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的舊話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我病中想寻几句好听的话来做新年的颂词,想来想去,觉得还是我在第二十二期和二十八期上两次申说的一段旧话,最合用,最可以代表我们在这个时候的希望。所以我很郑重的第三次(一字不改的)向全国人士提出这些旧话,祝大家的新年

  (1)武力统一是绝对不可能的,做这种迷梦的是中国的公贼!

  (2)宪法是将来的政治工具,此时决不能单靠宪法来统一的。

  (3)大革命——民主主义的大革命——是一时不会实现的——希望用大革命来统一,也是画饼不能充饥。

  (4)私人的接洽,代表的往来,信使的疏通,都是不负责任的,都是鬼鬼祟祟的行为。道理上这种办法是不正当的,事实上这种办法是很困难的。分裂可用此法,卖国可用此法,谋统一不可用此法。

  (5)在今日的唯一正当而且便利的方法是从速召集一个各省会议,聚各省的全权代表于一堂,大家把袖子里把戏都掇出来,公开的讨论究竟我们为什么不能统一,公开的议决一个实现统一的办法。

  (原载1922年12月31日《努力周报》第3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