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五代史/卷1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九 新五代史卷十
漢本紀第十
卷十一 

高祖睿文聖武昭肅孝皇帝,姓劉氏,初名知遠,其先沙陀部人也,其後世居于太原。知遠弱不好弄,嚴重寡言,面紫色,目多白睛,凜如也。

與晉高祖俱事明宗為偏將,明宗及梁人戰德勝,晉高祖馬甲斷,梁兵幾及,知遠以所乘馬授之,復取高祖馬殿而還,高祖德之。高祖留守北京,知遠為押衙。

潞王從珂反,愍帝出奔,高祖自鎮州朝京師,遇愍帝于衞州,止傳舍,知遠遣勇士石敢袖鐵槌侍高祖以虞變。高祖與愍帝議事未決,左右欲兵之,知遠擁高祖入室,敢與左右格鬬而死,知遠即率兵盡殺愍帝左右,留帝傳舍而去。

廢帝入立,高祖復鎮河東,已而有隙,高祖將舉兵,知遠與桑維翰密為高祖謀畫,贊成之。高祖即位於太原,以知遠為侍衞親軍都虞候,領保義軍節度使。契丹耶律德光送高祖至潞州,臨決,指知遠曰:「此都軍甚操剌,世俗謂勇猛為「操剌」,錄其本語。無大故勿棄之。」

天福二年,遷侍衞馬步軍都指揮使,領忠武軍節度使。已而以杜重威代知遠領忠武,徙知遠領歸德,知遠恥與重威同制,杜門不出。高祖怒,欲罷其兵職,宰相趙瑩以為不可,高祖乃遣端明殿學士和凝就第宣諭,知遠乃受命。五年,徙鄴都留守。九月,朝京師,高祖幸其第。六年,拜河東節度使、北京留守。七年,高祖崩。

知遠從高祖起太原,有佐命功,自出帝立,與契丹絕盟,用兵北方,常疑知遠勳位已高,幸晉多故而有異志,每優尊之。拜中書令,封太原王、幽州道行營招討使,又拜北面行營都統。開運二年四月,封北平王,三年五月,加守太尉,然王未嘗出兵。契丹寇澶州,別遣偉王攻鴈門,敗之于秀容。八月,殺吐渾白承福等族,取其貲鉅萬,良馬數千。

四年,契丹犯京師,出帝北遷,王遣牙將王峻奉表契丹,耶律德光呼之為兒,賜以木柺,虜法貴之如中國几杖,非優大臣不可得。峻持柺歸,虜人望之皆避道。峻還,為王言契丹必不能有中國,乃議建國。

二月戊辰,河東行軍司馬張彥威等上牋勸進。辛未,皇帝即位,稱天福十二年。天福,晉高祖年號也。天福止八年改元開運,至此四年矣。漢雖建國,而未有國號,又稱晉年號,捨開運而追續天福為十二年,初無義理,但書其實爾。磁州賊首梁暉取相州來歸。變來降曰「來歸」,哀斯人也。是時天下無主,得其主則往歸之,與乎叛于彼而來於此者異矣。漢高祖非有德之君,惶惶斯人之無所歸者,猶得而歸也,故曰「歸」。武節都指揮使史弘肇取代州,殺其刺史王暉。晉州將藥可儔殺其守將駱從朗及括錢使、諫議大夫趙熙來歸。辛巳,陝州留後趙暉、潞州留後王守恩來歸。

三月丙戌朔,蠲河東雜稅。辛卯,延州軍亂,逐其節度使周密。壬辰,丹州指揮使高彥詢以其州來歸。壬寅,契丹遯,聞漢起太原,畏而去,故與自去異其文,「遯」者,退避之稱。以其將蕭翰為宣武軍節度使守汴州。

夏四月己未,右都押衙楊邠為樞密使,蕃漢兵馬都孔目官郭威權樞密副使。契丹陷相州,殺梁暉。癸亥,立魏國夫人李氏為皇后。甲子,河東節度判官蘇逢吉、觀察推官蘇禹珪為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乙丑,侍衞親軍步軍都指揮使史弘肇取潞州。戊辰,奉國指揮使武行德以河陽來歸。史弘肇取澤州。丙子,契丹耶律德光卒于欒城,契丹入于鎮州。

五月甲午,太原尹劉崇為北京留守。丙申,如東京。蕭翰遯歸于契丹,以郇國公李從益知南朝軍國事。戊申,次絳州,刺史李從朗來歸。

六月丙辰,次河陽,[1]殺李從益及其母于京師。甲子,至自太原。戊辰,改國號漢,高祖初建國無國號,蓋其制詔皆無明文,故闕不書。然稱天福十二年,則國仍號晉可知,但無明據,故慎於所疑爾。此書「改國號漢」,則未改之前宜有所稱,此可以推知也。赦罪人、蠲民稅。于闐遣使者來。

是夏,劉昫薨。

秋閏七月乙丑,禁造契丹服器。天雄軍節度使杜重威反,杜重威於晉出帝時避出帝名去「重」,至漢而復之。天平軍節度使高行周為鄴都行營都部署以討之。庚辰,追尊祖考為皇帝,妣為皇后:高祖湍謚曰明元,廟號文祖,祖妣李氏謚曰明貞;曾祖昂謚曰恭僖,廟號德祖,祖妣楊氏謚曰恭惠;祖僎謚曰昭憲,廟號翼祖,祖妣李氏謚曰昭穆;考琠謚曰章聖,廟號顯祖,妣安氏謚曰章懿。以漢高皇帝為高祖,光武皇帝為世祖,皆不祧。

八月,護聖指揮使白再榮逐契丹,以鎮州來歸。丙申,安國軍節度使薛懷讓殺契丹之將劉鐸,入于邢州。

九月甲戌,吏部尚書竇貞固守司空兼門下侍郎,翰林學士,中書舍人李濤為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庚辰,北征。

冬十月甲申,次韋城,赦河北。

十一月壬申,杜重威降。

十二月癸巳,至自鄴都。

乾祐元年春正月乙卯,大赦,改元。己未,更名暠。丁丑,皇帝崩于萬歲殿。年五十四。

隱帝,高祖第二子承祐也。高祖即位,拜右衞上將軍、大內都點檢。魏王承訓長而賢。高祖愛之,方屬以為嗣,承訓薨,高祖不豫,悲哀疾劇,乃以承祐屬諸將相。宰相蘇逢吉曰:「皇子承祐未封王,請亟封之。」未及封而高祖崩,祕不發喪,殺杜重威。

乾祐元年二月辛巳,封承祐周王。是日,皇帝即位于柩前。壬辰,右衞大將軍、鳳翔巡檢使王景崇及蜀人戰于大散關,敗之。癸巳,大赦。

三月壬戌,竇貞固為大行皇帝山陵使,吏部侍郎段希堯為副,太常卿張昭為禮儀使,兵部侍郎盧價為鹵簿使,御史中丞邊蔚為儀仗使。丁丑,李濤罷。護國軍節度使李守貞反,陷潼關。

夏四月辛巳,陝州兵馬都監王玉克潼關。壬午,永興軍將趙思綰叛附于李守貞,客省使王峻帥師屯于關西。峻不命為將,又不令討賊,但令以兵實關西,下文乃見命將。楊邠為中書侍郎兼吏部尚書、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郭威為樞密使,鎮寧軍節度使郭從義為永興軍兵馬都部署。戊子,保義軍節度使白文珂為河中兵馬都部署。河決原武。

五月己未,回鶻遣使者來。乙亥,魏州內黃民武進妻一產三男子。河決滑州魚池。旱,蝗。

秋七月戊申朔,彰德軍節度使王繼弘殺其判官張易。鸜鵒食蝗。丙辰,禁捕鸜鵒。庚申,郭威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癸亥,契丹鄚州刺史王彥徽來奔。庚午,殺成德軍副使張鵬。乙亥,王景崇叛附于李守貞。

八月壬午,郭威討李守貞。

九月,西面行營都虞候尚弘遷及趙思綰戰,敗績。

冬十月甲申,吐蕃使斯漫篤藺氈藥斯來。

十一月甲寅,殺太子太傅李崧,滅其族。壬申,葬睿文聖武昭肅孝皇帝于睿陵。在河南告成縣。

十二月己卯,彰武軍節度使高允權殺太子太師致仕劉景巖。

二年隱帝即位至此,宜改元而不改元,具周顯德二年注。而帝名承祐,年名乾祐,舉國臣民共稱而不改避,當時莫大之失,本紀無譏者,但書其實,後世自見也。春正月乙巳朔,赦囚。

二月丙子,蠲民紐配租。

夏五月,李守貞之將周光遜降。乙丑,趙思綰降。

六月辛卯,回鶻首領楊彥珣來。西涼府遣使者來。蝗。

秋七月丁巳,郭威殺華州留後趙思綰于京兆。甲子,克河中。守貞自焚死,故不書伏誅。

八月,郭從義殺前永興巡檢喬守溫。丙戌,郭威使來獻俘。

冬十月,契丹寇趙、魏,羣臣進添都馬。契丹陷內丘。己丑,郭威及宣徽南院使王峻伐契丹。

十一月,契丹遯。

三年春正月,西面行營都部署趙暉克鳳翔。景崇自焚死,故不書伏誅。丙午,郭威進添都馬。壬子,趙暉獻馘俘。

二月甲戌,旌表潁州汝陰民麴溫門閭。

三月己酉,寒食,望祭于南御園。

夏四月壬午,郭威以樞密使為天雄軍節度。

六月癸卯,河決原武。

秋八月,達靼來附。

冬十一月丙子,殺楊邠及侍衞親軍都指揮使史弘肇、三司使王章,皆滅其族。郭威反。庚辰,義成軍節度使宋延渥叛附于威。壬午,威犯封丘,泰寧軍節度使慕容彥超軍于七里店。癸未,勞軍于北郊。甲申,勞軍于劉子陂。慕容彥超及郭威戰,敗績,開封尹侯益叛降于威。郭允明反。乙酉,皇帝崩,年二十。周廣順元年葬之許州陽翟縣,號潁陵,為賊所葬,故不書。蘇逢吉自殺。漢亡。自隱帝崩後四十二日,周太祖始即位,而斷自帝崩書「漢亡」者,見帝而漢崩亡矣。其太后臨朝,湘陰公嗣立,皆周所假託,非誠實,所以破其姦,故書曰「漢亡」,見周之立遲也,遲而難於自立,則猶有自媿之心焉。

嗚呼!人君即位稱元年,常事爾,古不以為重也。孔子未修春秋,其前固已如此,雖暴君昏主,妄庸之史,其記事先後遠近,莫不以歲月一二數之,乃理之自然也。其謂一為元,亦未嘗有法,蓋古人之語爾。古謂歲之一月,亦不云一,而曰正月。國語言六呂曰元間大呂,周易列六爻曰初九。大抵古人言數多不云一,不獨謂年為元也。及後世曲學之士,始謂孔子書「元年」為春秋大法,遂以改元為重事。

自漢以後,又名年以建元,而正偽紛雜,稱號遂多,不勝其紀也。五代,亂世也,其事無法而不合於理者多矣,皆不足道也。至其年號乖錯以惑後世,則不可以不明。梁太祖以乾化二年遇弒,明年,末帝已誅友珪,黜其鳳曆之號,復稱乾化三年,尚為有說。至漢高祖建國,黜晉出帝開運四年,復稱天福十二年者,何哉?蓋以其愛憎之私爾。方出帝時,漢高祖居太原,常憤憤下視晉,而晉亦陽優禮之,幸而未見其隙。及契丹滅晉,漢未嘗有赴難之意。出帝已北遷,方陽以兵聲言追之,至土門而還。及其即位改元,而黜開運之號,則其用心可知矣。蓋其於出帝無復君臣之義,而幸禍以為利者,其素志也,可勝歎哉!夫所謂有諸中必形於外者,其見於是乎!

 卷九 ↑返回頂部 卷十一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1. 六月丙辰次河陽 「河陽」,薛史卷一00、通鑑卷二八七作「洛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