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公羊傳/莊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莊公元年[编辑]

元年春,王正月。公何以不言即位?《春秋》君弒,子不言即位。君弒則子何以不言即位?隱之也。孰隱?隱子也。

三月,夫人孫于齊。孫者何?孫猶孫也。內諱奔謂之孫。夫人固在齊矣,其言孫于齊何?念母也。正月以存君,念母以首事。夫人何以不稱姜氏?貶。曷為貶?與弒公也。其與弒公奈何?夫人譖公於齊侯,公曰:「同非吾子,齊侯之子也。」齊侯怒,與之飲酒。於其出焉,使公子彭生送之。於其乘焉,搚干而殺之。念母者,所善也,則曷為於其念母焉貶?不與念母也。

夏,單伯逆王姬。單伯者何?吾大夫之命乎天子者也。何以不稱使?天子召而使之也。逆之者何?使我主之也。曷為使我主之?天子嫁女乎諸侯,必使諸侯同姓者主之。諸侯嫁女于大夫,必使大夫同姓者主之。

筑王姬之館于外。何以書?譏。何譏爾?筑之,禮也;于外,非禮也。于外何以非禮?筑于外,非禮也。其筑之何以禮?主王姬者必為之改筑。主王姬者曷為必為之改筑?於路寢則不可,小寢則嫌,群公子之舍則以卑矣,其道必為之改筑者也。

冬,十月乙亥,陳侯林卒。王使榮叔來錫桓公命。錫者何?賜也。命者何?加我服也。其言桓公何?追命也。

王姬歸於齊。何以書?我主之也。

齊師遷紀、郱、鄑、郚。遷之者何?取之也。取之則曷為不言取之也?為襄公諱也。外取邑不書,此何以書?大之也。何大爾?自是始滅也。

莊公二年[编辑]

二年春,王二月,葬陳莊公。

夏,公子慶父帥師伐於余丘。於余丘者何?邾婁之邑也。曷為不系乎邾婁?國之也。曷為國之?君存焉爾。

秋,七月,齊王姬卒。外夫人不卒,此何以卒?錄焉爾。曷為錄焉爾?我主之也。

冬,十有二月,夫人姜氏會齊侯於郜。乙酉,宋公馮卒。

莊公三年[编辑]

三年春,王正月,溺會齊師伐衛。溺者何?吾大夫之未命者也。

夏,四月,葬宋莊公。

葬桓王。此未有言崩者,何以書葬?蓋改葬也。

秋,紀季以酅入于齊。紀季者何?紀侯之弟也。何以不名?賢也。何賢乎紀季?服罪也。其服罪奈何?魯子曰:「請後五廟以存姑姊妹。」

冬,公次于郎。其言公次于郎何?刺欲救紀而後不能也。

莊公四年[编辑]

四年春,王二月,夫人姜氏饗齊侯于祝丘。三月,紀伯姬卒。

夏,齊侯、陳侯、鄭伯遇于垂。

紀侯大去其國。大去者何?滅也。孰滅之?齊滅之。曷為不言齊滅之?為襄公諱也。《春秋》為賢諱。何賢乎襄公?復讎也。何讎爾?遠祖也。哀公亨乎周,紀侯譖之。以襄公之為於此焉者,事祖禰之心盡矣。盡者何?襄公將復讎乎紀,卜之曰:「師喪分焉。寡人死之,不為不吉也。」遠祖者,幾世乎?九世矣。九世猶可以復讎乎?雖百世可也。家亦可乎?曰:不可。國何以可?國君一體也;先君之恥猶今君之恥也,今君之恥猶先君之恥也。國君何以為一體?國君以國為體,諸侯世,故國君為一體也。今紀無罪,此非怒與?曰:非也。古者有明天子,則紀侯必誅,必無紀者。紀侯之不誅,至今有紀者,猶無明天子也。古者諸侯必有會聚之事、相朝聘之道,號辭必稱先君以相接,然則齊、紀無說焉,不可以并立乎天下。故將去紀侯者,不得不去紀也。有明天子,則襄公得為若行乎?曰:不得也。不得則襄公曷為為之?上無天子,下無方伯,緣恩疾者可也。

六月乙丑,齊侯葬紀伯姬。外夫人不書葬,此何以書?隱之也。何隱爾?其國亡矣,徒葬於齊爾。此復讎也,曷為葬之?滅其可滅,葬其可葬。此其為可葬奈何?復讎者非將殺之,逐之也。以為雖遇紀侯之殯,亦將葬之也。

秋,七月。

冬,公及齊人狩於郜。公曷為與微者狩?齊侯也。齊侯則其稱人何?諱與讎狩也。前此者有事矣,後此者有事矣,則曷為讀於此焉譏?於讎者將壹譏而已,故擇其重者而譏焉,莫重乎其與讎狩也。於讎者則曷為將壹譏而已?讎者無時,焉可與通;通則為大譏,不可勝譏,故將壹譏而已,其餘從同。

莊公五年[编辑]

五年春,王正月。

夏,夫人姜氏如齊師。

秋,倪黎來來朝。倪者何?小邾婁也。小邾婁則曷為謂之倪?未能以其名通也。黎來者何?名也。其名何?微國也。

冬,公會齊人、宋人、陳人、蔡人,伐衛。此伐衛何?納朔也。曷為不言納衛侯朔?辟王也。

莊公六年[编辑]

六年春,王三月,王人子突救衛。王人者何?微者也。子突者何?貴也。貴則其稱人何?系諸人也。曷為系諸人?王人耳。

夏,六月,衛侯朔入於衛。衛侯朔何以名?絕。曷為絕之?犯命也。其言入何?篡辭也。

秋,公至自伐衛。曷為或言致會?或言致伐?得意致會,不得意致伐。衛侯朔入於衛,何以致伐?不敢勝天子也。

螟。

冬,齊人來歸衛寶。此衛寶也,則齊人曷為來歸之?衛人歸之也。衛人歸之,則其稱齊人何?讓乎我也。其讓乎我奈何?齊侯曰:「此非寡人之力,魯侯之力也。」

莊公七年[编辑]

七年春,夫人姜氏會齊侯於防。

夏,四月,辛卯夜,恒星不見,夜中星霣如雨。恒星者何?列星也。列星不見,則何以知?夜之中星反也。如雨者何?如雨者非雨也。非雨則曷為謂之如雨?不修《春秋》曰:「雨星不及地尺而復。」君子修之曰:「星霣如雨。」何以書?記異也。

秋,大水。無麥、苗。無苗,則曷為先言無麥,而後言無苗?一災不書,待無麥,然後書無苗。何以書?記災也。

冬,夫人姜氏會齊侯於穀。

莊公八年[编辑]

八年春,王正月,師次于郎,以俟陳人、蔡人。次不言俟,此其言俟何?托不得已也。

甲午,祠兵。祠兵者何?出曰祠兵,入曰振旅,其禮一也,皆習戰也。何言乎祠兵?為久也。曷為為久?吾將以甲午之日,然後祠兵於是。

夏,師及齊師圍成,成降于齊師。成者何?盛也。盛則曷為謂之成?諱滅同姓也。曷為不言降吾師?辟之也。

秋,師還。還者何?善辭也。此滅同姓何善爾?病之也,曰:師病矣!曷為病之?非師之罪也!

冬,十有一月癸未,齊無知弒其君諸兒。

莊公九年[编辑]

九年春,齊人殺無知。公及齊大夫盟于暨。公曷為與大夫盟?齊無君也。然則何以不名?其諱與大夫盟也,使若眾然。

夏,公伐齊納糾。納者何?入辭也。其言伐之何?伐而言納者,猶不能納也。糾者何?公子糾也。何以不稱公子?君前臣名也。

齊小白入于齊。曷為以國氏?當國也。其言入何?篡辭也。

秋,七月丁酉,葬齊襄公。

八月庚申,及齊師戰于乾時,我師敗績。內不言敗,此其言敗何?伐敗也。曷為伐敗?復讎也。此復讎乎大國,曷為使微者?公也。公則曷為不言公?不與公復讎也。曷為不與公復讎?復讎者在下也。

九月,齊人取子糾殺之。其言取之何?內辭也;脅我,使我殺之也。其稱子糾何?貴也。其貴奈何?宜為君者也。

冬,浚洙。洙者何?水也。浚之者何?深之也。曷為深之?畏齊也。曷為畏齊也?辭殺子糾也。

莊公十年[编辑]

十年春,王正月,公敗齊師于長勺。

二月,公侵宋。曷為或言侵?或言伐?粗者曰侵,精者曰伐。戰不言伐,圍不言戰,入不言圍,滅不言入--書其重者也。

三月,宋人遷宿。遷之者何?不通也,以地遷之也。子沈子曰:「不通者,蓋因而臣之也。」

夏,六月,齊師、宋師次于郎,公敗宋師于乘丘。其言次于郎何?伐也。伐則其言次何?齊與伐而不與戰,故言伐也。我能敗之,故言次也。

秋,九月,荊敗蔡師于莘,以蔡侯獻舞歸。荊者何?州名也。州不若國,國不若氏,氏不若人,人不若名,名不若字,字不若子。蔡侯獻舞何以名?絕。曷為絕之?獲也。曷為不言其獲?不與夷狄之獲中國也。

冬,十月,齊師滅譚,譚子奔莒。何以不言出?國以滅矣,無所出也。

莊公十一年[编辑]

十有一年春,王正月。

夏,五月戊寅,公敗宋師于鄑。

秋,宋大水。何以書?記災也。外災不書,此何以書?及我也。

冬,王姬歸于齊。何以書?過我也。

莊公十二年[编辑]

十有二年春,王三月,紀叔姬歸于酅。其言歸于酅何?隱之也。何隱爾?其國亡矣,徒歸于叔爾也。

夏,四月。

秋,八月甲午,宋萬弒其君接及其大夫仇牧。及者何?累也。弒君多矣,舍此無累者乎?孔父、荀息皆累也。舍孔父、荀息,無累者乎?曰:有。有則此何以書?賢也。何賢乎仇牧?仇牧可謂不畏強禦矣!其不畏強禦奈何?萬嘗與莊公戰,獲乎莊公;莊公歸,散舍諸宮中,數月,然後歸之。歸反為大夫於宋。與閔公博,婦人皆在側。萬曰:「甚矣,魯侯之淑,魯侯之美也!天下諸侯宜為君者,唯魯侯爾!」閔公矜此婦人,妒其言,顧曰:「此虜也!爾虜焉故,魯侯之美惡乎至?」萬怒,搏閔公,絕其脰。仇牧聞君弒,趨而至,遇之于門,手劍而叱之。萬辟殺仇牧,碎其首,齒著乎門闔。仇牧可謂不畏強禦矣!

冬,十月,宋萬出奔陳。

莊公十三年[编辑]

十有三年春,齊侯、宋人、陳人、蔡人、邾婁人會于北杏。

夏,六月,齊人滅遂。

秋,七月。

冬,公會齊侯,盟于柯。何以不日?易也。其易奈何?桓之盟不日,其會不致,信之也。其不日何以始乎此?莊公將會乎桓,曹子進曰:「君之意何如?」莊公曰:「寡人之生,則不若死矣!」曹子曰:「然則君請當其君,臣請當其臣。」莊公曰:「諾。」於是會乎桓。莊公升壇,曹子手劍而從之。管子進曰:「君何求乎?」曹子曰:「城壞壓竟,君不圖與?」管子曰:「然則君將何求?」曹子曰:「愿請汶陽之田。」管子顧曰:「君許諾。」桓公曰:「諾。」曹子請盟,桓公下與之盟。已盟,曹子摽劍而去之。要盟可犯,而桓公不欺;曹子可讎,而桓公不怨。桓公之信著乎天下,自柯之盟始焉。

莊公十四年[编辑]

十有四年春,齊人、陳人、曹人伐宋。

夏,單伯會伐宋。其言會伐宋何?後會也。

秋,七月,荊入蔡。

冬,單伯會齊侯、宋公、衛侯、鄭伯于鄄。

莊公十五年[编辑]

十有五年春,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會于鄄。

夏,夫人姜氏如齊。

秋,宋人、齊人、邾婁人伐兒。鄭人侵宋。

冬,十月。

莊公十六年[编辑]

十有六年春,王正月。

夏,宋人、齊人、衛人伐鄭。

荊伐鄭。

冬,十有二月,公會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滑伯、滕子,同盟于幽。同盟者何?同欲也。

邾婁子克卒。

莊公十七年[编辑]

十有七年春,齊人執鄭瞻。鄭瞻者何?鄭之微者也。此鄭之微者,何言乎齊人執之?書甚佞也。

夏,齊人瀸于遂。瀸者何?瀸,積也,眾殺戍者也。

秋,鄭瞻自齊逃來。何以書?書甚佞也。曰:佞人來矣!佞人來矣!

冬,多糜。何以書?記異也。

莊公十八年[编辑]

十有八年春,王三月,日有食之。

夏,公追戎于濟西。此未有言伐者,其言追何?大其為中國追也。此未有伐中國者,則其言為中國追何?大其未至而豫禦之也。其言于濟西何?大之也。

秋,有蜮。何以書?記異也。

冬,十月。

莊公十九年[编辑]

十有九年春,王正月。

夏,四月。

秋,公子結媵陳人之婦于鄄,遂及齊侯、宋公盟。媵者何?諸侯娶一國,則貳國往媵之,以侄娣從。侄者何?兄之子也。娣者何?弟也。諸侯壹聘九女,諸侯不再娶。媵不書,此何以書?為其有遂事書。大夫無遂事,此其言遂何?聘禮:大夫受命不受辭,出竟有可以安社稷、利國家者,則專之可也。

夫人姜氏如莒。

冬,齊人、宋人、陳人伐我西鄙。

莊公二十年[编辑]

二十年春,王二月,夫人姜氏如莒。

夏,齊大災。大災者何?大瘠也。大瘠者何?癘也。何以書?記災也。外災不書,此何以書?及我也。

秋,七月。

冬,齊人伐戎。

莊公二十一年[编辑]

二十有一年春,王正月。

夏,五月辛酉,鄭伯突卒。

秋,七月戊戌,夫人姜氏薨。

冬,十有二月,葬鄭厲公。

莊公二十二年[编辑]

二十有二年春,王正月,肆大省。肆者何?跌也。大省者何?災省也。肆大省,何以書?譏。何譏爾?譏始忌省也。

癸丑,葬我小君文姜。文姜者何?莊公之母也。

陳人殺其公子禦寇。

夏,五月。

秋,七月丙申,及齊高傒盟于防。齊高傒者何?貴大夫也。曷為就吾微者而盟?公也。公則曷為不言公?諱與大夫盟也。

冬,公如齊納幣。納幣不書,此何以書?譏。何譏爾?親納幣,非禮也。

莊公二十三年[编辑]

二十有三年春,公至自齊。桓之盟不日,其會不致,信之也;此之桓國何以致?危之也。何危爾?公一陳佗也。

蔡叔來聘。

夏,公如齊觀社。何以書?譏。何譏爾?諸侯越竟觀社,非禮也。

公至自齊。

荊人來聘。荊何以稱人?始能聘也。

公及齊侯遇于穀。蕭叔朝公。其言朝公何?公在外也。

秋,丹桓宮楹。何以書?譏。何譏爾?丹桓宮楹,非禮也。

冬,十有一月,曹伯射姑卒。

十有二月甲寅,公會齊侯盟于扈。桓之盟不日,此何以日?危之也。何危爾?我貳也。魯子曰:「我貳者,非彼然,我然也。」

莊公二十四年[编辑]

二十有四年春,王三月,刻桓宮桷。何以書?譏。何譏爾?刻桓宮桷,非禮也。

葬曹莊公。

夏,公如齊逆女。何以書?親迎禮也。

秋,公至自齊。八月丁丑,夫人姜氏入。其言入何?難也。其言日何?難也。其難奈何?夫人不僂不可使入;與公有所約,然後入。

戊寅,大夫、宗婦覿用幣。宗婦者何?大夫之妻也。覿者何?見也。用者何?用者不宜用也;見用幣,非禮也。然則曷用?棗、栗云乎!腶、修云乎!

大水。

冬,戎侵曹,曹羈出奔陳。曹羈者何?曹大夫也。曹無大夫,此何以書?賢也。何賢乎曹羈?戎將侵曹,曹羈諫曰:「戎眾以無義,君請勿自敵也。」曹伯曰:「不可。」三諫,不從,遂去之,故君子以為得君臣之義也。

赤歸于曹郭公。赤者何?曹無赤者,蓋郭公也。郭公者何?失地之君也。

莊公二十五年[编辑]

二十有五年春,陳侯使女叔來聘。

夏,五月癸丑,衛侯朔卒。

六月辛未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食之則曷為鼓、用牲于社?求乎陰之道也,以朱絲營社,或曰脅之,或曰闇之,恐人犯之,故營之。

伯姬歸于杞。

秋,大水,鼓、用牲于社于門。其言于社于門何?于社,禮也;于門,非禮也。

冬,公子友如陳。

莊公二十六年[编辑]

二十有六年春,公伐戎。

夏,公至自伐戎。

曹殺其大夫。何以不名?眾也。曷為眾殺之?不死于曹君者也。君死乎位曰滅,曷為不言其滅?為曹羈諱也。此蓋戰也,何以不言戰?為曹羈諱也。

秋,公會宋人、齊人伐徐。

冬,十有二月癸亥朔,日有食之。

莊公二十七年[编辑]

二十有七年春,公會齊伯姬于洮。

夏,六月,公會齊侯、宋公、陳侯、鄭伯,同盟于幽。

秋,公子友如陳,葬原仲。原仲者何?陳大夫也。大夫不書葬,此何以書?通乎季子之私行也。何通乎季子之私行?辟內難也。君子辟內難而不辟外難。內難者何?公子慶父、公子牙、公子友皆莊公之母弟也。公子慶父、公子牙通乎夫人以脅公,季子起而治之,則不得與于國政,坐而視之則親親。因不忍見也,故於是復請至于陳,而葬原仲也。

冬,杞伯姬來。其言來何?直來曰來,大歸曰來歸。

莒慶來逆叔姬。莒慶者何?莒大夫也。莒無大夫,此何以書?譏。何譏爾?大夫越竟逆女,非禮也。

杞伯來朝。

公會齊侯于城濮。

莊公二十八年[编辑]

二十有八年春,王三月甲寅,齊人伐衛,衛人及齊人戰,衛人敗績。伐不日,此何以日?至之日也。戰不言伐,此其言伐何?至之日也。《春秋》伐者為客,伐者為主,故使衛主之也。曷為使衛主之?衛未有罪爾。敗者稱師,衛何以不稱師?未得乎師也。

夏,四月丁未,邾婁子瑣卒。

秋,荊伐鄭,公會齊人、宋人、邾婁人救鄭。

冬,筑微。大無麥、禾。既見無麥、禾矣,曷為先言筑微,而後言無麥、禾?諱以兇年造邑也。

臧孫辰告糴于齊。告糴者何?請糴也。何以不稱使?以為臧孫辰之私行也。曷為以為臧孫辰之私行?君子之為國也,必有三年之委;一年不熟,告糴,譏也。

莊公二十九年[编辑]

二十有九年春,新延廄。新延廄者何?修舊也。修舊不書,此何以書?譏。何譏爾?兇年不修。

夏,鄭人侵許。

秋,有蜚。何以書?記異也。

冬,十有二月,紀叔姬卒。

城諸及防。

莊公三十年[编辑]

三十年春,王正月。

夏,師次于成。

秋,七月,齊人降鄣。鄣者何?紀之遺邑也。降之者何?取之也。取之則曷為不言取之?為桓公諱也。外取邑不書,此何以書?盡也。

八月癸亥,葬紀叔姬。外夫人不書葬,此何以書?隱之也。何隱爾?其國亡矣,徒葬乎叔爾。

九月庚午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

冬,公及齊侯遇于魯濟。

齊人伐山戎。此齊侯也,其稱人何?貶。曷為貶?子司馬子曰:「蓋以操之為已蹙以矣!」此蓋戰也,何以不言戰?《春秋》敵者言戰,桓公之與戎狄,驅之爾。

莊公三十一年[编辑]

三十有一年春,筑臺于郎。何以書?譏。何譏爾?臨民之所漱浣也。

夏,四月,薛伯卒。

筑臺于薛。何以書?譏。何譏爾?遠也。

六月,齊侯來獻戎捷。齊,大國也,曷為親來獻戎捷?威我也。其威我奈何?旗獲而過我也。

秋,筑臺于秦。何以書?譏。何譏爾?臨國也。

冬,不雨。何以書?記異也。

莊公三十二年[编辑]

三十有二年春,城小穀。

夏,宋公、齊侯遇于梁丘。

秋,七月癸巳,公子牙卒。何以不稱弟?殺也。殺則曷為不言刺?為季子諱殺也。曷為為季子諱殺?季子之遏惡也,不以為國獄,緣季子之心而為之諱。季子之遏惡奈何?莊公并將死,以病召季子,季子至而授之以國政,曰:「寡人即不起此病,吾將焉致乎魯國?」季子曰:「般也存,君何憂焉?」公曰:「庸得若是乎?牙謂我曰:『魯一生一及,君已知之矣。』慶父也存。」季子曰:「夫何敢?是將為亂乎!夫何敢!」俄而,牙弒械成。季子和藥而飲之,曰:「公子從吾言而飲此,則必可以無為天下戮笑,必有後乎魯國。不從吾言而不飲此,則必為天下戮笑,必無後乎魯國。」於是從其言而飲之,飲之無傫氏,至乎王堤而死。公子牙今將爾,辭曷為與親弒者同?君親無將,將而誅焉。然則善之與?曰:然。殺世子母弟,直稱君者,甚之也。季子殺母兄,何善爾?誅不得辟兄,君臣之義也。然則曷為不直誅,而酖之?行諸乎兄,隱而逃之,使托若以疾死然,親親之道也。

八月癸亥,公薨于路寢。路寢者何?正寢也。

冬,十月乙未,子般卒。子卒云子卒,此其稱子般卒何?君存稱世子,君薨稱子某,既葬稱子,逾年稱公。子般卒,何以不書葬?未逾年之君也。有子則廟,廟則書葬;無子不廟,不廟則不書葬。

公子慶父如齊。狄伐邢。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