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說/第十二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十一節 新民說
第十二節
作者:梁啟超
第十三節

第十二節 論自尊[编辑]

日本大教育家福澤諭吉之訓學者也,標提「獨立自尊」一語,以為德育最大綱領。夫自尊何以謂之德?自也者,國民之一分子也。自尊所以尊國民故。自也者,人道之一阿屯也,自尊所以尊人道故。


西哲有言:「人各立於自所欲立之地。」吉田松陰曰:「士生今日,欲為蒲柳,斯蒲柳矣。欲為松柏,斯松柏矣。」吾以為欲為松柏者,果能為松柏與否,吾不敢言。若夫欲為蒲柳者,而能進於松柏,吾未之聞也。孟子曰:「有是四端,而自謂不能者,自賊者也。」又曰:「自暴者不可與有言也,自棄者不可以有為也。」夫自賊、自暴、自棄之反面,則自尊是也!是以君子貴自尊。


悲哉!吾中國人無自尊性質也。簪纓何物,以一鉤金塞其帽頂,則腳靴手版,磕頭請安,戢戢然矣。阿堵何物,以一貫銅晃其腰纏,則色肆指動,圍繞奔走,喁喁然矣!夫沐冠而喜者,戲猴之態也。投骨而囓者,畜犬之情也。人之所以為人者,其資格安在耶?顧乃自儕於猴犬而恬不為怪也。故夫自尊與不自尊,實天民奴隸之絕大關頭也。


且吾見夫今世所謂識時俊傑者矣。天下之危急,彼非無所聞也。國民之義務,彼非無所知也。顧口中有萬言之沸騰,肩上無半銖之負荷。叩其故,則曰:「天下大矣,賢者多矣,某自顧何人,其敢語於此?」推彼輩之意,以為一國四百兆人,其三百九十九兆九億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人中,其德慧術知,無一不優於我;其聰明才力,無一不強於我。我之一人,豈足輕重云耳?率斯道也以往,其必四百兆人,人人皆除出自己,而以國事望諸其餘之三百九十九兆九億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人。統計而互消之,則是四百兆人卒至實無一人也。夫一二人之自賊、自暴、自棄而不自尊,宜若於天下大局無與焉矣。然窮其弊乃至若此。


不寧惟是,為國民者而不自尊其一人之資格,則斷未有能自尊其一國之資格焉者也。一國不自尊,而國未有能立焉者也。吾聞英國人自尊之言曰:「太陽曾無不照我英國國旗之時。」英人屬地遍於五大洲,此地日方沒,彼地日已出。故曰太陽常照英國旗也。曰:「無論何地,凡我英人有一個足跡踏於其土者,則其土必為吾英之勢力範圍也。」吾聞俄國人自尊之言曰:「俄羅斯者,東羅馬之相續人也。」相續者繼襲之義曰:「我俄人必成先帝彼得之志,為東方之主人翁也。」吾聞法國人自尊之言曰:「法蘭西者,歐洲文明之中心點也,全世界進步之原動力也。」吾聞德國人自尊之言曰:「自由主義者,日耳曼森林中之產物也。日耳曼人者,條頓民族之宗子,歐洲中原之主帥也。」吾聞美國人自尊之言曰︰「舊世界者,腐敗陳積之世界也。其有清新和淑之氣者,惟我新世界。舊世界指東半球,新世界指西半球。今日之天下,由政治界之爭競,而移於生計界之競爭;他日戰勝於生計界者,舍我美人莫屬也。」吾聞日本人自尊之言曰:「日本者,東方之英國也。萬世一系,天下無雙也。亞洲之先進國也,東西兩文明之總匯流也。」自餘各國,苟其能保一國之名譽於世界上者,則皆莫不各有其所以自尊之具。苟不爾者,則其國必萎縮而無以自存也。其遠焉者吾不能遍舉,請徵諸其近者。吾嘗見印度人,輒曰:「英國之政治,高美完滿,盛德巍巍,勝於吾印往昔遠甚!」乃至英人之一顰一笑、一飲一啄,皆視為加己數十等也。吾嘗見朝鮮人,輒曰:「吾韓今日更無可望!惟望日本及世界文明各大國,扶而掖之也。」淺見者徒見夫英、俄、德、法、美、日之強盛也如彼,而以為其所以敢於自尊者有由;徒見夫印度、朝鮮之積弱也如此,而以為其所以自貶者出於不得已。此誤果為因,誤因為果之言也。而烏知夫自尊者即彼六國致強之原;而自貶者乃此二國取滅之道也。嗚呼!吾觀於此而不能不重為中國恫矣!疇昔尚有一二侈然自大之客氣,乃挫敗不數度,至今日而消磨盡矣。聞他人之議瓜分我也,則噭然以啼;聞他人之議保全我也,則囅然以笑。君相官吏,伺外國人之顏色,先意承志,如孝子之事父母。士農工商,仰外國人之鼻息,趨承奔走,如游妓之媚情人。政府之意曰:中國不足恃矣!吾但求結納一大邦之奧援,為附庸下邑之陪臣,以保富貴終餘年焉。民間之意曰︰中國無可為矣!吾但求託庇一強國之宇下,為食毛踐土之蟻民,以逃喪亂長子孫焉。即號稱有志之士者,亦曰今日之中國,非可以自力自救。庶幾有仁義和親之國,恤我、憐我、扶助我乎!嗟呼恫哉!我國家今日之資格,其如斯而已乎?我國家將來之前途,竟如斯而已乎?嗟呼恫哉!疇昔侈然自大之客氣,自居上國而藐人為夷狄者,先覺之士,竊竊然憂之;以為排外之謬想,不徒傷外交,而更阻文明輸入之途云耳。夫孰知夫數十年來得延一線之殘喘者,尚賴有此若明若昧,無規則無意識之排外自尊思想以維持之。並此而斲喪焉,而立國之具,乃真絕矣。夫孰知夫以真守舊誤國,而國尚有可為;以偽維新誤國,而國乃無可救也。孟子曰:「未聞以千里畏人者也。」誰為為之,而至於此?


夫國家本非有體也,藉人民以成體。故欲求國之自尊,必先自國民人人自尊始。伊尹曰:「予天民之先覺者也,予將以斯道覺斯民也,非予覺之而誰也?」顏淵曰:「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為者亦若是。」孟子曰:「夫天未欲平治天下也。如欲平治天下,當今之世,舍我其誰也?」若此者,就尋常庸子視之,不以為狂,必以為泰矣!而聖賢之所以為聖賢者,乃在於此。英將烏爾夫之將征加拿大也,於前一夜拔劍擊案,闊步室內,自誇其大業之必成。宰相特見之,語人曰:「余深慶此行為國家得人!」奧相加富匿,掌奧國政權者五十年。嘗喟然歎曰:「天為國家生非常之才,雖然其孕育之也百年,其休息之也又百年。吾每念及我百歲之後,不禁為奧帝國之前途危慄也。」特當一千七百五十七年,語侯爵某曰:「君侯!君侯!予確信惟予能救此國。而舍予之外,無一人能當其任也。」加里波的曰:「余誓復我意大利,還我古羅馬。」加富爾失意躬耕之時,其友贈書弔之,乃戲答曰:「事未可知,天若假公以年,佇看他日加富爾為全意大利宰相之時矣。」彼數子者,其所以高自位置,與夫世俗之多大言少成事者,皮相焉殆無以異。而不知其後此之建豐功揚偉烈,能留最高之名譽於歷史上,皆此不肯自賊,自暴,自棄之一念,軀遣而成就之也。嗟夫!國於天地,必有與立,歷覽古今中外之歷史,其所以能維繫國家於不敗之地者,何一非由人民之自尊而來?何一非由人民中之尤秀拔者,以自尊之大義倡率一世而來哉?


凡自尊者必自愛[编辑]

吾欲明自尊之義,請先言自尊之道。


凡自尊者必自愛。「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濁。侍婢賣珠回,牽蘿補茆屋。插花不插鬢,釆柏動盈掬。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此杜老絕代佳人之詩也。不如此而謬託於絕代佳人,未有能稱者也。孔明之表後主也,一則曰︰「臣本布衣,躬耕南陽,苟全性命於亂世,不求聞達於諸侯。」再則曰:「臣於成都負郭,有桑八百株,沒後子孫無憂飢寒。」夫孔明非必如硜硜自守之匹夫,故為狷介以鳴高也。彼其所以自處者,固別有所以特拔於流俗,而以淡泊為明志之媒介,以寧靜為致遠之表記也。故夫浮華輕薄之士,謬託曠達,而以不矜細行為通才;犧牲名譽,而以枉尺直尋為手段者,其去豪傑遠矣!何也?先自菲薄,而所謂自尊者更持何道也?故真能自尊者,有皚皚冰雪之志節,然後能顯其落落雲鶴之精神;有謖謖松風之德操,然後能載其嶽嶽千仞之氣概。自尊者,實使人進其品格之法門也。

凡自尊者必自治[编辑]

凡自尊者必自治。人何以尊於禽獸?人有法律,而禽獸無之也。文明人何以尊於野蠻?文明人能與法律相浹,而野蠻不能也。十人能自治,則此十人者,在其鄉市為一最固結之團體,而可以尊於一鄉市。百人能自治,則此百人者,在其省郡為一最固結之團體,而可以尊於一省郡。千人萬人能自治,則此干人萬人者,在其國中為一最固結之團體,而可以尊於一國。數十百千萬人能自治,則此數十百千萬人者,在世界中為一最固結之團體,而可以尊於全世界。其在古代,斯巴達以不滿萬人之國,而獨尊於希臘。其在現世,英國人口不過中國十五分之一,而尊於五洲。何也?皆由其自治之力強,法律之觀念重耳。蓋人也者,必非能以一人而自尊者也。故必其群尊,然後群內之人與之俱尊。而彼此自治力不足,則群且不成,尊於何有?我中國人格所以日趨於卑賤,其病源皆坐於是。

凡自尊者必自立[编辑]

凡自尊者必自立。莊子曰:「有人者累,見有於人者憂。」故夫大同太平之極,必無一人焉能有人,亦無一人焉見有於人。泰西之治,今猶未至也。而中國則更甚焉!其人非有人者,則見有於人者。故君有民,民見有於君。父有子,子見有於父。夫有婦,婦見有於夫。一室之中,主有僕,僕見有於主。一舖店之中,股東有伴傭,伴傭見有於股東。一黨派之中,黨魁有徒眾,徒眾見有於黨魁。通四百兆人而計之,大率有人者百之一,見有於人者百之九十九。而此所謂有人者,時又更有他人焉從而有之。如婦見有於夫,其夫或見有於其夫之父。其夫之父,或又見有於其所屬之舖店之主人、衙暑之長官。而彼等又見有於一二民賊之類。若是者,其級數無量,不可思議。雖恆河沙世界中一一蓮花,一一花中一一佛,一一佛身一一口,一一口中一一舌,說之猶不能盡。若是乎,吾國中雖有四百兆人,而其見有於人者,直三百九十九兆強也。凡見有於人者,則喪其人格。泰西慣例,婦人大率無選舉權,以其見有於男子也。餘仿此。若是乎,則此四百兆人中能保存人格者,復幾何哉?是安得不瞿然驚也。夫吾之為此言,非謂欲使人盡去其所尊所親者,而倔強跋扈以為高也,乃正所以為合群計也。凡一群之中,必其人皆有可以自立之道,然後以愛情自貫聯之,以法律自部勒之,斯其群乃強有力。不然,則群雖眾,而所倚賴者不過一二人,則仍只能謂之一二人,不能謂之群也。有兩家於此,甲家則父母妻子兄弟,皆能有所業以食力,餘粟餘布,各盡其材;乙家則仰事俯畜,皆責望於一人。則其家之孰榮孰悴,豈待問也?有兩軍於此,甲軍則卒伍皆知兵,不待指揮,而各人之意見,既與主帥相針射,號令一下,則人人如其心中所欲發;乙軍則惟恃一二勇悍之首領,而他如木雞然。則其軍之孰贏孰負,豈待問也?夫家庭與軍伍,其制裁之當嚴整,殆視他種社會為尤要矣。而其自立力之萬不可缺也猶如此。故凡有自尊思想,不欲玷辱彼蒼所以予我之人格者,必以先求自立為第一要義。自立之具不一端,其最顯要者,則生計上之自勞自活,與學問上之自修自進也。力能養人者上也!即不能,而不可不求足以自養。學能濟人者上也!即不能,而不可不求足以自濟。苟不爾者,欲不倚賴人,烏可得也?專倚賴人,而欲不見有於人,烏可得也?夫倚賴人,非必志士之所諱也。然我有所倚賴於他,他亦有所倚賴於我,互相倚而群之形乃固焉。若一則專為倚賴者,一則專為被倚賴者,其群未有能立,即立未有能久者也。英人常自誇曰:「他國之學校,可以教成許多博士學士,我英之學校,則只能教成『人』而已。」人者何?人格之謂也。而求英人教育之特色,所以能養成此人格者,則惟受之實業,而使之可以自活;受之常職,而使之可以自謀。而盎格魯撒遜人種,所以高掌遠蹠於全世界,能有人而不見有於人者,皆恃此焉矣。

凡自尊者必自牧[编辑]

凡自尊者必自牧。易曰:「謙謙君子,卑以自牧。」自牧與自尊,寧非反對之兩極端耶?雖然,有說焉。自尊云者,非尊其區區七尺也,尊其為國民之一分子,人類之一阿屯也。故凡為國民一分子,人類一阿屯者,皆必如其所尊以尊之。故惟自尊者為能尊人。臨深以為高,加少以為多。其為高與多也亦僅矣!殺人以自生,亡人以自存,其為生與存也亦殆矣!故夫沾沾一得趾高氣揚者,其必器小易盈之細人也。甚或人之有技娼嫉以惡者,其必濁卑下流之鄙夫也。細人鄙夫,其去自尊之道,不亦遠乎?吾觀夫西人之所謂「Gentleman」此字中國語無確譯,俾斯麥嘗謂此英語中最有意味之字也。若強譯之,則君子二字庶乎近焉。者,其接人也,皆有特別一種溫、良、恭、儉、讓之德。雖對婢僕,其禮逾恭,有所命令,必曰「Please」含懇請之意;有所取求,必曰「Thankyou」謝也。蓋重人者人恆重之,侮人者人恆侮之。勢必然矣!況夫人也者,參天兩地,列為三才。吾之能保存其高尚之資格也,不過適完其分際上應盡之義務,而何足以自炫燿也?是故欲立立人,先聖所以垂訓;貢高我慢,世尊所以設戒。

凡自尊者必自任[编辑]

凡自尊者必自任。一群之人芸芸也。而於其中有獨為群內之所崇拜者,此必非可以力爭而術取也。必其所負於本群之責獨重,而其任之也獨勞。則眾人之所以酬之者,自不期然而然,莫之致而至。其自任也,非欲人之尊我而以此為釣也,彼實自認其天職之不可以不盡。苟不爾者,則為自貶,為自污,為自棄,為道義上之自鬻,為精神上之自戕。是故逾自尊者逾自任,逾自任者逾自尊。自尊之極,乃有如伊尹所謂天民先覺,如孟子所謂舍我其誰,如佛所謂普度眾生,為一大事出世。豈抹煞眾人以為莫己若哉?蓋見夫己之責任,則己如是,而他人之能如是與否,且勿暇計也。抑吾嘗見夫老朽名士與輕薄少年之自尊矣。摭拾區區口耳四寸之學問,吐出訑訑氣燄萬丈之言詞。目無餘子,而我躬亦不知何存;口有千秋,而雙肩則不能容物。吾昔曾為呵旁觀者文,內一條寫其形狀曰:


四曰笑罵派。(中略)既罵維新,亦罵守舊。既罵小人,亦罵君子。對老輩則罵其暮氣已深,對青年則罵其躁進喜事。事之成也,則曰豎子成名;事之敗也,則曰吾早料及。彼輩常自立於無可指摘之地。何也?不辦事故無可指摘,旁觀故無可指摘。己不辦事,而立於辨事者之後,引繩批根以嘲諷掊擊。此最巧黠之術,而使勇者所以短氣,怯者所以灰心也。(中略)譬之孤舟遇風於大洋,彼輩罵雨,罵波,罵大洋,罵孤舟,乃至遍罵同舟之人。若問此船當以何術可達彼岸乎?彼等瞠然無對也。何也?彼輩藉旁觀以行笑罵,失旁觀之地位,則無笑罵也。


嗟夫!自尊者,本人道最不可缺之德。而在今日之中國,此二字幾成詬病之名詞者,皆此等偽自尊者之為累也。諺曰:「濟人利物非吾事,自有周公、孔聖人。」夫周公何人也?孔聖人何人也?顱同此員,趾同此方,官同此五,支同此四。而必曰︰「此也者,彼之責任,非我之責任也。」天下之不自愛,孰有過是也!而若之何彼偽自尊者,竟奉此語為不二法門也?


朱子曰:「教學者如扶醉人,扶得東來西又倒。」吾今者為我國民陳自尊之義,吾安保無誤讀之以長其暴慢鄙倍之氣,增其驕盈予智之心,以為公德累為合群蠹者。雖然,吾既略陳其界說,為自尊二字下一定義。吾敢申言之,曰:「凡不自愛、不自冶、不自立、不自牧、不自任者,決非能自尊之人也。」五者缺一,而猶施施然自尊者,則自尊主義之罪人也。嗟呼!因噎固不可以廢食,懲羹固不可以吹虀。吾深憂夫人人自尊之有流弊,吾尤憂乎人人不自尊。而此四百兆人者,且自以奴隸牛馬為受生於天之分內事。而此種自屈辱以倚賴他人之劣根性,今日施諸甲,明日即可以施諸乙;今日施諸室內,明日即可以施諸路人,施諸仇敵。嗚呼!吾每接見夫客之自燕來者,問以吾國民近日對外之情狀,未嘗不淚涔涔下也!嗚呼!吾又安能已於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