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淵閣大學士史文靖公神道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文淵閣大學士史文靖公神道碑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

乾隆五年,天子命刑部尚書史公教習庶吉士。枚習國書免課,而公命擬奏疏一通,褒許甚盛。嗣後趨函丈,不待啟輒入,得與聞本朝文獻,仁廟、世廟兩聖人所以致太平之隆與公生平受知恩遇,談洋洋盈耳。於古大臣中,酷愛姚元之,蓋自況也。

後十年,枚再拜公於賜第。時公已作相,而枚起病入都。公教之曰:「聞汝宰江寧有善政,誠不負所言。惜杜牧之未免風流耳。遠到者宜戒也。」嗚呼,言猶在耳,而公自此訣矣!今年五月十三日,公薨於位。天子贈太保,諡文靖,命翰林立傳,樹碑於墓。公之勳,天子為揚其聲光,銘公者有大手筆在,何俟門下一舊史官哉?然弟子傳其師,各有所心得而不能自已,謹廣其事於狀外,而擬為銘曰:

公諱貽直,字敬弦,號鐵崖,系出東漢溧陽壯侯。世居湖埭里,徙夏莊。父夔,官宮詹,以文學清望伏海內。公貴,贈如公官。公十歲能詩,十八舉京兆,十九登進士,入翰林。典試於滇,督學於粵,所至有聲。為掌院湯公右曾所抑,由檢討而讚善,而諭德,而侍講,而庶子,而學士。優遊清秘,不辵一級者二十三年。

雍正元年,大將軍年羹堯平青海歸,勢張甚,黃韁紫騮,絕馳道而行。王公以下膝地郊迎,年過目不平視。獨公長揖,年望見大驚,遽翻鍵下,曰:「是吾同年鐵崖耶?」扶上己所乘馬,而己易他馬,並轡入章益門。翌日補吏部侍郎,尹順天。世宗晝日三接,谘詢優獎,公亦布露所畜,勤施於四方。乘傳訊雁平道王寵、閩令梅庭謨。清厘直隸、河南積案,甄別閩省官。雖事秘,外不能知,而考核平反,輿論翕然。公在世宗時,總督福建,再督江南,授都御史,巡撫陝西。在今上時,總督湖廣,再督直隸,加經筵講官,戶、工、刑、兵、吏五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仍兼吏部尚書。

公生而徇通,神識超妙,周巡六曹,出入九鎮,又復六十餘年。以故所蒞處如日破黑,湯沃雪,批伔窾要,動中機宜。常言天下辦事人多,解事人少,深刻非明,懈弛非寬,交際非私,協恭非黨。故公為政行己,無心寬猛,恥矜苛廉,一以持大體、安社稷為務。先是戍台灣兵,武弁送往,動索番社頓遞。公改委台鎮本標,弊遂絕。漳泉卑濕,穀易朽,公奏台灣例給兵米,即以四府穀運廈門碾發,嗣後無角尖耗。西安無屯倉,公請軍需剩穀十六萬為貯。歲饑,屯民受賑如一。苗盜蒲寅山據梘頭山叛,積十稔未平。公設方略,命總兵李椅擒其魁,餘黨悉散。容美土司稅輕,改歸流後稅增,公請仍徵原額,僚、瑤歡呼。督直隸未半年,所題結事九千六百餘。

今上登極,公首奏停開墾以杜浮冒,禁勸捐以正國體,循資格以息奔競,用科目以重科、道、吏、禮四衙門,疏數千言。上在藩邸,習聞世宗稱公,及是愈信其賢,悉允所奏。因公入謁梓宮,召見溫諭良久,賜世宗所遺鵝黃蟒衣四團龍補服,曰:「此先帝意也。今朕君臣所共事,即先帝事也。卿其始終一致。」公感謝嗚咽,上亦泣下不止。

公清標玉立,眉目如畫,舉止詳華,靴塵不沾。衣圭袍褶,式皆內裁。性強記,尤善清言,雖莊語危論,必多譬引,饒風趣。每早朝,立宮門槐柳下,諸王、貝勒、卿、貳、翰、詹,環聽鐵崖相公道三朝舊事,耆臣言行,以至輿服車騎之儀適,羅縷明暢,如鳳鳴九霄,下風傾耳,聞所未聞。他大臣或懼言溫室,言呐呐不宣,而公肆意逞詞,談啁流速,忌者亦不能中也。

乙亥歲,次子奕昂署甘肅布政。公通書於巡撫鄂昌,事聞,天子休公於家。公出學舍後,未嘗家食。至是乃得掃墳墓,到兒時釣弋處,召族人數千,分俸置酒,為二疏故事。里中負蓑笠者,見公鄉音如故,姻睦有加,咸傱々奔趨,來看真宰相。乃未幾而天子南巡,仍召公入閣矣。公尤長奏對。年羹堯伏誅,窮治黨與,世宗問:「汝亦年某薦乎?」公免冠,應聲曰:「薦臣者年羹堯,用臣者皇上。」世宗默然。常奏事,拜起舒遲,上問:「卿老憊乎?」公曰:「皇上到臣年,當自知之。」上大笑。時公年八十一矣。

公少時撤金蓮燭成婚,中年督兩江開府鄉里,晚年再宴鹿鳴、瓊林,周科目六十年之數。天子賜詩褒美。祝太后萬壽,入九老會,圖形內府。近古以來,所未有也。

上蔡令張球誣陷同官邵言綸,總督田文鏡庇之。世宗命公往豫案覆,發其奸,田大慚。大學士邁柱請開楚丹河運米,公力持不可。浙督李衛約為兄弟,公嫌其不學也,謝之。三人方柄用時,攖其鋒者皆懾,公獨棘棘不阿。其守正如此。晚年恩禮愈隆,肩輿入紫禁城,陪祀不與,大寒暑不入閣,湯沐小休即齎物賜於家。患風熱數日,曰:「吾本無疾,而此中竭矣。」即繕遺表薨。

子三人:長奕簪,官翰林。次奕昂,廣東布政使。次奕,知潞安府。夫人許氏,先公卒,合葬某。銘曰:

天球《河圖》,西序雙陳。阿衡太師,朝不兩人。奕奕史公,維嶽降神。逋峭鳳骨,華重冠巾。天生公來,作百官表。表上頭銜,公身可考。帝賜公履,作《九州圖》。圖中禹甸,公盡馳驅。勿矯勿隨,有猷有為。雷霆之下,談笑指麾。垂老雍容,黃扉供奉。主聖臣逸,物希寵重。堯禹盤匜,羲軒露甕。但絪於庭,四方風動。何必肙々,再叩其用?伏波談論,王公意消。奚斤老去,善說先朝。八十二年,委化而卒。帝子奠酒,千官執紼。太常大烝,與國無極。惟予小子,奉詔受經。隅坐請業,有訓則聽。褒其文才,揚於王廷。小謫蓬山,公為涕零。望奮澠池,以振厥聲。一朝星隕,吾將安仰!絲竹前生,山河音響。見而知之,典型不爽。私製碑銘,以質泉壤。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