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後紀/卷第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日本後紀卷第十二《起延暦廿三年正月、尽廿四年六月。》左大臣正二位兼行左近衛大将臣藤原朝臣冬嗣等奉勅撰▼皇統彌照天皇《桓武天皇》

廿三年春正月丁丑朔。御大極殿。受朝賀。』武藏国言。有木連理。近江国獻白雀。宴次侍從已上於前殿。賜被。

戊寅。改茨田親王名爲萬多。

辛巳。曲宴其内親王之房。授親王三品。《淳和贈皇后也。》從六位下池田朝臣□守授從五位下。賜三位以上被。五位以上及六位以下藤原氏等綿。

癸未。勅。眞如妙理。一味無二。然三論法相。兩宗菩薩。目撃相諍。蓋欲令後代學者。以競此理。各深其業歟。如聞。諸寺學生。就三論者少。趣法相者多。遂使阿黨凌奪。其道踈淺。宜年分度者。毎年宗別五人爲定。若當年無堪業者。闕而莫填。不得以此宗人。補彼宗數。但令二宗學生。兼讀諸經并疏。法華最勝。依舊爲同業。華嚴涅槃。各爲一業。經論通熟。乃以爲得。雖讀諸論。若不讀經者。亦不得度。其廣渉經論。習義殊高者。勿限漢音。自今以後。永爲恒例。

甲申。宴五位以上。賜物有差。

丁亥。勅。頃年諸国緇徒。多虧戒行。既汚法教。先從擯出。然而特降弘恕。厚優耆宿。其有改過者。聽住本寺。又簡智行可稱。堪爲人師者。擢任講師。化導釋侶。如聞。苟忝講師。或事姦濫。詐稱改過。未捨妻孥。此乃僧綱簡擇所失。国司阿容任意。違教慢法。莫過斯甚。宜有是類。一從擯却。其僧綱国司。猶不悛革。量情科貶。』正五位下藤原朝臣今川。藤原朝臣縵麻呂。藤原朝臣繼業授正五位上。

己丑。己丑左京人正六位上□□(日置カ)朝臣今繼等賜姓三棟朝臣。

夷第一等浦田臣史□儺授外從五位下。

宴五位已上。賜物有差。

癸巳。幸『日本後紀』巻十二延暦廿三年(八〇四)正月馬埒殿。觀射。

運武藏。上總。下總。常陸。上野。下野。陸奧等国。糒一萬四千三百十五斛。米九千六百八十五斛於陸奧国小田郡中山柵。爲征蝦夷。

丙申。遊獵水生野。▼是日天寒。於野中賜五位已上衣。

戊戌。律師傳燈大法師位如寳言。招提寺者。斯唐大和上鑒眞奉爲聖朝所建也。天平寳字三年。勅以沒官地賜之。名爲招提寺。又以越前国水田六十町。備前国田地十三町。充給供料。令學戒法。以來殆五十年。雖有經律。未經披講。一則乖和上之素意。一則闕仏道之至志。伏望。令永代傳講。便用賜田。充律供儲。然則招提之宗久而無廢。先師之旨沒而不朽。許之。

己亥。制。延暦十一年七月三日格。六世已下王。情願改姓者。注所願之姓。先申官待報。然後改之。不得輙行者。頃年之間。未有申請。既違格旨。自今以後。除承嫡之外。猶不改者。宜抑止計帳。不得踈漏。』免淡路国窮民負税九萬三千九百束。

庚子。從五位下笠朝臣庭麻呂爲大和介。外從五位下津宿禰源爲山城介。從五位下大中臣朝臣弟枚爲伊賀守。從五位下大荒城臣忍国爲遠江介。從五位上高倉朝臣殿繼爲駿河守。從五位下藤原朝臣眞雄爲近江權介。大内記從五位下平群朝臣眞常爲兼大掾。從五位下和朝臣弟長爲信濃介。中衛少將從四位下巨勢朝臣野足爲兼下野守。從五位下大中臣朝臣常麻呂爲介。從五位下佐伯宿禰社屋爲出羽守。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山人爲越中權介。從五位下和朝臣氏繼爲越後介。從四位下安倍朝臣弟當爲丹波守。從五位下淡海眞人有成爲介。從五位下大秦公宿禰宅守爲因幡介。從五位下石川朝臣宗成爲備後守。從五位下百濟王忠宗爲伊豫介。從五位下藤原朝臣藤繼爲大宰少貳。正五位上藤原朝臣縵麻呂爲豊前守。從五位下藤原朝臣眞書爲豊後守。

辛丑。幸神泉苑。

壬寅。遷但馬国治於氣多郡高田郷。

甲辰。刑部卿陸奧出羽按察使從三位坂上大宿禰田村麻呂爲征夷大將軍。正五位下百濟王教雲。從五位下佐伯宿祢社屋。從五位下道嶋宿禰御楯爲副。軍監八人。軍曹廿四人。

乙巳。安藝国野三百町賜甘南備内親王。以爲牧地。

二月丙午朔。中務大輔從四位上三嶋眞人名繼爲兼衛門督。

戊申。幸西八條并五條院。賜五位已上衣。

庚戌。運收大和国石上社器仗於山城国葛野郡。

甲寅。從五位下淨宗王爲少納言。

癸亥。從五位下大宅眞人繼成爲大監物。從四位下大庭王爲内匠頭。從五位下大中臣朝臣魚取爲助。從五位上下毛野朝臣年繼爲諸陵助。從五位下大伴宿禰久米主爲主税頭。從五位下大宅眞人淨成爲造兵正。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城主爲宮内少輔。從五位下大野朝臣犬養爲左京亮。春宮權亮從五位下藤原朝臣眞夏爲亮。中衛權少將如故。參議從四位下藤原朝臣諸嗣爲兼山城守。右衛士督如故。從四位下三諸朝臣大原爲播磨守。』免大和国田租并地子。縁旱災也。

乙丑。巡行京中。御式部卿三品伊豫親王第。賜四位以上衣。

己巳。幸近江国志賀郡可樂埼。

庚午。攝津国飢。遣使賑給。』外從五位下殖栗連宗繼爲美濃權介。

戊寅。宴次侍從以上。命文人賦詩。賜物有差。

庚辰。遣唐使拜朝。

辛卯。賜五位以上米各有差。以霖雨也。

壬辰。從五位下藤原朝臣永眞爲權右少辨。

庚子。大宰府言。大隅国桑原郡蒲生驛與薩摩国薩摩郡田尻驛。相去遥遠。遞送艱苦。伏望置驛於薩摩郡櫟野村。以息民苦。許之。』▼是日。召遣唐大使從四位上藤原朝臣葛野麻呂。副使從五位上石川朝臣道益等兩人。賜餞殿上。近召御床下。綸旨慇懃。特賜恩酒一杯寳琴一面。酣暢奏樂。賜物有差。

癸卯。授大使葛野麻呂節刀。

夏四月己酉從五位下桑田眞人木津魚麻呂爲主計助。從五位下多治比眞人氏守爲主税助。從五位下田中朝臣八月麻呂爲右衛士佐。

壬子。從五位下紀朝臣国雄爲右大舍人助。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城主爲民部少輔。從五位下三嶋眞人眞影爲宮内少輔。從五位下安倍朝臣宅麻呂爲主殿頭。外從五位下豊山忌寸眞足爲助。外從五位下壬生公足人爲園池正。從五位下多治比眞人家繼爲造東寺次官。外從五位下日下部得足爲造西寺次官。侍醫外從五位下倭廣成爲兼遠江權掾。侍醫外從五位下難波連廣名爲兼因幡權掾。從五位下秋篠朝臣全繼爲右衛士權佐。侍從從四位下葛野王爲兼主馬頭。從五位下紀朝臣田上爲内廐助。從五位下百濟王元勝爲内兵庫正。

丁卯。勅。聽着染袴。先有限制。自今以後。淺杉染。不論高卑。宜特聽之。但着朝服時。不得同襲。其深染。及常所禁。不在聽限。

辛未。制。頽壞成川之地。屡事除籍。新出爲田之状。未聞言上。若西岸壞流。既損公田。則東邊新成。點爲私地。如此經年。公損幾何。宜天平十四年以降新出田數。細勘言上。不得疎漏。』中納言從三位和朝臣家麻呂薨。詔贈從二位大納言。家麻呂。贈正一位高野朝臣弟嗣之孫也。其先百濟国人也。爲人木訥。無才學。以帝外戚。特被擢進。蕃人入相府。自此始焉。可謂人位有餘。天爵不足。其雖居貴職。逢故人者。不嫌其賎。握手相語。見者感焉。時年七十一。

壬申。賜從四位下紀朝臣兄原度一人。』右兵衛大初位下山村曰佐駒養献白雀。賜近江国稻五百束。

戊寅。御馬埓殿。觀馬射。

癸未。陸奧国言。斯波城與膽澤郡。相去一百六十二里。山谷嶮□。往還多艱。不置郵驛。恐闕機急。伏請准小路例。置一驛。許之。

辛卯。傳燈大法師位善謝卒。法師。俗姓不破勝。美濃国不破郡人也。初就同寺理教大徳。禀學法相。道業日進。尤善倶遮。遂乃超詣三學。通達六宗。滋此智牙。决彼疑網。延暦五年。彌照天皇擢任律師。榮華非好。辞職閑居。凡厥行業。必於菩提。一生期盡。終於梵福山中。遂生極樂。入同法夢。時年八十一。

甲申。幸式部卿三品伊豫親王第。

戊子。播磨国荒廢田八十二町賜□□□親王。

庚寅。制。正月齋會。得度之輩。理須舊年試才。新歳得度。而所司常致慢闕。迄于會畢。其名不定。自今以後。舊年十二月中旬以前試定。申送其状。簡定之後。不聽改替。然則本願無虧。属託亦止。

。辛卯。散事從三位藤原朝臣延福薨。

。癸巳。山城国穀四千斛賑給左右京高年。

。丙申。齋宮寮獻白雀。』攝津国言。頻歳不登。百姓乏食。加以春夏水害。資粮亦盡。伏請正税二萬束。假貸貧民。令濟家産。許之。

壬子。從五位下藤原朝臣貞嗣爲左少辨。從五位下豊野眞人村爲大監物。從五位下石上朝臣乙名爲散位頭。從五位上藤原朝臣道雄爲宮内大輔。從五位上中臣朝臣道成爲典藥頭。

癸丑。定越中国爲上国。

丙辰。制。常陸国鹿嶋神社。越前国氣比神社。能登国氣多神社。豊前国八幡神社等宮司。人懷競望。各稱譜第。自今以後。神祇官検舊記。常簡氏中堪事者。擬補申官。

壬戌。幸大堰。

癸亥。散位從三位石上朝臣家成薨。左大臣贈從一位麻呂之孫。正六位上東人之子也。才藝無取。恪勤在公。薨時年八十三。

甲子。散位正五位下小倉王上表曰。臣聞。上天開象。兩曜以之盈虚。聖人肇基。九族由其差降。是故尊卑有序。仰星辰而可知。親踈無替。命氏姓而立教。伏惟陛下。彫□品彙。陶冶生靈。人正其名。物安其性。小倉幸属淳化。謬霑霈澤。乾□云弘。大造無謝。但得愚息内舍人繁野。及小倉兄別王之孫内舍人山河等款稱。臣等智効罕施。器識庸微。忝天□之末流。仰瓊枝而悚懼。伏請依去延暦十七年十二月廿四日友上王賜姓故事。同蒙清原眞人姓。又繁野名語觸皇子。改繁曰夏。小倉不忘舐犢。聞斯行諸。特望天恩。伏聽進止。其應賜姓人等。具目如別。不任懇迫之至。謹以申聞。許之。』大宰府言。壹伎嶋防人粮。受筑前穀。運漕艱苦。屡致漂失。伏望廢六国所配防人廿人。以當嶋兵士三百人。分番配置。不勞給粮。許之。

己巳。停山城国山科驛。加近江国勢多驛馬數。

庚午。勅。比年渤海国使來着。多在能登国。停宿之處不可踈陋。宜早造客院。

秋七月癸酉朔。幸神泉苑。

丙子。幸大堰。

己卯。觀相撲。』授无位明□女王從五位上。從五位上紀朝臣内子。川上朝臣眞奴。百濟王恵信。藤原朝臣川子。紀朝臣殿子正五位上。无位藤原朝臣上子。橘朝臣御井子。紀朝臣乙魚。坂上大宿禰春子從五位上。

癸未。幸葛野川。

丙申。幸與等津。

己亥。幸大堰。

辛丑。右京人門部連松原流土左国。以不孝也。

八月癸卯朔。幸大堰。

丁未。幸葛野川。

己酉。遣征夷大將軍從三位行近衛中將兼造西寺長官陸奧出羽按察使陸奧守勳二等坂上大宿禰田村麻呂。從四位上行衛門督兼中務大輔三嶋眞人名繼等。定和泉攝津兩国行宮地。以將幸和泉紀伊二国也。

庚戌。幸葛野川。

壬子。暴雨大風。中院西樓倒。打死牛。又墮壞神泉苑左右閣京中盧舍。諸国多蒙其害。天皇生年在丑。歎曰。朕不利歟。未幾不豫。遂弃天下。

癸丑。地震。』賜贈大納言從二位和朝臣家麻呂。從四位下尾張女王度各二人。

乙卯。遊獵北野。

辛酉。巡行京中。

癸亥。遊獵大原野。

丁卯。遊獵栗前野。

戊辰。天皇以來冬可幸和泉国。參議式部大輔春宮大夫近衛中將正四位下藤原朝臣繩主爲裝束司長官。正五位上橘朝臣安麻呂。從五位下池田朝臣春野爲副。參議左兵衛督從三位紀朝臣勝長爲御前長官。從五位上藤原朝臣繼彦爲副。左大辨東宮學士左衛士督但馬守正四位下菅野朝臣眞道爲御後長官。從五位下紀朝臣咋麻呂爲副。

庚午。從五位下大枝朝臣須賀麻呂爲主計助。外從五位下桧原宿禰□作爲造西寺次官。

甲戌。近江国蒲生郡荒田五十三町賜式部卿三品伊豫親王。

乙亥。幸大堰。

己卯。幸神泉苑。

辛巳。從五位下紀朝臣田上爲相摸介。

丁亥。正六位上善原忌寸依授外從五位下。

己丑。遣兵部少丞正六位上大伴宿禰岑萬里於新羅国。太政官牒曰。遣使唐国。脩聘之状。去年令大宰府送消息訖。時無風信。遂變炎凉。去七月初。四船入海。而兩船遭風漂廻。二船未審到處。即量風勢。定着新羅。仍遣兵部省少丞正六位上大伴宿禰岑萬里等尋訪。若有漂着。宜隨事資給。令得還郷。不到彼堺。冀遣使入唐。訪覓具報。

壬辰。遊獵北野。

癸巳。丹波国言。依格。差勳位衛護府庫。而白丁之徭。唯卅日。勳位所直。百□日。有位白丁。勞逸不均者。制。宜以白丁爲健兒。

甲午。式部省言。案公式令。親王一品已下。職事初位已上。並可自牒諸司。雖是三位已上。曾無以家司牒及解向官司之文。而案去延暦廿一年九月廿三日格云。親王内親王。並年滿四歳。始充帳内者。今親王内親王。或年未成人。或不便文筆。至經官司。若爲申牒。又同令牒式。三位已上去名。然則親王四品已上。去名明矣。而散事數人。同品及同官位姓之類。既不署名。何以辨知。仍問法家。答云。如此之類可有別式者。未審所從者。勅。幼稚親王。既不便筆。三位已上。亦無可署。准據令格。還成疑滯。必須自牒。事有不穩。自今以後。宜親王四品已上及職事三位已上。並聽以家司牒申牒諸司。其牒首。並具注其官品。其親王家及其官位姓名家牒。以別同異。牒尾。家令已下兩人署之。无品親王内親王者。並別當官人。署名申牒。牒式准上定。別當人。依勅處分。其散事三位。元無家司。至牒諸司。宜令自署。立爲恒式。

戊戌。地震。

冬十月甲辰。行幸和泉国。其夕至難破行宮。

乙巳。賜攝津国司被衣。上御舟泛江。四天王寺奏樂。国司奉獻。

丙午。至和泉国。遊獵于大鳥郡恵美原。散位從五位下坂本朝臣佐太氣麻呂献物。賜綿一百斤。

丁未。獵于城野。日暮御日根行宮。

戊申。獵垣田野。阿波国献物。賜国司等物有差。左大辨正四位下菅野朝臣眞道献物。賜綿二百斤。

己酉。獵藺生野。近衛中將從三位坂上大宿禰田村麻呂献物。賜綿二百斤。

庚戌。獵于日根野。河内国献物。

辛亥。詔曰。天皇詔旨《良万止》。勅命《乎》。和泉攝津二国司郡司公民陪從司司人等諸聞食《止》宣。今年《波》年實豊稔《弖》人人産業《毛》取收《弖》在。此月《波》。閑時《爾之弖》。国風御覽《須》時《止奈毛》。常《毛》聞所行《須》。今行宮所《乎》御覽《爾》。山野《毛》麗。海瀲《毛》清《之弖》。御意《毛》於太比爾《之弖》御坐坐。故是以御坐坐《世留》和泉国。并攝津国東生西成二郡《乃》百姓《爾》。今年田租免賜《比》。又勤仕奉国郡司及一二《能》人等《爾》。冠位上賜《比》治賜《布》。目以下及郡司《乃》正六位上《乃》人《爾波》。男一人《爾》位一階賜《布》。又行宮勤仕奉《爾》依《弖》。三嶋名繼眞人《乎》。上賜《比》治賜《布》。又行宮《乃》邊《爾》近《岐》高年八十已上并陪從人等《爾》。大物賜《波久止》詔《布》勅命《乎》。衆聞食《止》宣。授攝津守從三位藤原朝臣雄友正三位。衛門督從四位上三嶋眞人名繼正四位下。散位從五位下坂本朝臣佐太氣麻呂從五位上。攝津介外從五位下尾張連粟人。和泉守外從五位下中科宿禰雄庭。攝津掾正六位上多治比眞人船主。和泉掾正六位上小野朝臣木村。散位正六位上大枝朝臣萬麻呂從五位下。又皇太子已下賜物有差。遣使於和泉日根二郡諸寺。施綿。播磨国司奉献。奏風俗歌。

壬子。幸紀伊国玉出嶋。

癸丑。上御船遊覽。賀樂内親王及參議從三位紀朝臣勝長。国造紀直豊成等奉献。詔曰。天皇詔旨《良万止》勅命《乎》。紀伊国司郡司公民陪從司司人等諸聞食《止》宣。此月《波》。閑時《尓之弖》。国風御覽《須》時《止奈毛》。常《母》聞所行《須》。今御坐所《乎》御覽《尓》。礒嶋《毛》奇麗《久》。海瀲《毛》清晏《尓之弖》。御意《母》於多比尓御坐坐。故是以御坐坐《世留》名草海部二郡《乃》百姓《尓》。今年田租免賜《比》。又国司国造二郡司《良尓》。冠位上賜《比》治賜《布》。目已下及郡司《乃》正六位上《乃》人《尓波》。男一人《尓》位一階賜《布》。又御座所《尓》近《岐》高年八十已上人等《尓》。大物賜《波久止》詔《布》勅命《乎》。衆聞食《止》宣。授守從五位下藤原朝臣鷹養從五位上。介外從五位下葛井宿禰豊繼。掾從六位下小野朝臣眞野。刑部大丞正六位上紀朝臣岡繼。中衛將監正六位上紀朝臣良門從五位下。遣使於名草海部二郡諸寺。施綿。

甲寅。自雄山道還日根行宮。

乙卯。遊獵熊取野。

丙辰。御難破行宮。

丁巳。国司奉献。遣使於西成東生二郡諸寺。捨綿。

戊午。車駕至自難破。

壬戌。幸神泉苑。

甲子。勅。私養鷹鷂。禁制已久。如聞。臣民多蓄。遊獵無度。故違綸言。深合罪責。宜嚴禁斷。勿令重犯。但三王臣。聽養有差。仍賜印書。以爲明驗。自餘輙養。將□重科。其印書外過數者。捉臂鷹人進上。自餘王臣五位已上録名言上。六位已下及臂鷹人。並依勅法禁固。科違罪。遣使捜検。如有違犯。国郡官司。亦與同罪。

戊辰。免越前能登二国。今年調十分之七。以桑麻有損也。

戊寅。陸奧国栗原郡。新置三驛。

己卯。遊獵日野。

壬午。制。筑前国志麻郡。自今以後。停止綿調。以令輸錢。

甲申。幸神泉苑。』左京人從七位下大□連三田次賜姓大貞連。

丁亥。幸神泉宛。

戊子。山城国乙訓郡白田六町賜甘南備内親王。

己丑。幸神泉苑。

癸巳。出羽国言。秋田城建置以來□餘年。土地磽埆。不宜五穀。加以孤居北隅。無隣相救。伏望永從停廢。保河邊府者。宜停城爲郡。不論土人浪人。以住彼城者編附焉。

戊戌。幸神泉苑。』令左大辨正四位下兼行皇太子學士但馬守菅野朝臣眞道。木工頭從五位上兼行造宮亮播磨介石川朝臣河主。監僧綱政。

十二月壬寅朔。幸神泉苑。

丙午。勅。自今以後。左右大辨。八省卿。彈正尹。准參議已上。雖開門以後。聽就朝堂。

丁未。幸神泉苑。

壬戌。勅。牛之爲用。在国切要。負重致遠。其功實多。如聞。無頼之輩。爭事驕侈。尤剥斑犢。競用鞍□。爲弊良深。事須禁絶。自今已後。殺剥。及用鞍并胡祿等之具。一切禁斷。若有違犯。科違勅罪。主司阿容。亦與同罪。

丙寅。聖體不豫。遣使平城七大寺。齎綿五百六十斤誦經。又賑恤舊都飢乏道俗。

丁卯。詔曰。朕有所思。欲施恩澤。宜赦天下。自延暦廿三年十二月廿六日昧爽以前。大辟已下。罪無輕重。皆咸赦除。但強竊二盜及私鑄錢。常赦所不免者。不在赦限。敢以赦前事。相告言者。以其罪罪之。普告天下。知朕意焉。』▼是日。賜三品式部卿諱《淳和》度一人。


廿四年春正月辛未朔。廢朝。聖體不豫也。

癸酉。制。定額諸寺。檀越之名。載在流記。不可輙改。而愚人爭以氏寺。假託權貴。詐稱檀越。寺家田地。任情賣買。事多姦濫。宜加禁斷。

丁丑。正五位上橘朝臣安麻呂授從四位下。』賜五位已上物各有差。

甲申。平明。上急召皇太子。遲之。更遣參議右衛士督從四位下藤原朝臣緒嗣召之。即皇太子參入。昇殿。召於牀下。勅語良久。命右大臣以正四位下菅野朝臣眞道。從四位下秋篠朝臣安人。爲參議。又請大法師勝虞。放却鷹犬。侍臣莫不流涙。』奉爲崇道天皇。建寺於淡路国。』▼是日。勅。頃年爲興釋教。擯出違法之僧。今聞自悔前過。各有修行。宜赦其過。聽住本寺。若更有犯。處以恒科。又令天下諸国。修理国中諸寺塔。

乙酉。永停大替隼人風俗歌舞。』▼是日。大法師勝虞爲少僧都。均□爲律師。

丙戌。參議從四位下秋篠朝臣安人爲右大辨。近衛少將勘解由長官阿波守如故。從四位下橘朝臣安麻呂爲左中辨。從五位上百濟王鏡仁爲右中辨。從四位上藤原朝臣葛野麻呂爲刑部卿。越前守如故。』宴五位已上。賜物有差。

丁亥。於御在所南端門外射。但乘輿不御。

辛卯。賜散位從四位下住吉朝臣綱主度一人。

壬辰。賜宿侍親王已下五位已上衣。』▼是日。未時。大星隕。

乙未。地震。

戊戌。外從五位下吉水連神徳授從五位下。正六位上出雲連廣貞外從五位下。以供奉御藥。晝夜不怠也。

乙巳。相摸国言。頃年差鎭兵三百五十人。戍陸奧出羽兩国。而今徭丁乏少。勳位多數。伏請中分鎭兵。一分差勳位。一分差白丁。許之。

丙午。令僧一百五十人。於宮中及春宮坊等。讀大般若經。造一小倉於靈安寺。納稻卅束。又別收調綿百五十斤。庸綿百五十斤。慰神靈之怨魂也。

庚戌。造石上神宮使正五位下石川朝臣吉備人等。支度功程。申上單功一十五萬七千餘人。太政官奏之。勅曰。此神宮所以異於他社者何。或臣奏云。多收兵仗故也。勅。有何因縁所收之兵器。奉答云。昔來天皇御神宮。便所宿收也。去都差遠。可愼非常。伏請卜食而運遷。是時文章生從八位上布留宿禰高庭。即脩解申官云。得神戸百姓等款稱。比來。大神頻放鳴鏑。村邑咸恠。不知何祥者。未經幾時。運遷神寳。望請奏聞此状。蒙從停止。官即執奏。被報宣稱。卜筮吉合。不可妨言。所司咸來。監運神寳。收山城国葛野郡訖。無故倉仆。更收兵庫。既而聖體不豫。典□建部千繼。被充春日祭使。聞平城松井坊有新神託女巫。便過請問。女巫云。今所問不是凡人之事。宜聞其主。不然者。不告所問。仍述聖體不豫之状。即託語云。歴代御宇天皇。以慇懃之志。所送納之神寳也。今踐穢吾庭。運收不當。所以唱天下諸神。勒諱贈天帝耳。登時入京密奏。即詔神祇官并所司等。立二幄於神宮。御飯盛銀笥。副御衣一襲。並納御輿。差典□千繼充使。召彼女巫。令鎭御魂。女巫通宵忿怒。託語如前。遲明乃和解。有勅。准御年數。屈宿徳僧六十九人。令讀經於石上神社。詔曰。天皇御命《尓》坐。石上《乃》大神《尓》申給《波久》。大神《乃》宮《尓》收有《志》器仗《乎》。京都遠《久》成《奴流尓》依《弖》。近處《尓》令治《牟止》爲《弖奈母》。去年此《尓》運收有《流》。然《尓》比來之間。御體如常不御坐有《流尓》。大御夢《尓》覺《志》坐《尓》依《弖》。大神《乃》願坐《之》任《尓》。本社《尓》返收《弖之》。无驚《久》无咎《久》。平《久》安《久》可御坐《止奈母》念《志》食。是以鍜冶司正從五位下作良王。神祇大副從五位下大中臣朝臣全成。典侍正五位上葛井宿禰廣岐等《乎》差使《弖》。禮代《乃》幣帛并鏡令持《弖》。申出給御命《乎》申給《止》申。辭別《弖》申給《久》。神《那我良母》皇御孫《乃》御命《乎》。堅磐《尓》常磐《尓》。護奉幸《閇》奉給《閇止》稱辭定奉《久止》申。』遣典藥頭從五位上中臣朝臣道成等。返納石上神社兵仗。』散位從四位下住吉朝臣綱主卒。綱主。以善射爲近衛。後歴將曹將監。爲人恪勤。宿衛不怠。好愛鷹犬。多得士卒心。仕至少將。卒時年七十七。』大和国人正六位上曰佐方麻呂。近江国人正六位上曰佐人上賜姓紀野朝臣。

甲寅。備後国飢。遣使賑給。』正五位上葛井宿禰廣岐授從四位下。

乙卯。賜脩行大法師位榮興度一人。脩行傳燈法師位聽福二人。』左京人多王。登美王等十七人賜姓三園眞人。吉並王。□並王等十七人近江眞人。駿河王。廣益王等十六人清海眞人。池原王。嶋原王二人志賀眞人。貞原王。眞貞王二人淨額眞人。坂野王。石野王等十六人清岳眞人。篠井王。坂合王等五人淨原眞人。十二月王。小十二月王等三人室原眞人。永世王。末成王。末繼王春原眞人。田邊王。高槻王等美海眞人。般木王。長井眞人。岡山女王。廣岡女王等四人岡原眞人。廣永王。益永王等四人豊岑眞人。田村王。小田村王。金江王。眞殿王。河原王等八人長谷眞人。八上王。八嶋王山科眞人。

己未。令諸国国分寺。行藥師悔過。以聖躬未平也。

壬戌。賜傳燈大法師位安曁度僧尼各一人。脩行大法師位榮興僧一人。脩行法師位慈窓等七人各二人。』從五位上平群朝臣廣道爲土左守。

辛未。施賜宿侍僧及五位已上被衣。

癸酉。賜少僧都傳燈大法師位勝虞度二人。

乙亥。播磨国夷第二等去返公嶋子賜姓浦上臣。

丙子。賜律師大法師位均□。脩行滿位僧勤盖各度二人。脩行滿位僧常江。壽全各一人。

己卯。賜傳燈法師位勤操度二人。脩行滿位僧壽全一人。

癸未。從五位下多治比眞人八千足授從五位上。

丙戌。正六位上下毛野公小建授外從五位下。

己丑。免從四位下吉備朝臣泉。并五百枝王。藤原朝臣淨岡。藤原朝臣雄依。山上船主等罪入京。

壬辰。免伊豆国流人氷上眞人河繼罪。』遣使伯耆国。請玄賓法師。

丙申。於殿上行潅頂法。』▼是日。詔曰。解網泣辜。哲王嘉訓。滌瑕蕩穢。列聖通規。朕君臨區宇。子育黔黎。念彼流移久陷刑憲。情深惻隱。無忘寢興。思播凱澤。令彼改且。其延暦廿四年三月以前。犯謀反大逆。及自餘縁犯。已配流及移郷者。不論道俗。悉赦除之。若身先亡。恩渙不逮者。原其妻子。但惡造。造畜蠱毒。殺人。會赦猶合移郷之色。及犯盜者。不在赦限。普告遐迩。知朕意焉。

夏四月辛丑。授散位從六位上江沼臣小並外從五位下。

壬寅。賜侍醫等衣并□布有差。

癸卯。勅。如聞。貢調脚夫。在路留滯。或飢横斃者衆。良由路次国郡不存法令。隨便村里無意撫養也。自今以後。如有此色。當界官司。據法科處。郡国官司。存情相救。其醫療供給。一依法令。

甲辰。令諸国。奉爲崇道天皇建小倉。納正税□束。并預国忌及奉幣之例。謝怨靈也。』令土左国帶驛路郡。加置傳馬五匹。以新開之路山谷峻深也。

乙巳。天皇召皇太子已下參議已上。託以後事。

己酉。使近衛大將藤原朝臣内麻呂。中將藤原朝臣繩主等。賜兵仗殿鎰於東宮。』遣使奉幣帛於賀茂神社。

庚戌。任改葬崇道天皇司。』外從五位下豊山忌寸眞足爲主殿助。

五月己巳朔。賜侍從及侍醫等衣。

辛未。授從五位上藤原朝臣上子正五位下。

戊寅。授土左国香美郡少領外從六位上物部鏡連家主爵二級。以撫育有方。公勤匪怠也。

己卯。加山城。大和。河内。攝津等四国。史生一員。』▼是日。遣脩行傳燈法師位聽福於紀伊国伊都郡。立三重塔。爲聖躬平善也。

甲午。甲斐。越中。石見三国飢。遣使賑給。

六月乙巳。遣唐使第一船到泊對馬嶋下縣郡。大使從四位上藤原朝臣葛野麻呂上奏言。臣葛野麻呂等。去年七月六日。發從肥前国松浦郡田浦。四船入海。七日戌剋。第三第四兩船。火信不應。出入死生之間。掣曳波涛之上。都卅四箇日。八月十日到福州長溪縣赤岸鎭已南海口。時杜寧縣令胡延沂等相迎。語云。常州剌史柳冕。縁病去任。新除剌史未來。国家大平者。其向州之路。山谷嶮隘。擔行不穩。因廻船向州。十月三日到州。新除觀察使兼剌史閻濟美處分。且奏。且放廿三人入京。十一月三日臣等發赴上都。此州去京七千五百廿里。星發星宿。晨昏兼行。十二月廿一日到上都長樂驛宿。廿三日内使趙忠。將飛龍家細馬廿三匹迎來。兼持酒脯宣慰。駕即入京城。於外宅安置供給。特有監使。高品劉昴。勾當使院。第二船判官菅原朝臣清公等廿七人。去九月一日從明州入京。十一月十五日到長安城。於同宅相待。廿四日国信別貢等物。附監使劉昴。進於天子。劉昴歸來。宣勅云。卿等遠慕朝貢。所奉進物。極是精好。朕殊喜歡。時寒。卿等好在。廿五日於宣化殿禮見。天子不衙。同日於麟徳殿對見。所請並允。即於内裏設宴。官賞有差。別有中使。於使院設宴。酣飮終日。中使不絶。頻有優厚。廿一年正月元日於含元殿朝賀。二日天子不豫。廿三日天子雍王□崩。春秋六十四。廿八日臣等於亟天門立仗。始着素衣冠。▼是日太子即皇帝位。諒闇之中。不堪萬機。皇太后王氏。臨朝稱制。臣等三日之内。於使院朝夕擧哀。其諸蕃三日。自餘廿七日而後就吉。二月十日監使高品宋惟澄。領答信物來。兼賜使人告身。宣勅云。卿等銜本国王命。遠來朝貢。遭国家喪事。須緩緩將息歸郷。縁卿等頻奏早歸。因茲賜纒頭物。兼設宴。宜知之。却廻本郷。傳此国喪。擬欲相見。縁此重喪。不得宜之。好去好去者。事畢首途。勅令内使王国文監送。至明州發遣。三月廿九日。到越州永寧驛。越州即觀察府也。監使王国文。於驛舘喚臣等。附勅書函。便還上都。越州更差使監送。至管内明州發遣。四月一日先是去年十一月爲廻船明州。留録事山田大庭等。從去二月五日發福州。海行五十六日。此日到來。三日到明州郭下。於寺裏安置。五月十八日於州下□縣。兩船解纜。六月五日臣船到對馬嶋下縣郡阿禮村。其唐消息。今天子。諱誦。大行皇帝之男只一人而已。春秋□五。有□餘男女。皇太子廣陵王純。年廿八。皇太后王氏。今上之母。大行皇帝之后也。年號貞元廿一年當延暦廿四年。□青道節度使青州刺史李師古《正己孫納之男》。養兵馬五十萬。朝廷以国喪告于諸道節度使。入青州界。師古拒而不入。□兵十萬以弔国喪爲名。自襲鄭州。諸州勠力。逆戰相殺。即爲宣慰師古。差中使高品臣希倩發遣。又蔡州節度使呉少誠。多養甲兵。竊挾窺□。又去貞元十九年遣龍武將軍薛審。和親吐蕃。到則拘□。不得復命。審欺之云。所以來和者。欲嫁公主也。吐蕃即令審歸娶。天子瞋之曰。嫁娶者。非朕所知。宜更迴允前旨。若事不遂。不得入來。審還到吐蕃界。拒而不入。在於今日。猶住兩界頭。去年十二月吐蕃使等歸国。彼來由。在娶公主。天子瞋之不聽。故不曾賀正也。其吐蕃。在長安西北。數興兵侵中国。今長安城。去吐蕃界五百里。内疑節度。外嫌吐蕃。京師騷動。無□休息。

丁未。近江。丹波。丹後。但馬。播磨。美作。備前。備後。紀伊。阿波。伊豫等十一国。停進彩帛。依舊貢絹。

辛亥。正六位上難破連廣成。若江造家繼授外從五位下。

己丑。伊賀国飢。遣使賑給。

甲寅。遣唐使第二船判官正六位上菅原朝臣清公。來到肥前国松浦郡鹿嶋。附驛上奏。事多不載。

丙辰。授從五位下紀朝臣廣濱從五位上。正六位上犬上朝臣望成外從五位下。

庚申。近衛中將從三位勳二等坂上大宿禰田村麻呂爲參議。

辛酉。傳燈大法師位常騰爲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