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分紀 (四庫全書本)/卷2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二 春秋分紀 卷二十三 卷二十四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分記卷二十三   宋 程公説 撰書五
  天文書
  易繫曰天垂象見吉凶聖人象之日月星辰之象見乎上而吉凶應乎下聖人因而象之盖自庖犧氏之王天下仰觀象於天至帝顓命南正重以司天北正黎以司地天人之際備矣堯復育重黎之後是為羲和命以出納日月考星中以正四時舜在璿璣玉衡以齊七政雖二典質略存其大法而周旋乎天理審察乎天度既精且宻其在夏世羲和𥋏掌未之有改至扵殷周二氏世司天地而制莫詳扵周寅亮天地燮理隂陽屬之論道經邦之三公又立六卿法天地四時以治事地與四時皆本乎天則尊之曰冢宰大司徒測景求中馮相氏掌歳月辰日星之位辨四時之序而保章氏又掌五物而詔救政訪序事由是言之古之天文是有二道厯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時與夫測景占候先其妖祥以備豫兹其能成天下之大順致天下之大利使之和同無間歟占天之家牽合取應學者不道也周衰天理之學弗明聖人作春秋書日食星變以示警戒不言事應按經書魯十二君與内大夫行事甚詳扵他國君大夫興亡治亂亦可槩見惟三辰五星災變之異該扵天道則志内加詳志外甚略春秋災變甚矣不可勝書舉魯以見之也爲天下書非爲一魯書也春秋雖因魯史而作然天地乖謬萬物變異豈獨魯之辠哉自災異而言甚者莫過扵日食日者衆陽之宗人君之表也而有食之則災咎之異象也克謹天戒則雖有其象而無其應弗克畏天災咎之來必矣凡經所書或妾婦乘其夫或臣子背君父或政權移臣下或夷狄侵中國皆陽㣲隂盛之證無用拘拘然泥其事應而强求合也嗚呼春秋之時逺矣而推之以厯筭雖千歳之日食之正否可坐而致也不依交限者間有之焉而行有常度者居多則災而非異矣然每食必書示後世遇災而懼之意也若傳載齊晏子止景公之禳彗星楚莊王之弗禜赤雲皆知道者語此不可不識諸歳星所在傳有明文考之汲冢師春紀述為詳謂歳星每歳而成一分積百四十四年而滿本數則為超辰之限前後推繹數之可知故余首志春秋所書日食星變以明聖人之㫖而採傳所載附列下方以存史氏之舊用見春秋非聖人莫能修之學者得以覽觀焉
  日食總三十六
  書日書月書朔者二十有六
  桓三年七月壬辰朔日有食之既據厯八月壬辰朔食星初二千
  七分太

  張冑元曰當交之中月掩日不能畢盡其食反少去交五六時則月在日内掩日便盡其食乃既按大衍課春秋日食視諸厯最宻今法皆本大衍
  莊二十有五年六月辛未朔日有食之鼔用牲于
  據厯閏六月辛未朔食井初五百九十分半
  二十有六年十有二月癸亥朔日有食之食尾十度
  

  三十年九月庚午朔日有食之鼔用牲于社據厯
  日庚午朔食翼十八度少

  僖五年九月戊申朔日有食之食翼 大衍厯七度 九月朔文十有五年六月辛丑朔日有食之鼔用牲于社
  食昴九度太
  成十有六年六月丙寅朔日有食之食畢九度半十有七年十有二月丁巳朔日有食之據厯十一月丁
  巳在房初度

  襄十有四年二月乙未朔日有食之食女十度半二十年十月丙辰朔日有食之食軫二度太
  二十有一年九月庚戌朔日有食之食翼九度太十月庚辰朔日有食之日在角四度弱非食限
  二十有三年春王二月癸酉朔日有食之食女二度
  

  二十有四年七月甲子朔日有食之既食井二十一度
  半强

  八月癸巳朔日有食之日在星二度弱非食限
  按厯法前月日有食之既則後月不當再食而春秋有之三傳以下未有説也今以厯法推筭之二十一年九月庚戌日食翼九度二十四年七月甲子日食井二十一度則入食限庚辰日在角四度及癸巳日在星二度弱不入食限焉一行曰使日食皆不可以常數求則無以稽厯數之䟽宻
  也若皆可以常數求則無以知政教之休咎也今不入食限而食焉政教使之然也
  二十有七年十有二月乙亥朔日有食之十一月乙
  亥朔食氐七度强

  昭七年四月甲辰朔日有食之食奎十一度太
  十有五年六月丁巳朔日有食之據厯五月朔食冑十四度
  太强

  十有七年六月甲戌朔日有食之據厯甲戌九月朔五月丙
  午朔婁四度太入食限

  二十有一年七月壬午朔日有食之食井十三度弱二十有二年十有二月癸酉朔日有食之食箕四度
  半强

  二十有四年五月乙未朔日有食之食冑四度半强三十有一年十有二月辛亥朔日有食之食尾十二
  度半强

  定五年王三月辛亥朔日有食之食室四度半强
  十有二年十有一月丙寅朔日有食之據厯十月丙寅
  朔食角六度太强

  十有五年八月庚辰朔日有食之食星三度太强
  書日書月不書朔者七
  隱三年王二月己巳日有食之據厯三月己巳朔食室十二度少僖十有二年王三月庚午日有食之據厯五月庚午朔食胃一
  

  文元年二月癸亥日有食之三月癸亥朔食危八度太
  宣八年七月申子日有食之既杜厯甲子七月晦日食失據大衍厯
  十月甲子朔食角五度半

  十年夏四月丙辰日有食之據厯四月丙辰朔食壁七度少十有七年六月癸卯日有食之據厯五月癸卯晦不入食限五
  月乙亥朔食胃十三度少

  襄十有五年秋八月丁巳日有食之據厯八月無丁巳七月一
  日也食井三度强

  書月書朔不書日者一
  桓十有七年十月朔日有食之據厯十一月庚午日食氐四度
  書月不書日不書朔者二
  莊十八年三月日有食之據厯五月壬子朔食胃十二度少不日不朔焉
  厯失之也

  僖十有五年五月日有食之四月癸丑朔食壁六度半
  星災緫四
  隕星一
  莊七年夏四月辛卯夜恒星不見夜中星隕如雨恒星不見月之霸也月霸常在弦望之中是月也以厯法推之大餘二十三命丁亥五日辛卯月未霸也而恒星隱焉其大星也星隕如雨其㣲星也漢成帝元延元年四月丁酉星隕如雨天文志曰王者失勢諸侯圖霸之象
  星孛三
  文十有四年秋七月有星孛入于北斗
  孛與彗相似而不同彗如帚而芒直上孛如彗而圜其芒四出而氣孛孛然彗與孛固二也傳者一之非也孛水星之變也五星不書而孛書五星正而孛變書其變不書其正也有星孛兵逆之證以李淳風秘筭推之孛日行六十二分度之七凡三千二百三十四日有竒而周天文公十四年七月丙子朔孛歴二百二十八度六十二分度之四十五起室初除之孛在角十度四十五分角去北斗之杓近焉是以孛在角而入于北斗孛循二十八宿而伏行其伏正也其見變也循二十八宿而行正也入于北斗變也
  昭十有七年冬有星孛于大辰
  士文伯曰日月之會是謂辰然東方獨以寅卯辰名焉有星孛于大辰是孛于東方寅卯辰之辰也東方之辰角亢位焉以李淳風秘筭歩之昭公十七年冬十月癸卯朔孛歴二百一十八度六十二分度之十二入角一度十二分以其在角是以謂孛于大辰也終冬之月猶在角十一度諸傳皆謂孛于大火然夀星之次角亢居辰為大辰大火居卯非辰名也諸傳之誤李淳風厯法足以證之
  哀十三年冬十有一月有星孛于東方
  星孛不以天紀而以東方紀焉用春秋厯十一月癸巳朔孛歴一百七十度六十二分度之二十三入張六度六十二分度之二十三其朔日在角一度一百分度之十五其旦井十一度南方中自丁夜至旦孛皆見于東方故公羊曰見于旦是也以大衍厯推之癸巳乃十月朔而十一月朔為癸亥孛歴一百七十三度六十二分度之四十七入氐九度亦爲東方云
  彗星
  昭二十六年傳齊有彗星出齊之分野齊侯使禳之晏子曰無益也祗取誣焉天地不謟不貳其命若之何禳之且天之有彗也以除穢也君無穢徳又何禳焉若徳之穢禳之何損詩曰惟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懷多福厥徳不回以受方國君無違徳方國將至何患扵彗詩曰我無所監夏后及商用亂之故民卒流亡若德回亂民將流亡祝史之爲無能補也公説乃止
  赤雲
  哀六年是歳也有雲如衆赤鳥夾日以飛三日楚子使問諸周大史周大史曰其當王身乎日為人君妖氣守之故以為當王身雲在楚上唯楚見之故禍不及他國若禜之可移扵令尹司馬王曰除腹心之疾而寘諸股肱何益遂弗禜
  歳星所在
  春秋歳星所在傳有明文今欲求之别為新術按三統厯法歳星一年而行一次一次分為一百四十四分其實歳星一年而行一百四十八分然則每歳而成一分一百四十四年而滿本數所以每一百四十四年而超一次也
  按春秋襄十八年傳董叔曰天道多在西北杜云歳在豕韋是歳星在亥也又襄二十八年傳梓慎曰今兹歳在星紀而淫扵𤣥枵杜云襄十八年晉董叔曰天道多在西北是歳歳星在亥至此十一年知在星紀曰明年乃𤣥枵今已在𤣥枵滛行非次也然則歳星今在丑而滛行在子歳星雖在子二年星紀為實沈故求之術曰歳星逆行是每歳行一次也今以襄二十八年歳在星紀為之定次前後覆逆數之即可知十二公元年歳星所在之次也大較每一百四十四年即是超辰之限按昭十五年有事扵武宫先儒以爲超辰之年其昭元年歳在大梁至十五年依次合在鶉首而超在鶉火若從昭十五年逆推至莊二十三年為一百四十四歳其時莊元年歳在鶉尾至二十三年合在實沈而超在鶉首凖此而推雖百代亦可知也猶恐歩筭非詞義所能盡更為圖術扵後
  隱元年歳在豕韋一名陬婁之口
  桓元年歳在𤣥枵   莊元年歳在鶉火二十三
  年超在實沈     閔元年歳在大梁
  僖元年歳在鶉首   文元年歳在降婁
  宣元年歳在夀星   成元年歳在降婁
  襄元年歳在夀星   昭元年歳在大梁
  定元年歳在𤣥枵   哀元年歳在大梁
  按襄十八年董叔曰天道多在西北歳在豕韋二十八年梓慎曰歳在星紀而滛扵𤣥枵嵗在𤣥枵之年三十年子蟜之卒也在十九年將𦵏公孫揮與禆竈晨徃會事焉過伯有氏其門上生莠子羽曰其莠猶在乎扵是嵗在降婁降婁中而旦禆竈指之曰猶可以終嵗指降婁世十二年嵗星終嵗不及此次也已及其亡也嵗在陬訾之口二十八年嵗星紀淫在𤣥枵三十載歳在陬訾是歳停在𤣥枵其明年乃及降婁昭公八年傳史趙曰今在析木之津箕斗之間有天漢故謂之析木之津九年鄭禆竈曰嵗五及鶉火而後陳卒亡楚克有之天之道也是歳歳在星紀五嵗及大梁而楚復封自大梁四嵗而及鶉火後四周三十八嵗凡五及鶉火五十二年也十年鄭禆竈言扵子産曰七月戊子晉君將死今兹嵗在顓頊之墟謂𤣥枵也十一年傳景王問扵萇𢎞曰今兹何實吉何實凶對曰蔡凶蔡侯般弑其君之嵗也歳在豕韋襄三十年蔡世子弑其君嵗在豕韋至今十二嵗復在豕韋般即靈侯也嵗及大梁蔡復楚凶天之道也楚靈王弑之歳在大梁至昭公十三年歳在大梁美惡周必復故知楚之㐫也十五年經書有事于武宫籥入叔弓卒去樂卒事以法求之是此年歳星超次之年依次合在鶉首而超居鶉火服䖍以為有事武宫之年龍度天門虔之意以歳星為東方青龍之象此年歳星超辰故言龍度天門乃一時臆説非通論也何以言之歳星之行每年止行一次至超辰之歳即是龍度天門是每年依次而行亦可言龍順天門乎不寜惟是昭三十二年傳史墨曰越得嵗而吳伐之必受其凶此年歳在星紀呉之分歳星所在其國有福呉先用兵反受其殃昭十五年所推可以參考云圖列于左



<經部,春秋類,春秋分記,卷二十三>
  歳星每一年而行一次積一百四十四年而嵗星超一辰此理數之自然更無餘術但入春秋至莊二十三年歳星合在實沈而超居鶉首即知莊二十三年還數滿之年又從莊二十三年至昭十五年積一百四十四年歳星合在鶉首而超居鶉火又是限滿之嵗又從昭十五年已後積一百四十四年嵗星合在鶉火而超居鶉尾是每超辰而一移非但在鶉火以此參論理若循環故曰繼周者雖百世可知也哀十四年西狩獲麟其後十三年非夫子所終故不緫矣






  春秋分記卷二十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