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繁露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 春秋繁露 卷第三
漢 董仲舒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武英殿聚珍版本
卷第四

之反道以除咎甚易詩云德輶如毛言其易也

公觀魚于棠何惡也凡人之性莫不善義然而不能義

者利敗之也故君子終日言不及利欲以勿言愧之而

巳愧之以案以他本作則塞其源也夫處位動風化者徒言利

之名爾猶惡之况求利乎故天王使人求賻求金皆爲

大惡而書今案他本無今字誤衍一非字直使人也親自求之是

爲甚惡譏何故言觀魚猶言觀社也皆諱案諱他本作爲大惡

之辭也

春秋有經禮有變禮爲如安性平心者經禮也至有於

性雖不安於心雖不平於道無以易之此變禮也是故

婚禮不稱主人經禮也辭窮無稱稱案他本脫一稱字主人變

禮也天子三年然後稱王經禮也有物故則未三年而

稱王變禮也婦人無出境之事經禮也母爲子娶婦

本無婦字奔喪父母變禮也明乎經變之事然後知輕重之

分可與適權矣難者曰春秋事同者辭同此四者俱爲

變禮而或達於經或不達於經何也曰春秋理百物

本理作禮辨品類别嫌微修本末者也是故星墜謂之隕螽

墜謂之雨其所發之處不同或降於天或發於地其辭

不可同也今四者俱爲變禮也同而其所發亦不同或

發於男或發於女其辭不可同也是或達於常或達於

變也

桓之志無王故不書王其志欲立故書卽位書卽位者

言其弑君兄也不書王者以言其背天子是故隱不言

正桓不言王者皆從其志以見其事也從賢之志以達

其義從不肖之志以著其惡由此觀之春秋之所善善

也所不善亦不善也不可不兩省也

經曰宋督案他本脫宋督二字弑其君與夷傳言莊公馮殺之不

可及於經何也曰非不可及於經其及之端眇不足以

類鈎案他本鈎作鈞之故難知也傳曰臧孫許與晉郤克同時

而聘乎齊按經無有豈不微哉不書其徃而有避也今

此傳言莊公馮而於經不書亦有以避也是故不書聘

案他本無乎字齊避所羞也不書莊公馮殺避所善也是故

讓者春秋之所善宣公不與其子而與其弟其弟亦不

與子而反之兄子雖不中法皆有讓高不可棄也故君

子爲之諱不居正之謂避其後也亂移之宋督以存善

志此亦春秋之義善無遺案他本遺誤作道也若直原註一作止

 其篡則宣繆之高滅而善之無所見矣案他本無矣字難者曰

 爲賢者諱皆言之爲宣繆諱獨弗言何也曰不成於賢

 也其爲善不法不可取亦不可棄棄之則棄善志也取

 之則害王法故不棄亦不載以意見之而已苟志於仁

 無惡此之謂也

 器從名地從主人之謂案謂他本作位制權之端焉不可不察

 也夫權雖反經亦必在可以然之域不在可以然之域

 故雖死亡終弗爲也公子目夷是也故諸侯父子兄弟

 不宜立而立者案者字他本作也春秋視其國與宜立之君無

以異也此皆在可以然之域也至於鄫取乎莒以之

之二字他本作之以爲同居目曰莒人滅鄫此不在案他本脫在字可以

然之域也故諸侯在不可以然之域者謂之大德大德

無踰閑者謂正經諸侯在可以然之域者謂之小德小

德出入可也權譎也尙歸之以奉鉅經耳故春秋之道

博而要詳而反一也公子目夷復其君終不與國祭仲

巳與後改之晉荀息死而不德衞曼姑拒而弗内此四

臣事異而同心其義一也目夷之弗與重宗廟祭仲與

之亦重宗廟荀息死之貴先君之命曼姑拒之亦貴先

君之命也事雖相反所爲同俱爲重宗廟貴先君之命

耳難者曰公子目夷祭仲之所爲之案他本無之字者皆存之

事君善之可矣荀息曼姑非有此事也案他本無也字而所欲

恃者皆不宜立者何以得載乎義曰春秋之法君立不

案義他本作宜立不書大夫立則書書之者弗予大夫之得

立不宜立者也不書予君之得立之案他本無之字也君之立

案立不二字原本誤作不立今據他本改正宜立者非也旣立之大夫奉

之是也荀息曼姑之所得爲義也難紀季曰春秋之法

大夫不得用地又曰公案公他本作君子無去國之義又曰君

子不避外難紀季犯此三者何以爲賢賢臣固盜地以

下敵棄君以避患乎曰賢者不爲是是故託賢於紀季

以見季之弗爲也紀季弗爲而紀侯使之可知矣春秋

之書事時詭案詭他本誤作記其實以有避也其書人時易其

名以有諱也故詭晉文得志之實以代案代他本作伐諱避致

王也詭莒子號謂之人避隱公也易慶父之名謂之仲

孫變盛謂之成諱大惡也然則說春秋者入則詭辭隨

其委曲而後得之今紀季受命乎君而經書專無善一

名而文見賢此皆詭辭不可不察春秋之於所賢也固

順其志而一其辭章其義而裒其美今紀侯春秋之所

貴也是以聽其入齊之志而詭其服罪之辭也移之紀

季故告糴于齊者實莊公爲之而春秋詭其辭以予臧

孫辰以𨟎入于齊者實紀侯爲之而春秋詭其辭以予

紀季所以詭之不同其實一也難者曰有國家者人欲

立之固盡不聽國滅君死之正也何賢乎紀侯曰齊將

復讎紀侯自知力不加而志距之故謂其弟曰我宗廟

之主不可以不死也案他本作不以死也汝以酅徃服罪於齊請

以立五廟使我先君歲時有所依歸率一國之衆以衞

九世原註一作代之主襄公逐之不去求之弗予上下同心

而俱死之案他本無之字故謂之大去春秋賢死義且得衆心

也故爲諱滅以爲之諱見其賢之也以其賢之也見其

中仁義也

  精華第五

春秋愼辭謹於名倫等物者也是故小夷言伐而不得

言戰大夷言戰而不得言獲中國言獲而不得言執各

有辭也有小夷避大夷而不得言戰大夷避中國而不

得言獲中國避天子而不得言執名倫弗予嫌於相臣

之辭也是故小大不踰等貴賤如其倫義之正也

大雩者何旱祭也難者曰大旱雩祭而請雨大水鳴鼓

而攻社天地之所爲陰陽之所起也或請焉或怒焉者

何曰大旱者陽滅陰也陽滅陰者尊壓卑也固其義也

雖大甚拜請之而巳無敢有加也大水者陰滅陽也隂

滅陽者卑勝尊也日食亦然皆下犯上以賤傷貴者

本無者字逆節也故鳴皷而攻之朱絲而案他本無而字脅之爲其

不義也此亦春秋之爲強禦也故變天地之位正陰陽

之序直行其道而不忘其難義之至也是故脅嚴社而

不爲不敬靈出天王而不爲不尊上辭父之命而不爲

不承親絶母之屬而不爲不孝慈案他本無慈字義矣案他本無矣字

原註一作乎

難者曰春秋之法大夫無遂事又曰出境有可以安社

稷利國家者則專之可也又曰大夫以君命出進退在

大夫也又曰案他本無曰字聞喪徐行而不反也夫旣曰無遂

事矣又曰專之可也旣曰進退在大夫矣又曰徐行不

反也若相悖然是何謂也曰四者各有所處得其處則

皆是也失其處則皆非也春秋固有常義又有應變無

遂事者謂平生安寧也專之可也者謂救案他本脫救字危除

患也進退在大夫者謂將案他本無謂將二字率用兵也徐行不

反者謂不以親害尊不以私妨公也此之謂將得其私

知其指故公子結受命徃媵陳人之婦于鄄道生案道生二

字他本誤作遂其事從齊桓盟春秋弗非以爲救莊公之危公

子遂受案他本脫受字命使京師道案道他本誤作遂生事之晉春秋

非之以爲是時僖公安寧無危而救故案他本無故字有危而

不專救謂之不忠無危而壇生事是卑君也故此二臣

俱生事春秋有是有非其義然也

齊桓仗案仗他本作挾賢相之能用大國之資卽位案位他本誤作衞

五年不能致一諸侯於柯之盟見其大信一年而近國

之君畢至鄄幽之㑹是也其後二十年之間亦久矣尚

未能大合諸侯也至於救邢衞之事見存亡繼絶之義

而明年遠國之君畢至貫澤陽穀之㑹是也故曰親近

者不以言召遠者不以使此其效也其後矜功振而自

足而不修德故楚人滅弦而志弗憂江黃伐陳而不徃

救損人之國而執其大夫不救陳之患而責陳不離

他本作納原本及黃氏日鈔所引俱作離不復安鄭案鄭他本誤作正而必欲迫

原本誤作必今據他本改正之以兵功未良成而志巳滿矣故曰管

仲之器小哉此之謂也自是日衰九國叛矣

春秋之聽獄也必本其事而原其志志邪者不待成首

惡者罪特重本直者其論輕是故逢丑父當斮而轅濤

塗不宜執案執他本誤作直魯季子追慶父而吳季子釋闔廬

此四者罪同異論其本殊也俱欺三軍或死或不死俱

弑君或誅或不誅聽訟折獄可無審邪故折獄而是也

理益明教益行折獄而案他本無而字非也闇理迷衆與敎相

妨敎政之本也獄政之末也其事異域其用一也不可

不以相順故君子重之也

難晉事者曰春秋之法未踰年之君稱子蓋人心之正

也至里克殺奚齊避此正辭而稱君之子何也曰所聞

詩無達詁案詁他本誤作話易無達占案占字原本作吉當是占字誤筆他本作言亦

誤今據文義改正春秋無達辭從變從義而一以奉人仁人

本無人字錄其同姓之禍固宜易操晉春秋之同姓也驪姬

一謀而三君死之天下之所共痛也本其所爲爲之者

蔽于所欲得位而不見其難也春秋疾其所蔽故去其

案位他本作正辭徒言君之子而巳若謂奚齊曰嘻嘻爲大

國君之子富貴足矣何以兄之位爲欲居之以至此乎

云爾錄所痛之辭也故痛之中有痛無罪而受其死者

申生奚齊卓子是也惡之中有惡者己立之己殺之不

得如他臣之弑君者齊公子商人是也故晉禍痛而齊

禍重春秋傷痛而敦重是以奪晉子繼位之辭與齊子

成君之號詳見之也

古之人有言曰不知來視諸徃今春秋之爲學也道徃

而明來者也然而其辭體天之微故案他本無故字難知案他本知

也弗能察寂原註一作蒙若無能察之無物不在是故爲

春秋者得一端而多連之見一空原註空或作宜而博貫之則

天下盡矣魯僖公以亂卽位而知親任季子季子無恙

之時内無臣下之亂外無諸侯之患行之二十年國家

安寧季子卒之後魯不支鄰國之患直乞師楚耳僖公

之情非輒不肖而國衰益危者何也以無季子也以魯

人之若是也亦知他國之皆若是也以他國之皆若是

亦知天下之皆若是也案他本無也字此之謂連而貫之故天

下雖大古今雖乆以是定矣以所任賢謂之主尊國安

所任非其人謂之主卑國危萬世必然無所疑也其在

易曰鼎折足覆公餗夫鼎折足者任非其人也覆公餗

者國家傾也是故任非其人而國家不傾者自古至今

未嘗聞也故吾按春秋而觀成敗乃切悁悁於前世之

興亡也任賢臣者國家之興也夫知不足以知賢無可

奈何案他本無何字矣知之不能任大者以死亡小者以亂危

其若是何𫆀以莊公不知季子賢耶安知病將死召而

授以國政以殤公爲不知孔父賢𫆀安知孔父死己必

死趨而救之二主知皆足以知賢而不決不能任故魯

莊以危宋殤以弑使莊公早用季子而宋殤素任孔父

案尙他本誤作南將興鄰國豈直弑哉此吾所悁悁而悲者







春秋繁露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