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書法鈎元 (四庫全書本)/卷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春秋書法鈎元 卷一 卷二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書法鈎元卷一
  明 石光霽 撰
  書元年十二
  公羊元年君之始年也杜氏因魯史作春秋故以魯紀年凡人君即位欲其體元以居正故不言一年一月也胡氏即位之一年必稱元年者明人君之用也體元者人主之職調元者宰相之事按舜典紀元日商訓稱元祀此經書元年所謂述而不作者也
  書春
  公羊春嵗之始也張氏此所謂春乃建子之月冬至陽氣萌生在三統為天統故月之建子即以為春 胡氏夏時之説見辨疑
  書王正月九十 無事書春正月者二十四三
  左氏王周正月胡氏加王於正者大一統也穀梁雖無事必舉正月謹始也張氏正月加王示正月必出於王也正朔者天子所以奉若天道而敬授人時者也帝王之首政天下所當奉承是時王政不行諸侯放恣而正朔之大亦國自為厯故夫子特書王正月示一統於此而禮樂征伐之專者以次而正焉范氏謹始言謹即位之始 胡氏正次王王次春乃立法創制裁自聖心非魯策之舊文矣
  書王二月二十一    王三月十九
  程子月王月也事在二月則書王二月在三月則書王三月汪氏春秋皆於嵗首係王著周王之正朔以明大一統之義愚按止於春之三月迭書王而夏秋冬畧之者盖春乃四時之首舉此以例其餘謹始之義簡明之筆也
  書夏四月無事書夏四月者十一秋七月無事書秋七月者十七冬十月無事書冬十月者十一
  程子無事則書時書首月盖有事則道在事無事則存天時王朔天時備則嵗功成王道存則人理立汪氏春秋於毎年備四時明人君當奉若天道體乾之四德首時必書月明人君當謹守王度奉天子之正朔與其法制禁令 吕氏桓四年七年不書秋冬闕文也愚按昭十年十二月不書冬僖二十八年冬有日無月則時月之缺不止桓公之編矣
  書時四百六十九  月三百三十八  日三百九十二
  吕氏春秋以事繼日以月繼時以時繼年事成於日者日薨殺郊盟戰獲之類成於月者月㑹平侵伐之類成於時者時朝狩城作之類不然則皆史失之也唯公即位不書日有常日也程子古之史記事簡畧日月或不備春秋因魯史有可損而不能益者 呂氏春秋自文而上凡六公自宣而下亦六公其年數不逺而日且倍之其詳畧可知
  書閏月二   閏月不告月閏月𦵏齊景公
  胡氏因月之盈虧而置閏左氏不告閏朔失時政也閏以正時時以作事事以厚生生民之道於是乎在矣   右因不告朔書
  公羊閏不書此書喪以閏數胡氏殺恩之非禮也劉氏喪以年㫁者不
  以閏數以月㫁者則以閏數
     右因喪以閏數書
  書晦二巳夘晦震夷伯之廟   甲午晦晉侯   戰于韓 朔星隕書一日食書二十八
  趙氏古史之體應合書日而遇晦朔必書之以為厯數之證
  以上年月日時
  書天王書天者二十六不書天者四
  程子王者奉若天道故稱天王此道者王道也胡氏上古應時稱號故其名三變春秋以天自處創制立名為萬世法其義備矣所履者天位也所行者天道也所賞者天命也所刑者天討也
  胡氏不稱天王者弗克若天也啖子寵簒弑以瀆三綱也胡氏王法廢人倫亂故不書天以貶之
  書天子一
  胡氏臨諸侯曰天王君天下曰天子皆一人之通稱啖子文之誤
  書王子二
  張氏天王之喪未𦵏當稱王子某既𦵏當稱王子逾年當稱王孫氏言王所以明當嗣之人也言子所以見未逾年之君也
  書世子王世子一諸侯世子
  穀梁天子世子世天下也愚按世子云者言當繼世而有天下與一國之稱也其褒貶則各隨乎其事焉
  書王后二
  胡氏稱王后示天下之母儀也自逆者言則當尊崇其匹内主六宮之政使妃妾不得以上僣故從天王所命而稱王后 愚按書云后克艱厥后則后亦君之稱也
  書王姬五
  杜氏王姬不稱字以王為尊髙氏不書伯季尊王姬也
  書公
  胡氏天子三公稱公王者之後稱公州公諸侯而稱公者畢公以父師而保釐東土衛武以列國而入相成周與後世出入均勞之義同此其所以稱公也  右外稱公
  胡氏魯侯爵而其君稱公此臣子之詞春秋従周之文而不革者也杜氏魯稱公者臣子之心所欲尊號其君父公者五等之爵最長 愚按春秋魯史故従臣子之辭  右内稱公
  通旨凡稱公者有定名有虚位天子三公稱公王者之後稱公此定名也魯侯稱公其子稱公子其孫稱公孫諸伯子男亦皆稱公此虚位也定名辨等列之實虚位達臣下之情定名禮之質虚位禮之文
  右總論内外書公

  書我君
  愚按春秋魯史故𦵏而稱我君以別於外諸侯也詳見小君
  書子内 子卒 子赤卒外 宋子 鄭子 之類
  胡氏諸侯在喪稱子繼世不忍當也既𦵏不名終人子之事也踰年稱君縁臣民之心也公羊君存稱世子君薨稱子某既𦵏稱子踰年稱公 愚按未踰年之君稱子未即位未成君也内外皆同
  書兄一    弟十四
  三傳母兄稱兄母弟稱弟胡氏書盟書帥師而稱兄弟者罪其有寵愛之私書出奔書歸而稱兄弟者責其薄友恭之義穀梁諸侯之尊兄弟不得以屬通范氏兄弟匹嫡之稱臣不可以敵君 陸氏君臣重於兄弟也 胡氏公子其本當稱者也曰兄弟者因事而書之者也兄弟先公之子不稱公子貶也 孫氏天子得專殺故二百四十二年無天王殺大夫文此言殺其弟景王不能容一母弟不可不見 吕氏無親親之恩也   右貶
  胡氏稱弟得弟道也宣弑而非之也 張氏春秋書弟十一惟公弟叔𦙝書字賢之也
  右褒

  書夫人     小君
  胡氏邦君之妻邦人稱之曰君夫人稱諸異邦曰寡小君敵體之稱也穀梁小君也其曰君何也以其為公配可以言小君也陸氏夫人稱小君言比君而小耳陳氏國君理陽道而出命正人於外故謂之君夫人理隂德而出命正人於内故亦謂之小君愚按夫人小君存殁之異也   右嫡夫人之稱
  胡氏妾媵非敵其生亦以夫人之名號稱之其殁亦以夫人之禮卒𦵏之非所以正其分也髙氏既以夫人之禮薨之復以小君之禮𦵏之書實以示譏也  右妾母僣稱夫人小君
  書伯姬   叔姬   季姬   子叔姬愚按内女嫁為諸侯夫人尊同則書于策伯叔季者字也姬者魯之姓也古者之婦字居上而姓居下别於男子也加子者時君之子别於先君之女也其得失則各隨其事而見焉
  書公子     公孫
  胡氏凡公子公孫登名于史策皆貴戚之卿也不書官者不與其以公子故而自為卿也張氏東遷以來王命不行諸侯不以天子之命為重故三命再命之制不復請於王自宋統承先王得自命官者或有司馬司城之書而此外一切削之也 通旨大國三卿命於天子次國三卿二卿命於天子小國三卿一卿命於天子此禮之常也春秋以來列國之卿多不請而自命故皆削其官所以正王法也
  未賜 族即族  氏也若魯無駭   俠   柔
  溺之類
  已賜族   若魯仲孫仲慶父之後叔孫叔牙之後季孫季友之後臧孫臧僖伯後之類
  皆以王父字為氏 杜氏諸侯位卑不得賜姓使其臣以王父字為氏
  胡氏未賜族而身為大夫則稱名已賜族而世為大夫則稱族按禮天子寰音縣内諸侯世其禄而不嗣然則諸侯所置大夫嗣其位而不易豈禮也哉左氏天子建德因生以賜姓胙之土而命之氏諸侯以字為諡因以為族胡氏諸侯之子為大夫則稱公子其孫也則稱公孫公孫之子與異姓之臣未賜族而身為大夫則稱名無駭俠之類是也已賜族而世為大夫則稱族如仲孫叔孫季孫之類是也
  生而賜氏 季友公子友字季 仲遂公子遂字仲
  胡氏生而賜氏俾世其官經於其卒各以氏書者誌變法亂紀之端貽權臣竊命之禍季者其字也友者其名也大夫卒而書名則曷為書字魯卿有生而賜氏者季友仲遂是也生而賜氏者何命之世為卿也季子忠賢在僖公有翼戴之勤襄仲弑逆在宣公有援立之力此二君者不勝私情欲以異賞報之也故皆生而賜氏  張氏春秋無駭俠之卒與季友仲遂之卒實因卿大夫之告終以謹世變所以著無駭俠未賜氏不為薄而季友仲遂之恩過於厚
  書官王朝宰咺   宰渠伯糾   宰周公
  諸侯司馬   司城
  公羊宰官也胡氏冡宰稱宰王朝公卿書官汪氏有封邑書爵胡氏宰周公者以冡宰兼三公也古者三公無其人則以六卿之有道者上兼師保之任冡宰或闕亦以三公下行端揆之職如咺者豈初得政猶未受封而糾則或以諸侯入相或既相而已封者乎劉氏春秋於大夫莫書其官至冡宰則書之此見任之最重
  右王朝書官
  程子宋王者之後得自命官故獨書爾不備書者省辭也因公子卬蕩意諸不任二官之職華孫以逆族而主兵權所謂因事之變而書亦猶魯之郊禘云爾 胡氏公子卬蕩意諸皆以官舉者主兵者不能其官至於見殺守土者不能其官至於出奔而其君不免失身見弑之禍宜矣 司馬掌兵之官稱華孫者自督弑殤公諸侯受賂失職不討使秉宋政及其後世繼掌兵權春秋之所禁者啖子能守官書官張氏宋大夫書官者多矣惟三人以官舉又皆在昭公之世豈非節義之士因亂世而後顯愚按胡氏従程子以官為貶而纂疏取之張氏従啖子以官為褒而㑹通取之二説皆通右唯宋書官
  書爵内諸侯祭伯  凡伯  毛伯  召伯
  宰渠伯 溫子  單子  劉子
  外諸侯宋公齊侯之類鄭伯之類邾子之類許男之類
  汪氏王朝公卿唯宰咺止書宰自餘有封邑者皆以爵係封也盖天子公卿書官有封邑則繫爵 愚按天子三公稱公卿則書官受封則書爵惟冡宰而有爵土之封則兼宰書之盖六卿之官惟冡宰備書于經其餘則否用見任相之重也任之重則責之深矣餘不盡書然寰内諸侯始則多書伯末則多書子何哉豈春秋之季王室日微境土日蹙不足以供其封邑故雖尹單卿士亦止封子耶
  諸侯自降其爵𣏌伯  𣏌子  滕子
  沙隨程氏春秋時小國事大國其朝覲貢賦之多寡隨其爵之崇卑土小不足以附大國故甘心自降本旨𣏌先代子孫也方東樓公始封與微子啓無異得郊祭用天子禮樂入春秋已失公爵降而曰侯後或稱伯或稱子都無定限足知其微弱僻陋 張氏𣏌國小力微故降爵以自儕於小國 朱子𣏌國最小初稱侯已而稱伯已而稱子朝覲貢賦之事率以子男之禮従事聖人因實而書非貶之也滕國亦小初書侯已而書子程沙隨云云滕國土小自降為子子孫一向微弱故終春秋之世常稱子因其實而書之耳
  僣號降従本爵楚子  吳子  徐子
  趙氏吳楚稱子従本爵胡氏四夷雖大皆曰子吳僣王矣其稱子正名也 愚按古者封國四夷皆子以國小而易制也其後楚吳吞併隣國浸以强大僣號稱王春秋皆降従本爵於徐越亦然
  書字
  胡氏王朝大夫例稱字南季 仍叔 家父 榮叔之類劉氏古者字有曰伯仲叔季者有曰某父者有曰某子者惟其所稱而稱之 愚按王朝大夫四命與公之孤等故稱字而不名也
  王朝下士進而書字王人子突
  胡氏王人微者子突其字也以下士之微超従大夫之例而書字者褒救衛也 愚按王朝下士書人大夫書字既書人又書字知其進之也
  列國之命大夫例稱字單伯 女叔 祭仲鄭公羊單伯吾大夫之命乎天子者也胡氏祭仲何以不名命大夫也命大夫而書字非賢之也乃尊王命貴正卿大祭仲之罪以深責之也穀梁其不名天子之命大夫也汪氏齊晉大國無命大夫盖强大而専命爾
  諸侯之兄弟例稱字叔𦙝 許叔 蔡季 紀季胡氏諸侯兄弟不貶則書字稱字賢也何賢乎叔𦙝宣弑而非之也孫氏不曰公子以見叔𦙝無禄而卒也王氏生不登名于史策則非卿矣變名曰公弟合名與字卒之知其賢而得書也 愚按外諸侯之兄弟稱字亦皆無禄者也特以母弟之故而見用爾若為卿而有禄則稱公子公孫而名焉
  中國之附庸例稱字邾儀父  蕭叔
  愚按附庸之君所以書字者以未王命也
  書名
  胡氏王朝中士書名劉夏  石尚
  愚按周禮王朝大夫四命則上士宜降與侯伯之卿等所以書名也
  諸侯大夫即卿書名無駭 髙傒之類
  愚按列國之命卿書字則未命於天子之卿宜書名也周禮侯伯之卿三命所以登名於史策歟夷狄附庸書名郳黎來  介葛盧
  胡氏夷狄附庸例書名郳黎來介葛盧是也郳國也黎來名也劉氏介葛盧中國之封沈於東夷而變焉故不得比儀父繁露附庸字者方三十里名者方二十里汪氏郳國小故與介同愚按此與胡氏異而張氏宗之兼載以備一説
  冡宰貶而書名宰咺 宰渠伯糾
  胡氏咺位六卿之長而承命以賵諸侯之妾糾位六卿之長而承命以聘弑君之賊故特貶而書名以見宰之非宰也
  諸侯兄弟貶則書名宋公之弟辰 秦伯之弟鍼之類胡氏諸侯兄弟貶則書名若宋辰秦鍼之類是也愚按諸侯兄弟例稱字則書名為貶可知然皆無禄者也詳前
  書人
  胡氏王朝下士稱人王人子突救衛 公㑹王人齊侯某某盟于洮
  公羊王人微者胡氏下士也以王命行者雖下士之微序乎方伯公侯之上不以賤故輕之也尊君之義明矣
  列國微者稱人宋人盟宿之類
  胡氏内稱及外稱人皆微者程子皆非卿也文集春秋大夫非三命之正卿姓氏不登于史策胡氏莒稱人小國也孫氏小國卿大夫皆畧書人 愚按大國之卿三命書名大夫再命士一命則書人而子男之卿再命其大夫一命故皆書人所謂小國無大夫者不著其姓氏也
  將卑師少稱人鄭人伐衛之類
  張氏成公以前侵伐書人逺事難詳不必皆微者也 愚按二説皆通
  諸侯之卿貶而稱人晉人云云盟于翟泉 晉人圍郊之類
  左氏卿不書罪之也胡氏諸國之卿貶而稱人而王子亦與焉者此正其本之意 卿不書失卿職也既不書大夫之名氏又不稱師而曰晉人圍郊微之也所謂以其事而微之者也
  變於夷者進而稱人荆人來聘 狄人伐衛之類胡氏荆何以稱人嘉其慕義自通故進之也陳氏荆人先諸夏修聘於上國進之也者憂之也何氏狄稱人善能救齊有憂中國之心故進之 愚按前此皆以荆狄書外之也今書人故曰進之
  非伯討而稱人齊人執鄭詹 晉人執衛侯之類公羊稱人而執非伯討也
  衆之所欲稱人衛人立晉 齊人執子叔姬之類穀梁人者衆辭其稱人得衆也公羊衆立之非也胡氏商人驟施於國而多聚士是以財誘齊國之人而濟其惡也齊人懷商人之私惠忘君父之大倫弑其君而不能討執其母而莫之救則是舉國之人皆有不赦之罪故書曰齊人執子叔姬所以窮逆賊之黨與而治之也
  討賊之辭稱人衛人殺州吁 蔡人殺陳佗 鄭人殺良霄之類
  公羊稱人討賊之辭也胡氏人皆有欲討之心亦夫人之所得討也程子天下大惡人人皆得而誅之陳佗蔡人殺之實以私也而書蔡人同於討賊見討賊者衆人之公
  衆人擅殺稱人陳人殺其大夫公子過之類
  胡氏稱人以殺而不去其官國亂無政衆人擅殺非討賊之辭也
  國人欲弑稱人宋人弑其君杵臼之類
  胡氏書宋人者昭公無道國之所欲弑也諸侯殺大夫雖當於罪若不歸于司宼猶有専殺之嫌以為不臣矣况於北面歸戴以為君也聖人以弑君之罪歸於宋人者以明三綱人道大倫君臣之義不可廢也
  書國鄭殺其大夫申侯之 書棄類 師同
  胡氏稱國以殺國君大夫與謀其事不請於天子而擅殺之也衛侯未入而稱國以殺此春秋誅意之效也然則大臣何與焉従君於惡而不能正故并罪之也
  稱鄭棄其師君臣同責也
  書國以弑莒弑其君庶其 晉弑其君州蒲 吳弑其君僚之類
  張氏凡稱國以弑者盖其君以無道為國人所弑而大臣坐視不能討賊皆當誅不赦之罪也春秋於諸侯國事則稱國言君與大夫共圖之也
  胡氏光使専諸殺僚而稱國以弑吳大臣之罪也愚按大臣不當立僚以致禍故著其罪 右責大臣
  穀梁稱國以弑其君君惡甚矣胡氏晉弑君州蒲而不書欒書學者深求其旨張氏分惡於衆右减大臣罪
  目君晉侯殺其世子申生之類
  穀梁殺世子母弟目君張氏著其君之志也胡氏内寵並后嬖子配適亂之本也尸此者其誰乎陳氏苟有讒而不見則其君之罪也
  書盜殺衛侯之兄縶 盜殺吳子夷昧之類
  公羊賤者窮諸人其稱盜賤乎賤者也陳氏盜疏且賤者也
  書氏 尹氏卒    尹氏立王子朝之類武氏子來求賻
  公羊天子大夫其稱氏譏世卿非禮也陸氏言氏則世卿之意可見時世卿既多不可勝譏因尹氏私赴武氏以子代父尹氏立王子朝以朝奔楚皆以世卿亂王室故従而書之譏此數者足以見世卿之惡也
  書大夫而不書  公及齊大夫盟于蔇 公㑹諸侯名氏六  晉大夫盟于扈 曹殺其大夫
  宋殺其大夫三

  胡氏大夫不名義繫於齊而不繫大夫之名氏也盟蔇趙盾内專廢置其君外强諸侯為此盟盟扈其不名者抑大夫之抗也愚按吕氏大夫不名政在趙盾則莫有主是盟者也亦通 右盟而止書大夫義繫於殺而見殺者之是非有不足紀則止書其官右殺而止書大夫
  書戎山戎 北戎 姜戎 雒戎茅戎 陸渾之戎 戎蠻子赤狄白狄
  胡氏戎狄舉號外之也汪氏夷狄君臣同辭止録其號
  變於夷者敗蔡師于莘之類入州來之類楚人敗徐于婁林之類
  於越
  胡氏荆以州舉惡其猾夏不恭故狄之也吳以號舉狄之也
  吳楚徐越雖比於夷狄其實不同其上世皆為元德顯功通于周室與中國冠帶之君無以異徐始稱王楚後稱王吳越因遂稱王王非諸侯所當稱也故春秋比諸夷狄雖然猶不欲絶其類是以上不使與中國等下不使與夷狄均此聖人重絶人亦春秋之意也 汪氏荆吳稱國而不繫君比於夷狄也愚按徐越稱國與吳楚同但越之為國中國稱之曰越蠻夷自稱曰於越實一國也
  以上名稱爵號
  書及   㑹   暨
  穀梁及内為志㑹外為志張氏凡㑹盟侵伐内為主書及外為主書㑹所以别首従而謹善惡也程子凡盟在魯地雖外為主亦稱及彼來而此及之也兩國以上則稱㑹彼盟而此㑹之也公羊㑹及暨皆與也
  公羊及猶汲汲也暨猶暨暨也張氏暨暨果毅貌若以果毅之氣迫之盖强脅之也書出
  陸氏凡出者自國而出據實書之其邪正則各隨其事之是非不以此為褒貶唯天子及周大夫出即以書出為貶王者無外故也
  書居七 王居二魯居五
  胡氏居者有其土地人民之稱也昭公失國出奔而稱居于鄆者存一國之防也襄王已出而稱居于鄭敬王未入而稱居于狄泉者存天下之防也天子之於天下率土之濱莫非其臣非諸侯所得而專也諸侯之於封國四境之内莫非其土非大夫所得而專也
  書出居一
  穀梁天子無出出失天下也居者居其所也雖失天下莫敢有也胡氏自周無出特書出者言其自取之薛氏狄泉不書出在王畿之内也
  書公在四 在楚一在乾侯三
  公羊何言乎公在正月以存君也胡氏嵗之首月公在他國 者有矣此獨書公在楚者外為夷狄所制以俟其葬而不得歸内為强臣所逼欲擅其國而不敢入故特書所在以存君
  使後世臣子觀君父之危且困者不以頃刻忘也公 去社稷于今五年每嵗首月不書公者在魯四境之内則無適而非土地也至是鄆潰客寄乾侯非其所矣嵗首必書公之所在者盖以存君不與季氏之専國也而罪臣子譏諸侯之意具見矣
  書遜三 公一夫人二
  胡氏内出奔稱遜隠也遜者順讓之辭使若不為人子所逐以全恩也啖子凡公及夫人出謂之遜不可斥言奔
  書出奔     來奔
  胡氏凡諸侯之奔皆不書所逐之臣而以自奔為名所以警乎人君夫君實有國而出於臣乃其自取焉耳逐君之臣其罪易知也君而見逐其惡甚矣聖人之教在乎端本清源 來奔不言出異於外也
  右君出奔

  啖子内外大夫奔卿則書君之股肱也治亂所寄故重而書之凡奔皆惡也有美者又褒之宋子哀是也
  杜氏不言出外奔也  右臣出奔
  愚按弑逆之人出奔他國内之失賊外之受賊其罪皆不可掩盖交貶之若慶父則久掌兵權出入自恣又以見為國者不知圖難於其易為大於其細雖有知者不能善其後若胡氏之説是已不可例論也
  右譏失賊出奔

  書逃五諸侯二  凡言逃者皆為義當留大夫三  而竊去也君臣同辭
  胡氏逃義曰逃逃者匹夫之事以諸侯之尊下行匹夫之事棄儀衛而逃歸深罪之也
  右諸侯逃

  胡氏書逃著其幸免而不知命之罪也  右大夫逃書求五  乞六乞盟一乞師五 告一
  胡氏遣使需索之謂求君取於臣不言求而曰求賻求車求金皆著天王之失道也上失其道則下不臣矣穀梁賻歸之者正也求之非正也求之為言得不得不可知也交譏之
  穀梁乞重辭也杜氏卑遜自屈不保得之之辭也詳乞盟乞師下陸氏告糴不言乞者以用財致之彼此之利不比乞師乞盟也
  書入此歸入之入若用兵之入則造其國都詳見軍禮入祊當入此例
  胡氏一難辭善者一逆辭惡 陸氏諸侯復國有入與復入者 之義用兵入敵國亦曰入故入者多非善也我入邴亦不可入也紀季以𨟎入于齊既不可言叛故言入亦明其非正所以罪齊也
  陸氏天王入于成周記其自外而入不同諸侯之貶書復入
  胡氏其言復入者已絶而復入惡之甚者李氏大夫無繼世故稱復者已絶之辭稱入者甚逆之辭
  書來九  朝言來見不書朝下
  陸氏凡來者自外而來接我之辭據實書之唯内女不當歸寧則書來以示貶男女之禮合禮者不書故也趙子凡内女稱來不宜來也譏無父母而歸也
  書來歸 天王使宰咺來歸惠公仲子之賵 鄭人來歸祊 齊人來歸衛俘 齊人來歸鄆讙龜
  隂田 季子來歸郯伯姬來歸之類

  李氏皆自外至之辭愚按來歸之義有二有物自外至之辭賵俘田是也有人自外至之辭季子伯姬是也然物歸則訓與人歸則訓復而鄆讙龜隂又含二義
  書歸其畧見目
  胡氏一易辭惡者一順辭善 愚按易辭如突歸于鄭者 順辭如歸邾子益之類
  右指君臣復國言
  陸氏歸字其義非一諸侯及大夫復國有歸與復歸之義内女嫁于外亦曰歸外將物與我亦曰歸賵祊之類我將物與外亦曰歸歸粟諸侯用兵破敵將其君同還亦曰歸獻舞除諸侯歸入之外諸事各以本事為邪正不以歸字為褒貶也愚按歸之為義大抵有四有去而復還之辭諸侯大夫歸國是也有饋與之辭凡外歸物是也有内女出嫁曰歸盖婦人内夫家若伯姬歸紀是也又内夫人歸本國而不反亦曰歸夫人姜氏歸于齊是也
  書復歸 鄭世子忽復歸于鄭 衛元咺自晉復歸于衛之類
  胡氏其稱復歸者謂既絶而復歸也諸侯失國出奔歸而稱復則可大夫失位出奔歸而稱復則不可古者諸侯世國大夫不世官
  書自某國歸 蔡季自陳歸于蔡  衛孫林父自晉歸于衛之類
  胡氏自某者某有奉焉因其力也公穀同
  吕氏書自著昔在彼而今歸于此愚按二説小異要之呂氏平易
  書歸自京師
  胡氏其言自京師王命也言天王之釋有罪也陳氏不曰自京師歸于曹而曰歸自京師若平 愚按於列國則書自某常之歸而書公至自某也 歸於京師則書歸自某尊卑異辭也
  書還公還自晉歸父還自晉士匄聞齊侯卒乃還公如晉至河乃復仲遂至黄乃復
  公孫敖如京師不至而復

  胡氏還者終事之辭公羊還善辭比復為善也 愚按還以終事故曰善辭則復未終事為不善可知矣
  其曰復事未畢也至黄乃復 愚按陸氏曰還者事壅君命也 畢復者事未畢葢畢為善則復為不善可知
  書納七取郜大鼎納于太廟詳見軍禮
  胡氏納者不受而强致之稱納云者不與納也
  書遂其畧見目
  穀梁遂繼事之辭也胡氏大夫出疆有以二事出者有以一事出而専繼事者其書皆曰遂公子遂如周及晉與祭公自魯逆王后皆所謂二事出者也公子結往媵而及齊宋盟則専繼事者也呂氏遂者大抵皆本為彼而遂為此之辭吳氏當以繼事為正美惡褒貶則存乎其事
  書以
  胡氏凡稱以者不以者也本非所得制今得以之師而曰以能左右之也地而曰以能取與之也人而曰以能死生之也劉單以王猛能廢置之也愚按以者皆不當以之辭
  書立
  胡氏立者不宜立也晉雖諸侯之子内不承國於先君上不稟命於天子衆謂宜立而遂立焉可乎故春秋於衛人特書曰立以著其擅置其君之罪子朝庶孽奪正不當立者也故特稱立而目尹氏見世卿之擅權亂國陸氏武宫煬(「旦」改為「𠀇」)宮皆不宜立者也
  書用六雜用四用人二  致一     不肯一
  公羊用者不宜用也陸氏用鄫子蔡太子用牲用幣用致夫人用郊皆不宜用也公羊致者不宜致也
  穀梁不肯可以肯也胡氏心弗允従莫能强之者也
  陸氏若宜以宜用宜立宜不肯皆不書也   右總論以立用不肯
  書得一竊附 獲三詳軍禮克一   不克二
  公羊寶玉大弓國寶也謝氏竊之書得之書尊之也胡氏所以譏公與執政之臣大不恭之罪也
  謝氏用力擒之曰獲獲人獲獸是也非用力擒之曰得得寶玉大弓是也胡氏克力勝之辭陸氏克段于鄢能破之也不克納不克𦵏皆謂不成納不成𦵏也 愚按克皆能也然克段與不克其意亦有輕重且獲人之義亦有君臣之别詳軍
  書猶五見目
  胡氏猶者可以已之辭 猶者幸其不已之辭愚按猶有二義一則譏其當已而不已一則幸其不當已而不已若不郊而猶望大臣卒而猶繹則譏其當已而不已者也不告月而猶朝廟則幸其不當已而不已者也
  書獻三獻羽一獻捷二 錫二賜一即錫 畀一   假一陸氏獻獻上也胡氏獻下奉上之辭獻捷之類錫錫下也錫命即賜也畀與也執曹伯畀宋人謂非上非下者也三者據尊卑言之假借也謂易田遜辭也
  書取
  胡氏取者得非其有之稱取器物 取者收奪之名取邑 取者不義之辭取人 悉虜而俘之曰取取師 復故田而亦曰取苟不請於天王以正疆理雖取本邑與奪人之有者無以異也趙氏諸言取並為有所係屬而取之
  趙子凡得國而不言滅者陸氏取諸國及遷降之類不絶其祀也以偽附庸書之 乃 而 且
  陸氏之乃而之類皆辭俗謂語助也穀梁迂僻之 榖甚若言乃難於而則是也 梁乃難乎而見上且者兼之之辭此説並通
  不稱使武氏子來求賻 毛伯來求金 祭叔來聘楚屈完來盟  齊髙子來盟 宋華孫來盟陸氏不稱使者原其來意非天子之命列國同胡氏武氏天子之大夫何以不稱使當喪未君非王命也 伯於以謹天下之通喪嚴君臣之名分 范氏祭叔不一心於王而欲外交雖請王命非王本心故不稱使   右王臣不稱使
  胡氏其不言齊侯使之者權在髙子也 其不稱使權在完也張氏華耦之來出於自請故不稱使
  右諸侯大夫不稱使

  不稱朝止言   祭伯來   寔來來    介葛盧來  白狄來
  胡氏直書曰來祭伯不予其朝也人臣義無私交大夫非君命不越境所以然者杜朋黨之原
  公羊不言朝介葛盧白狄不能乎朝也夷狄之君也云云杜氏不能行朝禮愚按寔來左氏謂淳于公自曹來朝書曰寔來不復其國也杜氏註言奔則來行朝禮言朝則遂留不去故變文言實來則難入二例
  以上並雜書法









  春秋書法鈎元卷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