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㑹典 (四庫全書本)/卷之12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二十一 明㑹典 卷之一百二十二 卷一百二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明㑹典卷之一百二十二
  兵部十七
  馬政
  國朝馬政有太僕苑馬寺専理而統於本部其見於諸司職掌者有四曰廐牧關換折粮收買其餘印俵等項各有事例今具列於後若内廐馬匹則掌於御馬監云
  廐牧
  諸司職掌
  凡太僕寺所屬十四牧監九十八羣専一提調牧養孳生馬騾驢牛其養戸俱係近京民人或五戸十戸共養一匹每騍馬嵗該生駒一匹若人戸不行用心孶牧致有虧欠倒死就便着令買補還官每嵗將上年所生馬駒起解赴京調撥本寺每遇年終比較或羣監官員怠惰或人戸奸頑致有馬匹瘦損虧欠數多依例坐罪計開
  太僕寺所屬見本衙門
  南京太僕寺所屬見本衙門
  遼東太僕寺所屬
  定遼左衛     定遼右衛
  定遼中衛     定遼前衛
  定遼後衛     鐡嶺衛
  東寧衛      瀋陽中衛
  海州衛      蓋州衛
  金州衛      復州衛
  義州衛      遼海衛
  三萬衛      廣寕左屯衛
  廣寧右屯衛    廣寕中屯衛
  廣寧前屯衛    廣寕後屯衛
  廣寧衛      廣寕左衛
  廣寧右衛     廣寕中衛
  寧逺衛
  遼東苑馬寺所屬
  永寧監
  清河苑
  山西行太僕寺所屬
  太原左衛     太原右衛
  太原前衛     平陽衛
  鎮西衛      汾州衛
  安東衛      振武衛
  朔州衛      潞州衛
  保德州千戸所   山陰千戸所
  沁州千戸所    寕化千戸所
  馬邑千戸所
  陜西行太僕寺所屬
  平凉衛      慶陽衛
  秦州衛      固原衛
  陜邑苑馬寺所屬
  長樂監
  開成苑     安定苑
  弼隆苑    廣寕苑
  黒水苑
  靈武監
  清平苑     萬安苑
  定邊苑     慶陽苑
  同川監已下四監俱革
  天興苑     永康苑
  嘉靜苑     安勝苑
  威逺監
  武安苑     隴陽苑
  保川苑     泰和苑
  熈春監
  康樂苑     鳯林苑
  香泉苑     㑹寕苑
  順寧監
  雲驥苑     昇平苑
  巡寧苑     永昌苑
  甘肅行太僕寺所屬
  甘州左衛     甘州右衛
  甘州中衛     甘州前衛
  甘州後衛     永昌衛
  凉州衛      莊浪衛
  鎮畨衛      山丹衛
  西寧衛      肅州衛
  古浪千戸所    鎮夷千戸所
  莊浪千戸所
  甘肅苑馬寺所屬已下俱革
  甘泉監
  廣牧苑     麒麟苑
  温泉苑     紅崖苑
  祁連監
  西寧苑     大通苑
  古城苑     永安苑
  武威監
  和寧苑     大川苑
  寧畨苑     洪水苑
  安定監
  武勝苑     永寕苑
  青山苑     大山苑
  監川監
  暖川苑     坌水苑
  巴川苑     大海苑
  宗水監
  清水苑     美都苑
  永川苑     黒城苑
  事例
  洪武二十八年革羣監官令有司提調孳牧江南一十一户共養馬一匹江北五户共養一匹内丁多之家充馬頭専一養馬餘令津貼錢鈔以備倒失買補之用不許輪流有仍前輪流及令孤寡殘疾一槩出辦者𤼵邊衛充軍如馬頭家生畜不旺許令於貼戸家看養凡皃馬一匹配騍馬四匹為一羣立羣頭一人五羣立羣長一人每羣長下選聰明子弟二三人習學醫獸看治馬匹凡補領或孳生三嵗騍駒每二年納駒一匹 永樂十年令北直𨽻土民領養孳生馬匹 十三年定例每十五丁以下養馬一匹十六丁以上養二匹為事編𤼵者七戸養一匹除其罪為良民 十四年令北方人戸五丁養馬一匹免其粮草之半每馬十匹立羣頭一人五十匹立羣長一人 十五年定南方養馬例江北每五丁養馬一匹江南十丁養馬一匹凡種馬倒死孳生不及數例應陪償而遇災荒每羣聽以三分之一納鈔入官 二十二年令民養官馬者二嵗納駒一匹 宣德三年奏准北直𨽻每三丁養騍馬一匹二丁養皃馬一匹免粮草之半皃馬病同羣共治死則均陪若因走失及别故致死者止追本戸 四年令山東兖州濟南東昌三府領養孳生馬每五丁養騍馬一匹三丁養皃馬一匹不在免粮之例 正統十一年命河南彰德衛輝開封三府照例領養孳生馬匹 景泰三年奏准凡皃馬十八嵗以上騍馬二十嵗以上免其筭駒 天順三年奏准原編孳牧馬頭有消乏者改作貼戸 成化元年令孳生馬每三年騍駒一匹 三年奏准復二年騍駒一匹額外多餘者官為收買别給空閒人戸 四年奏准羣長每五年一替 八年奏准各處醫獸每州定設二名每縣一名嵗終更替 十三年奏准養馬人戸每十年一次審編先上戸次中戸單丁寡婦不許槩僉 二十一年奏准凡補領騍駒作種者二年後方與筭駒 𢎞治二年奏定鳯陽廬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三府滁和等州孳牧牛共五千隻母牛三千七百隻犍牛一千三百隻 六年奏定兩京太僕寺種馬額數皃馬二萬五千匹騍馬十萬匹共十二萬五千匹每二年照例納駒其駒更不搭配於内揀選備用及補種馬之闕其餘賣銀貯庫遇備用不敷量支買補種馬每三年揀選一次老病不堪者賣銀入官撥駒補數北直𨽻河間大名保定順德廣平真定永平七府免粮養馬每地五十畆領皃馬一疋百畆領騍馬一匹共皃馬一萬六百九十五匹騍馬四萬二千七百八十匹山東濟南兖州東昌三府河南開封衛輝彰德三府計丁養馬每五丁領皃馬一匹十丁領騍馬一匹共皃馬六千八百五匹騍馬二萬七千二百二十匹南直𨽻應天鎮江太平寕國廣徳五府州每十丁領皃馬一匹十五丁領騍馬一匹共皃馬一千九百九十九匹騍馬七千九百九十六匹鳯陽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淮安廬州四府滁和二州滁州一衛每田二頃領皃馬一匹三頃領騍馬一匹内滁州衛逓加一頃共皃母五千五百一匹騍馬二萬二千四匹 九年奏准凡牧馬處所有田去馬存丁消息馬在者應牧馬匹改給得業之人及丁多之人領養逃絶免粮田地給與同羣管業不許典賣與人其一馬兩嵗連生二駒者除納官外聴其自用
  已上民間孳牧
  凡在京在外衛所俱有孳牧馬匹以給官軍騎操之用在京及南北直𨽻衛所屬兩京太僕寺在外屬各該行太僕寺苑馬寺及都司委官提督每衛委指揮一員所千百戸一員専管孳牧其搭配科駒起解比較等項悉照民間事例 洪武二十三年令飛熊廣武英武等衛每五戸養馬一匹 永樂十四年令薊州山海諸衛屯軍每人養種馬一匹免納子粒 宣德七年令法司及陜西布按二司雜犯死罪應充軍者𤼵陜西行太僕寺養馬 正統六年令征戰走傷馬匹驗視明白分給各衛守城官軍牧養遇倒死埋瘞 成化七年奏准天下衛所孳牧馬匹有埋沒者俱照原額買補令軍餘朋合領養
  已上軍衛孳牧
  正統十四年令順天府所屬州縣寄養各處起解備用馬匹照北直𨽻事例論銀分俵其本府各州縣原領孳生種駒改撥直𨽻永平等府空閒人戸其備用馬嵗取二萬匹北直𨽻河南山東取七分南直𨽻三分俱限八月以裏解部𤼵太僕寺驗印給俵或遇法司送到𧷢罰入官馬牛驢騾驗堪用者亦照此例 成化二年奏准南直𨽻起解寄用備用馬有矮小不堪及不足數者每匹徴銀十兩解部𤼵太僕寺收貯以備收買 二十一年奏准南京太僕寺所屬地方備用馬匹從各府州縣徑解北京交俵如有拖欠及補完之數仍行南京太僕寺照查 𢎞治三年㑹議備用馬匹嵗取一萬匹直𨽻河南山東并南直𨽻徐州所屬俱解本色内永平府折色本色中半廬州鳯陽三府滁和二州解本色七分折色三分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二府應天江浦六合二縣解本色四分折色六分應天府上元等縣鎮江太平寕國所屬俱解折色 凡寄養馬倒死告官給印信文帖相視開剥如無文帖而開作倒死者以盗賣論
  已上京府寄牧
  洪武二十三年令五軍都督府錦衣旗手虎賁左右興武鷹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金吾前後羽林左右龍驤豹韜天䇿神䇿府軍左右前後等衛各置草塲於江北湯泉滁州等處牧放馬匹 二十五年罷民間嵗納馬草凡軍官馬令自養軍士馬令管馬官擇水草豐茂之所屯營牧放 三十年定北邊牧馬草塲自東勝以西至寕夏河西察罕諾爾東勝以東至大同宣府開平又東南至大寕又東至遼東又東至鴨緑江又北去不止幾千里而南至各衛分守地又自雁門關外西抵黄河渡河至察罕諾爾又東至紫荆關又東至居庸關及古北口又東至山海衛凡軍民屯種田地不許牧放其荒閑平地及山塲腹裏諸王駙馬及軍民聴其牧放樵採在邊所封之王不得占為己塲妨害軍民 永樂二十二年令戸部錦衣衛各委官查勘五府牧馬草塲有妨占民田處所另撥官地與民為業 永樂以後錦衣旗手府軍左金吾左右大興左羽林燕山左右前忠義左右前後義勇左右中中前後神武左後大寧中武成中寛河㑹州蔚州龍驤富峪裕陵茂陵等三十一衛五軍三千神機等營各置草塲於順天保定等府宛平大興等縣牧放騎操馬匹每嵗春末夏初各營馬匹除例該存留聴用外其餘本部推舉坐營官一員具奏請𠡠管領下各該草塲牧放至九月終回營其收馬每三日演習一次下塲之後本部行移該科及都察院具奏差官㸃閘馬匹倒死官軍逃亡領𠡠官按月造報如有納賄賣閑不行提督致馬痩損者㸃閘官指實參奏其在邊者以四月中出牧九月初回營 成化四年令北直𨽻京師附近係官草塲不許内外官豪勢要妄指求討托故投獻違者許科道官紏劾及各衙門追究治罪 六年令德州天津各衛逃故軍人遺下草塲為附近軍民盗耕布種者退還官每畆量追花利草三十束不願者每束納銀三分准作逺地拖欠之數照依時價支給京操上直官軍買草餵馬以後年分但有拖欠草束俱照例准折 十年令陜西榆林等處近邊地土各營堡草塲界限明白敢有那移條欵盗耕草塲及越出邊墻界石種田者依律問擬追徴花利完日軍職降調甘肅衛分差操軍民係外處者𤼵榆林衛充軍係本處者𤼵甘肅充軍有毁壊邊墻私出境外者枷號三箇月發落 𢎞治九年令給事中御史幷戸兵二部委官清查各衛草塲有草未墾去處仍舊牧馬已墾成田者照畆收銀解送兵部轉𤼵太僕寺寄庫聼𠉀買馬 又令錦衣衛草塲地畆徴收租銀許本衛收貼貼補馬草
  已上營衛放牧
  洪武榜例凡倒失馬匹從民議和或一縣或三五羣長輳價買補三嵗以上八嵗以下高四尺以上堪中馬匹還官聽候驗印作數違錯及遲延者一體追駒 宣徳二年令民間起解備用馬中途痩死及邊軍孳牧倒死者俱免陪補 天順二年奏准各營騎操馬遇有倒死者告官相剥坐營官責限該軍朋合買補走失被盗一例追陪 成化元年令各處買補孳生馬駒有司四匹軍衛五匹折買堪操騸馬一匹以充備用例後倒失者騍駒三匹皃馬二匹各折買騸馬一匹騍駒每二匹折買皃馬一匹 七年奏准各衛軍餘關領馬匹倒死以物力等第出銀每馬一匹上戸出銀三兩中戸二兩下戸一兩餘以屯田子粒銀貼凑買補 十三年奏准京營馬隊官軍朋合出銀遇馬匹倒失貼助買補凡馬主係都指揮者出銀三兩指揮二兩五錢千百戸鎮撫二兩旗軍一兩五錢走失被盗者各加五錢謂之樁頭其朋合每嵗以六箇月為率每月都指揮出銀一錢千百戸鎮撫七分旗軍五分在外各邊悉照此例 凡各營下塲及各邊倒失買補馬匹不及八分者領𠡠及把總管隊官住俸追買其在京不下塲者以五分為則 𢎞治二年奏准買補騎操馬匹須四嵗以上八嵗以下價自十二兩至十五兩官軍自願添價收買者聼 三年令寄養備用馬倒死買補不及五分者掌印管馬官俱住俸追補 六年奏准各營朋合買馬銀兩不敷每馬一匹聼支草塲租銀三兩貼助 九年奏准各處倒失馬駒應買補者遇孳生蕃息之時量徴價銀解京以備各邊買馬之用大馬一匹徴銀五兩駒一匹倒失者徴銀三兩虧欠者二兩 凡騎操馬匹原領者以承領日為始買補者以印烙日為始計在十五年外許賣銀納官另給其未及十五年而病者亦准賣仍追本身樁頭銀貼價買補 凡各營馬買補三分不完者把總等官住俸一月四分以上兩月五分以上三月坐營官通計三分不完者住俸一月五分以上兩月 凡府州縣買補馬匹不及五分者正官住俸一月不及四分者兩月不及三分者三月京縣不拘多寡止住一月其管馬官不及五分者全住 凡孳生種駒已有六年㑹議定額其各處議合買馬銀兩通行停止有司官吏分毫不許擅科
  已上買補
  凡孳生備用騎操折易并進納馬匹俱印烙以防奸𡚁其孳生及陪納馬駒應交俵者印訖差官照依地方日期將空閒増出人丁俵散領養造冊具奏其各處印中備用馬匹徑解本部𤼵太僕寺交納以慿散俵 洪武舊例江南馬每年三月初一日赴南京牧馬千戸所印俵江北馬每年三月十五日赴南京太僕寺印俵凡孳生駒用云字小印俵散作種用大印給軍騎操者再用云字印 宣徳八年奏准江北陪補馬駒俱從南京太僕寺印烙 正統四年奏准應天鳯陽等處孳生陪補馬駒南京太僕寺官同南京兵部委官及御史分投印俵 九年奏准鎮江府所屬地方馬匹於本府應天府所屬於牧馬千戸所太平寕國廣德州所屬於太平府印俵 成化十六年奏准凡馬非經官印驗者不收二十一年奏准買補備用免其用印止令起解以備選擇 𢎞治二年奏准孳牧備用牛每三年一次差官印烙 四年奏准凡印烙馬匹民馬照舊印左給軍則印右如京營邊關馬無右印即係盗買民間官馬追究問罪 六年令孳生皃駒看驗不堪及騍駒多餘者俱免印烙從其變賣以充買補備用之數 九年令孳生駒齒少力强而不及四尺以上者亦聽印俵凡解俵馬以百匹為率退三十匹以上者該管寺丞參問 凡印馬官舊例本部請㫖㸃差公侯伯或駙馬一員本部委官一員景泰間革去侯伯等官差御史二員同兩京太僕寺分管寺丞印俵天順初復差公侯伯及御馬監内官一員成化以來革去内官侯伯每嵗九月中請㫖差御史二員同該管寺丞分行印俵
  已上印俵
  洪武榜例各衛所府州縣管馬官員職専提調馬匹不許管署衛所府州縣事務及别項差占 永樂十一年令御史同錦衣衛官巡視官軍放牧馬匹 宣德四年禁官軍人等不許將官馬閒時帯鞍坐䭾載物件兩人共騎及婦人騎坐違者御史給事中同錦衣衛官拏送本部罰馬一匹仍送法司問罪 凡盗賣官馬者追罰馬二匹知情和買牙保隣人各罰馬一匹SKchar殺及偷買官驢者亦照此例首告者於犯人名下追鈔五千貫充賞凡巡馬官每三月一換 七年令外衛官軍原領騎操馬匹下班之日不許帶回 九年命兵部官同御史給事中㸃視征操馬匹借㸃及借與者共追馬一匹馬無見在及隱瞞不報者查追仍勘其冐支草料加倍追納 天順二年令官軍人等强奪起解馬匹者問罪罰馬一匹仍枷號一箇月 成化元年令下班官軍應充馬匹而私自騎回者罰馬一匹 四年令官軍勇士私賣官給草料致馬匹痩死者巡綽官緝拏幷買主送問六年令管軍官將官馬撥送與人跟隨迎送或識字
  人騎占聽候幷賃借與人致令傷死者問罪照宣德四年例罰馬入官在外各邊並照此例 十年奏准各處解馬赴京有兠攬價直將老馬SKchar雜驗印者事𤼵俱問罪𤼵邊衛充軍其起解馬除例應折納外有齎價赴京通同收買者問罪 𢎞治二年奏准官司借用寄養馬二匹者罰一匹五匹者罰二匹年終分管寺丞具有無追罰數目奏報 三年奏准管軍内外官私占官馬及借撥與人者五匹以下降一級以上降二級俱𤼵邊衛立功借者一體論罪 凡把總等官剋减官馬草料者計𧷢滿貫𤼵邊衛立功滿日就彼帯俸盗賣者𤼵瞭哨買至料豆十石以上者充軍 凡寄養馬除年老外其餘作踐成疾不堪給軍者原領人戸追罰銀二兩盗賣三匹以上者充軍知情和買者民發擺跕軍𤼵邊方瞭哨 五年奏准各邊軍民將不堪馬匹設計中賣及管軍官以私馬俵與軍士多支官價者官軍調邊衛帶俸食粮民及餘丁附近充軍通同作𡚁者枷號一月𤼵落九年令借撥官馬至痩損倒死州縣五十匹府二百
  匹以上借者及管馬官各降一級 十年令管馬官撥借官馬䭾載圍獵者五匹以下罰馬一匹以上罰二匹十匹以上罰三匹傷死者五匹以下降一級六匹以上降二級馬各抵數追償 十四年奏准官軍關支馬料委官一員管領若縱容盗賣者𤼵邊衛立功滿日就彼帶俸買者問罪畢日枷號一箇月𤼵落
  已上禁約
  洪武榜例凡管馬官吏時常下鄉提督看驗馬匹要見定駒若干顯駒若干重駒若干明白附寫以俟太僕寺官出巡比較正月至六月報定駒七月至十月報顯駒十一月至十二月報重駒凡季報原領馬為舊管買補孳生為新收事故交俵等項為開除季終為實在春季三月二十四日五夏季六月二十四五秋季九月二十四五冬季十二月二十四五徑送太僕寺類繳其有生質竒異與種馬不同者明白申報凡比較㸃馬文簿要開原領孳生皃騍馬數分豁該筭駒者若干不該筭駒者若干已生及未生者若干原馬齒色及所生駒毛色逐一開報凡倒失種馬虧欠馬駒俱在年終完備如是不完府州縣正佐首領官吏决杖二十管馬官吏加等痛治凡管馬官有闒茸貪汚害民者分管及所在掌印官開奏以除民害 永樂三年令衛所孳牧騎操馬匹每三年一次造冊管馬官齎執赴京比較 成化二年奏准管馬官三年任内孳生不虧者稱職額外多生者量加旌擢不及額至百匹者降用分管寺丞以所屬課額虧損逓為黜陟 凡京營及各邊騎操馬匹専差太僕寺少卿一員無太僕寺去處從巡撫幷分巡官比較如有倒失限三月以裏督令陪償 七年奏准府州縣掌印首領官任内馬匹虧欠孳養不増者九年不准給由措置完日與管馬官一體降用衛所掌印官馬數不完許分管寺丞與本部委官一體比較 十三年奏准各營各邊每年四月十月二次將原領事故買補馬匹數目具奏以慿比較 十四年奏准比較馬政兩京府尹府丞聼納米贖罪 𢎞治二年奏准每二年差太僕寺少卿二員南京太僕寺少卿一員分往北直𨽻河南山東南直𨽻地方比較該納馬駒每嵗終分管寺丞具管馬官賢否呈部六年之内馬匹無虧者量加旌擢以外虧損數多照例黜罷 三年順天府所屬寄養馬匹専差太僕寺少卿一員比較 四年奏准衛所騎操馬免比較其有孳牧去處照例每三年委官赴部比較凡虧欠埋沒違限等項參奏提問 凡遼東陜西苑馬寺孳牧馬匹每三年一差官㸃閱其各行太僕寺苑馬寺於内府關領精微文簿將騎操孳牧馬匹逐一填寫繳部送内府交收
  計每年比較地方
  太僕寺所屬
  南京太僕寺所屬
  計三年比較地方
  遼東苑馬寺所屬
  山西行太僕寺所屬
  陜西行太僕寺所屬
  陜西苑馬寺所屬
  甘肅行太僕寺所屬
  南京應天衛
  南直𨽻宣州衛
  山東
  濟南衛     平山衛
  登州衛     寕海衛
  成山衛     鰲山衛
  靈山衛     安東衛
  威海衛     大嵩衛
  濟寕衛     臨清衛
  靖海衛     竒山千戸所
  寕津千戸所   海陽千戸所
  膠州千戸所   諸城千戸所
  東平千戸所   肥城千戸所
  浙江
  盤石衛     海寕衛
  江西
  袁州衛     饒州千戸所
  廣東
  雷州衛     㢘州衛
  四川
  成都衛     成都中衛
  建昌衛     建昌前衛
  寕畨衛     越巂衛
  㑹川衛     鹽井衛
  湖廣
  武昌衛     武昌左衛
  靖州衛     五開衛
  沅州衛     九溪衛
  長沙衛     清浪衛
  黃州衛     銅鼓衛
  永定衛     蘄州衛
  平溪衛     永州衛
  衡州衛     辰州衛
  岳州衛     沔陽衛
  常德衛     鎮逺衛
  偏橋衛     施州衛
  澧州千戸所   荆州衛
  荆州左衛    荆州右衛
  襄陽衛     安陸衛
  房縣千戸所   竹山千戸所
  枝江千戸所   長寕千戸所
  瞿塘衛     夷陸千戸所
  徳安千戸所   忠州千戸所
  雲南
  雲南左衛    雲南右衛
  雲南中衛    雲南前衛
  雲南後衛    廣南衛
  曲靖衛     六凉衛
  平夷衛     越州衛
  臨安衛     楚䧺衛
  洱海衛     大理衛
  大羅衛     䝉化衛
  景東衛     瀾滄衛
  金齒衛     騰衝衛
  楊林千戸所   馬隆千戸所
  木密關千戸所  宜良千戸所
  安寕千戸所   易門千戸所
  已上比較
  關換
  諸司職掌
  凡官軍關撥馬匹操練行移到司須要該衛官吏保結關馬官軍原有馬匹下落果係曽經征進慣戰人數及無馬匹方纔具奏關撥後有事故該衛拘收還官其官軍人等奉㫖關撥馬匹亦須備知數目
  事例
  洪武間凡各衛原關馬騾驢轉名銷號若係御馬監關領者該府各衛自具手本赴監轉名銷號如是典牧所太僕寺關領之數各府衛取勘明白本部轉行太僕寺典牧所銷號 永樂四年令管步軍官告關領者不准有騍馬與兒馬願換者聼 宣徳四年置給馬勘合每關馬一匹給勘合一道填寫齒色年月付領馬之人收執遇倒死等項陳告註寫應償者追視齒色附簿開註勘合與馬如前收領再有事故照例償給如領馬之人收領凡應償者仍赴御馬監印烙然後給與 正統四年奏准官軍領馬騎操必行本衛造冊送部幷太僕寺外衛操備者行該府造冊關領 天順元年奏准各營外衛官軍原領騎操馬匹下班之日兊與在京官軍該管官造冊送部 二年奏准官軍領馬太僕寺具俵過數目毛齒及官軍姓名年月行各衛造冊送部如關領數多開報數少或倒失轉交隱匿不報者諸司人首告挐問 成化二年令勇士馬倒死二次者不許重關照京營例追補 𢎞治元年奏准南京官軍應關馬匹在江北者赴南京太僕寺給領在江南者本寺委官一員赴南京給散 四年奏准領馬官有不照次第混亂争奪者參究法司問罪罰馬一匹就給本身騎操以後更不關給 七年奏准官軍應關馬匹皃馬自八嵗以上騸馬十二嵗以上别無傷殘者並准給領各衛及邊關亦照此例凡各邊缺馬騎操奏關銀兩收買者本部委官一員同大僕寺官於收貯馬價内照數支出差官運赴鎮巡官處交收 凡騎操馬老病當關給者原馬送光禄寺支用
  折糧
  諸司職掌
  凡各處起解折粮馬匹到部須令獸醫辨驗明白具奏送御馬監交收
  事例
  洪武中各處土官衙門秋粮各依原認數目折納馬匹有粮二十五石有餘折馬一匹者有五十餘石折馬一匹者馬或不堪責令差來土官陪納
  収買
  諸司職掌
  凡官給價鈔於各處收買并茶易到馬匹或就彼處給軍騎坐或起解赴京交納須知其數
  事例
  洪武中立茶馬司於陜西四川等處聽西畨納馬易茶降金牌信符賜畨簇以防詐偽每三年一差官召各畨合符以應納差𤼵馬交納易茶有以私茶出境者斬關隘不覺察者處極刑民間畜茶不得過一月之用茶户私鬻者籍其園入官 二十三年定茶易馬例上等馬每匹一百二十斤中等馬每匹七十斤下等馬每匹五十斤 永樂十三年遣御史三員巡督陜西茶馬 正統十四年停止茶馬金牌後每嵗遣行人四員巡察私販自潼關以西至甘肅等處通行禁革 成化十四年奏准定差御史一員領𠡠專理茶馬每嵗一代其易馬須四嵗以上六嵗以下髙大堪中者方准收買皃騸馬就彼給各邊騎操騍馬送苑馬寺孳牧如有縱容軍民通同賣老病馬匹者御史同兵備及苑馬寺官驗視退回仍指實參奏 𢎞治十年奏准茶易馬除就彼給軍外其餘差官陸續解赴苑馬寺交割俵養
  已上西畨茶易
  内府供應
  事例
  凡壩上諸馬房各有乳馬以供上用膳羞如有老疾倒死本部奏行太僕寺撥補 永樂舊例每嵗于陜西茶易馬及孳生馬内選取堪中騍馬送御馬監分送各馬房領牧以便取乳 天順元年奏准嵗選孳牧騍馬五百匹 成化九年定取初生騍馬每年一百匹 𢎞治九年奏准每嵗取五十匹
  力士校尉
  諸司職掌
  凡力士校尉俱係隨駕人數於民間丁多相應人户内僉㸃有力精壯無過犯體氣之人應當皆撥錦衣旗手等衛著役如有事故即照原籍另户僉補如解到部照依所補姓名送𤼵該衛果係在逃正身就送該衛𤼵落若正身不獲解到户丁照地方𤼵遣充軍仍挨勾正身
  事例
  凡力士舊隸旗手衛今亦隸錦衣及騰驤四衛校尉止隸錦衣衛 凡力士校尉係民間僉充者例不勾丁如有老疾聴于嵗終具告本部行該衛勘明具奏釋放若逃回疾故或老疾不堪者仍勾其户丁補當一輩若係原祖充當而在逃者𤼵𠕋清勾到部送問𤼵衛著役原逃事故解到户丁補役者𤼵衛查收凡四丁抽僉者病故俱勾補 凡力士校尉病故或老病不能應當其子孫告替補者行移該衛查係在營生長𠕋籍有名無遺碍者具奏收役雖例不勾丁而子孫願替補者亦准查收 凡民人投充力士校尉者行原籍官司查無違碍方准收役 凡人材不識字者改充力士校尉女户欽陞官員子孫例無承襲者將軍子試量身力不及者俱收充校尉 凡遇親王出府行錦衣衛撥隨侍校尉六百名郡王出閤行各該䕶衛撥校尉三十名無䕶衛于各衛軍餘及民間僉㸃其將軍以下撥儀從二十名不得用校尉 𢎞治七年奏准親王隨侍校尉至就國之日聴以一半從行于附近衛所撥軍餘補數其一半存留在京以備各王出府聴用 凡各王府校尉除欽賜外其民間投充者止免差役不許支粮 十三年奏准凡校尉事故須籍𠕋内親子弟姪替補若將别姓詐冒替補者問罪官旗調外衛差操冒替之人亦調衛充軍凡校尉犯該一應姦盜搶奪𩢼騙恐嚇求索枉法不
  枉法等項罪名俱係行止有虧者俱調衛充軍 凡詐冒校尉巡捕名色占宿公館妄拏平人嚇取財物生事扇惑擾害軍民者除真犯死罪外其餘俱枷號一箇月𤼵邊衛充軍所在軍衛有司驛遞等衙門阿從故縱者各治罪







  明㑹典卷一百二十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