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書/卷01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志第四 禮樂四 新唐書
新唐書卷十五 志第五 禮樂五
歐陽修 宋祁
志第六 禮樂六

吉禮五


目录

吉禮五[编辑]

  皇后歲祀一。季春,吉,巳享先蠶,遂以親桑。散齋三日於後殿;致齋一日於正寢,一日於正殿。前一日,尚舍設禦幄於正殿西序及室中,俱東向。致齋之日,晝漏上水一刻,尚儀版奏「請中嚴」。尚服帥司仗布侍衛,司賓引內命婦陪位。六尚以下,各服其服,詣後殿奉迎。尚儀版奏「外辦」。上水二刻,皇后服鈿釵禮衣,結珮,乘輿出自西房,華蓋警蹕。皇后即御座,六尚以下侍衛。一刻頃,尚儀前跪奏稱:「尚儀妾姓言,請降就齋室。」皇后降座,乘輿入室。散齋之日,內侍帥內命婦之吉者,使蠶於蠶室,諸預享者皆齋。

  前享三日,尚舍直長設大次於外壝東門之內道北,南向;內命婦及六尚以下次於其後,俱南向。守宮設外命婦次,大長公主、長公主、公主以下于南壝之外道西,三公夫人以下在其南,重行異位,東向北上。陳饌幔於內壝東門之外道南,北向。

  前享二日,太樂令設宮縣之樂於壇南內壝之內,諸女工各位于縣後。右校為采桑壇于壇南二十步所,方三丈,高五尺,四出陛。尚舍量施帷障於外壝之外,四面開門,其東門足容厭翟車。

  前享一日,內謁者設禦位於壇之東南,西向;望瘞位於西南,當瘞臽,西向。亞獻、終獻位於內壝東門之內道南,執事者位於其後,重行異位,西向北上。典正位於壇下,一位於東南,西向;一位於西南、東向。女史各陪其後。司贊位於樂縣東北,掌贊二人在南,差退,西面。又設司贊、掌贊位於埋臽西南,東面南上;典樂舉麾位於壇上南陛之西,東向;司樂位於北縣之間,當壇北向。內命婦位於終獻之南,絕位,重行異位,西向北上;外命婦位於中壝南門之外,大長公主以下于道東,西向,當內命婦,差退;太夫人以下于道西,去道遠近如公主,重行異位,相向北上。又設禦采桑位於壇上,東向;內命婦采桑位於壇下,當禦位東南,北向西上;執禦鉤、筐者位於內命婦之西少南,西上;內外命婦執鉤、筐者位各于其采桑位之後。設門外位:享官於東壝之外道南,從享內命婦於享官之東,北面西上;從享外命婦于南壝之外道西,如設次。設酒尊之位於壇上東南隅,北向西上;禦洗于壇南陛東南,亞獻之洗又于東南,俱北向;幣筐於壇上尊坫之所。晡後,內謁者帥其屬以尊坫、罍洗、篚冪入,設於位。升壇者自東陛。

  享日,未明十五刻,太官令帥宰人以鸞刀割牲,祝史以豆取毛血置於饌所,遂烹牲。五刻,司設升,設先蠶氏神座於壇上北方,南向。

  前享一日,金吾奏:「請外命婦等應集壇所者聽夜行,其應采桑者四人,各有女侍者進筐、鉤載之而行。」其日未明四刻,捶一鼓為一嚴;二刻,捶二鼓為再嚴。尚儀版奏「請中嚴」。一刻,捶三鼓為三嚴。司賓引內命婦入,立於庭,重行,西面北上。六尚以下詣室奉迎。尚服負寶,內僕進厭翟車於閣外,尚儀版奏「外辦」。馭者執轡,皇后服鞠衣,乘輿以出,華蓋、侍衛、警蹕,內命婦從。出門,皇后升車,尚功進鉤,司制進筐,載之。內命婦及六尚等乘車從,諸翊駕之官皆乘馬。駕動,警蹕,不鳴鼓角。內命婦、宮人以次從。

  其日三刻,尚儀及司愬帥其屬入,實尊罍及幣,太官令實諸籩、豆、簠、簋俎等,內謁者帥其屬詣廚奉饌入,設於饌幔內。駕將至,女相者引享官,內典引引外命婦,俱就門外位。駕至大次門外,回車南向,尚儀進車前跪奏稱:「尚儀妾姓言,請降車。」皇后降車,乘輿之大次,華蓋、繖、扇。尚儀以祝版進,禦署,出奠於坫。尚功、司制進受鉤、筐以退,典贊引亞獻及從享內命婦俱就門外位。司贊帥掌贊先入就位,女相者引尚儀、典正及女史、祝史與女執尊罍筐冪者入自東門,當壇南,北向西上。司贊曰:「再拜。」掌贊承傳,尚儀以下皆再拜,就位。司樂帥女工人入,典贊引亞獻、終獻,女相者引執事者、司賓引內命婦、內典引引外命婦入,就位。皇后停大次半刻頃,司言引尚宮立於大次門外,當門北向。尚儀版奏「外辦」。皇后出次,入自東門,至版位,西向立。尚宮曰:「再拜。」皇后再拜。司贊曰:「眾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尚宮曰:「有司謹具,請行事。」樂三成。尚宮曰:「再拜。」皇后再拜。司贊曰:「眾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壇上尚儀跪取幣於篚,興,立於尊所。皇后自壇南陛升,北面立,尚儀奉幣東向進,皇后受幣,進,北向,跪奠於神座,少退,再拜,降自南陛,復於位。初,內外命婦拜訖,女祝史奉毛血之豆立於內壝東門之外,皇后已奠幣,乃奉毛血入,升自南陛,尚儀迎引於壇上,進,跪奠於神座前。皇后既升奠幣,司膳出,帥女進饌者奉饌陳於內壝東門之外。皇后既降,復位。司膳引饌入,至階。女祝史跪徹毛血之豆,降自東陛以出。饌升自南陛,尚儀迎引於壇上,設於神座前。皇后詣罍洗,尚儀跪取匜,興,沃水;司言跪取盤,興,承水。皇后盥。司言跪取巾於篚,進以帨,受巾,跪奠於篚。乃取爵於篚,興,進,受爵。尚儀酌罍水,司言奉盤,皇后洗爵,司言授巾,皆如初。皇后升自壇南陛,詣酒尊。尚儀贊酌醴齊,進先蠶氏神座前,北向跪,奠爵,興,少退,立。尚儀持版進於神座之右,東面跪讀祝文。皇后再拜,尚儀以爵酌上尊福酒,西向進。皇后再拜受爵,跪,祭酒,啐酒,奠爵,興。尚儀帥女進饌者持籩、俎進神前,三牲胙肉各置一俎,又以籩取稷、黍飯共置一籩。尚儀以飯籩、胙俎西向以次進,皇后每受以授左右。乃跪取爵,遂飲,卒爵,興,再拜,降自南陛,復於位。

  初,皇后獻將畢,典贊引貴妃詣罍洗,盥手,洗爵,自東陛升壇,酌盎齊於象尊,進神座前,北向跪,奠爵,興,少退,再拜。尚儀以爵酌福酒進,貴妃再拜受爵,跪祭,遂飲,卒爵,再拜,降自東陛,復位。昭儀終獻如亞獻。尚儀進神座前,跪徹豆。司贊曰:「賜胙。」掌唱曰:「眾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尚宮曰:「再拜。」皇后再拜,司贊曰:「眾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尚宮請就望瘞位,司贊帥掌贊就瘞臽西南位,皇后至望瘞位,西向立。尚儀執篚進神座前,取幣,自北陛降壇,西行詣瘞臽,以幣置於臽。司贊曰;「可瘞臽。」東西各四人實土半臽,尚宮曰:「禮畢,請就采桑位。」尚宮引皇后詣采桑壇,升自西陛,東向立。

  初,皇后將詣望瘞位,司賓引內外命婦采桑者、執鉤筐者皆就位。內外命婦一品各二人,二品、三品各一人。皇后既至,尚功奉金鉤自北陛升,進。典制奉筐從升。皇后受鉤,采桑,典制以筐受之。皇后采三條止,尚功前受鉤,典制以筐俱退。皇后初采桑,典制等各以鉤授內外命婦。皇后采桑訖,內外命婦以次采,女史執筐者受之。內外命婦一品采五條,二品采九條,止,典制等受鉤,與執筐者退,復位。司賓各引內外命婦采桑者以從,至蠶室,尚功以桑授蠶母,蠶母切之以授婕妤食蠶,灑一絺止。尚儀曰:「禮畢。」尚宮引皇后還大次,內外命婦各還其次。尚儀、典正以下俱復執事位。司贊曰:「再拜。」尚儀以下皆再拜,出。女工人以次出。其祝版燔于齊所。

  車駕還宮之明日,內外命婦設會於正殿,如元會之儀,命曰勞酒。

  其有司歲所常祀者十有三:立春後醜日祀風師,立夏後申日祀雨師,立秋後辰日祀靈星,立冬後亥日祀司中、司命、司人、司祿,季夏土王之日祭中霤,孟冬祭司寒。皆一獻。祝稱:「天子謹遣。」

  其中春、中秋釋奠于文宣王、武成王,皆以上丁、上戊,國學以祭酒、司業、博士三獻,樂以軒縣。前享一日,奉禮郎設三獻位於東門之內道北,執事位於道南,皆西向北上;學官、館官位於縣東,當執事西南,西向,學生位於館官之後,皆重行北上;觀者位於南門之內道之左右,重行北面,相對為首。設三獻門外位於東門之外道南,執事位於其後,每等異位,北向西上;館官、學官位於三獻東南,北向西上。設先聖神座於廟室內西楹間,東向;先師于先聖東北,南向;其餘弟子及二十一賢以次東陳,南向西上。其餘皆如常祀。

  皇子束脩:束帛一篚,五匹;酒一壺,二斗;脩一案,五脡。其日平明,皇子服學生之服,其服青衿。至學門外。博士公服,執事者引立學堂東階上,西面。相者引皇子立于門東,西面。陳束帛篚、壺酒、脯案于皇子西南,當門北向,重行西上。將命者出,立門西,東面,曰:「敢請就事。」皇子少進,曰:「某方受業于先生,敢請見。」將命者入告。博士曰:「某也不德,請皇子無辱。」若已封王,則雲「請王無辱」。將命者出告,皇子固請。博士曰:「某也不德,請皇子就位,某敢見。」將命者出告,皇子曰:'某不敢以視賓客,請終賜見。」將命者入告,博士曰:「某辭不得命,敢不從。」將命者出告,執篚者以篚東面授皇子,皇子執篚。博士降,俟於東階下,西面。相者引皇子,執事者奉壺酒、脩案以從,皇子入門而左,詣西階之南,東面。奉酒、脩者立于皇子西南,東面北上。皇子跪,奠篚,再拜。博士答再拜,皇子還避,遂進,跪取篚。相者引皇子進博士前,東面授幣,奉壺酒、脩案者從,奠于博士前,博士受幣,執事者取酒、脩、幣以東。相者引皇子立于階間近南,北面,奉酒、脩者出。皇子拜訖,相者引皇子出。

  其學生束帛、酒、脩以見,如皇子。

  武德二年,始詔國子學立周公、孔子廟;七年,高祖釋奠焉,以周公為先聖,孔子配。九年封孔子之後為褒聖侯。貞觀二年,左僕射房玄齡、博士硃子奢建言:「周公、尼父俱聖人,然釋奠於學,以夫子也。大業以前,皆孔丘為先聖,顏回為先師。」乃罷周公,升孔子為先聖,以顏回配。四年,詔州、縣學皆作孔子廟。十一年,詔奠孔子為宣父,作廟於兗州,給戶二十以奉之。十四年,太宗觀釋奠于國子學,詔祭酒孔穎達講《孝經》。二十一年,詔左丘明、卜子夏、公羊高、谷梁赤、伏勝、高堂生、戴聖、毛萇、孔安國、劉向、鄭眾、賈逵、杜子春、馬融、盧植、鄭康成、服虔、何休、王肅、王弼、杜預、範甯二十二人皆以配享。而尼父廟學官自祭之,祝曰:「博士某昭告於先聖。」州、縣之釋奠,亦以博士祭。中書侍郎許敬宗等奏:「《禮》:'學官釋奠于其先師。'鄭氏謂:'《詩》、《書》、《禮》、《樂》之官也。'四時之學,將習其道,故釋奠各以其師,而不及先聖。惟春、秋合樂,則天子視學,有司總祭先聖、先師。秦、漢釋奠無文,魏則乙太常行事,晉、宋以學官主祭。且國學樂以軒縣,尊、俎須於官,非臣下所可專也。請國學釋奠以祭酒、司業、博士為三獻,辭稱'皇帝謹遣'。州學以刺史、上佐、博士三獻,縣學以令、丞、主薄若尉三獻。如社祭,給明衣。」會皇太子釋奠,自為初獻,以祭酒張後胤亞獻,光州刺史攝司業趙弘智終獻。

  永徽中,復以周公為先聖,孔子為先師,顏回、左丘明以降皆從祀。顯慶二年,太尉長孫無忌等言:「《禮》:'釋奠于其先師。'若《禮》有高堂生,《樂》有制氏,《詩》有毛公,《書》有伏生。又《禮》:'始立學,釋奠於先聖。'鄭氏《注》:'若周公、孔子也。'故貞觀以夫子為聖,眾儒為先師。且周公作禮樂,當同王者之祀。」乃以周公配武王,而孔子為先聖。

  總章元年,太子弘釋奠於學,贈顏回為太子少師,曾參少保。咸亨元年,詔州、縣皆營孔子廟。武后天授元年,封周公為褒德王,孔子為隆道公。神龍元年,以鄒、魯百戶為隆道公采邑,以奉歲祀,子孫世襲褒聖侯。睿宗太極元年,以兗州隆道公近祠戶三十供灑掃,加贈顏回太子太師,曾參太子太保,皆配享。

  玄宗開元七年,皇太子齒胄于學,謁先聖,詔宋璟亞獻,蘇頲終獻。臨享,天子思齒胄義,乃詔二獻皆用胄子,祀先聖如釋奠,右散騎常侍褚無量講《孝經》、《禮記·文王世子篇》。

  明年,司業李元瓘奏:「先聖廟為十哲象,以先師顏子配,則配象當坐,今乃立侍。余弟子列象廟堂,不豫享,而範甯等皆從祀。請釋奠十哲享於上,而圖七十子於壁。曾參以孝受經于夫子,請享之如二十二賢。」乃詔十哲為坐象,悉豫祀。曾參特為之象,坐亞之。圖七十子及二十二賢於廟壁。

  二十七年,詔夫子既稱先聖,可諡曰文宣王,遣三公持節冊命,以其嗣為文宣公,任州長史,代代勿絕。先時,孔廟以周公南面,而夫子坐西墉下。貞觀中,廢周公祭,而夫子位未改。至是,二京國子監、天下州縣夫子始皆南向,以顏淵配。贈諸弟子爵公侯:子淵兗公,子騫費侯,伯牛鄆侯,仲弓薛侯,子有徐侯,子路衛侯,子我齊侯,子貢黎侯,子游吳侯,子夏魏候。又贈曾參以降六十七人:參成伯,顓孫師陳伯,澹台滅明江伯,密子賤單伯,原憲原伯,公冶長莒伯,南宮適郯伯,公晳哀兒阝伯,曾點宿伯,顏路杞伯,商瞿蒙伯,高柴共伯,漆雕開滕伯,公伯寮任伯,司馬牛向伯,樊遲樊伯,有若卞伯,公西赤邵伯,巫馬期鄫伯,梁鱣梁伯,顏柳蕭伯,冉孺郜伯,曹釁豐伯,伯虔鄒伯,公孫龍黃伯,冉季產東平伯,秦子南少梁伯,漆雕斂武城伯,顏子驕琅邪伯,漆雕徒父須句伯,壤駟赤北征伯,商澤睢陽伯,石作蜀郈邑伯,任不齊任城伯,公夏首亢父伯,公良孺東牟伯,後處營丘伯,秦開彭衙伯,奚容[B13?]下邳伯,公肩定新田伯,顏襄臨沂伯,鄡單銅鞮伯,句井強淇陽伯,罕父黑乘丘伯,秦商上洛伯,申党召陵伯,公祖子之期思伯,榮子旗雩婁伯,縣成钜野伯,左人郢臨淄伯,燕及漁陽伯,鄭子徒滎陽伯,秦非汧陽伯,施常乘氏伯,顏噲硃虛伯,步叔乘淳于伯,顏之僕東武伯,原亢籍萊蕪伯,樂欬昌平伯,廉潔莒父伯,顏何開陽伯,叔仲會瑕丘伯,狄黑臨濟伯,邽巽平陸伯,孔忠汶陽伯,公西與如重丘伯,公西翽祝阿伯。於是二京之祭,牲太牢、樂宮縣、舞六佾矣。州縣之牲以少牢而無樂。

  二十八年,詔春秋二仲上丁,以三公攝事,若會大祀,則用中丁,州、縣之祭,上丁。上元元年,肅宗以歲旱罷中、小祀,而文宣之祭,至仲秋猶祠之於太學。永泰二年八月,脩國學祠堂成,祭酒蕭昕始奏釋奠,宰相元載、杜鴻漸、李抱玉及常參官、六軍將軍就觀焉。自復二京,惟正會之樂用宮縣,郊廟之享,登歌而已,文、武二舞亦不能具。至是,魚朝恩典監事,乃奏宮縣於論堂,而雜以教坊工伎。貞元九年季冬,貢舉人謁先師日與親享廟同,有司言上丁釋奠與大祠同,即用中丁,乃更用日謁於學。元和九年,禮部奏貢舉人謁先師,自是不復行矣。

  開元十九年,始置太公尚父廟,以留侯張良配。中春、中秋上戊祭之,牲、樂之制如文宣。出師命將,發日引辭於廟。仍以古名將十人為十哲配享。天寶六載,詔諸州武舉人上省,先謁太公廟。乾元元年,太常少卿於休烈奏:「秋享漢祖廟,旁無侍臣,而太公乃以張良配。子房生漢初,佐高祖定天下,時不與太公接。古配食廟庭,皆其佐命;太公,人臣也,誼無配享。請以張良配漢祖廟。」

  上元元年,尊太公為武成王,祭典與文宣王比,以歷代良將為十哲象坐侍。秦武安君白起、漢淮陰侯韓信、蜀丞相諸葛亮、唐尚書右僕射衛國公李靖、司空英國公李勣列于左,漢太子少傅張良、齊大司馬田穰苴、吳將軍孫武、魏西河守吳起、燕晶國君樂毅列於右,以良為配。後罷中祀,遂不祭。

  建中三年,禮儀使顏真卿奏:「治武成廟,請如《月令》春、秋釋奠。其追封以王,宜用諸侯之數,樂奏軒縣。」詔史館考定可配享者,列古今名將凡六十四人圖形焉:越相國范蠡,齊將孫臏,趙信平君廉頗,秦將王翦,漢相國平陽侯曹參、左丞相絳侯周勃、前將軍北平太守李廣、大司馬冠軍侯霍去病,後漢太傅高密侯鄧禹、左將軍膠東侯賈復、執金吾雍奴侯寇恂、伏波將軍新息侯馬援、太尉槐裏侯皇甫嵩,魏征東將軍晉陽侯張遼,蜀前將軍漢壽亭侯關羽,吳偏將軍南郡太守周瑜、丞相婁侯陸遜,晉征南大將軍南城侯羊祜、撫軍大將軍襄陽侯王濬,東晉車騎將軍康樂公謝玄,前燕太宰錄尚書太原王慕容恪,宋司空武陵公檀道濟,梁大尉永甯郡公王僧辯,北齊尚書右僕射燕郡公慕容紹宗,周大塚宰齊王宇文憲,隋上柱國新義公韓擒虎、柱國太平公史萬歲,唐右武候大將軍鄂國公尉遲敬德、右武衛大將軍邢國公蘇定方、右武衛大將軍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韓國公張仁亶、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中山公王晙、夏官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朔方大總管王孝傑;齊相管仲、安平君田單,趙馬服君越奢、大將軍武安君李牧,漢梁王彭越、太尉條侯周亞夫、大將軍長平侯衛青、後將軍營平侯趙充國,後漢大司馬廣平侯吳漢、征西大將軍夏陽侯馮異、建威大將軍好畤侯耿弇、太尉新豐侯段熲,魏太尉鄧艾,蜀車騎將軍西鄉侯張飛,吳武威將軍南郡太守孱陵侯呂蒙、大司馬荊州牧陸抗,晉鎮南大將軍當陽侯杜預、太尉長沙公陶偘,前秦丞相王猛,後魏太尉北平王長孫嵩,宋征虜將軍王鎮惡,陳司空南平公吳明徹,北齊右丞相咸陽王斛律光,周太傅大宗伯燕國公於謹、右僕射鄖國公韋孝寬,隋司空尚書令越國公楊素、右武候大將軍宋國公賀若弼,唐司空河間郡王孝恭、禮部尚書聞喜公裴行儉、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代國公郭元振、朔方節度使兼御史大夫張齊丘、太尉中書令尚父汾陽郡王郭子儀。

  貞元二年,刑部尚書關播奏:「太公古稱大賢,下乃置亞聖,義有未安。而仲尼十哲,皆當時弟子,今以異時名將,列之弟子,非類也。請但用古今名將配享,去亞聖十哲之名。」自是,唯享武成王及留侯,而諸將不復祭矣。

  四年,兵部侍郎李紓言:「開元中,太公廟以張良配,乙太常卿、少卿三獻,祝文曰:'皇帝遣某敢昭告。'至上元元年贈太公以王爵,祭典同文宣,有司遂以太尉獻,祝版親署,夫太公周之太師,張良漢之少傅,今至尊屈禮於臣佐,神何敢歆?且文宣百世所宗,故樂以宮縣,獻以太尉,尊師崇道也。太公述作止《六韜》,勳業著一代,請祝辭不進署,改昭告為敬祭,留侯為致祭,獻官用太常卿以下。」百官議之,多請如紓言。左司郎中嚴涚等議曰:「按紓援典訓尊卑之節,當矣,抑猶有未盡。夫大名徽號,不容虛美,而太公兵權奇計之人耳,當殷之失德,諸侯歸周,遂為佐命。祀典不雲乎,'法施於人則祀之'?如仲尼祖述堯舜,憲章文武,刪《詩書》,定《禮樂》,使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皆宗之,法施於人矣。貞觀中,以太公兵家者流,始令磻溪立廟。開元漸著上戊釋奠禮,其進不薄矣。上元之際,執事者苟意於兵,遂封王爵,號擬文宣,彼于聖人非倫也。謂宜去武成王號,復為太公廟,奠亨之制如紓請。」刑部員外郎陸淳等議曰:「武成王,殷臣也,紂暴不諫,而佐周傾之,夫尊道者師其人,使天下之人入是廟,登是堂,稽其人,思其道,則立節死義之士安所奮乎?聖人宗堯、舜,賢夷、齊,不法桓,文,不贊伊尹,始謂此也。武成之名,與文宣偶,非不刊之典也。臣愚謂罷上元追封立廟,復磻溪祠,有司以時享,斯得矣。」左領軍大將軍令狐建等二十四人議曰:「兵革未靖,宜右武以起忠烈。今特貶損,非勸也。且追王爵,以時祠,為武教主,文、武並宗,典禮已久,改之非也。」乃詔以將軍為獻官,餘用紓奏。自是,以上將軍、大將軍、將軍為三獻。

  其五嶽、四鎮、歲一祭,各以五郊迎氣日祭之。東嶽岱山於兗州,東鎮沂山於沂州,南嶽衡山於衡州,南鎮會稽於越州,中嶽嵩高於河南,西嶽華山于華州,西鎮吳山於隴州,北嶽恒山於定州,北鎮醫無閭于營州,東海於萊州,淮于唐州,南海于廣州,江於益州,西海及河於同州,北海及濟于河南。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