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書/卷02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志第十一 禮樂十一 新唐書
新唐書卷二十二 志第十二 禮樂十二
歐陽修 宋祁
志第十三上 儀衛上

自周、陳以上,雅鄭淆雜而無別,隋文帝始分雅、俗二部,至唐更曰「部當」。

凡所謂俗樂者,二十有八調:正宮、高宮、中呂宮、道調宮、南呂宮、仙呂宮、黃鍾宮為七宮;越調、大食調、高大食調、雙調、小食調、歇指調、林鍾商為七商;大食角、高大食角、雙角、小食角、歇指角、林鍾角、越角為七角;中呂調、正平調、高平調、仙呂調、黃鍾羽、般涉調、高般涉為七羽。皆從濁至清,迭更其聲,下則益濁,上則益清,慢者過節,急者流蕩。其後聲器寖殊,或有宮調之名,或以倍四為度,有與律呂同名,而聲不近雅者。其宮調乃應夾鍾之律,燕設用之。

絲有琵琶、五絃、箜篌、箏,竹有觱篥、簫、笛,匏有笙,革有杖鼓、第二鼓、第三鼓、腰鼓、大鼓,土則附革而為鞚,木有拍板、方響,以體金應石而備八音。倍四本屬清樂,形類雅音,而曲出於胡部。復有銀字之名,中管之格,皆前代應律之器也。後人失其傳,而更以異名,故俗部諸曲,悉源於雅樂。

周、隋管絃雜曲數百,皆西涼樂也。鼓舞曲,皆龜茲樂也。唯琴工猶傳楚、漢舊聲及清調,蔡邕五弄、楚調四弄,謂之九弄。隋亡,清樂散缺,存者纔六十三曲。其後傳者:平調、清調,周房中樂遺聲也;白雪,楚曲也;公莫舞,漢舞也;巴渝,漢高帝命工人作也;明君,漢元帝時作也;明之君,漢鞞舞曲也;鐸舞,漢曲也;白鳩,吳拂舞曲也;白紵,吳舞也;子夜,晉曲也;前溪,晉車騎將軍沈珫作也;團扇,晉王珉歌也;懊儂,晉隆安初謠也;長史變,晉司徒左長史王廞作也;丁督護,晉、宋間曲也;讀曲,宋人為彭城王義康作也;烏夜啼,宋臨川王義慶作也;石城,宋臧質作也;莫愁,石城樂所出也;襄陽,宋隨王誕作也;烏夜飛,宋沈攸之作也;估客樂,齊武帝作也;楊叛,北齊歌也;驍壺,投壺樂也;常林歡,宋、梁間曲也;三洲,商人歌也;採桑,三洲曲所出也;玉樹後庭花、堂堂,陳後主作也;泛龍舟,隋煬帝作也。又有吳聲四時歌、雅歌、上林、鳳雛、平折、命嘯等曲,其聲與其辭皆訛失,十不傳其一二。

蓋唐自太宗、高宗作三大舞,雜用於燕樂,其他諸曲出於一時之作,雖非純雅,尚不至於淫放。武后之禍,繼以中宗昏亂,固無足言者。玄宗為平王,有散樂一部,定韋后之難,頗有預謀者。及即位,命寧王主藩邸樂,以亢太常,分兩朋以角優劣。置內教坊於蓬萊宮側,居新聲、散樂、倡優之伎,有諧謔而賜金帛朱紫者,酸棗縣尉袁楚客上疏極諫。

初,帝賜第隆慶坊,坊南之地變為池,中宗常泛舟以厭其祥。帝即位,作龍池樂,舞者十有二人,冠芙蓉冠,躡履,備用雅樂,唯無磬。又作聖壽樂,以女子衣五色繡襟而舞之。又作小破陣樂,舞者被甲冑。又作光聖樂,舞者鳥冠、畫衣,以歌王迹所興。

又分樂為二部:堂下立奏,謂之立部伎;堂上坐奏,謂之坐部伎。太常閱坐部,不可教者隸立部,又不可教者,乃習雅樂。

立部伎八:一安舞,二太平樂,三破陣樂,四慶善樂,五大定樂,六上元樂,七聖壽樂,八光聖樂。安舞、太平樂,周、隋遺音也。破陣樂以下皆用大鼓,雜以龜茲樂,其聲震厲。大定樂又加金鉦。慶善舞顓用西涼樂,聲頗閑雅。每享郊廟,則破陣、上元、慶善三舞皆用之。

坐部伎六:一燕樂,二長壽樂,三天授樂,四鳥歌萬歲樂,五龍池樂,六小破陣樂。天授、鳥歌,皆武后作也。天授,年名。鳥歌者,有鳥能人言萬歲,因以制樂。自長壽樂以下,用龜茲舞,唯龍池樂則否。

是時,民間以帝自潞州還京師,舉兵夜半誅韋皇后,製夜半樂、還京樂二曲。帝又作文成曲,與小破陣樂更奏之。其後,河西節度使楊敬忠獻霓裳羽衣曲十二遍,凡曲終必遽,唯霓裳羽衣曲將畢,引聲益緩。帝方浸喜神仙之事,詔道士司馬承禎製玄真道曲,茅山道士李會元製大羅天曲,工部侍郎賀知章製紫清上聖道曲。太清宮成,太常卿韋縚製景雲、九真、紫極、小長壽、承天、順天樂六曲,又製商調君臣相遇樂曲。

初,隋有法曲,其音清而近雅。其器有鐃、鈸、鍾、磬、幢簫、琵琶。琵琶圓體修頸而小,號曰「秦漢子」,蓋絃鼗之遺製,出於胡中,傳為秦、漢所作。其聲金、石、絲、竹以次作,隋煬帝厭其聲澹,曲終復加解音。玄宗既知音律,又酷愛法曲,選坐部伎子弟三百教於梨園,聲有誤者,帝必覺而正之,號「皇帝梨園弟子」。宮女數百,亦為梨園弟子,居宜春北院。梨園法部,更置小部音聲三十餘人。帝幸驪山,楊貴妃生日,命小部張樂長生殿,因奏新曲,未有名,會南方進荔枝,因名曰荔枝香。

帝又好羯鼓,而寧王善吹橫笛,達官大臣慕之,皆喜言音律。帝常稱:「羯鼓,八音之領袖,諸樂不可方也。」蓋本戎羯之樂,其音太蔟一均,龜茲、高昌、疏勒、天竺部皆用之,其聲焦殺,特異眾樂。

開元二十四年,升胡部於堂上。而天寶樂曲,皆以邊地名,若涼州、伊州、甘州之類。後又詔道調、法曲與胡部新聲合作。明年,安祿山反,涼州、伊州、甘州皆陷吐蕃。

唐之盛時,凡樂人、音聲人、太常雜戶子弟隸太常及鼓吹署,皆番上,總號音聲人,至數萬人。

玄宗又嘗以馬百匹,盛飾分左右,施三重榻,舞傾盃數十曲,壯士舉榻,馬不動。樂工少年姿秀者十數人,衣黃衫、文玉帶,立左右。每千秋節,舞於勤政樓下,後賜宴設酺,亦會勤政樓。其日未明,金吾引駕騎,北衙四軍陳仗,列旗幟,被金甲、短後繡袍。太常卿引雅樂,每部數十人,間以胡夷之技。內閑廄使引戲馬,五坊使引象、犀,入場拜舞。宮人數百衣錦繡衣,出帷中,擊雷鼓,奏小破陣樂,歲以為常。

千秋節者,玄宗以八月五日生,因以其日名節,而君臣共為荒樂,當時流俗多傳其事以為盛。其後巨盜起,陷兩京,自此天下用兵不息,而離宮苑囿遂以荒堙,獨其餘聲遺曲傳人間,聞者為之悲涼感動。蓋其事適足為戒,而不足考法,故不復著其詳。自肅宗以後,皆以生日為節,而德宗不立節,然止於羣臣稱觴上壽而已。

代宗繇廣平王復二京,梨園供奉官劉日進製寶應長寧樂十八曲以獻,皆宮調也。

大曆元年,又有廣平太一樂。涼州曲,本西涼所獻也,其聲本宮調,有大遍、小遍。貞元初,樂工康崑崙寓其聲於琵琶,奏於玉宸殿,因號玉宸宮調,合諸樂,則用黃鍾宮。

其後方鎮多製樂舞以獻。河東節度使馬燧獻定難曲。昭義軍節度使王虔休以德宗誕辰未有大樂,乃作繼天誕聖樂,以宮為調,帝因作中和樂舞。山南節度使于頔又獻順聖樂,曲將半,而行綴皆伏,一人舞於中,又令女伎為佾舞,雄健壯妙,號孫武順聖樂。

文宗好雅樂,詔太常卿馮定采開元雅樂製雲韶法曲及霓裳羽衣舞曲。雲韶樂有玉磬四虡,琴、瑟、筑、簫、篪、籥、跋膝、笙、竽皆一,登歌四人,分立堂上下,童子五人,繡衣執金蓮花以導,舞者三百人,階下設錦筵,遇內宴乃奏。謂大臣曰:「笙磬同音,沈吟忘味,不圖為樂至於斯也。」自是臣下功高者,輒賜之。樂成,改法曲為仙韶曲。會昌初,宰相李德裕命樂工製萬斯年曲以獻。

大中初,太常樂工五千餘人,俗樂一千五百餘人。宣宗每宴羣臣,備百戲。帝製新曲,教女伶數十百人,衣珠翠緹繡,連袂而歌,其樂有播皇猷之曲,舞者高冠方履,褒衣博帶,趨走俯仰,中於規矩。又有葱嶺西曲,士女蹹歌為隊,其詞言葱嶺之民樂河、湟故地歸唐也。

咸通間,諸王多習音聲、倡優雜戲,天子幸其院,則迎駕奏樂。是時,藩鎮稍復舞破陣樂,然舞者衣畫甲,執旗斾,纔十人而已。蓋唐之盛時,樂曲所傳,至其末年,往往亡缺。

周、隋與北齊、陳接壤,故歌舞雜有四方之樂。至唐,東夷樂有高麗、百濟,北狄有鮮卑、吐谷渾、部落稽,南蠻有扶南、天竺、南詔、驃國,西戎有高昌、龜茲、疏勒、康國、安國,凡十四國之樂,而八國之伎,列於十部樂。

中宗時,百濟樂工人亡散,岐王為太常卿,復奏置之,然音伎多闕。舞者二人,紫大袖裙襦、章甫冠、衣履。[1]樂有箏、笛、桃皮觱篥、箜篌、歌而已。

北狄樂皆馬上之聲,自漢後以為鼓吹,亦軍中樂,馬上奏之,故隸鼓吹署。後魏樂府初有北歌,亦曰真人歌,都代時,命宮人朝夕歌之。周、隋始與西涼樂雜奏。至唐存者五十三章,而名可解者六章而已。一曰慕容可汗,二曰吐谷渾,三曰部落稽,四曰鉅鹿公主,五曰白淨王,六曰太子企喻也。其餘辭多可汗之稱,蓋燕、魏之際鮮卑歌也。隋鼓吹有其曲而不同。貞觀中,將軍侯貴昌,幷州人,世傳北歌,詔隸太樂,然譯者不能通,歲久不可辨矣。金吾所掌有大角,即魏之「簸邏回」,工人謂之角手,以備鼓吹。

南蠻、北狄俗斷髮,故舞者以繩圍首約髮。有新聲自河西至者,號胡音,龜茲散樂皆為之少息。

扶南樂,舞者二人,以朝霞為衣,赤皮鞋。天竺伎能自斷手足,刺腸胃,高宗惡其驚俗,詔不令入中國。睿宗時,婆羅門國獻人倒行以足舞,仰植銛刀,俯身就鋒,歷臉下,復植於背,觱篥者立腹上,終曲而不傷。又伏伸其手,二人躡之,周旋百轉。開元初,其樂猶與四夷樂同列。

貞元中,南詔異牟尋遣使詣劍南西川節度使韋臯,言欲獻夷中歌曲,且令驃國進樂。臯乃作南詔奉聖樂,用黃鍾之均,舞六成,工六十四人,贊引二人,序曲二十八疊,執羽而舞「南詔奉聖樂」字,曲將終,雷鼓作於四隅,舞者皆拜,金聲作而起,執羽稽首,以象朝覲。每拜跪,節以鉦鼓。又為五均:一曰黃鍾,宮之宮;二曰太蔟,商之宮;三曰姑洗,角之宮;四曰林鍾,徵之宮;五曰南呂,羽之宮。其文義繁雜,不足復紀。德宗閱於麟德殿,以授太常工人,自是殿庭宴則立奏,宮中則坐奏。

十七年,驃國王雍羌遣弟悉利移、城王舒難陁獻其國樂,至成都,韋臯復譜次其聲,又圖其舞容、樂器以獻。凡工器二十有二,其音八:金、貝、絲、竹、匏、革、牙、角,大抵皆夷狄之器,其聲曲不隸於有司,故無足采云。

校勘記

  1. 章甫冠衣履 「衣履」,舊書卷二九音樂志、文獻通考(下簡稱通考)卷一四八均作「皮履」。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