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季北略/卷1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九 明季北略
卷十
卷十一 

袁繼咸論謫言官[编辑]

正月謫給事中李世祺於外,以劾大學士濕體仁、吳宗達也。山左提學袁繼咸上言曰,養鳳欲鳴,養鷹欲擊,今鳴而箝其舌,擊而紲其羽,朝廷之於言官。何以異此;使言官括囊無咎,而大臣無一人議其後。大臣所甚利,忠臣所深憂,臣所為太息也。且皇上樂聽讜言而天下誤以攻彈大臣,為天子所厭聞,其勢將披靡不止也。上以越職言事,切責之。

袁繼咸論拜內官[编辑]

總理太監張彜憲,請入覲官投冊以隆體統,許之。時二月也。袁繼咸上言曰:士有廉恥,然後有風俗,有氣節,然後有事功。今諸臣未覲天子之光,先拜內臣之座,士大夫尚得有廉恥乎?逆珰方張。時義子幹兒,昏夜拜伏,猶以為羞,今且白晝公庭,恬不知怪,所為太息也。上以越職言事,責之;張彜憲奏辯,覲官參謁,乃尊朝廷。繼咸復上言,尊朝廷,莫大於典例,知府見藩臬,行屬禮,典例也。見內臣,行屬禮,亦典例乎!諸司至京投冊吏部各官,典例也,先謁內臣,亦典例乎?事本典例,雖坐受猶以為安,事創彜憲,即長揖柢增其辱,高皇帝立法,內臣不得幹外事,若必以內臣繩外臣,會典所不載。上仍切責之。

信口內臣[编辑]

二月,監視登島太監魏相,以給事中莊鰲獻上太平十二策內請徹監視,因求罷。上不允,因貶鰲獻於外。五月,陜西按察副使賀自鏡,奏監紀太監孫茂霖玩寇。宣府太監王坤奏監軍紀功罪耳,追逐有將吏在;果如自鏡言,則地方官罪不在茂霖上矣。上不問。

六月,敘禁旅功,蔭太監曹化淳,世襲錦衣衛千戶;袁禮、楊朝進、盧志德各百戶,以擊盜屢捷也。

論罷監視太監[编辑]

六月罷各道監視太監。諭曰:朕御極之初,徹還內鎮,舉天下悉以委之。大小臣工比者多營私,罔恤民艱,廉謹者又迂疏無通諭。己巳之冬,京都被兵,宗社震恐,此士大夫負國家也。朕不得已用成祖監理之例;分遺各鎮覽視,添設兩部總理,雖一時權宜,亦欲諸臣自知引罪。今經制粗立,兵餉稍清,諸臣亦應知者。其將總理監視等官,盡行徹回,以信朕之初心,惟關寧密邇外境,高起潛兼兩鎮暨內臣提督如故。

倪元璐請徹監軍[编辑]

十一月,侍讀倪元璐上言:邊臣之情,歸命監軍,無事稟成為恭,寇至推委百出,陽以號於人曰:吾不自由也。陛下何不信賞必罰,以待其後,而必使近習之人,試之鋒鏑。又使藉口迄用無成哉!始陛下曰行之有績,即徹。今行之無績,益宜徹。不聽。

陳子壯與溫體仁有隙[编辑]

禮部右侍郎陳子壯,嘗謁大學士聖體仁。體仁盛稱主上聖神,臣下不宜異同。子壯曰:世宗皇帝最英明,然祔廟之議,勛戚之獄,當日臣工猶執持不已。皇上威嚴,有類世宗,而公之恩遇,孰與張桂。但以將順而廢匡救,恐非善則歸君之意也。體仁意沮,遂成嫌隙。

陳奇瑜總督五省[编辑]

二月,進延綏巡撫陳奇瑜,兵部右侍郎,總督陜西、山西、河南、湖廣、四川軍務。視賊所向,隨方剿撫。先是,賊既蔓延,秦、晉、楚、豫之郊,流突無定,廷議以為各鎮之事權不一,直相觀望,宜以重臣開督府,統攝諸道兵討賊。上允之,僉議洪承疇因陜西三邊所恃,未可輕易,故有奇瑜之命。

李自成降叛不常[编辑]

洪承疇精韜鈐,率曹文紹、曹變較、賀人龍等,凡破賊於寧塞、於西安、於延北、於西濠、於莊浪,斬賊渠神一魁等,招降中鬥星等,先後剿獲甚眾,由是張獻忠與延安賊李自成,奔盩鄠間。

六月,陳奇瑜圍自成於漢中車廂峽。會連雨四十日,弓矢俱脫,賊馬乏芻,死者過半。自成大窘,乃自縛乞降。奇瑜許之,各給免死牌籍。七月七日辛卯,賊至鳳翔,藉口奉督撫檄,安插城內,守臣知其詐,給以門不敢啟,須縋城上。先登三十六人,盡殺之。奇瑜因借為辭,劾地方官紳撓僨撫局,命緹騎逮寶雞知縣李嘉彥、鳳翔鄉紳孫鵬等五十餘人,下獄。

李自成陷登城,圍郃陽門,洪承疇兵至,解圍去。轉寇平涼、邠州。八月,自成陷咸陽,殺知縣趙濟昌,官兵至,賊棄金帛餌官兵,竟西遁。屯幹州,招之,不聽。復陷隴州,賊到處烏合,簡精壯為前驅,收婦女老弱,急則用之,餌官軍,故諸臣動稱斬馘報捷,賊勢實不減。

陳奇瑜報降賊一萬三千有奇。先是,眾賊為洪承疇所逐,竄漢中。二月,陷興山;壬申,入瞿塘,陷夔州。三月川兵敗賊於巴州。據巴西諸險賊,不能度,且饑無所得食,故乞降於奇瑜。奇瑜降檄諸部按甲無動,遣官監護降者,且檄所過郡邑為具饑糧傳送之。諸賊舉無降意,又未大創,徒以饑疲困於地險不得逞,既度棧道,已出險,漸不受繩束,仍事殺掠,所至罷市,賊遂盡殺監視官五十員,攻陷麟遊、永壽,勢不可遏矣。此八月事。

閏八月,陳奇瑜至鳳縣,時賊益熾,北接慶陽,西至鞏昌,西北至邠州、長安,西南至盩鄠、寶雞,眾殆二十萬。奇瑜始悔其見愚,急分兵出禦,而兵已寡矣。九月,賊陷靈臺、崇信、白水、涇州,復陷扶風。

洪承疇遣總兵左光先等,援隴州賀人龍,圍始解。十月,左光先擊自成於高陵富平間,斬首四百餘級,自成佯求撫,真寧知縣王家求遽信之,出城招諭,失其印。甲寅,陜西巡按傅永淳,上言漢南降賊陷城,破邑,所在騷然,皆由奇瑜專主招降,謂盜心已革,不許道途訊詰。故郡邑不敢問,開門揖盜,剿撫兩妨,皆奇瑜之流毒也。山西巡撫吳牲,亦言招安流盜,最宜慎重,彼狼子野心,勢難馴伏,況邊地窮荒,蕪居無食,僅曰免死,遂甘心易慮乎哉?上以秦盜猖獗,逮巡撫練國事命李喬巡撫陜西。十一月,削總督陳奇瑜職,聽勘。十二月,進洪承疇兵部尚書,總督河南、山西、陜西、湖廣、保定、真定等處軍務,其總督三邊如故。

自縛乞降,賊窘甚矣。雖不即殺,亦宜分遣,乃給牌以遺後患,豈計之善者,宜物議之沸騰也。

高傑降賀人龍[编辑]

八月二十四日,賊先鋒高傑降於賀人龍。初,傑與李自成同夥,有驍勇名,稱翻山鷂,自成掠得邢氏,以貌美嬖之,將出掠,留輜重家口於老營,令劉良佐守外營。傑護內營,有急互相救應,留重兵守之。自成既出,邢氏使婢遺傑嘉旨及白綾帨,遂與之通。傑懼事泄,挈邢氏及家丁五十人,降於賀人龍。人龍率以襲賊卻之,良佐聞,因有歸朝意。

龐瑜死節(附王瑞冕)[编辑]

龐瑜,字堅白,湖廣公安人。貢生,選京山教習。甲戌,升陜西平涼州、崇信知縣。縣故無城,垣壘皆土,兵士遺黎僅百餘口,瑜知賊必至,流涕大言,誓以死報國。未幾賊薄城,瑜解綬,命仆走報上臺,尋城陷,瑜端坐公堂不動,賊捽之下,命跪。瑜揮拳罵曰:吾待死久矣,若今速殺我,何敢辱天下士也。賊怒以刃脅瑜,瑜益罵,賊掠城中無所得,執瑜至野殺之,刲心裂屍而去。邑某官朱洪道亦死。瑜善易,精爻象,未之官日,筮得姤之革。驚曰:吾其歿於西乎。事聞,詔贈固原知州,命有司立祠致祭。同邑又有王端冕,由孝廉知趙州,會大兵攻城,端冕治火藥,飭睥睨,率吏民死守城上。已而城陷被執不屈,遂縛諸樹射死。

戴君恩誘斬王剛等[编辑]

正月初五壬辰,降賊王剛、王之臣、通天柱等,至太原挾賞,巡撫戴君恩設宴誘剛等斬之。共斬四百二十九人,會大旱,饑民從賊者愈眾。

賊陷陳州等處[编辑]

七月,總兵尤世威兵潰於維南,郡賊越盧氏,奔永寧。先是,守隘諸兵露宿幾三月,皆致疫痢,不任戰,左良玉自南鄉赴援盧氏。十月初十日癸巳,賊陷陳州、靈寶。二十八日辛亥,陷盧氏。

盧象昇剿楚賊[编辑]

正月,河南賊自鄖陽渡江,薄谷城,掠光化、新野、襄陽,賊六路俱集,郡兵不能支。又賊眾入郢界,圍均州,往荊門西北夷陵。四月,楚賊在房縣,婦倍於男。總兵張金昌擊敗之。川賊分三道,趨掠郡縣。張應昌兵敗於均州。六月,總督陳奇瑜,鄖撫盧象昇,剿竹山、竹溪各山賊,斬獲甚眾,渰死、墮崖死無算。

均州谷城、光化二縣,俱屬襄陽府,荊門州屬承天府,夷陵屬荊州府,房縣與竹山、竹溪二縣,俱屬鄖陽。

劉楚垣守荊門[编辑]

劉楚垣,字師仲,湖廣荊門州人。家世務農,性孝友,母病,衣不解帶二百日,母死,為孺子泣。三年未嘗見齒。撫幼弟,悉以先世產讓之。天啟丁卯舉鄉試,甲戌流寇薄城,人心惶惶,楚垣率士民登陴捍禦,間出奇兵破賊。賊解去,城獲全,未幾病卒。卒時,正襟危坐,手執一卷以逝。

曹文衡守唐縣[编辑]

曹文衡,號薇垣,河南南陽府唐縣人。萬曆丙辰進士,歷官至薊遼總督,會監視太監鄧希韶嗔其執法,不郊迎,不會飲,捏款訐奏,被譴歸裏。時流寇屢圍唐縣,文衡與縣令紹興王之良,登城固守,以炮聲識賊信緩急,若賊臨境則發炮一,距城十里則發炮二,圍城則發炮三,久之賊去。唐縣距南陽府八十里,縣雖幸全,而郡邑之各鄉鎮被禍最慘。凡數十百里內婦女盡為之掠,男子頭面耳目口鼻以及手足無一人完全者。此皆吾邑人所目擊而述也。

龔元祥霍山罵賊[编辑]

龔元祥,字子禎,南直長洲人。崇禎辛未以孝廉謁選得霍山教諭。與訓導姚允恭善。甲戌賊寇江北。正月十一日,長驅至城下焚掠矣。邑令解綬竄去。元祥率士民固守,或勸之微服避。元祥毅然曰:食祿而違其難,不忠;臨危而棄其城,不義。吾平日所講說者何事?今若此耶。設有不測,唯有一死,以報皇上耳。亡何,城陷,元祥整衣冠危坐。賊至署,元祥諭以大義,賊不顧,逼令屈節,元祥罵曰:死即死,賊狗何敢辱我?賊大怒,即執之去。索金帛,元祥罵不絕口。死之。子炳衡,同婢女各遇害。元祥死,越五日,頭血成碧,須眉間猶怒色未解。以右手食指掏心胸八寸許。姚允恭泣殮,隨與俱殉。適邑令某過解免,逾日賊復至,允恭亦死之。元祥嘗語門人曰:職無大小,皆可效忠,人亦圖所以報國家利生民耳。又嘗語季子曰:人生當為忠臣義士,形軀有盡,性靈不朽,蓋其忠孝性生,激昂自許如此。

熊文燦戴罪[编辑]

十二月,總督兩廣熊文燦戴罪自效。先是,文燦令守道洪雲蒸、巡道康承祖、參將夏之木、張一傑,往謝道山招降海寇劉香老。既而被執。文燦奏道將信賊自陷。上曰:賊渠受撫,自當聽其輸誠,豈有登舟往撫之理,弛備長寇,尚稱未知,督臣節制何事?故令戴罪。

童謠[编辑]

初崇禎三年,溫體仁相京師,童謠雲,崇皇帝,溫閣老,七年為首相。京師又有謠云:崇禎皇帝遭溫了。皆取溫瘟同音之義。俱不吉兆。由是,用人不當,流寇猖獗。

誌異[编辑]

二月,海豐雨血。三月,山陜大饑,民相食。山西自去秋八月至是不雨,大饑,民相食。四月,山西永寧州民蘇倚哥,殺父母炙而食之。稚川地震如雷。鳳陽總督楊一鵬奏言:去冬十一月異有鳥聚集淮泗之間,雀喙鷹翅,兔足鼠爪,來自西北,千萬為群,未嘗棲樹,集於田,食二麥,亦異災也。五月,飛蝗蔽天。六月,江西饑。七月十一日乙未,敘州定遠堡母渚龍洞,聞銅鼓聲一日夜。八月,有大星,從天墮大同兵營。九月初四丁巳,應天地震。河南大旱。

古今逆子有矣,未聞兼殺父母者也。至於炙而食之,自有天地以來之所無者。而今見之,世運悖逆之氣於是乎極,而天理人心,至是絕矣。不忍聞,不忍載也。

大清兵入塞[编辑]

甲戌七月七日辛卯,入大同張家口;初八日壬辰,保安、懷來。初九日癸巳,京師戒嚴。十三日丁酉,圍宣府,屯天壽山。十四戊戌,馳入永寧。十六庚子,圍大同左衛,破保安州,殺知州閻生千。乙酉,至朔州,圍渾源州。八月丙辰,破代州,分道進,東至繁峙,中至八角,西至三坌。入崞代,陷靈北縣。閏八月辛未,攻保定竹帛口,殺千總張修身,攻宣府寓全左衛,乃出塞。

 卷九 ↑返回頂部 卷十一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