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應助中國廢除不平等條約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日本應助中國廢除不平等條約
——對神戶各團體歡迎宴會演說詞
作者:孫中山
1924年11月28日
本作品收錄於《孫中山先生由上海過日本之言論

據《日本應助中國廢除不平等條約——對神戶各團體歡迎宴會演說詞》(十一月廿八日在神戶東方飯店),載《孫中山先生由上海過日本之言論》,廣州、民智書局,一九二五年三月發行。另見一九二四年十二月五日上海《民國日報》第一、二版所載黃昌轂記《孫先生在大阪歡迎會上演說詞》,內容相同而文字略異。

神戶商業會議所、日華實業協會、我們中國領事和華僑諸君:

今晚蒙諸君這樣熱誠的招待,兄弟實在是感激無量。我這回繞道神戶,蒙日本各界人士一致熱誠歡迎,就這種偶然經過的情形看,便可以知道中日兩國國民是很親善的。照中國同日本的關係說,無論講到那一方面,兩國國民都是應該要攜手,協力進行,共謀兩國前途的發展。譬如兄弟這次出來,是由南中國到北中國,就是由我的家內南邊走到我的家內北邊,繞道神戶就像經過一個日本人的家庭一樣。只由我的家內南邊走到北邊,便要經過你們日本人的家庭,專就交通一項說,中國同日本便有這樣的密切。其他種種關係,都是不是很密切的?我們兩國國民向來的口頭禪,都說中國同日本是同種同文的國家,是兄弟之邦,兩國國民應該要攜手。從前日本的維新元老,在維新沒有成功的時候,本有中日兩國攜手的提倡。現在日本維新已經成了功,但是中日兩國國民的口頭禪還沒有達到目的。這是為什麼原因呢?就是由於我們中國從前睡了覺,當中經過日本維新的幾十年,中國是在夢中,毫不知道。經過近來世界的大變遷,和歐美勢力東侵來壓迫中國,中國也是在夢中,也是不知道。到十三年之前,中國才有革命。中國發生革命,是少數先知先覺的提倡,要把政治的改良,要把國民喚醒,要把國家的地位恢復到和從前一樣,所以才有革命。

不過中國這次革命所處的時機,和日本從前維新的時機便大不相同。當日本維新的時候,歐美勢力還沒有完全東來,在東亞又沒有別的障礙,日本整軍經武、刷新政治都不受制正掣)肘,都是很自由,所以日本維新便能夠完全成功。當我們中國十三年前革命的時候,歐美大勢力老早侵入了東亞,中國四圍都是強國,四圍都是障礙,要做一件事便要經過種種困難,就是經過了困難之後,還不能達到目的。所以革命十三年,至今沒有成功。我們革命黨在中國這十幾年以來,本來已經推翻了滿清的舊皇帝,消滅了袁世凱的新皇帝,掃除了種種障礙,就是最近曹、吳的大軍閥也被我們推倒了。在國內對於革命的障礙,都被我們消滅完了。我們在國內沒有革命的障礙。既是沒有革命的障礙,革命便應該可以成功,為什麼還說不能成功,還不能達到圓滿的目的呢?因為還有國外的障礙沒有打破。這種國外的障礙,便是中國從前和外國所立的不平等條約。

從那些條約的字面說,是很容易明白的。至於講到內容,不但是中國人自己不明白,就是日本旁觀的人也不容易明白。大概講起來,那些條約的來源是從前中國和十幾個外國所訂立的。外國在中國定了那些條約,便和中國處於不平等的地位,便用來壓迫中國,享種種特別權利。經過這次歐戰之後,德國和奧國廢除了那種條約,德國和奧國現在中國不能享特別權利。德國和奧國之所以廢除了那種條約的原故,是因為他們是打敗了的國家,被我們中國要求廢除了的。近來俄國也廢除了那種條約。俄國之所以要廢除的原故,是因為俄國革命之後很主張公道,知道那種條約太不平等,對於中國太不講道理,所以他們自己甘心紳正情)願要廢除那種條約,要送回俄國在中國所享的特別權利。那種不平等的條約,現在一共有三國是已經廢除了,另外還有十幾國沒有廢除,還是握我們中國的主權。

那種不平等的條約究竟是一件什麼東西呢?老實說,就是從前中國政府把我們國民押到了外國人所寫的一些賣身契。現在拿到這種賣身契的還有十幾國,就是我們還有十幾個主人。我們現在是做十幾國的奴隸,是十幾國的殖民地。做一國的殖民地很容易,做到十幾國的殖民地便很痛苦。譬如澳洲是英國一國的殖民地,加拿大是英國一國的殖民地,南非洲是英國一國的殖民地,紐絲蘭也是英國一國的殖民地,英國平時對於那些殖民地所享的權利很少,而所負的義務很大,那些殖民地的人民對於母國反要享很大的權利。我們中國做十幾國的殖民地,那十幾國只到中國來享特別權利,只來虐待中國人,毫不盡義務。所以我們中國人做人的奴隸,沾不到一點主人的恩惠,只是受虐待,只見有痛苦。逼到在中國之內無路可走,寧可跑到外國去做一國的奴隸,好像廣東人就近便跑到香港,遠一點便跑到南洋群島和南北美洲一樣。他們那些人跑到了外國之後,都是不想歸家鄉,自然是覺得做一國的奴隸,比做十幾國的奴隸要愉快得多。中國現在是做十幾國的殖民地,不是一個獨立國家。中國的地位比較殖民地還要低一級,可以叫做“次殖民地”。說到我們的領土要大過美國,我們的人民有四萬萬要多過美國,美國是現在世界上頂富頂強的國家,我們中國有這樣大的領土和這樣眾的民族,還不能成一個獨立國家。推到這個原因雖然是很多,最主要的就是受那些不平等條約的壓迫。我們現在不是一個獨立國,是十幾國的殖民地,中國人自己還不知道,我看日本人也不知道。

日本現在是東亞最強的獨立國家,也是全世界列強之一。如果日本真是知道了中國是十幾國的殖民地,用一個獨立國家要來和殖民地相親善,我看這是做不到的事。要明白這個道理,我有一段好故事,可以用來說明。我們廣東從前有甲、乙兩個朋友,甲是廣州人,在廣州很有勢力,很有地位,可以說是一個紳士。乙是一個鄉下的世僕(粵俗家庭中永久的奴僕之稱,與北方老家奴的名稱相似),還沒有脫離奴隸的地位,後來到廣州做生意,發了大財,也是很有勢力,因為朋友的介紹,便認識甲,便和甲做朋友。有一日,那位甲的朋友請乙去吃飯,兩個人都是很闊綽,搖搖襬襬去上酒席館。正在街上走到得意的時候,忽然遇到了乙的主人,那位乙的主人是一個鄉下佬,正從鄉下上街來,沒有穿什麼好衣,又沒有穿鞋,手內只拿一把大傘,走路很遠,身體極疲倦。忽然遇到了乙,因為乙是他的世僕,所以他便不客氣,便馬上問乙說:“我許久不見你了,你是怎麼樣變到這樣闊綽呢?你今天穿到這樣好看,是到什麼地方去呢?我走路疲倦得很,你替我拿拿這把大傘,跟我來聽差罷。”乙因為是那位鄉下佬的世僕,所以便不敢推辭,只得替他的主人去拿傘,同他的主人一路走。乙因為要替他的主人去拿傘,便不能同他的朋友甲去吃飯,因此甲要請他的朋友乙去吃飯的目的便不能夠達到。我們葉,國和世界各國立了許多利益均沾的條約,日本自己還不覺得是中國的主人,日日反要來提倡中日親善。這好比是甲要請他的朋友乙去吃飯一樣,在路上忽然遇到了乙的主人,那位主人要乙去拿傘,甲當然是不能同乙去吃飯。中國現在就是一個世僕,不是一個自由人,有十幾個主人。日本要來和我們親善,要請我們吃飯,中國和日本同在一路走,不遇到中國的第一個主人,便要遇到中國的第二個主人,不遇到第三個主人便要遇到第四個主人,以至於第十幾個主人。那些主人和中國人是決計沒有錯過之機會的,中國人一遇到了那些主人便要和他們拿傘,就是日本人很有請中國人吃飯的誠心誠意,也是請不成,也是不能達到目的。中國因此便不能和日本親善。

若是日本真有誠意來和中國親善,便先要幫助中國廢除不平等的條約,爭回主人的地位,讓中國人是自由身分,中國才可以同日本來親善。照我們的口頭禪,中國同日本是同種同文的國家,是兄弟之邦。就幾千年的歷史和地位講起來,中國是兄,日本是弟。現在講到要兄弟聚會,在一家和睦,便要你們日本做弟的人,知道你們的兄已經做了十幾國的奴隸,向來是很痛苦,現在還是很痛苦,這種痛苦的原動力便是不平等的條約。還要你們做弟的人替兄擔憂,助兄奮鬥,改良不平等的條約,脫離奴隸的地位,然後中國同日本才可以再來做兄弟。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