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史/卷28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 列傳第一百七十三 文苑一 明史
卷二百八十六 列傳第一百七十四 文苑二
列傳第一百七十五 文苑三 → 

林鴻附:鄭定 等 王紱附:夏昶 沈度弟:粲 附:滕用亨 等 聶大年 劉溥附:蘇平 等 張弼 張泰(陸釴 陸容) 程敏政 羅 儲巏 李夢陽附:康海 王九思 王維楨 何景明 徐禎卿(楊循吉 祝允明 唐寅 桑悅) 邊貢 顧璘弟:瑮 附:陳沂 等 鄭善夫附:殷雲霄 方豪 等 陸深附:王圻 王廷陳 李濂


林鴻附 鄭定 等[编辑]

  林鴻,字子羽,福清人。洪武初,以人才薦,授將樂縣訓導,歷禮部精膳司員外郎。性脫落,不善仕,年未四十自免歸。閩中善詩者,稱十才子,鴻為之冠。十才子者,閩鄭定,侯官王褒、唐泰,長樂高棅、王恭、陳亮,永福王偁及鴻弟子周玄、黃玄,時人目為二玄者也。

  鴻論詩,大指謂漢、魏骨氣雖雄,而菁華不足。晉祖玄虛,宋尚條暢,齊、梁以下但務春華,少秋實。惟唐作者可謂大成。然貞觀尚習故陋,神龍漸變常調,開元、天寶間聲律大備,學者當以是為楷式。閩人言詩者率本於鴻。

  晉府引禮舍人浦源,字長源,無錫人也。慕鴻名,逾嶺訪之。造其門,二玄請誦所作,曰:「吾家詩也。」鴻延之入社。

  鄭定,字孟宣,嘗為陳友定記室。友定敗,浮海亡交、廣間。久之,還居長樂。洪武中,征授延平府訓導,歷國子助教。

  王褒,字中美,鴻之兄子婿也。為長沙學官,遷永豐知縣。永樂中,召入,預修《大典》,擢漢府紀善。

  唐泰,字亨仲。洪武二十七年進士。歷陝西副使。

  高棅,字彥恢,更名廷禮,別號漫士。永樂初,以布衣召入翰林,為待詔,遷典籍。性善飲,工書畫,尤專於詩。其所選《唐詩品匯》、《唐詩正聲》,終明之世,館閣宗之。

  王恭,字安中,隱居七岩山,自稱皆山樵者。永樂初,以儒士薦起待詔翰林,年六十余,與修《大典》。書成,授翰林院典籍。

  陳亮,字景明。自以故元儒生,明興累詔不出,作《陳摶傳》以見志。結草屋滄洲中,與三山耆彥為九老會,終其身不仕。

  王偁,字孟易攵。父翰仕元,抗節死,偁方九歲,父友吳海撫教之。洪武中,領鄉薦,入國學,陳情養母。母歿,廬墓六年。永樂初,用薦授翰林檢討,與修《大典》。學博才雄,最為解縉所重。自負無輩行,獨推讓同官王洪。

  王洪者,字希范,錢塘人。八歲能文,十八成進士,授吏科給事中。改翰林檢討,偕偁等與修《大典》。歷修撰、侍講。帝頒佛曲於塞外,命洪為文,逡巡不應詔。為同列所排,不復進用,卒官。而偁後坐累謫交址,復以縉事連及,系死獄中。

  黃玄,字玄之,將樂人。聞鴻棄官歸,遂攜妻子居閩縣,以歲貢官泉州訓導。

  周玄,字微之,閩縣人。永樂中,以文學征,授禮部員外郎。嘗挾書千卷止高棅家,讀十年,辭去,盡棄其書,曰:「在吾腹笥矣。」同時趙迪、林敏、陳仲宏、鄭關、林伯璟、張友謙亦以能詩名,皆鴻之弟子。

王紱附 夏昶[编辑]

  王紱,字孟端,無錫人。博學,工歌詩,能書,寫山木竹石,妙絕一時。洪武中,坐累戍朔州。永樂初,用薦,以善書供事文淵閣。久之,除中書舍人。

  紱未仕時,與吳人韓奕為友,隱居九龍山,遂自號九龍山人。於書法,動以古人自期。畫不苟作,遊覽之頃,酒酣握筆,長廊素壁淋漓沾灑。有投金幣購片楮者,輒拂袖起,或閉門不納,雖豪貴人勿顧也。有諫之者,紱曰:「丈夫宜審所處,輕者如此,重者將何以哉!」在京師,月下聞吹簫聲,乘興寫《石竹圖》,明旦訪其人贈之,則估客也。客以紅氍毹饋,請再寫一枝為配。紱索前畫裂之,還其饋。一日退朝,黔國公沐晟從後呼其字,紱不應。同列語之曰:「此黔國公也。」紱曰:「我非不聞之,是必與我索畫耳。」晟走及之,果以畫請,紱頷之而已。逾數年,晟復以書來,紱始為作畫。既而曰:「我畫直遺黔公不可。黔公客平仲微者,我友也,以友故與之,俟黔公與求則可耳。」其高介絕俗如此。

  昆山夏昶者,亦善畫竹石,亞於紱。畫竹一枝,直白金一錠,然人多以饋遺得之。昶,字仲昭,永樂十三年進士,改庶吉士,歷官太常寺卿。昶與上元張益,同中進士,同以文名,同善畫竹。其後,昶見益《石渠閣賦》,自謂不如,遂不復作賦。益見昶所畫竹石,亦遂不復畫竹。益死土木之難。

  仲微,名顯,錢塘人。嘗知滕縣事,謫戍雲南。其為詩頗豪放自喜,雲南詩人稱平、居、陳、郭,顯其一也。

沈度弟 粲 附 滕用亨 等[编辑]

  沈度,字民則。弟粲,字民望。松江華亭人。兄弟皆善書,度以婉麗勝,粲以遒逸勝。度博涉經史,為文章絕去浮靡。洪武中,舉文學,弗就。坐累謫雲南,岷王具禮幣聘之,數進諫,未幾辭去。都督瞿能與偕入京師。成祖初即位,詔簡能書者入翰林,給廩祿,度與吳縣滕用亨、長樂陳登同與選。是時解縉、胡廣、梁潛、王璉皆工書,度最為帝所賞,名出朝士右。日侍便殿,凡金版玉冊,用之朝廷,藏秘府,頒屬國,必命之書。遂由翰林典籍擢檢討,歷修撰,遷侍講學士。粲自翰林待詔遷中書舍人,擢侍讀,進階大理少卿。兄弟並賜織金衣,鏤姓名於象簡,泥之以金。贈父母如其官,馳傳歸,告於墓。

  昆山夏昺者,字孟晹,與其弟昶以善書畫聞,同官中書舍人,時號大小中書,而度、粲號大小學士。

  度性敦實,謙以下人,嚴取與。有訓導介其友求書,請識姓字於上。度沈思曰:「得非曩訐奏有司者耶?」遽卻之。其友固請,終不肯書姓名。其在內廷備顧問,必以正對。粲篤於事兄,己有賜,輒歸其兄。

  滕用亨,初名權,字用衡。精篆隸書。被薦時年七十矣,召見,大書麟鳳龜龍四字以進,又獻《貞符詩》三篇。授翰林待詔,與修《永樂大典》。用亨善鑒古,嘗侍帝觀畫卷,未竟,眾目為趙伯駒,用亨曰:「此王詵筆也。」至卷尾,果然。

  陳登,字思孝。初仕羅田縣丞,改蘭溪,再改浮梁。選入翰林,仍給縣丞祿,歷十年始授中書舍人。登於六書本原,博考詳究,用力甚勤。自周、秦以來,殘碑斷碣,必窮搜摩搨審度而辨定之。得其傳者,太常卿南城程南雲也。

聶大年[编辑]

  聶大年,字壽卿,臨川人。父同文,洪武中,官翰林侍書、中書舍人。燕王入京師,迎謁,道曷死,死後五月而大年生,母胡撫之。比長,博學,善詩古文。葉盛稱其詩,謂三十年來絕唱也。書得歐陽率更法。宣德末,薦授仁和訓導。母卒,歸葬,哀感行路。裡人列其母子賢行上之有司,詔旌其門。服闋,分教常州,遷仁和教諭。景泰六年薦入翰林,未幾得疾卒。

  始,尚書王直以詩寄錢塘戴文進索畫,自序昔與文進交,嘗戲作詩一聯,至是十年始成之。大年題其後曰:「公愛文進之畫,十年不忘。使以是心待天下賢者,天下寧復有遣賢哉。」直聞其言,不怒亦不薦。及大年疾篤,作詩貽直,有「鏡中白髮孰憐我,湖上青山欲待誰」句,直曰,「此欲吾志其墓耳」,遂為之志。

劉溥附 蘇平 等[编辑]

  劉溥,字原博,長洲人。祖彥,父士賓,皆以醫得官。溥八歲賦《溝水詩》,時目為聖童。長侍祖父游兩京,研究經史兼通天文、曆數。宣德時,以文學征。有言溥善醫者,授惠民局副使,調太醫院吏目。恥以醫自名,日吟詠為事。其詩初學西昆,後更奇縱,與湯胤勣、蘇平、蘇正、沈愚、王淮、晏鐸、鄒亮、蔣忠、王貞慶號「景泰十才子」,溥為主盟。

  胤勣,東甌王和曾孫,自有傳。蘇平,字秉衡,弟正,字秉貞,海寧人。兄弟並以布衣終。沈愚,字通理,昆山人,業醫終其身。王淮,字柏源,慈溪人。晏鐸,字振之,富順人。由庶吉士授御史,歷按兩畿、山東,所至有聲。坐言事謫上高典史,鄰境寇發,官兵不能討,鐸捕滅之,歸所掠於民。鄒亮,字克明,長洲人。用況鐘薦,擢吏部司務,遷御史。蔣忠,字主忠,儀真人,徙居句容。王貞慶,字善甫,駙馬都尉寧子也。折節好士,有詩名,時稱金粟公子。

張弼[编辑]

  張弼,字汝弼,松江華亭人。成化二年進士。授兵部主事,進員外郎。遷南安知府,地當兩廣沖,奸人聚山谷為惡,悉捕滅之。毀淫祠百數十區,建為社學。謝病歸,士民為立祠。弼自幼穎拔,善詩文,工草書,怪偉跌宕,震撼一世。自號東海。張東海之名,流播外裔。為詩,信手縱筆,多不屬稿,即有所屬,以書故,輒為人持去。與李東陽、謝鐸善。嘗自言:「吾平生,書不如詩,詩不如文。」東陽戲之曰:「英雄欺人每如此,不足信也。」鐸稱其好學不倦,詩文成一家言。子弘至,自有傳。

張泰(陸釴 陸容)[编辑]

  張泰,字亨父,太倉人。陸釴,字鼎儀,昆山人。陸容,字文量,亦太倉人。三人少齊名,號「婁東三鳳」。泰舉天順八年進士,選庶吉士,授檢討,遷修撰。為人恬淡自守,詩名亞李東陽。弘治間,藝苑皆稱李懷麓、張滄洲,東陽有《懷麓堂集》,泰有《滄洲集》也。釴與泰同年進士,殿試第二。授編修,歷修撰、諭德。孝宗立,以東宮講讀勞,進太常少卿兼侍讀,得疾歸。泰、釴皆早卒。容,成化中進士。授南京主事,進兵部職方郎中。西番進獅子,奏請大臣往迎,容諫止之。遷浙江參政,罷歸。

程敏政[编辑]

  程敏政,字克勤,休寧人,南京兵部尚書信子也。十歲侍父官四川,巡撫羅綺以神童薦。英宗召試,悅之,詔讀書翰林院,給廩饌。學士李賢、彭時咸愛重之,賢以女妻焉。成化二年進士及第,授編修,歷左諭德,直講東宮。翰林中,學問該博稱敏政,文章古雅稱李東陽,性行真純稱陳音,各為一時冠。孝宗嗣位,以宮僚恩擢少詹事兼侍講學士,直經筵。

敏政名臣子,才高負文學,常俯視儕偶,頗為人所疾。弘治元年冬,御史王嵩等以雨災劾敏政,因勒致仕。五年起官,尋改太常卿兼侍讀學士,掌院事。進禮部右侍郎,專典內閣誥敕。十二年與李東陽主會試,舉人徐經、唐寅預作文,與試題合。給事中華昶劾敏政鬻題,時榜未發,詔敏政毋閱卷,其所錄者令東陽會同考官覆校。二人卷皆不在所取中,東陽以聞,言者猶不已。敏政、昶、經、寅俱下獄,坐經嘗贄見敏政,寅嘗從敏政乞文,黜為吏,敏政勒致仕,而昶以言事不實調南太僕主簿。敏政出獄憤恚,發癰卒。後贈禮部尚書。或言敏政之獄,傅瀚欲奪其位,令昶奏之。事秘,莫能明也。

羅玘[编辑]

  羅玘,字景鳴,南城人。博學,好古文,務為奇奧。年四十困諸生,輸粟入國學。丘浚為祭酒,議南人不得留北監。玘固請不已,浚罵之曰:「若識幾字,倔強乃爾!」玘仰對曰:「惟中秘書未讀耳。」浚姑留之,他日試以文,乃大驚異。成化末,領京闈鄉試第一。明年舉進士,選庶吉士,授編修。益肆力古文,每有作,或據高樹,或閉坐一室,瞑目隱度,形容灰槁。自此文益奇,玘}亦厚自負。

  尤尚節義。台諫救劉遜盡下獄,玘言當優容以全國體。中官李廣死,遺一籍,具識大臣賄交者。帝怒,命言官指名劾奏。玘上言曰:「大臣表正百僚,今若此,固宜置重典。然天下及四裔皆仰望之,一旦指名暴其惡,啟遠人慢朝廷心。言官未見籍記,憑臆而論,安辨玉石?一經攻摘,且玷終身。臣請降敕密諭,使引疾退,或斥以他事,庶不為朝廷羞,而仕路亦清。」李夢陽下獄,玘言:「壽寧侯托肺腑,當有以保全之。夢陽不保,為侯累。」帝深納焉。秩滿,進侍讀。

  正德初,遷南京太常少卿。劉瑾亂政,李東陽依違其間。玘,東陽所舉士也,貽書責以大義,且請削門生之籍。尋進本寺卿,擢南京吏部右侍郎。遇事嚴謹,僚屬畏憚。畿輔盜縱橫,而皇儲未建,玘疏論激切,且侵執政者。七年冬,考績赴都,遂引疾致仕歸。寧王宸濠慕其名,遣使饋,玘避之深山。及叛,玘已病,馳書守臣約討賊,事未舉而卒。嘉靖初,賜諡文肅,學者稱圭峰先生。

儲巏[编辑]

  儲巏,字靜夫,泰州人。九歲能屬文。母疾,刲股療之,卒不起。家貧,力營墓域。旦哭冢,夜讀書不輟。成化十九年鄉試,明年會試,皆第一。授南京考功主事。孝宗嗣位,疏薦前直諫貶謫者,主事張吉、王純,中書舍人丁璣,進士李文祥,吉等皆錄用。久之,進郎中。吏部尚書耿裕知其賢,調北部,考注臧否,一齣至公。嘗核實一官,裕欲改其評,巏正色曰:「公所執,何異王介甫!」群僚咸在側,裕大慚,徐曰:「郎中言是,然非我莫能容也。」擢太僕少卿,請命史官記注言動,如古左右史,時不能用。進本寺卿。武宗立,塞上有警,條御邊五事,又陳馬政病民者四事,多議行。正德二年改左僉都御史,總督南京糧儲。召為戶部右侍郎,尋轉左,督倉場,所至宿弊盡釐。劉瑾用事,數陵侮大臣,獨敬巏,稱為先生。巏憤其所為,五年春,引疾求去。詔許乘傳,有司俟疾痊以聞。其秋,瑾敗,以故官召,辭不赴。後起南京戶部左侍郎,就改吏部,卒官。

  巏體貌清羸,若不勝衣;淳行清修,介然自守。工詩文。好推引知名士,辟遠非類,不惡而嚴。進士顧璘嘗謁尚書邵寶,寶語曰:「子立身,當以柴墟為法。」柴墟者,巏別號也。嘉靖初,賜諡文懿。

李夢陽附 康海 王九思 王維楨[编辑]

  李夢陽,字獻吉,慶陽人。父正,官周王府教授,徙居開封。母夢日墮懷而生,故名夢陽。弘治六年舉陝西鄉試第一,明年成進士,授戶部主事。遷郎中,榷關,格勢要,構下獄,得釋。

  十八年,應詔上書,陳二病、三害、六漸,凡五千余言,極論得失。末言:「壽寧侯張鶴齡招納無賴,罔利賊民,勢如翼虎。」鶴齡奏辨,摘疏中「陛下厚張氏」語,誣夢陽訕母后為張氏,罪當斬。時皇后有寵,後母金夫人泣訴帝,帝不得已系夢陽錦衣獄。尋宥出,奪俸。金夫人訴不已,帝弗聽,召鶴齡閒處,切責之,鶴齡免冠叩頭乃已。左右知帝護夢陽,請毋重罪,而予杖以泄金夫人憤。帝又弗許,謂尚書劉大夏曰:「若輩欲以杖斃夢陽耳,吾寧殺直臣快左右心乎!」他日,夢陽途遇壽寧侯,詈之,擊以馬箠,墮二齒,壽寧侯不敢校也。

  孝宗崩,武宗立,劉瑾等八虎用事,尚書韓文與其僚語及而泣。夢陽進曰:「公大臣,何泣也?」文曰:「奈何?」曰:「比言官劾群奄,閣臣持其章甚力,公誠率諸大臣伏闕爭,閣臣必應之,去若輩易耳。」文曰:「善」,屬夢陽屬草。會語泄,文等皆逐去。瑾深憾之,矯旨謫山西布政司經歷,勒致仕。既而瑾復摭他事下夢陽獄,將殺之,康海為說瑾,乃免。瑾誅,起故官,遷江西提學副使。令甲,副使屬總督,夢陽與相抗,總督陳金惡之。監司五日會揖巡按御史,夢陽又不往揖,且敕諸生毋謁上官,即謁,長揖毋跪。御史江萬實亦惡夢陽。淮王府校與諸生爭,夢陽笞校。王怒,奏之,下御史按治。夢陽恐萬實右王,訐萬實。詔下總督金行勘,金檄布政使鄭岳勘之。夢陽偽撰萬實劾金疏以激怒金,並構岳子涷通賄事。寧王宸濠者浮慕夢陽,嘗請撰《陽春書院記》,又惡岳,乃助夢陽劾岳。萬實復奏夢陽短,及偽為奏章事。參政吳廷舉亦與夢陽有隙,上疏論其侵官,不俟命徑去。詔遣大理卿燕忠往鞫,召夢陽,羈廣信獄。諸生萬余為訟冤,不聽。劾夢陽陵轢同列,挾制上官,遂以冠帶閒住去。亦褫岳職,謫戍澐,奪廷舉俸。

  夢陽既家居,益跅弛負氣,治園池,招賓客,日縱俠少射獵繁台、晉丘間,自號空同子,名震海內。宸濠反誅,御史周宣劾夢陽黨逆,被逮。大學士楊廷和、尚書林俊力救之,坐前作《書院記》,削籍。頃之卒。子枝,進士。

  夢陽才思雄鷙,卓然以復古自命。弘治時,宰相李東陽主文柄,天下翕然宗之,夢陽獨譏其萎弱。倡言文必秦、漢,詩必盛唐,非是者弗道。與何景明、徐禎卿、邊貢、朱應登、顧璘、陳沂、鄭善夫、康海、王九思等號十才子,又與景明、禎卿、貢、海、九思、王廷相號七才子,皆卑視一世,而夢陽尤甚。吳人黃省曾、越人周祚,千里致書,願為弟子。迨嘉靖朝,李攀龍、王世貞出,復奉以為宗。天下推李、何、王、李為四大家,無不爭效其體。華州王維楨以為七言律自杜甫以後,善用頓挫倒插之法,惟夢陽一人。而後有譏夢陽詩文者,則謂其模擬剽竊,得史遷、少陵之似,而失其真雲。

  康海,字德涵,武功人。弘治十五年殿試第一,授修撰。與夢陽輩相倡和,訾議諸先達,忌者頗眾。正德初,劉瑾亂政。以海同鄉,慕其才,欲招致之,海不肯往。會夢陽下獄,書片紙招海曰:「對山救我。」對山者,海別號也。海乃謁瑾,瑾大喜,為倒屣迎。海因設詭辭說之,瑾意解,明日釋夢陽。逾年,瑾敗,海坐黨,落職。

  王九思,字敬夫,鄠人。弘治九年進士。由庶吉士授檢討。尋調吏部,至郎中,亦以瑾黨謫壽州同知。復被論,勒致仕。

  海、九思同里、同官,同以瑾黨廢。每相聚沜東鄠、杜間,挾聲伎酣飲,制樂造歌曲,自比俳優,以寄其怫郁。九思嘗費重貲購樂工學琵琶。海搊彈尤善。後人傳相仿效,大雅之道微矣。

  王維楨,字允寧。嘉靖十四年進士。擢庶吉士,累官南京國子祭酒。家居,地大震,壓死。維楨頎而晰,自負經世才,職文墨,不得少效於世,使酒謾罵,人多畏而遠之。於文好司馬遷,於詩好杜甫,而其意以夢陽兼此二人。終身所服膺效法者,夢陽也。

何景明[编辑]

  何景明,字仲默,信陽人。八歲能詩古文。弘治十一年舉於鄉,年方十五,宗籓貴人爭遺人負視,所至聚觀若堵。十五年第進士,授中書舍人。與李夢陽輩倡詩古文,夢陽最雄駿,景明稍後出,相與頡頏。正德改元,劉瑾竊柄。上書吏部尚書許進勸其秉政毋撓,語極激烈。已,遂謝病歸。逾年,瑾盡免諸在告者官,景明坐罷。瑾誅,用李東陽薦,起故秩,直內閣制敕房。李夢陽下獄,眾莫敢為直,景明上書吏部尚書楊一清救之。九年,乾清宮災,疏言義子不當畜,邊軍不當留,番僧不當寵,宦官不當任。留中。久之,進吏部員外郎,直制敕如故。錢寧欲交歡,以古畫索題,景明曰:「此名筆,毋污人手。」留經年,終擲還之。尋擢陝西提學副使。廖鵬弟太監鑾鎮關中,橫甚,諸參隨遇三司不下馬,景明執撻之。其教諸生,專以經術世務。遴秀者於正學書院,親為說經,不用諸家訓詁,士始知有經學。嘉靖初,引疾歸,未幾卒,年三十有九。

  景明志操耿介,尚節義,鄙榮利,與夢陽並有國士風。兩人為詩文,初相得甚歡,名成之後,互相詆諆。夢陽主摹仿,景明則主創造,各樹堅壘不相下,兩人交游亦遂分左右袒。說者謂景明之才本遜夢陽,而其詩秀逸穩稱,視夢陽反為過之。然天下語詩文必並稱何、李,又與邊貢、徐禎卿並稱四傑。其持論,謂:「詩溺於陶,謝力振之,古詩之法亡於謝。文靡於隋,韓力振之,古文之法亡於韓。」錢謙益撰《列朝詩》,力詆之。

徐禎卿(楊循吉 祝允明 唐寅 桑悅)[编辑]

  徐禎卿,字昌榖,吳縣人。資穎特,家不蓄一書,而無所不通。自為諸生,已工詩歌,與裡人唐寅善,寅言之沈周、楊循吉,由是知名。舉弘治十八年進士。孝宗遣中使問禎卿與華亭陸深名,深遂得館選,而禎卿以貌寢不與。授大理左寺副,坐失囚,貶國子博士。禎卿少與祝允明、唐寅、文徵明齊名,號「吳中四才子」。其為讀,喜白居易、劉禹錫。既登第,與李夢陽、何景明游,悔其少作,改而趨漢、魏、盛唐,然故習猶在,夢陽譏其守而未化。卒,年二十有三。禎卿體癯神清,詩熔煉精警,為吳中詩人之冠,年雖不永,名滿士林。子伯虯,舉人,亦能詩。

  楊循吉,字君謙,吳縣人。成化二十年進士。授禮部主事。善病,好讀書,每得意,手足踔掉不能自禁,用是得顛主事名。一歲中,數移病不出。弘治初,奏乞改教,不許。遂請致仕歸,年才三十有一。結廬支硎山下,課讀經史,旁通內典、稗官。父母歿,傾貲治葬,寢苫墓側。性狷隘,好持人短長,又好以學問窮人,至頰赤不顧。清寧宮災,詔求直言,馳疏請復建文帝尊號,格不行。武宗駐蹕南都,召賦《打虎曲》,稱旨,易武人裝,日侍御前為樂府、小令。帝以優俳畜之,不授官。循吉以為恥,閱九月辭歸。既復召至京,會帝崩,乃還。嘉靖中,獻《九廟頌》及《華陽求嗣齋儀》,報聞而已。晚歲落寞,益堅癖自好。尚書顧璘道吳,以幣贄,促膝論文,歡甚。俄郡守邀璘,璘將赴之,循吉忽色變,驅之出,擲還其幣。明日,璘往謝,閉門不納。卒,年八十九。其詩文,自定為《松籌堂集》,他所作又十余種,幾及千卷。

  祝允明,字希哲,長洲人。祖顯,正統四年進士。內侍傳旨試能文者四人,顯與焉,入掖門,知欲令教小內豎也,不試而出。由給事中歷山西參政。並有聲。允明以弘治五年舉於鄉,久之不第,授廣東興寧知縣。捕戮盜魁三十余,邑以無警。稍遷應天通判,謝病歸。嘉靖五年卒。

  允明生而枝指,故自號枝山,又號枝指生。五歲作徑尺字,九歲能詩,稍長,博覽群集,文章有奇氣,當筵疾書,思若涌泉。尤工書法,名動海內。好酒色六博,善新聲,求文及書者踵至,多賄妓掩得之。惡禮法士,亦不問生產,有所入,輒召客豪飲,費盡乃已,或分與持去,不留一錢。晚益困,每出,追呼索逋者相隨於後,允明益自喜。所著有詩文集六十卷,他雜著百余卷。子續,正德中進士,仕至廣西左布政使。

  唐寅,字伯虎,一字子畏。性穎利,與里狂生張靈縱酒,不事諸生業。祝允明規之,乃閉戶浹歲。舉弘治十一年鄉試第一,座主梁儲奇其文,還朝示學士程敏政,敏政亦奇之。未幾,敏政總裁會試,江陰富人徐經賄其家僮,得試題。事露,言者劾敏政,語連寅,下詔獄,謫為吏。寅恥不就,歸家益放浪。寧王宸濠厚幣聘之,寅察其有異志,佯狂使酒,露其醜穢。宸濠不能堪,放還。築室桃花塢,與客日般飲其中,年五十四而卒。

  寅詩文,初尚才情,晚年頹然自放,謂後人知我不在此,論者傷之。吳中自枝山輩以放誕不羈為世所指目,而文才輕艷,傾動流輩,傳說者增益而附麗之,往往出名教外。

  時常熟有桑悅者,字民懌,尤怪妄,亦以才名吳中。書過目,輒焚棄,曰:「已在吾腹中矣。」敢為大言,以孟子自況。或問翰林文章,曰:「虛無人,舉天下惟悅,其次祝允明,又次羅。」為諸生,上謁監司,曰「江南才子」。監司大駭,延之較書,預刊落以試悅,文義不屬者,索筆補之。年十九舉成化元年鄉試,試春官,答策語不雅訓,被斥。三試得副榜,年二十余耳,年籍誤二為六,遂除泰和訓導。學士丘浚重其文,屬學使者善遇之。使者至,問:「悅不迎,豈有恙乎?」長吏皆銜之,曰:「無恙,自負才名不肯謁耳。」使者遣吏召不至,益兩使促之。悅怒曰:「始吾謂天下未有無耳者,乃今有之。與若期,三日後來,瀆則不來矣。」使者恚,欲收悅,緣浚故,不果。三日來見,長揖使者。使者怒,悅脫帽竟去。使者下階謝,乃已。遷長沙通判,調柳州。會外艱歸,遂不出。居家益狂誕,鄉人莫不重其文,而駭其行。初,悅在京師,見高麗使臣市本朝《兩都賦》,無有,以為恥,遂賦之。居長沙,著《庸言》,自以為窮究天人之際。所著書,頗行於世。

邊貢[编辑]

  邊貢,字廷實,歷城人。祖寧,應天治中。父節,代州知州。貢年二十舉於鄉,第弘治九年進士。除太常博士,擢兵科給事中。孝宗崩,疏劾中官張瑜,太醫劉文泰、高廷和用藥之謬,又劾中官苗逵、保國公硃暉、都御史史琳用兵之失。改太常丞,遷衛輝知府,改荊州,並能其官。歷陝西、河南提學副使,以母憂家居。嘉靖改元,用薦,起南京太常少卿,三遷太常卿,督四夷館,擢刑部右侍郎,拜戶部尚書,並在南京。貢早負才名,美風姿,所交悉海內名士。久官留都,優閒無事,遊覽江山,揮毫浮白,夜以繼日。都御史劾其縱酒廢職,遂罷歸。

顧璘弟 瑮 附 陳沂 等[编辑]

  顧璘,字華玉,上元人。弘治九年進士。授廣平知縣,擢南京吏部主事,晉郎中。正德四年出為開封知府,數與鎮守太監廖堂、王宏忤,逮下錦衣獄,謫全州知州。秩滿,遷台州知府。歷浙江左布政使,山西、湖廣巡撫,右副都御史,所至有聲。遷吏部右侍郎,改工部。董顯陵工畢,遷南京刑部尚書。罷歸,年七十余卒。

  璘少負才名,與何、李相上下。虛己好士,如恐不及。在浙,慕孫太初一元不可得見。道衣幅巾,放舟湖上,月下見小舟泊斷橋,一僧、一鶴、一童子煮茗,笑曰:「此必太初也。」移舟就之,遂往還無間。撫湖廣時,愛王廷陳才,欲見之,廷陳不可。偵廷陳狎游,疾掩之,廷陳避不得,遂定交。既歸,構息園,大治幸舍居客,客常滿。

  從弟瑮,字英玉,以河南副使歸,居園側一小樓,教授自給。璘時時與客豪飲,伎樂雜作。呼瑮,瑮終不赴,其孤介如此。

  初,璘與同里陳沂、王韋,號「金陵三俊」。其後寶應朱應登繼起,稱四大家。璘詩,矩矱唐人,以風調勝。韋婉麗多致,頗失纖弱。沂與韋同調。應登才思泉涌,落筆千言。然璘、應登羽翼李夢陽,而韋、沂則頗持異論。三人者,仕宦皆不及璘。

  陳沂,字魯南。正德中進士。由庶吉士歷編修、侍講,出為江西參議,量移山東參政。以不附張孚敬、桂萼,改行太僕卿致仕。

  王韋,字欽佩。父徽,成化時給事中,直諫有聲。韋舉弘治中進士,由庶吉士歷官太僕少卿。子逢元,亦能詩。

  朱應登,字升之。弘治中進士,歷雲南提學副使,遷參政。恃才傲物,中飛語,罷歸。子日籓,嘉靖間進士,終九江知府。能文章,世其家。

  南都自洪、永初,風雅未暢。徐霖、陳鐸、金琮、謝璿輩談藝正德時,稍稍振起。自璘王詞壇,士大夫希風附塵,厥道大彰。許谷,陳鳳,璿子少南,金大車、大輿、金鑾,盛時泰,陳芹之屬,並從之游。谷等皆裡人,鑾僑居客也。儀真蔣山卿、江都趙鶴亦與璘遙相應和。沿及末造,風流未歇雲。

鄭善夫附 殷雲霄 方豪 等[编辑]

  鄭善夫,字繼之,閩縣人。弘治十八年進士。連遭內外艱,正德六年始為戶部主事,榷稅滸墅,以清操聞。時劉瑾雖誅,嬖幸用事。善夫憤之,乃告歸,築草堂金鰲峰下,為遲清亭,讀書其中,曰:「俟天下之清也。」寡交游,日晏未炊,欣然自得。起禮部主事,進員外郎。武宗將南巡,偕同列切諫,杖於廷,罰跪五日。善夫更為疏草,置懷中,屬其僕曰:「死即上之。」幸不死,嘆曰:「時事若此,尚可靦顏就列哉!」乞歸未得,明年力請,乃得歸。嘉靖改元,用薦起南京刑部郎中,未上,改吏部。行抵建寧,便道游武夷、九曲,風雪絕糧,得病卒,年三十有九。善夫敦行誼,婚嫁七弟妹,貲悉推予之,葬母黨二十二人。所交盡名士,與孫一元、殷雲霄、方豪尤友善。作詩,力摹少陵。

  雲霄,字近夫,壽張人,善夫同年進士。作蓄艾堂,聚書數千卷,以作者自命。正德中,官南京給事中。武宗納有娠女子馬姬宮中,雲霄偕同官疏諫,引李園、呂不韋事為諷,不報。卒官,年三十有七。鄉人穆孔暉畏雲霄峭直,曰:「殷子恥不善,不啻負穢然。」

  方豪,字思道,開化人。正德三年進士。除崑山知縣,遷刑部主事。諫武宗南巡,跪闕下五日,復受杖。歷官湖廣副使,罷歸。一元,見《隱逸傳》。

  閩中詩文,自林鴻、高棅後,閱百餘年,善夫繼之。迨萬曆中年,曹學佺、徐勃輩繼起,謝肇淛、鄧原岳和之,風雅復振焉。

  學佺詳見後傳。勃,字興公,閩縣人。兄熥,萬曆間舉人。勃以布衣終。博聞多識,善草隸書。積書鰲峰書舍至數萬卷。

  肇淛,字在杭。萬曆三十年進士。官工部郎中,視河張秋,作《北河紀略》,具載河流原委及歷代治河利病。終廣西右布政使。原岳,字汝高,亦閩縣人,肇淛同年進士,終湖廣副使。

陸深附:王圻[编辑]

  陸深,字子淵,上海人。弘治十八年進士,二甲第一。選庶吉士,授編修。劉瑾嫉翰林官亢己,悉改外,深得南京主事。瑾誅,復職,歷國子司業、祭酒,充經筵講官。奏講官撰進講章,閣臣不宜改竄。忤輔臣,謫延平同知。晉山西提學副使,改浙江。累官四川左布政使。松、茂諸番亂,深主調兵食,有功,賜金幣。嘉靖十六年召為太常卿兼侍讀學士。世宗南巡,深掌行在翰林院印,御筆刪侍讀二字,進詹事府詹事,致仕。卒,諡文裕。深少與徐禎卿相切磨,為文章有名。工書,仿李邕、趙孟頫。嘗鑒博雅,為詞臣冠。然頗倨傲,人以此少之。

  同邑有王圻者,字元翰。嘉靖四十四年進士。除清江知縣,調萬安。擢御史,忤時相,出為福建按察僉事,謫邛州判官。兩知進賢、曹縣,遷開州知州。歷官陝西布政參議,乞養歸,築室淞江之濱,種梅萬樹,目曰梅花源。以著書為事,年逾耄耋,猶篝燈帳中,丙夜不輟。所撰《續文獻通考》諸書行世。

  初,圻以奏議為趙貞吉所推。張居正與貞吉交惡,諷圻攻之,不應。高拱為圻座主,時方修隙徐階,又以圻為私其鄉人不助己,不能無恚,遂摭拾之。

王廷陳[编辑]

  王廷陳,字穉欽,黃岡人。父濟,吏部郎中。廷陳穎慧絕人,幼好弄,父抶之,輒大呼曰:「大人奈何虐天下名士!」正德十二年成進士,選庶吉士,益恃才放恣。故事,兩學士為館師,體嚴重,廷陳伺其退食,獨上樹杪,大聲叫呼。兩學士無如之何,佯弗聞也。武宗下詔南巡,與同館舒芬等七人將疏諫,館師石珤力止之。廷陳賦《烏母謠》,大書於壁以刺,珤及執政皆不悅。已而疏上,帝怒,罰跪五日,杖於廷。時已改吏科給事中,乃出為裕州知州。廷陳不習為吏,又失職怨望,簿牒堆案,漫不省視。夏日裸跣坐堂皇,見飛鳥集庭樹,輒止訟者,取彈彈之。上官行部,不出迎。已而布政使陳鳳梧及巡按御史喻茂堅先後至,廷陳以鳳梧座主,特出迓。鳳梧好謂曰:「子候我固善,御史即來,候之當倍謹。」廷陳許諾。及茂堅至,銜其素驕蹇,有意裁抑之,以小過榜州吏。廷陳為跪請,茂堅故益甚。廷陳大罵曰:「陳公誤我。」直上堂搏茂堅,悉呼吏卒出,鎖其門,禁絕供億,且將具奏。茂堅大窘,鳳梧為解,乃夜馳去。尋上疏劾之,適裕人被案者逸出,奏廷陳不法事,收捕繫獄,削籍歸。世宗踐阼,前直諫被謫者悉復官,獨廷陳以畦吏議不與。

  屏居二十餘年,嗜酒縱倡樂,益自放廢。士大夫造謁,多蓬髮赤足,不具賓主禮。時衣紅紫窄袖衫,騎牛跨馬,嘯歌田野間。嘉靖十八年詔修《承天大志》,巡撫顧璘以廷陳及顏木、王格薦。書成,不稱旨,賜銀幣而已。廷陳才高,詩文重當世,一時才士鮮能過之。木,應山人,官亳州知州。格,京山人,官河南僉事。

李濂[编辑]

  李濂,字川父,祥符人。舉正德八年鄉試第一,明年成進士。授沔陽知州,稍遷寧波同知,擢山西僉事。嘉靖五年以大計免歸,年才三十有八。濂少負俊才,時從俠少年聯騎出城,搏獸射雉,酒酣悲歌,慨然慕信陵君、侯生之為人。一日作《理情賦》,友人左國璣持以示李夢陽,夢陽大嗟賞,訪之吹台,濂自此聲馳河、雒間。既罷歸,益肆力於學,遂以古文名於時。初受知夢陽,後不屑附和。里居四十餘年,著述甚富。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