斐洲煙水愁城錄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斐洲煙水愁城錄》序
作者:林紓 清朝
1905年
    本作品收錄於:《晩清文學叢鈔

    陶潛惡劉寄奴之將晉,乃有《桃花源》之作,盡人均知其爲寓言也。而余獨怪宋之王眀淸作《投轄錄》,謂祥符中,眞宗皇帝招羣臣入別殿假山下小洞中,忽而天宇豁然,千峯百嶂,雜花流水,與二道士款洽歡宴而出。眀淸且自云聞諸歐陽文忠。文忠生平頗不言神仙事,而明淸何爲有此語?然則尤寓言中之無謂者耳。余四十以前,頗喜讀書,凡唐宋小說家,無不搜括。非病沿習,卽近荒渺,遂置勿閱。近年與曾魏二生相聚京師,乃得稍談歐西小說家言,隨筆譯述,日或五六千言,二年之間,不期成書已近二十餘種。是譯又《哈氏叢書》中之一也。

    哈氏所遭蹇澀,往往爲傷心哀感之詞以寫其悲。又好言亡國事,令觀者無歡。此篇則易其體爲探險派,言窮斐洲之北,出火山穴底,得白種人部落,其迹亦桃源類也。復盛寫女王妬狀,遂兆兵戈,語極詼譎。且因遊歷斐洲之故,取洛巴革爲導引之人,書中語語寫洛巴革之勇,實則語語自描白種人之智。書與《鬼山狼俠傳》似聯非聯,斬然復立一境界,然處處無不以洛巴革爲針綫也。

    余譯旣,歎曰:西人文體,何乃甚我史遷也!史遷傳大宛,其中雜沓十餘國,而歸氏本乃聯而爲一貫而下。歸氏爲有明文章鉅子,眀於體例,何以不分別部落以淸眉目,乃合諸傳爲一傳?不知文章之道,凡長篇鉅製,苟得一貫串精意,卽無慮委散。《大宛傳》固極緜褫,然前半用博望侯爲之引綫,隨處均着一張騫,則隨處均聯絡。至半道張騫卒,則接入汗血馬。可見漢之通大宛諸國,一意專在馬;而緜褫之局,又用馬以聯絡矣。哈氏此書,寫白人一身膽勇,百險無憚,而與野蠻拚命之事,則仍委之黑人,白人則居中調度之,可謂自占勝著矣。然觀其着眼,必描寫洛巴革爲全篇之樞紐,此卽史遷聯絡法也。文心蕭閑,不至張皇無措,斯眞能爲文章矣!至所云從火山之底復闢世界,事之荒怪,尤奇於陶潛及王明淸所記者。顧西人之書,必稍有根據始肯立言。其書言蘇偉地之立國,謂昔有十族人出探天下之新地,均亡而不返,謂此新世界卽屬十族人之苗裔,又謂爲波斯人云云,則又近我中國徐巿樓船之說矣。

    綜而言之,歐人志在維新,非新不學,卽區區小說之微,亦必從新世界中着想,斥去陳舊不言。若吾輩酸腐,嗜古如命,終身又安知有新理耶?書成,仍循探險小說例,名之曰《煙水愁城錄》。愁城者,書中所有者也,較之桃源及別殿之洞天,蓋別開一境界矣。光緒三十一年七月六夕,閩縣畏廬林紓序於京師望瀛樓。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