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德天皇實錄/卷第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八 文德天皇實錄
卷第九
卷第十 

日本文德天皇實錄卷第九 文德紀九[编辑]

文德天皇

  起天安元年二月,盡十二月

右大臣-正二位臣-藤原朝臣-基經等,奉敕撰

一、慶賀木連理白鹿之瑞與天安改元[编辑]

 文德天皇

 二月,己巳朔庚午 ,地震。

 乙亥 ,地震。

 壬午 ,地震。

 甲申 ,地震。

 從五位上-並山王,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基經等,為少納言。田口朝臣-統範、藤原朝臣-三直等,為大監物。淡海真人-貞主,為內匠頭。藤原朝臣-家宗,為兵部少輔。外從五位下-難波連-蘰麻呂,為隼人正。從四位上-清原真人-長田,為刑部大輔。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大瀧,為少輔。外從五位下-廣階宿禰-貞雄,為大炊頭。從五位下-伊統宿禰-福代,為造酒正。藤原朝臣-正岑,為彈正少弼。善世宿禰-豐永,為右京亮。山田連-春城,為勘解由次官。橘朝臣-信蔭,為安房守。藤原朝臣-秀道,為越後介。藤原朝臣-諸藤,為丹波介。紀朝臣-真丘,為但馬介。正四位下-南淵朝臣-永河,為因播權守。從五位下-橘朝臣-高成,為長門守。從五位上-良岑朝臣-清風,為左馬助。

 乙酉 ,遣使內外諸名神社,賀木連理、白鹿等之瑞。宣制曰:「天皇詔旨,掛畏諸大神廣前,恐美毛みも申賜幣止へと。維,齊衡三年十月廿日,公卿奏:『常陸國,木連理獻。』同年十二月十三日:『美作國,白鹿良久らく。』世利せり俱見文德實錄卷第八。如是嘉瑞,聖皇御世,天地示賜止奈毛となも聞食,是薄德能令感致幣支べき爾波には。掛畏皇大神慈賜示賜幣留へる奈利止なりと天奈毛てなも,貴喜受賜。御代,天安元年,申賜差使,禮代大幣帛令捧持奉出。此狀奈可良ながら聞食,風雨災無,天下饒足之女しめ。天皇朝廷,今彌益益,常磐堅磐,夜守日守利爾りに護賜幣止へと。恐見毛みも申賜波久止はくと申。」

 丁亥 ,右大臣-正二位-藤原朝臣-良房,為太政大臣。大納言-從二位-源朝臣-信,為左大臣。大納言-正三位-藤原朝臣-良相,為右大臣。宣制曰:「天皇詔旨良萬止らまと敕御命,親王、諸王、諸臣、百官人等、天下公民,眾聞食。右大臣-正二位-藤原良房-朝臣,朕之外舅那利なり。又稚親王大坐時與利より,助導,供奉禮留れる毛安利もあり。今又忠貞,食國天下安奈あな那比なひ申賜助奉漸久玖那利奴くなりぬ。古人有言:『德止之天として無不酬。』止奈毛となも聞食。而今所在,掛畏先帝治賜那利なり。朕,未有所酬。是以,殊太政大臣上賜治賜。藤原良房。又,大納言-從二位-源-信朝臣,朕之伯父那利なり。亦舊故天奈毛てなも,殊左大臣任賜源信。大納言-正三位-藤原-良相朝臣乎波をは右大臣任賜久止くと藤原良相。天皇御命,眾聞食宣。」

 戊子 ,右大臣-正三位-藤原朝臣-良相,上表曰:「臣良相言。今月十九日,降軒臨之咫尺,拜微臣於端右。爾來屈計,未及浹辰。日夜慙惶,興居戰跼。中謝。臣聞:『欵段之駕,向千里而自踠。輪困之材,搆百尋而未可。』臣,幸憑餘慶,得貫士流。祗奉先朝,欝成貴仕。重屬聖明膺籙,景運會昌。睠及渭陽,寵兼惟舊。待臣於常均之外,擢臣於儕輩之中。夙忝崇班,頻歷顯要。遂使年未知命,位極人臣。榮進望古而無儔,恩獎當今而罕匹。伏以,大臣者,允諧百揆,敷奏萬機,處衡軸之要,為毀譽所歸。臣內求諸,己一無堪。何以助日月之光華,增天地之高厚。將恐,事乖才力,仍紊紀綱。聖朝有剌於惟鵜,微臣貽凶於覆餗。所以心顏罔厝,進退失圖。伏冀,天矜賜垂昭,高收陽和之溫煦,返離畢之滂沱,停臣此任,則彝倫載穆。不任靦懼屏營之至,謹奉表陳乞以聞。」敕答不許之。

 是夜 ,大雨。達旦不霽。

 己丑 ,地震。

 是日 ,改元為天安元年。緣美作、常陸二國獻白鹿、連理之瑞。遣雅樂頭-從五位上-藤原朝臣-貞敏,參議-從三位-兼中宮大夫-伴宿禰-善男,侍從-從五位下-源朝臣-至,權大納言-正三位-兼行民部卿-陸奧出羽按察使-安倍朝臣-安仁,木工頭-從五位下-大和真人-吉直,參議-從三位-兼春宮大夫-平朝臣-高棟,右兵衛佐-從五位下-藤原朝臣-有貞,中納言-正三位-橘朝臣-岑繼,散位-從五位下-橘朝臣-岑雄等於諸山陵。宣制曰:「天皇恐美毛みも,掛畏山陵申賜倍止べと。公卿奏:『維,齊衡三年十月廿日,常陸國木連理獻。同年十二月十三日,美作國白鹿禮留乎れるを進。』世利せり。如是嘉瑞,是薄德令感致倍支べき爾波には。掛畏山陵慈賜示賜倍留べる奈利止なりと天奈毛てなも。貴喜受賜,御世,天安元年止須留とする,差使進出,恐美毛みも申賜久止くと奏。」

 詔曰:「玄穹質暗,效珍符而不言。皇王至公,代神工而布德。緬尋前載,遵來尚矣。朕以寡昧,纘守洪基。垂拱巖廊,如履冰谷。勞形育物,亭毒之仁未弘。展敬奉天,貫徹之誠或缺。不知幽顯,有何感通。去歲冬中,景貺荐委。美作國貢白鹿一頭,色均霜雪,自絕毛群,自,或本作白。未詳孰是。性是馴良,足稱仁獸。不因仙來在彤庭,重彼遐齡,毓于靈囿。常陸國上言:『生連理樹二也。一郡山裏,兩處森然。分根合幹,異體同枝。或相連其間,一丈餘尺。或交柯之上,更挺好姿。挺,朝本作提。山本作擇。』斯皆書緹史而可傳,稽瑞圖而有慶。朕之菲虛,非可能致。唯由宗社垂祐,股肱叶贊。今欲鍾此休徵,不享獨美。施之惠澤,遍及萬方。宜復美作、常陸二國百姓當年徭役廿日。就中瑞祥所出,重以優矜。苫田郡調,真壁郡庸今年可輸,並皆免之。其馽得異蹄郡司-蝮臣-全繼,敘正六位上,賜物准例。見著祥木吏民二人,亦宜量與爵賞。又復天下黔黎今年之半徭。伊勢大神宮禰宜、大物忌、內人,諸社禰宜及內外文武官把笏者,賜爵一級。但正六位上迴授一子。如無子者,宜量賜物。五位已上子孫,年廿已上者,敘當蔭之階。天下老人及僧尼,百歲已上者賜穀四斛,九十已上三斛,八十已上二斛,七十已上一斛。鰥寡孤獨,不能自存者,量加賑恤。孝子、順孫,義夫、節婦,旌表門閭,終身勿事。又令京畿及諸國,將順春令,埋胔掩骼。且夫,隨時紀號,邦國之恒規。因瑞建元,古今之通典。可改齊衡四年,為天安元年。又,朕欲令泣辜滌瑕自新。然而,數赦為害,先聖攸禁。所以肆眚之詔今日寂寥。傳告遐邇,咸使知聞。」


二、藤原良房等再三抗表辭封[编辑]

 辛卯 ,從五位下-伴宿禰-須賀雄,為縫殿頭。從五位下-藤原朝臣-秀道,為信濃介,右馬助如故。外從五位下-坂上伊美吉-能文,為越後介。伊美吉,忌寸也。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基經,為左衛門佐,少納言如故。藤原朝臣-有貞,為左兵衛佐。從五位上-橘朝臣-常蔭,為右兵衛權佐。

 是日 ,太政大臣-正二位-藤原朝臣-良房,抗表曰:「臣良房言。臣,年髮已衰,羸病彌積,仍比陳表,乞停所職。祗奉還詔,未蒙矜許。重欲上誠,伏伺隙,何謂聖造無訾,殊獎更加,不以臣之不肖。委以大臣非分之榮,已出慮外,骨驚毛豎,轉增憂懼。中謝。臣聞:『太政大臣者,君人取則,玉燭攸調。無其人則闕,誠有以也。』爾惟臣列祖先臣,升此位者居多。皆以禮隔於人存,號關於身後。而今德不半古,榮則獨新,恥徹幽明,悲纏允滿。似騎虎而未下,如履冰而將陷。衰容更衰,危命增危。伏願,曲照丹心,俯收玄澤。使蕩蕩之化無偏於聖圖,炎炎之謠獲免於愚鄙。則彜序無穢,國經克全。豈臣輕菲,獨所荷賴。不勝丹慊之至,謹拜表以陳聞。」敕答不許。

 壬辰 ,左大臣-從二位-源朝臣-信,抗表曰:「臣信伏見詔旨,以臣為左大臣。天慈潛發,寵命盛彰。鞠躬慚惶,啟處無地。中謝。臣聞:『人性不及者,聖賢未必相強。器任非分者,庸愚猶知弗克。』臣本以疏慵,酷厭俗務。愛嵇生之不堪,好阮公之孤嘯。常願日夜對山水而橫琴,時時翫鷹馬而陶意。自參端揆以來,未嘗一日不懷辭退之志。先朝鑒其素性,賜以優游之詔。陛下假以餘恩,不責密勿之效。雖匪服之譴幸被寬仁,而伐檀之嫌常懷慙負。而今望隆百揆,任極三台,綺成眾務,權衡庶品。豈是微臣所可克堪。臣在少壯之時,猶苦性嬾心痴,何況於容鬢衰老尫病轉深乎。縱臣才頗可施,力稍堪勵,而苟辭榮官,志在靜退。則置之國憲,未足繩僭。伏望,察其衷誠,高其危苦,求情究理,幸賜寬宥。則性命之惠於天造,尸素之責免於具臣。竊見古今,凡升高班者,例必再三固辭。雖堪其任,猶有此事。今臣所請,只是實言,非敢矯飾。因願者迴上請之後,不重煩拜表。譜守素情,誓以不欺。無任慊切,冒以陳請。」敕答不許之。

 己巳 ,權大納言-正三位-安倍朝臣-安仁,抗表曰:「安仁伏奉恩制,忝授大納言,祗命荷惠,以感以懼。凡人情得足,苦於放縱。苟或過量,何能保全。故再實之木必傷其根,重載之輪先覆其駕。臣雖愚昧,豈不危悚。臣今才微位貴,力劣權崇。帶職兩三官,周旋於具瞻之地。食邑八百戶,盈溢於尸素之身。伏願,減大納言所食邑,給中納言所賜封,猶足使飽及子孫。榮施綿邈,不敢貪得空名,唯慮不捨往鑒。無勝丹款之至,謹陳謝以聞。」依上表懇至,聽其所請。

 丙申 ,廢鴨齋內親王-惠子,更立無品-述子內親王為齋內親王。遣右大臣-正三位-藤原朝臣-良相,於神社告事由。其事秘者,世無知之也。惠子,或本作慧子。

 是日 ,太政大臣重表曰:「臣良房言。披誠上謁,既具前章,苟在由衷,寔非飾讓。然鳳閽高邃,龍渙不收,思阽焦而空危,顧搖旆而奚託。中謝。臣效微塵髮,施重丘山。每至寵命加身,何時不慙尸素。就中無地於自厝,未有今日之甚矣。卻念,臣之此榮,當是陛下之殊恩,先父之餘慶。唯須上戴聖慈,下荷祖德而已。豈敢慇懃曲讓於其間乎。雖然懼此不次,怪此非常。無火而焦,不寒而慄。恐亢龍有悔,難陪仙蹕之告成。老馬無休,空值幣帷之先掩。伏願,曲留皇揆,俯察丹翹,詳其救危之謀,許以知足之分。使得退影閑扉,馳心魏闕,攜藥餌以扶病,念佛經以待終。然則生涯之分,於臣已足。豈羨夫泛扁舟而遠謝,營九籥而長生者哉。不任悾款之至,謹遣左兵衛佐-從五位上臣-藤原朝臣-良世,奉表陳聞。驟黷宸旒,伏深戰灼。」不許之。

 丁酉晦 ,典侍-從三位-當麻真人-浦虫,獻物於北殿。

 三月,戊戌朔己亥 ,從五位下-紀朝臣-冬雄,為齋院長官,備前權掾如故安倍朝臣-氏主,為參河守齋部宿禰-木上,為越中介。

 辛丑 ,太政大臣重表曰:「臣良房言。臣聞:『魯陽高麾,落日迴輪。疏勒固祈,枯泉飛液。』臣前後頻瀝精誠,而天地未降感革。捫躬三省,憮然罔厝。中謝。臣,拔自常才,忝此重任,窮涯不及,盈量更加。訪諸古今,參之愚智,未有德薄而位高如臣之比。是以低頭而念,攬涕而悲。上為國家,下為己身。寢食輙減,初感泉企之得官。頭髮併華,偏同韋誕之題殿。臣不敢惜桐露之微命,愛蟬翼之輕身。唯欲暫謝窴升之危,譜觀太平之化。伏願,披豁聖懷,曲施鴻霈。停此崇高之號,銷彼盈滿之灾。使遺音之鳥退得栖林之便,濡尾之狐終免濟水之害。不任荒悚之至,重奉表以陳聞。」重表固辭,不譜允許。敕賜寶釼一雙,曰:「公宜帶此劍,副朕懇情。莫教蕭何獨誇漢朝。」先是,賜安車入朝,固辭不受。

 甲辰 ,頻抗表曰:「臣良房言。臣聞:『祿過其分,榮是深憂。任越其才,辭非飾讓。』中謝。臣近來抗表再三,不足上暢天聽。油雲之潤已凝,匪石之祈空廢。稽留詔命,潛恃深慈。孤負朝章,恐貽厚譴。是以,誠在忘身,強將攝任。亦猶機蓬矢以射革,駟跛虌以上阻。臣身尫德薄,慮淺效微。鍾此崇號,聲榮已甚。食他厚祿,面目何施。鼎實已盈,恐我仇之相就。車載更重,嗟斯軸之可摧。況今府帑懸罄,杼軸殆空。最是愚臣二簋用享之時,一握專約之會也。伏望,可新加賜封邑職田資人帶刀等類一切停止,以全在得之戒,將救履薄之危。非敢輕謝朝私,輙損國憲,正欲暫安鍾漏,稍存止足。特願,大陽垂景,委照傾簋之心,上天虧盈,全分欹器之鑒。臣辭職屢不獲命,讓賜又不蒙恩。則知天之降灾,臣之難免耳。又願特迴聖慮,深察愚衷。使上有成物之慈,下無損身之禍。不任悾款之至,謹拜表以陳聞。頻塵冕旒,伏增冰谷。」

 是日 ,請眾僧百五十人,於冷然院新成殿及大極殿,限以三箇日,轉讀大般若經。

 癸丑 ,遣左右近衛、左右兵衛及檢非違使、左右馬於京南,捕群盜。

 乙卯 ,亦遣六衛府舍人等於平城,捕群盜。

 丙辰 ,敕曰:「太政大臣,道高翼贊,德叶儀形。在於朕躬,乃誠繄賴。而頻表沖撝,固辭成命。雖然拒斷,遂無容聽。今省重表,副朕心情。崇號所宜,不乖攝任。唯至祿法,推而不鍾。可新加色,祈惣停止。忌滿之詞最切,助公之意兼深。今欲酌成美於聖言,歸福謙於賢相。是故此般所請,不忤雅懷。以書報之,指不多及。」

 丁巳 ,外從五位下-廣階宿禰-貞雄,為玄蕃頭。外從五位下-丸子連-家繼,為大炊頭。

 壬戌 ,遣使京南,禁遏姧盜。

 丁卯 ,有敕,遣使神泉苑馬場。角御馬之走足也。

三、逢阪關設禁與藤原良相上表請減食封[编辑]

 夏四月,戊辰朔 ,親王、公卿侍東釣臺,宴飲。賜祿如常。

 癸酉 ,有敕,大炊寮大八嶋竈神,內膳司忌火庭火皇神,並授從五位下。

 又權大納言-正三位-安倍朝臣-安仁,為真。

 正六位上-當野忌寸-平麻呂,授外從五位下。

 甲戌 ,無品-滋野內親王,薨。親王者,桓武天皇第七女也。母-大納言正三位勳四等藤原朝臣小黑麻呂之女,正五位下-上子也。內親王容色妖艷,不免淇上之譏。

 丙子 ,右中辨-正五位下-藤原朝臣-良繩,授從四位下。

 壬午 ,修仁王會。近自禁中,遠及諸道,一日百座,精進勤行。

 乙酉 ,鴨祭,如常也。

 在山城國從四位上-稻荷神三前,各授正四位下。

 丙戌 ,天皇御南殿。

 太政大臣-正二位-藤原朝臣-良房,授從一位。右大臣-正三位-藤原朝臣-良相,授從二位,兼為左近衛大將。大納言-正三位-安倍朝臣-安仁,兼為右近衛大將。參議-從四位上-藤原朝臣-氏宗,兼為伊豫權守。從五位下-當麻真人-清雄,為圖書頭。從五位上-豐階真人-安人,為掃部頭。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備雄,為越後權守。從四位下-藤原朝臣-良繩,為左近衛中將,右中辨、春宮亮、內藏權頭、備前權守如故。正五位下-源朝臣-興,為右近衛中將,相模守如故。

 是日 ,有敕,許無品-惟喬親王帶劍。于時,皇子年十四,未加元服。

 丁亥 ,終日雨,通宵不休。

 地震。

 庚寅 ,始置近江國相坂、大石、龍花等三處之關剗,分配國司、健兒等鎮守之。唯相坂是古昔之舊關也,時屬聖運,不閇門鍵。出入無禁,年代久矣。而今國守-正五位下-紀朝臣-今守,上請加二處關,而更始置之也。

 五月,丁酉朔 ,日有蝕之。

 己亥 ,請僧百五十人,於賀茂上下、松尾大神社,令轉讀金剛般若經,限以三箇日。

 庚子 ,有敕,遣使武德殿馬場,令角走左右馬寮御馬各十疋。

 辛丑 ,天皇不幸武德殿。人心寂寥。

 甲辰 ,請僧百四人於大極殿,限三箇日,轉讀金剛般若經。

 是日 ,從五位上-南淵朝臣-年名,授正五位下。正六位上-道嶋宿禰-瀧嶋,授外從五位下。正五位下-南淵朝臣-年名,為式部大輔,春宮權亮如故。從五位上-紀朝臣-夏井,為少輔,右少辨、播磨介如故。從五位上-紀朝臣-有常,為伊勢權守。外從五位下-道嶋宿禰-瀧嶋,為近江權介。從四位下-菅原朝臣-是善,為美作權守,文章博士、左京大夫如故。從五位上-清原真人-秋雄,為備中權守。從五位上-良岑朝臣-清風,為左近衛少將。從五位下-佐伯宿禰-雄勝,為右近衛少將。

 丙午 ,右大臣-從二位-藤原朝臣-良相,抗表曰:「臣良相言。臣聞:『安官貪祿,謂之具臣。讓賜辭榮,名之貞正。』二者優劣,為臣鑒誡。f中謝。臣,秉鈞當軸,德薄力微。阽焦之懼在懷,遜職之祈上表。而帝閽幽閟,嚴命不聽。是以朝夕階墀,僶俛從事。歿而後已,臣之所守。但以,釜滿則人概之,人滿則天概之。臣居盈溢,深以戰兢。況今,稟封戶者,倍於疇昔,國用闕乏,職此之由。夫豐儉隨時,古今通法。臣之昧進,何得偷安。伏望,雖帶右大臣之號,猶食大納言之封,少弭尸素,且免物議。非敢詭餝,明瀝衷誠。仰乞宸旒,曲垂矜許。無任悚悸愧豫之極,謹拜表以聞。」有敕,不許之。

 丁未 ,地震。

 庚戌 ,請僧六十三人於冷然院,限五箇日,轉讀大般若經。布施之外,別各施度者一人。

 丙辰 ,地震,雷雨。近來霖雨不霽,今日京中水溢。

 是日 ,在相模國從五位下-石楯尾神,預官社。

 壬戌 ,在常陸國從五位上-勳八等-吉田神,授從四位下。

 右大臣-從二位-藤原朝臣-良相,又上表曰:「臣良相言。臣近上表言:『雖帶右大臣之號,猶食大納言之封。』敢布腹心,實非矯飾。而天慈不已,未賜矜容。臣慚荷周章,心顏罔厝。中謝。臣聞:『懷寵耽祿,徃哲誡其危亡。挹盈居沖,先賢訓其止足。』臣猥蒙鴻貸,位極人臣,不獲趦趄,遂為忝越。滿而能久,古來未聞。臣甚咨嗟,不曾安寢。加以臣殊感恩義,思效纖毫,潤屋之慮已忘,而利公之誠有日。今算封邑,當食二千。臣之庸虛,何貪厚賞。所以雖優詔之旨有可祇戴,而固陋之情終難自奪。今亦奉還職田等類,載之別表,添以奉進。伏冀更迴玄鑒,詳照丹愚。前後所陳,必垂允愜。無任迫悚屏營之至,謹重奉表以聞。」大納言-安倍朝臣-安仁宣:「奉敕。上表慇懃,宜職封停一千戶,充一千戶。但職田類,依例行之。」者。

 乙丑晦 ,淫雨未霽,洪水汎濫。道橋流絕,河堤斷決。


四、源定上表辭兵衛職與大宰府奏對馬島亂[编辑]

 六月,丙寅朔 ,從五位下-藤原朝臣-三藤、紀朝臣-真高等,授從五位上。從五位下-紀朝臣-好雄,為侍從。從五位下-丹墀真人-弟梶,為讚岐介。外從五位下-當野伊美吉-平麻呂,為肥前權介。

 戊辰 ,在備中國四品-吉備津彥命神,授三品。

 在陸奧國極樂寺,預定額寺。充燈分并修理料稻千束,墾田十町。

 壬申 ,遣敕使於左近衛馬場,令試春宮坊擬帶刀舍人步騎兩射,各定其科。先是,坊司請加增舍人十人,其時服日食便用職物。許之。故試補焉。

 丙子 ,風雨迅雷。

 壬午 ,中納言-正三位-源朝臣-定,上表曰:「臣定言。臣聞:『選才授官,無效則黜。陳力就列,則不能則休。』中謝。臣幸預葭莩,頻霑渙汗。位非德舉,榮乃恩升。謬忝納言之職,已知身分有餘,而亦兼以左兵衛府及勘解由使。愚心尚誠,非宜物議,誰謂其可。然臣所以欽命不辭,忌謗無顧者,誠願先筋骨之未衰,將盡犬馬之微效。是以勤身鞅掌,唯力是視,不憚風雨,羨效塵涓。而隨職以降,數年空過,私責且彰,官謗行起。加之,自去春末,疥瘡纏身。五月以來,更亦殊劇。舉體膿腫,無階起居,醫療無驗,日夜苦辛。計其能痊,當曠時月。竊以,兵衛府機警繁務,史士難調。勘解由使拘放多端,疑論難決。縱得其才,弗勤無益。雖有其勤,非才何用。而今臣不才之上,恪勤又廢,既同曠官,何免重責。至中納言者有長官,傍多眾賢,國務行留,不繫一員。因願唯帶此納言,早解彼兩職,授受惟宜,名器無濫。不敢辭劇求易,叨高嫌卑,唯要其有利於公,無損於私。伏望天恩再造,朝議無偏。擇賢才以改授,矜愚性以全榮。然則在梁之議,外慙初停,負乘之憂,內訟永斷。不任悾款之至,謹奉表以陳聞。」右大臣宣:「奉敕,抗表懇至,宜從來請。」

 甲申 ,在出雲國從五位下-天穗日命神,預官社。在肥後國從五位上-曾男神,授正五位下。

 從五位下-粟田王,賜-文室真人姓。

 從四位下-藤原朝臣-良繩,為右大辨,左近衛中將、內藏權頭、備前權守如故。從四位上-清原真人-岑成,為大藏卿。從三位-高枝王,為宮內卿。從四位上-源朝臣-多,為左兵衛督。從五位上-紀朝臣-夏井,為右中辨,式部少輔、播磨介如故。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家宗,為右少辨。從五位上-良岑朝臣-清風,為越中權介,左近衛少將如故。從五位下-佐伯宿禰-雄勝,為但馬權介,右近衛少將如故。

 己丑 ,敕遣左右近衛各五六人,於西北深山,錄寺并修行者名。施供米鹽,各有差。

 庚寅 ,大宰府飛驛言上:「對馬嶋上縣郡擬主帳-卜部-川知麻呂,下縣郡擬大領-直-浦主等,率黨類三百許人,圍守正七位下-立野-正岑館,行火射殺正岑并從者十人、防人六人。」

 從五位下-橘朝臣-貞雄,為兵部少輔。藤原朝臣-貞道,為宮內少輔。縣連-氏益,為左京亮。田口朝臣-統範,為勘解由次官。

 正六位上-竹田臣-田繼,賜-清岑朝臣姓。

 參河國上言:「今月六日,廳院東庫振動。」

 癸巳 ,從五位下-清原真人-長統,為伊勢介。

 是日 ,請名僧廿八人於冷然院,轉讀大般若經,限以四箇日。

 甲午 ,擇讀經僧中最英俊者六七人,於御前令論議。大法師-道詮,為座主。

 秋七月,丙申朔己亥 ,雷雨。巽維有聲,如雷四五度。

 辛丑 ,乾維有聲,如雷五六度。又巽維時時有聲,如雷。

 癸卯 ,地大震。乾巽兩維有聲,如雷。

 甲辰 ,河內越中等國司言上不堪佃田,依不據實,下秋官而斷罪也。

 庚戌 ,雷雨。自去月下旬不雨,田閭頗憂。今日,適得膏澤。

 辛亥 ,下制大宰府,免宥對馬嶋賊類被劫入賊黨,及獄中死亡實無罪者妻子。

 甲寅 ,虹當冷然院北門東腋而見也。

 己未 ,請名僧六十人於冷然院,令轉讀大般若經,限以三箇日。

  ,地震,其響如雷。

 壬戌 ,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大瀧,為宮內少輔。

 八月,乙丑朔辛未 ,在常陸國大洗磯前、酒列磯前神等,預官社。

 詔令攝津國人-散位-從八位下-岸田朝臣-全繼,帶兵仗、把笏,檢國中非違。

 戊寅 ,天氣濛濛,如苦霧之朝。

 己卯 ,藻壁門自然頹落。時人以為恠異也。

 庚辰 ,在播磨國正六位上-天一神,授從五位下。在大和國從五位下-高屋安倍神、椋橋下居神,並授從五位上。

 外從五位下-當野伊美吉-平麻呂,為豐前介。

 乙酉 ,請僧六十人於冷然院,限五箇日,轉讀大般若經。

 丁亥 ,在播磨國從五位下-天一神,預官社。

 己丑 ,從五位下-清原真人-道雄,為大學頭。朝野朝臣-貞吉,為備中介。

 辛卯 ,右近衛舍人町火。

 壬辰 ,夜,快雨。先是,數月不雨,田畝頗苦。今日,人間歡喜,以為冥感也。

五、右京權大夫長岑高名與因幡權守南淵永河卒[编辑]

 九月,乙未朔丁酉 ,正四位下-右京權大夫-兼山城守-長岑宿禰-高名,卒。高名者,右京人也。結童入學。年廿一,始為文章生。少時,養兄-從五位下-茂智麻呂,家貧無甔石之儲。專接文友,深結義兄。弘仁十二年春正月,除式部少錄。頃之遷民部少錄。十三年,除少內記。家途清貧,更望外吏。天長元年春正月,除安房掾。立性清直,勤公忘私。七年春二月,除右少史。九年春正月,轉為左少史。十年冬十一月,轉為左大史。承和元年春二月,為遣唐使准判官。二年春正月,敘外從五位下。二月,兼為大膳亮、美作權介。三年,從大使-參議-正四位下-藤原朝臣-常嗣,乘第一舶。船上雜事,大使委任。夏四月,更於難波三津濱,追敘從五位下。邂逅屆大唐揚州海龍縣桑田鄉桑梓浦上,來朝長安。于時依無副使,被許上殿。承和六年,歸于本朝。秋九月,敘從五位上,為次侍從。冬十月,除伊勢權介。七年春正月,敘正五位下。所行政事,頗合民望。八月,別有敕,召為嵯峨院別當。俄而除山城守。九年夏六月,遷為阿波守。遭嵯峨太上天皇晏駕。十年春正月,轉除伊勢守。在任六年,政有能名。十五年春正月,敘從四位下。嘉祥三年,除播磨守。仁壽元年冬十一月,敘從四位上。四年春正月,敘正四位下。齊衡二年二月,除右京權大夫。三年正月,為山城守。政用嚴明,百姓不擾。平生令子孫云:「吾家清貧,曾無斗儲。至於暝目之日,必從薄葬之義。」卒於官,時年六十四。

 壬寅 ,在加賀國正六位上-治田若御子神,授從五位下。伊勢國荒祭、月讀、瀧原、伊雜、高宮等神宮內人五人,始預把笏。

 癸卯 ,重陽節也。天皇不御南殿。命公卿賦詩,賜祿如常儀。雖開宴筵,不舉音樂。緣旱雲不霑,秋稼為害也。

 甲辰 ,從五位上-藤原朝臣-常永,為刑部大輔。從四位下-藤原朝臣-良繩,為勘解由長官,右大辨、左近衛中將、備前權守如故。正五位下-南淵朝臣-年名,為春宮亮,式部大輔如故。從四位上-基兄王,為山城守。從五位上-笠朝臣-數道,為美濃守。

 癸酉 ,請名僧八人於書堂,限七箇日令修法。

 庚戌 ,在武藏國正六位上倭文一神,授從五位下。

 辛亥 ,大和國司等言上不堪佃損田。據不實,下秋官而斷罪。

 從五位下-橘朝臣-休蔭,為侍從。紀朝臣-好雄,為左兵庫頭。

 己未 ,地震。

 辛酉 ,從五位上-紀朝臣-有常,為少納言,伊勢權守如故。從四位下-藤原朝臣-仲統,為民部大輔。從五位下-善世宿禰-豐永,為伊豆守。從四位下-藤原朝臣-良仁,為越前權守。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常行,為周防權守。藤原朝臣-興邦,為右衛門佐,筑前權守如故。

 中宮少屬-正七位上-秦忌寸-永岑,賜-大秦公宿禰姓,脫山城國占著右京。

 冬十月乙丑朔 ,親王、公卿及侍從已上,侍於東釣臺飲宴。有敕奏音樂。賜祿有差。

 丙寅 ,在筑前國正四位下-勳八等-宗像神,授正三位。

 丁卯 ,在筑後國從三位高良玉垂命名神、從五位下豐比咩神等,充封戶并位田。

 又請僧六十人於冷然院,限三箇日,轉讀大般若經。

 壬申 ,雨。

 癸酉 ,地震。

 丙子 ,召御馬廿五疋,覽之。訖則賜侍臣等各一疋。

 正四位下-因幡權守-南淵朝臣-永河,卒。永河,右兵衛佐-從五位下-槻本公-老之孫,散位-從四位下-坂田朝臣-奈弖麻呂第二之子也。昔者嵯峨太上天皇在藩之時,與朝野鹿取、小野岑守、菅原清人等,共侍讀書。大同元年,為少外記。踐祚之日,遷除民部少丞。弘仁四年正月,敘從五位下,為但馬介。八年閏四月,拜民部少輔。九年二月,遷除治部少輔,兼為備後守。十年正月,敘從五位上。六月,為權左少辨。十一年五月,為右近衛少將。八月,為右中辨。十二年正月,轉為左中辨。六月,敘正五位下,即為治部大輔。十四年四月,天皇揖讓之際,敘從四位下,為內藏頭。有敕,為冷然院別當。俄而兼為越前守。同年十二月,與兄-正五位下-弘貞,陳父先志,賜姓-南淵朝臣。天長十年正月,敘從四位上。承和四年春,出為備前守。其年秋,為大宰大貳。仁愛為務,民庶仰慕。十年,罷官歸京,即拜刑部卿,請為播磨守。累遷為近江守。十二年正月,敘正四位下。年登七十,致仕乞骸。仁壽元年正月,朝廷矜其國老,遙任下野守。三年十月,轉為因幡權守。卒時年八十一。

 丁丑 ,雷雨。

 己卯 ,在常陸國大洗磯前、酒列磯前兩神,號藥師菩薩名神。

 遠江國言:「木連理。」

 是日 ,有白雲,廣四丈許,東西竟天。

 乙酉 ,右近衛、右兵衛、右衛門三府并右馬寮等大設宴會,貢獻。酬去五月六日競馬之負也。

 丙戌 ,詔法師等曰:「天皇詔旨,法師等左倍止さへと敕命白。僧正-真濟大法師上表,以為:『故大僧都-空海大法師,真濟奈利なり。昔延曆年中,渡海求法。三密教門,從此發揮。諸宗之中,功無與二。所願,以僧正號將讓于師。』者。雖知師資其志既切,而在於朕情,未有許容。仍今先師乎波をは,大僧正官贈賜治賜。真濟大法師乎波をは,如舊僧正官任賜事左倍止さへと詔敕命白。」空海,續日本後紀承和二年二月庚午條、元亨釋書,並有傳。宜參看之。

 丁亥 ,夜有偷女,窺入藏殿,取服御物。即捕獲,下檢非違使。

 戊子 ,陰陽寮持行漏刻鼓,自鳴三度。

 辛卯 ,風雨。

 群臣奏曰:「檢非違使奏言:『犯死罪者二人,請誅之。』」詔減死一等,處之遠流。

 是日 ,從五位下-源朝臣-直,為中務少輔。源朝臣-穎,為侍從。從五位上-在原朝臣-善淵,為治部大輔。從五位下-田口朝臣-統範,為左京亮。縣連-氏益,為右京亮。外從五位下-廣階宿禰-貞雄,為勘解由次官。

 癸巳 ,冷然院南大庭大祓。緣奉幣八幡大菩薩宮使進發也。

 是夜 ,天寒雨雪。


六、右京大夫藤原衛與散位清原有雄卒[编辑]

 十一月,甲午朔乙未 ,持行漏刻鼓又自鳴三度。與去月戊子恠同。

 戊戌 ,右京大夫-兼加賀守-正四位下-藤原朝臣-衛,卒。衛,贈左大臣-從一位-內麻呂第十之子也。二歲喪母。比及五歲,問母氏即世之早晚,哀慕感人。大臣甚奇之,立為嫡嗣。七歲遊學。十八奉文章生試及科,時人方之漢朝賈誼。頃之,拜中判事,後遷為大學助。弘仁十三年冬十一月,敘從五位下。十四年春正月,為遠江守。政貴寬靜,百姓欣然。天長四年,朝廷善其治化。授從五位上,遷為木工頭。六年春正月,遷為右少辨。七年春正月,為式部少輔。見有不法,必評論之。不避貴戚,帝甚器之。九年春正月,授正五位下。十年春正月,授從四位下。承和元年,轉為大輔,兼為伊豫守。七年春正月,授從四位上。九年春正月,遷為大宰大貳。上表固讓云:「臣衛言,被尚書召,以臣為鎮西大貳。劍壁流汗,弱水寒心。比之於臣,彼何足喻。臣聞:『遊榆枋者,無培風之勢。割烏鳥者,非解牛之宜。』即知,小大之分,自定於天資。輕重之用,甚明於人事者也。臣自出身以來,適二十餘年,雖頻遇昌運頗歷司牧,而入蒞曹局,出制滕薜。彼少事之地,尚恥治化於古。況方嶽之寄,必待邦家之光。而不以臣之輕瑣,猶令誤此重選。思力於內,圖任於外,如蚊虻之負丘山,何年月而期功效。富與貴者,是人之所欲也。臣何人而辭曜世之榮哉。所恐天工之空,從明時而始,豈顧冥叨之誹,實人口之中。庶暫收咫尺之威,熟察方寸之誠。」帝不聽之。乃遂赴任。先是,所管九國二嶋醫師博士,惣府所自任也。名實不副,天俸有費。因上奏云:「博士,執經授業之職;醫師,合藥療治之官也。雖道自有優劣,然事非無緩急。何者,一夕之命,得方則存其生理;百年之身,失術則墜其天算。彼飛鳥之葺草,流香之反魂。言於世路,是甚急者。而今府所任置醫師等,未必其人。假名居位,三藥非共知,十療無一驗,遂使病門失望,豈是皇度本意乎。請至件一色,殊依朝選書奏。」時議容之。自此始擢典藥生受業練道者,以為彼管內醫師。十四年,秩滿歸京。嘉祥二年春,渤海客入朝。五月五日,皇帝幸武德殿,賜宴於賓客。有敕:「擇侍臣之善辭令者,以為應對之中使。」其日,賜長命縷佩之。使者賓客歎其儀範。三年夏六月,為彈正大弼,王公豪右懼憚之。仁壽元年冬十月,遷為勘解由長官,兼為加賀守。齊衡元年春正月,授正四位下。天安元年夏六月,為右京大夫,卒。于時年五十九。

 庚子 ,遠江國上言:「木連理。」

 庚戌 ,在下野國從三位-勳四等-二荒神,充封戶一烟。

 乙卯 ,帝不御神嘉殿。所司參會神祇官行祭事,儀如常

 丙辰 ,不御豐樂院,便於冷然院。命公卿開宴,百寮供張。便於冷然院,或本作使於冷然院。此據諸本與類聚國史。五節舞態,尚如向龍顏之時。賜祿亦如常。

 戊午 ,喚大歌及五節舞妓,令歌舞。訖,賜祿有差。

 是日 ,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忠宗、安倍朝臣-良行等,為大監物。大枝朝臣-直臣,為玄蕃頭。外從五位下-水取連-柄仁,為鼓吹正。正五位下-高階真人-岑緒,為大藏權大輔,左中辨如故。從五位下-藤原朝臣-三直,為安房守。

 庚申 ,從五位下-滋野朝臣-善根,為河內權守。

 壬戌晦 ,近江介-正五位下-紀朝臣-今守,授從四位下。

 十二月甲子朔 ,第一皇子-惟喬親王在御前加元服,于時年十四。巾櫛等類,不敢裝飾。太政大臣-從一位-藤原朝臣-良房,左大臣-從二位-源朝臣-信,應召參入。諸近習臣等以次侍宴,自餘王臣不在預限。宴樂已酣,琴歌繁奏。既而惟喬親王,授四品。

 尚侍-從三位-菅野朝臣-人數,為尚藏。菅野朝臣,本姓津連,其先出自百濟辰孫王。典侍-從三位-廣井女王,從三位-當麻真人-浦虫,為尚侍也。

 壬申 ,正六位上-紀朝臣-本道,授從五位下。外從五位下-陰陽博士-滋岳朝臣-川人,兼為陰陽權助。笠朝臣-名高,兼為權陰陽博士。從五位下-山田連-春城,為玄蕃頭。大枝朝臣-直臣,為諸陵頭。從四位下-春澄朝臣-善繩,為右京大夫。從五位下-紀朝臣-本道,為勘解由次官。從四位下-藤原朝臣-仲統,為加賀守。

 丁丑 ,主計頭-外從五位下-有宗宿禰-益門,授從五位下。從四位下-紀朝臣-今守,為近江權守。外從五位下-道嶋宿禰-瀧嶋,為介。

 辛巳 ,請僧五十人於內裏,限七箇日,轉讀大般若經。

 是夜 ,雷雨。

 乙酉 ,夜雷。

 戊子 ,散位-從四位上-清原真人-有雄,卒。有雄者,天渟中原瀛真人天皇五代之孫也。天渟中原瀛真人天皇者,人皇第四十代天武天皇。父大監物-從五位下貞代王。有雄,頗有風操,尤習政理。天長五年,式部卿-葛原親王推舉為正親佑。七年,敘從五位下,即轉為正。承和六年,敘從五位上。七年,遷為越前守。九年,為玄蕃頭,頃而遷為中務大輔。十一年,為攝津守。政有聲譽,黎庶悅服。國內安靜,倉廩盈溢。嘉祥二年,緣治國之功,授從四位下。三年,為肥後守,上奏改王號,賜-清原真人姓。仁壽四年,敘從四位上。卒。百姓老少,哀慕罔極。

 庚寅 ,從五位下-中臣朝臣-稗守,為神祇少副。大和真人-吉直,為越前介。南淵朝臣-彌繼,為加賀權介。

日本文德天皇實錄卷第九 終
 卷第八 ↑返回頂部 卷第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