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書紀/卷第二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日本書紀卷第廿 渟中倉太珠敷天皇 敏達天皇

渟中倉太珠敷天皇。天國排開廣庭天皇第二子也。母曰石姫皇后。〈石姫皇后。武小廣國押盾天皇女也。〉天皇不信佛法而愛文史。廿九年立爲皇太子。卅二年四月。天國排開廣庭天皇崩。

元年夏四月壬申朔甲戌。《三》皇太子即天皇位。尊皇后曰皇太后。

是月。宮于百濟大井。以物部弓削守屋大連爲大連。如故。以蘇我馬子宿禰爲大臣。

五月壬寅朔。天皇問皇子與大臣曰。高麗使人今何在。大臣奉對曰。在於相樂舘。天皇聞之。傷惻極甚。愀然而歎曰。悲哉。此使人等。名既奏聞於先考天皇矣。乃遣郡臣於相樂舘。検録所獻調物。令送京師。

丙辰。《十五》天皇執高麗表疏授於大臣。召聚諸史令讀解之。是時諸史於三日内皆不能讀。爰有船史祖王辰爾。能奉讀釋。由是天皇與大臣倶爲讃美曰。勤乎辰爾。懿哉辰爾。汝若不愛於學。誰能讀解。宜從今始近侍殿中。既而詔東西諸史曰。汝等所習之業何故不就。汝等雖衆不及辰爾。又高麗上表疏書于烏羽。字随羽黒既無識者。辰爾乃蒸羽於飯氣。以帛印羽。悉冩其字。朝庭悉之異。

六月。高麗大使謂副使等曰。磯城嶋天皇時。汝等違吾所議。被欺於他。妄分國調。輙與微者。豈非汝等過歟。其若我國王聞。必誅汝等。副使等自相謂之曰。若吾等至國時。大使顯■吾過。是下祥事也。思欲偸殺而斷其口。是夕謀泄。大使知之裝束衣帯獨自潜行。立舘中庭不知所計。時有賊一人。以杖出來打大使頭而退。次有賊一人。直向大使打頭與手而退。大使尚黙然立地而拭面血。更有賊一人執刀急來刺大使腹而退。是時。大使恐伏地拜。後有賊一人。既殺而去。明旦領客東漢坂上直子麻呂等推問其由。副使等乃作矯詐曰。天皇賜妻於大使。大使違勅不受。無禮茲甚。是以臣等爲天皇殺焉。有司以禮收葬。

秋七月。高麗使人罷歸。☆是年也太歳壬辰。

二年夏五月丙寅朔戊辰。高麗使人泊于越海之岸。破船溺死者衆。朝庭猜頻迷路。不饗放還。仍勅吉備海部直難波送高麗使。

秋七月乙丑朔。於越海岸。難波與高麗使等相議。以送使難波船人大嶋首磐日。狹丘首間狹。令乘高麗使船。以高麗二人令乘送使船。如此互乘以備奸志。倶時發船至數里許。逆使難波乃恐畏波浪。執高麗二人擲入於海。

八月甲午朔丁未。送使難波還來。復命曰。海裏鯨魚大有遮囓船與楫櫂。難波等恐魚呑船不得入海。天皇聞之。識其謾語駈使於官不放還國。

三年夏五月庚申朔甲子。高麗使人泊于越海之岸。

秋七月己未朔戊寅。高麗使人入京奏曰。臣等去年相逐送使罷歸於國。臣等先至臣蕃。臣蕃即准使人之禮。禮饗大嶋首磐日等。高麗國王別以厚禮禮之。既而送使之船至今末到。故更謹遣使人并磐日等。請問臣使不來之意。天皇聞即數難波罪曰。欺誑朝庭。一也。溺殺隣使。二也。以茲大罪不合放還。以斷其罪。

冬十月戊子朔丙申。遣蘇我馬子大臣於吉備國増益白猪屯倉與田部。即以田部名籍授于白猪史膽津。

戊戌。詔。船史王辰爾弟牛賜姓爲津史。

十一月。新羅遣使進調。

四年春正月丙辰朔甲子。立息長眞手王女廣姫爲皇后。是生一男。二女。其一曰押坂彦人大兄皇子。〈更名麻呂古皇子。〉其二曰逆登皇女。其三曰菟道磯津貝皇女。

是月。立一夫人。春日臣仲君女曰老女子夫人。〈更名藥君娘也。〉生三男。一女。其一曰難波皇子。其二曰春日皇子。其三曰桑田皇女。其四曰大派皇子。次采女伊勢大鹿首小熊女曰菟名子夫人。生太姫皇女。〈更名櫻井皇女。〉與糠手姫皇女。〈更名田村皇女。〉

二月壬辰朔。馬子宿禰大臣還于京師。復命屯倉之事。

乙丑。百濟遣使進調。多益恒歳。天皇以新羅未建任那。詔皇子與大臣曰。莫懶懈於任那之事。

夏四月乙酉朔庚寅。遣吉士金子使於新羅。吉士木蓮子使於任那。吉士譯語彦使於百濟。

六月。新羅遣使進調多。益常例。并進多多羅。須奈羅。和陀。發鬼四邑之調。

是歳。命卜者占海部王家地與絲井王家地。卜便襲吉。遂營宮於譯語田。是謂幸玉宮。

冬十一月。皇后廣姫薨。

五年春三月己卯朔戊子。有司請立皇后。詔立豐御食炊屋姫尊爲皇后。是生二男。五女。。其一曰菟道貝鮹皇女。〈更名菟道磯津貝皇女也。〉是嫁於東宮聖徳。其二曰竹田皇子。其三曰小墾田皇女。是嫁於彦人大兄皇子。其四曰■■守皇女。〈更名輕守皇女。〉其五曰尾張皇子。其六曰田眼皇女。是嫁於息長足日廣額天皇。其七曰櫻井弓張皇女。

六年春二月甲辰朔。詔。置日祀部。私部。

夏五月癸酉朔丁丑。遣大別王與小黒吉士。宰於百濟國〈王人奉命爲使三韓。自稱爲宰。言宰於韓。盖古之典乎。如今言使也。餘皆倣此。大別王未詳所出也。〉

冬十一月庚午朔。百濟國王付還使大別王等。獻經論若干卷并律師。禪師。比丘尼。咒禁師。造佛工。造寺工六人。遂安置於難波大別王寺。

七年春三月戊辰朔壬申。《五》以菟道皇女侍伊勢祠。即奸池邊皇子。事顯而解。

八年冬十月。新羅遣枳叱政奈末進調。并送佛像。

九年夏六月。新羅遣安刀奈末。失消奈末進調。不納以還之。

十年春潤二月。蝦夷數千冦於邊境。由是召其魁帥綾糟等。〈魁帥者大毛人也。〉詔曰。惟爾蝦夷者。大足彦天皇之世合殺者斬。應原者赦。今朕遵彼前例欲誅元惡。於是綾糟等懼然恐懼。乃下泊瀬中流。面三諸岳漱水而盟曰。臣等蝦夷。自今以後子子孫孫。〈古語云。生兒八十綿連連。〉用清明心事奉天闕。臣等若違盟者。天地諸神及天皇靈絶滅臣種矣。

十一年冬十月。新羅遣安刀奈末。失消奈末進調。不納以還之。

十二年秋七月丁酉朔。詔曰。屬我先考天皇之世。新羅滅内官家之國。〈天國排開廣庭天皇廿三年任那爲新羅所滅。故云新羅滅我内官家也。〉先考天皇謀復任那。不果而崩。不成其志。是以朕當奉助神謀復興任那。今在百濟火葦北國造阿利斯登子。達率日羅賢而有勇。故朕欲與其人相計。乃遣紀國造押勝與吉備海部直羽嶋喚於百濟。

冬十月。紀國造押勝等還自百濟。復命於朝曰。百濟國主奉惜日羅不肯聽上。

是歳。復遣吉備海部直羽嶋召日羅於百濟。羽嶋既之百濟。欲先私見日羅。獨自向家門底。俄而有家裏來韓婦。用韓語言。以汝之根入我根内。即入家去。羽嶋便覺其意随後而入。於是日羅迎來。把手使坐於座。密告之曰。僕竊聞之。百濟國主奉疑天朝。奉遣臣後留而弗還。所以奉惜不肯奉進。宜宣勅時。現嚴猛色催急召焉。羽嶋乃依其計而召日羅。於是百濟國主怖畏天朝不敢違勅。奉遣以日羅。恩率徳爾。余怒。哥奴知。參官。柁師徳率次干徳。水手等若千人。日羅等行到吉備兒嶋屯倉。朝庭遣大伴糠手子連而慰勞焉。復遣大夫等於難波舘使訪日羅。是時日羅被甲乘馬到門底下。乃進廳前進退跪拜歎恨而曰。於桧隈宮御寓天皇之世。我君大伴金村大連奉爲國家使於海表火葦北國造刑部靭部阿利斯登之子。臣達率日羅。聞天皇召恐畏來朝。乃解其甲奉於天皇。乃營舘於阿斗桑市使住日羅。供給随欲。復遣阿倍目臣物部贄子連。大伴糠手子連。而問國政於日羅。日羅對言。天皇所以治天下政。要須護養黎民。何遽興兵翻將失滅。故今令議者仕奉朝列。臣連。二造。〈二造者。國造。伴造也。〉下及百姓。悉皆饒富令無所乏。如此三年。足食足兵。以悦使民。不憚水火。同恤國難。然後多造船舶。毎津列置。使觀客人。令生恐懼。爾乃以能使使於百濟。召其國王。若不來者。召其太佐平王子等來。即自然心生欽伏。後應問罪。又奏言。百濟人謀言。有船三百。欲請筑紫。若其實請。宜陽賜予。然則百濟欲新造國。必先以女人小子載船而至國家。望於此時。壷岐。對馬多置伏兵。候至而殺。莫翻被詐。毎於要害之所。堅築壘塞矣。於是恩率。參官臨罷國時。〈舊本以恩率爲一人。以參官爲一人也。〉竊語徳爾等言。計吾過筑紫許。汝等偸殺日羅者。吾具白王。當賜高爵。身及妻子。垂榮於後。徳爾。余奴皆聽許焉。參官等遂發途於血鹿。於是日羅自桑市村遷難波館。徳爾等畫夜相計將欲殺。時日羅身光有如火焔。由是徳爾等恐而不殺。遂於十二月晦。候失光殺。日羅更蘇生曰。此是我駈使奴等所爲。非新羅也。言畢而死。〈屬是時。有新羅使。故云爾也。〉天皇詔贄子大連。糠手子連。令収葬於小郡西畔丘前。以其妻子。水手等居于石川。於是大伴糠手子連議曰。聚居一處。恐生其變。乃以妻子居于石川百濟村。水手等居于石川大伴村。收縛徳爾等置於下百濟阿田村。遣數大夫推問其事。徳爾等伏罪言。信。是恩率。參官教使爲也。僕等爲人之下不敢違矣。由是下獄復命於朝庭。乃遣使於葦北。悉召日羅眷族。賜徳爾等。任情决罪。是時葦北君等受而皆殺投彌賣嶋。〈彌賣嶋。盖姫嶋也。〉以日羅移葬於葦北。於後海畔者言。恩率之船被風沒海。參官之船漂泊津嶋。乃始得歸。

十三年春二月癸巳朔庚子。遣難波吉士木蓮子使於新羅。遂之任那。

秋九月。從百濟來鹿深臣〈闕名字。〉有彌勒石像一躯。佐伯連〈闕名字。〉有佛像一躯。

是歳。蘇我馬子宿禰請其佛像二躯。乃遣鞍部村主司馬達等。池邊直氷田。使於四方、訪覓修行者。於是唯於播磨國得僧還俗者。名高麗惠便。大臣乃以爲師。令度司馬達等女嶋。曰善信尼。〈年十一歳。〉又度善信尼弟子二人。其一漢人夜菩之女豐女。名曰禪藏尼。其二錦織壼之女石女。名曰惠善尼。〈壼。此云都苻。〉馬子獨依佛法。崇敬三尼。乃以三尼付氷田直與達等令供衣食。經營佛殿於宅東方。安置彌勒石像。屈請三尼大會設斎。此時達等得佛舎利於斎食上。即以舎利獻於馬子宿禰。馬子宿禰試以舎利置鐵質中。振鐵鎚打。其質與鎚悉被摧壌。而舎利不可摧毀。又投舎利於水。舎利随心所願浮沈於水。由是馬子宿禰。池邊氷田。司馬達等。深信佛法修行不懈。馬子宿禰亦於石川宅脩治佛殿。佛法之初自而作。

十四年春二月戊子朔壬寅。蘇我大臣馬子宿禰起塔於大野丘北大會設斎。即以達等前所獲舎利藏塔柱頭。

辛亥。蘇我大臣患疾。問於卜者。卜者對言。祟於父時所祭佛神之心也。大臣即遣子弟奏其占状。詔曰。宜依卜者之言。祭祠父神。大臣奉詔禮拜石像。乞延壽命。是時國行疫疾。民死者衆。

三月丁巳朔。物部弓削守屋大連與中臣勝海大夫奏曰。何故不肯用臣言。自考天皇及於陛下。疫疾流行。國民可絶。豈非專由蘇我臣之興行佛法歟。詔曰。灼然。宜斷佛法。

丙戌。物部弓削守屋大連自詣於寺。踞坐胡床。斫倒其塔縱火燔之。并燒佛像與佛殿。既而取所燒餘佛像令棄難波堀江。▼是日無雲風雨。大連被雨衣。訶責馬子宿禰與從行法侶。令生毀辱之心。乃遣佐伯造御室。〈更名於閭礙也〉喚馬子宿禰所供善信等尼。由是馬子宿禰不敢違命。惻愴啼泣。喚出尼等付於御室。有司便奪尼等三衣。禁錮楚撻海石榴市亭。』天皇思建任那。差坂田耳子王爲使。屬此之時。天皇與大連卒患於瘡。故不果遣。詔橘豐日皇子曰。不可違背考天皇勅。可勤修乎任那之政也。又發瘡死者充盈於國。其患瘡者言。身如被燒被打被摧。啼泣而死。老少竊相謂曰。是燒佛像之罪矣。

夏六月。馬子宿禰奏曰。臣之疾病至今未愈。不蒙三寶之力難可救治。於是詔馬子宿禰曰。汝可獨行佛法。宜斷餘人。乃以三尼還付馬子宿禰。馬子宿禰受而歡悦。嘆未曾有頂禮三尼。新營精舎。迎入供養。〈或本云。物部弓削守屋大連。大三輪逆君。中臣磐余連。倶謀滅佛法欲燒寺塔。并棄佛像。馬子宿禰諍而不從。〉

秋八月乙酉朔己亥。天皇病彌留崩于大殿。是時起殯宮於廣瀬。馬子宿禰大臣佩刀而誄。物部弓削守屋大連听然而咲曰。如中獵箭之雀烏焉。次弓削守屋大連手脚搖震而誄。〈搖震戰慄也。〉馬子宿禰大臣咲曰。可懸鈴矣。由是二臣微生怨恨。三輪君逆使隼人相距於殯庭。穴穂部皇子欲取天下。發憤稱曰。何故事死王之庭。弗事生王之所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