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獻通考/卷二百三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百三十七 文獻通考
卷二百三十八 經籍考六十五
卷二百三十九 

別集[编辑]

※《龍雲集》三十二卷《附錄》一卷

陳氏曰:著作佐郎廬陵劉弇偉明撰。元豐進士,紹聖詞科。曾慥《詩選》以比石敏若,非其倫也。龍雲,安福鄉名,弇所居也。
周平園序略曰:廬陵自歐陽文忠公以文章續韓文公正傳,遂為本朝儒宗。繼之者,龍雲劉公。文忠薨於潁,公方冠,不及從之游,然斯文未喪,何害其為韓門籍、湜也。先是,汴京及麻沙刻公集二十五卷。紹興初,會昌尉羅良弼遍求別本,增至三十二卷,凡六百三十餘篇。予嘗論公之文,如《南郊賦》,氣格近先漢,已為泰陵簡擢;詩書序記,往往祖述韓、柳,閒或似之;銘志豐腴,規摹文忠,讀者可以自見。其才學出處,具載李彥弼誌銘,羅氏跋語云。

※《東觀餘論》三卷

陳氏曰:秘書郎昭武黃伯思長睿撰。伯思,右丞黃履之孫,吳園張根之婿,於李忠定綱為中外襟袂,故忠定誌其墓。伯思,元符庚辰進士,年四十而死。好古博雅,喜神仙家言,自號雲林子,別字霄賓,有集一百卷。此書止《法帖刊誤》及序跋古書畫、器物,故名《餘論》。

※《北湖集》十卷、《長短句》一卷

陳氏曰:直秘閣知虢州富川吳則禮子副撰。其父中復,以孫蘋薦為御史,不求識面臺官者也。中復弟幾復、嗣復,子立禮及嗣復子審禮,皆登科,有名譽。則禮以父澤入仕,晚居豫章,號北湖居士。

※《劉左史集》四卷

陳氏曰:起居郎永嘉劉安節元承撰。與從弟安上皆嘗事二程,同游太學,號二劉。安節元符三年進士,為察官左史,晚知宣州以沒。

※《箕潁集》二十卷

陳氏曰:潁昌曹組元寵撰。組本與兄緯有聲太學,亦能詩文,而以滑稽下俚之詞行於世得名,良可惜也。謝克家任伯為集序,其子勛跋其後,略見其出處。蓋宣和三年始登第,郊禮進《祥光賦》,有旨換武階,兼閣職,詔中書召試,仍給事殿中,未幾而卒。然集中有《謝及第啟》,自敘云:「蚤預諸生,竟叨右列。」則未第之前,已在西班,未知何以也。曾慥《詩選》云:「六舉不第,宣和中,詔赴廷試,賜第。」《啟》中所謂「特舉孱微,許從俊造」,慥之言良是。序跋不著其實爾。

※《夷白堂小集》二十卷、《別集》三卷

陳氏曰:考功員外郎括蒼鮑慎由欽止撰。元祐初,以任子試吏部,銓第一,復登六年進士乙科,甫脫選,即為郎。然自是數坐累,官竟不進。其父粹,始居吳,故葬於吳興。

※《青溪集》十卷、《附錄》一卷

陳氏曰:楚州教授臨川汪革信民撰。紹聖四年試禮部第一,遂登甲科。蔡京當國,召為宗子博士,力辭不就。年才四十卒。呂原明志其墓,鼂以道為詞以哀之。革嘗有言曰:「咬得菜根,則萬事可做。」誠名言也。

※《玉谿集》二十二卷

陳氏曰:左司員外郎永嘉倪濤巨濟撰。其父始徙居廣德。濤,大觀三年進士。燕山之役,誦言其非,以沮軍罷,謫衡州茶陵以死,年三十九。呂居仁志其墓,曾吉父為作集序。

※《竹隱畸士集》四十卷

陳氏曰:右文殿修撰韋成趙鼎臣承之撰。元祐甲科,紹聖宏詞。又自號葦溪翁。其孫綱立刊於復州,本百二十卷,刊止四十卷而代去,遂止。

※《後湖集》十卷

陳氏曰:丹陽蘇庠養直撰。其父堅伯固亦有詩名。庠以遺澤畀其子,而自放江湖間,東坡見其《清江曲》,大愛之,由是得名。僧祖可正平號癩可者,其弟也。庠中子扶亦工詩,有清苦之節。庠,紳之後,頌之族。

※《劉給事集》五卷

陳氏曰:給事中劉安上元禮撰。紹聖四年登第。歷臺諫、掖垣、鎖闥以次對,歷三郡而終。集中有《彈蔡京疏》。

※《章貢集》二十卷

陳氏曰:秘書監李樸先之撰。紹聖元年進士。坐言隆祐之賢,廢三十年,蔡京欲強致之,不屈。其教授西京國子監也,程伊川與之甚厚,然謂其太直,以洛中風波為戒。樸笑曰:「不意此言發於先生之口。」伊川為之改容愧謝。其風節可畏也。

※《呂吉甫集》二十卷

鼂氏曰:呂惠卿字吉甫,閩人。王安石執政,擢參知政事。元祐初謫知福州。紹聖後累領藩鎮。有《莊子解》。為文長於表奏。
後村劉氏曰:考亭論荊公、東坡門人,寧取呂吉甫,而不取秦少游輩,其說以為吉甫猶看經書,少游翰墨而已。孫鴻慶序其文,謂辭嚴義密,追古作者。

※《李淇水集》八十卷

陳氏曰:門下侍郎大名李清臣撰,清臣,韓魏公婿。治平二年中制科。歐陽公愛其文,以比蘇軾。其為人亦寬博有度,而趣時嗜權利。首主紹述之論,意規宰相,亦卒不如其志。

※《張無盡集》三十二卷

鼂氏曰:張商英字天覺。登第,調官陜路。章惇察訪巴蜀,風採傾動西南峽中,部使者憂之,日夕謀所以待之之禮曲盡,因求辯博之士,以備燕談。或以天覺姓名告,因檄召至夔州。惇既至,杯酒間果以人材為問。部使者即言之,惇令召入。天覺不冠,服峩巾,長揖徑就坐左。惇負氣敢大言,天覺輒吐言壓之。惇大喜,歸而薦於朝,由是召用。元祐中,為開封府推官,出使河東。紹聖初,擢御史。大觀四年,長星見,蔡京罷相,乃拜右僕射,盡反京之政,召用元祐遷客,天下翕然歸重。期年去位。靖康初,遂與司馬溫公、范文正公同日降制,加贈官爵。賜諡文忠。

※《臨漢隱居集》二十卷

鼂氏曰:魏泰字通輔,襄陽人。曾布子宣之妻弟。幼爽邁,能屬文,嘗從徐禧。晚節卜隱漢上。人頗言其倚子宣之勢,為鄉里患苦云。

※《梅文安集》十五卷

陳氏曰:戶部尚書浦江梅執禮和勝撰。執禮死於靖康之禍,人固哀其不幸,而不知吳革、趙子昉之謀,執禮實主之。事既洩,范瓊殺革,徐秉哲以子昉遺虜,虜知執禮預謀,以根括金銀為罪,問誰為長官,意在執禮也。安扶恐其坐之。進曰:「皆長官也。」遂俱死。文安者,所封開國縣也。

※《李忠愍集》十二卷

陳氏曰:吏部侍郎臨洺李若水清卿撰。後二卷為附錄。其死事時,才三十五歲。本名若冰,以靖康出使,改今名。詩文雖不多,而詩有風度,文有氣概,足以知其所存矣。

※《傅忠肅集》三卷

陳氏曰:待制濟源傅察公晦撰。堯俞從孫也。宣和七年,以吏部郎接伴虜使,虜人入寇,使人不來,為虜驅去。斡離不脅使拜,不屈見殺。
周平園序其集,謂公文務體要,辭約而理盡,甚類獻簡。詩尤溫純該貫,間次險韻,愈多而愈工。

※《歐陽修撰集》六卷

陳氏曰:崇仁布衣贈秘閣修撰歐陽徹德明撰。徹死年三十一。環溪吳沆裒其詩為《飄然集》三卷,而會稽胡衍晉遠取其所上三書,並刻之臨川倅廨。

※《丁永州集》三卷

陳氏曰:知永州吳興丁注葆光撰。元豐中余中榜進士。喜為歌詞,世所傳「催雪無悶」,及「重午慶清明」,皆有承平閒雅氣象。有女適樂清令富春李素見素,實先妣之大父母也。

※《演山集》六十卷

陳氏曰:端明殿學士延平黃裳勉仲撰。元豐二年進士第一人。貴顯於崇觀,死於建炎,年八十七。方三舍法行,裳謂:「宜近不宜遠,宜少不宜老,宜富不宜貧,不如遵祖宗科舉之制。」世傳以為口實。

※《梁溪集》一百二十卷

陳氏曰:丞相忠定公昭武李綱伯紀撰。父夔,進士起家,至右文殿修撰。黃右丞履之甥也。綱娶吳園先生張根之女,亦右丞外孫,「梁溪」名集者,修撰葬錫山,忠定嘗廬墓云。

※《襄陵集》二十四卷

陳氏曰:尚書右丞襄陵許翰崧老撰。元祐三年進士。靖康初入西府,建炎為丞轄,與黃潛善輩不合而去。

※《橫塘集》三十卷

陳氏曰:尚書右丞瑞安許景衡少伊撰。亦嘗從程氏學,建炎初為執政,與汪、黃不合罷。建議渡江幸建康,言者以為非是。及下還京之詔,景衡憂卒於瓜州。未幾,虜騎奄至維揚,倉卒南渡。

※《呂忠穆集》十五卷

陳氏曰:丞相濟南呂頤浩元直撰。後三卷為《燕魏雜》,記古今事,卷末言金人亂華始末甚詳。

※《忠正德文集》十卷

陳氏曰:丞相聞喜趙鼎元鎮撰。四字,高廟所賜宸翰中語也。
周平園序略曰:公為中丞,上語範宗尹云:「鼎在言路極舉職,所言四十事,已施行三十六。」蓋祖宗初除言事官,即置簿載所言事目,多寡當否,已行即朱銷其下,外庭未必知也。既入相,虜震合淝,決策親征,慮無遺策。蓋公氣節端方,學術純正,筆力又過人,凡處分軍國機務,多其視草,然後御劄付外。惟德與文,又孰加此!

※《龜山集》二十八卷

陳氏曰:工部侍郎延平楊時中立撰。時及從明道,死當建炎四年,年八十七,於程門最為壽考。

※《尹和靖集》一卷、《附集》一卷

陳氏曰:徽猷閣待制河南尹焞彥明撰。子漸之孫。年十九舉進士,策問欲誅元祐黨籍,不對而出,遂罷舉。靖康賜號和靖處士。虜陷洛陽,闔門遇害,死而復蘇,門人潛載以逃。客涪州,以范元長薦入經筵,擢列侍從,葬會稽山。

◎胡文定公《武夷集》十五卷

陳氏曰:給事中崇安胡安國康侯撰。紹聖四年進士第三人。仕四十年,實歷不及三載。著《春秋傳》行於世。本喜為文,後篤志於學,乃不復作。其辭召試曰:「少習藝文,不稱語妙。晚捐華藻,才取理明。既覺昨非,更無餘習。」故其文集止此。
致堂序略曰:惟鄒魯之學,由秦、漢、隋、唐莫有傳授,其閒名世大儒,僅如佛家者流,所謂戒律講論之宗而已。至於言外傳心,直超佛地,則未見其人。是以聖道不絕如線,口筆袞袞,異乎身踐,有書徒存,猶無書也。逮及我宋,熙寧以來,先覺傑出,上繼回、軻,天下英才心悅而誠服。然後孔氏述業,浸以光顯,《五經》、《語》、《孟》所載,譬如逢春之木,有本之瀾,生意流形,初非死質,成已成物,始終有序。先臣夙稟大志,聞而知之,以仁為居,以義為用,以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為效。若夫記誦訓詁,辯說詞華之習,不一與焉。其宏綱大用,奧義微詞,既於筆削之書發揮底蘊,自餘因事有作,進則陳之君父,退則語於公卿,或酬酢朋游,或訓教子弟,一言一話,尤足以證明往昔,昭迪來今。敢圖家藏,遂上御府,斯文不墜,後裔有榮。然父書精深,而臣以粗淺之言冠於篇首;君學高遠,而臣以卑近之論瀆於聰明。茲榮也,祗所以為愧歟!
《朱子語錄》曰:胡文定公文字皆實,但奏議每件引《春秋》,亦有無其事而遷就之者。大抵朝廷文字,且要論事情利害是非令分曉。今人多先引故事,如論青苗,只是東坡兄弟說得有精神,他人皆說從別處去。

※《默堂集》二十二卷

陳氏曰:宗正少卿延平陳淵知默撰。一字幾叟。了翁之侄孫,楊龜山門人,紹興初嘗為諫官。

◎致堂《斐然集》三十卷

陳氏曰:禮部侍郎胡寅明仲撰。文定公長子也。本其兄子,初生,棄不舉,文定收育之。既長,俾自絕於本生,不為心喪,止服世父之服,寅遵行之。集中有《與秦丞相書》,言之甚詳。人倫之變,古今所未有也。寅,宣和進士。紹興初已為從官,不主和議,秦檜本與其父子有契分,竟謫新州。檜死,北歸,沒於岳州。

※《五峰集》五卷

陳氏曰:右承務郎胡宏仁仲撰。文定季子。不出仕,篤意理學,南軒張栻,其門人也。別本不分卷。

◎王履道《初寮集》十卷、《內制》十八卷、《外制》十卷

鼂氏曰:王安中字履道,真定人。政和中,有密薦於上者,自監大明倉,累擢掌內外制。後拜太保,鎮燕山。建炎初,貶象州。為文瓌奇高妙,最長於制誥。李邴入翰林,嘗請於上,以方今詞林之式上,首尾舉安中之名。自號初寮。
陳氏曰:安中年十四薦於鄉,凡四舉乃登第,為中司受旨。攻蔡京,京子攸入禁中,日夕泣涕告於上,安中亟改翰苑,事遂止。其自政府出守燕,京父子排之也。然安中之進,亦本由梁師成。始東坡帥定武,安中未弱冠,猶及師事焉,未卒業而坡去。其後鼂以道為無極令,安中既第,修邑子禮,用長箋,自言以新學竊一第為親榮,非其志也。以道曰:「為學當謹初,何患不遠到。」安中築室,榜曰初寮。其議論聞見,多得於以道。既貴顯,遂諱鼂學,但稱成州使君四丈,無復先生之號矣。甚哉!籍、湜不畔之難也。
雲龕李氏序略曰:本朝承五季之後,楊、劉之學盛於一時,其裁割纂組之工極矣。石介憤然以楊公破碎聖人之道,為世巨害,著論排之甚力。然當時文宗鉅儒司翰墨之職者,亦必循本朝故事,如近世張公安道高簡粹純,王公禹玉溫潤典裁,元公厚之精麗穩密,蘇東坡先生雄深秀偉,皆製詞之傑然者。譬之王良、造父策驥騄而騁康莊,一日千里,而節以和鑾,馳之蟻封,亦必中度,豈能彼而不能此哉!初寮先生太保王公,自布衣以文稱天下,由東觀入掖垣,由烏府登鼇禁,皆天下第一選。司內外制者累年,其所製,體大而義嚴,事覈而旨深,奇而不失正,雄而不為誇。褒勛勞,則有帶礪丹青之信;施霈宥,則有雨露涵濡之澤;文治平,則祥極乎鳳麟;申戒飭,則誠著乎金石;嘉武節,則毅乎彪虎之威;美文德,則昭乎藻火之華。極其致,蓋與本朝三數公不相上下。而馳驟乎燕、許、常、揚之域,若不以體製拘之,駸駸乎漢氏矣。蓋公天才英邁,筆力有餘,於文於詩,皆瓌奇高妙,無所不能,故出為世用者如此。自徽宗皇帝即位以來,擅制誥之美者,公一人而已。得不謂一代之奇文歟。
周平園序畧曰:公年二十有七,游五臺,為《竹林泉賦》,以將相喻泉石,格高而意新。送某贈大父詩云:「不論與汝小一月,政自容君數百人。」專用吾宗公瑾、伯仁事,致推尊年德之意,精切渾成,不類少作。時方諱言蘇學,而公已潛啟其秘鑰。久之,徽宗旁求文士,召寘館閣,給札親試,驟掌書命,由中司入北門,歷二轄,其制誥、表章、詩文大率雅重溫潤,而時發秀傑之語。《定功》、《繼伐》等碑,《睿謨曲宴百韻詩》,多出特命,上恩與天通矣。萬目睽睽,徒謂其鶴鳴九皋,而不知奪胎換骨自有仙手,故未嘗以曲學指之。今前集四十卷是也。中興南渡,四海名勝,遷謫避地,萃於湖廣。而公婿趙奇、子闢章,又家之游、夏,大篇短章,更唱迭和。既已盡發平昔之所蘊,且復躬閱事物之變,益以江山之助,心與境會,意隨辭達,韻遇險而反夷,事積故而逾新,他人瞠乎其後,我乃綽有餘裕。至如桂、柳佛寺諸記,閎深辨麗,近坡暮年之作。黃、張、鼂、秦既沒,系文統,接墜緒,誰出公右,豈止襲其裳、佩其環而已!今後集十卷是也。

◎汪彥章《浮溪集》六十卷

陳氏曰:翰林學士婺源汪藻彥章撰。四六偶儷之文,起於齊、梁,歷隋、唐之世,表章詔誥多用之。然令狐楚、李商隱之流,是為能者,殊不工也。本朝楊、劉諸名公,猶未變唐體,至歐、蘇始以博學富文為大篇長句,敘事達意,無艱難牽強之態。而王荊公尤深厚爾雅,儷語之工,昔所未有。紹聖後,置詞科,習者益眾,格律精嚴,一字不茍錯,若《浮溪》,尤其集大成者也。
孫鴻慶序,言其文貫穿百氏,網羅舊聞,文從字順,體制亦渾然不見刻畫,如金鐘大鏞,叩之輒應。當大典冊,深淳雅健,追配古作,所謂常、揚、燕、許諸人皆莫及也。

※《石林總集》一百卷、《年譜》一卷

陳氏曰:尚書左丞吳郡葉夢得少蘊撰。紹聖四年進士。崇、觀閒驟貴顯,三十一歲掌外制,次年遂入翰林。中廢,至建炎乃執政,然才數日而罷。平生所歷州鎮,皆有能聲。胡文定安國嘗以其蔡、潁、南京之政薦於朝,謂不當以宿累廢。晚兩帥金陵,當兀術臨江,移三山,平群寇,其功不可沒也。秦檜秉政,欲令帥蜀,辭不行,忤檜意,以崇慶節度使致仕。其居在卞山,奇石森列,藏書數萬卷。既沒,守者不謹,屋與書俱燼於火。石林二字,本出《楚辭·天問》。

※《石林建康集》十卷

陳氏曰:皆帥建康時詩文。其初以所蒞官各為一集,後其家編次總而合之,此集其一也。

※《石林審是集》八卷

陳氏曰:其門人盛光祖子紹所錄,亦已入《總集》。

※《翟忠惠集》三十卷

陳氏曰:參政丹陽翟汝文公巽撰。汝文制誥古雅,多用全句,氣格渾厚,近世罕及。夫人邢氏,恕之女,居實其弟也。長子耆季,實邢出,好古博文,高尚不仕。忠惠者,私謚也。

※《鴻慶集》四十二卷

陳氏曰:戶部尚書晉陵孫覿仲益撰。大觀三年進士。政和四年詞科。代高麗《謝賜燕樂表》,膾炙人口。生元豐辛酉,卒乾道己丑,蓋年八十九,可謂耆宿矣。而其平生出處,至不足道也。嘗提舉鴻慶宮,故以名集。
周平園序略曰:公軼群邁往,賦才獨異。而復天假之年,磨淬鍛煉,重之以湖山之助,名章雋語,少而成,壯而盈,晚而愈精。靖康時為執法詞臣,其章疏、制誥、表奏,往往如陸敬輿,明辯駿發,每一篇出,世爭傳誦。耄年為論言巽次對,親為謝表啟,各出新意,用事屬詞,少壯所不逮。

※《綦北海集》六十卷

陳氏曰:翰林學士北海綦崈禮叔厚撰。工於四六。秦檜初罷相,崈禮當制,有御筆詞頭藏其家。檜再相,下台州追索,時崈禮已死,幸不及禍。

※《雲龕草堂後集》二十六卷

陳氏曰:參政鉅野李邴漢老撰。明受之變,以兵部侍郎直學士院,叱責兇渠,朝廷賴焉。既復闢,首擢執政。周益公作神道碑,言前、後集一百卷,今惟後集,蓋皆南渡後所作也,朱文公為之序。漢老,樂靜右史之侄,五世祖濤,五代時宰相。石晉之亂,弟澣在翰林,陷於虜。及邴立節於建炎,而弟鄴守會稽,亦隨金人北去,世以為異。

※《龜溪集》十二卷

陳氏曰:知樞密院忠敏吳興沈與求必先撰。建炎、紹興之閒,歷三院、翰苑以至執政。嘗奏言王安石之罪大者,在於取揚雄、馮道。當時學者,惟知有安石,喪亂之際,甘心從偽,無仗節死義之風,實安石倡之。此論前未之及也。紹興七年,終於位。

◎陳參政《簡齋集》二十卷

鼂氏曰:陳與義字去非,汝州葉縣人。中進士第。宣和中,徽宗見其所賦《墨梅詩》,喜之,遂登冊府。建炎中掌內外制,拜參知政事以卒。晚年詩尤工,周葵得其家所藏五百餘篇刊行之,號《簡齋集》。
陳氏曰:去非其先蓋蜀人,東坡所傳陳希亮公弼者,其曾祖也。崇、觀閒,尚王氏經學,風雅幾廢絕,而去非獨以詩名,中興後,遂顯用。
後村劉氏曰:元祐後,詩人迭起,一種則波瀾富而句律疏,一種則煆煉精而情性遠。要之,不出蘇、黃二體而已。及簡齋出,始以老杜為師。《墨梅》之類,尚是少作,建炎以後,避地湖嶠,行路萬里,詩益奇壯。《元日》云:「後飲屠蘇驚已老,長乘舴艋竟安歸!」《除夕》云:「多事鬢毛隨節換,盡情燈火向人明」。《記宣靖事》云:「東南鬼火成何事,終待胡鋒作爭臣謂方臘不能為患,直待粘、斡耳。」《岳陽樓》云:「登臨吳、蜀橫分地,徙倚湖山欲暮時。」又云:「乾坤萬事集雙鬢,臣子一謫今五年。」《聞德音》云:「自古安危關政事,隨時憂喜到樵漁。」五言云:「泊舟華容縣,湖水終夜明。淒然不能寐,左右菰蒲聲。窮途事多違,勝處心亦驚。三更螢火鬧,萬里天河橫。腐儒憂平世,況復值甲兵。終焉無寸策,白髮滿頭生。」造次不忘憂愛,以簡嚴埽繁縟,以雄渾代尖巧。第其品格,當在諸家之上。

※《捫膝先生文集》

尚書郎三嵎喻汝礪撰。後溪劉氏序略曰:靖康之難,虜議立偽楚以絕民望,先生捫其膝曰:「此膝豈可屈哉。」即日掛冠神武門,遂自號捫膝居士。由是名重海內。先生之於學,不古不好;於文,不古不嗜;於事,不古不愜;故其於名節,不古不止也。既沒六十三年,而文集始出。嗚呼!此豈如時花候禽,可悅一時耳目之比,宜其愈久而愈難泯也。蓋先生之文,一字不肯茍於下筆,每篇率能馳騁上下,濤起阜湧,力有餘而氣不竭。辭既工,於理與事,又欲明白而深切,其得無傳乎?

※《昭德鼂公文集》六十卷

侍郎鼂公武子止撰。後溪劉氏序略曰:國家丙午之變,中原衣冠不南渡,則西入於蜀。其入於蜀者,有能言當時理亂興喪之由,而明乎得失之跡,歷歷道往事,誦京、洛之遺風者,鮮矣。藉令有之,而能達之乎文辭,可使耳目尚接乎而後之人有傳焉,者亦又鮮焉。昭德鼂公蓋能言當時理亂興喪之由,而明乎得失之跡;道往事,誦遺風,而又能達之乎文辭以傳者也。其經事之多,嘗艱之久,而學日益強,文日益力,猶以為未足。其《答進士劉興宗書》曰:「僕少時貫穿群書,出入百氏,旁逮釋、老恢詭之學,一再終日,其勤亦至矣,亡得焉,反而求之六藝,似於道有見也。乃願師董仲舒,心奇賈生而病其雜也。」則公之學可睹矣。

※《宇文肅愍公文集》

贈開府儀同三司宇文虛中撰。後溪劉氏序略曰:公羈絕域者十五年,而朝廷悉發其家人北去,後四年,父子謀覺而闔門被禍矣。公弟兄早以才奮,皆致位二府,公之文章,又最見稱於當世。余讀其為館職時所與開封尹論事書而壯之。使充是書以往,足以追古人而並駕。公既亟見用於尚文之日,潤色太平,黼藻休烈,則余之所謂繫一時所遇而作,非公之所欲充而不已者也。故公《答曾晦之書》云:「僕長而游太學,為科舉所使,及得一官,又屢為應制代言之文,皆非得已而為者。去歲得罪,杜門於此,閒取篋中書史,臥而讀之,日盡數卷,乃知古人之未嘗為文也。惟其無意於為文,而遇事乃言,則其優游舒泰,奮迅豪蕩,蓋無施而不可。昔嘗謂西漢制詔,妙絕於元、成閒,而章疏奏對,至谷子雲而工極無以復加矣,迨今思之則不然。惟高帝立長沙王、令諸吏善遇高爵及省賦、舉賢等詔,呂后、孝文《賜匈奴單于書》,楚王信以下上尊號,相國何等議天子所服,此等數篇卓然渾成,非司馬相如、王褒輩冥搜巧繪所能至也。」公之此書,至論古之人成德為行,隱然出處之大致,亦非有意於其閒。又觀所與趙慶長論文書亦曰:「不若清明廖邈之為愈也。」挺臣欲表出其先大父之文,即二書所言,余又何加焉。

※《杜起莘文集》

殿中侍御史杜莘老起莘撰。後溪劉氏序略曰:公學術之正,文辭之典,氣節之剛,與王公龜齡大略相似,而公奮起孤遠為尤難。余嘗得公奏疏而讀之,其言五穀藥石也。公卒四十餘年,余守眉陽,又得公他文閱之,嘆曰:「善哉!窮之言,達之行也。」今年又得公經論千餘篇,信乎公之學得於孟子者歟。世益降,士之為文益浮。噫!無復斯文也已。

※《西山老文集》二十四卷

豫章胡直孺少汲撰。紹興中仕至刑部尚書。孫鴻慶序略曰:公少工於詩,語出驚人,魯直一見,擊節嘆賞,指示佳處數十語,表而出之。他文稱是,筆力雄贍,所為賦頌、表啟、記序、銘贊之屬,蓋數萬言,如行雲流水,自然成文。

※《胡承公集》十卷、《資古紹志集》十卷

鼂氏曰:胡世將字承公。中進士科。早受知鼂無咎。建炎南渡,嘗直學士院,終於資政殿學士、川陜宣撫使。為文敏贍溫雅,掌書命頗有能聲。喜聚金石刻,效歐公《集古錄》為《資古紹志集》。序云:以成其先人之志,故以「紹志」目其書。
陳氏曰:文恭公宿之曾孫。以兵部侍郎為川、陜副宣,金虜敗盟,繼吳玠之後,經畫守禦,以迄和議再成。分疆未定,死於河池。世將好古博雅,有《資古紹志錄》,效《集古錄》,跋尾亦見集中。謚忠獻。

※《邵氏集》二十卷

鼂氏曰:邵溥字澤民。進士第。靖康初,為戶部侍郎,上踐祚,以例貶官。紹興中,復待制,宣撫川、陜。師事崇福十二歲,詩文早有能聲。
 卷二百三十七 ↑返回頂部 卷二百三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