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集傳纂例 (四庫全書本)/卷0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 春秋集傳纂例 卷四 卷五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集傳纂例卷四
  唐 陸淳 撰
  朝聘如例第十五 附錫命例 歸田邑例乞師例
  啖子曰人君相見曰朝使使致問曰聘此皆受之於廟以重禮也他國來魯朝聘皆書之朝朝也以朝時相見也聘問也魯君及卿往他國則曰如如往也
  趙子曰朝聘諸侯必有婚姻之好疆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理故王者不絶其交焉周禮有朝聘之義春秋之代則多自於黨仇矣言春秋時諸侯自恣凡如此事多於黨仇而為之也皆國之大事故君子志之此解書朝聘意其邪正則存乎其文矣不合禮者則譏之榖伯鄧侯曹世子之類是也
  
  隠十一年春滕侯薛侯來朝
  桓二年夏滕子來朝 秋七月杞侯來朝 六年冬紀侯來朝 七年夏穀伯綏來朝鄧侯吾離來朝趙子曰名之用夷禮也 九年冬曹伯使其世子射姑來朝榖梁云參譏之 十五年夏邾人牟人葛人來朝公羊曰夷狄之用夷禮也
  莊五年秋郳犁來來朝左氏曰未王命 二十三年夏蕭叔朝公啖子曰始封附庸之君故書字公時在榖故不言來 二十七年冬杞伯來朝
  僖五年春𣏌伯姬來朝其子榖梁曰參譏之 七年夏小邾子來朝 十四年夏季姬及鄫子遇于防使鄫子來朝啖子曰參譏之 二十年夏郜子來朝 二十七年春杞子來朝
  文十一年秋曹伯來朝 十二年春杞伯來朝 秋滕子來朝 十五年夏曹伯來朝
  宣元年秋邾子來朝
  成四年三月𣏌伯來朝 六年夏六月邾子來朝七年夏五月曹伯來朝 十八年秋杞伯來朝八月邾子來朝
  襄元年秋邾子來朝 六年秋滕子來朝 七年春郯子來朝 夏小邾子來朝 二十一年冬曹伯來朝 二十八年夏邾子來朝
  昭三年秋小邾子來朝 十七年春小邾子來朝秋郯子來朝
  定十五年春邾子來朝
  哀二年夏滕子來朝
  啖子曰凡書朝皆人君也禮所謂諸侯相朝兩君相見也
  趙子曰榖梁云天子無事諸侯相朝時正也考禮修徳以尊天子也按春秋諸侯不事天子自以强弱相制無考禮修徳之事左氏云凡諸侯即位小國朝之此乃春秋事霸者之宜非常事也據周禮五等之制以牧伯帥之則必令相朝但不知令㡬年一行耳其正禮不可得而尋也左氏昭十三年有朝聘之文故趙子論之見辨疑中公羊曰諸侯來曰朝按諸侯以他事來者多矣不可悉云朝
  諸侯非朝事來者
  桓五年冬州公如曹 六年春寔來趙子曰王臣外交非禮曰寔來義見本傳
  莊三十一年六月齊侯來獻戎捷趙子曰繆文當云齊人僖二十九年春介葛盧來左氏云公在㑹故不言朝 冬介葛盧來啖子曰不廟受故不言朝
  襄十八年春白狄來義與介葛盧同 三十一年冬十月滕子來㑹塟啖子曰非禮也
  定十五年夏邾子來奔䘮公羊曰非禮也 九月滕子來㑹塟啖子曰非禮也
  啖子曰凡諸侯來而非朝者各書其事皆譏之也介葛盧白狄不行朝禮又無他事故但曰來
  
  啖子曰聘者致君命也主人受之於廟以重禮也趙子曰禮以通好曰聘聘妻聘士同此義公羊曰大夫來曰聘按大夫以他事來者多矣不可悉云聘
  王臣來聘
  隠七年冬天王使凡伯來聘 九年春天王使南季來聘
  桓四年夏天王使宰渠伯糾來聘趙子曰名之譏其失禮也 五年夏天王使仍叔之子來聘公羊曰譏之者子代從政也 八年春天王使家父來朝
  莊二十三年春祭叔來聘啖子曰不言使見其專往也書聘明其假王命以外交也
  僖三十年冬天王使宰周公來聘
  宣十年秋天王使王季子來聘
  啖子曰周禮云天子時聘以結諸侯之好人君亦有聘士之禮榖梁曰聘諸侯非正也言天子不當聘諸侯殊誤矣
  趙子曰王政行也天子使使聘於諸侯所以洽恩惠考政典春秋之聘通好命耳
  外大夫聘
  隠七年夏齊侯使其弟年來聘趙子曰將國命大夫之事書弟譏之桓三年冬齊侯使其弟年來聘義同隠七年
  莊二十三年夏荆人來聘啖子曰凡夷狄朝聘當稱人君臣同辭 二十五年春陳侯使女叔來聘𫝊無事迹啖子曰書字之義葢如祭仲單伯之類
  僖三十三年春齊侯使國歸父來聘
  文四年秋衛侯使甯俞來聘 九年冬楚子使椒來聘不稱氏義見名位例 十二年秋秦伯使術來聘
  宣十年冬齊侯使國佐來聘
  成三年冬晉侯使荀庚來聘衛侯使孫良夫來聘四年春宋公使華元來聘 八年夏宋公使華元來聘 冬晉侯使士爕來聘 十一年春晉侯使卻犨來聘 十八年夏晉侯使士匄來聘
  襄元年冬衛侯使公孫剽來聘 冬晉侯使荀罃來聘 五年夏鄭伯使公子發來聘 七年冬衛侯使孫林父來聘 八年冬晉侯使士匄來聘 十二年夏晉侯使士魴來聘 十五年春宋公使向戌來聘 二十六年夏晉侯使荀呉來聘 二十七年春齊侯使慶封來聘 二十九年夏晉侯使士鞅來聘 秋呉子使札來聘 三十年春正月楚子使薳罷來聘
  昭二年春晉侯使韓起來聘 十二年夏宋公使華定來聘 二十一年夏晉侯使士鞅來聘
  趙子曰春秋之辭從簡焉凡言聘則知君使矣曷為又稱其君以别乎不當稱使者也為來聘來盟不須書君使者故存君使者以别之不稱者例見於後
  錫命例
  莊元年冬王使榮叔來錫桓公命趙子曰不稱天王寵纂弑以黷三綱也
  文元年夏天王使毛伯來錫公命趙子曰無功徳苟錫之非禮也成八年秋七月天子使召伯來錫公命啖子曰稱天子葢誤也餘同文元年
  趙子曰錫命者旌功徳之由必因褒有徳賞有功乃為之也苟錫之非禮也如無功徳不合錫命榖梁曰禮有受命無來錫命此說非也按秦漢已後郡縣天下天子益尊不比三代猶就郡國加守相爵秩何得無錫命乎葢不知譏其賞無功而遂妄為義也
  歸田邑例假田附歸田邑例義見用兵例取田邑義
  隠八年三月鄭伯使宛來歸祊趙子曰田邑先祖所命於天子也而以予人其罪著矣
  桓元年三月公會鄭伯于垂鄭伯以璧假許田榖梁云以璧則非假也諱易田
  宣十年春齊人歸我濟西田趙子曰濟西之地非魯盡有故言我以別之既稱我故不須言來
  定十年夏齊人來歸鄆讙龜隂之田趙子曰前未有取讙及龜隂田故書來以别之他國無此田故不言我也
  哀八年冬齊人歸讙及闡啖子曰此年初經書齊人取讙及闡今書歸知必歸魯故不言來
  趙子曰歸者來致之辭雖非我本物但將與我亦皆曰歸論語曰康子歸藥又歸孔子豚又曰凡歸田邑志改過也取之非也今歸之為善
  乞師例
  僖二十六年夏公子遂如楚乞師
  成十三年春晉侯使卻錡來乞師 十六年六月晉侯使欒黶來乞師 十七年秋晉侯使荀罃來乞師 十八年冬晉侯使士魴來乞師
  榖梁云乞重辭也古之人重師故以乞言之又曰非所乞也師出不必反戰不必勝故重之此説是也
  趙子曰天子在上而諸侯自相請師非禮也榖梁釋乞字之義而不言其大意故辨之
  王臣及外大夫以雜事來者
  隠六年春鄭人來渝平趙子曰非和致隙志其尤也
  桓十五年二月天王使家父來求車三傳並云非禮也莊六年冬齊人來歸衛寳左氏云文姜請之趙子云譏納讎賂足以為恥文九年春毛伯來求金義同求車
  成八年春晉侯使韓穿來言汶陽之田歸之于齊趙子云非正也
  定十四年秋天王使石尚來歸脤啖子曰不助祭而歸脤非禮也
  趙子曰凡天子卿大夫士及他國卿士非聘來及諸例所不管者件之于前他國下大夫及士雖接於魯亦不得書名為須紀其事故但稱人也凡書人之來不稱君以使據朝聘皆稱君以使避不成辭也若云齊侯使人來歸衞寳則實鄙俚不成言辭也
  諸書來不言君使者
  隠元年冬十二月祭伯來左氏云非王命 二年九月紀履緰來逆女趙子曰下言伯姬歸于紀足知為君逆不假言使省文也 三年秋武氏子來求賻左氏云王未塟故不言使
  桓八年冬祭公來遂逆王后于紀公羊云使我為媒可因徃逆矣或云譏本以私來故不言使也
  莊二十三年春祭叔來聘啖子曰私行假言聘故不言王使以譏之閔元年冬齊仲孫來趙子曰非致成命也故不言使非冇専故也故但言來所以病齊侯而嘉仲孫也 二年冬齊髙子來盟三傳皆云稱子褒也不稱使趙氏義同仲孫來
  僖四年夏楚屈完來盟于召陵榖梁云不言使權在屈完也楚子意令其可盟則盟事在屈完
  文九年春毛伯來求金左氏云王未塟故不書使 十五年三月宋司馬華孫來盟趙子曰不稱使意與齊仲孫楚屈完義同
  啖子曰凡外臣來不言君使者皆有義
  諸以雜事來有書來與不書來者
  隠元年秋天王使宰咺來歸惠公仲子之賵趙子曰若不書來者即不知何國之惠公
  莊元年冬天王使榮叔來錫桓公命趙子曰桓公已塟若不言來即莫知何國之公故言來
  文元年夏天王使毛伯來錫公命趙子云若不言來即似曾入於王朝受命故言來 五年春王使榮叔歸含且賵啖子曰承上言成風薨不言來可知也 十五年夏齊人歸公孫敖之喪啖子曰敖魯大夫必知歸魯故不言來
  宣十年春齊人歸我濟西田趙子曰不言來有我字則來可知也稱我者為濟水并貫諸國故書我以别之
  成八年秋天子使召伯來錫公命稱來義同文元年之錫定十年夏齊人來歸鄆讙龜隂田趙子曰入春秋時未書齊侯取讙及龜隂田故書來不稱我者他國無此名不比濟西田也
  哀八年冬齊人歸讙及闡啖子曰此年初齊人取讙及闡與歸田同年故不言來又不言我無所疑也
  趙子曰春秋之文從簡加減一字皆有義故分析於本傳下
  
  啖子曰凡公及内卿往他國朝聘皆書曰如非卿則不書若㑹塟則但書彼塟而已亦謂非卿㑹塟者
  趙子曰凡内朝聘稱如以異外也周之制朝聘也有數朝王各加其服之數而朝春秋畢書之謂書朝王及諸侯見如京師之簡也所以傷王室之微著諸侯之不臣也凡書㑹遇亦如之
  公如
  隠五年春公觀魚于棠魯地也左榖皆云非禮
  桓十八年春公與夫人姜氏遂如齊時會齊侯于濼從濼遂行榖梁曰不言及夫人伉也
  莊二十二年冬公如齊納幣公榖皆云非禮 二十三年夏公如齊觀社三傳皆云非禮 二十四年夏公如齊逆女榖梁云譏娶讐女
  僖十年正月公如齊 十五年正月公如齊 二十八年夏公朝于王所踐土也趙子曰稱王所言非京師也尊其不地志乎朝王而已異乎盟㑹所冬壬申公朝于王所河陽也義同踐土 三十三年冬十月公如齊
  文三年冬公如晉 十三年冬公如晉
  宣四年秋公如齊 十年春公如齊 夏公如齊成三年夏公如晉 四年夏四月公如晉 十年秋七月公如晉 十三年三月公如京師 十八年春公如晉
  襄三年春公如晉 四年冬公如晉 八年正月公如晉 十二年冬公如晉 二十一年春正月公如晉 二十八年十一月公如楚
  昭二年冬公如晉至河乃復晉辭公故復也它倣此 五年春公如晉 七年三月公如楚 十二年三月公如晉至河乃復 十三年冬公如晉至河乃復 十五年冬公如晉 二十一年冬公如晉至河乃復二十三年冬公如晉至河有疾乃復 二十三
  年冬公如晉至河有疾乃復 二十四年春公如齊冬公如齊 二十八年春公如晉次于乾侯
  二十九年春公如晉次于乾侯
  定三年春正月公如晉至河乃復
  啖子曰凡公行書其事者皆非常也若合常禮則但言如某
  卿如
  桓三年秋公子翬如齊逆女為君逆也公榖皆曰非禮
  莊二十五年冬公子友如陳 二十七年秋公子友如陳塟原仲左氏云非禮啖子曰書塟原仲者著季友之私出境 二十八年冬臧孫辰告糴于齊趙子曰譏臧孫辰為政無蓄也故以自行為文三十二年冬公子慶父如齊
  僖五年夏公孫兹如牟 七年秋公子友如齊 十三年冬公子友如齊 二十六年夏公子遂如楚乞師榖梁云非所乞也 二十八年秋公子遂如齊 三十年冬公子遂如京師遂如晉 三十一年春公子遂如晉
  文元年夏叔孫得臣如京師 冬公孫敖如齊 二年冬公孫遂如齊納幣公羊云譏喪娶趙子曰婚禮又不當使公子也五年夏公孫敖如晉 六年夏季孫行父如陳秋季孫行父如晉 冬十月公子遂如晉 九年二月叔孫得臣如京師 十一年秋公子遂如宋十四年冬單伯如齊 十五年春季孫行父如
  晉 秋季孫行父如晉 十七年冬公子遂如齊十八年秋公子遂叔孫得臣如齊趙子曰志非度也
  冬季孫行父如齊
  宣元年春公子遂如齊逆女 夏季孫行父如齊 夏公子遂如齊 八年夏六月公子遂如齊至黄乃復九年夏仲孫蔑如京師 十年六月公孫歸父
  如齊 秋季孫行父如齊 冬公孫歸父如齊秋季孫行父如齊 冬公孫歸父如齊 十八年秋公孫歸父如晉
  成五年春仲孫蔑如宋 六年夏公孫嬰齊如晉冬季孫行父如晉 八年春公孫嬰齊如莒 九年夏季孫行父如宋致女義見婚姻例 十一年夏季孫行父如晉 秋叔孫僑如如齊 十四年秋叔孫僑如如齊逆女公榖皆云非禮
  襄二年秋叔孫豹如宋 四年夏叔孫豹如晉 五年夏叔孫豹鄫世子巫如晉時鄫屬魯比之内大夫故不言及也六年冬叔孫豹如邾 冬季孫宿如晉 七年秋季孫宿如衞 九年夏季孫宿如晉 十六年冬叔孫豹如晉 十九年春季孫宿如晉 二十年秋叔老如齊 冬季孫宿如宋 二十四年春叔孫豹如晉 冬叔孫豹如京師 二十八年秋仲孫羯如晉 二十九年冬仲孫羯如晉 三十年秋七月叔弓如宋
  昭二年夏叔弓如晉 冬季宿如晉 三年夏叔弓如滕 六年夏季孫宿如晉 冬叔弓如楚 八年夏叔弓如晉 九年秋仲孫貜如齊 十年九月叔孫婼如晉 十一年二月叔弓如宋 十六年秋季孫意如如晉 二十三年正月叔孫婼如晉 二十五年春叔孫婼如宋
  定六年夏季孫斯仲孫何忌如晉義同文十八年 十年冬叔孫州仇如齊
  哀五年冬叔還如齊
  啖子曰凡卿行除盟塟之外若有書其事者皆非常也
  外相如
  桓五年夏齊侯鄭伯如紀趙子曰譏其詐冬州公如曹趙子曰譏玊臣外交
  趙子曰外相如不書凡書皆譏也
  盟㑹例第十六
  趙子曰盟者刑牲而徵嚴於神明者也王綱壊則諸侯恣而仇黨行故干戈以敵仇盟誓以固黨天下行之遂為常焉若王政舉則諸侯莫敢相害盟何為焉賢君立則信著而義達盟可息焉觀春秋之盟有以見王政不行而天下無賢侯也或曰周官司寇有司盟掌盟載之法又禮記云殷人作誓而人始畔周人作㑹而人始疑如此則何獨於衰世哉答曰周官之偽予已論之矣趙子著五經辨惑説周官是後人附益也所稱其官三百六十舉其人數耳何得三百六十司哉作偽者既廣立名目遂有此官耳且盟誓者季世皆有之不必在周而聖人建邦創義豈先立此官禮記所言亦據二代之衰時耳
  内外諸侯盟
  隠元年三月公及邾儀父盟于眛 二年秋八月庚辰公及戎盟于唐啖子曰凡戎狄皆不分其爵號而君臣同辭 冬紀子帛莒子盟于宻啖子曰闕文也非兩㑹也義見脱漏例 三年冬十有二月齊侯鄭伯盟于石門 六年夏五月辛酉公㑹齊侯盟于艾 八年秋七月庚午宋公齊侯衛侯盟于瓦屋
  桓元年夏四月丁未公及鄭伯盟于越 二年九月公及戎盟于唐 十二年夏六月壬寅公會杞侯莒子盟于曲池 秋七月丁亥公㑹宋公燕人盟于榖丘 冬十一月丙戌公㑹鄭伯盟于武父十七年春正月丙辰公㑹齊侯紀侯盟于黄 二月丙午公㑹邾儀父盟于趡
  莊十三年冬公㑹齊侯盟于柯 十六年冬十有二月㑹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滑伯滕子同盟于幽啖子曰諸侯同辭而盟説具傳文趙子云不言公諱與讐同盟志其無恥於諸侯也 二十三年十有二月甲寅公㑹齊侯盟于扈 二十七年夏六月公㑹齊侯宋公陳侯鄭伯同盟于幽
  閔元年秋八月公及齊侯盟于落姑
  僖二年秋九月齊侯宋公江人黄人盟于貫 五年夏公及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㑹王世子于首戴八月諸侯盟于首戴鄭伯逃歸不盟榖梁云重舉諸侯尊世子不敢與盟也鄭伯逃歸著其罪也啖子曰齊不為盟主故不云㑹齊侯也七年秋七月公㑹齊侯宋公陳世子款鄭世子
  華盟于甯母 八年春正月公會王人齊侯宋公衛侯許男曹伯陳世子款盟于洮鄭伯乞盟啖子曰王人與盟非禮也又曰書鄭伯乞盟者著其逃歸不智也 九年夏公㑹宰周公齊侯宋子衛侯鄭伯許男曹伯于葵丘九月諸侯盟于葵丘重言諸侯義同首戴 十五年三月公㑹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盟于牡丘遂次于匡十九年夏六月宋人曹人邾人盟于曹南鄫子㑹
  盟于邾己酉邾人執鄫子用之 二十一年十有二月癸丑公㑹諸侯盟于薄釋宋公秋㑹雩之諸侯也見會例承上文故不序也 二十五年冬十有二月癸亥公㑹衛子莒慶盟于洮衛子衛侯也子在喪之稱也啖子曰莒慶為魯釋怨故書之同於來魯者詳内也 二十六年正月己未公㑹莒子衛甯速盟于向 二十七年十有二月甲戌公㑹諸侯盟于宋前圍宋之諸侯見圉例亦承上文不别序也 二十八年五月癸丑公㑹晉侯宋公蔡侯鄭伯衛子莒盟于踐土陳侯如會榖梁云書如㑹於㑹受命
  文三年十有二月己巳公及晉侯盟在晉都盟故不言地 七年秋八月公㑹諸侯晉大夫盟于扈趙子曰諸侯不敘公不得與之盟也而曰會諸侯盟者言公附於載書也載書不可從附與盟主之大夫敵焉也 十四年六月公㑹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晉趙盾癸酉同盟于新城趙子曰他時但就諸侯行盟禮故云某日㑹某侯盟于某此即行會禮别日又行盟禮故書日以隔之也 十五年冬十有一月諸侯盟於扈趙子曰不敘諸侯諱公之不與也言公怠於國政以致齊寇故諱之也十七年六月癸未公及齊侯盟于榖
  宣十一年夏楚子陳侯鄭伯盟于辰陵 十七年六月己未公㑹晉侯衛侯曹伯邾子同盟于斷道
  成五年十有二月己丑公㑹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邾子杞伯同盟于蟲牢 七年秋公㑹晉侯齊侯宋公衛侯曹伯莒子邾子𣏌伯救鄭八月戊辰同盟于馬陵 九年春王正月公㑹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杞伯同盟于蒲 十五年三月癸丑公㑹晉侯衛侯鄭伯曹伯宋世子成齊國佐邾人同盟于戚 十七年夏公㑹尹子單子晉侯齊侯宋公衛侯曹伯邾人伐鄭六月乙酉同盟于柯陵不重言諸侯譏尹子與盟
  襄三年夏四月壬戌公及晉侯盟于長樗 六月公㑹單子晉侯宋公衛侯鄭伯莒子邾子齊世子光己未同盟于雞澤不特言諸侯單子與盟陳侯使袁僑如㑹啖子曰不召而自來戊寅叔孫豹及諸侯之大夫及陳袁僑盟啖子曰諸侯既盟袁僑乃至故大夫别與之盟也 九年冬公㑹晉侯宋公云云伐鄭十有二月己亥同盟于戲 十一年夏公㑹晉侯宋公衛侯云云伐鄭 秋七月己未同盟于亳城北 二十年六月庚申公㑹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盟于澶淵 二十五年夏公㑹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𣏌伯小邾子于夷儀八月己巳諸侯同盟于重丘重言諸侯間有事也
  昭十三年秋公㑹劉子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𣏌伯小邾子于平丘八月甲戌同盟于平丘不重言諸侯劉子與盟公不與盟 二十六年秋公㑹齊侯莒子邾子𣏌伯盟于鄟陵
  定四年三月公㑹劉子晉侯宋公蔡侯衛侯陳子鄭伯許男曹伯莒子邾子頓子胡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齊國夏于召陵侵楚夏五月公及諸侯盟于皋鼬重言諸侯劉子不與盟也 七年秋齊侯鄭伯盟于鹹秋齊侯衛侯盟于沙 八年冬衛侯鄭伯盟于
  曲濮 十二年冬十月癸亥公㑹齊侯盟于黄公與外人盟
  隠元年九月及宋人盟于宿趙子曰不書公諱與大夫盟示恥也不名大夫非大夫之罪八年九月辛夘公及莒人盟于包趙子曰莒小國若不書公則嫌乎非公也屈禮以盟其卑以病公也
  莊九年春公及齊大夫盟于蔇趙子曰納讎人之子損禮而盟大夫故盟書公又言大夫以盟非大夫之罪也言所以異於處父及髙傒也 二十二年秋七月丙申及齊髙傒盟于防趙子曰明書髙傒者見其伉敵之罪也
  僖十九年冬㑹陳人蔡人楚人鄭人盟于齊趙子曰義同宿之盟 二十九年夏六月㑹王人晉人宋人齊人陳人蔡人秦人盟于翟泉趙子曰公會之也言公及大夫不名義同宿盟
  文二年三月乙巳及晉處父盟義同髙傒不書地在晉都 十年秋七月及蘓子盟于女栗趙子曰公及之也不書公諱獨與天子大夫盟
  成二年十有一月丙申公及楚人秦人宋人陳人衛人鄭人齊人曹人邾人鄫人盟于蜀趙子曰譏公屬楚而與其臣盟故深譏之特書公義同齊大夫也大夫不名義同宿之盟也 三年冬十有一月丙午及荀庚盟丁未及孫良夫盟 十有一年三月己丑及卻犨盟襄七年冬十月壬戌及孫林父盟
  襄十五年二月己亥及宋向戌盟于劉
  趙子曰凡盟不目内如隠元年及宋人盟于宿之類皆指公以示恥也與大夫㰱血故作為恥也外大夫稱人言非其罪也據齊髙傒晉處SKchar2俱書名以其霸國之强以臣敵君故罪之也他則皆目以屈禮而與之盟非彼之過故但書人而已榖梁云可言公及人不可言公及大夫按經書公及齊大夫盟于蔇何得云不可言哉詳據經意書公及人與公及大夫皆譏公屈禮而與之盟耳其書外大夫名則是罪外大夫及處父盟之類是也非外大夫之罪則但書人以譏公義例昭然
  大夫特盟外諸侯
  桓十一年九月柔㑹宋公陳侯蔡叔盟于折
  莊十九年秋公子結媵陳人之婦于鄄遂及齊侯宋公盟公羊云書媵為遂事起也又曰大夫無遂事聘禮大夫受命不受辭出竟有可以安國家定社稷則專之可也
  文二年夏六月公孫敖㑹宋公陳侯鄭伯晉士榖盟于垂歛 十六年六月戊辰公子遂及齊侯盟于郪丘
  成元年夏臧孫許及晉侯盟于赤𣗥 十八年十有二月仲孫蔑㑹晉侯宋公衛侯邾子齊崔杼同盟于虚朾
  昭十一年夏仲孫貜㑹邾子盟于祲祥
  定三年冬仲孫何忌及邾子盟于拔
  哀二年癸巳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及邾子盟于句繹
  趙子曰凡大夫特盟公侯非禮也言特者明更有諸侯則可兼大夫也言公侯者明可以會子男也其無譏非强之也公子遂特會齊侯經不譏之彼自屈禮而盟非我力能强之故無譏
  内大夫與外人盟
  文八年冬十月壬午公子遂㑹晉趙盾盟于衡雍乙酉公子遂㑹伊雒之戎盟于暴
  成十六年十二月乙丑季孫行父及晉卻犨盟于扈襄三年叔孫豹及諸侯之大夫及陳袁僑盟
  襄十六年三月公會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于溴梁戊寅大夫盟趙子曰晉侯在喪故大夫盟 二十年正月辛亥仲孫速㑹莒人盟于向 二十七年夏叔孫豹㑹晉趙武楚屈建云云于宋秋七月辛巳豹及諸侯之大夫盟于宋啖子曰重言豹恐涉他臣
  外人盟
  桓十一年春正月齊人衛人鄭人盟于惡曹
  僖十九年夏六月宋公曹人邾人盟于曹南鄫子㑹盟于邾 二十年秋齊人狄人盟于邢儿夷狄與諸侯列敘皆稱人以便文但君臣同辭他皆倣此 二十一年春宋人齊人楚人盟于鹿上 三十二年秋衛人及狄盟啖子曰凡言人者其國人往至盟處也既至狄國中不可言人又不可云衞人盟于狄故改其文
  宣十二年冬晉人宋人衛人曹人同盟于清丘
  趙子曰凡盟㑹稱人皆不命卿也傳例見僖十八年啖子曰凡同盟者謂其盟辭同也若言大無侵小爾無我詐齊人出師魯以兵革從如此之類彼此之辭非同盟也若言同奬王室之類載書之内衆國共其信誓無彼此之異乃同盟也左氏諸言尋盟者若前是同盟尋所同盟前但言盟尋亦但言盟故知尋者申明前約而略用其舊辭也凡諸侯及王臣盟譏也此解不特言諸侯盟者臣無疑君之理故王臣在位但㑹而已多不與盟而其時或有王臣與諸侯盟者皆書以示譏交譏之也
  趙子曰公羊云同盟者同欲也予謂小國被制而至豈皆同欲榖梁云同尊周也同外楚也且盟㑹之辭固當云同救災恤患及勸善止惡等辭豈止尊周外楚一辭而已故知啖氏説同盟之禮當矣又曰凡經不書盟而左氏言盟者皆非也
  來盟
  桓十四年夏五鄭伯使其弟語來盟夏五闕文
  閔二年冬齊髙子來盟
  僖四年夏楚屈完來盟于召陵
  文十五年三月宋司馬華孫來盟三人並不言使説見聘例及本傳宣七年春衛侯使孫良夫來盟
  趙子曰來盟彼欲之也欲之故來此與外為志同義不書其誰不書内盟者名敵者也名位敵無嫌也簡辭也若言内盟則又須重書來者則辭煩也又曰公羊云來盟者來盟于我也此説是榖梁云來盟者前定也按但以來魯即曰來盟何必前定乎又云不言及者以國與之也不言其人亦以國與之也按若言及又書内卿則文煩辭重故從簡耳無他義
  莅盟
  僖三年冬公子友如齊莅盟
  文七年冬公孫敖如莒莅盟
  昭七年三月叔孫婼如齊莅盟
  定十一年冬叔還如鄭莅盟
  啖子曰他國來魯盟者曰來盟魯往他國盟者曰莅盟皆為盟而行故直以盟為文也若因朝聘而盟者則先書聘書如後乃言盟如成十一年晉卻犨來聘己丑及卻犨盟文三年公如晉及晉侯盟之類
  趙子曰莅盟者我欲之也與及同義不書其誰敵者也簡辭也義與來盟同又曰公羊云莅盟者往盟于彼也此説是榖梁云内之前定之盟謂之莅盟此傳對來盟為義故云耳此説非也義己見上
  
  宣四年春正月公及齊侯平莒及郯莒人不肯榖梁云不肯者可以肯也 十五年夏五月宋人及楚人平趙子曰皆書人兩貶之也
  昭七年春正月暨齊平趙子曰反及曰暨罪齊取賂于燕見利亡義故以齊求平為辭也
  定十年春王三月及齊平公羊云及我欲之 十一年冬及鄭平義見定十年
  啖子曰凡和而不盟曰平平者皆不言其名舉二國和平而已
  趙子曰隠六年傳曰平和也榖梁曰平者成也理亦通公羊云平者以道成也按平者但以和為義有何道乎桓三年夏齊侯衛侯胥命于蒲
  趙子曰苟爾相命㑹不以禮匹夫之事也非之也若以禮當稱㑹遇也三傅俱言不盟榖梁又云善其約言而退按㑹遇亦並不盟皆是約言而退何得獨異其文且二君並非賢君又無殊異之迹據經文直譏其無人君之禮耳
  
  啖子曰㑹者就也故鄉往㑹於他處則書曰㑹某若公在外彼來就公則曰㑹公文十三年公還自晉鄭伯㑹公于棐之類是就之義也
  趙子曰凡相見于外曰㑹彼此俱不在國中凡㑹遇諸侯之事也春秋之代則多自於黨仇矣
  公㑹因盟而會見盟門因伐而會見伐門
  隠二年春公會戎于潛 九年冬公㑹齊侯于防十年春王正月公㑹齊侯鄭伯于中丘 十一年夏公㑹鄭伯于時來
  桓元年三月公㑹鄭伯于垂鄭伯以璧假許田義見本傳二年三月公會齊侯陳侯鄭伯于稷以成宋亂
  趙子曰言宋之惡逆自此成也以病内也 三年春正月公㑹齊侯于嬴六月公㑹𣏌侯于郕 九月公㑹齊侯于讙
  六年夏四月公㑹紀侯于郕 十年秋公㑹衛侯于桃丘弗遇趙子曰書不遇者見衛侯之無信 十一年秋九月公㑹宋公于夫鍾 冬十二月公㑹宋公于闞 十二年八月公㑹宋公于虛 冬十二月公㑹宋公于龜 十四年春公㑹鄭伯于曹 十五年夏公㑹齊侯于艾 十六年春正月公㑹宋公蔡侯衛侯于曹 十八年春正月公㑹齊侯于濼
  莊二十七年冬公㑹齊侯于城濮
  僖元年八月公㑹齊侯宋公鄭伯曹伯邾人于檉十一年夏公及夫人姜氏㑹齊侯于陽穀趙子曰記非禮十三年夏公㑹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
  曹伯于鹹 十六年冬十二月公㑹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邢侯曹伯于淮 二十八年冬公㑹晉侯齊侯宋公蔡侯鄭伯陳子莒子邾子秦人于温
  文十三年冬衛侯㑹公于沓 十有二月己丑公及晉侯盟公還自晉鄭伯㑹公于棐
  宣元年夏公㑹齊侯于平州 七年冬公㑹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于黒壤
  成十二年夏公㑹晉侯衛侯于瑣澤 十六年秋公㑹晉侯齊侯衛侯宋華元邾人于沙隨不見公榖梁云不見公譏晉
  襄五年秋公㑹晉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齊世子光呉人鄫人于戚 七年十二月公㑹晉侯宋公陳侯衛侯曹伯莒子邾子于鄬鄭伯髠原如㑹未見諸侯丙戌卒于鄵義見卒例十年春公㑹晉侯宋公衛侯曹伯莒子邾子滕
  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齊世子光㑹呉于柤夏五月甲午遂滅偪陽啖子曰先為㑹又同㑹呉故再書會地 十一年公會晉侯宋公衛侯曹伯齊世子光㑹呉于柤夏五月甲午遂滅偪陽啖子云先為㑹又同會呉故再書會地 十一年秋公會晉侯宋公衛侯曹伯齊世子光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伐鄭㑹于蕭魚 十六年三月公會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于溴溪梁戊寅大夫盟趙子曰晉侯在喪故也二十二年公㑹晉侯宋公衛侯鄭伯莒子邾子
  于商任 二十二年冬公會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于沙隨二十四年八月公會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𣏌伯小邾子于夷儀
  定八年夏公㑹晉師于瓦 十年夏公㑹齊侯于夾谷 十四年夏公㑹齊侯衛侯于牽 邾子來㑹公時公蒐北蒲
  哀七年夏公㑹呉于鄫 十二年夏公㑹呉于槖皋秋公㑹衛侯宋皇瑗于鄖 十三年夏公會晉
  侯及呉子于黃池
  外相㑹
  桓二年秋七月蔡侯鄭伯㑹于鄧
  莊十三年春齊侯宋人陳人蔡人邾人㑹于北杏十五年春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㑹于鄄
  僖三年秋齊侯宋公江人黄人㑹于陽榖 二十一年秋宋公楚子陳侯蔡侯鄭伯許男曹伯會于雩執宋公以伐宋
  文十七年六月諸侯㑹于扈趙子曰不列字諱公之不與也
  宣元年秋宋公陳侯衛侯曹伯會晉師于棐林伐鄭九年九月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㑹于扈
  十一年秋晉侯㑹狄于欑函
  昭四年夏楚子蔡侯陳侯鄭伯許男徐子滕子頓子胡子沈子小邾子宋世子佐淮夷㑹于申
  定十四年秋齊侯宋公㑹于洮
  公㑹外大夫
  成二年十一月公㑹楚公子嬰齊于蜀
  襄二十六年夏公㑹晉人鄭良霄宋人曹人于澶淵
  啖子曰凡公與他國卿盟則恥之㑹則不恥故蜀之會書楚公子嬰齊澶淵之會書鄭良霄左氏言澶淵之㑹趙武不書左氏言晉人趙武也尊公故書人也尊公也若如此良霄何不尊公乎葢時㑹者非趙武别是未命之卿會耳而左氏曲解之理甚乖越榖梁言蜀之㑹書嬰齊伉也注言明書嬰齊以伉敵公也榖梁之義云處父髙傒以伉故不言公而嬰齊之伉何以書公乎理亦自相反也榖梁之義蜀之會以書公為嬰齊伉敵處父髙傒以不書公為伉敵故曰理自相反
  内臣會外臣會附
  莊十四年冬單伯會齊侯宋公衛侯鄭伯于鄄文元年秋公孫敖㑹晉侯于戚 十一年夏叔彭生會晉郤缺于承匡 十六年春季孫行父會齊侯于陽榖齊侯弗及盟趙子曰大夫求盟諸侯宜其弗盟也言公不親往也
  宣十四年冬公孫歸父會齊侯于榖 十五年春公孫歸父㑹楚子于宋 秋仲孫蔑㑹齊髙固于無婁
  成五年夏叔孫僑如㑹晉荀首于穀 十五年十一月叔孫僑如㑹晉士燮齊髙無咎宋華元衛孫林父鄭公子鰌邾人㑹呉于鍾離啖子曰重書會者既會士爕又同往會吳
  襄二年秋七月仲孫蔑㑹晉荀罃宋華元衛孫林父曹人邾人于戚 冬仲孫蔑㑹晉荀罃齊崔杼宋華元衛孫林父曹人邾人于戚 冬仲孫蔑會晉荀罃齊崔杼宋華元衛孫林父曹人邾人滕人小邾人于戚遂城虎牢 五年夏仲孫蔑衛孫林父㑹呉于善稻 八年夏季孫宿㑹晉侯鄭伯齊人宋人衛人邾人于邢丘 十四年春正月季孫宿叔老㑹晉士匄齊人宋人衛人鄭公孫躉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人㑹呉于向趙子云魯書二卿志非度也義見文十八年傳重書㑹者義同鍾離 冬季孫宿㑹晉士匄宋華閲衛孫林父鄭公孫躉莒人邾人于戚 十九年冬叔孫豹㑹晉士匄于柯 二十七年夏叔孫豹㑹晉趙武楚屈建蔡公孫歸生衛石惡陳孔奐鄭良霄許人曹人于宋 秋七月辛巳豹及諸侯之大夫盟于宋 三十年冬晉人齊人宋人衛人鄭人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人㑹于澶淵宋災故左氏云譏諸侯竟不歸宋財趙子云宋稱人亦譏其求救於人也
  昭元年春叔孫豹㑹晉趙武楚公子圍齊國弱宋向戌衛石惡陳公子招蔡公孫歸生鄭罕虎許人曹人于虢 九年春叔弓㑹楚子于陳 十一年秋季孫意如㑹晉韓起齊國弱宋華亥衛北宫佗鄭罕虎曹人𣏌人于厥憖 二十五年夏叔倪㑹晉趙鞅宋樂大心衛北宫喜鄭游吉曹人邾人滕薛人小邾人于黄父 二十七年秋晉士鞅宋樂祁黎衛北宫喜曹人邾人滕人㑹于扈 三十一年春季孫意如㑹晉荀躒于適厯
  定十年冬齊侯衛侯鄭游速㑹于安甫
  哀六年夏叔還㑹呉于相
  啖子曰凡㑹皆不書其事但言會于某處而已唯桓二年㑹于稷以成宋亂襄三十一年㑹于澶淵書宋災故義各見本傳餘即無他故但言㑹而已
  
  隠四年夏公及宋公遇于清 八年春宋公衛侯遇于垂
  莊四年夏齊侯陳侯鄭伯遇于垂 二十三年夏公及齊侯遇于穀 三十年冬公及齊侯遇于魯濟三十二年夏宋公齊侯遇于梁丘
  啖子曰古者有遇禮本制此禮恐忽有邂逅相遇簡略而行故與㑹禮不同時雖非相遇而從省易以遇禮相見者亦書曰遇公羊曰遇者不期也穀梁曰不期而㑹曰遇此並説本遇意趙子曰簡禮而㑹曰遇此解當時所行禮意並是榖梁云遇者志相得也按文直以所行之禮定名耳何用相得為義乎榖梁為桓十年傳云不遇者志相得鄙俚之甚公羊又云遇者一君出一君邀之假如實然忽以㑹禮相見豈得書遇哉
  
  昭二十五年九月齊侯唁公于野井公在齊地故不書來 二十九年春齊侯使髙張來唁公上文云公至自乾侯居于鄆故但云唁公而不書地又加來字 三十一年夏晉侯使荀躒唁公于乾侯在晉地故亦不言來
  趙子曰弔生曰唁榖梁曰弔失國曰唁非也且古人作此字豈固為失國者為之乎自生死異文耳
  啖子曰凡夫人内女本無㑹遇之禮時有越禮行之者亦從而書之莊二年夫人姜氏會齊侯于禚僖十四年季姬及鄫子遇于防之類也如師在莊五年莊四年夫人姜氏饗齊侯于祝丘義亦同



  春秋集傳纂例卷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