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史/卷5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志第二十五 禮三 明史
卷五十
志第二十六 禮四
志第二十七 禮五 

志第二十六 禮四(吉禮四)

  歷代帝王陵廟 三皇 聖師 國先師孔子 旗纛 五祀 國馬神南京神廟 功臣廟 京師九廟 諸神祠 厲壇

  ○歷代帝王陵廟

  洪武三年,遣使訪先代陵寢,仍命各行省具圖以進,凡七十有九。禮官考其功德昭著者,曰伏羲,神農,黃帝,少昊,顓頊,唐堯,虞舜,夏禹,商湯、中宗、高宗,周文王、武王、成王、康王,漢高祖、文帝、景帝、武帝、宣帝、光武、明帝、章帝,後魏文帝,隋高祖,唐高祖、太宗、憲宗、宣宗,周世宗,宋太祖、太宗、真宗、仁宗、孝宗、理宗,凡三十有六。各制袞冕,函香幣。遣祕書監丞陶誼等往修祀禮,親制祝文遣之。每陵以白金二十五兩具祭物。陵寢發者掩之,壞者完之。廟敝者葺之。無廟者設壇以祭。仍令有司禁樵採。歲時祭祀,牲用太牢。

  四年,禮部定議,合祀帝王三十五。在河南者十:陳祀伏羲、商高宗,孟津祀漢光武,洛陽祀漢明帝、章帝,鄭祀周世宗,鞏祀宋太祖、太宗、真宗、仁宗。在山西者一:滎河祀商湯。在山東者二:東平祀唐堯,曲阜祀少昊。在北平者三:內黃祀商中宗,滑祀顓頊、高辛。在湖廣者二:酃祀神農,甯遠祀虞舜。在浙江者二:會稽祀夏禹、宋孝宗。在陝西者十五:中部祀黃帝,咸陽祀周文王、武王、成王、康王、宣王,漢高帝、景帝,鹹甯祀漢文帝,興平祀漢武帝,長安祀漢宣帝,三原祀唐高祖,醴泉祀唐太宗,蒲城祀唐憲宗,涇陽祀唐宣宗。歲祭用仲春、仲秋朔。於是遣使詣各陵致祭。陵置一碑,刊祭期及牲帛之數,俾所在有司守之。已而命有司歲時修葺,設陵戶二人守視。又每三年,出祝文、香帛,傳制遣太常寺樂舞生齎往所在,命有司致祭。其所祀者,視前去周宣王,漢明帝、章帝,而增祀媧皇於趙城,後魏文帝於富平,元世祖於順天,及宋理宗於會稽,凡三十六帝。後又增祀隋高祖於扶風,而理宗仍罷祀。又命帝王陵廟所在官司,以春秋仲月上旬,擇日致祭。

  六年,帝以五帝、三王及漢、唐、宋創業之君,俱宜於京師立廟致祭,遂建歷代帝王廟於欽天山之陽。仿太廟同堂異室之制,為正殿五室:中一室三皇,東一室五帝,西一室夏禹、商湯、周文王,又東一室周武王、漢光武、唐太宗,又西一室漢高祖、唐太祖、宋太祖、元世祖。每歲春秋仲月上旬甲日致祭。已而以周文王終守臣服,唐高祖由太宗得天下,遂寢其祀,增祀隋高祖。七年,令帝王廟皆塑袞冕坐像,惟伏羲、神農未有衣裳之制,不必加冕服。八月,帝躬祀於新廟。已而罷隋高祖之祀。

  二十一年,令每歲郊祀,附祭歷代帝王於大祀殿。仍以歲八月中旬,擇日遣官祭於本廟,其春祭停之。又定每三年遣祭各陵之歲,則停廟祭。是年,詔以歷代名臣從祀,禮官李原名奏擬三十六人以進。帝以宋趙普負太祖不忠,不可從祀。元臣四傑,木華黎為首,不可祀孫而去其祖,可祀木華黎而罷安童。既祀伯顏,則阿術不必祀。漢陳平、馮異,宋潘美,皆善始終,可祀。於是定風後、力牧、皋陶、夔、龍、伯夷、伯益、伊尹、傅說、周公旦、召公奭、太公望、召虎、方叔、張良、蕭何、曹參、陳平、周勃、鄧禹、馮異、諸葛亮、房玄齡、杜如晦、李靖、郭子儀、李晟、曹彬、潘美、韓世忠、岳飛、張浚、木華黎、博爾忽、博爾術、赤老溫、伯顏,凡三十七人,從祀於東西廡,為壇四。初,太公望有武成王廟。嘗遣官致祭如釋奠儀。至是,罷廟祭,去王號。

  永樂遷都,帝王廟遣南京太常寺官行禮。嘉靖九年,罷歷代帝王南郊從祀。令建歷代帝王廟於都城西,歲以仲春秋致祭。後並罷南京廟祭。十年春二月,廟未成,躬祭歷代帝王於文華殿,凡五壇,丹陛東西名臣四壇。禮部尚書李時言:「舊儀有賜福胙之文。賜者自上而下之義,惟郊廟社稷宜用。歷代帝王,止宜雲答。」詔可。十一年夏,廟成,名曰景德崇聖之殿。殿五室,東西兩廡,殿後祭器庫,前為景德門。門外神庫、神廚、宰牲亭、鐘樓。街東西二坊,曰景德街。用八月壬辰親祭。帝由中門入,迎神、受福胙、送神各兩拜。嗣後歲遣大臣一員行禮,四員分獻。凡子、午、卯、酉祭於陵寢之歲,則停秋祭。二十四年,以禮科陳棐言,罷元世祖陵廟之祀,及從祀木華黎等,復遷唐太宗與宋太祖同室。凡十五帝,從祀名臣三十二人。

  ○三皇

  明初仍元制,以三月三日、九月九日通祀三皇。洪武元年,令乙太牢祀。二年,命以句芒、祝融、風後、力牧左右配,俞跗、桐君、僦貸季、少師、雷公、鬼臾區、伯高、岐伯、少俞、高陽十大名醫從祀。儀同釋奠。四年,帝以天下郡邑通祀三皇為瀆。禮臣議:「唐玄宗嘗立三皇五帝廟於京師。至元成宗時,乃立三皇廟於府州縣。春秋通祀,而以醫藥主之,甚非禮也。」帝曰: 「三皇繼天立極,開萬世教化之原,汨於藥師可乎?」命天下郡縣毋得褻祀。

  正德十一年,立伏羲氏廟於秦州。秦州,古成紀地,從巡按御史馮時雄奏也。嘉靖間,建三皇廟於太醫院北,名景惠殿。中奉三皇及四配。其從祀,東廡則僦貸季、岐伯、伯高、鬼臾區、俞跗、少俞、少師、桐君、雷公、馬師皇、伊尹、扁鵲、淳于意、張機十四人,西廡則華陀、王叔和、皇甫謐、葛洪、巢元方、孫思邈、韋慈藏、王冰、錢乙、硃肱、李杲、利完素、張元素、硃彥修十四人。歲仲春、秋上甲日,禮部堂上官行禮,太醫院堂上官二員分獻,用少牢。復建聖濟殿於內,祀先醫,以太醫官主之。二十一年,帝以規制湫隘,命拓其廟。

  ○聖師

  聖師之祭,始於世宗。奉皇師伏羲氏、神農氏、軒轅氏、帝師陶唐氏,有虞氏,王師夏禹王、商湯王、周文王武王,九聖南向。左先聖周公,右先師孔子,東西向。每歲春秋開講前一日,皇帝服皮弁,拜跪,行釋奠禮。用羹酒果脯帛祭於文華殿東室。

  初,東室有釋像,帝以其不經,撤之,乃祀先聖先師。自為祭文,行奉安神位禮。輔臣禮卿及講官俟行禮訖,入拜。先是洪武初,司業宋濂建議欲如建安熊氏之說,以伏羲為道統之宗,神農、黃帝、堯、舜、禹、湯、文、武,以次列焉。秩祀天子之學,則道統益尊。太祖不從。至是,世宗仿其意行之。十六年,移祀於永明殿後,行禮如初。其後常遣官代祭。隆慶初,仍於文華殿東室行禮。

  ○至聖先師子孔廟祀

  漢晉及隋或稱先師,或稱先聖、宣尼、宣父。唐諡文宣王,宋加至聖號,元復加號大成。明太祖入江淮府,首謁孔子廟。洪武元年二月,詔乙太牢祀孔子於國學,仍遣使詣曲阜致祭。臨行諭曰:「仲尼之道,廣大悠久,與天地並。有天下者莫不虔修祀事。朕為天下主,期大明教化,以行先聖之道。今既釋奠成均,仍遣爾修祀事於闕裡,爾其敬之。」又定制,每歲仲春、秋上丁,皇帝降香,遣官祀於國學。以丞相初獻,翰林學士亞獻,國子祭酒終獻。先期,皇帝齋戒。獻官、陪祀、執事官皆散齋二日,致齋一日。前祀一日,皇帝服皮弁服,禦奉天殿降香。至日,獻官行禮。三年,詔革諸神封號,惟孔子封爵仍舊。且命曲阜廟庭,歲官給牲幣,俾衍聖公供祀事。四年,禮部奏定儀物。改初制籩豆之八為十,籩用竹。其簠簋登鉶及豆初用木者,悉易以瓷。牲易以熟。樂生六十人,舞生四十八人,引舞二人,凡一百一十人。禮部請選京民之秀者充樂舞生,太祖曰:「樂舞乃學者事,況釋奠所以崇師,宜擇國子生及公卿子弟在學者,豫教肄之。」五年,罷孟子配享。逾年,帝曰:「孟子辨異端,辟邪說,發明孔子之道,配享如故。」七年二月,上丁日食,改用仲丁。

  十五年,新建太學成。廟在學東,中大成殿,左右兩廡,前大成門,門左右列戟二十四。門外東為犧牲廚,西為祭器庫,又前為靈星門。自經始以來,駕數臨視。至是落成,遣官致祭。帝既親詣釋奠,又詔天下通祀孔子,並頒釋奠儀注。凡府州縣學,籩豆以八,器物牲牢,皆殺於國學。三獻禮同,十哲兩廡一獻。其祭,各以正官行之,有布政司則以布政司官,分獻則以本學儒職及老成儒士充之。每歲春、秋仲月上丁日行事。初,國學主祭遣祭酒,後遣翰林院官,然祭酒初到官,必遣一祭。十七年,敕每月朔望,祭酒以下行釋菜禮,郡縣長以下詣學行香。二十六年,頒大成樂於天下。二十八年,以行人司副楊砥言,罷漢揚雄從祀,益以董仲舒。三十年,以國學孔子廟隘,命工部改作,其制皆帝所規畫。大成殿門各六楹,靈星門三,東西廡七十六楹,神廚庫皆八楹,宰牲所六楹。永樂初,建廟於太學之東。

  宣德三年,以萬縣訓導李譯言,命禮部考正從祀先賢名位,頒示天下。十年,慈利教諭蔣明請祀元儒吳澄。大學士楊士奇等言當從祀,從之。正統二年,以宋儒胡安國、蔡沈、真德秀從祀。三年,禁天下祀孔子於釋、老宮。孔、顏、孟三氏子孫教授裴侃言:「天下文廟惟論傳道,以列位次。闕裡家廟,宜正父子,以敘彝倫。顏子、曾子、子思,子也,配享殿廷。無繇、子曨、伯魚,父也,從祀廊廡。非惟名分不正,抑恐神不自安。況叔樑紇元已追封啟聖王,創殿於大成殿西崇祀,而顏、孟之父俱封公,惟伯魚、子曨仍侯,乞追封公爵,偕顏、孟父俱配啟聖王殿。」帝命禮部行之,仍議加伯魚、子曨封號。成化二年,追封董仲舒廣川伯,胡安國建甯伯,蔡沈崇安伯,真德秀浦城伯。十二年,從祭酒周洪謨言,增樂舞為八佾,籩豆各十二。弘治八年,追封楊時將樂伯。從祀,位司馬光之次。九年,增樂舞為七十二人,如天子之制。十二年,闕裡孔廟毀,敕有司重建。十七年,廟成,遣大學士李東陽祭告,並立御製碑文。正德十六年,詔有司改建孔氏家廟之在衢州者,官給錢,董其役。令博士孔承義奉祀。

  嘉靖九年,大學士張璁言:「先師祀典,有當更正者。叔樑紇乃孔子之父,顏路、曾曨、孔鯉乃顏、曾、子思之父,三子配享廟庭,紇及諸父從祀兩廡,原聖賢之心豈安?請於大成殿後,別立室祀叔樑紇,而以顏路、曾曨、孔鯉配之。」帝以為然。因言:「聖人尊天與尊親同。今籩豆十二,牲用犢,全用祀天儀,亦非正禮。其諡號、章服悉宜改正。」璁緣帝意,言:「孔子宜稱先聖先師,不稱王。祀宇宜稱廟,不稱殿。祀宜用木主,其塑像宜毀。籩豆用十,樂用六佾。配位公侯伯之號宜削,止稱先賢先儒。其從祀申黨、公伯寮、秦冉等十二人宜罷,林放、蘧瑗等六人宜各祀於其鄉,後蒼、王通、歐陽修、胡瑗、蔡元定宜從祀。」

  帝命禮部會翰林諸臣議。編修徐階疏陳易號毀像之不可。帝怒,謫階官,乃御製《正孔子祀典說》,大略謂孔子以魯僭王為非,寧肯自僭天子之禮?復為《正孔子祀典申記》,俱付史館。璁因作《正孔子廟祀典或問》奏之。帝以為議論詳正,並令禮部集議。於是御史黎貫等言:「聖祖初正祀典,天下嶽瀆諸神皆去其號,惟先師孔子如故,良有深意。陛下疑孔子之祀上擬祀天之禮。夫子以不可及也,猶天之不可階而升,雖擬諸天,亦不為過。自唐尊孔子為文宣王,已用天子禮樂。宋真宗嘗欲封孔子為帝,或謂周止稱王,不當加帝號。而羅從彥之論,則謂加帝號亦可。至周敦頤則以為萬世無窮王祀孔子,邵雍則以為仲尼以萬世為王。其辨孔子不當稱王者,止吳澄一人而已。伏望博考羣言,務求至當。」時貫疏中言:「莫尊於天地,亦莫尊於父師。陛下敬天尊親,不應獨疑孔子王號為僭。」帝因大怒,疑貫藉此以斥其追尊皇考之非,詆為奸惡,下法司會訊,褫其職。給事中王汝梅等亦極言不宜去王號,帝皆斥為謬論。

  於是禮部會諸臣議:「人以聖人為至,聖人以孔子為至。宋真宗稱孔子為至,宋真宗稱孔子為至聖,其意已備。今宜於孔子神位題至聖先師孔子,去其王號及大成、文宣之稱。改大成殿為先師廟,大成門為廟門。其四配稱復聖顏子、宗聖曾子、述聖子思子、亞聖孟子。十哲以下凡及門弟子,皆稱先賢某子。左丘明以下,皆稱先儒某子,不復稱公侯伯。遵聖祖首定南京國子監規制,制木為神主。仍擬大小尺寸,著為定式。其塑像即令屏撤。春秋祭祀,遵國初舊制,十籩十豆。天下各學,八籩八豆。樂舞止六佾。凡學別立一祠,中叔樑紇,題啟聖化孔氏神位,以顏無繇、曾點、孔鯉、孟孫氏配,俱稱先賢某氏,至從祀之賢,不可不考其得失。申黨即申棖,釐去其一。公伯寮、秦冉、顏何、荀況、戴聖、劉向、賈逵、馬融、何休、王肅、王弼、杜預、吳澄罷祀。林放、蘧瑗、盧植、鄭眾、鄭玄、服虔、範甯各祀於其鄉。後蒼、王通、歐陽修、胡瑗宜增入。」命悉如議行。又以行人薛侃議,進陸九淵從祀。

  初,洪武時,司業宋濂請去像設主,禮儀樂章多所更定,太祖不允。成、弘間,少詹程敏政嘗謂馬融等八人當斥。給事中張九功推言之,並請罷荀況、公伯寮、蘧瑗等,而進後蒼、王通、胡瑗。為禮官周洪謨所卻而止。至是以璁力主,眾不敢違。毀像蓋用濂說,先賢去留,略如九功言。其進歐陽修,則以濮議故也。

  明年,國子監建啟聖公祠成。從尚書李時言,春秋祭祀,與文廟同日。籩豆牲帛視四配,東西配位視十哲,從祀先儒程晌、硃鬆、蔡元定視兩廡。輔臣代祭文廟,則祭酒祭啟聖祠。南京祭酒於文廟,司業於啟聖祠。遂定制,殿中先師南向,四配東西向。稍後十哲:閔子損、冉子雍、端木子賜、仲子由、卜子商、冉子耕、宰子予、冉子求、言子偃、顓孫子師皆東西向。兩廡從祀:先賢澹臺滅明、宓不齊、原憲、公冶長、南宮適、高柴、漆雕開、樊須、司馬耕、公西赤、有若、琴張、申棖、陳亢、巫馬施、樑鱣、公曨哀、商瞿、冉孺、顏辛、伯虔、曹恤、冉季、公孫龍、漆雕哆、秦商、漆雕徒父、顏高、商澤、壤駟赤、任不齊、石作蜀、公良孺、公夏首、公肩定、後處、鄡單、奚容AM、罕父黑、顏祖、榮旂、秦祖、左人郢、句井疆、鄭國、公祖句茲、原亢、縣成、廉潔、燕伋、叔仲會、顏之僕、邽巽、樂欬、公西輿如、狄黑、孔忠、公西AM、步叔乘、施之常、秦非、顏噲,先儒左丘明、公羊高、穀梁赤、伏勝、高堂生、孔安國、毛萇、董仲舒、後蒼、杜子春、王通、韓愈、胡瑗、周敦頤、程顥、歐陽修、邵雍、張載、司馬光、程頤、楊時、胡安國、硃熹、張栻、陸九淵、呂祖謙、蔡沈、真德秀、許衡凡九十一人。

  隆慶五年,以薛瑄從祀。萬曆中,以羅從彥、李侗從祀。十二年,又以陳獻章、胡居仁、王守仁從祀。二十三年,以宋周敦頤父輔成從祀啟聖祠。又定每歲仲春、秋上丁日禦殿傳制,遣大臣祭先師及配位。其十哲以翰林官、兩廡以國子監官各二員分獻。每月朔,及每科進士行釋菜禮。司府州縣衛學各提調官行禮。牲用少牢,樂如太學。京府及附府縣學,止行釋菜禮。崇禎十五年,以左丘明親授經於聖人,改稱先賢。並改宋儒周、二程、張、硃、邵六子亦稱先賢,位七十子下,漢唐諸儒之上。然僅國學更置之,闕裡廟廷及天下學宮未遑頒行也。

  ○旗纛

  旗纛之祭有四。其一,洪武元年,禮官奏:「軍行旗纛所當祭者,旗謂牙旗。黃帝出軍訣曰:『牙旗者,將軍之精,一軍之形侯。凡始豎牙,必祭以剛日。』纛,謂旗頭也。《太白陰經》曰:『大將中營建纛。天子六軍,故用六纛。犛牛尾為之,在左騑馬首。』 唐、宋及元皆有旗纛之祭。今宜立廟京師,春用驚蟄,秋用霜降日,遣官致祭。」乃命建廟於都督府治之後,以都督為獻官,題主曰軍牙之神、六纛之神。七年二月,詔皇太子率諸王詣閱武場祭旗纛,為壇七,行三獻禮。後停春祭,止霜降日祭於教場。其二,歲暮享太廟日,祭旗纛於承天門外。其三,旗纛廟在山川壇左。初,旗纛與太歲諸神合祭於城南。九年,別建廟。每歲仲秋,天子躬祀山川之日,遣旗手衛官行禮。其正祭,旗頭大將、六纛大將、五方旗神、主宰戰船正神、金鼓角銃砲之神、弓弩飛槍飛石之神、陣前陣後神祇五昌等眾,凡七位,共一壇,南向。皇帝服皮弁,禦奉天殿降香。獻官奉以從事。祭物視先農,帛七,黑二白五。瘞毛血、望燎,與風雲雷雨諸神同。祭畢,設酒器六於地。刺雄雞六,瀝血以釁之。其四,永樂後,有神旗之祭,專祭火雷之神。每月朔望,神機營提督官祭於教場。牲用少牢。凡旗纛皆藏內府,祭則設之。

  王國祭旗纛,則遣武官戎服行禮。天下衛所於公署後立廟,以指揮使為初獻官。僚屬為亞獻、終獻。儀物殺京都。

  ○五祀

  洪武二年定制,歲終臘享,通祭於廟門外。八年,禮部奏:「五祀之禮,周、漢、唐、宋不一。今擬孟春祀戶,設壇皇宮門左,司門主之。孟夏祀竈,設壇禦廚,光祿寺官主之。季夏祀中霤,設壇乾清宮丹墀,內官主之。孟秋祀門,設壇午門左,司門主之。孟冬祀井,設壇宮內大庖井前,光祿寺官主之。四孟於有事太廟之日,季夏於土旺之日,牲用少牢。」制可。從定中霤於奉天殿外文樓前。又歲暮合祭五祀於太廟西廡下,太常寺官行禮。

  ○馬神

  洪武二年命祭馬祖、先牧、馬社、馬步之神,築壇後湖。禮官言:「《周官》春祭馬祖,天駟星也;夏祭先牧,始養馬者;秋祭馬社,始乘馬者;冬祭馬步,乃神之災害馬者。隋用周制,祭以四仲之月。唐、宋因之。今定春、秋二仲月,甲、戊、庚日,遣官致祀。為壇四,樂用時樂,行三獻禮。」四年,蜀明升獻良馬十,其一白者,長丈餘,不可加韉勒。太祖曰:「天生英物,必有神司之。」命太常以少牢祀馬祖,囊沙四百斤壓之,令人騎而遊苑中,久之漸馴。帝乘之以夕月於清涼山。比還,大悅,賜名飛越峯。覆命太常祀馬祖。五年,並諸神為一壇,歲止春祭。永樂十二年,立北京馬神祠於蓮花池。其南京馬神,則南太僕主之。

  ○南京神廟

  初稱十廟。北極真武以三月三日、九月九日,道林真覺普濟禪師寶志以三月十八日,都城隍以八月祭帝王後一日,祠山廣惠張王渤以二月十八日,五顯靈順以四月八日、九月二十八日,皆南京太常寺官祭。漢秣陵尉蔣忠烈公子文、晉成陽卞忠貞公壼、宋濟陽曹武惠王彬、南唐劉忠肅王仁瞻、元衛國忠肅公福壽俱以四孟朔,歲除,應天府官祭。惟蔣廟又有四月二十六日之祭。並功臣廟為十一。後復增四:關公廟,洪武二十七年建於雞籠山之陽,稱漢前將軍壽亭侯。嘉靖十年訂其誤,改稱漢前將軍漢壽亭侯。以四孟歲暮,應天府官祭,五月十三日,南京太常寺官祭。天妃,永樂七年封為護國庇民妙靈昭應弘仁普濟天妃,以正月十五日、三月二十三日,南京太常寺官祭。太倉神廟,以仲春、秋望日,南京戶部官祭。司馬、馬祖、先牧神廟,以春、秋仲月中旬,擇日南京太僕寺官祭。諸廟皆少牢,真武與真覺禪師素羞。

  ○功臣廟

  太祖既以功臣配享太廟,又命別立廟於雞籠山。論次功臣二十有一人,死者塑像,生者虛其位。正殿:中山武甯王徐達、開平忠武王常遇春、岐陽武靖王李文忠、甯河武順王鄧愈、東甌襄武王湯和、黔甯昭靖王沐英。羊二,豕二。西序:越國武莊公胡大海、樑國公趙德勝、巢國武壯公華高、虢國忠烈公俞通海、江國襄烈公吳良、安國忠烈公曹良臣、黔國威毅公吳復、燕山忠湣侯孫興祖。東序:郢國公馮國用、西海武壯公耿再成、濟國公丁德興、蔡國忠毅公張德勝、海國襄毅公吳楨、蘄國武義公康茂才、東海郡公茅成。羊二,豕二。兩廡各設牌一,總書「故指揮千百戶衛所鎮撫之靈」。羊十,豕十。以四孟歲暮,遣駙馬都尉祭。

  初,胡大海等歿,命肖像於卞壼、蔣子文之廟。及功臣廟成,移祀焉。永樂三年,以中山王勳德第一,又命正旦、清明、中元、孟冬、冬至遣太常寺官祭於大功坊之家廟,牲用少牢。

  ○京師九廟

  京師所祭者九廟。真武廟,永樂十三年建,以祀北極佑聖真君。正德二年改為靈明顯佑宮,在海子橋之東,祭日同南京。

  東嶽泰山廟,在朝陽門外,祭以三月二十八日。

  都城隍廟,祭以五月十一日。

  漢壽亭侯關公廟,永樂間建。成化十三年,又奉敕建廟宛平縣之東,祭以五月十三日。皆太常寺官祭。

  京都太倉神廟,建於太倉,戶部官祭。

  司馬、馬祖、先牧神廟,太僕寺官祭。

  宋文丞相祠,永樂六年從太常博士劉履節請,建於順天府學之西。元世祖廟,嘉靖中罷。皆以二月,八月中旬順天府官祭。

  洪恩靈濟宮,祀徐知證、知諤。永樂十五年,立廟皇城之西,正旦、冬至聖節,內閣禮部及內官各一員祭。生辰,禮部官祭。弘治中,大學士劉健等請毋遣閣臣。嘉靖中,改遣太常寺官。

  其榮國公姚廣孝,洪熙元年從祀太廟。嘉靖九年撤廟祀,移祀大興隆寺,在皇城西北隅。後寺毀,復移崇國寺。

  東嶽、都城隍用太牢,五廟用少牢,真武、靈濟宮素羞。

  ○諸神祠

  洪武元年,命中書省下郡縣,訪求應祀神祇。名山大川、聖帝明王、忠臣烈士,凡有功於國家及惠愛在民者,著於祀典,令有司歲時致祭。二年,又詔天下神祇,常有功德於民,事蹟昭著者,雖不致祭,禁人毀撤祠宇。三年,定諸神封號,凡後世溢美之稱皆革去。天下神祠不應祀典者,即淫祠也,有司毋得致祭。弘治元年,禮科張九功言:「祀典正則人心正。今朝廷常祭之外,又有釋迦牟尼文佛、三清三境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金玉闕真君元君、神父神母,諸宮觀中又有水官星君、諸天諸帝之祭,非所以法天下。」帝下其章禮部,尚書周洪謨等言:

  釋迦牟尼文佛生西方中天竺國。宗其教者,以本性為法身,德業為報身,並真身為三,其實一人耳。道家以老子為師。硃熹有曰:「玉清元始天尊既非老子法身,上清太上道君又非老子報身,設有二像,又非與老子為一。而老子又自為上清太上老君,蓋仿釋氏而又失之者也。」自今凡遇萬壽等節,不令修建吉祥齋醮,或遇喪禮,不令修建薦揚齋醮。其大興隆寺、朝天宮俱停遣官祭告。

  北極中天星主紫微大帝者,北極五星在紫微垣中,正統初,建紫微殿,設像祭告。夫幽禜祭星,古禮也。今乃像之如人,稱之為帝,稽之祀典,誠無所據。

  雷聲普化天尊者,道家以為總司五雷,又以六月二十四日為天尊示現之日,故歲以是日遣官詣顯靈宮致祭。夫風雲雷雨,南郊合祀,而山川壇復有秋報,則此祭亦當罷免。

  祖師三天扶教輔玄大法師真君者,傳記云:「漢張道陵,善以符治病。唐天寶,宋熙甯、大觀間,累號正一靖應真君,子孫亦有封號。國朝仍襲正一嗣教真人之封。」然宋邵伯溫云:「張魯祖陵、父衡,以符法相授受,自號師君。」今歲以正月十五日為陵生日,遣官詣顯靈宮祭告,亦非祀典。

  大小青龍神者,記云:「有僧名盧,寓西山。有二童子來侍。時久旱,童子入潭化二青龍,遂得雨。後賜盧號曰感應禪師,建寺設像,別設龍祠於潭上。宣德中,建大圓通寺,加二龍封號,春秋祭之。」邇者連旱,祈禱無應,不足崇奉明矣。

  梓潼帝君者,記云:「神姓張,名亞子,居蜀七曲山。仕晉戰沒,人為立廟。唐、宋屢封至英顯王。道家謂帝命梓潼掌文昌府事及人間祿籍,故元加號為帝君,而天下學校亦有祠祀者。景泰中,因京師舊廟闢而新之,歲以二月三日生辰,遣祭。」夫梓潼顯靈於蜀,廟食其地為宜。文昌六星與之無涉,宜敕罷免。其祠在天下學校者,俱令拆毀。

  北極佑聖真君者,乃玄武七宿,後人以為真君,作龜蛇於其下。宋真宗避諱,改為真武。靖康初,加號佑聖助順靈應真君。圖志云:「真武為淨樂王太子,修煉武當山,功成飛升。奉上帝命鎮北方。被髮跣足,建皁纛玄旗。」此道家附會之說。國朝御製碑謂,太祖平定天下,陰佑為多,當建廟南京崇祀。及太宗靖難,以神有顯相功,又於京城艮隅並武當山重建廟宇。兩京歲時朔望各遣官致祭,而武當山又專官督祀事。憲宗嘗範金為像。今請止遵洪武間例,每年三月三日、九月九日用素羞,遣太常官致祭,餘皆停免。

  崇恩真君、隆恩真君者,道家以崇恩姓薩名堅,西蜀人,宋徽宗時嘗從王侍宸、林靈素輩學法有驗。隆恩,則玉樞火府天將王靈官也,又嘗從薩傳符法。永樂中,以道士周思得能傳靈官法,乃於禁城之西建天將廟及祖師殿。宣德中,改大德觀,封二真君。成化初改顯靈宮。每年換袍服,所費不訾。近今祈禱無應,亦當罷免。

  金闕上帝、玉闕上帝者,志云:「閩縣靈濟宮祀五代時徐溫子知證、知諤。國朝御製碑謂太宗嘗弗豫,禱神輒應,因大新閩地廟宇,春秋致祭。又立廟京師,加封金闕真君、玉闕真君。正統、成化中,累加號為上帝。朔望令節俱遣官祀,及時薦新,四時換袍服。」夫神世系事蹟,本非甚異,其僭號宜革正,妄費亦宜節省。神父聖帝、神母元君及金玉闕元君者,即二徐父母及其配也。宋封其父齊王為忠武真人,母田氏為仁壽仙妃,配皆為仙妃。永樂至成化間,屢加封今號,亦宜削號罷祀。

  東嶽泰山之神者,泰山五嶽首,廟在泰安州山下。又每歲南郊及山川壇俱有合祭之禮。今朝陽門外有元東嶽舊廟,國朝因而不廢。夫既專祭封內,且合祭郊壇,則此廟之祭,實為煩瀆。

  京師都城隍之神者,舊在順天府西南,以五月十一日為神誕辰,故是日及節令皆遣官祀。夫城隍之神,非人鬼也,安有誕辰?況南郊秋祀俱已合祭,則誕辰及節令之祀非宜,凡此俱當罷免。

  議上,乃命修建齋醮,遣官祭告,並東嶽、真武、城隍廟、靈濟宮祭祀,俱仍舊。二徐真君及其父母妻革去帝號,仍舊封,冠袍等物換回焚毀,餘如所議行之。

  按祀典,太祖時,應天祀陳喬、楊邦乂、姚興、王鉷,成都祀李冰、文翁、張詠,均州祀黃霸,密縣祀卓茂,松江祀陸遜、陸抗、陸凱,龍州祀李龍遷,建甯祀謝夷甫,彭澤祀狄仁傑,九江祀李黼,安慶祀餘闕、韓建之、李宗可。宣宗時,高郵祀耿遇德。英宗時,豫章祀韋丹、許遜,無錫祀張巡。憲宗時,崖山祀張世傑、陸秀夫。孝宗時,新會祀宋慈元楊後,延平祀羅從彥、李侗,建甯祀劉子翬,烏撒祀潭淵,廬陵祀文天祥,婺源祀硃熹,都昌祀陳澔,饒州祀江萬里,福州祀陳文龍,興化祀陳瓚,湖廣祀李芾,廣西祀馬慨。武宗時,真定祀顏杲卿、真卿,韶州附祀張九齡子拯,沂州祀諸葛亮,蕭山祀遊酢、羅從彥。皆歷代名臣,事蹟顯著。守臣題請,禮官議覆,事載實錄,年月可稽。至若有明一代之臣抗美前史者,或以功勳,或以學行,或以直節,或以死事,臚於志乘,刻於碑版,匪一而足。其大者,鄱陽湖忠臣祠祀丁普郎等三十五人,南昌忠臣祠祀趙德勝等十四人,太平忠臣廟祀花雲、王鼎、許瑗,金華忠臣祠祀胡大海,皆太祖自定其典。其後,通州祀常遇春,山海關祀徐達,蘇州祀夏原吉、周忱,淮安祀陳瑄,海州衛祀衛青、徐安生,甘州祀毛忠,榆林祀餘子俊,杭州祀于謙,蕭山祀魏驥,汀州祀王得仁,廣州祀楊信民、毛吉,雲南祀沐英、沐晟,貴州祀顧成,廬陵祀劉球、李時勉,廣信祀鄧顒,寶慶祀賀興隆,上杭祀伍驥、丁泉,慶遠祀葉禎,雲南祀王禕、吳雲,青田祀劉基,平陽祀薛瑄,杭州祀鄒濟、徐善述,金華祀章懋,皆眾著耳目,炳然可考。其他郡縣山川龍神忠烈之士,及祈禱有應而祀者,《會典》所載,尤詳悉云。

  ○厲壇

  泰厲壇祭無祀鬼神。《春秋傳》曰:「鬼有所歸,乃不為厲。」此其義也。《祭法》:王祭泰厲,諸侯祭公厲,大夫祭族厲。《士喪禮》:「疾病禱於厲』,《鄭注》謂「漢時民間皆秋祠厲」,則此祀達於上下矣,然後世皆不舉行。洪武三年定制,京都祭泰厲,設壇玄武湖中,歲以清明及十月朔日遣官致祭。前期七日,檄京都城隍。祭日,設京省城隍神位於壇上,無祀鬼神等位於壇下之東西,羊三,豕三,飯米三石。王國祭國厲,府州祭郡厲,縣祭邑厲,皆設壇城北,一年二祭如京師。裡社則祭鄉厲。後定郡邑厲、鄉厲,皆以清明日、七月十五日、十月朔日。

 卷四十九 ↑返回頂部 卷五十一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