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書糾謬 (四庫全書本)/卷1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一 新唐書糾謬 卷十二 卷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新唐書糾謬卷十二
  宋 呉縝 撰
  十二曰事狀叢複
  竊見嘉祐中進新唐書表云其事則増於前其文則省於舊愚意以謂斯二者皆古良史之法今新書旣成必有以稱斯言矣蓋増事者廣記備言之謂也省文者詳略適中之謂也廣記備言則後世得以考案詳略適中則無重複叢冗之𡚁後世有所矜式然今徐觀其所著則増事省文固未能皆如所陳往往一事數出而其大致則同可以刋省從一者甚衆今略條其事如左
  王通    趙麗妃
  獨孤懷恩  趙瓌
  慶山    薛顗薛紹
  沈皇后   來濟髙智周
  合浦公主  裴柔
  安定公主  上官儀
  韋縚崔沔  裴行儉
  韋倫    劉正臣
  宫市    宜城公主
  張錫蘇味道 冥報記
  盧光啓   張楚金翰苑
  李巨川   皇甫冉曾兄弟
  張讀    張昌宗
  崔顥    柳公綽
  姜慶初   趙驊全交
  嚴綬張延珪 徐賢妃徐堅
  項斯    李揆李𤣥道
  崔良佐   高重
  高定    吉中孚
  王裕    韋彤
  注文選五臣 裴安時
  帥夜光   叚秀實
  楊愼交   崔嘏
  王通
  王績傳云兄通隋末大儒也聚徒河汾間倣古作六經又為中説以擬論語不為諸儒稱道故書不顯唯中説獨傳
  王勃傳云初祖通隋末居白牛溪敎授門人甚衆嘗起漢魏盡晉作書一百二十篇以續古尚書後亡其序有録亡者十篇勃完補缺逸定著二十五篇王質傳云五世祖通為隋大儒
  趙麗妃
  貞順皇后武氏傳云初帝在潞趙麗妃以倡幸有容止善歌舞開元初父兄皆美官及妃進武氏也麗妃恩亦㢮以十四年卒謚曰和生子瑛而皇甫徳儀生鄂王劉才人生光王皆藩邸之舊後愛薄而妃乃專寵
  太子瑛傳云初瑛母以倡進善歌舞帝在潞得幸及卽位擢妃父元禮兄常奴皆至大官鄂光二王母亦帝為臨淄王時以色選及武惠妃寵幸傾後宫生壽王愛與諸子絶等而太子二王以母失職頗怏怏
  王琚傳云初太子謂明皇帝也在潞州襄城張暐為銅鞮令性豪殖喜賔客弋獵事厚奉太子數集其家山東倡人趙元禮有女善歌舞得幸太子止暐第其後生子瑛者也太子已平内難召暐拜宫門郎
  獨孤懷恩
  獨孤懷恩傳懷恩謀作亂事
  唐儉傳
  劉世讓傳
  此三傳文多難以具載姑記其重複傳名而已且又每傳各有不同如元君寶或作元君實劉世讓作劉讓懷恩縊死于獄乃云自殺劉世讓逃歸乃云武周還劉讓求罷兵唐儉為内史侍郎又或作中書侍郎如此者甚多亦難以具紀也
  趙瓌
  中宗和思順聖皇后趙氏父瓌尚髙祖長樂公主帝為英王聘后為妃髙宗於公主恩尤隆武后不喜乃幽妃内侍省瓌自定州刺史駙馬都尉貶括州絶主朝謁隨瓌之官瓌以壽州刺史與主預越王事死神龍元年追贈瓌左衛大將軍
  公主傳云常樂公主下嫁趙瓌生女為周王妃武后殺之逐瓌括州刺史徙壽州越王貞將舉兵遺瓌書假道瓌將應之主進使者曰為我謝王與其進不與其退若諸王皆丈夫不應淹久至是王敗周興劾瓌與主連謀被殺
  越王貞傳云初貞騰檄壽州刺史趙瓌諭以興兵且假道瓌得檄許為應瓌妻常樂長公主亦趣諸王蚤立功故瓌與主皆死
  慶山
  五行志云垂拱二年九月己巳雍州新豐縣露臺鄉大風雨雷電有山湧出髙二十丈有池周三百畆池中有龍鳳之形禾麥之異武后以為休應名曰慶山荆州人俞文俊上言后怒流于嶺南武后紀云垂拱二年十月己巳有山出于新豐縣改新豐為慶山赦囚給復一年賜酺三日五行志云九月己巳與此不同已有説見别篇
  武后傳云新豐有山因震突出后以為美祥赦其縣更名慶山荆州人俞文俊上言太后怒投嶺外
  薛顗薛紹
  公主傳云城陽公主下嫁薛瓘子顗封河東縣侯濟州刺史琅邪王沖起兵顗與弟紹以所部庸調作兵募士且應之沖敗殺都吏以滅口事泄下獄俱死
  越王貞傳云濟州刺史薛顗與其弟紹謀應沖率所部庸調治兵募士沖敗下獄死顗駙馬都尉瓘之子母城陽長公主封河東縣侯紹尚太平公主擢累右玉鈐衛員外將軍以主婿不加戮餓死河南獄
  沈皇后
  后妃傳云代宗睿真皇后沈氏吳興人開元末以良家子入東宫太子以賜廣平王實生徳宗天寳亂賊囚后東都掖廷王入洛復留宫中時方北討未及歸長安而河南為史思明所没遂失后所在
  徳宗紀云母曰睿真皇太后沈氏初沈氏以開元末選入代宗宫安禄山之亂𤣥宗避賊于蜀諸王妃妾不及從者皆為賊所得拘之東都之掖廷代宗克東都得沈氏留之宫中史思明再陷東都遂失所在
  來濟髙智周
  來濟傳云初濟與髙智周郝處俊孫處約客宣城石仲覽家仲覽衍於財有器識待四人甚厚私相與言志處俊曰願宰天下濟及智周亦然處約曰宰相或不可兾願為通事舍人足矣後濟領吏部處約始以瀛州書佐入調濟遽注曰如志遂以處約為通事舍人後皆至公輔髙智周傳云智周始與郝處俊來濟孫處約共依江都石仲覽傾産結四人驩因請各語所期處俊曰丈夫惟無仕仕至宰相乃可智周濟如之處約曰得為舍人在殿中周旋吐納可也仲覽使相工視之工語仲覽曰髙之貴君不及見之來早顯而末躓髙晚顯而夀吾聞速登者易顚徐進者少患天道也後濟居吏部處約以瀛州參軍入調濟曰如志擬通事舍人畢降階勞問平生旣仲覽卒而濟等益顯
  合浦公主
  公主傳太宗女合浦公主下嫁房遺愛并述主驕恣謀反等事至房喬傳又載之其事大抵皆同蓋重複也文多不録
  裴柔
  楊貴妃傳云馬嵬之難虢國與國忠妻裴柔等奔陳倉縣令率吏追之意以為賊弃馬走林虢國先殺其二子柔曰丐我死卽并其女刺殺之楊國忠傳云晞及國忠妻裴柔同奔陳倉為追兵所斬柔故蜀倡也併坎而瘞
  安定公主
  公主傳中宗女安定公主下嫁王同皎同皎得罪更嫁太府卿崔銑主薨王同皎子請與父合葬給事中夏矦銛曰主義絶王廟恩成崔室逝者有知同皎將拒諸泉銑或訴於帝乃止銛坐是貶瀘州都督
  崔銑傳云銑尚安定公主為太府卿初主降王同皎後降銑主卒皎子繇請與父合葬給事中夏矦銛駮奏主與王氏絶喪應還崔詔可銛猶出為瀘州都督
  上官儀
  武后傳云后城㝢深痛柔屈不耻以就大事帝謂能奉已故扳公議立之已得志卽盗威福施施無憚避帝亦昏懦舉能鉗勒使不得專久稍不平麟徳初后召方士郭行真入禁中為蠱祝䆠人王伏勝發之帝怒因是詔西臺侍郎上官儀儀指言后專恣失海内望不可承宗廟與帝意合乃趣使草詔廢之左右馳告后遽從帝自訴帝羞縮待之如初猶意其恚且曰是皆上官儀敎我后諷許敬宗構儀殺之初元舅大臣怫㫖不閲歲屠覆道路目語及儀見誅則政歸房帷天子拱手矣
  上官儀傳云麟徳元年坐梁王忠事下獄死籍其家初武后得志遂牽制帝專威福帝不能堪又引道士猒勝中人王伏勝發之帝因大怒將廢為庻人召儀與議曰皇后專恣海内失望宜廢之以順人心帝使草詔左右奔告后后自申訴帝乃悔又恐后怨恚乃曰上官儀敎我后由是深惡儀始忠為陳王時儀為𧫎議與王伏勝同府至是許敬宗構儀與忠謀大逆后志也自禇遂良等元老大臣相次屠覆公卿莫敢正議獨儀納忠禍又不旋踵由是天下之政歸於后而帝拱手矣
  韋縚崔沔
  韋縚傳云開元二十三年赦令以籩豆之薦未能備物宜詔禮官學士共議以聞縚請宗廟籩豆皆加十二及定宗廟獻爵所容并外族服制等崔沔於是亦獻議焉旣已具載于韋縚傳而崔沔傳復載之不知其説何謂其文稍多難以具録也
  裴行儉
  裴行儉傳云善知人在吏部時見蘇味道王勮謂曰二君後皆掌銓衡
  王勮傳云尋加𢎞文館學士兼知天官侍郎始裴行儉典選見勮與蘇味道曰二子者皆銓衡才至是語驗愚謂此乃裴行儉能知人之美獨書于行儉傳可也至王勮傳又見之則頗似重複若以為此語勮傳當載則味道傳中亦當具載今味道傳則止言行儉才之而已其語與此不同者蓋味道其後凢再為相不止於銓衡故也然則行儉之説雖得之於勮而猶未盡於味道也或者行儉當日品目二人器識槩以逺到許之未必止於銓衡而史氏於勮傳欲必驗其言故止以銓衡目之爾殊不知其至於味道則又有所未盡也况士大夫旣官至清顯則如天官典選皆其所揚歴之地亦無足怪者若於行儉傳止言其素許二子以逺到而其後果驗豈不愈於拘二子以銓衡之目哉
  韋倫
  韋倫傳云從狩奉天關播罷為刑部尚書倫在朝堂流涕曰宰相無狀使天下至此不失為尚書後何以勸聞者憚其公
  關播傳云播從幸奉天盧𣏌白志貞已貶而播猶執政議者不平遂罷為刑部尚書韋倫等曰宰相不善謀使天子播越尚可為尚書耶相與泣諸朝
  劉正臣
  劉全諒傳云父客奴以戍留籍幽州事平盧軍以材力顯天寳十五載以客奴為柳城都郡太守攝御史大夫平盧節度使賜名正臣因襲范陽為史思明所敗奔還王𤣥志酖殺之
  劉悟傳云其祖正臣平盧軍節度使襲范陽不克死
  宫市
  張建封傳云是時宦者主宫市置數百十人閲物㕓左謂之白望無詔文驗覈但稱宫市則莫敢誰何大率與直十不償一又取閽闥所奉及脚傭至有重荷趨肆而徒返者有農賣一驢薪宦人以數尺帛易之又取它費且驅驢入宫而農納薪辭帛欲亟去不許恚曰惟有死耳遂擊宦者有司執之以聞帝黜宦人賜農帛十疋然宫市不廢也諫臣交章列上皆不納
  李錡傳賛云貞元以後中宫市物都下謂之宫市不持符牒口含詔命取濫縑惡布紅紫之倍其估裂以償直市之良賈精貨皆逃去不出列㕓閈者惟粗襍苦窳而已又有强驅入禁中罄所車輦賣者不平因共歐笞之蒼頭女奴名馬工車惴惴常畏捕取而徳宗蔽於左右前後莫知也
  宜城公主
  宜城公主傳云始封義安郡主神龍元年與長寧新寧義安安樂新平五郡主皆進封
  今案此卽義安郡主本傳也而又云與義安等五郡主皆進封無乃重複乎况三宗十一宗諸子傳中似此同時並封而入傳者多矣未嘗如此重載也
  張錫蘇味道
  張錫傳云坐洩禁中語又賕謝鉅萬時蘇味道亦坐事同被訊繫鳯閣俄徙司刑三品院錫按轡專道神氣不懾日膳豐鮮無貶損味道徒歩赴逮席地菜食武后聞之釋味道將斬錫旣而流循州蘇味道傳云證聖元年與張錫俱坐法繫司刑獄錫雖下吏氣象自如味道獨席地飯𬞞為危惴可憫者武后聞放錫嶺南纔降味道集州刺史
  冥報記
  藝文志第四十八卷雜傳記内有唐臨冥報記二卷今案第四十九卷小説家又有唐臨冥報記二卷
  盧光啓
  藝文志小説家有盧光啟初舉子一卷注云字子忠相昭宗
  今案光啟自有傳此注乃重出也
  張楚金翰苑
  藝文志第四十九卷類書中有張楚金翰苑七卷今案第五十卷摠集中又有張楚金翰苑三十卷未知何者為是
  李巨川
  藝文志第五十卷有李巨川四六集二卷注云韓建華州從事
  今案李巨川已見叛臣傳此注重出也
  皇甫冉曾兄弟
  藝文志第五十卷有皇甫冉詩三卷注述皇甫冉并弟曾等事六十餘字
  今案冉曾兄弟文藝傳自有傳此注重出也
  張讀
  藝文志有張讀建中西狩錄十卷注云字聖用僖宗時吏部侍郎
  今案張薦傳末讀自有傳此注重出也
  張昌宗
  藝文志有張昌宗古文紀年新傳三卷注云昌宗冀州南宫人太子舍人
  今案文藝張昌齡傳自有昌宗事此注重出也
  崔顥
  藝文志有崔顥詩一卷注中述顥無行弃妻等事今案文藝孟浩然傳末顥自有傳已具載其事此重出也
  柳公綽
  柳公綽傳始生三日伯父子華曰興吾門者此兒也至子華傳又曰子華公綽諸父也豈非冗文乎
  姜慶初
  𤣥宗女新平公主傳叙姜慶初事
  今案姜皎傳末慶初傳又載之此重出
  趙驊全交
  趙宗儒傳云父驊字雲卿少與殷寅顔真卿柳芳陸據蕭潁士李華邵軫善時人語曰殷顔柳陸李蕭邵趙謂能全其交也
  今案蕭潁士傳云嘗兄事元徳秀而友殷寅顔真卿柳芳陸據李華邵軫趙驊時人語曰殷顔柳陸李蕭邵趙以能全其交也潁士傳旣載之矣又於宗儒傳附見之此重出也
  嚴綬張廷珪
  嚴綬傳末載李進賢事
  今案張廷珪傳末亦載之此蓋重出也
  徐賢妃徐堅
  徐賢妃傳云惠之弟齊𥅆齊𥅆子堅皆以學聞女弟為髙宗婕妤亦有文藻世以擬漢班氏
  今案徐堅傳末云齊𥅆姑為太宗充容仲為髙宗婕妤皆明圖史議者以堅父子如漢班氏此亦重出也
  項斯
  藝文志云項斯詩一卷注云字子遷江東人會昌丹徒尉
  今案楊敬之傳末已叙斯之字及鄉里等事今藝文志又載之此重出也
  李揆李𤣥道
  李揆傳云系出隴西為冠族去客滎陽祖𤣥道為文學館學士
  今案李𤣥道自有傳在褚亮傳末其文曰李𤣥道者本隴西人世居鄭州然則揆傳與𤣥道傳旣畧相引綴𤣥道傳已云本隴西人世居鄭州揆傳又言之豈非冗文乎
  崔良佐
  藝文志雜史類内崔良佐三國春秋注云良佐深州安平人凡二十六字
  今案文藝崔元翰傳中已叙良佐始末事六十餘字甚悉今藝文志又載之蓋重出也
  髙重
  藝文志春秋類内云髙重春秋纂要四十卷注云字文明士亷五代孫凡四十二字
  今案髙重已附見于士亷傳末其叙説甚詳此注重出也
  髙定
  藝文志易類云髙定周易外傳二十二卷注云郢子京兆府叅軍
  今案髙定自有傳附郢傳後此注重出也
  吉中孚
  藝文傳下盧綸末云吉中孚鄱陽人官户部侍郎今案藝文志云吉中孚詩一卷注云楚州人始為道士後官校書郎登宏辭諫議大夫翰林學士户部侍郎判度支貞元初卒此説自與盧綸傳末不同且又中孚等當大厯時與苗發韓翃同號十才子其家世及聲迹皆已略見于綸傳矣如中孚之事宜刪定從一而乃重複兩見且又其説異同如此非所謂刋脩者也
  王裕
  公主傳同安公主下嫁隋州刺史王裕隋司徒柬之子終開府儀同三司
  今案王方翼傳云祖裕隋州刺史尚同安大長公主官開府儀同三司卒謚曰文此二傳自可刪就一見足矣不必兩載之也
  韋彤
  儒學韋彤傳彤京兆人四世從祖方質為武后時宰相今案韋雲起及孫方質自皆有傳雲起京兆萬年人孫方質光宅初為鳯閣侍郎同鳯閣鸞臺平章事今彤傳止可云韋彤光宅宰相方質四世從孫餘皆可删去也
  注文選五臣
  藝文志有五臣注文選三十卷注具述五臣官位姓名共四十字
  今案文藝吕向傳末又載此五人姓名蓋重出也
  裴安時
  藝文志第四十七卷有裴安時左氏釋疑七卷注云字適之大中江陵少尹
  今案第四十八卷又有裴安時史記訓纂二十卷元魏書三十卷其注亦與上文同蓋重出也
  帥夜光
  藝文志第四十九有帥夜光三𤣥異義三十卷并注十七字
  今案夜光在方技張果傳後自有傳此注不惟重出兼與傳不同未知孰是
  叚秀實
  叚秀實傳云秀實嘗以禁兵寡弱不足僃非常言於帝曰文多不録世多其謀
  今案兵志中已具載秀實之䟽而傳又具述之其文意皆同蓋重出也
  楊慎交
  長寧公主傳述下嫁楊慎交及貶官等事
  今案楊恭仁傳又載慎交歴官貶官等事此蓋重出也
  崔嘏
  藝文志有崔嘏制誥集十卷注叙嘏事四十字
  今案李徳裕傳後已有崔嘏事七十餘字此注蓋重出也






  新唐書糾謬卷十二
<史部,正史類,新唐書糾謬>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