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故徐府君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故徐府君墓誌銘
作者:錢謙益 明
本作品收錄於《初學集/53


太倉徐文任將葬其父母,謁銘於其友太史氏錢謙益曰:「吾先世望東海。吾胄於國初之福孫公,後十代,吾父也。福孫公自長洲徙昆山,籍茜涇里。弘治中,割隸太倉州。曰『東漁公』者,吾曾祖也。曰『南平公』者,吾祖也。吾父性莊強子易,有氣略。其接人煦煦,口出氣恐傷物,有不平則肆言折之,不畏強禦。其理家,囊篋細碎,無所遺漏。緩急叩門,手提數百金,如棄涕唾。州有大凶災及力役鉤稽之事,吾父急病耆事,具有條法,州人賴之。吾從祖御史公既貴,吾祖嘗歎曰:『叔也,能大吾門,雖然,不如吾之有收子也。』御史歿,遺孤漂搖,如之未卵。吾父曰:『先人有墜言矣,必再立叔氏。』傾貲竱力,屢速於訟弗悔。人咸謂吾父能子,謂吾祖能知子。州多高門鼎貴,吾父以國子生入貲,授光祿寺署丞,終老其家。州之人每舉手相謂曰:『猶望徐公也。』萬曆三十八年,吾父歿,年七十九。又七年,吾母終,年八十五。吾母太原王氏也,事君姑,遇子婦,皆有節法。吾少多四方之交,吾母宿膏火治具,至老不倦。生子男三人:大任光祿寺署丞,尹任蚤死。文任則吾,其幼也,今為國子生。女子嫁顧文謨。孫、曾孫男女若干人。將以今年十一月,合葬於某地之新阡。葬宜有銘,吾子辱與文任遊,又於辭直而不華,願有刻也。」謙益曰:「今人視友道如糞土,獨文任堅勇自喜,以交友聞於人,為難能也。雖然,亦其父母成之也。文任有友曰西安方應祥,字孟旋,年四十,未有子,府君命文任相視婢之宜子者以予應祥。夫人躬庀裳衣,具膏沐,教誡而遣之。應祥見於府君,摳衣趨隅,執子弟之禮。府君歿,拜夫人于堂下,夫人亦䦱門見焉。謙益之友于文任久矣,敢不諾而銘諸。」東漁公諱忱,南平公諱整,府君諱可久,字復貞,今年實萬曆四十七年也。銘曰:

徐氏先世,本自伯益。十望其九,載在史冊。東海僑郡,播遷吳中。必復其始,群支海東。福孫之後,光祿廓之。仁孝襲訓,委祉來茲。于德爾劬,于家爾贏。匪家則贏,惟後之成。婁江滔滔,幽室渠渠。隧道之石,多於儲胥。惟公有子,謁文於友。篆此銘章,以告遠久。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