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開隱山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新開隱山記
作者:吳武陵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18

入則維化,出則寧物,物寧而後誌適,乃有西之賞。始一日,命騎西出。出門裏餘,得小山。山下得伏流,顧曰:「石秀水清,蔥蔥乎其韜怪物耶。」乃釋騎蹈履。北上四十步得石門,左右劍立,矍然若神物特之。自石門西行二十步得北峒,坦平如室。室內清縹若繪,積乳旁溜,凝如壯士,上負橫石,奮怒若活。乘高西上,有石窗。淩窗下望,千山如指。自石室東回三步得石岩,岩下有水泓然,疑虯螭之所宅,水色墨淥,其浚三丈,載舟千石。舟上坐數十人,羅絲竹歌舞,飄然若乘仙。岩之南壁有石磴,可列樂工十六人。其東若畎澮,石流去不知所止。北壁半穴如懸門[A16P],外容小舟。出門有潭,袤三十步,潭有芰荷。潭北十步得溪。溪橫五里,徑二百步,可以走方舟,可以泛畫鷁,渺然有江海趣。魚龍瀺灂,鷗鷺如養。溪潭之間,有地丈餘,其色正赤。曆石門東南越小嶺,石林危嶠,夾聳左右。自嶺下十步得東岩。自岩口直下二十步,有水闊三尺許,淺沙若畫,細草如織。南望有結乳如薰籠,其白擁雪。自岩西南上,陟飛梯四十級,有碧石盆。二乳竇滴,下可以酌飲。又梯九級,得白石盆。盆色如玉,盆間有水無源,香甘自然,可以飲數十人不竭。還自石盆東北上,又陟飛梯十二級,得石堂,足坐三十人。乳穗駢垂,擊之鏗然金玉聲。堂間有石,方如棋局。即界之以弈,翛然不知柯之爛矣。自堂北出四步,直西二筵,南入小峽。過峽得內峒。東有石室,妙如刻畫。頂上方井,弱翠輕淥,便如藻繡。自峒南下,仰矚東崖,有凝乳如樓如閣,如人形,如獸狀,暗然不知造物者之所變化也。自樓閣鬥下七步次石渠。渠深七十尺。渠上為梁,曲折繚繞,三百步遠,日月所不能燭矣,左右列炬而後敢進。自渠直南抵絕壁,鬥下為飛梯,飛梯九盤而後及水。水北涯有石閣,峭甚,資以欄檻,適可宴息。水通魚船。東出朝陽,西隅黝墨。方穀如鑿,以石下投,波聲響應。山寒氣薄人,往往畏恐。自石閣還上絕壁,西去十步,又得小峒。俯行三十步,左右壁有鍾乳,或垂或滴。其極有石室,正如禪庵,多白蝙蝠。出小峒北上二十步,又得列石,色猶西峒。東西壁下有石數十枚,其麵砥平,間有凹鐏琴薦,厥狀甚怪。遊人列坐,肅若冰霰。其東有便房。桁櫨栱棁,枝撐環合,猶國工之椎琢也。峒北七步臨西石門。石門西去三十九步得西峒,峒深九十尺。北崖有道,可容一軌。崖南有水,水容若鏡,纖鱗微甲,悉可數識。東過小石門。門東俯行三十步,詰屈幽邃,道絕窮崖。崖之右寬明爽閡,渾成水閣。崖下閣勝九人,閣下水闊三十尺。伏流崖南,亦達朝陽。自西峒口南去一矢得南峒,峒西壁可宴數十人。其東有水,輕風徐來,微波蕩漾,琴高遇之,當不返矣。北上山頂,盤曲五百步,石狀如牛如馬,如熊如羆,劍者鼓者,笙竽者,塤篪者,不可名狀。石路四周,而鬆蘿萃於西北。

公曰:「茲山之始,與天地並,而無能知者,揭於人寰。淪夫翳薈,又將與天地終。豈不以其內妍而外樸耶?君子所以進夫心達也。吾又舍去,是竟不得知於人矣。」乃伐棘導泉,日山曰隱山;泉曰蒙泉;溪曰蒙溪;潭曰金龜;峒曰北牖、曰朝陽、曰南華、曰夕陽、曰雲戶、曰白蝙蝠;嘉蓮生曰嘉蓮;白雀來曰白雀;石渠寒深若蟠蛟蜃,特曰蛟渠。或取其方,或因其瑞,幾焯乎一圖諜也。於是節稍稟,儲羨積,度材育功,為亭於山頂。不采不雘,倏然而成。馮軒四望,目極千里。高禽鷙獸,蚊翔蟻走。恍然令人心欲狂。又作亭於比牖之北,夾溪潭之間,軒然鵬飛,矯若虹據,左右翼為廚為廊,為歌台,為舞榭。環植竹樹,敻脫囂滓。邦人士女,鹹取宴適。或景晴氣和,蕭然獨往,聽詞於其下。嗟乎!我俗既同,我風既調,茲亭茲山,又與人物共之,則不知古之甘棠,其類是耶?其差是耶?他日會新亭之下,辱命紀事,奉筆遽題於北榮,曰成紀公字濬之,不名重也。內則為伊周,外則為方召。疏山,發隱也;決泉,啟蒙也;作亭,子來也。三者其異乎四賢之誌乎?不異也。故書。寶曆元年八月三日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