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季北略/卷0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 明季北略
卷七
卷八 

黃道周疏[编辑]

黃道周,號石齋,福建鎮海人。天啟壬戌進士,授庶吉士,歷侍讀學士,有遵旨明切具奏疏。其略曰:臣觀邇年以來,諸臣所目營心計,無一實為朝廷者。其用人行事,不過推求報復而已。自庚午春月以來,盛談邊疆,實非為陛下之邊疆,不過為逆黨而翻邊疆,使諸芟鋤逆黨者,無端而陷邊疆之內,至於邊疆之要塞利害進退取舍,實無一言及之者。辛未春月而後盛言科場,實非為陛下之科場,不過為仇隙而翻科場。使諸素無仇隙者,無端而陷科場之內,至於科場之源流清濁屈折難易,實無一言及之。

又云:臣觀萬曆末年林下諸臣,如鄒元標、趙南星等二十餘人,廢棄廿年,釀成門戶之禍,今又無故取諸縉紳,稍有意識者,舉網投阱,而緩急何所得半士之資。凡絕餌而去者,必非鰌魚,戀棧而來者,必非駿馬。以利祿豢士,則所豢者必市利之臣。以棰楚驅人,則就驅者必駑駘之骨。今諸臣之才具心術,陛下備知之矣。知其為小人,而又以小人驕之,則小人之焰益張。知其為君子,而又以小人參之,則君子之功不立。天下總此人材,不在廊廟,必在林藪。臣所嘗知識者,有和州馬如蛟,公安毛羽健,聞喜任贊化,皆椆儻有氣骨,則蒙譴去矣。所習聞者,青澗惠世揚、吉水李邦華,百煉余鋼,名滿天下,臣又未嘗領其豐采。鄢陵梁廷棟,膽決機警,筆力方新,自當需為異日之用。其在仕籍者,有新建徐良彥,為南大理卿,豫章曾攖,為福建參政。金華朱大典,為天津兵備。紹興陸夢龍,為籓司起復。武進鄒嘉生,為陜西參藩。皆卓犖駿偉,使當一面,必有可觀。陛下必欲振作人材,當敦尚風節,表章仁義,勿使猥瑣小人,挫辱文章,廉隅之士。昔太祖品隙人材,以執古而而不知變者為最下,蓋指諸庸碌學究而言。非謂崇尚聖賢規模先正之士也。

鄒元標,號南臯,江西吉水人。萬曆丁丑進士,疏張居正奪情。上怒。杖一百,謫貴州衛,已而擢給軍中忤時去。天啟改元,起刑部侍郎,升都御史,與馮從吾建首善書院,科臣朱童蒙等疏之。元標乞休去。魏珰矯制削職,居無何卒。崇禎初,贈太子太保,謚忠介。

趙南星,字夢白,號儕鶴,直隸商邑人,萬曆甲戌進士。張居正沒,起歷文選考功。癸已至大計時,靜坐篝燈。精心參酌,有蟲巢於耳,繭成而不自覺。光宗立,累遷司空,晉冢宰,與魏廣微、崔呈秀不合,乃歸。已而行撫按鞫訊,坐贓一萬五千,謫戍代州。年余思廟立,賜赦,撫臣牟誌夔留滯,逾三月,卒戍所。戊辰,贈太子太保,謚忠毅。

任贊化,字參之,聞喜人。天啟壬戌進士,戊辰選貴州御史,疏劾溫體仁,居鄉居官,種種不法。抗辯侃侃,上怒。謫河南布政司照磨,累遷陜西參政,歸,卒於家。

十一月,時黃道周以救錢龍錫謫外,中允倪元璐上言黃道周既以蹇諤承貶,劉宗周又以骯臟投閑,天下本無人,得其人又不能用,誰為陛下奮其忠良者。上不聽。

吳執禦論周延儒[编辑]

八月,御史吳執禦論周延儒,攬權壅蔽,私其鄉人,塘報章奏一字涉邊疆盜賊,輒借軍機密封,下部,明晨延臣摘發短長,他日敗可以捷聞,功可以罪案也。皇上見延儒摘發細事,近於明敏,抑知特借此以行其私耳。上切責之,執禦疏凡三上,俱留中。

張彜憲總理錢糧[编辑]

九月命太監張彜憲,總理戶、工二部錢糧。初,上既罷諸內臣,外事悉委督撫,然上英察,輒以法隨之,多不稱任使。二年,大清兵南下,京師戒嚴,乃復以內臣視行營,自是銜憲四出,動以上官威倨,加於庶司,群相壅蔽矣。

吳牲賑撫[编辑]

正月己亥,命御史吳牲,賚金賑陜西饑荒,招撫流賊。諭曰:陜西屢報饑荒,小民失業,甚者迫而從賊,自罹鋒刃。誰非赤子,顛連若斯,今特發十萬金,命御史前去被災處,次第賑給,仍曉諭愚民,即或脅入賊黨,若肯歸正,即為良民,嘉與維新,一體收恤。四月,吳牲西行,至延長,寇聚城下,諭以禍福分賑之,賊各解散。遊賊聞之,皆受回賑,撫賊七千有奇。

楊鶴受降[编辑]

二月,賊圍慶陽,總督楊鶴在邠幹,不即援,及三月張應昌等始援之,賊圍解。初九日癸未,賊帥孫繼業等來降,鶴受之。四月十六日己未,賊神一魁降於鶴。鶴責數其罪,俱伏謝。一魁有戰騎五千,鶴侈其事,上言乞賜一二萬金賑濟。又上巡撫練國事,北征商雒賊,亦求撫於國事。從之。二月二十七日庚子,賊滿天星降於鶴。鶴選其驍勇置營中,散其黨萬二千人,即命其魁分勒回籍。未數月,皆畔去。二十九壬寅,賊自合水保安逃出,攻中部降丁內應城降。七月,賊首上天龍、馬老虎、獨行狼復掠鄜州,鶴與王承恩等擊破之。上天龍以二千人降,給事中孟國祥、曹履泰各奏撫賊欺飾之弊。是月癸未,逮鶴下刑部獄,論戍,以主撫被欺也。初,上以鶴力主撫議,縱賊殃民,實為首禍,必欲誅之,緣欲用其子嗣昌,故貰其死。八月,神一魁復叛據寧塞,官兵攻圍之。其黨黃友才,斬一魁以獻,未幾友才復叛而遁。

賊分三十六營[编辑]

先是三年正月,賊帥玉嘉允陷府谷縣,四年正月十六日庚寅,又掠華園溝,副總兵曹文詔擊卻之。及六月朔癸卯,文詔擊斬嘉允於陽城。其黨復推王自用為首,號曰紫金梁。其黨自相名,有老回回、八金剛、闖王、闖將、八大王、掃地王、闖塌天、破甲錐、邢紅娘、亂世王、混天王、顯道神、鄉里人、滿地草等,分為三十六營。

洪承疇巡撫延綏[编辑]

洪承疇,字亨九,福建泉州府晉江縣人。萬曆丙辰進士。年二十三,督學浙江,擢陜西參政。庚午,巡撫延綏。辛未四月二十四日丁卯,承疇令守備賀人龍,勞降者酒,降者入謝,伏兵斬三百二十人。

降賊不沾泥,擁眾脅賞,復攻米脂,總兵王承恩、侯供極率兵至葭州,承疇與副總張應昌亦至,連戰始遁,追至西川,斬三百餘級。賊溺死無算。不沾泥懼,率百騎逃閩山嶺,都司馬科等追之,盡殲其騎,不沾泥乃降。殺賊目雙翅虎,縛柴金龍以自贖。

七月十五日丁亥,曹文詔合督撫四鎮之兵,擊賊連敗之,賊奔東北延安、慶安,千里內暫安。

山西竇莊[编辑]

七月二十二日甲午,賊趙四兒率六千餘人,東渡山西,入沁水縣,縣東北有竇莊,系故忠烈銓裏居。先是銓父尚書五典,謂海內將亂,築墻為堡甚堅。至是,賊犯竇莊,五典、銓已死,銓子道浚,道澤俱官京師,惟銓妻霍氏守舍,眾議棄堡避去,霍氏語其少子道隆曰:避賊而出,家不保,出而遇賊,身更不免。等死耳。死於家不猶愈死於野乎?且我堅守,賊必不得志,乃躬率僮仆為守禦。賊至環攻之,堡中矢石並發,賊傷甚眾,越四日乃退。其避山谷者,多遇賊淫殺,惟張氏宗族得全,冀北兵備王肇生,表其堡曰夫人城。

洪承疇擒趙四兒[编辑]

八月初二日癸卯,總兵賀虎臣,擊斬賊首劉六等,酉路漸平。壬辰,命洪承疇總督陜西三邊,張福臻巡撫延綏,承疇擊賊趙四兒擒之。趙四兒,一名點燈子,起青澗綏德,奔突延西間,往來秦晉,沿河郡縣多苦之。至是伏誅,平陽稍安。其黨黑煞神起,又有過天星,蠍子塊等據中部,官軍攻圍兩月不下。十月,曹文詔及張福臻兵俱至,克之吳牲奏官賊之謠。先是,陜西巡撫李應期,言秦賊旋撫旋叛,上命吳牲確查。至是,牲報聞曰:延慶地亙數千里,土瘠民窮,連歲旱荒。盜賊蜂起,脅從甚眾,幾於無民,近安軍南剿,賊望風潛逃,相繼招安,滿天星降於榆林,余賊遂徙而北。降者雖散回原籍,仍復劫掠。於是有官賊之謠,而人人致恨於招撫之失事。點燈子眾五六千,在青澗旋撫旋叛,慶陽施臨庵、劉六等,亦嘗受撫,今攻陷中部者,皆其眾也。又降賊獨頭虎,見大兵之來,已出韓城,潼關道臣胡其後,猶追送贐錢九十萬,賊復橫索,一一給之,惟謹。要挾重貲之說,有自來矣。為今之計。集兵合剿,殲其渠而余眾自破。明賞罰而士氣自鼓。秦事猶可為也。

上書擒趙四兒、劉六,而此奏其覆叛者,蓋疏出而賊擒也。

趙大允斬婦人首[编辑]

賊獨頭虎,五部恣掠,副總兵趙大允在韓城,去賊營二十里,不敢出戰。士人強之,出報斬五千級,驗之則率婦人首也。給事魏呈潤劾大允落職。

譚雄陷安塞[编辑]

十月,陜西賊陷宜川。十一月初七日丙子,陜賊譚雄陷安塞,襲掠一空,仍乞撫。閏十一月,王承恩斬之。

混天猴陷甘泉[编辑]

初六月二十三日辛酉,鄜州賊混天猴等,謀襲靖邊,張應昌敗之。二十五癸亥,混天猴、獨行狼等,自甘泉犯合水,承疇率兵擊,大敗之。混天猴等乞降。至十一月,混天猴勾盜陷甘泉,劫餉銀十萬八千兩,而殺知縣郭永圖,河西兵備張允登戰死。十二月陷宜君,又陷葭州,兵備僉事郭景嵩死之。二十六日甲午,寧遠總兵孫顯,與賊六戰俱捷。

張獻忠起[编辑]

獻忠,榆林人,幼有奇力,兩眉竦豎而長,面有微麻,遍體生毛,天性好殺,不耐久靜。初從塾師與同舍生訌,一拳撲殺之,家貲數千金,一時俱盡,父大怒逐之。飄泊異鄉,或異其貌,問之,知文而勇,收以為子,與之延師,復與同學者爭,更毆死兩生,逸去。聞老回回、馬守應等起兵,遂往投軍,守應一見奇之。初為小卒,號為黃虎。已而屢立戰功,有黨五百人,陜撫猶輕之。曰此小賤耳。不足煩大兵。俄聚徒千人,後遂有眾,由是橫不可制矣。十三寨賊目,以強暴屢奪寶物,與之相軋,獻忠亦不欲受制於人,即分兵立營,自為一軍,號西營八大王,屢破郡邑。及崇禎四年十月,率眾一千人,就撫於總督洪承疇,至次年三月復叛去。

大清兵入塞[编辑]

六月,大清兵大舉圍大淩河城,巡撫丘禾嘉遇於長山,敗績。

誌異[编辑]

三月初八日壬午,大風霾。五月,大同宣垣等縣雨雹,大如臥牛,如石且徑丈,小如拳,斃人畜甚眾。六月初八日庚戌,臨隸縣雷風,忽風霾傾樓、拔木,磚瓦磁器翔空,落地無恙,鐵者皆碎。山東徐州大水。

霾,風而雨土也。晦者,如物塵晦之色也。雹,雨水也,盛陽雨水溫暖,陰氣脅之不相入,則轉而為雹。風霾雨雹,總是陰晦慘塞之象。而雹大且徑丈,尤史書不經見者。至於磁瓦無恙、鐵者皆碎,則又屈子所云:黃鐘毀棄,瓦釜雷鳴之謂也。天蓋明示以玉碎瓦全之意乎?是時賤者得志、貴者淪亡,兆於此矣。予每於卷末以誌異附之者,知天變人亂,亦會當劫運耳。

張真人請雪[编辑]

是歲六月,真人在京師,上欲試其術,使之請雪。真人遂於初七日登壇祈請,令諸法官作事。及十二日,雪果下,凡求五日也(庚戌九月十九日,江西法師董言元述)

 卷六 ↑返回頂部 卷八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