茨軫邦熊當道而貉子之贍寒龍居淵而象罔之迹逺上思舊徳時有思言進左右僕射之官増詩書元帥之重在師中吉承天寵也既都錫命之榮以我公歸有衮衣兮即轉征東之馭某猥塵馳轡阻赴賀牀載酃渌之清指玉麟而為壽遡斗樞之紫徯金鵲於方來   回前人除特進送禮   上公國輔相望龜紱之華特進天人忽枉鸞飛之字溥乾坤之新渥賁岣嶁之行雲庭實熒煌鈞和坱北芳洲杜若被紫馳翠金之榮驛路梅花看赤舄繡裳之覲熏香跪謝伏繭泝馳   行部潭州謝江丞宴   古之學必有師甫趨函丈子使人歌而善肅拜初筵春風渭北之旗夜月洞庭之樂簫韶俗身氷雪征塵車攻賡六月之詩先聞吉語帝所聽九成之奏再相太平   送前人九日禮   宴龍山九九之節夙侈雄藩開鶴林七七之花今逢真宰風清六纛霜肅九州恭惟某官赤舄元圭琱戈錫盾酌長沙酒快春水之曉行賦北門詩喜秋花之晩看小馳戱馬重補衮龍某記影星垣驚心颷館跂芙蓉之頂想千乗之登髙折茱萸之房為三公而持壽   回前人送九日禮   天開紫蓋秋髙淡圃之香星下碧泉春到長沙之酒飛巻五雲之風雨光華九日之山川味也罙深恩斯曷稱北門看菊幸與分玉帳之清内殿傳柑聞已下金甌之信   賀前人冬   春入重緹欣聽雷鼗之奏台明上衮具瞻井鉞之輝穀我龎臣裒時疇社恭惟某官量包元氣心見先天冠漢殿之仙班火城如晝補舜裳之五色宫線猶香巻舒昭文館之春風布濩祝融峰之曉露茝蘭出色芸荔含和愛日迎長開一氣八荒之壽瑞雲促覲領五更三點之朝某迹囿轉鈞心馳獻履近依星軫愧直指之綉衣遥贊陰門歸碩膚之赤舄薄言燕賀永矢螽鳴   送前人折筵   肇九寸律柄屬洪鈞建十丈旗光生几舄馳想雲和之瑟莫陪壽軫之觴薄注酃清式歌魯瑞出乗仙韈遥修南至之恭入捧御牀預致東歸之慶瀆嚴増惕錫頓為榮   回前人送冬酒   噓嶰谷之陽方覃鈞播照酃湖之渌忽拜衮題有華舞袖之春風増賁繡絲之曉日淺深存燮理滿傾北斗之天漿徳澤布光輝跪沐南山之雲氣輪囷鏤感槀秸刋申   賀前人正   龍杓麗曉天開泰内之陽驛騎明春星起軫中之壽和薫青琯喜動黄麻恭惟某官心會陽宗身扶人統黻明帝衮迎瑞日於東郊繅煥公圭照蒼精於左角巻劔氣玉烟之彩増繡裳赤舄之榮東作有三百六旬陶鈞一轉中書歴二十四考鼎鼐重新戒前路之鸞凰沸歡聲於童馬某喜逢雞朔隃贊熊旂光近火城又獻大椿之歲寒嘘雲舍敢忘寸草之春跂賀心馳箋忱喙短   送前人酒   開條風於獻節瑞藹三朝介壽酒於公堂春生四履斂神光於雲岳拓喜氣於沙堤輒持酃渌之窪樽聊贊鈞天之和鼎不匱錫爾類懐哉萱草之詩再入福蒼生如此椒花之頌薄將凌躐賜頓欣榮   回前人送春   春回太蔟開雲氣於南山曉醉長沙酌天漿於北斗挹注偏提之閏薫蒸統部之和緑淨生香洪鈞轉煥八仙池隔莫陪左相之杯太乙風生隃贊東皇之席巻巻跂謝草草箋忱   賀前人赴召   銀信騰霄金書照閫映南雲之紫蓋春滿江湖歸東雨之衮衣天開閶闔行官絡繹統部歡呼共惟某官以大宗師為眞宰相文章若雷霆河漢玉色金聲言行質天地鬼神丹心白髪出納祝融峯之日月巻舒昭文舘之星辰北門小煩魏公盡寛上顧中國再相司馬坐懾衆心仙人駕綵鳯以傳音老子馭青牛而入覲碧涵汀芷曉清沙路之塵黄把庭麻夜轉火城之影某囿身化治舞手揚綸大老盍歸乎來共致巖瞻之喜君子永錫爾類終徼鈞播之私跂賀欲飛牋詞甚秸   通羅提舉京子(號牧隱)   天囷照楚瞻駰轡之濡絲雨耒耕綿愧牛衣之易繡合臺容之永好嚴牘贄之先恭欽惟某官氷浸玉淵雲崢鐵壁沮金石諧韶濩音振蓬萊踞虎豹登虬龍氣摩岣嶁覽德輝翔千仭而下迴狂瀾障百川而東萬鍾何加一介不取寧航選海掉頭不揖於王公使夢鈞天平步可登於卿相莫屈英英之氣何求赫赫之名以恢乎玉山璧府之才亦屑於金署犀監之屬再命而俯一車以南霜飛暑路旗展春山輝煌周隰金聲中朝玉振江左照映熊湘起視西北之風濤誰是東南之砥柱必平居曰法家曰佛士則臨事為孝子為忠臣參文公之政於浙西舉行殆遍凜清獻之風於殿上植立方來某政酣啜菽之甘不作覆蕉之夢長鑱為命忽持斧以重來曲木猶驚雖循牆而莫避幸甚星臺之近聿為鄰燭之輝繼自今為王事之圖増昔者寘周行之氣九折回王尊之馭為範馳驅四方隨東野之龍願從鞭弭匪伊拜下莫既由中   回前人手批書(舊例監司交)   疇庸天庾趣駕星闈戒嚴繫日月之書茂對照乾坤之渥某稟承有恪占署知榮謹具劄子復申槀秸萬愧   送前人七夕   瞻兩旗之耀獨立秋風依六轡之光相望七夕來繡口錦心之巧贈玉盤金錯之英鄰酒春深客堂凉透牽牛織女看夜度於天街語燕畱人且曉吟於湘水   請前人宴   濯錦湘江欣覩乾坤之渥巻簾楚觀頗懐風月之談忘蒙瀆之為嫌冀謙尊之肯訪薄言卜日為慶朝天富以其鄰且細論於尊酒德將無醉願小駐於鋒車某輒擬翌日敬邀崇重   回前人折送   錦闈星度喜渙禁綸畫舫雲來特開臺宴為折瀟川之渌頓生楚觀之春酌郎官清巻碧筩而遥謝懐美人贈慚荆璧之無酬   請前人九日宴   紅杏舊陰甫迓天囷之綵黄花佳節又飛氷篆之丹膏車已動於行雲流馬聿來於今雨偶龜明日薄宴清風莫置錦屠蘇且拚小飲巳鑄黄金印行慶異除   送前人折筵   鵠立春霄帥雲霓而來御鴈拖秋色喜風月之共談欲挹注於黄流盍招呼於緑凈跽效折枝之瀆想為會節之煩飲露供騷何取水中之薜荔倚雲同味共看江上之芙蓉   通董提舉楷(號克齋永嘉人前知瑞州)   魏闕揚綸熊湘授庾刺史二千石雲度錦河天囷十三星春浮絲隰六條先曉一道生風恭惟某官閥冠雲霄樓髙湖海沮金石諧韶濩音振蓬萊踞虎豹登虬龍氣摩鴈蕩清泚二蘇之潁水崢嶸二陸之象山自崑丘鳯穴之鳴陽即溟海鵬雲之増翮上下浙江之明月早透金閨翶翔輦路之春風曉聽魚鑰灑灑清都之人物飄飄碧落之神仙張乖崖斬叛卒於益州騷動之餘富鄭公活飢民於青山荒殘之後璽書選表環召歸班大府上士之清聨帝思前席常平使者之新轡公念南湘以醴泉芝草之春為芳芷杜蘅之澤九郡顒顒而望賜四牡業業以戒嚴霜飛暑路旗展春山已揺翠岳烟傍衮龍日臨仙掌遄侍紅雲某夙出年盟今諧鄰好萬里風雲之天濶一襟草木之味同祝融山外之芙蓉肅迎紫氣泰華峰頭之氷雪佇沐清風   回前人到狀   夙綴鴈題今聨駱轡欽傒清風之戾止亟馳新雨以恭先甫快低簪居厪飛翰天囷星近喜不隔於光華湘水月明尚嗣承於談笑   迎前人   星槎度漢天庾明湘丹鳯銜書光照朱維之色蒼龍授節清揺緑淨之波禮樂輝煌旄倪鼓舞恭惟某官文章大雅節概真清玉立九關徹芒寒於霄漢春行千里蓄精鋭於雷霆屢培後户之本根少屈廉車之步武任一道常平之寄推九重博濟之仁不待突黔趣歸橐紫某寅同下隰蔭接芳隣太史新占看德星之照軫故人舊識喜今雨之來車   送前人洗拂   振衣碧落弭節朱陵祝融驅海若藏江山揺動風伯清雨師洒原隰昭蘇言解征驂驩傳回鴈某年盟有夙鄰蔭方新吉日來思已慶拂龜之喜皇華近止輒陳秣馬之恭   回前人送私覿   今雨來車方連雲於回雁清風落袖忽分貺於懸魚捧旅實以若驚恍使華之如對報青玉案頗懐客况之寒望黄金臺惟謝年情之厚   謝前人招宴樂語   雲垂臺蔭偶陪湘水之行風度伶音侊聽洞庭之奏和氣一堂之律吕年情四海之弟兄矧燕花飛舞之時正鵲錦交輝之旦充庭有喜滿座為春故永歌之尚想五章之禮樂式相好矣永懐一片之宫商   送前人新除禮   峰回秋色謇誰畱兮中洲臺立春氷歴余征於吉日舄奕車輿之彩葳蕤袍鵲之花注緑凈以傾馳睨青空而折寄洞庭霜熟是為正好景之時閶闔雲開嗣貢真福星之賀薄言巻俎莫究衷旌   送前人折俎   臺氷正色錦袍生春馳華轡之六絲軫星増煥鑄黄金之一節融岳如新條令具孚耄倪胥抃某阻奉即真之賀輒修攝飲之恭禮無體樂無聲慇懃直寄南有箕北有斗清淺相望持瀆忞忞麾畱荷荷   回前人中秋請宴   照江疊節載書舫之清氷待月舉杯呼芳樽於緑淨拜華星之墜几約明月之浮槎風雨滿城何幸兩重陽之近江山如畫尚從前赤壁之遊槀秸申酬輪囷嗣布   回前人折俎   注酃湖之渌昉慶臺春然楚竹之清倍分鄰燭載厪巻俎如侍秩籩援北斗以酌天漿既知賜矣醉長沙而行湘水悵莫從之   回前人送酒   福星明處甫羞北斗之漿今雨來時又報長沙之酒起立寒梅之月影坐添凁芋之春萌雖軫軫之相望真心心之不隔白絹之封三印報不成章黄麻之似六經又將來賀   賀前人冬   春入重緹欣聽雷鼗之奏星垂練錦泝瞻沙軫之輝履此一陽賁然雙節恭惟某官聲名震動意度春融大雅正音得黄鍾之渾厚純和元氣探寳鼎之絪緼巻夜月於蓬萊布曉雲於岣嶁茝蘭出色芸荔生香君子得輿開千載一時之會使臣濡轡催五更三點之朝某斧繡何功臺雲借蔭暖回鄰壁先鳴鳯之六筩光近福躔會牽牛之七曜通忞喙短馳賀心長   又送冬至酒   五紋添繡線日麗旌旗一節鑄黄金春生霄漢馳想雲和之瑟莫陪壽軫之觴薄注酃清式歌魯瑞九疑仙人之韈正快曉行四牡使臣之車即催元會瀆嚴増惕賜頓為榮   送前人歲節酒   條風開獻節琯玉更端春酒躋公堂壺氷薦祉皇華六轡和氣九州輒蠲杜若之清持向屠蘇之末軫中星轉隃瞻練鵲之輝緜上雲歸為喚林烏之夢薄將増恧賜頓知榮   賀前人正   龍杓曉轉天開泰内之陽駰轡春行星揭軫中之壽雙旌郁穆疊節焜煌恭惟某官清澈壺氷和鍾琯玉葱珩剡剡輝瑞日於東郊練錦煌煌映蒼精於左角小駐祝融峯之雨露遄催含光殿之風雲某幸接臺容欣周律暖酌屠蘇酒願均八荒壽之心詠萱草詩曷謝三春暉之賜傾心來賀引領欲馳   回前人送春   杓攜龍角煥天上之星辰壽介兕觥分軫中之和氣喚醒年華之舊移來夜酌之春折芳芷與杜蘅永懐騷雅挼紫藟坐碧草隃企湘深什襲知榮七襄莫報   得贑送前人禮   上堂拜家慶偶忝近麾痛飲讀離騷有懐疊節持此清泠之寒渌進于沆瀣之朝霞望美人兮一方特慚蕝禮問征夫以前路尚肅藥規輶瀆有慚麾留斯寵   回前人請宴   堂有白髪親誤塵便組公鑄黄金印為舉初筵移來長沙酒之芬馨喚起章貢臺之顔色君子永錫爾類已懐既醉之歌使臣言逺有光尚借如濡之潤   送前人别會折俎   楚節易麾深味慈烏之哺湘花舞席隃瞻練鵲之輝思君渥之綢繆膏吾車而繾綣上堂拜家慶逺借光華痛飲讀離騷隃同慷慨區區折寄盼盼麾留   回前人别會送酒俎   回卭坂之車方随檣燕贈蒲城之酒忽枉帳犀慇懃折栁之情流麗飛花之影丈夫豈無别淚不洒於東西同年亦有情雲相隨於上下銘感娓娓馳泝沄沄   小人有毋聊分竹以懐歸君子錫朋指飛花而賦别慷慨執袪之意慇勤祖帳之文巻倚良稠銘感不足日暮碧雲合喚游子於他郷月明今霄多耿美人於河漢   揭麗軫之福星隃詹正色呼歸航之明月尚沐餘光雖已催南浦之春更為醉長沙之曉公方行冀部即聨獻納之班吾亦念桐郷終席澄清之潤懐哉折寄罪甚刋酬   賀衡州宋吏部赴上   鳯池絢曉鴈岫行春天近蓬山玉檻照西清之直風髙湘水朱旗壯南國之游童竹生驩騷蘭出色恭惟某官山輝川媚雪跨霜懸逺景樓高拂西眉之意氣靈光殿炯接東魯之風流砥柱百川大車九軌金鑰玉珂之凌厲粉牆紫界之蹁蹮海荔晴雲曽度兩轓之影溪苕夜雨尚留六轡之光巻紫氣於河球韜神芒於浦劍屈訪禹碑之竒字小凝韋戟之清香驅龍蛇放之菹春生敏手椉騏驥道夫路雷動先聲佇風幕之圍春聽今■〈礻需〉之歌暮朱陵道院暫分翠岳之輝碧落仙人行侍紅雲之近某牡驅何補鼯技已窮地帶九州輝最親於鄰燭月明千里影即對於明簪盥露沄沄遡風亹亹   回前人到任狀   小車戒曉猥隨竹馬之塵森戟臨風快覩梧鸞之彩纚纚襟期之新雨煌煌手畢之華星封侯識荆州已諗度關之氣低頭拜東野願從開岳之雲儲謝輪囷刋酬梗槩   請前人到任宴   虎符新渥聿來聚軫之輝鴈嶠初春喜接浮關之氣粲梅花之照眼擷杜若以論心欲龜告朔之朝薄燕行春之色共剪西窻燭迎桃李之春風為酌北斗漿巻瀟湘之夜雨   送前人洗拂   露溶朱斾已空縁淨之塵烟淡繡隅莫侑清香之宴來新多喜飲至有彛花邊立馬竹裏行厨木末搴蓉聊將綿蕝水中采薜謾贊春容輶瀆知慚麾留為寵   謝前人招宴致語   衡陽虎竹之春新輝碧落湘水燕花之夜共醉清吟藹僎介之倡酧發伶倫之揄詠恭惟某官黄鍾疏越丹井甘寒咳唾珠璣五鳯樓之錯落擊撞金石九龍■〈⺮〈虎,兵代几〉〉之舂容妙言語之齊諧寄音容於趙舞某味深登席寵復歌詩相如文豈類俳敬肅齊心之謝魯侯永錫難老莫酧思樂之章什襲意長七襄辭訥   送前人特會折俎   慶棨戟之遥臨幸依香燕講尊彛之特試敢去餼羊折騷客之芳聲效野人之綿蕝樂無聲禮無體聊寓慇勤北有斗南有箕相望清淺忞忞持瀆盼盼麾留   回前人送物   詹新府之■〈礻詹〉帷有光下隰來美人之錦繡於粲西珍庭實生香江空出色緑文赤字徒深什襲之榮青玉明珠莫寓七襄之報填膺多謝待面縷陳   回前人賀雪   行湘水之春天開光霽呼霍山之雪風起繽紛手提五袴之温心出六花之瑞幻塗鴉之玉界賞回鴈之璚田清憶廣平公莫形容於天巧白戰潁水上預贊詠於年豐   回前人饋歲   官居佳節坐閲壘荼兵衛清香特分滫■〈氵髓〉來使華於千乗雜侯餽之八珍喚醒春意之繽紛倍覺寒聲之辟易歌椒頌而懐杜甫隃贊凝森持梅花以謝廣平莫酬清絶   謝前人聚宴折俎   諸侯應郎宿之躔來從劍外太史奏德星之聚偶與席間傳風味於酃湖斂陽和於楚觀黄堂一杯酒良佩交情青烟五侯家隃馳謝臆   送前人聚宴折俎   凝香森衞戟近揖春和舉瓢酌天漿有懐星聚爰采澗溪之末薄陳俎豆之前為細民斟隃想賦西園之雪從太守樂駕言隨東野之雲瀆餉懐慚麾畱為幸   回前人賀正   斗指蒼龍轉陽和於雄律尊分白獸來瑞氣於雌堂曉酣柏葉之秀暖轉梅花之色稱壽觥而頌魯散作春和下褒璽以徴黄佇看天渥有華什襲莫報七襄   回前人請元宵宴   麗譙龍炬春輝左角之星碧落燕香夜對西眉之月特枉金玉章之貺許從雲霞佩之遊遶建章立通明預祝六鼇之宴醉長沙行湘水且聽五馬之謡   請前人元霄宴   轉西樓之梅月喜對銀花持北斗之桂漿擬陪畫戟僭卜仍圓之夕共流引滿之霞敲鐵馬之春氷肯來楚觀賦石犀之夜燭細説巴山   回前人請聚宴   虛危出福星光生鴈嶠斗牛有紫氣喜動燕香為開北海之尊如會長沙之節益者三友懐練錦之新輝襄我二人歌緇衣之永好感深緹襲愧後刋酧   除贑守回宋衡州袖劄請宴   馳隰何功沐崆峒之新雨秩筵有命■〈門外廾內〉岣嶁之春風鏗然出銜袖之音為我助回車之喜江湖千里將聨麾影之光桃李一杯尚聽■〈礻需〉歌之譜彌襟傾感走筆刋酬   請前人宴   太行望吾親舍偶遂陳情合江和使君詩正堪握手敬龜明日薄燕清風衘杯接慇勤聊盡湘行之趣上堂拜家慶敢忘頴錫之私徼惠賁然坐邀恧甚   請前人别會   致節言歸借末光於郎錦飛花執别馳逺夢於客帆小湔祓於詰朝更徘徊於勺水日暮碧雲合不勝乍逺之情月明今宵多且盡相親之興坐邀凌躐惠肯知榮   回前人還請   把太守之新符獲傳民譜問征夫以前路乃辱祖筵方繾綣於飛花更慇懃於折栁南有箕北有斗所願挹漿君向湘我向秦若為聞笛懐哉傾倒帥是刋酧   謝送禮物   棒檄江城喜囿二天之照折梅驛使歡傳千里之音煌煌麾節之夏盟纚纚雲仍之新好某官誼隆金石香溢芷蘭誰將西歸懐之好音莫殫深謝詩曰不匱永錫爾類惟戴殊知蕝禮將忱靦顔匪報   道胡都承石壁   叨臬湖南余征上日摳衣洛下伊邇中台亟裁書而敘心將考德而問業恭惟某官出入文武闔闢樞機龍虎變化山林髙深間出魁傑氷雪聰明雷霆精鋭獨步艱難肯綮十九年而刀如新扶揺九萬里而風斯下連麾江海春浮五袴之聲疊節東南星度六絲之影自任以天下之重獨賢於王事之勞金署犀監之翶翔奎殿紫樞之凌厲赫奕將磨於浯石逍遥遽薄於蓬萊此聲梁楚之間英雄籍甚長江南北之限人物眇然馳旌夜召於長沙乗驛曉行於湘水亟躋兩地試韓范之規模弘濟中天遡趙張之事業某味方酣於啜菽夢不到於覆蕉換烟雨之緑簔方深澗媿起波濤之舊繡曷稱臺容緬懐冀北之風喜近髙陽之里王尊九折坂願聞叱馭之規元龍百尺樓即展下牀之拜登龍在望濡兔莫殫   回楊祕監就賀   貳書璧府晉■金華太乙藜青煥玉山之黼黻邇英槐翠照丹井之綸絲開岳雲回度墀春早恭惟某官岷峨一璧關路單傳玉井氷輪洒落神仙之韻簫鐘瑶簴和平典則之音自歘起而霆轟毎徐行而山立稱真侍講在淳夫正叔之間號小司成負安定康侯之望雉監沐天光之近螭坳居地望之嚴羞崐崘而薄蓬萊枕湘江而會瀟水萬家燈火雨籠絃誦之聲千里桑麻雲度袴■〈礻需〉之曉君不淮陽之薄上深渤海之嘉圖書歸領於瀛洲鐘皷行尋於長樂銅印水蒼佩亟紓宣室之思白馬金盤陀浸近文昌之拜某相望千里一别六年緑蓑風雨之中方兹餐菊舊繡波濤之後復爾夢蕉喜追東海之龍來趂衡陽之鴈恍絶塵而瞠後乘半夜之召前懐駰駱之載馳敢安絲轡騎騏驥以先路遥想雲旗贄賀葵葵刋酧草草   通丁侍郎應奎(號璜溪)   誤節讞湘馳驅上日摳衣過洛咫尺中台拜下有期恭先告至恭惟某官黄河泰山之望咸池大濩之音學問單傳安定公之藴奥文章獨步歐陽子之聲名空萬馬以無前領衆星而直上慷慨玉廬之給札聨翩璧府之彯纓一麾江海以翶翔載駕風雲而磅薄翠帷麟觀螭陛鸞臺天子穆穆以親賢海内顒顒而望賜方千仭翔而覽下乃六月息以圖南規如聖哲馳騖之秋正切廊廟論思之益胡不起金魚而垂帶而乃新瑶象以為車弭節愈穹履星罙近賈生見宣室亟紓半夜之思安石起東山大衍蒼生之福某相望千里一間十年緑蓑風雨之中菊餐有味舊繡波濤之地蕉夢何心詎期漢節之來喚醒楚騷之讀寅縁通德親切依仁瀟湘逢故人尚軫蓬鼇之舊霖雨思賢佐佇看芝鳯之新傾耳一言拜手三肅   通楊提刑允恭(號高峯)   誤節讞湘載驅上日摳衣過洛伊邇下風望履有期擘牋告至欽惟某官溟南健翮斗北修名玉尺氷莖洒落絶塵之韻瑶琴錦琴和平瑞世之音自歘起而霆轟毎徐行而山立提振舂陵之風月縱横周序之皷鐘日暖旌旗一麾玉悵春明霄漢三道繡衣馳驅靡憚於賢勞出入有關於民命方千仭翔而覽下乃六月息以圖南矧今聖哲馳騖之秋正切英雄經濟之畧江濤如許泉石謂何召賈誼於長沙上心乆渴見夷吾於江左天下何憂某飲菊悠然夢蕉儻爾起家乗傳念舊繡之波濤畏道向車想緑蓑之風雨幸近十洲之島冀沾九里之河滕壤舊廛曽識平反之譜周原新轡願承鞭辟之方拜下非遥由中莫既   回李安撫肯齋   叨臬湘南余征上日摳衣洛下伊邇中台亟裁書而敘心將考徳而問業恭惟某官名門人傑昭代吏師醴泉芝草麒麟天生瑞質髙山深林龍虎代出魁人見謂西珍蔚為南望自覽徳翔千仞而下即回瀾障百川之東粉墻紫界之蹁躚玉檻丹梯之凌厲連麾江海風馳五袴之聲疊節荆呉星度六絲之影以天下而自任何王事之獨勞迨授鉞於千畿乃進書於九扈俄動平地神仙之想來尋往時鐘皷之盟湘水春深未許放情於黄老虞廷日永行看翔舞於夔龍某飲菊悠然夢蕉儻爾起家乗傳念舊繡之波濤畏道回車想緑蓑之風雨幸近十洲之島冀沾九里之河滕壤舊廛曽識平反之譜周原新轡願承鞭辟之方拜下非遥由中莫既   回前人賀遷   秩影縻下隰奚補毫釐步進員階忽饒分寸未謝玉淵之潤先厪金薤之華自笑竿魚為官何拓落也尚隨書鶴振徳而輔翼之未悉刋酧餘圖嗣布   送前人冬   灰管移新律暖轉茝蘭鍾皷樂清時春生花竹隔幔緹之醲郁阻履韈之從容薄注酃清式歌魯瑞俯慚雲繡又添愛日之紋隃聽雷鼗趣侍含光之宴微芹馳瀆采菲知榮   賀前人冬   黄鍾嘘暖繡線紀長錦堂増履韈之春緑野換荔芸之色某謾馳今雨阻造下風隃睇翠蓬莫遂前茅之拜第瞻鶴燄早催元會之朝   餽前人歲   朱泥知歲驚殘爆竹之寒緑野回春煥起屠蘇之曉欲贊喧馬散鴉之集曽微横鯉卧兔之供栢葉浮香隃想午橋之宴梅花轉暖即迎卯詔之來輶瀆包羞麾留為寵   賀前人正   攝提貞孟陬春回甲胙祝融接天柱雲度午橋元氣與游壽祺來介某官泰内君子西方美人樂鐘皷於園林聲和緑淨拜衣冠於閶闔光近清都表新渥於鶴書催穹班於鼇禁某迹縻俗駕心遶賀牀星遥指於軫中拳拳公壽雪立殘於門外耿耿予懐   送前人元宵   火樹銀花簇朱陵之明月羅幃繡幕開緑野之春風莫陪鐘鼓之勝遊敬效豆籩之攝飲醉長沙行湘水忍賦岸花遶建章立通明佇依雲朶區區輶瀆盼盼麾畱   賀前人納子婦   歡聲噪鵲喜氣乗龍日耀屏金春生堂錦伏惟歡抃某永塵賀履敢後慶箋猥此將芹菲然采若倘蒙鑒茹無任欣榮   送前人别會   楚節易麾有味林烏之哺湘花舞席隃瞻湖鴈之飛感水薤之風規持金蕉而雨别日暮碧雲合耿河漢之相忘月明今霄多勞江湖之逺夢薄言折寄徼惠麾留   謝章簽書鑑   綿田負耒投分一丘楚澤乗軺皈忱兩地公造化吹嘘之賜廣詳明欽恤之仁昉履南維輒箋西筦伏念某遭逢雖早零落亦多一壑白雲對哺烏而俯仰十年流水忘夢鹿之去來不圖元日之會同猶記壯年之奔走我牛我車我輦方墮影於湘波維駒維駱維駰胡强顔於衡麓未許賦東方之粟乃趣涖南冠之囚尊叱馭陽回車展轉於君親之際皋明刑契敷教劑量於政化之間吏民甫接於咨詢風俗重為之感激龍蛇行而赤子瘁羔羊冺而素絲傷非扶内地之本根曷壯重湖之保障曹劌之戰長勺或云察魯獄之功孔明之駐臨蒸正在破荆賊之後恍聞風而興起凜受命之艱難兹蓋恭遇某官徳業兩朝人物三代頌慶厯之聖德政府經綸用淳熈之眞儒中天黼黻誕篤緇衣之造齊調金鼎之和遂沐匿瑕亦叨將指某敢不靈承清問惠迪嘉師奉使登車敢自詭范滂之操為親拜表尚曲全李密之私激切未央敷榮祗淺   先生前除湖南漕即報罷復除本路憲道體堂謹書   謝髙尚書斯得   負耒耕綿方省愆於私室乗軺使楚忽拜命於公朝昉履朱維敬箋丹屏伏念某同前兹蓋恭遇某官拱璧元圭泰山喬嶽邇英殿之勸講緫是經綸古靈槀之薦人不遺氣類遂令起廢復忝司平某敢不迪惠嘉師靈承清問鞭辟虺隤之陳迹濯磨鞅掌之新功自與心謀敢比范滂之攬轡未以罪去尚容李密之陳情歸倚方長敷棻祇淺   謝陳尚書宜中   耕綿負耒方私室之省愆使楚乗軺忽公朝之錫命既履朱維而陳臬亟瞻紫橐以修辭伏念某學極支離性惟骯髒宿昌黎之南斗自嘆我辰事元亮之西疇每懐前路撫陳編而慷慨恍初服之流離題柱而乗駟車不量已力叱馭而馳九坂徒負壯心山川尚有於鬼神草木自全於霜露迹已陳於芻狗影屢落於杯蛇一壑白雲十年流水當元會彰綸於日月乃一朝移繡於波濤血指創深貽羞巧匠折肱痛定莫詭良醫請東方之粟以閟俞為南冠之囚而趣載周爰伊始汔濟奈何起觀今日之重湖正抵北風之一面曹劌之戰長勺或云察魯獄之功孔明之駐臨蒸正在破荆賊之後歘聞風而興起凜受命於艱難兹蓋恭遇某官大吕黄鍾元圭拱璧天章閣之論事行展經綸古靈槀之薦賢不遺氣類遂令起發復忝司平某敢不激厲新知濯磨舊玷沐浴蓬萊之風路昭蘇蘅芷之江山皇帝清問何擇非人願言奉教王事靡盬不遑將母儻遂陳情歸倚意長敷宣喙短

  ●欽定四庫全書   文山集巻十一  (宋)文天祥 撰  ○啓   謝陳正言   省愆私室方負耒以耕綿拜命公朝忽乗軺而使楚初咨詢而咨度終受察以受容隃跋拾遺敬箋主進某名浮實淺意廣才踈早歲飛騰真有終軍之銳中年閲歴始知元亮之非頃飯牛吉水之陽有秣馬湘江之旨此運使大體既無士遜之良去監司不才聊見希文之志進退用舍固各有命栽培傾覆亦因其材此眞生我之孟孫安得酖人之叔子歳年忽忽空懐躍冶之羞風雨悠悠久斷問鈞之夢不謂一寒之零落未為諸老之棄損取彼蒼葭謂粗嘗於霜露憐其舊繡使復出於波濤血指創深見嗤巧匠折肱痛定敢詭良醫方祈偃息於支離俄責驅馳於跛躄慨念重湖之今日浸憐一面之北風孔明之駐臨蒸正在破荆賊之後曹劌之戰長勺或云察魯獄之功凜受任於艱難恍聞風而興起孰主張是遂躋登兹兹蓋伏遇某官寒露清氷泰山北斗雖剛不吐柔不茹卓然論事之風然過者化存者神偉甚容人之度遂使山林之深密復叨原隰之光華某敢不祇若平反對揚欽恤鞭辟虺隤之陳迹濯磨鞅掌之新功元龍百尺樓知將展下牀之拜王尊九折坂某敢忘叱馭之規皈倚方長敷棻祇淺   謝陳侍郎存   省愆私室方負耒以耕綿拜命公朝忽乗軺而使楚初咨詢而咨度終受察以受容稽首席間通忞閣下伏念某名浮實淺意廣才踈生平事可對人粗有聞於洓水仕太早不及學或見笑於乖崖捫心毎念於息肩回首不堪於鑄錯司馬橋乗駟豈應聞命以疾驅管城子免冠正當為法而受惡然而兩停漢傳再黜周行皆縁一日之瑕疵自取十年之坎軻悠悠白日空懐毁瓦之思落落青山久斷問鈞之夢不謂元日闢門之始猶在皇華遺使之中追天上之雲龍望不到此詠人間之蕉鹿意若安之血指創深見嗤巧匠折肱痛定敢詭良醫方祈偃息於支離俄責驅馳於跛躄慨念重湖之今日浸隣一面之北風孔明之駐臨蒸正在破荆賊之後曹劌之戰長勺或云察魯獄之功凜受命於艱難恍聞風而興起孰主張是遂濟登兹兹蓋恭遇某官拱璧元圭泰山喬嶽邇英殿之勸講總是經綸古靈槀之薦賢不遺氣類遂令起廢復忝司平某敢不激厲新知濯磨舊玷沐浴蓬萊之風露昭蘇蘅芷之江山皇帝清問何擇非人願言奉教王事靡■不遑將母倘遂陳情歸倚意長敷宣喙短   賀曹尚書孝慶(兼給事中)   選髙春伯光映夕郎劍履摩雲煥清朝之文物簪裾照日侈丹地之恩輝皷舞風雷動揺鴛鷺恭惟某官名髙二陸才備百參風雲上下之交撝呵龍虎天日清明之瑞鞭駕鳯皇春行霄潢之三麾星煥江湖之四節蘭臺璧水安定龜山彤管青蒲歐陽司馬出袖磨霜之鉞浩吟捲雨之簾階轉松陰旗翻栁色白馬盤陀之覲日紫囊筆橐之生風矧批敕瑣闈任朝廷之綱紀而侍言經幄啓帝學之光明用頒一命再命三命之榮特懋大書特書屢書之績卻髙麗使止西蕃馬讀青史而猶香還諫臣敕繳内侍官凜清游其未逺必兼廣申公之十論必細陳温國之五規要看久逺之功名盡展平生之經濟某濫巾逺服望履層霄星度文昌遥想蓬萊宫之氣雲行石鏡尚磨蛟龍字之碑心曲葵葵毫端草草   賀劉尚書黻   命渙九旒光升雙履風清畫省準繩帝世之百工雲擁仙臺刀尺周官之羣吏濡毫緑凈拜手紫微恭惟某官吞吐龍湫巻舒鴈蕩清規映日耀西華之金晶直氣摩空屹南都之鐵璧威鳯祥麟之出處慶雲瑞日之文章一疏辨姦少日老泉之氣識十條論事平生小范之精神自塤篪堂陛之交而黻藻帝皇之度獨到古今之未到能言天下之難言為御史為諌官張膽論事眞舍人眞侍講吐辭為經儒榮方試於一時柄用遄開於九軌乃霈三命再命之渥徑通前行後行之班細氊廣厦之席重龍泉文淵之劍二時方艱大公竭論思余安道决邊議於朝廷眞工部長蘇子容戒功臣於疆場為吏銓師發揮黄旗紫蓋之精靈盡掃枉矢攙搶之芒角前籌彪炳疊組蟬聨采石江流更展中書之畧海壇沙漲遄符宰相之謡某羈足馳原阻心賀厦文昌星度衣冠徒想於後塵岣嶁雲飛草木願濡於今雨鋪陳喙短激躍心長   賀趙侍郎月山(太平州赴召)   選表揚綸歸中持橐采石洲之明月光照海山通明殿之紅雲影揺河漢介圭覲只會弁驩如恭惟某官玉粹金剛氷懸雪跨清廟生民之作膾炙諸公干將莫邪之鋒指麾餘子自傍天而行斗牛之渚便拔地而起湖海之樓出入兵間月柝燈棊之耿耿驅馳江上參旂井鉞之堂堂儒臣知兵從古所少天子謀帥必在其中方建纛而前千軍遶帳而不動及還笏而去二童隨馬而有餘悠悠四顧於山河落落一麾於江海嘯吟水石酹謫仙捉月之魂上下風檣訪舍人麾軍之迹慨然有神州陸沉之歎發而為中流擊楫之歌屬傳風景於峴山忽駭波濤於天塹長江為備不數處可共險於酹人朝廷養兵三十年當成功於儒者乃疇庸於東掖乃趣貳於西曹太乙靈旗出陪豹尾鈎陳玉檻進逼鼇頭青天白日鳯皇之聲名髙山深林龍虎之氣勢前行為兵部小紓帷幄之謀大本在中書亟正鈞樞之拜某濫中劇部望履修門班漢從於甘泉宫喜稱知已勒唐功於浯溪石已戒有司   賀荆湖汪制帥立信   中禁出綸上流易鎮尚書天之北斗光動玉垣荆楚國之西門勢雄鐵壁氊帷膽落旗蓋風生恭惟某官意氣吴鈎胷襟彭蠡蒼龍捲四海之水援地威風巨鼇戴三神之山擎天砥柱表表二三豪傑恢恢數萬甲兵起觀江漢之危枰政急波濤之巨楫峴山落日追思羊太傅之經營江左流風孰奮管夷吾之慷慨乃易長沙之節乃髙建禮之門北繞潁沔南巻沅湘一新牙纛東達吴會西通巴蜀重整金湯然且許充國以便宜授孔明以節制真儒無敵於天下此敵己在吾目中箭青海弓天山槖鞬敵愾盃長河塊泰華樽俎折衝陳六月北伐之詩刻萬年中興之頌式歸几几晉位巖巖某隃睇齋壇阻陳賀履星輝翼軫莫隨東野之雲龍月滿關河尚策祁山之流馬衷旌揺曳舌筆單踈   廣西李經畧經過迎狀   圭裳東覲牙纛西來畫鷁鏡秋懸桂林之明月繡屏帳曉拂石廩之行雲雷馭先驅天呉起舞某摩挲脱屨飛遶前茅逐東野之龍久懐上下拜北平之馬重覩傑魁   請廣帥會   傳皷上清湘桂舟度曉舉杯邀明月楚觀生秋輒扳千乗之光華重話六年之契闊舳龍飛動豈敢為從者之淹檣燕慇懃且為盡故人之飲   折送諸監司巡歴會   問楚囚而返棹幸接席間傳酃渌以稱觴幾成瓦後欲洊邀於金轡恐重溷於氷壺獻芹而效野人顔之厚矣折枝以奉長者禮亦宜之區區巻俎不腆僭易馳獻如沐肯留萬有餘榮   回朱帥參   疇庸紅斾贊書油幢羅帶玉簪巻嶺麾之雲氣銀濤青壁籌湘栁之春風五朶施先七襄禮後某官舂容之度贍蔚之文颷起雷轟揭修名於千佛霜懸雪跨斂神氣於九仙弓矛洛下之耆英領袖湖南之賔客月暗秋城燈明夜觀日臨仙掌烟傍衮龍小駐籌帷促歸輦路某居慚未見切幸寅同訪赤字於山尖喜陪新雨望氷壺於幕下隃結飛霞繾綣情深敷棻詞約   回劉運管志叔   周隰馳駰恍波濤之移繡祁山流馬催帷幄之運籌一介施先七襄報後某官鞭駕英雄之意氣攢吸霞雨之文章雲杏露桃艶神仙於蓬島燈碁月柝重賔客於湖南小泛紅蓮佇歸青瑣某俯慚小草仰辱儷花逢故人於瀟湘尚珎金玉毁天孫於雲漢莫報襜褕   回葉茶場   車來今雨載征濡轡之塵旗展春山逺聽杖藜之句感君雙尺華我六絲捧雲漢之織裳莫將瑶報撫波濤之舊繡回藉瑱規   賀桂陽劉守   疏綸鼇掖作鎮熊湘天上仙班猶帶觚稜之月湖南道院新行茶戟之春條貫昭蘇耄倪驩舞恭惟某官真霄漢士為文章翁神五老之風烟揷天秀色巻三神之霧雨搏海壯圖自騰翔殿角之雲已錯落班心之玉飽看芙蓉之輝媚尋歸芍藥之從容記大史之名山金匱石室籌將軍之武庫紫電清霜小横桂水之烟歡戲萊衣之綵椉騏驥道夫路雷動先聲驅蛇龍放之菹春生敏手■〈礻需〉歌鼎鼎綈召堂堂某息蔭載騏叨恩便養東馳西驚迹將逺於江湖夜醉曉行心相望於霄漢輪囷抒謝槀秸包羞   賀寳慶王守   丹詔起家彤幨就國跨茅山鶴來從勾曲之洞天分竹使符出領濂溪之霽月感先未識樂在寅同恭惟某官鴈蕩孤峰梅溪的泒激龍湫而和妙墨箋古史倚相之書執牛耳而主齊盟負太學何蕃之望大車九軌砥柱百川峩峩天上之神仙佩蒼鳴曉纚纚水邊之花氣戟畫闈春風行蘭國之江山燠轉梅峰之草木銀菟出色畫鹿生光川暖玻瓈小駐揷天之紅斾花深翡翠佇馳度漢之紫泥某舊繡覥顔新麾照眼九州地接獨先鄰燭之光一水江連■〈飠色〉聽今■〈礻需〉之頌衷旌揺曳舌筆單踈   賀道州王守   鳯檢揚庭熊旂赴鎮翩翩趙公子星煥九霄粲粲元道州風行千里騷蘭香度童竹歡傳恭惟某官簫鐘瑶簴之音金井玉輪之操當家清白撫千佛之青氊上界葱蒼接九仙之玉佩出則蟺蜿於湖海入而黼黻於周行衣冠照須女之珠樽俎總從戎之柝巻紫電清霜之氣主光風霽月之盟駈龍蛇放之菹春生敏手椉騏驥當夫道雷動驩聲發遊刄於新硎走神丸於迅坂民歌來暮公快行春香戟凝清和墨剰吟於碧落璽書照渥追鋒促覲於紅雲某鼯技已窮牡驅何補九州襟帶喜親鄰燭之輝萬井旌旗滿聽今〈礻需〉之頌溶溶新雨亹亹下風   賀永州袁守交割   春生騎竹吉耀菟銀揚照軫之旌旗布先庚之條貫風行千里庭迅三吾某喜滌籕之辰良即盍簪而申慶亟馳泓頴預訊轅和   回前人   懐紱湘源榮分半竹飛書楚觀光挹前茅為華緑淨之江山猶帶紫清之烟霧沸歡聲於稚籜浮喜氣於寒薌瞻鸞鵠於北平跫然擊節為雲龍於東野幸甚執鞭槀秸占酧輪囷覿   謝請雷州虞守   領紱海邦低簪楚觀太史紬金石契闊十年故人逢瀟湘會并一日喜來今雨願款清風   送前人别禮   剪燭空凉喜話巴山之雨解維浩渺莫追溟海之風隃聞傳鼓之麾呵曷究執祛之繾綣折梅花於岣嶁愧我騷騷隨雲氣於蓬萊為君娓娓   回諸郡守冬   陽氣應黄鐘時哉南至兵衞森畫戟貺我東風昭黼黻於魯臺嘘塵埃於楚觀恭惟某官陽明人物雷動聲名麗曉旌旗照映壺氷之潔行春鼓角發舒圭影之和近七日之朋來進三朝之元會某坐馳梅影隃借芸香宫線添長正靦顔於挹繡雲門入奏惟洗耳於歌襦   回諸郡送年酒   開荆楚之畫雞舊梅如夢賦蘇州之清燕新麯生香挹宫錦之淋漓醉屠蘇之先後從太守樂知同元日之春為細民斟願廣東風之賜   回諸郡賀年   條風開獻節雄律鳴春戟衞森清香雌堂麗曉茨梁介祉草木生輝恭惟某官氣度陽明精神雷動玉珂舊影光揺白獸之尊皂蓋清塵彩照蒼龍之角小聽歌襦之暖即來召綍之温某坐閲一基隃瞻五馬回車雲近方懐卭坂之思化犢日長尚味海瀕之譜   送徐權府折俎   舟泝鴈回載沐瀟湘之雨雲連燕寢渴陪桃李之春恐廢聽棠薄言羞藻乞為寒水玉恨莫對於氷清走置錦屠蘇敢坐將於酃緑   回前人請宴折俎   帆浦乍歸沐東風之飛錦鈴齋相望荷北海之開樽清來畫戟之香緑折瓊芝之草碧筩隃巻如坐使君之林玉案無酬有愧美人之繡   回前人送轉官折俎   影縻下隰奚補毫釐步進員階忽僥分寸正自憐於磨蟻乃特枉於緘魚感折寄之慇懃佩相期之汗漫共明月千里肯分此光賦終日七襄若何為報   回前人送冬   陽氣應黄鍾時哉南至兵衞森畫戟貺我東風昭黼黻於魯雲嘘塵埃於楚觀芸香在手梅意彌襟日表迎長正靦顔於把繡雷鼗入奏惟洗耳於歌襦   回柯權郡謝舉薦   為仲舉題坐彼美監州薦侯喜有詩薄言報國度清風於燕寢灑今雨於鴈回大丈夫即眞佇膺兎紱我郷人未免聊謝貂褕   回前人賀得贑   對岣嶁之行雲何功將指沐崆峒之新雨為飬叨恩志甫遂於循陔音首勤於傳驛某官以錦裳手誦緇衣詩王事靡盬豈敢定居同心心而體國君子不匱永錫爾類推老老以及人遂令回卭坂之車亦猥捧江城之檄某感深烏哺愧■〈其,心代八〉鵜濡顧影躊踷漸有雲東西之迹懐人飛越相望斗南北之輝   回李潭倅謝上   渥渙紫泥光紆朱紱蓬萊雲氣隨太祝之輕裘湘水月明照監州之緹軾兹憑回鴈薄謝來魚某官大雅孤標眞清偉度玉珂金鑰聨天上之神仙青壁銀濤重湖南之賔客佇攜風幘歸趂星靴某隃奉儷花相輝芳杜拂山尖之科斗敬襲清霜聽江上之琵琶更傳白雪   回諸郡倅賀冬   九寸黄鍾律和動緹帷五丈畫堂旗春生錦段芸香在手梅意彌襟某官氣類陽明精神氷潔賡庾樓之曲聲徹雷鼗續湓浦之吟文裁宫線清露曉濡於驥尾韶風夜度於鴛行某隅繡何工屏泥借潤瀟湘波暖照明月於胡牀岣嶁烟寒倚行雲於仙韈   回諸郡倅賀正   攝提貞孟陬青規絢綵風流半刺史朱紱生輝陽德斯升元氣之會恭惟某官聲名雷動氣度春温緹軾清塵色照蒼龍之角玉珂舊影光揺白獸之樽小分千里之辰旌即下十行之夘詔某坐驚歲始隃贊州端波暖江湖求趣東西之駕風和山水相望南北之樓   回諸簽幕賀冬   黄鍾陽氣應緹幔香深氷壺幕下清彩毫燠轉芸香在手梅意彌襟某官氣類陽明聲名雷動胷蟠五色巻舒宫線之紋音度九韶出入雲和之瑟小分光於烏幕即翔舞於鴛行某軫野相望繡隅何補招呼和氣隃看仙韈之華上下春輝密贊賔帷之勝   回諸司諸郡幕賀正   閲雞户之年頓驚元日賞龍門之雪隃企光風暖透荔芸意行蘭芷某官聲名雷動氣度春融緑幕生輝光照龍杓之彩朱絃奏雅音諧鳯律之陽衣冠小立於金臺環珮即趨於玉府某相逢甲換猶喜寅同夜醉曉行漸作江湖之隔雲飛川泳永言霄漢之期   回施帥準送别   望氷壺於幕下遥結飛霞映赤宇於山尖喜來垂露寵先一介禮後七襄某官氷雪孤標雲霄名閱玉珂金鑰接江左之衣冠青壁銀濤贊山南之鼎軸籌帷小駐輦路遄歸某服膺夾袋之儲决意緇衣之好南轅北轍迹遽隔於江湖左弭右鞬心相期於霄漢輪囷欲謝槀秸是慚   回洪準遣到任   衮鉞掄材油幢疏渥花明湘水分曉月於紅牙柝靜郾城生春風於色筆一箋愧後六儷施先某官威鳯鳴陽神駒奔電貂金奕奕發五彩之芝英簪玳翹翹結九歌之蘭佩小駐清壺之下即陪赤舄之東某隃企芳塵喜聞新雨從軍古云樂剰羨燈棊織女不成章莫酧裳錦   回趙檢法   馳絲無補愧行湘水之春贊幕多竒逺灑縉雲之雪施先一介禮後七襄某官瑚璉英姿泉阿神物洛陽龍門之清賞吞吐風雲軒轅鳯樂之妙音鏗鍧金石小遊緑水即近紅雲某久徯寅同未諧辰見云云   回諸郡教官賀冬   吹琯動浮灰時哉南至講道出新貫貺我東風梅意彌襟芸香在手某官精神氷凜氣類陽明文鐸聲揚一片雲和之瑟書氊色麗五花宫線之紋徑攜三鱣之春入慶六鼇之曉某何功把繡徒愧織裳岣嶁烟寒自笑庭揚之影瀟湘波暖第傳泮藻之清   回諸郡教官送别   星馳隰轡宫浮棘影之塵日麗堂氊喜邇槐陰之翠輒憑回鴈占謝來魚某官蓬萊文章華岳瑚璉曉開雲   纚纚聲猷清涖泮芹源源教思聊汲清湘而變鄒魯行瞻黄繖而講唐虞某將指何功同心有味南轅北轍迹似逺於江湖左圖右書情相期於霄漢   回桂陽劉教授   日麗鱣堂喜近枌榆之翠星華鴈嶠有來芹藻之清知在歲寒舞慚地窄謂草木吾味賦聊誦於梅花毋金玉爾音振隃聆於杏鐸七襄匪報三宥為榮   回林教授   時雨鶴峰新蕤度曉清風鴈嶠塵臬生秋不言而意己傳未識而氣先感謂草木吾味賦聊誦於梅花毋金玉爾音振隃聆於杏鐸   回張教授   春滿鱣堂覃藻芹之教思書來鴈嶠出草木之味言先舉所知豈非吾願南轅北轍迹遽逺於江湖左弭右鞬心相期於霄漢   回胡山長   挹西山之新雨如見其人納北窻之清風喜有此客亟憑回鴈占謝來魚某官蓬萊文章華岳瑚璉曉開雲杏文采九霄清照川花書香五色重濯濂泉而浴洙泗行趨廣厦而講唐虞某恍舊繡之濡絲捧儷花之盈袖永為好也愧莫稱於報瓊能無誨乎尚有聞於振鐸   回邢山長   開帝舘之雲秋蕤度曉織天孫之錦晴綺絢空一介施先七襄禮後某官岷峨鋒鍔蓬萊文章紅杏碧桃艶神仙於天上粉牆紫界重賔客於湖南小對簷花即歸院栁某幸償未見且賀寅同自笑黔驢難策再衰之鈍相逢衡鴈願聞三益之規   回衡州江判官   從軍帷幄欣雲近於蓬萊贈我瓊瑶喜露承於霄漢施先一介禮後七襄某官玉尺懸氷金莖淪露紫霄縻頂扶揺溟海之風緑水彯纓談笑郾城之月佇看飛鶚即遂造鴛某欣捧色絲有華舊綉擷瀟湘之草隃寄鴈回望江漢之雲莫將貂報   回趙判官   芙蓉幕畫見推三語之清桑梓年情僅效一言之鴈舞袖方慚於地窄織裳乃遂於雲來瀟湘逢故人薄酬今雨霄漢瞻佳士徒竚下風   回郭判官   雲近熊山有美芙蓉之影書來鴈嶠頓生杜若之香三語施先七襄愧後某官珊瑚文采氷雪聰明空冀比之羣神行贔屭望湖南之幕鋒淬鉅鉟小贊凝森遄班清切某偶諧聚軫多幸同寅意重氷清深謝宜敖之句贈隆錦織莫酬幼婦之辭   回陳撫屬張監倉   馳絲何補媿岣嶁之春風畫幕多竒賁瀟湘之華月施先一介禮後七襄某官絶俗精神識時俊傑洛陽龍門之清賞吞吐雲烟軒轅鳯樂之好音鏗鍧金石少凭玉帳即覲璧璫某多幸寅同有懐未見南轅北轍迹似間於江湖左弭右鞬心相斯於霄漢   回黎知録李司理   駈馳逺使空搴杜若之雲俊逸參軍辱贈梅花之雪舞慚地窄知在歲寒某官巧鑄鉅鉟清摩贔屭剛風度筆廣平賦之淋漓寒露照襟何遜詩之灑落小需鞠草即看攢花某共客瀟湘期君霄漢重緹錦段莫酬明月之珠空羨紫鱗擬結横江之網   回永州司理司户   梅花鐵石心相知己晩金薤琳琅字多謝何厪味也同吾惠而好我緇兮又改嘆舞袖之地寒白也不羣喜録屏之天近   回謝司法   星馳周隰將為養以懐歸春度燕臺乃覽輝而來下載憑回鴈薄謝來魚某官華岳清氷海水明月鏗鍧金石軒轅鳯樂之好音上下風雲洛陽龍門之清賞小吟蕖緑徑照藜青某夙幸同寅隃瞻聚軫南轅北轍雖遽隔於江湖左弭右鞬正相期於霄漢   回諸縣宰賀冬   觀臺雲物曉看五色之書彭澤風流春度一同之詠駢花委艶芳杜生香某官氣類陽明精神氷潔霞飛錦織巻舒宫線之紋春落弦聲上下雲和之瑟佇翔鳬影晉簉鵷行某邇只畫簾翛然隅繡撫庭揚於岣嶁空負分陰培浦栁於瀟湘隃看一碧   回諸縣宰賀正   攝提貞孟陬八荒開壽連城得茂宰萬象皆春花栁無私茨梁有慶某官聲名雷動韻度天和文艶錦機光照龍杓之彩風生玉軫音諧鳯律之陽舒舒蒲穀之香進進蓬萊之武某坐驚甲換猶喜寅同為秋浦官孰禦春風之舄送長沙客相望明月之舟   回衡山趙宰孟傃(謝舉陛陟)   效顰一鶚力何補於培風照眼雙鳬手忽承於垂露一謙過矣三復跫然某官文采珊瑚歌聲金石融峰九千餘丈氣埒青蒼郎垣二十五星光生銅墨裒時正直簡在凝嚴某借助鞭長汲清綆短頌言美瑞知麟鳯之在郊趣覲通明戒鸞鳯兮先路   回善化韓宰   出宰山水縣喜調新琴為織雲錦裳有華舊繡載憑回鴈占謝來魚某官玉尺金方金莖晶潤融峰九千餘丈氣埒青蒼郎垣二十五星光生銅墨暫翔鳬影佇入鵷行某自賀寅同豈云未見姢姢一碧共看貫索之沉耿耿七襄莫效聨珠之報   回■〈虛阝〉縣曼宰   移繡波濤愧將絲轡出宰山水先度絃歌隃寄鴈回敬酬魚遺某官琳珪清越氷雪聰明雲傍碧桃千丈蓬萊之光氣月明緑野一簾秋浦之清風小種縣花佇歸院栁某俯慚舊斧仰辱聨珠味黄絹之辭永為好也乏貂榆之報受言藏之   回攸縣郭宰   舊繡塵深閲八蓂於楚觀晝簾花度飛五朶於雲陽新雨同心清氷照目某官光華尚錦盤錯投刀横巴水之野舟肯煩期會聞楚萍之更鼔終覺分明邇只鳬飛翩其鵠立某馳駈技短磋切意長皎皎織女終不成章駕言匪報駪駪征夫毎懐靡及尚克相規   回湘潭張權縣   雲移松影調新韻於宓堂春滿桃隆來清風於周轡懐哉今雨遺此華星小生欲相吏耶願同衷協丈夫即為真耳佇聴除音一水姢娟七襄耿耿   回永興趙權縣   鶴岑琴好相望明月之心鴈嶠書來不隔同年之面以雍容之雋軌將慷慨於公車北轍南轅遽江湖之相逺左鞬右弭尚霄漢以為期占對甚臯垂孚為寵   回瀏陽任丞   晴紋照綬曉入新花逺素飛雲春回舊繡辱施先於一介愧禮後於七襄跂天孫之織雲莫將瑶報望美人兮明月尚藉瑱規   回寧逺簿到任   地鄰棲鳳喜聆千玉之吟風度鳴鸞恍聴九韶之奏縣花出色汀若生香然太乙之藜佇聽令業織天孫之錦莫敵腴施   回浟縣趙簿衡陽易尉   馳隰無功愧行雲於岣嶁佐琴有韻捧明月於瀟湘小車來映於縣花春佩相輝於岸芷某喜瞻聚軫樂在同寅北轍南轅漸覺江湖之隔左鞬右弭尚為霄漢之期   回衡陽歐陽尉   挹春花於拂綬喜見青撑垂星字於乗槎有華緑淨重此湖南之賔客美哉日下之神仙牲轡何功自笑再衰之技貂■〈礻俞〉莫報更求三益之規   回楊料院   司會名藩有美同年之子委書下隰聿來異事之僚峩簪玳於賔筵粲糜瓊於騷圃湖南幕貴良懐支使之賢水北價高寧久山人之索薄憑回鴈隃謝來魚   回宋税院萬年   篁竹嘯鼪鼠僅免失刑岣嶁拏虎螭劃傳得句怒飛鐵畫光照錦機撫劍首於漆園敢當一吷聞簫聲於赤壁莫遂倚歌   回劉學録(胡石壁客)   我馬維駒訪岣嶁之竒字有鶯其羽發蓬萊之妙音亦來見我乎嘗有此客否某人語洗烟火書籠山川張生手持石鼔文氣涵緑淨揚雄自有河東賦聲透明光亟呼熊耳之雲立近鼇頭之日某味同草木影合江湖扶揺萬里南溟相期汙漫上下四方東野此意輪囷   通交代寥提刑邦■〈术上灬下〉(號恕齋)   共審疏恩象魏易節熊湘星度天囷光照武陵之雪風生春繡神開衡岳之雲翠蕩凌烟華絲絢曉恭惟某官傳心正學行世清規雲霄閥之髙寒蜿蜒浦劍湖海樓之突兀坱圠參旗屹砥柱於中流行大車於九軌出擁康沂之駕入提建禮之門犀監重弓武絢將軍之電金曹曳組輝聨須女之珠佩聲雜遝於蓬萊麾影横斜於牛斗誰謂寒露清氷之勝屑為春山暑露之行收海若之波濤定夫正學布淛江之雨露朱子常平便當跨汗漫而擺雷硠于以經駘蕩而出馺樂屬天顔之西顧念民命于南維不有仁人孰長王國乃輟神仙於海上乃移星宿于軫中惟君子之祥刑自聖門之恕學推廣不寃之條貫發揮無訟之本原轉陽和於芙容薜荔之間沛生意於槢接桁楊之外蓋以皋夔之長者而行孔孟之本心皇華咨度咨詢盡展平反之業清問惟明惟畏即陪啓沃之聨某久把短鑱偶塵繡斧撫王事而集苞杞坐隔白雲望美人而結幽蘭喜逢今雨俯仰十年之同味夤縁百世之交情尊叱馭陽回車豈是秋春之鴻燕貢彈冠朱結綬尚將上下於雲龍意筆踈單衷旌揺曳   與袁州安守到狀   叨符便養假道言歸西水分江喜接九河之潤東雲捲雨重瞻三峽之春即遂摳趨預深欣抃   回袁守不赴請   馳白雲之下幸甚假途巻今雨而來言將授館華髮之典刑甚厚清風之籩豆有加薄言還歸何速卭崍之馭願安承教第懐臺峽之春方命負慚嗣音抒謝   回交代權贑州孫提刑炳炎   南節易麾為慈親而拜命西臺就牧屈膚使以論交温朝花雨别之盟惜堂草春暉之色施先一介禮後七襄恭惟某官大雅風流真清人物氷懸雪跨吐吞禹穴之玉書鳯躍韶鳴鏗戛天台之金賦雷轟欻起山立徐行巍冠參卿月之班雜珮峻郎星之直侍女護衣雞人傳箭擬翠殿之賦詩衞兵森戟燕寢凝香肯芝山之攜酒豈弟十萬家之春意精神三百里之湖光前席興思此佳吏部西人則曰眞好監司寧遲履接於星辰便報緩行於霄漢春風扉影草臥桁楊夜雨灘聲雲銷貫索暫屈玻瓈之六轡更聨虹玉之半符昔清獻典州而三川之琴有韻而濂溪行部則五嶺之獄無寃毎惟八境之有縁皆著兩賢之遺迹盛德可稱於百世明公乃合於一人麾蕩照江劍刀易俗玉節青絲纜小駐虎頭白馬金盤陀遄陪豹尾某無功將指有味陳情王陽回刺史車庶乎為子毛義捧郡守檄專以為親昔隨振鷺之英遊今忝傳龜之雅好夣回舊繡恍慚揚秕之前手挹新符早托絶塵之後會趣綸之來下辱飛檄之逺臨皇華之禮有加南陔之詩復作安有十一州之廉察屑為二千石之交承行縣録平反喜不隔望雲之舍詣府受約束願遂依近月之臺舌筆單踈衷旌揺曳   回陳侍郎篤齋   回車卭坂請自效於林烏得郡江南取已捐之竹馬綢繆錦製緹襲衮華恭惟某官麾斥八極之風雷巻懐九天之星斗古靈神中之槀屢薦時賢温公洛下之評不遺人物遂使忝求芻之寄從而諧啜菽之私某半竹奚堪儷花甚寵想五畆青山之樂願請訂金懐四方明月之詩曷酬贈璧   賀曽京尹淵子號(留逺)   露綸渙渥星履陞華東澗西瀍冠十連之元帥南昌北斗表六典之地官丹屏雲開紅牙日麗某官抉分雲漢吞吐江湖直氣摩空金天晶之錯落清規照世玉井水之甘寒自噦噦於鸞聲遄峩峩乎豸角文章大手南豐先生政事十條小范老子袖出摩霜之鉞坐吟捲雨之簾眞侍從歸拜於甘泉慈父母來臨於京兆乃由太乙徑陟文昌氷懸雪跨而朝望孚日暖潮平而民氣樂儼衣冠於建禮坐鎮千畿籌帷幄於延和遄歸兩地某喜傳除綍阻趂賀綦五緯明霄望龍泉之秋色九河流潤懐虹翠之春暉   回曽主簿清老(曽玉堂秀溪之孫)   千里明月隃企停鸞一字華星劃開湧翠惠而好我粲然有文某官地胄穹華天資潤美北平王之閥閲梧竹蒼蒼東山民之衣冠芝蘭奕奕盍騎麒麟而凌厲乃從猿鶴以徜徉展也怒飛翩其孰禦某頃馳楚傳切志綿田卭坂回車庶乎為子江城捧檄正以便親永懐寸草之暉更感粲花之寵式相好矣莫酧錦繡段之華遡洄從之如此玻瓈江之碧   回吉州權府賀新除   某寢疏棨座倐被絹封身到木天誤辱九重之眷詞垂金薤過蒙十部之臨方切循牆敢勤褒衮蓋如庸晩徒抱迂愚山林自分於投深畎畝空存於愛上朝清道泰幸遭際於明時小往大來慶挽回於正氣猥令忝竊例沐登崇恭惟某官瑞毓長庚福移子駿家有甘棠之笏凜凜典刑人蒙别駕之春陶陶生遂適郡符之初綰覩帝綍之誤頒蓋惟大夫之曰賢遂令小子之有造正明一字恐慚讀秘閣之書肅使載還尚擬致監州之謝   回吉守李寺丞芾   光膺芝檢榮剖竹符吉為大邦望二天之正急公有異政為百姓而一來新令風馳歡聲雷動恭惟某官雪山氷壑天球河圖居南岳風土之竒夙鍾清淑得西堂議論之正綽著典刑早啓雋途薦升華貫天官宫正持衡稍食之平穡臣司農挈領扈丞之重惟絶海迅颿可以開鯨浸惟倚天長劍可以破浮雲故當搶攘杌■〈揑,木代扌〉之秋常任撫字澄清之寄昔四郊洶洶帝毎興當饋之嗟今二水湯湯公迄收按堵之效惟我廬陵郡之劇為今東蒙主之難莫非王事我獨賢勞旁諸縮手所謂世臣必有喬木上遂傾心向來二千石之除曽擬六一翁之里惟蒼生之有福故珠浦之重還期會餘間雖異坡老作詩之舊道理最大喜聞韓王有德之言今庶幾乎侯來暮矣青原鷺渚未容坐席之温紫殿鵷班正恐召環之速某幸備受廛之數得同載道之歡已進迓於前驅乃退慚於後至欲陳情而未果先賜汗而謂何謝劉公紙書姑附鴻翔之便望皇甫壁記即脩燕賀之恭嚮戀深深敷陳罔既   回前人   某薦蒙顓翰再遺駢緘辭遜一出於肺肝義理各存於肯綮螺浦之珠既去復返足以為竒夜光之璧無因至前受之甚懼輒裁尺素庸敘寸丹仰冀融清俯埀澄察   回前人送冬禮   周厯紀正魯臺書至袴謡雷動恰先七日之來棨座春生共慶一陽之長頌聲盈耳和氣滿城某未薦賀言猥厪餽禮岸容待臘正棲寂寞之濱谷律先春多謝温存之貺赧然登受畧此控酧餘俟别陳仰干情亮   回黄主簿   伏以春花如水驚三紀之流光夏緑滿園又一年之初度方拾薪而煮瀑即嚼茗而嚥花敢意一謙有來多貺厚之厨珍以起其牢落將之篚實以申其慇懃童喜相誇為里中之羊酒兒癡不了笑門外之桑蓬拜而受之我之懐矣輪囷感臆拍塞謝言   回監魁錢昇叟賀新除   天祥偶膺光寵實沐庇庥將為行人之辭先承君子之餽樽來工部有光臨别之桮荷鵝贈右軍以比大鳴於鴈木登嘉以往感徳惟深姑此占酧嗣容禀謝伏乞台照   賀府簿錢昇叟   兹審錫命中朝職書大府密運良畫協贊大功伏惟慶愜天祥正深蒙賴倍切忻愉函此敘賀切幾委照   回大庾縣尉劉天聲   昨因歸雁獲附殷勤歲月如馳曠音弗嗣五朶雲箋翩翩復來山林那記初度桑梓拳拳黼藻過矣就審一麾知已三尺司平揚州梅花何如庾嶺本色吟哦小駐倚聽横飛庭實磊落分不得拜興言逺意若之何速之肅使知慚襄拜不敏何當裔狀 本帖地址:http://club.xilu.com/wave99/msgview-950484-20090.html[复制地址] 上一主题:《玉房秘诀》   撰人不详   [... 下一主题:《鸳鸯湖棹歌》  (清)张燕昌... [楼主] [2楼] 作者:沉思曲 发表时间: 2005/11/02 17:35 [加为好友][发送消息][个人空间] 回复 修改 来源 删除 关于《文山集》 文山先生文集


十七卷、别集六卷、附录三卷 文天祥撰 明景泰刻本


文天祥(一二三六——一二八三)字宋瑞,又字履善,号文山,吉州庐陵(今江西吉安)人。宋理宗宝祐四年进士第一,历湖南提刑、知贛州。德祐元年,元兵南侵,天祥应诏勤王。次年拜右丞相兼枢密使,出使元营议和,被拘押,後脱逃。端宗即位,拜左丞相,以都督出江西,与元军战。兵败被俘,押送大都,拘囚四年,後从容就义,享年四十八岁。著有《文山先生全集》。事蹟见《宋史》卷四百一十八本传、刘岳申《文丞相传》。文天祥全集在宋代未及刊行,入元,始由其孙文富编为五十卷,刻板传世(清同治版《富田文氏族谱》引乾隆《文氏通谱信国公遺翰》),但传本极少,亦未见他书著录。元贞二年,文天祥故里刻《文山先生文集》三十二卷,大德元年又刻《後集》七卷,世称道体堂本。元人刘壎《隐居通议》卷十二详载其事。道体堂原刻虽在明清之际散佚,但其跋语九条却赖後世刻本得以传存,道体堂本亦为後世各《文山集》之祖本。据《繡谷亭薰习录》载,明、清两代,世人敬慕文天祥忠义气节,其诗文刊本多达二十馀种。又据邓碧清《文山集版本考》(《宋代文化研究》第二集)考证,明、清刻本儘管版帙繁多,追溯其渊源,可谓‘一个源头,两个系统’,即诸刻同源於‘道体堂本’,又大体分成景泰本、家刻本两个系统。景泰本系统有景泰本、正德张祥本、嘉靖鄢懋卿本、张元谕本、万曆胡应皋本、崇祯锺越本、崇祯间张起鹏刻本等。家刻本系统由文氏家族翻刻,盖发端於文承荫刻本,现存有嘉靖间无名氏刻本、万曆二十八年萧大亨刻本、万曆崇祯间无名氏刻本,家刻本系统普遍存在编次欠审、校勘不精的缺点,其价值低於景泰系刻本。清代刻本虽多,但都是明刻的翻版,而以家刻本为主,其中雍正三年文氏五桂堂刻本影响最大,一再翻刻,但该本仍然沿袭着明家刻本之误。究观《文山集》诸刻,其初衷本为表彰忠义气节,往往致力於文集之编刻与附录资料之累积,而忽视遗文搜集及版本比勘。可以说,《文山集》迄今尚无一完善之本。此本由韩雍、陈价刊於景泰六年,前有韩雍、韩阳、钱习礼、李奎序,又有道体堂本二序。据韩阳等序,知此刻所据为尹凤岐居馆阁日钞本,经转运使陈价校勘、编次,又呈正於江西巡抚韩雍,遂得锓梓传世。又据卷首道体堂本序後所载跋语:‘《文山先生文集》共二集,前集三十二卷,後集七卷,予合而为一,姑存二序于此。’则係合道体堂本前、後集为《文集》十七卷。同时,又‘访求遗稿,编次成帙’,为《别集》六卷;又辑‘名公所述传记哀挽’,为附录三卷(李奎《文山先生别集序》)。则此本係据道体堂本重编,並有所增补。道体堂刻板於明初失传,其本亦於明清之际散佚,景泰刻本遂为现存《文山集》最早之版本,亦是後世诸刻之祖本。(刘德清) 文山先生全集


二十八卷 文天祥撰 明嘉靖三十一年鄢懋卿、甯宠刻本


文天祥生平及文集版本介绍见前。《文山集》自景泰本後,明正德九年又有张祥吉安刻本。此刻在继承景泰本之基础上,开始注意搜集遗文,於卷十五末增补《与府理钱昇叟》书信一则,並补刻了《遗墨》,其编排、校刻亦较景泰本有所改进,但删去了《集杜诗》,所收内容反不如景泰本多。清修《四库全书》,即採录此本,並有所校勘。此本为现存《文山集》第三个刻本,即嘉靖三十一年鄢懋卿编、甯宠刻本。鄢懋卿字景修,丰城人。嘉靖二十年进士,累官左副都御史,党附严嵩,为人所不齿。王重民《中国善本书提要》称鄢氏编次是集,‘犹在党附严氏父子之前,是其初入宦途,未尝不以忠贤自励也’。据鄢懋卿序云: ‘反覆是集而编次之,统而名之曰《文山先生全集》。中有“文集”,有“别集”,有“附录”。如先生所作,集有未载者,为“拾遗”;後世为先生而作,继“附录”者为“续录”,凡若干卷。遂以授河间府董君策,俾教谕严顺校正,知县甯宠刻之。’此本明标‘拾遗’、‘续录’等目,在诗文辑佚及附录资料之搜集上,较前二本亦有胜处,是其特色之一。此外,此本首次以‘全集’命名,将全书统分为二十八卷,又在全集各部份分别标注‘文集’、‘别集’、‘附录’之名,既保存了原集体例,又使全集编次更具系统性,避免了景泰、正德本编次零散之不足。‘文集’分十七卷,与前二本同,但卷五、卷六、卷七及卷十三文章分卷与前二本異,盖意在避免卷帙偏大,却忽视了文体之完整性,如卷五杂置表、疏、书於一卷,卷十三牵合记、序,割裂原书,反不如前二本合理。其卷首目录,即按‘文集’、‘别集’、‘拾遗’、‘附录’、‘续录’编排,而不标卷次,题间每有空行,实为景泰、正德本标署卷次、文体处。其‘别集’中收入《集杜诗》,与景泰本同,而正德本所补之《与府理钱昇叟书》,此本阙载,由此可证,鄢氏当据景泰本重编付梓。其‘遗文’类补佚文三篇,‘续录’类增收资料数则,是其所长,而 ‘附录’中删削景泰本原附资料数则,卷首阙载‘遗像’,对景泰本序跋也多略而不载,是其短处。至其每为後人诟病之‘校讎不精’,所谓‘鲁鱼亥豕,触处皆是’(丁丙跋),今覈其实,是本虽校勘难称精细,然亦非一无是处,即以此本校《四部丛刊》所收胡应皋翻刻张元谕本,可补正其本处甚多,如《丛刊》本卷八《贺赵侍郎月山启》‘会元驩如’、‘酬谪往展月之魂’,均不通,而此本作‘会弁驩如’、‘酹谪仙捉月之魂’,为义实胜;又《丛刊》本‘上下风穑’、‘勒唐功於吾溪石’,‘穑’当作‘樯’,‘吾’当作‘浯’,此本均不误。盖其重新编刻景泰本,又经严顺校正,虽无精校之功,实无擅改之弊,亦为此刻一大优点。丁氏云云,未免以偏概全。(吴洪泽) 新刻宋文丞相信国公文山先生全集


二十卷 文天祥撰 明崇祯四年张起鹏刻本


文天祥生平及文集版本介绍见前。据邓碧清统计,明刻《文山集》共十一种,此为明季最後一刻。目录书著录此本,或称‘明崇祯四年毓秀斋张宾宇刻本’,或称‘明崇祯四年书林张起鹏刻本’,或作‘崇祯三年’。今考全书各卷卷首均标明‘宗衮诸孙荆南安之订譌、平江震孟搜逸、白下时策较正,书林张起鹏綉梓’,又卷首有崇祯四年詹士龙序,遂定此本为崇祯四年张起鹏南京刻本(参邓碧清《文山集版本考》,《宋代文化研究》第二辑,四川大学出版社一九九二年)。此本为文氏家族主持刊刻之《文山集》,既经文安之(字铁崖,夷陵人。天启二年进士,累官东阁大学士,督师川中,兵败,郁郁而卒)‘订譌’,文震孟 (一五七四——一六三六,字文起,号湛诗,文徵明曾孙。天启二年殿试第一,累官礼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搜逸’,又经文时策(南京人,天祥二十二世孙) ‘较正’,其刊刻当非草草。明刻《文山集》诸本中,以景泰本刻年最早,而嘉靖张元谕刻本则以编次合理、校勘精审为後人所称,影响也较大,故後出诸本多据以重刻,如万曆间胡应皋福建邵武刻本、崇祯间锺越杭州刻本等。此本卷首载文时策《文信国公文集後跋》云:‘文公全集一刻於京师,一刻於庐陵,而金陵独无刻焉,是诚大缺典也。……兹从剞劂氏之请,将吉安旧集授之於梓,俾厥新刻。’所谓‘吉安旧集’,即明嘉靖三十九年张元谕刻本,故此集卷首亦载罗洪先序。虽係重刻张元谕本,但与万曆间胡应皋本简单翻刻不同,此本则下了一番功夫,因之亦颇具特点:一是行款不同,张本每半页十行,行二十二字,此本半页九行,行二十字;二是编次略異,‘旧刻诗为全集之首,兹易廷对策、内外封事诸作冠之’,以凸显‘忠义’思想;三是增补遗文,如卷九补足《瑞安康氏族谱序》,卷十八增收《六义堂诗》、《狱中家书》、《出狱临刑诗歌》三首,遂为明刻中收文最全者;四是增补、调整附录资料,卷二十增补附录资料十八篇,删削五篇,卷十九删略《宋史》本传及刘岳申《文丞相传》,仅存刘岳申《传赞》,並改称《文丞相赞》。另,此本虽经文氏後裔校勘,仍不免粗疏,尤以目录为甚,如卷十八至卷二十,正文已有重大改易,而目录仍同张本!然较之流传甚广之胡应皋本(《四部丛刊初编》据以影印),此本文字仍时有可取,其校勘价值不可一概否定。是本原版心省称‘文丞相全集’,今依《丛刊》体例,改题全称。此本有清人批语、圈点,其价值又胜原本矣。(吴洪泽) 集杜句诗


四卷 文天祥撰 詠文丞相诗一卷 张庆之撰 明天顺文珊刻本


文天祥生平及全集版本见前述。是集乃天祥集句之作。宋代集句诗作者甚夥,如王安石、苏轼等文学大家皆喜为之,大抵衒博鬥巧,带有游戏色彩。天祥是集,则与众作不同,首先是作於被繫北迁时大都狱中,其次是取材仅为杜诗,其自序称‘予坐幽燕狱中,无所为,诵杜诗稍习,诸所感兴,因其五言集为绝句,久之得二百首。凡吾意所欲言者,子美先为代言之。……予所集杜诗,自予颠沛以来,世变人事,槩见於此矣。是非有意於为诗者也。後之良史,尚庶几有考焉。’虽为集句,其抑郁不平之气,忧国伤时之心,溢于卷端,确可为‘良史’之用。故为世所重,既刻入全集,又单刻印行,盛传於世。是集卷目皆天祥自定,诗皆古体,五言四句,凡二百首,分为四卷,首述其国,次述其身、其友、其家,完成於元至元十七年。最早刻於元代,但元本在明初散佚,刘定之(一四〇九——一四六九)於正统初由内阁录得传本,並将吴郡张庆之《詠文丞相诗》附於後,‘合而题之曰《文山诗史》’。張慶之字子善,吴(今江苏苏州)人。少有志操,天祥知平江,慶之齒諸生之列。後棄举子业,絶意仕進。宋亡,自號海峯野逸,作《海峯遺民傳》。著有《海峯文編》三卷及《詠文丞相诗》等。事蹟见正德《姑苏志》卷五十四。至天顺三年,天祥宗孙文珊将刘定之编定本刻板印行,仍附张庆之集句诗於後。此外,文天祥《集杜诗》尚有成化二十年刘逊刻本《文山先生集杜诗》二卷、附录一卷,崇祯十年净名斋刻本《文文山先生集杜诗》不分卷等。清修《四库全书》,於《文山集》未收《集杜诗》,而别录《文信公集杜诗》,所据底本为一卷,馆臣以其‘殊失原第’,故析为四卷,以复旧观。然不附张庆之《詠文丞相诗》,自难复定之本原貌。及今《集杜诗》元刻久已失传,而以明天顺刻本为最古,故据以影印。(吴洪泽)


※※※※※※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 水落鱼梁浅,天寒梦泽深 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

[楼主] [3楼] 作者:沉思曲 发表时间: 2005/11/02 17:44 [加为好友][发送消息][个人空间] 回复 修改 来源 删除 文天祥千秋祭   作者:卞毓芳 文天祥千秋祭作者:卞毓芳一   怦然令我心跳的,是他已活了七百六十岁。七个多世纪,一个不朽的生命,从南宋跨元、明、清、民国昂昂而来,并将踏着无穷的岁月凛凛而去。他生于公元1236年。当他生时,“直把杭州作汴州”的临安朝廷,已经危在旦夕,人们指望他能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然而,毕竟“独柱擎天力弗支”,终其一生,他没能,也无法延续赵宋王朝的社稷。他就在四十七岁那年化作啼鹃去了。当他死时,不,当他走向永生,九州百姓的精神疆域,陡地竖起了又一根立柱,虽共工也触不倒的擎天玉柱。   他是状元出身,笔力当然雄健,生平留下的煌煌笔墨,正不知有凡几。只是,真正配得上他七百六十岁生命的,则首推他在零丁洋上的浩歌。那是公元1279年,农历正月,他已兵败被俘,恰值英雄末路,在元军的押解下,云愁雾惨地颠簸在崖山海面。如墨的海浪呵,你倾翻了宋朝的龙廷,你噬碎了孤臣的赤心。此一去,“百年落落生涯尽,万里遥遥行役苦。”“以身殉道不苟生,道在光明照千古。”无一丝一毫的张惶,在这生与死的关头,他坦然选择了与国家民族共存亡。但见,一腔忠烈,由胸中长啸而出,落纸,化作了黄钟大吕的绝响。这就是那首光射千古的七律《过零丁洋》:“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假如文天祥在这时候就死去,结局又会怎样?毫无疑问,他是可以永生的了。南宋遗民清楚这一点。所以,他的战友,庐陵人王炎午,才在他被押往北方的途中,张贴了数十份《生祭文丞相文》,疾呼:“大丞相可死矣!”敦促他舍身取义,保全大节。他自己又何尝不明白这一点。因此,一路上才又是服毒,又是绝食,自谓“惟可死,不可生”。然而,且慢———打量历史,我们只能作这般理解———日月还要从他的生命摄取更多的光华;社会还要从他的精神吸收更多钙质;盘古氏留下的那柄板斧,需要新的磨刀石;长江和黄河,渴求更壮美的音符。一句话,他的使命还没有结束。于是,同年10月,他就在一种求死不得、欲逃又不能的状态下抵达元大都燕京。 二   在北地,考验他的人格的,是比杀头更严峻的诱降。诱降决无刀光剑影,却能戕灭一个人的灵魂。但见,各种身份的说客轮番登门,留梦炎,就是元人打出的第一张“王牌”。   留梦炎是谁?此公不是凡人。想当初,他和文天祥,曾同为南宋的状元宰相。然而,两人位同志不同,就是这个留大宰相,早在公元1275年的临安保卫战中,就伙同内奸陈宜中,暗里策划降元。为此,他极力干扰文天祥率军驰卫,而后又弃城、弃职逃跑。待到临安沦陷,他又拿家乡衢州作献礼,摇身变成元朝的廷臣。   留梦炎一见文天祥,就迫不及待地推销他的不倒翁哲学。他说,“信国公啊,今日大宋已灭,恭帝废,二帝崩,天下已尽归元朝,你一人苦苦坚持,又顶得了什么用呢?那草木,诚然还是赵家的草木,那日月,却已经是忽必烈大汗的日月了。”   天祥转过身去,只给他一个冷背。真的,你让葵藿如何与狗尾巴草对话?你让铁石如何与秽土论坚?留梦炎之流的后人对乃祖的投降哲学又有发挥,最形象、最直白的是“有奶便是娘”。岂知这种“奶”里缺乏钙质,他们的骨头永远不得发育。此辈精神侏儒,哪里识得文天祥的“千年沧海上,精卫是吾魂!”哪里配闻他的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不识相的留梦炎仍然摇唇鼓舌,聒噪不已。天祥不禁怒火中烧,他霍然转身,戟指着留梦炎痛骂:“你今天来,就是给我指这条出路的吗?你这个卖国卖祖卖身的奸贼!你,身为大宋重臣而卖宋,可是卖国?身为衢州百姓而卖衢州,可是卖祖?身为汉人而卖汉节,可是卖身?……”   “你、你、你———,老夫本是一番好意,你不听也罢,凭什么要血口喷人?”留梦炎饶是厚脸昧心,也搁不住文天祥这一番揭底剥皮,当下脸上红白乱窜,低头鼠窜而去。   九岁的赵显,堪称是元人手里那种不带引号的王牌。这位南宋的小恭帝,国隆的日子没有赶上,国破的日子似乎也不觉得太痛苦。同是亡国废帝,南唐后主李煜的依恋:“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阑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只怕他是既不识梦寻,也不懂悲怀。元人想到了杠杆原理,想着废物利用,比如,现在就让他以旧主子的身份,出面劝说文天祥归顺。古话说一物降一物,你文天祥不是最讲忠君吗!那么你看,这会儿是谁来了?   文天祥料到元人会有这一着。因此,思想上早作好了准备。他没等赵显走上会同馆的台阶,赶紧跨出门槛,来个先发制人。但见他抢前数步,挡住赵显,然后南向而跪,口呼“臣文天祥参见圣驾”,随即放声痛哭。小皇帝被这突如其来的哭声闹懵了,傻乎乎地站在那里,说不出一句话。   天祥这一场大哭,本是策略,旨在让故恭帝无从开口。但他哭着哭着,想到今日幼主为人所制,竟不自知,而自己和千万忠臣义士浴血沙场,抵死搏战,还不就是为了保卫赵宋江山!一时心中涌上万般酸楚,不由动了真情,遂跪地不起,长哭不已,并且一迭声地泣呼:“圣驾请回!”   赵显这边慌了手脚,越听哭声心里越发毛,早把元人教给的言语,忘了个一干二净。少顷,又搁不住文天祥的一再催促,便乐得说声“拜拜”,转身回头,辚辚绝尘而去。   劝降招安活动并没有就此止步。这就要谈到元世祖忽必烈,———也就是那位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孙子。平心而论,忽必烈也称得上是一代枭雄,他不仅识得弯弓射大雕,还尽懂得治理天下。且说眼前,他就深知接管汉室,光凭蒙古人的力量,是不能畅达无阻的,须得借助汉人,实行“以汉治汉”才行。而在汉人中,最具号召力、影响力,因此也最能帮他巩固统治秩序的,当数文天祥无疑。所以,天祥愈是不屈,他就愈想招安。留梦炎、赵显两番碰壁,这一次,他就转派中书平章政事阿合马上阵。   胜利者多的是淫威。此时不耍威风,更待何时!阿合马在一干僚臣的簇拥下,趾高气扬地来到会同馆正厅,着人传文天祥。   一会,文天祥从容步出。他虽然衣单形瘦,眉宇举止仍不失大国之相的雍容。天祥站在厅内,以宋朝官礼向阿合马行一长揖,随后泰然入座。   阿合马眯缝着眼打量文天祥,恶声问:“姓文的,知道是谁在跟你讲话吗?”   天祥微微一笑:“听人说,来的是宰相。”   “既知我是宰相,为什么不下跪?!”   天祥扬得一扬眉:“我是南朝宰相,南朝宰相见北朝宰相,彼此彼此,哪有下跪之理?”   “嘿嘿!你既是南朝宰相,又怎么到这儿来的呀!?”阿合马抖抖朝服,晃晃珠冠,戏谑地发出一阵嚎笑。   天祥面如闲云,待阿合马笑够了,笑不下去了,才盯住他的眼:  “老实告诉你,南朝要是早用我为宰相,你们一定打不到南方去,我们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阿合马先是被天祥盯出一阵寒颤,接着又被他的回答激得恼羞成怒,无奈辞拙,找不出话来反驳。试想,大草原的马背上摔打出来的将军,总共才读过几行书,论说理,哪里是江南士子的对手。何况他今天面临的又是彻底陌生的语言和行为系统!阿合马没了辙,只好抛出撒手锏:  “老子不跟你斗嘴皮。你要晓得,你的性命,可是捏在老子的掌心!”   这又显出了阿合马的浅陋。像文天祥这样的一代奇男,是杀头所能吓趴的吗?!岂不知“高人名若浼,烈士死如归!”文天祥固然无法预见,七百年后有个叫毛泽东的,把太史公司马迁“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的箴言,定音为人品人格的最高层次。不过,他在缧绁之中,倒是常拿了这几句诗勉励自己: “千年成败俱尘土,消得人间说丈夫。”“一死鸿毛或泰山,之轻之重安所处!”   天祥听罢阿合马的恫吓,果然昂首挺胸,一脸不屑:“要杀便杀,说什么捏在你的掌心不掌心!”   消息反馈给忽必烈。这位元朝的开山始祖,眼见诱导不成,威逼也无效,但他仍不死心。这就见出了他的目力,一代政治家的战略巨眼,同时也折射出一个饶有深意的现象:在人类的发展史上,权力的高地,往往是那些敌对派别的首领,也就是对峙的双峰,才更为了解,更为识得对方的价值。   忽必烈们心生一计,下令将文天祥铐上长枷,送入兵马司囚禁。   为了耗蚀文天祥的锐气,消磨他的精神,还规定不准带一仆一役,日常做饭、烧茶、洗衣,乃至打扫园林,都要他自己动手。   一月后,他们估计文天祥肯定经受不了这番折辱,想必已经回心转意,于是让丞相孛罗亲自出马,伺机渡文天祥投诚。   历史记载这一日天寒地冻,漫空飞雪。文天祥随狱卒来到枢密院,他看到孛罗之外,还有平章张弘范,另有院判、签院多人。天祥往厅堂中央一站,草草行了个长揖。通事(翻译)喝道:   “跪下!”   天祥略一摆手:“你们北人讲究下跪,我们南人讲究作揖。我是南人,自然只行南礼。”   孛罗听通事译完,气得乱髭倒竖。他吸取了阿合马的教训,决定先来个下马威。于是喝令将文天祥强行按跪。几名侍卫一拥而上,又拖又拽又按又压,强迫文天祥屈膝。奈何强按不是真跪,天祥仍奋力抬起头,双目射出凛凛的威光。   孛罗冷笑:“文天祥,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呀?”   “天下事有兴有废,自古帝王将相,因国破而遭杀身之祸的,哪一代没有?”天祥亢声说,“我今日忠于大宋王朝,沦为阶下囚,只求速死。”   孛罗追问:“就这些,再没别的了吗?”   天祥正色:“我是宋朝宰相,国破,论职务唯有一死,战败被俘,按法律也唯有一死,还有什么其它可讲的!”   “你说天下事有兴有废,我问你,从盘古到咱今天,一共有过多少帝王呀?”孛罗摇晃脑瓜,摆出一副蛮有学问的样子。  “莫名其妙!”天祥露出无限蔑视,“一部煌煌十七史,你让我从哪里说起呀?我今天又不是来赴博学宏词科,哪有工夫陪你闲扯!”   孛罗这才想到有点文不对题。但他是丞相,且负有劝降重任,所以不得不强自镇定。随后又挖空心思,多方诘难,企图从根本上摧毁文天祥的自尊,以便乘隙诱归。也真是,整个江山都已姓元不姓宋了,你一个文天祥,还倔强个什么?这当口,只要文天祥的膝盖稍微那么一弯,立马就可以获得高官厚禄。奈何,奈何他的膝盖天生就不会向敌人弯曲。“亦知戛戛楚囚难,无奈天生一寸丹!”“忠肝义胆不可状,要与人间留好样!”文天祥打定主意就是誓死不降。孛罗忍受不了这种刺激,终于又归于了阿合马一路。他站起身,一掌扫落案上的杯盏,歇斯底里地狂吼:  “文天祥!你一味想死,我偏不叫你就死!我要囚禁你,让你求死不能,求生不得!”   天祥哈哈一笑,从留梦炎到赵显到阿合马到孛罗,已足以让他看出元朝统治者的黔驴技穷。他仰得一仰头,运气丹田,声震屋瓦:  “文某取义而死,死且不惧,你囚禁又能把我怎样?” 三   漫长的囚禁生涯开始了。   站在文明文化的角度看,这是人类的一场灾难。一个死去七百年犹然光芒四射的人物,一个再过七百年将依然如钻石般璀璨的人物,当年,他生命的巅峰状态,却是被狭小的土牢所扼杀,窒息。且慢,正是站在文明文化的角度看,这又是人类的一大骄傲。迄南宋以来,不,迄有史以来,东方爱国主义圣坛上一副最具典型价值的人格,恰恰是在元大都兵马司的炼狱里丰盈,完满。   说到文天祥的崇高人格,我们不能不想到那些撼天地、慑鬼神的诗篇。请允许我在此将笔稍微拐一下。纵观世界文学史,最为悲壮、高亢的诗文,往往是在人生最激烈、惨痛的漩涡里分娩。因为写它的不是笔,是生命的孤注一掷。这方面,中国的例子读者都很熟悉,就不举了。国外太大,姑且画一个小圈子,限定在文天祥同一时代。我想到意大利的世界级诗人但丁,他那在欧洲文学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神曲》,便是在流亡生活里苦难的阶段孕育。圈子还可以再画小,比如威尼斯旅行家,仅仅早文天祥四年到达燕京的马可·波罗,日后也是在热那亚的监狱里,口述他那部蜚声世界的游记。本文前面提到的太史公司马迁和南唐后主李煜,亦无例外,他二人分别是在刑余和亡国之后,才写下可歌可泣的力作。观照文天祥,情形也是如此。在他传世的诗文中,最为撼人心魄的,我认为有两篇。其一,就是前文提到的《过零丁洋》;其二,则在囚禁中写下的《正气歌》。   你想知道《正气歌》的创作过程吗?应该说,文天祥早就在酝酿、构思了。让我们把镜头摇到公元1281年夏末的一个晚上。那天,牢房里苦热难耐,天祥无法入睡,他翻身坐起,点起案上的油灯,信手抽出几篇诗稿吟哦。渐渐地,他忘记了酷热,忘记了弥漫在周围的恶气浊气,仿佛又回到了“夜夜梦伊吕”的少年时代,又成了青年及第、雄心万丈的状元郎,又在上书直谏、痛斥奸佞,倡言改革,又在洒血攘袂,出生入死,慷慨悲歌……这时,天空中亮起了金鞭形的闪电,随后又传来了隐隐的雷声,天祥的心旌突然分外摇动起来。他一跃而起,摊开纸墨,提起笔,悬腕直书: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   文天祥驻笔片刻,凝神思索。他想到自幼熟读的前朝英烈:春秋的齐太史、晋董狐,战国的张良,汉代的苏武,三国的严颜、管宁、诸葛亮,晋代的嵇绍、祖逖,唐代的张巡、颜杲卿、段秀实,他觉得天地间的天气正是充塞、洋溢在这十二位先贤的身上,并由他们的行为而光照日月。历史千百次地昭示,千百次啊;一旦两种健康、健全的人格走碰头,就好比两股涌浪,在大洋上相激,又好比两颗基本粒子,在高能状态下相撞,谁又能精确估出它所蕴藏的能量!又一道闪电在空中划过,瞬间将土牢照得如同白昼,文天祥秉笔书下: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   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   一串霹雳在天空炸响,风吹得灯光不住摇曳,文天祥的身影被投射到墙壁上,幻化成各种高大的形状,他继续俯身狂书:   “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   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   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   三纲实系命,道义为之根……”   室外,突至的雨点开始鞭抽大地。室内,天祥前额也可见汗淋如雨。然而他顾不得擦拭,只是一个劲地笔走龙蛇。强风吹开了牢门,散乱了他的头发,鼓荡起他的衣衫,将案上的诗稿吹得满屋飘飞,他兀自目运神光,浑然不觉。天地间的正气、先贤们的正气仿佛已经流转灌注到了他的四肢百骸、关关节节!   啊啊,古今的无穷雄文宝典,在这儿都要黯然失色。这不是寻常诗文,这是中华民族的慷慨呼啸。民族精魂在历史发展的紧要关头,常常要推出一些人来为社会立言。有时它是借屈原之口朗吟“哀民生之多艰”,有时它是借霍去病之口朗吟“匈奴未灭,何以家为!”这一次,便是借文天祥之口朗吟《正气歌》。歌之临空,则化为虹霓;歌之坠地,则凝作金石。五岳千山因了这支歌,而更增其高;北斗七星因了这支歌,而益显其明;前朝仁人因了这支歌,而大放光彩;后代志士因了这支歌,而脊梁愈挺。至此,文天祥是可以“求仁得仁”、从容捐躯的了,他已完成在尘世的使命,即将跨入辉煌的天国。   “哲人日已远,典型在夙昔。   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写完最后四句,文天祥掷笔长啸。室外,滂沱大雨裂天而下,夹杂着摧枯拉朽的电闪雷鸣,天空大地似乎将要崩裂交合了。天祥凝立不动,身形俨如一尊山岳!  (作者系人民日报记者)   《大地》杂志〔1997年第04期〕 [楼主] [4楼] 作者:沉思曲 发表时间: 2005/11/02 17:50 [加为好友][发送消息][个人空间] 回复 修改 来源 删除 文天祥(1236-1283),初名云孙,字天祥,后改字宋瑞,又字履善,号文山。庐陵(今吉安县)人。

  文天祥

  文天祥(1236-1283),初名云孙,字天祥,后改字宋瑞,又字履善,号文山。庐陵(今吉安县)人。南宋杰出的民族英雄和爱国诗人。

  天祥幼时,就学于欧阳守道。宝佑四年(1256)年二十举进士,对策集英殿。天祥以法天不息为对,帝亲拔为第一。考官王应麟奏曰:“是卷古谊若龟鉴,忠肝如铁石,臣敢为得人贺。”

  天祥所处的时代,是昏君当道人,奸臣弄权,政治腐败,外族入侵的时代。开庆初(1259)蒙古军攻鄂州(今湖北武昌),宦官董宋臣请理宗迁都四明以避敌锋。天祥针对这个逃跑误国的建议,上疏请斩董宋臣,以振奋人心,并献御敌之计,未被采纳。咸淳六年(1270),奸相贾似道托病辞官,以要挟朝廷。天祥在所草拟的制诰中,义正辞严地裁责之,因此遭到罢斥。九年(1273),起为湖南提刑,因见故相江万里。万里素奇天祥志节,语及国事,愀然曰:“吾老矣,观天时人事当有变。吾阅人多矣,世道之责,其在君乎?君其勉之!   ”十年(1274),改知赣州。德佑元年(1275)正月,朝廷闻元军东下,诏天下勤王。天祥闻讯,即将家产全部充作军费,在赣州组织义军,开赴临安(今杭州,当时南宋的京城)。所过之地,秋毫无犯,受到人民的拥护。八月,朝命以天祥为浙西江东制置使,兼江西安抚使,知平江府(治江苏吴县)。二年(1276)正月,除天祥右丞相兼枢密使。其时元军已大举南下,进逼临安。有旨令天祥前往臬亭山谈判。天祥见蒙古军统帅伯颜,晓以和战利害。伯颜初以危言折之,后见天祥有胆识,大义凛然,不敢杀他,也不敢放他,便把他拘留起来   ,押往北就。二月底,天祥与其客杜浒等十二人,夜亡入真州。复由海路南下,至福建与张世杰、陆秀夫等坚持抗元。景炎二年(1277),进兵江西,收复州县多处。敌派汉奸吴浚来劝降,天祥当即将吴处斩。不久,为元重兵所败,妻子儿女皆被执,将士牺牲甚众,天祥只身逃免。祥光元扑(1278),加天祥少保、信国公。天祥抵粤后,继续坚持抗元。同年十二月,在海丰县北五坡岭遭元兵袭击,被俘。天祥吞脑子(冰片),不死。元将张弘范使为书招张世杰,天祥曰:“召不能捍父母,乃教人叛父母,可乎?”弘范再三强迫他,乃书《过

  零丁洋》诗与之。末句云:“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次年,被押送大都(今北京),路上绝食八日,不死。元朝想利用天祥来笼络人心,请天祥为宰相,均遭拒绝。天祥被囚四年,经历种种严酷考验,始终不屈。当时各地人民抗元活动仍在不断进行,元朝统治者恐留下后患,遂于至元十九年十二月初九日(1283),将其杀害。天祥死后,其衣带有赞曰:“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忆,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天祥不但是一位伟大的民族英雄,而且是一位杰出的爱国诗人。他给我们留下了大量的诗、词和散文作品。其中诗作达作百余首,成就很高。他的诗歌可分为德佑前后两个阶段,德佑以前,是一般的文人诗,虽然其间有一些诗篇是抒发忧时之感或揭露统治集团的矛盾和罪恶的,但更多的却是题咏匆匆、酬应琐屑之作,无以别于一般调弄笔墨的文人之所为。虽然如此,仍有不少佳作。他每遇登临、写怀的题材,辄抒发其“颇觉忧时鬓欲斑”的感叹,不作无病呻吟。即使是罢官归隐文山时的诗篇,也具有“终有剑心在,闻鸡坐欲驰”的雄心

  壮志。他的登临写景的诗篇,并不措意于模山范水的工巧刻划,而着重于触景生情,其目的在于言志。他的咏怀感兴之作,并不重视含蓄衬托之类的手法,常是那种“丈夫开口即见胆”的坦白率真的风格。他深受江西诗派的“宁拙毋巧,宁朴毋华,宁粗毋弱”的影响。

  德佑以后,由于天祥所处的社会环境的激烈变动,并亲身体验到亡国的惨痛,他的爱国主义升华到了新的高度。这个时期的诗词的艺术成就,也达到了更高的境界。他的古体诗,气势磅礴,笔力劲遒。他的律诗,言简意赅,主题显豁,对仗工整。他的绝句,凄厉高亢,明白如话。他的诗篇,在南宋诗坛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在我国文学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天祥的作品很多,收入《文山集》二十一卷。今有《文天祥全集》行世。散文较长,不录,仅录诗词各一首于下:“为子死孝,为臣死忠,死又何妨?自光岳气分,士无全节,君臣义缺,谁负刚肠。骂贼睢阳,爱君许远,留得声名万古香。后来者,无二公之操,百炼之钢。人生翕炎云亡。好轰轰烈烈做一场。使当时卖国、甘心降虏,受人唾骂,安得流芳?古庙幽沉,遗容俨雅,枯木寒鸦几夕阳?邮亭下,有奸雄过此,仔细思量。”(《沁园春.题张许庙》)。《正气歌》:“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

  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究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显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或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或为击贼笏,逆竖关破裂。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三纲实系命,道义为之根。嗟予遘阳九,隶也实不力。楚囚缨其冠,传车送穷北。鼎镬甘如饴,求之不可得。阴房阒鬼火,春院闷天黑。牛骥同一皂,鸡栖凤凰食。一

  朝蒙雾露,分作沟中瘠。如此再寒暑,百珍自辟易。嗟哉沮沼场,为我安乐国。岂有他缪巧,阴阳不能贼。顾此耿耿在,仰视浮云白。悠悠我心悲,苍天曷有极!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文天祥(1236─1283)

  吉州廬陵(今江西吉安)人,原名雲孫,字天祥。選中貢士後,他以天祥為名,改字履善。寶祐四年(1256)中狀元後,他又改字宋瑞,後號文山。歷任簽書寧海軍節度判官廳公事、刑部郎官、江西提刑、尚書左司郎官、湖南提刑、知贛州等職。

  宋恭帝德祐元年(1275)正月,因元軍大舉進攻,宋軍的長江防線全線崩潰,朝廷下詔讓各地組織兵馬勤王。文天祥立即捐獻家資充當軍費,招募當地豪傑,組建了一支萬餘人的義軍,開赴臨安。宋朝廷委任文天祥知平江府,命令他發兵援救常州,旋即又命令他馳援獨松關。由於元軍攻勢猛烈,江西義軍雖英勇作戰,但最終也未能擋住元軍兵鋒。

  次年正月,元軍兵臨臨安,文武官員都紛紛出逃。謝太后任命文天祥為右丞相兼樞密使,派他出城與伯顏談判,企圖與元軍講和。文天祥到了元軍大營,卻被伯顏扣留。謝太后見大勢已去,只好獻城納土,向元軍投降。

  元軍佔領了臨安,但兩淮、江南、閩廣等地還未被元軍完全控制和佔領。於是,伯顏企圖誘降文天祥,利用他的聲望來儘快收拾殘局。文天祥寧死不屈,伯顏只好將他押解北方。行至鎮江,文天祥冒險出逃,經過許多艱難險阻,於景炎元年(1276)五月二十六日輾轉到達福州,被宋端宗趙任命為右丞相。

  文天祥對張世傑專制朝政極為不滿,又與陳宜中意見不合,於是離開南宋行朝,以同都督的身分在南劍州(治今福建南平)開府,指揮抗元。不久,文天祥又先後轉移到汀州(治今福建長汀)、漳州龍巖、梅州等地,聯絡各地的抗元義軍,堅持鬥爭。景炎二年(1277)夏,文天祥率軍由梅州出兵,進攻江西,在雩都(今江西於都)獲得大捷後,又以重兵進攻贛州,以偏師進攻吉州(治今江西吉安),陸續收復了許多州縣。元江西宣慰使李恒在興國縣發動反攻,文天祥兵敗,收容殘部,退往循州(舊治在今廣東龍川西)。祥興元年(1278)夏,文天祥得知南宋行朝移駐山,為擺脫艱難處境,便要求率軍前往,與南宋行朝會合。由於張世傑堅決反對,文天祥只好作罷,率軍退往潮陽縣。同年冬,元軍大舉來攻,文天祥在率部向海豐撤退的途中遭到元將張弘範的攻擊,兵敗被俘。

  文天祥服毒自殺未遂,被張弘範押往山,讓他寫信招降張世傑。文天祥說:「我不能保護父母,難道還能教別人背叛父母嗎?」張弘範不聽,一再強迫文天祥寫信。文天祥於是將自己前些日子所寫的《過零丁洋》一詩抄錄給張弘範。張弘範讀到「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兩句時,不禁也受到感動,不再強逼文天祥了。

  南宋在山滅亡後,張弘範向元世祖請示如何處理文天祥,元世祖說:「誰家無忠臣?」命令張弘範對文天祥以禮相待,將文天祥送到大都(今北京),軟禁在會同館,決心勸降文天祥。

  元世祖首先派降元的原南宋左丞相留夢炎對文天祥現身說法,進行勸降。文天祥一見留夢炎便怒不可遏,留夢炎只好悻悻而去。元世祖又讓降元的宋恭帝趙來勸降。文天祥北跪於地,痛哭流涕,對趙說:「聖駕請回!」趙無話可說,怏怏而去。元世祖大怒,於是下令將文天祥的雙手綑綁,戴上木枷。關進兵馬司的牢房。文天祥入獄十幾天,獄卒才給他鬆了手縛:又過了半月,才給他褪下木枷。

  元朝丞相孛羅親自開堂審問文天祥。文天祥被押到樞密院大堂,昂然而立,只是對孛羅行了一個拱手禮。孛羅喝令左右強制文天祥下跪。文天祥竭力掙扎,坐在地上,始終不肯屈服。孛羅問文天祥:「你現在還有甚麼話可說?」文天祥回答:「天下事有興有衰。國亡受戮,歷代皆有。我為宋盡忠,只願早死!」孛羅大發雷霆,說:「你要死?我偏不讓你死。我要關押你!」文天祥毫不畏懼,說:「我願為正義而死,關押我也不怕!」

  從此,文天祥在監獄中度過了三年。在獄中,他曾收到女兒柳娘的來信,得知妻子和兩個女兒都在宮中為奴,過著囚徒般的生活。文天祥深知女兒的來信是元廷的暗示:只要投降,家人即可團聚。然而,文天祥儘管心如刀割,卻不願因妻子和女兒而喪失氣節。他在寫給自己妹妹的信中說:「收柳女信,痛割腸胃。人誰無妻兒骨肉之情?但今日事到這裏,於義當死,乃是命也。奈何?奈何!……可令柳女、環女做好人,爹爹管不得。淚下哽咽哽咽。」

  獄中的生活很苦,可是文天祥強忍痛苦,寫出了不少詩篇。《指南後錄》第三卷、《正氣歌》等氣壯山河的不朽名作都是在獄中寫出的。

  元世祖至元十九年(1282)三月,權臣阿合馬被刺,元世祖下令籍沒阿合馬的家財、追查阿合馬的罪惡,並任命和禮霍孫為右丞相。和禮霍孫提出以儒家思想治國,頗得元世祖贊同。八月,元世祖問議事大臣:「南方、北方宰相,誰是賢能?」群臣回答:「北人無如耶律楚材,南人無如文天祥。」於是,元世祖下了一道命令,打算授予文天祥高官顯位。文天祥的一些降元舊友立即向文天祥通報了此事,並勸說文天祥投降,但遭到文天祥的拒絕。十二月八日,元世祖召見文天祥,親自勸降。文天祥對元世祖仍然是長揖不跪。元世祖也沒有強迫他下跪,只是說:「你在這裏的日子久了,如能改心易慮,用效忠宋朝的忠心對朕,那朕可以在中書省給你一個位置。」文天祥回答:「我是大宋的宰相。國家滅亡了,我只求速死。不當久生。」元世祖又問:「那你願意怎麼樣?」文天祥回答:「但願一死足矣!」元世祖十分氣惱,於是下令立即處死文天祥。

  次日,文天祥被押解到柴巿口刑場。監斬官問:「丞相還有甚麼話要說?回奏還能免死。」文天祥喝道:「死就死,還有甚麼可說的?」他問監斬官:「哪邊是南方?」有人給他指了方向,文天祥向南方跪拜,說:「我的事情完結了,心中無愧了!」於是引頸就刑,從容就義。死後在他的帶中發現一首詩:「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唯其義盡,所以仁至。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文天祥死時年僅四十七歲。

  文天祥作品   《過零丁洋》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裡嘆零丁。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文天祥,(1236──1283)字宋瑞,一字履善,号文山,南宋庐陵(今吉安)人。

  南宋末年,朝廷偏安江南,国势弱小,北方蒙古族于1271年结束了内部争夺皇位的自相残杀局面,建立了元朝,接着把侵略矛头直指南宋。 1273年,丞相伯颜统20万大军攻下襄、樊,以此为突破口,顺江而下,两年不到,便后临南宋首都临安的近郊。蒙古兵所过之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农田荒废,百业凋敝,这是一场空前残暴的野蛮的侵略战争,南宋面临着亡国灭种的严重威胁,文天祥就是在这种形势下出现的抗击侵略的伟大民族英雄。

  南宋朝廷长期为投降派所把持。还在1259年,宰相贾似道便以称臣、割江北地区和岁纳银绢各20万两匹为条件,暗中屈膝求和。伯颜却意在灭宋,并不停止南侵。1275年,将贾似道十三万大军消灭,朝廷便再无可用之兵。此时宋恭帝在位,年仅四岁,太皇太后谢氏临朝听政,不得不发出“哀痛诏”,号召天下四方迅速举兵“勤王”。文天祥当时正担任赣州知府,他“捧诏涕泣”,并立即行动,在两三个月内便组织了第一支“勤王”队伍近万人,几经周折,赶到了临安。而在成千上万大小地方官中,带兵勤王的只不过他和张世杰三人而已,这个政权腐朽到什么程度,可见一斑。1276年正月十八日,伯颜兵临皋亭山,左相留梦炎早已投降叛变。其他大臣或已投降。伯颜虽愿受降,却要右相陈宜中去元营洽谈,陈哪有这个勇气?当天晚上便逃之夭夭。谢太后唯珂派人只剩下一个文天祥。他毅然临危受命,但不是去投降,他考虑是“战、守、迁皆不及施”,“国事至此,予不得爱身”,他甚至借此机会观察一下敌营的虚实以谋“救国之策”。但是他没有想到,正当他指斥伯颜扣押不能返回宋营,他的义兵则在同时被投降派命令解散。敌人的凶残不曾使文天祥受困,昏庸的朝廷和无耻的投降派却使他遭到了第一次严重的挫折。

  1276年二月初九日,文天祥被押送去大都(今北京),行至京口(今镇江),在义士的帮助下,逃脱了虎口,据他在《指南录后序》所记,至少有十六次幸免于死,经过千辛万苦,于四月初八日逃到了温州,此时他听说度宗的两个儿子(即恭帝的两个兄弟)已逃到福州,于是立即上表劝进。不久,被诏至福州,任右丞相兼枢密院事,后又命为同都督。七月,文天祥便在南剑州(今福建南平)打起帅旗,号召四方英雄豪杰,各各起兵,民复失地。1277年三月,文天祥统兵进军江西,收复南部数十州县,同时围困赣州,湖南、湖北皆起而响应,震撼了江南,鼓舞了人民的反侵略意志,使元统治者大为惊慌。元忙调40万大军来解赣州之围,另派兵五万追击文天祥。文部不过五千余人,这年八月,空坑一战,遂致大败,部将数人牺牲,文妻及子女皆被俘,赵时尝在紧急中假扮文天祥,吸引了元军,文才得乘间逃脱。赵随即被杀。这是文天祥在一年多时间内所遭到的第二次重大挫折。

  但是文天祥并没有灰心丧气,他下定决心抗元到底。1278年11月,他收拾残军,加以扩充,移兵广东潮阳,不幸于十二月二十日兵败五坡岭,文天祥自度难以逃出重围,当即吞服随带的冰片,以求一死,免遭污辱,但他并未死,而在昏迷中被俘了。这是他遭遇的最后一次严重的挫折。从此以后,文天祥便再也不能统领义军在战场上与元军拼杀。

  文天祥被俘后,打定主意,只求义死而不求苟生。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还在伯颜将他扣押北营时,他便明白地告诉对手:“宋状元……所欠一死报国耳,宋存与存,宋亡与亡,刀锯在前,鼎镬在后,非所惧也,何怖我?“1279年十月,元平章阿合马来文天祥囚所劝降,文天祥长揖就坐,不把他放在眼里,阿合马却要他下跪,文天祥说:”南朝宰相见北朝宰相,何跪?“阿合马以胜利者自居,傲慢地说:“你何以至此?”文天祥嘲讽地说,南朝若早用我为相,你去不了南方,我也不会到你这里来,你有什么可神气的阿合马用威胁口气对左右说:“此人生死尚由我。”文天祥正义凛然道:“亡国之人,要杀便杀,道甚由不由你。”阿合马自讨没趣,灰溜溜地走了。同年年底,元丞相孛罗审问文天祥。孛罗一来就摆威风,要文跪下,遭到文拒绝,左右便用武力强使文天祥作跪拜状,文凛然说道:“天下事,有兴有废,自古帝王以及将相,灭亡诛戮,何代无之?天祥今日……至于此,幸早施行。”临刑前夕,皇帝忽必烈亲自出马劝降,以宰相之职作为诱饵,妄图使文天祥投降,但遭文天祥严厉拒绝。忽必烈只好问他,那你究竟要什么呢?文天祥回答说:“愿以一死足矣!”文天祥这种以身殉国,视死如归的的伟大精神使得敌人束手无策,一筹莫展。这实际上等于宣布了反侵略战争的胜利,是正义的胜利和他自己所赞颂的“正气”的胜利。也等于宣布侵略者的失败,是一切投降派和卖国贼的失败。

  在国家民族危亡紧急时刻,文天祥无时无刻不把国家民族利益看作最高的利益,对投降派和奸佞之徒从不留情。1259年,元军渡江围鄂州,皇帝宠幸的内侍董宋臣怂勇宋帝迁都,文天祥勇敢地上疏,乞斩董宋臣。1275年,朝廷追封投降元军大将吕文德为和义郡王,又提拔他的侄子吕师孟为后部尚书,投降气氛一时弥漫京城,文天祥又上书乞斩吕师孟,以稳军心。文天祥被俘后,留梦炎一班降贼都曾硬着头皮来劝降,文一律唾骂之置,就连先已投敌的宋恭帝前来劝降时,也被置之不理。文天祥明确提出“社稷为重,君为轻”。他并不对帝王愚忠,而只无条件地忠于国家和民族。

  1283年1月9日,文天祥在大都柴市口英勇就义。他死后留下了大量诗文,其中如《过零丁洋》中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狱中所作的《正气歌》以及死后从其衣带中发现的“衣带诏”(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都已成为光照日月、气壮山河的绝唱,成为民族精神财富的宝贵部分。文天祥也因此成为永垂不朽的民族英雄。   (---丁午南: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南宋状元郎

  文天祥,字宋瑞,号文山,1236年生于江西庐陵(今江西吉安南)淳化乡富田村的一个地主家庭。其父爱读书,也很重视孩子们的学业,设法聘名师就教。文天祥无论寒暑都要在贴满格言警句的书斋中与弟弟一起诵读、写作、谈古论今。

  18岁时,文天祥获庐陵乡校考试第一名,20岁入吉州(今江西吉安)白鹭洲书院读书,同年即中选吉州贡士,随父前往临安(今杭州)应试。

  在殿试中,他作“御试策”切中时弊,提出改革方案,表述政治抱负,被主考官誉为“忠君爱国之心坚如铁石”,由理宗皇帝亲自定为601名进士中的状元。4天后父亲不幸病故,文天祥归家守丧3年。

  宦海浮沉

  后来,蒙古军两路攻宋,蒙哥率西路入川,攻战成都。忽必烈率东路,越天险长江与自云南北上潭州(今长沙)的另一支蒙古军合围鄂州(今武昌)。南京朝野震惊,宦官董宋臣提请避兵迁都四明(今宁波),以便理宗随时逃往海上。对此。文天祥仅以进士身分大胆上书直言:“陛下为中国主,则当守中国;为百姓父母,则当卫百姓。”请斩董宋臣以安人心。后因蒙哥病死,忽必烈欲北归争夺汗位,才允准南宋右丞相贾似道秘密称臣纳贡后撤军。

  贾似道转而谎报朝廷:“诸路大捷”,被加封卫国公,大权独揽。继而度宗即位,耽于酒色,贾似道欺上瞒下,国事益乱。文天祥奏疏无人理睬,只被派一闲差。

  此后十几年中,文天祥断断续续出任瑞州知州、江西提刑、尚书左司郎,或半年或月余。后来又因讥责贾似道而被罢官。

  国难见臣忠

  忽必烈即帝位后,改国号为元,于公元1274年发20万元军水陆并进,直取临安。南宋政权一片混乱,度宗死,仅4岁的赵隰即位,为恭帝。谢太后临朝,要各地起兵“勤王”。

  次年,任赣州(今江西赣州)知州的文天祥,散尽家资招兵买马,数月内组织义军三万,以“正义在我,谋无不立;人多势众,自能成功”的信心和勇气,开始了戎马生涯。义军赶往吉州,文天祥受任兵部侍郎,获令屯军隆兴(今江西南昌)待命,几经阻挠才得入卫临安。不久出任平江(今江苏吴县)知府,奉命驰援常州。在常州,义军苦战,淮将张全却率官军先隔岸观火,又临阵脱逃,致义军五百人除四人脱险外皆壮烈殉国。这年冬天,文天祥奉命火速增援临安门户独松关,离平江三天后,平江城降。未到目的地,关已失守。急返临安,准备死战,却见满朝文武纷纷弃官而逃,文班官员仅剩6人。

  1276年正月,谢太后执意投降。元将伯颜指定须由丞相出城商议,丞相陈宜中竟连夜遁逃,文天祥即被任右丞相兼枢密使都督出使议和。谈判中,文天祥不畏元军武力,痛斥伯颜,慨然表示要抗战到底遂被扣留,又被押乘船北上,文天祥初以绝食抗议,后在镇江虎口脱险。由于元军施反间计,诬说文天祥已降元,南返是为元军赚城取地,文天祥屡遭猜疑戒备,颠沛流离,千难万死两个月,辗转抵温州。这时,朝廷已奉表投降,恭帝被押往大都(今北京),陆秀夫等拥立7岁的赵端宗在福卅即位。文天祥又奉诏入福州,任枢密使,同时都督诸路军马,往南剑州(今福建南平)建立督府,派人赴各地募兵筹饷,号召各地起兵杀敌。秋天,元军攻入福建,端宗被拥逃海上,在广东一带乘船漂泊。

  1277年,文天祥率军移驻龙岩、梅州(广东梅县),挺进江西。在雩都(今江西南部)大败元军,攻取兴国,收复赣州10县、吉州4县,人心大振,江西各地响应,全国抗元斗争复起,文天祥号令可达江淮一带,这是他坚持抗元以来最有利的形势。元军主力开始进攻文天祥兴国大营,文天祥寡不敌众率军北撤,败退庐陵、河州(今福建长汀),损失惨重,妻子儿女也被元军掳走。

  兵败被俘

  1278年春末,端宗病死,陆秀夫等再拥立6岁的小皇帝,朝廷迁至距广东新会县50多里的海中弹丸之地,加封文天祥信国公。冬天,文天祥率军进驻潮州潮阳县,欲凭山海之险屯粮招兵,寻机再起。然而元军水陆猛进,发起猛攻。

  年底,文天祥在海丰北五坡岭遭元军突然袭击,兵败被俘,立即服冰片自杀,未果。降元的张弘范劝降,遭严词拒绝。文天祥曾写《过零丁洋》以明志:“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廖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文天祥被迫目睹陆秀夫负主投海,张世杰被台风恶浪吞没,悲痛欲绝。苟延残喘的南宋小朝廷灭亡了。元将张弘范在庆功宴上向文天祥敬酒说:“宋朝已亡,你的忠孝也尽到了。丞相如能为元朝做事,元朝宰相岂不非你莫属吗?”文天祥说;“国亡而不能救,做大臣的死有余辜。难道还能贪生怕死,背叛祖国吗?”

  此恨凭谁雪

  4月22日,文天祥被押往大都,一路上“风雨羊肠道,飘零万死身”,路过文天祥的家乡时,怕有乡亲劫船,便把他颈项和双足捆锁在船里。文天祥绝食反抗八天,因听说船将在建康停留,又唤起了逃跑的希望,恢复饮食。在建康,被严密隔离囚禁的文天祥写下了“铜雀春情,金人秋泪,此恨凭谁雪?堂堂剑气,斗牛空认奇杰”的词句。

  10月初,辗转万里,文天祥被押解到大都。被带到接待投降者的“会同馆”,安置在高贵的房间里,摆有佳肴美酒。第一个来劝降的就是留梦炎,此人与文天祥都是南宋状元,官至丞相。他在临安危急时弃官逃走,降元后,任元朝礼部尚书。文天祥见到留梦炎便厉声斥骂,留梦炎只得窘然退下。接着,南宋亡国之君,9 岁的赵隰又来了,文天祥连声说“圣驾请回”后,便闭口不语了。

  再往后,元朝专横跋扈的宰相阿合马来了,劈面喝问文天祥:“见了宰相为何不跪?”文天祥说:“南朝宰相见北朝宰相,凭什么要跪?”阿合马见文天祥威武不屈,便讥讽地说:“那你怎么会来到这里呢?”文天祥正言厉色答说:“南朝如果早用我做宰相,北人就到不了南方,南人也不会来北方了”。阿合马无言答对,色厉内荏地环顾左右说;“这个人生死由我……”。文天祥立即打断他的话,高叫:“亡国之人,要杀便杀,说什么由不由你!”。

  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一个月后,文天祥被带到枢密院,见元丞相孛罗。文天祥泰然自若站定,立刻有官员喝令:“跪下!”,文天祥拒不跪下,孛罗令差官按文天祥跪倒,尽管一群走卒拳脚相加,文天祥被拽倒后还是拼死坐在地下,始终没有屈服,通事(翻译)传话:“你还有什么话说?”文天祥答:“我尽忠宋朝,才有今天,请你们快快处置罢!”孛罗又说:“你们丢掉君王(赵隰)。先后另立二王,算什么忠臣?”,文天祥答:“社稷为重,君为轻。”孛罗再问:“那你干出什么功绩了?”文天祥答:“做一天臣子尽一天责,谈何功绩!”,又说:“现在只有一死,不必再说什么!”孛罗叫道:“你要死,我偏不叫你死,要把你关押起来!”,文天祥凛然答说:“我为国死都不怕,还怕关押!”

  元统治者又将他投入恶牢,囚禁折磨达三年之久,使他读到正在元宫中充当女仆的被俘妻女的信,使他已降元的弟弟来狱中探望。但文天祥不为百般折磨、千般利诱、万缕亲情所动,凛然作《正气歌》,颂历史人物不朽业绩,抒“是气所磅腐,凛烈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之志向。

  一日,忽必烈亲自劝降,说:“现在你如能用对待宋朝那样对我,立即任你为丞相”。文天祥虽被卫士用金棍击伤膝骨,仍泰然处之,昂首挺立,答曰:“一死之外,无可为者。”次日,文天祥便被杀害,时年47岁。

  宋史·文天祥列传

  文天祥,字宋瑞,又字履善,吉之吉水人也。体貌丰伟,美皙如玉,秀眉而长目,顾盼烨然。自为童子时,见学宫所祠乡先生欧阳修、杨邦乂、胡铨像,皆谥 “忠”,即欣然慕之。曰:“没不俎豆其间,非夫也。”年二十举进士,对策集英殿。时理宗在位久,政理浸怠,天祥以法天不息为对,其言万余,不为稿,一挥而成。帝亲拔为第一。考官王应麟奏曰:“是卷古谊若龟鉴,忠肝如铁石,臣敢为得人贺。”寻丁父忧,归。

  开庆初,大元兵伐宋,宦官董宋臣说上迁都,人莫敢议其非者。天祥时入为宁海军节度判官,上书“乞斩宋臣,以一人心”。不报,即自免归。后稍迁至刑部郎官。宋臣复入为都知,天祥又上书极言其罪,亦不报。出守瑞州,改江西提刑,迁尚书左司郎官,累为台臣论罢。除军器监兼权直学士院。贾似道称病,乞致仕,以要君,有诏不允。天祥当制,语皆讽似道。时内制相承皆呈稿,天祥不呈稿,似道不乐,使台臣张志立劾罢之。天祥既数斥,援钱若水例致仕,时年三十七。

  咸淳九年,起为湖南提刑,因见故相江万里。万里素奇天祥志节,语及国事,愀然曰:“吾老矣,观天时人事当有变,吾阅人多矣,世道之责,其在君乎?君其勉之。”十年,改知赣州。

  德祐初,江上报急,诏天下勤王。天祥捧诏涕泣,使陈继周发郡中豪杰,并结溪峒蛮,使方兴召吉州兵,诸豪杰皆应,有众万人。事闻,以江西提刑安抚使召入卫。其友止之,曰:“今大兵三道鼓行,破郊畿,薄内地,君以乌合万余赴之,是何异驱群羊而搏猛虎。”天祥曰:“吾亦知其然也。第国家养育臣庶三百余年,一旦有急,征天下兵,无一人一骑入关者,吾深恨于此,故不自量力,而以身徇之,庶天下忠臣义士将有闻风而起者。义胜者谋立,人众者功济,如此则社稷犹可保也。”

  天祥性豪华,平生自奉甚厚,声伎满前。至是,痛自贬损,尽以家赀为军费。每与宾佐语及时事,辄流涕,抚几言曰:“乐人之乐者忧人之忧,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八月,天祥提兵至临安,除知平江府。时以丞相宜中未还朝,不遣。十月,宜中至,始遣之。朝议方擢吕师孟为兵部尚书,封吕文德和义郡王,欲赖以求好。师孟益偃蹇自肆。

  天祥陛辞,上疏言:“朝廷姑息牵制之意多,奋发刚断之义少,乞斩师孟衅鼓,以作将士之气。”且言:“宋惩五季之乱,削藩镇,建郡邑,一时虽足以矫尾大之弊,然国亦以浸弱。故敌至一州则破一州,至一县则破一县,中原陆沈,痛悔何及。今宜分天下为四镇,建都督统御于其中。以广西益湖南而建阃于长沙;以广东益江西而建阃于隆兴;以福建益江东而建阃于番阳;以淮西益淮东而建阃于扬州。责长沙取鄂,隆兴取蕲、黄,番阳取江东,扬州取两淮,使其地大力众,足以抗敌。约日齐奋,有进无退,日夜以图之,彼备多力分,疲于奔命,而吾民之豪杰者又伺间出于其中,如此则敌不难却也。”时议以天祥论阔远,书奏不报。

  十月,天祥入平江,大元兵已发金陵入常州矣。天祥遣其将朱华、尹玉、麻士龙与张全援常,至虞桥,士龙战死,朱华以广军战五牧,败绩,玉军亦败,争渡水,挽全军舟,全军断其指,皆溺死,玉以残兵五百人夜战,比旦皆没。全不发一矢,走归。大元兵破常州,入独松关。宜中、梦炎召天祥,弃平江,守余杭。

  明年正月,除知临安府。未几,宋降,宜中、世杰皆去。仍除天祥枢密使。寻除右丞相兼枢密使,使如军中请和,与大元丞相伯颜抗论皋亭山。丞相怒拘之,偕左丞相吴坚、右丞相贾余庆、知枢密院事谢堂、签书枢密院事家铉翁、同签书枢密院事刘岊,北至镇江。天祥与其客杜浒十二人,夜亡入真州。苗再成出迎,喜且泣曰:“两淮兵足以兴复,特二阃小隙,不能合从耳。”天祥问:“计将安出?”再成曰:“今先约淮西兵趋建康,彼必悉力以捍吾西兵。指挥东诸将,以通、泰兵攻湾头,以高邮、宝应、淮安兵攻杨子桥,以扬兵攻瓜步,吾以舟师直捣镇江,同日大举。湾头、杨子桥皆沿江脆兵,且日夜望我师之至,攻之即下。合攻瓜步之三面,吾自江中一面薄之,虽有智者不能为之谋矣。瓜步既举,以东兵入京口,西兵入金陵,要浙归路,其大帅可坐致也。”天祥大称善,即以书遗二制置,遣使四出约结。

  天祥未至时,扬有脱归兵言:“密遣一丞相入真州说降矣。”庭芝信之,以为天祥来说降也。使再成亟杀之。再成不忍,绐天祥出相城垒,以制司文示之,闭之门外。久之,复遣二路分觇天祥,果说降者即杀之。二路分与天祥语,见其忠义,亦不忍杀,以兵二十人道之扬,四鼓抵城下,闻候门者谈,制置司下令备文丞相甚急,众相顾吐舌,乃东入海道,遇兵,伏环堵中得免。然亦饥莫能起,从樵者乞得余糁羹。行入板桥,兵又至,众走伏丛筱中,兵入索之,执杜浒、金应而去。虞候张庆矢中目,身被二创,天祥偶不见获。浒、应解所怀金与卒,获免,募二樵者以蒉荷天祥至高邮,泛海至温州。

  闻益王未立,乃上表劝进,以观文殿学士、侍读召至福,拜右丞相。寻与宜中等议不合。七月,乃以同都督出江西,遂行,收兵入汀州。十月,遣参谋赵时赏、谘议赵孟溁将一军取宁都,参赞吴浚将一军取雩都,刘洙、萧明哲、陈子敬皆自江西起兵来会。邹洬以招谕副使聚兵宁都,大元兵攻之,洬兵败,同起事者刘钦、鞠华叔、颜斯立、颜起岩皆死。武冈教授罗开礼,起兵复永丰县,已而兵败被执,死于狱。天祥闻开礼死,制服哭之哀。

  至元十四年正月,大元兵入汀州,天祥遂移漳州,乞入卫。时赏、孟溁亦提兵归,独浚兵不至。未几,浚降,来说天祥。天祥缚浚,缢杀之。四月,入梅州,都统王福、钱汉英跋扈,斩以徇。五月,出江西,入会昌。六月,入兴国县。七月,遣参谋张汴、监军赵时赏、赵孟溁等盛兵薄赣城,邹洬以赣诸县兵捣永丰,其副黎贵达以吉诸县兵攻泰和。吉八县复其半,惟赣不下。临洪诸郡,皆送款。潭赵璠、张虎、张唐、熊桂、刘斗元、吴希奭、陈子全、王梦应起兵邵、永间,复数县,抚州何时等皆起兵应天祥。分宁、武宁、建昌三县豪杰,皆遣人如军中受约束。

  江西宣慰使李恒遣兵援赣州,而自将兵攻天祥于兴国。天祥不意恒兵猝至,乃引兵走,即邹洬于永丰。洬兵先溃,恒穷追天祥方石岭。巩信拒战,箭被体,死之。至空坑,军士皆溃,天祥妻妾子女皆见执。时赏坐肩舆,后兵问谓谁,时赏曰“我姓文”,众以为天祥,禽之而归,天祥以此得逸去。

  孙囗、彭震龙、张汴死于兵,缪朝宗自缢死。吴文炳、林栋、刘洙皆被执归隆兴。时赏奋骂不屈,有系累至者,辄麾去,云:“小小签厅官耳,执此何为?”由是得脱者甚众。临刑,洙颇自辩,时赏囗七曰:“死耳,何必然?”于是栋、文炳、萧敬夫、萧焘夫皆不免。

  天祥收残兵奔循州,驻南岭。黎贵达潜谋降,执而杀之。至元十五年三月,进屯丽江浦。六月,入船澳。益王殂,卫王继立。天祥上表自劾,乞入朝,不许。八月,加天祥少保、信国公。军中疫且起,兵士死者数百人。天祥惟一子,与其母皆死。十一月,进屯潮阳县。潮州盗陈懿、刘兴数叛附,为潮人害。天祥攻走懿,执兴诛之。十二月,趋南岭,邹洬、刘子俊又自江西起兵来,再攻懿党,懿乃潜道元帅张弘范兵济潮阳。天祥方饭五坡岭,张弘范兵突至,众不及战,皆顿首伏草莽。天祥仓皇出走,千户王惟义前执之。天祥吞脑子,不死。邹洬自颈,众扶入南岭死。官属士卒得脱空坑者,至是刘子俊、陈龙复、萧明哲、萧资皆死,杜浒被执,以忧死。惟赵孟溁遁,张唐、熊桂、吴希奭、陈子全兵败被获,俱死焉。唐,广汉张栻后也。

  天祥至潮阳,见弘范,左右命之拜,不拜,弘范遂以客礼见之,与俱入厓山,使为书招张世杰。天祥曰:“吾不能捍父母,乃教人叛父母,可乎?” 索之固,乃书所过《零丁洋诗》与之。其末有云:“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弘范笑而置之。厓山破,军中置酒大会,弘范曰:“国亡,丞相忠孝尽矣,能改心以事宋者事皇上,将不失为宰相也。”天祥泫然出涕,曰:“国亡不能救,为人臣者死有余罪,况敢逃其死而二其心乎。”弘范义之,遣使护送天祥至京师。

  天祥在道,不食八日,不死,即复食。至燕,馆人供张甚盛,天祥不寝处,坐达旦。遂移兵马司,设卒以守之。时世祖皇帝多求才南官,王积翁言: “南人无如天祥者。”遂遣积翁谕旨,天祥曰:“国亡,吾分一死矣。傥缘宽假,得以黄冠归故乡,他日以方外备顾问,可也。若遽官之,非直亡国之大夫不可与图存,举其平生而尽弃之,将焉用我?”积翁欲合宋官谢昌元等十人请释天祥为道士,留梦炎不可,曰“天祥出,复号召江南,置吾十人于何地!”事遂已。天祥在燕凡三年,上知天祥终不屈也,与宰相议释之,有以天祥起兵江西事为言者,不果释。

  至元十九年,有闽僧言土星犯帝坐,疑有变。未几,中山有狂人自称“宋主”,有兵千人,欲取文丞相。京城亦有匿名书,言某日烧蓑城苇,率两翼兵为乱,丞相可无忧者。时盗新杀左丞相阿合马,命撤城苇,迁瀛国公及宋宗室开平,疑丞相者天祥也。召入谕之曰:“汝何愿?”天祥对曰:“天祥受宋恩,为宰相,安事二姓?愿赐之一死足矣。”然犹不忍,遽麾之退。言者力赞从天祥之请,从之。俄有诏使止之,天祥死矣。天祥临刑殊从容,谓吏卒曰:“吾事毕矣。”南乡拜而死。数日,其妻欧阳氏收其尸,面如生,年四十七。其衣带中有赞曰:“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论曰:自古志士,欲信大义于天下者,不以成败利钝动其心,君子命之曰“仁”,以其合天理之正,即人心之安尔。商之衰,周有代德,盟津之师不期而会者八百国。伯夷、叔齐以两男子欲扣马而止之,三尺童子知其不可。他日,孔子贤之,则曰:“求仁而得仁。”宋至德祐亡矣,文天祥往来兵间,初欲以口舌存之,事既无成,奉两孱王崎岖岭海,以图兴复,兵败身执。我世祖皇帝以天地有容之量,既壮其节,又惜其才,留之数年,如虎兕在柙,百计驯之,终不可得。观其从容伏质,就死如归,是其所欲有甚于生者,可不谓之“仁”哉。宋三百余年,取士之科,莫盛于进士,进士莫盛于伦魁。自天祥死,世之好为高论者,谓科目不足以得伟人,岂其然乎!

※※※※※※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 水落鱼梁浅,天寒梦泽深 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

[楼主] [5楼] 作者:沉思曲 发表时间: 2005/11/02 17:50 [加为好友][发送消息][个人空间] 回复 修改 来源 删除 《文天祥诗全集》

  文天祥诗全集   文天祥(一二三六—一二八三),初名云孙,字天祥,后以字为名,改字履善,中举后又字宋瑞,号文山,吉州吉水(今属江西)人。理宗宝佑四年(一二五六)进士。开庆元年(一二五九)宁海军节度判官。景定二年(一二六一)除秘书正字,累迁著作佐郎兼刑部郎官。以上疏劾董宋臣,出知瑞州。五年,迁江西提刑。度宗咸淳三年(一二六七)召除尚右郎官。五年,知宁国府。六年,召除军器监察院兼学士院权直,以忏贾似道,罢。九年,起为湖南提刑。十年,改知赣州。恭帝德佑元年(一二七五),元兵渡江,应诏勤王,除枢密副都承旨,浙西江东制置大使兼江西安抚大使。二年,除右丞相、枢密使,诣元军议和,被拘。押至镇江,夜亡入真州,泛海至温州。同年五月,端宗继位,改元景炎,召赴福州,拜右丞相、枢密使、都督诸路军马,与元兵周旋于汀州、漳州一带。景炎二年,败于空坑,出南岭。三年,授少保、信国公,移屯海丰,军溃被执北行,在道绝食八日不死。拘燕三年,终不屈。元世祖至元十九年十二月九日遇害。著作遭难后散佚,元元贞、大德间其乡人辑编为前集三十二卷,后集七卷。明初重加编次为诗文十七卷,另有《指南录》、《指南后录》、《集杜诗》等传世。事见本集卷一七《文山纪年录》,《宋史》卷四一八有传。文天祥诗,以《四部丛刊》影印明张元喻刻《文山先生全集》为底本,校以明景泰六年韩雍刻《文山先生文集》(简称韩本),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文山集》(简称四库本)。《集杜诗》各本诗句诗题都有舛误夺漏,酌据《杜少陵集》(简称杜集)订补。新辑集外诗附于卷末。   安庆府   风雨宜城路,重来白发新。   长江还有险,中国自无人。   枭獍蕃遗育,鳣鲸蛰怒鳞。   泊船休上岸,不忍见遗民。   安庆府第十三   岸转异江湖,江水流城郭,   鸱鸮志意满,山鬼独一脚。   安序宋吏部来牧衡阳某将指联事好也会以便郡归养获忝交承临发赋诗湘水千里   倾盖年华晚,行人早发湘。   白云虹浪小,明月燕花香。   明浦春何急,巴山日正长。   祝君加一饭,我意为桐乡。   八狱第一百二   劳生共乾坤,何时有终极。   灯影照无睡,今夕复何夕。   八月十六日见梅   广寒殿里玉楼开,那得孤山处士来。   半夜西风半身影,梦中骑得雪驴回。   白沟河   昔时张叔夜,统兵赴勤王。   东都一不守,羸马迁龙荒。   适过白沟河,裂眦须欲张。   绝粒不遄死,仰天扼其吭。   群臣总奄奄,一土垂天光。   读史识其他,抚卷为凄凉。   我生何不辰,异世忽相望。   皇图遘阳刀,天堑满飞堭。   引兵诣阙下,捧土障澜狂。   出使义不屈,持节还中郎。   六飞独南海,金钺将煌煌。   武侯空威心,出狩惊四方。   吾属竟为虏,世事吁彼苍。   思公有奇节,一死何慨慷。   江淮我分地,我欲投沧浪。   沧浪却不受,中原行路长。   初登项籍宫,次览刘季邦。   涉足河与济,回首嵩与恒。   下车抚梁门,上马指楼桑。   戴星渡一水,惨淡天微茫。   行人为我言,宋辽此分疆。   悬知公死处,为公出涕滂。   恨不持束刍,徘徊官道傍。   我死还在燕,烈烈同肝肠。   今我为公哀,后来谁我伤。   天地垂日月,斯人未云亡。   文武道不坠,我辈终堂堂。   白髭行   忆昔守宣时,白上一根发。   去之四五年,一化为七八。   今年客衡湘,黑髭已多黄。   众黄忽一白,惊见如陵阳。   白发已为常,白髭何足怪。   岁月不可歇。雪霜日长大。   世人竞染淄,厌之固足嗤。   谁服芦菔汤,避老亦奚为。   少老如春秋,造物以为俦。   吾方乐吾天,乐天故不忧。   拜罗氏百岁母之明日主人举酒客张千载心赋诗某喜赞不自已见之趁韵   翠微三岛近,画阁五云横。   春水鸥声滑,夕阳鸦背明。   尊前持一笑,花下卧馀酲。   曾见瑶池母,不为虚此生。   拜相第五十五   我来属时危,朝野色枯槁。   倚君金华省,不在相逢早。   宝应道中   天阔抟南雁,淮途长北驱。   甘棠成传舍,细柳作康衢。   田海随时变,山河往日殊。   征袍共衮绣,夜壁一灯孤。   保州道中   昨日渡滹沱,今日望太行。   白云何渺渺,天地何茫茫。   落叶混西风,黄尘昏夕阳。   牛车过不住,毡屋行相望。   小儿骑蹇驴,壮士驾乘黄。   高低叶万顷,黑白草千行。   村落有古风,人间无时妆。   宋辽旧分界,燕赵古战场。   蚩尤乱涿野,共工谪幽邦。   郭隗致乐毅,荆轲携舞阳。   臧卢互反覆,安史迭披猖。   山川一今古,人物几兴亡。   江南占毕生,往来习羊肠。   天马戴青蝇,电秣驰康庄。   适从何有来,如此醉梦乡。   感时意踟蹰,惜往泪淋浪。   厉阶起玉环,左计由石郎。   天地行日月,万代乘景光。   昼夜果可废,春秋诚荒唐。   吾生直须臾,俯仰际八荒。   保涿州三诗·楼桑   我过梁门城,楼桑在其北。   玄德已千年,青烟绕故宅。   道傍为挥泪,徘徊秋风客。   天下卧龙人,多少空抱膝。   保涿州三诗·赵太祖暮   我行保州塞,御河直其东。   山川犹有灵,佳气何郁葱。   顾我巾车囚,厉气转秋蓬。   瓣香欲往拜,惆怅临长空。   保涿州三诗·涿鹿   我瞻涿鹿野,古来战蚩尤。   轩辕此立极,玉帛朝诸侯。   历历关河雁,随风鸣寒秋。   迩来三千年,王气行幽州。   北海口   沧海人间别一天,只容渔父钓苍烟。   而今蜃起楼台处,亦有北来蕃汉船。   北行第九十   浮云暮南征,我马向北嘶。   荆棘暗长原,子规昼夜啼。   北行第九十二   浮云连海岱,寒芜际碣石。   落景惜登临,人烟渺萧瑟。   北行第九十三   平野入青徐,桑柘叶如雨。   信美无与适,沉思情延伫。   北行第九十四   乾坤几反覆,乘凌惜俄顷。   怀古视平芜,令人发深省。   北行第九十五   游子无根株,世梗悲路涩。   关山雪边看,愁思胡笳夕。   北行第九十一   清秋望不极,中原杳茫茫。   游子怅寂寥,下马古战场。   辟山寄朱约山   一笠一簑三钓矶,归来不费买山赀。   洞天福地深数里,石壁湍流清四时。   樵牧旧蹊今可马,鬼神天巧不容诗。   先生曾有空同约,那里江山未是奇。   别弟赴新昌   十载从游久,诸公讲切精。   天渊分理欲,内外一知行。   立政须规范,修身是法程。   对床小疏隔,恋恋弟兄情。   别里中诸友   青山重回首,风雨暗啼猿。   杨柳溪头钓,梅花石上尊。   故人无复见,烈士尚谁言。   长有归来梦,衣冠满故园。   别谢爱山   绿绮知音早,青灯对语迟。   那知今雨别,又重故人思。   山隔诗情远,云含客思悲。   小楼今夜笛,莫向月中吹。   别谢爱山   君今拂衣去,我独枕书眠。   一片过林雨,数声当户蝉。   情长空有恨,吟苦不成篇。   后会知何日,西风老雁天。   病目二首   近来烦恼障,左目忽茫茫。   聂政心虽碎,刘伶醉未忘。   问天天不应,食日日何伤。   万想由来假,收拾太乙光。   病目二首   向来岩下电,无故眩生花。   达磨面向壁,卢仝□塌沙。   灯前心欲碎,镜里鬓空华。   何日看明月,沈沈斗柄斜。   病甚梦召至帝所获宥觉而顿愈遂赋   卧听风雷叱,天官赦小臣。   平生无害物,不死复为人。   道德门庭远,君亲念虑新。   自怜蝼蚁辈,岂意动苍旻。   病愈简刘小村   秋光沁人骨,意气晓来新。   古鼎龙团雪,虚檐麈尾春。   商山弈棋老,赤壁洞箫宾。   风月真仓扁,招呼入屋频。   病愈简刘小村   倦馀心似醉,病起首如蓬。   黄竹断桥雨,白苹长笛风。   仙仙鸥屡舞,咄咄雁书空。   孤负秋来眼,闲挑爨下桐。   病中作   六月廿四夜,人间热欲炊。   病怀如酒困,倦睫似书痴。   梦与千年接,心随万里驰。   客来相问讯,寄语有新诗。   病中作   岁月侵寻见二毛,剑花冷落鸊鹈膏。   睡馀吸海龙身瘦,渴里奔云马骨高。   百忌不容亲酒具,千愁那解减诗豪。   起来大作屠门嚼,自笑我非儿女曹。   卜神   通州三百里,茅苇也还无。   胡骑虎出没,山鼯鬼啸呼。   王阳怀畏道,阮籍泪穷途。   人物中兴骨,神明为国扶。   不睡   频搔白首强忧煎,细雨青灯思欲颠。   南北东西三万里,古今上下几千年。   只因知事翻成恼,未到放心那得眠。   眼不识丁马前卒,隔床鼾鼻正陶然。   不睡   终夕起推枕,五更闻打钟。   精神入朱鸟,形影落卢龙。   弭节蓬莱岛,扬旗太华峰。   奔驰竟何事,回首谢乔松。   采石   不上峨眉二十岁,重来为堕山河泪。   今人不见虞允文,古人曾有樊若水。   长江阔处平如驿,况此介然衣带窄。   欲从谪仙捉月去,安得然犀照神物。   苍然亭   风打船头击夕阳,亭前老子旧胡床。   青牛过去关山动,白鹤归来城郭荒。   忠节风流落尘土,英雄遗恨满沧浪。   故园水月应无恙,江上新松几许长。   禅关   秋风吹日上禅关,路入松花第一弯。   只愿四时烟雾少,满城楼阁见青山。   长妹第一百四十八   近闻韦氏妹,零落依草木。   深负鹡鴒诗,临风欲痛哭。   长溪道中和张自山韵   潮风连地吼,江雨带天流。   宫殿扃春仗,衣冠锁月游。   伤心今北府,遗恨古东洲。   王气如川至,龙兴海上州。   长溪道中和张自山韵   夜静吴歌咽,春深蜀血流。   向来苏武节,今日子长游。   海角云为岸,江心石作洲。   丈夫竟何事,底用泣神州。   长子第一百四十九   大儿聪明到,青岁已摧颓。   回风吹独树,吾宁舍一哀。   常州   山河千里在,烟火一家无。   壮甚睢阳守,冤哉马邑屠。   苍天如可问,赤子果何辜。   唇齿提封旧,抚膺三叹吁。   尘外   半山风雨截江城,未脱人间总是尘。   中夜起看衣上月,青天如水露华新。   陈督干第一百二十五   挺身艰难际,虎穴连里闾。   高天高恓恻,同尽随丘墟。   陈贯道摘坡诗如寄以自号达者之流也为赋浩浩歌一首   浩浩歌,人生如寄可奈何。   春秋去来传鸿燕,朝暮出没奔羲娥。   青丝冉冉上霜雪,百年欻若弹指过。   封侯未必胜瓜圃,青门老子聊婆娑。   江湖流浪何不可,亦曾力士为脱靴。   清风明月不用买,何处不是安乐窝。   鹤胫岂长凫岂短,夔足非少蚿非多。   浩浩歌,人生如寄可奈何。   不能高飞与远举,天荒地老悬网罗。   到头北邙一抙王,万事碌碌空奔波。   金张许史久寂寞,古来贤圣闻丘轲。   乃知世间为长物,惟有真我难灭磨。   浩浩歌,人生如寄可奈何。   春梦婆,春梦婆,   拍手笑呵呵。是亦一东坡,   非亦一东坡。   陈少卿第一百二十六   卿月升金掌,老气横九州。   前辈复谁纪,吾道长悠悠。   陈宜中第四十   管葛本时须,经纶中兴业。   有志乘鲸鳌,南纪阻归楫。   池州   五老湖光远,九华山色昏。   南冠前进士,北部故将军。   芳草江头路,斜阳郭外村。   匆匆十年梦,故国黯销魂。   出广州第一宿   越王台下路,搔首叹萍踪。   城古都招水,山高易得风。   鼓声残雨后,塔影暮林中。   一样连营火,山同河不同。   出海   一团荡漾水晶盘,四畔青天作护阑。   著我扁舟了无碍,分明便作混沦看。   水天一色玉空明,便似乘槎上太清。   我爱东坡南海句,兹游奇绝冠平生。   出山   日日骑马来山中,归时明月长在地。   但愿山人一百年,一年三百馀番醉。   出使第五十六   隔河见胡骑,朝进东门营。   皇皇使臣体,词气浩纵横。   出真州   早约戎装去看城,联镳壕上叹风尘。   谁知关出西门外,憔悴世间无告人。   出真州   扬州昨夜有人来,误把忠良按剑猜。   怪道使君无见解,城门前日不应开。   出真州   琼花堂上意茫然,志士忠臣泪彻泉。   赖有使君知义者,人方欲杀我犹怜。   出真州   秦庭痛哭血成川,翻讶中行背可鞭。   南北共知忠义苦,平生只少两淮缘。   出真州   一别迎銮十八秋,重来意气落旄头。   平山老子不收拾,南望端门泪雨流。   出真州   天地沉沉夜泝舟,鬼神未觉走何州。   明朝遣间应无是,莫恐元戎逐客不。   出真州   人人争劝走淮西,莫犯翁翁按剑疑。   我问平山堂下路,忠臣见诎有天知。   出真州   千金犯险脱旃裘,谁料南冠反见雠。   记取小西门外事,年年上巳哭江头。   出真州   荒郊下马问何之,死活元来任便宜。   不是白兵生眼孔,一团冤血有谁知。   出真州   戎衣啧啧叹忠臣,为说城头不识人。   押出相公州界去,真州城里榜安民。   出真州   有客仓皇欲赴壕,一行性命等鸿毛。   白兵送我扬州去,惟恐北军来捉逃。   出真州   瓜洲相望隔山椒,烟树光中扬子桥。   夜静衔枚莫轻语,草间惟恐有鸱鹗。   出真州   真州送骏已回城,暗里依随马垛行。   一阵西州三十里,摘星楼下打初更。   初六日即事   车马燕山闹,谁家早管弦。   开门忽见雪,拥被不知年。   箧破书犹在,炉残火复燃。   偷桃昨日事,回首哭尧天。   除夜   乾坤空落落,岁月去堂堂。   末路惊风雨,穷边饱雪霜。   命随年欲尽,身与世俱忘。   无复屠苏梦,挑灯夜未央。   除夜   门揜千山黑,孤灯伴不眠。   故乡在何处,今夕是穷年。   住世真无系,为囚已自然。   劳劳空岁月,得死似登仙。   除夜   岁暮难为客,天涯况是囚。   乾坤还许大,岁月忽如流。   梦过元无梦,忧多更不忧。   屠苏儿女态,肯作百年谋。   次鹿鸣宴诗   礼乐皇皇使者行,光华分似及乡英。   贞元虎榜虽联捷,司隶龙门幸缀名。   二宋高科犹易事,两苏清节乃真荣。   囊书自负应如此,肯逊当年祢正平。   次妹第一百五十五   天际伤愁别,江山憔悴人。   团圆思弟妹,传语故乡春。   次约山赋杏花韵   名花韵在年晴初,雨沁胭脂脸更敷。   蒲驿莫妨娱刺史,锦坊岂不胜中书。   时无艳曲临轩纵,公莫巍坛韫匮沽。   春老绿阴春子近,东风来往一吹嘘。   次韵刘左司前以著作郎主秘书省营缮事时落成适潘秘丞得郡檇李并钱行有诗   蓬壶日月四时春,金碧新来绚帝宸。   俎豆幸陪麟省隽,衣冠中有虎符新。   诗馀和气生谈麈,坐久风光入醉茵。   多谢兰台旧盟主,好归群玉领儒珍。   次子第一百四十五   渥洼骐骥儿,众中见毛骨。   别来忽三岁,残害为异物。   崔镇驿   万里中原役,北风天正凉。   黄沙漫道路,苍耳满衣裳。   野阔人声小,日斜驹影长。   解鞍身似梦,游子意茫茫。   翠玉楼   昏鸦何处落,野渡少人行。   黄叶声在地,青山影入城。   江湖行客梦,风雨故乡情。   试问南来信,梅花三两英。   翠玉楼观雪   矫矫临清泚,蒙蒙认翠微。   绨春生客袖,铁冷上戎衣。   柳眼惊何老,梅花觉半肥。   新来有公事,白战破重围。   翠玉楼和胡端逸韵   客影鱼千里,年华柳十围。   白云栖石密,黄鹄出烟微。   江少秋风老,湖山晚日晖。   郁孤台上望,野阔犊初肥。   翠玉楼晚雨   晚楼一曲转梅花,官事无我报放衙。   林木蔽亏烟断续,江流曲折雨横斜。   年华冉冉风前影,岁莫悠悠客里家。   一雁近从沙觜落,更饶片雪入天涯。   得儿女消息   故国斜阳草自春,争元作相总成尘。   孔明已负金刀志,元亮犹怜典午身。   肮脏到头方是汉,娉婷更欲向何人。   痴儿莫问今生计,还种来生未了因。   登楼   茫茫地老与天荒,如此男儿铁石肠。   七十日来浮海道,三千里外望江乡。   高鸿尚觉心期阔,蹇马何堪脚迹长。   独自登楼时拄颊,山川在眼泪浪浪。   登双溪阁   碧落神仙宅,当年庾谢来。   烟云连草树,山水近楼台。   万雉银缸举,千鸦铁骑回。   梅花衣上月,把玩为徘徊。   邓礼部第一百三十七   南宫吾故人,才名三十年。   江城秋日落,此别意苍然。   弟第一百五十二   棣华晴雨好,风急手足寒。   百战今谁在,羁栖见汝难。   弟第一百五十三   沙晚鹡鴒寒,风吹紫荆树。   忍泪独含情,江湖春欲暮。   弟第一百五十四   不见江东弟,急难心炯然。   念君经世乱,卧病海云边。   弟第一百五十一   兄弟分离苦,凄凉忆去年。   何以有羽翼,飞去堕尔前。   第二百   茫茫天造间,高岸尚为谷。   百川日东流,势阅人代速。   第一百八十   天寒霜雪繁,萧萧北风劲。   高鸟黄云暮,斗上捩孤影。   第一百八十八   茫然阮籍途,益叹身世拙。   零落蛟龙匣,开视化为血。   第一百八十二   儒冠多误身,识字用心苦。   斯文忧患馀,郁郁流年度。   第一百八十九   天地有逆顺,惘然难久留。   当歌欲一放,河汉声西流。   第一百八十六   高歌激宇宙,岁晚寸心违。   忠贞负冤恨,奸雄多是非。   第一百八十七   丈夫四方志,丧乱饱经过。   清心听鸣镝,衰老强高歌。   第一百八十三   名贤慎出处,志士怀感伤。   犹残数行泪,引古惜兴亡。   第一百八十四   读书破万卷,许身一何愚。   赤骥顿长缨,健儿胜腐儒。   第一百八十五   萧条四海内,慷慨有馀悲。   路逢相识人,开怀无愧辞。   第一百八十一   乾坤沸嗷嗷,名击朱鸟影。   寥落寸心违,斯文亦吾病。   第一百九十   万古一死生,谁是长年者。   我何良叹嗟,短褐即长夜。   第一百九十八   渔阳豪侠地,北里富熏天。   快马金缠辔,但遇新少年。   第一百九十九   南北逃世难,始闻蕃汉殊。   天下今一家,中原有驱除。   第一百九十六   客从何乡来,挟矢身汉月。   杀身傍权要,门户有旌节。   第一百九十七   关河霜雪清,故人亦流落。   夷歌奉玉盘,悲君随燕雀。   第一百九十三   蝮蛇暮偃蹇,猛虎凭其威。   其宰意茫茫,六合人烟稀。   第一百九十四   黎民困逆节,残孽驻艰虞。   孰云网恢恢,自及枭獍徒。   第一百九十五   眼中万少年,得志行所为。   白马蹴微雪,追随燕蓟儿。   第一百九十一   高官何足论,寂寞身后事。   物理固自然,愿闻第一义。   第一百六十   春水满南国,惨淡故园烟。   三年门巷空,永为邻里怜。   第一百六十八   平生方寸心,誓开玄冥北。   岁暮日月疾,我叹黑头白。   第一百六十二   春日涨云岑,故园当北斗。   窈窕桃李花,纷披为谁秀。   第一百六十九   今吾抱何恨,恨无匡复姿。   含笑看吴钩,回首蛟龙池。   第一百六十七   阴风千里来,惊浪满吴楚。   世事两茫茫,飘泊欲谁诉。   第一百六十三   陶潜避俗翁,庞公竟独往。   明明君臣契,牢落吾安放。   第一百六十四   吴楚东南坼,风云地一隅。   蹉跎暮容色,不敢恨危途。   第一百六十五   风烟渺吴蜀,云帆转辽海。   丧乱纷嗷嗷,尚愧微躯在。   第一百六十一   迢迢万里馀,绝域谁慰怀。   我圃日苍翠,回首望两崖。   第一百七十   天长眺东南,衰谢多酸辛。   丈夫誓许国,直笔在史臣。   第一百七十八   鸾凤不相待,白鱼困密网。   但讶鹿皮翁,冥冥任所往。   第一百七十二   济时肯杀身,惨淡苦土志。   百年能几何,终古立忠义。   第一百七十九   威凤高其翔,老鹤万里心。   脱略谁能驯,兀兀遂至今。   第一百七十六   天地日蛙黾,劳生苦柰何。   聊欲从此逝,人少豺虎多。   第一百七十七   男儿生世间,居然成濩落。   鸾凤有铩翮,虹霓就撑握。   第一百七十三   绝域三冬暮,垂老见飘零。   林气森喷薄,意钟老柏青。   第一百七十四   仰看八尺躯,不要悬黄金。   青青岁寒后,乃知君子心。   第一百七十五   小人困驰骤,后生血气豪。   世事固堪论,我何随汝曹。   第一百七十一   天衢阴峥嵘,岁寒心匪他。   平生独往愿,零落首阳阿。   第一百五十八   老夫悲暮年,天涯故人少。   每望东南云,决眦入归鸟。   第一百五十九   人生无家别,亲故伤老丑。   剪纸招我魂,何时一樽酒。   第一百五十七   江汉故人少,东西消息稀。   异花开绝域,野风吹征衣。   吊五木   首赴勤王役,成功事则天。   富平名委地,好水泪成川。   我作招魂想,谁为掩骼缘。   中兴须再举,寄语慰重泉。   吊战场   连年淮水上,死者乱如麻。   魂魄丘中土,英雄粪上花。   士知忠厥主,人亦念其家。   夷德无厌甚,皇天定福华。   东方有一士   万金结游侠,千金买歌舞。   丹春映第宅,从者塞衢路。   身为他人役,名声落尘土。   他人一何伤。他人一何伤,   富贵还自苦。东方有一士,   败垣半风雨。不识丝与竹,   飞雀满庭户。一饭或不饱,   夜梦无惊寤。此事古来多,   难与俗人语。   冬晴   北国天寒少,南方地气来。   年光如箭去,世事正轮回。   可怪新祈雪,相思久别梅。   夜阑灯坐暗,独自拨残灰。   冬至   书云今日事,梦破晓鸣钟。   家祸三生劫,年愁两度冬。   江山乏小草,霜雪见孤松。   春色蒙泉里,烟芜几万重。   读赤壁赋前后二首   昔年仙子谪黄州,赤壁矶头汗漫游。   今古兴亡真过影,乾坤俯仰一虚舟。   人间忧患何曾少,天上风流更有不。   我亦洞箫吹一曲,不知身世是蜉蝣。   读赤壁赋前后二首   一笑沧波浩浩流,只鸡斗酒更扁舟。   八龙写作诗中案,孤鹤来为梦里游。   杨柳远烟连北府,芦花新月对南楼。   玉仙来往清风夜,还识江山似旧不。   读杜诗   平生踪迹只奔波,偏是文章被折磨。   耳想杜鹃心事苦,眼看胡马泪痕多。   千年夔峡有诗在,一夜耒江如酒何,   黄土一丘随处是,故乡归骨任蹉跎。   读史   自古英雄士,还为薄命人。   孔明登四十,韩信过三旬。   壮志摧龙虎,高词泣鬼神。   一朝事千古,何用怨青春。   杜大卿浒第一百三十二   昔没贼中时,中夜问道归。   辛苦救衰朽,微尔人尽非。   杜大卿浒第一百三十三   高随海上查,子岂无扁舟。   白日照执袂,埋骨已经秋。   杜架阁   仗节辞王室,悠悠万里辕。   诸君皆雨别,一士独星言。   啼鸟乱人意,落花销客魂。   东坡爱巢谷,颇恨晚登门。   杜架阁   昔趋魏公子,今事霍将军。   世态炎凉甚,交情贵贱分。   黄沙扬暮霭,黑海起朝氛。   独与君携手,行吟看白云。   渡瓜洲   跨江半壁阅千帆,虎在深山龙在潭。   当日本为南制北,如今翻被北持南。   眼前风景异山河,无柰诸君笑语何。   坐上有人正愁绝,胡儿便道是偻儸。   渡江第十   济江元自阔,轻舟下吴会。   南纪改波澜,吾将罪真宰。   端午   五月五日午,薰风自南至。   试为问大钧,举杯三酹地。   田文当日生,屈原当日死。   生为薛城君,死作汨罗鬼。   高堂狐兔游,雍门发悲涕。   人命草头露,荣华风过耳。   唯有烈士心,不随水俱逝。   至今荆楚人,江上年年祭。   不知生者荣,但知死者贵。   勿谓死可憎,勿谓生可喜。   万物皆有尽,不灭唯天理。   百年如一日,一日或千岁。   秋风汾水辞,春暮兰亭记。   莫作留连悲,高歌舞槐翠。   端午初度   死所初何怨,生朝只自知。   颇怀常杕意,忍诵蓼莪诗。   浮世百年梦,高人千载期。   楚囚一杯水,胜似九霞户。   向来松下鹤,今日傍谁门。   梦见瑶池沸,愁看玉垒昏。   所思多死所,焉用独生存。   可惜菖蒲老,风烟满故园。   端午感兴   千金铸镜百神愁,功与当年禹服侔。   荆棘故宫魑魅走,空馀扬子水东流。   端午感兴   当年忠血堕谗波,千古荆人祭汨罗。   风雨天涯芳草梦,江山如此故都何。   端午感兴   流棹西来恨未销,鱼龙寂寞暗风潮。   楚人犹自贪儿戏,江上年年夺锦标。   端午即事   五月五日午,赠我一枝艾。   故人不可见,新知万里外。   丹心照夙昔,鬓发日已改。   我欲从灵均,三湘隔辽海。   断雁   断雁西江远,无家寄万金。   乾坤风月老,沙漠岁年深。   白日去如梦,青天知此心。   素琴弦已绝,不绝是南音。   鄂州第十一   鄂渚分云树,春城带雨长。   惜哉形胜地,河岳空金汤。   二女第一百四十四   床前两小女,各在天一涯。   所愧为人父,风物长年悲。   二女第一百五十   痴女饥咬我,郁没一悲魂。   不得收骨肉,痛哭苍烟根。   二十四日   壮心负光岳,病质落幽燕。   春节前三日,江乡正小年。   岁时如有水,风欲不同天。   家庙荒苔滑。   二王   一马渡江开晋土,五龙夹日复唐天。   内家苗裔真隆准,虏运从来无百年。   二月晦   塞上明妃马,江头渔父船。   新雠谁共雪,旧梦不堪圆。   遗恨常千古,浮生又一年。   何时暮春者,还我浴沂天。   二月六日海上大战国事不济孤臣天祥坐北舟中向南恸哭为之诗曰   长平一坑四十万秦人欢欣赵人怨。大风扬沙水不流,   为楚者乐为汉愁。兵家胜负常不一,   纷纷干戈何时毕。必有天吏将明威,   不嗜杀人能一之。我生之初尚无疚,   我生之后遭阳九。厥角稽首并二州,   正气扫地山河羞。身为大臣义当死,   城下师盟愧牛耳。间关归国洗日光,   白麻重宣不敢当。出师三年劳且苦,   只尺长安不得睹。非无虓虎士如林,   一日不戈为人擒。楼船千艘下天角,   两雄相遭争奋搏。古来何代无战争,   未有锋蝟交沧溟。游兵日来复日往,   相持一月为鹬蚌。南人志欲扶崑崙,   北人气欲黄河吞。一朝天昏风雨恶,   炮火雷飞箭星落。谁雌谁雄顷刻分,   流尸漂血洋水浑。昨朝南船满崖海,   今朝只有兹有船在。昨夜两边桴鼓鸣,   今朝船船鼾睡声。北兵去家八千里,   椎牛釃酒人人喜。惟有孤臣雨泪垂,   冥冥不敢向人啼。六龙杳霭知何处,   大海茫茫隔烟雾。我欲借剑斩佞臣,   黄金横带为何人。   发崔镇   高雁空秋兴,寒螀破晓眠。   淡烟白似海,野水碧于天。   兴废嗟何及,行藏信自然。   南人乍骑马,北客半乘船。   发东阿   东原深处所,时或见人烟。   秋雨桑麻地,春风桃李天。   贪程频问堠,快马缓加鞭。   多少飞樯过,噫吁是北船。   发高沙   晓发高沙卧一航,平沙漠漠水茫茫。   舟人为指荒烟岸,南北今年几战场。   发高沙   城子河边委乱尸,河阴血肉更稀微。   太行南北燕山外,多少游魂逐马蹄。   发高沙   一日经行白骨堆,中流失柁为心摧。   海陵棹子长狼顾,水有船来步马来。   发高沙   小泊稽庄月正弦,庄官惊问是何船。   今朝哨马湾头出,正在青山大路边。   发高邮   初出高沙门,轻舫绕城楼。   一水何曲折,百年此绸缪。   北望渺无际,飞鸟翔平畴。   寒芜入荒落,日薄行人愁。   行行行湖曲,万顷涵清秋。   大风吹樯倒,如汤彭蠡舟。   欲寄故乡泪,使入长江流。   篙人为我言,此水通淮头。   前与黄河合,同作沧海沤。   踟蹰忽夫意,拭泪泪不收。   吴会日已远,回首重悠悠。   驰驱梁赵郊,壮士何离忧。   吾道久矣东,陆沈古神州。   我今载南冠,何异有北投。   不能裂肝脑,直气摩斗牛。   但愿光岳合,休明复商周。   发海陵   自海陵来向海安,分明如渡鬼门关。   若将九折回车看,倦鸟何年可得还。   发淮安   九月初二日,车马发淮安。   行行重行行,天地何不宽。   烟火无一家,荒草青漫漫。   恍如泛沧海,身坐玻璃盘。   时时逢北人,什伍扶征鞍。   云我戌江南,当军身属官。   北人适吴楚,所忧地少寒。   江南有游子,风雪上燕山。   发吉州   己卯六月初一日,苍然亭下楚囚立,   山河颠倒纷雨泣。乙亥七夕此何夕,   煌煌斗牛剑光湿,戈鋋彗云雷电击。   三百馀年火为德,须臾风雨天地黑。   皇网解纽地维折,妾妇偷生自为贼。   英雄扼腕怒须赤,贯日血忠死穷北。   首阳风流落南国,正气未亡人未息。   青原万丈光赫赫,大江东去日夜白。   发建康   赏心亭下路,拍手唱吾歌。   楼外梁时塔,城中秦氏河。   江山如梦耳,天地柰愁何。   回首清溪曲,长江一雁过。   发京师第五十七   东下姑苏台,挥涕恋行在。   苍茫云雾浮,风帆倚翠盖。   发陵州   中原似沧海,万顷与云连。   大明朝东出,皎月正在天。   远树乱如点,桑麻郁苍烟。   一雁入高空,千鸦落平田。   我行天地中,如蚁磨上旋。   雨痕留故衣,霜气袭重毡。   健马嘶北风,潜鱼乐深渊。   噫哉南方人,回首空自怜。   发彭城   今朝正重九,行人意迟迟。   回首戏马台,野花发葳蕤。   草埋范增塚,云见樊哙旗。   时节正如此,道路将何之。   我爱陶渊明,甲子题新诗。   白衣送酒来,把菊卧东篱。   发宿迁县   夜梦入星槎,晓行随斗柄。   衣暖露自乾,鬓寒冰欲凝。   将军戴铁笠,壮士敲金镫。   白眼睨青天,我生不有命。   发潭口   吹面北风来,拂鬓坚冰至。   轩冕委道途,衮绣易毡毳。   百年杂丑好,始酬四方志。   浩歌激浮云,亭亭复揽辔。   发通州   孤舟渐渐脱长淮,星斗当空月照怀。   今夜分明栖海角,未应便道是天涯。   发通州   白骨丛中过一春,东将入海避风尘。   姓名变尽形容改,犹有天涯相识人。   发通州   淮水淮山阻且长,孤臣性命寄何乡。   只从海上寻归路,便是当年不死方。   发鱼台   晨炊发鱼台,碎雨飞击面。   团团四野周,冥冥万象变。   疑是江南山,烟雾昏不见。   岂知此中原,今古经百战。   英雄化为土,飞雾洒郊甸。   天寒日欲短,游子泪如霰。   发郓州喜晴   烈风西北来,万窍号高秋。   宿云蔽层空,浮潦迷中州。   行人苦沮洳,道阻路且修。   流澌被鞍(左革右登),飞沫缀衣裘。   昏鸦接翅落,原野惨以愁。   城郭何萧条,闭户寒飕飕。   中宵月色满,馀光散衾禂。   余子戒明发,飞雾霭郊丘。   微见扶桑红,隐隐如沉浮。   身游大荒野,海气吹蜃楼。   须臾划当空,六合开沉幽。   千年厌颜色,苍翠光欲流。   太阳经天行,大化不暂留。   辉光何曾灭,晻霭终当收。   严霜下丰草,长歌夜悠悠。   明日东阿道,方轨骤骅骝。   坟墓第一百三十九   别离已五年,不及祖父茔。   霜露晚凄凄,痛哭松声回。   福安府第二十九   崔嵬扶桑日,阔会沧海潮。   倾都看黄屋,此意竟萧条。   福安宰相第六十三   纷然丧乱际,反覆归圣朝。   秉钧孰为偶,扶颠永萧条。   复入广第七十   东浮沧海漘,南为祝融客。   漂转混泥沙,迫此短景急。   赴阙   楚月穿春袖,吴霜透晓鞯。   壮心欲填海,苦胆为忧天。   役役惭金注,悠悠欢瓦全。   丈夫竟何事,一日定千年。   赋吉州隆庆寺塔火   玉塔穿空不可梯,剨然霹坜暗招提。   四城决破吴胥眼,一炷然成汉卓脐。   风雨满山连地卷,鬼神现世觉天低。   时人子细回头看,万事悠悠落日西。   改题万安县凝祥观   古道松花空翠香,风前鬓影照沧浪。   飞泉半壁朝云湿,啼鸟澌满山春日长。   须信神仙元有国,不知蛮触是何乡。   道人横笛招归鹤,坐到斜晖上壁珰。   感怀   去岁趋燕路,今晨发楚津。   浪名千里客,剩作一年人。   镜里秋容别,灯前暮影亲。   鲁连疑未死,聊用托芳尘。   感怀二首   交游兵后似蓬飞,流落天涯鹊绕枝。   唐室老臣唯我在,柳州先友托谁碑。   泥涂犹幸瞻佳士,甘雨如何遇故知。   一死一生情义重,莫嫌收拾老牛尸。   感怀二首   伏龙欲夹太阳飞,独柱擎天力弗支。   北海风沙漫汉节,浯溪烟雨暗唐碑。   书空已恨天时去,惜往徒怀国士知。   抱膝对人复何语,纷纷坐冢卧为尸。   感伤   地维倾渤澥,天柱折崑崙。   清夜为挥泪,白云空断魂。   死生苏子节,贵贱翟公门。   高庙神灵在,乾坤付不言。   感伤   家国伤冰泮,妻孥叹陆沉。   半生遭万劫,一落下千寻。   各任汝曹命,那知吾辈心。   人谁无骨肉,恨与海俱深。   感兴   万里云山断客魂,浮云心事向谁言。   月侵乡梦夜推枕,风送牢愁昼掩门。   苏子窖中闲日月,石郎家里旧乾坤。   朝闻夕死吾何恨,坐把春秋子细论。   赣州   满城风雨送凄凉,三四年前此战场。   遗老犹应愧蜂蚁,故交已久化豺狼。   江山不敢人心在,宇宙方来事会长。   翠玉楼前天亦泣,南音半夜落沧浪。   赣州第六十七   崆峒杀气黑,洒血暗郊坰。   哀笳晓幽咽,石壁断空青。   赣州再赠   此别重逢又几时,赠君此是第三诗。   众人皆醉从教酒,独我无争且看棋。   凡事谁能随物竞,此心只要有天知。   自知自有天知得,切莫逢人说项斯。   高沙道中   三月初五日,索马平山边。   疾驰趋高沙,如走阪上圆。   夜行二百里,望望无人烟。   迷途呼不应,如在盘中旋。   昏雾腥且湿,怒飙狂欲颠。   流澌在须发,尘沫满橐鞬。   红日高十丈,方辨山与川。   胡行疾如鬼,忽在林之巅。   谁家苦竹园,其叶青戋戋。   仓皇伏幽篠,生死信天缘。   铁骑俄四合,鸟落无虚弦。   绕林势奔轶,动地声喧阗。   霜蹄破丛翳,出入相贯穿。   既无遁形术,又非缩地仙。   猛虎驱群羊,兔鱼落蹄筌。   一吏射中目,颈血僅可溅。   一隶缚上马,无路脱纠缠。   一厮躏其足,吞声以自全。   一宾与一从,买命得金钱。   一枰与一校,幸不逢戈鋋。   嗟予何薄命,寄身空且悬。   萧萧数竹侧,往来度飞鞯。   游锋几及肤,怒兴空握拳。   跬步偶不见,残息忽复延。   当其蹙迫时,大风起四边。   意者相其间,神物来蜿蜒。   更生不自意,如病乍得痊。   须臾传火攻,然眉复相煎。   一行辄一跌,奔命度平田。   幽篁便自托,仰天坐且眠。   晴曦正当昼,樵肠火生咽。   断罂汲勺水,天降甘露鲜。   青山为我屋,白云为我椽。   彼草何荒荒,彼水何潺潺。   首阳既无食,阴陵不可前。   便如失目鱼,一似无足蚿。   不见道傍骨,委积有万千。   魂魄亲蝇蚋,膏脂饱乌鸢。   使我先朝露,其事亦复然。   丈夫竟如此,吁嗟彼苍天。   古人择所安,肯蹈不测渊。   柰何以遗体,粪土同弃捐。   初学苏子卿,终慕鲁仲连。   为我王室故,持此金石坚。   自古皆有死,义不污腥膻。   求仁而得仁,宁怨沟壑填。   秦客载张禄,吴人纳伍员。   季布走在鲁,樊期托于燕。   国士急人病,倜傥何拘孪。   彼人莫我知,此恨付重泉。   鹊声从何来,忽有吉语传。   此去三五里,古道方平平。   行人渐复出,胡马觉已还。   回首下山阿,七人相牵连。   东野御已穷,而复加之鞭。   趼足如移山,携持姑勉旃。   行行重狼顾,常恐追骑先。   扬州二游手,面目轻且儇。   自言同脱虏,波波口流涎。   白日各持梃,其来何翩翩。   奴辈殊无聊,似欲为鹰鸇。   逡巡不得避,默默同寒蝉。   道逢采樵子,中流得舟船。   竹畚当安车,六夫共赪肩。   四肢与百骸,屈曲如杯棬。   路人心为恻,从者皆涕涟。   星奔不可止,暮达城西阡。   饥卧野人庐,藉草为针氈。   诘朝从东渡,始觉安且便。   人生岂无难,此难何迍邅。   重险复重险,今年定何年。   圣世基岱岳,皇风扇垓埏。   中兴奋王业,日月光重宣。   报国臣有志,悔往不可湔。   臣苦不如死,一死尚可怜。   堂上太夫人,鬓发今犹玄。   江南昔卜宅,岭右今受廛。   首丘义皇皇,倚门望惓惓。   波涛避江介,风雨行淮堧。   北海转万折,南洋泝孤骞。   周游大夫蠡,放浪太史迁。   倘复游吾盘,终当耕我绵。   夫人生于世,致命各有权。   慷慨为烈士,从容为圣贤。   稽首望南拜,著此泣血篇。   百年尚哀痛,敢谓事已遄。   高邮怀旧   借问曾游处,高沙第几山。   潜行鹰攫道,直上虎当关。   一命虚空里,三年瞬息间。   自怜今死晚,何复望生还。   歌风台   长陵有神气,万岁光如虹。   有时风雪变,魂魄来沛宫。   壮哉游子乡,一览万宇空。   击筑戒复隍,帝业慎所终。   重瞳爱梁父,此情岂不同。   锦衣绚行昼,丈夫何浅中。   缅怀首丘意,自足分雌雄。   尚惜霸心存。慷慨怀勇功。   不见往来事,烹狗与藏弓。   早知致两生,礼乐三代隆。   匹夫事已往,安用责乃翁。   我来汤沐邑,白杨吹悲风。   永言三侯章,隐隐闻儿童。   叶落皆归根,飘零独秋蓬。   登台共恓恻,目送南飞鸿。   庚辰四十五岁   东风昨夜忽相过,天地无情柰老何。   千载方来那有尽,百年未半已为多。   君传南海长生药,我爱西山饿死歌。   泡影生来随自在,悠悠不管世间魔。   宫籍监   尘满南冠岁月深,暂移一室倚旃林。   天怜元是青山客,分与窗根两树阴。   宫籍监   壁间颇自有龙蛇,元是谁人小住家。   不似为囚似为客,倚窗望断暮天涯。   宫籍监   曾过卢沟望塔尖,今朝塔影接虚檐。   道人心事真方丈,静坐日长云满帘。   宫籍监   军衙马足起黄埃,门掩西风梦正回。   自入燕关人世隔,隔墙忽送市声来。   宫籍监   新来窗壁颇玲珑,尽把前时臭腐空。   好丑元来都是幻,蘧庐一付梦魂中。   巩宣使信第一百一十四   壮士血相视,斯人已云亡。   哀哀失木狖,夜深经战场。   古乐府   珊瑚香点胭脂雪,芙蓉帐压春云热。   明朝早弄灯前月,潋滟九霞碧藕折。   璇杓高耸婺女明,金波漾晓辉郎星。   赤琼曲里长眉青,头上更有瑶池君。   六九五十四东风,西蟠桃花花未红。   鸣鸾鼓玉声玲珑,绿毛蒙茸连水龟。  (左女右扁)斓五色人间稀,春多瑞叶不敢飞。   冰壶光满鱼龙转,笑中低舞玉钗燕。   古心江先生以旧弼出镇长沙癸酉十月乙亥是为七十六岁门人文某以一节趋走部内谨拟古体一首为寿   炎图启不运,皇路熙以平。   蜿蟺发令姿,有美洵一人。   鸿藻舒朝华,大音锵韶钧。   黼珽丽三阶,火龙昭紞纮。   桓圭殿南服,熊旂被金城。   瞻彼鹑为火,翼轸宣其精。   祥鸾舞瑶席,鸣凤翔娲笙。   孟冬兆阳气,西北无浮云。   驾言酌春酒,可以写我情。   扬旍下祝融,躧履朝泰清。   嘉猷扇九垓,还以邃古淳。   君子保金石,所以永国成。   纯嘏锡千岁,绵绵赞休明。   固陵道中三首   九天云下垂,一雨作秋色。   尘埃化泥涂,原野转萧瑟。   十里一双堠,狐兔卧荆棘。   见说数年来,中州乍苏息。   固陵道中三首   茅舍荒凉旧固陵,汉王城对楚王城。   徐州烟火连丰沛,天下还来屋角争。   固陵道中三首   固陵城下两龙争,不见齐王来会兵。   勒取河山新分地,项王之后到韩彭。   贵卿   天高并地迥,与子独牢愁。   初作燕齐客,今为淮海游。   半生谁俯仰,一死共沉浮。   我视君年长,相看比惠州。   过淮河宿阚石有感   北征垂半年,依依只南土。   今晨渡淮河,始觉非故宇。   江乡已无家,三年一羁旅。   龙翔在何方,乃我妻子所。   昔也无柰何,忽已置念虑。   今行日已近,使我泪如雨。   我为网常谋,有身不得顾。   妻兮莫望夫,子兮莫望父。   天长与地久,此恨极千古。   来生业缘在,骨肉当如故。   过黄岩   魏睢变张禄,越蠡改陶朱。   谁料文山氏,姓刘名是洙。   过梁门   一一金瓯在,双双镇璧全。   土花开旧国,风絮渡江船。   南北分新统,江淮号极边。   更和天堑失,回首惨啼鹃。   过临江第八十三   独帆如飞鸿,清江转山急。   回首白云多,山寒夜中泣。   过零丁洋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落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抛絮,身世飘摇雨打萍。   皇恐滩头说皇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过隆兴第八十四   临江久徘徊,再读徐孺碑。   交游飒向尽,到今耆旧悲。   过邵伯镇   今朝车马地,昔日战争场。   我有扬州鹤,谁存邵伯棠。   一湾流水小,数亩故城荒。   回首江南路,青山断夕阳。   过雪桥琉璃桥   小桥度雪度琉璃,更有清霜滑马踪。   游子衣裳如铁冷,残星荒店野鸡啼。   过扬子江心   渺渺乘风出海门,一行淡水带潮浑。   长江尽处还如此,何日岷山看发源。   过章贡第七十九   崆峒地无轴,江山云雾昏。   萍漂忍流涕,故里但空存。   海船   海上我时断去舟,公来容易渡南州。   子胥江上逢渔父,莫是神遣汝否。   海上   天边青鸟逝,海上白鸥驯。   王济非痴叔,陶潜岂醉人。   得官须报国,可隐即逃秦。   身事盖棺定,挑灯看剑频。   寒食   苦海周遭断去帆,东风吹泪向天南。   龙蛇泽里清明五,燕雀笼中寒食三。   扑面风沙惊我在,满襟霜露痛谁堪。   何当归骨先人墓,千古不为丘首惭。   翰林权直罢归和朱约山韵   闲云舒卷无声画,醉石敲推一色棋。   试问挂瓢栖碧洞,何如襆被卧彤闱。   梦中芳草还成路,别后黄花又是时。   羞杀今年堂上燕,片心寄与雁南飞。   合江楼   天上名鹑尾,人间说虎头。   春风千万岫,秋水两三洲。   客晚惊黄叶,官闲笑白鸥。   双江日东下,我欲赋扁舟。   合江楼   西楚惊鸿晚,东淮落木秋。   蒸湘今石鼓,句宛古宣州。   白日聊清赏,青山总旧游。   不知沧海水,何处接天流。   和龚使君韵   淡和心事葛天民,回首归来清渭滨。   长倩君宝孙子行,道原义仲辈流人。   一生受用忘非是,万事升沉等故新。   近日贞元朝士少,蒲轮有命出枫宸。   和故人韵   去岁湟中谷,医疮咸糶新。   一言堪救药,三秩敢贪嗔。   自是仁由己,休论哲保身。   当时若瘖默,何面见乡人。   和故人韵   人情嗟愈变,世法合何如。   气以心平定,才因意广疏。   时行或时止,无咎亦无誉。   第一严交际,琴绅敢不书。   和衡守宋安序送行诗   玉立湘西第一州,丹梯小为岳云留。   东风城郭人行乐,春日旌旗公出游。   便趁绨香摩碧汉,莫嫌绣影涴清流。   两君相见衣冠好,记取儿孙好话头。   方共衡云把酒杯,春风吹向郁孤台。   雁将回处惊帆落,花未开时怯笛催。   别草可堪游子去,寄梅应为故人来。   临行笑觅凝香谱,十驾那追逸骥材。   和胡琴窗   买得青山贵似金,瘦筇上下费沉吟。   花开花落相关意,云去云来自在心。   夜雨一江渔唱小,秋风两袖客愁深。   夹堤密与栽杨柳,剩有行人待绿阴。   和前人赋别   翠松三万顷,松雪著神仙。   柳院催金钥,江花送玉鞭。   晓岩云壁立,晚棹浪规圆。   未了醉翁事,重寻颍上田。   和前人赋别   当年童子见,今见二毛翁。   海月三秋别,江云一日同。   鸥心驰舍北,龙尾曳天东。   定有延和奏,南来寄一通。   和萧安抚平林送行韵   得失元来付塞翁,何心桃李问东风。   人皆有喜荣三仕,我尚无文谢五穷。   秘苑固知朋可正,畏途犹恐甲方衷。   欲酬长者殷勤祝,坎止流行学四忠。   和萧秋屋韵   芦花作雪照波流,黄叶声中一半秋。   明月婵娟千里梦,扁舟汗漫五湖游。   星辰活动惊歌笑,风露轻寒敌拍浮。   赢得年年清赏处,山河全影入金瓯。   和谢爱山晚吟韵日晚与客散步因诵夕阳虽好不多时之句谢爱山欣然赋之余亦率然口占以和亦一时之乐也   日落未落天沧凉,悬崖挂壁留馀光。   紫烟翠雾空迷茫,飕飕度壑松风长。   牛背短笛催归忙,飘飘逸兴空悠扬。   襟怀洒落万虑亡,须臾薄暝山色藏。   长歌浩浩相激昂,淡云弄月微昏黄。   和言字韵   悠悠天地阔,世事与谁论。   清夜为挥涕,白云空断魂。   死生苏子节,贵贱翟公门。   前辈如瓶戒,无言胜有言。   和夷齐西山歌   小雅尽废兮,出车采薇矣。   戎有中国兮,人类熄矣。   明王不兴兮,吾谁与归矣。   抱春秋以没世兮,甚矣吾衰矣。   和夷齐西山歌   彼美人兮,西山之薇矣。   北方之人兮,为吾是非矣。   异域长绝兮,不复归矣。   凤不至兮,德之衰矣。   和友人   落落南冠过故都,近来我意亦忘吾。   骑来驿马身如寄,遣去家书字亦无。   景伯未囚先立后,嵇康纵死不为孤。   江南只有归来梦,休问田园芜不芜。   和韵送逸轩刘民   少日屠龙事已劳,送人千里发江涛。   蓬莱地近风方细,阊阖门开日正高。   春里看花须款款,雨中剪韭且陶陶。   金吾已办长安月,双凤扶云立海鳌。   和中甫端午韵不依次   黄茅古道外,羸马发南州。   有客嗤齐鲁,何人念楚囚。   岁年付流水,风雨满沧洲。   手把菖莆看,黑头非所求。   和中斋韵   功业飘零五丈原,如今局促傍谁辕。   挽首北去明妃泪,啼血南飞望帝魂。   骨肉凋残唯我在,形容变尽只声存。   洪流千古英雄恨,兰作行舟柳作樊。   和中斋韵   见说黄沙接五原,飘零只影向南辕。   江山有恨销人骨,风雨无情断客魂。   泪似空花千点落,鬓如硕果数根存。   肉飞不起真堪叹,江水为笼海作樊。   和朱衡守约山韵   昔人一出正朋字,今我惭非行秘书。   人样相看愿元佑,诗章甚雅突黄初。   竞言汲戆犹须复,或谓颜愚亦可如。   把酒对花姑勿论,春行后长莫妨徐。   和朱松坡   学医未至大医王,笑杀年年折臂伤。   屏里江山如出色,亭皋松菊已成行。   细参不语禅三昧,静对无弦琴一张。   多谢岭头诗寄我,满园梅意弄春光。   和自山   春晚伤为客,月明思见君。   我方慕苏武,谁复从田文。   龙背夹红日,雁声连白云。   琶琵汉宫曲,马上不堪闻。   河间   空有丹心贯碧霄,泮冰亡国不崇朝。   小臣万死无遗慨,曾见天家十八朝。   河间   南归雁荡报郎君,老子精神健十分。   不为瀛洲复相见,阿戎翻隔万山云。   河间   江南车盖走燕山,老子旁观袖手閒。   见说新诗题甲子,桃源元只在人间。   贺秘书欧阳巽斋先生迁居   先生挟册当菑畲,不待辛勤有屋庐。   宅样只还齐里旧,乡风好似颍川居。   镜湖今日贺外监,瀛馆前年虞秘书。   天下经纶犹一室,时人尚敢说吾迂。   衡州送胡端逸赴漕   楚观檐花晓,舟人击鼓东。   蛟龙噀灵雨,雕鹗展雄风。   此客云宵士,斯文造化工。   捷来君饮此,我亦岂元戎。   滹沱河二首   过了长江与大河,横流数仞绝滹沱。   萧王麦饭曾仓卒,回首中天感慨多。   滹沱河二首   风沙睢水终亡楚,草木公山竟蹙秦。   始信滹沱冰合事,世间兴废不由人。   胡笳曲·一拍   风尘澒洞昏王室,天地惨惨无颜色。   而今西北自反胡,西望千山万山赤。   叹息人间万事非,被驱不异犬与鸡。   不知明月为谁好,来岁如今归未归。   胡笳曲·二拍   独立缥缈之飞楼,高视乾坤又何愁。   江风萧萧云拂地,笛声愤怒哀中流。   邻鸡野哭如昨日,昨日晚晴今日黑。   苍皇已就长途往,欲往城南忘南北。   胡笳曲·三拍   三年奔走空皮骨,三年笛里关山月。   中天月色好谁看,豺狼塞路人烟绝。   寒刮肌肤北风利,牛马毛零缩如蝟。   塞上风云接地阴,咫尺但愁雷雨至。   胡笳曲·四拍   黄河北岸海西军,翻身向天仰射云。   胡马长鸣不知数,衣冠南渡多崩奔。   山木惨惨天欲雨,前有毒蛇后猛虎。   欲问长安无使来,终日戚戚忍羁旅。   胡笳曲·五拍   北庭数有关中使,飘飘远自流沙至。   胡人高鼻动成群,仍唱胡歌饮都市。   中原无书归不得,道路只今多拥隔。   身欲奋飞病在床,时独看云泪沾臆。   胡笳曲·六拍   胡人归来血洗箭,白马将军若雷电。   蛮夷杂种错相干,洛阳宫殿烧焚尽。   干戈兵革斗未已,魑魅魍魉徒为尔。   恸哭秋原何处村,千村万落生荆杞。   胡笳曲·七拍   忆昔十五心尚孩,莫怪频频劝酒杯。   孤城此日肠堪断,如何不饮令人哀。   一去紫台连朔漠,月出云通雪山白。   九度附书归洛阳,故国三年一消息。   胡笳曲·八拍   只今年才十六七,风尘荏苒音书绝。   胡骑长驱五六年,弊裘何啻连百结。   愁对寒云雪满山,愁看冀北是长安。   此身未知归定处,漂泊西南天地间。   胡笳曲·九拍   午夜漏声催晓箭,寒尽春生洛阳殿。   汉主山河锦绣中,可惜春光不相见。   自胡之反持干戈,一生抱恨空咨嗟。   我已无家寻弟妹,此身那得更无家。   南极一星朝北斗,每依南斗望京华。   胡笳曲·十拍   今年腊月冻全消,天涯涕泪一身遥。   诸将亦自军中至,行人弓箭各在腰。   白马嚼啮黄金勒,三尺角弓两斛力。   胡雁翅湿高飞难,一箭正坠双飞翼。   胡笳曲·十一拍   冬至阳生春又来,口虽吟咏心中哀。   长笛谁能乱愁思,呼儿且覆掌杯。   云白山青万馀里,壁立石城横塞起。   至戎小队出郊坰,天寒日暮山谷里。   胡笳曲·十二拍   洛阳一别四千里,边庭流血成海水。   自经丧乱少睡眠,手脚冻皴皮肉死。   反鏁衡门守环堵,稚子无忧走风雨。   此时与子空归来,喜得与子长夜语。   胡笳曲·十三拍   大儿九龄色清彻,骅骝作驹已汗血。   小儿五岁气食牛,冰壶玉衡悬清秋。   罢琴惆怅月照席,人生有情泪沾臆。   离别不堪无限意,更为后会知何地。   酒肉如山又一时,只今未醉已先悲。   胡笳曲·十四拍   北归秦川多鼓鼙,禾生陇亩无东西。   三步回头五步坐,谁家捣练风凄凄。   已近苦寒月,惨惨中肠悲,   自恐二男儿,不得相追随。   去留俱失意,徘徊感生离。   十年蹴踘将雏远,目极伤神谁为携。   此别还须各努力,无使霜露沾人衣。   胡笳曲·十五拍   寒雨飒飒枯树湿,坐卧只多少行立。   青春欲暮急还乡,非关使者徵求急。   欲别上马身无力,去住彼此无消息。   关塞萧条行路难,行路难行涩如棘。   男儿性命绝可怜,十日不一见颜色。   胡笳曲·十六拍   乃知贫贱别更苦,况我飘转无定所。   心怀百忧复千虑,世人那得知其故。   娇儿不离膝,哀哉两决绝。   也复可怜人,里巷尽呜咽。   断肠分手各风烟,中间消息两茫然。   自断此生休问天,看射猛虎终残年。   胡笳曲·十七拍   江头宫殿锁千门,千家今有百家存。   面妆首饰杂啼痕,教我叹恨伤精魂。   自有两儿郎,忽在天一方。   胡尘暗天道路长,安得送我置汝傍。   胡笳曲·十八拍   事殊兴极忧思集,足茧荒山转愁疾。   汉家山东二百州,青是烽烟白人骨。   入门依旧四壁空,一斛旧水藏蛟龙。   年过半百不称意,此曲哀怨何时终。   湖口   江湖一都会,宇宙几兴亡。   走马芦林外,买鱼茅舍傍。   南人撑快桨,北客坐危樯。   江水交岷水,东流日夜长。   沪州大将第四   西南失大将,带甲满天地。   高人忧祝胎,感叹亦歔欷。   怀旧第一百八   故人入我梦,相视涕阑干。   四海一涂炭,焉用身独完。   怀旧第一百九   中夜怀友朋,百年见存没。   风吹苍江树,寒月照白骨。   怀旧第一百六   天寒昏无日,故乡不可思。   访旧半为鬼,惨惨中肠悲。   怀旧第一百七   故园花自发,无复故人来。   乱离朋友尽,幽佩为谁哀。   怀旧第一百五   风尘淹白日,乾坤霾涨海。   为我问故人,离别今谁在。   怀孔明   斜谷事不济,将星殒营中。   至今出师表,读之泪沾胸。   汉贼明大义,赤心贯苍穹。   世以成败论,操懿真英雄。   怀扬通州   江波无柰暮云阴,一片朝宗只此心。   今日海头觅船去,始知百炼是精金。   怀扬通州   唤渡江沙眼欲枯,羁臣中道落崎岖。   乘船不管千金购,渔父真成大丈夫。   怀扬通州   范叔西来变姓名,绨袍曾感故人情。   而今未识春风面,倾盖江湖话一生。   怀扬通州   仲连义不帝西秦,拔宅逃来住海滨。   我亦东寻烟雾去,扶桑影里看金轮。   怀友人二首   久要何落落,末路重依依,   风雨连兵幕,泥途满客衣。   人间龙虎变,天外燕鸿违。   死矣烦公传,北方人是非。   怀友人二首   涯海真何地,驱来坐战场。   家人半分合,国事决存亡。   一死不足道,百忧何可当。   故人髯似戟,起舞为君伤。   怀则堂实堂   白头北使驾双鞯,沙阔天长泪晓烟。   中夜想应发深省,故人南北地行仙。   怀赵清逸   崖海真何地,驱来坐战场。   家人半分合,国事决存亡。   一死不足道,百忧何可当。   故人髯似戟,起舞为君伤。   怀中甫   久要何落落,末路重依依。   风雨连兵幕,泥涂满客衣。   人间龙虎变,天外燕鸿违。   死矣烦公传,北方人是非。   怀忠襄   平生王佐心,世运蹈衰末。   齐虏谁复封,楚囚讵当脱。   金陵虽怀古,尚友在风烈。   褒忠侈遗庙,夫子我先达。   淮安军   楚州城门外,白杨吹悲风。   累累死人塚,死向锋镝中。   岂无匹妇冤,定无万夫雄。   中原在其北,登城望何穷。   淮西帅第二十五   借问大将谁,战骨当速朽。   逆节同所归,水花笑白首。   还司即事   幙燕方如寄,屠羊忽复旋。   霜枝空独立,雪窖已三迁。   漂泊知何所,逍遥付自然。   庭空谁共语,拄颊望青天。   秋声满南国,一叶此飘蓬。   墙外千门迥,庭皋四壁空。   谁家驴吼月,隔巷犬嗥风。   灯暗人无寐,沉沉夜正中。   还狱   人情感故物,百年多离忧。   桑下住三宿,应者犹迟留。   矧兹方丈室,屏居二春秋。   夜眠与昼坐,隤乎安楚囚。   自罹大雨水,圜土俱汤舟。   此身委传舍,迁徒无定谋。   去之已旬月,宫室重绸缪。   今夕果何夕,复此搔白头。   恍如流浪人,一旦归旧游。   故家不可复,故国已成丘。   对此重回首,汪然涕泗流。   人生如空花,随风任飘浮。   黄金市   闭蓬绝粒始南州,我过青山欲首丘。   巡远应无儿女态,夷齐肯作稻粱谋。   人间早见黄金市,天上犹迟白玉楼。   先子神游今二纪,梦中挥泪溅松楸。   黄州第七   桓桓陈将军,东屯大江北。   化作虎与豺,楚星南天黑。   回京口   早作田文去,终无苏武留。   偷生宁伏剑,忍死欲焚舟。   逸骥思超乘,飞鹰志脱鞲。   登楼望江上,日日数行艘。   慧和尚三绝   画我郎潜先帝时,而今白发渐参差。   若交传入都人眼,疑汝前身妙善师。   风雪衡山涕满膺,懒残不管自家身。   殷勤拨火分煨芋,却有工夫到别人。   花光老矣墨婆娑,无赖梅花一白何。   为问西来宗旨道,世间色相是空麽。   稽庄即事   乃心王室故,日夜奔南征。   蹈险宁追悔,怀忠莫见明。   雁声连水远,山色与天平。   枉作穷途哭,男儿付死生。   吉州第八十二   戚戚去故里,我生苦飘零。   回身视绿野,但见西岭青。   吉州第八十一   泊舟沧江岸,身轻一鸟过。   请为父老歌,歌长击樽破。   即事   飘蓬一叶落天涯,潮溅青纱日未斜。   好事官人无勾当,呼童上岸买青虾。   即事   去年伤北使,今日叹南驰。   云湿山如动,天低雨欲垂。   征夫行未已,游子去何之。   正好王师出,崆峒麦熟时。   即事   痛哭辞京阙,微行访海门。   久无鸡可听,新有虱堪扪。   白发应多长,苍头少有存。   但令身未死,随力报乾坤。   集英殿赐进士及第恭谢诗   于皇天子自乘龙,三十三年此道中。   悠远直参天地化,升平奚羡帝王功。   但坚圣志持常久,须使生民见泰通。   第一胪传新渥重,报恩惟有厉清忠。   己卯十月五日予入燕狱今三十有六旬感兴一首   石晋旧燕赵,钟仪新楚囚。   山河千古痛,风雨一年周。   过雁催人老,寒花送客愁。   卷帘云满座,抱膝意悠悠。   己卯十月一日予入燕城岁月冉冉忽复周星而予犹未得死也因赋八句   去冬阳月朔,吾始至幽燕。   浩劫真千载,浮生又一年。   天南照天北,山后接山前。   梦里乾坤老,孤臣雪咽毡。   己卯十月一日至燕越五日罹狴犴有感而赋   直弦不似曲如钩,自古圣贤多被囚。   命有死时名不死,身无忧处道还忧。   可怜杜宇空流血,惟愿严颜便斫头。   结束长编犹在此,灶间婢子见人羞。   己卯十月一日至燕越五日罹狴犴有感而赋   落落南冠自结缨,桁杨卧起影纵横。   坐移白石知何世,梦断青灯问几更。   国破家亡双泪暗,天荒地老一身轻。   黄粱得失俱成幻,五十年前元未生。   己卯十月一日至燕越五日罹狴犴有感而赋   心期耿耿浮云上,身事悠悠落日西。   千古兴亡何限错,百年生死本来齐。   沙边莫待哀黄鹄,雪里何须问牧羝。   此处曾埋双宝剑,虹光夜指楚天低。   己卯十月一日至燕越五日罹狴犴有感而赋   寥阳殿上步黄金,一落颠崖地狱深。   苏武窖中偏喜卧,刘琨囚里不妨吟。   生前已见夜叉面,死去只因菩萨心。   万里风沙知己尽,谁人会得广陵音。   己卯十月一日至燕越五日罹狴犴有感而赋   亦知戛戛楚囚难,无柰天生一寸丹。   铁马行鏖南地热,赭衣坐拥北庭寒。   朝餐淡薄神还爽,夜睡崎岖梦自安。   亡国大夫谁为传,只饶野史与人看。   己卯十月一日至燕越五日罹狴犴有感而赋   风雪重门老楚囚,梦回长夜意悠悠。   熊鱼自古无双得,鹄雀如何可共谋。   万里山河真堕甑,一家妻子枉填沟。   儿时爱读忠臣传,不谓身当百六秋。   己卯十月一日至燕越五日罹狴犴有感而赋   听着啼鹃泪满襟,国亡家破见忠臣。   关河历落三生梦,风雪飘零万死身。   丞相岂能堪狱吏,故侯安得作园人。   神农虞夏吾谁适,回首西山继绝尘。   己卯十月一日至燕越五日罹狴犴有感而赋   风前泣灯影,日下泣霜花。   钟信忽然动,屋阴俄又斜。   闷中聊度岁,梦里尚还家。   地狱何须问,人间见夜叉。   己卯十月一日至燕越五日罹狴犴有感而赋   风霜阴忽忽,天地澹悠悠。   我自操吴语,谁来问楚囚。   寂中惟灭想,达处尽忘忧。   手有韦编在,朝闻夕死休。   己卯十月一日至燕越五日罹狴犴有感而赋   环堵尘如屋,累然一故吾。   解衣烘稚虱,匀鏁救残须。   坐处心如忘,吟馀眼已枯。   不应留滞久,何日裹籧篨。   己卯十月一日至燕越五日罹狴犴有感而赋   浩劫风尘暗,衣冠痛百罹。   静传方外学,晴写狱中诗。   烈士惟名殉,真人与物违。   世间忙会错,认取去来时。   己卯十月一日至燕越五日罹狴犴有感而赋   俨然楚君子,一日造王庭。   议论探坚白,精神入汗青。   无书求出狱,有舌到临刑。   宋故忠臣墓,真吾五字铭。   己卯十月一日至燕越五日罹狴犴有感而赋   两月缥囚里,一年忧患馀。   疏因随事直,忠故有时愚。   道在身何拙,心安体自舒。   近来都勘破,人世只蘧庐。   己卯十月一日至燕越五日罹狴犴有感而赋   衮衣坐缧絏,世事亦堪哀。   枕外亲炊黍,炉边细画灰。   无人泪垂血,何地骨生苔。   风雪江南路,梦中行探梅。   己卯十月一日至燕越五日罹狴犴有感而赋   我自怜人丑,人方笑我愚。   身生豫让癞,背发范增疽。   已愧功臣传,犹堪烈士书。   衣冠事至此,命也欲何如。   己卯十月一日至燕越五日罹狴犴有感而赋   久矣忘荣辱,今兹一死生。   理明心自裕,神定气还清。   欲了男儿事,几无妻子情。   出门天宇阔,一笑暮云横。   己卯十月一日至燕越五日罹狴犴有感而赋   珙璧衣冠十六传,更无一士死君前。   自惭重赵非九鼎,犹幸延韩更数年。   孟博囊头真自爱,杲卿钩舌要谁怜。   人间信有网常在,万古西山皎月悬。   己卯岁除   岁除破衣裳,夜半刺针线。   游子长夜思,佳人不可见。   草枯稚驴吼,灯暗饥鼠现。   深室闭星斗,轻裘卧风霰。   大化忽流斡,浩劫荡回转。   冠屦失其位,侯王化畸贱。   弓戈叱奇字,刀锯摧(左弁右页)弁。   至性讵可迁,微躯不足恋。   真人坐冲漠,死生一乘传。   日月行万古,神光索九县。   纪事   狼心那顾歃铜盘,舌在纵横击可汗。   自分身为虀粉碎,虏中方作丈夫看。   纪事   不拚一死报封疆,忍使湖山牧虎狼。   当日本为妻子计,而今何面见三光。   纪事   三宫九庙事方危,狼子心肠未可知。   若使无人折狂虏,东南那个是男儿。   纪事   春秋人物类能言,宗国常因口舌存。   我亦濒危专对出,北风满野负乾坤。   纪事   虎头牌子织金裳,北面三年蚁梦长。   借问一门朱与紫,江南几世谢君王。   纪事   单骑堂堂诣虏营,古今祸富了如陈。   北方相顾称男子,似谓江南尚有人。   纪事   枭獍何堪共劝酬,衣冠涂炭可胜羞。   袖中若有击贼笏,便使凶渠面血流。   纪事   百色无厌不可支,甘心卖国问为谁,   豺狼尚畏忠臣在,相戒勿令丞相知。   纪事   麟笔严于首恶书,我将口舌击奸谀。   虽非周勃安刘手,不愧当年产禄诛。   纪事   慷慨轻身堕蒺藜,羝羊生乳是归期。   岂无从史私袁盎,恨我从前少侍儿。   纪事   英雄未肯死前休,风起云飞不自由。   杀我混同江外去,岂无曹翰守幽州。   纪闲   九十春光好,周流人鬼关。   人情轻似土,世路险于山。   俯仰经行处,死生谈笑间。   近时最难得,旬日海陵闲。   寄故人刘方斋   溪头浊潦拥鱼虾,笑杀渔翁下钓差。   棹取扁舟湖海去,悠悠心事寄芦花。   寄惠州弟   五十年兄弟,一朝生别离。   雁行长已矣,马足远何之。   葬骨知无地,论心更有谁。   亲丧君自尽,犹子是吾儿。   寄题琴高台   泾水绀水深,古有神人潛。   灵鲔煦春藻,微波漾幽澜。   朝岑翳长岚,暮汛暖苍烟。   回首宋康王,子今定何年。   飞仙山高迈,遗踪落清渊。   至今空山夜,泠泠琴上弦。   西瞻晻霭中,霞光辉远天。   何当驾长风,一睨泾水涟。   家枢密铉翁第一百三十八   出处同世网,高谊迈等伦。   异方惊会面,慰此贞良臣。   贾家庄   行边无鸟雀,卧处有腥臊。   露打须眉硬,风搜颧颊高。   流离外颠沛,饥渴内煎熬。   多少偷生者,孤臣叹所遭。   简琴窗云屋竹轩诸友   世情千万变,险甚剑头炊。   嗜传姑成癖,登山且作痴。   烟霞非疾痼,泉石自心驰。   独喜精神健,山中剩有诗。   见艾有感   过眼惊初夏,回头忆晚春。   已怜花结子,又见艾为人。   故国丹心老,中原白发新。   灵悠那解化,清梦楚江滨。   建康   金陵古会府,南渡旧陪京。   山势犹盘礴,江流已变更。   健儿徒幽土,新鬼哭台城。   一片清溪月,偏于客有情。   建康府第十五   亭亭凤凰台,江城孤照日。   胡来满彤宫,驱马一万匹。   江丞相万里第四十五   星拆台衡地,斯文去矣休。   湖光与天远,屈注沧江流。   江陵第二十四   闻说江陵府,今又降元戎。   甲外控鸣镝,肩舆强老翁。   江西第六十八   东望西江水,高义在云台。   到今用钺地,霜鸿有馀哀。   江西第六十九   旄头初俶扰,义士皆痛愤。   乾坤空峥嵘,向者留遗恨。   江行   日日看山好,山山山色苍。   忘机鸥下早,恋厩马行忙。   松晓清风湿,荷秋流水香。   短簑吹铁笛,年岁大江长。   江行第八十八   连山暗烽燧,川谷血横流。   挥泪临大江,上有行云愁。   江行第八十九   朔风飘胡雁,江城带素月。   安得覆八溟,滂沱洗吴越。   江行第八十六   江水东流去,浮云终日行。   别离经死地,饮啄愧残生。   江行第八十七   萧萧白杨路,死人积如丘。   大江东流去,苍山旌旆愁。   江行第八十五   畏途随长江,万里沧茫水。   游子去日长,壮心不肯已。   江行有感   蒲萄肥汗马,荆棘冷铜驼。   巫峡朝云湿,洞庭秋水波。   穷愁空突兀,暗泪自滂沱。   莫恨吾生误,江东才俊多。   江州第十二   戎马暗天宇,落日九江流。   元恶迷是似,化作黄长虬。   姜都统才第五十   屹然强寇敌,古人重守边。   惜哉功名忏,死亦垂千年。   将军王安节第四十七   激烈伤雄才,直气横乾坤。   惆怅汗血驹,见此忠孝门。   将母赴赣道西昌   重来鸥阁晓,帆影涨新晴。   倚槛云来去,闭帘花送迎。   江湖春汗漫,岁月老峥嵘。   手把忘忧草,夔夔绕太清。   将相弃国第十九   扈圣登黄阁,大将赴朝廷。   胡为入云雾,浩荡乘沧溟。   借道冠有赋   病中萧散服黄冠,笑倒群儿指为弹。   秘监贺君曾道士,翰林苏子亦祠官。   酒壶钓具有时乐,茶灶笔床随处安。   幸有山阴深密处,他年炼就九还丹。   借朱约山韵就贺挂冠   身健尚堪松下饭,眼明正好橘中棋。   青山有约当朱户,白首何心上彩闱。   栗里田园供雅兴,午桥钟鼓赏清时。   晚来倦客秋江上,坐看半天黄鹄飞。   金陵驿   草合离宫转夕晖,孤云飘泊复何依。   山河风景元无异,城郭人民半已非。   满地芦花和我老,旧家燕子傍谁飞。   从今别却江南日,化作啼鹃带血归。   金陵驿   万里金瓯失壮图,衮衣颠倒落泥涂。   空流杜宇声中血,半脱骊龙颔下须。   老去秋风吹我恶,梦回寒月照人孤。   千年成败俱尘土,消得人间说丈夫。   金应第一百一十   追随三十载,艰难愧深情。   何处埋尔骨,呼号傍孤城。   京城第二十   当宁陷玉座,两宫弃紫微。   北城悲笳发,失涕万人挥。   京城二十一   黄屋朔风卷,园林杀气平。   宫殿青门隔,永怀丹凤城。   京城借永福寺漆台占似王城山   心如明镜台,此言出浮屠。   后来发精义,并谓此台无。   此台已是赘,何况形而器。   圆释正超然,点头会意思。   多谢城山翁,一语迎禅锋。   顾我尘俗人,与物方溶溶。   京湖两淮第二十七   荆扬风土暖,大城铁不如。   秦山忽破碎,流落随丘墟。   京湖宣阃第九   正当艰难时,岂无济时策。   连樯荆州船,悠悠回赤壁。   荆湖诸戌第六   长啸下荆门,胡行速如鬼。   门户无人持,社稷堪流涕。   景定壬戌司户弟生日有感赋诗   夏中与秋仲,兄弟客京华。   椒柏同欢贺,萍蓬可叹嗟。   孤云在何处,明岁却谁家。   料想亲帏喜,中堂自点茶。   景炎宾天第三十一   阴风西北来,青海天轩轾。   白水暮东流,魂断苍梧帝。   景炎拥立第二十八   汉运初中兴,扶颠待柱石。   畴能补天漏,登阶捧玉册。   敬和道山堂庆瞻御书韵   墨洒天奎映籀红,斯堂殿阁与俱隆。   方壶圆峤神仙宅,温洛荣河造化工。   列圣文章千载重,诸孙声气一时同。   著庭更有邦人笔,稽首承休学二忠。   句   一片黄云万顷田,江南父老庆丰年。   哭金路分应   我为吾君役,而从乃主行。   险夷宁异趣,休戚与同情。   遇贼能无死,寻医剧不生。   通州一丘土,相望泪如倾。   哭金路分应   明朝吾渡海,汝魄在它乡。   六七年华短,三千客路长。   招魂情黯黯,归骨事茫茫。   有子应年长,平生不汝忘。   哭秘书彭止所   人物孤中秘,神山返异仙。   目穿陪绋处,梦断曝书年。   玉质应无死,韦编岂不传。   奠刍和泪遣,此月向谁圆。   哭母大祥   前年惠州哭母敛,去年邳州哭母期。   今年飘泊在何处,燕山狱里菊花时。   哀哀黄花如昨日,两度星周俄箭疾。   人间送死一大事,生儿富贵不得力。   只今谁人守坟墓,零落瘴乡一堆土。   大儿狼狈勿复道,下有二儿并二女。   一儿一女亦在燕,佛庐设供捐金钱。   一儿一女家下祭,病脱麻衣日晏眠。   夜来好梦归故国,忽然海上见颜色。   一声鸡泪满床,化为清血衣裳湿。   当年嫠纬意谓何,亲曾抚我夜枕戈。   古来全忠不全孝,世事至此甘滂沱。   夫人开国分齐魏,生荣死哀送天地。   悠悠国破与家亡,平生无憾惟此事。   二郎已作门户谋,江南葬母麦满舟。   不知何日归兄骨,狐死犹应正首丘。   哭崖山   宝藏如山席六宗,楼船千叠水晶宫。   吴儿进退寻常事,汉氏存亡顷刻中。   诸老丹心付流水,孤臣血泪洒南风。   早来朝市今何处,如悟人间万法空。   哭尹玉   团练濠州庙赣川,官其二子赐良田。   西台捕逐多亡将,还有焚黄到墓前。   快阁遇雨观澜   一笑登临晚,江流接太虚。   自惭云出岫,争讶雨随车。   慷慨十围柳,周回千里鱼。   故园堤好在,夜梦绕吾庐。   愧故人   九门一夜涨风尘,何事痴儿竟误身。   子产片言图救郑,仲连本志为排秦。   但知慷慨称男子,不料蹉跎愧故人。   玉勒雕鞍南上去,天高月冷泣孤臣。   来平馆   憔悴江南客,萧条古郓州。   雨声连五日,月色彻中流。   万里山河梦,千年宇宙愁。   欲鞭刘豫骨,烟草暗荒丘。   览镜见须髯消落为之流涕   万里飘零一毫,满前风影恨滔滔。   泪如杜宇喉中血,须似苏郎节上旄。   今日形骸迟一死,向来事业竟徒劳。   青山是我安魂处,清梦时时赋大刀。   李安抚芾第四十八   杀气吹沅湘,高兴激荆衡。   城中贤府主,千秋万岁名。   李制置庭芝第四十九   空留玉帐卫,那免白头翁。   死者长已矣,淮海生清风。   理宗度宗第二   先帝弓剑远,永怀侍芳茵。   今朝汉社稷,为话涕沾巾。   立春   无限斜阳故国愁,朔风吹马上幽州。   天翻地覆三生劫,岁晚江空万里囚。   烈士丧元端不惜,达人知命复何忧。   只应四十三年死,两度无端见土牛。   林附祖   画影图形正捕风,书生薄命入置中。   胡儿一似冬烘眼,错认颜标作鲁公。   林检院琦第一百三十五   时危挹佳士,惨淡随回鹘。   佯狂真可哀,死泪终映睫。   临江军   江岸今多啮,城居昔屡焚。   市人半伧父,竖子亦将军。   蛟哭金洲雨,猿啼玉观云。   周郎坟土上,回首泪成痕。   临岐钱别   圣恩优许力求田,把酒临岐钱一杯。   台阁是非远已矣,乾坤俯仰愧何哉。   竟追范蠡归湖去,不管胡儿放马来。   强圉倘殷如孔棘,也应定策救时危。   陵寝第二十二   五陵花满眼,霜露在草根。   冥冥子规叫,重是古帝魂。   陵寝第二十三   旄头彗紫微,蚩尤塞寒空。   愚智心尽死,漂荡随高风。   刘监簿第一百二十九   艰难奋长戟,高义薄曾云。   死为殊方鬼,三夜频梦君。   刘监簿第一百三十   秀气冲星斗,壮笔过飞泉。   旧游易磨灭,魂伤山寂然。   刘琨   中原荡分崩,壮哉刘越石。   连踪起幽并,只手扶晋室。   福华天意乘,匹磾生鬼蜮。   公死百世名,天下分南北。   刘沐第一百二十   王翰愿卜邻,嵇康不得死。   落月满屋梁,悲风为我起。   刘钦贡元第一百一十二   文章日自负,去家死路傍。   高视见霸王,感子故意长。   留远亭   甘心卖国罪滔天,酒后猖狂诈作颠。   把酒逢迎酋虏笑,从头骂坐数时贤。   落得称呼浪子刘,樽前百媚佞旃裘。   当年鲍老不如此,留远亭前犬也羞。   六歌   有妻有妻出糟糠,自少结发不下堂。   乱离中道逢虎狼,凤飞翩翩失其凰。   将雏一二去何方,岂料国破家亦亡,   不忍舍君罗襦裳。天长地久终茫茫,   牛女夜夜遥相望。呜呼一歌兮歌正长,   悲风北来起徬徨。有妹有妹家流离,   良人去后携诸儿。北风吹沙塞草凄,   穷猿惨淡将安归。去年哭母南海湄,   三男一女同嘘欷,惟汝不在割我肌。   汝家零落母不知,母知岂有暝目时。   呜呼再歌兮歌孔悲,鹡鴒在原我何为。   有女有女婉清扬,大者学帖临钟王,   小者读字声琅琅。朔风吹衣白日黄,   一双白璧委道傍。雁儿啄啄秋无粱,   随母北首谁人将。呜呼三歌兮歌愈伤,   非为儿女泪淋浪。   六歌   有子有子风骨殊,释氏抱送徐卿雏。   四月八日摩尼珠,榴花犀钱络绣襦。   兰汤百沸香似酥,欻随飞电飘泥涂。   汝兄十三骑鲸鱼,汝今知在三岁无。   呜呼四歌兮歌以吁,灯前老我明月孤。   有妾有妾今何如,大者手将玉蟾蜍,   次者亲抱汗血驹。晨妆靓服临西湖,   英英雁落飘璚琚。风花飞坠鸟鸣呼,   金茎沆瀣浮污渠。天摧地裂龙凤殂,   美人尘土何代无。呜呼五歌兮歌郁纡,   为尔遡风立斯须。   六歌   我生我生何不辰,孤根不识桃李春。   天寒日短重愁人,北风随我铁马尘。   初怜骨肉钟奇祸,而今骨肉相怜我。   汝在北兮婴我怀,我死谁当收我骸。   人生百年何丑好,黄粱得丧俱草草。   呜呼六歌兮勿复道,出门一笑天地老。   龙雾洲觉海寺次李文溪壁间韵   阇黎钟后访团蒲,江色漫漫昼欲晡。   一笛梅边何满子,千簑芦外笔头奴。   急风吹雁还家未,新雨生涛到海无。   本是白鸥随浩荡,野田漂泊不为孤。   隆兴府   半生几度此登临,流落而今雪满簪。   南浦不知春已晚,西山但觉日初阴。   谁怜龟鹤千年语,空负鹏鹍万里心。   无限故人帘雨外,夜深如有广陵音。   鲁港   方夸金坞筑,岂料玉床摇。   国体真三代,江流旧六朝。   鞭投能几日,丽解不崇朝。   千古燕山恨,西风卷怒潮。   鲁港之遁第十四   出师亦多门,水陆迷畏途。   蹭蹬麒麟老,危樯逐夜乌。   陆枢密秀夫第五十二   文采珊瑚钩,淑气含公鼎。   炯炯一心在,天水相与永。   吕武第一百一十三   疾恶怀刚肠,世人皆欲杀。   魂魄犹正直,回首肝肺热。   旅怀   北去通州号畏途,固应孝子为回车。   海陵若也容羁客,賸买菰蒲且寄居。   旅怀   天地虽宽靡所容,长淮谁是主人翁。   江南父老还相念,只欠一帆东海风。   旅怀   昨夜分明梦到家,飘飖依旧客天涯。   故园门掩东风老,无限杜鹃啼落花。   绿漪堂   义方堂上看,窗户翠玲珑。   砚里云坛月,席间淇水风。   清声随地到,直节与天通。   庭玉森如笋,干霄雨露功。   乱礁洋   海山仙子国,邂逅寄孤蓬。   万象画图里,千崖玉界中。   风摇春浪软,礁激暮潮雄。   云气东南密,龙腾上碧空。   罗山长存叟兄弟来谢宴山中   天开盘谷隐,春到浣溪家。   一水楼台影,满山桃李花。   春风寄横笛,夜月拟乘槎。   政好逢佳客,江空北斗斜。   马祖岩   曾将飞锡破苔痕,一片云根锁洞门。   出外人家山下路,石头心事付无言。   卖鱼湾   风起千湾浪,潮生万顷沙。   春红堆蟹子,晚白结盐花。   故国何时讯,扁舟到处家。   狼山青两点,极目是天涯。   梅   梅花耐寒白如玉,干涉春风红更黄。   若为司花示薄罚,到底不能磨灭香。   香者梅之气,白者梅之质。   以为香不香,鼻孔有通窒。   我有天者在,一白自不易。   古人重伐木,惟恐变颜色。   大雅久不作,此道岂常息。   诗翁言外意,不能磨灭白。   梅州第六十六   楼角凌风迥,孤城隐雾深。   万事随转烛,秋光近青岑。   秘省再会次韵   蓬莱春宴聚文星,多荷君恩锡百朋。   四座衣冠陪贺监,一时梁栋盛吴兴。   图书光动青藜杖,人物温如古玉升。   好是木天新境界,萤窗容我种金灯。   闽三士第一百一十七   俊逸鲍参军,优游谢康乐。   豺虎正纵横,南行道弥恶。   名姝吟   丈夫至白首,钟鼎重功名。   未有朱门中,而无丝竹声。   与主共富贵,不见主苦辛。   名姝从何来,婉娈出神京。   京人薄生男,生女即不贫。   东家从王侯,西家事公卿。   吾行天下多,朱紫稀晨星。   大都不一一,甚者旷数城。   如何世上福,冉冉归娉婷。   乃知长安市,家家生贵人。   明堂庆成恭进诗   于皇艺祖德乘乾,圣主宣光奕叶前。   运再庚申皇建极,祀同癸亥数参天。   中严外办三千礼,累洽重熙四十年。   愿赞帝心长对越。至忱功用贯垓埏。   明堂庆成诗   清庙严更夜未央,珠星璧月璨殊光。   香飘黄道移天步,烛引红纱转殿廊。   祼荐交神诸室醉,骏奔执豆庶羞芳。   都人报道君王喜,净睹和銮入建章。   明堂庆成诗   淳熙稽古再明禋,制作规模汶上新。   未植羽旄朝万国,首将玉币荐三神。   灵车欲下天先雨,御幄虚张帝在茵。   熙事告成中外贺,与民同乐霈恩均。   明堂庆成诗   皇心寅畏格皇天,旱岁俄书大有年。   报本愈严阳馆祀,庆成复第从臣篇。   祠官瑞纪灵光烛,太史星占贯索捐。   黼座正中图贡上,万方归德更乾乾。   命里   熊罴十万建行台,单骑谁教免胄来。   一日捉将沙漠去,遭逢碧眼老回回。   缪朝宗第一百一十六   空荒咆熊罴,摧残没藜莠。   平生江海心,其人骨已朽。   某叨臬衡湘蒙恩以便郡归养肯斋大卿实寓衡我十年前邦君也一再见间即分南北五言启之所以致今旧雨缱绻云   潇湘一夜雨,湖海十年云。   相见皆成老,重逢便作分。   啼鹃春浩荡,回雁晓殷勤。   江阔人方健,月明思对君。   母第一百四十一   何时太夫人,上天回哀眷。   墓久狐兔邻,呜呼泪如霰。   幕客载酒舟中即席序别   故人满江海,游子下潇湘。   梦载月千里,意行云一方。   橹声人语小,岸影客心长。   总是浮萍迹,飞花莫近樯。   南安军   梅花南北路,风雨湿征衣。   出岭谁同出,归乡如不归。   山河千古在,城郭一时非。   饥死真吾志,梦中行采薇。   南海   朅来南海上,人死乱如麻。   腥浪拍心碎,飙风吹鬓华。   一山还一水,无国又无家。   男子千年志,吾生未有涯。   南海第七十六   南海春天外,只应学水仙。   自伤迟暮眼,为我一潸然。   南海第七十五   开帆驾洪涛,血战乾坤赤。   风雨闻号呼,流涕洒丹极。   南华山   北行近千里,迷复忘西东。   行行至南华,忽忽如梦中。   佛化知几尘,患乃与我同。   有形终归灭,不灭惟真空。   笑看曹溪水,门前坐松风。   南剑州督第六十四   剑外春天远,江阁邻石面。   幕府盛才贤,意气今谁见。   偶成   昨朝门前地寸裂,今朝床下泥尺深。   人生世间一蒲柳,岂堪日炙复雨淋。   起来高歌离骚赋,睡去细和梁父吟。   已矣已矣尚何道,犹有天地知吾心。   偶成二首   灯影沉沉夜气清,朔风吹梦度江城。   觉来知打明钟未,忽听邻家叫佛声。   偶成二首   乌兔东西不住天,平生奔走亦茫然。   向来鞅掌真堪笑,烂熳如今独自眠   偶赋   苍苍已如此,梁父共谁吟。   袖有忠臣传,床无壮士金。   收心归寂灭,随性过光阴。   一笑西山晚,门前秋雨深。   沛歌   秦世失其鹿,丰沛发龙颜。   王侯与将相,不出徐济间。   当时数公起,四海王气闲。   至今尚想见,虹光照人寰。   我来千载下,吊古泪如潸。   白云落荒草,隐隐芒砀山。   黄河天下雄,南去不复还。   乃知盈虚故,天道如循环。   彭城行   连山四围合,吕梁贯其中。   河南大都会,故有项王宫。   晋牧连杨豫,虎视北方雄。   唐时燕子楼,风流张建封。   西望睢阳城,只与汴水通。   太平黄楼赋,尚能想遗风。   迩来百馀年,正朔归江东。   遗民死欲尽,莽然狐兔丛。   我从南方来,停骖抚遗踪。   故河蓄潢潦,荒城翳秋蓬。   凄凉戏马台,憔悴巨佛峰。   沧海变桑田,陵谷代不同。   朝为朱门贵,暮作行旅穷。   乘除信物理,感慨击所逢。   古来贤达人,一醉万虑空。   如此独醒何,悲风逐征鸿。   彭司令震龙第一百二十二   堂上会亲戚,可怜马上郎。   呻吟更流血,干戈浩茫茫。   彭通伯卫和堂   理身如理国,用药如用兵。   人能保天和,于身为太平。   外邪奸其间,甚于寇抢攘。   守护一不谨,乘间敌益勍。   古有黄帝书,犹今六韬经。   悍夫命雄喙,仁将资参苓。   羽衣为其徒,识破阴阳争。   指授别生死,铮然震能名。   道家摄铅汞,肤腠如重扃。   到头关键密,六气无敢婴。   君方建旗鼓,不敢走且惊。   他时櫜吾弓,闭门读黄庭。   邳州哭母小祥   我有母圣善,鸾飞星一周。   去年哭海上,今年哭邳州。   遥想仲季间,木主布筵几。   我躬已不阅,祀事付支子,   使我早沦落,如此终天何。   及今毕亲丧,于分亦已多。   母尝教我忠,我不违母志。   及泉会相见,鬼神共欢喜。   贫女吟四首   柴门寒自闭,不识赏花心。   春笋翠如玉,为人拈绣针。   贫女吟四首   竹扇掩红颜,辛苦纫白苧。   人间罗雪香,白苧汗如雨。   贫女吟四首   西风两鬓忪,凉意吹伶俜。   百巧不救贫,误拜织女星。   贫女吟四首   巧梳手欲冰,小颦为寒怯。   有时衿肘露,颇与雪争洁。   平安   平原太守颜真卿,长安天子不知名。   一朝渔阳动鼙鼓,大河以北无坚城。   公家兄弟奋戈起,一十七郡连夏盟。   贼闻失色分兵还,不敢长驱入咸京。   明皇父子将西狩,由是灵武起义兵。   唐家再造李郭力,若论牵制公威灵。   哀哉常山惨钩舌,心归朝廷气不慑。   崎岖坎坷不得志,出入四朝老忠节。   当年幸脱安禄山,白首竟陷李希烈。   希烈安能遽杀公,宰相卢杞欺日月。   乱臣贼子归何处,茫茫烟草中原土。   公死于今六百年,忠精赫赫雷行天。   平江府   楼台俯舟楫,城郭满干戈。   故吏归心少,遗民出涕多。   鸠居无鹊在,鱼网有鸿过。   使遂睢阳志,安危今若何。   七夕   大地风尘恶,长天岁月奔。   忧来浑是感,梦破与谁言。   缑鹤空回首,河牛暗断魂。   吾今拙又拙,无复问天孙。   七月二日大雨歌   燕山五六月,气候苦不常。   积阴绵五旬,畏景淡无光。   天漏比西极,地湿等南方。   今何苦常雨,昔何苦常暘。   七月二日夜,天工为谁忙。   浮云黑如墨,飘风怒如狂。   滂沱至夜半,天地为低昂。   势如蛟龙出,平陆俄怀襄。   初疑倒巫峡,又似翻萧湘。   千门各已闭,仰视天茫茫。   但闻屋侧声,人力无支当。   嗟哉此圜土,占胜非高冈。   赭衣无容足,南房并北房。   北房水二尺,聚立唯东箱。   桎梏犹自可,凛然覆穹墙。   嘈嘈复杂杂,丞汗流成浆。   张目以待旦,沈沈漏何长。   南冠者为谁,独居沮洳场。   此夕水弥满,浮动八尺床。   壁老如欲压,守者殊皇皇。   我方鼾鼻睡,逍遥游帝乡。   百年一大梦,所历皆黄粱。   死生已勘破,身世如遗忘。   雄鸡叫东白,渐闻语场扬。   论言苦飘扬,形势犹仓黄。   起来立泥涂,一笑褰衣裳。   遗书宛在架,吾道终未亡。   七月十三夜用灯牌字韵凑成一诗与诸宾一笑   赤壁当年赋子虚,西风忽复到菰蒲。   蟾蜍影里千秋鉴,蟋蟀声中七月图。   诗思飘飘入云汉,歌声隐隐动江湖。   万家箫鼓连灯火,见说来年此事无。   妻第一百四十三   结发为妻子,仓皇避乱兵。   生离与死别,回首泪纵横。   妻子第一百四十六   妻子隔绝久,飘飖若埃尘。   漠漠世间黑,性命由他人。   妻子第一百四十七   世乱遭飘荡,飞藿共徘徊。   十口隔风雪,反畏消息来。   气慨   气概如虹俺得知,留吴那肯竖降旗。   北人不解欺心语,正恐南人作浅窥。   钱新班弟   送君天上去,当户理瑶琴。   万里白鸥远,千山黄叶深。   江空行路影,日暮倚门心。   若见西湖雪,霸桥人正吟。   遣兴   一落颠崖不自由,春风相对说牢愁。   稚驴黑月光中吼,饥鼠青灯影下游。   岂料乾坤成堕甑,始知身世是虚舟。   遥怜海上今尘土,前代风流不肯休。   遣兴   东风吹草日高眠,试把平生细问天。   燕子愁迷江右月,杜鹃声破洛阳烟。   何从林下寻元亮,只向尘中作鲁连。   莫笑道人空打坐,英雄收敛便神仙。   勤王第五十三   出师亘长云,尽驱诣阙下。   首唱恢大义,垂之俟来者。   清江何汉英再见于空同读欧阳先生诗感慨为赋   采芝云满山,采檗瀑垂涧。   当年有清徽,为寄南来雁。   雁去人已逝,岁月剨云晏。   流水失声音,西河老忧患。   往日志士悲,穷途行子惯。   君为梁宋游,我复江汉宦。   十年耿相逢,千里欠一盼。   玄机寄糟粕,美疢堕刍豢。   赠子归东方,聊荐吴兴苋。   庆罗氏祖母百岁   丽日萱花照五云,升堂风采见乾淳。   蓬莱会上逢王母,婺女光中见老人。   雨露一门华发润,江山满座彩衣新。   只将千载苓为寿,更住人间九百春。   求客   眼看铜驼燕雀羞,东风花柳自皇州。   白云万里易成梦,明月一间都是愁。   男子铁心无地着,故人血泪向天流,   鸡鸣曾脱函关厄,还有当年此客不。   去年十月九日余至燕城今周星不报为赋长句   君不见常山太守骂羯奴,天津桥上舌尽刳。   又不见睢阳将军怒切齿,三十六人同日死。   去冬长至前一日,朔庭呼我弗为屈。   丈夫开即见胆,竟谓生死在顷刻。   赭衣冉冉生苍苔,书云时节忽复来。   鬼影青灯照孤坐,梦啼死血丹心破。   只今便作渭水囚,食粟已是西山羞。   悔不当年跳东海,空有鲁连心独在。   去镇江第五十八   京口流江航,穷途仗神道。   萧条向水陆,云雨白浩浩。   人日   今年为蛇年,此日是人日。   江右一龙钟,山中旧占毕。   独坐守太玄,一笑发狂疾。   悠悠王正意,衰涕感麟笔。   壬午   忆昔三月朔,岁在火鼠乡。   朝登迎銮镇,夜宿清边堂。   于时坌飙雾,阳精暗无芒。   胡羯犯彤宫,犬戎升御床。   惨淡铜驼泣,威垂朱鸟翔。   我欲疏河岳,借助金与汤。   吾道率旷野,绕树空徬徨。   慷慨抚鳌背,艰关出羊肠。   扶日上天门,随云拜东皇。   我逖誓兴晋,郑畋义扶唐。   人谋岂云及,天命不于堂。   泗水沉洛鼎,蓟丘植汶篁。   瑶宫可敦后,玉陛单于王。   革命旷千古,被发绵八荒。   海流忽西注,天旋俄右方。   嗟予俘为馘,万里劳梯航。   秋风上瓯脱,夜雪卧桁杨。   南冠郑大夫,北窖苏中郎。   龙蛇共窟穴,蚁虱连衣裳。   周旋溲勃间,宛转沮洳场。   漠漠苍天黑,悠悠白日黄。   风埃满沙漠,岁月稔星霜。   地下双气烈,狱中孤愤长。   唯存葵藿心,不改铁石肠。   断舌奋常山,抉齿厉睢阳。   此志已沟壑,馀命终岩墙。   夷吾不可作,仲连久云亡。   王衍劝石勒,冯道朝德光。   末俗正靡靡,横流已汤汤。   馀子不足言,丈夫何可当。   如皋   雄狐假虎之林皋,河水腥风接海涛。   行客不知身世险,一窗春梦送轻舠。   入山即事   江流风虢虢,云薄雨丝丝。   上马忙呼繖,巡檐静看棋。   露天厨作泞,沙地水生池。   秉烛留前夕,兹游更绝奇。   入狱第九十九   阴房鬼火青,白日亦寂寞。   自非旷士怀,居人莽牢落。   入狱第一百   天黑闭春院,今如置中兔。   人间夜寥阒,永日不可暮。   入狱第一百三   眼前列杻械,熊挂玄蛇吼。   夜看丰城气,朝光入甕牖。   入狱第一百四   徘徊虎穴上,吾道正羁束。   落日将何如,清文动哀玉。   入狱第一百一   行行见羁束,斯人独憔悴。   欲觉闻晨钟,青灯死分翳。   入浙东   厄运一百日,危机九十遭。   孤踪落虎口,薄命付鸿毛。   漠漠长淮路,茫茫巨海涛。   惊魂犹未定,消息问金鳌。   山中   沧洲棹影荻花凉,欸乃一声江水长。   赖有莼风堪斫脍,便无花月亦飞觞。   山中世已惊东晋,席上人多赋晚唐。   何处鱼羹不可饭,蚤拚泉石入膏肓。   山中   烟云开窈缈,荆棘剪离披。   蜡屐上下齿,竹枝长短词。   半山江色透,独树午阴迟。   世上儿孙老,有人犹看棋。   山中   倏忽当年遇,蒙茸几度披。   水霞明画卷,草树幻骚词。   鸟过目不瞬,江流意自迟。   世人空黑白,一色看坡棋。   山中呈聂心远诸客   谁入山来问野舟,一篙花外渡深流。   小颦风树蹁跹鹤,浅约湍沙浩荡鸥。   湖上有时思洛社,人间何处不滁州。   徘徊才是黄昏候,短笛先催月上楼。   山中呈聂心远诸客   黄叶婆娑上钓舟,唤回旧梦到江流。   多情政自怜樯燕,两鬓终当付野鸥。   未说离怀向南浦,须知诗意在夔州。   朔风昨夜吹沙急,早觉寒声战玉楼。   山中泛舟觞客   便作乘槎客,萧萧骨发清。   尊前山月过,笛里水风生。   半夜鱼龙沸,三秋河汉明。   雪堂眠二客,梦与白鸥盟。   山中感兴三首   载酒之东郊,东郊草新绿。   一雨生江波,洲渚失其足。   青春岂不惜,行乐非所欲。   采芝复采芝,终朝不盈掬。   大风从何来,奇响振空谷。   我马何玄黄,息我西山麓。   山中感兴三首   山中有流水,霜降石自出。   骤雨东南来,消长不终日。   故人书问至,为言北风急。   山深人不知,塞马谁得失。   挑灯看古史,感泪纵横发。   幸生圣明时,渔樵以自适。   山中感兴三首   桃花何夭夭,杨柳何依依。   去年白鸟集,今年黄鹄飞。   昔为江上潮,今为山中云。   江上潮有声,山中云无情。   一年足自念,况复百年长。   但存松柏心,天地真茫茫。   山中和韵   白扇挥残暑,青鞋踏嫩晴。   花床寻小隐,石鼎引长鸣。   纱帽有时去,酒壶惟意倾。   山僧痴与坐,闲却瘦弥明。   山中即事   山中方雨笠,天外忽晴丝。   夕钓江澄练,春行路布棋。   乾坤供俯仰,岁月任差池。   有酒如渑在,何妨日问奇。   山中立夏用坐客韵   归来泉石国,日月共溪翁。   夏气重渊底,春光万象中。   穷吟到云黑,淡饮胜裙红。   一阵弦声好,人间解愠风。   山中六言三首   两两渔舟摇下,双双紫燕飞回。   流水白云芳草,清风明月苍苔。   山中六言三首   鹤外竹声簌簌,座边松影疏疏。   夜静不收棋局,日高犹卧纱厨。   山中六言三首   风暖江鸿海燕,雨晴檐鹊林鸠。   一段青山颜色,不随江水俱流。   山中谩成柬刘方斋   东风解冻出行嬉,一哄烟尘隔翠微。   自有溪山真乐地,从来富贵是危机。   二三辈行惟须醉,多少公卿未得归。   明日主人酬一座,小船旋网鳜鱼肥。   山中偶成   白鹤飞来牵我衣,东风吹我下渔矶。   当年只为青山误,直草君王一诏归。   山中小集   江山闲胜赏,万户不须留。   客醉客多事,吾诗吾自酬。   夕风吹绛蜡,春色漾黄流。   宾从归来夜,滁翁无此游。   山中载酒用萧敬夫韵赋江涨   拍拍春风满面浮,出门一笑大江流。   坐中狂客有醉白,物外闲人惟弈秋。   晴抹雨妆总西子,日开云暝一滁州。   忽传十万军声至,如在浙江亭上游。   山中再次胡德昭韵   不将颜色汗黄金,落得灞桥驴上吟。   是处江山生酒兴,满天风雪得梅心。   觥筹堂里春声沸,灯火林皋夜色深。   山中再次胡德昭韵   人世可能行乐耳,重游不用卜晴阴。   人生柳絮斗坚牢,过眼春光欢伯劳。   蜀道谩传千古险,庐山方许一人高。   山中再次胡德昭韵   眼前见赤徒妨道,耳后生风未当豪。   明月芦花随处有,扁舟自在不须篙。   曾见尊前此客哉,笑携麈尾拂莓苔。   山中再次胡德昭韵   水边飞雁年年见,湖上新亭日日来。   酹菊醉馀披草坐,探梅吟罢带花回。   北崖尚被刚风隔,笑按匆匆上马杯。   山中自赋  □□□□□□□,门外苍松一水修。   不必清高逼巢许,只教潇洒胜由求。   空花自满三千界,老树相看五百秋。   坐有鹰扬人物在,怕牵昨梦上渔舟。   珊瑚吟   南方有珍禽,鸣声天下奇。   毛羽黑如漆,两脸凝璚脂。   燕赵佳公子,笼槛以自随。   童子重丁宁,饮食必以时。   将献上林苑,来巢万年枝。   待之岂少恩,不免加絷维。   珊瑚真珊瑚,碎琢良自悲。   中原寒气深,风土非所宜。   上巳   昔自长淮树去帆,今从燕蓟眺东南。   泥沙一命九分九,风雨六年三月三。   地下故人那可作,天涯游子竟何堪。   便从饿死伤迟暮,面对西山已发惭。   上元怀旧   禁门三五金吾夜,回首青春忽二毛。   池上昔陪王母宴,斗中今直贵人牢。   风生江海龙游远,月满关山鹤唳高。   梦到钧天灯火闹,依然彩笔照宫袍。   上塚吟   余昔从君时,上堂拜姑嫜。   相携上祖塚,岁时持酒浆。   姑嫜相继没,马鬣不在乡。   共君瓯盂饭,清涕流襦裳。   君贫初赴官,有家不得将。   妾无应书儿,松梵槚自成行。   君别不复归,岁月何茫茫。   长安拥朱绶,执雁事侯王。   岂无一纸书,道路阻且长。   年年酹寒食,妾心良自伤。   君家旧巾栉,至今袭且藏。   谅君霜露心,白首遥相望。   社稷第一   南极连铜柱,煌煌太宗业。   始谋谁其间,风雨秋一叶。   沈颐家   孤舟霜月迥,晓起入柴门。   断岸行簪影,荒畦落履痕。   江山浑在眼,宇宙付无言。   昨夜三更梦,春风满故园。   生朝   客中端二日,风雨送牢愁。   昨岁犹潘母,今年更楚囚。   田园荒吉水,妻子老幽州。   莫作长生祝,吾心在首丘。   生日   忆昔闲居日,端二逢始生。   升堂拜亲寿,抠衣接宾荣。   载酒出郊去,江花相送迎。   诗歌和盈轴,铿戛金石声。   于时果何时,朝野方休明。   人生足自乐,帝力无能名。   譬如江海鱼,与水俱忘情。   讵知君父恩。天地同生成。   旄头忽堕地,氛雾迷三精。   黄屋朔风卷,园林杀气平。   四海靡所骋,三年老于行。   宾僚半荡覆,妻子同飘零。   无几哭慈母,有顷遭溃兵。   束兵献穹帐,囚首送空囹。   痛甚衣冠烈,甘于鼎镬烹。   死生久已定,宠辱安足惊。   不图坐罗网,四见槐云青。   朱颜日复少,玄发益以星。   往事真蕉鹿,浮名一草萤。   牢愁写玄语,初度感骚经。   朝登蓬莱门,暮涉芙蓉城。   忽复临故国,摇摇我心旌。   想见家下人,念我涕为倾。   交朋说畴昔,惆怅鸡豚盟。   空花从何来,为吾舞娉婷。   莫道无人歌,时鸟不可听。   达人贵知命,俗士空劳形。   吾生复安适,拄颊观苍冥。   生日和聂吉甫   青蒲花未老,黄竹笋初生。   细味诗工部,闲评字率更。   大江流日影,时鸟说春荣。   共作千年计,身谋政自轻。   生日和谢爱山长句   寓形落落大块间,嘘吸一气自往还。   桑弧未了男子事,何能局促甘囚山。   昔年此日作初度,宾客如云剧欢舞。   今年避影却闭门,捧觞自寿白头母。   故人忆我能远来,虹光满袖生琼瑰。   一杯相属慰岑寂,使我发笑愁颜开。   簸扬且听箕张口,丈夫壮气须冲斗。   夜阑拂剑碧光寒,握手相期出云表。   生日山中和萧敬夫韵   山深不用结凉棚,风起江苹暑气轻。   处士林泉自今古,男儿弧矢付豪英。   客来不必笼中羽,我爱无如橘里枰。   一任苍松栽十里,他年犹见茯苓生。   生日谢朱约山和来韵   元丰五年正月日,洛中耆英佳话出。   当时韩公七十九,欢噱赓酬老吟笔。   伟然冠剑照孔鸾,鲐背鸠杖蒲轮安。   韩公而下文宽夫,相高以寿不以官。   洛尘已随流水急,云仍相逢松下石。   顾我行辈真我来,兼谟故事强安排。   约对青山共长久,醉歌要赛滁州守。   愿随后社著深衣,阑风伏雨从是非。   便令携樽西墅去,山花山鸟为歌舞。   招招瑶母来庭闱,拍手共笑偷桃儿。   吾山陂陀白云满,猿鹤司我北门管。   紫霞隔断鸡犬声,下有琥珀滋长龄。   向来福地七十二,此亦清高仙地位。   朝游崑崙暮崆峒,驾风鞭霆迎我公。   丹崖翠壁千万丈,与公上上上上上。   声苦   万死奔波落一生,飘零淮海命何轻。   近来学得赵清献,叫苦时时数十声。   十二月二十日作   家国衰千古,星霜忽一周。   黄沙漫故道,白骨委荒丘。   许远死何晚,李陵生自羞。   南来冠不改,吾且任吾囚。   石港   王阳真畏道,季路渐知津。   山鸟唤醒客,海风吹黑人。   乾坤万里梦,烟雨一年春。   起看扶桑晓,红黄六六鳞。   石楼   晓色重帘卷,春声叠鼓催。   长垣连草树,远水照楼台。   八境烟浓淡,六街人往来。   平安消息好,看到岭头梅。   石三峰为示十字云昔日乘龙贵今朝汗马劳为足六句   云低昏海日,风急沸洪涛。   昔日乘龙贵,今朝汗马劳。   纨绮污尘土,珠玉委蓬蒿。   若作凄然赋,吾将仆命骚。   使北   自说家乡古相州,白麻风旨出狂酋。   中书尽出降元表,北渡黄河衣锦游。   使北   至尊驰表献燕城,肉食那知以死争。   当代老儒居首揆,殿前陪拜率公卿。   使北   江南浪子是何官,只当空庐杂剧看。   拨取公卿如粪土,沐猴徒自辱衣冠。   使北   公子方张奉使旗,行行且尼复何为。   似闻倾尽黄金坞,辛苦平生只为谁。   使北   廷争堂堂负直声,飘零沙漠若为情。   程婴存赵真公志,赖有忠良壮此行。   使北   初修降表我无名,不是随班拜舞人。   谁遣附庸祈请使,要教索虏识忠臣。   使北   客子漂摇万里程,北征情味似南征。   小臣事主宁无罪,只作幽州谪吏行。   使北   使旃尽道有回期,独陷羁臣去牧羝。   小尔含沙浑小事,白云飞处楚天低。   使风   渺渺茫茫远愈微,乘风日夜趁东归。   半醒半困模糊处,一似醉中骑马飞。   世事   世事孤鸿外,人生落日西。   棋淫诗兴薄,书倦梦魂迷。   汩汩驰还坐,悠悠笑即啼。   一真吾自得,开眼总筌蹄。   寿朱约山八十三岁   八十馀翁雪满颠,深衣大带耳垂肩。   磻溪回首今三载,绛县论心又十年。   归去来兮真富贵,美哉寿也活神仙。   门前燕雀纷如雨,愧我白云深处眠。   寿朱约山八十韵   翠袖琼楼八十翁,平安晓宇看孤鸿。   五湖图里添彭祖,南极光中约祝融。   日日青山醉春色,年年黄菊饱西风。   鹰扬但愿无施处,臣老婆娑一钓蓬。   书汪水云诗后   南风之薰兮琴无弦,北风其凉兮诗无传。   云之汉兮水之渊,佳哉斯人兮水云之仙。   暑布送王廷举用萧敬夫韵   平生凉薄资,埏陶误大窰。   谁知此石怪,愈沃乃愈焦。   崑崙织火鼠,顿易鹑衣飘。   荣我丝苏附,免此蒲柳凋。   服之雪漫白,长袂风摇摇。   表之以雾縠,缘之以烟绡。   振衣从姬满,佩玉游西瑶。   暑布送王廷举用萧敬夫韵   高人不烟火,跳出天地窰。   掀然立千仞,块视金与焦。   香袂拂雪冷,紫髯逐风飘。   摩挲云冥树,凯随群卉凋。   但知仙骨轻,不学倒影摇。   人间尽描貌,妙不在生绡。   揭斗斟天浆,霞衣却琼瑶。   鼠第一百四十二   萱草秋已死,岁暮有严霜。   落日渭阳明,涕泪溅我裳。   睡起   空堂孤影起闻鸡,风起高楼鼓角悲。   江海无情游子倦,岁年如梦美人迟。   平生管鲍成何事,千古夷齐在一时。   坐久日斜庭木落,浮云灭没漏朝曦。   思方将军   始兴溪子下江淮,曾为东南再造来。   如虎如熊今固在,将军何处上金台。   思故乡第一百五十六   天地西江远,无家问死生。   凉风起天末,万里故乡情。   思蒲塘   扬旌来冉冉,卷旆去堂堂。   恨我飞无翼,思君济有航。   麒麟还共处,熊虎已何乡。   南国应无恙,中兴事会长。   思小村   春云惨惨兮春水漫漫,思我故人兮行路难。   君辕以南兮我辕以北,去日以远兮忧不可以终极。   蹇予马兮江皋,式燕兮以游遨。   念我平生兮君郁陶。在师中兮岂造次之可离,   忠言不闻兮思君忸怩。毫厘之差兮天壤易位,   驷不及舌兮脐不可噬。思我故人兮怀我亲,   怀我亲兮思故人。怀哉怀哉,   不可忍兮不如速死。慨百年之未半兮,   胡中道而遄止。鲁连子兮义不帝秦,   负玄德兮羽不名为人。委骨草莽兮时乃天命,   自古孰无死兮首丘为正。我行我行兮梦寐所思,   故人望我兮胡不归,胡不归。   思则堂先生   白须老子宿招提,香积厨边供晚炊。   借问鱼羹何处少,北风安得似南枝。   四月八日   今朝浴佛旧风流,身落山前第一州。   赣上瑶桃俄五稔,海中玉果已三周。   人生聚散真成梦,世事悲欢一转头。   坐对薰风开口笑,满怀耿耿复何求。   送曹倅岩山官满归里   春陵光霁落苍苔,葛水神仙立翠槐。   万里云霞麒骥路,三年风月凤凰台。   兴同老子复不浅,歌曰先生归去来。   庾岭梅花开渐遍,一枝就与寄蓬莱。   送曹大著知广德军   暂屈瀛州客,来临汭水民。   山川归史记,岳牧属词人。   馆舍朋簪旧,都门祖帐新。   儒林官可纪,何止吏称循。   送河间晁寺丞   公孙富文墨,名字世多知。   谈笑取高第,弦歌当此时。   临河薪石费,近塞茧丝移。   缓急当愁此,看君有所为。   送吉州陈守解任   美人策良马,弭节螺江湄。   岁年忽晼晚,桃李已成蹊。   遥遥一水间,复复东与西。   晴川夹修杨,行舟何能维。   朱凤翔海山,层汉扬音徽。   高冈有梧桐,驾言览朝晖。   赠君以白云,白云不我持。   赠君以明月,明月不我携。   白云与明月,远道相追随。   送刘其发入蜀   秋风凄已寒,蜀道阻且长。   虎狼伏原野,欲济川无梁。   客从何处来,云我之西方。   萧萧骕骦鸣,熠熠湛卢光。   昔时荣华地,今为争战场。   将军扬天戈,壮士发戎行。   江南有羁鸟,悠悠怀故乡。   驾言与子游,云天何茫茫。   送人往湖南   雁拖秋月洞庭边,客路凄凉野菊天。   云隔酒尊横北海,风吹诗史落西川。   夜深鬼火千山雪,春后鹃花一树烟。   为我祝融峰上看,朝暾白处礼蓬仙。   送三山林溶孙归省   束书游京师,孤云瞻太行。   辞归慕何蕃,舍养殊欧阳。   山林乾坤静,菽水日月长。   好味诸公诗,胜读寒泉章。   送行中斋三首   秋风晚正烈,客衣早知寒。   把衣不能别,更尽此日欢。   出门一万里,风沙浩漫漫。   岂无儿女情,为君思汍澜。   百年有时尽,千载无馀观。   明明君臣义,公独为其难。   愿持丹一寸,写入青琅玕。   会有抚卷人,孤灯起长叹。   送行中斋三首   神龙荡失水,驯扰终未得。   威凤虽在薮,肯顾鸡鹜食。   所以古之人,受变心不易。   毫鼎已迁周,西山竟肌瘠。   豫子身自漆,长弘血成碧。   何尝怨废兴,而或二心迹。   坚白不在缁,羔裘良自惜。   此谊公素明,俗见或未识。   送赵王宾三首   懒从原上访桃花,又不青门去种瓜。   传得神仙蝉蜕法,君如觅我问烟霞。   送朱制干象祖   一官聱漫任如何,屡疏笺天气不磨。   宋祚万年陈大计,周图五字订前讹。   重寻范老忧时箸,旁竖文公卫道戈。   投匦近年殊不少,有人说似此君麽。   送卓大著知漳州   蓬山隔风雨,芸观司阳秋。   厌作承明直,出为漳逋游。   问俗便桑梓,过家拜松楸。   锦堂事相俪,棠舍阴易留。   何来澜蠡间,何物辄负舟。   翻覆十年事,行止随坎流。   倘来岂不再,迟取终无尤。   太守执此往,邦人庶其瘳。   昔予援西铭。期子以前修。   愿觌弘济学,四海放一舟。   苏刘义第四十三   骅骝事天子,龙怒拔老湫。   鼓枻视青旻,烈风无时休。   苏州第五十四   嵯峨阊门北,朱旗散广川。   控带莽悠悠,惨淡陵风烟。   苏州洋   一叶漂摇扬子江,白云尽处是苏洋。   便如伍子当年苦,只少行头宝剑装。   宿高唐州   早发东阿县,暮宿高唐州。   哲人达几微,志士怀隐忧。   山河已历历,天地空悠悠。   孤馆一夜宿,北风吹白头。   宿山中用前韵   南山之隩北山阳,羽扇轻风共影双。   画桨菰蒲明月笛,青灯蟋蟀白云窗。   半生游子成行债,一夜佳人作别腔。   倚钓重来此簑笠,梅花十里雪空江。   岁祝犁单阏月赤奋若日焉逢涒滩遇异人指示以大光明正法于是死生脱然若遗矣作五言八句   谁知真患难,忽悟大光明。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   功名几灭性,忠孝大劳生。   天下惟豪杰,神仙立地成。   孙粟第一百二十一   故人有孙宰,义均骨肉地。   连为粪土丛,挥手洒衰泪。   唆都   虎牌氈笠号公卿,不直人间一唾轻。   但愿扶桑红日上,江南匹士死犹荣。   所怀   英英香蕙莹朝华,收拾东风作一家。   燕语莺啼春又夏,灯花剔尽暗窗斜。   所怀   世途嗟孔棘,行役苦期频。   良马比君子,清风来故人。   相看千里月,空负一年春。   便有桃源路,吾当少避秦。   所怀   万里青山两鬓华,老臣无国又无家。   乾坤局促笼中鸟,风雪飘零粪上花。   岁晚江空人已逝,天寒日短路何赊。   书生不作网常计,闻是东门已种瓜。   所怀   予自皋亭山为北所留,深悔一出之误。   闻故人刘小村、陈蒲塘引兵而南,流涕不自堪。   只把初心看,休将近事论。   誓为天出力,疑有鬼迷魂。   明月夜推枕,春风昼闭门。   故人万山外,俯仰向谁言。   太白楼   高城蘸云根,聊可慰心迹。   长风万里来,如对骑鲸客。   监州好事者,树此楼与石。   隆鼻号金仙,更长漫嗟惜。   太白楼   扬子江心第一泉,南金来此铸文渊。   男儿斩却楼兰首,闲品茶经拜羽仙。   泰和   书生曾拥碧油幢,耻与群儿共竖降。   汉节几回登快阁,楚囚今度过澄江。   丹心不改君臣谊,清泪难忘父母邦。   惟有乡人知我瘦,下帷绝粒坐蓬窗。   泰州   羁臣家万里,天目鉴孤忠。   心在坤维外,身游坎窞中。   长淮行不断,苦海望无穷。   晚鹊传佳好,通州路已通。   叹世道第一百九十二   古来遭丧乱,丈夫多英雄。   悠悠委薄俗,岂非吾道东。   桃源道中   漠漠地千里,垂垂天四围。   隔溪胡骑过,傍草野鸡飞。   风露吹青笠,尘沙薄素衣。   吾家白云下,都伴北人归。   桃源县   清野百年久,中原千里赊。   火烟新聚落,山水旧生涯。   种麦十数亩,诛茅千百家。   我来行正倦,何处觅桃花。   题碧落堂   大厦新成燕雀欢,与君聊此共清闲。   地居一郡楼台上,人在半空烟雨间。   修复尽还今宇宙,感伤犹记旧江山。   近来又报秋风紧,颇觉忧时鬓欲斑。   题陈国秀小园   席地自乾坤,半树阅今古。   池馆岂不宽,每换牡丹主。   园公非陇傭,独捎占春风。   弄影不在多,臭香知乃翁。   题陈国秀小园   长鹤展轻翮,远栖松桂林。   故宇入清梦,盘盘亦苦心。   中林风月赊,十亩团幽阴。   林下有奇士,绕树从之吟。   题陈正献公六梅亭   相府亭前梅六株,四围香影护琴书。   月华犹带玉堂色,风味曾分金鼎馀。   五柳门前空寂寞,三槐堂上竟萧疏。   惟渠不变凌霜操,千古风标只自如。   题楚观楼   西风吹感慨,晓气薄登临。   半壁楚云立,一川湘雨深。   乾坤横笛影,江海倚楼心。   遗恨飞鸿外,南来访远音。   题得鱼集史评   男儿生作事,豪杰死留名。   天运常相禅,江流自不平。   百年多险梦,千古有闲评。   诸父渊源在,吾犹及老成。   题高君宝绀泉   渟渟岩下泓,澄碧落梧影。   寒瑶披清飙,残月照濎濙。   俯渊测浮云,流日荡苕颖。   向来沧浪歌,孺子不可诇。   载沾衣上尘,怀古意深永。   招招素心人,相期发深省。   题古磵   市腰石有千年磵,石眼泉无一日乾。   天下苍生应有望,不知龙向此中蟠。   题黄冈寺次吴履斋韵   长江几千里,万折必归东。   南浦惊新雁,庐山隔晚风。   人行荒树外,秋在断芜中。   何日洗兵马,车书四海同。   题静山   地得一以宁,凝然者卷石。   嵁岩及培塿,异形不异质。   古之能定者,悟此为一极。   春荣秋以悴,一岁百态出。   鸟鸣花落句,此意谁与诘。   所以尼丘人,仁智不废一。   万象此纬经,死灰彼何物。   明发此乎游,参入观水术。   题罗次说竹岩摘藁   游子西南来,出门道何悠。   文章会有用,意气轻身谋。   纷纷食粱肉,藜藿当其忧。   君看百川水,何处不东流。   题毛霆甫诗集   英英白云,在涧之濆。   彼美人兮,其德孔纯。   题毛霆甫诗集   英英白云,在涧之阿。   彼美人兮,其思孔多。   题毛霆甫诗集   白云英英,涧水泱泱。   彼美人兮,硕大且昌。   题梅尉诗轴   乃翁圣俞君,瑰辞灿琳琅。   吾乡欧阳子,逸韵谐宫商。   人物雄中原,园囿盛洛阳。   醲郁追皇风,诡怪抑晚唐。   云仍四方志,生长百战场。   忧国杜少陵,感兴陈子昂。   我亦青原人,君遗明月光。   掩卷不能和,握手谈肝肠。   题凝祥观   前路风尘走且僵,我来一日此徜徉。   欧公自是游嵩观,迂叟原非过太行。   始信神仙还有国,不知蛮触是何乡。   世间如此纷纷者,赢得山林作道场。   题彭小林诗稿   晚识宗文忆浣花,删馀今见雅名家。   牙签料理西风读,共笑钟山说老鸦。   题苏武忠节图   忽报忠图纪岁华,东风吹泪落天涯。   苏卿更有归时国,老相兼无去后家。   烈士丧元心不易,达人知命事何嗟。   生平爱览忠臣传,不为吾身亦陷车。   题苏武忠节图   独伴羝羊海上游,相逢血泪向天流。   忠贞已向生前定,老节须从死后休。   不死未论生可喜,虽生何恨死堪忧。   甘心卖国人何处,曾识苏公义胆不。   题苏武忠节图   漠漠愁云海戌迷,十年何事望京师。   李陵罪在偷生日,苏武功成未死时。   铁石心存无镜变,君臣义重与天期。   纵饶夜久胡尘黑,百炼丹心涅不缁。   题滕王阁   五云窗户瞰沧浪,犹带唐人翰墨香。   日月四时黄道阔,江山一片画图长。   回风何处抟双雁,冻雨谁人驾独航。   回首十年此漂泊,阁前新柳已成行。   题王声甫松坡樵苦唱后   倚柯睨苍髯,短簑挟风雨。   谈道谁我知,对弈者其侣。   狂吟发悲调,谷鸣相律吕。   扊扅岂不怨,宁售大夫股。   长镵斸仙苓,获薪为吾煮。   题吴城山   龙行人鬼外,神在地天间。   彭蠡石砮出,洞庭商舶还。   秋风黄鹄阔,春雨白鸥闲。   云际青如粟,河流接海山。   题宣州叠嶂楼   初日照高楼,轻烟在疏树。   峨峨远岫出,泯泯清江去。   檐隙委残籀,屋隅连宿莽。   荟蔚互低昂,熹微分散聚。   城郭谅非昔,山川俨如故。   童鬓已零落,姝颜慰迟莫。   沈沈澹忘归,欲归重回顾。   题宣州推官厅览翠堂   都官自楚产,文采光陆离。   当年从事君,如与山川期。   岁月忽已遒,天球落尘土。   岂曰无嘉宾,过者不我顾。   谁令赤城子,发坎出方珉。   灵物必复见,其见乃以人。   回视城南端,飞甍俯苍蒨。   物理有屈伸,流峙岂云变。   寥寥南楼月,至今有遐音。   千年一邂逅,共调风中琴。   亦欲结方轨,揽茝事幽寻。   行行且言迈,踟蹰思何深。   题玄潭观雪浪阁用诚斋韵   弃官学道勾山许,学到至人本无怒。   赤子(左角右戢)(左角右戢)如鱼头,不堪妖孽腥上流。   钳键长潭铁树立,摩挲穹石宝剑湿。   当时岂忍如是观,毒流不可开眼看,   英风凛凛万古寒。   题延真罗道士玉涧   双双夹方流,知有至妙蕴。   山石发清晖,草木得馀涧。   泉源皆宝气,樵牧骇潜蜃。   仙翁独危坐,华池养水性。   神泽温而栗,骨峭老益劲。   苔矶枕泓碧,时有鱼出听。   糜琼饭潺湲,冲淡意无朕。   题颜景彝八窗玲珑   我闼无纖埃,风日自清好。   面面有芙蓉,何如交翠草。   题颜景彝八窗玲珑   吾闻开十牖,不及一户明。   泰宇有天光,八荒尽夷庚。   题郁孤台   城郭春声阔,楼台昼影迟。   并天浮雪界,盖海出云旗。   风雨十年梦,江湖湖城思。   倚阑时北顾,空翠湿朝曦。   题曾氏连理本   皇后嘉树生僪佹,四衢五衢合一轨。   德泽纯洽八方一,乘木而王固如此。   大明香琴橘,贞观玉华李。   一时图传传奇观,荣华过眼转九易。   惟有武城宅前树,不知何年己连理。   从来县官不以闻,武城子孙世专美。   人言协气薰嘉生,此家孝友陶协气。   朱门多少锁乔木,百年瞬息滋一渭。   焉得鼎鼎为轮囷,受命不迁相曾氏。   传闻此木更八世,方遇麻阳大夫记。   麻阳又几年,却入青螺地舆志。   比来彻当路,表名连瑞里。   有日捧图上,嘉禾灵草共青史。   物生隐显殆有时,展如之人亦应尔。   楩楠杞梓离奇生继此,庐陵城北不止称三瑞。   题张景召簿尉梅墅并饯入南   唤醒三影燕支魂,一枝半树专黄昏。   江南暗香郁不住,霜风吹入罗浮村。   疏枝不入辋川画,暗香不到东山棋。   云阶一枕梨花梦,参横月落无人知。   题钟圣举积学斋   东家筑黄金,西家列珊瑚。   叹此草露晞,良时聊斯须。   古人重孜孜,殖学乃菑畲。   彼美不琢雕,椟中竟何如。   空同白云深,君子式其庐。   棐几照初阳,垂签动凉嘘。   方寸起岑楼,一勺生龙鱼。   辰乎曷来迟,竞诸复竞诸。   题周山甫锦绣段   客从西北来,遗我锦绣段。   上有双凤凰,文彩何灿灿。   置之箧笥中,岁月亦已宴。   天孙顾七襄,雷电下河汉。   凤凰忽飞去,遽然失把玩。   贫家机杼寒,秋虫助予叹。   天下赵   皇王著姓复炎图,此是中兴受命符。   独向迎鸾呈瑞字,为言艺祖有灵无。   铁错   貔貅十万众,日夜望南辕。   老马翻迷路,羝羊竟触藩。   武夫伤铁错,达士笑金昏。   单骑见回纥,汾阳岂易言。   汀州第六十五   雷霆走业锐,斧钺下青冥。   江城今夜客,惨淡飞云汀。   听罗道士琴   断崖千仞碧,下有寒泉落。   道人挥丝桐,清风转寥廓。   飘飘襟袂举,冰纨不禁薄。   紫烟护丹霞,双舞天外鹤。   听罗道士琴   吾闻泗滨磬,暗含角与徵。   又闻天乐泉,净洗筝笛耳。   如何碧一泓,乃此并二美。   蓝田沧海意,请问玉溪子。   脱京口·出隘难   袖携匕首学衔枚,横渡城关马欲猜。   夜静天昏人影散,北军鼾睡正如雷。   脱京口·出门难   罗刹盈庭夜色寒,人家灯火半阑珊。   梦回跳出铁门限,世上一重人鬼关。   脱京口·出巷难   不时徇铺路纵横,小队戎衣自出城。   天假汉儿灯一炬,旁人只道是官行。   脱京口·绐北难   百计经营夜负舟,仓皇谁趣渡瓜洲。   若非绐虏成宵遁,哭死界河天地愁。   脱京口·得船难   经营十日苦无舟,惨惨椎心泪血流。   渔父疑为神物遣,相逢扬子大江头。   脱京口·得风难   空中哨响到孤蓬,尽道江河田相公。   神物自来扶正直,中流半夜一帆风。   脱京口·定变难   老兵中变意差池,仓卒呼来朽索危。   若使阿婆真一吼,目生随后悔何追。   脱京口·定计难   南北人人苦泣岐,壮心万折誓东归。   若非斫案判生死,夜半何人敢突围。   脱京口·候船难   待船三五立江干,眼欲穿时夜渐阑。   若使长年期不至,江流便作汨罗看。   脱京口·谋人难   一片归心似乱云,逢人时漏话三分。   当时若也私谋泄,春梦悠悠郭璞坟。   脱京口·入城难   轻身漂泊入銮江,太守欣然为避堂。   若使闭城呼不应,人间生死路茫茫。   脱京口·上岸难   岸行五里入真州,城外荒荒鬼也愁。   忽听路人嗟叹说,昨朝哨马到江头。   脱京口·上江难   蒙冲两岸夹长川,鼠伏孤蓬棹向前。   七里江边惊一喝,天教潮退阁巡船。   脱京口·踏路难   烟火连甍铁甕关,要寻间道走江干。   何人肯为将军地,北府老兵思汉官。   脱京口·望城难   自来百里半九十,望见城头路愈长。   薄命只愁追者至,人人摇桨渡沧浪。   挽高邮守晏桂山   淮南已仙去,桂树郁青青。   五马贤声望,三丞旧典刑。   邦人多感叹,诸老半凋零。   何日持鸡酒,伤心请葬铭。   挽龚用和   结屋南陵三十秋,田园旧隐隔江流。   鄜州避乱杜工部,下泽乘车马少游。   名利无心付隍鹿,诗书有种出烟楼。   长淮清野难归玉,魂魄犹应恋故丘。   挽湖守吴西林   凛凛千军笔,堂堂一面威。   荆流春浪涌,峡树莫云飞。   素壁琴犹在,中桥鹤不归。   剑亭遗迹古,丰石照山辉。   挽湖守吴西林   倾盖岁年晚,相知江海深。   春天思北树,夜雨话西林。   五岭生前梦,中原地下心。   英雄凋落尽,慷慨一沾襟。   挽黎致政   楚峰天地阔,四世百年家。   鹤发垂袍叶,龙孙上榜花。   诗书新雨露,松柏老烟霞。   白马苍山路,斯人忽已遐。   挽李制帅二首   上下荆淮剑气雄,进担全蜀凛英风。   将坛歃血金汤志,白腹填天竹帛功。   治法征谋关世道,清忠定力简皇衷。   伤哉生出瞿塘险,翻落黄粱一梦中。   世变江河渺未涯,如公真是济时危。   几年荆益龙骧誉,一日潇湘鵩谶悲。   天下皆传清献节,人心自有武侯碑。   郎君昔共慈恩约,抆泪西风寄些词。   挽刘知县   玉海渊源懿,金闺步武高。   功名千载意,翰墨一时豪。   天马含风骨,秋鹰折羽毛。   相逢俱白发,流涕湿征袍。   挽孙庸斋   淮水奇人物,枢星伟弟兄。   泰山开学谱,云谷发诗源。   委吏初行志,修文莫返魂。   功名传久远,赖有二郎存。   挽太博朱古平   白氏贤司马,昌黎真学官。   江湖惊落笔,朝野望弹冠。   天马高风骨,秋鹰折羽翰。   莱庭人白发,烟雨万松寒。   挽太博朱古平   铁砚伤同志,青灯忆旧游。   临轩朝凤阙,驰道听鸡筹。   魏野神仙宅,元龙湖海楼。   西风一挥泪,世事盖棺休。   挽万监丞益之   文华时辈右,质朴古风馀。   壁上舂陵记,屏间太极图。   云山居士屋,风雪故人书。   一梦中观化,尧夫以后无。   挽王远叔   孟尝生五日,白首叹遭逢。   灯火残编雨,虀盐短褐风。   八天下雕鹗,半水偃蛟龙。   原上诸生哭,黄花衰草中。   挽萧帅机虎溪   世以千金重,谁能学隐君。   一门名似雨,满座客如云。   志愿生无憾,声华死有闻。   韩碑照原草,含笑有斯文。   挽巽斋先生欧阳大著   徘徊西河上,月落众星稀。   哲人萎中道,雨绝将安之。   昔者丽鸿藻,玉振含清晖。   名理轶晋魏,雅言袭轲思。   连驾觐驰道,并坐侍端闱。   及门怀燕婉,升堂接逶迤。   方期黄鹄翔,忽作朝露晞。   黔娄不盖体,延陵有遗悲。   层阿翳寒树,平楚暧希微。   帷(左巾右荒)衣广柳,缟冠涕如縻。   水从章江去,云绕楚山飞。   已矣如有闻,斯文不在兹。   挽鄢晋步主簿   此君何坦坦,回首杏园游。   魂魄湘潭去,声名彭泽休。   百年中道短,千里故乡愁。   六子三方幼,遗言可泪流。   挽朱尚书貔孙   一代文昌贵,千年谏议名。   天球声浑厚,玄酒韵和平。   岩穴思风采,朝廷惜老成。   东西生死别,江水泪为倾。   晚渡   青山围万叠,流落此何邦。   云静龙归海,风清马渡江。   汲滩供茗碗,编竹当蓬窗。   一井沙头月,羁鸿共影双。   万安县   青山曲折水天平,不是南征是北征。   举世更无巡远死,当年谁道甫申生。   遥知岭外相思处,不见滩头皇恐声。   传语故园猿鹤好,梦回江路月风清。   望邳州   中原行几日,今日才见山。   问山在何处,云在徐邳间。   邳州山,徐州水,   项籍不还韩信死。龙争虎斗不肯止,   烟草漫漫青万里。   望扬州   阮籍临广武,杜甫登吹台。   高情发慷慨,前人后人哀。   江左遘阳运,铜驼化飞灰。   二十四桥月,楚囚今日来。   为或人赋   悠悠成败百年中,笑看柯山局未终。   金马胜游成旧雨,铜驼遗恨付西风。   黑头尔自夸江总,冷齿人能说褚公。   龙首黄扉真一梦,梦回何面见江东。   为刘定伯索油蕨   我欲登山去采薇,江南秋雨正霏霏。   仙家解有逡巡手,一筹西风落翠微。   维扬驿   三年别淮水,一夕宿扬州。   南极山川古,北风江海秋。   昭君愁出塞,王粲怕登楼。   千载英雄泪,如今况楚囚。   文山即事   宇宙风烟阔,山林日月长。   开滩通燕尾,伐石割羊肠。   盘谷堪居李,庐山偶姓康。   知名总闲事,一醉棹沧浪。   闻蝶   北来追骑满江滨,那更元戎按剑嗔。   不是神明扶正直,淮头何处可安身。   闻鸡   军中二十日,此夕始闻鸡。   尘暗天街静,沙张海路迷。   铜驼随雨落,铁骑向风嘶。   晓起呼詹尹,何时脱蒺藜。   闻季万至   去年别我旋出岭,今年汝来亦至燕。   弟兄一囚一乘马,同父同母不同天。   可怜骨肉相聚散,人间不满五十年。   三仁生死各有意,悠悠白日横苍烟。   闻马   过海安来柰若何,舟人去后马临河。   若非神物扶忠直,世上未应侥幸多。   汶阳道中   积雨不肯霁,行陆如涉川。   青毡纩我后,白毡覆我前。   我欲正衣冠,两手如纠缠。   飞沫流被面,代我泣涕涟。   鸿雁纷南翔,游子北入燕。   平楚渺四极,雪风迷远天。   昔闻济上军,又说汶阳田。   我今履其地,吊古怆苍烟。   汶阳馆   去岁营船隩,今朝馆汶阳。   海空沙漠漠,河广草茫茫。   家国哀千古,男儿慨四方。   老槐秋雨暗,孤影照淋浪。   无锡   金山冉冉波涛雨,锡水泯泯草木春。   二十年前曾去路,三千里外作行人。   英雄未死心为碎,父老相逢鼻欲辛。   夜读程婴存赵事,一回惆怅一沾巾。   吴小村   万里飘零命羽轻,归来喜有故人迎。   雷潜九地声元在,月暗千山魄再明。   疑是仓公回已死,恍如羊祜说前生。   夜阑相对真成梦,清酒浩歌双剑横。   五月二日生朝   北风吹满楚冠尘,笑捧蟠桃梦里春。   几岁已无笼鸽客,去年犹有送半人。   江山如许非吾土,宇宙柰何多此身。   不灭不生在何许,静中聊且养吾真。   五月十七夜大雨歌   去年五月望,流水满一房。   今年后三夕,大雨复没床。   我辞江海来,中原路茫茫。   舟楫不复见,车马驰康庄。   矧居圜土中,得水犹得浆。   忽如巨石浸,仓卒殊徬徨。   明星尚未启,大风方发狂。   叫呼人不应,宛转水中央。   壁下有水穴,群鼠走踉蹡。   或如鱼泼刺,垫溺无所藏。   周身莫如物,患至不得防。   业为世间人,何处逃祸殃。   朝来辟沟道,宛如决陂塘。   尽室泥泞涂,化为糜烂场。   炎蒸迫其上,臭腐薰其傍。   恶气所侵薄,疫疠何可当。   楚囚欲何之,寝食此一方。   羁栖无复望,坐待仆且僵。   乾坤莽空阔,何为此凉凉。   达人识义命,此事关网常。   万物方焦枯,皇皇祷穹苍。   上帝实好生,夜半下龙章。   但愿天下人,家家足稻粱。   我命浑小事,我死庸何伤。   戊寅腊月二十日空坑败被执于今二周年矣感怀八句   横磨十万坐无谋,回首蹉跎海上州。   大傅只图和药了,将军便谓斫头休。   乾坤颠倒真千劫,身世留连复一周。   一死到今如送佛,空窗淡月夜悠悠。   误国权臣第三   苍生倚大臣,此风破南极。   开边一何多,至死难塞责。   西昌倪氏有山谷书杜陵山水图障歌作江山堂堂废其后人以黄书求题跋感慨一绝   杜二已无黄九去,长歌大字落江山。   百年风物今何似,春水晚烟飞白鹇。   西瓜吟   拔出金佩刀,斫破苍玉瓶。   千点红樱桃,一团黄水晶。   下咽顿除烟火气,入齿便作冰雪声。   长安清富说邵平,争如汉朝作公卿。   吸江   绝壁千寻俯雪潭,春花秋草有(上髟下监)鬖。   当年误著蒲团坐,惹得人称马祖岩。   戏马台   九月初九日,客游戏马台。   黄花弄朝露,古人花飞埃。   今人哀后人,后人复今哀。   世事那可及,泪落茱萸杯。   先两国初忌   北风吹黄花,落木寒萧飕。   哀哀我慈母,玉化炎海秋。   日月水东流,音容隔悠悠。   小祥哭下邳,大祥哭幽州。   今此复何夕,荏苒三星周。   嗟哉不肖孤,宗职旷不修。   昔母肉未寒,委身堕寇雠。   仰药早云遂,庶从地下游。   太阿落人手,死生不自由。   南冠坐绝域,大期落淹流。   白华下玄发,碧苏生缁裘。   心口自相语,形影旁无俦。   空庭鬼火阒,天黑对牢愁。   鱼轩在何处,魂魄今安否。   儿女各北归,坟墓委南陬。   寒食雨凄凄,盂饭谁与投。   荆棘缠蔓草,狐兔缘荒丘。   长夜良寂寞,与我同幽幽。   我心亦劳止,我命实不犹。   昨夕梦堂上,乐昔欢绸缪。   觉来尚恍惚,血涕连衾禂。   晨兴一瓣香,痛如螫在头。   吾家白云下,万里同关忧。   遥怜弟与妹,几筵罗庶羞。   既伤母在殡,又念兄在囚。   兄囚不足念,毋亦为母谋。   三圣去已远。穹垠莽洪流。   缅怀百世虑,白骨甘填沟。   冥冥先大夫,郁郁苍松楸。   先太师忌日   太师忌汗漫,二纪似跳丸。   弟妹俱成立,家乡忍破残。   衣冠晨月暗,坟墓夜风寒。   万而逢先忌,无言把泪弹。   先太师忌日   万里先人忌,呼号痛不天。   遗孤馀二纪,旷祀忽三年。   永恨丘园隔,遥怜弟妹圆。   义方如昨日,地下想欣然。   闲居和云屋道士   一樽聊共此时心,文字追随落醉吟。   仙子楼台修竹外,行人冠盖画桥阴。   一年芳草东风老,五月空江夜雨深。   且作兰亭欢喜集,更论谁后又谁今。   咸淳甲戌第二朔予道槠洲里笔畋方谏自长沙来为别问客几何日半年矣临别为赋   君为湘水燕,我作衡阳雁。   雁去燕方留,白云草迷岸。   献州道中   三年戎服行,五岭文玉会。   跻攀上崖磴,厉揭涉潇濑。   十步九崎岖,山水何破碎。   坐信纸管仲小,自觉伯夷隘。   乃今来中州,万里如一概。   四望登原隰,桑麻蔚旆旆。   骅骝出清庙,过都真历块。   历历古战场,俯仰生感慨。   吾常涉重湖,东海际南海。   兹游冠平生,天宇更宏大。   心与太虚际,目空九围内。   男儿不出居,妇人坐帷盖。   反身以自观,须弥纳一芥。   以此处死生,超然万形内。   相陈宜中第十六   苍生起谢安,翠华拥吴岳。   可以一木支,俯恐坤轴弱。   湘潭道中赠送丁碧眼相士   自诡衡山道士孙,至今句法有轩辕。   世人未见题尧庙,尽把昌黎作寓言。   收拾衡云作羽衣,便如屈子远游归。   离骚忘却题天柱,为立斜阳问翠微。   襄阳第五   十年杀气盛,百万攻一城。   贼臣表逆节,胡骑忽纵横。   祥兴登极第三十二   浮龙倚长津,参错走洲渚。   苍梧云正愁,初日翳复吐。   祥兴第三十八   客从南溟来,黄屋今在否。   天高无消息,未忍即开口。   祥兴第三十九   南岳配朱鸟,地轴为之翻。   皇纲未为绝,云台谁再论。   祥兴第三十六   六龙忽蹉跎,川广不可泝。   东风吹春水,乾坤莽回互。   祥兴第三十七   幽燕盛用武,六合已一家。   眼穿当落日,沧海有灵查。   祥兴第三十三   南游炎海甸,沃野开天庭。   真龙竟寂寞,乾坤水上萍。   祥兴第三十四   弧矢暗江海,百万化为鱼。   帝子留遗恨,故园莽丘墟。   祥兴第三十五   朱崖云日高,风浪无晨暮。   冥冥翠龙驾,今复在何许。   象弈各有等级四绝品四人高下   螳臂初来攫晚蝉,那知黄雀沫馋涎。   王孙挟弹无人处,一夜雕盘荐玳筵。   象弈各有等级四绝品四人高下   射虎将军发欲枯,茫茫沙草正迷途。   小儿谩取封侯去,还是平阳公主奴。   象弈各有等级四绝品四人高下   坐踞河南百战雄,少年飞槊健如龙。   世间只畏两人在,上有高公下慕容。   象弈各有等级四绝品四人高下   击柱论功不忍看,築坛刑马誓河山。   当年绛灌知何似,只在春秋鲁卫间。   萧从事焘夫第一百二十三   洒翰银钩连,翩跹山颠鹤。   惨淡斗龙蛇,及兹叹冥漠。   萧架阁第一百二十四   诸生旧短褐,张目视寇雠。   高义终焉在,白骨更何忧。   萧资第一百三十一   主当风云会,谢尔从者劳。   感恩义不小,块独委蓬蒿。   小年   燕朔逢穷腊,江南拜小年。   岁时生处乐,身世死为缘。   鸦噪千山雪,鸿飞万里天。   出门意寥廓,四顾但茫然。   小清口   乍见惊胡妇,相嗟遇楚兵。   北来鸿雁密,南去骆驼轻。   芳草中原路,斜阳故国情。   明朝五十里,错做武陵行。   晓起   梦破风烟迥,衾寒不自由。   钟声到枕曙,月影入帘秋。   雁过江山老,蛩吟草树愁。   整冠人共笑,两月不梳头。   晓起   远寺鸣金铎,疏窗试宝熏。   秋声江一片,曙影月三分。   倦鹤行黄叶,痴猿坐白云。   道人无一事,抱膝看回文。   新济州   借问新济州,徐郓兄弟国。   昔为大河南,今为大河北。   垂云阴万里,平原望不极。   百草尽枯死,黄花自秋色。   时时见桑树,青青杂阡陌。   路上无人行,烟火渺萧瑟。   车辙分纵横,过者临岐泣。   积潦流交衢,霜蹄破丛棘。   江南寒未深,铜炉兽花赤。   为知行路人,铁冷衣裳湿。   新年   梅花枕上听司晨,起绾金章候拜亲。   喜对慈颜看铺鬓,发虽疏脱未如银。   信云父   东鲁遗黎老子孙,南方心事北方身。   几多江左腰金客,便把君王作路人。   信云父   肯从悟室课儿书,啮雪风流却减渠。   我爱信陵冠带意,任教句法问何如。   行府之败第七十三   送兵五千人,散足尽西靡。   留滞一老翁,盖棺事则已。   行府之败第七十四   翠盖蒙尘飞,仗钺奋忠烈。   千秋沧海南,事与云水白。   行宫   十里宫墙一聚尘,天津晚过客愁新。   花啼杜宇归来血,树挂苍龙脱去鳞。   神德傥存终有晋,秣陵未改已无秦。   秋风禾黍空南北,见说铜驼会笑人。   行宫   怪底秦淮一水长,几多客泪洒斜阳。   江流本是限南北,地气何曾减帝王。   台沼渐荒基历落,莺花犹在意凄凉。   青天毕竟有情否,旧月东来失女墙。   行淮东第六十   客子中夜发,月照白水山。   悲辛但狂顾,浩荡前后间。   幸海道第三十   天王守太白,立国自有疆。   舍此复何之,已具浮海航。   徐榛第一百三十四   正将徐榛,温州人。   其父官湖北,榛往省,   迷失道,归行府。   后生精练,以笔札典机密,   小心可信。予被执,   榛得脱,自惠州来五羊,   愿从北行。扶持患难,   备殚忠款。道病,   至丰城死焉。   徐州道中   彭城古官道,日中十马驰。   咫尺不见人,扑面黄尘飞。   白头汉王缟素师,美人燕罢项羽啼。   一时混战四十万,天昏地黑睢水湄。   乃知大风扬沙失白昼,自是地利非天时。   汉王仓皇问道西,一儿一女嘻其危。   太公吕后去不归,俎上宁有生还时。   未央称寿太上皇,巍然女娲帝中闱。   许远   起师哭玄元,义气震天地。   百战奋雄姿,脔妾士挥泪。   睢阳水东流,双庙垂百世。   当时令狐潮,乃是贼游说。   宣州罢任再赠   贫贱元无富贵思,泥涂滑滑总危机。   世无徐庶不如卧,见到渊明便合归。   流落丹心天肯未,峥嵘青眼古来稀。   西风为语岩前桂,若更多言却又非。   玄潭观和龚宰韵   晋代何曾谷此陵,到今楼观隐居亭。   幻成鸥鹭乾坤阔,陶尽鱼龙云水腥。   仙有神功参造化,人将故事入丹青。   我来欲去长桥孽,祠下徘徊夜乞灵。   言志   九垠化为魅,亿丑俘为虏。   既不能变姓名卒于吴,又不能髠钳奴于鲁。   远引不如四皓翁,高蹈不如仲连父。   冥鸿堕矰缴,长鲸陷网罟。   鷃燕上下争谁何,蝼蚁等闲相尔汝。   狼藉山河岁云杪,飘零海角春重暮。   百年落落生涯尽,万里遥遥行役苦。   我生不辰逢百罹,求仁得仁尚何语。   一死鸿毛或泰山,之轻之重安所处。   妇女低头守巾帼,男儿嚼齿吞刀锯。   杀身慷慨犹易免,取义从容未轻许。   仁人志士所植立,横绝地维屹天柱。   以身徇道不苟生,道在光明照千古。   素王不作春秋废,兽蹄鸟迹交中土。   闰位适在三七间,礼乐终当属真主。   李陵卫律罪通天,遗臭至今使人吐。   种瓜东门不可得,暴骨匈奴固其所。   平生读书为谁事,临难何忧复何惧。   已矣夫,易箦不必如曾参,   结缨犹当效子路。   颜杲卿   常山义旗奋,范阳哽喉咽。   胡雏一狼狈,六飞入西川。   哥舒降且拜,公舌膏戈鋋。   人世谁不死,公死千万年。   宴湖南董提举致语口号   西风八月楚江滨,争看星槎会汉津。   露湿红绫旗影旧,云连翠簜辔华新。   东西杜若洲连月,先后瑞芝堂上春。   回首琼林拚一醉,使还总是凤池人。   宴交代湖南提弄李运使致语口号   河流双星会使槎,分明彻夜照长沙。   辔丝晓转全龟影,衣绣春随锦鹊花。   云杏旧阴凉绿净,野萍新韵度朱华。   明年共侍蓬莱宴,回首丹墀日未斜。   宴交代宁国孟知府致语口号   玉堂学士催班鹭,粉省潛郎趣佩麟。   来往神仙同碧落,后先岳牧总词人。   阳坡共喜瓜时及,朝路相期柳色新。   握手论交拚一醉,东风散作满城春。   宴交代权赣州孙提刑致语口号   麾节东南会一堂,兰亭昨日记流觞。   六丝星度银潢影,五彩春浮玉翠香。   院柳旧云怀燕语,野华新雨挹虹光。   凤池对秉他年事,伫看天街接佩珰。   帘影晴丝落舞茵,崆峒云晚聚星辰。   翠虹光度楼台月,香燕先浮霄汉春。   一道清风华辔远,双江绿水彩衣新。   相逢屡有朝花约,又看貂蝉会紫宸。   宴朱衡守致语口号   翩翩紫马绚银潢,春入梅花新雨香。   牛斗剑芒浮翼轸,岷峨佩影度潇湘。   东南麾节精神合,上下风云意气长。   且为绿醽拚一醉,传呼联辔觐明光。   燕子楼   自别张公子,婵娟不下楼。   遂令楼上燕,百岁称风流。   我游彭城门,来吊楚王阙。   问楼在何处,城东草如雪。   蛾眉代不乏,埋没安足论。   因何张家妾,名与山川存。   自古皆有死,忠义长不没。   但传美人心,不说美人色。   扬州城下赋   暗云霜雾暗扶桑,半壁东南尽雪霜。   壮气不随天地变,笑骑飞鹤入维扬。   扬州地分官   五骑驰来号徼巡,咆哮按剑一何嗔。   金钱买命方无语,何必豺狼骂北人。   便当缟素驾戎车,畏贼何当畏虎如。   看取摘星楼咫尺,可怜城下哭包胥。   扬州第二十六   城峻随天壁,胡来但自守。   士卒终倒戟,仰望嗟叹久。   扬子江   几日随风北海游,回从扬子大江头。   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   阳罗堡第八   日色隐孤戌,大江声怒号。   朝廷任猛将,宿昔恨滔滔。   夜   秋光连夜色,万里客凄凄。   落木空山杳,孤云故国迷。   衾寒霜正下,灯晚月平西。   梦过重成梦,千门鸡乱啼。   夜潮   雨恶风狞夜色浓,潮头如屋打孤蓬。   漂零行路丹心苦,梦里一声何处鸿。   夜归   市桥灯火未阑珊,一簇人家树影间。   想把神仙争羡我,不知我正羡渠閒。   夜起   梦破东窗月半明,此身虽在只堪惊。   一春花里离人泪,万里灯前故国情。   龙去想应回海岛,雁飞犹未出江城。   客愁多似西山雨,一任萧条白发生。   夜起二绝   惆怅高歌入睡乡,梦中魂魄尚飞扬。   起来露立频搔首,夜静无风自在凉。   夜起二绝   三年独立已成僧,欲与何人说葛藤。   夜夜隔墙囚叫佛,三生因果伴孤灯。   夜宿青原寺感怀   松风一榻雨萧萧,万里封疆夜寂寥。   独坐瑶琴悲世虑,君恩犹恐壮怀消。   夜走   鲸波万里送归舟,倏忽惊心欲白头。   何处赭衣操剑戟,同时黄帽理兜鍪。   人间风雨真成梦,夜半江山总是愁。   雁荡双峰片云隔,明朝蹑憍作清游。   夜坐   淡烟枫叶路,细雨蓼花时。   宿雁半江画,寒蛩四壁诗。   少年成老大,吾道付逶迟。   终有剑心在,闻鸡坐欲驰。   夜坐偶成   萧萧秋夜凉,明月入我户。   揽衣起中庭,仰见牛与女。   坐久寒露下,悲风动纨素。   不遇王子乔,此意谁与语。   移司即事   燕山积雨泥塞道,大屋欹倾小成倒。   赭衣棘下无颜色,仓卒移司避流潦。   行行桎梏如贯鱼,怜我龙钟迟明早。   我来二十有一月,若书下下几一考。   梦回恍忆入新衙,不知传舍何时了。   寄书痴儿了家事,九年一毛亦云小。   天门皇皇虎豹立,下土孤臣泣云表。   莫令赤子尽为鱼,早愿当空目杲杲。   忆太夫人   三生命孤苦,万里路酸辛。   屡险不一险,无身复有身。   不忘圣天子,几负太夫人。   定省今何处,新来梦寐频。   议纠合两淮复兴   清边堂上老将军,南望天家雨湿巾。   为道两淮兵定出,相公同作歃盟人。   议纠合两淮复兴   扬州兵了约庐州,某向瓜洲某鹭洲。   直下南徐侯自管,皇亲刺史统千舟。   议纠合两淮复兴   南八空归唐垒陷,包胥一出楚疆还。   而今庙社存亡决,只看元戎进退间。   英德道中   海近山如沃,杼深屋半芜。   乾坤正风雨,轩冕总泥途。   自叹鸢肩薄,谁怜鹤影孤。   少年狂不醒,夜夜梦伊吾。   咏怀   阴阳相烹然,天地一釜鬵。   人生居其间,便同肉在砧。   热犹以火燎,湿犹以汤浔。   一岁一煅炼,老形忽駸駸。   吾生四十六,弱质本不任。   矧当五六年,患难长侵寻。   子卿羝羊节,少陵杜鹃心。   酷罚毒我肤,深忧烦我襟。   蹉蹉夏涉秋,天道何其淫。   或时日杲杲,或时雨淋淋。   方如坐蒸甑,又似立烘煁。   水火交相禅,益热与益深。   宛转儿戏中,日夜空呻吟。   何如真鼎镬,殊我一寸金。   脱此寒暑殻,谁能复岖嵚。   用前人韵赋招隐   钓鱼船上听吹笛,煨芋炉头看下棋。   賸有晚愁归别浦,已无春梦到端闱。   去年尚忆桃红处,好景重逢橘绿时。   珍重山人招隐意,猿啼鹤啸白云飞。   用前人韵招山行以春为期   扫残竹径随人坐,凿破苔矶到处棋。   一水楼台开晓镜,万山花木领先春闱。   雪中便有回舟兴,林下岂无烧笋时。   莫待东风吹柳絮,眼穿笼鹤绕湖飞。   用前韵留琴窗   百年矛上淅,万事枕中炊。   病苦还思老,贪嗔未若痴。   云低天欲动,江长岸如驰。   明月西风健,山头赋别诗。   用萧敬夫韵   庭院芭蕉碎绿阴,高山一曲寄瑶琴。   西风游子万山影,明月故乡千里心。   江上断鸿随我老,天涯芳草为谁深。   雪中若作梅花梦,约莫孤山人姓林。   用韵谢前人   兹游良邂逅,吾道未逶迟。   斗野横双剑,牛津直两旗。   此风应小住,明日便相思。   输与君家近,扶桑五色曦。   用韵谢诸客和章   传鼓发船去,我秦君向湘。   持螯思太白,占鹊问东方。   世味秋云薄,交情江水长。   相期天路晓,阵马度风樯。   游集灵观   小洞烟霞国,重阳风雨秋。   欧公嵩岳步,朱子武夷舟。   香火真吾职,觥筹且此游。   龙山马台事,糠秕旧王侯。   游青源二首   钟鱼閒日月,竹树老风烟。   一径溪声满,四山天影圆。   无言都是趣,有想便成缘。   梦破啼猿雨,开元六百年。   游青源二首   空庭横螮蝀,断碣偃龙蛇。   活火参禅笋,真泉透佛茶。   晚钟何处雨,春水满城花。   夜影灯前客,江西七祖家。   有感   已矣勿复道,安之如自然。   闲陪黄妳坐,倦退白衣眠。   一死知何地,此生休问天。   怪哉茨野客,宿果堕幽燕。   有感   心在六虚外,不知身网罗。   病中长日过,梦里好时多。   夜夜频能坐,时时亦自歌。   平生此光景,回首笑呵呵。   有感   海阔龙深蛰,山空鸟杂鸣。   花随春共去,云与水俱行。   壮士千年志,征夫夫城程。   夜凉看星斗,何处是搀枪。   有感   平生心事付悠悠,风雨燕南老楚囚。   故旧相思空万里,妻孥不见满三秋。   绝怜诸葛隆中意,羸得子长天下游。   一死皎然无复恨,忠魂多少暗荒丘。   有感   石郎草草割山川,一落人手三百年。   八州风雨暗连天,三皇五帝如飞烟。   人人野祭伊水边,春秋断烂不复传。   白头潦倒今鲁连,夜深危坐日晏眠。   有感呈景山校书诸丈   北风吹春草,阳乌日已至。   天时岂云爽,人事胡乃异。   三月方皇皇,衣冠道如坠。   栋挠榱桷折,木颠桢干悴。   大者怀端忧,燋头求室燬。   小者嗟行役,泥涂跋其尾。   长平与新安,露胔如栉比。   赋分本尔殊,适与天时值。   哲人处明夷,致命以遂志。   但令守吾贞,死生浩无愧。   又呈中斋   风雨羊肠道,飘零万死身。   牛儿朝共载,木客夜为邻。   庾子江南梦,苏郎海上贫。   悠悠看晚渡,谁是济川人。   又呈中斋   万里论心晚,相看慰乱离。   丹成俄已化,璧碎尚无缁。   禾黍西原梦,川原落日悲。   斯文今已矣,来世以为期。   又二绝   瞿塘隘处真重险,勾漏坡前又一滩。   世事不容轻易看,翻云覆雨等闲间。   又二绝   病中忽误通真理,静处专寻入定工。   雨汗淋头都不管,须臾和气自冲融。   又赋   一番潮信过,时暂脱熬煎。   心似辘轳转,身如徽纆缠。   夜听饥鼠啸,昼看伏雌眠。   急雨千山动,应知为解弦。   又赋   一病忽两月,蓬头夏涉秋。   形羸心自壮,手弱笔仍遒。   昨夜灯如喜,今宵蝶莫愁。   问谁驱五疟,正与五穷谋。   又赋   一病四十日,西风草木凉。   倚床腰见骨,览镜眼留眶。   倦策吟诗杖,频烧读易香。   夜深排果饵,乞巧大医王。   又赋   病里心如故,闲中事更生。   睡猫随我懒,黠鼠向人鸣。   羽扇看棋坐,黄冠扶杖行。   灯前翻自喜,瘦得此诗清。   又赋   骤雨知何处,一溪秋水生。   苦吟肩鹤瘦,多病耳蝉鸣。   隐几惟便睡,挑包正倦行。   山深明月夜,乞我半窗清。   又赋   寄兴逃吾病,吟诗老此生。   风高鸿雁起,晴久鹁鸠鸣。   野树辞秋落,溪云带雨行。   晚凉便懒坐,移傍竹阴清。   又六噫   飚风起兮海水飞,噫。   文武尽兮火德微,噫。   鹰鸇相击兮靡所施,噫。   鸿秸欲举兮将安归,噫。   櫂歌中流兮任所之,噫。   狈抱春秋兮莫我知,噫。   又三绝   世事蒙蒙醉不知,南山秋意满东篱。   黄花何故无颜色,应为元嘉以后诗。   又三绝   人间万事转头空,皂帽飘萧一病翁。   不学孟嘉狂落魄,故将白发向西风。   又三绝   老来忧患易凄凉,说到悲秋更断肠。   世事不堪逢九九,休言今日是重阳。   又送前人琴棋书画四首   不知甲子定何年,题满柴桑日醉眠。   意不在言君解否,壁间琴本是无弦。   我爱商山茹紫芝,逍遥胜似橘中时。   纷纷玄白方龙战,世事从他一局棋。   蔡邕去后右军死,谁是风流入品题。   只少蛟龙大师字,至今风骨在浯溪。   欲觅龙眠旧时事,相传此本世间无。   黄金不买昭君本,只买严陵归钓图。   又送卓大著知漳州   陆氏登三阁,源明出一麾。   清声光漳浦,便道拜长基。   赤子歌来暮,同寅赋去思。   西铭功用大,伫验顺宁诗。   又送卓大著知漳州   大陆登三阁,源明出一麾。   临轩亲策后,上冢过家时。   秋色吴山外,春风漳水涯。   斯文交独厚,羌赋送行诗。   又用韵简李深之   晚尊和月吸,早饭带星炊。   鹏鷃从高下,螳蝉任黠痴。   水澄神自止,云远意俱驰。   门外谁车马,故人来课诗。   予邓峒□巽斋欧阳先生为淦邓峒赋诗以孝子慈孙望于人先生之盛心也敢不拜手敬赞邓君勉之   乃翁犹旅殡,霜露几焄蒿。   日与清江游,云连桂岭高。   时无郭元振,梦有令狐绹。   目断方田墓,招魂我欲骚。   予题郁孤泉管五湖翁姚濂为之和翁官满归里因韵贽别并谢前辱   巢龟君往好,涌翠我来迟。   夜雨呼三韭,春风试一旗。   飞花行客梦,芳草故人思。   何日五湖上,同看浴海曦。   渔舟   一阵飞帆破碧烟,儿郎惊饵理弓弦。   舟中自信娄师德,海上谁知鲁仲连。   初谓悠扬真贼舰,后闻欸乃是渔船。   人生漂泊多磨折,何日山林清昼眠。   与朱古平饮山中和萧敬夫韵   江山自足引千杯,况有如今此客哉。   石室只还湖守住,芦峰曾屈晦翁来。   酒酣剩有诗酬唱,步倦何妨车马回。   游遍此山方可别,北崖莫遣晓云开。   雨雪   秋色金台路,殷殷半马蹄。   因风随作雪,有雨便成泥。   过眼惊新梦,伤心忆旧题。   江云愁万叠,遗恨鹧鸪啼。   御赐琼林宴恭和诗   奉诏新弹入仕冠,重来轩陛望天颜。   云呈五色符旗盖,露立千官杂佩环。   燕席巧临牛女节,鸾章光映壁奎间。   献诗陈雅愚臣事,况见赓歌气象还。   遇灵阳子谈道赠以诗   昔我爱泉石,长揖离公卿。   结屋青山下,咫尺蓬与瀛。   至人不可见,世尘忽相缨。   业风吹浩劫,蜗角争浮名。   偶逢大吕翁,如有宿世盟。   相从语寥廓,俯仰万念轻。   天地不知老,日月交其精。   人一阴阳性,本来自长生。   指点虚无间,引我归员明。   一针透顶门,道骨由天成。   我如一逆旅,久欲蹑屩行。   闻师此妙廖,蘧庐复何情。   元日   铁马风尘暗,金龙日月新。   衣冠怀故国,鼓角泣离人。   自分流年晚,不妨吾道春。   方来有千载,儿女枉悲辛。   元日   金虬衔日出,铁骑勒春回。   天上青门隔,人间白发催。   霜寒欺旧草,山晚放新梅。   环堵甘牢落,东风枉却来。   元日   惭愧云台客,飘零雪满毡。   不图朱鸟影,犹见白蛇年。   宫殿荒烟隔,门庭宿草连。   乾坤自春色,回首一潸然。   元夕   南海观元夕,兹游古未曾。   人间大竞渡,水上小烧灯。   世事争强弱,人情尚废兴。   孤臣腔血满,死不愧庐陵。   元夕   灯火喧三市,衣冠宴九宸。   金吾不禁夜,公子早行春。   梦断青山远,愁侵白发新。   燕山今夕月,清影伴孤臣。   元夕   飘零竟如此,元夕几堪怜。   南国张灯火,燕山沸管弦。   相思云万里,剩看月三年。   笑与东风道,浮生信偶然。   远游   黄河流活活,太行高巍巍。   王屋山以东,百泉山以西。   邹鲁盛文献,燕赵多雄姿。   右摩泰山碑,左蹑函谷泥。   郏鄏吊周公,曲阜拜宣尼。   或登广武叹,或上北邙悲。   平生几两屐,汗漫以为期。   绝交天下士,要为男子奇。   吴会偏王业,中原隔遗黎。   安得与黄鹤,比翼天上飞。   江河异风景,击楫感且欷。   阳运遘百六,兴否俄推移。   桑田变沧海,楚囚发孔悲。   我本槛车客,为我解絷维。   青蝇附天骥,万里相追随。   人生尚行乐,矧复新相知。   周道思下泉,王风怀黍离。   富贵岂不愿,忧患那自持。   人命危且浅,忽若朝露晞。   长恐折我轴,中道欲差池。   去我父母邦,我行且迟迟。   听我远游曲,寄我长相思。   月夜   月到中天云划开,断桥幻出玉楼台。   夜深一鹤掠舟过,疑是坡仙赤壁来。   越王台   登临我向乱离来,落落千年一越台。   春事暗随流水去,潮声空逐暮天回。   烟横古道人行少,月堕荒村鬼哭哀。   莫作楚囚愁绝看,旧家歌舞此衔杯。   云端   半空夭矫起层台,传道刘安车马来。   山上自晴山下雨,倚阑平立看风雷。   葬无主墓碑   路逢一石碑,亭亭傲风雨。   停骖彷佛看,云是无主墓。   末书戊申岁,屈指九十秋。   是时龙渡江,甲子恍一周。   借问葬者谁,承平百世祖。   亦有周馀民,战骨委黄土。   太祖下江南,誓不戮一人。   神孙再立国,天以报至仁。   大河流血丹,屠毒谁之罪。   潼关忽不守,皇皇依汴蔡。   螳螂知捕蝉,不知黄雀来。   今古有兴废,重为生人哀。   早起   晓日半窗红,邻鸡振翼雄。   馀子贪慵睡,佳人理发蓬。   未忘尘俗虑,那免是非攻。   前山浑不见,笼翠雾烟中。   早起偶成   澹澹池光曙,沉沉野色秋。   片云生北舍,只雁过南楼。   有见皆成趣,无言总是愁。   芭蕉夜来水,嚥罢自搔头。   早起偶成   江山如有意,天地可无秋。   夜月冯驩铗,西风王粲楼。   露蛩令我喜,烟草为谁愁。   且醉杯中物,相看尚黑头。   早秋   只影飘零天一涯,千秋摇落欲何之。   朝看带缓方嫌瘦,夜怯衾单始觉衰。   眼里游从惊死别,梦中儿女慰生离。   六朝无限江山在,搔首斜阳独立时。   蚤秋   寒魄澹玄河,商飙慓明发。   羁人坐环堵,壮士衣穿褐。   晋陵谁复新,秦陵尚云秣。   夫君百世心,患不在饥渴。   皂盖楼   一水楼台绕,半空图画开,   蜗涎行薜荔,雀影上莓苔。   碧落人千载,青山酒一杯。   晚烟看不尽,待月却归来。   则堂   北入京城,贾馀庆迎逢卖国。   既令学士降诏,俾天下州郡归附之。   又各州付一省劄,惟枢密则堂、家先生铉翁于省劄上不肯押号。   吴丞相坚号老儒,不能自持,   一切惟贾馀庆之命,其愧则堂甚矣。   程鹏飞见则堂不肯奉命,堂中作色,   欲缚之去。则堂云中书省无缚执政之理,   归私厅以待执,北竟不敢谁何。   予在北,以忠义孤立,   闻其事以自壮云。山河四塞旧瓯金,   艺祖高宗实鉴临。一日尽将输敌手,   何人卖国独甘心。中书堂帖下诸城,   摇首庭中号独清。此后方知枢密事,   从今北地转相惊。   曾先生第一百三十六   江海日凄凉,贤圣尽萧索。   西河共风味,顾步涕横落。   曾渊子第四十四   子负经济才,郁 陶抱长策。   安得万里风,南图回羽翮。   赠碧眼相士   苍苍垂天云,灵照行下土。   秋江浸草木,鱼暇历可数。   眉山老麻衣,偷入此阿堵。   色界只点头,从人道吾瞽。   赠拆字嗅衣相士   水水坎离紫阳怪,滑波皮骨长坡骇。   解州得解解中胶,费家封铺同一解。   唫字从金诗反穷,贝何为分田何同。   黄绢幼妇我自乐,竹犬多事鸦鹤翁。   赠拆字嗅衣相士   阿英薰蒸透肌理,不洁未蒙好西子。   芙蓉浪中蔷薇水,苏合蜣蜋忘彼己。   马嵬新袜钓新月,腥臊千年天地裂。   是间曾著鼻孔麽,梅香窦臭无如何。   赠龚豫轩数术   挟策考休微,巫甘迈何追。   君亦布灵草,乃复探其微。   载观河洛书,今也休明时。   天高凤鸟翔,击拊遨以嬉。   赠桂岩杨相士   荣悴纷纷未可期,夕多未振已朝披。   得刚难免于今世,行好须看有验时。   萱昼堂前惟有母,槐阴庭下岂无儿。   好官要做无难做,身后生前是两岐。   赠黄生银河数   乘槎人从天上来,天上知有君平术。   黄生能谈君平书,不知曾认支机石。   赠黄终晦   钓鱼船上听吹笛,煨芋炉头看下棋。   賸有晚愁归别浦,已无春梦到端闱。   去年尚忆桃红处,好景重逢橘绿时。   珍重山人招隐意,猿啼鹤啸白云飞。   赠鉴湖相士   瘦竹凌风弄碧漪,山光云影共熹微。   月黄昏里疏枝外,认取半天孤鹤飞。   赠镜斋徐相士   邹忌不如徐公美,引镜自窥得真是。   门下食客才有求,昏昏便与妻妾比。   徐家耳孙却不然,自名一镜京师市。   世人无用看青铜,此君双眼明秋水。   君以无求游公卿,勿令此镜生瑕滓。   碟子大面何难知,从今光照二百里。   赠刊图书萧文彬   苍籀书法祖,斯冰篆家豪。   昔人锋在笔,今子锋在刀。   收功棠豀金,不礼山中毛。   囊锥脱颖出,镌崖齐天高。   赠尅择徐吉甫   东望会稽山,穆陵郁岧峣。   卜壤藏剑履,伯也昭其劳。   昔者游仙人,龙耳致君王。   君家世其传,芳踵畴可量。   青囊落君手,辩语如何河。   寻云履高阜,汤汤俯长波。   朔风渺天垂,万进草离离。   安得结方轨,为君起遐思。   赠老庵廖希说   短屐平生几两穿,锦囊真得当家传。   山中老去称庵主,天上将来说地仙。   面皱不妨筋骨健,舌存何必齿牙全。   金精深处苓堪饭,更住人间八百年。   赠乐轩彭善之   吾家小黄溪,其间石甚巨。   可写归来辞,可刻盘谷序。   晋唐文章手,谁敢以自负。   异时此重来,烦君作玉筹。   赠林碧鉴相士   咸阳宫中四尺镜,照人五臟何炯炯。   桑田沧海千馀年,百炼依然化为矿。   君从何处得此物,铸就双瞳敌秋月。   向来照心今照形,不事澜翻三寸舌。   远冲风雪肯我过,看来犹未深知我。   我方簑笠立钓矶,万事浮云都勘破。   噫嘻吁,只今神目鬼眼纷道途,   暗中许负应卢胡。试问何如林家老碧鉴,   不知天津桥上复有龙钟无。   赠刘矮跛相士   炼石为形,铿金为音。   世方好圆,痴守方心。   阴阳絪緼,人一气质。   善恶之微,证于声色。   意所欲发,虽吾不知。   彼美子刘,洞其先几。   骯脏难合,今世道病。   如子所言,生禀已定。   戆夫勇士,往往一偏。   以视妾妇,岂不犹贤。   洪范得三,二曰刚克。   会其归其,好是正直。   学问工夫,气质用微。   汝能观形,安知其馀。   子术已定,吾情已成。   子执子术,吾安吾情。   赠刘矮跛相士   媻姗三尺躯,举止如不扬。   瞻视照肝胆,音吐何琅琅。   君看水中凫,不及鹤胫长。   昔闻夔怜蚿,未闻一足僵。   万物各自适,形色安足量。   子言良有理,与子持酒浆。   赠刘可轩写真   燕颔鸢肩都易写,从前只道点睛难。   近来阿堵君休问,灯下时将颊影看。   赠刘忠朴   楹何为折剑何借,须肯为佛粪肯尝。   马公布衾王公饭,石家锦障丁家香。   忠邪佞邪两无定,一雕一璞异其性。   忠朴先生躔法高,古今四者岂关命。   五九六馀能善恶,铁算不是并州错。   便从忠朴问如今,忠果谁忠朴谁朴。   赠闾丘相士   急流勇退识真臞,昔有麻衣拨地炉。   我亦爱君云水趣,莫言雷雨趄江湖。   赠罗雪崖樵青   萧萧山下人,闭门衣裘单。   春心动溪谷,晓起扪松看。   赠梅谷相士   当年寿阳额,春风点颜色。   后来广平肠,冰雪峙气骨。   世人识花面,识花还自浅。   花有岁寒心,清贞坚百炼。   君家在梅谷,自诡知梅熟。   须得花性情,不假花头目。   莫说和羹事,花被和羹累。   突兀烟水村,我梅自林氏。   赠秘书王监丞   君不见秘书外监贺放翁,镜湖一曲高清风。   又不见太子师傅两疏氏,东门祖帐罗群公。   人生晚节良不易,颓波下下谁障东。   使人知有在我者,二三君子为有功。   我公金华山下住,赤松安期白云处。   风骨细瘦真神仙,急流勇退不肯顾。   我昔山中想风采,几回击节归田疏。   适来追陪水苍佩,亲见辞归白云路。   御笔擢公领蓬山,师表玉立东宫官。   两年苦口一去字,未许鸥鹭从公闲。   瑶池深深锁策府,玉皇宫阙侨其间。   暂分赤符管下界,半空云气常往还。   多少持麾辞上国,悠悠风尘见此客。   莫作寻常太守看,疏贺以来伟人物。   夜瞻婺女次舍中,一点光明射南极。   公归眠食重调护,世道尚凭公气力。   赠明脉萧信叔   枚乘擅七发,郭玉明四难。   微言起沈痼,此道今漫漫。   云何东海生,而乃绪真要。   砉然以神遇,契彼镜经妙。   我欲炊雕胡,俯凿菊水泉。   寿彼方舆人,六气何由諐。   赠墨林曹大崧   巍峨幼妇碑,伶俜七步诗。   又得墨林墨淋漓,凑作曹家三绝奇。   赠南安黄梅峰   清浅风流圣得知,黄昏归鹤月来时。   岭头更有高寒处,却是江南第一枝。   赠彭别峰太极数   手把先天已后书,当来一画本全无。   白云山下泠泠水,自在人间太极图。   赠彭神机   挽强二石徒碌碌,学到穿杨精艺熟。   百发百中无虚弦,百中一趺前功辱。   彭君绝识透黄间,不师逢羿师珞琭。   天度三百六十强,一算不容失正鹄。   吾闻天机难语人,往来了了拈众镞。   君姑藏用凝于神,矢口莫轻谈祸福。   赠萍乡道士   道上观行人,半似重相见。   古云性相近,性岂不如面。   万形本一性,万心方一殊。   世固难绝圣,亦恐难绝愚。   赠莆阳卓大著顺宁精舍三十韵   人生天地间,一死非细事。   识破此条贯,八九分地位。   赵岐图寿藏,杜牧拟墓志。   祭文潜自撰,荷锸伶常醉。   此等蜕浮生,见解已不易。   齐物逍遥游,大抵蒙庄意,   圣门有大法,学者必孔自。   知生未了了,未到知死地。   原始则返终,终始本一致。   后来得西铭,精蕴发洙泗。   吾体天地塞,吾气天地帅。   一节非践形,终身莫继志。   舜功禹顾养,参全颖锡类。   伯奇令无违,申生恭不贰。   圣贤当其生,无日不惴惴。   彼岂不大观,何苦勤兴寐。   吾顺苟不亏,吾宁始无愧。   人而有所忝,旷达未足智。   卓哉居士翁,方心不姿媚。   蒙谗以去国,七年无怨怼。   风雨三间茅,松楸接苍翠。   斯丘亦乐哉,未老先位置。   宇宙如许大,岂以为敝屣。   当其归去来,致命聊自遂。   天之生贤才,初意岂无为。   民胞物同与,何莫非己累。   君方仕于朝,名高贵所萃。   乾坤父母身,方来日川至。   西铭一篇书,顺事为大义。   请君观我生,姑置末四字。   赠秋月叶相士   急流勇退神仙,跋蹩龙钟将相。   借问华山山中,何似天津桥上。   赠神目相士   道茂数遁甲,长房得役鬼。   风鉴麻衣仙,地理青乌子。   择术患不精。精义本无二。   奇哉梦笔生,熊鱼掩前氏。   赠适庵册工   本是儒家子,学为方外事。   此身恨凫短,有意求蝉蜕。   犹留鼎馀药,还授人间世。   从君卧山中,共谈弘景秘。   赠舒片云   麻源谪仙人,嘘呵成阴阳。   向来怀袖间,冉冉天孙裳。   一夕大雷电,六丁下取将。   仙人乘风来帝乡,又从肤寸起飞扬。   仙术亦如此,天机神翕张。   有时行浑天,周游十三万里强。   往来仙驭不可韁,正恐问命人,   望气蓬莱隔渺茫。   赠蜀医钟正甫   炎皇鉴从草,异种多西州。   为君望岷峨,使我双泪流。   向来秦越人,朝洛夕邯郸。   子持鹊经来,自西亦徂南。   江南有羁羽,岂不怀故营。   何当同皇风,六气和且平。   赠涂内明   老云五色令人盲,面壁不视佛慧生。   彼皆去眼绝人伪,孰知涂者出天成。   有口能谈贵人命,有耳能听贵人声。   此中一片光明藏,嗜欲浅处天机深。   赠魏山人   君不见而家直臣犯天怒,身死未寒碑已仆。   又不见而家处士承天渥,闭门水竹以自乐。   云仍妙参曾杨诀,谓余地宅谁优劣。   小烦稳作子午针,灵于己则灵于人。   赠萧巽斋   未有大挠书,先有伏羲易。   古人尚卜筮,今人信命术。   八卦与五行,皆自河图出。   易中元有命,道一万事毕。   卦义六十四,萧君得其一。   江湖旅琐琐,谈命以巽入。   人情爱委曲,喉舌嫌棘棘。   言言依忠孝,君平意未失。   我生独骯脏,动取无妄疾。   是有命流行,谁陨复谁诎。   安能从儿女,朝夕谈昵昵。   若卦有人买,不妨君卖直。   赠许柏溪惟一   长风吹飞藿,蜻蛚吟野草。   流光速代谢,兴怀令人老。   游子中夜起,悠悠酣且歌。   明月委清照,江湖秋涉多。   岂无临淄鱼,亦有邯郸酒。   怀古招王孙,登高重回首。   赠杨樵隐应炎谈命   莘郊一介,尧舜君民。   薇山二难,百世忠清。   富春耕叟,涕洟云台。   终南遁士,仕宦梯媒。   是数公者,俱以隐名。   木石一迹,霄渊异情。   九华山人,卖樵江湖。   请算世间,几种樵夫。   赠叶大明   大明标榜叶氏子,自称后村门下士。   误言木吉孛为灾,后村曾发一笑来。   其师流传说如此,宁知祸福乃不尔。   犀腰貂首徒劳人,甘藜豢藿无苦辛。   我生有命殊六六,木孛循环相起伏。   袖中莫出将相图,尽洗旧学读吾书。   赠一壶天李日者   汝南市人眼,壶小天地大。   谁知卖药翁,壶宽天地隘。   李君血肉身,大化中一芥。   天度三百馀,满腔粲蓍蔡。   仙翁以过谪,长房以术败。   造化多漏泄,鬼神争讶怪。   君归视斯壶,口匏深覆盖。   得钱且沽酒,日晚便罢卖。   赠余月心五首   月之所在谓之身,朝市山林几样人。   静看一轮如此洁,莫将身著软红尘。   赠余月心五首   我生之辰月宿斗,如何谤誉由箕口。   月明只合醒眼看,斗亦何须挹浆酒。   赠余月心五首   月比于人历世多,才圆又缺几消磨。   只因受用长生药,嗟尔死蛙如月何。   赠余月心五首   一种黄州月,曹苏善恶几。   吾矶连月钓,此月是邪非。   赠余月心五首   子心月其明,子术星之数。   为月诘众星,不知何以故。   赠月洲相士   月洲月眼阅人多,且道西州事若何。   朱紫贵人皆好命,不知中有孔明麽。   赠曾兰谷相士   许负眼,祢衡口。   巧言甘,莠言丑。   赠曾一轩   磨蝎之宫星见斗,簸之扬之箕有口。   昌黎安身坡立命,谤毁平生无不有。   我有斗度限所经,适然天尾来临丑。   虽非终身事干涉,一年贝锦纷杂糅。   吾家禄书成巨编,往往日者迷几先。   惟有一轩曾正德,其说已在前五年。   阴阳造化荡昼夜,世间利钝非偶然。   未来不必更臆度,我自存我谓之天。   赠赵神眼   一条一褐髯如铁,神为秋水眼为月。   欲从壶子觅三机,剑首终然吹一吷。   赠周东卿画鱼   观君潇湘图,起我濠上心。   短褐波涛旧,秋雨菰蒲深。   张秘撰汴第一百一十五   入幕旌旗动,挥翰绮绣扬。   烟雾蒙玉质,斯人今则亡。   张世杰第四十二   长风驾高浪,偃蹇龙虎姿。   萧条犹在否,寒日出雾迟。   张世杰第四十一   南国卷云水,黄金倾有无。   蛟龙亦狼狈,反复乃须臾。   张元帅谓予国已亡矣杀身以忠谁复书之予谓商非不亡夷齐自不食周粟人臣自尽其心岂论书与不书为改容因成一诗   高人名若浼,烈士死如归。   智灭犹吞炭,商亡正采薇。   岂因徼后福,其肯蹈危机。   万古春秋义,悠悠双泪挥。   张云第一百一十一   痛愤寄所宣,四方服勇决。   壮士敛精魂,里巷犹呜咽。   张制置珏第五十一   气敌万人将,独在天一隅。   向使国不亡,功业竟何如。   召张世杰第十七   诏发西山将,熊虎亘阡陌。   笳鼓凝皇情,佳气向金阙。   赵倅昴发第四十六   风雷飒万里,大江动我前。   青衿一惟悴,名与日月悬。   赵大监时赏第一百一十九   豪杰贵勋业,宗支神翘后。   平生白羽扇,欝结回我首。   真州驿   山川如识我,故旧更无人。   俯仰干戈迹,往来车马尘。   英雄遗算晚,天地暗愁新。   北首燕山路,凄凉夜向晨。   真州杂赋   四十羲娥落虎狼,今朝骑马入真阳。   山川莫道非吾土,一见衣冠是故乡。   真州杂赋   聚观夹道卷红楼,夺得南朝一状头。   将谓燕人骑屋看,而今马首向真州。   真州杂赋   卖却私盐一舸回,天教壮士果安排。   子胥流向江南去,我独他皇夜走淮。   真州杂赋   便把长江作界河,负舟半夜泝烟波。   明朝方觉田文去,追骑如云可柰何。   真州杂赋   十二男儿夜出关,晓来到处捉南冠。   博浪力士犹难觅,要觅张良更是难。   真州杂赋   我作朱金沙上游,诸君冠盖渡瓜洲。   淮云一片不相隔,南北死生分路头。   真州杂赋   公卿北去共低眉,世事兴亡付不知。   不是谋归全赵璧,东南那个是男儿。   镇江   铁甕山河旧,金瓯宇宙非。   昔随西日上,今见北军飞。   豪杰非无志,功名自有机。   中流怀士稚,风雨湿双扉。   镇江之战第十八   海胡舶千艘,肉食三十万。   江平不肯流,到今有遗恨。   正气歌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在刘太史简,在晋董狐笔。   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   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   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   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   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   或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   或为击贼笏,逆竖头破裂。   是气所旁薄,凛烈万古存。   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   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   三网实系命,道义为之根。   嗟予遘阳九,隶也实不力。   楚囚缨其冠,传车送穷北。   鼎镬甘如饴,求之不可得。   阴房阒鬼火,春院閟天黑。   牛骥同一皂,鸡栖凤凰食。   一朝蒙雾露,分作沟中瘠。   如此再寒暑,百沴自辟易。   嗟哉沮洳场,为我安乐国。   岂有他缪巧,阴阳不能贼。   顾此耿耿在,仰视浮云白。   悠悠我心悲,苍天曷有极。   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   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正月十三日   去年今日遁崖山,望见龙舟咫尺间。   海上楼台俄已变,河阳车驾不须还。   可怜羝乳烟横塞,空想鹃啼月掩关。   人世流光忽如此,东风吹雪鬓毛班。   纸帐   纸帐白如雪,上有坐客影。   一白不自由,黑光荡无定。   人倦影已散,依然雪花莹。   须臾秉烛眠,相忘心目静。   至福安第六十二   握节汉臣回,麻鞋见天子。   感激动四极,壮士泪如雨。   至高沙   江南自好筑金台,何事风花堕向淮。   若使两遭豺虎手,而今玉也有谁埋。   至广州第七十七   南方瘴疠地,白马东北来。   长城扫遗堞,泪落强徘徊。   至吉州第八十

註解[编辑]

  1. 天祥以右丞相入元請和,與元相巴延抗論。巴延拘之夜亡入真州,制使李庭芝疑天祥来為元游說,移文令真州苗再成亟殺之。再成不忍,紿天祥出城,遂得脫。至髙郵東汎海,入温州。又元劉岳申作《天祥傳》稱苗再成欲合淮西制置使李庭芝,淮東制置使夏貴兩軍為堵截元兵之計。天祥然其說,故寄書二閫。庭芝得書反以丞相無得脫理罪,真州不當納。天祥且諭再成亟殺天祥以自白等語。抑揚其詞以庭芝疑天祥為怪,然是時庭芝先聞揚州脫歸兵言元遣一丞相入真州說降,而天祥適至故以為疑,且安知非元将料天祥必投揚州,先縱反間使庭芝殺天祥也。岳申未悉逃兵流言情事,但云得書反疑為乖亦非篤論也。
  2. 謂李庭芝、苗再成也。
  3. 岳申以苗李守城,不納天祥為非。然庭芝當危急存亡之際,為宋守揚州數年,将士為之死鬬。元所遣詔使悉焚斬之,卒能盡莭忠於所事。再成雖舊史無傳,然能脫天祥於難,卒以城陷不屈而死,此二人亦唐張巡許逺之亞而以不納天祥議之過矣。
  4. 天祥被執,元世祖愛其材,欲官之。天祥曰:國亡,吾分一死。儻緣寛假,得以黄冠歸故鄉,他日以方外備,顧問可也。是天祥亦未嘗不欲生,而必於死莭,使元世祖不殺之而聽其為。黄冠遲之十數年,則天祥反不成其為天祥矣。盖忠臣義士,一時激烈従容就死,適足以成其名。鼎革之際似此者不勝僂,指在時君有以處之耳。
  5. 天祥長子道生沒於進兵恵州時,次子佛生以空阬之敗被虜不知所終,後以其弟文璧之子陞為嗣。考璧在宋權户部侍郎、廣東總領兼知恵州。後降元為臨江路總管、兼府尹紀年録。又載天祥有從子隆,子仕元寧州判官等語。文璧仕宋顯秩,又復靦顔仕元,九原有知應愧見其兄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