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正義 (四部叢刊本)/卷二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五 春秋正義 卷二十六
唐 孔穎達 等奉敕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日本覆印景鈔正宗寺本
卷二十七

春秋正義卷第二十六      昭公

  國子祭酒上護軍曲阜縣𨳩國子臣孔  穎達  等奉

  勑撰

正義曰魯卋家昭公名稠㐮公之子齊㱕所生以周景王四年

位謚法威儀共明曰昭是歳𡻕在大梁 元年注招實至於會

正義曰八年經書陳侯之弟招故知是陳候母弟也不称弟云云

莊二十五年注云公子友荘公之母弟称公子者史䇿之通言母

弟至親異於他臣其相殺害則称弟以示義至扵嘉好之事兄弟

篤睦非例所興或称弟或称公子仍舊史之文也八年招殺卋子

故称弟以章招罪此奉使以舎國非義例之所興舊史書為公

子而仲尼因之也公羊傳曰此陳侯之弟招也何以不称弟貶曷

為貶為殺卋子偃師貶大夫相殺稱人此其称名氏以殺何言將

自是弑君也然則曷為不於其弑焉貶以親者弑然後其罪𢙣甚

春秋不待貶絶而罪𢙣見者不貶絶以見罪𢙣也貶絶然後罪𢙣見

者貶絶以見罪𢙣也今招之罪巳重矣曷為復貶乎此著招之有

罪也何著乎招之有罪言楚之託乎討招以滅陳也其意言八年

楚託討扵招以滅陳著招之罪重故扵此預貶之先儒或取公羊

為說𥼶例云穎氏曰臣無竟外之交故去弟以貶季友子招楽憂

故去弟以懲𬨨鄭段去弟唯以名通故謂之貶今此二人皆書公

子公子者名號之羙称非貶所也是解招不称弟之意也春秋之

初衞在陳上莊十六年幽之盟衛在陳下自爾以來常在陳下莊

十六年注云陳國小每盟會皆在衞下齊桓始霸楚亦始彊陳

侯介於二大國之間而為三恪之客故齊桓因而進之遂班在衛上

終扵春秋是衛之班次常在陳下今衞乃在蔡之上必有其故也

襄十年諸侯伐鄭齊卋子光序在滕子之上傳曰齊崔杼使火

子光先至于師故長於滕是先至有進班之理故謂此為先至於

會故也 注不称至易也 正義曰将卑師少例當称人魯史不

淂自言魯人直書所為之事明其有人取之也若将卑師衆則言

師取某襄十三年傳例云凡書取言易也故杜以此為易耳賈逵

云楚以伐莒來討故諱伐不諱取刘炫以賈說為是故又規杜云

案傳季武子伐莒知非将卑師少也称伐則是非易也杜何淂以

為易将卑師少乎令刪定知不然者以諸称取傳皆以易釋之此

取文與彼同故以為易也若以武子伐而取之則致力難重當以㓕

為文與滅項同也案滅項被討不諱㓕此亦被討何以諱㓕而言

取若必有所諱當傳有其事今傳云莒魯爭鄆為日久矣魯無

大罪亦何所諱也傳云武子伐莒者武子為伐莒之主耳别遣小

将而行故不書武子猶如成二年傳言椘子重侵衞經書椘師

杜云子重不書不親兵之𩔖是也不書伐者以兵未加鄆鄆人逆

服與襄九年傳称詩侯圍鄭經不書杜云鄭人逆服不成圍相似

刘以賈氏之注而規杜氏非也 注三同盟正義曰華以襄十

八年即位十九年盟于祝柯二十年于澶渊二十五年于重丘皆邾

魯俱在是三同盟 注弑君至称爵 正義曰釋例云諸侯不受

先君之命而篡立淂與諸侯會者則以成君書之若未得接於諸

侯則不稱爵傳曰㑹于平州以定公位又云先君若有罪則君列

諸會矣此以㑹為断也是杜據彼傳之二文知此為未㑹諸侯故不

称爵注椘以至書弑正義曰傳称縊而弑之而經書卒者襄

七年鄭子駟使賊衣弑僖公而以瘧疾赴于諸侯而經書為卒知

此亦以瘧疾赴故不書弑注書名罪之  正義曰齊崔氏宋

司城無罪書氏書官此傳無罪狀直以不能自固其位耳出奔又

無可善無可善即是罪未必犯大罪也 傳圍布至而來

正義曰聘禮臣奉君命聘於鄰國猶尚釋幣于禰乃行況昬是

嘉禮之重故圍自布几筵告父祖之廟而來也文王卋子曰五廟之

孫祖廟未毁雖為庶人冠取妻必告鄭玄云告於君也亦旣告君

必須告廟君尊不主臣昬故圍自告也 若野至卿也 正義曰

言我若受野賜之禮則是委頓我若之命淂貺於草莽之中則

是寡大夫不淂列於諸卿之位也 不寜至先君正義曰不寜

寧也言寜有唯是之事又使圉䝉其先君連讀為義也告廟

云将向豊氏之家取妻若使受之扵野不至豊氏之家是欺先

君也言又者旣辱今君又辱先君故云又也 注祧逺祖廟

正義曰祭法逺廟為祧鄭玄云祧之言超也超上去意也以祧是云

尊逺之意故以祧言廟耳此公孫段是穆公之孫子豊之子其家

唯有子豊之廟君若特賜或淂立穆公之廟耳其家無逺祖廟

也杜言逺祖廟者順傳文且據正法言之 扵今七年 正義曰

㐮二十五年傳云趙文子為政至此八年也而云七年者殷周雖

改正朔常以夏正為言此春正月故為七年年末醫和則云八年

也 再合諸侯 正義曰襄二十六年經書公會晋人鄭良霄

宋人曹人于澶淵晋人即趙武也時有魯公在㑹雖則唯公一

人即是諸侯不得謂之大夫也故知再會諸侯數澶淵也

注讟誹也 正義曰說文云謗毁也誹謗也然則謗讟誹其義

同皆是非毁人古人重言之猶險阻艱難也 注穮耘至為蓘

正義曰漢書殖貨志云后櫻始甽田以二耜為耦廣尺深尺曰甽

長終一𠭇一𠭇三甽一夫三百甽而播種於甽中苗生三葉以上稍

壯耨壟草因潰其土以附苗根故其詩云或耘或耔黍稷薿薿

耘除草也耔附根也言苗稍壯每耨輙附其根比至盛暑壟

尽平而根深能風與旱故薿薿而盛也此言穮蓘即詩之耘耔

也故知穮是耨以土壅苗根為蓘也耨定本作耘  雖有至豐

年正義曰言耕鉏不息必有豐年之収以喻禮信不愆必為

諸侯之長也 注設君至陳也正義曰穆子言似君知設服設

君服也唯譏執戈不言衣服則君服即二戈是也離衞之語必為

執戈發端但語略雖明服虔云二人執戈在前在國居君離宫陳

衞在门然則執戈在前國君行時之衞非在家守门之衛也守

門之衞其兵必多非徒二戈而巳縱使在國居君之離宫即名

宫門之衞以為離衞其言大不辭矣故杜以離衛即執戈是也

言二人執戈陳列扵前以自防衞也離之為陳雖無正訓两人一

左一右相離而行故称離衞離亦陳之義 注禮国至在前

正義曰䘮禮言君臨臣䘮之禮云小臣二人執戈先二人後是知

國君之行常有二執戈者在前也國君亦有二戈在後子皮唯

言前有二戈者當是公子圍不設後戈故也 注公子至怪也

正義曰服虔云蒲宫椘君離宫言今尹在國巳居君之宫岀有

前戈不亦可乎令尹居君離宫事無所出且諸候大夫見其在

會之儀不譏在國所居伯州犂云此行也辭而假之寡君言行而

借戈以衞非在國借宫以居也故杜以為公子圍在會特緝蒲為

王殿屋以自殊異此亦無所案據要愜人情 注國子至可愍

正義曰服虔云愍憂也代伯州犂憂公子圍代子羽憂子晳刘

従服言而規杜失今知不然者以圍不能自終伯州犂㝷為圍

所殺是皆遇凶害故云吾代二子愍矣若以二子為伯州犂子羽

子羽則卒無禍害又何可愍而代之乎刘以服意而規杜過非也

小旻之卒章 正義曰小旻詩小雅刺幽王也 注子子至取與

正義曰持謂執持之也子皮直云二執戈者前矣雖意知不可而

辭每譏切子家云蒲宫有前不亦可乎意雖并譏蒲宫言乃

謂之為可不如子羽之譏許不同伯州犂之飾辭持其兩端無所

取與是持之也弈棋謂不能相害為持意亦同於此也

注言不至其國正義曰晋語趙文子謂叔孫曰子盍逃之對曰

豹也受命於君以従諸侯之盟為社稷也若魯有罪受盟者逃

魯必不免是吾出而絶之也若為諸侯戮魯誅盡矣必不加師請

為戮也是言不戮其使必伐其國也 注季孫至怨也 正義曰

歴檢上卋以來季孫出使不少扵叔孫而云叔出季䖏従來乆者

季孫卋為上卿法當上卿守國次卿出使以此為従來久耳必湏

使上卿者上卿非不使也 注汚勞事 正義曰䖏國之所辟者

唯有辟勞事耳故以污為勞事也言事之勞身若穢之汚物也

注言三至德時 正義曰以傳言王伯故言三王下之虞有三苗則

帝時亦有非獨三王也但王亦帝也故𫝊通言王耳 举之表旗

正義曰举立也為立表貴賤之旌旗也故杜云旌旗以表貴賤

注二國至淮夷正義曰二國皆嬴姓卋本文也書序曰成王伐淮

夷遂踐奄淮夷與奄同時伐之此徐奄連文故以為徐即淮夷賈

逵亦然是相傳說也服虞云一曰魯公所伐徐戎也案費誓云淮

夷徐戎並興孔安國云淮浦之夷徐州之戎並起為寇則徐亦非

國名此徐是國名當謂淮浦之夷其國名徐書序举其大號

此𫝊言其國名也僖公時椘人伐徐杜云下邳僮縣東南有大

徐城彼近淮旁成王時徐蓋亦在彼地也此傳所云四代有罪之

國其三苗與有扈徐奄尚書略有其事其觀與姺邳則史傳無

文傳言王伯之今猶尚有此輩則此輩皆是王道盛明時諸侯也

封疆至辨焉正義曰言封疆之相侵削何國無有此乃常亊主

領齊盟者誰能一一治之焉 去煩至競𭄿正義曰不徃討魯

諸侯無煩是去煩也叔孫賢人今若赦之是宥善也德義如是餘

人莫不競力𭄿慕為善矣 注小宛至復還正義曰詩序云大

夫刺幽王也其二章云人之齊聖飲酒温克彼昬不知壹醉日富各

敬爾儀天命不又注云又復也今女君臣各敬慎威儀天命所去不

復來也 道以至巳矣 正義曰以不義謂之為道而滛虐為之

民所不堪不可久矣 注朝聘至五獻 正義曰周禮大夫行人稱上

公饔餼九牢饗禮九獻侯伯七獻子男五獻皆獻同饔餼之數

也案聘禮卿聘饔餼五牢故卿皆五獻至春秋之時大國之卿

乃淂從卿禮若次國之卿依大國大夫之制唯三獻耳故杜此注

云大國之卿五獻又昭六年傳注云大夫三獻是也注卿會至體

薦正義曰傳言禮終乃宴謂享禮旣終即因而為宴不待異日

也杜解享宴禮異所以得相因者以其殽俎同故也宣十六年傳

云王享有體薦宴有折俎公當享卿當宴王室之禮也彼傳之

意言享公當依享法有體薦也享卿當如宴法有折俎也彼王

自言之故云王室禮耳其實諸侯之待公卿禮亦當然以卿會公

侯享宴皆折俎不體薦享宴俎司故得因行禮也 注弁冕至之

力 正義曰冠者首服之㧾名弁冕冠中之小别弁冕是首服端

委是身服言弁冕端委㧾举冠衣而言非謂定公趙孟身所自

衣也哀七年傳云大伯端委以治周禮仲雍嗣之断髮文身以文

従彼之俗知端委是依禮之衣杜真言端委禮衣不知是何衣

也名曰端委又無所說周禮司服扵士服之下云其齊服有玄端

素端鄭玄云謂之端者取其正也謂士之衣𬒮皆二尺二寸而属幅

是廣袤等也其祛尺二寸大夫以上侈之侈之者蓋半而益一焉

半而益一則其袂三尺三寸祛尺八寸如鄭此言唯士服當端制大

夫以上不復端也服虔云禮衣端正無殺故曰端文德之衣尚褒

長故曰委案論語郷黨非惟裳必殺之鄭康成云惟裳謂朝祭

之服其制 幅如惟非帷裳者謂深衣削其幅縫齊倍要禮記深

衣制短不見膚長不被土然則朝祭之服當曵地服言是也

逺績禹㓛 正義曰績亦功也重其言耳逺績禹功者𭄿之為大

功使逺及後卋若火禹也謂𭄿武何不逺慕大禹之績而立大功

以庇民也 吾儕偷食 正義曰儕等也言吾等於彼卑賤苟

且求食之人也 注言其至之心 正義曰趙孟自言吾儕偷食

是自比於𨽻役賤人也在上位者當憂勞百姓卑賤之人勞身而已

自比賤人是無憂民之心也 注言譬至之聲正義曰言巳伐莒

求利而不淂𢙣日中不出譬如商賈求利不淂𢙣諠嚻之聲以商

賈在市市人多諠嚻之聲 夫夫至順也 正義曰夫如夫道當

剛強也婦如婦節當柔弱也如是所謂順也曹大家女誡曰生男

如狼猶𢙢其尫生女如鼠猶懼其武是男𣣔剛而女𣣔柔也

殺管至蔡叔  正義曰說文云𥻦散之也従米殺聲然則𥻦字

殺下米也𥻦為放散之義故訓為放也隸書改作已失本體𥻦

字不復可識寫者全𩔖蔡字至有重為一蔡字重點以讀之者

尚書蔡仲之命云周公乃致辟管叔于商囚蔡叔于郭鄰以車七

乗孔安國云囚謂制其出入郭鄰中國之外地名是放蔡叔之事

也孔唯言中國之外地不知在何方也 夫豈至故也 正義曰夫

謂周公也夫此周公豈不爱管蔡乎所以𥻦放之為王室故也

𥙊卯至伯也 正義曰釋例曰𥘿伯有千乗之國能容其母弟

傳曰罪𥘿伯則鍼罪輕也言其對兄為輕耳非無罪也公羊以

為任諸晋謂之奔者譏𥘿伯有千乗之國不能容其母弟故謂

之出奔也刘炫云奔者迫窘而去逃死四鄰不以禮出也今鍼適

晋乃與母計議緩步而出實非奔也仲尼旣書為奔傳釋云罪

秦伯𥘿伯不豫敎戒其弟不能早為之所致奢富過度懼而去

國罪其失兄之敎鍼不自知度亦是其罪歸罪𥘿伯言兄罪耳例

曰以下同也 造舟于河正義曰詩云造舟為梁是比舟以為橋

也釋水云天子造舟李巡曰比其舟而渡曰造孫炎曰比舟為梁郭璞

曰比船為橋皆不解造義蓋造為至義言舩相至而並比也

注一舎至云備正義曰真言十里舎車不知每舎幾車以下言八反

知一舎八乗為八反之具也 注備九至酒幣

鄭享椘子為九獻知此備九獻之儀也每一獻酒必有幣隨之后

従始自齎其一以為𥘉獻故讀送其八也飲酒之禮主人𥘉獻於

賔賔酢主人主人受賔之酢禮飲訖又飲乃酌以酬賔如是乃成為

一獻於酬之時姑有幣以勸飲故以為酬酒幣也 注每十至所

赴 正義曰服虔以為每於十里置車一乗千里百乗以次相授車

率皆日行一百六十里謂從絳向雍去而復還一享之間八度至也

然則千里之路徃還八反車率日行一百六十里計則一萬六千里

雖追風逐日之足猶将不逮於此后子之馬一何駛乎縱令如此𦂯可

以章馬疾未是以明車多司馬侯何以怪其車多而發問也杜以反

者謂車反復其故䖏耳每於十里置車八乗后子初發幣則續行

自齎其一以為𥘉獻餘則以次續至至則車反此至享終八車皆

反以此謂之八反非言至雍也此幣發雍計己多日故設享之𥘉反

此八車之幣去絳不過一二十里耳使之相續而來每獻皆到以示巳

之豪富故今漸送之也如杜此言則后子預前約束使幣早發而來

非臨享始取而云皈取酬幣者后子必適晋多日然後設享非𥘉至

即享君也為享之具酒食之属皆在绛備之其幣亦應於絳備

之乃遣還取秦國之幣故言㱕取不言設享之日始㱕取也上云

其車千乗下司馬侯問其車多則是見車多而發問也故杜辨

其車之所在千里用車八百乗其二百乗以自隨故言千乗也傳

説此車多之事者言秦鍼之出極奢富以成禮盡敬於所赴之

國故為此以示豪也 國無至五稔 正義曰國無道而𡻕又饑

則君或早夭年糓和熟是天佐助之故少猶五年多或不啻也期

之五年者后子之意耳㐮二十七年傳云所謂不及五稔蓋古有此

言也 趙孟至待五 正義曰趙孟自比於日景此景朝夕尚移

不能相及人命流去與此相似旣無常定誰能待五 晋中至火

原 正義曰釋例土地名以北戎山戎無終三名為一北平有無終縣

大原即大原郡晋陽縣是也計無終在火原東北二千許里逺就大

原來與晋𢧐不知其何故也蓋與諸戎近晋者相率而共來也襄

四年無終子遣使如晋請和諸戎則無終是其大者故顕言其國

名也 以什共車必克 正義曰周禮十人為什以一什之共一車

之地故必克也 為五至前拒 正義曰五陳者即兩伍專參偏是

也相離者布置使相逺也服虔引司馬法云五十乗為两百二十乗

為伍八十一乗為專二十九乗為參二十五乗為偏彼皆準車數多

少以為别名此傳去車用卒而有此名則此名不以車數為别也杜

云皆臨時䖏置之名其意不同服說則名與人數不可淂知也周禮

則五人為伍二十五人為兩無專參偏之名也 詩曰至善矣

正義曰周頌烈文之篇也彼注云竸彊也無彊乎維淂䝨人也淂賢

人則國家彊矣故天下諸侯順其所為也 注后帝堯也 正義

曰㐮九年傳稱閼伯為陶唐氏之火正知后帝是尭也注商人至

辰星 正義曰殷本紀稱相土契孫是湯之先也㐮九年傳云阏伯

居商丘祀大火相土因之故啇主大火辰即大火星也故啇人祀辰星

啇謂宋也宋啇復故稱啇人 注唐人至大夏正義曰謂之唐人

當是陶唐之後二十九年傳云陶唐氏旣衰其後有刘累知此唐

人是彼刘累之等𩔖也言等類也言等𩔖者謂刘累後卋子孫累雖

遷魯縣子孫仍在大夏故歴夏及啇也刘炫云彼稱累事孔甲下云遷

于魯縣此云唐人是因以服事夏啇則此居於大夏子孫終商不

滅非累子孫是其同族等𩔖耳服䖍以唐人即是刘累故杜顕

而異之云累遷魯縣此在大夏 注唐人至叔虞正義曰服虔

以為唐叔虞即下句邑姜所生者也杜以傳說唐人即云季卋明季

卋是唐人之末卋叔虞即唐人之末君矣邑姜之子叔虞乃是晋之

始祖豈淂以後卋始封之君謂之前代之末卋也故云唐人之季卋

其君曰叔虞帝命邑姜之子曰虞者將以唐國與之取唐君文名

以為名耳 注邑姜至叔虞正義曰傳言武王邑姜繫之武王

知是武王后也十二年傳稱吕級王舅級是齊大公之子丁公也級為

王舅知邑姜是大公之女也說文云娠女妊身動也從女辰聲是懐

胎為震震取動義字書以是女事故令字従女耳叔虞成王母

弟晋卋家文也 夢帝至曰虞 正義曰晋卋家云初武王之與

叔虞母會時夢天謂武王曰余命女生子名虞謂此夢為武王之

夢也若是武王之夢此傳直云武王方生大叔其文足矣何以須言邑

姜方震也邑姜方震而夢明是邑姜夢矣安淂以為武王夢也薄

SKchar之夢龍據其心燕姞之夢蘭為巳子彼皆夢發於母此何以夢

發於父是馬遷之妄言耳服解此云已武王也是習非而逐迷者也

注叔虞至晋侯 正義曰晋卋家云唐叔子燮是為晋侯杜譜亦

云夑父改為晋侯則叔虞之身不稱晋也叔虞為晋之祖故言

為晋侯也 注金天至之長 正義曰金天氏帝少曍帝系卋本文

也金天代號少暭身號月令於冬云其神玄𠖇是玄⿱冝八 -- 𡨋為水官也

昧為玄⿱冝八 -- 𡨋師師訓長也故云昧為水官之長二十九年傳云少皡氏

有四叔脩及熈為玄冥昧為金天裔子當是脩熈之後釈例曰脩

及𤋮皆為玄⿱冝八 -- 𡨋未知昧為誰之子或是其子孫也 宣汾渄

正義曰釈例曰汾水出大原故汾陽縣至河東汾隂縣入河其渄水

闕不知所在當亦是晋地之水後卋竭涸無其䖏耳 注帝顓頊

正義曰顓頊為帝承金天之後臺駘是金天裔孫為臣冝當顓頊

故以帝用嘉之為顓頊嘉耳昧於金天巳云裔子臺駘又是昧之所

生則去少暭遠矣而帝系卋本皆云少皡是黄帝之子顓頊是黄帝

之孫臣卋多而帝卋少史藉散亡無可檢勘此事未必然也釈例云

案鯀則舜之五卋從祖父也而及舜共爲堯臣堯則舜之三從髙

祖而妻其女此史記之可疑者也是皆疑不能决因舊說耳

山川至禜之正義曰水旱癘疫在地之災山川帶地故祭山川之

神也雪霜風雨天氣所降日月嚴天故祭日月星辰之神也此因

其所在分繫之耳其實水旱癘疫亦是天氣所致雪霜風而亦

是在地之災且雨之不時而致水旱水旱與雨不甚爲異而分言之

者據其雨不下而霖不止是雨不時也據其苗稼生死則爲水與旱

也禜是祈禱之小𥙊耳若大旱而雩則偏祭天地百神不復别其

日月與山川也 注有水至福祥正義曰水旱癘疫俱祭山川

杜略癘疫而不言之耳杜言山川之神若臺駘者下云星辰之神若

實沈者言此禜祭祭其先卋主山川主星辰者之神耳非獨祭

此山川星辰之神也計日月無其主之者以與星辰俱是天神連

言之耳周禮大祝掌六祈以同鬼示一曰𩔖二曰造三曰禬四曰禜

五曰攻六曰說鄭衆云禜日月星辰山川之𥙊也鄭玄云禜告之以

時有災變也禜如日食以朱絲禜社也玄之此言取公羊爲說荘二

十五年公羊傳曰日食以朱絲營社或曰脅之或曰爲闇𢙢人犯之

故營之然社有形質故可朱絲營繞日月山川非可營之物不淂以

此解禜也賈逵以爲營櫕用幣杜依用之日月山川之神其祭非

有常䖏故臨時營其地立櫕表用幣告之以祈福祥也櫕聚也聚

草水爲祭䖏耳癘疫謂害氣流行歳多疾病然則君身有病亦是

癘氣而云不及君身者陳思王以爲癘疫之氣止害貧賤其富貴之

人攝生厚者癘氣所不及其事或當然也且子産知晋君之病不

在於此故言二者不及君身以病非癘疫故不須𥙊臺駘等也

若君至事也 正義曰家語孔子云飲食不時逸勞過度者病共殺

之此云出入即逸勞也據國君之身則朝以聽政晝以訪問是出也

夕以脩令夜以安身是入也 節宣其氣 正義曰以時節宣散

其氣也節即四時是也几人形神有限不可久用神乆用則竭形

大勞則幣不可以久勞也神不用則鈍形不用則瘘不可以久逸也

固當勞逸更遞以宣散其氣朝以聽政聽政久則疲疲則易之以

訪問訪問久則倦倦則易之以脩令脩令久則怠怠則易之以安

身安身久則滯滯則易之以聽政以後事改前心則亦所以散其氣

也 勿使至其體正義曰壅謂障而不使行若土壅水也閉謂

寒而不得出若閉門户也湫謂氣聚底謂氣止四者皆是不散之

意也氣不散則食不消食不消則食少食少則肌膚痩肌膚瘦

則骸骨露也言人之飬身當湏宣散其氣勿使氣有壅閉集滯

以羸露其形體也 注湫集至羸露正義曰服虔云湫著也底

止也杜云湫集也底滯也皆是以意訓耳壅閉言其不得散出故

以湫底為集滯言氣聚集而停滯也若以湫為著則與止同義故

易之以為集其止滯亦同義也上文所云四時之亊若其壹之則血

氣集滯使不得宣散氣不散則體羸露也肥則膚肉厚骨不

見瘦則肌膚薄故體羸露羸露是露骨之名其義與倮相近

倮露形也羸露骨也瘦者必羸羸亦瘦之别名今晋侯壹之

者唯謂安身親近婦入四時皆爾以恒安身不動故使氣集滯也

兹心至百度正義曰形之與神相隨而有形以神為主神以⿰⿱亚⿰口亅欠 -- 𰙔

宅形彊則神彊形弱則神弱神常隨形而盛衰也旣露其體則

神識亦弱致使此心不明照察失冝而昬乱百事之莭度也

其生至生疾正義曰此句重述不及同姓之意言内官若取同姓

則夫婦所以生疾性命不淂殖長何者以其同姓相與先羙今旣為

夫妻又相寵爱羙之至極在先盡矣乃相厭患而生疾病非直羙

極𢙣生疾病而己又羙極驕寵更生妬害也故晋語云異姓則異德

異德則異𩔖異𩔖雖近男女相及以生民也同姓則同德同德則同心

同心則同志同志雖逺男女不相及畏瀆故也瀆則生怨怨乱育

災災育滅性是故取女辟同姓畏乱災也禮記大傳云百卋而昬姻

不通者周道然也然則周法始如此耳前代則不然也蓋以前代敬

簡未設禁防周人以其慢瀆故立法以禁之刘炫云違禮而娶則

人神不祐故所生不長也晋文SKchar出而覇諸侯同姓未必皆不殖此以

禮法為言𭄿勵人耳 注同姓至生疾 正義曰刘炫云人之本心

自然有爱爱之所及先及近親同姓是親之近者其爱之羙必深

是同姓之相與先自羙矣若使又為夫妻則相爱之羙尤極極則

羙先尽矣羙尽必有𢙣生故羙盡則生疾此以禮為防推致此意

耳晋語云云同 置妾至卜之正義曰曲禮云取妻不取同姓故

買妾不知其姓則卜之鄭玄云為其近禽獸也妾賤或時非媵取

於賤者卋無本繫也 四SKchar至疾矣 正義曰子産云四SKchar之外

若有異姓之女接御於公減省公之寵愛於四SKchar之事如此猶可

若無異姓之女減省公情專爱四SKchar則必由此故以生疾矣刘炫云

子産言若於同姓不深病猶可差若於四SKchar有此省相見稀接御

則此病猶尚可如無稀省耽之過度則必生疾 是謂至如蠱

正義曰女在房室故以室言之是謂近女室説此病之由由近女室

為此病也又言疾如蠱言此疾似蠱疾也蠱者心志惑亂之疾若令

昬狂失性其疾名之為蠱公惑於女色失其常性如彼惑蠱之疾

也蠱是惑疾公心旣惑即是蠱疾而云如蠱者蠱是失志之病名

志之所失不獨為女宣八年傳胥克蠱疾者直是病而失性不有

由近女為之此公滛而失志末全為蠱故云如蠱 注蠱惑疾

正義曰和言公疾如蠱下云惑以喪志知蠱是心志惑亂之疾

鬼至喪志 正義曰此說公病之狀病有鬼爲之者有食爲之者

此病非鬼非食滛於女色情性惑亂以喪失志意也  先王至弹

矣正義曰女之爲節不可淂說故以樂譬之先王之爲此楽也所

以限節百種之事故爲楽有五聲之節爲聲有遟有速従本至末

緩急相及使淂中和之聲其曲旣了以此罷退五聲旣成中和罷

退之後謂爲曲已不容更復弹作以爲煩手滛聲鄭了衛之曲也

刘炫云言五降而息罷退者五聲一周聲下而息前聲罷退以

待後聲非作楽息也楽曲成乃息非五聲一周淂息也又傳於

是至弗聽刘云此說降後不弹之意也五聲皆降則聲一成曲旣

未成當更従上始不以後聲来接前聲而容手妄弹擊是爲煩

手此手所擊非復正聲是爲滛聲滛聲之漫塞人心耳乃使人

忘失平和之性故君子不聽也 注五降至之聲正義曰五降

不息則非復正聲手煩不巳則雜聲並奏記傳所謂鄭衛之聲

謂此也楽記云鄭衞之音亂卋之音也又曰鄭音好濫滛志衛音

促速煩志是言鄭衛之聲是煩手雜聲也 天有至六疾

正義曰上旣以楽譬女乃云物亦如之至煩乃舎言用之有節也此

又本諸上天言物皆不淂過度也氣皆由天故言天有六氣也五

味在地故云降生五味也五味是五行之味六氣共生五行故杜

解五味皆由隂陽風雨晦明而生是言六氣共生之非言一氣生

一行也味則甞而可知未有形色可視發見而為五色也色旣不

同其聲亦異微驗而為五聲也此味聲色也皆本諸上天所以飬

人用之大過則生六種之疾 注謂金至而生正義曰尚書洪範

云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潤下火曰炎上木曰曲

直金曰從革土爰稼穡潤下作鹹炎上作若曲直作酸従革作辛

稼穡作甘孔安國云鹹水鹵所生也苦焦氣之味也酸木實之性

也辛金之氣味也甘味生於百穀也是五味為五行之味也以五者並

行於天地之間故洛書謂之五行物皆有本本自天來故言五者

皆由隂陽風雨而生也是隂陽風雨晦明合𮦀共生五味若先儒以

為雨為水味風為土味晦為水味明為大陽為金味而隂氣属天味

不為五味之主此杜所不用也洪範本文以生數為次水火水金土大禹謨

六府之次水火金木土糓月令於四時之次木火土金水杜數五味

之次金木水火土以五行相循更互相代其次不以為常隨便言耳

此注所言五味五色五聲配五行者經傳多有之洪範是其本月

令尤分明杜所解者皆依月令文也 注滛過至生害 正義曰

此滛生六疾承氣味色聲之下則謂四者之過皆生疾也但醫和将

說晦滛惑疾故下句特举六氣之滛其言不及味與聲色故杜解

以備之言滋味聲色所以飬人然過則生疾以見滛生六疾非獨

六氣生疾也但晋侯不以味聲色生疾故醫和不言之耳 注六氣

至之節正義曰六氣並行無時止息但氣有温暑凉寒分為四

時春夏秋冬也序此四時以為五行之節計一年有三百六十五日

序之為五行每行淂七十二日有餘土無定方分主四季故每季之

末有十八日為士正主日也 過則至心疾正義曰上云淫生六疾

揔謂氣味聲色此云過則為菑獨謂六氣過耳過即滛也故歴言

六氣之滛各生疾也此六者隂陽風雨有多時有少時晦明則天有

常度無多少時也今言滛者謂人受用此氣有過度者也隂陽

則冷陽 則𤍠風多則四支緩急雨多則腹膓泄注此四者雖各

以其氣與人為病若其能自防護受之不多則淂無此病也其晦

明亦是天氣不以病人但人用晦明過度則人亦為病晦是夜也

夜當安身女以宣氣近女過度則心惑乱也明是晝也晝以營務

營務當用心思慮煩多則心勞敝也隂陽風雨當受之有節

晦明當用之有限無節無限必為菑害故過則為菑也  注末

四至緩急正義曰人之身體頭為元首四支為末故以末為四

夫謂手𠯁也風氣入身則支有緩急賈逵以末疾為首疾謂四風

眩也 女陽至之疾  正義曰男為陽女為隂女常隨男則女

是陽家之物也而晦夜之時用之若用之滛過則生内𤍠惑蠱之疾

以女陽物故内𤍠以晦時故惑蠱也晋語云文子問醫和曰君其㡬

何對曰若諸侯服不過三年不服不過十年過是晋之殃也孔晁云人

雖有命荒滛者必損壽無外患則并心於内故三年死諸侯不服則

思外患損其内情故十年無道之君久在民上實國之殃也  滛溺

至生也 正義曰此滛謂滛於女也没水謂之溺没於𦒿𣣔與溺水

相似故滛溺連言之此論晋侯将為蠱疾故言滛溺惑亂之所生耳

人自有無故失志志性恍惚不自知者其疾名為蠱蠱非尽由滛

也以毒藥藥人令人不自知者今律謂之蠱毒 注縊絞至誤也

正義曰孫卿姓荀名說著書一部名荀卿子漢宣帝諱詢故轉

為孫也下有十二月甲辰朔甲辰後五日淂己酉故杜以長歴推己

酉是十二月六日而此郟敖之卒經傳皆云十一月己酉杜謂十一月

誤者止謂十一月不淂有己酉以己酉為誤十一月非誤也必知然者

若以為十二月己酉則六日己酉子干奔晋至晋猶見趙孟七日

庚戌趙孟卒便是日相切迫無相見之理故知十一月為是己酉為

誤刘炫以為杜云誤者以十一月為誤當云十二月而規杜氏非也劉

炫規云杜言十一月誤當為十二月案下文趙孟庚戌卒便是郟

敖今日死趙孟明日卒則子干奔晋不淂見趙孟而議其禄故謂

十一月是己酉字誤也 注百人至百人 正義曰百人為卒周禮

司馬序官文也禄足百人謂與之田取梲以共食足為百人餼也晋

語称秦后子椘公子干來仕叔向為大傳實賦禄韓宣子問二公

子之禄焉對曰大國之卿祿一旅之田上大夫一卒之田夫二公子者

上大夫皆一卒可也 厎禄至以尊正義曰徳大則官髙官高則

禄厚故致禄以德之小大爲差也年同以尊謂以官爲之尊卑也

非羇何忌正義曰忌敬也史佚有言云非是羇客何湏敬之言子

干是客當須敬之我不敢與同是謙以自别也 注孟子餘趙衰

正義曰服虔以孟爲趙盾子餘爲趙衰若其必然當先衰後盾何

以先言孟也杜以孟子餘是趙衰一人蓋子餘是字孟是長㓜之

字也 注趙氏至月誤正義曰杜以十二月晋旣烝趙孟始適南

陽則趙孟𥘉行己是十二月也此句乃云甲辰朔烝于温案文言之

則是來年正月朔也服虔云甲辰朔夏十一月朔也若是夏十一月

朔當於明年言之而此年說之何也杜以服言不通故爲此解云晋

旣烝趙孟乃烝其家廟則晋烝當在甲辰之前當言十一月傳言

十二月誤也刘炫以爲晋烝及趙孟適南陽並在十二月之前月

文繫十二月者𣣔見烝後即行先公後私十二月之文爲下申辰朔

起本举月遥属下明晋烝猶在朔前十二月非誤也若必如刘言

傳當云晋旣烝趙孟適南陽将會孟子餘十二月甲辰朔烝干温

定明先公後私之義何須虚張十二月於上遥爲甲辰朔起本傳

文上下未有此例刘炫之言非也 二年注書名至書之正義曰

傳稱子産數其罪是書名爲𢙣之也徃年传云子晳上大夫也則

非卿非卿則不合書薫隧之盟子晳強與卿列子産不討即以爲

卿故書之 注致禭至乃書 正義曰傳稱季孫宿遂致服焉知

某致禭服也傳說此事文在冬上而經書在冬知公實以秋行至

冬還乃書即書還時日月不復追言秋故文在冬也 傳注公即

位故 正義曰傳言且告爲政而來見則其來非獨爲爲政故知

主爲公即位故也襄元年傳曰凡諸候即位小國朝之大國

焉是也 注代趙武爲政正義曰五年傳曰韓起之下有趙成

中行呉魏舒范鞅知盈則六者三軍之将佐也韓起代趙武将中

軍趙成継父爲卿代韓起也 𮗚書至王也 正義曰大史之官

職掌書籍必有藏書之䖏若今之祕阁也觀書於大史氏者氏

猶家也就其所司之䖏𮗚其書也見易象易象魯無增改故不

言魯易象其春秋用周公之法書魯國之事故言魯春秋也魯

國寳文王之書遵周公之典故云周禮尽在魯矣文王周公能制

此典因見此書而追歎周德吾乃於今日始知周公之德周公制春

秋之法故也與周之所以淂王天下之由由文王有聖德能作易象

故也此二書晋國亦應有之韓子舊應經見而至魯始歎之乃云

今知者因味其義而善其人非為素不見也 注易象至魯矣

正義曰易有六十四卦分為上下二篇及孔子又作易傳十篇以翼成

之後卋謂孔子所作為傳謂本文為經故云上下經也易文推演爻

卦象物而為之辭故易繫辭云八卦成列象在其中又云易者象

也是故謂之易象孔子述卦下㧾辭謂之為彖述爻下别辭謂之

為象以其無所分别故别立二名以辨之其實卦下之語亦是象物

為辭故二者俱為象也定四年傳称分魯公以備物典䇿所言典

䇿則史官書䇿之法若發凡言例皆是周公制之周衰之後諸國

典䇿各違舊章唯魯春秋遵此周公之典以序時事故云周禮尽

在魯矣 注易象至說之正義曰易象文王所作春秋周公垂

法故杜雙举釈之云易象春秋文王周公之所制也易繫辭云易

之興也其當殷之末卋周之盛徳邪當文王與紂之事邪鄭玄云

據此言以易是文王所作断可知矣且史傳䜟緯皆言文王演易演

謂爲其辭以演說之易經必是文王作也但易之爻辭有箕子之明

夷利貞箕子明傷乃在武王之卋文王不淂言之又云王用享于𡵨

山又云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禴祭實受其福二者之意皆斥文

王若是文王作經無容自伐其德故先代大儒鄭衆賈逵等或以

爲卦下之彖辭文王所作爻下之象辭周公所作雖復紛競大乆

無能決當是非杜今雙举並釋似同鄭說也然據傳先言易象

後言春秋則應先云周之所以王與周公之德也今傳乃先云周公之

徳者易象諸國有其春秋獨遵周公典法韓子羙周禮在魯

故先言周公之德 注文王有四臣 正義曰緜詩云予曰有䟽附

曰有先後予曰有奔秦予曰有禦侮注云率下親上曰䟽附相道前

後曰先後喻德宣譽曰奔奏武臣折衝曰禦侮 注誉其好也

正義曰服虔云誉游也宣子游其樹下夏諺曰一游一誉爲諸侯

所引夏諺孟子文也若是游於其下宣子本自無言武子何以輒

對故杜以爲誉其羙好也 注爲立至異之 正義曰婦人称姓

姜是其常蓋以其齊女故以齊爲别號所以寵所以寵異之言

少姜少齊蓋本字爲少也服虔云所以寵異不與齊衆女字等

言齊國如此好女甚少 送従逆班 正義曰昬禮諸侯以下法

當親迎有故淂使卿明是使上卿也桓三年傳例云凡公女嫁于

敵國姊妹則上卿送之以禮於先君公子則下卿送之於大國雖

公子亦上卿送之是送者與逆者俱爲上卿是送者依逆者班

列若公子嫁於敵國及姊妹嫁於小國皆下卿送之是降逆者一

等公子嫁於小國上大夫送之是降逆者二等也若晋以少姜爲

夫人當以上卿逆齊當以上卿送是亦送逆同班少姜據多言之

故云送從逆班或可晋使公族大夫逆少姜元不以夫人之禮則同

妾媵之属送者皆従者班次不與桓三年逆夫人之禮同少姜據

此而言故云送従逆班也刘炫云昏禮諸侯以下法當親迎有故淂

使卿明是使上卿也凡例云凡公女嫁于敵國姊妹則上卿送之公

子則下卿送之是送卑於逆者一等故云送者従逆者之班次言當卑

於逆者也 注遽傳驛 正義曰釋言云馹遽傳也孫炎曰傳車

驛馬也 死在至為虐 正義曰言我創疾見作死在朝夕之間

天已虐我無更助天為虐也 注褚師市官正義曰蓋相傳說

也 非伉儷也正義曰成十一年注云伉敵也儷耦也言少姜是

妾非敵身對耦之人也少姜是妾杜言晋侯為少姜行夫人之服

者以明年傳云寡君在縗絰之中知其為之服也 三年注襄二至

重丘 正義曰杜卋族譜滕成二是文公之子成十六年滕子卒自尓

以来㐮五年盟于戚九年于𭟼十一年于亳城北十九年于祝柯二十

年于澶淵二十五年于重丘皆魯滕俱在凡六同盟但經傳更無明

文未知皆是滕成公以否杜氏意疑故指重丘近者而言刘炫以為

皆是滕成公而規杜氏非也 注不書至従告正義曰傳称燕大

夫比以殺公之外嬖公懼奔齊是被逐而出非自去也傳又云書曰

北燕伯款出奔齊罪之是仲尼新意不書大夫逐之而言其自奔

是罪之也釋例曰諸侯奔亡皆迫逐而苟免非自出也傳称孫林父

𡩋殖出其君名在諸侯之策此以臣名赴告之文也仲尼之經更没

逐者主名以自奔為文責其君不能自安自固所犯非従所逐之

臣也衛赴不以名而燕赴以名各隨赴而書之義在彼不在此也

傳不發於蔡朱衛衎而發於燕款者𣢾罪輕於衛衎而重於蔡

朱故举中示例以兼通上下也晋悼感衞衎而發問師曠恃其

目盲因問以極言且明君不能君故臣亦不能臣罪不純在臣也杜

言在彼不在此者書其出奔已是罪賤不假書名以見罪故名與

不名皆従本赴不復更見義也 傳文㐮之覇也 正義曰襄是

文二子能継父業故連言之其命朝聘之數弔葬之使皆文公令之

非㐮公也 注明王至簡之 正義曰十三年傳云明王之制使諸侯

歳聘以志業間朝以講禮再朝而會以示威再會而盟以顕照明

彼謂諸侯於天子朝聘㑹盟之數計十二年而有八聘四朝再㑹

一盟此說文襄之覇今諸侯者謂令諸侯朝聘覇主大國之法也

諸侯朝天子因朝而為盟會所以同好𢙣㢡王室覇主之合諸侯

不淂令其同盟以㢡巳故令有事而會不恊而盟不復設年限之

期周室旣衰政在覇主霸主不可自同天子以明王舊制大煩諸

侯不敢依用故設此制以簡之 今嬖至守適正義曰今嬖寵

賤妾之喪不敢計擇妾位卑賤而令禮數即同於守適夫人也言

守適者夫守外職妻守内職言夫人守内官之適長故以守適言夫

人也文襄之制夫人䘮士弔大夫送葬今游吉卿也而云同於守適則

於時適夫人喪已令卿送葬矣故杜云然則時適夫人之喪弔送之

禮以過文㐮之制也劉炫云不敢擇取使人於卑賤之位而禮數同

於守内官之適夫人也 注心至寒退正義曰月令季夏之月

日在柳昬心中旦奎中季冬之月日在婺女昬婁中旦氐後即次

房心是季冬旦火中也 注同盟至發之 正義曰文三年王子虎

卒傳曰弔如同盟禮也杜云王子虎與僖公同盟于翟衆文公是同

盟之子故赴以名然則與其父盟淂以名赴其子於子虎之卒旣己

發傳而此復發者以子虎非諸侯又滕入春秋以來未嘗書滕子

名故於此重發傳也 焜燿寡人之望 正義曰服虔云燿照也

焜明也言淂備妃嬪之列照明己之意望也 及遺姑姊妹

正義曰姑姊妹亦先君之女也上云先君之適謂適夫人所生及遺

姑姊妹謂非夫人所生者也 注董正至婦官正義曰董正釋

詁文也振為整理之意言正整選擇示精審也周禮天子有九

嬪嬪是婦官知嬙亦婦官哀元年傳說夫差宿有妃嬙婦御焉

蓋周末婦官有此名也漢成帝時匈奴來朝詔以掖庭王嬙賜之

是名因於古也 未有伉儷正義曰少姜本非正夫人而云未有

伉儷者蓋晋候當時無正夫人其継室者使韓起上卿逆之鄭罕

虎如晋賀之則後娶者為夫人也 舉羣臣 正義曰舉亦皆

之義言舉朝群臣也 鍾乃大矣 正義曰陳氏三量各登其一

則釡為八斗陳氏亦自依釡數釡十為鍾此於齊之舊鍾不言四

而加一故云鍾乃大矣言其大於齊鍾明亦自十其釡也 山中至

於海 正義曰如訓徃也言将山水徃至市也於水旣云如市魚鹽

蜃蛤亦如市可知䝉上文也 注三老至飬過正義曰服虔云三

老者工老啇老農老案民有四民其老無别不冝以三種之民為

三老且士之老者亦應須恤不當獨遺士也故杜以為上中下壽言

皆八十以上則上壽百年以上中壽九十以上下壽八十以此亦以意

言之釋此文耳不通於餘文也若𥘿伯謂蹇叔云中壽爾墓之水

拱矣不言九十而死木已拱矣 注燠休至氏也正義曰賈逵云燠

厚也休羙也服虔云燠休痛其痛而念之若今時小児痛父母以

口就之曰燠休代其痛也杜云燠休痛念之聲其意如服言也此民人

痛疾承踊貴之下以其傳文相連無所分别故言謂陳氏也

注四人至之先 正義曰論陳氏而言此四人知四人皆陳氏之先也八

年傳云舜重之以明德實德於遂遂卋守之及胡公不滛遂在舜之

後知四人皆舜之後卋数逺近不可復知也 其相至齊矣 正義

曰杜不解相服虔云相隨也蓋相訓為助不為隨也言箕伯四人其

皆助胡公大SKchar神靈已在齊矣神之在否不可測度而晏子為此

言者以陳氏必興姜姓必滅示已審見其事故言先神㱕之其實

神㱕以否非晏子所能知也今定本相作祖 注八姓至賤官

正義曰此八姓之先欒郤胥原狐先皆卿也續簡伯慶鄭伯宗

亦見於傳先皆大夫也 以楽慆憂正義曰刘炫云慆慢也好

音楽而慢易憂禍也杜以慆為藏當讀如弓韜之韜言以音楽

楽身埋藏憂愁於楽中猶古詩云埋憂地下也 注讒鼎名也

正義曰服虔云讒鼎疾讒之鼎明堂位所云崇鼎是也一云讒地

名禹鑄九鼎於甘讒之地故曰讒鼎二者並無案據其名不可審

知故杜直云鼎名而已 𦙝之宗十一族正義曰卋族譜云羊舌

氏晋之公族也羊舌其所食邑名唯言晋之公族不知出何公也杜

云同祖為宗謂同出一公有十一族也譜又云或曰羊舌氏姓李名果

有人盗羊而遺其頭不敢不受受而埋之後盗羊事發辭連李氏

李氏掘羊頭示之以明已不食唯識其舌存淂先號曰羊舌氏杜

言或曰蓋舊有此說杜所不従記異聞耳 注爽明塏𤍜

正義曰塏高地故為𤍜也以所居下湿塵埃故𣣔更於明𤍜之䖏

晏子春秋云將更於豫章之圃豫章之圃髙𤍜之地也 注傳護

晏子 正義曰傳護晏子故為發此傳而叔向亦言己國傳雖無

說蓋亦甞以諌君故無誠也 子豐至晋國正義曰服虔云鄭

僖公之為太子子豐與之俱適晋計従太子一朝於晋不足以

為勞也或當别有㓛勞事無所見故杜不解之 五月至成公

正義曰經書夏叔弓如滕五月葬滕公今传文叔弓如滕亦在五

月之下杜於桓十六年注引此事以為本事異兩書之故或言月或

言時事異故文異其實叔弓亦以五月行也刘炫云叔弓以四月發

魯滕以五月葬君叔弓書始行之月滕書實葬之月故書經異

文也傳述遇讎之事并就葬月言耳 子服至不八 正義曰檀

弓下云滕成公之喪使子叔敬叔弔進書子服惠伯為介及郊為懿

伯之忌不入惠伯日政也不可以叔父之私不将公事遂入敬叔即此敬

子也懿伯是惠伯之叔父為人所殺及滕郊遇懿伯之忌逢其讎也

敬叔不入以禮惠伯𣣔使惠伯報叔父之讎殺彼人也惠伯以公義不

可先入受館記文雖字有小異意與傳同而鄭玄注云敬叔有怨

於懿伯難惠伯故不入又云敬叔於昭穆以懿伯為叔父其言差錯

不可顕解是鄭之謬也 注忌怨至辟仇 正義曰記云不可以叔

父之私知懿伯是椒之叔父也叔弓不入者禮椒也為椒有辟仇之恥

禮之𣣔使殺之 惠伯至従之 正義曰檀弓云子夏請問居昆弟

 之仇如之何曰仕不與共國銜君命而使雖遇之不鬬鄭玄云為負

 百廢君命也叔父之與昆弟親踈同耳故有公利無私忌辟仇非

 恥故椒請先入也 吉賤不獲來正義曰張趯自晋使告大叔大

 叔在鄭遥報趯語而云不獲來者敎使者報趯作至晋時語故云

 不獲來今人之語猶然 注一睦謂小邾 正義曰睦親也言曹滕

 二邾皆親魯小邾是親魯者之一國也 放盧蒲嫳于北燕

 正義曰前已在竟今復徙之逺國


 春秋正義卷第二十六


           計一万四千六百二十一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