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管窺 (四庫全書本)/卷0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 春秋管窺 卷六 卷七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管窺卷六
  新昌縣縣丞徐廷垣撰
  文公
  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
  人君之即位有二若周康王之受冊命臨諸侯此嗣世即位之禮伊尹奉嗣王見厥祖侯甸羣后咸在此改元即位之禮其即位時咸釋服從吉盖天生民而樹之君上以對越天地神祗下以照臨百官兆民其位固天下之公位而非一家之私也故不敢以己之私服蒞之胡氏謂康王之麻冕即位以成王方崩就殯猶未成服非釋服離次而即位不知成王之崩在四月乙丑康王已入翼室恤宅宗矣越九日而後即位安有未成服之理故朱子曰天子諸侯之禮與士庶不同易世傳授國之大事當嚴其禮而王侯以國為家雖先君之喪猶以為私服也愚謂三年亮隂百官總己以聽冢宰惟殷則然若夏之仲康肇位四海即命𦙍侯往征羲和其非不言可知即殷之冢宰亦不過攝政胡氏乃以為攝位臨羣臣恐無是理子曰天無二日民無二王家無二主尊無二上示民有君臣之别也如以人臣而遇國大喪輒就天子之位臨御百官與王者無異此賊莽之所以簒漢也豈有賢如伊尹而不明君臣之分僣竊之嫌泰然居之以為後世作俑乎朱子所以謂他事可攝即位不可攝也文公立雖未𦵏以國不可曠年無君故踰年而即位稱公也
  二月癸亥日有食之
  天王使叔服來㑹𦵏
  夏四月丁巳𦵏我君僖公
  天王使毛伯來錫公命
  晉侯伐衞
  叔孫得臣如京師
  衞人伐晉
  秋公孫敖㑹晉侯于戚
  冬十月丁未楚世子商臣弑其君頵
  公孫敖如齊
  二年春王二月甲子晉侯及秦師戰于彭衙秦師敗績丁丑作僖公主
  作主當于既𦵏而虞時今越十五月而作主故左氏以緩作主為非禮也杜註作𦵏僖公緩句讀遂致不可解
  三月乙巳及晉處父盟
  盟不言地盟在晉也在晉不書為與處父盟諱也盟大夫多矣何獨與處父盟為諱以在晉而君不出使大夫盟公為可恥也凡公與諸侯盟則書公及與大夫盟則書及不書公處父不氏抗也
  夏六月公孫敖㑹宋公陳侯鄭伯晉士縠盟于垂隴自十有二月不雨至于秋七月
  八月丁卯大事于大廟躋僖公
  大事者大祫也何以不言大祫以魯之僣用大禘故諱之也僣用大禘者以文王為始祖所自出而以周公配也于時禘不諱以諸侯所同也于大禘則諱以天子所獨也魯之大禘非天子賜乎曰成王賜魯重祭大嘗禘則用天子之樂所謂大嘗禘者時祭也非謂三年大祫得同五年大禘也凡大禘與大祫毁廟之主未毁廟主皆合食于大廟大事以躋僖公知禘非不兼羣廟之主也至逆祀之非左氏論之詳矣
  冬晉人宋人陳人鄭人伐秦
  公子遂如齊納幣
  三年春王正月叔孫得臣㑹晉人宋人陳人衛人鄭人伐沈沈潰
  夏五月王子虎卒
  秦人伐晉
  秋楚人圍江
  雨螽于宋
  冬公如晉十有二月己巳公及晉侯盟
  晉陽處父帥師伐楚以救江
  四年春公至自晉
  夏逆婦姜于齊
  左𫝊謂襄仲如齊納幣禮也凡君即位好舅甥修婚姻娶元妃以奉粢盛者也盖當時諸侯俱卒哭而除喪無有持三年之服者故襄仲稱族無貶文逆婦姜非卿故不書稱婦者有姑之詞穀梁謂逆者公也禮成于齊而稱婦果公親逆曷為不書公如齊逆女與公及夫人婦姜至自齊耶胡氏謂禫制未終思念娶事方逆也而已成為婦未至也而如在國中原其意而誅之此説尤鑿未婦而稱婦未至而如在則凡在室中之女皆可因妄想而稱以為婦矣春秋安有逆億人之妄想以為實事者乎盖昏禮以尊者為主姑在則所娶為婦此天下之達稱也何必故竒其論若蕩伯姬來逆婦𣏌伯姬來求婦豈亦原其意而誅之乎姜不稱夫人未入國也不書氏辟妾姑也穀梁謂不稱氏夫人與有貶夫女子之在家從父非得自專禫制未終而納幣于夫人何責果應貶及夫人則莊公之居母喪未大祥而納幣何以哀姜稱夫人姜氏入而不貶去其氏耶盖夫人義絶而出則有去姓去氏之例斷無非義絶而聖人以己意貶削國母之文凡此俱闗于禮教不可不辨也
  狄侵齊
  秋楚人滅江
  晉侯伐秦
  衛侯使寗俞來聘
  冬十有一月壬寅夫人風氏薨
  五年春王正月王使榮叔歸含且𮚐
  王與天王天子據舊史所稱無異義也謂厚禮妾母弗克若天而去天是以人臣而貶削天子固聖人所必無之事也
  三月辛亥𦵏我小君成風
  王使召伯來㑹𦵏
  夏公孫敖如晉
  秦人入鄀
  秋楚人滅六
  冬十月甲申許男業卒
  六年春𦵏許僖公
  夏季孫行父如陳
  秋季孫行父如晉
  八月乙亥晉侯驩卒
  冬十月公子遂如晉
  𦵏晉襄公
  晉殺其大夫陽處父晉狐射姑出奔狄
  閏月不告月猶朝于廟
  書不告月則前此之告月可知猶朝于廟者言雖不告朔猶不廢朝廟之禮若餼羊然非可已而不已之謂也公羊謂天無是月穀梁謂閏月者附月之餘日積分而成月天子不以告朔而喪事不數也若然則閏月自古不告朔何至于是年獨以不告朔書乎朝廟言猶者明有舊也既由舊何獨于是年書謂可以已乎二傳所釋明與經文未協
  七年春公伐邾
  三月甲戌取須句遂城郚
  日不日乃舊史之詳畧公羊謂取邑不日此日為内詞然僖公之伐邾取須句何以不日穀梁謂不正其再取故謹而日之然取訾婁取向取根牟取鄟皆不日豈以為宜取乎
  夏四月宋公王臣卒
  宋人殺其大夫
  戊子晉人及秦人戰于令狐晉先蔑奔秦
  狄侵我西鄙
  秋八月公㑹諸侯晉大夫盟于扈
  徐伐莒
  公孫敖如莒蒞盟
  八年春王正月
  夏四月
  秋八月戊申天王崩
  冬十月壬午公子遂㑹晉趙盾盟于衡雍
  乙酉公子遂㑹雒戎盟于暴
  公孫敖如京師不至而復丙戌奔莒
  言如京師則既徃矣不至而復者未至京師而返非謂其復命也穀梁謂不言所至未如也未如則未復也未如而曰如不廢君命也未復而曰復不專君命也夫奉命如周而未如安得曰不廢君命奉命弔喪而不復命安得曰不專君命敖既不如不復而惟巳氏之是從春秋豈為飾詞云如云復耶盖丙戌者志奔莒之日奔雖在盟暴後而如實在盟暴先穀梁誤認乙酉盟暴之後方如京師而丙戌遂奔故有未如未復之强解耳
  
  宋人殺其大夫司馬宋司城來奔
  殺稱人以殺之者非一人也大夫不名以被殺者亦非一人也司馬司城書官者以握節而死與效節于府人而出皆造㳄不失其守故貴而以官書
  九年春毛伯來求金
  夫人姜氏如齊
  二月叔孫得臣如京師辛丑𦵏襄王
  天子之𦵏魯往㑹之則書公羊謂王者不書𦵏又曰不及時書過時書我有往者則書夫過時不及時之𦵏既書魯往㑹𦵏又書設魯無不往則無不書矣何謂王者不書𦵏也穀梁謂天子志崩不志𦵏志𦵏危不得𦵏也日之甚矣其不𦵏之辭也按襄王正終世嫡承嗣有何危而不得𦵏不𦵏而書日以𦵏豈周為偽詞以欺列國耶抑春秋為偽詞以欺天下後世耶其説皆不經
  晉人殺其大夫先都
  三月夫人姜氏至自齊
  晉人殺其大夫士縠及箕鄭父
  楚人伐鄭公子遂㑹晉人宋人衞人許人救鄭
  夏狄侵齊
  秋八月曹伯襄卒
  九月癸酉地震
  冬楚子使椒來聘
  秦人來歸僖公成風之襚
  此兼襚也秦以僖公同翟泉之盟故歸襚于僖以無忘舊好而僖母成風之卒又赴于其後故并襚焉穀梁謂秦弗夫人之非也按成風之書薨書𦵏明赴于同盟矣魯以夫人赴而秦故弗夫人之欲修好而反以召怨固謀國者所必無之事也胡氏謂非兼襚猶賵仲子而謂之惠公仲子聖人書以正後世之為人夫為人子者夫惠公並未立仲子為夫人亦未嘗立仲子所生之子為世子未可謂之亂嫡何正乎其為夫若僖公之尊生母成風聖人果非焉宜于薨𦵏時見之何待秦人來襚故繫之僖公以正為人子乎設秦人弗來其亦可以弗正乎公羊曰子以母貴母以子貴此習其詞而未究其義也所謂子以母貴者言后夫人之子為嫡子衆子不得與並也母以子貴者謂衆妃之子既立為君嫡母在則壓于嫡嫡母故則亦尊為國母無子居尊位而母終臣妾之理盖王侯以國為家有君臣之别固不與大夫士庶同其理也按帝王世紀帝嚳有四妃元妃有邰氏女曰姜嫄生后稷次妃有娀氏女曰簡狄生契次妃陳鋒氏女曰慶都生放勲次妃娵訾氏女曰常儀生帝摯帝摯事無可考姜嫄為帝元妃固宜肇周世祀若商母簡狄頌歌𤣥鳥禘美有娀堯母慶都邑以名稱塜以陵號此非唐虞三代之各母其生母之證乎魯之成風敬嬴定姒俱非嫡而薨稱夫人𦵏稱小君春秋無異詞者非母以子貴之義乎詩之閟宫稱令妻壽母專美僖公其所謂壽母者即成風也如成風不得為君母則夫子刪詩必逸之矣何乃登之三頌以為美盛德之形容也耶考諸古帝王質諸春秋及詩未有以母其生母為非者安見秦人之歸襚為專襚而以為正天下之為人子乎審乎此而知後代帝王之尊生母為太后者亦本諸先王舊典而非以私恩創制又可見矣
  𦵏曹共公
  十年春王三月辛卯臧孫辰卒
  夏秦伐晉
  楚殺其大夫宜申
  自正月不雨至于秋七月
  及蘇子盟于女栗
  冬狄侵宋
  楚子蔡侯次于厥貉
  十有一年春楚子伐麇
  夏叔仲彭生㑹晉郤缺于承筐
  秋曹伯來朝
  公子遂如宋
  狄侵齊
  冬十月甲午叔孫得臣敗狄于鹹
  十有二年春王正月郕伯來奔
  郕太子朱儒宜有國者也郕伯卒而郕人别立君故太子以夫鍾與郕邽來奔非竊地叛君者比公重地而以諸侯逆之故曰郕伯明非禮也其不名以非諸侯固不得與失地之君同也
  杞伯來朝
  二月庚子子叔姬卒
  夏楚人圍巢
  秋滕子來朝
  秦伯使術來聘
  冬十有二月戊午晉人秦人戰于河曲
  季孫行父帥師城諸及鄆
  十有三年春王正月
  夏五月壬午陳侯朔卒
  邾子蘧蒢卒
  自正月不雨至于秋七月
  大室屋壊
  冬公如晉衛侯㑹公于沓
  狄侵衛
  十有二月己丑公及晉侯盟公還自晉鄭伯㑹公于棐十有四年春王正月公至自晉
  邾人伐我南鄙叔彭生帥師伐邾
  夏五月乙亥齊侯潘卒
  六月公㑹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晉趙盾癸酉同盟于新城
  秋七月有星孛入于北斗
  公至自㑹
  晉人納捷菑于邾弗克納
  凡外納皆不繫國非有分于長㓜也長㓜之義于弗克納見之
  九月甲申公孫敖卒于齊
  奔大夫不言卒以受其喪故卒之
  齊公子商人弑其君舍
  宋子哀來奔
  冬單伯如齊齊人執單伯
  單伯為周大夫左𫝊紀之甚悉先儒廢左氏而斷以為魯大夫不知何意按莊元年單伯送王姬至今已八十一年其非一人可知凡魯之卿大夫左𫝊俱詳其世系單伯既世為魯命卿而始終不載一單氏之名豈左氏故没其實而外之以為周大夫耶
  齊人執子叔姬
  左𫝊襄仲使告于王請以王寵求昭姬于齊曰殺其子焉用其母請受而罪之故單伯如齊請子叔姬齊人執之又執子叔姬公羊謂單伯道淫子叔姬夫單伯如齊未嘗與子叔姬偕安得道淫穀梁謂單伯淫于齊夫單伯以行人授館安能通乎宫闈其未請叔姬而先淫耶抑請叔姬不允而後淫耶謂齊人誣而執之齊獨無中冓之羞乎此皆不稽之言公穀信而筆之亦好異之過也
  十有五年春季孫行父如晉
  三月宋司馬華孫來盟
  華耦書官而不名譏世權也督既弑殤而子孫又典兵柄不因君使而皆從其官以盟諸侯其專可知書曰華孫非貴之也正以著其族大權隆為履霜堅氷之戒也
  夏曹伯來朝
  齊人歸公孫敖之喪
  六月辛丑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
  單伯至自齊
  齊人使来致命故書
  晉卻缺帥師伐蔡戊申入蔡
  秋齊人侵我西鄙
  季孫行父如晉
  冬十有一月諸侯盟于扈
  十有二月齊人來歸子叔姬
  齊侯侵我西鄙遂伐曹入其郛
  十有六年春季孫行父會齊侯于陽穀齊侯弗及盟弗及盟者言會而已有盟期齊侯不俟盟而去故曰弗及盟也
  夏五月公四不視朔
  六月戊辰公子遂及齊侯盟于郪丘
  秋八月辛未夫人姜氏薨
  毁泉臺
  楚人秦人巴人滅庸
  冬十有一月宋人弑其君杵臼
  宋弑其君稱人者以君無道衆殺之告也
  十有七年春晉人衞人陳人鄭人伐宋
  夏四月癸亥塟我小君聲姜
  齊侯伐我西鄙六月癸未公及齊侯盟于穀
  諸侯會于扈
  十五年書諸侯盟于扈畧而不序以不能討齊也此書諸侯會于扈亦不序以不能討宋也
  秋公至自穀
  冬公子遂如齊
  十有八年春王二月丁丑公薨于臺下
  秦伯罃卒
  夏五月戊戌齊人弑其君商人
  弑君稱人者以懿公弑舍自立而又淫虐無忌致為賤人讐殺故齊人以無道衆殺告也
  六月癸酉塟我君文公
  秋公子遂叔孫得臣如齊
  冬十月子卒
  子卒不日史失之也公羊以不日為不忍言弑非也隠桓閔之薨子般之卒皆日豈曰忍言乎
  夫人姜氏歸于齊
  書夫人與姜氏明非見絶于魯書歸明無罪也
  季孫行父如齊
  上書子卒夫人歸齊而下書行父如齊則行父之與聞乎弑可知行父而不與聞乎弑何不因如而請討于齊乃為之彌縫要結以成其簒豈得謂非同謀乎
  莒弑其君庶其
  莒太子僕因國人而弑紀公則國人咸與乎弑矣故莒人以國弑告不言弑之之人也
  春秋管窺卷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