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管窺 (四庫全書本)/卷1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一 春秋管窺 卷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管窺卷十二
  新昌縣縣丞徐廷垣撰
  哀公
  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
  楚子陳侯隨侯許男圍蔡
  鼷鼠食郊牛改卜牛
  此改卜牛亦重在滌三月故至於四月而郊也
  夏四月辛巳郊
  牛雖改卜郊已踰時書以志失禮也
  秋齊侯衛侯伐晉
  冬仲孫何忌帥師伐邾
  二年春王二月季孫斯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伐邾取漷東田及沂西田癸巳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及邾子盟于句繹
  夏四月丙子衛侯元卒
  滕子來朝
  晉趙鞅帥師納衛世子蒯聵于戚
  納者不受而强致之詞蒯聵稱世子明宜有國曷為趙鞅帥師納之為輒之拒父也公羊謂父有子子不得有父糓梁謂輒不受父之命受之于王父也信父而辭王父則是不尊王父也其弗受以尊王父也二説俱未協於倫理之正蓋祖不有其子孫豈得不有其父父冝有國而獲罪於祖以亡為之孫者當匍匐泣血以待罪幸不連坐而又欲立以為嗣惟有矢死不從焉耳即祖殁而國人强援立之亦惟權攝以敬逆其父斷無蔑棄所生而因利攘國之理今靈公於蒯聵之出並未明廢之亦並未嘗授位于輒靈公殁而因公子郢之讓輒乃乗虚襲位遂稱兵以拒父此鳥獸之不若矣豈得反以尊王父予之而竟廢父子大倫乎設王父命殺其父亦將從之而以為尊王父乎春秋於趙鞅帥師書納於蒯聵書世子而輒之罪固不待言而自見矣
  秋八月甲戌晉趙鞅帥師及鄭罕達帥師戰于鐵鄭師敗績
  冬十月葬衛靈公
  十有一月蔡遷於州來蔡殺其大夫公子駟
  三年春齊國夏衛石曼姑帥師圍戚
  父雖有罪子無蔑父之理國夏曼姑為子圍父真悖倫蔑理之尤者公羊謂國夏為霸討曼姑為受命于靈公立輒義可以拒之者不知蒯聵得罪於母以亡靈公未嘗明證其罪而廢之其跡尚涉疑似又未嘗有命立輒國夏安别其是非而遂助子圍父以為霸討乎靈公之命立郢並未及輒曼姑違命立輒詎得謂之受命且既以輒為君又圍君之父非特不知有父子并不知有君臣矣安可以義許之公羊又謂不以父命辭王父命不以家事辭王事此見其偏而不見其全徒為不孝不義之人藉口未可訓也榖梁以先國夏為子不圍父既知子不可以圍父則國夏之圍戚獨非為子圍父乎豈曼姑有父子而國夏可無父子乎其論俱自窮戚不繫衛者明輙不得有戚榖梁謂子不得有父亦非也
  夏四月甲午地震
  五月辛卯桓宫僖宫災
  季孫斯叔孫州仇帥師城啓陽
  宋樂髠帥師伐曹
  秋七月丙子季孫斯卒
  蔡人放其大夫公孫獵于呉
  放大夫稱人者命不出於君也
  冬十月癸卯秦伯卒
  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圍邾
  四年春王二月庚戌盗殺蔡侯申
  殺蔡侯申稱盗者以公孫翩非大夫不名同於賤人為亂故曰盗既曰盗自不言君臣故不曰弑其君而直曰盗殺胡氏謂警有國之君非也蓋弑逆大惡君之謀國即有不善臣豈得而弑之縱賊以警君春秋固無是理也
  蔡公孫辰出奔呉
  葬秦惠公
  宋人執小邾子
  夏蔡殺其大夫公孫姓公孫霍
  稱國以殺討有罪之正詞也春秋凡殺大夫皆稱大夫非以不去其官為無罪也
  晉人執戎蠻子赤歸于楚
  城西郛
  六月辛丑亳社災
  秋八月甲寅滕子結卒
  冬十有二月葬蔡昭公
  賊既討而書葬禮也
  葬滕頃公
  五年春城毗
  夏齊侯伐宋
  晉趙鞅帥師伐衛
  秋九月癸酉齊侯杵臼卒
  冬叔還如齊
  閏月葬齊景公
  六年春城邾瑕
  晉趙鞅帥師伐鮮虞
  呉伐陳
  夏齊國夏及高張來奔
  叔還㑹呉于柤
  秋七月庚寅楚子軫卒
  齊陽生入于齊齊陳乞弑其君荼
  先書陽生入於齊後書陳乞弑其君荼是陽生與聞乎弑矣不曰陽生弑而曰陳乞弑者以廢立之謀實乞為之主也榖梁謂陽生入而弑其君以陳乞主之不以陽生君荼也與公羊皆謂陽生正荼不正程子胡氏遂皆以陽生稱齊謂景公廢長立少以啟亂不知陽生於羣公子列在五上有子嘉子駒子黔子鉏非陽生為之長安得為正其稱齊者非謂其長而冝立也春秋之例凡公子去國國逆而立之曰入如齊小白莒去疾齊陽生皆國逆也故書入而繫之以國不謂其宜有國也胡氏又謂陽生不稱公子誅不子也則齊小白莒去疾之不稱公子亦皆誅不子乎又謂繫之齊者著亂之所由生然陽生入而亂在後小白去疾未入而先亂豈亦亂之所由生乎且胡氏于小白繫齊謂小白宜有齊曷不亦云著亂之所由生乎同一書法而先後殊觧則人之釋春秋者各騁其辯方且萬變而不齊其是非美惡豈尚有一定之標準以為後人法式耶
  冬仲孫何忌帥師伐邾
  宋向巢帥師伐曹
  七年春宋皇瑗帥師侵鄭
  晉魏曼多帥師侵衞
  夏公㑹呉于鄫
  秋公伐邾八月己酉入邾以邾子益來
  宋人圍曹
  冬鄭駟𢎞帥師救曹
  八年春王正月宋公入曹以曹伯陽歸
  滅而以入告故書入不告滅即不告廟故不以滅同姓名宋公也
  呉伐我
  夏齊人取讙及闡
  歸邾子益于邾
  秋七月
  冬十有二月癸亥杞伯過卒
  齊人歸讙及闡
  九年春王二月葬𣏌僖公
  宋皇瑗帥師取鄭師于雍丘
  夏楚人伐陳
  秋宋公伐鄭
  冬十月
  十年春王二月邾子益來奔
  公㑹呉伐齊三月戊戌齊侯陽生卒
  陽生不書弑者由齊人以卒赴也
  夏宋人伐鄭
  晉趙鞅帥師侵齊
  五月公至自伐齊
  葬齊悼公
  衛公孟彄自齊歸于衛
  薛伯夷卒
  秋葬薛惠公
  冬楚公子結帥師伐陳
  呉救陳
  呉子使札來聘已進而書君大夫矣救陳而善曷為以國稱正季子所謂二君不務徳而力爭諸侯非救患恤隣故無取焉耳胡氏謂春秋善呉之救其以號舉而不進之者深著楚罪而傷中國之衰也是則誅為善以儆不善天下安有賞罰之倒置若此者乎
  十有一年春齊國書帥師伐我
  夏陳轅頗出奔鄭
  五月公㑹呉伐齊
  左𫝊為郊戰故公㑹呉子伐齊明魯志也
  甲戌齊國書帥師及呉戰于艾陵齊師敗績獲齊國書時公與伐不與戰故不書公若公與戰則當云公㑹呉及齊國書戰于艾陵矣惟公不與故及在齊乃内華而外夷之謂諸家謂國書主乎是戰故深罪之非也齊因呉伐不得已而應之春秋豈有以應兵為主戰者乎
  秋七月辛酉滕子虞母卒
  冬十有一月葬滕隱公
  衛世叔齊出奔宋
  十有二年春用田賦
  賦有兵賦財賦之分兵賦者周制甸田六十四井出戎馬四匹兵車一乗牛十二頭甲士三人歩卒七十二人也財賦者太宰以九賦斂財賄若闗市山澤等賦也有兵賦即無財賦今魯既賦兵于田而又加之財賦所謂用田賦也故夫子私于冉有曰施取其厚斂從其薄明謂益財非益兵也有以丘賦一乗為未足又以田賦家一人為兵者此亦未明乎兵賦財賦之分故也蓋作丘甲以益兵用田賦以益財固自殊而為二也
  夏五月甲辰孟子卒
  孟子本呉女姬姓昭公諱取同姓稱曰孟子故陳司敗曰君娶於呉為同姓謂之呉孟子是當日固皆曰孟子非春秋隱之也不書夫人薨葬者不成小君禮也不成小君禮而猶書卒者正以著娶同姓之非也
  公㑹呉于槖臯
  秋公㑹衛侯宋皇瑗于鄖
  宋向巢帥師伐鄭
  冬十有二月螽
  十有三年春鄭罕達帥師取宋師于嵒
  夏許男成卒
  公㑹晉侯及呉子于黄池
  㑹者諸侯合而相見於郤地之謂及者以我及彼之詞㑹於黄池曷為不曰公㑹晉侯呉子而曰公㑹晉侯及呉子何耶葢㑹則以次序及則殊㑹而不以次矣黄池之盟呉實先晉𫝊稱晉司馬寅曰夷德輕不忍久請少待之乃先晉人此謂呉先晉非謂晉先呉也故子服景伯曰敝邑之職貢於呉有豐於晉無不及以為伯也今君將以寡君見晉君則晉成為伯是魯固以呉為伯而不以晉為伯矣豈先晉而云然耶呉既先晉非無次序而以殊㑹為文何也春秋之義不以呉楚主夏盟故不曰盟而曰㑹以盟固當記其實㑹則以内外殊之可也然盟之先實未有㑹故晉司馬寅曰請姑視之反曰呉王有墨明前此晉君大夫俱未見呉王也國語載呉王與大夫謀曰今無㑹而歸與㑹而先晉孰利則亦未相見之詞未相見而言㑹與晉趙武楚屈建之㑹於宋同一書法皆聖人存中國之㣲義也
  楚公子申帥師伐陳
  於越入呉
  秋公至自㑹
  晉魏曼多帥師侵衛
  公羊無曼字謂譏二名非也
  葬許元公
  九月螽
  冬十有一月有星孛于東方
  盗殺陳夏區夫
  書盗而不書名者賤之也
  十有二月螽
  十有四年春西狩獲麟
  狩不言地為獲麟大其狩也麟為聖王之瑞非聖王出則麟不至今無聖王而麟乃非時以見猶聖人之生不遇時也故夫子覩而感焉以為道雖不用於當時教猶可垂於後世爰取魯史舊文刪定考正而志其典禮上遵周公遺制下垂將來教法以隱公之初當平王之末天子政令不行諸侯壞法亂紀正王者之迹熄而典章失墜時也為廢興存亡絶續之㑹故斷自隱公元年平王四十九年凡取二百四十二年之行事裁成七姓一十二國之典禮為後王後賢之法則中間辨名分别嫌媺考厯象言天地災變以稽人事君舉必書興作土物土功必志以重民力與夫内外吉㓙軍賔嘉禮咸依赴告䇿書之體記載以示得失寓褒貶文微而㫖逺尋義例而㑹通使天下萬世君臣父子兄弟夫婦長㓜皆有所矜式所記皆禮樂征伐闗於天下國家之大故曰春秋天子之事非夫子自謂我聖人也可行天子之事而當代王侯君公咸得以賞罰加之而莫敢予違之謂也子曰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亦以是書為明禮之書俱本史臣舊章無干犯僣越之詞知我者比事察例而得其義罪我者妄窺臆斷而失其真盖知罪在人不能遍喻豈謂誅賞由我罔知忌諱如世論議云爾乎學者必先明乎聖人作春秋之微㫖而後始可與言春秋春秋感時事之變作於獲麟非先作而遇麟以止也有謂西狩獲麟為瑞事聖人記瑞以終篇是謂孔子以麟至為文成之應淺之乎窺聖人矣

  春秋管窺卷十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