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雕龍/知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才略第四十七 文心雕龍
知音第四十八
作者:劉勰
程器第四十九

  知音其難哉!音實難知,知實難逢,逢其知音,千載其一乎!夫古來知音,多賤同而思古,所謂「日進前而不御,遙聞聲而相思」也。昔儲說始出,子虛初成,秦皇漢武,恨不同時;既同時矣,則韓囚而馬輕,豈不明鑒同時之賤哉!至於班固傅毅,文在伯仲,而固嗤毅云:「下筆不能自休。」及陳思論才,亦深排孔璋,敬禮請潤色,歎以為美談,季緒好詆訶,方之於田巴,意亦見矣。故魏文稱「文人相輕」,非虛談也。至如君卿脣舌,而謬欲論文,乃稱「史遷著書,諮東方朔」,於是桓譚之徒,相顧嗤笑,彼實博徒,輕言負誚,况乎文士,可妄談哉!故鑒照洞明,而貴古賤今者,二主是也;才實鴻懿,而崇己抑人,班曹是也;學不逮文,而信偽迷真者,樓護是也:醬瓿之議,豈多歎哉!

  夫麟鳳與麏雉懸絕,珠玉與礫石超殊,白日垂其照,青眸寫其形。然魯臣以麟為麏,楚人已雉為鳳,魏氏以夜光為怪石,宋客以燕礫為寶珠。形器易徵,謬乃若是;文情難鑒,誰曰易分。

  夫篇章雜沓,質文交加,知多偏好,人莫囿該。慷慨者逆聲而擊節,醞者見密而高蹈,浮慧者觀綺而躍心,愛奇者聞詭而驚聽。會己則嗟諷,異我則沮棄,各執一隅之解,欲擬萬端之變。所謂「東向而望,不見西墻」也。

  凡操千曲而後曉聲,觀千仞而後識器;故圓照之象,務先博觀。閱喬岳以形培塿,酌滄波以喻畎澮,無私於輕重,不偏於憎愛,然後能平理若衡,照辭如鏡矣。是以將閱文情,先標六觀:一觀位體,二觀置辭,三觀通變,四觀奇正,五觀事義,六觀宮商。斯術既形,則優劣見矣。

  夫綴文者情動而辭發,觀文者披文以入情,沿波討源,雖幽必顯。世遠莫見其面,覘文輒見其心。豈成篇之足深,患識照之自淺耳。夫志在山水,琴表其情,况形之筆端,理將焉匿。故心之照理,譬目之照形,目瞭則形無不分,心敏則理無不達。然而俗監之迷者,深廢淺售,此莊周之所以笑折楊,宋玉所以傷白雪也!昔屈平有言:「文質踈內,衆不知余之異采。」見異唯知音耳。揚雄自稱「心好沈博絕麗之文」,其事浮淺,亦可知矣。夫唯深識鑒奧,必歡然內懌,譬春臺之熙衆人,樂餌之止過客。葢聞蘭為國香,服媚彌芬;書亦國華,翫方美;知音君子,其垂意焉。

  贊曰:
萬鈞,夔曠所定。良書盈篋,妙鑒廼訂。
流鄭淫人,無或失聽。獨有此律,不謬蹊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