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書糾謬 (四部叢刊本)/卷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 新唐書糾謬 卷二
宋 吳縝 撰 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明刊本
卷三

新唐書紏謬卷第二

           宋咸林吳縝纂

 二曰似實而虚

  放死罪囚三百九十人

  義陽宣城二公主四十不嫁

  鄭絪作相時事皆不實

  張九齡諫而太子無患

  劉潼治蜀南詔不敢犯邊

   放死罪囚三百九十人

刑法志云貞觀六年親録囚徒閔死罪者三百

九十人縱之還家期以明年秋卽刑及期囚皆

詣朝堂無後者太宗嘉其誠信悉原之又太宗

紀云貞觀六年十二月辛未慮囚縱死罪者歸

其家七年九月縱囚來歸皆赦之

 今案太宗紀貞觀四年天下斷死罪者二十

 九人是舉天下一年止斷死罪二十九人何

 其少也今六年十二月太宗躬自慮囚而京

 師死罪繋者已三百九十人又何其多也舉

 京師一月以推一年之數不亦又多乎哉以

 京師一年之數而推天下之數則可勝言哉

 四年之距六年未逺也而多寡如是之遼邈

 愚謂此蓋出於史氏歸美太宗之故而實則

 不然也夫太宗聰明仁智之主也興義兵除

 𭧂亂捄民於塗炭之中而措之仁壽之域天

 下之人欣然如𫉬再生而見父母其心方安

 生而樂業嚮善而畏罪故卽位𦆵四年天下

 死罪歲止二十九人此其效也自四年至六

 年太宗求治之意宜未怠也政亦四年之政

 民亦四年之民何其善惡薄厚遽有殊絶不

 啻百倍之逺哉況京師乃風教之所先及者

 而死罪尚如此之多則夫幽荒遐僻䝉化未

 孚者又將奈何愚謂此三百九十人乃録囚

 之時舉京師輕重繋者之數非實皆死罪也

 太宗以其盛冬縲繫故矜而縱之使明年就

 刑如期旣至則憐而宥之以四年天下死罪

 之數而推此則事理人情較然明甚若謂三

 百九十人實皆死罪而太宗釋之事必不然

 也况死罪法之極者其數又如此之多其間

 必有巨姦極蠧衆所讎疾其情至重而爲政

 者所宜亟去者亦有過誤愚懦窮迫株蔓其

 情至輕而爲政者所宜矜貸者是二者獄事

 之所常有詎可一槩論哉今也抵是罪者僅

 四百人其間豈無等差一旦不問其情之輕

 重舉而釋之以太宗之聰明仁智必不爲也

 以是觀之其理豈不甚明哉而史臣皆以死

 罪書之者蓋欲歸美於太宗故夸大其數以

 見其仁心感人之至云𠇍自是秉筆者但知

 傳其文不復推其實後之學者亦相承而未

 悟故白居易元和中爲詩猶云死囚四百來

 歸獄蓋亦取信於史而已然則脩新書者固

 宜辨析其事使昔之史臣歸美而今之史臣

 紀實之意兩得其眞如是乃稱脩史之職也歟

   義陽宣城二公主四十不嫁

孝敬皇帝傳云義陽宣城二公主以母故幽掖

廷四十不嫁弘聞眙惻建請下降武后怒卽以

當上衞士配之由是失𢜤弘奏請數怫旨上元

二年從幸合壁宫遇酖薨

 今案義陽宣城二公主皆高宗女而蕭淑妃

 所生也高宗以貞觀二年戊子歲生而孝敬

 皇帝以上元二年乙亥歲薨自戊子至乙亥

 則高宗𦆵四十八歲爾何縁有四十歲之女

 乎此當日史臣之過也推原其意蓋止欲甚

 武氏之惡云𠇍然殊不顧事過其實遽書於

 史後之秉筆者又不能推窮其實止襲其誤

 而載之自呉兢劉知幾脩纂以來迨今已數

 百年而新書又不爲之討論詳究絀其信實

 但從而粉澤文飾之豈脩史之意哉

   鄭絪作相時事皆不實

鄭絪傳云憲宗卽位拜中書侍郞同中書門下

平章事始盧從史隂與王承宗連和有詔歸潞

從史辭潞乏糧請留軍山東李吉甫宻𧮂絪漏

言於從史帝怒召學士李絳語其故且曰若何

而處綘曰誠如是罪當族然誰以聞陛下者曰

吉甫爲我言綘曰絪任宰相識名節不當如犬

SKchar梟獍與姦臣外通恐吉甫勢軋内忌造爲醜

辭以怒陛下帝良乆曰幾誤我先是杜黃裳方

爲帝夷削節度强王室建議裁可不關决于絪

絪常黙黙居位四年罷又李絳傳云時議還盧

從史昭義已而將復召之從史以軍無見儲爲

解李吉甫謂鄭絪漏其謀帝召絳議欲逐絪絳

爲開白乃免

 今案憲宗本紀元和四年二月丁卯絪罷相

 至三月乙酉成德軍節度使王士真方卒其

 子承宗自稱留後十月辛巳承宗始反是月

 朝廷命吐突承璀爲將以討承宗而盧從史

 傳云丁父䘮未官卽獻計誅王承宗由是奪

 服領澤潞討賊且旣云從史父䘮未官而獻

 計誅承宗朝廷因命復領澤潞討賊則是亦

 皆在三月王士眞死而承宗自立之後也然

 則絪當是時巳去相乆矣絪傳所述與帝紀

 及年表并諸人傳皆不相符其證一也又案

 李吉甫以元和二年正月爲相而三年九月

 出爲淮南節度使至四年三月王士真死承

 宗自立十月承宗反而朝廷討之自後從史

 方有與承宗連和之事是時吉甫乃在淮南

 何由得𧮂絪漏言其證二也又至五年四月

 從史方貶死六年正月吉甫方再入相是時

 絪已去相將二朞矣其年月及絪從史吉甫

 之所在事狀皆參差不相符其證三也又李

 綘傳云時議還盧從史昭義已而將復召之

 從史以軍無見儲爲解吉甫謂絪漏謀帝欲

 逐絪綘爲開白乃免其說與絪傳又巳不同

 且謂所還盧從史昭義巳而將復召之者何

 也豈謂從史旣奪服復領昭義之後朝廷方

 欲復召之歟方憲宗元和之初天下節度使

 如從史者朝廷有無故而可以輕召者歟以

 從史及孔戡裴垍烏重胤吐突承璀等傳與

 韓愈杜牧等集而考之則從史復領昭義之

 後其勢可復輕召歟且絪綘二傳述漏謀之

 因旣巳不同則其事何可復信此蓋李絳之

 門生故吏撰集絳事者務多書其事以爲絳

 之美然皆叅錯不實其後史臣爲絪傳者旣

 無事可紀故又取絳事而載之展轉相因則

 愈失其眞其證四也絪傳又云先是杜黃裳

 方爲帝夷削節度强王室建議裁可不關决

 于絪絪常默默居位四年罷案黃裳以永正

 元年七月爲相至元和二年正月罷絪以永

 正元年十二月爲相至元和四年二月罷後

 絪猶居相位二朞始罷使黃裳方當國而事

 不關决絪常默默遂先黃裳罷去以是爲絪

 之貶可也今黃裳旣已先絪罷而絪猶居位

 復爲誰而默默如是者又二年乃始罷去史

 筆若此不亦太近誣乎其證五也由是言之

 鄭絪傳自爲相之後止此二事後人讀之似

 皆有實可信及以紀傳叅考則全不可用今

 列其事如右且又爲旁行編年以次陳之於

   張九齡諫而太子無患

張九齡傳云武惠妃謀䧟太子瑛九齡執不可

妃宻遣䆠奴牛貴兒告之曰廢必有興公爲援

宰相可長處九齡叱曰房幄安有外言哉遽奏

之帝爲動色故卒九齡相而太子無患

 今案太子瑛傳載九齡諫時巳爲中書令而

 宰相年表開元二十二年五月戊子九齡爲

 中書令二十五年太子竟廢死然則當議廢

 太子時九齡已爲相乆矣安得云卒九齡相

 哉且九齡以二十五年而太子竟廢死則是

 終不免禍安得云太子無患哉此二者皆無

 其實也

   劉潼治蜀南詔不敢犯邊

劉潼傳爲西川節度使時李福討南詔兵不利

潼至塡以恩信蠻皆如約六姓蠻持兩端爲南

詔間候有卑籠部落者請討之潼因出兵襲擊

俘五千人南詔大懼自是不敢犯邊

 今案南詔傳潼爲西川節度使之時卽懿宗

 咸通七年八年之際也當是時南詔方强南

 冦安南西擾成都至咸通十年又自沭源入

 冦嘉州由此言之則南詔何嘗不敢犯邊乎

 潼傳中止云南詔少戢不敢輕㓂邊可也以

 爲自是不敢犯則非其實也








            海虞趙開美校刋

新唐書紏謬卷第二

   二月爲相至元和四年二月罷後絪猶居相位二朞始罷使

   黃裳方當國而事不𨵿决絪常黙黙遂先黃裳罷去以是爲

   絪之貶可也今黃裳旣已先絪罷而絪猶居位復爲誰而黙黙如是

   者又二年乃始罷去史筆若此不亦太近誣乎其證五也由

   是言之鄭絪傳自爲相之後止此二事後人讀之似皆有實

   可信及以紀傳叅考則全不可用今列其事如右且又爲旁

   行編年以次陳之於後庶覽者了然易見云

    張九齡諌而太子無患

張九齡傳云武惠妃謀陷太子瑛九齡執不可妃宻遣䆠奴牛貴

兒告之曰廢必有興公爲援宰相可長處九齡叱曰房幄安有外

言哉遽奏之帝爲動色故卒九齡相而太子無患

  今案太子瑛傳載九齡諌時巳爲中書令而宰相年表開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