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局已到了转弯点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时局已到了转弯点
作者:陳獨秀 1931年

1931年12月12日

时局一般都到了转湾点,不向前进即向后退,不能够停留在现状之下了。

先看帝国主义方面。一方面,日本对于调查团决议案力持修改两点:一是不许调查团报告九月三十日理事会决议犹未实行;二是日本对于匪贼及不逞分子活动应有实行军事行动之完全自由。又对于中立区事要求与中国直接交涉,拒绝国联干与。并且表示这是日本最后的意见,而绝无让步余地。同时,又声称如果中国不将锦州之兵撤去,如果拒绝中立区之设立,则是中国不履行其约,日本政府即无法阻止日军进攻。另一方面,中国政府为民众所迫,对于中立区与锦州撤兵又有反悔之表示。国联怎么办?压迫日本吗?巴黎回声报说得最痛快"日本为抵抗苏俄之健将,法国以此原因,并为镇压殖民地之革命计,宜袒助日本。"实则具此心理者,并不只是法国,英美亦同因此心理而一致不肯得罪日本,现在他们只有更进一步一致压迫中国接受日本要求之一途,即所谓“承认日本地位”和“予日本以满意”,不能再在现状之下含糊敷衍下去了。

再看南京政府方面。反对设中立区,反对锦州撤兵,反对在日本撤兵前开始交涉,反对日军有在中国剿匪的权利,并且反对调查委员团之来华,这是从一般民众一直到江苏国难救济会这班老腐败一致的意见。并且这些意见,已经日渐坚决化和普遍化,尤其是到了北大学生来在南京示威的今天,已经不像以前用空头支票可以搪塞过去的了,已经走到施肇基顾维钧不得不辞职的狭巷中了。政府如果不愿公开的露骨的撕下欺骗人民的假面,只有退出国联和对日开战;如果继续任国联接受日本的要求,其势必须对人民取高压手段。站在人民方面,或站在帝国主义方面,它立须选择一个,再不能在现状之下含糊敷衍下去了。我们不能幻想政府有丝毫选择前者之可能,拘捕大批北大示威的学生,明令禁学生集队请愿,己经是政府选择它的道路之表示。

或是服从政府安心当亡国奴,或是起来用自己的力量自己的血汗来决定自己的命运,人民方面也立须选择一个。在此时局一般都走到转弯点的当口,不向前进即向后退,决不能够含糊敷衍的停留在现状之下了!


1931年12月12日《热潮》第2期 署名:顽石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42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5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