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獻通考 (四庫全書本)/卷29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百九十六 文獻通考 卷二百九十七 卷二百九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文獻通考卷二百九十七
  鄱 陽 馬 端 臨 貴 與 著
  物異考三
  水災
  仁宗乾興元年蘇湖秀水壞民田是歳十月京東淮南水災 天聖四年六月建州邵武軍大水壞廬舍溺人庚寅京師及河南府鄭州大水九月京東江淮兩浙福建諸州軍雨水壞民廬舍是歳汴水決溢 六年七月江寧府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真潤三州江水溢壊廬舍雄覇州大水八月永興軍山水暴漲溺死居民是月河決楚王埽 七年六月河北大水 眀道二年京師水壞軍營府庫 景祐元年泗州淮汴溢七月澶州河決横隴埽 三年䖍吉等州水 四年六月杭州江潮溢壞堤千餘丈八月越州大水漂溺居民 寳元元年建州水 康定元年滑州河溢 慶歴八年六月河決澶州商胡埽是歳河北大水 皇祐元年二月河北黄御二河並決注於乾寧軍河朔頻年水災 二年鎮定復大水並邊尤被其害 三年七月河決大名府館陶縣郭固口 嘉祐元年六月京師及京東西河北水潦害民田雨壞社稷壇及官私廬舍數萬區城中繋栰渡人七月京東西荆湖北路水災淮水自夏秋暴漲環浸泗州城是歳諸路江河決溢河北尤甚民多流亡 六年淮水溢 英宗治平元年京師許蔡陳潁唐泗濠楚廬夀杭宣鄂洪施渝州光化軍俱有水災 二年八月庚寅京師大雨地上涌水壊廬舍漂人畜 神宗熈寧元年秋覇州山水漲溢保定軍大水害稼壞官私廬舍城壁漂溺居民河決恩冀州漂溺居民 二年八月河決滄州饒安漂溺居民移縣治於張為村泉州大風雨水與潮相衝泛溢損田稼官私廬舍 四年八月金州大水毁城壞官私廬舍 七年六月熈州大雨洮河汎溢陜州大雨漂溺陕平陸二縣 八年四月潭衡邵道州江水溢壞官私廬舍 九年七月太原府汾河夏秋霖雨水大漲十月潮州海陽潮陽二縣海潮漲溢壞廬舍溺居民 十年七月河決曹村下埽澶淵絶流河南徙又東滙於梁山張澤濼凡壞郡縣四十五官亭民舍數萬田三十萬頃洺州漳河決注城大雨水二丈河陽河水湍漲壞南倉溺居民 元豐元年齊州章邱河水溢壞公私廬舍城壁漂溺居民舒州山水暴漲浸官私廬舍 四年四月澶州臨河縣小吴河溢北流漂溺居民五月淮水泛漲七月泰州海風駕大雨漂浸州城壞公私舍數千楹 七年七月河北東西路北京館陶河溢水入府城壞官私廬舍八月趙邢洺磁相州河水汎溢壞城郭軍營是年相州漳河決溺臨漳縣居民懷州黄沁河泛溢大雨水損稼壊廬舍城壁磁州諸縣鎮夏秋漳滏河水汎溢相州臨漳縣斛律口決壞官私廬舍傷田稼損居民 哲宗元祐八年京畿京東西淮南河北諸路大水 紹聖元年京畿曹濮陳蔡等州水害稼 元符元年河北京東等路大水 二年六月陜西京西河北大水河溢流漂人民廬舍 徽宗崇寧元年京城水壞廬舍溺人大觀元年夏京畿大水詔工部都水監疏導至於八角鎮河北京西河溢漂溺民户十月蘇湖水災 二年秋黄河決陷沒邢州鉅鹿縣 三年七月階州久雨江溢四年夏鄧州大水漂沒順陽縣 政和五年六月江
  寧府太平宣州水災八月蘇湖常秀等諸郡水災 七年瀛滄州河水決滄州城不沒者三板民死百餘萬八年夏江淮荆浙諸路大水民流移漂溺者衆分遣使者賑濟發運使任諒坐不奏泗州壞官私廬舍等勒停宣和元年五月大雨水驟髙十丈餘犯都城自西北
  牟駞岡連萬勝門外馬監居民盡沒前數日城中井皆渾宣和殿後井水溢盖水信也至是詔都水使者決西城索河隄殺其勢城南居民冢墓俱被浸遂壞籍田親耕之稼水至益猛直冒安上南薫諸門城守凡半月已而入汴汴渠將溢於是募人決下流由城北入五丈河下通梁山濼乃平十一月東南州縣水災 髙宗紹興二年閏四月徽嚴州水害稼 三年七月丙子泉州水壞城郭廬舍 五年秋西川郡國水 六年冬饒州雨水壞城四百六十餘丈 十六年潼川府東南江溢水入城浸民廬 十八年八月越眀婺州水 二十八年六月興利二州大安軍大水流民廬壞橋棧死者甚衆九月江東淮南數郡水浙東西沿江海郡縣大風水平江紹興湖常秀潤為甚 三十年五月畿縣於潛臨安湖州安吉等三縣山水暴出漂民廬壞田桑人溺死甚衆 三十二年四月淮水溢數百里漂民田廬死者甚衆六月浙西郡縣山湧暴水漂民室壊田覆舟 孝宗隆興元年八月浙東西州縣大風水越蘇湖及崇徳縣為甚 二年七月蘇湖常秀潤昇宣池太平廣徳廬和光夀春無為及淮東郡皆大水浸城郭壞廬舍圩田軍壘舟行㕓市累日人溺死甚衆越月積陰苦雨水患益甚 乾道元年六月常湖水壞圩田 二年八月温州大風海濤流溢沿江民廬鹽塲覆舟溺死者二萬餘人江濱胔骼尚七千餘人 三年六月廬舒蘄州水壞苗稼漂人畜七月臨安府天目山湧暴水決臨安縣五鄉民廬二百八十餘家人多溺死八月上虞縣湖秀州水壞民田廬時積潦至於九月禾稼皆腐江東水溢於山江西隆興四縣為甚 四年七月衢州大水敗城三百餘丈漂民廬孳牧壊禾稼江陵建寧紹興饒信皆水五年夏秋温台凡三大風水漂民廬壊稼溺人甚衆黄巖縣為甚 六年五月蘇昇宣溫湖秀太平廣徳大水城市有深丈餘者江西亦大水 八年五月吉筠臨江隆興皆大水六月四川郡縣大水嘉眉卭蜀永康金堂尤甚 九年五月嚴吉饒信池太平建康隆興廣徳軍水漂民居壞圩田分水縣沙塞四百餘畝六月湖北郡縣水 淳熈元年七月錢塘大風濤決臨安府江堤一千六百六十餘丈漂民居六百三十餘家 三年八月台州大風雨海濤溪流合激為大水決江岸壊民廬溺人是月行都及浙東西江東郡邑多水 四年五月建寧福南劒大雨水漂民廬數千家錢塘江濤大溢敗堤一百八十餘丈眀州瀕海風濤敗堤漂沒民田九月大風雨駕海濤錢塘餘姚上虞定海鄞縣敗堤溺人 五年六月階州水壞城郭福州興化俱大水 六年夏秋衢温台湖秀太平寧國水壞圩田溺人 八年五月嚴州紹興府大水流民舍敗堤岸腐禾稼徽江州亦水十年五月信州襄陽及江東西浙東数郡水秋台州水八月雷州大風激海濤沒瀕海民舍溺人九月福漳州大風雨水暴至瀕海聚落廬舍人舟皆流入海漳城半沒 十一年四月和州水五月階州白江水溢壞隄及民舍溺人七月眀州大風雨山水暴至浸城覆舟殺人十二年六月婺州水是歳鄂州水浸民廬自夏徂冬
  乃退 十四年汀州水 十五年五月淮甸大雨水淮水溢廬濠楚無為安豐髙郵盱眙軍皆漂民室壞田稼荆江溢鄂州大水漂民室三千餘家復岳澧江陵常徳德安漢陽皆水至六月建寧隆興袁撫臨江皆水圯民廬 十六年五月沅靖州山水溢沿江下辰州常徳府城沒一丈五尺漂民廬舍六月鎮江潼川俱水溢壞民廬及田 光宗紹熈二年五月建寧水福州水浸城屬縣漂沒民廬利州潼川嘉陵興州綿果合金龍漢崇慶懷安石泉大安俱有水患民溺死甚衆 三年五月常德雨水浸民田廬徽宣池廣徳皆水七月台州襄陽江陵荆門復州俱水鎮江水損稼 四年安豐紹興寧國廣徳筠州水害稼興國贛州江州江陵皆水七月臨江隆興吉州水圯民廬自夏及秋江西九州三十七縣皆水興化風激海濤沒田廬 五年五月池州寧國太平紹興皆水八月行都及眀台温嚴常平江鎮江寜國江隂常徳皆水 寧宗慶元元年六月台州諸縣大風雨山洪濤並作沒田廬無算 二年秋浙東郡國大水 三年九月紹興婺州水害稼 五年秋台温衢婺水漂廬溺人 六年五月嚴衢婺饒信徽南劒建寧及江西郡國皆大水自庚午至甲戌漂民廬害稼 嘉泰二年七月汀州建寕福州南劔及江西郡邑水害苗稼 開禧元年九月淮漢水溢荆襄 二年五月婺州東陽山崩洪漂聚落五百四十餘所湮田二萬餘頃 三年江浙淮郡縣水鄂漢尤甚 嘉定二年六月西和利州成州閬州遂寧皆水七月台州海濤流圯民廬溺人 三年四月嚴衢婺徽大水行都水浸民廬西湖溢瀕湖民居皆圯 五年五月嚴州台州水 六年六月嚴州及臨安紹興湖州屬縣皆水 九年五月行都及紹興嚴衢婺台處信饒福漳泉興化十二郡大水漂田廬害稼十年冬浙江濤溢圯瀕江廬舍覆舟溺人蜀漢二州大江沒城郭 十二年畿縣鹽官海失故道潮汐衝平野三十餘里至是侵縣治鹽塲多圯 十五年七月紹興水衢婺徽嚴暴流與江濤合圯田廬害稼 十六年五月江淮浙荆蜀郡縣水蘇湖常秀池鄂楚太平廣徳為甚鄂州江湖合漲城市沉沒累月不洩是秋江濤溢圯沿江民廬畿縣及福漳泉興化大水壞田稼十五六十七年五月福建大水建寧南劔尤甚建昌大水圯民廬城郭敗稼
  水異
  此即前史五行志所謂火沴水也世以河清為祥而以水變赤為妖其為水異一也故並載於此
  史記魯襄公二十三年穀洛水鬭將毁王宫劉向以為近火沴水也周靈王將壅之有司諫曰不可長民者不崇藪不墮山不防川不竇澤竇穴也今吾執政毋乃有所辟邪辟也而滑夫二川之神滑亂也使至於爭明明水道也以防王宫室王而飾之毋乃不可乎言為欲防固王宫使水不得毁故遏飾二川懼及子孫王室愈卑王卒壅之以𫝊推之以四瀆比諸侯穀洛其次卿大夫之象也為卿大夫將分爭以危亂王室也後數年有如日者五是歳早霜靈王崩景王立二年儋括欲殺王而立王弟佞夫佞夫不知景王并誅佞夫及景王死五大夫爭權或立子猛或立子朝王室大亂京房易𫝊曰天子弱諸侯力政厥異水鬭 考王二年河水赤於晉龍門三日
  秦武王三年渭水赤者三日昭王三十四年渭水又赤三日劉向以為近火沴水也秦連相坐之法棄灰於道者黥網宻而刑虐加以武伐横出殘賊鄰國至於變亂五行氣色謬亂天戒若曰勿為刻急將致敗亡昔三代居三河河洛出圖書秦居渭陽而渭水數赤瑞異應徳之效也京房易𫝊曰君湎於酒淫於色賢者潛國家危厥異流水赤也
  後漢光武二十四年六月丙申沛國睢水逆流一日一夜止 安帝永初六年河東池水變色皆赤如血水變占曰水化為血者好任殘賊殺戮不辜延及親戚水當為血時鄧太后猶専政 元初二年潁州襄城臨水化為血京房占曰水化為血兵且起 桓帝延熹八年四月濟陰東郡濟北河水清襄楷説見水災門 靈帝建寧四年二月河水清
  致堂胡氏曰水性潤下而質不同或清或濁或輕或重或弱或悍㦯黒㦯白或寒或温或甘或澹是其質也若大河之質則黄濁數千里而不可澄汰者也凡物反常為妖濁而忽清猶地而出堆阜山而沸泉湧非所當有變異之象也故襄楷言自古未有河清者後世乃以為大慶君臣動色載於年號著於邑名形於歌詠紀於史牒不亦異乎至若大海朝宗衆流自非並岸風水激薄沙泥渾汙之處則萬里渟瀅未嘗濁也而佞人諂媚又有以海清為賀者不亦異之甚乎
  晉武帝太康五年六月任城魯國池水皆赤如血按劉向説近火沴水聽之不聰之罰也 穆帝升平三年二月凉州城東池中有火 四年四月姑臧澤水中又有火此火沴水之妖也明年張天錫殺中䕶軍張邕邕執政之人也 安帝元興二年十月錢塘臨平湖水赤桓元諷吴郡使言開除以為已瑞俄而元敗
  苻堅時長安有水影逺觀若水視地則見人至堅晩年而止
  宋文帝元嘉二十四年夏四月河濟俱清 二十五年冬青州城南逺望見地中如水有影謂之地鏡 孝武孝建五年河濟清
  齊東昏侯永元元年七月辛未淮水變赤如血
  陳宣帝大建十四年七月時後主已即位江水赤如血自建康西至荆州 後主禎明中江水赤自方州東至海洪範五行𫝊曰火沴水也法嚴刑酷傷水性也五行變莭陰陽相干氣色繆亂皆敗亂之象也京房易占曰水化為血兵且起其後為隋所滅 禎明二年四月郢州南浦水黒如雲黒水在關中而今淮南水黒荆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地䧟於關中之應
  後齊武成河清元年四月河濟清襄楷曰河諸侯象濁反清諸侯将為天子之象後十餘載隋有天下
  後周靜帝大象元年六月咸陽池水變血與大建十四年同占是時刑罰嚴急未㡬國亡
  隋煬帝大業三年武陽郡河清數里鏡徹 十二年龍門又河清後二歳唐受禪
  唐髙祖武德元年七月新豐鸚鵡谷水清世𫝊此水清天下平開皇初暫清復濁至是復清 七年閏七月長安古城鹽渠水生鹽色紅而味甘狀似方印 九年二月蒲州河清襄楷以為河諸侯象清陽明之效也 太宗貞觀十四年二月陜州泰州河清 十六年正月懷州河清 十七年十二月鄭州滑州河清 二十三年四月靈州河清 髙宗永徽元年正月濟州河清 二年十二月衛州河清 五年六月濟州河清十六里調露二年夏豐州河清 武后時來俊臣井水變赤如血井中常有吁嗟聲 長安初醴泉坊太平公主第井水溢流又并州文水縣猷水竭武氏井溢 長安中晉州祠水赤如血 中宗神龍二年二月壬子洛陽城東七里地色如水樹木車馬歴歴見影漸移至都月餘乃滅長安街中往往見水影昔苻堅之將死也長安嘗有是 景龍四年三月庚申京師井水溢占曰君凶又曰兵将起 元宗開元二十二年八月清夷軍黄帝祠古井湧浪 二十五年五月淄州棣州河清 二十九年亳州老子祠九井涸復湧 肅宗乾元二年七月嵐州合河關河三十里清如井水四日而變 寳應元年九月甲午泰州至陜州二百餘里河清澄澈見底 代宗大歴末深州束鹿縣中有水影長七八尺遙望見人馬往来如在水中及至前則不見水 徳宗建中四年五月乙巳滑州濮州河清 十四年閏五月乙丑滑州河清 貞元四年自陜至河隂河水黒流入汴至汴州城一宿而復 十七年福州劒池水赤如血 二十一年夏越州鏡湖竭是歳朗州熊武五溪水鬭占曰山崩川竭國必亡又曰方伯力政厥異水鬭 穆宗長慶元年七月河水赤三日止九月靈州奏黄河清從陕至定逺界二百五十里見底 文宗開成二年夏旱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運河竭 宣宗大中八年正月陕州河清 懿宗咸通七年鄭州永福湖水赤如凝血者三日 八年七月泗水下邳雨湯殺鳥雀水沸於火則可以傷物近火沴水也雨者自上而降鳥雀民象 僖宗光啟元年正月潤州江水赤凡數日 中和三年秋汴水入於淮水鬬壞船数艘 廣明元年汝州峴陽峰龍池涸近川竭也
  宋真宗咸平元年五月撫州王羲之墨池水色變黒如雲 大中祥符元年五月丁丑泰山王母池水變紅紫色 四年二月己未河中府寳鼎縣瀵泉有光如燭焰四五炬其聲如雷郭璞注爾雅曰河東汾陰縣有水口如車輪許噴沸涌出其深無限名之為瀵即此也泉本八眼其一尤沸猛上祀后土畢臨觀之七眼皆湧此獨澄然若鑑詔賜泉北五龍廟曰神淵 三年八月解州鹽池紫泉塲水次二十許里不種自生其味特嘉命屯田員外郎何敏中往祭池廟八月東池水自成鹽僅半池潔白成塊晶瑩異常祀汾陰經度制置使陳堯叟繼獻凡四千七百斤分賜近臣及諸軍列校 神宗元豐四年十月環州河水變甘 徽宗大觀元年八月乾寧軍河清 二年十二月陕州河清同州韓城縣郃陽縣至清及百里渉春不變自是迄政和宣和諸路數奏河清輙遣郎官致祭宰臣等率百官拜表賀歳以為常髙宗紹興十四年五月饒州樂平縣何衝里田隴數十百頃當霽天無雲田水如為物所吸聚為一直西行髙平地數尺不假隄防而水自行里南程氏家井水溢亦髙數尺夭矯如長虹聲如雷穿墻毁樓二水鬭於杉墩且前且却約十刻乃解各反故壑與史記周穀洛水鬭同占京房曰天子弱諸侯力政厥異水鬭
  醴泉
  漢宣帝甘露二年詔曰醴泉滂流枯槁榮茂赦天下後漢光武中元元年夏京師醴泉涌出飲之者痼疾皆愈惟眇蹇者不瘳 明帝永平十一年醴泉出
  隋文帝開皇二年京師承明里醴泉出
  唐元宗天寶三年三月武威郡奏番禾縣嘉瑞鄉天寶山有醴泉湧出 僖宗文德元年九月雲韶殿前穿井得甘泉
  宋太宗雍熈二年五月鳯翔府言岐山縣有泉耆舊相𫝊時平則流世亂則竭自唐室中葉此泉遂竭至大中年復流觀察使崔珙奏之詔書褒羙賜號潤徳泉碑刻猶在自後復竭今忽涌溢别出細泉數派畫圖以聞真宗大中祥符元年二月醴泉出蔡州汝陽縣鳯源鄉有疾者飲之皆愈又相州永安縣韓陵山牧童掊地得泉深尺餘汲取不竭飲者宿疾皆愈時或愆雨禱之必應四月丁巳兖州乾封縣民王用田中有童兒掊土得小青錢數十爭取之錢墜石罅因發石有湧泉二十四眼味極甘美又枯石河復有湧泉二十五眼又一眼出曽阜之上信宿勢加倍又别引數派雙魚躍其中有果實流出似李而小味甚甘及今古錢百餘封禪經度制置使王欽若貯水馳驛以獻分賜近臣詔設欄格謹䕶之六月詔建亭以靈液為額 天禧二年閏四月京師拱聖第十九營有湧泉疾癘者飲之皆愈詔建道觀名曰祥源 神宗熈寧元年五月京師開化坊醴泉出徽宗政和五年正月河陽陽䑓觀醴泉出
  黒眚黒祥
  王莽地皇元年二月壬申日正黒莽惡之
  後漢靈帝光和元年六月丁丑有黒氣墮所御温德殿庭中東觀記曰墮所御温徳殿庭中如車盖隆起奮迅五色有頭體長十餘丈形貌似龍
  晉懷帝永嘉五年十二月黒氣四塞近黒祥也帝㝷淪䧟王室邱墟是其應也 愍帝建興二年正月己巳朔黒霧著人如墨連夜五日乃止此近黒祥也其四年帝降劉曜 元帝永昌元年十月京師大霧黒氣蔽天日月無光十一月帝崩
  宋文帝元嘉三十年正月乙亥朔㑹羣臣於太極前殿有青黒氣從東南來覆映宫上二月甲子元凶劭弑逆梁元帝承聖三年六月有黒氣如龍見於殿内近黒祥也黒周所尚色今見於殿内周師入梁之象其年為周所滅帝遇害
  陳宣帝大建五年六月西北有黒雲屬地𣪚如猪者十餘洪範五行𫝊曰當有兵起西北時後周將王軌軍於呂梁眀年擒吴明徹軍皆覆沒
  唐代宗大歴二年十月戊戌黒氣如塵彌漫於北方黒氣陰沴也 德宗貞元四年七月自陕至河陰河水黒流入汴至汴州城下一宿而復近黒祥也占曰法嚴刑酷傷水性也五行變莭陰陽相干氣色繆亂皆敗亂之象 十四年潤州有黒氣如隄自海門山横亘江中與北固山峙又有白氣如虹自金山出與黒氣交將旦而沒 宣宗大中四年正月壬寅黒氣如帶東西際天懿宗咸通十四年七月僖宗即位是月黒氣如盤自天屬含元殿庭
  宋元豐末嘗有物大如席夜見寝殿上而神宗登遐元符末又數見而哲宗山陵至大觀間漸晝見政和元年以後大作每得人語聲則出先若列屋摧倒之聲其形僅丈餘髣髴如龜金眼行動硜硜有聲黒氣䝉之不大了了氣之所及腥血四灑兵刄皆不能施又或變人形亦㦯為驢自春歴夏晝夜出無時遇冬則䍐見多在掖庭宫人所居之地亦嘗及内殿後習以為常人亦不大怖宣和末寖少出而亂遂作 徽宗政和三年夏至宰臣何執中奉祠北郊有黒氣數丈出齋宫行一里許入壇壝繞祭所皆近人穿燈燭而過俄又及於壇禮将畢忽不見 徽宗宣和二三年春夏之際洛陽府畿間忽有物如人或蹲踞如犬其色正黒不辨眉目始夜則出掠小兒傷食之後雖白晝入人家為惡所至喧然不安謂之黒漢有力者夜執槍棒自衛亦有託以作禍者如此二歳乃熄已而北征事起其後卒成播遷之禍 髙宗建炎三年二月甲寅日初出兩黒氣如人形夾日旁至巳時初刻乃散黒氣陰沴也亦兵象 孝宗乾道四年春舒州雨黒米堅如鐵破之米心通黒 淳熈十一年十二月戊辰夜畿縣新城深浦天雨黒水終夕盈甽十六年六月京城錢塘門旦啟黒風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沙石塗人
  驚避 寧宗慶元元年徽州黄山民家古井風雨之夕黒氣出其中波浪噴涌皆黒祥也












  文獻通考卷二百九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