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明夢餘録 (四庫全書本)/卷6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十六 春明夢餘録 卷六十七 卷六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春眀夢餘録卷六十七
  吏部左侍郎孫承澤撰
  石刻
  周宣王石鼓文在國子監廟門内京師石刻莫古於宣王獵碣矣其形如鼔其數盈十葢周宣田獵之事史籕之迹也舊在陳倉野中韓昌黎為愽士時請於祭酒欲輿之太學不從鄭餘慶遷之鳳翔孔子廟經五代之亂遂至散失宋司馬池知鳳翔復輦至府學廡已失其一皇祐四年向傳師搜足大觀二年歸於汴京詔以金填其文初致之辟雍後移至寳和殿金人破汴輦至於燕置王宣撫家復移大興府學元皇慶移至文廟㦸門内其文漫滅不可讀潘廸音訓載四百九十四字薛尚功帖載四百五十一字今存三百二十五字
  楊用脩慎曰此文在太學潘廸有音訓凡四百九十四字予得唐人拓本於李文正先生凡七百二字葢全文也嘗刻之木以傳矣然都元敬金薤篇劉梅國廣文選所收仍是殘缺四百九十四字本葢亦未見此也
  陸文裕深曰石皷詩先儒辨論至多葢風雅之遺云皷今在北監子為司業祭酒時慮其泐也欲扃鑰之而不果别有樹碑一元司業潘廸以今文寫之仍其舊闕潘碑與皷積有存亡矣潘仕大徳間虞文靖公集助教成均時嘗謂十皷其一已無字其一惟存數字潘虞相去不遠其言如此今去之又將二百年石可知矣詩之存者頗賴諸家文字集録以傳石顧足恃哉慱洽之儒如王順伯鄭漁仲又好古而捜訪訓釋靡餘力矣咸存斷闕焉歐陽公集古所録才四百六十有五字胡世將資古所録僅多九字乃稱先世藏本集古録之前孫巨源於佛龕中得唐人所録古文乃有四百九十七字視資古又前矣又前之則韓公所見紙本已謂毫髮備盡復有年深闕畫之嘆韋應物亦謂風雨闕訛而杜工部直云陳倉石皷久已訛其上下世數如此近世吾衍子行尤號慱雅自謂以甲秀堂譜圖随皷形補闕字列錢為文以求章句又叅以薛尚功欵識諸作斯已勤矣亦僅得四百三十餘字每皷列行裁分為十而章句次第又與諸家不同子行介士未嘗入燕止於畫中見皷爾不知近日何縁得此十詩完好乃爾耶此詩出於修撰楊用修慎若所從来果有的㨿豈非千古之一快哉如以補綴為竒固不若闕疑之為愈也
  石皷文
  我車既攻我馬既同我車既好我馬既𩢿君子云獵云獵云遊麀鹿速速君子之求彎彎𠧧弓弓兹以時我驅其時其来⿰⿰⿰⿰炱炱即御即時麀鹿速速其来大垐我驅其僕其来□□射其豚屬
  右甲皷
  汧繄泛泛丞波潮淵鰋鯉處之君子漁之漫漫有鯊其遊⿰⿰白魚鱳鱳其葅底鮮黄白其鯿有鮒有白其⿰孔庶臠之㚟㚟洋洋⿴⿴其魚惟何惟鱮惟鯉何以橐之惟楊及栁
  右乙皷
  田車孔安鋚勒駻駻六師既簡左SKchar翻翻左SKchar騝騝我以隮于原我戎止陸宫車其寫秀弓時射麋豕孔庶麀鹿雉兎其原有迧其戎奔奔大車出洛亞獸白澤我執而勿射多庶⿴⿴君子乃樂
  右丙皷
  帥彼鑾車勿速填如秀弓孔碩彤矢䒨䒨四馬其寫六轡沃若徒駢孔庶廓騎宣慱酋車載道如徒如章原隰隂陽趨趨六馬射之簇簇有貙如虎獸鹿如兕怡爾多賢迧禽奉雉我兎允異
  右丁皷
  我来自東靈雨奔流逆湧盈盈渫隰君子既渉我馬流汧汧繄洎棲丞士駕言西歸舫舟自廓徒駢逴逴惟舟以道或隂或陽扱深以户出于水一方丞徒徨止其奔我以阻其乃事
  右戊皷
  宣猷作原作周導遄我辭攸除帥彼阪田⿱為世里希微□□乃罟漆栗柞棫其㧞㯶⿰庸庸鳴條亞⿱其華何為所斿□□水𥂕導㫖樹幽晤
  右已皷
  徒御嘽嘽然而師旅填然㑹同又繹以左戎障弓矢孔庶熖熖是熾射夫寫矢具奪舉㧘其徒肝来或羣或友悉率左右燕樂天子来嗣王始振振復古我来攸止
  右庚皷
  彼走䮺䮺馬麃晳晳華華雉㲋位多庶微我師氏憲憲文武何其一之
  右辛皷
  我水既净我道既平我行既止嘉樹則里天子永寧日惟丙申旭日杲杲我其旁導乗馬既迧⿰夏康康駕彼四黄左SKchar□□右SKchar駷駷棨㦸以奕汝不執徳旛翰黎黎□斿施施公謂大来余及如兹邑曷不余及
  右壬皷
  吴人憐亟朝夕儆惕載西載北勿奄勿伐若而出竒進獻用特歸格藝祖告于太祝禘嘗受享致其方藝寓逢中囿孔庶麀鹿原隰既坦疆理疃疃大田不蒐君子何求有謀有始周爰止于是
  右癸皷
  張懐瑾曰按籕文者周史籕所作也與古文大篆小異後人以名稱書謂之籕文七畧曰史籕者周時史官教學童書也與孔氏壁中古文異體鄄酆定六書二曰竒字是也其迹有石皷文存焉陳倉李斯小篆兼采其意史籕即籕文之祖也
  漢韓延夀碑在京西南罕山延夀漢循吏世居於此人呼為韓家山碑漶滅不可讀
  漢冀州刺史王純碑延熹四年碑在京西北昌平境上漢崔實頌徳碑在涿州大鴻臚袁隗撰實字真長桓帝時為尚書免歸著月令十二篇
  漢將馬成碑在平谷縣南五里
  魏征南將軍建城鄉侯劉靖碑在燕故城東門晉元嘉四年
  晉康王碑在涿州
  晉范陽王虓廟碑在涿州
  晉范陽王誨碑在涿州孝武帝太昌元年
  定武本蘭亭叙在國學東廂
  唐太宗留心右軍之蹟因魏徴言蘭亭叙真蹟在僧辨才處特遣御史蕭翼賺得武徳四年收入秦府貞觀十年始命湯普徹馮承素諸葛貞歐陽詢禇遂良各有臨本而歐禇流傳最著後之所謂定武本歐臨是也所謂唐絹本褚臨是也定武本當時石刻禁中每紙已值錢數萬迨後石晉之亂契丹輦之而北路棄殺狐林慶歴中李學究得之其子負官緡無償時宋景文守定武乃以帑金代償納石於庫熈寧間薛師正出牧刋一别本以應求者此郡真𧸛已有二刻矣其子紹彭字道祖又模之他石潛易古刻乂剔損古刻湍流帶左右五字為識大觀中詔向其子嗣昌取龕宣和殿後靖康之亂金人取石皷及蘭亭叙重氊輦至於燕見宋人姜白石蘭亭考中石皷在國學而蘭亭不知所在矣今存國學者疑是定州薛師正翻刻本或薛紹彭所刻本雖非古刻然元人不能也此石一云眀初出天師庵土中一云元順帝北還重氊裹載棄之于路徐中山取置國學
  唐紫陽觀碑元宗御製在涿州道士邊洞元修真成僊于此
  唐雲麾將軍李秀碑靈昌郡太守李邕文並書逸人太原郭卓然模勒并題額
  李秀字元秀范陽人唐元宗朝以功拜雲麾將軍左豹韜衛翊府中郎將封遼西郡開國公卒於開元四年塟范陽福禄鄉碑刻於天寳元年李北海有兩雲麾碑一為李思訓在陕西一為此碑其官同其姓同也然此碑筆法遒逸大勝陕碑秦人有著石墨鐫華者乃以為一碑且以北碑為趙松雪所臨誤矣此碑舊貯良鄉縣庫中不知何時入都城宛𠥾令李䕃掘地得六礎洗視乃雲麾碑建古墨齋以覆之後移少京兆署中止二礎其四礎傳謂萬歴中王京兆惟儉擕去汴中
  范陽郡憫忠寺御史大夫史思眀奉為大唐光天大聖文武孝感皇帝敬元垢净光寳塔頌范陽府功曺參軍兼莭度掌書記張不矜撰承奉郎守經畧軍胄曺参軍蘓靈芝書至徳二載十一月十五日建其文書丹於石故以後為前
  按唐史肅宗至徳二載安禄山已死安慶緒忌史思眀之强遣安守忠阿史那承慶往徴兵因宻圖之思眀納判官耿仁智等之謀乃囚承慶以所部十三郡及兵八萬来降上大喜以思眀為歸義王范陽莭度使此碑葢建於初歸附之時而借以媚唐也靈芝書法整潔較所書諸碑此為最勝其碑完好乃近人著景物畧者謂碑上半㫁裂不可讀且蘓靈芝原有其人乃謂為李北海自鐫名尤誤之甚北海自鐫名乃伏靈芝也
  隋天寧寺塔前石幢開皇時置書體遒美楊升庵云最似歐禇筆法
  隋房山石經開皇中釋静琬鑿石刻經一藏僅成而卒唐宋皆有續刻
  隋立幽州智泉寺舎利塔仁夀元年内史令王臣暕宣隋智泉寺舎利感應記王邵撰
  唐秀峯寺石幢心經貞觀二十二年
  唐重藏舍利記景福元年沙門南叙述僧知常書唐石磴庵心經廣徳二年趙偃書
  唐重藏舎利記㑹昌六年采師倫書
  唐草書千文僧亞栖書自云飛鳥出林驚蛇入草唐雲居寺石浮屠銘王大悦撰開元十五年
  唐雲居寺石浮圖銘梁髙望書開元十年
  唐石經堂記劉濟撰元和四年
  唐金僊公主奏請莊田記王守泰撰
  唐𨽻書心經天寳十五年二月一日朝議大夫行尚書武部郎中上柱國徐浩書都人孫氏從墨蹟勒石唐太尉朱懐珪碑元載撰李融書
  宋仁宗篆書鍼灸經石刻在太醫院三皇廟内舊在汴中移此燕中無宋蹟以其地未奉宋正朔也
  採魏院石塔記遼景福元年建燕京寳塔寺講律沙門如正述塔在今蕃育署
  石經碑在舊燕城南金國子學碑碑刻春秋禮記今磨滅不完
  佑聖王靈應碑金貞元元年許復書
  戒壇聚慧寺碑大定元年
  大憫忠舎利函記大安十年義中書
  潭柘寺碑大定十三年
  香山寺碑李晏撰
  大興隆寺碑李晏撰又章宗書飛虹橋飛渡橋六大字平遼碑立燕都豐宜門外史臣韓昉撰宇文虚中書舊有詩云十丈豐碑勢倚空風雲猶憶下遼東百年功業秦皇帝一代文章太史公石㫁龍鱗秋雨後苔封鼇背夕陽中行人立馬空惆悵禾黍離離滿故宫韓昉燕京人
  雙塔寺碑黨懐英撰并書舊在西長安門外寺中為内監取置神道懐英奉符人善篆籕人稱李陽冰之後一人
  棲雲嘯臺字章宗遊駐蹕山題刻於石
  重脩蜀先主廟記金王庭筠書在涿州廟中
  雲居寺續鐫石經記遼趙遵仁撰清寧四年
  雲居寺續秘藏石經塔記遼沙門志才撰天慶八年鐫華嚴堂經本記賈志道撰并書至元元年
  通𠅤河碑元翰林歐陽元文
  碑畧首導昌平白浮之水次緒太行西山之麓㑹馬眼諸泉瀦為七里河東流入自城西水門滙集成潭又東並宫墻環大内之左合金水河南流東至潞水之陽南㑹白河又南㑹直沽入海凡三百里是為通𠅤河置閘二十有四延祐中易木以石云
  改脩慶豐石閘碑至元宋褧撰
  奉安四國公配享碑至元十六年潘廸八分書
  雲居禪寺藏經記釋法植撰陳顥篆額至元三年重脩崇國寺碑至元十一年沙門雪磵法稹撰
  石鼔文音釋碑潘廸注并八分書
  崇文閣藏書記吴澂撰并書
  佑聖王靈應碑至元任拭撰張禮書
  天慶寺碑至元九年學士王惲譔并書
  隆禧觀碑在大都東南數里漷州地漷州本漢泉州地遼稱鎮金為縣建觀元學士王惲譔文
  大都路總治碑皇慶二年王構撰劉賡書
  延祐二年進士題名記趙孟頫書在國學
  崇教大師演公碑皇慶五年趙孟頫書
  張天師像賛趙孟頫書
  張天師大道歌趙孟頫書
  争座位帖趙孟頫臨
  黄庭經趙孟頫臨
  樂毅論趙孟頫臨
  金丹四百字趙孟頫書以上四刻俱在國學
  慶夀寺碑編脩所次二官王萬慶撰
  真人留國公碑延祐四年趙孟頫書
  城隍廟碑至治四年莊文昭書
  大都城隍佑聖王碑泰定三年
  黄籙大醮碑泰定二年虞集書
  真人張留孫碑天歴二年趙孟頫書
  昭徳殿碑天歴三年趙世延書
  加封先聖父母并夫人及四配制祠碑至順元年大都城隍廟碑至順二年虞集撰喀喇庫庫書
  碧雲庵碑至順二年
  仁聖宫碑至順二年虞集八分書
  碧雲庵碑元統三年
  萬寧寺神御殿碑至正四年歐陽元撰寺在鼔樓東内有番字碑二座豐甚
  潭柘字碑至正八年葛天麟
  崇國寺勅諭碑至正十四年
  隆安選公傳戒碑至正二十四年危素書
  潭柘寺碑危素書
  䕶國佑聖王記至正二十五年吴雲書
  長眀燈記至正二十六年
  醫無閭山碑在薊州城平津門外洪武三年御製重脩順天府學碑宣徳三年大學士楊榮
  文丞相祠碑永樂楊士竒
  朝天宫記事碑宣徳時建
  潭柘寺碑正統學士胡濙
  大國師智光功行碑天順時建
  𢎞光寺碑内侍髙麗鄭同
  法藏寺碑沙門道孚
  重脩憫忠寺碑正統七年陳贄
  脩順天府學碑正統十一年陳循
  文丞相祠碑羅倫撰
  西天逹爾瑪約格資哩行實碑天順二年
  大國師智光功行碑天順時建
  脩朝天宫記事碑成化時建
  報國寺碑成化劉定之
  大隆善䕶國寺勅碑成化七年
  龍華寺碑成化八年僧道深撰
  真覺寺御製碑成化九年
  古像觀音大士碑成化二十一年程敏政
  潭柘寺碑𢎞治大學士謝遷
  大隆善寺勅碑正徳七年
  昭應宫碑大學士費宏
  脩順天府學碑萬歴府尹李損
  萬夀寺碑萬歴大學士張居正
  脩龍華寺碑萬歴朱之蕃
  脩火徳真君廟碑萬歴朱之蕃書翁正春撰文
  重脩憫忠寺碑萬歴公鼐
  壇北藥王廟碑恭順侯吴惟英
  慈慧寺碑陶萬齡撰黄輝書
  蜘蛛塔記黄輝書
  正陽門漢前將軍闗侯廟碑焦竑撰董其昌書
  長椿寺水齋傳米萬鍾書
  眀因寺傳道記董其昌書
  燕都有虞帝廟不知始於何代其碑則唐貞元間顔真卿書謂之復廟碑至元時尚在元人王惲文集有大都復虞帝廟碑記謂此碑人屢欲易去礱焉以他用主者心戃恍若有儆動乃已後有道士陳志元起長春别院復購之約不犯原刻用石背及来徙碑與趺坼身挺植重不克舉道士惕息不敢徙仍安原處其碑著異如此今不可考
  元人又有脩理大都南京石經事狀云竊見大都南京廟學所有九經石刻刋琢極精近年以来舊制既廢舉皆散亂於荒煙草棘間日就摧圯甚可寳惜且經之遺制自漢唐至今歴代聖王無不尊崇修理葢重夫經世大法故也今海宇混一方息馬論道之時㨿上項石經理合脩立以彰國容按九經石刻舊在汴梁學宫金人移置於燕今不復存余官汴城於開封府學又見有篆書九經似是唐人手跡已殘剥不全余捐貲脩理列於兩廡今亦在深泥中矣
  石刻在世可以考證逸事補史之訛缺然所存者極鮮舊記載景祐時姜遵奉太后意悉取長安碑石為塔材又雒陽天淵池中有魏文帝九華樓殿基悉是雒中故碑金陵街衢半是六朝舊碑余向在汴梁捜閲舊碑止相國寺宋白一碑張孝廉民表曰國初欲建都於此悉取燒灰築城燕京舊碑多為中貴取置神道或重脩廟宇改勒新文亦古今之所同慨也




  春眀夢餘録卷六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