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樂府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新樂府
作者:白居易 唐朝
序曰:凡九千二百五十二言,斷為五十篇。篇無定句,句無定字,系于意,不系于文。首句標其目,卒章顯其志,詩三百之義也。其辭質而徑,欲見之者易諭也。其言直而切,欲聞之者深誡也。其事核而實,使采之者傳信也。其体順而肆,可以播于樂章歌曲也。總而言之,為君、為臣、為民、為物、為事而作,不為文而作也。元和四年,為左拾遺時作。七德舞,美拔亂,陳王業也。法曲,美列圣,正華聲也。二王後,明祖宗之意也。海漫漫,戒求仙也。立部伎,刺雅樂之替也。華原磬,刺樂工非其人也。上陽白髮人,愍怨曠也。胡旋女,戒近習也。新豐折臂翁,戒邊功也。太行路,借夫婦以諷君臣之不終也。司天台,引古以儆今也。捕蝗,刺長吏也。昆明春水滿,思王澤之廣被也。城鹽州,美圣謨而誚邊將也。道州民,美臣遇明主也。馴犀,感為政之難終也。五弦彈,惡鄭之奪雅也。蠻子朝,刺將驕而相備位也。驃國樂,欲王化之先邇后遠也。縛戎人,達窮民之情也。驪宮高,美天子重惜人之財力也。百鏈鏡,辨皇王鑒也。青石,激忠烈也。兩朱閣,刺佛寺浸多也。西涼伎,刺封疆之臣也。八駿圖,戒奇物,懲佚游也。澗底松,念寒俊也。牡丹芳,美天子憂農也。紅線毯,憂蚕桑之費也。杜陵叟,傷農夫之困也。繚綾,念女工之勞也。賣炭翁,苦官市也。母別子,刺新間舊也。陰山道,疾貪虜也。時世妝,警戒也。李夫人,鑒嬖惑也。陵園妾,怜幽閉也。鹽商婦,惡幸人也。杏為梁,刺居處奢也。井底引銀瓶,止淫奔也。官牛,諷執政也。紫毫筆,譏失職也。隋堤柳,憫亡國也。草茫茫,懲厚葬也。古冢狐,戒艷色也。黑潭龍,疾貪吏也。天可度,惡詐人也。秦吉了,哀冤民也。鴉九劍,思決壅也。采詩官,鑒前王亂亡之由也。

七德舞[编辑]

武德中,天子始作《秦王破陣樂》以歌太宗之功業。貞觀初,太宗重制《破陣樂舞圖》,詔魏徵、虞世南等為之歌詞,因名《七德舞》。自龍朔已后,詔郊廟享宴,皆先奏之。

七德舞,七德歌,傳自武德至元和。
元和小臣白居易、觀舞聽歌知樂意,樂終稽首陳其事。
太宗十八舉義兵,白旄黃鉞定兩京。
擒充戮竇四海清,二十有四功業成。
二十有九即帝位,三十有五致太平。
功成理定何神速?速在推心置人腹。
亡卒遺骸散帛收,貞觀初,詔收天下陣死骸骨,致祭而瘞埋之,尋又散帛以求之也。
饑人賣子分金贖。貞觀二年大饑,人有鬻男女者。詔出御府金帛盡贖之,還其父母。
魏徵夢見天子泣,魏徵疾亟,太宗夢与徵別,既寤,流涕。是夕徵卒。故御親制碑云:昔殷宗得良弼于夢中,今朕失賢臣于覺後。
張謹哀聞辰日哭。張公謹卒,太宗為之舉哀。有司奏曰:在辰,陰陽所忌,不可哭。上曰:君臣義重,父子之情也。情發于中,安知辰日?遂哭之慟。
怨女三千放出宮,太宗嘗謂侍臣曰:婦人幽閉深宮,情實可愍,今將出之,任求伉儷。于是令左丞戴胄、給事中杜正倫于掖庭宮西門,揀出數千人,盡放歸。
死囚四百來歸獄。貞觀六年,親錄囚徒死罪者三百九十,放歸家,令明年秋來就刑。應期畢至,詔悉原之。
剪須燒藥賜功臣,李績嗚咽思殺身。李績嘗疾,醫云:得龍須灰,方可療之。太宗自剪須燒灰賜之,服訖而愈。績叩頭泣涕而謝。
含血吮瘡撫戰士,思摩奮呼乞效死。李思摩嘗中矢,太宗親為吮血。
則知不獨善戰善乘時,以心感人人心歸。
來一百九十載,天下至今歌舞之。
歌七德,舞七德,聖人有垂無極。
豈徒耀神武,豈徒誇聖文,
太宗意在陳王業,王業艱難示子孫。

法曲[编辑]

法曲法曲歌大定,積德重熙有余慶,永徽之人舞而咏。永徽之時,有貞觀之遺風,故高宗制《一戎大定》樂曲也。
法曲法曲舞霓裳,政和世理音洋洋,開元之人樂且康。《霓裳羽衣曲》起于開元,盛于天寶也。
法曲法曲歌堂堂,堂堂之慶垂無疆。
中宗肅宗复鴻業,唐祚中興万万葉。永隆元年,太常丞李嗣貞善審音律,能知興衰,云:近者樂府有《堂堂》之曲,再言之者,唐祚再興之兆。
法曲法曲合夷歌,夷聲邪亂華聲和。
以亂干和天寶末,明年胡塵犯宮闕。法曲雖似失雅音,蓋諸夏之聲也,故歷朝行焉。玄宗雖雅好度曲,然未嘗使蕃漢雜奏。天寶十三載,始詔道調法曲与胡部新聲合作,識者深异之。明年冬,而安祿山反也。
乃知法曲本華風,苟能審音与政通。
一從胡曲相參錯,不辨興衰与哀樂。
愿求牙曠正華音,不令夷夏相交侵。

二王後[编辑]

二王後,彼何人?
介公酅公為國賓,周武隋文之子孫。
古人有言天下者,非是一人之天下。
周亡天下傳于隋,隋人失之唐得之。
唐興十葉歲二百,介公酅公世為客。
明堂太廟朝享時,引居賓位備威儀。
備威儀,助郊祭,高祖太宗之遺制。
不獨興滅國,不獨繼絕世。
欲令嗣位守文君,亡國之孫取為戒。

海漫漫[编辑]

海漫漫,直下無底旁無邊。
云濤煙浪最深處,人傳中有三神山。
山上多生不死藥,服之羽化為天仙。
秦皇漢武信此語,方士年年采藥去。
蓬萊今古但聞名,煙水茫茫無覓處。
海漫漫,風浩浩,眼穿不見蓬萊島。
不見蓬萊不敢歸,童男髫女舟中老。
徐福文成多誑誕,上元太一虛祈禱。
君看驪山頂上茂陵頭,畢竟悲風吹蔓草。
何況玄元圣祖五千言,不言藥,不言仙,不言白日升青天。

立部伎[编辑]

太常選坐部伎無性識者,退入立部伎。又選立部伎絕無性識者,退入雅樂部。則雅聲可知矣!

立部伎,鼓笛喧。
舞雙劍,跳七丸。
裊巨索,掉長竿。
太常部伎有等級,堂上者坐堂下立。
堂上坐部笙歌清,堂下立部鼓笛鳴。
笙歌一聲眾側耳,鼓笛万曲無人听。
立部賤,坐部貴。
坐部退為立部伎,擊鼓吹笙和雜戲。
立部又退何所任?始就樂懸操雅音。
雅音替壞一至此,長令爾輩調宮徵。
圓丘後土郊祀時,言將此樂感神祗。
欲望鳳來百獸舞,何异北轅將適楚?
工師愚賤安足雲,太常三卿爾何人?

華原磬[编辑]

天寶中,始廢泗濱磬,用華原石代之。詢諸磬人,則曰:故老云:泗濱磬下調不能和,得華原石考之乃和,由是不改。

華原磬,華原磬,古人不听今人听。
泗濱石,泗濱石,今人不擊古人擊。
今人古人何不同?用之舍之由樂工。
樂工雖在耳如壁,不分清濁即為聾。
梨園弟子調律呂,知有新聲不如古。
古稱浮磬出泗濱,立辨致死聲感人。
宮懸一听華原石,君心遂忘封疆臣。
果然胡寇從燕起,武臣少肯封疆死。
始知樂与時政通,豈听鏗鏘而已矣。
磬襄入海去不歸,長安市為樂師。
華原磬与泗濱石,清濁兩誰得知?

上陽白髮人[编辑]

天寶五載已後,楊貴妃專寵,後宮人無復進幸矣。六宮有美色者,輒置別所,上陽是其一也。貞元中尚存焉。

上陽人,紅顏暗老白髮新。
綠衣監使守宮門,一閉上陽多少春。
玄宗末歲初選入,入時十六今六十。
同時采擇百餘人,零落年深殘此身。
憶昔吞悲別親族,扶入車中不教哭。
皆雲入內便承恩,臉似芙蓉胸似玉。
未容君王得見面,已被楊妃遙側目。
妒令潛配上陽宮,一生遂向空房宿。
秋夜長,夜長無寐天不明。
耿耿殘燈背壁影,蕭蕭暗雨打窗聲。
春日遲,日遲獨坐天難暮。
宮鶯百囀愁厭聞,梁燕雙棲老休妒。
鶯歸燕去長悄然,春往秋來不記年。
唯向深宮望明月,東西四五百回圓。
今日宮中年最老,大家遙賜尚書號。
小頭鞋履窄衣裳,青黛點眉眉細長。
外人不見見應笑,天寶末年時世妝。
上陽人,苦最多。
少亦苦,老亦苦。少苦老苦兩如何?
君不見昔時呂向《美人賦》,天寶末,有密采艷色者,當時號花鳥使。呂向獻
《美人賦》以諷之。

又不見今日上陽白髮歌!

胡旋女[编辑]

天寶末,康居國獻之。

胡旋女,胡旋女。
心應弦,手應鼓。
弦鼓一聲雙袖舉,回雪飄搖轉蓬舞。
左旋右轉不知疲,千匝萬周無已時。
人間物類無可比,奔車輪緩旋風遲。
曲終再拜謝天子,天子為之微啟齒。
胡旋女,出康居,徒勞東來萬里余。
中原自有胡旋者,鬥妙爭能爾不如。
天寶季年時欲變,臣妾人人學圜轉。
中有太真外祿山,二人最道能胡旋。
梨花園中冊作妃,金雞障下養為兒。
祿山胡旋迷君眼,兵過黃河疑未反。
貴妃胡旋惑君心,死棄馬嵬念更深。
從茲地軸天維轉,五十年來制不禁。
胡旋女,莫空舞,數唱此歌悟明主。

新豐折臂翁[编辑]

新豐老翁八十八,頭鬢眉鬚皆似雪。
玄孫扶向店前行,左臂憑肩右臂折。
問翁臂折來幾年,兼問致折何因緣。
翁云貫屬新豐縣,生逢聖代無征戰。
慣听梨園歌管聲,不識旗槍與弓箭。
無何天寶大征兵,戶有三丁點一丁。
點得驅將何處去?五月萬里雲南行。
聞道雲南有水,椒花落時瘴煙起。
大軍徒涉水如湯,未過十人二三死
村南村北哭聲哀,兒別爺娘夫別妻。
皆云前后征蠻者,千萬人行無一回。
是時翁年二十四,兵部牒中有名字。
夜深不敢使人知,偷將大石錘折臂。
張弓簸旗俱不堪,從茲始免征雲南。
骨碎筋傷非不苦,且圖揀退歸鄉土。
此臂折來六十年,一肢雖廢一身全。
至今風雨陰寒夜,直到天明痛不眠。
痛不眠,終不悔,且喜老身今獨在
不然當時水頭,身死魂骨不收。
應作雲南望鄉鬼,萬人冢上哭呦呦。雲南有萬人冢,即鮮于仲通、李宓曾覆軍之所也。
老人言,君听取。
君不聞開元宰相宋開府,不賞邊功防黷武?開元初,突厥數寇邊,時天武軍牙將郝靈荃出使,因引鐵勒回鶻部落,斬突厥默啜,獻首于闕下,自謂有不世之功。時宋璟為相,以天子少年好武,恐徼功者生心,痛抑其賞。逾年,始授郎將。靈荃遂慟哭嘔血而死也。
又不聞天寶宰相楊國忠,欲求恩幸立邊功?
邊功未立生人怨,請問新豐折臂翁!天寶末,楊國忠為相,重結閣羅鳳之役,募人討之,前后發二十餘萬眾,去無返者。又捉人連枷赴役,天下怨哭,人不聊生,故祿山得乘人心而盜天下。元和初,折臂翁猶存,因備歌之。

太行路[编辑]

太行之路能摧車,若比人心是坦途。
巫峽之水能覆舟,若比人心是安流。
人心好惡苦不常,好生毛羽惡生瘡。
與君結髮未五載,豈期牛女為參商。
古稱色衰相棄背,當時美人猶怨悔。
何況如今鸞鏡中,妾顏未改君心改。
為君熏衣裳,君聞蘭麝不馨香。
為君盛容飾,君看金翠無顏色。
行路難,難重陳。
人生莫作婦人身,百年苦樂由他人。
行路難,難於山,險於水。
不獨人間夫與妻,近代君臣亦如此。
君不見:
左納言,右納史。朝承恩,暮賜死。
行路難,
不在山,不在水,只在人反覆間!

司天臺[编辑]

司天臺,仰觀俯察天人際。
羲和死來職事廢,官不求賢取藝。
昔聞西漢元成間,上下替謫見天。
北辰微暗少光色,四星煌煌如火赤。
耀芒角射三臺,上臺半滅中臺坼。
是時非無太史官,眼見心知不敢言。
明朝趨入明光殿,唯奏慶雲壽星見。
天文時變兩如斯,九重天子不得知。
不得知,安用臺高百尺為?

捕蝗[编辑]

捕蝗捕蝗誰家子?天熱日長饑欲死。
興元兵久傷陰陽,和气蠱蠹化為蝗。
始自兩河及三輔,荐食如蚕飛似雨。
雨飛蚕食千里間,不見青苗空赤土。
河南長吏言憂農,課人晝夜捕蝗虫。
是時粟斗錢三百,蝗虫之价与粟同。
捕蝗捕蝗竟何利?徒使饑人重勞費。
一虫雖死百虫來,豈將人力競天災。
我聞古之良吏有善政,以政驅蝗蝗出境。
又聞貞觀之初道欲昌,文皇仰天吞一蝗。
一人有慶兆民賴,是歲雖蝗不為害。貞觀二年,太宗吞蝗虫,事見《貞觀實錄》。

昆明春水滿[编辑]

昆明春,昆明春,春池岸古春流新。
影浸南山青滉瀁,波沈西日紅奫淪。
往年因旱池枯竭,龜尾曳涂魚煦沫。
詔開八水注恩波,千介萬鱗同日活。
今來淨淥水照天,游魚撥撥蓮田田。
洲香杜若抽心短,沙暖鴛鴦舖翅眠。
動植飛沉皆遂性,皇澤如春無不被。
漁者乃豐网罟資,貧人又獲菰蒲利。
詔以昆明近帝城,官家不得收其徵。
菰蒲無租魚無稅,近水之人感君惠。
感君惠,獨何人?
吾聞率土皆王民,遠民何疏近何親?
愿推此惠及天下,無遠無近同欣欣。
吳興山中罷榷茗,鄱陽坑里休銀。
天涯地角無禁利,熙熙同似昆明春。

城鹽州[编辑]

貞元壬申歲,特詔城之。


城鹽州,城鹽州,城在五原原上頭。
蕃東節度缽闡布,忽見新城當要路。
金鳥飛傳贊普聞,建牙傳箭集群臣。
君臣赭面有憂色,皆言勿謂唐無人。
自筑鹽州十餘載,左衽氈裘不犯塞。
晝牧牛羊夜捉生,長去新城百里外。
諸邊急警勞戍人,唯此一道無煙塵。
靈夏潛安誰复辨,秦原暗通何處見?
鄜州驛路好馬來,長安藥肆黃蓍賤。
城鹽州,鹽州未城天子憂。
德宗按圖自定計,非關將略與廟謀。
吾聞高宗中宗世,北虜猖狂最難制。
韓公創筑受降城,三城鼎峙屯漢兵。
東西亙絕數千里,耳冷不聞胡馬聲。
如今邊將非無策,心笑韓公筑城壁。
相看養寇為身謀,各握強兵固恩澤。
愿分今日邊將恩,褒贈韓公封子孫。
誰能將此鹽州曲,翻作歌詞聞至尊?

道州民[编辑]

道州民,多侏儒,長者不過三尺餘。
市作矮奴年進送,號為道州任土貢。
任土貢,宁若斯?
不聞使人生別离,老翁哭孫母哭兒。
一自陽城來守郡,不進矮奴頻詔問。
城云臣按六典書,任土貢有不貢無。
道州水土所生者,只有矮民無矮奴。
吾君感悟璽書下,歲貢矮奴宜悉罷。
道州民,老者幼者何欣欣。
父兄子弟始相保,從此得作良人身。
道州民,
民到於今受其賜,欲說使君先下淚。
仍恐兒孫忘使君,生男多以陽為字。

馴犀[编辑]

貞元丙子歲,南海進馴犀,詔納苑中。至十三年冬,大寒,馴犀死矣。


馴犀馴犀通天犀,軀貌駭人角駭雞。
海蠻聞有明天子,軀犀乘傳來萬里。
一朝得謁大明宮,歡呼拜舞自論功。
五年馴養始堪獻,六譯語言方得通。
上嘉人獸俱來遠,蠻館四方犀入苑。
秣以瑤芻鎖以金,故鄉迢遞君門深。
海鳥不知鐘鼓樂,池魚空結江湖心。
馴犀生處南方熱,秋無白露冬無雪。
一入上林三四年,又逢今歲苦寒月。
飲冰臥霰苦蜷跼,角骨凍傷鱗甲縮。
馴犀死,蠻兒啼,向闕再拜顏色低。
奏乞生歸本國去,恐身凍死似馴犀。
君不見,建中初,馴象生還放林邑?建中元年,詔盡出苑中馴象,放歸南方也。
君不見,貞元末,馴犀凍死蠻兒泣?
所嗟建中異貞元,象生犀死何足言。

五弦彈[编辑]

五弦彈,五弦彈,听者傾耳心寥寥。
趙璧知君入骨愛,五弦一一為君調。
第一第二弦索索,秋風拂松疏韻落。
第三第四弦泠泠,夜鶴憶子籠中鳴。
第五弦聲最掩抑,隴水凍咽流不得。
五弦并奏君試听,凄凄切切复錚錚。
鐵擊珊瑚一兩曲,冰瀉玉盤千万聲。
殺聲入耳膚血寒,慘气中人肌骨酸。
曲終聲盡欲半日,四坐相對愁無言。
座中有一遠方士,唧唧咨咨聲不已。
自歎今朝初得聞,始知孤負平生耳。
唯憂趙璧白髮生,老死人間無此聲。
遠方士,
爾听五弦信為美,吾聞正始之音不如是。
正始之音其若何?朱弦疏越清廟歌。
一彈一唱再三歎,曲淡節稀聲不多。
融融曳曳召元气,听之不覺心平和。
人情重今多賤古,古琴有弦人不撫。
更從趙璧藝成來,二十五弦不如五。

蠻子朝[编辑]

蠻子朝,泛皮船兮渡繩橋,來自巂州道路遙。
入界先經蜀川過,蜀將收功先表賀。
臣聞雲南六詔蠻,東連牂牁西連蕃。
六詔星居初瑣碎,合為一詔漸強大。
開元皇帝雖聖神,唯蠻倔強不來賓。
鮮于仲通六萬卒,征蠻一陣全軍沒。
至今西洱河岸邊,箭孔刀痕滿枯骨。天寶十三載,鮮于仲通統兵六萬,討云南王閣羅鳳于西洱河,全軍覆沒也。
誰知今日慕華風,不勞一人蠻自通。
誠由陛下休明德,亦賴微臣誘諭功。
德宗省表知如此,笑令中使迎蠻子。
蠻子導從者誰何?摩挲俗羽雙隈伽。
清平官持赤藤杖,大將軍系金呿嗟。
異牟尋男尋閣勸,特敕召對延英殿。
上心貴在怀遠蠻,引臨玉座近天顏。
冕旒不垂親勞徠,賜衣賜食移時對。
移時對,不可得,大臣相看有羡色。
可怜宰相拖紫佩金章,朝日唯聞對一刻。

驃國樂[编辑]

貞元十七年來獻之。

驃國樂,驃國樂,出自大海西南角。
雍羌之子舒難陀,來獻南音奉正朔。
德宗立仗御紫庭,黈纊不塞為爾听。
玉螺一吹椎髻聳,銅鼓千擊文身踊。
珠纓炫轉星宿搖,花鬘斗藪龍蛇動。
曲終王子啟聖人,臣父愿為唐外臣。
左右歡呼何翕習,皆尊德廣之所及。
須臾百辟詣閣門,俯伏拜表賀至尊。
伏見驃人獻新樂,請書國史傳子孫。
時有擊壤老農父,暗測君心閒獨語。
聞君政化甚聖明,欲感人心致太平。
感人在近不在遠,太平由實非由聲。
觀身理國國可濟,君如心兮民如体。
体生疾苦心憯凄,民得和平君愷悌。
貞元之民若未安,驃樂雖聞君不歡。
貞元之民苟無病,驃樂不來君亦聖。
驃樂驃樂徒喧喧,不如聞此芻蕘言!

縛戎人[编辑]

縛戎人,縛戎人,耳穿面破驅入秦。
天子矜怜不忍殺,詔徙東南吳與越。
黃衣小使錄姓名,領出長安乘遞行。
身被金瘡面多瘠,扶病徒行日一驛。
朝餐饑渴費杯盤,夜臥腥臊污床席。
忽逢江水憶交河,垂手齊聲嗚咽歌。
其中一虜語諸虜,爾苦非多我苦多。
同伴行人因借問,欲說喉中气憤憤。
自云鄉本涼原,大歷年中沒落蕃。
一落蕃中四十載,遣著皮裘系毛帶。
唯許正朝服漢儀,斂衣整巾潛淚垂。
誓心密定歸鄉計,不使蕃中妻子知。有李如暹者,蓬子將軍之子也。嘗沒蕃中,自云:蕃法,唯正歲一日,許唐人之沒蕃者,服唐衣冠,由是悲不自胜,遂密定歸計也。
暗思幸有殘筋力,更恐年衰歸不得。
蕃候嚴兵鳥不飛,脫身冒死奔逃歸。
晝伏宵行經大漠,云陰月黑風沙惡。
惊藏青冢寒草疏,偷渡黃河夜冰薄。
忽聞漢軍鼙鼓聲,路傍走出再拜迎。
游騎不听能漢語,將軍遂縛作蕃生。
配向江南卑濕地,定無存恤空防備。
念此吞聲仰訴天,若為辛苦度殘年!
涼原鄉井不得見,胡地妻兒虛棄捐。
沒蕃被囚思漢土,歸漢被劫為蕃虜。
早知如此悔歸來,兩地宁如一處苦?
縛戎人,戎人之中我苦辛。
自古此冤應未有,漢心漢語吐蕃身。

驪宮高[编辑]

高高驪山上有宮,朱樓紫殿三四重。
遲遲兮春日,玉甃暖兮溫泉溢。
裊裊兮秋風,山蟬鳴兮宮樹紅。
翠華不來歲月久,牆有衣兮瓦有松。
吾君在位已五載,何不一幸乎其中?
西去都門几多地,吾君不游有深意。
一人出兮不容易,六宮從兮百司備。
八十一車千萬騎,朝有宴飫暮有賜。
中人之產數百家,未足充君一日費。
吾君修己人不知,不自逸兮不自嬉。
吾君愛人人不識,不傷財兮不傷力。
驪宮高兮高入雲,君之來兮為一身,君之不來兮為萬人。

百鏈鏡[编辑]

百鏈鏡,熔範非常規,日辰處所靈且
江心波上舟中鑄,五月五日日午時。
瓊粉金膏磨瑩已,化為一片秋潭水。
鏡成將獻蓬萊宮,楊州長吏手自封
人間臣妾不合照,背有九五飛天龍。
人人呼為天子鏡,我有一言聞太宗。
太宗常以人為鏡,鑒古鑒今不鑒容。
四海安危居掌內,百王治亂懸心中。
乃知天子別有鏡,不是楊州百鏈銅。

青石[编辑]

青石出自藍田山,兼車運載來長安。
工人磨琢欲何用?石不能言我代言。
不愿作人家墓前神道碣,墳土未干名已滅。
不愿作官家道旁德政碑,不鐫實錄鐫虛辭。
愿為顏氏段氏碑,雕鏤太尉与太師。
刻此兩片堅貞質,狀彼二人忠烈姿。
義心若石屹不轉,死節名流确不移。
如觀奮擊朱泚日,似見叱呵希烈時。
各於其上題名謚,一置高山一沉水。
陵谷雖遷碑獨存,骨化為塵名不死。
長使不忠不烈臣,觀碑改節慕為人。
慕為人,勸事君。

兩朱閣[编辑]

兩朱閣,南北相對起。
借問何人家?貞元雙帝子。
帝子吹簫雙得仙,五雲飄搖上天。
第宅亭台不將去,化為佛寺在人間。
妝閣妓樓何寂靜,柳似舞腰池似鏡。
花落黃昏悄悄時,不聞歌吹聞鐘罄。
寺門敕榜金字書,尼院佛庭寬有餘。
青苔明月多閒地,比屋疲人無處居。
憶昨平陽宅初置,吞并平人几家地?
仙去雙雙作梵宮,漸恐人間盡為寺。

西涼伎[编辑]

西涼伎,假面胡人假獅子。
刻木為頭絲作尾,金鍍眼睛銀貼齒。
奮迅毛衣擺雙耳,如從流沙來萬里。
紫髯深目兩胡兒,鼓舞跳粱前致辭。
應似涼州未陷日,安西都護進來時。
須臾云得新消息,安西路絕歸不得。
泣向獅子涕雙垂,涼州陷沒知不知?
獅子回頭向西望,哀吼一聲觀者悲。
貞元邊將愛此曲,醉坐笑看看不足。
享賓犒士宴三軍,獅子胡兒長在目。
有一征夫年七十,見弄涼州低面泣。
泣罷斂手白將軍,主憂臣辱昔所聞。
自從天寶兵戈起,犬戎日夜吞西鄙。
涼州陷來四十年,河隴侵將七千里。
平時安西萬里疆,今日邊防在鳳翔。平時開遠門外立堠,云去安西九千九百里,以示戍人,不為萬里行,其實就盈數也。今蕃漢使往來,悉在隴州交易也。
緣邊空屯十萬卒,飽食溫衣閒過日。
遺民腸斷在涼州,將卒相看無意收。
天子每思長痛惜,將軍欲說合慚羞。
奈何仍看西涼伎,取笑資歡無所愧!
縱無智力未能收,忍取西涼弄為戲?

八駿圖[编辑]

穆王八駿天馬駒,後人愛之寫為圖。
背如龍兮頸如,骨聳筋高
日行萬里如飛,穆王獨乘何所之。
四荒八極踏欲遍,三十二蹄無歇時。
屬車軸折趁不及,黃屋草生棄若遺。
瑤池西赴王母宴,七廟經年不親薦。
璧臺南與盛姬遊,明堂不復朝諸侯。
白雲黃竹歌聲動,一人荒樂萬人愁。
周從后稷至文武,積德累功世勤苦。
豈知才及代孫,心輕王業如灰土。
由來尤物不在大,能蕩君心則為害。
文帝卻之不肯乘,千里馬去漢道興。
穆王得之不為戒,八駿駒來周室壞。
至今此物稱珍,不知房星之精下為怪。
八駿圖,君莫愛。

澗底松[编辑]

有松百尺大十圍,生在澗底寒且卑。
澗深山險人路絕,老死不逢工度之。
天子明堂欠梁木,此求彼有兩不知。
誰喻蒼蒼造物意,但与之材不与地。
金張世祿原憲貧,牛衣寒賤貂蟬貴。
貂蟬与牛衣,高下雖有殊。
高者未必賢,下者未必愚。
君不見沉沉海底生珊瑚。
歷歷天上种白榆。

牡丹芳[编辑]

牡丹芳,牡丹芳,黃金蕊綻紅玉房。
千片赤英霞爛爛,百枝絳點燈煌煌。
照地初開錦繡段,當風不結蘭麝囊。
仙人琪樹白無色,王母桃花小不香。
宿露輕盈泛紫艷,朝陽照耀生紅光。
紅紫二色間深淺,向背萬態隨低昂。
映葉多情隱羞面,臥叢無力含醉妝。
低嬌笑容疑掩口,凝思怨人如斷腸。
濃姿貴彩信奇絕,雜卉亂花無比方。
石竹金錢何細碎,芙蓉芍藥苦尋常。
遂使王公与卿士,游花冠蓋日相望。
庳車軟輿貴公主,香衫細馬豪家郎。
衛公宅靜閉東院,西明寺深開北廊。
戲蝶雙舞看人久,殘鶯一聲春日長。
共愁日照芳難駐,仍張帷幕垂陰涼。
花開花落二十日,一城之人皆若狂。
三代以還文胜質,人心重華不重實。
重華直至牡丹芳,其來有漸非今日。
元和天子憂農桑,恤下動天天降祥。
去歲嘉禾生九穗,田中寂寞無人至。
今年瑞麥分兩岐,君心獨喜無人知。
無人知,可歎息。
我愿暫求造化力,減卻牡丹妖艷色。
少回卿士愛花心,同似吾君憂稼穡。

紅線毯[编辑]

紅線毯,擇茧繅絲清水煮,揀絲練線紅藍染。
染為紅線紅於藍,織作披香殿上毯。
披香殿廣十丈餘,紅線織成可殿舖。
彩絲茸茸香拂拂,線軟花虛不胜物。
美人踏上歌舞來,羅襪繡鞋隨步沒。
太原毯澀毳縷硬,蜀都褥薄錦花冷。
不如此毯溫且柔,年年十月來宣州。
宣城太守加樣織,自謂為臣能竭力。
百夫同擔進宮中,線厚絲多卷不得。
宣城太守知不知?一丈毯,千兩絲!
地不知寒人要暖,少奪人衣作地衣。貞元中,宣州進開樣加絲毯。

杜陵叟[编辑]

杜陵叟,杜陵居,歲种薄田一頃餘。
三月無雨旱風起,麥苗不秀多黃死。
九月降霜秋早寒,禾穗未熟皆青干。
長吏明知不申破,急斂暴征求考課。
典桑賣地納官租,明年衣食將何如?
剝我身上帛,奪我口中粟。
虐人害物即豺狼,何必鉤爪鋸牙食人肉!
不知何人奏皇帝,帝心惻隱知人弊。
白麻紙上書德音,京畿盡放今年稅。
昨日里胥方到門,手持敕牒榜鄉村。
十家租稅九家畢,虛受吾君蠲免恩。

繚綾[编辑]

繚綾繚綾何所似?不似羅綃与紈綺。
應似天台山上月明前,四十五尺瀑布泉。
中有文章又奇絕,地舖白煙花簇雪。
織者何人衣者誰?越溪寒女漢宮姬。
去年中使宣口敕,天上取樣人間織。
織為雲外秋雁行,染作江南春水色。
廣裁衫袖長制裙,金斗熨波刀剪紋。
异彩奇文相隱映,轉側看花花不定。
昭陽舞人恩正深,春衣一對直千金。
汗沾粉污不再著,曳土踏泥無惜心。
繚綾織成費功績,莫比尋常繒与帛。
絲細繰多女手疼,扎扎千聲不盈尺。
昭陽殿里歌舞人,若見織時應也惜。

賣炭翁[编辑]

賣炭翁,伐薪燒炭南山中。
滿面塵灰煙火色,兩鬢蒼蒼十指黑。
賣炭得錢何所營?身上衣裳口中食。
可憐身上衣正單,心憂炭賤願天寒!
夜來城外一尺雪,曉駕炭車輾冰轍。
牛困人飢日已高,市南門外泥中歇。
翩翩兩騎來是誰?黃衣使者白衫兒。
手把文書口稱敕,迴車叱牛牽向北。
一車炭重千餘斤,宮使驅將惜不得!
半疋紅紗一丈綾,繫向牛頭充炭直!

母別子[编辑]

母別子,子別母,白日無光哭聲苦。
關西驃騎大將軍,去年破虜新策勳。
敕賜金錢二百萬,洛陽迎得如花人。
新人迎來舊人棄,掌上蓮花眼中刺。
迎新棄舊未足悲,悲在君家留兩兒。
一始扶行一初坐,坐啼行哭牽人衣。
以汝夫婦新燕婉,使我母子生別离。
不如林中烏与鵲,母不失雛雄伴雌。
應似園中桃李樹,花落隨風子在枝。
新人新人听我語,洛陽無限紅樓女。
但愿將軍重立功,更有新人胜於汝。

陰山道[编辑]

陰山道,陰山道,紇邏敦肥水泉好。
每至戎人送馬時,道旁千里無纖草。
草盡泉枯馬病羸,飛龍但印骨与皮。
五十匹縑易一匹,縑去馬來無了日。
養無所用去非宜,每歲死傷十六七。
縑絲不足女工苦,疏織短截充匹數。
藕絲蛛网三丈餘,回鶻訴稱無用處。
咸安公主號可敦,遠為可汗頻奏論。
元和二年下新敕,內出金帛酬馬直。
仍詔江淮馬价縑,從此不令疏短織。
合羅將軍呼萬歲,捧授金銀与縑彩。
誰知黠虜啟貪心,明年馬多來一倍。
縑漸好,馬漸多。陰山虜,奈爾何。

時世妝[编辑]

時世妝,時世妝,出自城中傳四方。
時世流行無遠近,腮不施朱面無粉。
烏膏注唇唇似泥,雙眉畫作八字低。
妍媸黑白失本態,妝成盡似含悲啼。
圓鬟鬢堆髻樣,斜紅不暈赭面狀。
昔聞被發伊川中,辛有見之知有戎。
元和妝梳君記取,髻堆面赭非華風。

李夫人[编辑]

漢武帝,初喪李夫人。
夫人病時不肯別,死後留得生前恩。
君恩不盡念不已,甘泉殿裏令寫真。
丹青畫出竟何益?不言不笑愁殺人。
又令方士合靈藥,玉釜煎鏈金爐焚。
九華帳深夜悄悄,反魂香降夫人魂。
夫人之魂在何許?香煙引到焚香處。
既來何苦不須臾?縹緲悠揚還滅去。
去何速兮來何遲?是耶非耶兩不知。
翠蛾仿佛平生貌,不似昭陽寢疾時。
魂之不來君心苦,魂之來兮君亦悲。
背燈隔帳不得語,安用暫來還見違。
傷心不獨漢武帝,自古及今皆若斯。
君不見穆王三日哭,重璧台前傷盛姬。
又不見泰陵一掬淚,馬嵬坡下念貴妃。
縱令妍姿艷質化為土,此恨長在無銷期。
生亦惑,死亦惑,尤物惑人忘不得。
人非木石皆有情,不如不遇傾城色。


陵園妾[编辑]

陵園妾,顏色如花命如葉。
命如葉薄將奈何?一奉寢宮年月多。
年月多,春愁秋思知何限?
青絲發落叢鬢疏,紅玉膚銷系裙縵。
憶昔宮中被妒猜,因讒得罪配陵來。
老母啼呼趁車別,中宮監送鎖門回。
山宮一閉無開日,未死此身不令出。
松門到曉月徘徊,柏城盡日風蕭瑟。
松門柏城幽閉深,聞蟬听燕感光陰。
眼看菊蕊重陽淚,手把梨花寒食心。
把花掩淚無人見,綠蕪牆繞青苔院。
四季徒支妝粉錢,三朝不識君王面。
遙想六宮奉至尊,宣徽雪夜浴堂春。
雨露之恩不及者,猶聞不啻三千人。
三千人,我爾君恩何厚薄?
愿令輪轉直陵園,三歲一來均苦樂。

鹽商婦[编辑]

鹽商婦,多金帛,不事田農与蚕績。
南北東西不失家,風水為鄉船作宅。
本是揚州小家女,嫁得西江大商客。
綠鬟富去金釵多,皓腕肥來銀釧窄。
前呼蒼頭後叱婢,問爾因何得如此?
婿作鹽商十五年,不屬州縣屬天子。
每年鹽利入官時,少入官家多入私。
官家利薄私家厚,鹽鐵尚書遠不知。
何況江頭魚米賤,紅膾黃橙香稻飯。
飽食濃妝倚柁樓,兩朵紅腮花欲綻。
鹽商婦,有幸嫁鹽商。
終朝美飯食,終歲好衣裳。
好衣美食有來處,亦須慚愧桑弘羊。
桑弘羊,死已久,不獨漢時今亦有。

杏為梁[编辑]

杏為梁,桂為柱,何人堂室李開府。
碧砌紅軒色未干,去年身歿今移主。
高其牆,大其門,誰家第宅盧將軍。
素泥朱板光未滅,今歲官收別賜人。
開府之堂將軍宅,造未成時頭已白。
逆旅重居逆旅中,心是主人身是客。
更有愚夫念身後,心雖甚長計非久。
窮奢极麗越規模,付子傳孫令保守。
莫教門外過客聞,撫掌回頭笑殺君。
君不見:馬家宅,尚猶存,宅門題作奉成園。
君不見:魏家宅,屬他人,詔贖賜還五代孫。元和四年,詔,特以官錢贖魏征胜業坊中舊宅,以還其後孫,用獎忠儉。
儉存奢失今在目,安用高牆圍大屋。

井底引銀瓶[编辑]

井底引銀瓶,銀瓶欲上絲繩絕。
石上磨玉簪,玉簪欲成中央折。
瓶沉簪折知奈何?似妾今朝與君別。
憶昔在家為女時,人言舉動有殊姿。
嬋娟兩鬢秋蟬翼,宛轉雙蛾遠山色。
笑隨戲伴後園中,此時與君未相識。
妾弄青梅憑短牆,君騎白馬傍垂楊。
牆頭馬上遙相顧,一見知君即斷腸。
知君斷腸共君語,君指南山松柏樹。
感君松柏化為心,闇合雙鬟逐君去。
到君家舍五六年,君家大人頻有言。
聘則為妻奔是妾,不堪主祀奉蘋蘩。
終知君家不可住,其奈出門無去處。
豈無父母在高堂?亦有親情滿故鄉。
潛來更不通消息,今日悲羞歸不得。
為君一日恩,誤妾百年身。
寄言癡小人家女,慎勿將身輕許人!

官牛[编辑]

官牛官牛駕官車,滻水岸邊般載沙。
一石沙,几斤重?朝載暮載將何用?
載向五門官道西,綠槐陰下舖沙堤。
昨來新拜右丞相,恐怕泥涂污馬蹄。
右丞相,馬蹄踏沙雖淨洁,牛領牽車欲流血。
右丞相,但能濟人治國調陰陽,官牛領穿亦無妨。

紫毫筆[编辑]

紫毫筆,尖如錐兮利如刀。
江南石上有老兔,吃竹飲泉生紫毫。
宣城之人采為筆,千萬毛中揀一毫。
毫雖輕,功甚重。
管勒工名充歲貢,君兮臣兮勿輕用。
勿輕用,將何如?
愿賜東西府御史,愿頒左右台起居。
搦管趨入黃金闕,抽毫立在白玉除。
臣有奸邪正衙奏,君有動言直筆書。
起居郎,侍御史,爾知紫毫不易致。
每歲宣城進筆時,紫毫之价如金貴。
慎勿空將彈失儀,慎勿空將錄制詞。

隋堤柳[编辑]

隋堤柳,歲久年深盡衰朽。
風飄飄兮雨蕭蕭,三株兩株汴河口。
老枝病葉愁殺人,曾經大業年中春。
大業年中煬天子,种柳成行夾流水。
西自黃河東至淮,綠陰一千三百里。
大業末年春暮月,柳色如煙絮如雪。
南幸江都恣佚游,應將此柳系龍舟。
紫髯郎將護錦纜,青娥御史直迷樓。
海內財力此時竭,舟中歌笑何日休?
上荒下困勢不久,宗社之危如綴旒。
煬天子,自言福祚長無窮,豈知皇子封酅公。
龍舟未過彭城閣,義旗已入長安宮。
蕭牆禍生人事變,晏駕不得歸秦中。
土墳數尺何處葬?吳公台下多悲風。
二百年來汴河路,沙草和煙朝复暮。
後王何以鑒前王?請看隋堤亡國樹。

草茫茫[编辑]

草茫茫,土蒼蒼。
蒼蒼茫茫在何處?驪山腳下秦皇墓。
墓中下涸二重泉,當時自以為深固。
下流水銀象江海,上綴珠光作烏兔。
別為天地於其間,擬將富貴隨身去。
一朝盜掘墳陵破,龍槨神堂三月火。
可怜寶玉歸人間,暫借泉中買身禍。
奢者狼籍儉者安,一凶一吉在眼前。
憑君回首向南望,漢文葬在灞陵原。

古冢狐[编辑]

古冢狐,妖且老,化為婦人顏色好。
頭變雲鬟面變妝,大尾曳作長紅裳。
徐徐行傍荒村路,日欲暮時人靜處。
或歌或舞或悲啼,翠眉不舉花顏低。
忽然一笑千萬態,見者十人八九迷。
假色迷人猶若是,真色迷人應過此。
彼真此假俱迷人,人心惡假貴重真。
狐假女妖害猶淺,一朝一夕迷人眼。
女為狐媚害即深,日長月長溺人心。
何況褒妲之色善蠱惑,能喪人家覆人國。
君看為害淺深間,豈將假色同真色。

黑潭龍[编辑]

黑潭水深黑如墨,傳有神龍人不識。
潭上駕屋官立祠,龍不能神人神之。
丰凶水旱与疾疫,鄉里皆言龍所為。
家家養豚漉清酒,朝祈暮賽依巫口。
神之來兮風飄飄,紙錢動兮錦傘搖。
神之去兮風亦靜,香火滅兮杯盆冷。
肉堆潭岸石,酒潑廟前草。
不知龍神享几多,林鼠山狐長醉飽。
狐何幸?豚何辜?年年殺豚將喂狐。
狐假龍神食豚盡,九重泉底龍知無?

天可度[编辑]

天可度,地可量,唯有人心不可防。
但見丹誠赤如血,誰知偽言巧似簧。
勸君掩鼻君莫掩,使君夫婦為參商。
勸君掇蜂君莫掇,使君父子成豺狼。
海底魚兮天上鳥,高可射兮深可釣。
唯有人心相對時,咫尺之間不能料。
君不見李義府之輩笑欣欣,笑中有刀潛殺人。
陰陽神變皆可測,不測人間笑是瞋。

秦吉了[编辑]

秦吉了,出南中,彩毛青黑花頸紅。
耳聰心慧舌端巧,鳥語人言無不通。
昨日長爪鳶,今朝大嘴鳥。
鳶捎乳燕一窠覆,烏琢母雞雙眼枯。
雞號墮地燕惊去,然後拾卵攫其雛。
豈無雕与鶚?嗉中肉飽不肯搏。
亦有鸞鶴群,閒立揚高如不聞。
秦吉了,人云爾是能言鳥,豈不見雞燕之冤苦?
吾聞鳳凰百鳥主,爾竟不為鳳凰之前致一言,安用噪噪閒言語。

鴉九劍[编辑]

歐冶子死千年後,精靈暗授張鴉九。
鴉九鑄劍吳山中,天与日時神借功。
金鐵騰精火翻焰,踊躍求為鏌琊劍。
劍成未試十餘年,有客持金買一觀。
誰知閉匣長思用,三尺青蛇不肯蟠。
客有心,劍無口,客代劍言告鴉九。
君勿矜我玉可切,君勿夸我鐘可刜。
不如持我決浮雲,無令漫漫蔽白日。
為君使無私之光及萬物,蟄虫昭蘇萌草出。

采詩官[编辑]

采詩官,采詩听歌導人言。
言者無罪聞者誡,下流上通上下泰。
周滅秦興至隋氏,十代采詩官不置。
郊廟登歌贊君美,樂府艷詞悅君意。
若求興諭規刺言,萬句千章無一字。
不是章句無規刺,漸及朝廷絕諷議。
諍臣杜口為冗員,諫鼓高懸作虛器。
一人負扆常端默,百辟入門兩自媚。
夕郎所賀皆德音,春官每奏唯祥瑞。
君之堂兮千里遠,君之門兮九重閉。
君耳唯聞堂上言,君眼不見門前事。
貪吏害民無所忌,奸臣蔽君無所畏。
君不見厲王胡亥之末年,群臣有利君無利。
君兮君兮愿听此,欲開壅蔽達人情,先向歌詩求諷刺。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