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穀梁傳/成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成公元年[编辑]

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

二月辛酉,葬我君宣公。

無冰。終時無冰則志,此未終時而言無冰,何也?終無冰矣。加之寒之辭也。

三月,作丘甲。作,為也。丘,為甲也。丘甲,國之事也。丘作甲,非正也。丘作甲之為非正,何也?古者立國家,百官具,農工皆有職以事上。古者有四民:有士民,有商民、有農民、有工民。夫甲,非人人之所能為也。丘作甲,非正也。

夏,臧孫許及晉侯盟于赤棘。

秋,王師敗績于貿戎。不言戰,莫之敢敵也。為尊者諱,敵不諱敗;為親者諱,敗不諱敵。尊尊親親之義也。然則孰敗之?晉也。

冬,十月。季孫行父禿,晉郤克眇,衛孫良夫跛,曹公子手僂,同時而聘於齊。齊使禿者御禿者,使眇者御眇者,使跛者御跛者,使僂者御僂者。蕭同侄子處臺上而笑之;聞於客,客不說而去。相與立胥閭而語,移日不解。齊人有知之者,曰:「齊之患,必自此始矣!」

成公二年[编辑]

二年春,齊侯伐我北鄙。

夏,四月丙戌,衛孫良夫帥師,及齊師戰于新筑。衛師敗績。

六月癸酉,季孫行父、臧孫許、叔孫僑如、公孫嬰齊帥師,會晉郤克、衛孫良夫、曹公子手,及齊侯戰于鞍。齊師敗績。其日,或曰日,其戰也;或曰日,其悉也。曹無大夫,其曰公子,何也?以吾之四大夫在焉,舉其貴者也。

秋,七月,齊侯使國佐如師。己酉,及國佐盟于爰婁。鞍,去國五百里。爰婁,去國五十里。一戰綿地五百里,焚雍門之茨,侵車東至海。君子聞之曰:「夫甚甚之辭焉。齊有以取之也。」齊之有以取之,何也?敗衛師于新筑,侵我北鄙,敖郤獻子,齊有以取之也。爰婁在師之外,郤克曰:「反魯、衛之侵地,以紀侯之甗來,以蕭同侄子之母為質,使耕者皆東其畝,然後與子盟。」國佐曰:「反魯、衛之侵地,以紀侯之甗來,則諾。以蕭同侄子之母為質,則是齊侯之母也。齊侯之母猶晉君之母也,晉君之母猶齊侯之母也。使耕者盡東其畝,則是終土齊也。不可,請一戰。一戰不克,請再。再不克,請三。三不克,請四。四不克,請五。五不克,舉國而授。」於是而與之盟。

八月壬午,宋公鮑卒。

庚寅,衛侯速卒。

取汶陽田。

冬,楚師、鄭師侵衛。

十有一月,公會楚公子嬰齊于蜀。楚無大夫,其曰公子,何也?嬰齊,亢也。

丙申,公及楚人、秦人、宋人、陳人、衛人、鄭人、齊人、曹人、邾人、薛人、繒人盟于蜀。楚其稱人,何也?於是而後,公得其所也。會與盟同月,則地會,不地盟。不同月,則地會,地盟。此其地會,地盟,何也?以公得其所,申其事也。今之屈,向之驕也。

成公三年[编辑]

三年春,王正月,公會晉侯、宋公、衛侯、曹伯伐鄭。

辛亥,葬衛穆公。

二月,公至自伐鄭。

甲子,新宮災,三日哭。新宮者,禰宮也。三日哭,哀也。其哀,禮也。迫近不敢稱禰,恭也。其辭恭且哀,以成公為無譏矣。

乙亥,葬宋文公。

夏,公如晉。

鄭公子去疾帥師伐許。

公至自晉。

秋,叔孫僑如帥師圍棘。

大雩。

晉郤克、衛孫良夫伐墻咎如。

冬,十有一月,晉侯使荀庚來聘。

衛侯使孫良夫來聘。丙午,及荀庚盟。丁未,及孫良夫盟。其日,公也,來聘而求盟。不言及者,以國與之也。不言其人,亦以國與之也。不言求,兩欲之也。

鄭伐許。

成公四年[编辑]

四年春,宋公使華元來聘。

三月壬申,鄭伯堅卒。

杞伯來朝。

夏,四月甲寅,臧孫許卒。

公如晉。

葬鄭襄公。

秋,公至自晉。

冬,城鄆。

鄭伯伐許。

成公五年[编辑]

五年春,王正月,杞叔姬來歸。婦人之義,嫁曰歸,反曰來歸。

仲孫蔑如宋。

夏,叔孫僑如會晉荀首于穀。

梁山崩。不日,何也?高者有崩道也。有崩道,則何以書也?曰:梁山崩,壅遏河三日不流,晉君召伯尊而問焉。伯尊來遇輦者,輦者不辟,使車右下而鞭之。輦者曰:「所以鞭我者,其取道遠矣。」伯尊下車而問焉,曰:「子有聞乎?」對曰:「梁山崩,壅遏河三日不流。」伯尊曰:「君為此召我也,為之奈何?」輦者曰:「天有山,天崩之;天有河,天壅之。雖召伯尊如之何?」伯尊由忠問焉。輦者曰:「君親素縞、帥群臣而哭之,既而祠焉,斯流矣。」伯尊至,君問之曰:「梁山崩,壅遏河三日不流,為之奈何?」伯尊曰:「君親素縞、帥群臣而哭之,既而祠焉,斯流矣。」孔子聞之曰:「伯尊其無績乎!攘善也。」

秋,大水。

冬,十一月己酉,天王崩。

十有二月己丑,公會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邾子、杞伯,同盟于蟲牢。

成公六年[编辑]

六年春,王正月,公至自會。

二月辛巳,立武宮。立者,不宜立也。

取鄟。鄟,國也。

衛孫良夫帥師侵宋。

夏,六月,邾子來朝。

公孫嬰齊如晉。

壬申,鄭伯費卒。

秋,仲孫蔑、叔孫僑如帥師侵宋。

楚公子嬰齊帥師伐鄭。

冬,季孫行父如晉。

晉欒書帥師救鄭。

成公七年[编辑]

七年春,王正月,鼷鼠食郊牛角。不言日,急辭也,過有司也。郊牛日,展觓角而知傷,展道盡矣!其所以備災之道不盡也。

改卜牛,鼷鼠又食其角。又,有繼之辭也。其緩辭也,曰:亡乎人矣!非人之所能也。所以免有司之過也。

乃免牛。乃者,亡乎人之辭也。免牲者,為之緇衣纁裳,有司玄端,奉送至于南郊。免牛亦然。免牲不曰不郊,免牛亦然。

吳伐郯。

夏,五月,曹伯來朝。

不郊,猶三望。

秋,楚公子嬰齊帥師伐鄭。

公會晉侯、齊侯、宋公、衛侯、曹伯、莒子、邾子、杞伯,救鄭。

八月戊辰,同盟于馬陵。公至自會。

吳入州來。

冬,大雩。雩不月而時,非之也。冬無為雩也。

衛孫林父出奔晉。

成公八年[编辑]

八年春,晉侯使韓穿來言汶陽之田,歸之于齊。于齊,緩辭也。不使盡我也。

晉欒書帥師侵蔡。

公孫嬰齊如莒。

宋公使華元來聘。

夏,宋公使公孫壽來納幣。

晉殺其大夫趙同趙括。

秋,七月,天子使召伯來錫公命。禮有受命,無來錫命,錫命非正也。曰「天子」,何也?曰:見一稱也。

冬,十月癸卯,杞叔姬卒。

晉侯使士燮來聘。

叔孫僑如會晉士燮、齊人、邾人伐郯。

衛人來媵。媵,淺事也,不志;此其志,何也?以伯姬之不得其所,故盡其事也。

成公九年[编辑]

九年春,王正月,杞伯來逆叔姬之喪以歸。傳曰:夫無逆出妻之喪而為之也。

公會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杞伯,同盟于蒲。公至自會。

二月,伯姬歸于宋。

夏,季孫行父如宋致女。致者,不致者也。婦人在家制於父,既嫁制於夫。如宋致女,是以我盡之也。不正,故不與內稱也。逆者微,故致女。詳其事,賢伯姬也。

晉人來媵。媵,淺事也,不志;此其志,何也?以伯姬之不得其所,故盡其事也。

秋,七月丙子,齊侯無野卒。

晉人執鄭伯。

晉欒書帥師伐鄭。不言戰,以鄭伯也。為尊者諱恥,為賢者諱過,為親者諱疾。

冬,十有一月,葬齊頃公。

楚公子嬰齊帥師伐莒。

庚申,莒潰。其日,莒雖夷狄,猶中國也。大夫潰莒而之楚,是以知其上為事也。惡之,故謹而日之也。

楚人入鄆。

秦人、白狄伐晉鄭人圍許。

城中城。城中城者,非外民也。

成公十年[编辑]

十年春,衛侯之弟黑背帥師侵鄭。

夏,四月,五卜郊不從,乃不郊。「夏,四月」,不時也。五卜,強也。乃者,亡乎人之辭也。

五月,公會晉侯、齊侯、宋公、衛侯、曹伯伐鄭。

齊人來媵。

丙午,晉侯獳卒。

秋,七月,公如晉。

冬,十月。

成公十一年[编辑]

十有一年春,王三月,公至自晉。

晉侯使郤犨來聘。己丑,及郤犨盟。

夏,季孫行父如晉。

秋,叔孫僑如如齊。

冬,十月。

成公十二年[编辑]

十有二年春,周公出奔晉。周有入無出,其曰出,上下一見之也。言其上下之道,無以存也。上雖失之,下孰敢有之?今上下皆失之矣!

夏,公會晉侯、衛侯于瑣澤。

秋,晉人敗狄于交剛。中國與夷狄不言戰,皆曰敗之,夷狄不日。

冬,十月。

成公十三年[编辑]

十有三年春,晉侯使郤锜來乞師。乞,重辭也。古之人重師,故以乞言之也。

三月,公如京師。公如京師不月,月非如也。非如而曰如,不叛京師也。

夏,五月,公至自京師,遂會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邾人、滕人,伐秦。言受命,不敢叛周也。

曹伯廬卒于師。傳曰:閔之也。公大夫在師曰師,在會曰會。

秋,七月,公至自伐秦。

冬,葬曹宣公。葬時,正也。

成公十四年[编辑]

十有四年春,王正月,莒子朱卒。

夏,衛孫林父自晉歸于衛。

秋,叔孫僑如如齊逆女。

鄭公子喜帥師伐許。

九月,僑如以夫人婦姜氏至自齊。大夫不以夫人;以夫人,非正也。刺不親迎也。僑如之挈,由上致之也。

冬,十月庚寅,衛侯臧卒。

秦伯卒。

成公十五年[编辑]

十有五年春,王二月,葬衛定公。三月乙巳,仲嬰齊卒。此公孫也,其曰仲,何也?子由父疏之也。

癸丑,公會晉侯、衛侯、鄭伯、曹伯、宋世子成、齊國佐、邾人,同盟于戚。晉侯執曹伯,歸于京師。以晉侯而斥執曹伯,惡晉侯也,不言之急辭也,斷在晉侯也。

公至自會。

夏,六月,宋公固卒。

楚子伐鄭。

秋,八月庚辰,葬宋共公。月卒日葬,非葬者也,此其言葬,何也?以其葬共姬,不可不葬共公也。葬共姬則其不可不葬共公,何也?夫人之義,不逾君也,為賢者崇也。

宋華元出奔晉。宋華元自晉歸于宋。

宋殺其大夫山。

宋魚石出奔楚。

冬,十有一月,叔孫僑如會晉士燮、齊高無咎、宋華元、衛孫林父、鄭公子鰍、邾人,會吳于鍾離。會又會,外之也。

許遷于葉。遷者,猶得其國家以往者也。其地,許復見也。

成公十六年[编辑]

十有六年春,王正月,雨木冰。雨而木冰也,志異也。傳曰:根枝折。

夏,四月辛未,滕子卒。

鄭公孫喜帥師侵宋。

六月丙寅朔,日有食之。

晉侯使欒黡來乞師。

甲午,晦,晉侯及楚子、鄭伯戰于鄢陵。楚子、鄭師敗績。日事遇晦曰晦,四體偏斷曰敗。此其敗則目也。楚不言師,君重於師也。

楚殺其大夫公子側。秋,公會晉侯、齊侯、衛侯、宋華元、邾人于沙隨。不見公。不見公者,可以見公也。可以見公而不見公,譏在諸侯也。

公至自會。

公會尹子、晉侯、齊國佐、邾人,伐鄭。

曹伯歸自京師。不言所歸,歸之善者也。出入不名,以為不失其國也。歸為善,自某歸次之。

九月,晉人執季孫行父,舍之于苕丘。執者不舍;而舍,公所也。執者致;而不致,公在也。何其執而辭也?猶在公也。存意公亦存也。公存也。

冬,十月乙亥,叔孫僑如出奔齊。

十有二月乙丑,季孫行父及晉郤犨盟于扈。

公至自會。

乙酉,刺公子偃。大夫日卒,正也。先刺後名,殺無罪也。

成公十七年[编辑]

十有七年春,衛北宮括帥師侵鄭。

夏,公會尹子、單子、晉侯、齊侯、宋公、衛侯、曹伯、邾人,伐鄭。六月乙酉,同盟于柯陵。柯陵之盟,謀復伐鄭也。

秋,公至自會。不曰至自伐鄭也,公不周乎伐鄭也。何以知公之不周乎伐鄭?以其以會致也。何以知其盟復伐鄭也?以其後會之人盡盟者也。不周乎伐鄭,則何為日也?言公之不背柯陵之盟也。

齊高無咎出奔莒。

九月辛丑,用郊。夏之始可以承春,以秋之末承春之始,蓋不可矣!九月用郊,用者不宜用也。宮室不設,不可以祭;衣服不修,不可以祭;車馬器械不備,不可以祭;有司一人不備其職,不可以祭。祭者,薦其時也,薦其敬也,薦其美也,非享味也。

晉侯使荀罃來乞師。

冬,公會單子、晉侯、宋公、衛侯、曹伯、齊人、邾人,伐鄭。言公不背柯陵之盟也。

十有一月,公至自伐鄭。

壬申,公孫嬰齊,卒于貍蜃。十一月無壬申,壬申乃十月也。致公而後錄,臣子之義也。其地,未逾竟也。

十有二月丁巳朔,日有食之。

邾子貜且卒。

晉殺其大夫郤锜、郤犨、郤至。自禍於是起矣!

楚人滅舒庸。

成公十八年[编辑]

十有八年春,王正月,晉殺其大夫胥童。庚申,晉弒其君州蒲。稱國以弒其君,君惡甚矣!

齊殺其大夫國佐。

公如晉。

夏,楚子、鄭伯伐宋。宋魚石復入于彭城。

公至自晉。

晉侯使士丐來聘。

秋,杞伯來朝。八月,邾子來朝。

筑鹿囿。筑,不志;此其志,何也?山林藪澤之利,所以與民共也;虞之,非正也。

己丑,公薨于路寢。路寢,正也。男子不絕婦人之手,以齊終也。

冬,楚人、鄭人侵宋。

晉侯使士魴來乞師。

十有二月,仲孫蔑會晉侯、宋公、衛侯、邾子、齊崔杼,同盟于虛朾。

丁未,葬我君成公。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