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德天皇實錄/卷第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文德天皇實錄
卷第一
卷第二 

日本文德天皇實錄卷第一 文德紀一[编辑]

文德天皇

  起嘉祥三年三月,盡六月

右大臣-正二位臣-藤原朝臣-基經等,奉敕撰

一、奉葬仁明天皇於山城紀伊深草山陵[编辑]

 文德天皇

 文德天皇,諱道康。仁明天皇長子也。母藤原氏,順子。贈太政大臣-正一位-冬嗣之女也。

 十六,承和九年八月乙丑,立為皇太子。

 嘉祥三年,三月乙卯朔己亥 ,仁明皇帝崩於清涼殿。于時,皇太子下殿,御宜陽殿東庭倚廬。左右大臣率諸卿及少納言、左右近衛少將等,獻天子神璽-寶劍、符節、鈴印等。須臾駕輦車,移御東宮雅院。陣列之儀,一同行幸,但無警蹕。

 庚子 ,定緣葬諸司。中納言-從三位-源朝臣-弘,權中納言-橘朝臣-峰繼,參議-從四位下-伴宿禰-善男,散位-從四位上-源朝臣-生,彈正大弼-從四位下-清原真人-長田,左中辨-清原真人-岑成,左近衛少將-從五位上-良岑朝臣-宗貞,大藏大輔-藤原朝臣-貞本,大外記-外從五位下-朝原宿禰-良道等,六位以下四人,為裝束司。裝束司。中納言-從三位-源朝臣-定,大藏卿-平朝臣-高棟,參議-從四位上-藤原朝臣-助,散位-從四位下-正躬王,右京大夫-從四位上-源朝臣-寬,從四位下-木工頭-興世朝臣-書主,散位-從五位下-文室朝臣-笠科,勘解由次官-山代宿禰-氏益等,六位已下四人,為山作司。後追以中納言-從三位-安倍朝臣-安仁,散位-從五位下-藤原朝臣-正岑、山口朝臣-春方等,重補山作司。山作司。前丹波守-從四位下-滋野朝臣-貞雄,宮內少輔-從五位下-橘朝臣-伴雄等,六位已下三人,為養役夫司。養役夫。山城守-從四位下-茂世王,右京亮-從五位上-橘朝臣-枝主等,六位一人,為治路司。治路司。治路,或本為造路、作路。中納言-從三位-源朝臣-弘,為前次第司長官。治部少輔-從五位下-藤原朝臣-松影,為次官。以六位已下各二人,為判官主典。前次第司。參議-宮內卿-從四位上-滋野朝臣-貞主,為後次第司長官。從五位下-橘朝臣-永範,為次官。判官主典同前。後次第司。

 是日 ,遣散位-從五位上-高階真人-清上,從五位下-藤原朝臣-緒數等,率諸衛監護左右兵庫,令京畿、七道舉哀成禮,限以三日。喪服之期,以日易月。三日云云,見《漢書》文帝序後七年紀。式部省率百寮,於紫宸殿前舉哀。公卿及侍臣以下,於東宮舉哀。

 辛丑 ,東宮成服。公卿百寮從之。

 癸卯 ,葬仁明皇帝于深草山陵。送終之禮,皆從儉約。是奉遺詔也。

 甲辰 ,遣從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基兄王,外從五位下-豐階公安人等,存問供御葬之諸大夫。先是,諸衛著甲,以備非常。今日脫卻,各從常儀。

 乙巳 ,晏駕之後,初盈七日。仍遣使於近陵七箇寺,以修功德。右近衛少將-兼土佐守-從五位下-小野朝臣-千株,及內舍人一人、內豎十人,為紀伊寺使。正四位下-行大舍人頭-兼越前權守-高枝王,侍從-從五位上-嶋江王,刑部大輔-正五位下-藤原朝臣-行道,內舍人一人,內豎十人,為寶皇寺使。從四位上-行加賀守-正行王,中務大輔-從五位上-並山王,散位-從五位下-藤原朝臣-正岑,駿河守-丹墀真人-貞岑,為來定寺使。從四位下-行大學頭-時宗王,從五位下-正親正、善永王,刑部少輔-藤原朝臣-關雄,為拜志寺使。從三位-行大藏卿-平朝臣-高棟,散位-從四位下-世宗王,從五位下-永直王,內舍人一人,內豎十人,為深草寺使。散位-從四位下-基棟王,從五位下-安原王、大原真人-宗吉、橘朝臣-三夏等,內舍人一人,內豎十人,為真木尾寺使。散位-從四位下-道野王,從五位下-高原王,大判事-藤原朝臣-本雄,加賀介-良岑朝臣-清風,內舍人一人,內豎十人,為檜尾寺使。

 是日 ,嵯峨山陵,暴風雷雨,樹木倒仆。遣中納言-從三位-安倍朝臣-安仁,就加察視。

 公卿奏言:「施事天下,猶稱令旨。在於視聽有所疑。請稟天旨,改令代敕。」未之許焉。

 丙午 ,左近衛少將-從五位上-良岑朝臣-宗貞,出家為僧。宗貞,先皇之寵臣也。先皇崩後,哀慕無已。自歸佛理,以求報恩。時人愍焉。


二、群臣上啟勸進皇太子登極[编辑]

 夏四月,戊申朔己酉 ,公卿上啟曰:「竊以,萬物不能自化,資大匠以陶鈞。億兆不能自治,賴元首之司牧。一時曠位,則九服所以徊徨。一日無政,則萬機由其擁塞。是以,姬王纘統,戴冕宅憂之初,漢帝乘乾,正位殂落之夕。通行不滯,為萬代之舟車。觀望相依,百王之戶牖者也。大行聖帝,明齊日月,道括乾坤。崇德叶於笙鏞,體政存於爼豆。七十二帝,彼復何人。三五六經,本慙聲教。遂攬乃昔以來禮典舊章,察其利病之端,參於方今之代。遺制云:『皇太子可於柩前即皇帝位,一依周漢故事。』伏惟殿下,深仁植性,純孝因心。寢門問豎,竭愛敬之誠,馳道申虔,盡溫恭之禮。臣子之道克宣,天人之望允集。宜肅奉聖旨,屬茲時來。居南面之尊高,應北辰之大寶。而偏纏罔極之至哀,不忍割情以就禮。涉旬踰月,以至今日。臣等顒顒,深所未達。況乎,先帝已有遺敕。孝善述父志,何得拘匹夫之情孝,缺萬乘之典章。謹案,春秋例:『人君即位有四。初喪即位一也,既葬即位二也,踰年即位三也,三年諒闇終即位四也。』殿下已在初喪而忘制,宜追既葬而示儀。上承七廟之靈,下定萬民之望。臣等自負舊恩於丘山,思致新主於堯舜。不任悾款之至,謹奉啟以勸進。」令曰:「雖有遺詔,既踰旬月。況亦陵土未乾,不忍即正。」不聽。

 從五位下-源朝臣-惬,從五位下-橘朝臣-信蔭等,為侍從。從五位下-御春朝臣-真濱,為近江權介。從五位下-清原真人-秋雄,為但馬介,左兵衛佐如故。從五位下-紀朝臣-最弟,為因幡權介,右兵衛佐如故。從五位下-橘朝臣-常蔭,為讚岐權介。正五位下-橘朝臣-真直,為阿波守。從五位下-坂上大宿禰-貞守,為左近衛少將。從五位下-小野朝臣-千株,為右近衛少將。從五位下-源朝臣-興,為左兵衛權佐。從五位上-藤原朝臣-良仁,為右兵衛權佐。

 大宰帥-三品-葛井親王,薨。親王,桓武天皇第十二子也。母-大納言-贈正二位-坂上大宿禰-田村麻呂之女,從四位下-春子也。親王幼而機警。年六歲,敕賜帶劍。弘仁十年,賜爵四品,拜兵部卿。天長三年,為上野太守。承和七年,為常陸太守。八年,進爵三品。親王頗善射藝,有外家大納言之遺風。嘗嵯峨天皇御豐樂院,以觀射禮。畢後敕諸親王及群臣,各以次射。親王時年十二,天皇戲語親王曰:「弟雖少弱,當執弓矢。」親王應詔而起,再發再中。時外祖父-田村麻呂亦侍坐,驚動喜躍,不能自已。即便起座,抱親王而舞。進曰:「臣嘗將數十萬之眾,征討東夷。實賴天威,所向無敵。自料勇略,兵術多所不究。今親王年在齠齔,武伎如此。愚臣非所能及。」天皇大咲曰:「將軍褒揚外孫,何甚過多。」親王耽愛聲樂,殊翫絲管。晚年好酒,志在讌樂。累日連夜,淵醉忘疲。嘉祥三年,為大宰帥。薨時,年五十一。朝廷因循舊典,遣監喪使等。親王有子廿餘人。

 是日 ,公卿會議,定先皇七七日御齋會司。中納言-從三位-源朝臣-弘,參議-宮內卿-從四位上-滋野朝臣-貞主,參議-右大辨-從四位上-藤原朝臣-良相,參議-從四位下-式部大輔-伴宿禰-善男,散位-從四位上-源朝臣-生,從四位下-木工頭-興世朝臣-書主,右少辨-從五位上-橘朝臣-海雄,散位-從五位下-藤原朝臣-菅雄等,六位已下三人,為御齋會行事。圖書頭-從五位下-橘朝臣-高成,左衛門佐-從五位下-紀朝臣-道茂等,六位一人,為造佛司。左京大夫-從四位上-正行王,雅樂頭-從五位下-藤原朝臣-貞敏,侍從-從五位下-橘朝臣-信蔭等,六位已下四人,為莊嚴堂司。彈正大弼-從四位下-清原真人-長田,治部大輔-從五位上-坂上大宿禰-正野,散位-從五位上-丹墀真人-門成等,六位已下三人,為供僧司。

 庚戌 ,公卿重上啟曰:「臣等先已上啟,具陳勸進之誠。而殿下至孝為性,不忍割情。久曠萬機,經引數月。雖云禮制,亦有權時。請擇吉辰,早正其位。以順兆人之望,以固萬國之基。」令曰:「卿等上啟,驟輸中誠。事緣遺詔,義歸權奪。今不獲已,俯依來啟。」

 辛亥 ,為除凶服,先遣大中臣-氏人於五畿內、七道諸國,以修大祓。

 壬子 ,遣使於七箇寺,修二七日御齋會。每寺公卿大夫并內舍人、內豎等一兩人。

 癸丑 ,地震。

 帝公除,百官吉服。大祓於朱雀門前。

 有魚虎鳥,飛鳴於東宮樹間。何以書之,記異也。

 乙卯 ,大雷雨。諸衛警陣。賜陣頭侍從及衛士以上祿,各有差。

 戊午 ,帝自雅院,移御中殿。

 敕賜中納言-從三位-源朝臣-定,帶劍。先皇賜之,今依舊賜之。

 己未 ,遣使於七箇佛寺,修三七日御齋會。如前日儀。

 辛酉 ,遣左近衛將曹-粟田-真持於深草陵,列栽樹木。間以一丈,相襲成行。

 壬戌 ,地震。

 飛驒國講師-傳燈滿位僧-德嚴上奏:「諸國國分二寺,安居修行,為國誓念。而此國,舊來不修此法。論之佛理,可謂闕如。請准諸國,每年薰修。」許之。


三、道康親王即位大極殿[编辑]

 癸亥 ,遣權中納言-橘朝臣-岑繼,告深草山陵,以即位之由。其策文曰:「掛畏天皇朝庭,恐見毛みも申賜。遣多萬倍留たまべる,天日嗣仕奉倍支べき,公卿等屢勸請。而日月,心神哀迷,不堪狀再止毛とも,御命旨固勸強禮波れば,己志爾波には己止こと不得。故是以,大御坐處掃潔侍,天之日嗣戴荷守供奉倍支べき,恐見毛みも申賜久止くと奏。又申,掛畏天皇朝庭矜賜厚慈蒙戴弖之てし,天之日嗣政者平,天地日月守仕奉倍之止べしと思食事,恐見毛みも申賜久止くと奏。」

 甲子 ,帝即位於大極殿。其日,晨旦快雨,百官以雨日儀從事。至日中時天晴。策命曰:「明神大八洲國所知天皇詔旨良萬止らまと宣敕,親王、諸王、諸臣、百官人等、天下公民,眾聞食宣。掛畏平安宮御宇倭根子天皇,我皇此天日嗣高座之業,掛畏近江大津御宇天皇初賜定賜倍留へる法隨,仕奉仰賜授賜比之ひし大命,受賜受賜。進不知退不知,恐久止くと宣天皇敕眾聞食宣。然皇天下治賜君,賢人良佐天之てし,天下乎波をば治物止奈毛となも聞行。故是以大命坐宣。朕雖拙劣,親王等始,王等、臣等相穴奈比なひ,相扶奉事依天之てし,此仰賜授賜倍留へる食國天下之政仕奉倍之止奈毛べしとなも所念行。是以,以正直之心,天皇朝庭眾助仕奉宣天皇眾聞食宣。辭別宣,凡人子蒙福萬久まく欲為,於夜多米爾止にと奈母聞行。故是以,朕親母-藤原氏皇太夫人上奉治奉。又,仕奉人等中,其仕奉狀隨冠位上賜治賜。又,太神宮,諸社禰宜、祝等給位一階。又僧綱,諸寺智行有聞并天下僧尼年八十已上施物太萬不たまふ。又,左右京、五畿內鰥寡孤獨不能自存者,及天下給侍人等給御物。力田之輩超眾者賜爵一階。又,諸國言上承和九年以往租稅未納者,先帝御坐免給倍止へと,今天皇御意,去年以往未納復盡免給波久止はくと敕天皇御命眾聞食宣。」

 授,從二位-源朝臣-常,正二位。正三位-源朝臣-信,從二位。從三位-源朝臣-定、安倍朝臣-安仁等,正三位。從四位上-滋野朝臣-貞主、藤原朝臣-助、藤原朝臣-長良、小野朝臣-篁、藤原朝臣-良相等,正四位下。從四位下-伴宿禰-善男,從四位上。無位-雄風王、利基王等,從四位下。從四位上-坂上大宿禰-淨野,正四位下。從四位下-清原真人-瀧雄,從四位上。正五位上-伴宿禰-成益,正五位下-春澄宿禰-善繩等,從四位下。從五位上-藤原朝臣-良仁,正五位上。從五位上-藤原朝臣-高房,從五位下-菅原朝臣-是善等,正五位下。從五位下-鎌倉王、藤原朝臣-春岡、文室真人-助雄、良岑朝臣-長松、藤原朝臣-關主、橘朝臣-清蔭、佐伯宿禰-屋代,外從五位下-豐階公-安人等,從五位上。外從五位下-都宿禰-貞繼、三統宿禰-真淨,正六位上-在原朝臣-善淵、大原真人-真室、小野朝臣-貞樹、橘朝臣-休蔭、齋部宿禰-伴主、安倍朝臣-有道,從六位上-藤原朝臣-諸藤等,從五位下。正六位上-廣宗宿禰-平麻呂、榎井朝臣-嶋長、家原宿禰-氏主等,外從五位下。

 乙丑 ,遣使解諸關警。

 是日 ,宣詔內外云:「易月之制,雖據舊章,臣子之道,須存心喪。宜仰有司,朞年之內,禁宴飲作樂,及著美服。」

 先是 ,深草陵堵婆所藏陀羅尼,自發落地。遣參議-伴宿禰-善男,就加安置。

 丙寅 ,遣使於七箇佛寺,修四七日御齋會。如前日儀。

 固近江國關使-從四位下-右中辨-藤原朝臣-氏宗,歸奏奉契。

 戊辰 ,固伊勢國關使-右衛門權佐-從五位上-藤原朝臣-春岡、固美濃國關使-散位-從五位下-藤原朝臣-菅雄等,歸奏奉契。

 己巳 ,六衛解嚴。

 皇太夫人移御東五條院,警蹕威儀,一擬乘輿。詔遣左右近衛少將、將監、番長各一人,近衛各九人,左右兵衛、尉志、番長各一人,兵衛各十九人,分陣院下,以備宿衛。

 詔佐渡國,放還配流罪人-金剌福貴滿。

 庚午 ,前春宮職印一枚,獻于內裏。

 辛未 ,太政官重宣今月十七日詔旨,頒下京畿諸國云:「今案詔旨,去年已往言上租稅未納,悉可免除。宜令官長分明搜檢。見在民身,即從免除。又雖非別錄申官,所司文簿載未納之由者,亦同言上之例。若後日遣使巡檢,國郡司并預事人等徵取訖,隱為未進,及稱不言上之色,欺責頑民者,必處重科。並牓示路頭,普令知見。但地子未納,不在免限。自餘事條,准天長十年例。」

 壬申 ,正五位上-藤原朝臣-良仁,為中宮亮,右兵衛權佐如故。

 癸酉 ,遣使於七箇佛寺,修五七日御齋會。亦如前日儀。

 宣詔:「山野之禁,本為鶉雉。至於草木,非有所制。如聞:『所由不熟事意,矯峻法禁,奪人斧斤,捕人牛馬,絕其往還之跡,妨其樵蘇之業。』為人之患,莫此之甚。宜早下知,莫令更然。又聞:『豪貴之家,非有官符,妄占山野,多妨民利。』如斯之類,並早禁斷。其江河池沼之類,同亦准此,莫致人愁。牓示路頭,普令知見。」

 甲戌 ,從五位下-三統宿禰-真淨,為中宮大進。

 丙子 ,授正六位下-橘朝臣-茂房,從五位下。正六位上-佐佐貴山公-仲繼,外從五位下。

 詔以上野國聖隆寺,為延曆寺別院。

 是月 ,天寒。


四、嵯峨太皇太后橘嘉智子崩[编辑]

 五月,戊寅朔己卯 ,大風,折木殺草。記災也。

 遣侍從-從五位上-嶋江王,左少弁-從五位下-文室朝臣-助雄,中務少丞-正六位上-百濟王-忠岑,內舍人-正六位上-八多朝臣-湊、從八位上-清瀧朝臣-岑成等,向伊勢太神宮,迎齋內親王。大祓於建禮門前。

 庚辰 ,修六七日御齋會。從五位上-坂上大宿禰-正野,左京亮-從五位下-飯高朝臣-永雄等,為東大寺使。散位-從五位下-百濟王-教福,源朝臣-穎等,為元興寺使。刑部少輔-從五位下-藤原朝臣-關雄,散位-源朝臣-同等,為興福寺使。散位-從五位下-丹墀真人-繩主、文室朝臣-墾田麻呂等,為大安寺使。前越後守-從五位下-丹墀真人-氏永,散位-大宅朝臣-年雄等,為西大寺使。散位-從五位下-高階真人-信澄、在原朝臣-善淵等,為法隆寺使。散位-從五位上-百濟王-慶世,從五位下-橘朝臣-三夏等,為藥師寺使。

 辛巳 ,嵯峨太皇太后崩。

 壬午 ,葬太皇太后于深谷山。遺令薄葬,不營山陵。先是,民間訛言云:「今茲三日不可造餻。以無母子也。」識者聞而惡之。至于三月,宮車晏駕。是月,亦有大后山陵之事。其無母子,遂如訛言。此間,田野有草,俗名母子草。二月始生,莖葉白脆。每屬三月三日,婦女採之,蒸擣以為餻,傅為歲事。今年此草非不繁,生民之訛言,天假其口。太皇大后,姓橘氏,諱嘉智子。父-清友,少而沈厚,涉獵書記。身長六尺二寸,眉目如畫,舉止甚都。寶龜八年,高麗國遣使修聘。清友年在弱冠,以良家子姿儀魁偉,接對遣客。高麗大使獻可大夫史-都蒙見之而器之,問通事舍人-山於-野上云:「彼一少年,為何人乎?」野上對:「是京洛一白面耳。」都蒙明於相法,語野上云:「此人毛骨非常,子孫大貴。」野上云:「請問命之長短?」都蒙云:「卅二有厄,過此無恙。」其後清友娶田口氏女,生后。延曆五年,為內舍人。八年,病終於家。時年卅二。驗之,果如都蒙之言。父親友以下至此,橘清友傳。后,為人寬和,風容絕異。手過於膝,髮委於地,觀者皆驚。嵯峨太上天皇,初為親王納后。寵遇日隆。天皇登祚,弘仁之始,拜為夫人。先是數日,后夢出自針孔立左市中。六年秋七月七日,后亦夢著佛瓔珞。居五六日,立為皇后。十四年,天皇禪位於淳和皇帝,尊天皇為太上天皇,皇后為皇太后。仁明天皇受禪,尊皇太后,為太皇太后。追贈后父-太政大臣-正一位,母正一位。后自明泡幻,篤信佛理。建一仁祠,名檀林寺。遣比丘尼持律者,入住寺家。仁明天皇助其功德,施捨五百戶封,以充供養。后亦與弟-右大臣-氏公朝臣,議開學舍,名學宧院。勸諸子弟,誦習經書,朝夕濟濟。時人以比漢鄧皇后。初法華寺有苦行尼,名曰禪雲。見后未笄,就把其臂云:「君後當為天子及皇后之母。」后竊記之,遂生仁明天皇及淳和太皇太后。后追想尼言,訪其所在,尼時既亡。及仁明天皇不豫甚篤,后哀戚毀容,遂剃髮為尼。求冥救也。天皇崩後,相尋而后亦崩。時年六十五。后正位之後,專務化導。宮闈之內,陰教邕穆,朝野稱之。嵯峨天皇特加敬重,意愛甚密。故老相傳:「伊豫國神野郡,昔有高僧名-灼然,稱為聖人。有弟子名上仙,住止山頂,精進練行,過於灼然。諸鬼神等,皆隨頤指。上仙嘗從容語所親檀越云:『我本在人間,有同天子之尊,多受快樂。爾時作是一念,我當來生得作天子。我今出家,常治禪病。雖遣餘習,氣分猶殘。我如為天子,必以郡名為名字。』其年上仙命終。先是,郡下橘里有孤獨姥,號橘嫗。傾盡家產,供養上仙。上仙化去之後,嫗得審問。泣涕橫流云:『吾與和尚,久為檀越。願在來生,俱會一處,得相親近。』俄而嫗亦命終。其後未幾,天皇誕生,有乳母姓神野。先朝之制,每皇子生,以乳母姓,為之名焉。故以神野為天皇諱。後以郡名同天皇諱,改名新居。后時夫人,號橘夫人。所謂天皇之前身上仙是也,橘嫗之後身夫人是也。」后嘗多造寶幡及繡文袈裟,窮盡妙巧,左右不知其意。後遣沙門-惠萼泛海入唐,以繡文袈裟,奉施定聖者僧伽和上康僧等以寶幡及鏡奩之具,施入五臺山寺。

 丙戌 ,莊嚴清涼殿,安置金光明經、地藏經各一部,及新造地藏菩薩像一軀。屈請百僧,修先皇七七日御齋會。解座之後,便於大極殿,限三箇日,轉讀大般若經。以祈甘雨也。應時雨降。

 是日 ,有制,為諸名神,令度七十人。各為名神,發願誓念。其得度者,皆以神字,被於名首。

 丁亥 ,終日陰雲,入夜雨降。

 戊子 ,加雨。水潦奔溢。時人以為:「諸僧苦請之誠,感動龍王也。」

 庚寅 ,請僧五十口,分配東宮、中宮,限三箇日,轉讀大般若經。


五、詔贈故流人橘逸勢歸葬本鄉[编辑]

 壬辰 ,追贈流人-橘朝臣-逸勢,正五位下。詔下遠江國,歸葬本鄉。逸勢者,右中辨-從四位下-入居之子也。為性放誕,不拘細節。尤妙隸書,宮門榜題,手跡見在。延曆之季,隨聘唐使入唐。唐中文人,呼為橘秀才。歸來之日,歷事數官。以年老羸病,靜居不仕。承和九年,連染伴-健岑謀反事,拷掠不服,減死配流伊豆國。初逸勢之赴配所也,有一女,悲泣步從。官兵監送者叱之令去。女晝止夜行,遂得相從。逸勢行到遠江國板築驛,終于逆旅。女攀號盡哀,便葬驛下。廬于喪前,喪前,或本作墓前。守屍不去。乃落髮為尼,自名妙沖。為父誓念,曉夜苦至。行旅過者,為之流涕。及詔歸葬,女尼負屍還京。時人異之,稱為孝女。

 甲午 ,四品-時康親王,為中務卿。二品-仲野親王,為式部卿。三品-賀陽親王,為彈正尹。四品-人康親王,為上總太守。四品-本康親王,為上野太守。一品-葛原親王,為大宰帥。正六位上-藤原朝臣-興世、石川朝臣-豐河、布勢朝臣-真吉、伴宿禰-須賀雄,並授從五位下。從五位下-中臣朝臣-逸志,為神祇大副。從五位下-藤原朝臣-諸藤,為侍從。從五位下-春日臣-雄繼,為大學博士。從五位上-高階真人-清上,為彈正少弼。從五位上-丹墀真人-門成,為大和守。從五位下-丹墀真人-貞岑,為駿河守。正四位下-坂上大宿禰-淨野,為相模守,右兵衛督如故。從四位下-伴宿禰-成益,為丹波權守。從五位上-橘朝臣-貞根,為安藝守。從四位上-源朝臣-冷,為讚岐守。從四位下-清原真人-長田,為大宰大貳。從四位下-藤原朝臣-氏宗,為右近衛中將,右中辨如故。

 丙申 ,從五位下-藤原朝臣-菅雄,為民部少輔。

 詔:「以武藏國奈良神,列於官社。」先是,彼國奏請:「檢古記,慶雲二年此神放光如火熾。然其後,陸奧夷虜反亂,國發控弦,赴救陸奧。軍士載此神靈,奉以擊之,所向無前。老弱在行,免於死傷。和銅四年,神社之中,忽有湧泉。自然奔出,溉田六百餘町。民有疫癘,禱而癒。人命所繫,不可不崇。」從之。奈良神諭官社之事,既見續日本後紀嘉祥二年十月矣。再出可疑。

 戊戌 ,石見國言上:「甘露降。」

 癸卯 ,雨雹。大如鴨卵。

 六月,丁未朔戊申 ,能登國氣多大神,授從二位。

 己酉 ,雷震西寺剎柱,剝取其竿。中央一許丈,去落於右馬頭-藤原朝臣-春津宅。

 詔以武藏國廣瀨神、常陸國鴨大神、御子神、主玉神,並列於官社。

 安房國國造-正八位上-伴直-千福麻呂,授外從五位下。

 庚戌 ,伊豆國阿米都和氣命、伊太豆和氣命、阿豆佐和氣命、佐岐多麻比咩命,伊賀國佐佐神、津神等,並授從五位下。壹岐嶋角上神,列於官社。

 丁巳 ,美作國獻靈龜。雪白可愛。

 乙丑 ,從五位下-藤原朝臣-關雄,為諸陵頭。從四位下-藤原朝臣-諸成,為右京大夫。從五位上-藤原朝臣-大津,為備前守。外從五位下-山田宿禰-文雄,為備後介。

 丙寅 ,夜有流星。頭尾轉行。

 丁卯 ,遣散位-從五位下-利見王,神祇少副-正六位上-中臣朝臣-稗守等,稗守,或本作薭守。參伊勢太神宮,告以即位之由。百官齋戒,廢務三日。

 甲戌 ,出羽國奏言:「境接夷落,動為風塵。至有嫌疑,必資占驗。請省史生一員,置陰陽師一員。」許之。


日本文德天皇實錄卷第一 終
  ↑返回頂部 卷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