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書/卷19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三劉成杜鍾張王 新唐書
卷一百九十一
列傳第一百十六 忠義上
北宋 歐陽修宋祁
忠義中

夏侯端 劉感 常達 敬君弘 呂子臧附:馬元規 王行敏附:盧士叡 李玄通 羅士信 張道源 李育德 高叡子:仲舒 安金藏 王同皎 吳保安 李憕子:源 彭 盧弈孫:元輔 張介然 無詖

◎忠義上

夫有生所甚重者,身也;得輕用者,忠與義也。後身先義,仁也;身可殺,名不可死,誌也。大凡捐生以趣義者,寧豫期垂名不朽而為之?雖一世成敗,亦未必濟也;要為重所與,終始一操,雖頹嵩、岱,不吾壓也。夷、齊排周存商,商不害亡,而周以興。兩人至餓死不肯屈,卒之武王蒙慚德,而夷、齊為得仁,仲尼變色言之,不敢少損焉。故忠義者,真天下之大閑歟!奸鈇逆鼎,搏人而肆其毒,然殺一義士,則四方解情,故亂臣賊子然疑沮而不得逞。何哉?欲所以為彼者,而為我也。義在與在,義亡與亡,故王者常推而褒之,所以砥礪生民而窒不軌也。雖然,非烈丈夫,曷克為之?彼委靡軟熟,偷生自私者,真畏人也哉!故次敘夏侯端以來凡三十三人於左方。

夏侯端[编辑]

夏侯端,壽州壽春人,梁尚書左僕射詳孫也。仕隋為大理司直。高祖微時與相友,大業中討賊河東,表端為副。端邃數術,密語高祖曰:「玉床搖,帝坐不安。晉得歲,真人將興,安天下之亂者,其在公乎!但上性沈忌,內惡諸李,今金才已誅,次且取公,宜蚤為計。」帝感其言。義師興,端在河東,吏捕送長安。帝入京師,釋囚,引入臥內,擢秘書監。

李密之降,關東地未有所屬,端請假節招諭,乃拜大將軍,為河南道招尉使。即傳檄州縣,東薄海,南揵淮,二十餘州遣使順附。次譙州,會亳、汴二州刺史已降王世充,道塞,無所歸,計窮仿徨。麾下二千人糧盡不忍委端去,端乃殺馬宴大澤中,謂眾曰:「我奉王命,義無屈。公等有妻子,徒死無益。吾丐若首,持與賊以取富貴。」眾號泣不忍視,端亦泣,欲自刎,爭持之,乃止。行五日,餓死十四三。遇賊,眾潰,從者才三十餘人,遂東走,擷豆以食。端持節臥起,嘆曰:「平生不知死地乃在此!」縱其下令去,毋俱沒。會李公逸守杞州,勒兵迎端。時河南地悉入世充,公逸感端之節,亦固守。世充遣人以淮南郡公、尚書少吏部印綬召端,解所服衣以贈。端曰:「吾,天子使,寧汙賊官邪!非持首去不可見。」即焚書及衣,因解節毛懷之,間道走宜陽,歷崖峭榛莽。比到,其下僅有在者,皆體發臒焦,人不堪視。端入謁,自謝無功,不及危困狀。帝閔之,復拜秘書監。出為梓州刺史。散祿稟周孤窮,不為子孫計。貞觀元年卒。

劉感[编辑]

劉感,岐州鳳泉人,後魏司徒豐生孫也。武德初,以驃騎將軍戍涇州,為薛仁杲所圍,糧盡,殺所乘馬啖士,而煮骨自飲,至和木屑以食。城垂陷,長平王叔良救之,賊乃解。與叔良出戰,為賊執,還圍涇州,令感約城中降。感紿諾,至城下大呼曰:「賊大饑,亡在朝暮,秦王數十萬眾且至,勉之無苦。」仁杲怒,執感埋其半土中,馳射之。至死,詈益甚。

賊平,高祖購得其屍,祭以少牢,贈瀛州刺史,爵平原郡公,封戶二千,謚忠壯。詔其子嗣封爵,賜田宅焉。

常達[编辑]

常達,陜州陜人。仕隋為鷹擊郎將。嘗從高祖征伐,與宋老生戰霍邑,軍敗自匿,帝意已死,久乃自歸。帝大悅,命為統軍,拜隴州刺史。

時薛舉方強,達敗其子仁杲,斬首千級。舉遣將仵士政紿降,達不疑,厚加撫接。士政伺隙劫之,並其眾二千歸賊。舉指其妻謂達曰:「識皇后乎?」答曰:「彼癭老嫗,何所道?」舉奴張貴又曰:「亦識我否?」達瞋目曰:「若乃奴耳。」貴忿,舉笏擊其面,達不為懾,亦拔刀逐之,趙弘安為蔽捍,乃免。仁杲平,帝見達,勞曰:「君忠節,正可求之古人。」為執士政殺之,賜達布帛三百段,以達並劉感事授史臣令狐德棻云。終隴西刺史。

敬君弘[编辑]

敬君弘,絳州絳人,北齊尚書右僕射顯俊曾孫也。累功歷驃騎將軍,封黔昌侯。以屯營兵守玄武門。隱太子之死,左右解散。其車騎將軍馮立者,有材武,嘆曰:「生賴其寵,死不共難,我無以見士大夫!」乃與巢王親將謝叔方率兵攻玄武門,殊死鬥。君弘挺身出,或曰:「事未可判,當按兵待變,成列而鬥可也。」不從。與中郎將呂世衡呼而進,皆戰歿。立顧其下曰:「足以報太子矣。」遂解兵走。君弘等敗,秦府兵不振。尉遲敬德擲巢王首示叔方,叔方下馬慟,亦出奔。明日自歸,太宗曰:「義士也。」置之。俄而立又至,帝讓曰:「汝離我兄弟,罪一也;殺我將士,罪二也。何所逃死?」答曰:「出身事主,當戰之日,不知其它。」因伏地悲不自勝,帝亦勞遣之。詔贈君弘左屯衛大將軍,世衡右驍衛將軍。

立已蒙貸,歸語人曰:「上赦吾罪,吾當以死報。」未幾,突厥犯便橋,立引數百騎與虜薄,敗之咸陽。帝喜,授廣州都督。前日牧守苛肆,為蠻夷患,故數叛。立至,不事家產,衣食弗求贏。嘗見貪泉曰:「此豈隱之所酌邪?吾雖日汲,庸易吾性哉?」遂極飲去。在職不三年,有惠愛,卒於官。

叔方歷伊州刺史,善治軍,戎、華愛之。累加銀青光祿大夫,徙洪、廣二州都督。卒,謚曰勤。本萬年人,從巢王征討有功,王表為屈咥真府左軍騎云。

呂子臧[编辑]

呂子臧,蒲州河東人。剛直,健於吏。隋大業末國南陽郡丞,捕擊盜賊有功。高祖入京師,遣馬元規慰輯山南,獨子臧堅守。元規遣士諷曉,子臧殺之。及煬帝已弒,帝更使其婿薛君倩賫詔,言隋所以亡,諭子臧。子臧為故君發喪訖,即送款,就拜鄧州刺史,封南陽郡公。

武德初,朱粲新衄,子臧率兵與元規並力。元規軍不進,子臧曰:「乘賊新敗,上下惶沮,一戰可禽;若遷延,其眾稍集,吾食盡,致死於我,不可當也。」不納。子臧請以所部兵獨進,又不許。俄而粲得眾,復張,元規嬰城,子臧扼腕曰:「謀不見用,坐公死矣。」賊圍固。會霖雨,雉堞崩剝,或勸其降,子臧曰:「我,天子方伯,且降賊乎?」乃率麾下數百人赴敵死,城亦陷,元規死之。

附 馬元規[编辑]

元規,安陸人。初以隊正從帝征伐,持節下南陽,得兵萬餘,然無謀,至於敗。

王行敏[编辑]

王行敏,并州樂平人。隋末為盜長,高祖興,來降,拜潞州刺史,遷屯衛將軍。劉武周入并州,寇上黨,取長子、壺關。或言刺史郭子武懦不支,且失潞,帝遣行敏馳往。既至,與子武不葉,賊圍急,儲偫空乏,眾恫懼,行敏患之。會有告子武謀反,遂斬之。州民陳正謙者,以信義稱鄉里,出粟千石濟軍,由是人自奮,賊乃去。行敏又敗竇建德兵於武陟。武德四年,督兵徇燕、趙,與劉黑闥戰歷亭,破之。既而釋甲不設備,為黑闥所掩,縛致麾下。終不屈,賊遂斬之。且死,西向跪曰:「臣之忠,惟陛下知之。」帝聞而悼惜。

黑闥之亂,死事者又有盧士叡、李玄通。

附 盧士叡[编辑]

士叡客韓城。隋亂,結納英豪。高祖與之舊,及兵興,率數百人上謁汾陰,又使兄子諭降劇賊孫華,與劉弘基敗隋將桑顯和於飲馬泉。擢累右光祿大夫,為瀛州刺史。黑闥遣輕騎破其郛,拒戰半日,士見親屬系虜,乃潰。士叡為賊擒,欲使說下城堡,不從,見殺。

附 李玄通[编辑]

玄通,藍田人。為隋鷹揚郎將,高祖入關,率所部自歸,拜定州總管。為黑闥所破,愛其才,欲以為將。玄通曰:「吾當守節以報,烏能降誌賊邪?」不聽,囚之。故吏有餉飲饋者,玄通曰:「諸君見哀,吾能一醉。」遂縱飲,謂守者曰:「吾能劍舞,可借刀。」守士與之。曲終,仰天太息曰:「大丈夫撫方面,不能保所守,尚可視息邪?」乃潰腹死。帝為流涕,擢其子伏護大將軍。

羅士信[编辑]

羅士信,齊州歷城人。隋大業時,長白山賊王薄、左才相、孟讓攻齊郡,通守張須陀率兵擊賊。士信以執衣,年十四,短而悍,請自效。須陀疑其不勝甲,少之。士信怒,被重甲,左右,上馬顧眄。須陀許之。擊賊濰水上,陣才列,執長矛馳入賊營,刺殺數人,取一級擲之,承以矛,戴而行,賊皆眙懼無敢亢。須陀乘之,大破賊。士信逐北,每殺一賊,輒劓鼻納諸懷,暨還,驗以代級。須陀嘆伏,遺以所乘馬。凡戰,須陀先登,士信副,以為常。煬帝遣使圖須陀、士信陣法上內史。

後須陀為李密所殺,士信與裴仁基歸密,署總管,俾統所部討王世充。身被重創,見獲於世充。世充愛其才,厚遇之,與同寢食。後得密將邴元真等,故士信稍稍疏斥。士信恥與伍,率所部千餘人來降高祖,拜陜州道行軍總管,因謀世充。

士信行則先鋒,反則殿,有所獲,悉散戲下有功者,或脫衣解馬賜之,士以故用命。然持法嚴,至親舊無少貸,其下亦不甚附。師次洛陽,攻千金堡,堡有惡言訽軍,士信怒,夜遣百人載嬰兒啼噪堡下,若自東都出奔者,既而陽悟曰:「非也,此千金堡耳。」因散去。堡兵開門追掠,士信伏入,屠之無類。賊平,授絳州總管,封郯國公。

從秦王擊劉黑闥洛水上,得一城,王君廓戍之,賊急攻,潰而出。王語諸將:「孰能守此?」士信曰:「願以守。」乃命之。士信已入,賊悉眾攻,方雨雪,救軍不得進。城陷,黑闥欲用之,不屈而死,年二十八。王隱悼,購其屍以葬,謚曰勇。初,士信為仁基所禮,及東都平,出家財斂葬北邙以報德,且曰:「我死當墓其側。」至是,如所誌。

張道源[编辑]

張道源,并州祁人,名河,以字顯。年十四,居父喪,士人賢其孝,縣令郭湛署所居曰復禮鄉至孝裏。道源嘗與客夜宿,客暴死,道源恐主人忽怖,臥屍側,至署乃告,又徒步護送還其家。隋末政亂,辭監察御史,歸閭里。

高祖興,署大將軍府戶曹參軍。至賈胡堡,復使守并州。京師平,遣撫慰山東,下燕、趙。有詔褒美,封累范陽郡公。淮安王神通略定山東,令守趙州,為竇建德所執。會建德寇河南,間遣人詣朝,請乘虛搗賊心脅。即詔諸將率兵影接。俄而賊平,還,拜大理卿。時何稠得罪,籍其家屬賜群臣。道源曰:「禍福何常,安可利人之亡,取其子女自奉?仁者不為也。」更資以衣食遣之。天子見其年耆,拜綿州刺史。卒,贈工部尚書,謚曰節。道源雖官九卿,無產貲,比亡,余粟二斛。詔賜帛三百段。

族孫楚金有至行,與兄越石皆舉進士。州欲獨薦楚金,固辭,請俱罷。都督李勣嘆曰:「士求才行者也。既能讓,何嫌皆取乎?」乃並薦之。累進刑部侍郎。儀鳳初,彗見東井,上疏陳得失。高宗欽納,賜物二百段。武后時,歷秋官尚書,爵南陽侯。有清概,然尚文刻,當時亦少之。為酷吏所構,流死嶺表。

李育德[编辑]

李育德,趙州人。祖諤,仕隋通州刺史,為名臣。世富於財,家僮百人。天下亂,乃私完械甲,嬰武陟城自保,人多從之,遂為長。劇賊來掠,不能克。隋亡,與柳燮等歸李密,私署總管。密為王世充所破,以郡來降,即拜陟州刺史。

兄厚德,自賊所逃歸,度河復被執。賊使招育德,陽許之,故兄不死。賊帥段大師令裨校以兵守厚德,陰得其歡,乃與州人賈慈行謀逐賊。慈行夜登城呼曰:「唐兵登矣!」厚德自獄擁群囚噪而出,斬長史,眾不敢動,大師縋城走。即拜殷州刺史。厚德省親,留育德以守,引兵拔賊河內堡三十一所。世充怒,悉銳士攻之,城陷,猶力戰,與三弟皆歿。

時死節者又有李公逸、張善相,凡三人。

公逸者,與族弟善行居雍丘,以材雄,為眾所歸。始附王世充,策其必敗,乃獻款高祖,因其地置杞州,即拜總管,封陽夏郡公。以善行為刺史。世充遣其弟將徐、亳兵攻之,公逸請援,未報,因使善行守,身入朝言狀。至襄城,為賊邏送洛陽。世充曰:「君越鄭臣唐,何哉?」答曰:「我於天下唯聞有唐。」賊怒斬之。善行亦死。帝悼惜,封其子襄邑縣公。

善相,襄城人。大業末為里長,督兵跡盜,為眾附賴,乃據許州奉李密。密敗,挈州以來,詔即授伊州總管。王世充攻之,屢困賊,遣使三輩請救,朝廷未暇也。會糧盡,眾餓死,善相謂僚屬曰:「吾為唐臣,當效命。君等無庸死,斬吾首以下賊可也。」眾泣不肯,曰:「與公同死,愈於獨生。」城陷被執,罵賊見殺。高祖嘆曰:「吾負善相,善相不負我!」乃封其子襄城郡公。

高叡[编辑]

高叡,京兆萬年人,隋尚書左僕射颎孫也。舉明經,稍遷通義令,有治勞,人刻石載德。歷趙州刺史,平昌縣子。聖歷初,突厥默啜入寇,叡嬰城拒,虜攻益急。長史唐波若度且陷,即與虜通。叡覺之,力不能制,即自經。不得死,為虜執,使降諭諸縣,不肯應,見殺。初,虜至,有為叡計者:「突厥蜂銳,所向無完,公不能亢,且當下之。」答曰:「我,刺史,不戰而降,罪大矣。」武后嘆惜,贈冬官尚書,謚曰節。詔誅波若,籍其家。下制暴叡忠節、波若臣賊,使天下知之。

叡子 仲舒[编辑]

子仲舒,通故訓學,擢明經,為相王府文學,王所欽器。開元初,宋璟、蘇颋當秉,多咨訪焉。時舍人崔琳練達政宜,璟等禮異之。常語人曰:「古事問高仲舒,時事問崔琳,何復疑?」終太子右庶子。

安金藏[编辑]

安金藏,京兆長安人。在太常工籍。睿宗為皇嗣,少府監裴匪躬、中官范雲仙坐私謁皇嗣,皆殊死,自是公卿不復見,唯工優給使得進。俄有誣皇嗣異謀者,武后詔來俊臣問狀,左右畏慘楚,欲引服。金藏大呼曰:「公不信我言,請剖心以明皇嗣不反也。」引佩刀自剚腹中,腸出被地,眩而仆。後聞大驚,輿致禁中,命高醫內腸,褫桑<者土>紩之,閱夕而蘇。後臨視,嘆曰:「吾有子不能自明,不如爾之忠也。」即詔停獄,睿宗乃安。當是時,朝廷士大夫翕然稱其誼,自以為弗及也。

神龍初,母喪,葬南闕口,營石墳,晝夜不息。地本卬燥,泉忽湧流廬之側,李冬有華,犬鹿相擾。本道使盧懷慎上其事,詔表闕於閭。景雲時,遷右武衛中郎將。玄宗屬其事於史官,擢右驍衛將軍,爵代國公。詔镵其名於泰、華二山碑以為榮。卒,配饗睿宗廟廷。大歷中,贈兵部尚書,謚曰忠。以子承恩為廬州長史。中和中,又擢其遠孫敬則為太子右諭德。

王同皎[编辑]

王同皎,相州安陽人,陳駙馬都尉寬曾孫也。陳亡,徙河北。長安中,尚太子女安定郡主,拜典膳郎。太子,中宗也。桓彥範等誅二張,遣同皎與李湛、李多祚即東宮迎太子,請至玄武門指授諸將。太子拒不許,同皎進曰:「逆豎反道,顯肆不軌,諸將與衙執事刻期誅之,須殿下到以系眾望。」太子曰:「上方不豫,得無不可乎?」同皎曰:「南將相毀家族以安社稷,奈何欲內之鼎鑊乎?太子能自出諭之,眾乃止。」太子猶豫,同皎即扶上馬,從至玄武門,斬關入。兵趨長生殿太后所,環侍嚴定,因奏誅易之等狀。帝復位,擢右千牛將軍,封瑯邪公,食實戶五百。主進封公主,拜同皎駙馬都尉,遷光祿卿。

神龍後,武三思烝濁王室,同皎惡之,與張仲之、祖延慶、周憬、李悛、冉祖雍謀,須武后靈駕發,伏弩射殺三思。會播州司兵參軍宋之愻以外妹妻延慶,延慶辭,之愻固請,乃成昏。延慶心厚之,不復疑。故之愻子曇得其實。之愻兄之問嘗舍仲之家,亦得其謀。令曇密語三思。三思遣悛上急變,且言同皎欲擁兵闕下廢皇后。帝殊不曉,大怒,斬同皎於都亭驛,籍其家。同皎且死,神色自如。仲之、延慶皆死。憬遁入比幹廟自剄,將死,謂人曰:「比幹,古忠臣,神而聰明,其知我乎!後、三思亂朝,虐害忠良,滅亡不久,可幹吾頭國門,見其敗也。」憬,壽春人。後太子重俊誅三思,天下共傷同皎之不及見也。睿宗立,詔復官爵,謚曰忠壯。誅祖雍、悛等。

先是,許州司戶參軍燕欽融再上書斥韋后擅政,且逆節已萌。後怒,勸中宗召至廷,撲殺之。宗楚客復私令衛士極力,故死。又博陵人郎岌亦表後及楚客亂,被誅。至是,俱贈諫議大夫,備禮改葬,賜欽融一子官。

同皎子繇尚永穆公主,生子潛,字弘志。生三日,賜緋衣、銀魚。幼莊重,不喜兒弄。以帝外孫,補千牛,復選尚公主,固辭。元和中擢累將作監。吏或籍名北軍,輒驕墯不事,潛悉奏罷之,故不戒而辨。監無公食,而息錢舊皆私有,至潛,取以具食,遂為故事。

遷左散騎常侍,拜涇原節度使。憲宗與對,大悅,曰:「吾知而善職,我自用之。」潛至鎮,繕壁壘,積粟,構高屋偫兵,利而嚴。遂引師自原州逾硤石,取虜將一人,斥烽候,築歸化、潘原三壘。請復城原州,度支沮議,故原州復陷。穆宗即位,封瑯邪郡公,更節度荊南。疏吏惡,榜之里閭,殺尤縱者。分射三等,課士習之,不能者罷,故無冗軍。大和初,檢校尚書左僕射。卒於官,贈司空。

吳保安[编辑]

吳保安字永固,魏州從。氣挺特不俗。睿宗時,姚、巂蠻叛,拜李蒙為姚州都督,宰相郭元振以弟之子仲翔托蒙,蒙表為判官。時保安罷義安尉,未得調,以仲翔里人也,不介而見曰:「願因子得事李將軍可乎?」仲翔雖無雅故,哀其窮,力薦之。蒙表掌書記。保安後往,蒙已深入,與蠻戰沒,仲翔被執。蠻之俘華人,必厚責財,乃肯贖,聞仲翔貴胄也,求千縑。會元振物故,保安留巂州,營贖仲翔,苦無貲。乃力居貨十年,得縑七百。妻子客遂州,間關求保安所在,困姚州不能進。都督楊安居知狀,異其故,資以行,求保安得之。引與語曰:「子棄家急朋友之患至是乎!吾請貣官貲助子之乏。」保安大喜,即委縑於蠻,得仲翔以歸。始,仲翔為蠻所奴,三逃三獲,乃轉鬻遠酋,酋嚴遇之,晝役夜囚,沒凡十五年乃還。

安居亦丞相故吏,嘉保安之誼,厚禮仲翔,遺衣服儲用,檄領近縣尉。久乃調蔚州錄事參軍,以優遷代州戶曹。母喪,服除,喟曰:「吾賴吳公生吾死,今親歿,可行其志。」乃求保安。於時,何安以彭山丞客死,其妻亦沒,喪不克歸。仲翔為服缞绖,囊其骨,徒跣負之,歸葬魏州,廬墓三年乃去。後為嵐州長史,迎保安子,為娶而讓以官。

李憕[编辑]

李憕,并州汶水人。或言其先出興聖皇帝,譜系疏晦,不復傳。父希倩,神龍初右臺監察御史。憕少秀敏,舉明經高第,授成安尉。張說罷宰相,為相州刺史,坐有善相者,說遍問官屬後孰當貴,工指憕及臨河尉鄭巖。說以女妻巖,而歸其甥陰於憕。會母喪免。自武功尉以政尤異遷主簿。說在并州,引憕置幕府。及執政,為長安尉。宇文融括天下田,高選官屬,多致賢以重其柄。表假憕監察御史,分道檢核。以課真拜御史。坐小累,下除晉陽令。三遷給事中。力於治,有任事稱,明簿最,下無敢紿。失李林甫意,出為河南少尹。尹蕭炅內倚權,骫法殖私,憕裁抑其謬,吏下賴之。道士孫甑生以左道幸,托祠事往來嵩、少間,幹請亂吏治,憕不為應,故挾炅譖諸朝。天寶初,除清河太守。舉美政,遷廣陵長史,民為立祠賽祝,歲時不絕。以捕賊負,徙彭城太守。封酒泉縣侯。連徙襄陽、河東,並兼采訪處置使;入為京兆尹。楊國忠惡之,改光祿卿、東京留守。

安祿山反,玄宗遣封常清募兵東京,憕與留臺御史中丞盧弈、河南尹達奚珣繕城壘,綏勵士卒,將遏賊西鋒。帝聞,擢禮部尚書。祿山度河,號令嚴密,候诇不能知。已陷陳留、滎陽,殺張介然、崔诐,不數日,薄城下。常清兵皆白徒,戰不勝,輒北。憕收殘士數百,裒斷弦折矢堅守,人不堪鬥。憕約弈:「吾曹荷國重寄,雖力不敵,當死官。」部校皆夜縋去,憕坐留守府,弈守臺。城陷,祿山鼓而入,殺數千人,矢著闕門,執憕、弈及官屬蔣清,害之。有詔贈司徒,謚曰忠懿。河、洛平,再贈太尉,拜一子五品官。

憕通《左氏春秋》,頗殖產伊川,占膏腴,自都至闕口,疇墅彌望,時謂「地癖」。巖仕終少府監,產利埒憕云。憕十餘子,江、涵、沨、瀛等同遇害,唯源、彭脫。

憕子 源[编辑]

源八歲家覆,俘為奴,轉側民間。及史朝義敗,故吏識源於洛陽者贖出之,歸其宗屬。代宗聞,授河南府參軍,遷司農主簿。以父死賊手,常悲憤,不仕不娶,絕酒葷。惠林佛祠者,憕舊墅也,源依祠居,闔戶日一食。祠殿,其先寢也,每過必趨,未始踐階。自營墓為終制,時時偃臥埏中。

長慶初,年八十矣,御史中丞李德裕表薦源,曰:「賈誼稱:守圉捍敵之臣,死城郭封疆。天寶時,士罕伏節,逆羯始興,委符組、棄城郭者不為恥,而憕約義同列,守位自如,抵刃就終,臣節之光由憕始。而源天與至孝,絕心祿仕五十餘年,常守沈默,理契深要,一辭開析,百慮洗然。抱此真節,棄於清世,臣竊為陛下惜之。」穆宗下詔曰:「昔盜起幽陵,振蕩河、洛,贈太尉憕處難居首,正色就死,兩河聞風,再固危壁,殊節卓焉,到今稱之。源有曾參之行、巢父之操,泊然無營,汔此高年。夫褒忠,所以勸臣節也;旌孝,所以激人倫也;鎮澆浮,莫如尚義;厚風俗,莫如尊老。舉是四者,大儆於時。其以源守諫議大夫,賜緋魚袋。」河南尹遣官敦諭上道,帝自遣使者持詔書袍笏即賜,又賜絹二百匹。源頓首受詔,謂使者:「伏疾年耄,不堪趨拜。」即附表謝,辭吐哀愨,一無受。尋卒。敬宗時,擢憕孫為河南兵曹參軍。

憕子 彭[编辑]

彭擢明經第。天寶中,選名臣子可用者,自咸寧丞遷右補闕。從天子入蜀。後憕數年卒。有孫景讓、景莊、景溫,別傳。

武德功臣十六人,貞觀功臣五十三人,至德功臣二百六十五人。德宗即位,錄武德以來宰相及實封功臣子孫,賜一子正員官。史館考勛名特高者九十二人,以三等條奏。第一等,以其歲授官。第二等,以次年。第三等,子孫數訟於朝,有詔差為二等,增至百八十七人。每等,武德以來宰相為首,功臣次之,至德以來將相又次之。大中初,又詔求李峴、王珪、戴胄、馬周、褚遂良、韓瑗、郝處俊、婁師德、王及善、朱敬則、魏知古、陸象先、張九齡、裴寂、劉文靜、張柬之、袁恕已、崔玄暐、桓彥範、劉幽求、郭元振、房琯、寺履謙、李嗣業、張巡、許遠、盧弈、南霽雲、蕭華、張鎬、李勉、張鎰、蕭復、柳渾、賈耽、馬燧、李憕三十七人畫像,續圖淩煙閣云。

司空、太子太傅、知門下省事、梁國公房玄齡尚書右僕射、檢校侍中、萊國公杜如晦太子太保、同中書門下三品、宋國公蕭瑀

開府儀同三司、同中書門下三品、知政事、上柱國、申國公高士廉太子太師、知政事、特進、鄭國公魏征侍中、永寧郡公王珪吏部尚書、參豫朝政、道國公戴胄

中書令、江陵縣子岑文本中書令、兼太子左庶子、檢校吏部尚書、高唐縣公馬周侍中、兼太子左庶子、檢校吏部禮部民部尚書事、清苑縣男劉洎尚書右僕射、同中書門下三品、河南郡公褚遂良

太子太師、同中書門下三品、燕國公於誌寧尚書右僕射、同中書門下三品、兼太子少傅、北平縣公張行成中書令、行侍中、兼太子少保、蓚縣公高季輔

侍中、兼太子賓客、襲潁川縣公韓瑗中書令、兼太子詹事、南陽縣侯來濟侍中、兼太子賓客張文瓘侍中、甑山縣公郝處俊

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三品、兼太子右庶子、酒泉縣公李義琰內史、河東縣侯裴炎文昌左相、同鳳閣鸞臺三品、溫國公蘇良嗣內史、梁國公狄仁傑

納言、檢校并州大都督府長史、天兵軍大總管、隴右諸軍大使、譙縣子婁師德鳳閣侍郎、同鳳閣鸞臺平章事、石泉縣公王方慶文昌左相、同鳳閣鸞臺三品、襲邢國公王及善

尚書右僕射、兼中書令、知兵部尚書事、齊國公魏元忠紫微令、梁國公姚崇正諫大夫、同鳳閣鸞臺平章事朱敬則尚書左僕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許國公蘇瑰

吏部尚書、兼侍中、廣平郡公宋璟黃門監、梁國公魏知古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兗國公陸象先紫微侍郎、同紫微黃門平章事、許國公蘇颋

中書令、河東縣侯張嘉貞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清水縣公李元纮黃門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宜陽縣子韓休中書令、始興縣伯張九齡

司空、河東郡公裴寂納言、上柱國、魯國公劉文靜

太尉、檢校中書令、同中書門下三品、揚州大都督、趙國公長孫無忌禮部尚書、河間郡王孝恭尚書右僕射、檢校中書令、行太子左衛率、上柱國、衛國公李靖

司空、兼太子太師、英國公李勣開府儀同三司、鄜州都督、鄂國公尉遲敬德左光祿大夫、洛州都督、蔣國公屈突通陜東道大行臺、吏部尚書、鄖國公殷開山

衛尉卿、夔國公劉弘基澤州刺史、邳國公長孫順德民部尚書、上柱國、莒國公唐儉右驍衛大將軍、駙馬都尉、譙國公柴紹

右驍衛大將軍、褒國公段誌玄洪州都督、渝國公劉政會左武候將軍、相州都督、郯國公張公謹右武衛大將軍、盧國公程知節

左武衛大將軍、上柱國、胡國公秦叔寶弘文館學士、秘書監、永興縣公虞世南右衛大將軍、兼太子右衛率、工部尚書、武陽縣公李大亮左武衛大將軍、邢國公蘇定方

夏官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清邊道行軍總管、耿國公王孝傑中書令、漢陽郡公張柬之中書令、博陵郡公崔玄暐侍中、平陽郡公敬暉

侍中、譙國公桓彥範中書令、南陽郡公袁恕已右武衛大將軍、同中書門下三品、韓國公張仁願尚書左丞相、兼黃門監、徐國公劉幽求

黃門侍郎、參知機務、脩文館學士、齊國公崔日用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代國公郭元振尚書左承相、兼中書令、集賢院學士、燕國公張說紫微侍郎、上柱國、趙國公王琚

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持節朔方軍節度大使、中山郡公王晙

尚書左僕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兼河南江淮副元帥、東都留守、冀國公裴冕文部尚書、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清河縣公房琯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衛國公桂鴻漸

鎮西北庭行營節度使、開府儀同三司、衛尉卿、兼懷州刺史、虢國公李嗣業平盧軍節度使、柳城郡太守劉正臣恒州刺史、衛尉少卿、兼御史中丞顏杲卿

常山郡太守袁履謙河南節度副使、左金吾衛將軍、檢校主客郎中、兼御史中丞張巡睢陽郡太守、兼御史中丞許遠御史中丞、留臺東都、知武部選盧弈

睢陽郡太守、特進左金吾衛將軍南霽雲右第一內史令、延安郡公竇威將作大匠、判納言、陳國公竇抗

侍中、兼太子左庶子、江國公陳叔達納言、觀國公楊恭仁判吏部尚書、參議朝政、安吉郡公杜淹中書令、虞國公溫彥博

中書侍郎、檢校刑部尚書、參知機務崔仁師中書令、兼檢校太子詹事、上柱國、安國公崔敦禮戶部尚書、平恩縣公許圉師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浿江道行軍總管任雅相

度支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范陽郡公盧承慶西臺侍郎、同東西臺三品、兼弘文館學士、楚國公上官儀右相、廣平郡公劉祥道左侍極、兼檢校左相、嘉興縣子陸敦信

文昌左相、同鳳閣鸞臺三品、樂城縣公劉仁軌荊州大都督府長史、安平郡公李安期尚書右僕射、同中書門下三品、兼太子賓客、襲道國公戴至德司列少常伯、太子右中護、兼正諫大夫、同東西臺三品趙仁本

中書令、趙國公李敬玄中書令、兼太子左庶子薛元超中書令、同中書門下三品崔知溫侍中、同中書門下三品、襲廣平郡公劉齊賢

納言、樂平縣男王德真地官尚書、檢校納言、鉅鹿縣男魏玄同文昌左相、同鳳閣鸞臺三品、特進、輔國大將軍、鄧國公岑長倩鳳閣侍郎、同鳳閣鸞臺三品、臨淮縣男劉祎之

納言、博昌縣男韋思謙地官尚書、同鳳閣鸞臺平章事格輔元司禮卿、判納言事、渤海縣子歐陽通內史李昭德

鸞臺侍郎、同鳳閣鸞臺平章事陸元方鳳閣侍郎、同鳳閣鸞臺三品杜景佺尚書右僕射、兼太子賓客、同中書門下三品、鄖國公韋安石左散騎常侍、同中書門下三品、知東都留守、趙郡公李懷遠

中書令、逍遙公韋嗣立守侍中、同中書門下三品、兼太子右庶子、常山縣男李日知檢校黃門監、漁陽縣伯盧懷慎中書令、左丞相、兼侍中、安陽郡公源乾曜

黃門侍郎、同紫微黃門平章事、魏縣侯杜暹侍中、趙城侯裴耀卿左武衛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雀安王神通特進、太常卿、江夏王道宗

荊州都督、周國公武士右屯衛大將軍、檢校晉州都督總管、譙國公竇琮少府監、葛國公劉義節右光祿大夫、羅國公張平高

洛州都督、右衛大將軍、酂國公竇軌夔州都督、息國公張長愻金紫光祿大夫、夷國公李子和左監門衛大將軍、檢校右武候將軍、榮國公樊興

左監門衛大將軍、巢國公錢九隴右驍衛大將軍、歸國公安興貴右武衛大將軍、申國公安脩仁殿中監、郢國公宇文士及

右武衛大將軍、沔陽郡公公孫武達荊州都督、懷寧郡公杜君綽右驍衛將軍、濮國公龐卿惲代州都督、同安郡公鄭仁泰

右翊衛將軍、遂安郡公李安遠幽州都督、歷陽郡公獨孤彥雲始州刺史、左屯衛大將軍、襄武郡公劉師立右威衛大將軍、濟東郡公李孟嘗

右監門衛大將軍、河南縣公元仲文右監門衛將軍、廬陵郡公秦師行左領軍大將軍、新興公馬三寶右衛大將軍、駙馬都尉、畢國公阿史那社爾

鎮軍大將軍、虢國公張士貴、左衛大將軍、瑯邪郡公牛進達鎮軍大將軍、嘉州郡公周護陜州刺史、天水郡公丘行恭潭州都督、吳興郡公沈叔安

散騎常侍、豐城縣男姚思廉

太子少師、同中書門下三品、特進、朔方道行軍大總管,宋國公唐休璟左羽林軍大將軍、遼陽郡王李多祚左領軍大將軍、趙國公李湛刑部尚書、太子賓客、魏國公楊元琰

殿中監、兼知總監、汝南郡公翟無言冠軍大將軍、左羽林軍大將軍、光祿卿、天水縣公趙承恩將作大匠裴思諒右羽林軍將軍、弘農郡公楊執一

左衛將軍、河東郡公薛思行光祿卿、駙馬都尉、瑯邪郡公王同皎中書令、越國公鐘紹京太僕卿、立節郡王薛崇簡

右金吾衛大將軍、涼國公李延昌太子中允同正、冀國公馮道力少府監、趙國公崔諤之左監門衛中候、光祿卿、申國公許輔乾

左金吾大將軍、鄧國公張暐朔方道行軍大總管、左羽林軍大將軍、平陽郡公薛訥河南副元帥、太尉兼侍中、臨淮郡王李光弼河東節度副大使、守司空、兼兵部尚書、霍國公王思禮

左相、豳國公韋見素太保、韓國公苗晉卿中書令、趙國公崔圓

太原節度使、檢校尚書左僕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金城郡王辛雲京河西隴右副元帥、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涼國公李抱玉太子太師、檢校尚書右僕射、知省事、信都郡王田神功

四鎮北庭涇原節度使、檢校尚書左僕射、知省事、扶風郡王馬璘左羽林軍大將軍、檢校戶部尚書、兼御史大夫薛景仙右散騎常侍、檢校禮部尚書、兼御史大夫尚衡

太原尹、兼御史大夫、北都留守、河東節度副大使、南陽郡公鄧景山河東節度副使、兼雁門郡太守、光祿卿賈循禮部尚書、東京留守、酒泉縣侯李憕

東平郡太守姚訚右第二

盧弈[编辑]

盧弈,黃門監懷慎少子也。疏眉目,豐下,謹重寡欲,斤斤自脩。與兄奐名相上下,而剛毅過之。天寶初為鄠令,所治輒最,積功擢給事中,拜御史中丞。自懷慎、奐及弈,三居其官,清節似之,時傳其美。俄留臺東都,兼知武部選。

安祿山陷東都,吏亡散。弈前遣妻子懷印間道走京師,自朝服坐臺。被執,將殺之,即數祿山罪,徐顧賊徒曰:「為人臣者當識逆順,我不蹈失節,死何恨?」觀者恐懼。弈臨刑,西向再拜而辭,罵賊不空口,逆黨為變色。肅宗詔贈禮部尚書,下有司謚。時以為洛陽亡,操兵者任其咎,執法吏去之可也,委身寇仇,以死誰懟?博士獨孤及曰:「荀息殺身於晉,不食其言也;玄冥勤其官水死,守位忘躬也;伯姬待姆而火死,先禮後身也。彼死之日,皆於事無補。然則祿山亂大於裏、丕,弈廉察之任,切於玄冥之官。分命所系,不啻保姆;逆黨兵威,烈於水火。於斯時也,能與執干戈者同其戮力,挽之不來,推之不去,全操白刃之下,孰與夫懷安偷生者同其風?請謚曰貞烈。」詔可。

子杞,別有傳。杞子元輔。

弈孫 元輔[编辑]

元輔字子望,少以清行聞。擢進士,補崇文校書郎。杞死,德宗念之不忘,拜元輔左拾遺。歷杭、常、絳三州刺史,課當最,召授吏部郎中,進累兵部侍郎,為華州刺史,卒。

元輔端靜介正,能紹其祖,故歷顯劇,而人不以杞之惡為累云。

張介然[编辑]

張介然者,猗氏人,本名六朗。性慎願,長計畫。始為河、隴支郡太守。王忠嗣、皇甫惟明、哥舒翰踵領節度,並署營田、支度等使。入奏稱旨,賜與良渥。介然啟曰:「臣位三品,當給棨戟。若列於京師,雖富貴,不為鄉人知,願得列戟故里。」玄宗許之,別賜戟京師第門,仍賜絹五百匹,宴閭里長老。本鄉得列戟,自介然始。翰薦為少府監,歷衛尉卿。

祿山反,授河南節度采訪使,守陳留。陳留據水陸劇,居民孳夥,而太平久,不知戰。介然到屯不三日,賊已度河。車騎蹂騰,煙塵漫數十里,日為奪色。士聞鉦鼓聲,皆褫氣不能授甲。凡旬六日,城陷。初,有詔購賊首而暴誅慶宗狀。祿山入陳留,見詔書,拊膺大哭曰:「我何罪!吾子亦何罪,乃殺之!」即大恚憤,殺陳留降者萬人以逞,血流成川,斬介然於軍門。以偽將李廷望為節度使,守陳留。

祿山已拔陳留,則鼓而前,無敢亢。中宿攻滎陽,太守崔無诐率眾乘城,聞師噪,自隊如雨,無诐與官屬皆死賊手。以偽將武令珣戍焉。

無詖[编辑]

無詖者,本韋后外家,博陵舊望也。始,無詖娶蕭至忠女,至忠敗,被貶。久乃為益州司馬。素善楊國忠,既用事,引為少府監,守滎陽。有詔贈禮部尚書,謚曰毅勇。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