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華民族主義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新中華民族主義
作者:李大釗
1917年2月19日

  余曩有言,吾族少年所當昭示其光華之理想、崇嚴之精神者,不在齗齗辯証白首中華之不死,而在汲汲孕育青春中華之再生﹔不在保持老大中華之苟延殘喘,而在促進少年中華之投胎復活。蓋今日世界之問題,非隻國家之問題,乃民族之問題也。而今日民族之問題,尤非苟活殘存之問題,乃更生再造之問題也。余於是揭新中華民族主義之赤幟,大聲疾呼以號召於吾新中華民族少年之前。

  十九世紀以還,歐洲大陸茁生於拿翁鐵騎之下者,實為國民的精神。希臘以之脫土耳其之羈絆而獨立矣,巴爾干諸邦以之紛紛向土揭叛幟矣,荷蘭與比利時以之分離矣,其屢經挫壓以致未達此志者,惟有波蘭(波蘭獨立之聲近又宣傳於世界矣)與匈牙利耳。而發揚蹈厲以樹國民的精神,億辛萬苦,卒能有成者,則德意志帝國之建立、意大利之統一,其最著矣。

  國民的精神既已勃興,而民族的運動遂繼之以起。於是德國則倡大日爾曼主義(Pan Germanism)矣,俄羅斯、塞爾維則倡大斯拉夫主義(Pan Slavism)矣,英吉利則倡大盎格魯撒克遜主義(Pan Anglo-Saxonism)矣,他如美之守孟祿主義,日本近來之倡大亞細亞主義,即在印度民族,邇來對於英國亦頗思揚獨立之旗,舉革命之烽火者,無非應此民族的運動之潮流而興者也。顧日本所謂大亞細亞主義者,其旨領何在,吾不得知。但以吾中華之大,幾於包舉亞洲之全陸,而亞洲各國之民族,尤莫不與吾中華有血緣,其文明莫不以吾中華為鼻祖。今欲以大亞細亞主義收拾亞洲之民族,舍新中華之覺醒、新中華民族主義之勃興,吾敢斷其絕無成功。斯非吾人夜郎自大之說,以歷史地理考之,此種斷案乃邏輯上之必不可逃者也。

  吾中華民族於亞東之地位既若茲其重要,則吾民族之所以保障其地位而為亞細亞之主人翁者,宜視為不可讓與之權利,亦為不可旁貸之責任,斯則新民族的自覺尚矣。民族主義雲者,乃同一之人種,如磁石之相引,不問國境、國籍之如何,而遙相呼應、互為聯絡之傾向也。或同一國內之各種民族有崩離之勢,或殊異國中之同一民族有聯系之情,如此次大戰導火之奧大利,其境內之民族最為雜沓,老帝在位六十余年,未得一夕安者。職此之故,卒以一皇儲為塞人所狙擊,遂以召世界非常之風雲焉。更如英國之愛蘭獨立問題,危急時在愛爾蘭威士特之英人,皆欲執彈刃以與愛蘭國民黨相見於戰場,而在美之愛蘭人則為愛蘭自治之運動,傾囊相助而不辭。最近美以德國封鎖宣言而與德斷絕國交已旬余日矣,猶未決然宣戰者,其原因雖未明了,而以美國人口九千余萬人中,有德系二千余萬人,未始非其最大之隱憂也。吾國歷史相沿最久,積亞洲由來之數多民族冶融而成此中華民族,畛域不分、血統全泯也久矣,此實吾民族高遠博大之精神有以鑄成之也。今猶有所遺憾者,共和建立之初,尚有五族之稱耳。以余觀之,五族之文化已漸趨於一致,而又隸於一自由平等共和國體之下,則前之滿雲、漢雲、蒙雲、回雲、藏雲,乃至苗雲、瑤雲,舉為歷史上殘留之名辭,今已早無是界,凡籍隸於中華民國之人,皆為新中華民族矣。然則今后民國之政教典刑,當悉本此旨以建立民族之精神,統一民族之思想。此之主義,即新中華民族主義也。必新中華民族主義確能發揚於東亞,而后大亞細亞主義始能光耀於世界。否則,幻想而已矣,夢囈而已矣。嗟乎!民族興亡,匹夫有責。歐風美雨,咄咄逼人,新中華民族之少年,蓋雄飛躍進,以肩茲大任也。

  1917年2月19日

  《甲寅》日刊

  署名:守常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