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史/卷11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十四 新元史
卷一百十五 列傳第十二
卷一百十六 

特薛禪 孛禿 鎖兒哈 忽憐

卷一百十五·列傳第十二

 

  ○特薛禪

  △孛禿 鎖兒哈 忽憐

  特薛禪,本名特因,時人以其賢智,呼爲薛禪,故又稱特薛禪。孛思忽兒宏吉刺氏,與斡勒忽納氏同宗異族。孛思者,板升之異譯,國語屋也;忽兒者,古闌之異譯,國語圈子也。特因之族。築室以居。與遊牧之俗稍異,謂之孛思忽兒,非氏族之名也。

  其先世出山,爲火傷其足,故子孫多足病。部人矜其門閥,自雲從金缸中出。始祖兄弟三人:長曰楚而魯忽蔑兒幹,其後爲宏吉剌氏;次曰哈拜失米,其後亦乞列思氏、兀而忽努氏;三日楚斯布陶,其後爲哈拉奴氏、宏格里約氏。楚而魯忽與弟不和,欲射之。哈拜失米畏而伏馬腹下,楚而魯忽憐之,射其耳環,故有蔑兒幹之號。其部居長城之北,近哈剌溫只山。特薛禪之父達爾罕生五子:曰特因,曰哈達,曰布奔,曰乃古塔爾,曰崔和爾;皆娶蒙古女。

  太祖年九歲。從也速該至舅家,將爲之乞婚,中道遇特薛禪,奇太祖狀貌,延也速該至其家,請婚焉,遂以光獻皇后孛爾臺歸太祖。事具《后妃傳》。特薛禪嘗言,「吾宏剌氏,向不與汝家爭人民、土地。生女既長,則乘大車駕黑駝,嫁汝貴族,往往爲可敦。」後太祖有命:「宏吉剌氏生女世爲後,生男世尚公主。」每歲四孟月宣讀此敕,世世勿絕焉。

  庚申,太祖敗泰亦兀赤。合塔斤、撒勒只兀特二部不自安,糾合朵兒邊等十部會於阿泐灰泉。潛師來襲,宏吉刺部亦從之,特薛禪之宗人帖兒格克額蔑勒、阿勒灰等與之同盟。特薛禪知其謀,遣使告變。太祖與王罕合兵御之,特薛禪率所部來會,大敗之。初,帖兒格克額蔑勒與太祖友善,太祖以女布亦塞克妻之,帖兒格克額蔑勒嫌其貌寢,稱如蝦蟆不欲娶,遂與太祖絕。至是爲太祖所殺。

  特薛禪三子:長曰按陳,次曰火忽,三曰冊。

  按陳率三千騎,從太祖平諸部。太祖元年,與弟火忽、子赤苦,俱封千戶。從合撒兒徇遼東,又從木華黎經略中原,爲十提控之一。大兵入陝西,別將斷潼關道。二十二年,從太祖平西夏,賜號國舅諾顏。太宗八年,賜東平五千二百戶爲食邑,授爲萬戶。九年,賜錢二十萬貫。按陳以外戚從征討,前後三十二戰,皆有功。卒,葬官人山。元貞元年,追封濟寧王,諡忠武。妻哈真,追封濟寧王妃。

  長子赤古,尚太祖第三女鄆國公主禿滿倫。太祖七年,大軍攻德興府失利,赤古與拖雷率所部再進,敵軍卻退,先登拔其城。追封寧濮郡王。

  赤古曾孫寧濮郡王昌吉,尚鄆國大長公主忙哥臺。昌吉第岐王脫脫木兒,尚桑哥不剌公主。

  按陳次子斡陳,太宗十年授爲萬戶,尚拖雷女魯國大長公主也速不花。斡陳卒,葬不海韓。

  弟納陳,尚魯國公主薛只幹。憲宗七年,襲爲萬戶,從憲宗伐宋,攻合州。又從世祖南伐,略地至大清口,獲戰艦百餘艘。又平山東濟、兗、單等州。中統二年,偕諸王御阿里不哥,以其子哈海、脫歡、斡羅陳等十人自從,至莽來,由失木魯與阿里不哥之黨八兒哈八兒思等戰,追北至孛羅克禿,復戰,自旦至夕,斬首萬級。卒葬末懷禿。

  斡羅陳,襲萬戶,尚完澤公主,公主卒,繼尚囊家真公主。至元十四年,斡羅陳弟只兒瓦臺叛,夾斡羅陳北去,並竊太祖所賜誓券。未幾,斡羅陳爲只兒瓦臺所殺,其左右張應瑞逃歸,世祖嘉之,賜鈔五百緡,命應瑞輔斡羅陳子諦瓦不剌,收其部衆。

  諦瓦不剌,亦譯爲周阿不刺,尚武宗妹皇姑徽文懿福貞壽大長公主祥哥剌吉,封魯王,開府應昌,以應瑞爲魯王傅,封薊國公。大德十一年,賜諦瓦不剌金印。至大二年,賜平江稻田一千五百頃。三年,諦瓦不剌卒,葬末懷禿。

  斡羅陳又一弟曰帖木兒,繼尚囊家真公主。至元十八年,襲萬戶。二十四年,乃顏叛,從車駕親征,以功封濟寧郡王,賜白傘蓋以寵之。明年。從成宗及玉昔帖木兒討哈丹禿魯幹,遇於貴列兒河,轉戰至惱河,殲其衆,以功賜號按察兒禿那顏。卒,葬末懷禿。

  子桑哥不剌幼,至元二十七年以其弟蠻子台襲萬戶,亦尚囊家真公主。成宗即位,封皇姑魯國大長公主,以金印封蠻子台爲濟寧王。率所部討海都、篤哇。賊未成列,單騎突其陣,往復數四,賊大擾,一戰克之。時武宗鎮北庭,詔蠻子台總領蒙古軍民官,輔武宗守莽來。囊家真公主卒,尚皇太子真金之女魯國大長公主喃哥不剌。蠻子台卒,年五十有二。

  阿里嘉室,利諦瓦不剌適子也。至大三年,甫八歲,襲萬戶。四年七月,襲封魯王,尚朵兒只班公主。元統元年,阿里嘉室利卒。至順間。加朵兒只班號肅雍賢寧公主。

  桑哥不刺,自幼奉世祖命養於斡可真公主,是爲不只兒駙馬。後襲領本部民四百戶。成宗時,尚普納公主,至順間封鄆安大長公主,賜桑哥不剌金印,封鄆安王,職千戶。元統元年,授萬戶。二年,加封鄆安公主號皇姑大長公主,進封桑哥不剌魯王。卒,年六十一。

  此皆以駙馬襲王封者也。

  按陳之子唆兒火都,以戰功遙授左丞相,爲千戶,仍賜塗金銀章及金銀海青圓符五、馹券六。

  其子曰阿哈駙馬,當憲宗時嘗率兵克徐州,以功受黃金一錠、白金十錠及銀鞍勒,仍命襲父官。

  至世祖時,詔,宏吉剌萬戶原受馹券、圓符皆仍舊,惟唆兒火都所受者收之。而唆兒火都諸孫若孛羅沙、伯顏、蠻子、添壽不花、大都不花、掌吉等,及阿哈之孫曰也速達兒,與按陳之弟名冊者,自太祖以來先後授本藩蒙古軍站千戶。

  冊之子曰哈兒哈孫,以平金功,賜號拔都兒。哈兒哈孫之孫曰都羅兒,至元四年授光祿大夫,以銀章封懿國公。

  有脫憐者,亦按陳之後,世祖授本藩千戶,仍賜馹券、圓符各四,命守怯魯連河。二十四年,從族父按答兒禿徵乃顏有功,亦賜號拔都兒。卒,子迸不剌嗣。迸不剌卒,子買住罕嗣。買住罕尚拜答沙公主。卒,弟孛羅帖木兒嗣。泰定二年,封郡王。至元五年,進封毓德王,賜金印。孛羅帖木兒卒,買住罕孫阿失襲千戶。

  有名醜漢者,按陳次子必哥之裔孫,尚臺忽魯都公主。仁宗朝,封安遠王,以兵守莽來有功。

  有答兒罕,亦特薛之裔孫,以戰功,世祖賜以拔都兒之號,加賜黃金一鍵。其子曰不只兒,從徵乃顏,擒其將金剛奴,世祖以金帶賜之。

  又按陳之孫納合,尚太宗唆兒哈罕公主。火忽之孫不只兒,尚斡可真公主。又特薛禪諸孫有名脫羅禾者,尚不魯罕公主。繼尚闊闊倫公主。

  此皆尚公主爲駙馬者也,

  凡其女之爲後者,自光獻翼聖皇后以降,憲宗貞節皇后諱忽都臺及後妹也速兒,皆按陳從孫忙哥陳之女。世祖昭睿順聖皇后,諱察必,濟寧忠武王按陳之女;其諱帖古倫者,按陳孫脫憐之女;諱喃必冊繼守正宮者,納陳孫仙童之女。成宗貞慈靜懿皇后諱實憐答裏,斡羅陳之女也。順宗昭獻元聖皇后諱答吉,則按陳孫渾都帖木兒之女。武宗宣慈惠聖皇后諱真哥,脫憐子迸不剌之女;其諱速哥失裏者,按陳從孫哈兒只之女。泰定皇后諱八不罕,按陳孫斡留察兒之女;其諱必罕、諱速哥答裏者,皆脫憐孫買住罕之女。明宗皇后諱不顏忽都者,孛羅帖木兒之女。文宗皇后諱不答失望,諦瓦不剌之女。他若仁宗莊懿慈聖皇后、寧宗皇后答裏也忒迷失、裕宗徽仁裕聖皇后、顯宗宣懿徽聖皇后,俱宏吉剌氏,而軼其所出。此是宏吉剌氏之爲皇后者也。

  初,宏吉剌氏族居於苦烈兒溫都兒、斤、迭烈不兒、也裏古納河之地。太祖九年,在迭蔑可兒之地,有旨分賜按陳及其弟火忽、冊等農土,若曰:「是苦烈兒溫都兒、斤,以與按陳及哈撒兒爲農土。」申諭按陳曰,「可木兒溫都兒、答兒腦兒、迭蔑可兒等地,汝則居之。」諭冊曰:「阿剌忽馬乞迤東,蒜吉納禿山、木兒速拓、哈海斡連直至阿只兒哈溫都、哈老哥魯等地。汝則居之。當以胡盧忽兒河北爲鄰,按赤臺爲界。」又諭火忽曰,「哈老溫迤東,塗河、潢河之間,火兒赤納慶州之地,與亦乞列思爲鄰,汝則居之。」又諭按陳之子唆魯火都曰:以汝父子能輸忠於國,可木兒溫都兒迄東,絡馬河至於赤山,塗河迤南與國民爲鄰,汝則居之。

  至至元七年,翰羅陳萬戶及其妃囊加真公主請於朝曰:「本藩所受農土,在上都東北三百里答兒海子,實本藩駐夏之地,可建城邑以居。」帝從之。遂名其城爲應昌府。二十二年,改爲應昌路。元貞元年,濟寧王蠻子台亦尚囊加真公主,與公主請於帝,以應昌路東七百里駐冬之地創建城邑,復從之。大德元年,名其城爲全寧路。

  宏吉剌之分邑,得任其陪臣爲達魯花赤者,有濟寧路及濟、兗、單三州,鉅野、鄆城、金鄉、虞城、碭山、豐縣、肥城、任城、魚臺、沛縣、單父、嘉祥、磁陽、寧陽、曲阜、泗水十六縣。此丙申歲之所賜也。至元六年,升濟州爲濟寧府,十八年始升爲路,而濟、兗、單三州隸焉。又汀州路長汀、寧化、清流、武平、上杭、連城六縣,此至元十三年之所賜也。又有永平路灤州、盧龍、遷安、撫寧、昌黎、石城、樂亭六縣,此至大元年之所賜也。若平江稻田一千五百頃,則至大二年所賜也。其應昌、全寧等路則自達魯花赤總管以下諸官屬,皆得專任其陪臣,而王人不與焉。

  此外,復有王傅府,自王傅六人而下,其羣屬有錢糧、人匠、鷹房、軍民、軍站、營田、稻田、煙粉千戶、總管、提舉等官,以署計者四十餘,以員計者七百餘。其五戶絲、金鈔之數,則丙申歲所賜濟寧路之三萬戶,至元十八年所賜汀州路之四萬戶,絲以斤計者,歲二千二百有奇,鈔以錠計者,歲一千六百有奇,此則所謂歲賜者也。

  孛禿,亦乞列思氏。父捏坤爲泰亦兀赤部下人。太祖嘗潛使術兒徹歹至也兒古納河,孛禿知爲帝所遣,留宿於家,殺羊以享之。術兒徹歹馬疲,復假以良馬,及還,孛禿待之有加禮。術兒徹歹具以告,帝大悅,許以皇妹帖木倫妻之。勃禿家遣也不堅歹等來請婚,且致詞曰:「聞威德所加,苦雲開見日,春風解凍,喜不自勝。」太祖問:「孛禿孽畜幾何?」對曰:「有馬三十匹,請以其半爲聘禮。」帝曰:「婚姻而論財,殆若商買矣。昔人有言,同心實難,吾方欲經營天下,汝等從孛禿效忠於我可也,何論財爲!」竟以皇妹妻之。

  及札木合等以兵三萬來襲,捏坤知其謀,遣波灤歹、磨裏禿禿來上變。太祖得先備之,於是有十三翼之戰。

  帖木倫卒,復妻以皇女火臣別吉,命哈兒八臺之子也可忽林圖帶弓箭以侍。哈兒八臺,火魯剌斯氏,與宏吉剌氏同宗異族,矜其門閥,乃曰:「吾兒豈能爲人奴隸,寧死不爲也。」太祖命孛禿率千人討之,哈兒八臺令月列等拒戰於碗圖河。孛禿擒月列,刺殺也可忽林圖。哈兒八臺走渡拙赤河,又擒之。

  癸亥,太祖爲王罕所敗,退至班朱尼河。時孛禿亦敗於火魯拉斯,與太祖相遇。火魯拉斯人搠斡思、察罕等來降。

  太祖即位,大封功臣,授孛禿千戶。從伐金,命孛禿取阿篤亦馬合等城,以功賜冠、懿二州爲分地。從平西夏。太祖崩旬日,孛禿亦卒。後追贈推忠宣力佐命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駙馬都尉、上柱國,進封昌王,諡忠武。子鎖兒哈襲封。次子帖堅幹,尚亦乞列思公主,繼尚茶倫公主。

  鎖兒哈,事太宗,擢萬戶。伐宋,克嘉州,遣使獻捷,帝曰:「若父宣力國家,膚昔見之。今鎖兒哈克光前烈。」賜以金錦、金帶、七寶鞍,召至中都,以疾卒。追贈宣忠保大翼運開國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駙馬都尉、上柱國、昌王、諡忠定。鎖兒哈先後尚皇子闊出之女安禿公主及宗女不海罕公主。安禿公主生女爲憲宗皇后。

  子札忽兒臣,從定宗討萬奴有功,太宗命親王按赤臺以女也孫真公主妻之。卒,贈推誠靖宣佐運贊治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駙馬都尉、上柱國,襲封昌王,諡忠靖。

  札忽兒臣二子:長月列臺,娶皇子賽因主卜女哈答罕公主,生脫別臺,與乃顏戰有功。次忽憐。

  忽憐,尚憲宗女伯牙魯罕公主。諸王脫黑帖木兒劫北平王那木罕以叛,世祖命忽憐討之,大戰終曰。脫黑帖木兒敗走。帝嘉之,復令尚憲宗孫女不蘭奚公主。宋平,以廣州爲其分邑。乃顏叛,世祖親征。薛徹堅等與乃顏黨哈丹屢戰,帝召忽憐至,值薛徹堅戰於程火失溫之地,哈丹衆甚盛,忽憐以兵二百迎敵,敗之。哈丹走度猱河。逾年,夏,帝覆命忽憐討之。至曲列兒、塔兀兒二河之間,大戰,其衆皆渡培兀河遁去。餘百人逃匿山谷,忽憐率兵三百徒步追之。薛徹堅止之日:「彼亡命者,安得徒行。」忽憐不聽,盡搜而殺之。薛徹堅以聞,賜金一鋌、銀五鋌。又逾年,復與哈丹遇於兀剌河。忽憐夜率千人淮入其軍,大敗之。帝賜鈔五萬貫、金一鋌、銀十鋌。忽憐卒,贈效忠保德輔運佐理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駙馬都尉、上柱國,追封昌王,諡忠宣。

  子阿失,事成宗。篤哇叛附海都,帝遣晉王甘麻剌並武宗帥師討之。大德五年,戰於哈剌答山,阿失射篤哇中其膝,擒殺甚多,篤哇號哭而遁。武宗解衣賜之。成宗加賜珠衣。阿失尚成宗女亦裏哈牙公主,復尚憲宗曾孫女買的公主。亦裏哈牙生二女:曰速哥八剌,爲英王后,曰亦憐真八剌,爲泰定帝正後。武宗即位,封阿失昌王,賜金印。仁宗時賜寧昌縣爲食邑,仍拜文豹及海青白鶻之賜。英宗即位,賜鈔二萬錠,西馬及七寶帶一。太皇太后加賜鈔萬錠。

  阿失卒,子八剌失裏襲封昌王,尚煙合牙公主。子沙藍朵兒,襲昌王,尚月魯公主。

  忽憐從弟不花,尚世祖女兀魯真公主。其弟鎖郎哈,娶皇子忙哥剌女奴兀倫公主,生女,是爲武宗仁獻章聖皇后,實生明宗。

  又忽憐從弟寧昌郡王唆都哥,尚魯魯罕公主,繼尚魯倫公主。子卜鄰吉歹,襲寧昌郡王,尚普顏可里美思公主。

  史臣曰:「周之諸侯,同姓曰伯父,異姓曰伯舅,不獨宗子維城,即異姓婚煙之國,其屏藩王室,無異同姓也。後世外戚之禍,史不絕書,能謹飭自守者已罕矣。惟蒙古宏吉剌氏、亦乞列思氏。世通婚姻,與國終始,其子孫皆能以功名自奮。自只兒瓦臺外,不聞有蹈於罪戾者。當時史臣以爲舅甥之貴,媲於周室,信矣哉!」  

 卷一百十四 ↑返回頂部 卷一百十六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