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雕龍 (四部叢刊本)/卷之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録 文心雕龍 卷之一
梁 劉勰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之二

文心雕龍卷之一

        梁通事舍人東莞劉勰撰

  原道第一

文之爲德也大矣與天地並生者何哉夫玄黄色

雜方圓體分日月疊璧以垂麗天之𧰼山川煥綺

以鋪理地之形此盖道之文也仰觀吐曜俯察含

章高卑定位故兩儀旣生矣惟人參之性靈所鍾

是謂三才爲五行之秀人實天地之心生心生而

言立言立而文明自然之道也傍及萬品動植皆

文龍鳯以藻繪呈瑞虎豹以炳蔚凝姿雲霞雕色

有踰畫工之妙草木賁華無待錦匠之奇夫豈外

飾盖自然耳至於林籟結響調如竽瑟泉石激韻

和若球鍠故形立則章成矣聲𤼵則文生矣夫以

無識之物鬱然有彩有心之噐其無文歟人文之

元肇自太極幽讚神明易𧰼惟先庖犧畫其始仲

尼翼其終而乾坤兩位獨制文言言之文也天地

之心哉若廼河圖孕乎八卦洛書韞乎九疇玉版

金鏤之實丹文綠牒之華誰其尸之亦神理而巳

自鳥迹代繩文字始炳炎皥遺事紀在三墳而年

世𣺌邈聲采靡追唐虞文章則煥乎始盛元首載

歌旣𤼵吟詠之志益稷陳謀亦垂敷奏之風夏后

氏興業峻鴻績九序惟歌勲德彌縟逮及啇周文

勝其質雅頌所被英華日新文王患憂繇辭炳曜

符采複隱精義堅深重以公旦多材褥其徽烈剬

詩緝頌斧藻羣言至夫子繼聖獨秀前哲鎔鈞六

經必金聲而玉振雕琢情性組織辭令木鐸啓而

千里應席珍流而萬世響寫天地之輝光曉生民

之耳目矣爰自風姓曁于孔氏玄聖創典素王述

訓莫不原道心裁文章研神理而設教取𧰼乎河

洛問數乎蓍龜觀天文以極變察人文以成化然

後能經緯區宇彌綸彛憲𤼵輝事業彪炳辭義故

知道㳂聖以垂文聖因文而明道旁通而無涯日

用而不匱易曰鼓天下之動存乎辭辭之所以能

鼓天下者廼道之文也

 贊曰道心惟微神理設教光采玄聖炳耀仁孝

 龍圖獻體龜書呈貌天文斯觀民胥以傚

  徵聖第二

夫作者曰聖述者曰明陶鑄性情功在上哲夫子

文章可得而聞則聖人之情見乎文辭矣先王聖

化布在方冊夫子風采溢于格言是以逺稱唐世

則煥乎爲盛近褒周代則郁哉可從此政化貴文

之徵也鄭伯入陳以立辭爲功宋置折爼以多方

舉禮此事蹟貴文之徵也褒美子產則云言以足

志文以足言泛論君子則云情欲信辭欲巧此修

身貴文之徵也然則忠足而言文情信而辭巧廼

含章之玉牒秉文之金科矣夫鑒周日月妙極機

神文成規矩思合符契或簡言以逹㫖或博文以

該情或明理以立體或隱義以藏用故春秋一字

以褒貶喪服舉輕以包重此簡言以逹㫖也邠詩

聯章以積句儒行縟說以繁辭此博文以該情也

書契斷决以𧰼夬文章昭晰以𧰼離此明理以立

體也四𧰼精義以曲隱五例微辭以婉晦此隱義

以藏用也故知繁略殊形隱顯異術抑引隨時變

通㑹適徵之孔周則文有師矣是以政論文必徵

於聖必宗於經易稱辨物正言斷辭則備書云辭

尚體要弗惟好異故知正言所以立辨體要所以

成辭辭成無好異之尤辨立有斷辭之義雖精義

曲隱無傷其正言微辭婉晦不害其體要體要與

㣲辭偕通正言共精義並用聖人之文章亦可見

也顏闔以爲仲尼飾羽而畫徒事華辭雖欲此言

聖弗可得巳然則聖文之雅麗固衘華而佩實者

也天道難聞猶或鑽仰文章可見胡寜勿思若徵

聖立言則文其庶矣

 贊曰妙極生知𧇖哲惟宰精理爲文秀氣成采

 鑒懸日月辭富山海百齡影徂千載心在

  宗經第三

三極彜訓其書言經經也者恒久之至道不刋之

鴻教也故𧰼天地效鬼神參物序制人紀洞性靈

之奥區極文章之骨髓者也皇世三墳帝代五典

重以八索申以九丘歲歷綿曖條流紛糅自夫子

刋述而大寳咸耀於是易張十翼書標七觀詩列

四始禮正五經春秋五例義旣極乎性情辭亦匠

於文理故能開學養正昭明有融然而道心惟微

聖謀卓絶墻宇重峻而吐納自深譬萬鈞之洪鍾

無錚錚之細響矣易惟談天人神致用故繫稱㫖

遠辭高言中事隱韋編三絶固哲人之驪淵也書

實記言而詁訓⿱⺾⿰氵亾昧通乎爾雅則文意曉然故子

夏歎書昭昭若日月之明離離如星辰之行言昭

灼也詩主言志詁訓同書摛風裁興藻辭譎喩溫

柔在誦敢最附深𠂻矣禮記立體據事剬範章條

纎曲一字見義五石六鷁以詳略成文雉門兩觀

以先後顯㫖其婉章志晦諒以𮟏矣尚書則覽文

如詭而㝷理卽暢春秋則觀辭立曉而訪義方隱

此聖人之殊致表裏之異體者也至根柢槃深枝

葉峻茂辭約而㫖豐事近而喻逺是以徃者雖舊

餘味日新後進追取而非曉前脩文用而未先可

謂太山徧雨河潤千里者也故論說辭序則易統

其首詔策章奏則書𤼵其源賦頌謌讚則詩立其

本銘誄箴祝則禮總其端紀傳銘檄則春秋爲根

並窮高以樹表極遠以啓疆所以百家騰躍終入

環内者也若禀經以製式酌雅以富言是仰山而

鑄銅煑海而爲鹽也故文能宗經體有六義一則

情深而不詭工則風淸而不雜三則事信而不誕

四則義直而不囘五則體約而不蕪六則文麗而

不滛楊子比雕玉以作噐謂五經之含文也夫文

以行立行以文傳四教所先符采相濟勵德樹聲

莫不師聖而建言脩辭鮮克宗經是以楚艶漢侈

流弊不還正末歸本不其懿歟

 贊曰三極彛道訓深稽古致化歸一分教斯五

 性靈鎔匠文章奥府淵哉鑠乎羣言之祖

  正緯第四

夫神道闡幽天命㣲顯馬龍出而大易興神龜見

而洪範燿故繫辭稱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斯

之謂也但世夐文隱好生矯誕眞雖存矣僞亦憑

焉夫六經彪炳而緯候稠疊孝論昭哲而鉤䜟葳

㽔按經驗緯其僞有四蓋緯之成經其猶織綜絲

麻不雜布帛乃成今經正緯竒倍擿千里其僞一

矣經顯聖訓也緯隱神教也聖訓宜廣神教宜約

而今緯多於經神理更繁其僞二矣有命自天廼

稱符䜟而八十一篇皆託於孔子則是堯造綠圖

昌制丹書其僞三矣啇周以前圖錄頻見春秋之

末羣經方備先緯後經體乖織綜其僞四矣僞旣

倍摘則義異自明經足訓矣緯何豫焉原夫圖錄

之見廼昊天休命事以瑞聖義非配經故河不出

圖夫子有歎如或可造無勞喟然昔康王河圖陳

於東序故知前世符命歷代寳傳仲尼所撰序錄

而巳於是伎數之士附以詭術或說隂陽或序災

異若鳥鳴似語䖝葉成字篇條滋蔓必假孔氏通

儒討覈謂起哀平東序祕寳朱紫亂矣至於光武

之世篤信斯術風化所靡學者比肩沛獻集緯以

通經曹褒撰䜟以定禮乖道謬典亦已甚矣是以

桓譚疾其虚僞尹敏戯其深瑕張衡發其僻謬荀

恱明其詭誕四賢博練論之精矣若乃羲農軒皥

之源山瀆鍾律之要白魚赤烏之符黃金紫玉之

理事豐竒偉辭富膏腴無益經典而有助文章是

以後來辭人援摭英華平子恐其迷學奏令禁絶

仲豫惜其雜眞未許煨燔前代配經故詳論焉

 贊曰榮河溫洛是孕圖緯神寳藏用理隱文貴

 世歷二漢朱紫騰沸芟夷譎詭糅其雕蔚

  辯騷第五

自風雅寢聲莫或抽緒竒文鬱起其離騷哉固巳

軒翥詩人之後𡚒飛辭家之前豈去聖之未逺而

楚人之多才乎昔漢武愛騷而淮南作傳以爲國

風好色而不滛小雅怨謗而不亂若離騷者可謂

兼之蟬蛻穢濁之中浮游塵埃之外㬭然𣵀而不

緇雖與日月爭光可也班固以爲露才揚已忿懟

沉江羿澆二姚與左氏不合崑崙懸圃非經義所

載然其文辭麗雅爲詞賦之宗雖非明哲可謂妙

才王逸以爲詩人提耳屈原婉順離騷之文依經

立義駟虬乘翳則時乘六龍崑崙流沙則禹貢敷

土名儒辭賦莫不擬其儀表所謂金相玉質百世

無匹者也及漢宣嗟歎以爲皆合經術揚雄諷味

亦言體同詩雅四家舉以方經而孟堅謂不合傳

襃貶任聲抑揚過實可謂鑒而弗精翫而未覈者

也將覈其論必徵言焉故其陳堯舜之耿介稱湯

武之祗敬典誥之體也譏桀紂之猖披傷羿澆之

顚隕規諷之㫖也虬龍以喻君子雲蜺以譬䜛邪

比興之義也毎一顧而淹涕歎君門之九重忠怨

之辭也觀兹四事同于風雅者也至於託雲龍說

迂怪豐隆求宓妃鴆鳥媒娥女詭異之辭也康回

傾地夷羿蔽日木天九首土伯三足譎怪之談也

依彭咸之遺則從子胥以自適狷狹之志也士女

雜座亂而不分指以爲樂娛酒不廢沉𭰫日夜舉

以爲懽荒滛之意也摘此四事異乎經典者也故

論其典誥則如彼語其本誕則如此固知楚辭者

體憲於三代而風雅於戰國乃雅頌之博徒而詞

賦之英傑也觀其骨鯁所樹肌膚所附雖取鎔經

意亦自鑄偉辭故騷經九章朗麗以哀志九歌九

辯綺靡以傷情逺遊天問瓌詭而惠巧招䰟招隱

耀艶而深華⺊居摽放言之致漁父寄獨徃之才

故能氣性轢古辭來切今驚采絶艶難與並能矣

自九懷以下遽躡其跡而屈宋逸歩莫之能追故

其叙情怨則鬱伊而易感述離居則愴怏而難懷

論山水則循聲而得貌言節候則披文而見時是

以枚賈追風以入麗馬揚㳂波而得竒其衣被詞

人非一代也故才高者菀其鴻裁中巧者獵其艶

辭吟諷者衘其山川童𮐃者拾其香草若能憑軾

以𠋣雅頌懸轡以馭楚篇酌竒而不失其眞翫華

而不墜其實則顧盻可以驅辭力欬唾可以窮文

致亦不復乞靈於長卿假寵於子淵矣

 贊曰不有屈原豈見離騷驚才風逸壯志煙高

 山川無極情理實勞金相玉式絶益稱豪


             山人陸瑞家校






文心雕龍卷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