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集傳纂例 (四庫全書本)/全覽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春秋集傳纂例 全覽


  欽定四庫全書    經部五
  春秋集傳纂例    春秋類
  提要
  等謹案春秋集傳纂例十卷唐陸淳撰葢釋其師啖助并趙匡之説也助字叔佐本趙州人徙闗中官潤州丹陽縣主簿匡字伯循河東人官洋州刺史淳字伯沖呉郡人官至給事中後避憲宗諱改名質二程遺書陳振孫書録解題及朱臨作是編後序皆云淳師助匡舊唐書云淳師匡匡師助新唐書則云趙匡陸淳皆助髙弟案吕温集有代淳進書表稱以啖助為嚴師趙匡為益友又淳自作修傳始終記稱助為啖先生稱匡為趙子餘文或稱為趙氏重修集傳義又云淳秉筆執簡侍于啖先生左右十有一年而不及匡又栁宗元作淳墓表亦稱助匡為淳師友當時序述顯然明白劉昫以下諸家並傳聞之悞也助之説春秋務在考三家得失彌縫漏闕故其論多異先儒如論左傳非邱明所作漢書邱明授魯曾申申傳呉起自起六傳至賈誼等説亦皆附會公羊名髙榖梁名赤未必是實又云春秋之文簡易先儒各守一傳不肯相通互相彈射其𡚁滋甚左傳序周晉齊宋楚鄭之事獨詳乃後代學者因師授衍而通之編次年月以為傳記又襍采各國諸卿家傳及卜書夢書占書縱横小説故序事雖多釋經殊少猶不如公榖之于經為宻其論未免一偏故歐陽修晁公武諸人皆不滿之而程子則稱其絶出諸家有攘異端開正途之功葢舍傳求經寔導宋人之先路生臆斷之𡚁其過不可掩破附㑹之失其功亦不可没也助書本名春秋統例僅三卷卒後淳與其子異裒錄遺文請匡損益始改名纂例成于大厯乙卯定著四十篇分為十卷始末具見第八篇中唐書藝文志卷數亦同此本卷數相符葢猶舊帙其第一篇至第八篇為全書總義第九篇為魯十三公併世緒第三十六篇以下為經傳文字脱謬及人名國名地名其發明筆削之例者寔二十六篇而已袁桷後序稱此書廢已久所得為寳章桂公校本聞蜀有小字本惜未之見呉菜栁貫二後序皆稱得平陽府所刋金泰和三年禮部尚書趙秉文家本是元時已為難覯流傳得至今日亦可謂巋然獨存矣乾隆四十四年三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  陸 費 墀

  春秋集傳纂例原序
  栁子厚與元次山論春秋書言自得集傳常願執灑掃於陸先生之門及先生為給事中始得執弟子禮未及卒業而先生云亡復有先生墓表謂説春秋者百千卒無有及其根源者獨先生講述三十年經學始大光瑩乃為先生能文聖人之書通于後世遂與門人世儒相與諡曰文通先生其見尊於當世如此子厚文章宗匠也以韓退之之賢猶不肯髙以為師獨肯執弟子禮於陸氏前則陸氏之學從可論也自孔子沒前先生幾千餘年矣後先生又數百年矣皆未有出其書之右者豈非膠於偏見而然耶而漢通經者以董仲舒為第一然猶膠於榖梁不克别白餘可知也臨嘗從師學識其大略復得先生所為書乃益曉發惜乎不得人人傳之以速其逺到子厚謂使庸人小童皆可積學以入聖人之道況有明敏勤篤之資者乎近嵗取人以通經為尚學者無大小以不通經為恥則此書之傳為時羽翼豈可忽哉慶厯戊子呉興朱臨謹序
  自唐世言文者一變而王楊盧駱再變而燕許三變而韓栁雖其文振八代之弊及見當世經生攻訓詁治義疏則深敬之太常殷侑新注公羊退之欲為之序幸得掛名經端以蘄不朽及寄詩盧仝又言其抱遺經束三傳然仝所著春秋摘微一巻間見一二未甚為學者輕重惟子厚答元饒州書恒願歸于陸先生之門執弟子禮會先生病子厚出邵州竟不克卒業先生葢河東陸淳元沖也與子厚同郡且云先生師天水啖助及趙匡知聖人之㫖兼用二帝三王法至先生大備春秋集注纂例辨疑微㫖等書包羅旁魄轇轕上下一出于正于是乎春秋有啖趙陸氏之學往予北游京師始從國子學見陸氏纂例十巻是金泰和間禮部尚書趙秉文手本太原板行後又得陸氏辨疑七巻微㫖三巻而集注乆闕自唐世學者説經一本孔氏正義及宋之盛説者或不用正義六經各有新注爭為一已自見之論而欲求勝于先儒已成之説宋子京傳唐書猶不滿于啖助者豈啖助實有以開之故歟雖然陸氏未可毁也後之學者自肆于藩籬閫域之外口傳耳剽而不難于議經者必引啖趙陸氏以自解是或未之思也夫元呉萊字立夫序
  唐丹陽主簿趙州啖助攷春秋三傳短長撰集傳復攝綱條為統例助卒其子異裒録遺稿於是門人洋州刺史河東趙匡損益之而給事中陸淳師事匡纂會其文為春秋集傳纂例十卷集注自元已亡而纂例及辨疑微㫖三書延祐中從集賢學士曲出之請鋟板江西行省魏晉以前説春秋者創通大義而已有所未通則没而不説又或自亂其義自杜元凱以例釋左氏其說有正例變例非例之分别為五體以尋經傳之微㫖言春秋者宗之然猶略而未該至三子書出例乃大備庶乎絲麻之屨之不紊其有功于春秋甚大淳為韋執誼所援得侍講東宫栁子厚因執弟子禮歸安朱臨序是書謂子厚文章宗匠以韓退之之賢猶不肯髙以為師獨肯執弟子禮於陸氏以此推陸氏之學要之子厚之師陸氏特出于黨人一時附和正未足以是為輕重也然唐人所尚者詩賦往往未暇究明經義陸氏獨能傳習其師説通聖人之書于後世其賢有過人者當其時蔡廣成以易施士匄以詩仲子陵袁彛韋彤韋𦶜以禮强蒙以論語皆自名其學以顯于時今其書俱不傳惟三子書僅存錢塘龔主事蘅圃刻而傳之功不在曲出下矣秀水朱彛尊序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集傳纂例卷一
  唐 陸淳 撰
  春秋宗指議第一
  此經所以稱春秋者先儒説云魯史記之名也記事者以事繫日以日繫月以月繫時以時繫年所以記遠近别同異也故史之記必表年以首事年有四時故錯舉以為所記之名也
  啖子曰夫子所以修春秋之意三傳無文說左氏者以為春秋者周公之志也暨乎周徳衰典禮喪諸所記注多違舊章宣父因魯史成文考其行事而正其典禮上以遵周公之遺制下以明將來之法杜元凱左傳序及釋例云然言公羊者則曰夫子之作春秋將以黜周王魯變周之文從先代之質何休公羊傳注中云然解榖梁者則曰平王東遷周室微弱天下板蕩王道盡矣夫子傷之乃作春秋所以明黜陟著勸戒成天下之事業定天下之邪正使夫善人勸焉淫人懼焉范寗榖梁傳序云然吾觀三家之説誠未達乎春秋大宗安可議其深指可謂宏綱既失萬目從而大去者也予以為春秋者救時之弊革禮之薄何以明之前志曰夏政忠忠之弊野殷人承之以敬敬之弊鬼周人承之以文文之弊僿救僿莫若以忠復當從夏政夫文者忠之末也設教於本其弊猶末設教於末弊將若何武王周公承殷之弊不得已而用之周公既沒莫知改作故其頽弊甚於二代以至東周王綱廢絶人倫大壞夫子傷之曰虞夏之道寡怨於民殷周之道不勝其弊又曰後代雖有作者虞帝不可及已葢言唐虞淳化難行於季末夏之忠道當變而致焉是故春秋以權輔正天王狩于河陽之類是也以誠斷禮褒高子仲孫之類是也正以忠道原情為本不拘浮名不罪欒書之類是也不尚狷介不褒洩台之類是也從宜救亂因時黜陟或貴非禮勿動諸非禮悉譏之是也或貴貞而不諒即合權道是也進退抑揚去華居實故曰救周之弊革禮之薄也古人曰殷變夏周變殷春秋變周出淮南子又言三王之道如循環太史公亦言聞諸董生曰春秋上明三王之道公羊亦言樂道堯舜之道以俟後聖是知春秋參用二帝三王之法以夏為本不全守周典理必然矣據杜氏所論褒貶之指唯據周禮若然則周徳雖衰禮經未冺化人足矣何必復作春秋乎且游夏之徒皆造堂室其於典禮固當洽聞述作之際何其不能贊一辭也又云周公之志仲尼從而明之則夫子曷云知我者亦春秋罪我者亦春秋乎斯則杜氏之言陋於是矣何氏所云變周之文從先代之質雖得其言用非其所不用之於性情性情即前章所謂用忠道原情而用之於名位謂黜周王魯也失指淺末不得其門者也周徳雖衰天命未改所言變從夏政唯在立忠為敎原情為本非謂改革爵列損益禮樂者也故夫子傷主威不行下同列國首王正以大一統先王人以黜諸侯不言戰以示莫敵稱天王以表無二尊唯王為大邈矣崇髙反云黜周王魯以為春秋宗指隠元年盟于昧𫝊何休注然兩漢專門傳之于今悖禮誣聖反經毁傳訓人以逆罪莫大焉范氏之説粗陳梗槩殊無深指且厯代史書皆是懲勸春秋之作豈獨爾乎是知雖因舊史酌以聖心撥亂反正歸諸王道三家之説俱不得其門也或問春秋始於隠公何也答曰夫子之志冀行道以拯生靈也故歴國應聘希遇賢王及麟出見傷知為哲人其萎之象悲大道不行將託文以見意雖有其徳而無其位不作禮樂乃修春秋為後王法始於隠公者以為幽厲雖衰雅未為風平王之初人習餘化苟有過惡當以王法正之此時但見周家舊典自可理也及代變風移陵遲乆矣若格以太平之政則比屋可誅無復善惡故斷自平王之末而以隠公為始所以拯薄俗勉善行救周之弊革禮之失也言此時周禮既壊故作春秋以救之
  三傳得失議第二
  啖子曰古之解説悉是口傳自漢以來乃為章句如本草皆後漢時郡國而題以神農山海經廣説殷時而云夏禹所記自餘書籍比比甚多是知三傳之義本皆口傳後之學者乃著竹帛而以祖師之目題之予觀左氏傳自周晉齊宋楚鄭等國之事最詳晉則每一出師具列將佐宋則每因興廢備舉六卿故知史䇿之文每國各異左氏得此數國之史以授門人義則口傳未形竹帛後代學者乃演而通之總而合之編次年月以為傳記又廣采當時文籍故兼與子産晏子及諸國卿佐家傳并卜書及雜占書縱横家小説諷諫等雜在其中故敘事雖多釋意殊少是非交錯混然難證其大略皆是左氏舊意故比餘傳其功最髙博采諸家敘事尤備能令百代之下頗見本末因以求意經文可知又況論大義得其本源解三數條大義天王狩于河陽之類亦以原情為説欲令後人推此以及餘事而作傳之人不達此意妄有附益故多迂誕又左氏本末釋者抑為之説遂令邪正紛揉學者迷宗也公羊榖梁初亦口授後人據其大義散配經文傳中猶稱榖梁子曰是其證也故多乖謬失其綱統然其大指亦是子夏所傳故二傳傳經宻於左氏穀梁意深公羊辭辨隨文解釋往往鈎深但以守文堅滯泥難不通比附日月曲生條例義有不合亦復强通踳駮不倫或至矛盾不近聖人夷曠之體也夫春秋之文一字以為襃貶誠則然矣其中亦有文異而義不異者詳内以略外因舊史之文類是也二傳穿鑿悉以褒貶言之是故繁碎甚於左氏公羊穀梁又不知有不告則不書之義凡不書者皆以義説之且列國至多若盟會征伐喪紀不告亦書則一年之中可盈數巻況他國之事不憑告命從何得書但書所告之事定其善惡以文褒貶耳左氏言褒貶者又不過十數條其餘事同文異者亦無他解舊解皆言從告及舊史之文若如此論乃是夫子寫魯史爾何名修春秋乎故謂二者之説俱不得中
  啖氏集傳注義第三
  啖子曰惜乎㣲言乆絶通儒不作遺文所存三傳而已傳已互失經指註又不盡傳意春秋之義㡬乎冺滅唯聖作則譬如泉源苟涉其流無不善利在人賢者得其深者其次得其淺者若文義隠宻是虚設大訓誰能通之故春秋之文簡易如天地焉其理著明如日月焉但先儒各守一傳不肯相通互相彈射仇讐不若詭辭迂説附會本學鱗雜米聚難見易滯益令後人不識宗本因註迷經因疏迷註黨於所習其俗若此老氏曰大道甚夷而人好徑信矣故知三傳分流其源則同擇善而從且過半矣歸乎允當亦何常師今公羊榖梁二傳殆絶習左氏者皆遺經存傳談其事跡翫其文彩如覽史籍不復知有春秋微㫖嗚呼買櫝還珠豈足怪哉予輒考覈三傳舍短取長又集前賢註釋亦以愚意裨補闕漏商㩁得失研精宣暢期於浹洽尼父之志庶㡬可見疑殆則闕以俟君子謂之春秋集傳集註又撮其綱目撰為統例三卷以輔集傳通經意焉所以剪除荆棘平易道路令趣孔門之士方軌康衢免涉於險難也
  啖氏集註義例第四
  啖氏曰予所註經傳若舊註理通則依而書之小有不安則隨文改易若理不盡者則演而通之理不通者則全削而别註其未詳者則據舊説而已但不博見諸家之註不能不為恨爾或問曰傳則每題傳名註則何不題註者之名乎答曰杜征南云略舉劉賈許頴之違何掾云略依胡母生條例范武子云博采諸儒之説然則若題此三人之名未必得其本故遂不言也又比見諸家所註苟有異義欲題已名以示於後故須具載其名氏爾予但以通經為意則前人之名與予何異乎楚得未足異也縱是予所創意何知先賢不已有此説故都不言所註之名但以通經為意爾
  趙氏損益義第五
  趙子曰啖先生集三傳之善以説春秋其所未盡則申已意條例明暢真通賢之為也惜其經之大意或未標顯傳之取舍或有過差葢纂集僅畢未及詳省爾故古人云聖人無全能況賢者乎予因尋繹之次心所不安者隨而疏之啖氏依公羊家舊説云春秋變周之文從夏之質予謂春秋因史制經以明王道其指大要二端而已興常典也著權制也故凡郊廟郊廟常事悉不書之喪紀卒塟之外雜喪事皆記非禮也朝聘變文者皆譏非禮也杞伯姬來朝其子之類是也蒐狩昬取此二禮常事亦不書皆違禮則譏之據五禮皆依周禮是興常典也明不變周非常之事典禮所不及則裁之聖心以定襃貶所以窮精理也謂變例也精理者非權無以及之權衡所以辨輕重言聖人深見是非之禮有似於此故曰可與適道未可與立可與立未可與權是以游夏之徒不能贊一辭然則聖人當機發斷以定厥中辨惑質疑為後王法何必從夏乎或曰若非變周之意則周典未亡焉用春秋答曰禮典者周之禮經典册也所以防亂耳亂既作矣言幽厲不守致令亂成則典禮非能治也喻之一身則養生之法所以防病病既作矣不依其法則病生矣則養生之書不能治也治之者在針藥耳故春秋者亦世之針藥也相助救世理當如此何云變哉若謂春秋變禮典則針藥亦為變養生可乎哉問者曰若春秋非變周之意則帝王之制莫盛於周乎答曰非此之謂也夫改制創法王者之事夫子身為人臣分不當耳言夫子立教之分止於因舊史以示勸戒不當變改制度也若夫帝王簡易精淳之道安得無之哉言周道之不足為盛問者曰然則春秋救世之宗指安在答曰在尊王室正陵僭舉三綱提五常彰善癉惡不失纖芥如斯而已觀夫三家之説其𢎞意大指多未之知褒貶差品所中無㡬故王崩不書者三王塟不書者七春秋時凡十二王其有崩塟不見於經者三傳悉無貶責嗣王即位桓文之霸皆無義說三傳亦不言其意盟會侵伐豈無褒貶亦莫之論三傳無義略舉數事觸類皆爾並見𫝊中故曰𢎞意大指多未之知也至于分析名目以示懲勸乖經失指多非少是啖氏雖已裁擇而蕪穢尚繁於戲聖典翳霾千數百年理當發揮不可以已豈苟駮先儒哉故褒貶之指在乎例諸几例是綴敘之意在乎體所謂體者其大槩有三而區分有十所謂三者凡即位崩薨葬朝聘盟會此常典所當載也故悉書之隨其邪正而加褒貶此其一也祭祀婚姻賦税軍旅蒐狩皆國之大事亦所當載也其合禮者夫子修經之時悉皆不取故公榖云常事不書是也其非者及合於變之正者乃取書之而增損其文以寄褒貶之意此其二也慶瑞災異及君被殺被執及奔放逃叛歸入納立如此並非常之事亦史册所當載夫子則因之而加褒貶焉此其三也此述作之大凡也所謂十者一曰悉書以志實朝聘用兵之類一切書之以著事實二曰略常以明禮祭祀婚姻等合禮等皆常事不書三曰省辭以從簡經文貴從省觸類盡然諸前目後凡帥師不言君使之類是也四曰變文以示義但經文比常例變一字者必有褒貶之義五曰即辭以見意謂不成例者但於辭中見褒貶之義公追齊師至酅齊人來歸公孫敖之䘮之類是也六曰記是以著非書子同生及塟諸侯之類是也七曰示諱以存禮内惡事皆隠避其文以示臣禮八曰詳内以異外内卿卒皆書被伐皆言某鄙之類是也九曰闕略因舊史宣成以前人名及甲子多不具是也十曰損益以成辭如鄭渝平若言鄭伯使人來渝乎即不成言辭此損文也如西狩常事不合書為獲麟故書西狩此益文也知其體推其例觀其大意然後可以議之耳或曰聖人之教求以訓人也微其辭何也怪其辭意深微人難曉解不可以訓答曰非微之也事當爾也人之善惡必有淺深不約其辭不足以差之也如弑君有稱人稱盜之異來盟有書名書字書官之異必假一字以示善惡淺深也若廣其辭則是史氏之書爾焉足以見條例而稱春秋乎辭簡義隠理自當爾非微之也故成人之言童子不能曉也縣官之才民吏不能及也是以小智不及大智況聖人之言乎此情性自然之品彚非微之也今持不逮之資欲勿學而能此豈里巷之言苟爾而易知乎或曰春秋始於隠公何也答曰一則因平王之遷也此與啖同二則賢隠之讓也此與杜同别具言獲麟傳啖氏依舊説以左氏為丘明受經於仲尼今觀左氏解經淺於公榖誣謬寔繁備在纂例諸門及辨疑篇若丘明才實過人豈宜若此推類而言皆孔門後之門人但公榖守經左氏通史故其體異耳且夫子自比皆引往人故曰竊比於我老彭又説伯夷等六人云我則異於是並非同時人也丘明者葢夫子以前賢人論語云左丘明耻之丘亦恥之如史佚遲任之流見稱於當時耳焚書之後莫得詳知學者各信胸臆見傳及國語俱題左氏遂引丘明為其人此事既無明文唯司馬遷云丘明喪明厥有國語劉歆以為春秋左氏傳是丘明所為且遷好竒多謬故其書多為淮南所駮劉歆則以私意所好編之七略七略左氏傳丘明所為班固因而不革謂漢書藝文志憑七略而為也後世遂以為真所謂傳虚襲誤往而不返者也或曰司馬遷劉歆與左丘明年代相近固當知之今以遠駮近可乎答曰夫求事實當推理例豈可獨以逺近為限且遷作吕不韋傳云不韋為秦相國集門客千人著其所聞集為八覽六論十二紀號為吕氏春秋懸之秦氏及其與任安書乃云文王幽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修春秋屈原放逐乃賦離騷左丘失明厥有國語孫子臏脚兵法修列不韋遷蜀世傳吕覽則遷所論不韋書與傳自相違背若此之甚其說丘明之謬復何疑焉劉歆云左氏親見夫子杜預云凡例皆周公舊典禮經按其傳例云弑君稱君君無道也稱臣臣之罪也然則周公先設弑君之義乎又云大用師曰滅弗地曰入又周公先設相滅之義乎又云諸侯同盟薨則赴以名又是周公令稱先君之名以告隣國乎周以諱事神不應有此也又云平地尺為大雪若以為災沴乎則尺雪豐年之徴也若以為常例須書乎不應二百四十二年唯兩度大雪凡此之類不可勝言俱見纂例諸篇及辨疑中則劉杜之言淺近甚矣左氏决非夫子同時亦已明矣言若親授經不應乖繆至此也或曰若左氏非授經於仲尼則其書多與汲冡紀年符同何也答曰彭城劉惠卿著書名貺云記年序諸侯列㑹皆舉其諡知是後人追修非當世正史也至如齊人殲于遂鄭棄其師皆夫子褒貶之意而竹書之文亦然其書鄭殺其君某因釋曰是子亹楚嚢瓦奔鄭因曰是子常率多此類别有春秋一巻全録左氏傳卜筮事無一字之異故知此書按春秋經傳而為之也劉之此論當矣且經書紀子伯莒子盟於宻左氏經改為紀子帛傳釋云魯故也以為是紀大夫裂繻之字緣為魯結好故褒而書字同之内大夫序在莒子上此則魯國褒貶之意而竹書自是晉史亦依此文而書何哉此最明驗其中有鄭莊公殺公子聖春秋作段魯桓公紀侯莒子盟于區蛇如此等數事又與公羊同其稱今王者魏惠成王也此則魏惠成王時史官約諸家書追修此紀理甚明矣觀其所記多詭異鄙淺殊無條例不足憑據而定邪正也此段言左氏傳既非全實而紀年又憑左氏而成也且左傳國語文體不倫序事又多乖剌定非一人所為也葢左氏廣集諸國之史以釋春秋傳成之後葢其家子弟及門人見嘉謀事跡多不入𫝊或有雖入傳而復不同為諸國各有史故雖一事而說各異也故各隨國編之而成此書以廣異聞爾自古豈止有一丘明姓左乎何乃見題左氏悉稱丘明近代之儒又妄為記錄云丘明以授魯曾申申傳呉起起傳其子期期傳楚鐸椒椒傳虞卿卿傳荀況況傳張蒼蒼傳賈誼陸徳明經典釋文序例所引此乃近世之儒欲尊崇左氏妄為此記向若傳授分明如此漢書張蒼賈誼及儒林傳何故不書則其偽可知也漢初猶不能知後代從何而得足明妄也或曰公穀定何時人也緣漢書儒林藝文志並無年代名字故問之也答曰此二傳雖不記事跡然其解經宻於左氏是知必孔門後之門人也但不知師資㡬世耳傳記無明文故三傳先後亦莫可知也先儒公羊名髙子夏弟子也應劭風俗通云爾或云漢初人何休隠三年紀子伯莒子注中云然或曰穀梁亦子夏弟子名赤亦風俗通所說或曰秦孝公同時人麋信云然或云名俶字元始阮孝緒世録云然皆為强說也西漢諸儒猶不能定其時代及名字而後代方示廣傳妄為記録故知非真說也儒史之流尚多及此況語怪者哉言厯代儒生及修史之人宜守正據實而猶妄示廣傳有此偽迹況讖緯迂怪之徒哉此歎息作偽之意也
  啖子取舍三傳義例第六
  啖子曰三傳文義雖異意趣可合者則演而通之文意俱異各有可取者則並立其義其有一事之傳首尾異處者皆聚於本經之下庶使學者免於煩疑至於義指乖越理例不合浮辭流遁事迹近誣及無經之傳悉所不録其辭理害教并繁碎委巷之談調戲浮侈之言及尋常小事不足為訓者皆不録若須存以通經者删取其要諫諍謀猷之言有非切當及成敗不由其言者亦皆略之雖當存而浮辭多者亦撮其要凡敘戰事亦有委曲繁文并但敘戰人身事義非二國成敗之要又無誠節可紀者亦皆不取凡論事有非與論之人而私評其事自非切要亦皆除之其巫祝卜夢鬼神之言皆不錄其有補於勸戒者則存之三傳敘事及義理同者但舉左氏則不復舉公榖其公榖同者則但舉公羊又公榖理義雖同而榖梁文獨備者則唯舉榖梁公羊榖梁以日月為例一切不取其有義者則時或存之亦非例也義是日月例也或問無經之傳有仁義誠節知謀功業政理禮樂讜言善訓多矣頓皆除之不亦惜乎答曰此經春秋也此傳春秋傳也非傳春秋之言理自不得録耳非謂其不善也且厯代史籍善言多矣豈可盡入春秋乎其當示於後代者自可載於史書爾今左氏之𫝊見存必欲耽玩文彩記事迹者覽之可也若欲通春秋者即請觀此傳焉傳文有一句是一句非皆擇其當者留之非者去之疑者則存而論之或問三傳之文每說一事解一義是當併是非當併非何謂摘取之乎答曰三傳所記本皆不謬後人不曉而以濫説附益其中非純是本說故當擇而用之亦披沙揀金錯薪刈楚之義也趙子曰三傳堪存之例或移于事首或移於事同事首謂直為例無差品者事同謂如弑君有稱國稱人等差品待經文厯其差品徧然後舉例也各隨其宜也凡須都撮如内外大夫名目例見僖八年如此等三四條三傳及啖氏或有已釋之而當者或散在前後學者尋之卒難總領今故聚之使其褒貶差品了然易見其四家之義各於句下註之其不註者謂不註云某家也則鄙意也鄙趙子自謂也既不遺前儒之美而理例又明也凡公穀文義雖與本經不相會而合正理者皆移於宜施處施之其孤絶之文不可專施於經下者謂不可獨用也予則引而用之趙子引用為證如古人引詩書之比也庶先儒之義片善不遺也凡三傳經文不同故傳文亦異如盟于昧左氏作蔑之類今既纂㑹詳定之義見三傳差互略篇中則傳文亦悉改定以一之庶令學者免於疑誤也公榖說經多云隠之閔之喜之之類且春秋舉經邦大訓豈為私情悲喜生文乎何待春秋之淺也如此之例並不取公羊災異下悉云記災也記異也予已於例首都論其大意自此即觀文知義不復縷載其有須存者乃存之耳公榖舉例悉不稱凡又公榖每一義輒數處出之今既去其重複以復簡要其舉例故加凡字以通貫其前後夫察微知逺識之精也故夫子云由也不得其死然是也古人立蓍龜以求前知也故當不棄人之知然左氏所記以一言一行定其禍福皆騐若符契如此之類繼踵比肩縱不悉妄妄必多矣悉棄之乎則失於精深勸戒之道悉留之乎則多言者無懼而詭妄繁興固當擇其辭深理正者存之浮淺者去之庶乎中道也左氏無經之傳其有因㑹盟戰伐等事而説忠臣義士及有讜言嘉謀與經相接者即略取其要若説事迹雖與經相符而無益於教者則不取左氏每盟下皆云尋某年之盟每聘下則云報某人之聘侵伐下多云報某之役凡此類但檢前以符後更無他義今考取其事相連帶要留者留之左氏亂記事迹不達經意遂妄云禮也今考其合經者留之餘悉不取左氏集諸國史為傳序呉楚之君皆稱為王此乃本國臣民之偽號不可施於正傳故皆改為呉子楚子若敘其君臣自相答對之語則非我褒貶之意且令後代知其僭偽故仍舊耳左氏序楚縣大夫皆稱曰公此乃僭偽之辭皆刋正之左氏敘諸國之君皆稱曰公此皆依彼國之史成辭殊失魯史之體今為繁多不可改易學者宜知之凡有徳之人人敬其名故稱其字左傳追修前史足得正名而叙罪惡之人亦舉其字羽父之類乖褒貶之意甚矣為此例極多不暇悉改學者宜知之凡諡者所以褒貶善惡其有罪之人而加美諡恭仲之類今不改削者以見當時政教之廢也後代宜戒之
  重修集傳義第七
  淳秉筆持簡侍於啖先生左右十有一年述釋之間每承善誘微言奥指頗得而聞嗟乎神不與善天喪斯文筆削纔終喆人其䘮是以取舍三傳或未精研春秋綱例有所遺略及趙氏損益既合春秋大義又與條例相通誠恐學者卒覽難會隨文覩義謂有二端遂乃纂於經文之下則昭然易見其取舍傳文亦隨類刋附又春秋之意三傳所不釋者先生悉於注中言之示謙讓也淳竊以為既自解經理當為傳遂申已見各附于經則春秋之指朗然易見或問啖氏新解經意與先儒同者十有二三焉今子重修集傳悉以啖氏目之得無似竊古人之美以黨其師乎答曰啖氏本云集傳集註已明集古人之説而掇其善者也今作傳者但以釋經之義不合在於註中標以啖氏所以别於左氏公榖耳其義亦不異於集註也啖趙所取三傳之文皆委曲剪裁去其妨礙故行有刋句句有刋字以至精深實懼曾學三傳之人不達斯意以為文句脱漏隨即註之此則集傳之蠧也將來君子有意於斯者苟疑闕誤宜先詳覽啖趙取舍例及辨疑以校之不可援三家舊文采正新傳慎之慎之三傳義例雖不當者皆於纂例本條書之而論其棄舍之意其非入例者即辨疑中論之或問集傳先左氏次公羊後穀梁亦有意乎答曰左氏傳經多説事迹凡先見某事然後可以定其是非故先左氏焉公羊之説事迹亦頗多於榖梁而斷義即不如榖梁之精精者宜最在後結之故榖梁居後焉事勢宜然非前優而後劣也或問曰經傳文字有犯國朝廟諱悉不改易何也答曰夫文所以傳義理也若改易之則失其義理矣禮云臨文不諱葢謂此也但習讀之人訓而呼之則臣子之禮備矣左氏傳所記事迹連帶經義者悉入集傳矣其無經之傳集傳所不取而事有可嘉者今悉略出之隨年編次共成三巻名曰春秋逸傳則左氏精華無遺漏矣其他則妄偽繁碎無足觀也
  修傳終始記第八
  啖先生諱助字叔佐闗中人也聰悟簡淡博通深識天寳末客於江東因中原難興遂不還歸以文學入仕為台州臨海尉復為潤州丹陽主簿秩滿因家焉陋巷狹居晏如也始以上元辛丑嵗集三傳釋春秋至大厯庚戌嵗而畢趙子時宦於宣歙之使府因往還浙中途過丹陽乃詣室而訪之深話經意事多響合期反駕之日當更討論嗚呼仁不必壽是嵗先生即世時年四十有七是冬也趙子隨使府遷鎮于浙東淳痛師學之不彰乃與先生之子異躬自繕寫共載以詣趙子趙子因損益焉淳隨而纂會之至大厯乙夘歲而書成趙子名匡字伯循天水人也暨淮南節度使御史大夫陳公之領宣歙時始召用累隨鎮遷拜後為殿中待御史淮南節度判官淳字伯沖呉人也世以儒學著時又為陳公薦詔授大常寺奉禮郎



  春秋集傳纂例巻一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集傳纂例卷二
  唐 陸淳 撰
  魯十二公譜并世緒第九
  魯周公之國也周公武王之弟也始受封身留輔王室使子伯禽歸國都於曲阜伯禽卒子考公酋立考公卒弟煬公熙立煬公卒子幽公宰立幽公為弟㵒所殺㵒立是為魏公魏公卒子厲公擢立厲公卒弟獻公具立獻公卒子真公濞立真公卒弟武公敖立武公卒子懿公戲立懿公為兄子伯御所殺周宣王誅伯御立懿公之弟稱是為孝公孝公二十五年犬戎殺幽王孝公卒子惠公弗湼立惠公三年平王東遷
  隱公惠公之子名息姑立十一年為公子翬及桓公所殺母聲子不書卒不書塟不逆夫人攝謙不外逆也
  桓公惠公子隱公弟名允立十八年為齊所殺母仲子隱二年書夫人子氏薨不書塟不袝廟夫人文姜三年公子翬所逆書夫人姜氏至自齊莊二十一年薨二十二年塟莊公桓公子名同立三十二年薨母文姜已見上夫人哀姜二十四年公自逆夫人姜氏入也僖元薨于夷齊所殺也二年書塟閔公莊公庶子名開莊公薨後子般立般莊長子公子慶父使圉人犖殺之立閔公閔公立二年慶父又使卜齮殺之母不見未取夫人
  僖公亦莊公庶子名申閔公兄也立三十三年薨母成風莊公妾也文四年書薨五年書塟並僭用夫人袝禮與哀姜並夫人聲姜文十六年書薨文十七年書塟
  文公僖公子名興立十八年薨母聲姜夫人姜氏四年逆婦姜于齊子赤被殺後歸齊也經云歸于齊左氏謂之出姜是也宣公文公子名㨗立十八年薨母敬嬴公穀謂之頃熊宣公八年書薨書塟夫人穆姜元年公子遂所逆書遂以夫人婦姜至自齊有敬嬴故所以稱婦也襄九年書薨書塟
  成公宣公子名黑肱十八年薨母穆姜已見上夫人齊姜十四年僑如所逆書僑如以夫人婦姜至自齊有穆姜故所以稱婦也襄二年書薨書塟
  襄公成公子名午立三十一年薨母定姒襄四年書薨書塟與齊姜並附也夫人不見
  昭公襄公子名稠立二十五年書遜三十二年薨于乾侯在外七年母齊歸昭十一年書薨書塟僭追用夫人之禮故也夫人呉孟子哀十二年卒不書塟不可以袝也定公昭公弟名宋立十五年薨母不見夫人不見哀公定公子名蔣立十四年春西狩獲麟十六年四月孔子卒二十四年公遜于邾遂如越母定姒定十五年書卒書塟夫人不見哀公自越歸卒於有山氏子悼公寧立悼公卒子元公嘉立元公卒子穆公顯立穆公卒子共公奮立共公卒子康公屯立康公卒子景公偃立景公卒子平公叔立平公卒子文公賈立文公卒子頃公讎立頃公二十四年為楚所滅遷于下邑為家人魯起周公至頃公三十四世
  公即位例第十
  凡經文下所引五家之傳皆略言其意亦不備如傳文後並放此學者宜知之
  隱元年春王正月左氏不書即位攝也公穀意亦同此
  桓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繼弑而言即位與聞乎弑也公穀云
  莊元年春王正月
  閔元年春王正月繼子般也
  僖元年春王正月
  文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
  宣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
  成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
  襄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
  昭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
  定元年夏六月戊辰公即位凡公即位皆於朔日故不書日定公待昭公䘮至既殯而即位故書日公穀啖意並同此也
  哀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
  啖子曰凡天子崩諸侯薨既殯而嗣子為君康王之誥是也周書曰乙丑成王崩七日既殯康王麻冕黼裳出在應門之内臨百官羣臣既聴命相揖趨出王釋冕反䘮服未就阼階之位來年正月朔日乃就此南面而改元春秋此書是也下不標趙子者並是啖子義它皆放此凡先君正終則嗣子踰年行即位禮穀梁云繼正即位也此説是文成襄昭哀等五公是此例也凡先君遇弑則嗣子廢即位之禮不忍行也穀梁云繼弑君不書即位正也此説是也莊閔僖三公是公羊同此凡繼弑君而行即位禮非也穀梁云桓公繼弑君而行即位則是與聞乎弑也公羊云宣公繼弑君而行即位其意也意欲為君故黨於賊而行即位二説並是左氏不達其意曲為其説而云莊公不言即位文姜出故也閔公不言即位亂故也僖公不言即位公出故也左氏云閔公弑後成季以僖公適邾共仲奔莒乃入立之事見閔二年公出復入不書諱故也此言經中無僖公出入之文也其母以得罪去國猶曰不忍父為他國所弑其情若何不舉其大而舉其細非通論也且三月文姜方遜何妨正月即位乎故知解莊公不言即位妄也國有危難豈妨行禮故知解閔公不言即位妄也若君出諱而不書昭公何以書乎假如實出亦當非時即位如定公也故知解僖公不言即位妄也
  告月視朔第十一
  隱元年春王正月隱自元年之外餘並不書正月穀梁曰隱十年無正隱不自正也元年有正所以正隱也公羊意同
  桓三年正月桓即位十八年唯元年二年十年十八年四處有王字餘皆無王字趙云王者人倫之所係桓無王惡桓之滅人倫也桓之有王是謬増加書之也
  文六年閏月不告月猶朝于廟左氏云不告閏朔非禮也穀梁云猶可以已也 十六年夏五月公四不視朔穀梁云以公為厭政矣
  襄二十九年春王正月公在楚趙説在下
  昭三十年春王正月公在乾侯此時鄆潰公無所容寄在乾侯既非其地不得書居故毎嵗首皆書所在也 三十一年春王正月公在乾侯 三十二年春王正月公在乾侯
  趙子曰天子常以今年冬班明年正朔於諸侯諸侯受之每月奉月朔甲子以告于廟所謂禀正朔也故曰王正月言王之所以班也因以特牲薦謂之告月亦曰告朔故論語云子貢欲去告朔之餼羊也文公以閏非正不行告朔之禮而以其朔日但身至廟拜謁而已故曰猶朝于廟以此朝空廟謁故經文譏之襄二十九年書公在楚者記君之所在且明不得告朔此史家之常事諸公在外多矣悉不書者國之常事不足備書從省之義此則因公正旦在逺故舉此一事以示常法也書昭公在乾侯其義所同凡君在不應都廢告朔之禮當是執政大臣攝行矣
  郊廟雩社例第十二
  啖子曰凡祭常事多不書失禮及變故則書趙子曰凡郊廟社稷所以奉天地尊祖考而重生本咸國之大禮也故過則書之
  郊望
  僖三十一年夏四月四卜郊不從乃免牲猶三望公穀云四卜非禮四月不時左氏公穀皆云譏猶三望卜郊不從而免牲足知不郊故不云不郊
  宣三年正月郊牛之口傷改卜牛牛死乃不郊猶三望穀梁云書郊牛之變猶三望義同僖三十一年
  成七年正月鼷鼠食郊牛角改卜牛鼷鼠又食其角乃免牛不郊猶三望書郊牛之變義同宣三年猶三望義同僖三十一年穀梁云免牛禮也 十年四月五卜郊不從乃不郊穀梁云五卜强也 十七年九月辛丑用郊穀梁云九月不當郊故云用郊
  襄七年夏四月三卜郊不從乃免牲穀梁云三卜禮也四月不時也十一年夏四月四卜郊不從乃不郊四月四卜郊同僖三
  十一年也
  定十五年正月鼷鼠食郊牛牛死改卜牛夏五月辛亥郊五月不時也趙子曰予早年常恠鼷鼠食郊牛致死上元二年因避兵旅於㑹稽時有水旱疫厲之苦至明年而牛災有小鼠能噬牛纔傷皮膚無有不死者
  哀元年春王正月鼷鼠食郊牛角改卜牛夏四月辛巳郊四月不時
  郊時
  啖子曰天子以冬至祭上帝又以夏之孟春祈穀于上帝禮曰於郊故謂之郊不敢斥言祀天故但言其祭處而已魯以周公之故特得以孟春周之三月祈穀于上帝亦謂之郊郊皆用辛日故以二月卜三月上辛不吉則卜中辛又不吉則卜下辛所謂吉事先近日也榖梁曰自正月至于三月郊之時也我以十二月下辛卜正月上辛如不從則以正月下辛卜二月上辛如不從則以二月下辛卜三月上辛如不從則不郊矣此説非也若以冬至則不當卜若以夏之孟春則不當起周正而卜公羊舊註及鄭司農註禮亦同此説皆是謬也左氏云啓蟄而郊郊而後耕是也啓蟄為建寅之月百蟄驚出耳略舉時侯非必取厯驚蟄之節也
  養牲
  禮曰養牲必在滌三月滌者養牲之官名也故自周之十一月下旬而養牲至二月中旬而牲成故得以二月下旬卜三月上辛也
  改卜牛
  凡養牲必養二牲一以祀上帝一以祀后稷帝牛有變變所謂傷食之類則改卜稷牛以代之而别以他牛為稷牛可也禮曰帝牛必在滌三月稷牛唯具言稷牛但令備即可不必在滌帝牛必在滌也
  不郊
  凡卜三旬皆不吉則不郊牛死及牛有災害則卜稷牛而代之若卜稷牛不吉及既養稷牛又死亦皆不郊所言稷牛義與上同
  免牲
  凡不郊皆卜免牲穀梁曰卜免牲吉則免之免牲之禮見僖三十一年不吉則但不郊而已又曰卜之不吉則繫而待庀牲庀具也待明年具牲時卜用也然後左右之左右隨所用也此説是免牛凡未成牲曰牛穀梁云牲傷者亦曰牛又曰已牛矣而又免之何也嘗置之上帝矣置之滌官故卜而免之不敢專也此説是公羊云免牲禮也免牛非禮也此説不如穀梁之義精已前並啖子説
  趙子曰郊者天子所以事上帝也魯曷為之諸侯不合郊祀周公故也成王尊周公之徳故錫天子之禮焉不於日之至避王室也周郊天用冬至之日卜用夏正建寅之月於農耕之始也因祭祀遂祈嵗事故於郊前比旬而卜之逺怠慢也比近也謂二月下旬卜三月上辛卜吉則有司庀事若逺日卜之得吉則未庀事則似墮之也必更三旬禮盡於三也凡禮以三為節且郊之月殫矣言此月日盡不可復郊故不復卜也
  
  啖子曰尋春秋義郊後必望祭若不郊則不當望凡書猶三望猶皆非禮也三傳義同
  趙子曰三望之名公羊云泰山河海也而左氏穀梁無其名説左氏者云分野之星及封内山川説穀梁者云泰山淮海據禮篇云諸侯祭名山大川在其封内者而不言星辰又淮海非魯之封内公羊云山川不在其封内則不祭而云祀河海河海不在魯界也則三家之義皆可疑也
  
  公羊曰周公稱太廟魯之始祖故稱太廟魯公稱世室伯禽始受封其廟稱世室言世世不毁也羣公稱宫尊始祖不令子孫同其稱故曰宫也
  隱五年九月考仲子之宫初獻六羽趙子曰舍八佾用六佾猶謂之僭故曰獻
  桓二年夏四月取郜大鼎于宋戊申納于太廟三傳皆云非禮也 八年正月己卯烝五月丁丑烝公穀皆云黷祀也十四年秋八月壬申御廩災乙亥嘗趙子曰譏不時又不
  改卜也
  莊二十三年秋丹桓宫楹左穀皆云非禮也 二十四年春王三月刻桓宫桷義同丹楹
  閔二年夏五月乙酉吉禘于莊公三傳並云不當吉趙云不當禘不稱宫不及於祖也
  僖八年秋七月禘于太廟用致夫人穀梁云不宜致也文二年二月丁丑作僖公主三傳皆云失虞練之時 八月丁卯大事于太廟躋僖公三傳皆云逆祀也 六年閏月不告朔猶朝于廟左氏云不告朔非禮穀梁云不當朝廟 十三年秋七月大室屋壊三傳皆云書不敬也 十六年夏五月公四不視朔穀梁云譏公厭政也
  宣八年六月辛巳有事于太廟仲遂卒于垂壬午猶繹萬入去籥三傳皆云卿卒不當繹
  成三年二月甲子新宫災三日哭公穀並云禮也 六年二月辛巳立武宫三傳並云非禮
  昭十五年二月癸酉有事于武宫籥入叔弓卒去樂卒事
  定元年九月立煬宫義同武宫 八年冬從祀先公公穀皆云復正
  啖子曰凡宗廟之禮有常四時之祭雖失其月亦非大故皆不書其失時及失禮之大者乃書左氏云始殺而嘗閉蟄而烝過則書公羊云春曰祠夏曰禴秋曰嘗冬曰烝常事不書言失禮非常乃書之此説皆是
  趙子曰四時之祭皆用夏時言祠禴嘗烝皆用夏之四時也從物宜也若以周之四時用四祭於義理及所用之物都不相合故用夏時為宜也周雖以建子為正至於祭祀則用夏時本月以行四時之祭故桓八年正月烝則夏之仲冬也閔二年五月禘即夏之三月也凡四時之祭盖用孟月宣八年六月有事于太廟即夏之孟月也若有故及日不吉即用仲月桓八年正月烝是也若又有故及日不吉即用季月昭十五年二月有事于武宫即夏之季月也經文並無譏故但不失時即非僭禮啖説是也然吉事先近日苟有其故而用季月渉於怠矣當用仲月為嘉也時物既登且得二至二分之節故也此事禮制都無定證今考經推理宜耳故也向下别無標題亦並無趙子義他皆放此又曰禮不王不禘禮篇大傳及䘮服小記並云爾魯曷為之周公故也周之王也文王興之王業大興武王成之伐紂有天下也周公康治之輔幼主治天下是以魯得郊焉所以崇周公也令魯子孫用天子禮所以尊崇周公故也曰崇之宜乎問合禮之宜否非宜也國之所以樹者法制也法制所以限尊卑不得陵僭諸侯而行天子之禮非周公之意也其用乎莊又僭也成王令魯得用禘禮已為僭矣本止施於周公之廟今又僭於莊之廟行之非禮之甚用其豐備之禮而不能配文王也不稱宫不及于祖也若言吉禘于莊宫即似於莊廟祭及文王今既不爾故指言莊公以明之也凡祭而非者稱祭祭而失禮則書祭名以本下者稱事祭非失禮為下事張本者則不書祭名大事于太廟躋僖公之類是也又曰禘者本帝王之大祭諸侯不得行之成王以特尊周公令魯行耳閔二年遂僭用於莊廟故經書以譏之公羊云其言莊公何未可以稱宫廟也必若不合於宫廟行禘而今行之則當明書以示譏不應隱避也自縁不配文王故斥言莊公以明之爾又云譏始不三年也若然則當有初字故知皆非也
  辨魯無祠礿義四時祭名禮諸篇及諸經書説之不同故儒者紛然趙氏辨之
  問曰周禮記四時祭名云春祠夏礿秋嘗冬烝公羊亦同毛詩云礿祠烝嘗于公先王協韻故云爾其實祠礿嘗烝而春秋無礿祠二祭何也答曰春秋中一書烝雖再書之其實一事一書嘗兩書禘皆為失禮及有變故乃書耳於祠礿二祭無他故所以不書何足怪哉
  辨禘義禘義尤迷誤故趙子辨之
  趙子曰禮記大傳云禮不王不禘明諸侯不得有也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所出謂所系之帝以其祖配之諸侯及其太廟諸侯有五廟唯太廟百世不遷及者言逺祀之所及也不言禘者不王不禘無所疑也不言祫者四時皆祭故不言祫也大夫有大事省於其君干祫及其高祖有省謂有功徳見省記者也干者逆上之意也言逆上及高祖也予據此事體勢相連皆説宗廟之祀不得謂之祭天已上註義並趙子義非鄭𤣥舊釋下祭法亦然也禮記䘮服小記曰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又下云禮不王不禘正與大傳同則諸侯不得行禘禮明矣是以祭法云有虞氏禘黄帝舜祖顓頊顓頊出於黃帝則所謂禘其祖之所自出也而郊嚳帝王郊天當以始祖配天即舜合以顓頊配天也為身繼堯緒不可舍唐之祖故推嚳以配天而以顓頊為始祖情祀之至也祖顓頊舜之世系出自顓頊故以為世始也而宗堯凡祖者創業傳世之所出也宗者徳髙而可尊其廟並不遷也夏后氏亦禘黃帝義同舜也而郊鯀禹尊父且以有水土之功故以配天也祖顓頊禹世系亦出於顓頊也而宗禹當禹身亦宗舜子孫乃宗禹也殷人禘嚳殷祖契出自嚳而郊㝠有水功故推以配天祖契湯出契後而宗湯當湯身未有宗周人禘嚳義與殷同而郊稷有播植之功且為始祖也祖文王而宗武王當武王身亦未有宗
  趙子曰予以為禘郊祖宗並叙永世追祀而不廢絶者也禘者帝王立始祖之廟猶謂未盡其追逺尊先之義故又推尊始祖所出之帝而追祀之以其祖配之者謂於始祖廟祭之而便以始祖配祭也此祭不兼羣廟之主為其疎逺不敢䙝狎故也其年數或每年或數年未可知也鄭𤣥註祭法云禘謂配祭昊天上帝於圜丘也葢見祭法所説文在郊上謂為郊之最大者故為此説耳祭法所論禘郊祖宗者謂六廟之外永世不絶者有四種爾非闗配祭也禘之所及最逺故先言之爾何闗圓丘哉若實圜丘五經之中何得無一字説處又云祖之所自出謂感生帝靈威仰也此何妖妄之甚此文出自纎緯始於漢哀平間僞書也桓譚賈逵蔡邕王肅之徒疾之如讎而鄭𤣥通之於五經其為誣蠧甚矣或問曰若然則春秋書魯之禘何也答曰成王追寵周公故也故祭統云成王追念周公賜之重祭郊社禘嘗是其義也郊禘天子之禮社與嘗諸侯所自有撰禮者見春秋書嘗社以為郊禘同遂妄言耳魯之用禘盖於周公廟而上及文王文王即周公之所出也故此祭唯得於周公廟為之閔公時遂僭於莊公廟行之亦猶因周公廟有八佾季氏遂用之於私庭也以其不追配故直言莊公而不言莊宫明用其禮物耳不追配文王也本以夏之孟月為之至孟獻子乃以夏之仲月為之禮雜記云孟獻子曰正月日至可以有事于上帝七月日至可以有事于祖七月而禘獻子為之也今備引諸經書之文證之于左閔二年五月吉禘于莊公譏其不當吉又不當禘于莊僖八年秋七月禘于太廟用致夫人譏其非時之禘又譏致于夫人也左氏云烝嘗禘于廟又云禘于武宫僖宫襄宫又晉人云以寡君之未禘祀時未終䘮也又云魯有禘樂賔祭用之禮運云魯之郊禘非禮也周公其衰矣魯郊多失時又於諸宫用禘禮郊特牲曰春禘而秋嘗鄭𤣥注禘當為礿明堂位曰季夏六月以禘禮祀周公於太廟夏之四月祭義曰春禘秋嘗鄭無注祭統曰春礿夏禘鄭𤣥夏時禮也下文云成王追念周公賜之重祭郊社禘嘗是也鄭無注雜記云七月之禘獻子為之也義已見上仲尼燕居云明乎郊社之禮禘嘗之義治國其如指諸掌而已王制云春礿夏禘鄭𤣥注殷時禮又云礿則不禘禘則不嘗嘗則不烝烝則不礿鄭𤣥云虞夏諸侯嵗朝廢一時祭也詩周頌序云雍禘太祖也鄭𤣥云禘大於時祭而小於祫又商頌云長發大禘也爾雅云禘大祭也論語曰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觀之矣國語曰禘郊之牛角繭栗問者曰左傳云蒸嘗禘于廟何也答曰此為見春秋經前後祭祀唯有此三種以為祭名盡於此但據經文不識經意所以云爾又見經中禘于莊公以為諸廟合行之故妄云禘于武宫僖宫襄宫皆妄引禘文而説祭爾問者曰若禘非時祭之名則禮記諸篇所説其故何也曰禮記諸篇或孔門之後末流弟子所撰或是漢初諸儒私撰之以求購金漢初以金購遺書故儒者私撰禮篇鬻之皆約春秋為之見春秋禘于莊公遂以為時祭之名若非末流弟子及漢初儒者所著不應差互如此也見春秋唯兩度書禘一春一夏閔二年五月吉禘于莊公今之三月僖八年七月禘于太廟今之五月也所以或謂之春祭或謂之夏祭各自著書不相符㑹理可見也而鄭𤣥不達其意故註郊特牲云禘當為礿祭義與郊特牲同鄭遂不註其註祭綂及王制則云此夏殷時禮也且祭統篇末云成王追念周公賜之重祭郊社嘗禘是也何得云夏殷禮哉遂都不註鄭又見吉禘于莊公遂云禘小於祫見毛詩雍篇註儒者通之云三年䘮畢小禘于襧五年大祫自此便三年一禘五年一祫若禘不迎羣廟之主何得謂之大若迎羣廟之主何得於禰廟迎之又曾子問篇中何得不序引文在下乖謬之甚也且春秋宣八年公羊云大事祫也毁廟之主皆陳于太祖陳者明素皆蔵於太祖廟今但出而陳之也未毁廟之主皆升合食于太祖升者明自本廟而來升也禮記曾子問篇云祫祭于太廟祝迎四廟之主明毁廟之主皆素在太廟故不迎也又云非祫祭則七廟五廟無虚主義與公羊同並無説禘為殷祭處則禘不為殷祭明矣殷重大之義也問曰若禘非三年䘮畢之殷祭則晉人云以寡君之未禘祀何也答曰此左氏之妄也左氏見經文云吉禘於莊公以為䘮畢當禘而不知此本魯禮不合施於他國故左氏亦自云魯有禘樂賔祭用之即明諸國無禘了可知矣是左氏自相違背亦可見矣其左氏虚妄之傳非一又何疑哉具在纂例及辨疑中或曰禘非殷祭則論語云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觀之矣何也答曰此夫子為大夫時當禘祭而往助祭歎其非禮故云爾也初酌酒灌地以降神之時其禮易行既灌之後至於饋薦則事繁而生懈慢故夫子退而嫌之或人因而問其故夫子不欲指斥君之惡便云不知也言其禮難知也若能知者則於天下大事莫不皆知可如掌中之物言如此者是禘禮至難知以隱其前言非斥之意耳註家不達其意遂妄云既灌之後列尊卑序昭穆為躋僖公惡之且祫祭之時固當先陳設座位位定之後乃灌以降神郊特牲云既灌然後迎牲明牲至即殺之以獻何得先灌然後設位乎先儒不達經意相㳂致誤皆此類也或難曰夫子所嘆若非為逆祀而别虧禮則春秋何不書乎答曰春秋所紀祭祀皆失時及非常變故乃云爾至於懈慢虧失史官如何書乎若如此細故盡書則春秋一年經當數萬言不當如此簡也述祭統者不達此意遂云明乎郊社之義禘嘗之禮治國其如指諸掌乎此不達聖人掩君惡之意遂云爾假令達於祭禮亦儀表中一事爾若别無理化之徳何能治天下乎此並即文為説不能逺觀大指致此𡚁耳問者曰王制所云礿則不禘禘則不嘗嘗則不烝烝則不礿信如鄭説乎答曰撰此篇者亦縁見春秋中唯有禘烝嘗三祭謂魯唯行此三祭遂云爾若信如鄭註諸侯每嵗皆朝即逺國來往須厯數時何獨廢一時而已又須往來常在道路如何守國理民乎問者曰明堂位云季夏六月以禘禮祀周公于太廟又云夏礿秋嘗冬烝此即以禘為大祭而時祭闕一時義甚明著也答曰禮篇之中夏礿秋嘗冬烝庸淺鄙妄此篇為甚故云四代之官魯兼用之又云君臣未嘗相弑也禮樂刑法未嘗變也其鄙若此何足徴乎鄭𤣥不能尋本討原但隨文求義解此禘禮輙有四種其註祭法及小記則云禘是祭天註毛詩頌則云禘是宗廟之祭小於祫註郊特牲則云禘當為礿註祭統王制則云禘是夏殷之時祭名殊可怪也問者曰禘若非圓丘國語云郊禘之牛角繭栗何也答曰凡禘皆及五帝五帝之功髙遂為五方之主則月令所謂其帝太昊等是也以其功髙厯代兆於四郊以祭之比之次於天帝且郊祀稷牛角猶繭栗則太皥黃帝之牛不得不爾何足疑哉儒者又云禘祫俱大祭祫則於太祖廟列羣廟之主禘則於文武廟各迎昭穆之主文為穆列武為昭列已毁廟及未毁之主各以昭穆分集於文武予謂凡太廟之有祫祭象生有族食之義列昭穆則齒尊卑之義今乃分昭穆各於一廟集之有何理哉又五經中何得無似是之説言不獨無明文亦無疑似之説若有此禮五廟七廟有虚主其曾子問篇中何得不該義已見上盖儒者無以分别禘祫之異强生此義又何怪哉
  門社
  莊二十五年夏六月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左氏云當伐鼓于社不當用牲 秋大水鼓用牲于社于門左氏云凡天災有幣無牲三十年九月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左氏云非正陽之月
  當伐鼔不當用牲
  文十五年六月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義同莊二十五年
  左氏曰日有食之天子不舉伐鼓于社諸侯用幣于社伐鼓于朝又曰日有食之唯正陽之月朔慝未作正月為建巳之月慝謂隂氣於是乎用幣于社伐鼓于朝又曰凡天災有幣無牲非日月之𤯝不鼓啖子曰據左氏所説正禮也此書門社皆記非常也
  
  趙子曰凡祈澤曰雩澤潤澤也謂祈雨也凡祈雨祭畢星及山林川澤也稱大國徧雩也謂都邑徧修之所以稱大也勤民之祀也故志之勤憂念也建巳之月雩祭自是常事不書
  桓五年秋大雩
  僖十一年秋八月大雩 十三年秋九月大雩成三年秋大雩 七年冬大雩
  襄五年秋大雩 八年九月大雩 十六年秋大雩十七年九月大雩 二十八年秋八月大雩
  昭三年八月大雩 六年秋九月大雩 八年秋大雩 十六年九月大雩 二十四年八月大雩 二十五年七月上辛大雩季辛又雩啖子云 辛不言大者承上文可知也
  定元年九月大雩 七年秋大雩 九月大雩 十二年秋大雩
  趙子曰左氏云龍見而雩過則書之又曰書不時也盖並為踰建巳之月為不時耳若然則但言某月日雩可知也不時何用書大哉故知此説非也雩者為旱書也以明旱而雩有益也憂民故書之與書不雨義同穀梁云雩得雨曰雩不得曰旱此説是也舊説大謂禮物有加也若禮物有加即書大何者是祈雨之雩乎假令實謂禮物有加故書大則禮物合度但失時者當但書雩何得總云大哉公羊曰大雩者旱祭也何以不言旱言雩則旱見言旱則雩不見此説亦非也雩祭名爾旱乃災也以雩言旱非舉重之義
  婚姻例第十三太子生附
  啖子曰凡婚姻合禮者皆不書趙子曰凡男女之禮謂諸侯婚姻之禮也人倫之本也風教之始也是以先王敬之故紀其闕耳闕失則書之也
  納幣
  莊二十二年冬如齊納幣公穀皆云親納幣非禮啖子云時居喪又娶讎女也文二年冬公子遂如齊納幣公羊云譏喪娶趙子云又譏使公子納幣也成八年夏宋公使公孫夀來納幣趙子云婚禮不當使公孫也
  啖子曰魯往他國納幣皆常事不書凡書者皆譏也他國來亦如之公羊云納幣不書合禮者皆不書此説是也左氏不達此例云襄仲如齊納幣為合禮誤亦甚矣説具辨疑趙子曰婚禮有六一納采二問名三納吉四納徵即納幣也五請期六親迎即逆女也春秋獨書其二納幣及逆女也以納幣方契成已前三禮並未結定逆女為事終舉重之義也
  逆王后
  桓八年冬祭公來遂逆王后于紀趙子曰言遂逆者譏不躬白于王襄十五年春劉夏逆王后于齊左氏曰卿不行非禮也
  啖子曰古儒者或言天子當親迎或言不當親迎二説不同未敢定也然春秋所載皆譏也合禮則常事不書也
  趙子曰先儒爭此義鄭康成據毛詩義以文王親迎為證據文王乃非天子不可為證考之大體固無自逆之道王者之尊海内莫敵故嫁女即使諸侯主之適諸侯諸侯莫敢有其室若屈萬乗之尊而行親迎之禮即何莫敵之有乎問曰夫子對哀公云為天地社稷宗廟之主非謂天子乎答曰魯有郊天祀地之禮故云爾何得言天子之禮乎
  内逆女
  桓三年秋公子翬如齊逆女文姜也穀梁云當親迎使大夫非也啖子曰使公子尤非
  莊二十四年夏公如齊逆女哀姜也穀梁云譏逆讎女
  文四年夏逆婦姜于齊出姜也穀梁云譏禮成于齊故曰婦不書公不斥言宣元年春公子遂如齊逆女齊姜也義與公子翬同
  啖子曰諸侯親迎皆常事不書穀梁云親迎常事不志是也公羊意同公子翬公子遂叔孫僑如為君逆夫人皆以非禮書翬遂公子而行婚禮尤不可也左氏以卿逆為合禮殊誤矣
  外逆女
  隱二年九月紀履緰來逆女公穀並云譏不親迎
  莊二十七年冬莒慶來逆叔姬公羊曰大夫越境逆女非禮也穀梁意同僖二十五年夏宋蕩伯姬來逆婦穀梁云姑不當自逆稱婦有姑之辭也
  宣五年九月齊髙固來逆子叔姬義同莒慶趙子云時君之女也以别非姑姊妹故加子字也皆放此也
  啖子曰凡外逆女皆以非禮書公羊云外逆女不書合禮者不書是也
  王后歸
  桓九年春紀季姜歸于京師
  左氏曰凡諸侯之女行唯王后書趙子曰敬王室也言所以書記其是以著其非天下之母當取之於諸侯其歸也當赴告天下春秋時王室無綱少能如此故記此則不書者皆受譏也穀梁曰為之中者歸之也言魯為媒居中問導成之所以書也按王后者天下之母不同於諸侯自合書之不關魯為之媒乃書也
  王女歸
  莊元年冬王姬歸于齊趙子曰時齊魯讎譏其為婚主也 十一年冬王姬歸于齊義同元年
  趙子曰凡外女歸皆以非常乃書合禮則不書也穀梁云為之中者即歸之中謂内與其禮若然則他公何不見有婚主之事而莊公獨兩處書乎則知書歸者皆非常也譏與讎為婚主也
  内女歸
  隱二年九月紀履緰來逆女冬十月伯姬歸于紀譏義見上 七年三月叔姬歸于紀
  莊十二年春王三月紀叔姬歸于酅啖子曰非姬而歸故加紀字義見本傳 二十五年夏伯姬歸于𣏌
  僖十五年秋季姬歸于鄫
  成九年二月伯姬歸于宋
  啖子曰公羊穀梁並云婦人謂嫁曰歸是也凡内女歸嫁為夫人則書以尊卑敵公為之服故書其歸但言歸而不云逆者知自來逆常事不書
  夫人至
  桓三年秋夫人姜氏至自齊文姜也穀梁曰不言翬之以來公親受之于齊侯也
  莊二十四年八月丁丑夫人姜氏入哀姜也穀梁云以讎之子薦宗廟故曰入也
  僖八年秋七月禘于太廟用致夫人聲姜也趙子曰譏禘以譏致也宣元年三月遂以夫人婦姜至自齊穆姜也趙子曰書以言不當以也夫人者將以承宗廟也可不敬乎
  成十四年九月僑如以夫人婦姜氏至自齊齊姜也義同宣元年趙子曰書氏謬増也言傳寫謬誤也
  啖子曰凡夫人初至皆書告于廟也趙子曰文四年逆歸姜出姜也不書至貶成禮于齊也昭公娶吳孟子不書至耻娶同姓不告廟也襄公定公哀公並不迎夫人文九年夫人姜氏至不入此例者以非初逆之至
  夫人如及㑹饗
  莊二年冬十一月夫人姜氏㑹齊侯于禚文姜也左穀皆云非禮趙子曰姜氏齊侯之惡著矣亦所以病公言不能正家也 四年春二月夫人姜氏饗齊侯于祝丘穀梁云饗甚矣言其惡甚於㑹 五年夏夫人姜氏如齊師趙子曰不當如也見其姦 七年春夫人姜氏㑹齊侯于防義同二年 冬夫人姜氏如齊義同五年二十年春王正月夫人姜氏如莒
  僖十七年秋夫人姜氏㑹齊侯于卞趙氏云參議也
  文九年春夫人姜氏如齊趙子曰無父母而歸寧故曰如譏之也
  啖子曰凡夫人行皆書比於公也趙子曰諸侯之女既嫁父母存則歸寧不然則否今則不爾故書曰如如者朝聘之名非婦人之事若合禮者之歸寧則當云寜于某左氏例云夫人歸寧曰如某此説非也據經文所書者皆以非禮故也若以文姜如齊為合禮則天下無非禮事矣又書如莒豈是歸寧乎穀梁每經下皆云婦人既嫁不踰竟踰竟非禮也若然則父母存豈得絶其歸寧乎又未嫁之女孀居之婦豈得踰竟乎故不足取
  夫人歸本國
  文十八年冬夫人姜氏歸于齊子赤之母文公夫人左氏云襄仲殺子赤夫人歸于齊
  趙子曰言歸不反之辭也左氏云夫人出曰歸于某據文公夫人歸于齊乃是襄仲殺子赤後自歸耳不可以此為例若夫人實有罪見出必當云出歸于某以示貶不應但云歸爾
  内女來
  莊二十有七年冬𣏌伯姬來趙子云譏無父母而來也
  僖五年春𣏌伯姬來朝其子公羊云參譏之 二十有五年夏宋蕩伯姬來逆婦穀梁云姑不當自逆婦也 二十有八年秋𣏌伯姬來義同莊二十七年伯姬來 三十有一年冬𣏌伯姬來歸義同宋伯姬也
  宣五年冬齊髙固及子叔姬來啖子云大夫非公事與妻出竟非禮也時叔姬初嫁未合歸寧假令合歸寧如此書之以明髙子之非也
  趙子曰凡内女稱來不宜來也譏無父母而歸也左氏曰凡諸侯之女歸寧曰來言禮當來也竊謂合禮者悉常事不書豈有二百四十二年内女唯兩度歸寧乎盖知非禮而來故書云爾若須歸寧耳公羊云内女直來曰來此盖見無他事故云爾殊不知經意
  内女出
  文十有五年十有二月齊人來歸子叔姬啖子云不言齊叔姬不售於齊也趙子云書來歸於姬上者非嫁後之出故異其文焉
  宣十有六年秋郯伯姬來歸
  成五年正月𣏌叔姬來歸
  啖子曰内女見出皆書曰來歸大其事也三傳意同郯伯姬𣏌叔姬不書嫁而書出或嫁時夫未為君也趙子曰為婦而出著其非也言婦道不修故被出若出非其罪經必異文但無非罪者爾
  雜婚姻事
  桓三年九月齊侯送姜氏于讙左氏云諸侯不當自送女公穀同莊元年夏單伯送王姬趙子云不書送 二十有四年八月丁丑夫人姜氏入戊寅大夫宗婦覿用幣穀梁云娶讎人女故云入左氏云婦人用幣非禮也公羊意亦同此
  成九年夏季孫行父如宋致女趙子云不當使卿致也
  啖子曰凡雜婚姻事亦以非常乃書
  
  莊十九年秋公子結媵陳人之婦于鄄遂及齊侯宋公盟
  成八年冬衛人來媵 九年夏晉人來媵 十年夏齊人來媵
  啖子曰凡媵常事不書公子結為遂事起本也三國來媵非禮也故書禮當二國媵公羊云媵不書穀梁云媵淺事也不志此説皆是左氏云凡諸侯嫁女同姓媵之異姓則否若然則莒姓己郯姓己邾姓曹此三國同姓至少如嫁女孰為媵乎恐此禮難行今不取趙子曰左氏云異姓則不合媵則成十年直云齊人來媵足知非禮何假先書衛乎所以先書二國者明九女已足而又來媵所以為失禮非謂譏異姓來媵其義亦甚明
  太子生
  桓六年九月丁卯子同生
  啖子曰君嫡子生以太子生之禮接之則史書之莊公是嫡夫人之子又以太子生之禮接之故書餘公雖有是嫡夫人之子不以太子生之禮舉之故不書也趙子曰太子生多矣曷為書子同禮備故也禮備於嫡是重宗廟太子將承先君之宗廟記其是以著其非也但書備禮者則不備禮者自見言太子生備其禮常事也不當書為餘公皆不備禮不可書之但舉有禮者足以示誡


  春秋集傳纂例卷二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集傳纂例卷三
  唐 陸淳 撰
  崩薨卒塟例第十四
  左氏曰凡崩薨來告則書不然則否
  啖子曰天子卒曰崩諸侯卒曰薨皆臣子之辭外諸侯則曰卒卒終也本國不言卒言卒如合終然故異其文如今凶儀稱親屬亡沒異於弔者之辭情禮然也
  公羊曰天子曰崩諸侯曰薨大夫曰卒士曰不祿按此説不了何者天子至尊天下稱曰崩可也諸侯曰薨則本國臣子言之至於赴告猶曰不祿王史及他國之史則書卒自此以下其家臣赴告並言不祿史官書之則曰卒此則臣子及他國異辭爾何得定配以為品例邪自史記漢書已下既有爵臣死皆言薨乖失甚矣且魯史書外諸侯猶言卒況王臣乎
  王崩
  隱三年三月庚戌天王崩平王也
  桓十五年三月乙未天王崩桓王也比後莊王僖王不書崩
  僖八年冬十有二月丁未天王崩惠王也
  文八年八月戊申天王崩襄王也此後頃王不書崩
  宣二年冬十月乙亥天王崩匡王也
  成五年冬十有一月己酉天王崩定王也
  襄元年九月辛酉天王崩簡王也 二十八年十有二月甲寅天王崩靈王也
  昭二十二年四月乙丑天王崩景王也
  趙子曰春秋王崩三不書譏也謂不書於經莊王僖王頃王也見王室不告魯之不赴也王室使告國史當書之不然魯聞王崩使卿赴弔則知其日月亦當書也哀王室之無人王室陵遲公卿非其人故禮闕爾著諸侯之不臣也王室雖不告諸侯聞之自當徃嗣王即位皆不書逾年而即位天下更始即當書其即位以見天下新有大君也不能施令於天下也但自即位而已不能有號令新政使天下知也亦猶詩有王風不為雅也罪諸侯不臣而莫之承也諸侯視之與不即位同不復重承也哀王道積微而莫之興也積漸也無復振興也又曰王后世子王之世子廢興卒塟之不書何也王室不告諸侯不赴也不赴不慶弔哀其微也
  公薨
  隱十一年冬十有一月壬辰公薨桓公與羽父弑之
  桓十八年夏四月丙子公薨于齊齊令彭生弑之也
  莊三十二年八月癸亥公薨于路寢
  閔二年秋八月辛丑公薨共仲使卜齮賊公于武闈
  僖三十三年冬十有二月乙巳公薨于小寢
  文十八年春二月公薨于臺下非路寢也
  宣十八年冬十月壬戌公薨于路寢
  成十八年八月己丑公薨于路寢
  襄三十一年夏六月辛巳公薨于楚宫
  昭三十二年十有二月己未公薨于乾侯
  定十五年夏五月壬申公薨于髙寢
  啖子曰凡公薨必書其所小寢路寢髙寢之類詳内事重凶變也若遇弑則不地榖梁云公薨不地故也此説是趙子曰公必薨於正寢以就公卿也大位奸之窺也危病邪之伺也若蔽於隱是使小人女子得行其志也莊公正終而嗣禍分位不眀而閨闈不修也事見莊三十二年故宗嗣素定之兵權散主之閨闈嚴𩛙之小人女子不尸重任賢良受託鼎足交輔則纂弑之禍曷由而至哉
  夫人薨
  隱二年十有二月乙卯夫人子氏薨桓公母仲子也
  莊二十一年秋七月戊戌夫人姜氏薨桓公夫人文姜僖元年秋七月戊辰夫人姜氏薨于夷齊人以歸莊公夫人哀姜閔公之嫡母也
  文四年冬十有一月壬寅夫人風氏薨僖公妾母成風也十六年秋八月辛未夫人姜氏薨僖公夫人聲姜文公母也
  宣八年夏戊子夫人嬴氏薨宣公母也
  襄二年五月庚寅夫人姜氏薨成公夫人齊姜也 四年秋七月戊子夫人姒氏薨襄公妾母 九年五月辛酉夫人姜氏薨成公母
  昭十一年五月甲申夫人歸氏薨昭公妾母
  定十五年秋七月壬申姒氏卒哀公妾母
  哀十二年夏五月甲辰孟子卒昭公夫人
  啖子曰凡夫人薨必書而不書地婦人無外事薨有常處也其君之妾母仲子則本以夫人禮娶事見隠元年又隠公以桓公為先君之嗣故行夫人喪禮書薨書夫人子氏薨自成風之後夫人風氏薨即僖公妾母也妾母皆僭用夫人禮故亦書薨著其非禮也哀公母定姒卒時子未踰年姒氏卒時定公已薨哀公初立未踰年未成君雖行喪禮不可加於子凡未踰年君卒亦不言薨故書卒子既未成君故不稱夫人也孟子呉女也昭公夫人魯人耻娶同姓不可書曰夫人姬氏薨而曰孟子卒
  趙子曰若薨于外則書地記事實也榖梁曰夫人薨不地地故也故謂被殺此説非也假如夫人歸寜死於外豈得云不地乎且君皆記其寢被殺則不言地隠公是也桓公在齊被殺而亦書地故知在外薨不以有故無故皆當書其地理甚昭然
  未踰年君卒
  莊三十二年冬十月乙未子般卒
  文十八年冬十月子卒子赤也襄仲殺之也
  襄三十年九月癸巳子野卒毁也
  昭二十二年冬十月王子猛卒啖氏云同年上言主居于皇足知是未踰年之王卒特加子字義見本傳
  啖子曰凡未踰年君卒皆書曰卒言嗣先君未成君也故不書崩薨而曰卒先君未塟則名之父前子名義也既塟則不名子赤是也外諸侯未踰年而卒則不書異於内也趙子曰子般子赤以被殺故不書地義與隠同子野非被殺而亦不書於地闕文也
  諸侯卒
  趙子曰春秋記諸侯卒著易代也不曰薨異外内也與魯異也名之降於天子也唯天子不書名
  隠三年八月庚辰宋公和卒 七年三月滕侯卒八年六月己亥蔡侯考父卒 辛亥宿男卒
  桓五年春正月甲戌己丑陳侯鮑卒 十年春正月庚申曹伯終生卒 十一年五月癸未鄭伯寤生卒 十二年八月壬辰陳侯躍卒 冬十一月丙戌衛侯晉卒 十四年冬十有二月丁巳齊侯禄父卒 十七年六月丁丑蔡侯封人卒
  莊元年冬十月乙亥陳侯林卒 二年冬十二月乙酉宋公馮卒 十六年十有二月邾子克卒 二十一年夏五月辛酉鄭伯突卒 三十三年冬十有一月曹伯射姑卒 二十五年夏五月癸丑衛侯朔卒 二十八年夏四月丁未邾子瑣卒 三十一年四月薛伯卒
  僖四年夏許男新臣卒脱月 七年七月曹伯般卒九年三月丁丑宋公御説卒 九月甲子晉侯佹諸卒 十二年冬十有二月丁丑陳侯杵臼卒十四年冬蔡侯𦙝卒脱月 十七年十有二月乙亥齊侯小白卒 二十三年夏五月庚寅宋公兹父卒 冬十有一月杞子卒 二十四年冬晉侯夷吾卒脱月 二十五年夏四月癸酉衛侯燬卒 二十七年夏六月庚寅齊侯昭卒 二十八年六月陳侯欵卒 三十二年夏四月己丑鄭伯㨗卒冬十二月己邜晉侯重耳卒
  文五年冬十月甲申許男業卒 六年八月乙亥晉侯驩卒 七年夏四月宋公王臣卒 九年八月曹伯襄卒 十三年夏五月壬午陳侯朔卒 邾子籧篨卒 十四年夏五月乙亥齊侯潘卒 十八年春二月丁丑秦伯罃卒
  宣三年冬十月丙戌鄭伯蘭卒 四年春正月秦伯稻卒 九年八月滕子卒 九月辛酉晉侯黒臀卒于扈 冬十月癸酉衛侯鄭卒 十四年夏五月壬申曹伯夀卒 十年夏四月己巳齊侯元卒十七年春正月庚子許男錫我卒 丁未蔡侯
  申卒 十八年秋七月甲戌楚子旅卒
  成二年八月壬午宋公鮑卒 庚寅衛侯速卒 四年三月壬申鄭伯堅卒 六年六月壬申鄭伯費卒 九年秋七月丙子齊侯無野卒 十年五月丙午晉侯獳卒 十三年五月曹伯廬卒于師十四年正月莒子朱卒 冬十月庚寅衛侯臧卒秦伯卒 十五年夏六月宋公固卒 十六年
  夏四月辛未滕子卒 十七年十有二月邾子貜且卒
  襄二年六月庚辰鄭伯睔卒 四年春三月己酉陳侯午卒 六年三月壬午杞伯姑容卒 七年十有二月鄭伯髠頑如㑹未見諸侯丙戌卒于鄵十二年秋九月呉子乘卒 十三年九月庚辰楚子審卒 十五年冬十有一月晉侯周卒 十七年春二月庚午邾子瞷卒 十八年冬十月曹伯負芻卒于師 十九年秋七月辛邜齊侯環卒二十三年三月己巳𣏌伯匄卒 二十五年十有二月呉子謁伐楚門于巢卒 二十六年八月壬午許男寗卒于楚 二十八年十二月乙未楚子昭卒 二十九年五月庚午衛侯衎卒
  昭元年六月丁巳邾子華卒 冬十有一月己酉楚子糜卒 三年春正月丁未滕子原卒 五年七月秦伯卒 六年春正月𣏌伯益姑卒 七年秋八月戊辰衛侯惡卒 八年夏四月辛丑陳侯溺卒 十年七月戊子晉侯彪卒 十二月甲子宋公成卒 十二年三月壬申鄭伯嘉卒 十四年三月曹伯滕卒 八月莒子去疾卒 十五年春正月呉子夷末卒 十六年八月己亥晉侯夷卒十八年春三月曹伯須卒 二十年十一月辛
  夘蔡侯廬卒 二十三年夏六月蔡侯東國卒于楚 二十四年八月丁酉杞伯郁釐卒 二十五年十有一月己亥宋公佐卒于曲𣗥 二十六年九月庚申楚子居卒 二十七年冬十月曹伯午卒 二十八年夏四月丙戌鄭伯寧卒 秋七月癸巳滕子寧卒 三十年夏六月庚辰晉侯去疾卒 三十一年夏四月丁巳薛伯榖卒
  定三年二月辛邜邾子穿卒 四年春二月癸巳陳侯呉卒 五月杞伯成卒于㑹 八年三月曹伯露卒 秋七月戊辰陳侯桞卒 九年夏四月戊申鄭伯蠆卒 秋秦伯卒脱月 十二年春薛伯定卒脱月 十四年五月呉子光卒
  哀二年夏四月丙子衛侯元卒 三年冬十月癸邜秦伯卒 四年秋八月甲寅滕子結卒 五年秋九月癸酉齊侯杵臼卒 六年秋七月庚寅楚子軫卒 八年冬十有二月癸亥𣏌伯過卒 十年三月戊戌齊侯陽生卒 五月薛伯夷卒 十一年秋七月辛酉滕子虞母卒 十三年夏許男成卒脱月
  趙子曰凡諸侯同盟名於載書載書者載盟誓之辭於冊者具標同盟諸侯之名而毎國執一也朝㑹名於要約相朝及㑹同者也要約約事之簡牘也若今㑹計文牒等也聘告名於簡牘使使來聘及有言命之事皆有簡書也故於卒赴可知而紀也彼來告喪國史按舊簡書知其名而紀之非此則否示詳慎也言若非素徃還雖傳聞其名不書於冊示詳審也
  左氏云凡諸侯同盟故薨則赴以名此例於理不安豈有臣子正當創巨痛深之日乃忍稱君之名禮固不爾且禮篇所録亦云寡君不禄而已凡曽同盟會知其名故於死時書之以紀易代左氏但見舊説知有同盟書名之事不察其理遂妄發例爾據春秋諸侯卒不同盟者凡五十二人九人不書名餘並書名左氏又云從赴而書若未同盟實不合赴以名豈有如此衆國越禮而稱亡君父之名乎左氏又云凡諸侯同盟於是稱名故薨則赴以名告終稱嗣以繼好息民告終告亡君名也據此意乃以稱亡父之名為求好之意何誣鄙之甚况於例之不合乎春秋中唯有九人卒不書名檢尋事迹並無朝㑹聘告處所以不知其名耳是其明證也餘則悉書名檢尋皆有徃來事迹則知必不同盟諸侯卒于他國蔡侯東國卒于楚之類及卒于㑹卒于師則書之雖在國不卒於其都亦書之晉侯卒于扈宋公卒于曲棘是也公羊云諸侯卒其封内不地有何理哉解晉侯即云欲㑹故也解宋公即云憂内故也今按餘國君更無書地者是知諸侯不卒於其國都例書地耳如魯卿卒于垂卒于貍蜃之義鄭伯髠頑如㑹未見諸侯卒于鄵在襄七年從省文也榖梁云諸侯不生名此名於如㑹之上何也見其如㑹卒也言其為如㑹而卒也此説非也凡諸侯卒皆書名若言鄭伯如㑹髠頑卒于鄵則不成文辭也故云爾呉子謁伐楚門于巢卒書名於伐楚之上亦同此義
  天子大夫卒
  隠三年夏四月辛邜尹氏卒公羊云譏世卿趙子曰未嘗同盟㑹不知其名故曰尹氏王臣赴告非禮也
  文三年夏五月王子虎卒同盟于狄泉故書名亦譏赴告也無采地但言王子也
  定四年秋劉巻卒同盟于召陵故書名趙云畿内諸侯不同列國故不言劉子卷卒亦譏其來赴故書之
  趙子曰臣無外交之禮今死而赴故書以譏
  内大夫卒
  趙子曰外大夫卒春秋不書不書外大夫也書内大夫吾史也魯卿有王命者則書卒尊吾命卿所以尊王命也不命卿不書卒是也不書塟降於君也
  隠元年冬十二月公子益師卒 五年冬十二月辛巳公子彄卒 八年冬十二月無駭卒榖梁云隠不命大夫故不書族 九年三月俠卒義同無駭
  莊三十二年秋七月癸巳公子牙卒
  僖十六年三月壬申公子季友卒公穀皆云稱字賢也 秋七月甲子公孫兹卒
  文十年三月辛邜臧孫辰卒 十四年九月甲申公孫敖卒于齊魯卿卒于他國則地他皆放此
  宣五年秋九月叔孫得臣卒 八年夏六月辛巳有事于太廟仲遂卒于垂壬午猶繹萬入去籥義見郊廟例 十七年冬十有一月壬午公弟叔𦙝卒榖梁云非卿而書卒得弟道也
  成四年夏四月甲寅臧孫許卒 十五年三月乙巳仲嬰齊卒 十七年冬十有一月壬申公孫嬰齊卒于貍脤
  襄五年十有二月辛未季孫行父卒 十九年八月丙辰仲孫蔑卒 二十二年秋七月辛酉叔老卒二十三年八月己邜仲孫叔卒 三十一年九
  月己亥仲孫羯卒
  昭四年冬十有二月乙邜叔孫豹卒 七年冬十有一月癸未季孫宿卒 十五年二月癸酉有事于武宫籥入叔弓卒去樂卒義見郊朝例 二十一年八月乙亥叔輙卒 二十三年正月癸丑叔鞅卒二十四年春王二月丙戌仲孫貜卒 二十五年冬十月戊辰叔孫婼卒 二十九年夏四月庚子叔倪卒
  定五年六月丙申季孫意如卒 秋七月壬子叔孫不敢卒
  哀三年秋七月丙子季孫斯卒
  啖子曰魯卿既王命皆書卒隠公攝位不請命大夫故未命之卿亦書卒明非怠慢也俠無駭是也餘公則不命之卿無書卒者責不尊王室也桓十一年柔㑹宋公莊三年溺㑹齊侯並不書卒是也叔𦙝非卿而書弟卒美其得弟道特加之也宣公因公子遂殺子赤而立叔𦙝不食其禄又不去其國得弟道也公孫敖既奔書卒為喪歸赴也文八年公孫敖奔莒十四年卒于齊十五年齊人歸公孫敖之喪大夫卒於他國則書國諸出聘者經雖無其事理例昭然也卒於魯地則書地仲遂公孫嬰齊是也趙子曰魯卿凡四十三人書族而不書卒者有公子慶父公子翬單伯公子結叔彭生凡五人公子慶父及公子翬並以弑君故不書卒以貶之單伯不書者以淫子叔姬及至自齊葢黜其卿位故不書卒叔彭生則以不發襄仲之謀令君及禍故亦不書襄仲亦弑君為記變禮之事也雖書其卒則去其族以貶之其公子結不書卒遂事也啖子曰非大夫也為嘉其及齊宋盟以安國家故褒之耳義見莊十九年或曰文公時單伯文十五年見經與莊公時單伯莊元年見經若是一人計已過百嵗是復能淫叔姬乎答曰近年有孫濟者歴典十餘郡年近百嵗猶更娶妻况古人壽長焉知其不然乎不爾則父子也但莊公之單伯何故不書卒不能詳也自此外則柔桓十一年見經莊三年見經不書卒非命卿故也公孫歸父叔孫僑如不書卒出奔故也仲孫何忌叔孫州仇叔還獲麟時未卒也餘三十一人並書卒
  内女卒
  莊四年三月紀伯姬卒 二十九年冬十二月紀叔姬卒歸于酅者
  僖九年秋七月乙酉伯姬卒公羊云許嫁故以成人之喪治之 十六年夏四月丙申鄫季姬卒
  文十二年二月庚子叔姬卒書卒義同伯姬趙子曰時君之女故曰子以别非先君之女也
  成八年冬十月癸卯杞叔姬卒
  襄三十年五月甲午宋災伯姬卒
  啖子曰内女為諸侯之夫人則書卒以公為之服故也禮諸侯絶朞故無服唯適國君者為之服大功九月以其尊卑敵故榖梁云外夫人書卒者適諸侯則尊同以吾為之變故卒之此説是也許嫁為夫人者亦然其為媵及嫁太子公子大夫則不書凡内女嫁為諸侯夫人而不書卒時魯公非其兄弟及兄弟之子也諸侯無大功已下之服故杞叔姬雖出猶書者為喪歸杞故也成八年杞叔姬卒九年杞伯來逆叔姬之䘮以歸也
  外夫人卒
  莊二年秋七月齊王姬卒
  啖子曰外夫人卒不書書王婚者魯主姬公為之服也主其嫁則有兄弟之恩死則服也榖梁云為之主者卒之是也公羊同莊十一年王姬不書卒者不為之服故不書義可見也趙子曰記是以著非也記二年是十一年非也
  王塟
  趙子曰凡天王塟不㑹則不書志不臣也志記也記是以著非也諸㑹者是則知不㑹者非也平王不書塟
  莊三年五月塟桓王改塟也此後莊王僖王惠王並不書塟
  文九年二月辛丑塟襄王七月而塟此後頃王不書塟
  宣三年春塟匡王三月而塟此後定王不書塟
  襄二年春正月塟簡王五月而塟此後靈王不書塟
  昭二十二年六月塟景王三月而塟
  啖子曰凡天王之塟魯㑹則書不書者不㑹也故平王之塟不書而有武氏子來求賻若魯使人㑹塟豈有不行賻禮乎是其證也榖梁云天子志崩不志塟必其時也舉天下而塟一人其義不疑也言合七月之禮悉不書也公羊同葢見書塟者多不得禮言不合七月之禮也故有此説耳且襄王之塟正合禮何以書乎是知妄也杜元凱云萬國之數至衆封疆之守至重故天子之喪諸侯不得越竟而奔修服於國卿徃弔送既塟卒哭而除凶榖梁云諸侯皆合親弔又恐難行未知周制定如何故存以示疑也
  公塟
  趙子曰塟稱我君舉其諡也将塟方作諡若只言桓公則恐渉他國君故明言我君以舉其新加之諡也臣子之敬辭也若不然則辭不順敬也
  桓十八年冬十有二月己丑塟我君桓公賊在異國故可塟凡九月乃塟
  閔元年六月辛酉塟我君莊公十一月乃塟亂故也
  文元年夏四月丁巳塟我君僖公五月 十八年六月癸酉塟我君文公五月
  襄三十一年十月癸酉塟我君襄公五月
  定元年秋七月塟我君昭公八月乃塟 十五年九月丁巳塟我君定公雨不克塟戊午日下昃乃克塟五月而塟國君不當無雨備故譏不克塟若合為雨止則當不書故榖梁曰雨不克塟喪以制也
  啖子曰凡公塟皆書唯隠公閔公並被殺見薨例不書者言賊不討如不塟然也公羊云君弑賊不討不書塟以為無臣子也榖梁曰君弑賊不討不書塟以罪下也此説皆是也凡未踰年之君不書塟謂子般子赤無子不列序於廟故也公羊云未踰年之君有子則廟廟則書塟無子則不廟不廟則不書塟此説是也
  夫人塟
  莊二十二年正月癸丑塟我小君文姜桓公夫人七月乃塟僖二年夏五月辛巳塟我小君哀姜莊公夫人齊所殺十一月而塟文五年三月辛亥塟我小君成風僖公妾母五年而塟 十七年夏四月癸亥塟我小君聲姜僖公夫人文公母九月乃塟
  宣八年冬十月己丑塟我小君敬嬴雨不克塟庚寅日中而克葬宣公妾母五月而塟定公同
  襄二年七月己丑塟我小君齊姜成公夫人三月而塟 四年八月辛亥塟我小君定姒襄公妾母踰月而塟 九年秋八月癸未塟我小君穆姜宣公夫人成公母四月而塟
  昭十一年九月己亥塟我小君齊歸昭公母也五月而塟定十五年九月辛巳塟定姒哀公妾母三月而塟
  啖子曰凡夫人塟皆書仲子不書塟者桓公母隠二年卒以諸侯不二嫡雖用夫人禮猶不列於廟也以别築宫是也自文公塟成風之後乃有二夫人祔廟非禮也定姒之塟不書小君以子未踰年故也哀公未踰年子未成君故母亦未成夫人後列於廟故書塟凡君母塟史官皆書夫子修經擇其祔廟者乃書以示例而明其禮趙子曰孟子昭公夫人哀十三年卒不書塟者以其與魯同姓不列於廟
  諸侯塟
  趙子曰凡諸侯塟皆如我之辭何也怪不言某國塟某公志我大夫之徃㑹也徃㑹禮也生嘗邀好謂朝聘㑹盟也死不弔塟君子薄之記其是以著其非也凡卒不書塟者以譏内之不㑹塟
  隠三年十二月癸未塟宋穆公 五年夏四月塟衛桓公被弑十五月而塟 八年八月塟蔡宣公三月
  桓五年夏塟陳桓公脱月 十年夏五月塟曹桓公十一年秋七月塟宋莊公三月 十三年三月塟衛宣公 十五年夏四月己巳塟齊僖公 十七年秋八月癸巳塟蔡桓侯三月而塟葢蔡季請王諡
  莊二年春二月塟陳莊公 三年夏四月塟宋莊公九年秋七月丁酉塟齊襄公被弑九月而塟 二十一
  年冬十二月塟鄭厲公八月 二十四年三月塟曹莊公
  僖四年八月葬許穆公 七年冬塟曹昭公脱月 十三年夏四月葬陳宣公 十八年秋八月丁亥塟齊桓公九月乃塟亂故也 二十五年塟衛文公脱月 二十七年秋八月乙未塟齊孝公三月 三十三年夏四月癸巳葬晉文公
  文六年春塟許僖公脱月 冬十月塟晉襄公三月 九年冬塟曹共公脱月
  宣三年冬塟鄭穆公脱月 十年六月葬齊惠公三月十二年春塟陳靈公賊討國復二十一月乃塟 十四年九月塟曹文公 十七年夏塟許昭公六月塟蔡文公脱月
  成三年正月辛亥塟衛穆公六月 二月乙亥塟宋文公七月 四年夏四月塟鄭襄公二月 九年冬十一月葬齊頃公 十三年冬塟曹宣公脱月 十五年春二月葬衛定公 秋八月庚辰葬宋共公
  襄四年秋七月塟陳成公 六年秋塟𣏌桓公脱月八年夏塟鄭僖公脱月 十六年正月葬晉悼公三月十九年正月塟曹成公四月 冬塟齊靈公脱月 二十三年夏塟杞孝公脱月 二十六年冬塟許靈公脱月 二十九年秋九月塟衛獻公 三十年冬十月塟蔡景公世子般殺之而自葬之十月乃塟
  昭元年秋塟邾悼公脱月 三年五月葬滕成公 六年正月塟秦景公七月 夏葬杞文公脱月 七年十二月癸亥葬衛襄公 八年冬十月壬午塟陳哀公七月乃塟國滅故也 十年九月葬晉平公三月 十一年二月塟宋平公三月 十二年五月塟鄭簡公三月十三年冬十月葬蔡靈公國復乃塟凡三十一月 十四年秋塟曹武公脱月 十六年冬十月塟晉昭公三月 十八年秋塟曹平公脱月 十九年冬葬許悼公脱月二十一年三月塟蔡平公 二十四年冬塟𣏌平公脱月 二十六年春正月塟宋元公三月 二十八年春三月塟曹悼公六月 六月葬鄭定公三月 冬塟滕悼公脱月 三十年秋八月塟晉頃公三月 三十一年秋塟薛獻公脱月
  定三年秋塟邾莊公脱月 四年六月塟陳惠公 七月塟杞悼公三月 八年七月塟曹靖公 九月塟陳懐公三月 九年六月塟鄭獻公三月 冬塟秦哀公脱月 十二年夏塟薛襄公脱月
  哀二年冬十月塟衛靈公七月 四年二月塟秦惠公冬十有二月塟蔡昭公被殺十一月而塟 塟滕頃公五年冬閏月塟齊景公 九年春二月塟杞僖
  三月 十年五月塟齊悼公三月 秋塟薛惠公脱月十一年冬十有一月塟滕隠公 十三年秋塟
  許元公脱月以前經下不標月者並合五月之禮
  啖子曰凡諸侯塟魯徃㑹則書之其有書塟不書徃者徃非卿也呉楚之君不書塟者不可言塟楚某王也公羊云呉楚之君不書塟避其號也此説是也榖梁云變之不塟者三一曰失徳不書塟按時君失徳而書塟不失徳而不書塟者多矣不可通也二曰賊未討不書塟本施於魯不及他國他國則從㑹不㑹之例但賊當國者多不得依常禮塟終不可為例也三曰國滅不塟言無人塟之也公羊云諸侯記卒記葬者有天子存不得必其時也按自為魯㑹故書何關不得必其時諸侯及時自塟無待天子命之禮何故云不得哉五等諸侯本國臣子皆稱之曰公塟既不請王命因而私諡為公正禮諸侯皆合請王諡從而書之以見非禮按史記世本左氏傳蔡之諸君皆諡為侯經則皆稱公者以其私諡與僭同也唯蔡桓稱侯桓十七年塟蔡桓侯葢告王請諡故特書之明得禮也義見本傳
  外夫人葬
  莊二十七年秋公子友如陳塟原仲
  定四年秋塟劉文公
  啖子曰陳原仲之塟書者見季友私事出境也趙子曰劉文公天子畿内諸侯列國不當與行交徃之禮今㑹其塟非禮也
  内女塟
  莊四年六月乙丑齊侯塟紀伯姬趙子云嫌國亡則非夫人故志之目齊侯見其滅國之惡而塟之得禮 三十年八月癸亥塟紀叔姬歸于□者義與伯姬同也
  襄三十年秋七月叔弓如宋塟宋共姬為災而死髙其志行使卿徃㑹所以書之
  啖子曰凡内女之塟不書書者皆非常也
  雜喪事
  趙子曰凡國之喪紀所以裁中而體政故紀其闕焉雜喪事合禮者皆常事故不書也
  隠元年秋七月天王使宰咺來歸惠公仲子之𮚐趙子云天子而𮚐妾母是啟僭也 三年秋武氏子來求賻榖梁曰交譏之
  文元年二月天王使叔服來㑹塟㑹僖公塟記是以著非也 五年春正月王使榮叔歸含且𮚐啖子曰承上文成風薨故不言來趙子曰譏天王厚禮妾母也 三月王使召伯來㑹塟㑹成文塟也趙子云義與歸𮚐同 九年冬秦人來歸僖公成風之襚秦人不夫人也即外之不夫人以見正焉 十五年夏齊人歸公孫敖之喪啖子云魯大夫必知歸魯故不言來趙子云公孫之喪而使齊人歸之疪内也
  成九年春正月杞伯來逆叔姬之喪以歸榖云譏逆出妻之喪襄三十一年冬十月滕子來㑹塟啖子云非禮也
  定十五年夏邾子來奔喪義同襄十一年 九月滕子來㑹塟
  啖子曰凡他國以喪事來皆非常乃書具見上註
  喪禮總論
  啖子曰古者君喪皆斬衰三年小君喪則齊衰周年故禮曰大夫居倚廬士居堊室其吉事盟㑹征伐朝聘冠婚燕享皆不可衰麻從事昔魯公伯禽以戎冦來侵不得已而討之自此以後失禮之國引以為比漸染成俗既卒哭金革無避久已然矣春秋時失禮更甚故不可勝譏但引其年月即知居喪行吉事爾至於未踰年不稱子桓十三年衞侯戰于紀是也踰年而未塟亦當不得朝㑹用兵及在喪而吉閔三年在喪而吉禘于莊公是也居喪婚莊二十三年公如齊納幣之類是也及未塟出㑹僖元年宋子盟于葵丘之類是也當時猶或未行故唯譏此數事而已其惡大也餘則不復一一罪之不可勝書也古者大夫士居喪致事於君君亦不奪其親春秋時世卿既多承襲不復循喪紀此亦覽文可知亦不復具譏也趙子曰凡諸侯在喪謂未踰年及雖踰年而未塟謂去年十二月遭喪者也而有竟外之事以喪行者稱子謂不釋喪服僖九年宋子是也以吉行者稱爵謂以吉服從事也即書其諸侯之爵位桓十三年衛侯會戰于紀之類是也志惡之淺深也言稱子者其罪淺於稱爵







  春秋集傳纂例卷三
<經部,春秋類,春秋集傳纂例>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集傳纂例卷四
  唐 陸淳 撰
  朝聘如例第十五 附錫命例 歸田邑例乞師例
  啖子曰人君相見曰朝使使致問曰聘此皆受之於廟以重禮也他國來魯朝聘皆書之朝朝也以朝時相見也聘問也魯君及卿往他國則曰如如往也
  趙子曰朝聘諸侯必有婚姻之好疆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理故王者不絶其交焉周禮有朝聘之義春秋之代則多自於黨仇矣言春秋時諸侯自恣凡如此事多於黨仇而為之也皆國之大事故君子志之此解書朝聘意其邪正則存乎其文矣不合禮者則譏之榖伯鄧侯曹世子之類是也
  
  隠十一年春滕侯薛侯來朝
  桓二年夏滕子來朝 秋七月杞侯來朝 六年冬紀侯來朝 七年夏穀伯綏來朝鄧侯吾離來朝趙子曰名之用夷禮也 九年冬曹伯使其世子射姑來朝榖梁云參譏之 十五年夏邾人牟人葛人來朝公羊曰夷狄之用夷禮也
  莊五年秋郳犁來來朝左氏曰未王命 二十三年夏蕭叔朝公啖子曰始封附庸之君故書字公時在榖故不言來 二十七年冬杞伯來朝
  僖五年春𣏌伯姬來朝其子榖梁曰參譏之 七年夏小邾子來朝 十四年夏季姬及鄫子遇于防使鄫子來朝啖子曰參譏之 二十年夏郜子來朝 二十七年春杞子來朝
  文十一年秋曹伯來朝 十二年春杞伯來朝 秋滕子來朝 十五年夏曹伯來朝
  宣元年秋邾子來朝
  成四年三月𣏌伯來朝 六年夏六月邾子來朝七年夏五月曹伯來朝 十八年秋杞伯來朝八月邾子來朝
  襄元年秋邾子來朝 六年秋滕子來朝 七年春郯子來朝 夏小邾子來朝 二十一年冬曹伯來朝 二十八年夏邾子來朝
  昭三年秋小邾子來朝 十七年春小邾子來朝秋郯子來朝
  定十五年春邾子來朝
  哀二年夏滕子來朝
  啖子曰凡書朝皆人君也禮所謂諸侯相朝兩君相見也
  趙子曰榖梁云天子無事諸侯相朝時正也考禮修徳以尊天子也按春秋諸侯不事天子自以强弱相制無考禮修徳之事左氏云凡諸侯即位小國朝之此乃春秋事霸者之宜非常事也據周禮五等之制以牧伯帥之則必令相朝但不知令㡬年一行耳其正禮不可得而尋也左氏昭十三年有朝聘之文故趙子論之見辨疑中公羊曰諸侯來曰朝按諸侯以他事來者多矣不可悉云朝
  諸侯非朝事來者
  桓五年冬州公如曹 六年春寔來趙子曰王臣外交非禮曰寔來義見本傳
  莊三十一年六月齊侯來獻戎捷趙子曰繆文當云齊人僖二十九年春介葛盧來左氏云公在㑹故不言朝 冬介葛盧來啖子曰不廟受故不言朝
  襄十八年春白狄來義與介葛盧同 三十一年冬十月滕子來㑹塟啖子曰非禮也
  定十五年夏邾子來奔䘮公羊曰非禮也 九月滕子來㑹塟啖子曰非禮也
  啖子曰凡諸侯來而非朝者各書其事皆譏之也介葛盧白狄不行朝禮又無他事故但曰來
  
  啖子曰聘者致君命也主人受之於廟以重禮也趙子曰禮以通好曰聘聘妻聘士同此義公羊曰大夫來曰聘按大夫以他事來者多矣不可悉云聘
  王臣來聘
  隠七年冬天王使凡伯來聘 九年春天王使南季來聘
  桓四年夏天王使宰渠伯糾來聘趙子曰名之譏其失禮也 五年夏天王使仍叔之子來聘公羊曰譏之者子代從政也 八年春天王使家父來朝
  莊二十三年春祭叔來聘啖子曰不言使見其專往也書聘明其假王命以外交也
  僖三十年冬天王使宰周公來聘
  宣十年秋天王使王季子來聘
  啖子曰周禮云天子時聘以結諸侯之好人君亦有聘士之禮榖梁曰聘諸侯非正也言天子不當聘諸侯殊誤矣
  趙子曰王政行也天子使使聘於諸侯所以洽恩惠考政典春秋之聘通好命耳
  外大夫聘
  隠七年夏齊侯使其弟年來聘趙子曰將國命大夫之事書弟譏之桓三年冬齊侯使其弟年來聘義同隠七年
  莊二十三年夏荆人來聘啖子曰凡夷狄朝聘當稱人君臣同辭 二十五年春陳侯使女叔來聘𫝊無事迹啖子曰書字之義葢如祭仲單伯之類
  僖三十三年春齊侯使國歸父來聘
  文四年秋衛侯使甯俞來聘 九年冬楚子使椒來聘不稱氏義見名位例 十二年秋秦伯使術來聘
  宣十年冬齊侯使國佐來聘
  成三年冬晉侯使荀庚來聘衛侯使孫良夫來聘四年春宋公使華元來聘 八年夏宋公使華元來聘 冬晉侯使士爕來聘 十一年春晉侯使卻犨來聘 十八年夏晉侯使士匄來聘
  襄元年冬衛侯使公孫剽來聘 冬晉侯使荀罃來聘 五年夏鄭伯使公子發來聘 七年冬衛侯使孫林父來聘 八年冬晉侯使士匄來聘 十二年夏晉侯使士魴來聘 十五年春宋公使向戌來聘 二十六年夏晉侯使荀呉來聘 二十七年春齊侯使慶封來聘 二十九年夏晉侯使士鞅來聘 秋呉子使札來聘 三十年春正月楚子使薳罷來聘
  昭二年春晉侯使韓起來聘 十二年夏宋公使華定來聘 二十一年夏晉侯使士鞅來聘
  趙子曰春秋之辭從簡焉凡言聘則知君使矣曷為又稱其君以别乎不當稱使者也為來聘來盟不須書君使者故存君使者以别之不稱者例見於後
  錫命例
  莊元年冬王使榮叔來錫桓公命趙子曰不稱天王寵纂弑以黷三綱也
  文元年夏天王使毛伯來錫公命趙子曰無功徳苟錫之非禮也成八年秋七月天子使召伯來錫公命啖子曰稱天子葢誤也餘同文元年
  趙子曰錫命者旌功徳之由必因褒有徳賞有功乃為之也苟錫之非禮也如無功徳不合錫命榖梁曰禮有受命無來錫命此說非也按秦漢已後郡縣天下天子益尊不比三代猶就郡國加守相爵秩何得無錫命乎葢不知譏其賞無功而遂妄為義也
  歸田邑例假田附歸田邑例義見用兵例取田邑義
  隠八年三月鄭伯使宛來歸祊趙子曰田邑先祖所命於天子也而以予人其罪著矣
  桓元年三月公會鄭伯于垂鄭伯以璧假許田榖梁云以璧則非假也諱易田
  宣十年春齊人歸我濟西田趙子曰濟西之地非魯盡有故言我以別之既稱我故不須言來
  定十年夏齊人來歸鄆讙龜隂之田趙子曰前未有取讙及龜隂田故書來以别之他國無此田故不言我也
  哀八年冬齊人歸讙及闡啖子曰此年初經書齊人取讙及闡今書歸知必歸魯故不言來
  趙子曰歸者來致之辭雖非我本物但將與我亦皆曰歸論語曰康子歸藥又歸孔子豚又曰凡歸田邑志改過也取之非也今歸之為善
  乞師例
  僖二十六年夏公子遂如楚乞師
  成十三年春晉侯使卻錡來乞師 十六年六月晉侯使欒黶來乞師 十七年秋晉侯使荀罃來乞師 十八年冬晉侯使士魴來乞師
  榖梁云乞重辭也古之人重師故以乞言之又曰非所乞也師出不必反戰不必勝故重之此説是也
  趙子曰天子在上而諸侯自相請師非禮也榖梁釋乞字之義而不言其大意故辨之
  王臣及外大夫以雜事來者
  隠六年春鄭人來渝平趙子曰非和致隙志其尤也
  桓十五年二月天王使家父來求車三傳並云非禮也莊六年冬齊人來歸衛寳左氏云文姜請之趙子云譏納讎賂足以為恥文九年春毛伯來求金義同求車
  成八年春晉侯使韓穿來言汶陽之田歸之于齊趙子云非正也
  定十四年秋天王使石尚來歸脤啖子曰不助祭而歸脤非禮也
  趙子曰凡天子卿大夫士及他國卿士非聘來及諸例所不管者件之于前他國下大夫及士雖接於魯亦不得書名為須紀其事故但稱人也凡書人之來不稱君以使據朝聘皆稱君以使避不成辭也若云齊侯使人來歸衞寳則實鄙俚不成言辭也
  諸書來不言君使者
  隠元年冬十二月祭伯來左氏云非王命 二年九月紀履緰來逆女趙子曰下言伯姬歸于紀足知為君逆不假言使省文也 三年秋武氏子來求賻左氏云王未塟故不言使
  桓八年冬祭公來遂逆王后于紀公羊云使我為媒可因徃逆矣或云譏本以私來故不言使也
  莊二十三年春祭叔來聘啖子曰私行假言聘故不言王使以譏之閔元年冬齊仲孫來趙子曰非致成命也故不言使非冇専故也故但言來所以病齊侯而嘉仲孫也 二年冬齊髙子來盟三傳皆云稱子褒也不稱使趙氏義同仲孫來
  僖四年夏楚屈完來盟于召陵榖梁云不言使權在屈完也楚子意令其可盟則盟事在屈完
  文九年春毛伯來求金左氏云王未塟故不書使 十五年三月宋司馬華孫來盟趙子曰不稱使意與齊仲孫楚屈完義同
  啖子曰凡外臣來不言君使者皆有義
  諸以雜事來有書來與不書來者
  隠元年秋天王使宰咺來歸惠公仲子之賵趙子曰若不書來者即不知何國之惠公
  莊元年冬天王使榮叔來錫桓公命趙子曰桓公已塟若不言來即莫知何國之公故言來
  文元年夏天王使毛伯來錫公命趙子云若不言來即似曾入於王朝受命故言來 五年春王使榮叔歸含且賵啖子曰承上言成風薨不言來可知也 十五年夏齊人歸公孫敖之喪啖子曰敖魯大夫必知歸魯故不言來
  宣十年春齊人歸我濟西田趙子曰不言來有我字則來可知也稱我者為濟水并貫諸國故書我以别之
  成八年秋天子使召伯來錫公命稱來義同文元年之錫定十年夏齊人來歸鄆讙龜隂田趙子曰入春秋時未書齊侯取讙及龜隂田故書來不稱我者他國無此名不比濟西田也
  哀八年冬齊人歸讙及闡啖子曰此年初齊人取讙及闡與歸田同年故不言來又不言我無所疑也
  趙子曰春秋之文從簡加減一字皆有義故分析於本傳下
  
  啖子曰凡公及内卿往他國朝聘皆書曰如非卿則不書若㑹塟則但書彼塟而已亦謂非卿㑹塟者
  趙子曰凡内朝聘稱如以異外也周之制朝聘也有數朝王各加其服之數而朝春秋畢書之謂書朝王及諸侯見如京師之簡也所以傷王室之微著諸侯之不臣也凡書㑹遇亦如之
  公如
  隠五年春公觀魚于棠魯地也左榖皆云非禮
  桓十八年春公與夫人姜氏遂如齊時會齊侯于濼從濼遂行榖梁曰不言及夫人伉也
  莊二十二年冬公如齊納幣公榖皆云非禮 二十三年夏公如齊觀社三傳皆云非禮 二十四年夏公如齊逆女榖梁云譏娶讐女
  僖十年正月公如齊 十五年正月公如齊 二十八年夏公朝于王所踐土也趙子曰稱王所言非京師也尊其不地志乎朝王而已異乎盟㑹所冬壬申公朝于王所河陽也義同踐土 三十三年冬十月公如齊
  文三年冬公如晉 十三年冬公如晉
  宣四年秋公如齊 十年春公如齊 夏公如齊成三年夏公如晉 四年夏四月公如晉 十年秋七月公如晉 十三年三月公如京師 十八年春公如晉
  襄三年春公如晉 四年冬公如晉 八年正月公如晉 十二年冬公如晉 二十一年春正月公如晉 二十八年十一月公如楚
  昭二年冬公如晉至河乃復晉辭公故復也它倣此 五年春公如晉 七年三月公如楚 十二年三月公如晉至河乃復 十三年冬公如晉至河乃復 十五年冬公如晉 二十一年冬公如晉至河乃復二十三年冬公如晉至河有疾乃復 二十三
  年冬公如晉至河有疾乃復 二十四年春公如齊冬公如齊 二十八年春公如晉次于乾侯
  二十九年春公如晉次于乾侯
  定三年春正月公如晉至河乃復
  啖子曰凡公行書其事者皆非常也若合常禮則但言如某
  卿如
  桓三年秋公子翬如齊逆女為君逆也公榖皆曰非禮
  莊二十五年冬公子友如陳 二十七年秋公子友如陳塟原仲左氏云非禮啖子曰書塟原仲者著季友之私出境 二十八年冬臧孫辰告糴于齊趙子曰譏臧孫辰為政無蓄也故以自行為文三十二年冬公子慶父如齊
  僖五年夏公孫兹如牟 七年秋公子友如齊 十三年冬公子友如齊 二十六年夏公子遂如楚乞師榖梁云非所乞也 二十八年秋公子遂如齊 三十年冬公子遂如京師遂如晉 三十一年春公子遂如晉
  文元年夏叔孫得臣如京師 冬公孫敖如齊 二年冬公孫遂如齊納幣公羊云譏喪娶趙子曰婚禮又不當使公子也五年夏公孫敖如晉 六年夏季孫行父如陳秋季孫行父如晉 冬十月公子遂如晉 九年二月叔孫得臣如京師 十一年秋公子遂如宋十四年冬單伯如齊 十五年春季孫行父如
  晉 秋季孫行父如晉 十七年冬公子遂如齊十八年秋公子遂叔孫得臣如齊趙子曰志非度也
  冬季孫行父如齊
  宣元年春公子遂如齊逆女 夏季孫行父如齊 夏公子遂如齊 八年夏六月公子遂如齊至黄乃復九年夏仲孫蔑如京師 十年六月公孫歸父
  如齊 秋季孫行父如齊 冬公孫歸父如齊秋季孫行父如齊 冬公孫歸父如齊 十八年秋公孫歸父如晉
  成五年春仲孫蔑如宋 六年夏公孫嬰齊如晉冬季孫行父如晉 八年春公孫嬰齊如莒 九年夏季孫行父如宋致女義見婚姻例 十一年夏季孫行父如晉 秋叔孫僑如如齊 十四年秋叔孫僑如如齊逆女公榖皆云非禮
  襄二年秋叔孫豹如宋 四年夏叔孫豹如晉 五年夏叔孫豹鄫世子巫如晉時鄫屬魯比之内大夫故不言及也六年冬叔孫豹如邾 冬季孫宿如晉 七年秋季孫宿如衞 九年夏季孫宿如晉 十六年冬叔孫豹如晉 十九年春季孫宿如晉 二十年秋叔老如齊 冬季孫宿如宋 二十四年春叔孫豹如晉 冬叔孫豹如京師 二十八年秋仲孫羯如晉 二十九年冬仲孫羯如晉 三十年秋七月叔弓如宋
  昭二年夏叔弓如晉 冬季宿如晉 三年夏叔弓如滕 六年夏季孫宿如晉 冬叔弓如楚 八年夏叔弓如晉 九年秋仲孫貜如齊 十年九月叔孫婼如晉 十一年二月叔弓如宋 十六年秋季孫意如如晉 二十三年正月叔孫婼如晉 二十五年春叔孫婼如宋
  定六年夏季孫斯仲孫何忌如晉義同文十八年 十年冬叔孫州仇如齊
  哀五年冬叔還如齊
  啖子曰凡卿行除盟塟之外若有書其事者皆非常也
  外相如
  桓五年夏齊侯鄭伯如紀趙子曰譏其詐冬州公如曹趙子曰譏玊臣外交
  趙子曰外相如不書凡書皆譏也
  盟㑹例第十六
  趙子曰盟者刑牲而徵嚴於神明者也王綱壊則諸侯恣而仇黨行故干戈以敵仇盟誓以固黨天下行之遂為常焉若王政舉則諸侯莫敢相害盟何為焉賢君立則信著而義達盟可息焉觀春秋之盟有以見王政不行而天下無賢侯也或曰周官司寇有司盟掌盟載之法又禮記云殷人作誓而人始畔周人作㑹而人始疑如此則何獨於衰世哉答曰周官之偽予已論之矣趙子著五經辨惑説周官是後人附益也所稱其官三百六十舉其人數耳何得三百六十司哉作偽者既廣立名目遂有此官耳且盟誓者季世皆有之不必在周而聖人建邦創義豈先立此官禮記所言亦據二代之衰時耳
  内外諸侯盟
  隠元年三月公及邾儀父盟于眛 二年秋八月庚辰公及戎盟于唐啖子曰凡戎狄皆不分其爵號而君臣同辭 冬紀子帛莒子盟于宻啖子曰闕文也非兩㑹也義見脱漏例 三年冬十有二月齊侯鄭伯盟于石門 六年夏五月辛酉公㑹齊侯盟于艾 八年秋七月庚午宋公齊侯衛侯盟于瓦屋
  桓元年夏四月丁未公及鄭伯盟于越 二年九月公及戎盟于唐 十二年夏六月壬寅公會杞侯莒子盟于曲池 秋七月丁亥公㑹宋公燕人盟于榖丘 冬十一月丙戌公㑹鄭伯盟于武父十七年春正月丙辰公㑹齊侯紀侯盟于黄 二月丙午公㑹邾儀父盟于趡
  莊十三年冬公㑹齊侯盟于柯 十六年冬十有二月㑹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滑伯滕子同盟于幽啖子曰諸侯同辭而盟説具傳文趙子云不言公諱與讐同盟志其無恥於諸侯也 二十三年十有二月甲寅公㑹齊侯盟于扈 二十七年夏六月公㑹齊侯宋公陳侯鄭伯同盟于幽
  閔元年秋八月公及齊侯盟于落姑
  僖二年秋九月齊侯宋公江人黄人盟于貫 五年夏公及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㑹王世子于首戴八月諸侯盟于首戴鄭伯逃歸不盟榖梁云重舉諸侯尊世子不敢與盟也鄭伯逃歸著其罪也啖子曰齊不為盟主故不云㑹齊侯也七年秋七月公㑹齊侯宋公陳世子款鄭世子
  華盟于甯母 八年春正月公會王人齊侯宋公衛侯許男曹伯陳世子款盟于洮鄭伯乞盟啖子曰王人與盟非禮也又曰書鄭伯乞盟者著其逃歸不智也 九年夏公㑹宰周公齊侯宋子衛侯鄭伯許男曹伯于葵丘九月諸侯盟于葵丘重言諸侯義同首戴 十五年三月公㑹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盟于牡丘遂次于匡十九年夏六月宋人曹人邾人盟于曹南鄫子㑹
  盟于邾己酉邾人執鄫子用之 二十一年十有二月癸丑公㑹諸侯盟于薄釋宋公秋㑹雩之諸侯也見會例承上文故不序也 二十五年冬十有二月癸亥公㑹衛子莒慶盟于洮衛子衛侯也子在喪之稱也啖子曰莒慶為魯釋怨故書之同於來魯者詳内也 二十六年正月己未公㑹莒子衛甯速盟于向 二十七年十有二月甲戌公㑹諸侯盟于宋前圍宋之諸侯見圉例亦承上文不别序也 二十八年五月癸丑公㑹晉侯宋公蔡侯鄭伯衛子莒盟于踐土陳侯如會榖梁云書如㑹於㑹受命
  文三年十有二月己巳公及晉侯盟在晉都盟故不言地 七年秋八月公㑹諸侯晉大夫盟于扈趙子曰諸侯不敘公不得與之盟也而曰會諸侯盟者言公附於載書也載書不可從附與盟主之大夫敵焉也 十四年六月公㑹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晉趙盾癸酉同盟于新城趙子曰他時但就諸侯行盟禮故云某日㑹某侯盟于某此即行會禮别日又行盟禮故書日以隔之也 十五年冬十有一月諸侯盟於扈趙子曰不敘諸侯諱公之不與也言公怠於國政以致齊寇故諱之也十七年六月癸未公及齊侯盟于榖
  宣十一年夏楚子陳侯鄭伯盟于辰陵 十七年六月己未公㑹晉侯衛侯曹伯邾子同盟于斷道
  成五年十有二月己丑公㑹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邾子杞伯同盟于蟲牢 七年秋公㑹晉侯齊侯宋公衛侯曹伯莒子邾子𣏌伯救鄭八月戊辰同盟于馬陵 九年春王正月公㑹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杞伯同盟于蒲 十五年三月癸丑公㑹晉侯衛侯鄭伯曹伯宋世子成齊國佐邾人同盟于戚 十七年夏公㑹尹子單子晉侯齊侯宋公衛侯曹伯邾人伐鄭六月乙酉同盟于柯陵不重言諸侯譏尹子與盟
  襄三年夏四月壬戌公及晉侯盟于長樗 六月公㑹單子晉侯宋公衛侯鄭伯莒子邾子齊世子光己未同盟于雞澤不特言諸侯單子與盟陳侯使袁僑如㑹啖子曰不召而自來戊寅叔孫豹及諸侯之大夫及陳袁僑盟啖子曰諸侯既盟袁僑乃至故大夫别與之盟也 九年冬公㑹晉侯宋公云云伐鄭十有二月己亥同盟于戲 十一年夏公㑹晉侯宋公衛侯云云伐鄭 秋七月己未同盟于亳城北 二十年六月庚申公㑹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盟于澶淵 二十五年夏公㑹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𣏌伯小邾子于夷儀八月己巳諸侯同盟于重丘重言諸侯間有事也
  昭十三年秋公㑹劉子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𣏌伯小邾子于平丘八月甲戌同盟于平丘不重言諸侯劉子與盟公不與盟 二十六年秋公㑹齊侯莒子邾子𣏌伯盟于鄟陵
  定四年三月公㑹劉子晉侯宋公蔡侯衛侯陳子鄭伯許男曹伯莒子邾子頓子胡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齊國夏于召陵侵楚夏五月公及諸侯盟于皋鼬重言諸侯劉子不與盟也 七年秋齊侯鄭伯盟于鹹秋齊侯衛侯盟于沙 八年冬衛侯鄭伯盟于
  曲濮 十二年冬十月癸亥公㑹齊侯盟于黄公與外人盟
  隠元年九月及宋人盟于宿趙子曰不書公諱與大夫盟示恥也不名大夫非大夫之罪八年九月辛夘公及莒人盟于包趙子曰莒小國若不書公則嫌乎非公也屈禮以盟其卑以病公也
  莊九年春公及齊大夫盟于蔇趙子曰納讎人之子損禮而盟大夫故盟書公又言大夫以盟非大夫之罪也言所以異於處父及髙傒也 二十二年秋七月丙申及齊髙傒盟于防趙子曰明書髙傒者見其伉敵之罪也
  僖十九年冬㑹陳人蔡人楚人鄭人盟于齊趙子曰義同宿之盟 二十九年夏六月㑹王人晉人宋人齊人陳人蔡人秦人盟于翟泉趙子曰公會之也言公及大夫不名義同宿盟
  文二年三月乙巳及晉處父盟義同髙傒不書地在晉都 十年秋七月及蘓子盟于女栗趙子曰公及之也不書公諱獨與天子大夫盟
  成二年十有一月丙申公及楚人秦人宋人陳人衛人鄭人齊人曹人邾人鄫人盟于蜀趙子曰譏公屬楚而與其臣盟故深譏之特書公義同齊大夫也大夫不名義同宿之盟也 三年冬十有一月丙午及荀庚盟丁未及孫良夫盟 十有一年三月己丑及卻犨盟襄七年冬十月壬戌及孫林父盟
  襄十五年二月己亥及宋向戌盟于劉
  趙子曰凡盟不目内如隠元年及宋人盟于宿之類皆指公以示恥也與大夫㰱血故作為恥也外大夫稱人言非其罪也據齊髙傒晉處SKchar2俱書名以其霸國之强以臣敵君故罪之也他則皆目以屈禮而與之盟非彼之過故但書人而已榖梁云可言公及人不可言公及大夫按經書公及齊大夫盟于蔇何得云不可言哉詳據經意書公及人與公及大夫皆譏公屈禮而與之盟耳其書外大夫名則是罪外大夫及處父盟之類是也非外大夫之罪則但書人以譏公義例昭然
  大夫特盟外諸侯
  桓十一年九月柔㑹宋公陳侯蔡叔盟于折
  莊十九年秋公子結媵陳人之婦于鄄遂及齊侯宋公盟公羊云書媵為遂事起也又曰大夫無遂事聘禮大夫受命不受辭出竟有可以安國家定社稷則專之可也
  文二年夏六月公孫敖㑹宋公陳侯鄭伯晉士榖盟于垂歛 十六年六月戊辰公子遂及齊侯盟于郪丘
  成元年夏臧孫許及晉侯盟于赤𣗥 十八年十有二月仲孫蔑㑹晉侯宋公衛侯邾子齊崔杼同盟于虚朾
  昭十一年夏仲孫貜㑹邾子盟于祲祥
  定三年冬仲孫何忌及邾子盟于拔
  哀二年癸巳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及邾子盟于句繹
  趙子曰凡大夫特盟公侯非禮也言特者明更有諸侯則可兼大夫也言公侯者明可以會子男也其無譏非强之也公子遂特會齊侯經不譏之彼自屈禮而盟非我力能强之故無譏
  内大夫與外人盟
  文八年冬十月壬午公子遂㑹晉趙盾盟于衡雍乙酉公子遂㑹伊雒之戎盟于暴
  成十六年十二月乙丑季孫行父及晉卻犨盟于扈襄三年叔孫豹及諸侯之大夫及陳袁僑盟
  襄十六年三月公會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于溴梁戊寅大夫盟趙子曰晉侯在喪故大夫盟 二十年正月辛亥仲孫速㑹莒人盟于向 二十七年夏叔孫豹㑹晉趙武楚屈建云云于宋秋七月辛巳豹及諸侯之大夫盟于宋啖子曰重言豹恐涉他臣
  外人盟
  桓十一年春正月齊人衛人鄭人盟于惡曹
  僖十九年夏六月宋公曹人邾人盟于曹南鄫子㑹盟于邾 二十年秋齊人狄人盟于邢儿夷狄與諸侯列敘皆稱人以便文但君臣同辭他皆倣此 二十一年春宋人齊人楚人盟于鹿上 三十二年秋衛人及狄盟啖子曰凡言人者其國人往至盟處也既至狄國中不可言人又不可云衞人盟于狄故改其文
  宣十二年冬晉人宋人衛人曹人同盟于清丘
  趙子曰凡盟㑹稱人皆不命卿也傳例見僖十八年啖子曰凡同盟者謂其盟辭同也若言大無侵小爾無我詐齊人出師魯以兵革從如此之類彼此之辭非同盟也若言同奬王室之類載書之内衆國共其信誓無彼此之異乃同盟也左氏諸言尋盟者若前是同盟尋所同盟前但言盟尋亦但言盟故知尋者申明前約而略用其舊辭也凡諸侯及王臣盟譏也此解不特言諸侯盟者臣無疑君之理故王臣在位但㑹而已多不與盟而其時或有王臣與諸侯盟者皆書以示譏交譏之也
  趙子曰公羊云同盟者同欲也予謂小國被制而至豈皆同欲榖梁云同尊周也同外楚也且盟㑹之辭固當云同救災恤患及勸善止惡等辭豈止尊周外楚一辭而已故知啖氏説同盟之禮當矣又曰凡經不書盟而左氏言盟者皆非也
  來盟
  桓十四年夏五鄭伯使其弟語來盟夏五闕文
  閔二年冬齊髙子來盟
  僖四年夏楚屈完來盟于召陵
  文十五年三月宋司馬華孫來盟三人並不言使説見聘例及本傳宣七年春衛侯使孫良夫來盟
  趙子曰來盟彼欲之也欲之故來此與外為志同義不書其誰不書内盟者名敵者也名位敵無嫌也簡辭也若言内盟則又須重書來者則辭煩也又曰公羊云來盟者來盟于我也此説是榖梁云來盟者前定也按但以來魯即曰來盟何必前定乎又云不言及者以國與之也不言其人亦以國與之也按若言及又書内卿則文煩辭重故從簡耳無他義
  莅盟
  僖三年冬公子友如齊莅盟
  文七年冬公孫敖如莒莅盟
  昭七年三月叔孫婼如齊莅盟
  定十一年冬叔還如鄭莅盟
  啖子曰他國來魯盟者曰來盟魯往他國盟者曰莅盟皆為盟而行故直以盟為文也若因朝聘而盟者則先書聘書如後乃言盟如成十一年晉卻犨來聘己丑及卻犨盟文三年公如晉及晉侯盟之類
  趙子曰莅盟者我欲之也與及同義不書其誰敵者也簡辭也義與來盟同又曰公羊云莅盟者往盟于彼也此説是榖梁云内之前定之盟謂之莅盟此傳對來盟為義故云耳此説非也義己見上
  
  宣四年春正月公及齊侯平莒及郯莒人不肯榖梁云不肯者可以肯也 十五年夏五月宋人及楚人平趙子曰皆書人兩貶之也
  昭七年春正月暨齊平趙子曰反及曰暨罪齊取賂于燕見利亡義故以齊求平為辭也
  定十年春王三月及齊平公羊云及我欲之 十一年冬及鄭平義見定十年
  啖子曰凡和而不盟曰平平者皆不言其名舉二國和平而已
  趙子曰隠六年傳曰平和也榖梁曰平者成也理亦通公羊云平者以道成也按平者但以和為義有何道乎桓三年夏齊侯衛侯胥命于蒲
  趙子曰苟爾相命㑹不以禮匹夫之事也非之也若以禮當稱㑹遇也三傅俱言不盟榖梁又云善其約言而退按㑹遇亦並不盟皆是約言而退何得獨異其文且二君並非賢君又無殊異之迹據經文直譏其無人君之禮耳
  
  啖子曰㑹者就也故鄉往㑹於他處則書曰㑹某若公在外彼來就公則曰㑹公文十三年公還自晉鄭伯㑹公于棐之類是就之義也
  趙子曰凡相見于外曰㑹彼此俱不在國中凡㑹遇諸侯之事也春秋之代則多自於黨仇矣
  公㑹因盟而會見盟門因伐而會見伐門
  隠二年春公會戎于潛 九年冬公㑹齊侯于防十年春王正月公㑹齊侯鄭伯于中丘 十一年夏公㑹鄭伯于時來
  桓元年三月公㑹鄭伯于垂鄭伯以璧假許田義見本傳二年三月公會齊侯陳侯鄭伯于稷以成宋亂
  趙子曰言宋之惡逆自此成也以病内也 三年春正月公㑹齊侯于嬴六月公㑹𣏌侯于郕 九月公㑹齊侯于讙
  六年夏四月公㑹紀侯于郕 十年秋公㑹衛侯于桃丘弗遇趙子曰書不遇者見衛侯之無信 十一年秋九月公㑹宋公于夫鍾 冬十二月公㑹宋公于闞 十二年八月公㑹宋公于虛 冬十二月公㑹宋公于龜 十四年春公㑹鄭伯于曹 十五年夏公㑹齊侯于艾 十六年春正月公㑹宋公蔡侯衛侯于曹 十八年春正月公㑹齊侯于濼
  莊二十七年冬公㑹齊侯于城濮
  僖元年八月公㑹齊侯宋公鄭伯曹伯邾人于檉十一年夏公及夫人姜氏㑹齊侯于陽穀趙子曰記非禮十三年夏公㑹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
  曹伯于鹹 十六年冬十二月公㑹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邢侯曹伯于淮 二十八年冬公㑹晉侯齊侯宋公蔡侯鄭伯陳子莒子邾子秦人于温
  文十三年冬衛侯㑹公于沓 十有二月己丑公及晉侯盟公還自晉鄭伯㑹公于棐
  宣元年夏公㑹齊侯于平州 七年冬公㑹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于黒壤
  成十二年夏公㑹晉侯衛侯于瑣澤 十六年秋公㑹晉侯齊侯衛侯宋華元邾人于沙隨不見公榖梁云不見公譏晉
  襄五年秋公㑹晉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齊世子光呉人鄫人于戚 七年十二月公㑹晉侯宋公陳侯衛侯曹伯莒子邾子于鄬鄭伯髠原如㑹未見諸侯丙戌卒于鄵義見卒例十年春公㑹晉侯宋公衛侯曹伯莒子邾子滕
  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齊世子光㑹呉于柤夏五月甲午遂滅偪陽啖子曰先為㑹又同㑹呉故再書會地 十一年公會晉侯宋公衛侯曹伯齊世子光㑹呉于柤夏五月甲午遂滅偪陽啖子云先為㑹又同會呉故再書會地 十一年秋公會晉侯宋公衛侯曹伯齊世子光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伐鄭㑹于蕭魚 十六年三月公會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于溴溪梁戊寅大夫盟趙子曰晉侯在喪故也二十二年公㑹晉侯宋公衛侯鄭伯莒子邾子
  于商任 二十二年冬公會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于沙隨二十四年八月公會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𣏌伯小邾子于夷儀
  定八年夏公㑹晉師于瓦 十年夏公㑹齊侯于夾谷 十四年夏公㑹齊侯衛侯于牽 邾子來㑹公時公蒐北蒲
  哀七年夏公㑹呉于鄫 十二年夏公㑹呉于槖皋秋公㑹衛侯宋皇瑗于鄖 十三年夏公會晉
  侯及呉子于黃池
  外相㑹
  桓二年秋七月蔡侯鄭伯㑹于鄧
  莊十三年春齊侯宋人陳人蔡人邾人㑹于北杏十五年春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㑹于鄄
  僖三年秋齊侯宋公江人黄人㑹于陽榖 二十一年秋宋公楚子陳侯蔡侯鄭伯許男曹伯會于雩執宋公以伐宋
  文十七年六月諸侯㑹于扈趙子曰不列字諱公之不與也
  宣元年秋宋公陳侯衛侯曹伯會晉師于棐林伐鄭九年九月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㑹于扈
  十一年秋晉侯㑹狄于欑函
  昭四年夏楚子蔡侯陳侯鄭伯許男徐子滕子頓子胡子沈子小邾子宋世子佐淮夷㑹于申
  定十四年秋齊侯宋公㑹于洮
  公㑹外大夫
  成二年十一月公㑹楚公子嬰齊于蜀
  襄二十六年夏公㑹晉人鄭良霄宋人曹人于澶淵
  啖子曰凡公與他國卿盟則恥之㑹則不恥故蜀之會書楚公子嬰齊澶淵之會書鄭良霄左氏言澶淵之㑹趙武不書左氏言晉人趙武也尊公故書人也尊公也若如此良霄何不尊公乎葢時㑹者非趙武别是未命之卿會耳而左氏曲解之理甚乖越榖梁言蜀之㑹書嬰齊伉也注言明書嬰齊以伉敵公也榖梁之義云處父髙傒以伉故不言公而嬰齊之伉何以書公乎理亦自相反也榖梁之義蜀之會以書公為嬰齊伉敵處父髙傒以不書公為伉敵故曰理自相反
  内臣會外臣會附
  莊十四年冬單伯會齊侯宋公衛侯鄭伯于鄄文元年秋公孫敖㑹晉侯于戚 十一年夏叔彭生會晉郤缺于承匡 十六年春季孫行父會齊侯于陽榖齊侯弗及盟趙子曰大夫求盟諸侯宜其弗盟也言公不親往也
  宣十四年冬公孫歸父會齊侯于榖 十五年春公孫歸父㑹楚子于宋 秋仲孫蔑㑹齊髙固于無婁
  成五年夏叔孫僑如㑹晉荀首于穀 十五年十一月叔孫僑如㑹晉士燮齊髙無咎宋華元衛孫林父鄭公子鰌邾人㑹呉于鍾離啖子曰重書會者既會士爕又同往會吳
  襄二年秋七月仲孫蔑㑹晉荀罃宋華元衛孫林父曹人邾人于戚 冬仲孫蔑㑹晉荀罃齊崔杼宋華元衛孫林父曹人邾人于戚 冬仲孫蔑會晉荀罃齊崔杼宋華元衛孫林父曹人邾人滕人小邾人于戚遂城虎牢 五年夏仲孫蔑衛孫林父㑹呉于善稻 八年夏季孫宿㑹晉侯鄭伯齊人宋人衛人邾人于邢丘 十四年春正月季孫宿叔老㑹晉士匄齊人宋人衛人鄭公孫躉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人㑹呉于向趙子云魯書二卿志非度也義見文十八年傳重書㑹者義同鍾離 冬季孫宿㑹晉士匄宋華閲衛孫林父鄭公孫躉莒人邾人于戚 十九年冬叔孫豹㑹晉士匄于柯 二十七年夏叔孫豹㑹晉趙武楚屈建蔡公孫歸生衛石惡陳孔奐鄭良霄許人曹人于宋 秋七月辛巳豹及諸侯之大夫盟于宋 三十年冬晉人齊人宋人衛人鄭人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人㑹于澶淵宋災故左氏云譏諸侯竟不歸宋財趙子云宋稱人亦譏其求救於人也
  昭元年春叔孫豹㑹晉趙武楚公子圍齊國弱宋向戌衛石惡陳公子招蔡公孫歸生鄭罕虎許人曹人于虢 九年春叔弓㑹楚子于陳 十一年秋季孫意如㑹晉韓起齊國弱宋華亥衛北宫佗鄭罕虎曹人𣏌人于厥憖 二十五年夏叔倪㑹晉趙鞅宋樂大心衛北宫喜鄭游吉曹人邾人滕薛人小邾人于黄父 二十七年秋晉士鞅宋樂祁黎衛北宫喜曹人邾人滕人㑹于扈 三十一年春季孫意如㑹晉荀躒于適厯
  定十年冬齊侯衛侯鄭游速㑹于安甫
  哀六年夏叔還㑹呉于相
  啖子曰凡㑹皆不書其事但言會于某處而已唯桓二年㑹于稷以成宋亂襄三十一年㑹于澶淵書宋災故義各見本傳餘即無他故但言㑹而已
  
  隠四年夏公及宋公遇于清 八年春宋公衛侯遇于垂
  莊四年夏齊侯陳侯鄭伯遇于垂 二十三年夏公及齊侯遇于穀 三十年冬公及齊侯遇于魯濟三十二年夏宋公齊侯遇于梁丘
  啖子曰古者有遇禮本制此禮恐忽有邂逅相遇簡略而行故與㑹禮不同時雖非相遇而從省易以遇禮相見者亦書曰遇公羊曰遇者不期也穀梁曰不期而㑹曰遇此並説本遇意趙子曰簡禮而㑹曰遇此解當時所行禮意並是榖梁云遇者志相得也按文直以所行之禮定名耳何用相得為義乎榖梁為桓十年傳云不遇者志相得鄙俚之甚公羊又云遇者一君出一君邀之假如實然忽以㑹禮相見豈得書遇哉
  
  昭二十五年九月齊侯唁公于野井公在齊地故不書來 二十九年春齊侯使髙張來唁公上文云公至自乾侯居于鄆故但云唁公而不書地又加來字 三十一年夏晉侯使荀躒唁公于乾侯在晉地故亦不言來
  趙子曰弔生曰唁榖梁曰弔失國曰唁非也且古人作此字豈固為失國者為之乎自生死異文耳
  啖子曰凡夫人内女本無㑹遇之禮時有越禮行之者亦從而書之莊二年夫人姜氏會齊侯于禚僖十四年季姬及鄫子遇于防之類也如師在莊五年莊四年夫人姜氏饗齊侯于祝丘義亦同



  春秋集傳纂例卷四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集傳纂例卷五
  唐 陸淳 撰
  用兵例第十七
  趙子曰春秋紀兵曷無曲直之辭與怪不以客主曲直為褒貶曰兵者殘殺之道滅亡之由也故王者制之無王命及非侯伯不得興師王政既替諸侯專恣於是仇黨構而戰爭興矣為利利其土地及黨與為怨以報仇怨王度滅矣故春秋紀師無曲直之異時興師雖有曲直侵伐圉入之辭皆同一其非也其專恣罪同不復分其曲直不一之則禍亂之門闢矣若分曲直則謂自直者專興師轉相讎仇無巳其差者差有善意者甚者惡甚者則存乎其文矣教患為善滅同姓為惡差甚之類也又曰兵出殊稱何也或稱師或稱人或稱帥師或稱某正名位也以辨正其將之名位王命之大夫曰某具名氏也君命之大夫曰某人王命君命卿例見僖八年傳不稱帥師避不成辭也成公已前侵伐稱人若言某人帥師則不成言辭年逺人多難詳成公已前侵伐稱人者多不必盡是君命之卿益逺事難詳從舊史書人耳義見隠元年公子益師卒傳下大夫稱師内外同此稱但以衆為文言將卑不足稱譏委重於卑也兵者以凶危之事不當委之賤也内之師少則但稱伐或稱及詳内以異外也外師不必能審其多少故以將之品例為名目至於内師則多者稱師莊八年師及齊師圍郕之類是也少則但稱及稱伐桓十七年及宋人衛人伐邾八年秋伐邾之類是也大夫書帥師紀其為將也使當勝敗之榮辱也不書帥師不成師也此指内將也二千五百人為師不書帥師明師少也内大夫出將凡三十三不稱帥師凡十一故此例指為内言之也外則一之莫能詳也外大夫一切稱帥師莫能審其多少君不稱師重君也此公羊舊義凡君出境必以師從重人君也况是稱伐必知師衆也外域舉號賤之也外域用兵不分其爵位及君臣但稱其國名而已諸侯稱國狄之也諸侯用兵為外域行者亦但稱國名而已此公羊義例只施於用兵不通於他處也公羊曰將尊師衆曰某帥師將尊師少曰某此例施於内師則可於外則不可何者凡外國來告侵伐但言其將何能悉以衆寡來告乎且春秋意在褒貶其事之是非不必須知其寡也故外大夫一切稱帥師内事不得云不知故須詳言其衆寡以異於外耳公羊又云將卑師少稱人按前後稱人以圍者凡十五宋人圍曹鄭人圍許之類若將卑師少何能圍國益知外師不可以多少為目也凡内外事皆異文况用兵大事必不一例也明矣又凡師稱罪致討曰伐稱彼罪而興師無名行師曰侵不言罪名但行殺掠左氏曰有鐘鼓曰伐無曰侵按前後凡書侵者齊侯侵蔡在僖四年晉侯侵楚在定四年之類皆用大師而總數國若無鐘鼓何以行師乎又狄師亦有稱伐者豈是能有鐘鼓乎則知左氏之例非矣國語亦有序鐘鼓為伐之義此則一門之書自相扶㑹不足疑也公羊則云觕者曰侵精者曰伐此則以深者為精淺者為觕按前後有侵師至破其國伐師不深者殊多則公羊之例又非矣榖梁則云苞人民毆牛馬曰侵斬樹木壊宫室曰伐按齊桓伐楚不戰而服無壊宮室伐樹木之事又豈有二百四十二年行師悉皆如此暴亂乎則知榖梁亦非也今以趙氏為長戎伐凡伯者大天子之使非正例也
  或問淳曰三傳侵伐之例不當理則然矣今用趙氏之例何知必然答曰据春秋書侵者凡五十有七無事迹者莫知其可騐者亦可略舉如僖二十六年齊人侵我西鄙公追齊師至嶲弗及据公聞有冦追之已不及則無名之騐也定四年大㑹于召陵侵楚据左氏本謀伐楚以荀寅之言而止足明不稱罪致討只侵掠而已又僖四年齊桓侵蔡遂伐楚文十五年齊侯侵我西鄙遂伐曹宣元年楚鄭侵陳遂侵宋定八年晉士鞅侵鄭遂侵衛其伐師而言遂者唯襄二十三年齊侯伐衛遂伐晉一處而已此又益明為無名行師之意也又自成公已前書侵者凡四十戎狄居其半即又夷狄侵掠無名之騐也成公以後狄為晉所滅乃不見爾或曰侵伐之文皆從告也据魯有侵有伐則非從告也又曰師衆曰伐少曰侵据齊侯侵蔡及晉侯㑹于召陵侵楚皆衆國故知非又曰自興師而告者曰侵据魯亦言外來伐此又非矣又曰興師而直曰伐曲曰侵据前後夷狄伐中國多矣豈是直乎故知又非矣推据侵伐之例已上者皆似是而非故悉不用已上例推後後都不成文義如此切慮學者生疑故發明也
  啖子曰凡侵伐不至國都則但書侵伐而已若至國都則書圍若他國伐魯不至國都則言某鄙至國都則但言伐我皆不深言之理當然也又曰公羊云戰不言伐圍不言戰入不言圍滅不言出皆舉重也此說是有與例不合者則隨義釋之
  内伐
  隠七年秋公伐邾
  桓八年秋伐邾
  莊二年夏公子慶父帥師伐於餘丘 九年夏公伐齊納子糾 二十六年春公伐戎
  僖二十一年冬公伐邾 三十年夏公伐邾 秋公子遂帥師伐邾
  文七年春公伐邾 十四年春叔彭生帥師伐邾宣四年春公伐莒 十年公孫歸父帥師伐邾 十八年春公伐杞
  襄二十年秋仲孫速帥師伐邾 二十二年春公伐邾
  昭十年秋七月季孫意如叔弓仲孫玃帥師伐莒哀元年冬仲孫何忌帥師伐邾 二年春二月季孫斯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伐邾取漷東田及沂西田 六年冬仲孫何忌帥師伐邾 七年秋公伐邾八月己酉入邾以邾子益來
  伐我
  莊十九年冬齊人宋人陳人伐我西鄙
  僖二十六年夏齊人伐北鄙
  文十四年春邾人伐我南鄙 十七年夏齊侯伐我西鄙
  成二年春齊侯伐我北鄙
  襄八年夏莒人伐我東鄙 十年秋莒人伐我東鄙十二年三月莒人伐我東鄙圍邰 十五年夏齊侯伐我北鄙圍成公救成至遇趙子曰書遇公畏齊不敢至成秋邾人伐我南鄙 十六年春齊侯伐我北鄙 秋齊侯伐我北鄙圍成 十七年秋齊侯伐我北鄙圍桃 齊髙厚帥師伐我北鄙圍防 冬邾人伐我南鄙 十八年秋齊師伐我北鄙 二十五年春齊崔杼帥師伐我北鄙
  定七年秋齊國夏帥師伐我西鄙 八年夏齊國夏帥師伐我西鄙
  哀八年春吳伐我 十一年春齊國書帥師伐我外伐
  隠二年冬鄭人伐衛 四年夏宋公陳侯蔡人衛人伐鄭 五年秋邾人鄭人伐宋 七年冬戎伐凡伯于楚丘以歸公穀皆云大天子之使故曰伐伐用兵也變例也
  桓五年秋蔡人衛人陳人從王伐鄭啖子曰不言㑹及臣從君之辭也 十四年冬宋人以齊人蔡人衛人陳人伐鄭趙子曰凡不用我師而用彼師曰以言用齊蔡等兵而不自交鋒也何以知其然經書以者唯此與僖二十六年公以楚師伐齊取榖及定四年蔡侯以吳子及楚人戰于柏舉三處而已柏舉之戰左氏所叙事迹並吳楚自戰都不言蔡經下文又云庚辰吳入楚亦不言蔡師明吳楚自戰蔡不交鋒左氏云凡師能左右之曰以且齊桓晉文用諸侯師悉能左右之何不言以穀梁曰民君之本也使民以其死非正也則諸處用兵悉不能死乎范寗注云本非所得制而今得制之盖言宋素不制齊而今制之則莊十五年宋人齊人邾人伐郳何不言以又定四年蔡侯以吳子豈是能制之哉
  莊十四年春齊人陳人曹人伐宋 十五年秋宋人齊人邾人伐郳 十六年夏宋人齊人衛人伐鄭秋荆伐鄭 二十年冬齊人伐戎二十八年秋
  荆伐鄭 三十年冬齊人伐山戎三十二年冬狄伐邢
  僖元年秋楚人伐鄭 三年冬楚人伐鄭 七年春齊人伐鄭 八年夏狄伐晉 十年夏齊侯許男伐北戎 十一年冬楚人伐黄 十五年春楚人伐徐 秋七月齊師曹師伐厲 冬宋人伐曹十七年春齊人徐人伐英氏 十八年春宋公曹伯衛人邾人伐齊 冬邢人狄人伐衛凡夷狄用兵唯舉國號如與諸侯列序侵伐盟㑹則稱人以便文而若臣同辭他皆倣此 十九年秋衛人伐邢 二十年冬楚人伐隨 二十一年秋宋公楚子陳侯蔡侯鄭伯許男曹伯㑹于盂執宋公以伐宋 二十二年夏宋公衛侯許男滕子伐鄭二十三年秋楚人伐陳 二十四年夏狄伐鄭
  二十六年夏衛人伐齊 二十八年春晉侯伐衛三十三年冬晉人陳人鄭人伐許
  文元年夏晉侯伐衛 衛人伐晉 二年冬晉人宋人陳人鄭人伐秦 三年夏秦人伐晉 四年秋晉侯伐秦 七年冬徐伐莒 九年春楚人伐鄭十年夏秦伐晉書秦者狄之也傳無事迹凡但稱國者公羊云狄之也他倣此十一年春楚子伐䴢 十七年春晉人衛人陳
  人鄭人伐宋
  宣元年秋宋公陳侯衛侯曹伯㑹晉師于棐林伐鄭晉師先在棐林故言㑹又言伐也冬晉人宋人伐鄭 二年春秦師伐晉 三年春楚子伐陸渾之戎 四年冬楚子伐鄭 五年冬楚人伐鄭 八年夏晉師白狄伐秦 冬楚師伐陳 九年夏齊侯伐萊 秋晉荀林父帥師伐陳 冬楚子伐鄭 十年六月宋師伐滕 晉人宋人衛人曹人伐鄭 冬楚子伐鄭 十二年冬宋師伐陳 十三年春齊師伐莒夏楚子伐宋 十四年夏晉侯伐鄭 十五年
  夏秦人伐晉 十八年春晉侯衛世子臧伐齊
  成三年夏鄭公子去疾帥師伐許 秋晉郤克衛孫良夫伐廧咎如趙子曰外大夫將兵凡七十餘惟五處不言帥師闕文也 鄭伐許書鄭者狄之也傳無事迹 四年冬鄭伯伐許 六年夏楚公子嬰齊帥師伐鄭 七年春吳伐郯 秋楚公子嬰齊帥師伐鄭 九年秋晉欒書帥師伐鄭冬楚公子嬰齊帥師伐莒庚申莒潰秦人白狄
  伐晉 十四年秋鄭公子喜帥師伐許 十五年夏楚子伐鄭 十八年夏楚子鄭伯伐宋
  襄元年夏晉韓厥帥師伐鄭 二年春鄭師伐宋三年春楚公子嬰齊帥師伐吳 冬晉荀罃帥師伐許 五年冬楚公子貞帥帥伐陳 八年冬楚公子貞帥師伐鄭 九年冬楚子伐鄭 十年夏楚公子貞鄭公孫輙帥師伐宋 晉師伐秦 十一年秋楚子鄭伯伐宋 冬秦人伐晉 十四年秋楚公子貞帥師伐吳 十七年春宋人伐陳夏衛石買帥師伐曹 十八年冬楚公子午帥師伐鄭 十九年夏衛孫林父帥師伐齊 二十三年秋齊侯伐衛遂伐晉 二十四年夏楚子伐吳秋齊崔杼帥師伐莒 冬楚子蔡侯陳侯許男
  伐鄭 二十五年冬鄭公子夏帥師伐陳 十有二月吳子遏伐楚門于巢卒義同鄭伯髠頑如㑹未見諸侯卒于鄵其文見㑹例中 二十六年冬楚子蔡侯陳侯伐鄭
  昭四年秋七月楚子蔡侯陳侯許男頓子胡子沈子淮夷伐吳執齊慶封殺之遂滅厲 五年冬楚子蔡侯陳侯許男頓子沈子徐人越人伐吳 六年秋楚薳罷帥帥伐吳 冬齊侯伐北燕 十二年冬楚子伐徐 晉伐鮮虞稱晉者狄之也左氏云因假道而伐之十五年秋晉荀吳帥師伐鮮虞 十六年春齊侯伐徐 十九年春宋公伐邾 秋齊髙發帥師伐莒 二十五年春齊侯伐莒 三十二年夏吳伐越
  定二年秋楚人伐吳 四年秋晉士鞅衛孔圉帥師伐鮮虞 十二年夏衛公孟彄帥師伐曹 十三年夏衛公孟彄帥師伐曹 十五年夏鄭罕達帥師伐宋
  哀元年秋齊侯衛侯伐晉 三年夏宋樂髠帥師伐曹 五年夏齊侯伐宋 晉趙鞅帥師伐衛 六年春晉趙鞅帥師伐鮮虞 吳伐陳 冬宋向巢帥師伐曹 九年夏楚人伐陳 秋宋公伐鄭十年夏宋人伐鄭 冬楚公子結帥師伐陳 十二年秋宋向巢帥師伐鄭 十三年夏楚公子申帥師伐陳
  㑹伐以及附
  隠四年秋翬帥師㑹宋公陳侯蔡人衛人伐鄭 十年夏翬帥師㑹齊人鄭人伐宋
  桓十五年冬十一月公㑹宋公衛侯陳侯于袲伐鄭十六年夏四月公㑹宋公衛侯陳侯蔡侯伐鄭十七年秋及宋人衛人伐邾
  莊三年春正月溺㑹齊師伐衛 五年冬公㑹齊人宋人陳人蔡人伐衛 十四年夏單伯㑹伐宋㑹齊陳曹也在外伐例中 二十六年秋公㑹宋人齊人伐徐
  僖四年春正月公㑹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侵蔡蔡潰遂伐楚次于陘趙子曰凡衆散曰潰 秋及江人黄人伐陳 二十六年冬公以楚師伐齊取榖趙子曰以字例見桓十四年
  文三年春正月叔孫得臣㑹晉人宋人陳人衛人鄭人伐沈沈潰
  宣七年夏公㑹齊侯伐萊 十一年夏公孫歸父㑹齊人伐莒
  成三年春正月公㑹晉侯宋公衛侯曹伯伐鄭 八年冬叔孫僑如㑹晉士燮齊人邾人伐郯 十年五月公㑹晉侯齊侯宋公衛侯曹伯伐鄭 十三年夏五月公自京師遂㑹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邾人滕人伐秦 十六年秋公㑹尹子晉侯齊國佐邾人伐鄭 十七年夏公㑹尹子單子晉侯齊侯宋公衛侯曹伯邾人伐鄭六月乙酉同盟于柯陵 冬公㑹單子晉侯宋公衛侯曹伯齊人邾人伐鄭
  襄九年冬公㑹晉侯宋公衛侯曹伯莒子滕子薛伯𣏌伯小邾子齊世子光伐鄭 十年秋公㑹晉侯宋公衛侯曹伯莒子邾子齊世子光滕子薛伯𣏌伯小邾子伐鄭啖子曰世子光在諸侯上見非禮 十一年夏公㑹晉侯宋公衛侯曹伯齊世子光莒子邾子滕子薛伯𣏌伯小邾子伐鄭 秋七月己未同盟于亳城北公㑹晉侯宋公衛侯曹伯齊世子光莒子邾子滕子薛伯𣏌伯小邾子伐鄭㑹于蕭魚 十四年夏四月叔孫豹㑹晉荀偃齊人宋人衛北公括鄭公孫蠆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𣏌人小邾人伐秦 十六年夏叔老㑹鄭伯晉荀偃衛寗殖宋人伐許
  哀十年春公㑹吳伐齊 十一年五月公㑹吳伐齊内侵
  莊十年二月公侵宋
  成六年二月仲孫蔑叔孫僑如帥師侵宋
  襄二十四年春仲孫羯帥師侵齊
  定六年二月公侵鄭 八年正月公侵齊 二月公侵齊 九月季孫斯仲孫何忌帥師侵衛
  侵我
  僖二十六年春齊人侵我西鄙公追齊師至嶲弗及趙子曰寇至不知追而不及言内之無戒警
  文七年夏狄侵我西鄙 十五年秋齊人侵我西鄙
  冬齊侯侵我西鄙遂伐曹
  襄十四年夏莒人侵我東鄙
  外侵
  莊十五年秋鄭人侵宋 二十四年冬戎侵曹 二十九年夏鄭人侵許
  僖二年冬楚人侵鄭 十三年春狄侵衛 十四年秋狄侵鄭 二十一年春狄侵衛 二十八年春晉侯侵曹 三十年夏狄侵齊 秋介人侵蕭三十二年夏衛人侵狄 三十三年夏狄侵齊
  文四年夏狄侵齊 九年夏狄侵齊 十年狄侵宋十一年秋狄侵齊 十三年冬狄侵衛
  宣元年秋楚子鄭人侵陳遂侵宋 冬晉趙穿帥師侵崇 二年夏晉人宋人衛人陳人侵鄭 三年夏楚人侵鄭 秋赤狄侵齊 四年夏赤狄侵齊六年春晉趙盾衛孫免侵陳趙子曰不書帥師闕文也
  成二年冬楚師鄭師侵衛 六年春衛孫良夫帥師侵宋 八年春晉欒書帥師侵蔡 十年春衛侯之弟黑背帥師侵鄭 十六年夏鄭公子喜帥師侵宋 十七年春衛北宫括帥師侵鄭 十八年冬楚人鄭人侵宋
  襄元年秋楚公子壬夫帥師侵宋 二年夏晉師宋師衛寗殖侵鄭不言帥師闕文 八年夏鄭人侵蔡獲蔡公子燮 十一年夏鄭公孫舎之帥師侵宋 十二年冬楚公子貞帥師侵宋 十九年秋晉士匄帥師侵齊至榖聞齊侯卒乃還左氏公羊皆云禮也
  定七年夏齊人執衛行人北宫結以侵衛 八年秋晉士鞅帥師侵鄭遂侵衛
  哀七年春宋皇瑗帥師侵鄭 晉魏曼多帥師侵衛十年夏晉趙鞅帥師侵齊 十三年秋晉魏曼
  多帥師侵衛
  㑹侵
  僖四年春正月公㑹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侵蔡蔡潰遂伐楚次于陘 冬十二月公孫茲帥師㑹齊人宋人衛人鄭人許人曹人侵陳
  定四年三月公㑹劉子晉侯宋公蔡侯衛侯陳子鄭伯許男曹伯莒子邾子頓子胡子滕子薛伯𣏌伯小邾子齊國夏于召陵侵楚
  趙子曰凡書侵伐不書勝敗殺掠而還也主人不出戰客軍殺人掠
  物而還也

  王師敗績
  成元年秋王師敗績于貿戎
  啖子曰王師不言戰無敵也敗則但書敗而已人臣無敵君之義也故雖君能敗臣之師亦不言敗不許其有師徒以敵君也鄭伯敗叚之師曰克即其義也在隠元年但書能破之而已時若有王師敗諸侯之師亦當言克也但春秋時無王師敗諸侯之師故無克文也
  内戰及敗
  隠十年六月公敗宋師于菅辛未取郜辛巳取防桓十年冬十二月丙午齊侯衛侯鄭伯來戰于郎趙子曰不書及罪專于外也 十二年十二月及鄭師伐宋丁未戰于宋十一月公㑹鄭伯盟于武父十二月遂伐宋 十三年二月公㑹紀侯鄭伯己巳及齊侯宋公衛侯燕人戰齊師宋師衛師燕師敗績上已言㑹紀鄭及敵戰故須言敵國敗績也 十七年五月丙午及齊師戰于奚
  莊九年八月庚申及齊師戰于乾時我師敗績趙子曰内敗不書此書者納讎䘮師以惡内也 十年春正月公敗齊師于長勺夏公敗宋師于乘丘 十一年夏五月戊寅公敗宋師于鄑
  僖元年九月公敗邾師于郾 冬十月壬午公子友帥師敗莒師于酈獲莒拏 二十二年秋八月丁未及邾人戰于升陘
  文十一年冬十月甲午叔孫得臣敗狄于鹹
  成二年六月癸酉季孫行父臧孫許叔孫僑如公孫嬰齊帥師㑹晉卻克衛孫良夫曹公子手及齊侯戰于鞌齊師敗績書敗績義同桓十三年
  昭五年秋戊辰叔弓帥師敗莒師于蚡泉
  啖子曰凡魯勝則曰敗某師榖梁云内不言戰舉其大者舉敗彼足知戰此說是也敗則但書戰而巳不可斥言也公羊云内不言戰言戰乃敗績也榖梁云内諱敗舉其可道二說並通
  趙子曰凡内戰公戰也謂但書戰不言勝敗也不書公諱也義與不書内盟者同榖梁曰不言其人不書將也以吾敗也言耻敗故不書將若實公敗故不書公以示諱若大夫敗則明書以示罪豈有隠蔽之理乎
  外戰及敗
  莊十年九月荆敗蔡師于莘以蔡侯獻舞歸趙子曰不曰獲見其戰之不力敗而不奔也言楚之易所以云以蔡侯也 二十八年三月甲寅齊人伐衛衛人及齊人戰衛人敗績趙子曰敗稱人罪衛之不服王命故異其文
  僖十五年冬楚人敗徐于婁林 十八年春正月宋公曹伯衛人邾人伐齊夏師救齊 五月戊寅宋師及齊師戰于甗齊師敗績啖子曰據左氏事迹乃是齊伐宋也故反常例書之 二十二年冬十一月己巳朔宋公及楚人戰于泓宋師敗績 二十八年夏四月己巳晉侯齊師宋師秦師及楚人戰于城濮楚師敗績 三十三年夏四月辛巳晉人及姜戎敗秦于殽啖子曰秦不言師狄之也 趙子曰及衍文也何以知之据宣八年晉師白狄伐秦成九年秦人白戎狄伐晉如此例甚多並不言及故知此衍文耳蓋舊史例序皆以主兵者及同行者夫子修經舉主兵為首義以明矣故悉去及字以從簡此誤存之耳是也 秋晉人敗狄于箕
  文二年二月甲子晉侯及秦師戰于彭衙秦師敗績七年夏戊子晉人及秦人戰于令狐公羊曰不言師敗績
  敵也言勝負敵也 十二年十二月戊午晉人秦人戰于河曲趙子曰凡戰不言及交為主也
  宣十二年夏六月乙卯晉荀林父帥師及楚子戰于邲晉師敗績
  成二年夏四月丙戌衛孫良夫帥師及齊師戰于新築衛師敗績 十二年秋晉人敗狄于交剛 十六年夏甲午晦晉侯及楚子鄭伯戰于鄢陵楚子鄭師敗績楚子傷目而退其師不敗故不言師
  昭元年夏荀吳帥師敗狄于太原 十七年冬楚人及吳戰于長岸不言敗義同文七年 二十三年戊辰吳敗頓胡沈蔡陳許之師于雞父胡子髠沈子盈滅獲陳夏齧公羊曰其言滅獲何别君臣故也
  定四年冬十有一月庚午蔡侯以吳子及楚人戰于柏舉楚師敗績趙子云以字見外伐例中桓十四年 十四年五月於越敗吳于檇李
  哀二年秋八月甲戌晉趙鞅帥師及鄭罕達帥師戰于鐵鄭師敗績
  啖子曰凡外戰皆先書被伐之國以及來伐者僖十八年宋師伐齊宋師及齊師戰獨違常例按左氏二國已和齊又伐宋時宋納孝公於齊齊人將立之不勝四公子之徒遂與宋人戰此乃齊伐宋也故可云宋及齊戰若魯國與他國戰則皆先書魯以及外此内外之體也凡外有不書勝敗者公羊云敵也言勝敗等也此說是左氏曰未陳而薄之曰敗某師言師未成列則非戰也又曰大崩曰敗績言功績敗散也此說為外戰例則可通如内戰用此例並非也若是未陳則曰敗某師據魯敗外師凡八皆言敗某師豈是盡未陳乎惟兩處書敗績者即别有義巳見内戰及敗例中趙子曰凡戰先主人見不服也主人服罪則不戰故戰由主人而成是以春秋書中國之戰以主及客也又曰凡外師敵者曰戰師衆寡相敵或雖小國實有抗敵之心而戰者皆書曰戰戰而書及以主及客也中國戰悉以主客言之也以華及夷也華謂中國夷謂吳楚此但以内外為文彼此皆欲戰罪均故不以及字為貶責之文也掩敗之曰敗某師敵未有備我掩敗之也此外師之例公羊曰伐者為主伐者為客夫文字本以記分别今同其文誰能了之又據晉楚戰皆及晉及楚則是内中國而外四夷也又戰之道以主及客也主人服則客不戰凡戰不言及交為主也如秦初伐晉而退晉復追之至河曲而戰之類是也榖梁云秦晉之戰已亟故略之亟數也言戰不可悉記今按經定書日月又書地則是一戰耳何得云數哉盖不曉交為主之意遂妄為此說
  滅獲
  莊十年九月荆敗蔡師于莘以蔡侯獻舞歸不書執獲義已見上
  僖元年冬十月壬午公子友帥師敗莒師于酈獲莒拏 十五年十一月壬戌晉侯及秦伯戰于韓獲晉侯
  宣二年春正月壬子宋華元帥師及鄭公子歸生帥師戰于大𣗥宋師敗績獲宋華元
  襄八年夏鄭人侵蔡獲蔡公子燮
  昭二十三年秋吳敗頓胡沈蔡陳許之師于雞父胡子髠沈子盈滅獲陳夏齧言滅及獲義巳見上
  哀十一年夏甲戌齊國書帥師及吳戰于艾陵齊師敗績獲齊國書
  啖子曰凡戰而死者君曰滅胡子沈子是也言與國滅同也生禽曰獲獲晉侯是也言以力得之也大夫死生皆曰獲鄭獲華元生也吳獲陳夏齧死也但舉得之也諸侯滅則書名以其死也獲則依執例以失地不失地言之若遂失地則名之不失地則不名蔡侯獻舞戰敗之後隨楚子歸非見獲也不言戰故知戰敗後隨楚歸也故依國滅以歸例書名
  
  莊八年夏師及齊師圍郕郕降于齊師秋師還趙子曰書師還告廟也義見本傳
  僖六年秋楚人圍許 十九年秋宋人圍曹 二十五年秋楚人圍陳納頓子于頓納義見歸納例 二十七年冬楚人陳侯蔡侯鄭伯許男圍宋穀梁曰楚人楚子也人楚子所以人諸侯也 二十八年冬諸侯遂圍許遂㑹諸侯圍許上㑹之諸侯也義在㑹例中 三十年秋晉人秦人圍鄭三十一年冬狄圍衛
  文三年秋楚人圍江 十二年夏楚人圍巢
  宣三年秋宋師圍曹 九年冬宋人圍滕 十二年春楚子圍鄭 十四年秋九月楚子圍宋
  成九年冬鄭人圍許
  襄四年冬陳人圍頓 七年冬楚公子貞帥師圍陳十八年冬十月公㑹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
  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同圍齊榖梁云言同以病齊
  昭十一年夏楚公子棄疾帥師圍蔡
  定四年秋楚人圍蔡 五年冬晉士鞅帥師圍鮮虞
  十年夏晉趙鞅帥師圍衛
  哀元年春楚子陳侯隨侯許男圍蔡 三年冬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圍邾 七年秋宋人圍曹
  啖子曰凡以兵圍其國都曰圍諸侯同心圍齊故特曰同圍在襄十八年時齊背盟主數伐小國故諸侯同心圍之
  圍邑
  隠五年冬宋人伐鄭圍長葛
  僖六年夏公㑹齊侯宋公陳侯衛侯曹伯伐鄭圍新城 二十三年春齊侯伐宋圍緡 二十六年冬楚人伐宋圍緡
  襄元年春仲孫蔑㑹晉欒黶宋華元衛寗殖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圍宋彭城 十二年莒人伐我東鄙圍台 十五年夏齊侯伐我北鄙圍成公救成至遇 十六年秋齊侯伐我北鄙圍成 十七年秋齊侯伐我北鄙圍桃 髙厚帥師伐我北鄙圍防
  昭二十三年春晉人圍郊
  哀三年春齊國夏衛石曼姑帥師圍戚
  趙子曰凡圍他國之邑皆繫其國伐宋圍緡伐鄭圍長葛之類不繫者皆變也其義名見夲傳
  内圍
  成三年秋叔孫僑如帥師圍棘
  昭十三年春叔弓帥師圍費 二十六年夏公圍成時昭公在外
  定六年夏季孫斯仲孫何忌帥師圍鄆 十年夏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圍郈 秋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圍費 十二年十二月公圍成
  趙子曰凡内自圍者皆叛邑義見叛例
  伐國圍邑
  隠五年冬宋人伐鄭圍長葛
  僖六年夏公㑹齊侯宋公陳侯衛侯曹伯伐鄭圍新城 二十三年春齊侯伐宋圍緡 二十六年冬楚人伐宋圍緡
  趙子曰伐國而圍邑皆書之不可偏遺也言其事輕重等故不偏舉之也公羊曰强也夫一邑之强亦何能為而特書乎且隠五年圍長葛明年又書取若長葛能强何可取乎榖梁曰乆也據春秋書伐國而言圍邑者凡四皆巳見上無乆師之事盖見圍長葛明年書取以為經年不解圍故云爾殊不知今年自圍明年自取耳其二傳見圍者例不言伐故怪而發例耳凡圍不言伐自為圍國都成例不闗圍邑耳或問曰外諸侯相伐甚多其圍邑者四處而己魯一國而被伐圍邑亦四何也並見外入伐門答曰内事詳故多外事不告則不書故少不足疑也
  内入
  隠二年夏無駭帥師入極 十一年秋七月壬午公及齊侯鄭伯入許
  桓二年九月入杞
  僖二十七年秋公子遂帥師入𣏌
  襄十二年春季孫宿帥師救邰遂入鄆鄆莒邑
  哀七年八月己酉入邾以子益來
  外入
  隠二年夏五月莒人入向 五年秋衛師入郕 十年秋宋人衛人入鄭 冬十月壬午齊人鄭人入郕
  莊十四年秋七月荆入蔡
  閔二年十有二月狄入衛
  僖二十年夏鄭人入滑 二十八年三月丙午晉侯入曹 三十三年春王二月秦人入滑
  文五年夏秦人入鄀 十五年夏晉卻缺帥師伐蔡戊申入蔡趙子曰入而言伐言伐之不服而後入也所以兼惡蔡言晉本不欲入故與諸入不同也 冬齊侯侵我西鄙遂伐曹入其郛
  宣十一年冬丁亥楚子入陳
  成七年秋吳入州來 九年冬楚人入鄆
  襄二十五年六月壬子鄭公孫舎之帥師入陳昭十八年六月邾人入鄅
  定四年冬十一月庚午蔡侯以吳子及楚人戰于栢舉楚師敗績楚嚢瓦出奔鄭庚辰吳入楚 五年夏於越入吳
  哀八年春正月宋公入曹以曹伯陽歸 十三年夏於越入吳
  趙子曰入者公羊所謂得而不居是也左氏曰弗地曰入言入其國而不有其地按侵伐圍滅等亦是不有其地何獨於入云爾乎榖梁曰入内不受也按侵伐圍滅皆用兵之事安有彼國願受之乎獨隠五年我入邴義與歸入之入同言不當入也與用兵之入不同
  
  莊十年冬十月齊師滅譚譚子奔莒 十三年夏六月齊人滅遂
  僖二年夏虞師晉師滅下陽趙子曰言虢之罪由於虞於此書滅以惡虞也義見本傳 五年秋楚人滅弦弦子奔黄 十年春狄滅温温子奔衛 十二年夏楚人滅黄 十七年夏滅項魯滅之也 二十五年正月丙午衛侯燬滅邢滅同姓故名 二十六年秋楚人滅䕫以䕫子歸趙氏曰楚滅同姓䕫失國隨敵人俱不名者莫得而知之也時未與魯通也
  文四年秋楚人滅江 五年秋楚人滅六 十六年秋楚人秦人巴人滅庸
  宣八年夏楚人滅舒蓼 十二年冬十二月戊寅楚子滅蕭 十五年六月癸卯晉師滅赤狄潞氏以潞子嬰兒歸趙子曰所以書名也與魯近晉盟主來告知而書之故與䕫異也十六年春正月晉人滅赤狄甲氏及留吁
  成十七年冬楚人滅舒庸
  襄六年秋莒人滅鄫 十有二月齊侯滅萊 十年春公㑹晉侯宋公衛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𣏌伯小邾子齊世子光㑹吳于柤夏五月甲午遂滅偪陽 二十五年楚屈建帥師滅舒鳩
  昭四年秋七月楚子蔡侯陳侯許男頓子胡子沈子淮夷伐吳執齊慶封殺之遂滅賴 八年冬十月壬午楚師滅陳 十一年冬十一月丁酉楚師滅蔡執蔡世子有以歸用之啖子曰稱執者内繫之也趙子曰稱用者義同僖十九年邾人用鄫子傳 十三年冬吳滅州來 十七年八月晉荀吳帥師滅陸渾氏之戎 二十三年秋七月戊辰胡子髠沈子盈滅 二十四年冬吳滅巢三十年冬十二月吳滅徐徐子章羽奔楚啖子曰徐
  子名者初巳自服吳子吳子唁而送之非能自奔也
  定四年夏四月庚辰蔡公孫姓帥師滅沈以沈子嘉歸殺之啖子曰書殺言蔡罪甚也 六年正月癸亥鄭游速帥師滅許以許男斯歸 十四年二月辛巳楚公子結陳公孫佗人帥師滅頓以頓子牂歸 十五年二月辛丑楚子滅胡以胡子豹歸
  啖子曰凡滅國直書滅者罪來滅者其於見滅者楚子滅蕭衛侯燬滅邢之類是也言力屈而死故也凡書滅又書其君奔者譚子奔莒弦子奔黃之類則兩罪之且責其不死社稷也諸侯失地則名諸侯奔例書名國滅而奔者何以不名自發其問以辨其疑既書其滅罪巳昭矣縁隨敵人歸者書名以重其罪故奔者不名以示等差也凡書滅又書以歸及書名者罪重於奔者也既責其不死位又責其無興復之志也楚滅頓以頓子牂歸楚滅胡以胡子豹歸之類奔所以不名者位或未絶也以歸者則位必絶矣國滅君奔者四其三不書名譚子奔莒弦子奔黄温子奔衛是也唯徐子章羽書名傳以服吳後乃奔楚故依以歸例書名以罪之左氏曰吳滅徐徐子斷其髪攜夫人以逆吳子吳子唁而送之使其邇臣從之遂奔楚也隨之以歸者皆名之言不復為人君也夔子不名名變例也巳具上注
  趙子曰凡覆邦絶祀曰滅其惡著矣皆罪之也此解直書滅其君死者也言非但來滅者之罪亦見滅者無徳所致左氏曰用大師焉曰滅竊謂但敗而絶祀則書滅何必大師乎春秋用大師多矣何不盡書滅乎公羊曰滅上下同力者也據侵伐圍襲未必不同力也豈止滅乎又曰亡國之善辭豈有絶祀而得稱善辭者哉此直當滅亡之文耳至於惡更深者則更異其文以彰罪重以前啖子諸例是也
  滅同姓
  僖二年夏虞師晉師滅下陽趙子曰不名虞晉虢未滅也義見本傳二十五年春正月丙午衛侯燬滅邢 二十六年秋楚人滅䕫以䕫子歸趙子曰楚䕫俱不名以逺國義見本傳
  啖子曰凡諸侯滅同姓則名之衛侯燬是也三傳意同變例者巳具上注
  得國不書滅
  莊四年夏紀侯大去其國 十年三月宋人遷宿三十年秋七月齊人降鄣
  閔二年春正月齊人遷陽
  僖三年夏徐人取舒 五年冬晉人執虞公趙子曰以不絶𣏌故不稱滅義見本傳 二十一年春公伐邾取須句
  宣九年秋取根牟
  成六年春取剸
  襄十三年夏取邿
  昭四年九月取鄫
  趙子曰凡得國而不言滅者諸取國及遷降之類不絶其祀也以為附庸又曰紀侯使弟以國屬齊為附庸宿及陽遷入封内為附庸鄣則降服為附庸虞則以君被執遂屬為附庸諸言取者並為有所繫屬而取之也但為得之事異所以異辭耳其義各見本傳
  内取田邑歸田邑附
  隠八年三月鄭伯使宛來歸邴 十年六月壬戌公敗宋師于管辛未取郜辛巳取防
  僖二十二年春公伐邾取須句 二十六年冬以楚師伐齊取榖榖梁云言以不當以也民者君之本也使民以其死非其正也 三十一年春取濟西田 三十三年春公伐邾取訾婁
  文七年春公伐邾三月甲戌取須句啖子曰書日月者明不因伐而取也趙子曰本非魯地嘗為魯取之中間却為邾取皆不書之例見於後不復繫於邾者省文從可知也
  宣四年春公伐莒取向 九年秋取根牟啖子云不分其國邑十年春齊人歸我濟西田秋公孫歸父帥師伐邾取繹
  成二年秋取汶陽田 六年春取鄟啖子云不分其國邑襄十三年夏取邿 十九年春取邾田自漷水昭元年三月取鄆 四年九月取鄫 三十二年春取闞邑也
  定十年夏齊人來歸鄆讙龜隂田
  哀二年春二月季孫斯叔孫州仇仲孫何忌伐邾取郭東田及沂西田 八年夏齊人歸讙及闡外取邑
  隠四年春二月莒人伐𣏌取牟婁 六年冬宋人取長葛去年伐鄭圍長葛故出不重言鄭從省文也 十年秋宋人蔡人衛人伐戴鄭伯伐取之
  僖三年夏徐人取舒
  啖子曰凡先言伐國下言取邑者明其國之邑也伐莒取向伐𣏌取牟婁之類是也伐邾取須句亦同如取郜取防上言敗宋師則宋邑可知也又曰凡取田者得其土田而不得其國邑也歸田亦然
  趙子曰凡力得之曰取或是邑或是附庸力得之故曰取取師義亦同也不當取也言取見其不當取也不是其專奪雖復取本邑亦無異辭其有本是我邑及我附庸為彼所奪之後却取得當異其文謂其不能申明直辭諸於王以正疆理但專以兵爭奪不得正道故悉同辭言之左氏云凡書取言易也榖梁亦曰取易辭也按取者收奪之名何闗難易假令取之難而得之欲如何書之乎又云凡克邑不用師徒曰取今經文見云伐何得云不用師徒乎今謂凡係屬外而我克有之不論難易一切稱取其言伐某取某者是用師徒也取者或以師威偪或招收而得之既不侵伐方可是不用師徒乎然取之非正皆為力得春秋之義在辨其得之邪正若得合宜則不言取固不當唯以師徒為例又曰凡内取之邑不繫國者皆本是魯邑曽為外國所奪今却取之既是本國邑不可繫之他國耳又曰凡有邑稱邑諸取邑歸邑皆是也無邑稱田公羊曰田多邑少稱田邑多田少稱邑按田繫於邑若有邑則稱邑舉重也無邑自然稱田皆据事實耳
  外取内田邑
  宣元年六月齊人取濟西田宣公賂齊
  成八年春晉侯使韓穿來言汶陽之田歸之于齊昭二十五年十有二月齊侯取鄆居昭公也
  哀八年夏齊人取讙及闡魯不與季姻故怒而取二邑也
  趙子曰凡外取田邑多不書所繫取於我也不言我諱之也失邑大事故諱以示譏其不書者非我封也春秋時相侵奪田邑及附庸者多据魯取外邑凡二十二其彼外取者唯三耳且魯非强霸不應如此盖當時側近小國並被列國收為附庸其被取者本非魯邑不可繫之於魯若書之則與本封無異故悉不書之是魯本封乃書而此書之謂濟西田記䘮守地為失故書本上内取悉書可别知也言伐某取某即彼田邑若不繫於外則本魯邑可分别而知故一切書之也榖梁但師資相傳知有外邑不書之義而不知其非魯本封之故遂云内不言取言取授之也言我以賂外者乃書之且以賂外者是内之罪也以强取者是外之罪也若賂者則書而被兵取者不書斯乃掩外之惡揚内之醜考之情理豈然乎且疆邑社稷之本若失而不書豈成史冊故知榖梁之說非也
  取師
  哀九年春宋皇瑗取鄭師于雍丘趙子云不言帥師闕文也 十三年春鄭罕逹帥師取宋師于嵒
  趙子曰凡悉俘之曰取某師取者悉俘虜之故不言敗左氏曰覆而敗之曰取某師按取者得之之稱若但敗之彼不死者則走歸何名為取則當書云敗某師耳不當云取也公榖並云取易辭也按經以得為義故名為取不論難易假令用力甚難而悉取得豈得不名為取哉啖云取以得為義三傳之説並未安
  
  莊六年春正月王人子突救衛救公子黔牟也 二十八年秋公㑹齊人宋人救鄭
  閔元年春正月齊人救邢
  僖元年春正月齊師宋師曹師次于聶北救邢公榖並云救不當次 六年秋諸侯遂救許 十五年春公孫敖帥師及諸侯之大夫救徐上㑹牡丘諸侯 十八年夏師救齊 秋救齊 二十八年春楚人救衛
  文三年冬晉陽處父帥師伐楚以救江 九年春公子遂㑹晉人宋人衛人許人救鄭
  宣元年秋晉趙盾帥師救陳 九年冬晉卻缺帥師救鄭 十二年冬衛人救陳
  成六年冬晉欒書帥師救鄭 七年秋公㑹晉侯齊侯宋公衛侯曹伯莒子邾子𣏌伯救鄭
  襄五年冬公㑹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齊世子光救陳 十年冬楚公子貞帥師救鄭 十二年春季孫宿帥師救台遂入鄆二十三年八月叔孫豹帥師救晉次于雍榆啖子曰先書救明魯君之命也後言次罪叔孫豹
  哀七年冬鄭駟𢎞帥師救曹 十年冬吳救陳
  啖子曰救者救其患難凡救患皆為美也凡救當奔命而徃救次失救道也公羊榖梁云救不言次言次非救此說是也救邢之師譏不速赴故先書次于聶北而救邢竟得其援故又言救邢言有成事又救晉之師君命徃救而叔孫次止故先書救晉明魯君之命也下言次于雍榆罪叔孫也
  
  莊三年冬公次于郎 八年春師次于郎以俟陳人蔡人 十年夏六月齊師宋師次于郎 三十年夏師次于成
  僖元年春正月齊師宋師曹師次于聶北救邢 十五年三月公㑹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盟于牡丘遂次于匡
  文十年冬楚子蔡侯次于厥貉
  襄元年仲孫蔑㑹齊崔杼曹人邾人𣏌人次于鄫二十三年八月叔孫豹帥師救晉次于雍榆
  定九年秋齊侯衛侯次于五氏 十三年春齊侯衛侯次于垂葭 十五年夏齊侯衛侯次于蘧蒢
  趙子曰凡師駐曰次惡興師也言非奉王伯之命以討罪救亂則不當興之惡其興師無名故書次以譏之兵者亂之大者也次猶不可次者無所用但次止耳經猶譏之况侵伐乎言小猶戒之况其大者唯莊八年次于郎以俟陳人蔡人俟寇以免其譏耳即明無寇而次是欲自為寇也皆譏之也左氏云凡師一宿為舎再宿為信過信為次按經無信舎之文此例亦妄也公榖解次悉云有畏非也夫子意在刺其無王命而興師書之以懲亂耳豈譏其懦怯哉若譏其懦怯則當褒其勇者春秋乃鼓亂之書也决無是理
  
  莊元年冬齊師遷紀郱鄑郚啖子曰齊欲滅紀故遷其三邑趙子曰遷邑唯此一處與諸遷國不同例 十年三月宋人遷宿榖梁云其不地宿不復見也
  閔二年春正月齊人遷陽義與上同
  僖元年夏六月邢遷于夷儀 三十一年十二月衛遷于帝丘
  成十五年冬許遷于葉
  昭九年春許遷于夷 十八年冬許遷于白羽定四年夏許遷于容城
  哀二年十一月蔡遷于州來
  啖子曰凡書遷者有二義如宋人遷宿齊人遷陽之類是移其國於國中而為附庸也公羊云遷之者非其意也被人强遷之耳此說是如邢遷于夷儀衛遷于帝丘之類或自請遷或見强遷皆猶為例國故不言某人遷之言所遷之地但言其移國都而已非為附庸也公羊云遷者其意言其意自欲遷此說是也
  趙子曰凡非所遷而遷之非其已邑而遷之其惡著矣凡遷他邑他國都必知非也又曰能以國遷曰某遷邢遷于夷儀之類也言存為列國徙而臣之曰遷某移入封内以為附庸也宋人遷宿之類
  興兵雜事
  隠元年夏五月鄭伯克叚于鄢
  啖子曰克者君戡臣之稱也臣不敢敵君故變其文
  襄二十三年冬齊侯襲莒
  趙子曰掩其不備曰襲此兵家舊説義備故依之左氏云輕曰襲若不掩擊輕兵侵掠不得云襲
  莊十八年夏公追戎于濟西啖子曰去社稷逺追戎危公
  僖二十六年齊人侵我西鄙公追齊師至酅弗及趙子云寇至不知追而不及言内之無戎備也
  啖子曰追者寇巳去而躡之也
  僖二十八年春公子買戍衛不卒戍刺之
  襄五年冬戍陳 十年冬戍鄭虎牢
  啖子曰戍者以兵守之也
  莊三十年秋齊人降鄣
  啖子曰凡服從内附曰降言内附為附庸不言滅不絶祀也不言取異乎有繫也不言鄣降由於齊也
  桓七年二月己亥焚咸丘
  公羊云以火攻
  僖十九年冬梁亡
  三傳云自取滅亡故不書滅而以自亡為文其實亦因秦取之乃亡也
  莊十七年夏齊人殱于遂
  啖子曰殱者自滅之義不言遂人殱之言齊人自取其殱也
  閔二年冬鄭棄其師
  啖子曰罪其不以禮退臣臣謂髙克故特異其文
  昭元年秋叔弓帥師疆鄆田
  趙子曰凡疆田而有帥師者皆有難也城亦同此文十二年季孫行父帥師城諸及鄆之類
  莊八年秋師還
  趙子曰凡師還告廟則書重之也用師國之安危所繫故重之記其是以著其非也記此則他時不告者皆失禮可知也又以二百四十二年唯一處書師還告廟義可疑也













  春秋集傳纂例卷五
<經部,春秋類,春秋集傳纂例>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集傳纂例卷六
  唐 陸淳 撰
  都敘㑹例第十八
  啖子曰凡朝聘盟㑹用兵皆有㑹例今總論之非朝聘盟㑹用兵亦有列爵位之處用同此例天子大夫士雖㣲亦在諸侯上尊王室也僖八年公㑹王人齊侯云云盟于洮之類是也盟㑹則㑹主為首用兵則主兵者為首不以班爵也附庸主兵亦在列國上邾人鄭人伐宋是也在隠五年大夫主兵則不在諸侯上㑹荀偃是也襄十六年叔老㑹鄭伯荀偃云云伐許之類是也餘皆以國小大為次當時失禮故不依爵命夷狄常在中國下義可知也齊太子光或在小國上非禮也故因書以示譏卿未主命者曰某人而在既命者下向之㑹在襄十四年齊人宋人在衛北宫括鄭公孫蠆上澶淵之㑹在襄二十六年晉人在鄭良霄上非禮也故因書以示譏陳本在衛下齊桓霸後莊十五十六年乃序衛上盖齊桓以其近楚故優寵之令來屬也杜元凱云或問曰諸侯之㑹先後何如答曰左氏云叔孫豹曰宋衛吾匹也又曰諸侯之㑹寡君未嘗後衛君據此魯在衛上宋先代之後其國又大襄公復曽一合諸侯則魯當次在宋下凡朝聘同時至同行禮則列序之滕侯薛侯是也隠十一年一前一後不同行禮則各書之榖伯鄧侯是也桓七年榖伯綏來朝鄧侯吾離來朝故榖梁云犆言同時也謂四時之時也累數皆至也是也凡㑹盟以國為地者國主亦與㑹桓二年蔡侯鄭伯㑹于鄧襄二十七年晉楚㑹于宋之類是也省文從可知也趙子曰凡盟㑹侵伐城等前巳列序而又須重言者皆前目後凡前目謂列序宋公鄭伯𣏌子之類後總言諸侯從可知也凡公再與他國序謂已盟畢又盟則但言諸侯盟于首止僖五年公及齊侯云云㑹王世子于首止諸侯盟于首止諸侯盟于葵丘義同首止在僖九年之類是也魯卿再與他國序則再言其名豹及諸侯之大夫盟襄二十七年叔孫豹㑹晉趙武楚屈建云云于宋辛巳豹及諸侯之大夫盟所以然者卿恐渉他臣故言豹公則無二也不假重言公也臯鼬之盟再序獨言公者以盟㑹異處定四年三月公㑹劉子晉侯于召陵侵楚五月公及諸侯盟于臯鼬即召陵諸侯也故須言公以審之重丘之盟襄二十五年公㑹晉侯宋公云云于夷儀八月諸侯同盟于重丘即夷儀之諸侯盟㑹亦異處不言公者以言同盟並㑹可知也言同則與㑹者皆盟也凡召盟而後至則曰㑹盟鄫子是也僖十九年宋人曹人邾人盟于曹南鄫子㑹盟于邾召伐而後至則曰㑹伐單伯㑹伐宋是也莊十四年齊人陳人曹人伐宋單伯㑹伐宋是也凡歸未及國而㑹圍則曰曹伯遂㑹諸侯圍許是也僖二十八年公㑹晉侯云云于溫時曹伯襄被執晉文釋之遂㑹諸侯也亦為巳舉諸侯故但書㑹從省文也屈完不言㑹者僖四年公㑹齊侯宋公云云伐楚次于陘屈完來盟于師本非召盟又非其君使請盟故特異其文凡非召盟而來既㑹乃謀盟則先言如㑹如師後乃言盟袁僑襄三年公㑹單子晉侯云云同盟于雞澤陳侯使袁僑如㑹戊寅叔孫豹云云及陳袁僑盟國佐成二年季孫行父㑹晉卻克云云及齊侯戰于鞌齊師敗績齊侯使國佐如師己酉及國佐盟于袁婁之類是也凡他國自盟㑹多不書卿名唯昭二十七年晉士鞅宋樂祁犁衛北宫喜曹人邾人滕人㑹于扈定十年冬齊侯衛侯鄭游速㑹于安甫書名餘皆不書謂告辭例不具其名于扈㑹為納公昭公故獨具安甫則不詳其事迹三傳俱無事迹然則外盟㑹不書卿名者乃是其常而左氏妄為義説左氏見外盟㑹書人者多言貶何不尋前後大例乎征伐㑹盟自僖公以前諸國卿書名者至少文公之後則多也成公之後齊晉宋衛陳蔡鄭七國唯三兩㑹書人餘並書卿名盖東周之初諸國皆不請命及霸者漸興則多請命以爭長又逺事難詳或有遺落所謂傳聞異辭也文宣間三十年中經書人者多矣左氏言其名氏而言貶之以他時雖有此類不書為義説夫子豈於此時徧貶諸卿又貶之而不名是隠其惡也何名貶乎凡魯與一兩國盟及用兵而言及者乃是魯為之主説在盟例若諸國大㑹而盟及言兵悉是盟主所召故徃就之非魯起意故悉不言及唯僖四年云及江人黄人伐陳是齊所命以伐我及江黄人同行耳非魯主也據上言齊人執轅濤塗義即可知又僖五年公及齊侯宋公㑹王世子于首止尊王世子齊不敢為㑹主故不言㑹齊侯而言及也並變例也凡外諸侵自盟及侵伐皆以謀主居首義即可知無㑹及之異唯三十三年晉人及姜戎敗秦師于殽者衍及字耳僖三十三年衛人及狄盟縁就狄國中不可言衛人盟于狄故也凡魯㑹盟主之盟謂大㑹也若於㑹日便盟者即但云某日公㑹某侯盟于某若既行㑹禮别日又集而盟則書日以隔之以明㑹後更盟也文十四年公㑹宋公云云癸酉同盟于新城是也與他國戰亦然凡戰伐例書曰若不行㑹禮但合戰則云某日㑹某及某戰成二年鞌戰是也若先行㑹禮别日合戰則書日以隔之桓十三年公㑹紀鄭及齊戰是也若魯與他國同侵伐不行㑹禮而便侵伐者則但言㑹某伐某桓十六年公㑹宋公伐鄭之類也若成㑹禮而後徃伐則書曰㑹于某伐某桓十五年公㑹宋公云云于袲伐鄭之類是也此並略舉大綱以示常例但文異者即皆有義各自見本傳矣
  軍旅例第十九
  桓六年秋八月壬午大閲三傳並云閲兵車也榖梁又云平而修戎事非正也莊八年春甲午治兵榖梁云治兵而陳蔡不至言得備敵之道也夏師及齊師圍郕郕降于齊師秋師還以告廟故書記是以著非 三十一年六月齊侯來獻戎㨗當為齊人文誤
  僖二十一年冬楚人使宜申來獻㨗左氏云諸侯不當相遺俘公羊云貶楚子詐宋故稱人同年上有伐宋知是宋㨗故不言宋
  成元年三月作丘甲榖梁云甲非人人之所能為令丘作甲譏之也
  襄十一年春王正月作三軍公穀皆云不當作也
  昭五年正月舎中軍譏作舎自己也
  啖子曰凡軍旅之事國之所以安危也故紀其善否焉統論書軍旅之意觀民以定賦賦不過什一量賦以制用於是經之以文董之以武使文足以經綸武足以禦寇故靜而自保則為禮樂之邦動而救亂則為仁義之師是以天子六軍軍亦師也萬二千五百人為軍二千五百人為師傳或稱六軍或六師盖六卿分管為名人數不必常定大國三之一謂置三軍小國半大國謂一軍也數不必常所以示稱也言軍數與人力相稱因蒐狩以訓之習武備也有事則聚之無事則散之今政弛民困而増虚名以奉私欲危亡之道也譏作三軍
  蒐狩例第二十
  昭八年秋蒐于紅非時也 十一年夏大蒐于比蒲二十二年春大蒐于昌間
  定十三年夏大蒐于比蒲 十四年秋大蒐于比蒲巳上譏失禮而大為之
  啖子曰蒐閲車馬逐田獵示威武也公羊曰蒐簡車徒是也蒐狩合禮者常事不書非時及越禮而為之則書以示譏也或曰言春包今之正月言夏包今之二月三月皆不失時也書春秋者非時也
  桓四年春正月公狩于郎公羊云譏逺也
  莊四年冬公及齊人狩于郜與鄰國臣狩非禮也况仇國乎
  僖二十八年冬天王狩于河陽為晉文避召天王之名也三傳意同哀十四年春西狩獲麟西狩常事為麟故書之
  趙子曰四時之田其事各殊其名亦異春以閲武擇材故以蒐為稱夏以為苖除害故以苖為名秋則順天時以殺物故以獮為義冬則因守禽獸以習戰故以狩為目左氏曰春蒐夏苖秋獮冬狩是也周禮爾雅並同此説公羊則曰春曰苖秋曰蒐冬曰狩榖梁則曰春曰田夏曰苖秋曰蒐冬曰狩公羊榖梁冬狩秋蒐並同而苖則公羊在春榖梁在夏公羊則夏時無名榖梁則春曰田田者四時獵之總名不當專在於春故非也公羊之義夏時務農不苖然則自非警急及有獸害苖則不苖也
  賦税例第二十一
  宣十五年秋初税畆公羊云譏履畆而税之也
  成元年三月作丘甲公羊云唯工人解作甲使丘作甲非也
  哀十二年春用田賦以田多少出軍賦也
  趙子曰賦税者國之所以治亂也故志之統論書賦税之意民國之本也取之甚則流亡國必危矣故君子慎之有國者慎賦税
  興作例第二十二
  城及築臺囿五城邑二十四
  隠七年夏城中丘 九年夏城郎
  桓五年夏城祝丘 十六年冬城向
  莊元年秋築王姬之館于外 二十八年冬築𨞅二十九年冬城諸及防 三十一年夏築臺于薛秋築臺于秦 三十二年春城小榖在它國例
  僖二年春城楚丘在它國例
  文七年春城郚 十二年冬季孫行父城諸及鄆宣八年冬城平陽
  成四年冬城鄆 九年冬城中城 十八年秋築鹿囿
  襄七年夏城費 十三年冬城防 十五年夏季孫宿叔孫豹帥師城成郛 十九年冬城西郛城武城
  昭九年冬築郎囿
  定六年冬城中城 十三年夏築蛇淵囿 十四年冬城莒父及霄 十五年冬城漆
  哀三年夏季孫斯叔孫州仇帥師城啓陽有晉難也 四年夏城西郛 五年春城毗 六年春城邾瑕雜興作七
  莊九年冬浚洙 二十九年春新延廐
  僖二十年春新作南門左氏云不時穀梁云譏加其度
  文十六年秋毁泉臺公羊云先祖為之巳毁之不如勿居而已
  定二年冬十月新作雉門及兩觀 十二年夏叔孫州仇帥師墮郈義見下文季孫斯仲孫何忌帥師墮費公羊云夫子之謀又云墮正也
  啖子曰凡土功皆當以農隙之時若有難亦有非時城者非得禮也榖梁云凡城之志皆譏也此説非也凡城國之急也但問時與不時不應一切是譏浚洙作兩觀延廐之類皆當從土功之時王姬之館以非常不論不時也新作南門左氏云不時也凡啓塞從時謂作門戸為啓當用春分以後城郭為塞當用秋分以後順天時以開閉也延廐莊二十九年春又曰不時也凡馬日中而出日中而入謂春分秋分亦言馬春分入廐秋分出牧縱馬合依時出入新廐何妨用農隙之時既非開閉之物又何象乎故皆不用此義墮費及郈毁泉臺亦以非常書毁全除之也墮但損之令不周爾城與築義見凡例篇
  城他國
  莊三十二年春城小榖左氏云為管仲城之不繫齊非為齊也説具本傳註中僖元年夏六月齊師宋師曹師城邢來告故書 二年春正月城楚丘穀梁云楚丘衛邑也不言城衛衛未遷也 十四年春諸侯城縁陵前年㑹鹹之諸侯不列序前目也縁陵杞邑也不言杞與楚丘同
  襄二年冬遂城虎牢
  襄二十九年夏仲孫羯㑹晉荀盈齊高止宋華定衛世叔儀鄭公孫叚曹人莒人邾人薛人小邾人城杞
  昭三十二年冬仲孫何忌㑹晉韓不信齊高張宋仲幾衛世叔申鄭國參曹人莒人邾人杞人薛人小邾人城成周
  啖子曰凡興作必書重民力也動衆則皆書之觀其時而是非昭矣書秋夏則知非時書春冬則知得時凡外興作春秋不書闗於魯及來告故書之
  改革例第二十三
  隠五年九月考仲子之宫初獻六羽義見郊廟例
  文二年八月丁夘大事于太廟躋僖公義見郊廟例宣十五年秋初税畆義見賦税例
  成元年三月作丘甲義見賦税例 六年二月辛巳立武宫義見郊廟例
  襄十一年春正月作三軍義見軍旅例
  昭五年正月舎中軍義見軍旅例
  定元年秋立煬宫義見郊廟例 八年冬從祀先公義見郊廟例
  哀十二年春用田賦義見賦税例
  趙子曰凡變常之事皆書公榖皆云用者不宜用也用田賦是也作者不宜作也作三軍是也立者不宜立也立武宫煬宫是也凡改舊而遂以為常者則曰初税畆及六羽是也言自此始而常行也躋僖公作三軍不言初者暫作暫用非常行也又云法者以保邦也中才守之久而有敝况淫君邪臣從而壊之哉故革而上者比於治革而下者比於亂謂從渝制察其所革而興亡兆矣此統論春秋中凡改革事悉書之意
  慶瑞例第二十四
  桓三年冬有年公羊云僅有年
  宣十六年冬大有年公羊云豐年也
  哀十四年春西狩獲麟
  趙子曰符祥者天地所以答人也是以志之統論書符瑞之意國有政理則神祗答之以样騐也至如獲麟則孔子之應祥非為魯也凡豐年告于宗廟勤民而敬先也見其告廟則表其憂念人庻尊敬祖考之心故書之記是以著非也告廟為是故書之則知不書為不告非也公羊云喜有年按合禮故書以表他年之不書為怠慢此存禮以示後世豈獨為喜哉二百四十二年唯兩度書之足知他年不告廟耳不應豐年如此之少也
  災異例第二十五
  日食三十六
  隠三年春二月己巳日有食之
  桓三年秋七月壬辰朔日有食之既 十七年冬十月朔日有食之
  莊十八年春王三月日有食之 二十五年六月辛未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 二十六年冬十二月癸亥朔日有食之 三十年九月庚午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
  僖五年九月戊申朔日有食之 十二年春三月庚午日有食之 十五年夏五月日有食之
  文元年二月癸亥日有食之 十五年六月辛丑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
  宣八年秋七月甲子日有食之既 十年夏四月丙辰日有食之 十七年六月癸夘日有食之
  成十六年六月丙寅朔日有食之 十七年十二月丁巳朔日有食之
  襄十四年二月乙未朔日有食之 十五年秋八月丁巳朔日有食之 二十年冬十月丙辰朔日有食之 二十一年九月庚戌朔日有食之 十月庚辰朔日有食之 二十三年二月癸酉朔日有食之 二十四年七月甲子朔日有食之既 八月癸巳朔日有食之 二十七年十二月乙亥朔日有食之
  昭七年四月甲辰朔日有食之 十五年六月丁巳朔日有食之 十七年六月甲戌朔日有食之二十一年七月壬午朔日有食之 二十三年十二月癸酉朔日有食之 二十四年五月乙未朔日有食之 三十一年十二月辛亥朔日有食之
  定五年春三月辛亥朔日有食之 十二年十一月丙寅朔日有食之 十五年八月庚辰朔日有食之
  地震
  文九年九月癸酉地震
  襄十六年五月甲子地震
  昭十九年五月己夘地震 二十三年八月乙未地震
  哀三年四月甲午地震
  震電
  隠九年三月癸酉大雨震電
  僖十五年九月己夘晦震夷伯之廟
  山崩
  僖十四年秋八月沙鹿崩
  成五年夏梁山崩
  星異
  莊七年夏四月辛夘夜恒星不見夜中星隕如雨啖子曰為奔流者衆如雨之多詩曰衆多如雨傳曰謀臣如雨皆言多也
  昭十七年冬有星孛于大辰又十四年有星孛入于北斗
  哀十三年冬十一月有星孛于東方 十四年冬有星孛火災
  桓十四年秋八月壬申御廪災
  莊二十年夏齊大災
  僖二十年五月乙巳西宫災
  宣十六年夏成周宣榭火趙子曰以樂器之所藏見周之所司無人焉示譏焉耳
  成三年二月甲子新宫災三日哭
  襄九年春宋災 三十年五月甲午宋災
  昭九年夏四月陳災 十八年夏五月壬午宋衛陳鄭災
  定二年夏五月壬辰雉門及兩觀災
  哀三年五月辛夘桓宫僖宫災 四年六月辛丑亳社災
  大水
  桓元年秋大水 十三年夏大水
  莊七年秋大水 十一年秋宋大水 二十四年秋大水 二十五年秋大水鼓用牲于社于門
  宣十年秋大水
  成五年秋大水
  襄二十四年秋大水
  大雨雹
  僖二十九年秋大雨雹
  昭三年冬大雨雹
  四年春王正月大雨雹
  大雨雪
  隠九年三月庚辰大雨雪
  桓八年冬十月雨雪
  僖十年冬大雨雪
  無氷
  桓十四年春無氷
  成元年二月無氷
  襄二十八年春無氷
  雨大氷
  成十六年春王正月雨大氷
  不雨
  莊三十一年冬不雨趙子曰凡經時不雨告廟則書
  僖二年冬十月不雨 三年春王正月不雨 夏四月不雨
  文二年自十二月不雨至于秋七月 十年自正月不雨至于秋七月 十三年自正月不雨至于秋七月大旱
  僖二十一年夏大旱
  宣七年秋大旱
  
  桓五年秋螽杜預曰蚣蝑之屬按爾雅蚣蝑乃斯螽俗呼蹐□未知是何物
  僖十五年八月螽
  文三年秋雨螽于宋趙子曰自空而下又多有似雨耳有雨毛雨血雨土皆此類榖梁義非 八年冬螽
  宣六年八月螽 十三年秋螽 十五年秋螽襄七年八月螽
  哀十二年十二月螽 十三年九月螽 十二月螽
  
  隠五年九月螟 八年九月螟
  莊六年秋螟
  饑
  宣十年冬饑 十五年冬饑
  襄二十四年冬大饑
  
  莊十七年冬多麋
  
  宣十五年冬蝝生
  
  莊二十九年秋有蜚
  𧌒
  莊十八年秋有𧌒
  隕石鷁退飛
  僖十六年春正月戊申朔隕石于宋五是月六鷁退飛過宋都
  鸜鵒
  昭二十五年夏有鸜鵒來巢
  
  僖三十三年十二月隕霜不殺草李梅實
  定元年冬十月隕霜殺菽
  無麥無麥禾
  莊七年秋無麥苖 二十八年冬大無麥禾
  已上陸淳辭亡





  春秋集傳纂例卷六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集傳纂例卷七
  唐 陸淳 撰
  弑例第二十六
  隠四年春戊申衛州吁弑其君完公羊以國氏當國也義見本傳桓二年春正月戊申宋督弑其君與夷
  莊八年冬十一月癸未齊無知弑其君諸兒 十二年八月甲午宋萬弑其君㨗
  僖十年春晉里克弑其君卓
  文元年冬十月丁未楚世子商臣弑其君髠 十四年九月齊公子商人弑其君舎商人昭公之弟舎之叔父為命卿十六年十有一月宋人弑其君杵臼 十八年
  夏五月戊戌齊人弑其君商人 冬十月莒弑其君庶其
  宣二年秋九月乙丑晉趙盾弑其君夷臯當稱人以弑文脱耳四年夏六月乙酉鄭公子歸生弑其君夷 十
  年五月癸巳陳夏徴舒弑其君平國
  成十八年正月庚申晉弑其君州蒲
  襄二十五年夏五月乙亥齊崔杼弑其君光 二十六年二月辛夘衛寗喜弑其君剽 二十九年夏閽弑吳子餘祭公穀皆云譏近刑人也 三十年夏四月蔡世子般弑其君固 三十一年十有一月莒人弑其君密州
  昭十三年夏四月楚公子比自晉歸于楚弑其君于乾谿 十九年夏五月戊辰許世子止弑其君買二十七年夏四月吳弑其君僚
  定十三年冬薛弑其君比
  哀四年春二月庚戌盗殺蔡侯申 六年秋九月齊陳乞弑其君荼
  啖子曰凡魯君見弑止皆書薨不可斥言也他國公子簒大夫弑必書名志罪也若州吁宋督之類非君無道也稱國以弑目大臣也晉弑其君州蒲之類凡四莒吳薛也不書大夫君無道也言舉國皆欲殺之也稱人以弑自賤人也宋人弑其君杵臼之類是也亦惡其君也君不善國人皆欲殺之稱盗以弑非君之惡也盗殺蔡侯申之類賤人為逆非君之惡也以自罪也人之賤之也不書其名罪已彰矣經書盗足以見罪若云蔡盗殺其君則不成文據此君有道則大臣稱名卑者稱盗君無道則大臣稱國卑者稱人其理例昭然不足疑也三傳之義例皆不安矣
  殺未踰年君
  莊九年九月齊人取子糾殺之
  僖九年冬晉里克殺其君之子奚齊
  文十四年秋齊公子商人弑其君舎稱公子命卿也
  趙子曰魯君未踰年而見殺亦但書卒不可斥言也他國未踰年見殺者二晉奚齊以本不正故曰君之子明國人意不以為嗣獨君意立之明里克雖有罪而合晉人之心也齊舎雖未踰年而為亂故夫子原情特以成君書之榖梁云成舎之為君所以重商人之弑此説是也齊人取子糾殺之雖未嗣位而以未踰年稱之以其正故特書以罪國人殺正而立不正也小白不正
  殺簒弑賊
  隠四年九月衛人殺州吁于濮
  桓六年秋蔡人殺陳陀
  莊九年春齊人殺無知
  僖三十年秋衛殺其大夫元咺及公子瑕
  昭十三年夏楚公子棄疾殺公子比
  趙子曰凡作亂自立為君而國人殺之者皆稱人以殺言衆所共棄不君之也且明無所累也公羊榖梁皆云稱人以殺殺有罪也此説是也楚公子比稱公子者棄疾假立為君國人心亦未服比雖立亦未如君故以兩下相殺之辭言之也衛公子瑕即元咺所立瑕立而自秉國權瑕亦未如君也故以君殺大夫之辭言之而反在元咺之下以咺罪重於瑕也僖二十八年衛侯殺叔武晉人執之歸于京師元咺立公子瑕三十年衛侯歸殺元咺及公子瑕
  殺大夫公子
  趙子曰凡殺卿皆書雖未命亦書之大之也殺公子公孫雖非卿亦書重親也或曰志其罪也或死者之罪或殺者之罪
  内殺公子
  僖二十八年公子買戍衛不卒戍刺之
  成十六年乙酉刺公子偃
  啖子曰内殺大夫謂之刺周禮有三刺之法避惡名也唯有二人皆非卿而特書明其是公子也偃則直書刺者有罪當殺也買則上言晉人伐衛下言買不卒戍明不勝而還非其罪也不斥言無罪申臣禮也榖梁傳誤矣
  外殺大夫公子
  莊二十二年春陳人殺其公子禦寇
  僖五年春晉侯殺其世子申生 七年夏鄭殺其大夫申侯 十年夏晉殺其大夫里克 十一年春晉殺其大夫㔻鄭父 二十八年夏楚殺其大夫得臣 三十年秋衛殺其大夫元咺及公子瑕
  文六年春晉殺其大夫陽處父 九年春晉人殺其大夫先都 三月晉人殺其大夫士縠及箕鄭父十年夏楚殺其大夫宜申
  宣九年冬陳殺其大夫洩冶 十三年冬晉殺其大夫先縠 十四年春衛殺其大夫孔達 十五年夏王札子殺召伯毛伯
  成八年夏晉殺其大夫趙同趙括 十五年秋宋殺其大夫山 十六年夏楚殺其大夫公子側 十七年冬晉殺其大夫卻錡卻犨卻至 十八年春正月晉殺其大夫胥童 齊殺其大夫國佐
  襄二年冬楚殺其大夫公子申 五年秋楚殺其大夫公子壬夫 十年冬盗殺鄭公子騑公子發公孫輙凡盗殺不言大夫不可言也義見於本傳 十九年秋齊殺其大夫高厚 鄭殺其大夫公子嘉 二十年秋蔡殺其大夫公子燮 二十二年冬楚殺其大夫公子追舒 二十三年夏陳殺其大夫慶虎及慶寅冬晉人殺欒盈出奔而還非大夫也 二十六年秋宋公殺其世子痤 二十七年夏衛殺其大夫寗喜 三十年夏天王殺其弟佞夫 秋鄭人殺良霄義同欒盈
  昭二年秋鄭殺其大夫公孫黒 五年春楚殺其大夫屈申 八年春陳侯之弟招殺陳世子偃師 秋陳人殺其大夫公子過 十二年夏楚殺其大夫成熊 十三年夏楚公子棄疾殺公子比 十四年冬莒殺其公子意恢 二十年秋盗殺衛侯之兄縶 二十七年夏楚殺其大夫卻宛
  哀二年蔡殺其大夫公子駟 四年夏蔡殺其大夫公孫姓公孫霍 十三年冬盗殺陳夏區夫
  啖子曰凡他國殺其大夫公子目君者惡其君也晉侯殺其世子申生宋公殺其世子痤天王殺其弟佞夫直是君自殺之非國也稱人者討罪之辭也衛人殺州吁之類言國人皆欲殺之也稱國以殺者罪累上也宋殺其大夫司馬之類是也但稱大夫者無罪而死也曹殺其大夫之類也兩下相殺稱名目罪人之貴者也王札子殺召伯毛伯陳侯之弟招殺世子偃師之類是也稱盗者目罪人之賤者也盗殺衛侯之兄縶之類出奔而復入見殺不言大夫者言已絶也欒盈良霄之類凡君命之大夫奔叛執殺皆書之紀邦政也又齊髙厚楚卻宛莒意恢等據左氏傳事迹並是兩下相殺而經以國討為文者盖殺者承君之命故經書國以累上傳憑雜記之事意在專歸罪于殺者故遺君命耳且當憑經以為正也
  諸殺大夫不書名
  莊二十六年夏曹殺其大夫
  僖二十五年夏宋殺其大夫
  文七年夏宋人殺其大夫左氏云昭公將去羣公子穆襄之族率國人以攻公殺公孫固公孫鄭于公宫六卿和室昭公即位而塟書曰宋人殺其大夫不稱名衆也且言非其罪也八年冬宋人殺其大夫司馬左氏云宋襄夫人襄王之姊也昭公不禮焉夫人因戴氏之族以殺襄公之孫孔叔公孫鍾離及大司馬公子卬皆昭公之黨也司馬握節以死故書以官
  啖子曰稱國者明死者全無罪累君益深也死者又無名節故不紀官與字也稱人者明死者無罪又非君意而殺之者衆不可書名特加人字以别之若守節以死特書官以美之
  諸大夫國君被弑而見殺者三忠義見殺故不入常例特略之
  桓二年春正月宋督弑其君與夷及其大夫孔父莊十二年秋八月甲午宋萬弑其君㨗及其大夫仇牧
  僖十年春晉里克弑其君卓及其大夫荀息
  趙子曰皆忠義見殺與君而死故言及以連之美其能死節也孔父之節最高故又特書字以嘉之公羊曰孔父正色於朝則人莫敢致難於其君
  殺他國君
  桓六年秋蔡人殺陳陀陀雖踰年夲簒弑之賊故不成之為君與無知同宣十八年秋七月邾人戕鄫子于鄫公羊曰戕殘賊也謂加刳剔支解異於常殺也
  昭十一年夏四月丁巳楚子䖍誘蔡侯般殺之於申兩罪之故兩書名也十六年春楚子誘戎蠻子殺之
  啖子曰凡殺他國君卿亂辭也死者殺者皆有罪也稱人以殺殺者無罪死者無道也兩書名俱罪之也楚子䖍誘蔡殷殺之是也楚子誘戎蠻子殺之不名莫得而知也地逺故不知名也故楚子不名均其辭言罪之均也為不知蠻子名故楚子亦不書名令其罪惡均也
  殺他國大夫
  宣十一年十月楚人殺陳夏徴舒為弑靈公楚入陳殺之也昭四年秋七月楚子蔡侯云云伐吳執齊慶封殺之襄二十五年與崔杼同殺莊公奔吳故殺之 八年夏楚人執陳行人干徴師殺之干徴師告楚以偃師被殺楚人殺之 冬十月壬午楚師滅陳云云殺陳孔奐陳侯之弟招殺世子偃師楚入陳執陳招放之于越孔奐招黨故殺之也
  趙子曰三者皆宜見討干徴師無罪故稱陳行人以别之也
  執放例第二十七
  執諸侯
  僖五年冬晉人執虞公天子三公故不書名 十九年春三月宋人執滕子嬰齊六月己酉邾人執鄫子用之取其血與之盟 二十一年秋宋公楚子陳侯云云㑹于盂執宋公以伐宋 二十八年三月丙午晉侯入曹執曹伯畀宋人不稱晉人執者承上晉侯入曹文故不可重言晉人也 冬晉人執衛侯歸之于京師以其殺武叔元咺訴之受臣之訴以執其君不可以訓故不得稱侯
  成九年秋晉人執鄭伯 十五年春晉侯執曹伯歸之于京師以其簒立故公羊云稱侯以執伯討也
  襄十六年春晉人執莒子邾子以歸 十九年晉人執邾子昭四年楚人執徐子
  哀四年春宋人執小邾子 夏晉人執戎蠻子赤歸于楚
  啖子曰春秋時以强暴弱故執諸侯皆稱人亂辭也以私相執不歸京師唯言晉侯執曹伯義見㣲㫖趙子曰被執失地則名不然則否滕嬰齊戎蠻赤失地凡執不言釋唯言釋宋公為公㑹而見釋嘉我公之救患也
  執外大夫
  桓十一年九月宋人執鄭祭仲左氏曰宋誘而執之使立厲公以其受脅廢立故不稱行人也
  莊十七年春齊人執鄭詹不知以何罪執也
  僖四年夏齊人執陳袁濤塗左氏云齊伐楚還説令循海而歸故見執文十四年冬齊人執單伯公榖皆云道淫故也
  成十六年九月晉人執季孫行父舎之于苕丘左氏云僑如譛之也
  襄十一年秋楚人執鄭行人良霄鄭人使告服於晉故也 十八年夏晉人執衛行人石買責其伐曹也為使而見執故稱行人二十六年秋晉人執衛寗喜弑其君剽故也
  昭四年楚子伐吳執齊慶封殺之 八年夏楚人執陳行人干徴師殺之告楚以世子被殺故立君之事 十三年秋晉人執季孫意如以歸以其伐邾故也 二十三年秋晉人執我行人叔孫婼責伐邾也伐邾非其罪且是使人故稱行人
  定元年春三月晉人執宋仲幾于京師左氏云㑹城成周仲幾不受故也 六年秋晉人執宋行人樂祁犁左氏云使於晉趙簡子逆而飲之酒范獻子讚之云未致命而飲酒故執之 七年秋齊人執衛行人北宫結以侵衛衛欲叛晉而齊人執之
  啖子曰凡稱行人而執以其事執也言為使事不稱行人而執以已執也言其使有罪也榖梁曰稱人以執大夫執有罪也稱行人以執怨接於上此説皆通也
  執内女
  文十四年冬齊人執子叔姬與單伯同罪也
  趙子曰内女見執依内大夫例書之左氏言是齊侯舎之母春秋例别無書執本國人者故知左氏誤此乃魯女嫁齊齊以非禮不肯受而執之耳公榖之義為是也義見本傳
  
  宣元年夏晉放其大夫胥甲父于衛
  昭八年冬十月壬午楚師滅陳執陳公子招放之于越
  哀三年冬蔡人放其大夫公孫獵于吳
  啖子曰放者宥之以逺謂君以禮命命令去也依殺例言之則稱國者罪累上也稱人者宜放也
  天王居
  僖二十四年冬天王出居于鄭襄王也不書入見内之不臣也昭二十二年夏劉子單子以王猛居于皇 二十三年秋天王居于狄泉景王
  啖子曰天子以天下為家故不言出襄王獨書出者自絶天位雖居於鄭猶若出在四海之外然王者至尊故不曰奔雖在外皆曰居諸侯奔在竟内亦曰居皆言猶居其地但不得其所耳公居于鄆之類是也
  公及夫人遜
  莊元年三月夫人遜于齊
  閔二年九月夫人姜氏遜于齊哀姜氏
  昭二十五年九月己亥公遜于齊次于陽州
  啖子曰凡公及夫人出謂之遜不可斥言奔公羊曰内諱奔謂之遜是也
  奔逃例第二十八
  諸侯奔
  桓十五年五月鄭伯突出奔蔡 十六年十一月衛侯朔出奔齊
  莊四年夏紀侯大去其國失國而云大去所以䕶紀而惡齊也
  僖二十八年夏衛侯出奔楚令叔武攝位而去故不名也
  文十二年春正月郕伯來奔
  襄十四年四月己未衛侯衎出奔齊
  昭三年冬北燕伯欵出奔齊 二十一年冬蔡侯朱出奔楚 二十三年秋七月莒子庚輿來奔
  哀十年春二月邾子益來奔
  啖子曰凡人君奔例書名者罪其失地言非復諸侯也或曰臣出其君非至公而其罪不彰無廼掩姦乎答曰出君之罪史氏知之也春秋舉王綱正君則而治道興矣不善之莫非已招也
  未踰年諸侯奔
  桓十一年秋鄭忽出奔衛
  莊二十四年冬曹羈出奔陳
  昭元年秋莒展輿出奔吳
  趙子曰未踰年之君出奔但書名不書爵言不能嗣先君也鄭忽曹羈是也莒展輿雖踰年猶不書爵其罪大也
  王子王臣奔
  成十二年春周公出奔晉
  襄三十年夏王子瑕奔晉
  昭二十六年冬尹氏召伯毛伯以王子朝奔楚
  啖子曰天子公卿奔者不言出天下皆周土也唯周公自絶於王故書出罪之也左氏曰凡自周無出周公自出故也榖梁云周有入無出皆是也王子朝書尹氏以者能制之也
  内大夫奔
  閔二年九月公子慶父出奔莒
  文八年十月公孫敖如京師弗至而復丙戌奔莒復者事未畢
  宣十八年十月歸父還自晉至笙遂奔齊還者事畢也成十六年冬十月乙亥叔孫僑如出奔齊
  襄二十三年冬十月乙亥臧孫紇出奔邾
  昭十二年冬十月公子愸出奔齊
  外大夫奔
  莊十二年冬十月宋萬出奔陳
  僖二十八年六月衛元咺出奔晉
  文六年冬晉狐射姑出奔狄 七年夏晉先蔑奔秦不言出奔言不返命也 八年冬宋司城來奔左氏云非其身之罪為官故也 十四年秋宋子哀來奔左氏云不義宋公而出稱字美之也
  宣十年四月齊崔氏出奔衛公羊云稱崔氏譏世卿也
  成七年冬衛孫林父出奔晉 十五年秋宋華元出奔晉宋魚石出奔楚 十七年秋齊高無咎出奔莒
  襄六年夏宋華弱來奔 十七年秋宋華臣出奔陳二十年秋蔡公子履出奔楚 陳侯之弟光出奔楚榖梁云書弟罪其兄也 二十一年秋晉欒盈出奔楚二十三年夏邾畀我來奔 二十四年冬陳鍼宜咎出奔楚 二十七年夏衛侯之弟鱄出奔晉二十八年夏衛石惡出奔晉 冬齊慶封來奔二十九年九月齊高止出奔北燕 三十年七月鄭良霄出奔許
  昭元年夏秦伯之弟鍼出奔晉 冬楚公子比出奔晉 六年夏宋華合比出奔衛 八年夏陳公子留出奔鄭 十年夏齊欒施來奔 十五年夏蔡朝吳出奔鄭 二十年夏曹公孫㑹自鄸出奔宋據鄸以叛今出奔 冬十月宋華亥向寧華定出奔陳二十二年春宋華亥向寧華定自宋南里出奔楚前年自陳入南里以叛今復出奔故湏言南里以符前事 二十七年邾快來奔
  定四年冬楚囊瓦出奔鄭 十年秋宋樂大心出奔曹 宋公子地出奔陳 冬宋公之弟辰暨仲佗石彄出奔陳暨者以彼及此也盖彄首謀出奔辰從之 十四年春衛趙陽出奔宋 夏衛北宫結來奔 秋衛世子蒯瞶出奔宋 衛公孟彄出奔鄭 宋公之弟辰自蕭來奔
  哀四年二月蔡公孫辰出奔吳 六年夏齊國夏及高張來奔 十一年夏陳轅頗出奔鄭 冬十一月衛世叔齊出奔宋
  啖子曰内外大夫奔卿則書君之股肱也治亂所寄故重而書之凡奔皆惡也有非惡者則異其文宋司城是也有美者又褒之宋子哀是也不是從國都而出奔皆書所自兩下相逐不書責政於邦也來奔不言出異於外也稱弟者罪其兄也非兄之罪則曰公子惡甚曰某鄭叚是也
  
  莊十七年秋鄭詹自齊逃來
  僖五年八月諸侯盟于首止鄭伯逃歸不盟時齊桓大㑹以尊王室鄭伯不當逃歸也
  襄七年十有二月公㑹晉侯宋公陳侯云云于鄬陳侯逃歸二慶告陳侯曰楚人執公子黄矣君若不來社稷懼有二圖遂來歸也
  趙子曰凡言逃者皆為義當留而竊去也故榖梁云逃義曰逃君臣同辭逃者匹夫之事也
  諸叛例第二十九
  莊三年秋紀季以酅入于齊稱季順兄之命也不書名言季非叛也不書弟言兄無惡也書入以罪齊也
  成十八年夏楚子鄭伯伐宋宋魚石復入于彭城十五年奔楚至此時入左氏曰以惡入曰復入不稱所自以伐為重不稱納非復臣也不稱叛不止乎叛也言其志在滅本國也
  襄二十一年春邾庶其以漆閭丘來奔以地來奔即叛也二十三年夏晉欒盈復入于晉入于曲沃二十一年奔楚不稱所自潛至也稱叛夲非叛也 二十六年春衛孫林父入于戚以叛 三十年秋鄭良霄自許入于鄭不言叛與欒盈義同但不據邑也不書復入志在復讎非謀害國不爾即經闕文也
  昭五年夏莒牟夷以牟婁及防茲來奔義同庶其 二十一年宋華亥向寧華定自陳入于宋南里以叛三十一年冬邾黒肱以濫來奔義同庶其
  定十一年春宋公之弟辰暨仲佗石彄公子地自陳入于蕭以叛 秋宋樂大心自曹入于蕭 十三年秋晉趙鞅入于晉陽以叛 冬晉荀寅士吉射入于朝歌以叛
  啖子曰凡據土背君曰叛叛者皆書不必命卿也以地來者而不言叛從可知也又凡叛而書所自非君無道也
  至歸入納例第三十
  公至自㑹
  僖十五年九月公至自㑹 十七年九月公至自㑹文十四年七月公至自㑹
  宣八年春公至自㑹 十七年秋公至自㑹
  成六年正月公至自㑹七年公至自㑹 九年正月公至自㑹 十五年三月公至自㑹 十六年秋公至自㑹 冬公至自㑹 十七年秋公至自㑹
  襄三年秋公至自㑹 五年秋公至自㑹十年公至自㑹十一年公至自㑹 十六年夏公至自㑹 二十年秋公至自㑹 二十二年正月公至自㑹 冬公至自㑹二十四年冬公至自㑹 二十五年八月公至
  自㑹
  昭十三年八月公至自㑹 二十六年公至自㑹定四年七月公至自㑹 十四年五月公至自㑹哀十三年秋公至自㑹
  公至自某國某地
  桓二年冬公至自唐
  莊二十三年春公至自齊 夏公至自齊 二十四年秋公至自齊
  僖三十三年冬十二月公至自齊
  文四年春公至自晉 十四年正月公至自晉 十七年秋公至自榖
  宣四年秋公至自齊 五年夏公至自齊 九年正月公至自齊 十年春公至自齊 五月公至自齊
  成三年夏公至自晉 四年秋公至自晉 十一年三月公至自晉 十八年夏公至自晉
  襄三年四月公至自晉 五年春公至自晉 八年夏公至自晉 十三年春公至自晉 二十一年夏公至自晉 二十九年五月公至自楚
  昭五年七月公至自晉 七年九月公至自楚 十四年公至自晉 十六年夏公至自晉二十六年三月公至自齊居于鄆 二十七年春公至自齊居于鄆 二十九年春公至自乾侯居于鄆
  定八年夏公至自瓦 十年夏公至自夾谷 十二年十一月公至自黄
  公至自侵伐圍救
  定六年二月公至自侵鄭 八年正月公至自侵齊
  三月公至自侵齊已上至自侵
  桓十六年七月公至自伐鄭
  莊六年秋公至自伐衛 二十六年夏公至自伐戎僖二十六年冬公至自伐齊
  宣七年秋公至自伐萊
  成三年二月公至自伐鄭 十三年七月公至自伐秦 十七年十一月公至自伐鄭
  襄十年冬公至自伐鄭 十一年七月公至自伐鄭
  十九年春公至自伐齊
  哀十年五月公至自伐齊已上至自伐
  僖二十九年春公至自圍許
  定十二年十二月公至自圍成已上至自圍
  襄五年十二月公至自救陳
  致前事
  僖六年公㑹齊侯云云伐鄭圍新城秋楚人圍許諸侯遂救許冬公至自伐鄭
  襄十年春公㑹晉侯云云㑹吳于柤夏五月甲午遂滅偪陽公至自㑹
  致後事
  僖四年春王正月公㑹齊侯云云侵蔡蔡潰遂伐楚次于陘八月公至自伐楚
  襄十一年七月公㑹晉侯云云伐鄭㑹于蕭魚公至自㑹
  雜致
  成七年秋公㑹晉侯云云救鄭八月公至自㑹 十六年秋公㑹尹子云云伐鄭十二月公至自㑹
  定四年春三月公㑹劉子云云于召陵侵楚秋七月公至自㑹已上不以本事致而以㑹致
  襄十八年十月公㑹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𣏌伯小邾子同圍齊十九年春正月公至自伐齊亦不以本事致
  桓十八年夏公之䘮至自齊
  啖子曰凡公行總一百七十有六書至者八十有二不書至者九十有四此因時君告廟不告廟也左氏傳桓二年公至自唐曰告于廟也此説是告廟則書之于䇿故夫子隨其所致而書以示功過且志其去國逺邇遲速也其有一出而渉兩事者則或致前事若僖六年伐鄭救許書至自伐鄭之類或致後事若僖四年侵蔡伐楚至自伐楚之類盖夫子擇其重者志之也又有不致本事者盖本事非功也十二公獨隠公不告盖謙讓不以人君之禮自居也其餘不告或恥也或怠
  
  桓十一年九月突歸于鄭
  莊二十四年冬赤歸于曹
  僖三十年秋衛侯鄭歸于衛
  昭十三年秋蔡侯廬歸于蔡 陳侯吳歸于陳定十三年冬晉趙鞅歸于晉
  哀八年夏歸邾子益于邾十年衛公孟彄自齊歸于衛
  桓十七年秋八月蔡季自陳歸于蔡此以下皆自某歸成十四年夏衛孫林父自晉歸于衛 十五年八月宋華元自晉歸于宋 十六年秋曹伯歸自京師
  襄二十三年夏陳侯之弟黄自楚歸于陳
  昭十三年夏四月楚公子比自晉歸于楚
  復歸來歸逃歸附
  桓十五年五月鄭世子忽復歸于鄭
  僖二十八年六月衛侯鄭自楚復歸于衛 冬衛元咺自晉復歸于衛 曹伯襄復歸于曹
  襄二十六年二月甲午衛侯衎復歸于衛
  閔元年八月季子來歸
  僖五年八月鄭伯逃歸不盟
  襄七年十二月陳侯逃歸
  入
  隠八年庚寅我入邴
  桓十五年夏許叔入于許秋九月鄭伯突入于櫟莊六年夏六月衛侯朔入于衛 九年夏齊小白入于齊 二十四年秋夫人姜氏入
  襄二十五年秋衛侯入于夷儀 三十年秋鄭良霄出奔許自許入于鄭
  昭元年秋莒去疾自齊入于莒 二十二年秋劉子單子以王猛入于王城 二十六年冬十月天王入于成周
  定十一年秋宋樂大心自曹入于蕭
  哀六年秋齊陽生入于齊
  復入入某以叛見叛例
  成十八年夏宋魚石復入于彭城
  襄二十三年夏晉欒盈復入于晉入于曲沃
  
  莊九年夏公伐齊納子糾
  僖二十五年秋楚人圍陳納頓子于頓
  文十四年秋晉人納㨗菑于邾弗克納
  宣十一年冬楚子入陳納公孫寧儀行父于陳昭十二年春齊高偃帥師納北燕伯于陽
  哀二年夏晉趙鞅帥師納衛世子蒯瞶于戚
  已上啖趙之辭亡








  春秋集傳纂例卷七
<經部,春秋類,春秋集傳纂例>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集傳纂例卷八
  唐 陸淳 撰
  姓氏名字爵諡義例第三十一
  姓氏
  陸淳曰古者一字不成文辭皆以氏字配之姜氏子氏以氏配姓也季氏臧氏以氏配族也哭於賜氏以氏配名也仲氏吹箎及不念伯氏之言以氏配字也滅赤狄潞氏以氏配國也母氏聖善以氏配親也然則通而言之皆得言氏别而言之單言氏者皆謂族也姓則百代不易謂唯天子廼得特賜姓故曰因生以賜姓舜賜禹姓曰姒伯夷曰姜武王賜胡公姓曰媯是也又曰胙之以土而命之氏舜賜禹曰夏伯夷曰吕是也又天子之子例以諡配字僖伯文伯宣叔襄仲之類是也而後代子孫因以其字為氏示所出不亂所謂别子為祖也自餘則或以官以邑為其氏族以自分别凡此皆如近代之論房也又古者男子皆以氏配名華元王變髙固之類是也不言其姓婦人乃稱姓姜氏姬氏子氏之類禮曰男子稱名婦人稱姓是也公子公孫以孫為氏明與一體以異於衆臣也不以國為氏者異於君也曽孫以下去君稍疎則可書其氏矣晉之荀氏經常稱荀氏左氏分為中行氏智氏魯之仲孫氏傳則謂之孟氏盖當時或私自稱氏於仲孫氏之中又自分為小氏以自相别也傳從而書之經則必從其正諸氏之中又為諸氏者如晉之魏氏分為吕氏厨氏魯之季氏分為公鉏氏皆就中自分别如今同房之中又論房也
  名字
  子生三月父名之二十而冠敬其名而立其字以五十更有伯仲之字故為二十冠而字也五十乃為大夫則又敬其字而呼伯仲之字凡稱其字者必加子字於上子美稱也且以便於言也子突子哀是也宋孔父以子是其姓不可言子孔故改曰孔父父美稱也加之者亦以便於言也古者或有名父者如荀林父胥甲父之類而無以子字為名者以子者配其字之美辭故避之父則本非配字之言故可為名但夫子時書之耳又家父者天子大夫家氏也當是無兄弟者無伯仲可稱故但以父配氏而已按儀禮二十而冠便加伯仲之字伯某甫伯魚伯牛之類是也至五十乃為大夫即又加敬但呼其伯仲孔伯冉伯而不言魚牛也禮謂五十以伯仲是也亦有但以子連字不言伯仲者子貢子路是也此即與啖説不同然而據儀禮即似有憑也儀禮云庶子長者曰孟據孟與伯俱是最長之稱嫡庶既分湏别立字而左氏傳諸國大夫亦有非庶而稱孟不知何故也
  爵諡
  古者無諡周始有之武王追王三代而王季獨無諡盖初制之時加諡者如殷祖之號有大功大徳乃加之故三祖之中無諡者一并諸侯若公卿大夫有大功大徳及大惡者乃特賜諡不盡有諡也故史記世本厲王以前諸侯有諡者少其後乃皆有諡盖後代僭差遂以為常如祖宗之號本以尊有功徳而漢以來一切加之亦皆臣子之心願尊其君父之所致也楚之大夫有土者皆僭封公蔡公申公之類是也僭用諸侯禮也秦之大夫多僭為子僭畿内諸侯禮也此並不見於經出於傳諸侯皆當依爵而時多僭諡為公春秋時唯蔡一處稱侯餘皆稱公僭也天子大夫亦有僭諡為公者劉文公之類也諸侯之大夫皆以伯仲配諡而時或僭為子范文子季武子之類是也以其采地欲自同於畿内諸侯也侯伯子男之臣皆得稱其君曰公其子孫亦曰公子而諡不得云公者諡是王所賜也大夫之臣得稱其主曰子而諡不得稱子者諡是君所賜也婦當從夫諡後代訛謬無别有諡非正也若公之夫人稱小君言位比君而小耳大夫之妻曰内子亦比於夫人尊之曰子而在内耳左氏傳所序當時人或言本爵或言公吳楚則或言王皆隨本國他國之史文也楚國史則曰王他國之史則曰子其言人臣或稱爵位或言名氏或言其官亦或從其家傳或從其國史或從當時雜記故不一也一行之内則有數名故知傳采諸記錯綜而為之也經書名氏傳言爵及自諡等經無名而傳有之今並存其文以示當時人解釋其違經者則削之舊解春秋經傳人名皆原其譜牒今以非褒貶之意故不復具言唯魯之世卿則獨於註中言之爾
  名位例第三十二
  王者無上故加天字言如天也而有不書天者三桓公弑隠而王不討之至莊元年反令榮叔來錫命故不言天一也文公以僖公妾母成風用夫人禮而王不責反令榮叔歸舍且賵故去天字二也又使召伯來㑹成風塟亦去天字三也成風並見文五年春經盖言不能法天者也並各于夲年有傳又有書天子者一成八年天子使召伯來錫公命或依策命之文以懲失禮或傳寫誤也天子無上無以褒之故褒子突莊六年王人子突救衛時魯伐衛納朔不正也則王美可見也天子自絶於天下而奔者曰出僖二十四年天王出居于鄭義已見奔例言自棄天下如在四海之外然
  諸侯
  諸侯唯宋稱公餘稱侯伯子男四等各隨本爵書之唯塟時稱公見其非王諡也義見隠五年時吳楚雖僭稱王經但依其本爵書之不可依其僭偽之號諸侯位尊無以褒之但託辭以見美而已紀侯不言奔而言大去即其類也左氏曰齊欲滅紀紀侯以國與紀季令其事齊以存宗社而身去之義見莊四年諸侯失地則書名襄十四年衛侯衎出奔齊之類是也諸侯滅同姓僖二十五年衛侯燬滅邢之類及誘人昭十一年楚子䖍誘蔡侯般殺之于申之類是也亦書名其惡大當絶之不以為人君也國滅而不能死又不奔他國者定四年蔡公孫姓滅沈以沈子嘉歸之類是也亦如之貴其不求興復也諸侯有僭亂之行者亦名以外之君臣同辭但舉名而已晉人敗秦師于殽左氏云秦人因戍鄭而謀襲晉晉人敗之于殽義見僖三十二年鄭伐許在成三年傳無事迹晉伐鮮虞在昭十二年左氏云晉荀吳偽㑹齊師假道於鮮虞遂滅肥冬晉伐鮮虞因肥也之類是也荆人來聘在莊二十三年楚人圍宋在僖二十七年時晉文新霸諸侯從楚子圍宋故公羊曰人楚子所以人諸侯也楚人使宜申來獻㨗亦同在僖二十一年楚人即楚子也諸侯純用夷禮者以國稱之荆吳徐越之類是也諸侯殺其臣皆書國而已僖十年鄭殺其大夫申侯之類是也不書其爵言以國法誅之也若殺臣之全無罪者則稱爵以罪之僖五年晉侯殺其世子申生之類是也魯侯爵而曰公臣子之敬辭也非與僭用其禮同也又曰滕薛𣏌初皆書侯莊公之後滕則稱子桓公二年稱子時為在䘮非正名也薛杞則自莊公之後或稱侯或稱伯或稱子者義具㣲㫖本非夷狄又非附庸故不書人言本中國諸侯非夷狄所以議之也附庸之君例書名介葛盧僖二十九年來朝郳黎來莊五年來朝是附庸之君也雜用夷禮者以人稱之邾人牟人葛人來朝在桓十五年是也邾儀父亦名也三傳謂之字誤矣説見辨疑畿内諸侯在天子公卿例中也
  未踰年君
  諸侯未踰年則稱子僖二十五年公㑹衛子莒慶盟于洮之類是也言未成君也未塟又加名莊三十二年八月公薨十月子般卒是也未塟故書名對尸柩前父前子名之禮也出外則亦不名非對尸柩故也王猛據例當書曰子恐似羣王子故特曰王子明正也又書名異成君也義見昭二十二年未踰年君出奔不曰子但名而已言不能嗣先君也鄭忽桓十一年奔衛曹羈莊二十四年奔衛是也陳陀桓六年蔡人殺之也齊無知莊九年齊人殺之也莒展輿昭元年奔吳雖踰年猶不書爵以其不正不許其有爵也以其本不正故也鄭忽復歸猶書曰世子者明其正也在桓十五年齊侯舎未踰年而書爵重商人之罪也義見文十四年
  太子
  稱太子者皆父已命之上告於王周禮所謂誓於天子者也衛太子蒯瞶父已命之後雖廢立猶謂之太子哀二年晉趙鞅納衛太子蒯瞶于戚陳禦宼父命之故傳稱太子未誓於王故經書公子義見莊二十二年蔡侯般見殺䘮未歸太子有未嗣位故猶稱太子昭十一年夏四月楚子䖍誘蔡般殺之冬楚師滅蔡執太子有以歸用之其弑逆者則不必待王命以重其罪如未踰年稱君之義楚世子商臣弑其君是也義見文元年
  后夫人王姬内女
  天子之妃曰后諸侯曰夫人凡稱婦者有姑之辭也姑在則后夫人皆當執婦禮焉故書之曰婦至於公羊傳曰在塗曰婦是以親迎未至于國而言也夫未至于國婚禮未成猶然女也豈得遽曰婦哉故春秋有逆女之文公羊殊失之矣
  凡婦人皆以字配姓伯姬仲子季姜之類是也以諡言之亦以諡配姓穆姜定姜共姬之類是也女者未嫁之稱至夫之國乃曰夫人宣元年公子遂如齊逆女遂以夫人婦姜至自齊之類王后雖在父母國亦曰王后桓八年祭公來逆王后于紀之類是也天下皆王土故也凡取必親迎至夫國始當成禮文公成禮於齊故不得言逆女而曰逆婦齊高固莒慶成禮於魯故曰逆叔姬見其不言女則知失禮也其義皆見婚姻例中諸侯之妾母雖臣下尊之然不得稱夫人以體先君自成風之後乃皆僭矣
  春秋時有子叔姬者三文十二年子叔姬卒文十五年齊人來歸子叔姬宣五年髙固來逆子叔姬公羊榖梁皆云同母姊妹非也據稱子直謂時君之子以别先君之子耳乃云姊妹有何理哉難者或云若是文公女不應有兩叔姬按伯仲之外餘稱叔管叔蔡叔等即其類也
  天子之公卿大夫
  三公稱公曽為三公而有土為畿内諸侯者亦曰公皆以其地配公字言之祭公桓八年來逆王后于紀周公僖九年㑹于葵丘者也皆見為三公以其皆用王事也州公桓五年如曹郭公莊二十四年經闕或曽為三公也或見為三公未可定也天子卿大夫有封為畿内諸侯者皆曰子殷制已然箕子㣲子是也周亦因之故王臣稱子者皆畿内諸侯也温子劉子單子尹子是也有采地不封為國者不得謂之子菜采也采其租税而已不臣其人也其封土有宗廟社稷專其人民如在天子畿内若諸侯國内之附庸然天子有六卿冢宰無所不統故為冢宰者皆加宰字宰渠伯糾桓四年來聘是也兼為三公則曰公宰周公是也不兼三公者但書氏字而已宰渠伯糾是也天子大夫皆稱氏稱字字謂伯仲叔季也諸侯不敢名也召伯毛伯榮叔兄弟無伯仲可言但謂之叔叔美稱也足以當字其例已見諸侯例中此但字耳天子大夫唯渠伯糾一人兼書名以譏其不逹禮也桓四年天王使宰渠伯糾來聘子突書字以褒之渠伯兼名以貶之義可知也又曰王子王孫有大故亦書之王子札殺召伯毛伯是也經書王札子誤也
  諸侯之卿大夫士
  魯宋齊晉衛蔡陳鄭八國之卿自齊桓霸後無不稱族餘國則否公羊榖梁言曹莒無大夫者無命大夫也舊説或謂無君命若無君命何以得為大夫乎禮諸侯之卿皆命於天子王制大國三卿皆命於天子次國三卿二卿命於天子一卿命于其君此盖見春秋經不書卿名所以爾不知自是小國不請命耳推尋事理啖説為之正也平王東徙諸侯之卿無復請命故隠桓及莊公之初少有書族者盖齊桓既霸列㑹頗多凡列班位未命者在已命者之下故此諸國皆請書族自餘小國不能自通於王室亦少能爭長故皆不請王命終於春秋秦雖大國少列盟㑹故不請命楚既僭號固當不請及公子嬰齊大㑹中國成二年公㑹楚公子嬰齊于蜀不可以未命而長諸國故請王命焉所以自嬰齊之後楚卿亦書族有王命者則通於諸國故書族書名未王命者但曰某人言但某國之人耳同於衆大夫及庶士也如此書者所以重王命尊周室也諸侯之卿本當三人時多僭越其數頗多皆非禮而請也魯卿雖未命者書其名詳内事也無駭翬柔溺是也多是隠公時隠公謙居攝故不爵命大夫也他國非命卿不書既無王命不通於他國也來魯及事連魯者皆書其名詳内事也紀履緰隠二年來逆女鄭宛隠八年來歸邴莒拏僖元年季友獲之楚宜申僖二十一年來獻㨗莒慶僖二十五年盟于洮秦術文十二年來聘吳札襄二十九年來聘之類是也諸國大夫王賜之畿内邑為號令歸國者皆書族書字同於王大夫敬之也鄭祭仲桓十一年宋人執鄭祭仲單伯莊元年單伯逆王姬陳女叔莊二十五年來聘是也左氏謂單伯是周大夫若然何得㑹鄄之時不列序而言單伯㑹齊侯乎莊十四年單伯㑹齊侯于鄄又自齊來魯何為書至乎文十四年齊人執單伯十五年單伯至自齊女叔則左氏曰嘉之故不名莊二十五年來聘左氏釋之云爾結好者多矣何獨嘉女叔乎公羊云書曰祭仲賢也不知天王賜之邑號故見書字乃云賢也以廢君為賢害教之甚也義見桓十一年内外命卿沒之後既不稱名當稱諡及字原仲莊二十七年公子友如陳塟原仲夷伯僖十五年震夷伯之廟是也凡天子之三公稱公宰周公祭公虞公之類也此公榖之義其大夫氏字之尊王官也尊王官異於列國故不書其名凡伯南季尹子單子之類也士曰人示差等也天子之士比列國下大夫故但稱人以示等差也來則名之詳内以異外也來謂來魯也則書氏與名以詳内外之别石尚叔服是也列國命卿皆名之三傳義皆同降王室也降謂不書字也列國之士大夫謂之卿左氏以命於天子稱為卿公羊榖梁皆謂之大夫言上大夫也君命之卿謂不請命於天子者㑹伐稱人所以昭軌度别貴賤也㑹伐謂征伐及盟㑹也謂不敢自同於王命之卿時天子㣲弱諸侯陵僭雖合命於天子者亦不請命故夫子皆但書曰某人以示法度且以譏諸侯之自專也來則名之執齊人執鄭詹之類楚殺其大夫得臣之類亦書之紀刑辟紀其刑辟之是非也懲亂政也言皆因亂所生也不稱氏以别乎王命者也雖得稱名而不書外來稱人皆下大夫也外來謂鄭人來渝平齊人來歸衛寳之類是也其或異此例之變也内大夫稱字以示褒稱盗以志惡也内外大夫名位差品既殊諸家既不總論而各釋之或有未悟今故總而序之又曰凡諸侯子弟稱公子以氏者有二種曽受王命為卿者以公子為氏公子慶父之類是也自此之外則被殺者非卿亦書公子重骨肉也不言公子無知其骨肉相害也故不言大夫而直稱公子陳人殺公子禦寇是也其不稱公子而以國帶名謂之國氏亦有二種其君自命為卿稱國以氏莒慶之類是也其簒弑及為國人所立則雖非君命之卿亦以國氏若不言國則不知何國之人也齊無知弑其君諸兒衛晉衛人立晉衆也鄭突突歸于鄭也曹赤赤歸于曹也之類是也公羊所謂國氏者是也或問曰列國之卿唯左氏稱卿公榖但云大夫何也答曰大夫於王者但稱大夫所謂上大夫也如今九命卿但稱卿即大夫也國人加稱之即曰卿亦猶侯伯之國呼其君亦曰公此加稱耳非正名也其下大夫不在於經左氏亦呼為大夫亦如今呼少卿亦只言卿不言少卿也則左氏據時世所稱言之公榖依正名言之義可知也
  兄弟
  隠元年夏五月鄭伯克段于鄢左氏曰段不弟故不言弟公榖意同段是弟以無弟心故不言弟兄亦如之衛州吁楚公子比之類皆是也並不言兄舉此一例以明之他可知也並無骨肉之心故不言兄弟也
  隠七年夏齊侯使其弟年來聘
  桓三年冬齊侯使其弟年來聘將國命者大夫之事不以私見使故譏之也 十四年夏五 鄭伯使其弟語來盟榖梁云天子諸侯之尊弟兄不得以屬通
  宣十七年冬十有一月壬午公弟叔肸卒褒之特書也成十年春衛侯之弟黒背帥師侵鄭義同齊年之聘
  襄二十年秋陳侯之弟光出奔楚榖梁稱弟罪其兄不能相容二十三年夏陳侯之弟光自楚歸于陳重諸侯之弟故書歸陳鍼不書歸不告也 二十七年夏衛侯之弟鱄出奔晉義同陳光 三十年夏天王殺其弟佞夫榖梁云譏天王也
  昭元年夏秦伯之弟鍼出奔晉義同陳光 八年春陳侯之弟招殺陳世子偃師昭元年號之㑹招稱公子而云陳侯之弟者罪其殺兄之子骨肉相害罪重於凡人也齊商人殺舎舎亦兄之子而不言弟者齊昭公已卒則商人無兄且殺君之罪重於兄子故從重者書之也 二十年秋盗殺衛侯之兄縶榖梁云目衛侯衛侯累也
  定十年夏宋公之弟辰暨仲佗石彄出奔陳義同陳光十一年春宋公之弟辰及仲佗石彄公子地自陳入于蕭以叛弟而叛兄兩罪之也 十四年秋宋公之弟辰自蕭來奔義同陳光
  榖梁云天子諸侯之尊弟兄不得以屬通何者君臣重於兄弟也凡書兄弟皆有義也鄭段不弟故不言弟義見隠元年公子偃盖同此義左氏及公羊皆曰凡稱弟皆母弟也盖見諸侯之弟或稱弟或不稱弟不能通其義而曲為此説且聖人之教雖及其兄弟之子猶引而進之安有異母即見疎外乎非敦睦之道也榖梁之説是也榖梁傳云國君之尊弟兄不得以屬通言書兄弟皆有義也然猶曰殺太子母弟目君亦非也見晉侯殺其太子申生天王殺其弟佞夫妄為此説也或問曰君殺弟及弟奔則書曰弟若殺若逐公子公孫雖不為卿亦書曰公子公孫罪君虐其骨肉也義在殺及奔例而君之兄弟及公子公孫殺君何不重其罪而依衆臣例書之乎答曰君殺臣逐臣義有輕重故可分别之弑君至逆罪無加矣如加兄弟之罪為重則衆臣弑君未為極重歟太子輕於君故於陳招書弟以明其重也人倫大紀君臣父子其次則兄弟故諸侯兄弟來接於我及在國有大故則書之以示勸戒
  
  三傳皆稱卿有罪者貶之曰人夫人有善則欲人知之有惡則欲人掩之若有惡貶書曰某人適足以成姦人之計且未命者猶特書以懲惡豈既命者反隠其名乎凡稱人為惡者唯楚子稱人以圍宋既在諸侯之上明貶之同四裔也所以然者罪諸國從四裔也義見僖二十七年其餘則宜申獻㨗在僖二十一年并朝聘之禮用夷禮者曰人牟人葛人之類是也執諸侯及執他國大夫皆覽文可知其貶故可行也餘則不用此例矣經中一字徧施於諸例而義不同者唯人字耳其通凡成例者義各見本例其不可推以成例而又不可别加褒貶者亦用人字以示義楚人使宜申來獻㨗之類是也此所謂即文見意者也今略之于後
  凡朝稱人外國之君也邾人牟人葛人來朝是也凡聘稱人外國之臣也荆人來聘是也
  凡列國史來稱人下大夫也齊人來歸衛寳鄭人來渝平之類是也
  凡他國盟㑹稱人皆不命卿也王人則士也
  凡公及他國大夫盟非大夫之過皆稱人及宋人盟于宿之類是也
  凡他國用兵稱人皆不命卿也宣公已前稱人者多逺事難詳從舊史也王人則士也
  凡執諸侯執大夫皆稱人亂常也唯成十五年執曹伯歸于京師書晉侯凡弑君稱人目賤人也
  凡殺大夫稱人殺有罪也
  凡殺弑君之賊皆稱人討有罪也
  凡殺他國君卿稱人皆亂辭也死者雖有罪殺君亦非治故曰亂辭也凡放大夫稱人放有罪也蔡人放其大夫公孫獵于吳是也
  右並通凡成例義各見本部
  僖二十一年冬楚人使宜申來獻㨗楚子伐宋故稱人狄之也二十七年冬楚人陳侯蔡侯云云圍宋榖梁云人楚子所以人諸
  侯也 宣四年春王正月公及齊侯平莒及郯莒人不肯以其不肯故人之也 十五年夏五月宋人及楚人平稱人以平賤二國也 襄三十年冬齊人云云㑹于澶淵宋災故左氏曰卿不書不信也
  右並不可推以成例但用人字以示貶
  
  卿大夫稱氏者唯尹氏隠三年尹氏卒昭二十三年尹氏立王子朝昭二十六年尹氏以王子朝奔楚武氏隠二年武氏子來求賻崔氏宣十年崔氏出奔衛皆譏世卿也言氏則世卿之意可見也時世卿既多不可勝譏因尹氏私赴不以名因齊人崔氏出奔因武氏以子代父故特書之及尹氏立王子朝并以子朝奔楚皆以世卿亂王室故從而書之譏此數者足以見世卿之惡也
  
  襄十年冬盗殺鄭公子騑公子發公孫輙
  昭二十年秋盗殺衛侯之兄縶
  定八年秋盗竊寳玉大弓
  哀四年春王二月庚戌盗殺蔡侯申 十三年冬盗殺陳夏區夫
  夫殺君及竊國之重寳事合書名而其人㣲名不合見經故經稱之曰盗公榖之説非也已見殺例中左氏云齊豹為衛司寇作而不義其書為盗齊豹殺衛侯之兄縶此盖左氏不達春秋非上卿不書名妄云爾據上大夫殺君例書名齊豹若信是上大夫而書盗是乃殺君之兄罪大於殺君也
  論特書
  命卿已上有善有惡皆備書之足以彰示後代未命之卿及衆大夫已下若一例書人何以懲勸故有特書之義叛逆者雖非命卿亦書衛州吁弑其君完義見隠四年宋督弑其君與夷義見桓二年齊無知弑其君諸兒義見莊八年宋萬弑其君㨗義見莊十二年邾庶其襄二十一年以漆閭丘來奔莒牟夷昭五年以牟婁及防茲來奔黒肱昭三十一年以濫來奔之類是也卿者君之股肱若奔及見殺亦國之大故雖未命亦書之楚得臣僖二十八年殺之宋萬莊十二年奔陳宋子哀文十四年來奔宋山成十五年殺之邾畀我襄二十三年來奔邾快昭二十七年來奔之類是也子哀之奔合義左氏成十五年傳不義宋公而來奔故書字以褒之宋司城之歸不書亦疑是未命特書之也文公八年來奔而無歸處凡殺公子公孫雖不為卿亦特書之陳禦寇莊二十二年殺之公子偃成十六年刺之莒意恢昭十四年殺之宋地定十年奔陳之類是也其自以為君而來爭國者則不論命與不命皆但名而已不言公子公孫言非復人臣也所謂當國者也齊小白莊九年陽生哀六年邾㨗菑文十四年莒去疾昭元年之類是也楚比稱公子者初歸之志未爭國也昭十三年齊糾書子明正也莊九年外大夫特為魯事雖不來魯亦書其名莒慶之盟是也僖二十五年公㑹衛子莒慶盟于洮莒拏則我獲之而書也僖元年公子友敗莒師于酈獲莒拏楚屈完來附中國功美尤高故同既命之例特進之也義見僖四年魯公子結莊十九年及齊侯宋公盟能安國家美之也特書公子結以明之諸侯兄弟以國連字者有蔡叔桓十二年柔㑹宋公陳侯蔡叔盟許叔因鄭亂而復見桓十五年蔡季紀季蔡叔無子蔡人召之自陳歸見桓十七年紀季以酅入齊見莊三年皆國而字之言與君一體也魯宣公弟叔肸義見宣十七年季友義見僖十六年最賢故於其卒字之以示惜而褒之也肸非命卿特書之也
  都論褒異
  春秋時為惡者多貶者則衆其理易見其見褒者前已論訖今又總而序之樂道人之善也夫諸侯去國之美者莫過於紀侯以國與季而去義見莊四年復歸之正者莫過於鄭忽本太子也身雖蒙耻而位居正義見桓十五年爭國不克而死者莫過於子糾糾當立齊人殺之義見莊九年王師之正者莫過於子突救衛也義見莊六年諸侯兄弟外附之美者莫過於紀季義見莊三年入繼之美者莫過於蔡季次當立蔡人召之義見桓十七年興復之美者莫過于許叔因鄭伯亂而能復國義見桓十五年魯公子兄弟之忠賢者莫過於季友立僖公定社稷也義見閔二年其合義者莫過於叔肸不食宣公之禄義見宣十七年卿大夫死節之美者莫過於孔父正色立于朝則人莫敢致難於其君者義見桓二年奔亡之美者莫過於子哀不義宋公而來奔義見文公十四年歸正之大者莫過於屈完服齊桓也義見僖四年守職不失者莫過於司城司馬義見文公八年存鄰國之美者莫過於高子閔元年來盟仲孫閔元年來省難故皆褒而進之如曰不然請聞其論蔡叔桓十一年盟于折傳不詳其事迹不見事迹盖亦美之
  雜字例第三十二
  春秋之文至簡故字皆有義但見其文則知其義必湏解釋但相承曲説遂令迷其指歸何者夫子制作本教中人故簡易其人昭著其義若能以質直見之則可不俟傳註而自通矣故言滅國則知滅者之罪見諸侯生名則知非復人君見言歸則正此類皆文勢常理何必立異乎又上言伐衛次言王人救衛下言衛侯朔入于衛則知逆王命義見莊六年又上言成宋亂下言納鼎則知貪賂縱罪義見桓二年見正月烝五月烝則知黷祀義見桓八年凡此類則上下相應而見其理并一事再見卒名公子遂如齊逆女遂以夫人至自齊之類也前目後凡謂前列序後但言諸侯也皆存簡易之道諸事各從本篇論之而文義或有未盡者今皆序之
  以用立吉不肯
  公羊榖梁皆云以者不宜以也用者不宜用也立者不宜立也吉者不可以吉也不肯者可以肯也如此類甚多謂若宜以宜用宜立宜吉宜不肯則不書也以者行其意也皆謂能制之也劉單以王猛義見昭二十二年尹氏以王子朝義見昭二十六年遂僑如以夫人至自齊也義見姻婚例中及以他國之師義見用兵例中皆不宜以者也用者用鄫子十九年邾子用之蔡太子昭十一年楚滅蔡執蔡太子有以歸用之用牲用幣已見郊社例中用致夫人見廟例中用郊見郊例中亦皆不宜用也立者立武宫在成六年煬宫在定元年立晉在隠四年立王子朝在昭二十三年皆不宜立也立晉得變之正故不言石碏以許之也
  還復
  公羊云還善辭也比復為善也榖梁云還者事未畢復者事畢文正倒也當為還者事畢復者事未畢師還在莊八年公還自晉文十三年歸父還自晉在宣十八年士匄聞齊侯卒乃還襄十九年皆不當更徃又並合禮故曰還事畢也善辭也公如晉至河乃復昭二十三年公如晉至河公有疾乃復之類也公孫敖如京師不至而復在文八年從莒女也仲遂至黄乃復在宣八年有疾而復皆事未畢而復也故知榖梁之説例倒也
  求告乞
  求者得未得未可知也求賻求車之類乞者亦然而又重辭乞盟乞師皆可重故特曰乞重辭是也告糴不言乞者以用財置之彼此之利不比乞師乞盟也
  獻錫畀假
  獻獻上也獻㨗之類錫錫下也來錫公命之類畀與也僖二十八年執曹伯畀宋人謂非上非下者也三者據尊卑言之三者謂獻錫畀也假借也鄭伯以璧假許田謂易田遜辭也
  得獲克
  用力禽之曰獲獲人獲華元之類也獲獸獲麟是也非用力禽之曰得得寳玉是也在定九年克段于鄢在隠元年能破之也不克納文十四年晉人納㨗菑于邾不克納不克塟宣八年塟我小君敬嬴雨不克塟皆謂不成納不成塟也左氏曰得雋曰克春秋意在辨邪正豈論雋哉
  
  之乃而之類皆辭俗謂之語助也榖梁云之于緩辭也之口緩辭也乃亡乎人之辭也而緩辭也榖梁迂僻之甚且之但以便聲而言何有緩辭乎執衛侯歸之于京師義見僖二十八年亦從强説至于郊牛之口日有食之殺之用之之類豈得稱緩辭乎故皆不足從也若言乃難於而宣八年塟敬嬴則云日中而塟定十五年塟定公則云日下昃乃克塟也則是也又曰既者盡而有繼之辭日有食之既之類是也且者兼之之辭歸含且賵是也此説並通故用之也
  出來歸入納取
  凡出者自國而出來者自外而來此並據事實書之其邪正各隨事之是非不以此二字為褒貶也唯天子及周大夫出即以書出為貶王者無外故以出為貶也唯内女不當歸寧禮父母没不合更歸寧則書來以示貶男女之禮合禮者不書故也常事既不書書即為貶故知來者不當來也義見婚姻例歸字其義亦非一諸侯及大夫反國者有歸與復歸之義見歸入例内女婦于外亦曰歸三傳並云婦人娟婦曰歸外將物與我亦曰歸天王使宰咺來歸惠公仲子之𮚐齊人來歸衛寳之類曰歸者來致辭也我將物與外亦曰歸歸粟于蔡是也諸侯用兵破敵國將其君同還亦曰歸莊十年荆敗蔡于莘以蔡侯獻舞歸除諸侯歸入之外諸事各以本事為邪正義各見本例不以歸字為褒貶也入字亦有數諸侯反國有入與復入之義見歸入例用兵入敵國亦曰入見用兵例故入者多非善也庚寅我入邴隠八年亦不可入也紀季以酅入于齊莊三年既不可言叛故言入亦明非正所以罪齊也而書季以明季之無罪天王入于成周記其自外而入不同諸侯之貶義見歸入例中取字已見用兵例自此之外有取郜大鼎于宋桓二年齊人取子糾殺之莊九年亦並不當取也以前字並為交互渉嫌故分柝之其他不足疑者不復論也初者遂以為常也初獻六羽初税畆之類是也作者皆不宜作也新作南門作僖公主是也致者不宜致也用致夫人如宋致女是也常事曰視視朔是也非常曰觀觀魚觀社是也如此之類並更無交互所以不復悉舉之也凡以者不宜以也用者不宜用也立者不宜立也略舉數字觸類皆然此並為春秋省文以一字為褒貶合禮者則常事不書故凡此等皆以示譏耳此止施於春秋義例之内不可徧求之於五經也學者宜知之











  春秋集傳纂例卷八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集傳纂例卷九
  唐 陸淳 撰
  諱義例第三十四
  啖子曰公羊云春秋為賢者諱為尊者諱榖梁云為尊者諱耻為親者諱疾為賢者諱過舊說隱諱也乃隱其惡耳若隱其惡何名為直筆乎葢諱避之也避其名而遜其辭以示尊敬也猶魯諱具敖以鄉名山非謂隱諱言魯無此山也但諱為避則近春秋之義也今言他人之遇屯否罪戾死䘮耻辱則正言之至於所尊所敬則婉順言之此葢是人情常理春秋諱避之道亦爾公夫人見殺及魯師敗不書不可斥言也公則以不地見殺夫人則以齊人以尸歸見殺師敗則書戰而已舉例而見意凡惡事必須書者則避辭言之猶公夫人奔則曰遜殺大夫曰刺之類是也趙子曰凡君之過惡以諱為示譏見其避諱亦足以知其不當為也桓公元年璧假許田之類是也為尊者諱不書王師戰但言敗績于某而已不言天王奔及出但書居而已凡伯不言執義見隱七年及不書魯君弑但書公薨君敗臣師則曰克鄭伯克叚于鄢之類是也魯君殺大夫則曰刺刺公子偃之類公與王人盟則不言公及蘇子盟于女栗之類是也但存其禮而已為親者諱謂魯與二國伉敵而有屈辱之時則避其辭不書魯師敗但書戰而已入邾則先言公伐邾下但言入邾義見哀七年但遜其辭而不隱其實又榖梁云為尊者諱耻為親者諱疾觀經意為尊者親者之諱亦隨事有宜不可定言為尊者諱耻則親者之耻不諱乎至於為賢者諱過則都妄也公羊亦多言為賢者諱考其義理一無通者又公羊曰外大惡書小惡不書内大惡不書小惡書殊非也立教之體事無巨細皆論其可否何得論其小大乎且外事於例合書卽書小小侵伐等及大夫出奔已來悉書之何名小惡不書乎内惡如弑君等伹隱避其文以示臣禮然而不地不塟以見事實至於諸惡無不書者何言大惡不書乎
  日月為例義第三十五
  啖子曰公榖多以日月為例或以書日為美或以為惡夫美惡在於事迹見其文足以知其褒貶日月之例復何為哉假如書曰春正月叛逆與言甲子之日叛逆又何差異乎故知皆穿鑿妄說也假如用之則踳駮至甚無一事得通明非春秋之意審矣左氏唯卿卒以日月為例亦自相乖戾左氏諸書皆不以日月為例何獨於卿卒特生此文故知妄耳杜元凱曰凡朝聘㑹遇侵伐用兵執殺土功之屬例不書日盟戰敗入滅崩薨卒塟弑君日食之屬例多書日自文公以前書日者凡二百四十九宣公以下書日者四百三十二年數略同而日數加倍故知久遠遺落不與近同予竊謂公羊所謂不日遠也所見異辭所聞異辭亦久遠多遺落也凡例當書而不書者皆舊史之文明非褒貶所要也例當書日而不書者葢為遺闕其例不當書日而書者皆有意也義各見本傳杜元凱云經首不書王者為王室不班厯故不書王也檢尋二百四十二年除桓公之外應年首之事未有事在書時之例而書王者亦未有事在書日月之例而不言者則知自緣史體成文不關厯也
  卽位
  凡公卽位皆不記日以其必是朔日故也唯定公以昭公之䘮六月乃至故書日以明其旣殯而卽位且志非常也
  郊廟
  凡郊及廟祭皆記日敬大事也其或不日者唯僖八年七月禘于太廟不日闕文也其泛序郊廟卽不日非祭事故也謂卜郊及丹楹等其雩祀為記旱之所在而非正祭故月而不日其社祭自有定日其他所載者皆雜事爾故亦不日雜事謂鼓用牲等也
  婚姻
  凡婚姻禮初往納幣及逆女不知定成否故依聘例書時
  凡逆夫人至國禮旣定成故至時書月唯莊公逆文姜以取讎女之故特變文書入而又書日以示急功凡他國以婚事至納例皆書月重婚禮也
  凡内女歸外永離本國故亦書月外女歸外者情不比内但書其時
  凡内女自夫家來者但書時不比嫁時也
  凡内女被出卽書月事切於常也夫人被出亦如之
  崩薨卒葬
  凡崩薨卒葬例書日重䘮事也雖未逾年之君卒亦書日塟書月以紀得禮失禮也
  朝聘如
  凡諸侯來朝常事也但紀其時僖十四年夏六月季姬使鄫子來朝以事異特書月也
  凡諸侯以䘮事來卽書月奔䘮㑹葬是也
  凡他國使使來聘亦常事也故但書時雜事來者亦書時其有事大者乃書月耳天王錫命是也
  凡公如京師及如他國合書月或不書者因舊史也故夫子存其書月者以示義也
  凡内大夫如外常事但書時㑹塟者卽書月為塟生文也文六年公子遂如晉塟襄公是也他皆放此
  凡盟結二國之好國之大事故例皆書日内盟有不書者闕文外盟多不書者或告辭略闕文也其來盟及莅盟不書日者來盟者不以至日莅盟者但紀其去盟時所以不日也
  凡平者皆書月事輕於盟也
  凡公㑹諸侯皆書月重公也
  凡外諸侯㑹皆伹書時
  凡内大夫㑹外大夫亦不書月
  凡公與諸侯遇理合書月不書者因舊史也
  用兵
  凡諸侯相侵伐例伹書時輕於入滅等故也
  凡内侵伐當書月經中書月者少因舊史也故夫子存其書月者以示義也
  凡内被侵伐當書月經中書月者少不書者多意與上同
  凡内與外共侵伐義亦同上
  凡圍襲追等用日月與侵伐並同
  凡内與外取國邑悉書月重於侵伐也
  凡内外救皆書月竊記其善也
  凡内外次例但書時
  凡遷皆書月重於侵伐也降齊人降障鄭伯克叚並同此例凡弃師鄭弃其師齊人殱于遂梁亡皆積久自致非一日之事故不書日
  凡内兵入他國例合書日不書日者史闕文也
  凡戰及敗及滅及焚焚咸丘是皆書日事重故也
  軍旅
  凡軍旅雜事唯大閲及治兵是一日之事故書日其餘但記非常及改作故隨事輕重或月或時以明變常之始耳故皆不書其日
  蒐狩
  凡蒐狩之禮四時有常變者則書紀其失也故伹著其時桓四年公狩于郎為公非禮之行故書月也
  賦稅
  凡賦稅但記變常之時故不必標其日月
  興作
  凡興作皆合於農隙故但記其時是非著矣僖二年正月城楚丘内為外城故特書月
  改革
  凡改革但紀其初故唯書月不必言日唯躋僖公書日者為上言祭故也大事祭也
  慶瑞
  凡有年冬收後則知之故但紀耳西狩獲麟依狩例書也
  災異
  凡日食皆書朔及日其不書日皆史闕文也其不書朔者則或非朔日例見隱三年
  凡星變及隕者有定日有書其月者或彌月或累月故不可書日也
  凡山崩地震皆一日之事故書日
  凡内災皆書日内事自詳也
  凡外災或書月或書時莫能定知也故外事皆略也昭十八年夏四月壬午宋衞陳鄭災皆書日者以四國同日有災天下所異故可得而書也
  凡水旱皆書時者為其久乃成災故不可書日月也凡不雨皆書月旣不成災但其若干月不雨耳
  凡雨雪雹不踰時但以為災故書卽不書日月也隱九年三月今之正月癸酉大雨雹電庚辰大雨雪書日者言震後復雪舉其異且與震相近也桓八年冬十月雨雪今之八月記非時也故書月昭三年冬大雨雹亦記非時也凡氷霜皆記異無氷記時者彌時無之記月者其月無之冬霜不殺草彌冬不寒也十月隕霜記其早也今之八月凡蟲災多書時明累月有之不在一月也其書月者卽當月有之不連月也其書時者卽連月有之也其記蟲及禽獸以異書者但記其異故不假日月也
  凡歲飢年終之事故不繫於日月也皆於冬後書之
  
  凡弑君皆書日大其事也殺他國君亦然
  凡外殺公子大夫皆但書時降於君也内刺公子大夫卽書日比之卒也
  
  凡執諸侯皆書月
  凡諸侯執他國大夫皆書時若執魯大夫卽書月異於外也
  放奔叛
  凡天王出魯公夫人出遜皆書月而不書日者出與至彼不同日故不書日也
  凡諸侯出奔皆書月大夫奔及逃叛則但書時内大夫奔卽書月
  歸入納至
  凡天王歸入例書月此魯不定知王室事故書月王史當書日也諸侯歸入納亦然大夫歸入但書時
  凡公自外還至國皆書月内大夫至但書時不可比君也
  序例
  凡合書日而或不書者葢告辭不具或舊史脫闕不合書日而或書者因舊史誤不削耳内大夫奔有書日是
  凡合書月而不書者其故有三焉一則隱公時不書正月以明讓德故隱公時悉無正月二則為同月上文已有事也如莊元年王使榮叔來錫公命合書月為同月上文云冬十月陳侯林卒不可更言十月也他皆放此三則舊史闕文也舊史脫不書月故因不書
  几不合書月而書月其故亦有三焉一則同月下文有大事須書月故上文亦書之如隱元年冬十二月祭伯來不合書月下文公子益師卒故須書之他皆放此二則同時上文有大事書月矣若下文不書月則亦同月故以别之意與上同三則舊史存之誤不削耳
  凡用日月史體當耳非褒貶之意故經文粗成大體亦不知精加考覈理可知也
  又僖十六年傳曰凡日事而遇晦朔則書言事合書日者又値晦朔則書晦朔也正厯數也言因記晦朔以為推厯之證驗也謂僖十五年己卯晦震夷伯之廟僖十六年戊申隕石于宋五成十六年甲午晦戰于鄢陵是也
  脫繆略第三十六
  隱三年王二月己巳日有食之
  桓元年春王正月誤加王字義見本傳 二年春王正月義同元年四年無秋冬 五年甲戌己丑陳侯鮑卒甲戌下脫
   七年無秋冬 十年春王正月義同元年
  十二年冬丙戌公㑹鄭伯盟于武父丙戌衞侯晉卒多丙戌 十四年夏五鄭伯使其弟語來盟
  十七年冬十月朔日有食之 十八年春王正月義同元年
  莊十八年王三月日有食之 二十二年夏五月以五月首時 二十四年冬郭公
  僖十二年王三月庚午日有食之 十五年夏五月日有食之
  宣二年春王二月壬子宋華元帥師及鄭公子歸生帥師戰于大棘宋師敗績獲宋華元重言宋衍文
  八年秋七月甲子日有食之 十年夏四月丙辰日有食之 十七年夏六月癸卯日有食之
  襄十五年秋八月丁巳日有食之
  昭十年無冬字
  定六年夏季孫斯仲孫忌帥師圍費仲孫名何忌無何字闕文十四年無冬
  啖子曰夏五之下必知脫月字在桓十四年郭公之下必知有字在莊二十四年四時不具者亦必知是脫此類多不復舉也其餘不可得而詳也左氏傳事迹倒錯者甚多文十二年傳言𣏌伯請無絶婚當在成八年也襄四年夫人姒氏薨傳曰不殯于廟無襯不虞宜在定十五年姒氏卒下呉侵陳傳云延州來季子帥師計此時季子縱存亦近百嵗矣故知誤也此傳當在前數十年如此類甚多不可備舉皆由作傳之人采舊說旣多故不免有所交錯公羊例不言㑹當在公經下而誤在㑹下已見㑹例中榖梁虞山林藪澤之利當在築鹿囿之下而誤在築微下此例亦甚多皆由傳文本别為卷後人散配經文不免至差舛也並略舉例爾其類甚多
  三傳經文差繆略第三十七
  趙子曰三傳經不同者或以音相近而致誤昧蔑潛岑之類是也有字義同而文異者帥率克尅之類是也有穿鑿而改易者裂繻君氏之類是也有字體相似而致誤者括結嘉善之類是也有義類致誤者及㑹侵伐之類是也有端然而誤者衞俘弋氏之類是也又有誤脫者其類非一今編之如後
  隱元年三月公及邾儀父盟于昧昧左氏作蔑邾公羊皆作邾婁齊人語夏五月鄭伯克段于鄢克公羊作尅 二年春公㑹戎于潛公羊作岑 夏無駭帥師入極駭榖梁作侅帥公羊作率秋九月紀履緰來逆女履緰左氏作裂繻誤也 冬紀子伯莒子盟于密伯左氏作帛非也 三年夏四月辛卯尹氏卒尹左氏作君誤也 冬塟宋穆公公榖作繆 四年春戊申衞州吁殺其君完州吁榖梁皆作祝吁殺君公羊皆作弑君 五年春公觀魚于棠觀左氏作天 秋衞師入郕公羊作盛 六年春鄭人來渝平渝公榖皆作輸非也 八年春三月鄭伯使宛來歸邴邴左氏作祊 秋九月辛卯公及莒人盟于包來包左氏作浮 冬十有二月無駭卒駭公榖作侅 九年冬公㑹齊侯于防防公羊作邴 十年秋宋人蔡人衞人伐戴戴公羊穀梁作載 十一年夏五月公㑹鄭伯于時來左氏無五月字時來公羊作祁黎
  桓二年秋七月𣏌侯來朝𣏌公榖作紀左氏有事迹故從之 五年夏天王使仍叔之子來聘仍穀梁作任 螽螽公羊作𧑄六年夏四月公㑹紀侯于郕成穀梁作邴 十一年秋公㑹宋公于夫鍾鍾公羊作童 十二年夏六月壬寅公會𣏌侯莒子盟于曲池𣏌公榖作紀曲池公羊作SKchar 秋公㑹宋公于虛虛公羊作郯 十四年夏五月鄭伯使其弟語來盟語穀梁作禦 十五年夏公㑹齊侯于蒿蒿公羊作鄗左氏作艾啖子云若是艾不應誤為蒿若從蒿而誤則得為鄗不得為艾也未知孰是冬十一月公㑹宋公衞侯陳侯于袲伐鄭袲公羊作侈十七年二月丙午公及邾儀父盟于趡及左氏作㑹或
  作及故知誤也 夏五月丙午及齊師戰于奚左氏公羊無夏字榖梁奚作郎
  莊元年夏單伯逆王姬逆左氏作送誤也單伯魯大夫也義具名位例故知言送誤也 二年冬十有二月夫人姜氏㑹齊侯于禚禚公羊作郜 三年冬公次于郎郎左氏作滑 四年春王二月夫人姜氏饗齊侯于祝丘饗左氏作享 冬公及齊人狩于郜郜左氏作禚 五年秋郳黎來來朝郳公羊作倪六年冬齊人來歸衞寳寳左氏作俘誤也 七年夏四月辛卯夜恒星不見夜穀梁作昔非也夜中星隕如雨隕公羊作霣 八年春甲午治兵治公羊作祠非也周禮有治兵禮也 九年春公及齊大夫盟于蔇蔇公羊作曁 夏公伐齊納紏紏左氏作子紏 十年冬十月齊師滅譚十月公羊作十有一月十二年秋八月甲午宋萬弑其君㨗㨗公羊作接 十三年春齊侯宋人陳人蔡人邾人㑹于北杏齊侯穀梁作齊人 十六年冬十有二月㑹齊侯宋公陳侯衞侯鄭伯許男曹伯滑伯滕子同盟于幽公羊作公㑹左氏無曹伯字 十七年春齊人執鄭詹詹公羊作瞻 夏齊人殱于遂殱公羊作瀐 十八年秋有𧌒𧌒作蜮三傳皆然 二十年冬齊人伐戎戎穀梁作我 二十四年冬曹羈出奔陳羈公羊作羇 二十六年秋公㑹宋人齊人伐徐左氏無公字 二十八年秋荆伐鄭㑹齊人宋人救鄭公羊作公㑹齊人宋人邾婁人救鄭 冬築微微左氏作郿 臧孫辰告糴于齊辰穀梁作臣 三十年秋七月齊人降鄣鄣左氏作障
  閔元年秋公及齊侯盟于洛姑洛左氏作落 二年秋八月辛丑公薨丑公羊作酉
  僖元年夏六月邢遷于夷儀夷儀公榖皆作陳儀 秋公㑹齊侯宋公鄭伯曹伯邾人于檉檉公羊作□ 九月公敗邾師于偃公羊作纓 冬十月壬午公子友帥師敗莒師于麗獲莒挐麗左氏作酈公羊作犁 二年夏虞師晉師滅下陽下公榖作夏據上陽下陽俱虢邑都故左氏為是也 秋九月齊侯宋公江人黄人盟于貫貫公羊作貫澤 四年春許男新臣卒新公羊作辛 齊人執陳袁濤塗袁左氏作轅 冬十有二月公孫兹帥師㑹齊云云侵陳公孫兹公羊作慈 五年夏公及齊侯云云㑹王世子于首戴戴左氏作止 七年秋七月公㑹齊侯宋公陳世子款盟于寧母左氏陳世子款下又有鄭世子華誤加之也寧左氏作寗 曹伯般卒般左氏穀梁作班九年秋晉侯佹諸卒佹公羊作詭 十年春晉里克
  殺其君卓卓公羊作卓子 冬大雨雪雪公羊作雹 十一年春晉殺其大夫丕鄭父丕公羊作邳 十二年冬十有二月丁丑陳侯杵臼卒杵公羊作處 十四年夏六月季姬及鄫子遇于防使鄫子來朝鄫穀梁作繒 秋八月辛卯沙鹿崩鹿公羊作鹿 十五年春公㑹齊侯宋公陳侯鄭伯許男曹伯盟于牡丘左氏陳侯下又有衞侯公羊亦有衞侯而在陳侯之上 十六年春王正月是月六鶂退飛過宋都是公羊作提誤也鶂左氏公羊作鷁 十七年秋夫人姜氏㑹齊侯于卞公羊左氏或作弁 十九年夏六月宋人曹人邾人盟于曹南宋人左氏穀梁並作宋公誤也 二十年夏郜子來朝郜榖梁作邾 二十一年秋宋公楚子云云㑹于雩雩左氏作盂公羊作霍榖梁或作宇 二十二年春取須句公羊作須昫 二十三年春齊侯伐宋圍緍榖梁作閔 二十六年春王正月己未公㑹莒子衞寗速盟于向速公羊作遬 公追齊師至雋弗及雋公羊左氏或作酅 秋楚人滅䕫以䕫子歸䕫公羊作隗 二十八年冬公㑹晉侯宋公蔡侯鄭伯陳子莒子邾子秦人于温左氏晉侯下有齊侯二十九年夏六月㑹王人晉人云云盟于翟泉㑹公
  羊作㑹公 三十二年夏四月己丑鄭伯㨗卒㨗公羊皆作接三十三年夏公伐邾取訾婁公羊邾作邾婁訾婁作叢穀梁作訾
  
  文元年春二月癸亥日有食之公羊有朔字 二年夏六月公孫敖云云士縠盟于垂歛左作隴 九月冬楚子使椒來聘椒榖梁作荻
  宣元年秋宋公云云㑹晉師于棐林伐鄭棐公羊作斐 冬晉趙穿帥師侵崇崇公羊作柳 二年秋九月己丑晉趙盾弑其君夷臯臯公羊作□ 三年春楚子伐陸渾之戎陸渾公羊作賁渾 五年秋九月齊高固來逆子叔姬左氏無子字 八年夏夫人嬴氏薨公榖並作熊氏義見下楚人滅舒蓼蓼穀梁作鄝 塟我小君敬嬴公榖作頃熊趙子云頃是惡諡宣公追尊其母不應加惡謚也 十年秋公孫歸父帥師伐邾取繹繹公羊作蘋 十一年夏楚子陳候鄭伯盟于辰陵辰穀梁作夷 十三年春齊師伐莒莒公羊作衞 十五年秋仲孫蔑㑹齊高固于無婁無公羊作牟 饑公羊無此經 十六年夏成周宣榭火火公榖作災榭公羊作謝 十八年秋楚子旅卒旅穀梁作吕 冬歸父還自晉至檉遂奔齊檉左氏作笙
  成元年秋王師敗績于貿戎貿左氏作茅 二年六月癸酉季孫行父云云㑹曹公子手及齊師戰于鞌齊師敗績手左氏作首 秋七月己酉及國佐盟于袁婁袁穀梁作爰 冬公及楚人秦人宋人陳人衞人鄭人齊人許人曹人邾人薛人鄫人盟于蜀左氏無許人公羊無齊人三年秋晉郤克云云伐牆咎如牆公羊作將 四年春
  鄭伯堅卒堅作姬 五年夏叔孫僑如㑹晉荀首于縠首公羊作秀 六年冬晉欒書帥師救鄭救公羊作侵七年秋公㑹晉侯云云救鄭左氏晉侯下有齊侯呉入州來公榖皆作州萊 十二年夏公㑹晉侯衞侯于瑣澤瑣公羊作沙十六年秋晉人執季孫行父舍之于苕丘苕公羊作
   十七年春衞北宫括帥師侵鄭括公羊皆作結 秋晉侯使荀罃來乞師罃公羊作嬰 冬公孫嬰齊卒于貍脤脤公羊作軫穀梁作蜃 十八年冬晉侯使士魴來乞師魴公羊作彭
  襄元年夏仲孫蔑㑹齊崔杼云云次于鄫鄫公榖皆作合 四年秋七月戊子夫人姒氏薨姒氏公羊作弋氏 八月辛亥塟我小君定姒姒公羊作弋 五年夏仲孫蔑云云㑹呉于善稻稻左氏作道 冬公㑹晉侯宋公衞侯鄭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齊世子光救陳左氏無莒邾滕薛四國六年夏宋華弱來奔弱公羊作溺 七年冬鄭伯髠
  原如㑹云云卒于操原左氏作頑操作鄵 八年夏鄭人侵蔡獲蔡公子夑夑榖梁作濕 十年夏遂滅偪陽偪穀梁作傳冬盗殺鄭公子騑騑公榖作斐據字子駟宜為騑也 十一年
  秋七月己未同盟于京城北京左氏作亳 十二年莒人伐我東鄙圍邰邰左氏皆作台 十三年夏取邿邿公羊作詩 十四年春王正月季孫宿云云㑹晉士匄云云鄭公孫䘍云云㑹呉于向蠆公羊作囆 夏衞侯衎出奔齊左氏無衎字 十五年夏季孫宿云云城成郛成公羊作郕十六年秋齊侯伐我北鄙圍成成公羊作郕 十七年春王二月庚午邾子瞷卒瞷左氏作脛 秋齊侯伐我北鄙圍桃桃公羊作洮 齊高厚帥師伐我北鄙圍防左氏無齊字 十八年秋齊侯伐我北鄙侯公羊作師左氏或作師十九年春王正月諸侯盟于祝柯柯公羊作阿 秋
  鄭殺其大夫公子嘉嘉公羊作喜 二十三年夏邾畀我來奔卑公羊作鼻 秋叔孫豹帥師救晉次于雍俞左氏作榆穀梁作偷 二十五年冬鄭公孫夏帥師伐陳夏公羊作蠆 十有二月呉子謁伐楚門于巢卒謁左氏作遏二十七年夏叔孫豹㑹晉趙武云云陳孔奐云云
  奐公羊作愛 衞侯之弟鱄出奔晉鱄穀梁作專 二十九年夏仲孫羯㑹晉荀盈齊高止宋華定衞世叔儀鄭公孫改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小邾人城𣏌儀公羊作齊左氏無邾人 三十年春王正月楚子使薳罷來聘罷公羊作頗 五月甲午宋災伯姬卒左氏災下又有宋字衍文也 秋塟宋共姬榖梁塟字下無宋字
  昭元年春叔孫豹㑹晉趙武楚公子圍齊國弱宋向戌衞齊惡陳公子招蔡公孫歸生鄭罕虎許人曹人于漷漷左氏作虢榖梁作郭國弱公羊作國酌並聲亂齊惡公羊作石惡誤也 夏晉荀呉帥師敗狄于太原原左氏經作鹵傳作原二傳經作原傳作鹵與左氏正相反未知孰是 莒展出奔呉展左氏作展與 冬十有一月己酉楚子卷卒卷左氏作麋 四年春大雨雹榖梁或作雪 秋遂滅厲厲左氏作賴 五年秋叔弓帥師敗莒師于濆泉濆左氏作蚡穀梁作賁 七年叔孫婼如齊莅盟婼公羊皆作舍 九年夏四月陳炎災公榖皆作火誤也 十年夏齊欒施來奔齊公羊作晉 秋季孫意如叔弓仲孫貜帥師伐莒意如公羊皆作隱如 十有二月甲子宋公成卒公羊作戎 十一年春王二月叔弓如宋二月公羊作正月夏四月丁巳楚子䖍誘蔡侯般殺之于申䖍榖梁作乾仲孫貜㑹邾子盟于䘲祥䘲祥公羊作侵羊 秋季孫
  意如㑹晉韓起云云于厥憖厥憖公羊作屈銀 冬十月丁酉楚師滅蔡執蔡世子有以歸用之有穀梁作友 十二年春齊高偃帥師納北燕伯于陽北燕伯左氏作北燕夏楚殺其大夫成熊款熊穀梁作虎公 十三年秋
  八月甲戌同盟于平丘羊作然甲戌榖梁 十五年春王正月呉子夷未卒作庚戌未公 夏蔡朝呉出奔鄭羊作昧公羊朝作昭又 十六年春楚子誘戎蠻子殺之無出字蠻公 秋八月己亥晉侯夷卒羊作曼亥公 冬十月塟晉昭公羊作丑十月公羊作 二十年夏曹公孫㑹自鄸出奔宋十一月鄸穀 秋盗殺衞侯之兄縶梁作夢縶公榖作輙按衞侯之孫名 冬十月宋華亥向寧華定出奔陳輙故宜為縶 二十一年秋叔輙卒寧公羊作𡩋 冬蔡侯朱出奔楚輙公羊作座 二十二年春大蒐于昌間朱穀梁作東二十三年秋胡子髠沈子盈滅間公羊作姦盈左氏 冬公如晉至河有疾乃復作逞公羊作楹公穀 二十四年秋𣏌伯郁釐卒河字下更有 二十五年夏叔倪㑹晉趙鞅宋樂大心公字于黄父郁公羊作鬰云云倪左氏 有鸜鵒來巢作詣大心公 秋九月乙亥公孫于齊羊作世心鸜公作己亥 次于陽州陽公羊作楊 二十六年夏公圍成成公羊作郕 三十年冬十有二月呉滅徐徐子章羽奔楚羽公羊作禹 三十一年春季孫意如㑹晉櫟于適歴櫟左氏作樂 三十二年冬仲孫何忌㑹晉韓不信云云衞世叔申云云城成周世叔穀梁作大叔
  定元年冬十月隕霜殺叔叔公羊作菽 四年夏四月庚辰蔡公孫姓帥師滅沈姓公羊作歸姓 五月公及諸侯盟于臯鼬臯鼬公羊作浩油 冬十有一月庚午蔡侯以呉子及楚人戰于栢舉楚師敗績舉公羊作伯莒 庚辰呉入楚左氏作郢誤也 五年春王三月辛亥朔日有食之三公羊作正 七年秋齊侯衞侯盟于沙沙公羊作沙澤八年秋晉士鞅帥師侵鄭遂侵衞公羊作趙鞅 九年夏四月戊申鄭伯䘍卒公羊作囆 十年夏公㑹齊侯于頰谷頰左氏作夾 秋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圍郈郈公羊作費誤也 宋公子地出奔陳公子地公羊皆作公子池 冬齊侯衞侯鄭游速㑹于安甫安甫公羊作鞌父 十二年冬十月癸亥公㑹齊侯盟于黄齊公羊作晉 十三年春齊侯衞侯次于垂葭葭公羊作瑕榖梁無衞侯 冬晉荀寅士吉射入于朝歌以叛公羊荀寅下又有及字 十四年春衞趙陽出奔宋衞公羊作晉 二月辛巳楚公子結陳公孫佗人帥師滅頓以頓子牂歸公孫公羊作公子牂作牄 五月於越敗呉于檇李檇公羊作醉 公㑹齊侯衞侯于牽公羊作堅 十五年夏齊侯次于渠蒢渠左氏作遽 秋七月壬申姒氏卒姒穀梁作弋 秋塟我君定公云云日下昃乃克塟昃穀梁作稷 秋塟定姒榖梁作弋
  哀元年鼷䑕食郊牛夏四月辛巳郊榖梁牛下有角字二年秋八月甲戌晉趙鞅帥師及鄭罕達戰于鐵鄭師敗績鐵公羊或作栗或作秩 三年夏季孫斯云云城啓陽啓公羊作開 四年六月辛丑亳社災亳公羊作蒲 五年春城毗毗公羊作比 六年春城邾瑕瑕公羊作葭 秋齊陳乞殺其君荼荼公羊作舍誤也 八年夏齊人取讙及闡闡公羊作僤 十年夏薛伯夷卒夷公羊作寅 十二年秋公㑹衞侯宋皇瑗于鄖鄖公羊作運 十三年夏許男成卒成公羊作戌 晉魏曼多帥師侵衞公羊無曼字脫也 冬盗殺陳夏區夫區公羊作彄
  以前凡二百四十處
  趙子曰凡三傳經文不同考校義理必知其誤者則從理正而定之若俱無别義則從多書之内有事迹如三傳並不同桓十五年盟于蒿之類亦考其有理者為定如悉無别義從左氏為定為左氏多說事迹恐或在公榖前也今按所有義可推者並見於本經註云
  續添 三傳經文差繆補闕
  隱九年春三月庚辰挾卒挾公羊榖梁作俠
  桓十四年冬宋人以齊人衞人蔡人陳人伐鄭左氏穀梁衞人在蔡人之下
  莊八年夏師及齊師圍郕郕公羊作成 十五年秋宋人齊人邾人伐郳郳公羊作兒 二十二年春王正月肆大𤯝𤯝公羊作省 二十六年春公伐戎公羊無春字 三十年夏次于成公羊穀梁作師次于成 三十二年冬十月己未公羊榖梁作乙未
  僖三年冬公子友如齊涖盟榖梁作公子季友 八年春王正月公㑹王人齊侯宋公衞侯許男曹伯陳世子欵盟于洮公羊於陳世子欵下有鄭世子華 九年三月丁丑宋公御說卒御公羊榖梁作禦 十八年春王正月宋公曹伯衞人邾人伐齊公羊宋公下有㑹字 二十三年夏五月庚寅宋公兹父卒兹公羊作慈
  文元年冬十月楚世子商臣弑其君頵頵公穀作髠 三年冬陽處父帥師伐楚以救江公榖無以字 六年冬晉狐射姑出奔狄穀梁作夜姑 七年夏晉先蔑奔秦蔑公羊作昧 十年冬楚子蔡侯次于厥貉公羊作屈貉十一年春楚子伐麇麇公羊作圈 十二年春王正月郕伯來奔郕公羊作盛 秋秦伯使術來聘公羊云使遂冬城諸及鄆鄆公羊作運 十三年秋七月大室屋壞公羊作世室 冬十二月公還自晉公穀無公字 十六年夏六月戊辰公子遂及齊侯盟于郪丘郪公羊作犀榖梁作師 十七年夏四月癸亥塟我小君聲姜聲公羊作聖
  宣十一年冬納公孫寧儀行父于陳寧公羊作寗
  成八年秋七月天子使召伯來賜公命賜公羊作錫 十一年春晉侯使郤犫來聘己丑及郤犫犫公羊作州
  襄元年夏晉韓厥帥師伐鄭厥公羊作屈 九年春宋災災公羊作火 十九年秋七月辛卯齊侯環卒環公羊作瑗二十年秋陳侯之弟黄出奔楚黄公羊榖梁作光 二
  十二年冬公㑹晉侯齊侯宋公衞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薛伯𣏌伯小邾子于沙隨公榖於薛伯上有滕字三十年夏五月天王殺其弟佞夫佞公羊作年
  昭三年春王正月丁未滕子原卒原公羊作泉 十二年冬十月公子憖出奔齊憖公羊作整 二十年冬宋華亥向寧華定出奔陳寧公羊作𡩋後皆同 二十一年夏宋華亥向寧華定自陳入于宋南里以叛叛公羊作畔二十三年秋呉敗頓胡沈蔡陳許之師于雞父父榖梁作甫 三十一年冬黑肱以濫來奔肱公羊作弓
  定三年冬仲孫何忌及祁子盟于㧞拔公羊作枝 十年夏齊人來歸鄆讙龜隂田鄆公羊作運榖梁有以字 宋公之弟辰曁仲佗石彄出奔陳公羊榖梁曁字下有宋字 十五年鄭罕達帥師伐宋罕公羊作軒
  哀五年秋九月癸酉齊侯杵臼卒杵公羊作處 十一年夏陳轅頗出奔鄭轅公羊作袁
  右四十六處前例闕今續補







  春秋集傳纂例卷九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集傳纂例卷十
  唐 陸淳 撰
  魯大夫譜第三十八
  公子
  子般莊公子  子惡文公子  子視子惡弟
  公子偃宣公子 公子鉏宣公子 公衡衡父成公子
  子野襄公子  公衍昭公子  公為公叔務人也昭公子
  公果昭公子  公賁昭公子  公子荆哀公子
  公女
  紀伯姬   紀叔姬已上並惠公女𣏌伯姬莊公女
  宋蕩伯姬  鄫季姬   子叔姬
  郯伯姬   宋伯姬   共姬宣公女
  杞叔姬宣公女 叔姬宣公女
  臧氏
  臧僖伯公子彄字子臧孝公子臧哀伯臧孫達也
  臧文仲臧孫辰哀伯子  臧宣叔臧孫許文仲子
  臧武仲臧孫紇宣叔子  定伯為宣叔子
  臧昭伯臧為子   臧㑹項伯宣叔孫
  臧賔如臧㑹子   臧后鑄女及姪臧宣叔妻
  臧疇臧宣叔子    臧賈臧宣叔子
  臧石賔如之子
  衆氏
  公子益師衆父孝公子衆公字也
  衆仲孝公子
  仲孫氏
  慶父桓公子共仲也   公孫敖穆伯慶父之子也
  惠叔敖之子    榖文伯亦敖之子
  孟獻子榖之子仲孫蔑即孟孫也孟子速獻之子莊子
  孺子秩莊之子   仲孫羯秩之弟孝伯也
  孟僖子仲孫玃即孟僖子也 南宫敬叔説玃之子
  何忌懿子説之弟懿子也 孺子泄懿子之子武伯
  戴己      聲已
  已氏已上公孫敖妻   泉丘人
  其僚已上皆孟僖之妻
  子服氏
  懿伯子服仲孫也仲孫夢子 孟椒子服惠伯子服椒
  子服昭伯惠伯子子服囘 子服景伯子服何
  叔孫氏
  公子牙慶父同母弟即僖叔也公孫茲牙之子叔孫戴伯也
  叔孫得臣牙之孫莊叔也 叔孫僑如得臣之子叔孫宣伯
  叔孫豹僑如之弟穆也亦云穆子叔孫昭子豹之庶子婼也
  叔孫成子昭子之子叔孫不敢叔孫武叔成子之子叔孫州仇
  叔孫舒武叔之子文子也 國姜叔孫豹妻生孟丙及仲壬
  庚宗婦人叔孫豹外妻生䜿牛孟丙叔孫豹子
  仲壬丙之弟    䜿牛叔孫豹子
  叔仲氏
  叔仲惠伯叔牙孫叔彭生也叔仲昭伯惠伯之孫
  叔仲帶叔仲昭子即叔仲子 叔仲穆子帶之子叔仲小也即叔仲子也
  叔仲志定伯帶之孫也
  季孫氏
  公子友季友成季季子公子季友桓公子 季孫行父季文子公子友之孫季孫宿行父之子武子也 悼子紇宿之子
  平子意如悼之子   桓子斯平之子
  康子肥桓之子    惠伯
  公之季孫訖之子   季魴侯意如子
  季寤子言意如子   小邾夫人生宋元夫人季孫宿女
  平子妻宋元夫人曹氏女 秦歂之妻秦姬季孫宿女
  隂忌老季孫宿女   季公亥季孫宿子公若也
  季公鳥季孫宿子   季姒公鳥之妻齊鮑公子之女
  南孺子南氏季桓子妻生男 季姬季孫斯女
  公鉏氏
  公彌季孫宿子公鉏也  公鉏極彌之曾孫
  公甫氏
  公甫靖穆伯季孫紇子  公甫文伯桓子從父昆弟公子歜
  東門氏
  公子遂東門襄仲仲遂東門遂莊公子公孫歸父子家歸父仲嬰齊襄仲子
  叔氏
  叔𦙝惠伯文公子   公孫嬰齊𦙝之子子叔聲伯亦曰子叔嬰齊叔老齊子嬰齊之子  叔弓老之子子叔子也
  叔輒子叔伯弓之子   叔鞅穆伯弓之子
  叔詣叔輒之子    叔還成子叔弓曽孫
  叔青僖仲     聲伯之母叔伯之妻
  榮氏
  榮成伯榮駕鵝叔𦙝曽孫
  展氏
  司空無駭公子展之孫 夷伯展氏伯父
  展禽食邑柳下諡曰惠  展喜
  郈氏
  郈成叔厚孫也孝公八世孫 郈昭伯郈孫
  施氏
  施孝叔惠公五世孫  施氏婦孝叔妻齊管于奚女
  子家氏
  子家文伯歸子家莊公曾孫子家懿伯子家子子家羈
  南氏
  南遺      南蒯遺之子
  孔氏
  鄹人紇叔梁紇孔父嘉𤣥孫 孔丘仲尼孔子尼父
  秦氏
  秦菫父     秦不茲堇父之子
  苫氏
  苫夷即苫越    陽州越之子
  雜人
  費伯庈父   公子豫   翬羽父云子翬
  未賜族   申繻    公子達
  未賜族   溺疾其専命故去氏也 秦子
  梁子    曹劌    公子偃
  公右歂孫生公子結    御孫
  圉人犖   鍼巫氏鍼季  公𫝊卜齮
  公子魚奚斯  巫尫    公子買子叢
  夏父弗忌  侯叔夏   緜房生
  公冶    富父終甥  公冉務人
  太史克   禽鄭管于奚之子 匡句須
  鮑國齊大臣  師已    匠慶
  狄虒彌   臧堅    秦周
  御叔    申豐    閔子馬閔騫父
  豐㸃    孟孫綽   梓慎
  展莊叔   展瑕    展王父
  顔莊叔   公巫    召伯仲
  鄫鼓父黨叔 曽夭    梁其踁
  曽阜    萊書    杜泄
  謝息    公子憖子仲  冶區夫
  司鐸射   慮癸    司徒老祈
  申須    琴張    公思展
  申夜姑   雍人檀   秦遄
  寺人僚杻  鬷戾    左師展
  郈魴假   汝賈    公孫朝
  泄聲子野世  冉竪    林雍
  顔鳴    仲梁懷   公山不狃子世
  公何藐   顔髙    公歛處父公歛陽
  顔息    叔孫輒子張  茲無還
  林楚    公若藐公若  公南
  侯犯    駟赤    仲由季路
  申句須   子貢衛賜   樂頎
  富父槐   正常    共劉
  公賔庚   公甲叔子  析朱鉏
  徴虎    顔羽子羽   有若
  冉求有子冉子  邴泄    筦周父
  樊遲須   孟之側   林不狃
  嬖童汪錡  弦本齊名施父也 太史固
  釁夏    公孫有山公孫有陘氏
  髙柴季羔本衛臣 鉏商    公孫宿公孫成也
  郭重    陽虎    陽越陽虎從弟
  冉㑹    冉猛冉㑹弟  澹臺子羽
  卜楚丘之父 施父    公斯
  國名譜第三十九
  周姬姓黄帝之苗裔后稷之後也后稷封於邰及夏之衰后稷之子不窋失其官竄於西戎至大王為狄所逼去邠居岐文王受命武王克殷而王有天下至幽王為犬戎所殺平王遷都王城今河南縣是也平王四十九年魯隱公之元年也敬王又遷成周今洛陽是也敬王三十九年獲麟之嵗也四十二年而敬王崩
  平王 桓王 莊王 僖王 惠王 襄王 頃王匡王 定王 簡王 靈王 景王 敬王 悼王
  諸侯有譜系者二十三國
  魯國姬姓侯爵文王子周公旦之後也周公股肱周室成王封其子伯禽於曲阜為魯侯今魯國是也隱公是惠公之子伯禽七世孫也哀公以下九世二百一十七年而楚滅之
  晉姬姓侯爵武王子唐叔虞之後也成王滅唐而封之今太原晉陽是也燮父改唐為晉燮父孫成侯徙都曲沃今河東聞喜縣是也穆侯徙都絳鄂侯二年魯隱公之元年也定公三十一年獲麟之嵗也自定公以下六世而韓趙魏滅之
  衛姬姓侯爵文王子康叔封之後也周公既誅禄父殺管蔡以其地封康叔為衛侯居殷墟今朝歌縣是也狄滅衛文公居楚丘成公徙居帝丘今東郡濮陽是也桓公十三年魯隱公之元年也公輒十二年獲麟之嵗也自公輒以下十一世二百五十八年而秦滅之
  鄭姬姓伯爵周厲王子宣王母弟桓公友之後也宣王封友於鄭今京兆鄭縣是也及幽王無道友徙其人於虢鄫滅虢鄫之君分其地遂國焉今河南新鄭縣是也莊公二十二年魯隱公之元年也聲公二十年獲麟之嵗也聲公三十七年卒自聲公已下五世九十一年而韓滅之
  蔡姬姓文王子叔度之後武王封之於汝南上蔡為蔡侯作亂見誅子蔡仲成王復封之於蔡至平侯卒徙封新蔡昭侯徙九江下蔡宣侯二十八年魯隱公之元年也昭侯子成侯十年獲麟之嵗也自成侯以下三世而楚滅之
  滕姬姓侯爵文王子叔繡之後也武王封之居滕今沛郡公丘縣是也自叔繡至宣公十七世乃見春秋隱公以下後春秋七世而齊滅之
  曹姬姓伯爵文王子叔振鐸之後也武王封之於陶丘今濟隂定陶縣是也桓公二十五年魯隱公之元年也伯陽立十五年魯哀公十八年而宋滅之
  北燕姬姓伯爵召公奭之後也周武王封之於燕居鹿陽蒯縣其國僻小不通諸夏自召公至簡公欵二十九世始見春秋簡公子獻公十二年獲麟之嵗也獻公已下七世始大稱王十三世二百四十年而秦滅之呉姬姓子爵周大王之子大伯仲雍之後也武王克殷而封其曽孫周章於呉為子至夀夢而稱王夀夢元年魯成公之六年也夫差十五年獲麟之嵗也二十三年而越滅之
  虞姬姓公爵武王克商封虞仲之庶孫以為虞仲之後處中國為西虞後世謂之虞公在河東太陽縣也僖公五年晉滅之
  隋姬姓侯爵不知始封僖二十年經書楚人伐隋自是以後遂為楚之私屬不與諸侯㑹同至定四年呉人入楚昭王奔隋隋人免之卒復楚國楚人徳之列於諸侯哀元年隋侯見經其後不知為誰所滅
  齊姜姓侯爵太公望之後也其先四岳佐禹有功或封於吕故太公曰吕望也太公股肱周室成王封之於營丘今臨淄是也僖公九年魯隱公之元年簡公四年獲麟之嵗也後田氏奪齊太公之後遂滅矣
  宋子姓公爵其先契佐唐虞為司徒封於商成湯受命王有天下及紂為無道周武王伐紂而封其子武庚以紹殷後武庚作亂更封紂兄帝乙之元子微子啓為宋公今梁國睢陽縣是也穆公七年魯隱公之元年也景公三十六年獲麟之嵗也後六世齊魏楚滅之
  陳媯姓侯爵虞舜之後也當周之興有虞遏父者為周陶正武王賴其利器用以為先聖之後以元妃之女太姬配遏之子滿封於陳賜姓曰媯號胡公桓公二十三年魯隱公之元年涽公二十二年獲麟之嵗也二十四年楚滅之
  杞姒姓公爵夏禹之後也武王克殷求禹後得東樓公而封之於杞今陳留雍丘是也九代及成公遷縁陵文公居淳于成公始見春秋涽公六年獲麟之嵗也後三世而楚滅之
  莒嬴姓子爵少昊之後也周武王封茲輿期於莒今城陽莒縣是也自紀公以下為己姓不知誰賜之也十一世茲丕公始見春秋共公以下微弱不復見四世楚滅之
  秦嬴姓伯爵隴西山谷之名也於漢則隴西郡秦亭秦谷是也堯時有伯益佐禹治水有功帝舜賜其姓曰嬴氏其後世之孫曰非子事周孝王使之養馬於汧渭之間封之為附庸邑之於秦谷非子曽孫秦仲周宣王又命為大夫始有車馬禮樂侍御之好秦仲之孫襄公平王之初興兵討西戎以救周平王既東遷以岐豐之地賜之始列為諸侯九世穆公始見春秋悼公十一年獲麟之嵗也悼公子厲共公厲共公三十四年而卒自厲共公以下十三世百八十八年而秦王正立并天下始稱帝至二世而漢滅之
  楚芈姓子爵顓頊之後也其後有鬻熊子事周文王早卒成王封其曽孫熊繹於楚以子男之田居丹陽今南郡枝江縣是也熊通始稱武王武王十九年魯隱公之元年也武王居郢今江陵是也昭王徙鄀惠王八年獲麟之嵗也惠王五十七年卒自惠王以下十一世二百九年而秦滅之
  越姒姓其先夏后氏少康之庶子也封於㑹稽自號於越於越者夷言發聲也濵在南海不與中國通後二十餘世至允常魯定公五年始伐呉允常卒子勾踐立是為越王越王元年魯定公十四年魯哀公二十二年勾踐滅呉覇中國春秋後七世為楚所破遂微弱矣邾曹姓顓頊之後有陸終氏産六子其第五子曰安邾即安之後也周武王封其苗裔邾挾為附庸居邾今魯鄒縣是也自挾至儀父十二世始見春秋齊桓公行覇儀父附從進爵稱子文公徙繹桓公以下春秋後八世而楚滅之
  許姜姓男爵堯四嶽伯夷之後也周武王封其苗裔文叔於許今潁川是也自文叔至莊公十一世始見春秋元公子結元年獲麟之嵗也二十四世為楚所滅薛任姓侯爵黄帝之苗裔也奚仲封薛今魯國薛縣是也仲尫居薛為湯左相武王時復封其胄為薛侯齊桓公覇諸侯黜為伯至獻公始與魯同盟小國無紀世不可知亦不知為誰所滅
  小邾曹姓子爵挾之後也夷父顔有功于周其子友别封為附庸居於郳曽孫黎來始見春秋數從齊桓公以尊周室王命以為小邾子穆公之孫惠公以下春秋六世而楚滅之
  春秋時國大數總一百二十四國
  正國一百一十五  附庸國九
  姓爵具者四十六國
  魯姬姓侯爵 晉姬姓侯爵 楚芈姓子爵 齊姜姓侯爵 秦嬴姓伯爵姬姓子爵 越姒姓子爵 宋子姓公爵 衛姬姓侯爵 鄭姬姓伯爵媯姓侯爵 蔡姬姓侯爵 邾曹姓子爵 曹姬姓伯爵 許姜姓男爵己姓子爵 杞姒姓公爵 滕姬姓侯爵 薛任姓侯爵 小邾曹姓子爵姬姓侯爵 隋姬姓侯爵 虞姬姓侯爵 紀姜姓侯爵 北燕姬姓伯爵姬姓子爵 鄧曼姓侯爵 郕姬姓伯爵 徐嬴姓伯爵 鄫姒姓子爵姬姓伯爵 胡姬姓子爵 南燕姞姓伯爵姜姓公爵 梁姬姓伯爵姬姓侯爵 賈姬姓伯爵 凡姬姓伯爵 祭姬姓公爵 宿風姓男爵妘姓子爵 原姬姓伯爵 夔芈姓子爵 舒鳩偃姓子爵姬姓伯爵己姓子爵
  有姓無爵者一十八國
  黄嬴姓  羅熊姓  邢姬姓  魏姬姓  霍姬姓
  姬姓  鄋瞞隗姓 向姜姓  偪陽妘姓 韓姬姓
  舒庸偃姓 焦姬姓  楊姬姓  夷妘姓  申姜姓
  姬姓  耿姬姓
  有爵無姓者一十七國
  麇子爵  萊子爵  頓子爵  沈子爵   榖伯爵子爵  舒子爵  宗子爵  䢵子爵   白狄子爵子爵  肥子爵  鼓子爵  戎蠻子爵  唐侯爵子爵  弦子爵
  姓爵俱無者三十三國
  江  鄖   權   道   栢
  貳  軫   絞   蓼   六
  遂  崇   戴   冀   温
  厲  項   英氏  介   巢
  庸  根牟  無終  邿   姒
  蓐  狄   房   鮮虞  陸渾
  桐   鄀   於餘丘
  附庸國九
  一國姓爵具   須句風姓子爵
  三國有姓無爵  顓臾風姓 任風姓  葛嬴姓
  五國姓爵俱無  蕭 牟 鄟 極 鄣
  四夷國共四十三
  夷狄蠻戎皆氐羌之别種周衰交侵雜居中國自隱三年潛之㑹見於春秋桓莊僖世頗盛為中國患其後種族遂分
  大戎唐叔子孫别在夷狄者 亦見前爵姓門莊二十八小戎居瓜州者
  驪戎西戎之别       犬戎西戎之在中國者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拒泉臯伊洛之戎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拒泉臯皆戎邑及諸雜戎居伊水洛水之間
  陸渾之戎入居陸渾者    茅戎戎之别
  徐吾氏茅戎之别      戎子駒支即姜戎氏
  隂戎陸渾之别       九州之戎亦陸渾之别在晉隂也
  狄戎戎之屬楚者      戎州戎邑之在衛者
  北戎山戎也       山戎北狄也
  氐羌别種在北白狄      東山臯落氏赤狄别種臯落其氏族
  廧咎如赤狄别種      白狄狄别種河西郡有白部胡
  鄋瞞長狄國名防風氏之後    赤狄唐叔子孫之在狄者
  潞氏赤狄别種       甲氏
  留吁二國皆赤狄别種     鐸辰同上
  無終山戎國名       肅慎北狄也
  鮮虞白狄别種在中山     肥白狄别種在鉅鹿
  同上         東夷郯莒徐夷之類
  羣舒舒庸舒鳩之類皆東夷國    根牟
  夷虎蠻之叛楚者      淮夷魯東夷
  三夷從越之戎       盧戎南蠻國
  山夷今之溪洞       蠻氏戎别種
  戎蠻蠻之居中國者 濮南夷   黎並東戎國
  地名譜第四十
  陸淳曰天有列宿之號地有山川之名尚矣與人倫並今其文禹貢及山海經載其大略而春秋經國邑之名又詳然書契以來厯代千百餘年其名號處所因縁改變加以四方之語音聲有楚夏文字有異同或一地二名或二地一名或得他國田邑以為已屬既難綜㑹又多謬誤疑闕自禹貢之經猶與地里相錯又况傳記雜書而可必處其異同似是而非似非而是者甚衆非精敏兼通不能淹濟其終始以獨見於千載之表也六合之内山川國邑道塗闗津春秋多見其事盟㑹征伐各有所趣周流迂直可得而推日月逺近可得而校凡地名之變易經傳有起發者有經書所改之名則傳以實言之許遷于夷實城父齊侯衛侯次于垂葭實郥氏之比是也經傳未改之名傳發所改為文而稱經以為實者許遷于析實白羽公㑹齊侯于祝丘實夾谷之比是也皆謂地理舊名絶于當時而史記有遺文者也若二名當時並存則通兩文互見黒壤犬丘時來之屬是也此皆經傳起事之常猶卿大夫名氏並見非例也傳曰閨門之外實薰隧薰隧之地在門外非地名也其明年子産殺子析之罪稱薰隧之盟是以丘明就於盟薰隧傳發之學者推求之其庶乎彊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邑一彼一此所屬無常如陳之焦夷後之楚邑莒魯之鄆亦無一定故今地名唯以先者為主其變改私易學者可尋而知世人以河東汾隂為齊所盟葵丘又謂犨縣魚陵為楚公子黒肱所次魚陂楚師分涉於彭澤為豫章之彭澤呉人入棘櫟為河南翟末學之徒各互所見若此甚多古人之教戒以闕疑苟不廣見亦乃不知所疑也
  
  蔑魯地元年 鄢鄭地  宿風姓國  潛魯地二年 極附庸國魯地  密莒地  石門齊地三年 牟婁杞地四年衛地陳地水名 長葛鄭地 棠魯地或曰在宋五年齊地六年 中丘魯地七年楚丘衛地 垂衛地八年 邴鄭邑   瓦屋周地 浮來紀地魯地九年 防魯地  菅宋地十年  郜防宋地 時來魯地十一年
  
  許田魯國近許之田也二十年 越衛地  稷宋地三年 郜姬姓國蔡地  嬴齊地三年 蒲衛地  郕姬姓國 讙魯地
  祝丘魯地五年魯地六年 咸丘魯地七年桃丘衛地十年惡曹闕十一年  夫鍾郕地 闞魯地  曲池魯地十二年榖丘宋地宋地  龜宋地  武父鄭地 櫟鄭地十五年宋地
  魯地十六年齊地十七年魯地  奚魯地  濼水名在齊南十八年
  
  郱鄑郚紀三邑元年  禚齊地二年 滑鄭地三年 酅紀邑
  齊地七年 蔇魯地九年 乾時齊地 洙魯地   長勺魯地十年乗丘魯地 莘虢地  鄑魯地十一年北杏齊地十三年齊地
  衛地十四年邾地十五年宋地十六年小國十七年
  濟西魯地或曰曹地十八 扈年鄭地二十三年魯地二十七 城濮年衛地魯地二十八年魯地二十九年紀邑二十魯濟年魯地水 薛名魯地三十一年魯  小榖地齊地三十二   梁丘年宋
  地總地名
  落姑二齊地元年閔二
  
  夷儀年邢地元年宋  偃地邾  酈地魯   楚丘地衞地二年小  下陽國虢 貫地宋  陽榖地齊地三 陘年楚地四召陵年楚 牟地小國五 弦年小  首止國衛  新城地鄭地六𡩋母年魯地七葵丘年宋地九年衛地十三縁陵年𣏌地十四沙鹿年魯牡丘山闕十五年衛  婁林地徐 韓地國   淮名水名十六年魯地十七年齊地十八曹南年曹之南鄙十九   邢年國名二十鹿土年宋地二十一   盂年宋  薄地宋   升陘地魯地二十二泓   向莒地二十六年踐土鄭地二十八年 温  河陽晉地翟泉周地二十九年帝丘衛地三十一年小國   殽晉要地或曰山名三十五年晉
  
  戚地衛地元  彭衙年秦地三 垂隴年鄭  令狐地晉地七須句年邾地魯   衡雍地八  㬥年鄭   女栗地闕十厥貉承匡闕宋地十一年魯   何曲地晉地十二年魯  沓地闕十三年鄭   新城地宋地十四郪丘年齊地十六
  
  棐林年鄭地元平州年齊  大棘地宋地二 黒壤年晉地七平陽年魯地八欑函年狄 辰陵地陳地十一年鄭地十三 清丘年衛 無婁地杞地十五斷道年晉地十七年魯地十八
  
  赤棘年晉地元新築年衛地二 鞌年齊   袁婁地齊 汶陽地魯地魯  棘地楚地三  鄆年魯地四  蟲牢年鄭地五馬陵年衛地七州來年楚 中城地魯地九 瑣澤年鄭地十二交剛年鄭 鍾離地楚地十五   戚  鄢陵鄭地十六沙隨年宋 苕丘地晉
  柯陵地鄭地十貍脤七年 彭城魯地宋地虚朾 鹿囿八年
  
  鄫闕魯地鄭  虎牢地元年鄭長樗地二年晉 雞澤地三 善道年晉地闕五年鄭  費地七  鄵年魯   邢丘地鄭地晉地八年鄭
  地九年楚  蕭魚地十 亳城北年鄭地   台鄭地十一年魯   邿地十二年莒地齊地 成郛十三 劉年魯
  溴梁地十五年魯地  桃魯地梁地 柯十六  祝柯年魯地魯西郛地十  武城七年  澶淵衛地齊漆閭丘地十九年
  曲沃魯地  雍榆魯地  重丘衛地二十
  
  漷年邾地二  太原十三  鄆田年晉  蚡泉地晉地齊地二十五比蒲年邾地元祲祥  厥憖  申地魯地 乾谿魯地五年平丘魯地  長岸八年魯地白羽十一  鄸年闕闕姜昌間姓國楚地十三   郊年衛   雞父地楚地十狄泉七年 黄父楚地魯地陽州二十  野井年魯  曲棘地二  鄟陵十二年周
  乾侯晉地二十二年適厯晉地三十一年成周周地三十二年
  
  抜闕 三年  臯鼬鄭地四年 栢舉楚地 沙衛地七年  瓦衛地八年曲濮衛地  五氏晉地九年 夾谷齊地十年鄆讙龜隂魯地魯地   費魯地   安甫 蕭附庸國十一年 垂葭衛地十三年晉陽晉邑  虵淵囿魯地 朝歌晉地 檇李越地十四年衛地莒父魯地  霄魯地   渠蒢闕十五年魯地
  
  漷東邾地二年沂西邾地  句鐸小邾地 鐡衛地  州來楚地啓陽魯地三年西郛魯地四年 毗魯地四年  邾瑕魯地六年魯地八年雍丘宋地九年艾陵齊地十二年橐臯楚地十二年衛地  嵒宋鄭縣地十三年黄池鄭地
  啖子曰天下有道諸侯各守疆域非有王事未嘗敢自出其竟春秋時諸侯恣矣朝聘盟㑹侵伐圍襲遷追奔逃如入出居之類未嘗休息也甚者踰一二年越數千里而不知有社稷人民之守夫子惡之故因其所適而紀其地以示去國之逺邇行事之當否且言志其實也不書某地則事若不實然地名雖存而不係所屬國分如河陽屬晉而不言晉河陽之類歴年滋多學者不知處所故今總㑹其名各從所屬使學者易曉其左氏傳有非當時地名經所不載者此不論焉其有一地再見者則於前年題之後不再叙其未諭者則闕焉以俟來者









  春秋集傳纂例卷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