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國志/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日本國志

作者:黃遵憲
卷一

日本國志序[编辑]

東方諸國足以自立、足以有為者,惟中國與日本而已。日本創國周秦之間,通使於漢,修貢於魏,而賓服於唐最久亦最親。當唐盛時,日本雖自帝其國,然事大之禮益虔,喁喁嚮風,常選子弟入學,觀摩取法,用能沾濡中國前聖人之化,人才文物蓋彬彬焉,與高麗、新羅、百濟諸國殊矣。唐季衰亂,日本聘使始絕,內變繼作,馴至判為南北,裂為群侯。豪俊麋沸雲擾,其迭起而執魁柄者,則有平氏、源氏、北條氏、足利氏、織田氏、豐臣氏、德川氏。七八百年之間國主高拱於上,強臣擅命於下,凡所謂國政民風、邦制朝章,往往與時變遷,紛紜糅雜,莫可究詰。中國自元祖誤用降將,黷武喪師。有明中葉,內政不修,奸民冒倭人旗幟,群起為寇,遂使日本益藐視中國,顓顓獨居東海中,芒不知華夏廣遠。一二梟桀者流,輒欲馮陵我藩服,齮齕我疆圉,憪然自大,甚驁無道。中國拒之,亦務如坊制水,如垣禦風,勿使稍有侵漏。由是兩國雖同在一洲,情誼乖違,音問隔絕。

近世作者如松龕徐氏、默深魏氏,於西洋絕遠之國尚能志其崖略,獨於日本考證闕如。或稍述之而惝恍疏闊,竟不能稽其世系疆域,猶似古之所謂三神山者之可望不可至也。咸豐、同治以來,日本迫於外患,廓然更張,廢群侯,尊一主,斥霸府,聯邦交,百務並修,氣象一新,慕效西法,罔遺餘力。雖其改正朔、易服色,不免為天下譏笑,然富強之機轉移頗捷,循是不輟,當有可與西國爭衡之勢。其創制立法亦頗炳焉可觀,且與中國締交遣使,睦誼漸敦,舊嫌盡釋矣。自今以後,或因同壤而世為仇讎,有吳越相傾之勢;或因同盟而互為唇齒,有吳蜀相援之形。時變遞嬗,遷流靡定,惟勢所適,未敢懸揣。然使稽其制而闕焉弗詳,覘其政而懵然罔省,此究心時務閎覽劬學之士所深恥也。

嘉應黃遵憲公度以著作才屢佐東西洋使職,光緒初年為出使日本參贊,始創《日本國志》一書,未卒業,適他調,旋謝事,閉門賡續成之。采書至二百余種,費日力至八九年,為類十二,為卷四十,都五十余萬言。歲甲午,余蕆英法使事將東歸,公度郵致其稿巴黎,屬為之序,且日:「方今研史例而又諳外國情勢者無逾先生,願得一言以自壯。」余流覽一周,喏曰:此奇作也!數百年來鮮有為之者。自古史才難,而作志尤難。蓋貫穿始末,鑒別去取,非可率爾為也。而況中東暌隔已久,纂輯於通使方始之際乎?公度可謂閎覽劬學之士矣。速竣剞劂,以餉同志,不亦盛乎?他日者家置一編,驗日本之興衰,以卜公度之言之當否可也。

光緒二十年春三月欽差大臣出使英法義比四國二品頂戴都察院左副都御史薛福成序於巴黎使館

日本國志敘[编辑]

《周禮》小行人之職,使適四方,以其萬民之利害為一書,禮俗政事教治刑禁之順逆為一書,以反命於王。其春官之外史氏,則掌四方之志。鄭氏日:「謂若晉之乘、楚之椅杌是也。」古昔盛時,已遣糟軒使者於四方,采其歌謠,詢其風俗。又命小行人編之為書,俾外史氏掌之。所以重邦交、考國俗者,若此其周詳鄭重也。自封建廢而為郡縣,中國歸於一統,不復修遣使列邦之禮。若漢之匈奴,唐之回紇,國有大事,間一遣使。若南北朝,若遼、宋、金、元,雖歲時通好,亦不過一聘問,一宴饗而已。道咸以來,海禁大開,舉從古絕域不通之國,皆鱗集麇聚,重譯而至。泰西通例,各遣國使互駐都會,以固鄰好而覘國政。內外大臣,迭援是以為請,朝廷因遣使巡視諸國。至今上光緒元、二年問,遂有遣使駐制之舉。丙子之秋,翰林侍講何公實膺出使日本大臣之任,奏以遵憲充參贊官。竊伏自念今之參贊官,即古之小行人、外史氏之職也。使者捧龍節,乘駟馬,馳驅鞅掌,王事靡益,蓋有所不暇於文字之末。若為之寮屬者,又不從事于采風問俗,何以副朝廷諮諏詢謀之意。既居東二年,稍稍習其文,讀其書,與其士大夫交遊,遂發凡起例,創為《日本國志》一書。朝夕編輯,甫創稿本,複奉命充美國總領事官。政務靡密,無暇卒業,蓋幾幾乎中輟矣。乙酉之秋,由美回華,星使鄭公既解任,繼之者張公仍促餘往,而兩廣制府張公又命遵憲為巡察南洋諸島之行。遵憲念是書棄置可惜,均謝不往。家居有暇,乃閉門發篋,重事編纂,又幾閱兩載而後書成。凡為類十二,為卷四十。

昔契丹主有言:我於宋國之事纖悉皆知,而宋人視我國事如隔十重雲霧。以餘觀日本士夫,類能讀中國之書,考中國之事。而中國士夫好談古義,足己自封,於外事不屑措意,無論泰西,即日本與我僅隔一衣帶水,擊柝相聞,朝發可以夕至,亦視之若海外三神山,可望而不可即。若鄒衍之談九州,一似六合之外,荒誕不足論議也者,可不謂狹隘歟!雖然,士大夫足跡不至其地,曆世紀載又不詳其事,安所憑藉以為考證之資,其狹隘也亦無足怪也。竊不自揆,勒為一書,以其體近於史志,輒自稱為外史氏,亦以外史氏職在收掌,不敢居述作之名也。抑考外史氏掌五帝三王之書,掌四方之志。今之士夫亦思古人學問,考古即所以通今,兩不偏廢如此乎。書既成,謹志其緣起,並以質之當世士夫之留心時務者。

光緒十三年夏五月黃遵憲公度自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