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望溪先生全集 (四部叢刊本)/集外文序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八 方望溪先生全集 集外文序跋
清 方苞 撰清 蘇惇元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戴氏刊本
集外文目録

附栞各家鈔輯遺文序跋

傳貴刻外集跋

先曾祖侍郞公望溪文鈔數十卷實出門人王兆符程

崟所編集其書之行於海内固已久矣傳貴幼時則見

家藏遺文十餘篇不載於集及長遊歷四方見有先公

手跡遺篇必粥產質物期購得乃已今所收者蓋數十

篇矣恐久而散失謹問序於當世名人而雕板行世或

疑集外之文必當時先公所芟棄是不盡然今集外與

張相國論澤望事宜篇手書具在而先公以爲緊要之

文自跋其後然則集所不載者蓋有當時不欲遽岀以

待後人之意不盡先公所芟棄也惟家藏于忠肅論則

文鈔所已刻其書韓文一篇文亦具刻於文鈔第彼題

云書祭裴太常文後云耳又考文鈔有答友書云𫎇諭

爲賢尊作表志或家傳賢尊惟以某事屈廷議云云今

家藏文作與喬介夫書稱其父爲賢尊侍講公而所謂

某事者則謂開海口始末而侍講奏對車邏河有四不

可之奏議也然其下文則不殊矣凡此者今率不更刋

而但著其同異如此當王程編集時文自爲篇不用古

人刻書首尾相銜之法恐編後復有所増加也今傳貴

意亦正然故刻書仍用其體焉嘉慶十七年冬十一月

曾孫傳貴謹跋鈞衡曰此刻五十二篇内有書符節婦任氏家傳卽前集二貞婦傳與清河書

卽前集與蔣相國論征澤望書蓋一時未檢對耳又葛君墓誌銘王彦孝妻墓碣已刻前集傳貴所藏本蓋缺

此二文惟與喬介夫書卽前集答友書是跋自言凡此𩔖率不更刋而又刋入何也

邵鈔奏議序

望溪先生奏議十九篇自桐城桂林方氏家譜鈔出惟

江南閩廣積貯議一篇先生曾孫傳貴刻集外文有之

而題目删去議字餘十八篇皆前後刻所不載者按奏

議旣載入家譜傳貴不應不見而續刻未收豈以文有

未工而屏之不使與諸用意之作相閒廁與然自古奏

議之體皆取明白剴切不矜琢鍊之工觀韓歐諸家集

所錄奏劄類俱較雜作稍似放筆爲之蓋體裁不得不

爾而骨氣故在識者自能辨察且建白國家大計忠君

愛國之意溢露言表足以覘儒者之實用胡可廢也上

元縣志稱先生當官敷奏俱關國計民瘼今觀請定經

制等劄子煌煌鉅篇乃經國遠謨足與靳文襄公生財

裕餉諸疏並埀餘亦直抒所見不肎一字詭隨生平端

方嚴諤之槪可以想見曩嘗病望溪集獨闕奏議一體

今喜得而錄之他日當益𢯱先生遺文重刻以惠學者

庶表區區私淑之志云道光丁酉九月三日仁和邵懿

辰記鈞衡曰邵鈔奏議吾鄕光方伯已刻入龍眠叢書頃得太倉王君本復増九首中有請矯除積習興

起人才一疏煌煌大文不知方譜何以失載今以配經制劄子分冠一二卷之首而各以類從又攷先生敘交

文内言朱相國稱子所言三事及九篇之書吾未嘗一日忘則先生所議尙不僅屯田苗疆等文已也

王鈔逸文序

余舊有望溪先生集爲其門人王兆符程崟所編凡二

百五十九篇壽州呂君敬甫所有較多百廿二篇其外

集五十二篇刋於先生之曾孫傳貴敬甫亦有之昨歳

敬甫得初刻本於江甯書肆岀以示余則余所無者幾

半焉敬甫未見者則有六十四篇而劄奏之文居多敬

甫檢其己有者贈余余更鈔集之曰望溪文補遺則百

廿二篇也曰望溪逸文則六十四篇也外集則亦鈔之

而仍其名井附於原書之後而倍之得十二册吾不知

己刻而復删己編而復減者岀自先生之心否又不知

外集之拾遺而補闕有當於先生之心否書此聊志是

書之由來云爾道光庚子七夕後二日太倉後學王寶

仁識於六安學署鈞衡曰二百五十九篇之本初刻本也程崟所謂就王顧二家所錄及已

所得近稿者也多百二十二篇之本程氏増刻者也增刻本多寡又微有不同近日坊閒所行祗是此本王君

稱呂敬甫得初刻本於江甯書肆呂本不可見觀王鈔本内夾裝呂贈刻文數十首乃初印様本上有朱墨筆

校正譌字且有加簽云此板撤去者詳加參對乃知呂氏所得非初刻本蓋程氏増刻初印様本也其撤板者

世遂不見然則王君所謂逸文六十四篇皆程氏所已刻而傳貴所刻之文亦閒有程氏己刻者是則海内之

士所未前聞也

恩露鈔遺文跋

先侍郎公遺文百餘篇先曾王父厚堂公所手輯也曾

王父跋識其尾謂奏劄之文前曾鐫板未編入集以當

日所奏均發九卿議其中有行有不行議而不行同時

諸公率多齟齬不合文岀恐觸所忌將俟遲之又久而

後入集而其板旋廢其雜著遺稿數十篇則得之家藏

廢簏蓋先公所删汰而亦有散佚於四方者恩露嘗展

讀之每繹一篇覺義理充足於中悉能闡明聖賢立身

經世之道足以埀範來學毎思補刋艱於力之不逮而

此志固未嘗一日或去諸懐今年春吾桐戴君存莊重

刋全集而搜羅遺文蘇君厚子以書來吿戴君所爲自

是藝林公事而爲人後者當之有感激於中而不知所

云者矣敢不悉岀所藏俾世之景仰先公者爭覩爲快

邪因取家藏遺稿錄岀若干篇以寄閲來書凡己得者

不復錄恩露反復紬繹是皆確爲先公之文無疑蘇戴

二君最深於先公之文其自爲捜致者必能辨眞僞嚴

去取也先是從大父勤之公外集之刊皆經姚姫傳先

生手訂二君紹先賢之志事知有後先同揆者矣謹書

數言於𥳑末以慙小子之有志未逮而感戴君之古誼

有足多焉咸豐元年夏四月來孫恩露謹識

蘇跋

惇元壯時讀望溪先生文集遂篤嗜之購得新印本其

閒有前已刻而新本删去者乃覓舊本錄補并蒐緝未

入集之文隨時繕錄尋友人邵映垣於方氏家譜中鈔

出奏議祠規余亦並錄且假方譜而讐校之歲戊申余

授徒城中見光律原方伯購得舊鈔先生文假歸校閲

其文皆五十四歲以前所作改竄塗乙之處似爲先生

親筆其改本與刻本悉相同乃錄出未見者數首彚前

後所得爲遺文一册凡六十餘首去年秋友人戴存莊

毅然貸貲重刊先生全集與余商訂體例遂舉藏本幷

遺文授之旋映垣寄來先生與陳可齋尺牘十九首存

莊又於王研雲學博處假鈔奏議雜文三十六首多老

年之作皆程崟道興前曾鐫板而撤去者余又介方子

觀騰書金陵先生來孫恩露寄到詩十五首文十九首

多少壯之作存莊乃合傳貴所刻外集編爲集外文十

卷合正集并余所編年譜刊之於是海内可見先生文

集之全洵鉅觀也亦快事也余久欲刊先生遺文而力

不能及友朋中亦有擬刊先生全集者而卒未能行今

樂觀成事非存莊任事之勇安能(⿱艹石)是乎至韓理堂所

編逸集任心齋所藏逸稿高密單氏所藏遺稿今雖猝

不得見然審思之恐此集所遺者亦不多矣刊將竣存

莊屬爲遺文跋語惇元於先生文如菽粟水火之須前

編年譜嘗序而論之兹乃縷述輯錄顚末以識於後咸

豐元年辛亥五月十二日邑後學蘇惇元謹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