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五代史/卷0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七 新五代史卷八
晉本紀第八
卷九 

  高祖聖文章武明德孝皇帝,其父臬捩鷄,本出於西夷,自朱邪歸唐,從朱邪入居陰山。其後,晉王李克用起於雲、朔之間,臬捩鷄以善騎射,常從晉王征伐有功,官至洺州刺史。臬捩鷄生敬瑭,其姓石氏,不知得其姓之始也。敬瑭為人沈厚寡言,明宗愛之,妻以女,是為永寧公主,由是常隸明宗帳下,號左射軍。

  莊宗已得魏,梁將劉鄩急攻清平,莊宗馳救之,兵未及陣,為鄩所掩,敬瑭以十餘騎橫槊馳擊,取之以旋。莊宗拊其背而壯之,手啗以酥,啗酥,夷狄所重,由是名動軍中。十五年,莊宗戰于胡柳,前鋒周德威戰死,敬瑭以左射軍從明宗復擊敗梁兵。明宗戰胡盧套、楊村,為梁兵所敗,敬瑭常脫明宗於危。

  趙在禮之亂,明宗討之,至魏而兵變,明宗初欲自歸于天子,明己所以不反者。敬瑭獻計曰:「豈有軍變於外,上將獨無事者乎?且猶豫者兵家大忌,不如速行。願得騎兵三百先攻汴州,夷門天下之要害也,得之可以成事。」明宗然之,與之驍騎三百,渡黎陽為前鋒,明宗遂入汴。莊宗自洛後至,不得入,而兵皆潰去。莊宗西還,明宗以敬瑭為前鋒趣汜水,且收其散卒。莊宗遇弒,明宗入立,拜敬瑭保義軍節度使,賜號「竭忠建策興復功臣」,兼六軍諸衞副使。在陝為政以廉聞。是時,諸侯多不奉法,鄧州陶玘、亳州李鄴皆以贓汙論死,明宗下詔書褒廉吏普州安崇阮、洺州張萬進、耀州孫岳等以諷天下,而以敬瑭為首。

  天成二年十月,從幸汴州,為御營使,拜宣武軍節度使、侍衞親軍馬步軍都指揮使,六軍副使如故;改賜「耀忠匡定保節功臣」。三年四月,徙鎮天雄,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興唐尹。五月,拜駙馬都尉。董璋反東川,為行營都招討使,不克而還。復兼六軍諸衞副使。徙鎮河陽三城,未行,而契丹、吐渾、突厥皆入寇,是時,秦王從榮統六軍,敬瑭疑其必及禍,不欲為其副,乃自請行。及制出,不落副使,輒復辭行。明宗數責大臣問誰可行者,范延光、趙延壽等卒以敬瑭為請,乃拜河東節度使、大同彰國振武威塞等軍蕃漢馬步軍總管,落六軍副使,乃行。

  明年,明宗崩,愍帝即位,加中書令。三月,徙鎮成德。清泰元年五月,復鎮太原,來朝京師。潞王從珂反於鳳翔,愍帝出奔,遇敬瑭于道,敬瑭殺帝從者百餘人,幽帝于衞州而去。廢帝即位,疑敬瑭必反。

  天福元年五月,徙鎮天平,敬瑭果不受命,謂其屬曰:「先帝授吾太原使老焉,今無故而遷,是疑吾反也。且太原地險而粟多,吾當內檄諸鎮,外求援於契丹,可乎?」桑維翰、劉知遠等共以為然。乃上表論廢帝不當立,請立許王從益為明宗嗣。廢帝下詔削奪敬瑭官爵,命張敬達等討之,敬瑭求援於契丹。九月,契丹耶律德光入自鴈門,與唐兵戰,敬達大敗。敬瑭夜出北門見耶律德光,約為父子。十一月丁酉,皇帝即位,於廢帝本紀書「契丹立晉」,據所見也,於此書「皇帝即位」,以自立為文,原其心也。晉高祖之反,無契丹之助,亦必自立,蓋其志在於為帝,故使自任其惡也。國號晉。以幽、涿、薊、檀、順、瀛、莫、蔚、朔、雲、應、新、媯、儒、武、寰州入于契丹。己亥,大赦,改元。掌書記桑維翰為翰林學士、尚書禮部侍郎,知樞密使事。閏月丙寅,翰林學士承旨、尚書戶部侍郎趙瑩為門下侍郎,桑維翰為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兼樞密使。[1]甲戌,趙德鈞及其子延壽叛于唐來降,契丹鏁之以歸。己卯,次河陽,節度使萇從簡叛于唐來降。是日廢帝由在。辛巳,至自太原。盧文紀、姚顗罷。甲申,大赦,殺張延朗、劉延朗,赦房暠。十二月乙酉,如河陽。追降王從珂為庶人。「王從珂」,從晉人本語。丁亥,司空馮道兼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己丑,曹州指揮使石重立殺其刺史鄭玩。[2]辛卯,御札求直言。癸巳,鎮州牙內都虞候祕瓊逐其節度副使李彥琦。同州裨將門鐸殺其將楊漢賓。庚子,天平軍節度使王建立殺其副使李彥贇。旱。

  二年春正月癸亥,安遠軍節度使盧文進叛降于吳。丁卯,天雄軍節度使范延光殺齊州防禦使祕瓊。戊寅,兵部侍郎李崧為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樞密使。封唐宗室子為公,及隋酅公為二王後,以周介公備三恪。唐宗室子,史失其名,書之以見二王後、三恪猶存,不必著其人也。二月丁酉,契丹使皇太子解里來。三月庚辰,如汴州。夏四月丁亥,赦囚,蠲民租賦。趙瑩使于契丹。辛卯,宣武軍節度使楊光遠進助國錢。契丹使宮苑使李可興來。五月壬戌,御札求直言。丁丑,追尊祖考為皇帝,妣為皇后:高祖璟謚曰孝安,廟號靖祖,祖妣秦氏謚曰孝安元;曾祖郴謚曰孝簡,廟號肅祖,祖妣安氏謚曰孝簡恭;祖昱謚曰孝平,廟號睿祖,祖妣來氏謚曰孝平獻;考紹雍謚曰孝元,廟號獻祖,妣何氏謚曰孝元懿。六月癸未,契丹使夷離畢來。天雄軍節度使范延光反。丁酉,傳箭于義成軍節度使符彥饒。丁未,楊光遠為魏府四面行營都部署。東都巡檢張從賓反,留守判官李遐死之,奉國都指揮使侯益、護聖都指揮使杜重威討之。從賓寇河陽,殺皇子重信;寇河南,殺皇子重乂。[3]秋七月,從賓陷汜水關,殺巡檢使宋廷浩。壬子,右衞大將軍尹暉叛奔于吳,不克,伏誅。右監門衞大將軍婁繼英叛降于張從賓。義成軍亂,殺戍將侍衞馬步軍都指揮使白奉進。甲寅,戍將奉國指揮使馬萬執符彥饒歸于京師,命殺之于赤岡。彥饒雖有縱軍之罪,被誣以反而見殺,故不書誅,曰「命殺」,嫌萬擅殺。乙卯,楊光遠為魏府行營都招討使。辛酉,杜重威克汜水關。張從賓投河死,故不書伏誅。壬申,楊光遠克博州。丙子,安州屯防指揮使王暉殺其節度使周瓌,右衞大將軍李金全討之。金全未至而暉走,見殺,故不書暉反,不書克安州,不書伏誅。八月丙申,靜難軍節度使安叔千進添都馬。乙巳,赦非死罪囚及張從賓、符彥饒、王暉餘黨。九月,楊光遠進粟。冬十月辛巳,禁造甲兵。

  三年春二月戊戌,諸鎮皆進物以助國。殘民以獻其上,君臣同欲,賄賂公行,至此而不勝其多矣!故總言「諸鎮」,此後不復書矣。三月壬戌,回鶻可汗王仁美使翟全福來。[4]丁丑,禁私造銅器。秋七月辛酉,以皇業錢作受命寶。作寶不必書,「皇業錢」者私錢也,天子畜私錢,故書。八月戊寅,馮道及左僕射劉昫為契丹冊禮使。壬午,澶州刺史馮暉降。丙戌,許御署官選。己丑,蠲水旱民稅。辛丑,歸伶官于契丹。高祖以父事契丹,其有所求不曰與而曰「歸」者,若輸之也。九月己酉,赦范延光。初,延光請降,高祖不許,延光遂堅壁,攻之,久不克,卒悔而赦之,故不書降。己未,歸靜鞭官劉守威、金吾勘契官王殷、司天鷄叫學生殷暉于契丹。于闐使馬繼榮來,回鶻使李萬金來。己巳,赦魏州,蠲民稅。是月,宣徽南院使劉處讓為樞密使。冬十月戊寅,契丹使中書令韓頰來奉冊曰英武明義皇帝。[5]庚辰,升汴州為東京,以洛陽為西京,雍州為晉昌軍。戊子,右金吾衞大將軍馬從斌使于契丹。己未,契丹使梅里來。戊戌,大赦。庚子,封李聖天為大寶于闐國王。十一月辛亥,升廣晉府為鄴都。壬戌,除鑄錢令。十二月丙子,封子重貴為鄭王。

  四年春正月,盜發唐愍皇帝墓。愍帝附于明宗徽陵域中,無陵名,故曰「墓」,晉高祖即位,追謚為愍皇帝。五代諸帝謚號不可為法,皆不足道,惟愍帝宜書者,嫌嘗降為鄂王也。而國亡禮闕,舊史、實錄皆無奏謚上冊月日,故雖當書而不得,因事而見於此爾。辛亥,澶州防禦使張從恩為樞密副使。旌表深州民李自倫門閭。三月乙巳,回鶻使其都督拽里敦來。丙辰,頒調元歷。靈州戍將王彥忠以懷遠城反。己未,彥忠降,供奉官齊延祚殺之。夏四月辛巳,封回鶻可汗王仁美為奉化可汗。[6]甲申,廢樞密使。秋七月丙辰,復禁鑄錢。閏月壬申,桑維翰罷。八月己亥朔,河決博平。西戎寇涇州,彰義軍節度使張彥澤敗之,執其首領野離羅蝦獨。九月丁丑,契丹使粘木孤來。癸未,封李從益為郇國公以奉唐後。丙戌,高麗王建使其廣評侍郎邢順來。冬十一月乙亥,立唐高祖、太宗、莊宗、明宗、愍帝廟于西京。戊子,契丹使遙折來,吐蕃罷延族來附。

  五年春正月丁卯朔,德音除民公私債。己丑,回鶻使石海金來。夏四月甲子,契丹興化王來。五月丙戌,安遠軍節度使李金全叛附于唐。六月癸卯,李昪遣其將李承裕入于安州,金全奔于唐,安遠軍節度使馬全節及承裕戰,敗之。丁巳,克安州,承裕奔于雲夢,全節執而殺之。秋八月丁酉,閱稼于西郊。己未,西京留守楊光遠殺太子太師范延光。九月丁卯,翰林學士承旨、戶部侍郎和凝為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辛巳,閱稼于沙臺。冬十月丁未,契丹使舍利來。十一月丙子,冬至,始用二舞。

  六年春正月戊寅,封唐叔虞為興安王,臺駘為昌寧公。二月戊申,停買宴錢。三月,除民二年至四年以前稅。見時斂重而民不堪。夏四月己未,契丹使述括來。五月,吐渾首領白承福來。秋七月壬午,突厥使薛同海來。八月壬辰,如鄴都,開封尹鄭王重貴留守東京,宣徽南院使張從恩東京內外兵馬都監。壬寅,大赦。甲寅,光祿卿張澄使于契丹。九月乙亥,前安國軍節度使楊彥詢使于契丹。丁丑,吐渾使白可久來。河決中都,入于沓河。冬十月,河決滑、濮、鄆、澶州。山南東道節度使安從進反。十一月丁丑,西京留守高行周為南面軍前都部署以討之。十二月丙戌朔,鄭王重貴為廣晉尹,徙封齊王。先鋒都指揮使郭金海及安從進戰于唐州,[7]敗之。成德軍節度使安重榮反。天平節度使杜重威為鎮州行營招討使。丙申,契丹遣使者來。戊戌,杜重威及安重榮戰于宗城,敗之。

  七年春正月丁巳,克鎮州,安重榮伏誅,赦廣晉。庚午,契丹使達剌來。三月,歸德軍節度使安彥威塞決河于滑州。閏月,天興蝗食麥。夏五月乙巳,尊皇太妃劉氏為太后。高祖所生母也。六月丙辰,吐渾使念醜漢來。乙丑,皇帝崩于保昌殿。年五十一。

 卷七 ↑返回頂部 卷九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1. 翰林學士承旨尚書戶部侍郎趙瑩為門下侍郎桑維翰為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兼樞密使 據薛史卷七六晉高祖紀、卷八九桑維翰趙瑩傳及通鑑卷二八0,趙瑩、桑維翰並同平章事,兼樞密使者僅桑維翰。
  2. 鄭玩 「玩」,南昌、鄂本及薛史卷九六鄭阮傳、通鑑卷二八0均作「阮」。
  3. 從賓寇河陽殺皇子重信寇河南殺皇子重乂 各本「信」原作「乂」,「乂」原作「信」。按薛史卷七六晉高祖紀、卷九七張從賓傳及通鑑卷二八一,河陽被殺者為重信,河南被殺者為重乂,據改。
  4. 回鶻可汗王仁美使翟全福來 見本史卷七校勘記[一]。
  5. 契丹使中書令韓頰來奉冊曰英武明義皇帝 「頰」,貴池本作「熲」,南監、汪、汲、殿、南昌、鄂、蜀本作「頻」。本史卷七二四夷附錄作「熲」。
  6. 封回鶻可汗王仁美為奉化可汗 見本史卷七校勘記[一]。
  7. 郭金海 各本原作「郭海金」。薛史卷八0晉高祖紀、卷九四郭金海傳、卷九八安從進傳、冊府卷一二三、通鑑卷二八二及本史卷五一安從進傳均作「郭金海」,據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