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望溪先生全集 (四部叢刊本)/年譜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集外文補遺 方望溪先生全集 年譜序
清 方苞 撰清 蘇惇元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戴氏刊本
年譜

附刻望溪先生年譜序

鈞衡旣栞望溪先生全集遂取吾友蘇厚子所編年譜

坿後梓旣成爲之言曰年譜之作昉於宋人日後千餘

年世所譝大儒文人殁後𩔖必有年譜坿集第作者或

及其門或年輩略相後先從遊久故或孫子述追祖考

乃能詳而無缺信而不誣(⿱艹石)夫時代閒隔典册亡徵言

之必不能詳詳者未必無誤此仁傑興祖所致憾于靖

節旨黎者也夫譜之不詳與無譜等詳焉不信則如勿

詳詳矣信矣爲之者或識不足以知其人之深於學行

大小重輕繁𥳑失要則猶不足以饜塞乎尊信者之心

吾鄕望溪先生舊傳其門人王兆符編有年譜兆符卒

先先生二十餘年其譜缺不備世亦絕未之見以故習

舉業者第傳誦先生時文治古文者則奉以紀八家之

統治經學者則謂大義炳然非章句小生所及而其修

身立命幽隱不欺與夫忠國愛民經世大體則千百中

無二三知者再閱數十載人遥風往文獻就湮承學之

士不過卽所誦讀者想像大略而已又先生守道不阿

與世多梗自安溪長洲江陰高安諸公先後繼逝同朝

媒𫲖快其嫉心海內學者苟無據以考其眞將使讀先

生書信爲大賢君子而無以解於當日傳聞轉疑明道

晰理如先生者尙不無可議或遂恣爲僞學蠧聖道而

壞人心豈獨先生一身之顯晦已哉嗚呼此厚子年譜

所由作也厚子於先生之學信之篤而愛之深其爲年

譜也積十數年乃成博而不雜贍而有體舉先生立身

行已岀處本末學問源流一開卷昭然若揭其爲功視

周益公之於歐陽李公晦之於朱子劉伯繩之於山陰

殆有過焉惟其初意在單行故於先生經說諸序及奏

議大者閒錄全文以諸家集後年譜例之可從割削然

而厚子之意則欲他年有子長孟堅其人者得是譜卽

已洞其質行經綸毋待遍窺全集又欲天下未見先生

經說者因是求讀其書以興學向道其用心可謂至矣

豈好爲漫穴複疊者哉余故依而刊之爲述大恉如此

辛亥五月戴鈞衡序

方望溪先生年譜序

學不足以修己治人則爲無用之學文不足以明道析

理則爲虛浮之文有行而無學則其行無本有學行而

無文章則無以載道而行遠故孔子敎人行有餘力則

學文又以文行忠信四者並敎然則學行文章固不可

廢也吾鄉方望溪先生少時論行身祈嚮日學行繼

程朱之後文章在韓歐之閒𥨸觀先生爲學固徹上下

古今一岀於正而其學行大綱則符乎程朱之旨至發

爲文章則又合四子而一之其行足以副其學其文足

以載道而行遠先生少日之志固畢生力學而允蹈之

顧先生之著述行義未能盡顯奏議載於家譜世所罕

見或知先生之文章而不知其學行經濟或徒愛其文

之醇潔而不知其文之載道或知先生經學之宗宋儒

而不知其有心得之實先生居官雖未顯著政績而其

國之忠直言於大臣濳挽

朝廷大事頗多在書局三十年承修各書亦皆

頒列學官其所以扶樹政敎嘉惠士林實有古大儒名

臣之風矣惇元壯歲始知篤好先生之書十數年閒常

奉以爲師愧未能希其萬一而於先生遺文逸事不憚

集錄惟先生門人王兆符所編年譜及先生幼子道興

所撰行狀今皆無傳本其他傳狀碑銘又不能具其學

行之詳用是惜之竊嘗論近代大儒宗法程朱精詳親

切者以楊園張先生之學爲最宋以後文家能合程朱

韓歐爲一而純正動人者以先生之文爲最昔曾增訂

楊園年譜以備考鏡年來因更搜輯先生學行編爲年

譜庶亦自備楷模又以俾天下學者知先生學行文章

經濟之詳井知爲文必以載道爲貴毋徒爲浮靡奇詭

之辭而已也道光二十七年冬十二月同邑後學蘇惇

元謹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